| ̳ | VIPר | | | ۻ | |

˷ֱͧ

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和她姨父还有原跃进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谢家沟原先的地主院子已经成了宣传队平时训练的固定场所。   谢云云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只听见一个人唱道: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嗓音清亮而又婉转,是个好听的女声,随即她看向唱歌的女孩儿,十分惊讶。   李春和这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在她看来这人就是傻乎乎的,别人说她她不生气,还一劲儿的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好事在等着她。   可是今天,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李春和,自信夺目。   谢云云有些恍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一直在被冲刷。   原来她以为十分好的地方现在不那么好,以前认为不好的地方却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言语间抱有善意的大嫂,态度温和的队长,现在万众瞩目的李春和   谢云云明白,也许不是他们变了,而是自己的心静下来了。   不过,她回到这里,除了她娘,最想见得竟然是谢灵。   谢灵此刻正站在角落面含微笑的听李春和唱歌,她觉得每次听春和的声音都是一种享受。   不仅是因为好听,更重要的是她是谢灵亲手教出来的,这让谢灵对她的歌声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情感。   正听着好好的时候她就被人拽住,扭头一看原来是谢云云。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你找我啥事?”谢灵有墟怪,她觉得以谢云云的性子自从上次说话后就不会来找她,反而会躲着她才对吧!   谢云云面对这样的谢灵总是有种难堪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谢灵就变了,脸上还是温柔和善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她认为谢灵现在比以前可怕多了。   “听说你蹲了?祝贺你!”不过现在,面对温和淡定的谢灵,她竟然觉得十分踏实。   谢灵别别耳边的碎发,闻言笑道:“谢谢你!”   “我,那个,对不起,我以前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非常不好。”谢云云现在一想到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就非常羞愧,她觉得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刁蛮的小孩儿,十分无礼。   她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还有,谢谢你,谢灵。上一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时候的自己太傻,太幼稚,经过学校里的事情,她仿佛一下明白了很多。   以前的自己就因为成绩和相貌而嫉妒谢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   谢云云看到同班里的同学就那样轻易被带走,前几天还威风满面的人就当了犯人,而一个多月前被抓走批/斗的,现在却一脸风光。   还有自己的好朋友刘晓英,好好的就被带走,要不是晓英爹厉害,她就要被人抓去农场了。   这种命运的无常,让谢云云无措,想要逃避,但同时从这件事中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   谢灵仔细观察谢云云,发现她面色平静,眼睛直视着自己,态度真诚。   谢灵笑笑,这谢云云的眼睛倒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然后在谢云云越来越紧张的神色下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句迟来的道歉我接受。还有啊,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客气。”   说完,有形皮的眨眨眼。   面对这样鲜活的谢灵,谢云云瞬间失神,谢灵好像更美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她反而更想亲近谢灵了。谢云云怀疑自己有病,昨天她还在心里骂谢灵呢!   谢灵刚觉得谢云云改好了臭毛病,可现在又变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无语,然后走近谢云云,在她眼前摆摆手,道:“哎,你想什么呢?”表情越来越猥琐了。   “啊,我没想啥。”谢云云慌忙回过神,见谢灵正在看她,忙转换话题:“我今天去队长家,把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给辞了。”   谢灵觉得谢云云现在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做什么她都不觉得惊讶了,她更关心的是副队长这职位给谁了,她可不希望进个新人,什么不懂就指手画脚搞激进那一套,与其这样还不如谢云云呢!好歹谢云云不管事。   所以,谢灵说道:“你早该卸下来了。不过,队长说了要谁进来?”   “队长问我的意见,我就说让你这个宣传队队长来指定。”谢云云说起这个就一脸得意,她一直以为队长不待见她呢,谁知道原叔这么尊重她,还问她一个小姑娘的意见。   谢灵瞅她一眼,看她美滋滋的样子,不忍打破她的幻想,而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就安安分分的去学校吧。之前不是还想成绩超过我?正好好好学习。”   谢云云闻言脸一垮,有些失落的开口:“谢灵,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害怕那个地方了。”   这些话没敢对她娘说,但她却对谢灵坦言相告。   谢灵也没有关注过学校,徐锐倒是跟她说过一次,见她不关心,就没再继续开口。   她刚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年份后,她是有些慌乱的,甚至于害怕。   但现在,她处在农村,还是一个宗族盛行的谢家沟。这里可没有什么动乱,附近生产队也算平静。   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分小心,还被一些影视剧给误导了。可能有很乱的地方,但不包括这里。   谢家沟平静自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努力,纽收粮食,农闲整地修水利。   饭还吃不饱,哪有心思勾心斗角。斗这个斗那个,十里八乡里拐外拐都是亲戚,谁斗谁。   最严重的不过是不让唱戏说书,戏服都被收走,大家没了其它娱乐,对宣传队的活动更加热情了。   所以,后来她也没再关心过学校怎么样。   当然,现在她也不准备知道,只是嘴角含笑,对谢云云说道:“你已经回家了,学校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至于上课,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你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这话说得直接,却是谢云云最喜欢的答案,喃喃开口:“是啊,不上就不上。”   一边说一边走,发现两人来到了后山,谢云云干脆拉着谢灵坐下,靠近她轻声道:“谢灵,我告诉你个秘密。”   “咱们生产队要建小学了,我想去学校当老师。”   说完,得意的看向谢灵,说道:“谢灵,我够意思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了。”   谢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队长她娘告诉她的,连具体日子都说了。   不过,这家伙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性子。   于是笑眯眯的开口:“原进宇好像也去学校教书,你俩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呢!” 第41章 喜欢   原进宇长得高, 成绩好, 谢云云在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可是她胆子小,就怕别人发现,尤其是原进宇本人, 所以她捂的严严实实, 连和她关系最好的王悦、刘小英她们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谢灵这家伙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 听她说到原进宇, 谢云云有些羞耻,红着脸掩饰道:“是吗?原进宇和我一起工作?”   然后,眼神恍惚,和我一起工作?我俩单独相处?教一个班的学生?一起进步?   她以前可嫉妒谢灵和原进宇一起讨论题了, 可惜她数学太差, 原进宇都不找她。   而她又怕原进宇嫌弃她笨, 所以一直不敢问他题,自己弄不懂的话不是更丢脸?   现在看来, 也是缘分, 原进宇数学好, 她语文好。一文一理,一个是代课老师, 一个是班主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岂不是好极了?   想着想着,她实在控制不住得笑出声然后,抬起头, 就是谢灵戏虞的眼神。   脸轰得一下,一股热气涌上脑海,突然想起原进宇和她一起工作这话是谢灵说得,有点不对啊。   “谢灵,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工作?”   谢灵见人终于回神,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听原进宇奶奶说得,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不过这话也是只有咱俩知道,千万别往外说。”   谢云云:“”我,她想吐口唾沫,为啥谢灵还是如此讨厌。   谢灵看她憋屈的模样,也不再逗她,反而说道:“这话别往外说了,咱生产队是要建小学,不过有些东西还没敲定。”   比如和公社小学的协调沟通问题。   原跃进看到生产队能建小学的希望后,一直在和公社里的领导干事们沟通。   想让谢家沟小学尽快成立,不用等到寒假开学,直接这个学期趁着下雪不冷之前成立。   这样也可以让队里上小三的孩子们直接到生产队上课,不用冷飕飕的走远路去公社。   可这种事太难办了,光和公社小学沟通协调学生的学籍问题,学费问题就是个事。   所以,到现在都没个准。李小妹和李桂香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常抱怨自己儿子这几天太忙,说是抱怨,不过是心疼原跃进受累罢了。   “我知道,我又不傻。”谢云云撇撇嘴,这种事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有很多人走关系,当老师。生产队里的初中生也有不少。   “你不傻”你只是糊涂。谢灵随口说道。   她坐在地上,腿随意岔开,颇有种不拘小节的气场。   谢云云看看天空,看看她,说道:“谢灵,你为什么这么早定亲?是喜欢那个人?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   乡下女孩儿十□□,男的十九二十就开始相看人家。   其中大多数都是相亲认识,然后觉得合适了就结婚、生娃、过一辈子。   像谢灵这样没结过婚就养着两个闺女的情况是少数。   谢云云一直以为谢灵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整日白天上工、下工后围着灶台转,做着家务,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她不是,还是那样好看,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从容。   “喜欢啊,不喜欢怎么会定亲?”小孩子就喜欢问这种天真的问题。人很容易就能喜欢上,爱才属于奢侈品。   定亲,结婚,过日子。   对于谢灵来说,除非是真的爱一个人,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别人走进她的领地。   因为,沾染了柴米油盐的感情,需要真心与宽容才过得下去。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就着过日子,年纪到了,或者两人各方面都合适,自然而然的就结婚了。然后,养育儿女。这时候,爱情不再,儿女就成为家庭连接的轨道。   “好了,不在这儿说了,我带你去宣传队看看吧。那些人应该练上了。”谢灵不准备和她讨论这个复杂的问题。   “好,我还没看过宣传队的活动呢。”谢灵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按原路返回。   “谢云云,你说咱们像不像幽会?”   “去你的,你才幽会呢!”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我这不是和你在幽会吗?”      大院里   宣传队的队员们都在积极的训练。   谢小米领着几个年轻人排练《红色娘子军》的舞台戏。   谢灵带着谢云云进来,走进她们面前,说道:“小米,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谢小米笑着说道:“感觉好多了,大家都很认真。”   谢灵点点头,说道:“今天,你云云姐也在这里,她还是咱们的副队长,你们过一遍,让咱副队长给指导指导?”   说这话时,把躲闪的谢云云拉到大家面前。   谢云云觉得谢灵这是在损她,于是啐骂道:“谢灵,你这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损我呢吧!”就知道这家伙每次都不怀好意,更惨的是每次她都反应不过来。   在谢云云看来,谢灵一肚子坏水,每天笑眯眯的,瘆人。   谢灵笑容不变:“哪能啊,你不是主动辞职了吗,作为副队长,怎么也得给你来场闭幕表演。”   谢云云:“”   谢小米:看着自己堂姐被言语攻击,是该帮堂姐说回去呢?还是假装看不到。   涉及谢灵姐,当然是假装看不到啦。   以前堂姐可说过不少谢灵姐的坏话,就当补偿了。   于是,谢小米假装没听到俩人的对话,腼腆的笑着,开口说道:“灵灵姐,那我叫大家准备,正好你验收一下。   舞台剧主要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   它的表现形式是外放的、夸张的。   所以,很难想象内向害羞的谢小米竟然能一直担任主角,并且压得住舞台,受到生产队所有人的待见。   她穿着破旧的黑布衣,把吴琼花的坚毅勇敢和不畏强权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没想到小米这么厉害!”谢云云为场上的谢小米震惊,原来平日里害羞内向不怎么说话的堂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小米的表演能力是最强的,不比咱们高中时的文艺表演差。”谢灵点头附和她的话。   而且,除了谢小米,其他人的表现也不错。   大家正当青春好年华,男的英武强壮,女的大方漂亮。   他们的演技可能不高,甚至没有演技,但他们是在用心去表演。   所以,宣传队的几次亮相都很受大家欢迎。   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表演和文化宣传,给她们的精神上带来很大影响。   谢灵一边看着表演,继续开口:“春和唱歌也非常好听,她非常有天赋。”   谢云云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那道女声,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个傻闺女竟然有那么好的嗓子。”   听了她这话,谢灵不自觉的摇头,春和她不傻,反而很大气。   自从来了宣传队,就算自己再怎么重视李春和,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说话,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喜欢和她交流。   就连谢云云这种挑三拣四的,也就说人家傻,但其它坏话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多了,孩子们的潜力最大,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有很多惊喜等你去挖掘。”谢灵心理成熟,可跟宣传队的小姑娘们待久了,觉得自己也活泼了不少,心也软了。   谢云云翻了个白眼,说道:“说得像你很大似的,她们也就比咱们小两三岁,过几年就说亲了。说不定,过个几年你和人家同时抱娃嘞!不过,谢灵你明年结婚,说不定后面就能生娃了。”   谢灵抬头望天,她真的不想和旁边这个人交流,每次说正经事的时候她都能给你绕过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南理可没有小学,等你娃长大了,让他来咱们生产队念书,我当他老师。”嘿嘿,她整不了谢灵,但是可以教训她儿子啊!所以在谢灵身上的挫败感都能在孩子身上找回来。   “”我怕你把我孩子教的像你一样二缺。现在,她都有点担心,秋阳秋月入学后的状况啦,到时候一定得多看着点。   至于其它的,谢灵瞥她一眼,谢云云情绪太浅,一眼就能看透,总之猥琐的很,完全没眼看,不想搭理她。   谢灵觉得以后她和徐锐的孩子,就算还小也不会让谢云云给糊弄。   她俩智商情商靠谱,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比谢云云聪明一大截。   想到这儿,谢云云暗骂一声,连婚都没结呢,她怎么就想起孩子了,都怪这家伙误导她。   徐锐不知道谢灵再想什么,要不然非得激动一番。   此时,徐锐正在办公室整理运输日志。   “徐锐,我儿子这个星期天结婚,这是请帖,你一定来啊!”梁丰年走进徐锐的办公室,把一张红色的硬纸递给徐锐,笑着开口说道。   徐锐站起身,接过请帖,开口:“我一定去。”   梁丰年见他答应,脸色越发温和,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定亲了吗?把你未婚妻也带来,一起热闹热闹。大喜的日子,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哄一下气氛。”   徐锐本不想答应,他怕谢灵没有时间。但随即想起这是举行婚礼,所以点点头,说道:“到时候,我和未婚妻准时前往。” 第42章 婚礼上   周日, 梁丰年的儿子梁潮结婚。   上午十点半, 徐锐带着谢灵从谢家沟出发去县城。   “徐锐,我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新郎名字叫梁潮, 那这新娘的名字呢?这请帖有墟怪呀?”连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这是在搞神秘还是搞歧视?谢灵坐在自行车后座, 有些好奇的问道。   徐锐也不太清楚, 要不是前两天梁主任给了请帖,他连人儿子结婚的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去了再看。”徐锐对此不怎么关心,今天去参加婚礼,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别人办婚礼的。   “说的也是, 等咱去了一定得打听一下, 要不然见面不会称呼多尴尬。不知道新娘漂亮不?还有新郎,你见过吗, 好看不?”   “没我好看。”   谢灵从后面拍拍徐锐的背, 笑着说:“你可真脸皮厚, 没见过自己夸自己的。”   徐锐:“”总比你夸别人好。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梁家。   此时, 梁家非常热闹,人来人往,院里一锅大锅饭正冒着热气,估计快熟了。   两人进了门,徐锐找了个角落, 和其他几辆自行车车挨着放置,锁好车子。   然后带着谢灵进屋。   “徐锐来了,快进来,这儿太乱了,你们先将就着坐吧。”   梁丰年今儿穿得十分体面,一身黑色中山装、黑皮鞋,笑容满面。冲着徐锐招呼道。   说完,看向谢灵,笑容更大:“这是你未婚妻吧,长的俊,你小子有福气。”   徐锐没有反驳,反而接上他这句话,开口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谢灵。”   “这是运输部的主任,梁丰年同志。”   梁丰年一听这语气,这态度,瞬间有谱了,这小子冷冰冰的倒是极为重视未婚妻。   再看谢灵,为表重视,穿着碎花衬衫,黑色直筒裤,脚上是徐锐刚给她买的黑色皮鞋。配上出众的容貌和过人的气质,确实是个优秀的好姑娘。   徐锐还是一身军装,一个身形高大,一个纤细修长。两人站在一起,颇有郎才女貌,男女相得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儿子结婚,梁丰年现在一看到年轻小两口,他就喜欢的很。   “哈哈,你们小两口吃好喝好,今儿可得在这儿好好热闹一番。”梁丰年一边说着,见又有人进来,他忙歉声道:“有个朋友来了,我再去招呼一下,你们先到这儿坐着。”   徐锐点点头,谢灵则是笑着说一声:“您去忙吧,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梁丰年点点头,想道:这闺女落落大方,和徐锐正好互补。   过十二点的时候,梁家外面一阵吵闹。   谢灵听了声音,赶紧拽拽旁边沙发上徐锐的衣服,说道:“应该是新郎把新娘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她可是对新郎新娘好奇得很。   徐锐看谢灵期待的样子,不由莞尔,也不着急起来,反而说道:“迟早都要看到,有什么着急,咱们就在屋里等着。”   谢灵瞪着他,说道:“喂,你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去看看新郎新娘好看不?他们要怎么进家门?”   徐锐:“”他还真不感兴趣,不过,难得看到谢灵着急的样子,摸摸谢灵的头,说道:“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和你去看。”   谢灵翻了个白眼,怎么有这么无赖的人,就让他陪自己出去看看人怎么进家门,他都得提要求。   “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看。”   徐锐看着谢灵,开口:“你确定?新人进家门,首先要给男女同志扔花,不过现在好像不能扔花,改成扔喜袋了。被扔中的同志待会儿得在喜宴上给新人和群众表演节目。   你一个人,还是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太显眼。有很大机率被选中。灵灵这么想表演节目的吗?”   “其实,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人表演。”不想让其他人看。最后一句话是在谢灵耳边说得。   谢灵好想掐死现在的徐锐,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婚礼现场,她只得忍耐下来,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太过分得我可不依。”   “第一个:婚房必须只有你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不,婚房只有你我,你之前说要考虑考虑。”   谢灵真没想到徐锐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不应该只是个情趣吗?这家伙太较真了吧,记到现在。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秋阳秋月和他们一起睡,毕竟明年俩小孩就六岁了,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她希望两人从小养成独立的习惯。   所以,这种要求相当于白送她。   谢灵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第二个条件呢?徐锐,你快点,再不出去,人就该进家门了。”   没看屋里已经没人,都去外面看新人了吗?   徐锐看她毫不犹豫的样子,眸色一深,随即淡定的开口:“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一直不能放下。”   谢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那我要是累了呢?”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语气极重。   “累了咱们就去角落里,就靠着我,歇歇。”徐锐当然舍不得她累,不过想想刚才屋子里时不时看向谢灵的目光,眼里一沉,这些人看不到他和谢灵的亲近吗?   管不住自己的眼,一直往别人未婚妻身上瞅。   谢灵:“呵呵,我答应了。”一边说着,拽起徐锐就往外走去。   她已经亏了,不能连新人进门都看不到。   至于那些条件,在谢灵看来就是情趣,就这男人较真。不过谁让是她男人,现在还是先惯着吧!   外面,一对新人已经进了大门,正在院子里给长辈也就是梁丰年和鲁豫敏敬茶。一群亲朋好友围成一个大圈,不时地对一对新人起哄。   不过,到了敬茶的时候大家自动安静下来。   “看,新娘子那脸红的,刚才叫娘的时候真要红透了。”   “人家这是新媳妇,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重头戏还在后面呢,不过这新人脸皮子太薄了,一会儿脸不得烧着了。”      新郎拿起圆桌上的瓷缸先递给新娘,然后自己再端起另一个,两个人弯着腰分别向父母敬茶。   鲁豫敏笑容温和地接过儿媳妇的茶,从兜里拿出红包,递给她,说道:“你们好好过日子。”   比起媳妇,梁丰年就情绪外放多了,笑容满面,接过儿子的茶,朗声说道:“好好和你媳妇过日子。尊重妻子,相互扶持。”   两个新人直起腰,乖巧应道。   敬完茶,就是大家伙最期待的环节。   这时候新郎的朋友们发挥作用了。   “走,咱们上楼,让新人乐一乐。”   一群大男人闹闹哄哄踩着梯子就往楼上走。 第43章 婚礼下   等谢灵和徐锐出去看到的就是有些狼狈笑着的新郎, 以及低着头像是害羞到不行的新娘。-   只见, 新郎一身蓝色制服,身上带着大红花,新娘一身红色西服, 两人都是同样式的黑色西服裤和黑皮鞋。   一对新人个子都不太高。   此时, 面对面站着, 两人中间是一个由绳子穿着的炸面片。   炸面片呈菱形, 比一般的面片大的多,是专门为了今天这一幕炸的。   这个时候,新人的父母进家去了,其余的亲朋好友甚至街里邻居熟人的都围在一起。   年龄稍长一点的笑着看新人的热闹, 而围在一边的年轻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 纷纷起哄道:“梁潮, 你在犹豫啥子嘞,快上啊, 三十秒的时间, 这都过去十秒了, 连个面片的边都没有碰上。”   “真逊啊梁潮你,站着不动, 咋地,想让新娘主动啊?你咋想着这么好呢?”      群众起哄,一旁的“专业”的记时员也开始“计时”了。   “快啊,我数着时间了啊!九、十”   三十秒,十秒已过, 梁潮闭闭眼,狠狠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往新娘那边靠近。   不过看媳妇羞涩的不成样,他也不敢狠靠,只能探着脸,伸着脖子嘴巴往面片方向张。   大家站在这儿可不是看新郎一个人的表演秀的,看新娘低着头一动不动。   也不嫌弃新郎不主动了,而是开口:   “新娘呢,今儿咋就没见新娘抬过头呢!不会还没到吧?”   “快点,新娘也得衔面片啊!光新郎一个人可不行,必须得两人一起衔住才行。”      听着众人的起哄声,新娘脸越发的红,像是涂了胭脂似的。不过,想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她只能抬起头,尝试着去探面片。   这时,谢灵也终于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随之,心里就是一片惊讶,这不是沈宝珍吗?她今天竟然结婚,不对,应该是她没事了?还是今天的新娘?   站在人群中,看看左右众人,暂时把惊讶藏在心里,面色平静的继续看这一幕。   经过众人那么一起哄,这下一对新人都去含中间的炸面片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四”计时员的声音响起。   然后,梁潮听见后瞬间炸了,“你咋回事啊?小学数学没学好啊?二十一完了咋就是二十四了,二十二、二十三被你吃了?”   梁潮这气是发出去了,可是,不管时间报没报错,反正面片是不行了。   梁潮和沈宝珍两人本来已经含到了边,正伸着脖子探着嘴准备往中间吃。   结果,被梁潮这么一咋呼,梁潮那么一扭头、一转身,炸面片断了。专注于吃炸面片的沈宝珍没有准备,重心不稳之下,连身子带人就往梁潮身上扑去。   “哈哈,哈哈哈”   “陈哥这回干得好,这计时员当得专业。”   “新郎快感谢计时员,要不然你也抱不上。”   “哥,你下次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让陈恕这家伙当计时员,要不然他会坑死你。”人群前面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闻言点点头,说道:“陈恕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谁不知道?想平时梁潮精明的很,这结个婚就跟傻子似的了,连个人都不会选了。”   少年看看新人,再看看男人。想起他哥平时遇到未来嫂子的傻样,心里腹诽:说不定你结婚时比梁哥还白痴呢!   这时,梁潮也顾不上骂他们,急匆匆地扶好沈宝珍,问道:“有没有伤到哪?没事吧?”   沈宝珍和梁潮身高差距不算大,沈宝珍撞到梁潮身上,额头正好磕到梁潮的脸颊。   加上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不咋疼。   沈宝珍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听见梁潮的关心,有些害羞,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次沈宝珍的脸又红了一圈,但梁潮却觉得这次红的更动人。沈宝珍靠在他身上,他不自觉的抱了抱她。   “梁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刚才是我记错时间了,不好意思啊,咱们得重新来了。所以,你就别和嫂子腻歪了,晚上有的是时候。”旁边,计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似是不好意思,实则声音平缓毫无诚意,细听还带着点戏谑。   “哈哈哈,确实得再来。这进门之前至少得来一轮吧。”   “连个炸面片都没吃好,还想进家门,美的你俩,快点吧!”      谢灵听到这无良的话,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位计时员可真是搞笑”一肚子坏水。   她听了都不禁同情这对新人。估计,新郎新娘听了更得憋屈死。   徐锐眯眯眼,他不觉得有什么乐趣,不过想到谢灵说得,不禁有些沉闷的开口:“就是爱耍小聪明,这种人你敢让他到咱们的婚礼上?”   谢灵闻言不禁摇头,比起自己受折磨她还是更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果然,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徐锐见她的模样,神色缓了缓,不经意间俩人靠得更近。   “你,你们”梁潮听到陈恕那番不要脸的话,真要气炸了。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真要呼他两巴掌。   不过,今儿,先不跟这群畜牲计较。   这时候,楼上的人把绳子拉上来,拿针引线重新穿上一个炸面片,笑容满面的冲着下面的梁潮、沈宝珍喊道:“梁哥、嫂子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不少炸面片,绝对够你俩今天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梁潮现在已经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忽略这人的鬼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对着沈宝珍轻声道:“宝珍,咱们这次”   没等梁潮说完,沈宝珍就开口了:“咱们这次一定得一遍过,不能再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待会儿你靠我近点。”这群臭男人,当她沈宝珍不存在的吗?   之前她那是没反应过来,害羞。   可现在,她明白了,你越羞囧,他们越想逗你。   “好。”这时候,媳妇说什么都是好的。不过,还得警告陈恕一番:“计时员,你可别过分啊。你今年十九岁,不是陈三岁,别连个数都数不清。”   新的一轮开始,“计时员”陈恕再次上线。不过,这次他可没想过数错数,因为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一对儿新人钻呢。   “一、二、三”   这一次梁潮和沈宝珍也顾不得害羞了,果断的凑近,去含中间的炸面片。   “十五、十六、十七”   “快点,吃,往嘴里吃”      伴随着众人的起哄声,两人挨得越来越近,鼻尖都快要对上了,然后炸面片突然被抬高,两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撞上。   这次终于是嘴对嘴,亲上了。   这场面,简直是普天同庆,就差一个照相机拍下来了。   不知道大家遗憾不,反正此时此刻的谢灵是挺遗憾没个照相机在身边的。   多么唯美的一幕,虽然新郎新娘的姿态都不是那么优美,神情还目瞪口呆的。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想笑的心理。   “哈哈”谢灵这回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挽着徐锐的胳膊,此时不由得往徐锐那边倾斜。   徐锐眼神纵容的看着她,拿手微微护着她。   陈恕看着梁潮、沈宝珍亲住那一幕,不禁眯眯眼,然后看向身边的五岁小不点,对他开口说道:“陈旭,还想不想要哥的糖了?”   陈旭想起昨天在他哥房间看到的那一大包喜糖,眼睛一亮,快速点点头,开口说道:“我想吃,哥哥能给我吗?”   陈恕长着一双狐狸眼,眯着眼睛的时候最好看,这也是他算计人的时候的表现。   看了看才长到膝盖处的陈旭,说道:“你只要大声说一句: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我就给你糖。”   不过那糖是梁潮给工会所有同志的,现在已经不在他这里。至于别人会不会给陈旭,他不管,反正自己这里是没有了。   五岁才长到他膝盖,是有多矮?还是多吃饭吧,还想吃糖?   “好,好,我答应。”这个很简单嘛,不就是一句话,大人真笨,连句话都不会说,还要他这个小孩子帮忙。   “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   沉寂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打破了。   围观群众乐呵了,小孩儿都知道让你们亲一个,快点再亲一个啊!   而梁潮和沈宝珍,先是呆愣,然后,沈宝珍先回过神冲着上面喊到:“刘伟,你怎么回事?连个线都拽不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可别饿着你了。”   这下,大家都没想到沈宝珍还会讽刺他人。   这时候不应该是新娘娇羞的靠在新郎的怀里,新郎嘴里骂骂咧咧实则心里暗爽,然后在众人热情的请求下矜持的抱住新娘吗?   好吧,梁潮几个朋友也没想到平日泼辣的沈宝珍新婚也是这么的泼辣。   大家笑闹一通,时间快到一点了,陈恕看看表,咳嗽一声,向楼窗上看了一眼,点点头。   楼上的人瞬间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时间到了,别再耍了的意思。   接下来,梁潮和沈宝珍继续吃完之前剩下的炸面片。   然后,在众人一片喜悦和祝福的目光下进了堂屋。   随后,一众亲朋好友比如有喜帖的跟着进堂屋。   剩下的人则是待在院子外边,那些自己的家伙什准备捞饭。   这时,一大锅菜饭也熟了。 第44章 可以跳过   堂屋门口   一对新人跨过门槛, 新娘沈宝珍面朝门外, 接过新郎递过来的福袋,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   福袋里装了喜糖,新人凭结婚证在日期期限内就可以购买喜糖和新被子、暖壶等结婚用品。   这个时候, 大家言语间正经多了。   “这次得挑单身

ҳ | Ŀ¼ | ֪˭ | Сڰ | Ȧ

r

  • ͷʣ 92887
  • 598
  • 飺 ͨû
  • עʱ䣺2019-11-20 07:40:13
  • ֤£
˼

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和她姨父还有原跃进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谢家沟原先的地主院子已经成了宣传队平时训练的固定场所。   谢云云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只听见一个人唱道: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嗓音清亮而又婉转,是个好听的女声,随即她看向唱歌的女孩儿,十分惊讶。   李春和这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在她看来这人就是傻乎乎的,别人说她她不生气,还一劲儿的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好事在等着她。   可是今天,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李春和,自信夺目。   谢云云有些恍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一直在被冲刷。   原来她以为十分好的地方现在不那么好,以前认为不好的地方却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言语间抱有善意的大嫂,态度温和的队长,现在万众瞩目的李春和   谢云云明白,也许不是他们变了,而是自己的心静下来了。   不过,她回到这里,除了她娘,最想见得竟然是谢灵。   谢灵此刻正站在角落面含微笑的听李春和唱歌,她觉得每次听春和的声音都是一种享受。   不仅是因为好听,更重要的是她是谢灵亲手教出来的,这让谢灵对她的歌声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情感。   正听着好好的时候她就被人拽住,扭头一看原来是谢云云。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你找我啥事?”谢灵有墟怪,她觉得以谢云云的性子自从上次说话后就不会来找她,反而会躲着她才对吧!   谢云云面对这样的谢灵总是有种难堪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谢灵就变了,脸上还是温柔和善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她认为谢灵现在比以前可怕多了。   “听说你蹲了?祝贺你!”不过现在,面对温和淡定的谢灵,她竟然觉得十分踏实。   谢灵别别耳边的碎发,闻言笑道:“谢谢你!”   “我,那个,对不起,我以前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非常不好。”谢云云现在一想到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就非常羞愧,她觉得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刁蛮的小孩儿,十分无礼。   她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还有,谢谢你,谢灵。上一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时候的自己太傻,太幼稚,经过学校里的事情,她仿佛一下明白了很多。   以前的自己就因为成绩和相貌而嫉妒谢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   谢云云看到同班里的同学就那样轻易被带走,前几天还威风满面的人就当了犯人,而一个多月前被抓走批/斗的,现在却一脸风光。   还有自己的好朋友刘晓英,好好的就被带走,要不是晓英爹厉害,她就要被人抓去农场了。   这种命运的无常,让谢云云无措,想要逃避,但同时从这件事中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   谢灵仔细观察谢云云,发现她面色平静,眼睛直视着自己,态度真诚。   谢灵笑笑,这谢云云的眼睛倒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然后在谢云云越来越紧张的神色下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句迟来的道歉我接受。还有啊,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客气。”   说完,有形皮的眨眨眼。   面对这样鲜活的谢灵,谢云云瞬间失神,谢灵好像更美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她反而更想亲近谢灵了。谢云云怀疑自己有病,昨天她还在心里骂谢灵呢!   谢灵刚觉得谢云云改好了臭毛病,可现在又变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无语,然后走近谢云云,在她眼前摆摆手,道:“哎,你想什么呢?”表情越来越猥琐了。   “啊,我没想啥。”谢云云慌忙回过神,见谢灵正在看她,忙转换话题:“我今天去队长家,把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给辞了。”   谢灵觉得谢云云现在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做什么她都不觉得惊讶了,她更关心的是副队长这职位给谁了,她可不希望进个新人,什么不懂就指手画脚搞激进那一套,与其这样还不如谢云云呢!好歹谢云云不管事。   所以,谢灵说道:“你早该卸下来了。不过,队长说了要谁进来?”   “队长问我的意见,我就说让你这个宣传队队长来指定。”谢云云说起这个就一脸得意,她一直以为队长不待见她呢,谁知道原叔这么尊重她,还问她一个小姑娘的意见。   谢灵瞅她一眼,看她美滋滋的样子,不忍打破她的幻想,而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就安安分分的去学校吧。之前不是还想成绩超过我?正好好好学习。”   谢云云闻言脸一垮,有些失落的开口:“谢灵,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害怕那个地方了。”   这些话没敢对她娘说,但她却对谢灵坦言相告。   谢灵也没有关注过学校,徐锐倒是跟她说过一次,见她不关心,就没再继续开口。   她刚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年份后,她是有些慌乱的,甚至于害怕。   但现在,她处在农村,还是一个宗族盛行的谢家沟。这里可没有什么动乱,附近生产队也算平静。   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分小心,还被一些影视剧给误导了。可能有很乱的地方,但不包括这里。   谢家沟平静自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努力,纽收粮食,农闲整地修水利。   饭还吃不饱,哪有心思勾心斗角。斗这个斗那个,十里八乡里拐外拐都是亲戚,谁斗谁。   最严重的不过是不让唱戏说书,戏服都被收走,大家没了其它娱乐,对宣传队的活动更加热情了。   所以,后来她也没再关心过学校怎么样。   当然,现在她也不准备知道,只是嘴角含笑,对谢云云说道:“你已经回家了,学校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至于上课,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你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这话说得直接,却是谢云云最喜欢的答案,喃喃开口:“是啊,不上就不上。”   一边说一边走,发现两人来到了后山,谢云云干脆拉着谢灵坐下,靠近她轻声道:“谢灵,我告诉你个秘密。”   “咱们生产队要建小学了,我想去学校当老师。”   说完,得意的看向谢灵,说道:“谢灵,我够意思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了。”   谢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队长她娘告诉她的,连具体日子都说了。   不过,这家伙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性子。   于是笑眯眯的开口:“原进宇好像也去学校教书,你俩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呢!” 第41章 喜欢   原进宇长得高, 成绩好, 谢云云在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可是她胆子小,就怕别人发现,尤其是原进宇本人, 所以她捂的严严实实, 连和她关系最好的王悦、刘小英她们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谢灵这家伙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 听她说到原进宇, 谢云云有些羞耻,红着脸掩饰道:“是吗?原进宇和我一起工作?”   然后,眼神恍惚,和我一起工作?我俩单独相处?教一个班的学生?一起进步?   她以前可嫉妒谢灵和原进宇一起讨论题了, 可惜她数学太差, 原进宇都不找她。   而她又怕原进宇嫌弃她笨, 所以一直不敢问他题,自己弄不懂的话不是更丢脸?   现在看来, 也是缘分, 原进宇数学好, 她语文好。一文一理,一个是代课老师, 一个是班主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岂不是好极了?   想着想着,她实在控制不住得笑出声然后,抬起头, 就是谢灵戏虞的眼神。   脸轰得一下,一股热气涌上脑海,突然想起原进宇和她一起工作这话是谢灵说得,有点不对啊。   “谢灵,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工作?”   谢灵见人终于回神,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听原进宇奶奶说得,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不过这话也是只有咱俩知道,千万别往外说。”   谢云云:“”我,她想吐口唾沫,为啥谢灵还是如此讨厌。   谢灵看她憋屈的模样,也不再逗她,反而说道:“这话别往外说了,咱生产队是要建小学,不过有些东西还没敲定。”   比如和公社小学的协调沟通问题。   原跃进看到生产队能建小学的希望后,一直在和公社里的领导干事们沟通。   想让谢家沟小学尽快成立,不用等到寒假开学,直接这个学期趁着下雪不冷之前成立。   这样也可以让队里上小三的孩子们直接到生产队上课,不用冷飕飕的走远路去公社。   可这种事太难办了,光和公社小学沟通协调学生的学籍问题,学费问题就是个事。   所以,到现在都没个准。李小妹和李桂香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常抱怨自己儿子这几天太忙,说是抱怨,不过是心疼原跃进受累罢了。   “我知道,我又不傻。”谢云云撇撇嘴,这种事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有很多人走关系,当老师。生产队里的初中生也有不少。   “你不傻”你只是糊涂。谢灵随口说道。   她坐在地上,腿随意岔开,颇有种不拘小节的气场。   谢云云看看天空,看看她,说道:“谢灵,你为什么这么早定亲?是喜欢那个人?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   乡下女孩儿十□□,男的十九二十就开始相看人家。   其中大多数都是相亲认识,然后觉得合适了就结婚、生娃、过一辈子。   像谢灵这样没结过婚就养着两个闺女的情况是少数。   谢云云一直以为谢灵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整日白天上工、下工后围着灶台转,做着家务,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她不是,还是那样好看,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从容。   “喜欢啊,不喜欢怎么会定亲?”小孩子就喜欢问这种天真的问题。人很容易就能喜欢上,爱才属于奢侈品。   定亲,结婚,过日子。   对于谢灵来说,除非是真的爱一个人,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别人走进她的领地。   因为,沾染了柴米油盐的感情,需要真心与宽容才过得下去。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就着过日子,年纪到了,或者两人各方面都合适,自然而然的就结婚了。然后,养育儿女。这时候,爱情不再,儿女就成为家庭连接的轨道。   “好了,不在这儿说了,我带你去宣传队看看吧。那些人应该练上了。”谢灵不准备和她讨论这个复杂的问题。   “好,我还没看过宣传队的活动呢。”谢灵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按原路返回。   “谢云云,你说咱们像不像幽会?”   “去你的,你才幽会呢!”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我这不是和你在幽会吗?”      大院里   宣传队的队员们都在积极的训练。   谢小米领着几个年轻人排练《红色娘子军》的舞台戏。   谢灵带着谢云云进来,走进她们面前,说道:“小米,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谢小米笑着说道:“感觉好多了,大家都很认真。”   谢灵点点头,说道:“今天,你云云姐也在这里,她还是咱们的副队长,你们过一遍,让咱副队长给指导指导?”   说这话时,把躲闪的谢云云拉到大家面前。   谢云云觉得谢灵这是在损她,于是啐骂道:“谢灵,你这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损我呢吧!”就知道这家伙每次都不怀好意,更惨的是每次她都反应不过来。   在谢云云看来,谢灵一肚子坏水,每天笑眯眯的,瘆人。   谢灵笑容不变:“哪能啊,你不是主动辞职了吗,作为副队长,怎么也得给你来场闭幕表演。”   谢云云:“”   谢小米:看着自己堂姐被言语攻击,是该帮堂姐说回去呢?还是假装看不到。   涉及谢灵姐,当然是假装看不到啦。   以前堂姐可说过不少谢灵姐的坏话,就当补偿了。   于是,谢小米假装没听到俩人的对话,腼腆的笑着,开口说道:“灵灵姐,那我叫大家准备,正好你验收一下。   舞台剧主要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   它的表现形式是外放的、夸张的。   所以,很难想象内向害羞的谢小米竟然能一直担任主角,并且压得住舞台,受到生产队所有人的待见。   她穿着破旧的黑布衣,把吴琼花的坚毅勇敢和不畏强权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没想到小米这么厉害!”谢云云为场上的谢小米震惊,原来平日里害羞内向不怎么说话的堂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小米的表演能力是最强的,不比咱们高中时的文艺表演差。”谢灵点头附和她的话。   而且,除了谢小米,其他人的表现也不错。   大家正当青春好年华,男的英武强壮,女的大方漂亮。   他们的演技可能不高,甚至没有演技,但他们是在用心去表演。   所以,宣传队的几次亮相都很受大家欢迎。   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表演和文化宣传,给她们的精神上带来很大影响。   谢灵一边看着表演,继续开口:“春和唱歌也非常好听,她非常有天赋。”   谢云云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那道女声,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个傻闺女竟然有那么好的嗓子。”   听了她这话,谢灵不自觉的摇头,春和她不傻,反而很大气。   自从来了宣传队,就算自己再怎么重视李春和,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说话,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喜欢和她交流。   就连谢云云这种挑三拣四的,也就说人家傻,但其它坏话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多了,孩子们的潜力最大,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有很多惊喜等你去挖掘。”谢灵心理成熟,可跟宣传队的小姑娘们待久了,觉得自己也活泼了不少,心也软了。   谢云云翻了个白眼,说道:“说得像你很大似的,她们也就比咱们小两三岁,过几年就说亲了。说不定,过个几年你和人家同时抱娃嘞!不过,谢灵你明年结婚,说不定后面就能生娃了。”   谢灵抬头望天,她真的不想和旁边这个人交流,每次说正经事的时候她都能给你绕过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南理可没有小学,等你娃长大了,让他来咱们生产队念书,我当他老师。”嘿嘿,她整不了谢灵,但是可以教训她儿子啊!所以在谢灵身上的挫败感都能在孩子身上找回来。   “”我怕你把我孩子教的像你一样二缺。现在,她都有点担心,秋阳秋月入学后的状况啦,到时候一定得多看着点。   至于其它的,谢灵瞥她一眼,谢云云情绪太浅,一眼就能看透,总之猥琐的很,完全没眼看,不想搭理她。   谢灵觉得以后她和徐锐的孩子,就算还小也不会让谢云云给糊弄。   她俩智商情商靠谱,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比谢云云聪明一大截。   想到这儿,谢云云暗骂一声,连婚都没结呢,她怎么就想起孩子了,都怪这家伙误导她。   徐锐不知道谢灵再想什么,要不然非得激动一番。   此时,徐锐正在办公室整理运输日志。   “徐锐,我儿子这个星期天结婚,这是请帖,你一定来啊!”梁丰年走进徐锐的办公室,把一张红色的硬纸递给徐锐,笑着开口说道。   徐锐站起身,接过请帖,开口:“我一定去。”   梁丰年见他答应,脸色越发温和,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定亲了吗?把你未婚妻也带来,一起热闹热闹。大喜的日子,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哄一下气氛。”   徐锐本不想答应,他怕谢灵没有时间。但随即想起这是举行婚礼,所以点点头,说道:“到时候,我和未婚妻准时前往。” 第42章 婚礼上   周日, 梁丰年的儿子梁潮结婚。   上午十点半, 徐锐带着谢灵从谢家沟出发去县城。   “徐锐,我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新郎名字叫梁潮, 那这新娘的名字呢?这请帖有墟怪呀?”连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这是在搞神秘还是搞歧视?谢灵坐在自行车后座, 有些好奇的问道。   徐锐也不太清楚, 要不是前两天梁主任给了请帖,他连人儿子结婚的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去了再看。”徐锐对此不怎么关心,今天去参加婚礼,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别人办婚礼的。   “说的也是, 等咱去了一定得打听一下, 要不然见面不会称呼多尴尬。不知道新娘漂亮不?还有新郎,你见过吗, 好看不?”   “没我好看。”   谢灵从后面拍拍徐锐的背, 笑着说:“你可真脸皮厚, 没见过自己夸自己的。”   徐锐:“”总比你夸别人好。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梁家。   此时, 梁家非常热闹,人来人往,院里一锅大锅饭正冒着热气,估计快熟了。   两人进了门,徐锐找了个角落, 和其他几辆自行车车挨着放置,锁好车子。   然后带着谢灵进屋。   “徐锐来了,快进来,这儿太乱了,你们先将就着坐吧。”   梁丰年今儿穿得十分体面,一身黑色中山装、黑皮鞋,笑容满面。冲着徐锐招呼道。   说完,看向谢灵,笑容更大:“这是你未婚妻吧,长的俊,你小子有福气。”   徐锐没有反驳,反而接上他这句话,开口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谢灵。”   “这是运输部的主任,梁丰年同志。”   梁丰年一听这语气,这态度,瞬间有谱了,这小子冷冰冰的倒是极为重视未婚妻。   再看谢灵,为表重视,穿着碎花衬衫,黑色直筒裤,脚上是徐锐刚给她买的黑色皮鞋。配上出众的容貌和过人的气质,确实是个优秀的好姑娘。   徐锐还是一身军装,一个身形高大,一个纤细修长。两人站在一起,颇有郎才女貌,男女相得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儿子结婚,梁丰年现在一看到年轻小两口,他就喜欢的很。   “哈哈,你们小两口吃好喝好,今儿可得在这儿好好热闹一番。”梁丰年一边说着,见又有人进来,他忙歉声道:“有个朋友来了,我再去招呼一下,你们先到这儿坐着。”   徐锐点点头,谢灵则是笑着说一声:“您去忙吧,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梁丰年点点头,想道:这闺女落落大方,和徐锐正好互补。   过十二点的时候,梁家外面一阵吵闹。   谢灵听了声音,赶紧拽拽旁边沙发上徐锐的衣服,说道:“应该是新郎把新娘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她可是对新郎新娘好奇得很。   徐锐看谢灵期待的样子,不由莞尔,也不着急起来,反而说道:“迟早都要看到,有什么着急,咱们就在屋里等着。”   谢灵瞪着他,说道:“喂,你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去看看新郎新娘好看不?他们要怎么进家门?”   徐锐:“”他还真不感兴趣,不过,难得看到谢灵着急的样子,摸摸谢灵的头,说道:“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和你去看。”   谢灵翻了个白眼,怎么有这么无赖的人,就让他陪自己出去看看人怎么进家门,他都得提要求。   “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看。”   徐锐看着谢灵,开口:“你确定?新人进家门,首先要给男女同志扔花,不过现在好像不能扔花,改成扔喜袋了。被扔中的同志待会儿得在喜宴上给新人和群众表演节目。   你一个人,还是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太显眼。有很大机率被选中。灵灵这么想表演节目的吗?”   “其实,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人表演。”不想让其他人看。最后一句话是在谢灵耳边说得。   谢灵好想掐死现在的徐锐,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婚礼现场,她只得忍耐下来,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太过分得我可不依。”   “第一个:婚房必须只有你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不,婚房只有你我,你之前说要考虑考虑。”   谢灵真没想到徐锐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不应该只是个情趣吗?这家伙太较真了吧,记到现在。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秋阳秋月和他们一起睡,毕竟明年俩小孩就六岁了,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她希望两人从小养成独立的习惯。   所以,这种要求相当于白送她。   谢灵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第二个条件呢?徐锐,你快点,再不出去,人就该进家门了。”   没看屋里已经没人,都去外面看新人了吗?   徐锐看她毫不犹豫的样子,眸色一深,随即淡定的开口:“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一直不能放下。”   谢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那我要是累了呢?”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语气极重。   “累了咱们就去角落里,就靠着我,歇歇。”徐锐当然舍不得她累,不过想想刚才屋子里时不时看向谢灵的目光,眼里一沉,这些人看不到他和谢灵的亲近吗?   管不住自己的眼,一直往别人未婚妻身上瞅。   谢灵:“呵呵,我答应了。”一边说着,拽起徐锐就往外走去。   她已经亏了,不能连新人进门都看不到。   至于那些条件,在谢灵看来就是情趣,就这男人较真。不过谁让是她男人,现在还是先惯着吧!   外面,一对新人已经进了大门,正在院子里给长辈也就是梁丰年和鲁豫敏敬茶。一群亲朋好友围成一个大圈,不时地对一对新人起哄。   不过,到了敬茶的时候大家自动安静下来。   “看,新娘子那脸红的,刚才叫娘的时候真要红透了。”   “人家这是新媳妇,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重头戏还在后面呢,不过这新人脸皮子太薄了,一会儿脸不得烧着了。”      新郎拿起圆桌上的瓷缸先递给新娘,然后自己再端起另一个,两个人弯着腰分别向父母敬茶。   鲁豫敏笑容温和地接过儿媳妇的茶,从兜里拿出红包,递给她,说道:“你们好好过日子。”   比起媳妇,梁丰年就情绪外放多了,笑容满面,接过儿子的茶,朗声说道:“好好和你媳妇过日子。尊重妻子,相互扶持。”   两个新人直起腰,乖巧应道。   敬完茶,就是大家伙最期待的环节。   这时候新郎的朋友们发挥作用了。   “走,咱们上楼,让新人乐一乐。”   一群大男人闹闹哄哄踩着梯子就往楼上走。 第43章 婚礼下   等谢灵和徐锐出去看到的就是有些狼狈笑着的新郎, 以及低着头像是害羞到不行的新娘。-   只见, 新郎一身蓝色制服,身上带着大红花,新娘一身红色西服, 两人都是同样式的黑色西服裤和黑皮鞋。   一对新人个子都不太高。   此时, 面对面站着, 两人中间是一个由绳子穿着的炸面片。   炸面片呈菱形, 比一般的面片大的多,是专门为了今天这一幕炸的。   这个时候,新人的父母进家去了,其余的亲朋好友甚至街里邻居熟人的都围在一起。   年龄稍长一点的笑着看新人的热闹, 而围在一边的年轻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 纷纷起哄道:“梁潮, 你在犹豫啥子嘞,快上啊, 三十秒的时间, 这都过去十秒了, 连个面片的边都没有碰上。”   “真逊啊梁潮你,站着不动, 咋地,想让新娘主动啊?你咋想着这么好呢?”      群众起哄,一旁的“专业”的记时员也开始“计时”了。   “快啊,我数着时间了啊!九、十”   三十秒,十秒已过, 梁潮闭闭眼,狠狠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往新娘那边靠近。   不过看媳妇羞涩的不成样,他也不敢狠靠,只能探着脸,伸着脖子嘴巴往面片方向张。   大家站在这儿可不是看新郎一个人的表演秀的,看新娘低着头一动不动。   也不嫌弃新郎不主动了,而是开口:   “新娘呢,今儿咋就没见新娘抬过头呢!不会还没到吧?”   “快点,新娘也得衔面片啊!光新郎一个人可不行,必须得两人一起衔住才行。”      听着众人的起哄声,新娘脸越发的红,像是涂了胭脂似的。不过,想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她只能抬起头,尝试着去探面片。   这时,谢灵也终于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随之,心里就是一片惊讶,这不是沈宝珍吗?她今天竟然结婚,不对,应该是她没事了?还是今天的新娘?   站在人群中,看看左右众人,暂时把惊讶藏在心里,面色平静的继续看这一幕。   经过众人那么一起哄,这下一对新人都去含中间的炸面片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四”计时员的声音响起。   然后,梁潮听见后瞬间炸了,“你咋回事啊?小学数学没学好啊?二十一完了咋就是二十四了,二十二、二十三被你吃了?”   梁潮这气是发出去了,可是,不管时间报没报错,反正面片是不行了。   梁潮和沈宝珍两人本来已经含到了边,正伸着脖子探着嘴准备往中间吃。   结果,被梁潮这么一咋呼,梁潮那么一扭头、一转身,炸面片断了。专注于吃炸面片的沈宝珍没有准备,重心不稳之下,连身子带人就往梁潮身上扑去。   “哈哈,哈哈哈”   “陈哥这回干得好,这计时员当得专业。”   “新郎快感谢计时员,要不然你也抱不上。”   “哥,你下次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让陈恕这家伙当计时员,要不然他会坑死你。”人群前面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闻言点点头,说道:“陈恕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谁不知道?想平时梁潮精明的很,这结个婚就跟傻子似的了,连个人都不会选了。”   少年看看新人,再看看男人。想起他哥平时遇到未来嫂子的傻样,心里腹诽:说不定你结婚时比梁哥还白痴呢!   这时,梁潮也顾不上骂他们,急匆匆地扶好沈宝珍,问道:“有没有伤到哪?没事吧?”   沈宝珍和梁潮身高差距不算大,沈宝珍撞到梁潮身上,额头正好磕到梁潮的脸颊。   加上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不咋疼。   沈宝珍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听见梁潮的关心,有些害羞,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次沈宝珍的脸又红了一圈,但梁潮却觉得这次红的更动人。沈宝珍靠在他身上,他不自觉的抱了抱她。   “梁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刚才是我记错时间了,不好意思啊,咱们得重新来了。所以,你就别和嫂子腻歪了,晚上有的是时候。”旁边,计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似是不好意思,实则声音平缓毫无诚意,细听还带着点戏谑。   “哈哈哈,确实得再来。这进门之前至少得来一轮吧。”   “连个炸面片都没吃好,还想进家门,美的你俩,快点吧!”      谢灵听到这无良的话,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位计时员可真是搞笑”一肚子坏水。   她听了都不禁同情这对新人。估计,新郎新娘听了更得憋屈死。   徐锐眯眯眼,他不觉得有什么乐趣,不过想到谢灵说得,不禁有些沉闷的开口:“就是爱耍小聪明,这种人你敢让他到咱们的婚礼上?”   谢灵闻言不禁摇头,比起自己受折磨她还是更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果然,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徐锐见她的模样,神色缓了缓,不经意间俩人靠得更近。   “你,你们”梁潮听到陈恕那番不要脸的话,真要气炸了。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真要呼他两巴掌。   不过,今儿,先不跟这群畜牲计较。   这时候,楼上的人把绳子拉上来,拿针引线重新穿上一个炸面片,笑容满面的冲着下面的梁潮、沈宝珍喊道:“梁哥、嫂子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不少炸面片,绝对够你俩今天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梁潮现在已经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忽略这人的鬼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对着沈宝珍轻声道:“宝珍,咱们这次”   没等梁潮说完,沈宝珍就开口了:“咱们这次一定得一遍过,不能再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待会儿你靠我近点。”这群臭男人,当她沈宝珍不存在的吗?   之前她那是没反应过来,害羞。   可现在,她明白了,你越羞囧,他们越想逗你。   “好。”这时候,媳妇说什么都是好的。不过,还得警告陈恕一番:“计时员,你可别过分啊。你今年十九岁,不是陈三岁,别连个数都数不清。”   新的一轮开始,“计时员”陈恕再次上线。不过,这次他可没想过数错数,因为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一对儿新人钻呢。   “一、二、三”   这一次梁潮和沈宝珍也顾不得害羞了,果断的凑近,去含中间的炸面片。   “十五、十六、十七”   “快点,吃,往嘴里吃”      伴随着众人的起哄声,两人挨得越来越近,鼻尖都快要对上了,然后炸面片突然被抬高,两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撞上。   这次终于是嘴对嘴,亲上了。   这场面,简直是普天同庆,就差一个照相机拍下来了。   不知道大家遗憾不,反正此时此刻的谢灵是挺遗憾没个照相机在身边的。   多么唯美的一幕,虽然新郎新娘的姿态都不是那么优美,神情还目瞪口呆的。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想笑的心理。   “哈哈”谢灵这回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挽着徐锐的胳膊,此时不由得往徐锐那边倾斜。   徐锐眼神纵容的看着她,拿手微微护着她。   陈恕看着梁潮、沈宝珍亲住那一幕,不禁眯眯眼,然后看向身边的五岁小不点,对他开口说道:“陈旭,还想不想要哥的糖了?”   陈旭想起昨天在他哥房间看到的那一大包喜糖,眼睛一亮,快速点点头,开口说道:“我想吃,哥哥能给我吗?”   陈恕长着一双狐狸眼,眯着眼睛的时候最好看,这也是他算计人的时候的表现。   看了看才长到膝盖处的陈旭,说道:“你只要大声说一句: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我就给你糖。”   不过那糖是梁潮给工会所有同志的,现在已经不在他这里。至于别人会不会给陈旭,他不管,反正自己这里是没有了。   五岁才长到他膝盖,是有多矮?还是多吃饭吧,还想吃糖?   “好,好,我答应。”这个很简单嘛,不就是一句话,大人真笨,连句话都不会说,还要他这个小孩子帮忙。   “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   沉寂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打破了。   围观群众乐呵了,小孩儿都知道让你们亲一个,快点再亲一个啊!   而梁潮和沈宝珍,先是呆愣,然后,沈宝珍先回过神冲着上面喊到:“刘伟,你怎么回事?连个线都拽不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可别饿着你了。”   这下,大家都没想到沈宝珍还会讽刺他人。   这时候不应该是新娘娇羞的靠在新郎的怀里,新郎嘴里骂骂咧咧实则心里暗爽,然后在众人热情的请求下矜持的抱住新娘吗?   好吧,梁潮几个朋友也没想到平日泼辣的沈宝珍新婚也是这么的泼辣。   大家笑闹一通,时间快到一点了,陈恕看看表,咳嗽一声,向楼窗上看了一眼,点点头。   楼上的人瞬间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时间到了,别再耍了的意思。   接下来,梁潮和沈宝珍继续吃完之前剩下的炸面片。   然后,在众人一片喜悦和祝福的目光下进了堂屋。   随后,一众亲朋好友比如有喜帖的跟着进堂屋。   剩下的人则是待在院子外边,那些自己的家伙什准备捞饭。   这时,一大锅菜饭也熟了。 第44章 可以跳过   堂屋门口   一对新人跨过门槛, 新娘沈宝珍面朝门外, 接过新郎递过来的福袋,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   福袋里装了喜糖,新人凭结婚证在日期期限内就可以购买喜糖和新被子、暖壶等结婚用品。   这个时候, 大家言语间正经多了。   “这次得挑单身

·

ȫ798

ҵ
ÿ
pk10Ͷע-ͷձż ˬ״̬ 2019-11-20 07:40:13

йձ

ߣ

˷ֱͧ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和她姨父还有原跃进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谢家沟原先的地主院子已经成了宣传队平时训练的固定场所。   谢云云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只听见一个人唱道: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嗓音清亮而又婉转,是个好听的女声,随即她看向唱歌的女孩儿,十分惊讶。   李春和这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在她看来这人就是傻乎乎的,别人说她她不生气,还一劲儿的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好事在等着她。   可是今天,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李春和,自信夺目。   谢云云有些恍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一直在被冲刷。   原来她以为十分好的地方现在不那么好,以前认为不好的地方却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言语间抱有善意的大嫂,态度温和的队长,现在万众瞩目的李春和   谢云云明白,也许不是他们变了,而是自己的心静下来了。   不过,她回到这里,除了她娘,最想见得竟然是谢灵。   谢灵此刻正站在角落面含微笑的听李春和唱歌,她觉得每次听春和的声音都是一种享受。   不仅是因为好听,更重要的是她是谢灵亲手教出来的,这让谢灵对她的歌声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情感。   正听着好好的时候她就被人拽住,扭头一看原来是谢云云。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你找我啥事?”谢灵有墟怪,她觉得以谢云云的性子自从上次说话后就不会来找她,反而会躲着她才对吧!   谢云云面对这样的谢灵总是有种难堪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谢灵就变了,脸上还是温柔和善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她认为谢灵现在比以前可怕多了。   “听说你蹲了?祝贺你!”不过现在,面对温和淡定的谢灵,她竟然觉得十分踏实。   谢灵别别耳边的碎发,闻言笑道:“谢谢你!”   “我,那个,对不起,我以前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非常不好。”谢云云现在一想到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就非常羞愧,她觉得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刁蛮的小孩儿,十分无礼。   她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还有,谢谢你,谢灵。上一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时候的自己太傻,太幼稚,经过学校里的事情,她仿佛一下明白了很多。   以前的自己就因为成绩和相貌而嫉妒谢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   谢云云看到同班里的同学就那样轻易被带走,前几天还威风满面的人就当了犯人,而一个多月前被抓走批/斗的,现在却一脸风光。   还有自己的好朋友刘晓英,好好的就被带走,要不是晓英爹厉害,她就要被人抓去农场了。   这种命运的无常,让谢云云无措,想要逃避,但同时从这件事中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   谢灵仔细观察谢云云,发现她面色平静,眼睛直视着自己,态度真诚。   谢灵笑笑,这谢云云的眼睛倒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然后在谢云云越来越紧张的神色下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句迟来的道歉我接受。还有啊,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客气。”   说完,有形皮的眨眨眼。   面对这样鲜活的谢灵,谢云云瞬间失神,谢灵好像更美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她反而更想亲近谢灵了。谢云云怀疑自己有病,昨天她还在心里骂谢灵呢!   谢灵刚觉得谢云云改好了臭毛病,可现在又变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无语,然后走近谢云云,在她眼前摆摆手,道:“哎,你想什么呢?”表情越来越猥琐了。   “啊,我没想啥。”谢云云慌忙回过神,见谢灵正在看她,忙转换话题:“我今天去队长家,把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给辞了。”   谢灵觉得谢云云现在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做什么她都不觉得惊讶了,她更关心的是副队长这职位给谁了,她可不希望进个新人,什么不懂就指手画脚搞激进那一套,与其这样还不如谢云云呢!好歹谢云云不管事。   所以,谢灵说道:“你早该卸下来了。不过,队长说了要谁进来?”   “队长问我的意见,我就说让你这个宣传队队长来指定。”谢云云说起这个就一脸得意,她一直以为队长不待见她呢,谁知道原叔这么尊重她,还问她一个小姑娘的意见。   谢灵瞅她一眼,看她美滋滋的样子,不忍打破她的幻想,而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就安安分分的去学校吧。之前不是还想成绩超过我?正好好好学习。”   谢云云闻言脸一垮,有些失落的开口:“谢灵,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害怕那个地方了。”   这些话没敢对她娘说,但她却对谢灵坦言相告。   谢灵也没有关注过学校,徐锐倒是跟她说过一次,见她不关心,就没再继续开口。   她刚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年份后,她是有些慌乱的,甚至于害怕。   但现在,她处在农村,还是一个宗族盛行的谢家沟。这里可没有什么动乱,附近生产队也算平静。   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分小心,还被一些影视剧给误导了。可能有很乱的地方,但不包括这里。   谢家沟平静自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努力,纽收粮食,农闲整地修水利。   饭还吃不饱,哪有心思勾心斗角。斗这个斗那个,十里八乡里拐外拐都是亲戚,谁斗谁。   最严重的不过是不让唱戏说书,戏服都被收走,大家没了其它娱乐,对宣传队的活动更加热情了。   所以,后来她也没再关心过学校怎么样。   当然,现在她也不准备知道,只是嘴角含笑,对谢云云说道:“你已经回家了,学校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至于上课,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你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这话说得直接,却是谢云云最喜欢的答案,喃喃开口:“是啊,不上就不上。”   一边说一边走,发现两人来到了后山,谢云云干脆拉着谢灵坐下,靠近她轻声道:“谢灵,我告诉你个秘密。”   “咱们生产队要建小学了,我想去学校当老师。”   说完,得意的看向谢灵,说道:“谢灵,我够意思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了。”   谢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队长她娘告诉她的,连具体日子都说了。   不过,这家伙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性子。   于是笑眯眯的开口:“原进宇好像也去学校教书,你俩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呢!” 第41章 喜欢   原进宇长得高, 成绩好, 谢云云在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可是她胆子小,就怕别人发现,尤其是原进宇本人, 所以她捂的严严实实, 连和她关系最好的王悦、刘小英她们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谢灵这家伙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 听她说到原进宇, 谢云云有些羞耻,红着脸掩饰道:“是吗?原进宇和我一起工作?”   然后,眼神恍惚,和我一起工作?我俩单独相处?教一个班的学生?一起进步?   她以前可嫉妒谢灵和原进宇一起讨论题了, 可惜她数学太差, 原进宇都不找她。   而她又怕原进宇嫌弃她笨, 所以一直不敢问他题,自己弄不懂的话不是更丢脸?   现在看来, 也是缘分, 原进宇数学好, 她语文好。一文一理,一个是代课老师, 一个是班主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岂不是好极了?   想着想着,她实在控制不住得笑出声然后,抬起头, 就是谢灵戏虞的眼神。   脸轰得一下,一股热气涌上脑海,突然想起原进宇和她一起工作这话是谢灵说得,有点不对啊。   “谢灵,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工作?”   谢灵见人终于回神,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听原进宇奶奶说得,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不过这话也是只有咱俩知道,千万别往外说。”   谢云云:“”我,她想吐口唾沫,为啥谢灵还是如此讨厌。   谢灵看她憋屈的模样,也不再逗她,反而说道:“这话别往外说了,咱生产队是要建小学,不过有些东西还没敲定。”   比如和公社小学的协调沟通问题。   原跃进看到生产队能建小学的希望后,一直在和公社里的领导干事们沟通。   想让谢家沟小学尽快成立,不用等到寒假开学,直接这个学期趁着下雪不冷之前成立。   这样也可以让队里上小三的孩子们直接到生产队上课,不用冷飕飕的走远路去公社。   可这种事太难办了,光和公社小学沟通协调学生的学籍问题,学费问题就是个事。   所以,到现在都没个准。李小妹和李桂香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常抱怨自己儿子这几天太忙,说是抱怨,不过是心疼原跃进受累罢了。   “我知道,我又不傻。”谢云云撇撇嘴,这种事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有很多人走关系,当老师。生产队里的初中生也有不少。   “你不傻”你只是糊涂。谢灵随口说道。   她坐在地上,腿随意岔开,颇有种不拘小节的气场。   谢云云看看天空,看看她,说道:“谢灵,你为什么这么早定亲?是喜欢那个人?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   乡下女孩儿十□□,男的十九二十就开始相看人家。   其中大多数都是相亲认识,然后觉得合适了就结婚、生娃、过一辈子。   像谢灵这样没结过婚就养着两个闺女的情况是少数。   谢云云一直以为谢灵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整日白天上工、下工后围着灶台转,做着家务,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她不是,还是那样好看,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从容。   “喜欢啊,不喜欢怎么会定亲?”小孩子就喜欢问这种天真的问题。人很容易就能喜欢上,爱才属于奢侈品。   定亲,结婚,过日子。   对于谢灵来说,除非是真的爱一个人,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别人走进她的领地。   因为,沾染了柴米油盐的感情,需要真心与宽容才过得下去。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就着过日子,年纪到了,或者两人各方面都合适,自然而然的就结婚了。然后,养育儿女。这时候,爱情不再,儿女就成为家庭连接的轨道。   “好了,不在这儿说了,我带你去宣传队看看吧。那些人应该练上了。”谢灵不准备和她讨论这个复杂的问题。   “好,我还没看过宣传队的活动呢。”谢灵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按原路返回。   “谢云云,你说咱们像不像幽会?”   “去你的,你才幽会呢!”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我这不是和你在幽会吗?”      大院里   宣传队的队员们都在积极的训练。   谢小米领着几个年轻人排练《红色娘子军》的舞台戏。   谢灵带着谢云云进来,走进她们面前,说道:“小米,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谢小米笑着说道:“感觉好多了,大家都很认真。”   谢灵点点头,说道:“今天,你云云姐也在这里,她还是咱们的副队长,你们过一遍,让咱副队长给指导指导?”   说这话时,把躲闪的谢云云拉到大家面前。   谢云云觉得谢灵这是在损她,于是啐骂道:“谢灵,你这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损我呢吧!”就知道这家伙每次都不怀好意,更惨的是每次她都反应不过来。   在谢云云看来,谢灵一肚子坏水,每天笑眯眯的,瘆人。   谢灵笑容不变:“哪能啊,你不是主动辞职了吗,作为副队长,怎么也得给你来场闭幕表演。”   谢云云:“”   谢小米:看着自己堂姐被言语攻击,是该帮堂姐说回去呢?还是假装看不到。   涉及谢灵姐,当然是假装看不到啦。   以前堂姐可说过不少谢灵姐的坏话,就当补偿了。   于是,谢小米假装没听到俩人的对话,腼腆的笑着,开口说道:“灵灵姐,那我叫大家准备,正好你验收一下。   舞台剧主要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   它的表现形式是外放的、夸张的。   所以,很难想象内向害羞的谢小米竟然能一直担任主角,并且压得住舞台,受到生产队所有人的待见。   她穿着破旧的黑布衣,把吴琼花的坚毅勇敢和不畏强权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没想到小米这么厉害!”谢云云为场上的谢小米震惊,原来平日里害羞内向不怎么说话的堂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小米的表演能力是最强的,不比咱们高中时的文艺表演差。”谢灵点头附和她的话。   而且,除了谢小米,其他人的表现也不错。   大家正当青春好年华,男的英武强壮,女的大方漂亮。   他们的演技可能不高,甚至没有演技,但他们是在用心去表演。   所以,宣传队的几次亮相都很受大家欢迎。   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表演和文化宣传,给她们的精神上带来很大影响。   谢灵一边看着表演,继续开口:“春和唱歌也非常好听,她非常有天赋。”   谢云云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那道女声,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个傻闺女竟然有那么好的嗓子。”   听了她这话,谢灵不自觉的摇头,春和她不傻,反而很大气。   自从来了宣传队,就算自己再怎么重视李春和,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说话,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喜欢和她交流。   就连谢云云这种挑三拣四的,也就说人家傻,但其它坏话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多了,孩子们的潜力最大,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有很多惊喜等你去挖掘。”谢灵心理成熟,可跟宣传队的小姑娘们待久了,觉得自己也活泼了不少,心也软了。   谢云云翻了个白眼,说道:“说得像你很大似的,她们也就比咱们小两三岁,过几年就说亲了。说不定,过个几年你和人家同时抱娃嘞!不过,谢灵你明年结婚,说不定后面就能生娃了。”   谢灵抬头望天,她真的不想和旁边这个人交流,每次说正经事的时候她都能给你绕过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南理可没有小学,等你娃长大了,让他来咱们生产队念书,我当他老师。”嘿嘿,她整不了谢灵,但是可以教训她儿子啊!所以在谢灵身上的挫败感都能在孩子身上找回来。   “”我怕你把我孩子教的像你一样二缺。现在,她都有点担心,秋阳秋月入学后的状况啦,到时候一定得多看着点。   至于其它的,谢灵瞥她一眼,谢云云情绪太浅,一眼就能看透,总之猥琐的很,完全没眼看,不想搭理她。   谢灵觉得以后她和徐锐的孩子,就算还小也不会让谢云云给糊弄。   她俩智商情商靠谱,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比谢云云聪明一大截。   想到这儿,谢云云暗骂一声,连婚都没结呢,她怎么就想起孩子了,都怪这家伙误导她。   徐锐不知道谢灵再想什么,要不然非得激动一番。   此时,徐锐正在办公室整理运输日志。   “徐锐,我儿子这个星期天结婚,这是请帖,你一定来啊!”梁丰年走进徐锐的办公室,把一张红色的硬纸递给徐锐,笑着开口说道。   徐锐站起身,接过请帖,开口:“我一定去。”   梁丰年见他答应,脸色越发温和,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定亲了吗?把你未婚妻也带来,一起热闹热闹。大喜的日子,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哄一下气氛。”   徐锐本不想答应,他怕谢灵没有时间。但随即想起这是举行婚礼,所以点点头,说道:“到时候,我和未婚妻准时前往。” 第42章 婚礼上   周日, 梁丰年的儿子梁潮结婚。   上午十点半, 徐锐带着谢灵从谢家沟出发去县城。   “徐锐,我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新郎名字叫梁潮, 那这新娘的名字呢?这请帖有墟怪呀?”连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这是在搞神秘还是搞歧视?谢灵坐在自行车后座, 有些好奇的问道。   徐锐也不太清楚, 要不是前两天梁主任给了请帖,他连人儿子结婚的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去了再看。”徐锐对此不怎么关心,今天去参加婚礼,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别人办婚礼的。   “说的也是, 等咱去了一定得打听一下, 要不然见面不会称呼多尴尬。不知道新娘漂亮不?还有新郎,你见过吗, 好看不?”   “没我好看。”   谢灵从后面拍拍徐锐的背, 笑着说:“你可真脸皮厚, 没见过自己夸自己的。”   徐锐:“”总比你夸别人好。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梁家。   此时, 梁家非常热闹,人来人往,院里一锅大锅饭正冒着热气,估计快熟了。   两人进了门,徐锐找了个角落, 和其他几辆自行车车挨着放置,锁好车子。   然后带着谢灵进屋。   “徐锐来了,快进来,这儿太乱了,你们先将就着坐吧。”   梁丰年今儿穿得十分体面,一身黑色中山装、黑皮鞋,笑容满面。冲着徐锐招呼道。   说完,看向谢灵,笑容更大:“这是你未婚妻吧,长的俊,你小子有福气。”   徐锐没有反驳,反而接上他这句话,开口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谢灵。”   “这是运输部的主任,梁丰年同志。”   梁丰年一听这语气,这态度,瞬间有谱了,这小子冷冰冰的倒是极为重视未婚妻。   再看谢灵,为表重视,穿着碎花衬衫,黑色直筒裤,脚上是徐锐刚给她买的黑色皮鞋。配上出众的容貌和过人的气质,确实是个优秀的好姑娘。   徐锐还是一身军装,一个身形高大,一个纤细修长。两人站在一起,颇有郎才女貌,男女相得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儿子结婚,梁丰年现在一看到年轻小两口,他就喜欢的很。   “哈哈,你们小两口吃好喝好,今儿可得在这儿好好热闹一番。”梁丰年一边说着,见又有人进来,他忙歉声道:“有个朋友来了,我再去招呼一下,你们先到这儿坐着。”   徐锐点点头,谢灵则是笑着说一声:“您去忙吧,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梁丰年点点头,想道:这闺女落落大方,和徐锐正好互补。   过十二点的时候,梁家外面一阵吵闹。   谢灵听了声音,赶紧拽拽旁边沙发上徐锐的衣服,说道:“应该是新郎把新娘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她可是对新郎新娘好奇得很。   徐锐看谢灵期待的样子,不由莞尔,也不着急起来,反而说道:“迟早都要看到,有什么着急,咱们就在屋里等着。”   谢灵瞪着他,说道:“喂,你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去看看新郎新娘好看不?他们要怎么进家门?”   徐锐:“”他还真不感兴趣,不过,难得看到谢灵着急的样子,摸摸谢灵的头,说道:“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和你去看。”   谢灵翻了个白眼,怎么有这么无赖的人,就让他陪自己出去看看人怎么进家门,他都得提要求。   “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看。”   徐锐看着谢灵,开口:“你确定?新人进家门,首先要给男女同志扔花,不过现在好像不能扔花,改成扔喜袋了。被扔中的同志待会儿得在喜宴上给新人和群众表演节目。   你一个人,还是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太显眼。有很大机率被选中。灵灵这么想表演节目的吗?”   “其实,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人表演。”不想让其他人看。最后一句话是在谢灵耳边说得。   谢灵好想掐死现在的徐锐,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婚礼现场,她只得忍耐下来,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太过分得我可不依。”   “第一个:婚房必须只有你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不,婚房只有你我,你之前说要考虑考虑。”   谢灵真没想到徐锐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不应该只是个情趣吗?这家伙太较真了吧,记到现在。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秋阳秋月和他们一起睡,毕竟明年俩小孩就六岁了,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她希望两人从小养成独立的习惯。   所以,这种要求相当于白送她。   谢灵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第二个条件呢?徐锐,你快点,再不出去,人就该进家门了。”   没看屋里已经没人,都去外面看新人了吗?   徐锐看她毫不犹豫的样子,眸色一深,随即淡定的开口:“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一直不能放下。”   谢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那我要是累了呢?”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语气极重。   “累了咱们就去角落里,就靠着我,歇歇。”徐锐当然舍不得她累,不过想想刚才屋子里时不时看向谢灵的目光,眼里一沉,这些人看不到他和谢灵的亲近吗?   管不住自己的眼,一直往别人未婚妻身上瞅。   谢灵:“呵呵,我答应了。”一边说着,拽起徐锐就往外走去。   她已经亏了,不能连新人进门都看不到。   至于那些条件,在谢灵看来就是情趣,就这男人较真。不过谁让是她男人,现在还是先惯着吧!   外面,一对新人已经进了大门,正在院子里给长辈也就是梁丰年和鲁豫敏敬茶。一群亲朋好友围成一个大圈,不时地对一对新人起哄。   不过,到了敬茶的时候大家自动安静下来。   “看,新娘子那脸红的,刚才叫娘的时候真要红透了。”   “人家这是新媳妇,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重头戏还在后面呢,不过这新人脸皮子太薄了,一会儿脸不得烧着了。”      新郎拿起圆桌上的瓷缸先递给新娘,然后自己再端起另一个,两个人弯着腰分别向父母敬茶。   鲁豫敏笑容温和地接过儿媳妇的茶,从兜里拿出红包,递给她,说道:“你们好好过日子。”   比起媳妇,梁丰年就情绪外放多了,笑容满面,接过儿子的茶,朗声说道:“好好和你媳妇过日子。尊重妻子,相互扶持。”   两个新人直起腰,乖巧应道。   敬完茶,就是大家伙最期待的环节。   这时候新郎的朋友们发挥作用了。   “走,咱们上楼,让新人乐一乐。”   一群大男人闹闹哄哄踩着梯子就往楼上走。 第43章 婚礼下   等谢灵和徐锐出去看到的就是有些狼狈笑着的新郎, 以及低着头像是害羞到不行的新娘。-   只见, 新郎一身蓝色制服,身上带着大红花,新娘一身红色西服, 两人都是同样式的黑色西服裤和黑皮鞋。   一对新人个子都不太高。   此时, 面对面站着, 两人中间是一个由绳子穿着的炸面片。   炸面片呈菱形, 比一般的面片大的多,是专门为了今天这一幕炸的。   这个时候,新人的父母进家去了,其余的亲朋好友甚至街里邻居熟人的都围在一起。   年龄稍长一点的笑着看新人的热闹, 而围在一边的年轻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 纷纷起哄道:“梁潮, 你在犹豫啥子嘞,快上啊, 三十秒的时间, 这都过去十秒了, 连个面片的边都没有碰上。”   “真逊啊梁潮你,站着不动, 咋地,想让新娘主动啊?你咋想着这么好呢?”      群众起哄,一旁的“专业”的记时员也开始“计时”了。   “快啊,我数着时间了啊!九、十”   三十秒,十秒已过, 梁潮闭闭眼,狠狠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往新娘那边靠近。   不过看媳妇羞涩的不成样,他也不敢狠靠,只能探着脸,伸着脖子嘴巴往面片方向张。   大家站在这儿可不是看新郎一个人的表演秀的,看新娘低着头一动不动。   也不嫌弃新郎不主动了,而是开口:   “新娘呢,今儿咋就没见新娘抬过头呢!不会还没到吧?”   “快点,新娘也得衔面片啊!光新郎一个人可不行,必须得两人一起衔住才行。”      听着众人的起哄声,新娘脸越发的红,像是涂了胭脂似的。不过,想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她只能抬起头,尝试着去探面片。   这时,谢灵也终于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随之,心里就是一片惊讶,这不是沈宝珍吗?她今天竟然结婚,不对,应该是她没事了?还是今天的新娘?   站在人群中,看看左右众人,暂时把惊讶藏在心里,面色平静的继续看这一幕。   经过众人那么一起哄,这下一对新人都去含中间的炸面片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四”计时员的声音响起。   然后,梁潮听见后瞬间炸了,“你咋回事啊?小学数学没学好啊?二十一完了咋就是二十四了,二十二、二十三被你吃了?”   梁潮这气是发出去了,可是,不管时间报没报错,反正面片是不行了。   梁潮和沈宝珍两人本来已经含到了边,正伸着脖子探着嘴准备往中间吃。   结果,被梁潮这么一咋呼,梁潮那么一扭头、一转身,炸面片断了。专注于吃炸面片的沈宝珍没有准备,重心不稳之下,连身子带人就往梁潮身上扑去。   “哈哈,哈哈哈”   “陈哥这回干得好,这计时员当得专业。”   “新郎快感谢计时员,要不然你也抱不上。”   “哥,你下次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让陈恕这家伙当计时员,要不然他会坑死你。”人群前面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闻言点点头,说道:“陈恕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谁不知道?想平时梁潮精明的很,这结个婚就跟傻子似的了,连个人都不会选了。”   少年看看新人,再看看男人。想起他哥平时遇到未来嫂子的傻样,心里腹诽:说不定你结婚时比梁哥还白痴呢!   这时,梁潮也顾不上骂他们,急匆匆地扶好沈宝珍,问道:“有没有伤到哪?没事吧?”   沈宝珍和梁潮身高差距不算大,沈宝珍撞到梁潮身上,额头正好磕到梁潮的脸颊。   加上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不咋疼。   沈宝珍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听见梁潮的关心,有些害羞,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次沈宝珍的脸又红了一圈,但梁潮却觉得这次红的更动人。沈宝珍靠在他身上,他不自觉的抱了抱她。   “梁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刚才是我记错时间了,不好意思啊,咱们得重新来了。所以,你就别和嫂子腻歪了,晚上有的是时候。”旁边,计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似是不好意思,实则声音平缓毫无诚意,细听还带着点戏谑。   “哈哈哈,确实得再来。这进门之前至少得来一轮吧。”   “连个炸面片都没吃好,还想进家门,美的你俩,快点吧!”      谢灵听到这无良的话,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位计时员可真是搞笑”一肚子坏水。   她听了都不禁同情这对新人。估计,新郎新娘听了更得憋屈死。   徐锐眯眯眼,他不觉得有什么乐趣,不过想到谢灵说得,不禁有些沉闷的开口:“就是爱耍小聪明,这种人你敢让他到咱们的婚礼上?”   谢灵闻言不禁摇头,比起自己受折磨她还是更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果然,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徐锐见她的模样,神色缓了缓,不经意间俩人靠得更近。   “你,你们”梁潮听到陈恕那番不要脸的话,真要气炸了。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真要呼他两巴掌。   不过,今儿,先不跟这群畜牲计较。   这时候,楼上的人把绳子拉上来,拿针引线重新穿上一个炸面片,笑容满面的冲着下面的梁潮、沈宝珍喊道:“梁哥、嫂子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不少炸面片,绝对够你俩今天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梁潮现在已经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忽略这人的鬼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对着沈宝珍轻声道:“宝珍,咱们这次”   没等梁潮说完,沈宝珍就开口了:“咱们这次一定得一遍过,不能再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待会儿你靠我近点。”这群臭男人,当她沈宝珍不存在的吗?   之前她那是没反应过来,害羞。   可现在,她明白了,你越羞囧,他们越想逗你。   “好。”这时候,媳妇说什么都是好的。不过,还得警告陈恕一番:“计时员,你可别过分啊。你今年十九岁,不是陈三岁,别连个数都数不清。”   新的一轮开始,“计时员”陈恕再次上线。不过,这次他可没想过数错数,因为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一对儿新人钻呢。   “一、二、三”   这一次梁潮和沈宝珍也顾不得害羞了,果断的凑近,去含中间的炸面片。   “十五、十六、十七”   “快点,吃,往嘴里吃”      伴随着众人的起哄声,两人挨得越来越近,鼻尖都快要对上了,然后炸面片突然被抬高,两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撞上。   这次终于是嘴对嘴,亲上了。   这场面,简直是普天同庆,就差一个照相机拍下来了。   不知道大家遗憾不,反正此时此刻的谢灵是挺遗憾没个照相机在身边的。   多么唯美的一幕,虽然新郎新娘的姿态都不是那么优美,神情还目瞪口呆的。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想笑的心理。   “哈哈”谢灵这回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挽着徐锐的胳膊,此时不由得往徐锐那边倾斜。   徐锐眼神纵容的看着她,拿手微微护着她。   陈恕看着梁潮、沈宝珍亲住那一幕,不禁眯眯眼,然后看向身边的五岁小不点,对他开口说道:“陈旭,还想不想要哥的糖了?”   陈旭想起昨天在他哥房间看到的那一大包喜糖,眼睛一亮,快速点点头,开口说道:“我想吃,哥哥能给我吗?”   陈恕长着一双狐狸眼,眯着眼睛的时候最好看,这也是他算计人的时候的表现。   看了看才长到膝盖处的陈旭,说道:“你只要大声说一句: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我就给你糖。”   不过那糖是梁潮给工会所有同志的,现在已经不在他这里。至于别人会不会给陈旭,他不管,反正自己这里是没有了。   五岁才长到他膝盖,是有多矮?还是多吃饭吧,还想吃糖?   “好,好,我答应。”这个很简单嘛,不就是一句话,大人真笨,连句话都不会说,还要他这个小孩子帮忙。   “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   沉寂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打破了。   围观群众乐呵了,小孩儿都知道让你们亲一个,快点再亲一个啊!   而梁潮和沈宝珍,先是呆愣,然后,沈宝珍先回过神冲着上面喊到:“刘伟,你怎么回事?连个线都拽不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可别饿着你了。”   这下,大家都没想到沈宝珍还会讽刺他人。   这时候不应该是新娘娇羞的靠在新郎的怀里,新郎嘴里骂骂咧咧实则心里暗爽,然后在众人热情的请求下矜持的抱住新娘吗?   好吧,梁潮几个朋友也没想到平日泼辣的沈宝珍新婚也是这么的泼辣。   大家笑闹一通,时间快到一点了,陈恕看看表,咳嗽一声,向楼窗上看了一眼,点点头。   楼上的人瞬间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时间到了,别再耍了的意思。   接下来,梁潮和沈宝珍继续吃完之前剩下的炸面片。   然后,在众人一片喜悦和祝福的目光下进了堂屋。   随后,一众亲朋好友比如有喜帖的跟着进堂屋。   剩下的人则是待在院子外边,那些自己的家伙什准备捞饭。   这时,一大锅菜饭也熟了。 第44章 可以跳过   堂屋门口   一对新人跨过门槛, 新娘沈宝珍面朝门外, 接过新郎递过来的福袋,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   福袋里装了喜糖,新人凭结婚证在日期期限内就可以购买喜糖和新被子、暖壶等结婚用品。   这个时候, 大家言语间正经多了。   “这次得挑单身 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和她姨父还有原跃进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谢家沟原先的地主院子已经成了宣传队平时训练的固定场所。   谢云云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只听见一个人唱道: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嗓音清亮而又婉转,是个好听的女声,随即她看向唱歌的女孩儿,十分惊讶。   李春和这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在她看来这人就是傻乎乎的,别人说她她不生气,还一劲儿的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好事在等着她。   可是今天,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李春和,自信夺目。   谢云云有些恍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一直在被冲刷。   原来她以为十分好的地方现在不那么好,以前认为不好的地方却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言语间抱有善意的大嫂,态度温和的队长,现在万众瞩目的李春和   谢云云明白,也许不是他们变了,而是自己的心静下来了。   不过,她回到这里,除了她娘,最想见得竟然是谢灵。   谢灵此刻正站在角落面含微笑的听李春和唱歌,她觉得每次听春和的声音都是一种享受。   不仅是因为好听,更重要的是她是谢灵亲手教出来的,这让谢灵对她的歌声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情感。   正听着好好的时候她就被人拽住,扭头一看原来是谢云云。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你找我啥事?”谢灵有墟怪,她觉得以谢云云的性子自从上次说话后就不会来找她,反而会躲着她才对吧!   谢云云面对这样的谢灵总是有种难堪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谢灵就变了,脸上还是温柔和善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她认为谢灵现在比以前可怕多了。   “听说你蹲了?祝贺你!”不过现在,面对温和淡定的谢灵,她竟然觉得十分踏实。   谢灵别别耳边的碎发,闻言笑道:“谢谢你!”   “我,那个,对不起,我以前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非常不好。”谢云云现在一想到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就非常羞愧,她觉得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刁蛮的小孩儿,十分无礼。   她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还有,谢谢你,谢灵。上一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时候的自己太傻,太幼稚,经过学校里的事情,她仿佛一下明白了很多。   以前的自己就因为成绩和相貌而嫉妒谢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   谢云云看到同班里的同学就那样轻易被带走,前几天还威风满面的人就当了犯人,而一个多月前被抓走批/斗的,现在却一脸风光。   还有自己的好朋友刘晓英,好好的就被带走,要不是晓英爹厉害,她就要被人抓去农场了。   这种命运的无常,让谢云云无措,想要逃避,但同时从这件事中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   谢灵仔细观察谢云云,发现她面色平静,眼睛直视着自己,态度真诚。   谢灵笑笑,这谢云云的眼睛倒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然后在谢云云越来越紧张的神色下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句迟来的道歉我接受。还有啊,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客气。”   说完,有形皮的眨眨眼。   面对这样鲜活的谢灵,谢云云瞬间失神,谢灵好像更美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她反而更想亲近谢灵了。谢云云怀疑自己有病,昨天她还在心里骂谢灵呢!   谢灵刚觉得谢云云改好了臭毛病,可现在又变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无语,然后走近谢云云,在她眼前摆摆手,道:“哎,你想什么呢?”表情越来越猥琐了。   “啊,我没想啥。”谢云云慌忙回过神,见谢灵正在看她,忙转换话题:“我今天去队长家,把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给辞了。”   谢灵觉得谢云云现在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做什么她都不觉得惊讶了,她更关心的是副队长这职位给谁了,她可不希望进个新人,什么不懂就指手画脚搞激进那一套,与其这样还不如谢云云呢!好歹谢云云不管事。   所以,谢灵说道:“你早该卸下来了。不过,队长说了要谁进来?”   “队长问我的意见,我就说让你这个宣传队队长来指定。”谢云云说起这个就一脸得意,她一直以为队长不待见她呢,谁知道原叔这么尊重她,还问她一个小姑娘的意见。   谢灵瞅她一眼,看她美滋滋的样子,不忍打破她的幻想,而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就安安分分的去学校吧。之前不是还想成绩超过我?正好好好学习。”   谢云云闻言脸一垮,有些失落的开口:“谢灵,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害怕那个地方了。”   这些话没敢对她娘说,但她却对谢灵坦言相告。   谢灵也没有关注过学校,徐锐倒是跟她说过一次,见她不关心,就没再继续开口。   她刚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年份后,她是有些慌乱的,甚至于害怕。   但现在,她处在农村,还是一个宗族盛行的谢家沟。这里可没有什么动乱,附近生产队也算平静。   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分小心,还被一些影视剧给误导了。可能有很乱的地方,但不包括这里。   谢家沟平静自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努力,纽收粮食,农闲整地修水利。   饭还吃不饱,哪有心思勾心斗角。斗这个斗那个,十里八乡里拐外拐都是亲戚,谁斗谁。   最严重的不过是不让唱戏说书,戏服都被收走,大家没了其它娱乐,对宣传队的活动更加热情了。   所以,后来她也没再关心过学校怎么样。   当然,现在她也不准备知道,只是嘴角含笑,对谢云云说道:“你已经回家了,学校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至于上课,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你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这话说得直接,却是谢云云最喜欢的答案,喃喃开口:“是啊,不上就不上。”   一边说一边走,发现两人来到了后山,谢云云干脆拉着谢灵坐下,靠近她轻声道:“谢灵,我告诉你个秘密。”   “咱们生产队要建小学了,我想去学校当老师。”   说完,得意的看向谢灵,说道:“谢灵,我够意思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了。”   谢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队长她娘告诉她的,连具体日子都说了。   不过,这家伙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性子。   于是笑眯眯的开口:“原进宇好像也去学校教书,你俩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呢!” 第41章 喜欢   原进宇长得高, 成绩好, 谢云云在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可是她胆子小,就怕别人发现,尤其是原进宇本人, 所以她捂的严严实实, 连和她关系最好的王悦、刘小英她们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谢灵这家伙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 听她说到原进宇, 谢云云有些羞耻,红着脸掩饰道:“是吗?原进宇和我一起工作?”   然后,眼神恍惚,和我一起工作?我俩单独相处?教一个班的学生?一起进步?   她以前可嫉妒谢灵和原进宇一起讨论题了, 可惜她数学太差, 原进宇都不找她。   而她又怕原进宇嫌弃她笨, 所以一直不敢问他题,自己弄不懂的话不是更丢脸?   现在看来, 也是缘分, 原进宇数学好, 她语文好。一文一理,一个是代课老师, 一个是班主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岂不是好极了?   想着想着,她实在控制不住得笑出声然后,抬起头, 就是谢灵戏虞的眼神。   脸轰得一下,一股热气涌上脑海,突然想起原进宇和她一起工作这话是谢灵说得,有点不对啊。   “谢灵,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工作?”   谢灵见人终于回神,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听原进宇奶奶说得,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不过这话也是只有咱俩知道,千万别往外说。”   谢云云:“”我,她想吐口唾沫,为啥谢灵还是如此讨厌。   谢灵看她憋屈的模样,也不再逗她,反而说道:“这话别往外说了,咱生产队是要建小学,不过有些东西还没敲定。”   比如和公社小学的协调沟通问题。   原跃进看到生产队能建小学的希望后,一直在和公社里的领导干事们沟通。   想让谢家沟小学尽快成立,不用等到寒假开学,直接这个学期趁着下雪不冷之前成立。   这样也可以让队里上小三的孩子们直接到生产队上课,不用冷飕飕的走远路去公社。   可这种事太难办了,光和公社小学沟通协调学生的学籍问题,学费问题就是个事。   所以,到现在都没个准。李小妹和李桂香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常抱怨自己儿子这几天太忙,说是抱怨,不过是心疼原跃进受累罢了。   “我知道,我又不傻。”谢云云撇撇嘴,这种事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有很多人走关系,当老师。生产队里的初中生也有不少。   “你不傻”你只是糊涂。谢灵随口说道。   她坐在地上,腿随意岔开,颇有种不拘小节的气场。   谢云云看看天空,看看她,说道:“谢灵,你为什么这么早定亲?是喜欢那个人?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   乡下女孩儿十□□,男的十九二十就开始相看人家。   其中大多数都是相亲认识,然后觉得合适了就结婚、生娃、过一辈子。   像谢灵这样没结过婚就养着两个闺女的情况是少数。   谢云云一直以为谢灵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整日白天上工、下工后围着灶台转,做着家务,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她不是,还是那样好看,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从容。   “喜欢啊,不喜欢怎么会定亲?”小孩子就喜欢问这种天真的问题。人很容易就能喜欢上,爱才属于奢侈品。   定亲,结婚,过日子。   对于谢灵来说,除非是真的爱一个人,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别人走进她的领地。   因为,沾染了柴米油盐的感情,需要真心与宽容才过得下去。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就着过日子,年纪到了,或者两人各方面都合适,自然而然的就结婚了。然后,养育儿女。这时候,爱情不再,儿女就成为家庭连接的轨道。   “好了,不在这儿说了,我带你去宣传队看看吧。那些人应该练上了。”谢灵不准备和她讨论这个复杂的问题。   “好,我还没看过宣传队的活动呢。”谢灵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按原路返回。   “谢云云,你说咱们像不像幽会?”   “去你的,你才幽会呢!”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我这不是和你在幽会吗?”      大院里   宣传队的队员们都在积极的训练。   谢小米领着几个年轻人排练《红色娘子军》的舞台戏。   谢灵带着谢云云进来,走进她们面前,说道:“小米,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谢小米笑着说道:“感觉好多了,大家都很认真。”   谢灵点点头,说道:“今天,你云云姐也在这里,她还是咱们的副队长,你们过一遍,让咱副队长给指导指导?”   说这话时,把躲闪的谢云云拉到大家面前。   谢云云觉得谢灵这是在损她,于是啐骂道:“谢灵,你这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损我呢吧!”就知道这家伙每次都不怀好意,更惨的是每次她都反应不过来。   在谢云云看来,谢灵一肚子坏水,每天笑眯眯的,瘆人。   谢灵笑容不变:“哪能啊,你不是主动辞职了吗,作为副队长,怎么也得给你来场闭幕表演。”   谢云云:“”   谢小米:看着自己堂姐被言语攻击,是该帮堂姐说回去呢?还是假装看不到。   涉及谢灵姐,当然是假装看不到啦。   以前堂姐可说过不少谢灵姐的坏话,就当补偿了。   于是,谢小米假装没听到俩人的对话,腼腆的笑着,开口说道:“灵灵姐,那我叫大家准备,正好你验收一下。   舞台剧主要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   它的表现形式是外放的、夸张的。   所以,很难想象内向害羞的谢小米竟然能一直担任主角,并且压得住舞台,受到生产队所有人的待见。   她穿着破旧的黑布衣,把吴琼花的坚毅勇敢和不畏强权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没想到小米这么厉害!”谢云云为场上的谢小米震惊,原来平日里害羞内向不怎么说话的堂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小米的表演能力是最强的,不比咱们高中时的文艺表演差。”谢灵点头附和她的话。   而且,除了谢小米,其他人的表现也不错。   大家正当青春好年华,男的英武强壮,女的大方漂亮。   他们的演技可能不高,甚至没有演技,但他们是在用心去表演。   所以,宣传队的几次亮相都很受大家欢迎。   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表演和文化宣传,给她们的精神上带来很大影响。   谢灵一边看着表演,继续开口:“春和唱歌也非常好听,她非常有天赋。”   谢云云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那道女声,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个傻闺女竟然有那么好的嗓子。”   听了她这话,谢灵不自觉的摇头,春和她不傻,反而很大气。   自从来了宣传队,就算自己再怎么重视李春和,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说话,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喜欢和她交流。   就连谢云云这种挑三拣四的,也就说人家傻,但其它坏话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多了,孩子们的潜力最大,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有很多惊喜等你去挖掘。”谢灵心理成熟,可跟宣传队的小姑娘们待久了,觉得自己也活泼了不少,心也软了。   谢云云翻了个白眼,说道:“说得像你很大似的,她们也就比咱们小两三岁,过几年就说亲了。说不定,过个几年你和人家同时抱娃嘞!不过,谢灵你明年结婚,说不定后面就能生娃了。”   谢灵抬头望天,她真的不想和旁边这个人交流,每次说正经事的时候她都能给你绕过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南理可没有小学,等你娃长大了,让他来咱们生产队念书,我当他老师。”嘿嘿,她整不了谢灵,但是可以教训她儿子啊!所以在谢灵身上的挫败感都能在孩子身上找回来。   “”我怕你把我孩子教的像你一样二缺。现在,她都有点担心,秋阳秋月入学后的状况啦,到时候一定得多看着点。   至于其它的,谢灵瞥她一眼,谢云云情绪太浅,一眼就能看透,总之猥琐的很,完全没眼看,不想搭理她。   谢灵觉得以后她和徐锐的孩子,就算还小也不会让谢云云给糊弄。   她俩智商情商靠谱,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比谢云云聪明一大截。   想到这儿,谢云云暗骂一声,连婚都没结呢,她怎么就想起孩子了,都怪这家伙误导她。   徐锐不知道谢灵再想什么,要不然非得激动一番。   此时,徐锐正在办公室整理运输日志。   “徐锐,我儿子这个星期天结婚,这是请帖,你一定来啊!”梁丰年走进徐锐的办公室,把一张红色的硬纸递给徐锐,笑着开口说道。   徐锐站起身,接过请帖,开口:“我一定去。”   梁丰年见他答应,脸色越发温和,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定亲了吗?把你未婚妻也带来,一起热闹热闹。大喜的日子,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哄一下气氛。”   徐锐本不想答应,他怕谢灵没有时间。但随即想起这是举行婚礼,所以点点头,说道:“到时候,我和未婚妻准时前往。” 第42章 婚礼上   周日, 梁丰年的儿子梁潮结婚。   上午十点半, 徐锐带着谢灵从谢家沟出发去县城。   “徐锐,我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新郎名字叫梁潮, 那这新娘的名字呢?这请帖有墟怪呀?”连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这是在搞神秘还是搞歧视?谢灵坐在自行车后座, 有些好奇的问道。   徐锐也不太清楚, 要不是前两天梁主任给了请帖,他连人儿子结婚的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去了再看。”徐锐对此不怎么关心,今天去参加婚礼,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别人办婚礼的。   “说的也是, 等咱去了一定得打听一下, 要不然见面不会称呼多尴尬。不知道新娘漂亮不?还有新郎,你见过吗, 好看不?”   “没我好看。”   谢灵从后面拍拍徐锐的背, 笑着说:“你可真脸皮厚, 没见过自己夸自己的。”   徐锐:“”总比你夸别人好。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梁家。   此时, 梁家非常热闹,人来人往,院里一锅大锅饭正冒着热气,估计快熟了。   两人进了门,徐锐找了个角落, 和其他几辆自行车车挨着放置,锁好车子。   然后带着谢灵进屋。   “徐锐来了,快进来,这儿太乱了,你们先将就着坐吧。”   梁丰年今儿穿得十分体面,一身黑色中山装、黑皮鞋,笑容满面。冲着徐锐招呼道。   说完,看向谢灵,笑容更大:“这是你未婚妻吧,长的俊,你小子有福气。”   徐锐没有反驳,反而接上他这句话,开口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谢灵。”   “这是运输部的主任,梁丰年同志。”   梁丰年一听这语气,这态度,瞬间有谱了,这小子冷冰冰的倒是极为重视未婚妻。   再看谢灵,为表重视,穿着碎花衬衫,黑色直筒裤,脚上是徐锐刚给她买的黑色皮鞋。配上出众的容貌和过人的气质,确实是个优秀的好姑娘。   徐锐还是一身军装,一个身形高大,一个纤细修长。两人站在一起,颇有郎才女貌,男女相得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儿子结婚,梁丰年现在一看到年轻小两口,他就喜欢的很。   “哈哈,你们小两口吃好喝好,今儿可得在这儿好好热闹一番。”梁丰年一边说着,见又有人进来,他忙歉声道:“有个朋友来了,我再去招呼一下,你们先到这儿坐着。”   徐锐点点头,谢灵则是笑着说一声:“您去忙吧,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梁丰年点点头,想道:这闺女落落大方,和徐锐正好互补。   过十二点的时候,梁家外面一阵吵闹。   谢灵听了声音,赶紧拽拽旁边沙发上徐锐的衣服,说道:“应该是新郎把新娘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她可是对新郎新娘好奇得很。   徐锐看谢灵期待的样子,不由莞尔,也不着急起来,反而说道:“迟早都要看到,有什么着急,咱们就在屋里等着。”   谢灵瞪着他,说道:“喂,你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去看看新郎新娘好看不?他们要怎么进家门?”   徐锐:“”他还真不感兴趣,不过,难得看到谢灵着急的样子,摸摸谢灵的头,说道:“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和你去看。”   谢灵翻了个白眼,怎么有这么无赖的人,就让他陪自己出去看看人怎么进家门,他都得提要求。   “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看。”   徐锐看着谢灵,开口:“你确定?新人进家门,首先要给男女同志扔花,不过现在好像不能扔花,改成扔喜袋了。被扔中的同志待会儿得在喜宴上给新人和群众表演节目。   你一个人,还是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太显眼。有很大机率被选中。灵灵这么想表演节目的吗?”   “其实,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人表演。”不想让其他人看。最后一句话是在谢灵耳边说得。   谢灵好想掐死现在的徐锐,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婚礼现场,她只得忍耐下来,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太过分得我可不依。”   “第一个:婚房必须只有你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不,婚房只有你我,你之前说要考虑考虑。”   谢灵真没想到徐锐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不应该只是个情趣吗?这家伙太较真了吧,记到现在。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秋阳秋月和他们一起睡,毕竟明年俩小孩就六岁了,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她希望两人从小养成独立的习惯。   所以,这种要求相当于白送她。   谢灵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第二个条件呢?徐锐,你快点,再不出去,人就该进家门了。”   没看屋里已经没人,都去外面看新人了吗?   徐锐看她毫不犹豫的样子,眸色一深,随即淡定的开口:“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一直不能放下。”   谢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那我要是累了呢?”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语气极重。   “累了咱们就去角落里,就靠着我,歇歇。”徐锐当然舍不得她累,不过想想刚才屋子里时不时看向谢灵的目光,眼里一沉,这些人看不到他和谢灵的亲近吗?   管不住自己的眼,一直往别人未婚妻身上瞅。   谢灵:“呵呵,我答应了。”一边说着,拽起徐锐就往外走去。   她已经亏了,不能连新人进门都看不到。   至于那些条件,在谢灵看来就是情趣,就这男人较真。不过谁让是她男人,现在还是先惯着吧!   外面,一对新人已经进了大门,正在院子里给长辈也就是梁丰年和鲁豫敏敬茶。一群亲朋好友围成一个大圈,不时地对一对新人起哄。   不过,到了敬茶的时候大家自动安静下来。   “看,新娘子那脸红的,刚才叫娘的时候真要红透了。”   “人家这是新媳妇,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重头戏还在后面呢,不过这新人脸皮子太薄了,一会儿脸不得烧着了。”      新郎拿起圆桌上的瓷缸先递给新娘,然后自己再端起另一个,两个人弯着腰分别向父母敬茶。   鲁豫敏笑容温和地接过儿媳妇的茶,从兜里拿出红包,递给她,说道:“你们好好过日子。”   比起媳妇,梁丰年就情绪外放多了,笑容满面,接过儿子的茶,朗声说道:“好好和你媳妇过日子。尊重妻子,相互扶持。”   两个新人直起腰,乖巧应道。   敬完茶,就是大家伙最期待的环节。   这时候新郎的朋友们发挥作用了。   “走,咱们上楼,让新人乐一乐。”   一群大男人闹闹哄哄踩着梯子就往楼上走。 第43章 婚礼下   等谢灵和徐锐出去看到的就是有些狼狈笑着的新郎, 以及低着头像是害羞到不行的新娘。-   只见, 新郎一身蓝色制服,身上带着大红花,新娘一身红色西服, 两人都是同样式的黑色西服裤和黑皮鞋。   一对新人个子都不太高。   此时, 面对面站着, 两人中间是一个由绳子穿着的炸面片。   炸面片呈菱形, 比一般的面片大的多,是专门为了今天这一幕炸的。   这个时候,新人的父母进家去了,其余的亲朋好友甚至街里邻居熟人的都围在一起。   年龄稍长一点的笑着看新人的热闹, 而围在一边的年轻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 纷纷起哄道:“梁潮, 你在犹豫啥子嘞,快上啊, 三十秒的时间, 这都过去十秒了, 连个面片的边都没有碰上。”   “真逊啊梁潮你,站着不动, 咋地,想让新娘主动啊?你咋想着这么好呢?”      群众起哄,一旁的“专业”的记时员也开始“计时”了。   “快啊,我数着时间了啊!九、十”   三十秒,十秒已过, 梁潮闭闭眼,狠狠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往新娘那边靠近。   不过看媳妇羞涩的不成样,他也不敢狠靠,只能探着脸,伸着脖子嘴巴往面片方向张。   大家站在这儿可不是看新郎一个人的表演秀的,看新娘低着头一动不动。   也不嫌弃新郎不主动了,而是开口:   “新娘呢,今儿咋就没见新娘抬过头呢!不会还没到吧?”   “快点,新娘也得衔面片啊!光新郎一个人可不行,必须得两人一起衔住才行。”      听着众人的起哄声,新娘脸越发的红,像是涂了胭脂似的。不过,想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她只能抬起头,尝试着去探面片。   这时,谢灵也终于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随之,心里就是一片惊讶,这不是沈宝珍吗?她今天竟然结婚,不对,应该是她没事了?还是今天的新娘?   站在人群中,看看左右众人,暂时把惊讶藏在心里,面色平静的继续看这一幕。   经过众人那么一起哄,这下一对新人都去含中间的炸面片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四”计时员的声音响起。   然后,梁潮听见后瞬间炸了,“你咋回事啊?小学数学没学好啊?二十一完了咋就是二十四了,二十二、二十三被你吃了?”   梁潮这气是发出去了,可是,不管时间报没报错,反正面片是不行了。   梁潮和沈宝珍两人本来已经含到了边,正伸着脖子探着嘴准备往中间吃。   结果,被梁潮这么一咋呼,梁潮那么一扭头、一转身,炸面片断了。专注于吃炸面片的沈宝珍没有准备,重心不稳之下,连身子带人就往梁潮身上扑去。   “哈哈,哈哈哈”   “陈哥这回干得好,这计时员当得专业。”   “新郎快感谢计时员,要不然你也抱不上。”   “哥,你下次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让陈恕这家伙当计时员,要不然他会坑死你。”人群前面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闻言点点头,说道:“陈恕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谁不知道?想平时梁潮精明的很,这结个婚就跟傻子似的了,连个人都不会选了。”   少年看看新人,再看看男人。想起他哥平时遇到未来嫂子的傻样,心里腹诽:说不定你结婚时比梁哥还白痴呢!   这时,梁潮也顾不上骂他们,急匆匆地扶好沈宝珍,问道:“有没有伤到哪?没事吧?”   沈宝珍和梁潮身高差距不算大,沈宝珍撞到梁潮身上,额头正好磕到梁潮的脸颊。   加上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不咋疼。   沈宝珍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听见梁潮的关心,有些害羞,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次沈宝珍的脸又红了一圈,但梁潮却觉得这次红的更动人。沈宝珍靠在他身上,他不自觉的抱了抱她。   “梁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刚才是我记错时间了,不好意思啊,咱们得重新来了。所以,你就别和嫂子腻歪了,晚上有的是时候。”旁边,计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似是不好意思,实则声音平缓毫无诚意,细听还带着点戏谑。   “哈哈哈,确实得再来。这进门之前至少得来一轮吧。”   “连个炸面片都没吃好,还想进家门,美的你俩,快点吧!”      谢灵听到这无良的话,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位计时员可真是搞笑”一肚子坏水。   她听了都不禁同情这对新人。估计,新郎新娘听了更得憋屈死。   徐锐眯眯眼,他不觉得有什么乐趣,不过想到谢灵说得,不禁有些沉闷的开口:“就是爱耍小聪明,这种人你敢让他到咱们的婚礼上?”   谢灵闻言不禁摇头,比起自己受折磨她还是更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果然,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徐锐见她的模样,神色缓了缓,不经意间俩人靠得更近。   “你,你们”梁潮听到陈恕那番不要脸的话,真要气炸了。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真要呼他两巴掌。   不过,今儿,先不跟这群畜牲计较。   这时候,楼上的人把绳子拉上来,拿针引线重新穿上一个炸面片,笑容满面的冲着下面的梁潮、沈宝珍喊道:“梁哥、嫂子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不少炸面片,绝对够你俩今天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梁潮现在已经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忽略这人的鬼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对着沈宝珍轻声道:“宝珍,咱们这次”   没等梁潮说完,沈宝珍就开口了:“咱们这次一定得一遍过,不能再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待会儿你靠我近点。”这群臭男人,当她沈宝珍不存在的吗?   之前她那是没反应过来,害羞。   可现在,她明白了,你越羞囧,他们越想逗你。   “好。”这时候,媳妇说什么都是好的。不过,还得警告陈恕一番:“计时员,你可别过分啊。你今年十九岁,不是陈三岁,别连个数都数不清。”   新的一轮开始,“计时员”陈恕再次上线。不过,这次他可没想过数错数,因为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一对儿新人钻呢。   “一、二、三”   这一次梁潮和沈宝珍也顾不得害羞了,果断的凑近,去含中间的炸面片。   “十五、十六、十七”   “快点,吃,往嘴里吃”      伴随着众人的起哄声,两人挨得越来越近,鼻尖都快要对上了,然后炸面片突然被抬高,两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撞上。   这次终于是嘴对嘴,亲上了。   这场面,简直是普天同庆,就差一个照相机拍下来了。   不知道大家遗憾不,反正此时此刻的谢灵是挺遗憾没个照相机在身边的。   多么唯美的一幕,虽然新郎新娘的姿态都不是那么优美,神情还目瞪口呆的。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想笑的心理。   “哈哈”谢灵这回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挽着徐锐的胳膊,此时不由得往徐锐那边倾斜。   徐锐眼神纵容的看着她,拿手微微护着她。   陈恕看着梁潮、沈宝珍亲住那一幕,不禁眯眯眼,然后看向身边的五岁小不点,对他开口说道:“陈旭,还想不想要哥的糖了?”   陈旭想起昨天在他哥房间看到的那一大包喜糖,眼睛一亮,快速点点头,开口说道:“我想吃,哥哥能给我吗?”   陈恕长着一双狐狸眼,眯着眼睛的时候最好看,这也是他算计人的时候的表现。   看了看才长到膝盖处的陈旭,说道:“你只要大声说一句: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我就给你糖。”   不过那糖是梁潮给工会所有同志的,现在已经不在他这里。至于别人会不会给陈旭,他不管,反正自己这里是没有了。   五岁才长到他膝盖,是有多矮?还是多吃饭吧,还想吃糖?   “好,好,我答应。”这个很简单嘛,不就是一句话,大人真笨,连句话都不会说,还要他这个小孩子帮忙。   “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   沉寂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打破了。   围观群众乐呵了,小孩儿都知道让你们亲一个,快点再亲一个啊!   而梁潮和沈宝珍,先是呆愣,然后,沈宝珍先回过神冲着上面喊到:“刘伟,你怎么回事?连个线都拽不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可别饿着你了。”   这下,大家都没想到沈宝珍还会讽刺他人。   这时候不应该是新娘娇羞的靠在新郎的怀里,新郎嘴里骂骂咧咧实则心里暗爽,然后在众人热情的请求下矜持的抱住新娘吗?   好吧,梁潮几个朋友也没想到平日泼辣的沈宝珍新婚也是这么的泼辣。   大家笑闹一通,时间快到一点了,陈恕看看表,咳嗽一声,向楼窗上看了一眼,点点头。   楼上的人瞬间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时间到了,别再耍了的意思。   接下来,梁潮和沈宝珍继续吃完之前剩下的炸面片。   然后,在众人一片喜悦和祝福的目光下进了堂屋。   随后,一众亲朋好友比如有喜帖的跟着进堂屋。   剩下的人则是待在院子外边,那些自己的家伙什准备捞饭。   这时,一大锅菜饭也熟了。 第44章 可以跳过   堂屋门口   一对新人跨过门槛, 新娘沈宝珍面朝门外, 接过新郎递过来的福袋,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   福袋里装了喜糖,新人凭结婚证在日期期限内就可以购买喜糖和新被子、暖壶等结婚用品。   这个时候, 大家言语间正经多了。   “这次得挑单身 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和她姨父还有原跃进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谢家沟原先的地主院子已经成了宣传队平时训练的固定场所。   谢云云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只听见一个人唱道: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嗓音清亮而又婉转,是个好听的女声,随即她看向唱歌的女孩儿,十分惊讶。   李春和这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在她看来这人就是傻乎乎的,别人说她她不生气,还一劲儿的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好事在等着她。   可是今天,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李春和,自信夺目。   谢云云有些恍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一直在被冲刷。   原来她以为十分好的地方现在不那么好,以前认为不好的地方却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言语间抱有善意的大嫂,态度温和的队长,现在万众瞩目的李春和   谢云云明白,也许不是他们变了,而是自己的心静下来了。   不过,她回到这里,除了她娘,最想见得竟然是谢灵。   谢灵此刻正站在角落面含微笑的听李春和唱歌,她觉得每次听春和的声音都是一种享受。   不仅是因为好听,更重要的是她是谢灵亲手教出来的,这让谢灵对她的歌声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情感。   正听着好好的时候她就被人拽住,扭头一看原来是谢云云。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你找我啥事?”谢灵有墟怪,她觉得以谢云云的性子自从上次说话后就不会来找她,反而会躲着她才对吧!   谢云云面对这样的谢灵总是有种难堪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谢灵就变了,脸上还是温柔和善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她认为谢灵现在比以前可怕多了。   “听说你蹲了?祝贺你!”不过现在,面对温和淡定的谢灵,她竟然觉得十分踏实。   谢灵别别耳边的碎发,闻言笑道:“谢谢你!”   “我,那个,对不起,我以前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非常不好。”谢云云现在一想到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就非常羞愧,她觉得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刁蛮的小孩儿,十分无礼。   她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还有,谢谢你,谢灵。上一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时候的自己太傻,太幼稚,经过学校里的事情,她仿佛一下明白了很多。   以前的自己就因为成绩和相貌而嫉妒谢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   谢云云看到同班里的同学就那样轻易被带走,前几天还威风满面的人就当了犯人,而一个多月前被抓走批/斗的,现在却一脸风光。   还有自己的好朋友刘晓英,好好的就被带走,要不是晓英爹厉害,她就要被人抓去农场了。   这种命运的无常,让谢云云无措,想要逃避,但同时从这件事中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   谢灵仔细观察谢云云,发现她面色平静,眼睛直视着自己,态度真诚。   谢灵笑笑,这谢云云的眼睛倒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然后在谢云云越来越紧张的神色下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句迟来的道歉我接受。还有啊,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客气。”   说完,有形皮的眨眨眼。   面对这样鲜活的谢灵,谢云云瞬间失神,谢灵好像更美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她反而更想亲近谢灵了。谢云云怀疑自己有病,昨天她还在心里骂谢灵呢!   谢灵刚觉得谢云云改好了臭毛病,可现在又变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无语,然后走近谢云云,在她眼前摆摆手,道:“哎,你想什么呢?”表情越来越猥琐了。   “啊,我没想啥。”谢云云慌忙回过神,见谢灵正在看她,忙转换话题:“我今天去队长家,把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给辞了。”   谢灵觉得谢云云现在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做什么她都不觉得惊讶了,她更关心的是副队长这职位给谁了,她可不希望进个新人,什么不懂就指手画脚搞激进那一套,与其这样还不如谢云云呢!好歹谢云云不管事。   所以,谢灵说道:“你早该卸下来了。不过,队长说了要谁进来?”   “队长问我的意见,我就说让你这个宣传队队长来指定。”谢云云说起这个就一脸得意,她一直以为队长不待见她呢,谁知道原叔这么尊重她,还问她一个小姑娘的意见。   谢灵瞅她一眼,看她美滋滋的样子,不忍打破她的幻想,而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就安安分分的去学校吧。之前不是还想成绩超过我?正好好好学习。”   谢云云闻言脸一垮,有些失落的开口:“谢灵,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害怕那个地方了。”   这些话没敢对她娘说,但她却对谢灵坦言相告。   谢灵也没有关注过学校,徐锐倒是跟她说过一次,见她不关心,就没再继续开口。   她刚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年份后,她是有些慌乱的,甚至于害怕。   但现在,她处在农村,还是一个宗族盛行的谢家沟。这里可没有什么动乱,附近生产队也算平静。   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分小心,还被一些影视剧给误导了。可能有很乱的地方,但不包括这里。   谢家沟平静自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努力,纽收粮食,农闲整地修水利。   饭还吃不饱,哪有心思勾心斗角。斗这个斗那个,十里八乡里拐外拐都是亲戚,谁斗谁。   最严重的不过是不让唱戏说书,戏服都被收走,大家没了其它娱乐,对宣传队的活动更加热情了。   所以,后来她也没再关心过学校怎么样。   当然,现在她也不准备知道,只是嘴角含笑,对谢云云说道:“你已经回家了,学校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至于上课,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你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这话说得直接,却是谢云云最喜欢的答案,喃喃开口:“是啊,不上就不上。”   一边说一边走,发现两人来到了后山,谢云云干脆拉着谢灵坐下,靠近她轻声道:“谢灵,我告诉你个秘密。”   “咱们生产队要建小学了,我想去学校当老师。”   说完,得意的看向谢灵,说道:“谢灵,我够意思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了。”   谢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队长她娘告诉她的,连具体日子都说了。   不过,这家伙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性子。   于是笑眯眯的开口:“原进宇好像也去学校教书,你俩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呢!” 第41章 喜欢   原进宇长得高, 成绩好, 谢云云在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可是她胆子小,就怕别人发现,尤其是原进宇本人, 所以她捂的严严实实, 连和她关系最好的王悦、刘小英她们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谢灵这家伙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 听她说到原进宇, 谢云云有些羞耻,红着脸掩饰道:“是吗?原进宇和我一起工作?”   然后,眼神恍惚,和我一起工作?我俩单独相处?教一个班的学生?一起进步?   她以前可嫉妒谢灵和原进宇一起讨论题了, 可惜她数学太差, 原进宇都不找她。   而她又怕原进宇嫌弃她笨, 所以一直不敢问他题,自己弄不懂的话不是更丢脸?   现在看来, 也是缘分, 原进宇数学好, 她语文好。一文一理,一个是代课老师, 一个是班主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岂不是好极了?   想着想着,她实在控制不住得笑出声然后,抬起头, 就是谢灵戏虞的眼神。   脸轰得一下,一股热气涌上脑海,突然想起原进宇和她一起工作这话是谢灵说得,有点不对啊。   “谢灵,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工作?”   谢灵见人终于回神,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听原进宇奶奶说得,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不过这话也是只有咱俩知道,千万别往外说。”   谢云云:“”我,她想吐口唾沫,为啥谢灵还是如此讨厌。   谢灵看她憋屈的模样,也不再逗她,反而说道:“这话别往外说了,咱生产队是要建小学,不过有些东西还没敲定。”   比如和公社小学的协调沟通问题。   原跃进看到生产队能建小学的希望后,一直在和公社里的领导干事们沟通。   想让谢家沟小学尽快成立,不用等到寒假开学,直接这个学期趁着下雪不冷之前成立。   这样也可以让队里上小三的孩子们直接到生产队上课,不用冷飕飕的走远路去公社。   可这种事太难办了,光和公社小学沟通协调学生的学籍问题,学费问题就是个事。   所以,到现在都没个准。李小妹和李桂香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常抱怨自己儿子这几天太忙,说是抱怨,不过是心疼原跃进受累罢了。   “我知道,我又不傻。”谢云云撇撇嘴,这种事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有很多人走关系,当老师。生产队里的初中生也有不少。   “你不傻”你只是糊涂。谢灵随口说道。   她坐在地上,腿随意岔开,颇有种不拘小节的气场。   谢云云看看天空,看看她,说道:“谢灵,你为什么这么早定亲?是喜欢那个人?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   乡下女孩儿十□□,男的十九二十就开始相看人家。   其中大多数都是相亲认识,然后觉得合适了就结婚、生娃、过一辈子。   像谢灵这样没结过婚就养着两个闺女的情况是少数。   谢云云一直以为谢灵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整日白天上工、下工后围着灶台转,做着家务,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她不是,还是那样好看,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从容。   “喜欢啊,不喜欢怎么会定亲?”小孩子就喜欢问这种天真的问题。人很容易就能喜欢上,爱才属于奢侈品。   定亲,结婚,过日子。   对于谢灵来说,除非是真的爱一个人,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别人走进她的领地。   因为,沾染了柴米油盐的感情,需要真心与宽容才过得下去。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就着过日子,年纪到了,或者两人各方面都合适,自然而然的就结婚了。然后,养育儿女。这时候,爱情不再,儿女就成为家庭连接的轨道。   “好了,不在这儿说了,我带你去宣传队看看吧。那些人应该练上了。”谢灵不准备和她讨论这个复杂的问题。   “好,我还没看过宣传队的活动呢。”谢灵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按原路返回。   “谢云云,你说咱们像不像幽会?”   “去你的,你才幽会呢!”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我这不是和你在幽会吗?”      大院里   宣传队的队员们都在积极的训练。   谢小米领着几个年轻人排练《红色娘子军》的舞台戏。   谢灵带着谢云云进来,走进她们面前,说道:“小米,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谢小米笑着说道:“感觉好多了,大家都很认真。”   谢灵点点头,说道:“今天,你云云姐也在这里,她还是咱们的副队长,你们过一遍,让咱副队长给指导指导?”   说这话时,把躲闪的谢云云拉到大家面前。   谢云云觉得谢灵这是在损她,于是啐骂道:“谢灵,你这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损我呢吧!”就知道这家伙每次都不怀好意,更惨的是每次她都反应不过来。   在谢云云看来,谢灵一肚子坏水,每天笑眯眯的,瘆人。   谢灵笑容不变:“哪能啊,你不是主动辞职了吗,作为副队长,怎么也得给你来场闭幕表演。”   谢云云:“”   谢小米:看着自己堂姐被言语攻击,是该帮堂姐说回去呢?还是假装看不到。   涉及谢灵姐,当然是假装看不到啦。   以前堂姐可说过不少谢灵姐的坏话,就当补偿了。   于是,谢小米假装没听到俩人的对话,腼腆的笑着,开口说道:“灵灵姐,那我叫大家准备,正好你验收一下。   舞台剧主要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   它的表现形式是外放的、夸张的。   所以,很难想象内向害羞的谢小米竟然能一直担任主角,并且压得住舞台,受到生产队所有人的待见。   她穿着破旧的黑布衣,把吴琼花的坚毅勇敢和不畏强权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没想到小米这么厉害!”谢云云为场上的谢小米震惊,原来平日里害羞内向不怎么说话的堂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小米的表演能力是最强的,不比咱们高中时的文艺表演差。”谢灵点头附和她的话。   而且,除了谢小米,其他人的表现也不错。   大家正当青春好年华,男的英武强壮,女的大方漂亮。   他们的演技可能不高,甚至没有演技,但他们是在用心去表演。   所以,宣传队的几次亮相都很受大家欢迎。   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表演和文化宣传,给她们的精神上带来很大影响。   谢灵一边看着表演,继续开口:“春和唱歌也非常好听,她非常有天赋。”   谢云云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那道女声,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个傻闺女竟然有那么好的嗓子。”   听了她这话,谢灵不自觉的摇头,春和她不傻,反而很大气。   自从来了宣传队,就算自己再怎么重视李春和,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说话,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喜欢和她交流。   就连谢云云这种挑三拣四的,也就说人家傻,但其它坏话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多了,孩子们的潜力最大,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有很多惊喜等你去挖掘。”谢灵心理成熟,可跟宣传队的小姑娘们待久了,觉得自己也活泼了不少,心也软了。   谢云云翻了个白眼,说道:“说得像你很大似的,她们也就比咱们小两三岁,过几年就说亲了。说不定,过个几年你和人家同时抱娃嘞!不过,谢灵你明年结婚,说不定后面就能生娃了。”   谢灵抬头望天,她真的不想和旁边这个人交流,每次说正经事的时候她都能给你绕过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南理可没有小学,等你娃长大了,让他来咱们生产队念书,我当他老师。”嘿嘿,她整不了谢灵,但是可以教训她儿子啊!所以在谢灵身上的挫败感都能在孩子身上找回来。   “”我怕你把我孩子教的像你一样二缺。现在,她都有点担心,秋阳秋月入学后的状况啦,到时候一定得多看着点。   至于其它的,谢灵瞥她一眼,谢云云情绪太浅,一眼就能看透,总之猥琐的很,完全没眼看,不想搭理她。   谢灵觉得以后她和徐锐的孩子,就算还小也不会让谢云云给糊弄。   她俩智商情商靠谱,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比谢云云聪明一大截。   想到这儿,谢云云暗骂一声,连婚都没结呢,她怎么就想起孩子了,都怪这家伙误导她。   徐锐不知道谢灵再想什么,要不然非得激动一番。   此时,徐锐正在办公室整理运输日志。   “徐锐,我儿子这个星期天结婚,这是请帖,你一定来啊!”梁丰年走进徐锐的办公室,把一张红色的硬纸递给徐锐,笑着开口说道。   徐锐站起身,接过请帖,开口:“我一定去。”   梁丰年见他答应,脸色越发温和,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定亲了吗?把你未婚妻也带来,一起热闹热闹。大喜的日子,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哄一下气氛。”   徐锐本不想答应,他怕谢灵没有时间。但随即想起这是举行婚礼,所以点点头,说道:“到时候,我和未婚妻准时前往。” 第42章 婚礼上   周日, 梁丰年的儿子梁潮结婚。   上午十点半, 徐锐带着谢灵从谢家沟出发去县城。   “徐锐,我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新郎名字叫梁潮, 那这新娘的名字呢?这请帖有墟怪呀?”连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这是在搞神秘还是搞歧视?谢灵坐在自行车后座, 有些好奇的问道。   徐锐也不太清楚, 要不是前两天梁主任给了请帖,他连人儿子结婚的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去了再看。”徐锐对此不怎么关心,今天去参加婚礼,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别人办婚礼的。   “说的也是, 等咱去了一定得打听一下, 要不然见面不会称呼多尴尬。不知道新娘漂亮不?还有新郎,你见过吗, 好看不?”   “没我好看。”   谢灵从后面拍拍徐锐的背, 笑着说:“你可真脸皮厚, 没见过自己夸自己的。”   徐锐:“”总比你夸别人好。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梁家。   此时, 梁家非常热闹,人来人往,院里一锅大锅饭正冒着热气,估计快熟了。   两人进了门,徐锐找了个角落, 和其他几辆自行车车挨着放置,锁好车子。   然后带着谢灵进屋。   “徐锐来了,快进来,这儿太乱了,你们先将就着坐吧。”   梁丰年今儿穿得十分体面,一身黑色中山装、黑皮鞋,笑容满面。冲着徐锐招呼道。   说完,看向谢灵,笑容更大:“这是你未婚妻吧,长的俊,你小子有福气。”   徐锐没有反驳,反而接上他这句话,开口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谢灵。”   “这是运输部的主任,梁丰年同志。”   梁丰年一听这语气,这态度,瞬间有谱了,这小子冷冰冰的倒是极为重视未婚妻。   再看谢灵,为表重视,穿着碎花衬衫,黑色直筒裤,脚上是徐锐刚给她买的黑色皮鞋。配上出众的容貌和过人的气质,确实是个优秀的好姑娘。   徐锐还是一身军装,一个身形高大,一个纤细修长。两人站在一起,颇有郎才女貌,男女相得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儿子结婚,梁丰年现在一看到年轻小两口,他就喜欢的很。   “哈哈,你们小两口吃好喝好,今儿可得在这儿好好热闹一番。”梁丰年一边说着,见又有人进来,他忙歉声道:“有个朋友来了,我再去招呼一下,你们先到这儿坐着。”   徐锐点点头,谢灵则是笑着说一声:“您去忙吧,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梁丰年点点头,想道:这闺女落落大方,和徐锐正好互补。   过十二点的时候,梁家外面一阵吵闹。   谢灵听了声音,赶紧拽拽旁边沙发上徐锐的衣服,说道:“应该是新郎把新娘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她可是对新郎新娘好奇得很。   徐锐看谢灵期待的样子,不由莞尔,也不着急起来,反而说道:“迟早都要看到,有什么着急,咱们就在屋里等着。”   谢灵瞪着他,说道:“喂,你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去看看新郎新娘好看不?他们要怎么进家门?”   徐锐:“”他还真不感兴趣,不过,难得看到谢灵着急的样子,摸摸谢灵的头,说道:“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和你去看。”   谢灵翻了个白眼,怎么有这么无赖的人,就让他陪自己出去看看人怎么进家门,他都得提要求。   “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看。”   徐锐看着谢灵,开口:“你确定?新人进家门,首先要给男女同志扔花,不过现在好像不能扔花,改成扔喜袋了。被扔中的同志待会儿得在喜宴上给新人和群众表演节目。   你一个人,还是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太显眼。有很大机率被选中。灵灵这么想表演节目的吗?”   “其实,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人表演。”不想让其他人看。最后一句话是在谢灵耳边说得。   谢灵好想掐死现在的徐锐,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婚礼现场,她只得忍耐下来,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太过分得我可不依。”   “第一个:婚房必须只有你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不,婚房只有你我,你之前说要考虑考虑。”   谢灵真没想到徐锐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不应该只是个情趣吗?这家伙太较真了吧,记到现在。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秋阳秋月和他们一起睡,毕竟明年俩小孩就六岁了,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她希望两人从小养成独立的习惯。   所以,这种要求相当于白送她。   谢灵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第二个条件呢?徐锐,你快点,再不出去,人就该进家门了。”   没看屋里已经没人,都去外面看新人了吗?   徐锐看她毫不犹豫的样子,眸色一深,随即淡定的开口:“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一直不能放下。”   谢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那我要是累了呢?”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语气极重。   “累了咱们就去角落里,就靠着我,歇歇。”徐锐当然舍不得她累,不过想想刚才屋子里时不时看向谢灵的目光,眼里一沉,这些人看不到他和谢灵的亲近吗?   管不住自己的眼,一直往别人未婚妻身上瞅。   谢灵:“呵呵,我答应了。”一边说着,拽起徐锐就往外走去。   她已经亏了,不能连新人进门都看不到。   至于那些条件,在谢灵看来就是情趣,就这男人较真。不过谁让是她男人,现在还是先惯着吧!   外面,一对新人已经进了大门,正在院子里给长辈也就是梁丰年和鲁豫敏敬茶。一群亲朋好友围成一个大圈,不时地对一对新人起哄。   不过,到了敬茶的时候大家自动安静下来。   “看,新娘子那脸红的,刚才叫娘的时候真要红透了。”   “人家这是新媳妇,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重头戏还在后面呢,不过这新人脸皮子太薄了,一会儿脸不得烧着了。”      新郎拿起圆桌上的瓷缸先递给新娘,然后自己再端起另一个,两个人弯着腰分别向父母敬茶。   鲁豫敏笑容温和地接过儿媳妇的茶,从兜里拿出红包,递给她,说道:“你们好好过日子。”   比起媳妇,梁丰年就情绪外放多了,笑容满面,接过儿子的茶,朗声说道:“好好和你媳妇过日子。尊重妻子,相互扶持。”   两个新人直起腰,乖巧应道。   敬完茶,就是大家伙最期待的环节。   这时候新郎的朋友们发挥作用了。   “走,咱们上楼,让新人乐一乐。”   一群大男人闹闹哄哄踩着梯子就往楼上走。 第43章 婚礼下   等谢灵和徐锐出去看到的就是有些狼狈笑着的新郎, 以及低着头像是害羞到不行的新娘。-   只见, 新郎一身蓝色制服,身上带着大红花,新娘一身红色西服, 两人都是同样式的黑色西服裤和黑皮鞋。   一对新人个子都不太高。   此时, 面对面站着, 两人中间是一个由绳子穿着的炸面片。   炸面片呈菱形, 比一般的面片大的多,是专门为了今天这一幕炸的。   这个时候,新人的父母进家去了,其余的亲朋好友甚至街里邻居熟人的都围在一起。   年龄稍长一点的笑着看新人的热闹, 而围在一边的年轻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 纷纷起哄道:“梁潮, 你在犹豫啥子嘞,快上啊, 三十秒的时间, 这都过去十秒了, 连个面片的边都没有碰上。”   “真逊啊梁潮你,站着不动, 咋地,想让新娘主动啊?你咋想着这么好呢?”      群众起哄,一旁的“专业”的记时员也开始“计时”了。   “快啊,我数着时间了啊!九、十”   三十秒,十秒已过, 梁潮闭闭眼,狠狠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往新娘那边靠近。   不过看媳妇羞涩的不成样,他也不敢狠靠,只能探着脸,伸着脖子嘴巴往面片方向张。   大家站在这儿可不是看新郎一个人的表演秀的,看新娘低着头一动不动。   也不嫌弃新郎不主动了,而是开口:   “新娘呢,今儿咋就没见新娘抬过头呢!不会还没到吧?”   “快点,新娘也得衔面片啊!光新郎一个人可不行,必须得两人一起衔住才行。”      听着众人的起哄声,新娘脸越发的红,像是涂了胭脂似的。不过,想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她只能抬起头,尝试着去探面片。   这时,谢灵也终于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随之,心里就是一片惊讶,这不是沈宝珍吗?她今天竟然结婚,不对,应该是她没事了?还是今天的新娘?   站在人群中,看看左右众人,暂时把惊讶藏在心里,面色平静的继续看这一幕。   经过众人那么一起哄,这下一对新人都去含中间的炸面片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四”计时员的声音响起。   然后,梁潮听见后瞬间炸了,“你咋回事啊?小学数学没学好啊?二十一完了咋就是二十四了,二十二、二十三被你吃了?”   梁潮这气是发出去了,可是,不管时间报没报错,反正面片是不行了。   梁潮和沈宝珍两人本来已经含到了边,正伸着脖子探着嘴准备往中间吃。   结果,被梁潮这么一咋呼,梁潮那么一扭头、一转身,炸面片断了。专注于吃炸面片的沈宝珍没有准备,重心不稳之下,连身子带人就往梁潮身上扑去。   “哈哈,哈哈哈”   “陈哥这回干得好,这计时员当得专业。”   “新郎快感谢计时员,要不然你也抱不上。”   “哥,你下次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让陈恕这家伙当计时员,要不然他会坑死你。”人群前面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闻言点点头,说道:“陈恕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谁不知道?想平时梁潮精明的很,这结个婚就跟傻子似的了,连个人都不会选了。”   少年看看新人,再看看男人。想起他哥平时遇到未来嫂子的傻样,心里腹诽:说不定你结婚时比梁哥还白痴呢!   这时,梁潮也顾不上骂他们,急匆匆地扶好沈宝珍,问道:“有没有伤到哪?没事吧?”   沈宝珍和梁潮身高差距不算大,沈宝珍撞到梁潮身上,额头正好磕到梁潮的脸颊。   加上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不咋疼。   沈宝珍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听见梁潮的关心,有些害羞,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次沈宝珍的脸又红了一圈,但梁潮却觉得这次红的更动人。沈宝珍靠在他身上,他不自觉的抱了抱她。   “梁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刚才是我记错时间了,不好意思啊,咱们得重新来了。所以,你就别和嫂子腻歪了,晚上有的是时候。”旁边,计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似是不好意思,实则声音平缓毫无诚意,细听还带着点戏谑。   “哈哈哈,确实得再来。这进门之前至少得来一轮吧。”   “连个炸面片都没吃好,还想进家门,美的你俩,快点吧!”      谢灵听到这无良的话,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位计时员可真是搞笑”一肚子坏水。   她听了都不禁同情这对新人。估计,新郎新娘听了更得憋屈死。   徐锐眯眯眼,他不觉得有什么乐趣,不过想到谢灵说得,不禁有些沉闷的开口:“就是爱耍小聪明,这种人你敢让他到咱们的婚礼上?”   谢灵闻言不禁摇头,比起自己受折磨她还是更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果然,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徐锐见她的模样,神色缓了缓,不经意间俩人靠得更近。   “你,你们”梁潮听到陈恕那番不要脸的话,真要气炸了。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真要呼他两巴掌。   不过,今儿,先不跟这群畜牲计较。   这时候,楼上的人把绳子拉上来,拿针引线重新穿上一个炸面片,笑容满面的冲着下面的梁潮、沈宝珍喊道:“梁哥、嫂子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不少炸面片,绝对够你俩今天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梁潮现在已经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忽略这人的鬼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对着沈宝珍轻声道:“宝珍,咱们这次”   没等梁潮说完,沈宝珍就开口了:“咱们这次一定得一遍过,不能再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待会儿你靠我近点。”这群臭男人,当她沈宝珍不存在的吗?   之前她那是没反应过来,害羞。   可现在,她明白了,你越羞囧,他们越想逗你。   “好。”这时候,媳妇说什么都是好的。不过,还得警告陈恕一番:“计时员,你可别过分啊。你今年十九岁,不是陈三岁,别连个数都数不清。”   新的一轮开始,“计时员”陈恕再次上线。不过,这次他可没想过数错数,因为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一对儿新人钻呢。   “一、二、三”   这一次梁潮和沈宝珍也顾不得害羞了,果断的凑近,去含中间的炸面片。   “十五、十六、十七”   “快点,吃,往嘴里吃”      伴随着众人的起哄声,两人挨得越来越近,鼻尖都快要对上了,然后炸面片突然被抬高,两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撞上。   这次终于是嘴对嘴,亲上了。   这场面,简直是普天同庆,就差一个照相机拍下来了。   不知道大家遗憾不,反正此时此刻的谢灵是挺遗憾没个照相机在身边的。   多么唯美的一幕,虽然新郎新娘的姿态都不是那么优美,神情还目瞪口呆的。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想笑的心理。   “哈哈”谢灵这回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挽着徐锐的胳膊,此时不由得往徐锐那边倾斜。   徐锐眼神纵容的看着她,拿手微微护着她。   陈恕看着梁潮、沈宝珍亲住那一幕,不禁眯眯眼,然后看向身边的五岁小不点,对他开口说道:“陈旭,还想不想要哥的糖了?”   陈旭想起昨天在他哥房间看到的那一大包喜糖,眼睛一亮,快速点点头,开口说道:“我想吃,哥哥能给我吗?”   陈恕长着一双狐狸眼,眯着眼睛的时候最好看,这也是他算计人的时候的表现。   看了看才长到膝盖处的陈旭,说道:“你只要大声说一句: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我就给你糖。”   不过那糖是梁潮给工会所有同志的,现在已经不在他这里。至于别人会不会给陈旭,他不管,反正自己这里是没有了。   五岁才长到他膝盖,是有多矮?还是多吃饭吧,还想吃糖?   “好,好,我答应。”这个很简单嘛,不就是一句话,大人真笨,连句话都不会说,还要他这个小孩子帮忙。   “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   沉寂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打破了。   围观群众乐呵了,小孩儿都知道让你们亲一个,快点再亲一个啊!   而梁潮和沈宝珍,先是呆愣,然后,沈宝珍先回过神冲着上面喊到:“刘伟,你怎么回事?连个线都拽不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可别饿着你了。”   这下,大家都没想到沈宝珍还会讽刺他人。   这时候不应该是新娘娇羞的靠在新郎的怀里,新郎嘴里骂骂咧咧实则心里暗爽,然后在众人热情的请求下矜持的抱住新娘吗?   好吧,梁潮几个朋友也没想到平日泼辣的沈宝珍新婚也是这么的泼辣。   大家笑闹一通,时间快到一点了,陈恕看看表,咳嗽一声,向楼窗上看了一眼,点点头。   楼上的人瞬间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时间到了,别再耍了的意思。   接下来,梁潮和沈宝珍继续吃完之前剩下的炸面片。   然后,在众人一片喜悦和祝福的目光下进了堂屋。   随后,一众亲朋好友比如有喜帖的跟着进堂屋。   剩下的人则是待在院子外边,那些自己的家伙什准备捞饭。   这时,一大锅菜饭也熟了。 第44章 可以跳过   堂屋门口   一对新人跨过门槛, 新娘沈宝珍面朝门外, 接过新郎递过来的福袋,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   福袋里装了喜糖,新人凭结婚证在日期期限内就可以购买喜糖和新被子、暖壶等结婚用品。   这个时候, 大家言语间正经多了。   “这次得挑单身 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和她姨父还有原跃进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谢家沟原先的地主院子已经成了宣传队平时训练的固定场所。   谢云云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只听见一个人唱道: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嗓音清亮而又婉转,是个好听的女声,随即她看向唱歌的女孩儿,十分惊讶。   李春和这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在她看来这人就是傻乎乎的,别人说她她不生气,还一劲儿的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好事在等着她。   可是今天,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李春和,自信夺目。   谢云云有些恍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一直在被冲刷。   原来她以为十分好的地方现在不那么好,以前认为不好的地方却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言语间抱有善意的大嫂,态度温和的队长,现在万众瞩目的李春和   谢云云明白,也许不是他们变了,而是自己的心静下来了。   不过,她回到这里,除了她娘,最想见得竟然是谢灵。   谢灵此刻正站在角落面含微笑的听李春和唱歌,她觉得每次听春和的声音都是一种享受。   不仅是因为好听,更重要的是她是谢灵亲手教出来的,这让谢灵对她的歌声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情感。   正听着好好的时候她就被人拽住,扭头一看原来是谢云云。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你找我啥事?”谢灵有墟怪,她觉得以谢云云的性子自从上次说话后就不会来找她,反而会躲着她才对吧!   谢云云面对这样的谢灵总是有种难堪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谢灵就变了,脸上还是温柔和善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她认为谢灵现在比以前可怕多了。   “听说你蹲了?祝贺你!”不过现在,面对温和淡定的谢灵,她竟然觉得十分踏实。   谢灵别别耳边的碎发,闻言笑道:“谢谢你!”   “我,那个,对不起,我以前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非常不好。”谢云云现在一想到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就非常羞愧,她觉得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刁蛮的小孩儿,十分无礼。   她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还有,谢谢你,谢灵。上一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时候的自己太傻,太幼稚,经过学校里的事情,她仿佛一下明白了很多。   以前的自己就因为成绩和相貌而嫉妒谢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   谢云云看到同班里的同学就那样轻易被带走,前几天还威风满面的人就当了犯人,而一个多月前被抓走批/斗的,现在却一脸风光。   还有自己的好朋友刘晓英,好好的就被带走,要不是晓英爹厉害,她就要被人抓去农场了。   这种命运的无常,让谢云云无措,想要逃避,但同时从这件事中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   谢灵仔细观察谢云云,发现她面色平静,眼睛直视着自己,态度真诚。   谢灵笑笑,这谢云云的眼睛倒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然后在谢云云越来越紧张的神色下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句迟来的道歉我接受。还有啊,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客气。”   说完,有形皮的眨眨眼。   面对这样鲜活的谢灵,谢云云瞬间失神,谢灵好像更美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她反而更想亲近谢灵了。谢云云怀疑自己有病,昨天她还在心里骂谢灵呢!   谢灵刚觉得谢云云改好了臭毛病,可现在又变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无语,然后走近谢云云,在她眼前摆摆手,道:“哎,你想什么呢?”表情越来越猥琐了。   “啊,我没想啥。”谢云云慌忙回过神,见谢灵正在看她,忙转换话题:“我今天去队长家,把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给辞了。”   谢灵觉得谢云云现在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做什么她都不觉得惊讶了,她更关心的是副队长这职位给谁了,她可不希望进个新人,什么不懂就指手画脚搞激进那一套,与其这样还不如谢云云呢!好歹谢云云不管事。   所以,谢灵说道:“你早该卸下来了。不过,队长说了要谁进来?”   “队长问我的意见,我就说让你这个宣传队队长来指定。”谢云云说起这个就一脸得意,她一直以为队长不待见她呢,谁知道原叔这么尊重她,还问她一个小姑娘的意见。   谢灵瞅她一眼,看她美滋滋的样子,不忍打破她的幻想,而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就安安分分的去学校吧。之前不是还想成绩超过我?正好好好学习。”   谢云云闻言脸一垮,有些失落的开口:“谢灵,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害怕那个地方了。”   这些话没敢对她娘说,但她却对谢灵坦言相告。   谢灵也没有关注过学校,徐锐倒是跟她说过一次,见她不关心,就没再继续开口。   她刚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年份后,她是有些慌乱的,甚至于害怕。   但现在,她处在农村,还是一个宗族盛行的谢家沟。这里可没有什么动乱,附近生产队也算平静。   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分小心,还被一些影视剧给误导了。可能有很乱的地方,但不包括这里。   谢家沟平静自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努力,纽收粮食,农闲整地修水利。   饭还吃不饱,哪有心思勾心斗角。斗这个斗那个,十里八乡里拐外拐都是亲戚,谁斗谁。   最严重的不过是不让唱戏说书,戏服都被收走,大家没了其它娱乐,对宣传队的活动更加热情了。   所以,后来她也没再关心过学校怎么样。   当然,现在她也不准备知道,只是嘴角含笑,对谢云云说道:“你已经回家了,学校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至于上课,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你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这话说得直接,却是谢云云最喜欢的答案,喃喃开口:“是啊,不上就不上。”   一边说一边走,发现两人来到了后山,谢云云干脆拉着谢灵坐下,靠近她轻声道:“谢灵,我告诉你个秘密。”   “咱们生产队要建小学了,我想去学校当老师。”   说完,得意的看向谢灵,说道:“谢灵,我够意思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了。”   谢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队长她娘告诉她的,连具体日子都说了。   不过,这家伙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性子。   于是笑眯眯的开口:“原进宇好像也去学校教书,你俩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呢!” 第41章 喜欢   原进宇长得高, 成绩好, 谢云云在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可是她胆子小,就怕别人发现,尤其是原进宇本人, 所以她捂的严严实实, 连和她关系最好的王悦、刘小英她们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谢灵这家伙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 听她说到原进宇, 谢云云有些羞耻,红着脸掩饰道:“是吗?原进宇和我一起工作?”   然后,眼神恍惚,和我一起工作?我俩单独相处?教一个班的学生?一起进步?   她以前可嫉妒谢灵和原进宇一起讨论题了, 可惜她数学太差, 原进宇都不找她。   而她又怕原进宇嫌弃她笨, 所以一直不敢问他题,自己弄不懂的话不是更丢脸?   现在看来, 也是缘分, 原进宇数学好, 她语文好。一文一理,一个是代课老师, 一个是班主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岂不是好极了?   想着想着,她实在控制不住得笑出声然后,抬起头, 就是谢灵戏虞的眼神。   脸轰得一下,一股热气涌上脑海,突然想起原进宇和她一起工作这话是谢灵说得,有点不对啊。   “谢灵,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工作?”   谢灵见人终于回神,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听原进宇奶奶说得,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不过这话也是只有咱俩知道,千万别往外说。”   谢云云:“”我,她想吐口唾沫,为啥谢灵还是如此讨厌。   谢灵看她憋屈的模样,也不再逗她,反而说道:“这话别往外说了,咱生产队是要建小学,不过有些东西还没敲定。”   比如和公社小学的协调沟通问题。   原跃进看到生产队能建小学的希望后,一直在和公社里的领导干事们沟通。   想让谢家沟小学尽快成立,不用等到寒假开学,直接这个学期趁着下雪不冷之前成立。   这样也可以让队里上小三的孩子们直接到生产队上课,不用冷飕飕的走远路去公社。   可这种事太难办了,光和公社小学沟通协调学生的学籍问题,学费问题就是个事。   所以,到现在都没个准。李小妹和李桂香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常抱怨自己儿子这几天太忙,说是抱怨,不过是心疼原跃进受累罢了。   “我知道,我又不傻。”谢云云撇撇嘴,这种事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有很多人走关系,当老师。生产队里的初中生也有不少。   “你不傻”你只是糊涂。谢灵随口说道。   她坐在地上,腿随意岔开,颇有种不拘小节的气场。   谢云云看看天空,看看她,说道:“谢灵,你为什么这么早定亲?是喜欢那个人?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   乡下女孩儿十□□,男的十九二十就开始相看人家。   其中大多数都是相亲认识,然后觉得合适了就结婚、生娃、过一辈子。   像谢灵这样没结过婚就养着两个闺女的情况是少数。   谢云云一直以为谢灵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整日白天上工、下工后围着灶台转,做着家务,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她不是,还是那样好看,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从容。   “喜欢啊,不喜欢怎么会定亲?”小孩子就喜欢问这种天真的问题。人很容易就能喜欢上,爱才属于奢侈品。   定亲,结婚,过日子。   对于谢灵来说,除非是真的爱一个人,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别人走进她的领地。   因为,沾染了柴米油盐的感情,需要真心与宽容才过得下去。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就着过日子,年纪到了,或者两人各方面都合适,自然而然的就结婚了。然后,养育儿女。这时候,爱情不再,儿女就成为家庭连接的轨道。   “好了,不在这儿说了,我带你去宣传队看看吧。那些人应该练上了。”谢灵不准备和她讨论这个复杂的问题。   “好,我还没看过宣传队的活动呢。”谢灵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按原路返回。   “谢云云,你说咱们像不像幽会?”   “去你的,你才幽会呢!”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我这不是和你在幽会吗?”      大院里   宣传队的队员们都在积极的训练。   谢小米领着几个年轻人排练《红色娘子军》的舞台戏。   谢灵带着谢云云进来,走进她们面前,说道:“小米,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谢小米笑着说道:“感觉好多了,大家都很认真。”   谢灵点点头,说道:“今天,你云云姐也在这里,她还是咱们的副队长,你们过一遍,让咱副队长给指导指导?”   说这话时,把躲闪的谢云云拉到大家面前。   谢云云觉得谢灵这是在损她,于是啐骂道:“谢灵,你这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损我呢吧!”就知道这家伙每次都不怀好意,更惨的是每次她都反应不过来。   在谢云云看来,谢灵一肚子坏水,每天笑眯眯的,瘆人。   谢灵笑容不变:“哪能啊,你不是主动辞职了吗,作为副队长,怎么也得给你来场闭幕表演。”   谢云云:“”   谢小米:看着自己堂姐被言语攻击,是该帮堂姐说回去呢?还是假装看不到。   涉及谢灵姐,当然是假装看不到啦。   以前堂姐可说过不少谢灵姐的坏话,就当补偿了。   于是,谢小米假装没听到俩人的对话,腼腆的笑着,开口说道:“灵灵姐,那我叫大家准备,正好你验收一下。   舞台剧主要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   它的表现形式是外放的、夸张的。   所以,很难想象内向害羞的谢小米竟然能一直担任主角,并且压得住舞台,受到生产队所有人的待见。   她穿着破旧的黑布衣,把吴琼花的坚毅勇敢和不畏强权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没想到小米这么厉害!”谢云云为场上的谢小米震惊,原来平日里害羞内向不怎么说话的堂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小米的表演能力是最强的,不比咱们高中时的文艺表演差。”谢灵点头附和她的话。   而且,除了谢小米,其他人的表现也不错。   大家正当青春好年华,男的英武强壮,女的大方漂亮。   他们的演技可能不高,甚至没有演技,但他们是在用心去表演。   所以,宣传队的几次亮相都很受大家欢迎。   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表演和文化宣传,给她们的精神上带来很大影响。   谢灵一边看着表演,继续开口:“春和唱歌也非常好听,她非常有天赋。”   谢云云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那道女声,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个傻闺女竟然有那么好的嗓子。”   听了她这话,谢灵不自觉的摇头,春和她不傻,反而很大气。   自从来了宣传队,就算自己再怎么重视李春和,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说话,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喜欢和她交流。   就连谢云云这种挑三拣四的,也就说人家傻,但其它坏话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多了,孩子们的潜力最大,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有很多惊喜等你去挖掘。”谢灵心理成熟,可跟宣传队的小姑娘们待久了,觉得自己也活泼了不少,心也软了。   谢云云翻了个白眼,说道:“说得像你很大似的,她们也就比咱们小两三岁,过几年就说亲了。说不定,过个几年你和人家同时抱娃嘞!不过,谢灵你明年结婚,说不定后面就能生娃了。”   谢灵抬头望天,她真的不想和旁边这个人交流,每次说正经事的时候她都能给你绕过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南理可没有小学,等你娃长大了,让他来咱们生产队念书,我当他老师。”嘿嘿,她整不了谢灵,但是可以教训她儿子啊!所以在谢灵身上的挫败感都能在孩子身上找回来。   “”我怕你把我孩子教的像你一样二缺。现在,她都有点担心,秋阳秋月入学后的状况啦,到时候一定得多看着点。   至于其它的,谢灵瞥她一眼,谢云云情绪太浅,一眼就能看透,总之猥琐的很,完全没眼看,不想搭理她。   谢灵觉得以后她和徐锐的孩子,就算还小也不会让谢云云给糊弄。   她俩智商情商靠谱,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比谢云云聪明一大截。   想到这儿,谢云云暗骂一声,连婚都没结呢,她怎么就想起孩子了,都怪这家伙误导她。   徐锐不知道谢灵再想什么,要不然非得激动一番。   此时,徐锐正在办公室整理运输日志。   “徐锐,我儿子这个星期天结婚,这是请帖,你一定来啊!”梁丰年走进徐锐的办公室,把一张红色的硬纸递给徐锐,笑着开口说道。   徐锐站起身,接过请帖,开口:“我一定去。”   梁丰年见他答应,脸色越发温和,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定亲了吗?把你未婚妻也带来,一起热闹热闹。大喜的日子,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哄一下气氛。”   徐锐本不想答应,他怕谢灵没有时间。但随即想起这是举行婚礼,所以点点头,说道:“到时候,我和未婚妻准时前往。” 第42章 婚礼上   周日, 梁丰年的儿子梁潮结婚。   上午十点半, 徐锐带着谢灵从谢家沟出发去县城。   “徐锐,我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新郎名字叫梁潮, 那这新娘的名字呢?这请帖有墟怪呀?”连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这是在搞神秘还是搞歧视?谢灵坐在自行车后座, 有些好奇的问道。   徐锐也不太清楚, 要不是前两天梁主任给了请帖,他连人儿子结婚的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去了再看。”徐锐对此不怎么关心,今天去参加婚礼,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别人办婚礼的。   “说的也是, 等咱去了一定得打听一下, 要不然见面不会称呼多尴尬。不知道新娘漂亮不?还有新郎,你见过吗, 好看不?”   “没我好看。”   谢灵从后面拍拍徐锐的背, 笑着说:“你可真脸皮厚, 没见过自己夸自己的。”   徐锐:“”总比你夸别人好。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梁家。   此时, 梁家非常热闹,人来人往,院里一锅大锅饭正冒着热气,估计快熟了。   两人进了门,徐锐找了个角落, 和其他几辆自行车车挨着放置,锁好车子。   然后带着谢灵进屋。   “徐锐来了,快进来,这儿太乱了,你们先将就着坐吧。”   梁丰年今儿穿得十分体面,一身黑色中山装、黑皮鞋,笑容满面。冲着徐锐招呼道。   说完,看向谢灵,笑容更大:“这是你未婚妻吧,长的俊,你小子有福气。”   徐锐没有反驳,反而接上他这句话,开口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谢灵。”   “这是运输部的主任,梁丰年同志。”   梁丰年一听这语气,这态度,瞬间有谱了,这小子冷冰冰的倒是极为重视未婚妻。   再看谢灵,为表重视,穿着碎花衬衫,黑色直筒裤,脚上是徐锐刚给她买的黑色皮鞋。配上出众的容貌和过人的气质,确实是个优秀的好姑娘。   徐锐还是一身军装,一个身形高大,一个纤细修长。两人站在一起,颇有郎才女貌,男女相得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儿子结婚,梁丰年现在一看到年轻小两口,他就喜欢的很。   “哈哈,你们小两口吃好喝好,今儿可得在这儿好好热闹一番。”梁丰年一边说着,见又有人进来,他忙歉声道:“有个朋友来了,我再去招呼一下,你们先到这儿坐着。”   徐锐点点头,谢灵则是笑着说一声:“您去忙吧,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梁丰年点点头,想道:这闺女落落大方,和徐锐正好互补。   过十二点的时候,梁家外面一阵吵闹。   谢灵听了声音,赶紧拽拽旁边沙发上徐锐的衣服,说道:“应该是新郎把新娘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她可是对新郎新娘好奇得很。   徐锐看谢灵期待的样子,不由莞尔,也不着急起来,反而说道:“迟早都要看到,有什么着急,咱们就在屋里等着。”   谢灵瞪着他,说道:“喂,你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去看看新郎新娘好看不?他们要怎么进家门?”   徐锐:“”他还真不感兴趣,不过,难得看到谢灵着急的样子,摸摸谢灵的头,说道:“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和你去看。”   谢灵翻了个白眼,怎么有这么无赖的人,就让他陪自己出去看看人怎么进家门,他都得提要求。   “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看。”   徐锐看着谢灵,开口:“你确定?新人进家门,首先要给男女同志扔花,不过现在好像不能扔花,改成扔喜袋了。被扔中的同志待会儿得在喜宴上给新人和群众表演节目。   你一个人,还是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太显眼。有很大机率被选中。灵灵这么想表演节目的吗?”   “其实,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人表演。”不想让其他人看。最后一句话是在谢灵耳边说得。   谢灵好想掐死现在的徐锐,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婚礼现场,她只得忍耐下来,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太过分得我可不依。”   “第一个:婚房必须只有你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不,婚房只有你我,你之前说要考虑考虑。”   谢灵真没想到徐锐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不应该只是个情趣吗?这家伙太较真了吧,记到现在。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秋阳秋月和他们一起睡,毕竟明年俩小孩就六岁了,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她希望两人从小养成独立的习惯。   所以,这种要求相当于白送她。   谢灵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第二个条件呢?徐锐,你快点,再不出去,人就该进家门了。”   没看屋里已经没人,都去外面看新人了吗?   徐锐看她毫不犹豫的样子,眸色一深,随即淡定的开口:“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一直不能放下。”   谢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那我要是累了呢?”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语气极重。   “累了咱们就去角落里,就靠着我,歇歇。”徐锐当然舍不得她累,不过想想刚才屋子里时不时看向谢灵的目光,眼里一沉,这些人看不到他和谢灵的亲近吗?   管不住自己的眼,一直往别人未婚妻身上瞅。   谢灵:“呵呵,我答应了。”一边说着,拽起徐锐就往外走去。   她已经亏了,不能连新人进门都看不到。   至于那些条件,在谢灵看来就是情趣,就这男人较真。不过谁让是她男人,现在还是先惯着吧!   外面,一对新人已经进了大门,正在院子里给长辈也就是梁丰年和鲁豫敏敬茶。一群亲朋好友围成一个大圈,不时地对一对新人起哄。   不过,到了敬茶的时候大家自动安静下来。   “看,新娘子那脸红的,刚才叫娘的时候真要红透了。”   “人家这是新媳妇,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重头戏还在后面呢,不过这新人脸皮子太薄了,一会儿脸不得烧着了。”      新郎拿起圆桌上的瓷缸先递给新娘,然后自己再端起另一个,两个人弯着腰分别向父母敬茶。   鲁豫敏笑容温和地接过儿媳妇的茶,从兜里拿出红包,递给她,说道:“你们好好过日子。”   比起媳妇,梁丰年就情绪外放多了,笑容满面,接过儿子的茶,朗声说道:“好好和你媳妇过日子。尊重妻子,相互扶持。”   两个新人直起腰,乖巧应道。   敬完茶,就是大家伙最期待的环节。   这时候新郎的朋友们发挥作用了。   “走,咱们上楼,让新人乐一乐。”   一群大男人闹闹哄哄踩着梯子就往楼上走。 第43章 婚礼下   等谢灵和徐锐出去看到的就是有些狼狈笑着的新郎, 以及低着头像是害羞到不行的新娘。-   只见, 新郎一身蓝色制服,身上带着大红花,新娘一身红色西服, 两人都是同样式的黑色西服裤和黑皮鞋。   一对新人个子都不太高。   此时, 面对面站着, 两人中间是一个由绳子穿着的炸面片。   炸面片呈菱形, 比一般的面片大的多,是专门为了今天这一幕炸的。   这个时候,新人的父母进家去了,其余的亲朋好友甚至街里邻居熟人的都围在一起。   年龄稍长一点的笑着看新人的热闹, 而围在一边的年轻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 纷纷起哄道:“梁潮, 你在犹豫啥子嘞,快上啊, 三十秒的时间, 这都过去十秒了, 连个面片的边都没有碰上。”   “真逊啊梁潮你,站着不动, 咋地,想让新娘主动啊?你咋想着这么好呢?”      群众起哄,一旁的“专业”的记时员也开始“计时”了。   “快啊,我数着时间了啊!九、十”   三十秒,十秒已过, 梁潮闭闭眼,狠狠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往新娘那边靠近。   不过看媳妇羞涩的不成样,他也不敢狠靠,只能探着脸,伸着脖子嘴巴往面片方向张。   大家站在这儿可不是看新郎一个人的表演秀的,看新娘低着头一动不动。   也不嫌弃新郎不主动了,而是开口:   “新娘呢,今儿咋就没见新娘抬过头呢!不会还没到吧?”   “快点,新娘也得衔面片啊!光新郎一个人可不行,必须得两人一起衔住才行。”      听着众人的起哄声,新娘脸越发的红,像是涂了胭脂似的。不过,想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她只能抬起头,尝试着去探面片。   这时,谢灵也终于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随之,心里就是一片惊讶,这不是沈宝珍吗?她今天竟然结婚,不对,应该是她没事了?还是今天的新娘?   站在人群中,看看左右众人,暂时把惊讶藏在心里,面色平静的继续看这一幕。   经过众人那么一起哄,这下一对新人都去含中间的炸面片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四”计时员的声音响起。   然后,梁潮听见后瞬间炸了,“你咋回事啊?小学数学没学好啊?二十一完了咋就是二十四了,二十二、二十三被你吃了?”   梁潮这气是发出去了,可是,不管时间报没报错,反正面片是不行了。   梁潮和沈宝珍两人本来已经含到了边,正伸着脖子探着嘴准备往中间吃。   结果,被梁潮这么一咋呼,梁潮那么一扭头、一转身,炸面片断了。专注于吃炸面片的沈宝珍没有准备,重心不稳之下,连身子带人就往梁潮身上扑去。   “哈哈,哈哈哈”   “陈哥这回干得好,这计时员当得专业。”   “新郎快感谢计时员,要不然你也抱不上。”   “哥,你下次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让陈恕这家伙当计时员,要不然他会坑死你。”人群前面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闻言点点头,说道:“陈恕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谁不知道?想平时梁潮精明的很,这结个婚就跟傻子似的了,连个人都不会选了。”   少年看看新人,再看看男人。想起他哥平时遇到未来嫂子的傻样,心里腹诽:说不定你结婚时比梁哥还白痴呢!   这时,梁潮也顾不上骂他们,急匆匆地扶好沈宝珍,问道:“有没有伤到哪?没事吧?”   沈宝珍和梁潮身高差距不算大,沈宝珍撞到梁潮身上,额头正好磕到梁潮的脸颊。   加上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不咋疼。   沈宝珍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听见梁潮的关心,有些害羞,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次沈宝珍的脸又红了一圈,但梁潮却觉得这次红的更动人。沈宝珍靠在他身上,他不自觉的抱了抱她。   “梁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刚才是我记错时间了,不好意思啊,咱们得重新来了。所以,你就别和嫂子腻歪了,晚上有的是时候。”旁边,计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似是不好意思,实则声音平缓毫无诚意,细听还带着点戏谑。   “哈哈哈,确实得再来。这进门之前至少得来一轮吧。”   “连个炸面片都没吃好,还想进家门,美的你俩,快点吧!”      谢灵听到这无良的话,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位计时员可真是搞笑”一肚子坏水。   她听了都不禁同情这对新人。估计,新郎新娘听了更得憋屈死。   徐锐眯眯眼,他不觉得有什么乐趣,不过想到谢灵说得,不禁有些沉闷的开口:“就是爱耍小聪明,这种人你敢让他到咱们的婚礼上?”   谢灵闻言不禁摇头,比起自己受折磨她还是更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果然,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徐锐见她的模样,神色缓了缓,不经意间俩人靠得更近。   “你,你们”梁潮听到陈恕那番不要脸的话,真要气炸了。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真要呼他两巴掌。   不过,今儿,先不跟这群畜牲计较。   这时候,楼上的人把绳子拉上来,拿针引线重新穿上一个炸面片,笑容满面的冲着下面的梁潮、沈宝珍喊道:“梁哥、嫂子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不少炸面片,绝对够你俩今天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梁潮现在已经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忽略这人的鬼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对着沈宝珍轻声道:“宝珍,咱们这次”   没等梁潮说完,沈宝珍就开口了:“咱们这次一定得一遍过,不能再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待会儿你靠我近点。”这群臭男人,当她沈宝珍不存在的吗?   之前她那是没反应过来,害羞。   可现在,她明白了,你越羞囧,他们越想逗你。   “好。”这时候,媳妇说什么都是好的。不过,还得警告陈恕一番:“计时员,你可别过分啊。你今年十九岁,不是陈三岁,别连个数都数不清。”   新的一轮开始,“计时员”陈恕再次上线。不过,这次他可没想过数错数,因为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一对儿新人钻呢。   “一、二、三”   这一次梁潮和沈宝珍也顾不得害羞了,果断的凑近,去含中间的炸面片。   “十五、十六、十七”   “快点,吃,往嘴里吃”      伴随着众人的起哄声,两人挨得越来越近,鼻尖都快要对上了,然后炸面片突然被抬高,两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撞上。   这次终于是嘴对嘴,亲上了。   这场面,简直是普天同庆,就差一个照相机拍下来了。   不知道大家遗憾不,反正此时此刻的谢灵是挺遗憾没个照相机在身边的。   多么唯美的一幕,虽然新郎新娘的姿态都不是那么优美,神情还目瞪口呆的。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想笑的心理。   “哈哈”谢灵这回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挽着徐锐的胳膊,此时不由得往徐锐那边倾斜。   徐锐眼神纵容的看着她,拿手微微护着她。   陈恕看着梁潮、沈宝珍亲住那一幕,不禁眯眯眼,然后看向身边的五岁小不点,对他开口说道:“陈旭,还想不想要哥的糖了?”   陈旭想起昨天在他哥房间看到的那一大包喜糖,眼睛一亮,快速点点头,开口说道:“我想吃,哥哥能给我吗?”   陈恕长着一双狐狸眼,眯着眼睛的时候最好看,这也是他算计人的时候的表现。   看了看才长到膝盖处的陈旭,说道:“你只要大声说一句: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我就给你糖。”   不过那糖是梁潮给工会所有同志的,现在已经不在他这里。至于别人会不会给陈旭,他不管,反正自己这里是没有了。   五岁才长到他膝盖,是有多矮?还是多吃饭吧,还想吃糖?   “好,好,我答应。”这个很简单嘛,不就是一句话,大人真笨,连句话都不会说,还要他这个小孩子帮忙。   “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   沉寂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打破了。   围观群众乐呵了,小孩儿都知道让你们亲一个,快点再亲一个啊!   而梁潮和沈宝珍,先是呆愣,然后,沈宝珍先回过神冲着上面喊到:“刘伟,你怎么回事?连个线都拽不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可别饿着你了。”   这下,大家都没想到沈宝珍还会讽刺他人。   这时候不应该是新娘娇羞的靠在新郎的怀里,新郎嘴里骂骂咧咧实则心里暗爽,然后在众人热情的请求下矜持的抱住新娘吗?   好吧,梁潮几个朋友也没想到平日泼辣的沈宝珍新婚也是这么的泼辣。   大家笑闹一通,时间快到一点了,陈恕看看表,咳嗽一声,向楼窗上看了一眼,点点头。   楼上的人瞬间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时间到了,别再耍了的意思。   接下来,梁潮和沈宝珍继续吃完之前剩下的炸面片。   然后,在众人一片喜悦和祝福的目光下进了堂屋。   随后,一众亲朋好友比如有喜帖的跟着进堂屋。   剩下的人则是待在院子外边,那些自己的家伙什准备捞饭。   这时,一大锅菜饭也熟了。 第44章 可以跳过   堂屋门口   一对新人跨过门槛, 新娘沈宝珍面朝门外, 接过新郎递过来的福袋,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   福袋里装了喜糖,新人凭结婚证在日期期限内就可以购买喜糖和新被子、暖壶等结婚用品。   这个时候, 大家言语间正经多了。   “这次得挑单身 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和她姨父还有原跃进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谢家沟原先的地主院子已经成了宣传队平时训练的固定场所。   谢云云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只听见一个人唱道: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嗓音清亮而又婉转,是个好听的女声,随即她看向唱歌的女孩儿,十分惊讶。   李春和这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在她看来这人就是傻乎乎的,别人说她她不生气,还一劲儿的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好事在等着她。   可是今天,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李春和,自信夺目。   谢云云有些恍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一直在被冲刷。   原来她以为十分好的地方现在不那么好,以前认为不好的地方却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言语间抱有善意的大嫂,态度温和的队长,现在万众瞩目的李春和   谢云云明白,也许不是他们变了,而是自己的心静下来了。   不过,她回到这里,除了她娘,最想见得竟然是谢灵。   谢灵此刻正站在角落面含微笑的听李春和唱歌,她觉得每次听春和的声音都是一种享受。   不仅是因为好听,更重要的是她是谢灵亲手教出来的,这让谢灵对她的歌声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情感。   正听着好好的时候她就被人拽住,扭头一看原来是谢云云。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你找我啥事?”谢灵有墟怪,她觉得以谢云云的性子自从上次说话后就不会来找她,反而会躲着她才对吧!   谢云云面对这样的谢灵总是有种难堪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谢灵就变了,脸上还是温柔和善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她认为谢灵现在比以前可怕多了。   “听说你蹲了?祝贺你!”不过现在,面对温和淡定的谢灵,她竟然觉得十分踏实。   谢灵别别耳边的碎发,闻言笑道:“谢谢你!”   “我,那个,对不起,我以前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非常不好。”谢云云现在一想到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就非常羞愧,她觉得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刁蛮的小孩儿,十分无礼。   她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还有,谢谢你,谢灵。上一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时候的自己太傻,太幼稚,经过学校里的事情,她仿佛一下明白了很多。   以前的自己就因为成绩和相貌而嫉妒谢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   谢云云看到同班里的同学就那样轻易被带走,前几天还威风满面的人就当了犯人,而一个多月前被抓走批/斗的,现在却一脸风光。   还有自己的好朋友刘晓英,好好的就被带走,要不是晓英爹厉害,她就要被人抓去农场了。   这种命运的无常,让谢云云无措,想要逃避,但同时从这件事中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   谢灵仔细观察谢云云,发现她面色平静,眼睛直视着自己,态度真诚。   谢灵笑笑,这谢云云的眼睛倒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然后在谢云云越来越紧张的神色下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句迟来的道歉我接受。还有啊,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客气。”   说完,有形皮的眨眨眼。   面对这样鲜活的谢灵,谢云云瞬间失神,谢灵好像更美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她反而更想亲近谢灵了。谢云云怀疑自己有病,昨天她还在心里骂谢灵呢!   谢灵刚觉得谢云云改好了臭毛病,可现在又变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无语,然后走近谢云云,在她眼前摆摆手,道:“哎,你想什么呢?”表情越来越猥琐了。   “啊,我没想啥。”谢云云慌忙回过神,见谢灵正在看她,忙转换话题:“我今天去队长家,把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给辞了。”   谢灵觉得谢云云现在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做什么她都不觉得惊讶了,她更关心的是副队长这职位给谁了,她可不希望进个新人,什么不懂就指手画脚搞激进那一套,与其这样还不如谢云云呢!好歹谢云云不管事。   所以,谢灵说道:“你早该卸下来了。不过,队长说了要谁进来?”   “队长问我的意见,我就说让你这个宣传队队长来指定。”谢云云说起这个就一脸得意,她一直以为队长不待见她呢,谁知道原叔这么尊重她,还问她一个小姑娘的意见。   谢灵瞅她一眼,看她美滋滋的样子,不忍打破她的幻想,而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就安安分分的去学校吧。之前不是还想成绩超过我?正好好好学习。”   谢云云闻言脸一垮,有些失落的开口:“谢灵,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害怕那个地方了。”   这些话没敢对她娘说,但她却对谢灵坦言相告。   谢灵也没有关注过学校,徐锐倒是跟她说过一次,见她不关心,就没再继续开口。   她刚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年份后,她是有些慌乱的,甚至于害怕。   但现在,她处在农村,还是一个宗族盛行的谢家沟。这里可没有什么动乱,附近生产队也算平静。   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分小心,还被一些影视剧给误导了。可能有很乱的地方,但不包括这里。   谢家沟平静自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努力,纽收粮食,农闲整地修水利。   饭还吃不饱,哪有心思勾心斗角。斗这个斗那个,十里八乡里拐外拐都是亲戚,谁斗谁。   最严重的不过是不让唱戏说书,戏服都被收走,大家没了其它娱乐,对宣传队的活动更加热情了。   所以,后来她也没再关心过学校怎么样。   当然,现在她也不准备知道,只是嘴角含笑,对谢云云说道:“你已经回家了,学校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至于上课,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你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这话说得直接,却是谢云云最喜欢的答案,喃喃开口:“是啊,不上就不上。”   一边说一边走,发现两人来到了后山,谢云云干脆拉着谢灵坐下,靠近她轻声道:“谢灵,我告诉你个秘密。”   “咱们生产队要建小学了,我想去学校当老师。”   说完,得意的看向谢灵,说道:“谢灵,我够意思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了。”   谢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队长她娘告诉她的,连具体日子都说了。   不过,这家伙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性子。   于是笑眯眯的开口:“原进宇好像也去学校教书,你俩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呢!” 第41章 喜欢   原进宇长得高, 成绩好, 谢云云在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可是她胆子小,就怕别人发现,尤其是原进宇本人, 所以她捂的严严实实, 连和她关系最好的王悦、刘小英她们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谢灵这家伙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 听她说到原进宇, 谢云云有些羞耻,红着脸掩饰道:“是吗?原进宇和我一起工作?”   然后,眼神恍惚,和我一起工作?我俩单独相处?教一个班的学生?一起进步?   她以前可嫉妒谢灵和原进宇一起讨论题了, 可惜她数学太差, 原进宇都不找她。   而她又怕原进宇嫌弃她笨, 所以一直不敢问他题,自己弄不懂的话不是更丢脸?   现在看来, 也是缘分, 原进宇数学好, 她语文好。一文一理,一个是代课老师, 一个是班主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岂不是好极了?   想着想着,她实在控制不住得笑出声然后,抬起头, 就是谢灵戏虞的眼神。   脸轰得一下,一股热气涌上脑海,突然想起原进宇和她一起工作这话是谢灵说得,有点不对啊。   “谢灵,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工作?”   谢灵见人终于回神,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听原进宇奶奶说得,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不过这话也是只有咱俩知道,千万别往外说。”   谢云云:“”我,她想吐口唾沫,为啥谢灵还是如此讨厌。   谢灵看她憋屈的模样,也不再逗她,反而说道:“这话别往外说了,咱生产队是要建小学,不过有些东西还没敲定。”   比如和公社小学的协调沟通问题。   原跃进看到生产队能建小学的希望后,一直在和公社里的领导干事们沟通。   想让谢家沟小学尽快成立,不用等到寒假开学,直接这个学期趁着下雪不冷之前成立。   这样也可以让队里上小三的孩子们直接到生产队上课,不用冷飕飕的走远路去公社。   可这种事太难办了,光和公社小学沟通协调学生的学籍问题,学费问题就是个事。   所以,到现在都没个准。李小妹和李桂香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常抱怨自己儿子这几天太忙,说是抱怨,不过是心疼原跃进受累罢了。   “我知道,我又不傻。”谢云云撇撇嘴,这种事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有很多人走关系,当老师。生产队里的初中生也有不少。   “你不傻”你只是糊涂。谢灵随口说道。   她坐在地上,腿随意岔开,颇有种不拘小节的气场。   谢云云看看天空,看看她,说道:“谢灵,你为什么这么早定亲?是喜欢那个人?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   乡下女孩儿十□□,男的十九二十就开始相看人家。   其中大多数都是相亲认识,然后觉得合适了就结婚、生娃、过一辈子。   像谢灵这样没结过婚就养着两个闺女的情况是少数。   谢云云一直以为谢灵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整日白天上工、下工后围着灶台转,做着家务,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她不是,还是那样好看,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从容。   “喜欢啊,不喜欢怎么会定亲?”小孩子就喜欢问这种天真的问题。人很容易就能喜欢上,爱才属于奢侈品。   定亲,结婚,过日子。   对于谢灵来说,除非是真的爱一个人,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别人走进她的领地。   因为,沾染了柴米油盐的感情,需要真心与宽容才过得下去。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就着过日子,年纪到了,或者两人各方面都合适,自然而然的就结婚了。然后,养育儿女。这时候,爱情不再,儿女就成为家庭连接的轨道。   “好了,不在这儿说了,我带你去宣传队看看吧。那些人应该练上了。”谢灵不准备和她讨论这个复杂的问题。   “好,我还没看过宣传队的活动呢。”谢灵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按原路返回。   “谢云云,你说咱们像不像幽会?”   “去你的,你才幽会呢!”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我这不是和你在幽会吗?”      大院里   宣传队的队员们都在积极的训练。   谢小米领着几个年轻人排练《红色娘子军》的舞台戏。   谢灵带着谢云云进来,走进她们面前,说道:“小米,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谢小米笑着说道:“感觉好多了,大家都很认真。”   谢灵点点头,说道:“今天,你云云姐也在这里,她还是咱们的副队长,你们过一遍,让咱副队长给指导指导?”   说这话时,把躲闪的谢云云拉到大家面前。   谢云云觉得谢灵这是在损她,于是啐骂道:“谢灵,你这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损我呢吧!”就知道这家伙每次都不怀好意,更惨的是每次她都反应不过来。   在谢云云看来,谢灵一肚子坏水,每天笑眯眯的,瘆人。   谢灵笑容不变:“哪能啊,你不是主动辞职了吗,作为副队长,怎么也得给你来场闭幕表演。”   谢云云:“”   谢小米:看着自己堂姐被言语攻击,是该帮堂姐说回去呢?还是假装看不到。   涉及谢灵姐,当然是假装看不到啦。   以前堂姐可说过不少谢灵姐的坏话,就当补偿了。   于是,谢小米假装没听到俩人的对话,腼腆的笑着,开口说道:“灵灵姐,那我叫大家准备,正好你验收一下。   舞台剧主要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   它的表现形式是外放的、夸张的。   所以,很难想象内向害羞的谢小米竟然能一直担任主角,并且压得住舞台,受到生产队所有人的待见。   她穿着破旧的黑布衣,把吴琼花的坚毅勇敢和不畏强权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没想到小米这么厉害!”谢云云为场上的谢小米震惊,原来平日里害羞内向不怎么说话的堂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小米的表演能力是最强的,不比咱们高中时的文艺表演差。”谢灵点头附和她的话。   而且,除了谢小米,其他人的表现也不错。   大家正当青春好年华,男的英武强壮,女的大方漂亮。   他们的演技可能不高,甚至没有演技,但他们是在用心去表演。   所以,宣传队的几次亮相都很受大家欢迎。   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表演和文化宣传,给她们的精神上带来很大影响。   谢灵一边看着表演,继续开口:“春和唱歌也非常好听,她非常有天赋。”   谢云云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那道女声,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个傻闺女竟然有那么好的嗓子。”   听了她这话,谢灵不自觉的摇头,春和她不傻,反而很大气。   自从来了宣传队,就算自己再怎么重视李春和,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说话,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喜欢和她交流。   就连谢云云这种挑三拣四的,也就说人家傻,但其它坏话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多了,孩子们的潜力最大,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有很多惊喜等你去挖掘。”谢灵心理成熟,可跟宣传队的小姑娘们待久了,觉得自己也活泼了不少,心也软了。   谢云云翻了个白眼,说道:“说得像你很大似的,她们也就比咱们小两三岁,过几年就说亲了。说不定,过个几年你和人家同时抱娃嘞!不过,谢灵你明年结婚,说不定后面就能生娃了。”   谢灵抬头望天,她真的不想和旁边这个人交流,每次说正经事的时候她都能给你绕过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南理可没有小学,等你娃长大了,让他来咱们生产队念书,我当他老师。”嘿嘿,她整不了谢灵,但是可以教训她儿子啊!所以在谢灵身上的挫败感都能在孩子身上找回来。   “”我怕你把我孩子教的像你一样二缺。现在,她都有点担心,秋阳秋月入学后的状况啦,到时候一定得多看着点。   至于其它的,谢灵瞥她一眼,谢云云情绪太浅,一眼就能看透,总之猥琐的很,完全没眼看,不想搭理她。   谢灵觉得以后她和徐锐的孩子,就算还小也不会让谢云云给糊弄。   她俩智商情商靠谱,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比谢云云聪明一大截。   想到这儿,谢云云暗骂一声,连婚都没结呢,她怎么就想起孩子了,都怪这家伙误导她。   徐锐不知道谢灵再想什么,要不然非得激动一番。   此时,徐锐正在办公室整理运输日志。   “徐锐,我儿子这个星期天结婚,这是请帖,你一定来啊!”梁丰年走进徐锐的办公室,把一张红色的硬纸递给徐锐,笑着开口说道。   徐锐站起身,接过请帖,开口:“我一定去。”   梁丰年见他答应,脸色越发温和,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定亲了吗?把你未婚妻也带来,一起热闹热闹。大喜的日子,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哄一下气氛。”   徐锐本不想答应,他怕谢灵没有时间。但随即想起这是举行婚礼,所以点点头,说道:“到时候,我和未婚妻准时前往。” 第42章 婚礼上   周日, 梁丰年的儿子梁潮结婚。   上午十点半, 徐锐带着谢灵从谢家沟出发去县城。   “徐锐,我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新郎名字叫梁潮, 那这新娘的名字呢?这请帖有墟怪呀?”连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这是在搞神秘还是搞歧视?谢灵坐在自行车后座, 有些好奇的问道。   徐锐也不太清楚, 要不是前两天梁主任给了请帖,他连人儿子结婚的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去了再看。”徐锐对此不怎么关心,今天去参加婚礼,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别人办婚礼的。   “说的也是, 等咱去了一定得打听一下, 要不然见面不会称呼多尴尬。不知道新娘漂亮不?还有新郎,你见过吗, 好看不?”   “没我好看。”   谢灵从后面拍拍徐锐的背, 笑着说:“你可真脸皮厚, 没见过自己夸自己的。”   徐锐:“”总比你夸别人好。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梁家。   此时, 梁家非常热闹,人来人往,院里一锅大锅饭正冒着热气,估计快熟了。   两人进了门,徐锐找了个角落, 和其他几辆自行车车挨着放置,锁好车子。   然后带着谢灵进屋。   “徐锐来了,快进来,这儿太乱了,你们先将就着坐吧。”   梁丰年今儿穿得十分体面,一身黑色中山装、黑皮鞋,笑容满面。冲着徐锐招呼道。   说完,看向谢灵,笑容更大:“这是你未婚妻吧,长的俊,你小子有福气。”   徐锐没有反驳,反而接上他这句话,开口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谢灵。”   “这是运输部的主任,梁丰年同志。”   梁丰年一听这语气,这态度,瞬间有谱了,这小子冷冰冰的倒是极为重视未婚妻。   再看谢灵,为表重视,穿着碎花衬衫,黑色直筒裤,脚上是徐锐刚给她买的黑色皮鞋。配上出众的容貌和过人的气质,确实是个优秀的好姑娘。   徐锐还是一身军装,一个身形高大,一个纤细修长。两人站在一起,颇有郎才女貌,男女相得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儿子结婚,梁丰年现在一看到年轻小两口,他就喜欢的很。   “哈哈,你们小两口吃好喝好,今儿可得在这儿好好热闹一番。”梁丰年一边说着,见又有人进来,他忙歉声道:“有个朋友来了,我再去招呼一下,你们先到这儿坐着。”   徐锐点点头,谢灵则是笑着说一声:“您去忙吧,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梁丰年点点头,想道:这闺女落落大方,和徐锐正好互补。   过十二点的时候,梁家外面一阵吵闹。   谢灵听了声音,赶紧拽拽旁边沙发上徐锐的衣服,说道:“应该是新郎把新娘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她可是对新郎新娘好奇得很。   徐锐看谢灵期待的样子,不由莞尔,也不着急起来,反而说道:“迟早都要看到,有什么着急,咱们就在屋里等着。”   谢灵瞪着他,说道:“喂,你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去看看新郎新娘好看不?他们要怎么进家门?”   徐锐:“”他还真不感兴趣,不过,难得看到谢灵着急的样子,摸摸谢灵的头,说道:“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和你去看。”   谢灵翻了个白眼,怎么有这么无赖的人,就让他陪自己出去看看人怎么进家门,他都得提要求。   “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看。”   徐锐看着谢灵,开口:“你确定?新人进家门,首先要给男女同志扔花,不过现在好像不能扔花,改成扔喜袋了。被扔中的同志待会儿得在喜宴上给新人和群众表演节目。   你一个人,还是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太显眼。有很大机率被选中。灵灵这么想表演节目的吗?”   “其实,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人表演。”不想让其他人看。最后一句话是在谢灵耳边说得。   谢灵好想掐死现在的徐锐,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婚礼现场,她只得忍耐下来,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太过分得我可不依。”   “第一个:婚房必须只有你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不,婚房只有你我,你之前说要考虑考虑。”   谢灵真没想到徐锐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不应该只是个情趣吗?这家伙太较真了吧,记到现在。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秋阳秋月和他们一起睡,毕竟明年俩小孩就六岁了,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她希望两人从小养成独立的习惯。   所以,这种要求相当于白送她。   谢灵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第二个条件呢?徐锐,你快点,再不出去,人就该进家门了。”   没看屋里已经没人,都去外面看新人了吗?   徐锐看她毫不犹豫的样子,眸色一深,随即淡定的开口:“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一直不能放下。”   谢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那我要是累了呢?”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语气极重。   “累了咱们就去角落里,就靠着我,歇歇。”徐锐当然舍不得她累,不过想想刚才屋子里时不时看向谢灵的目光,眼里一沉,这些人看不到他和谢灵的亲近吗?   管不住自己的眼,一直往别人未婚妻身上瞅。   谢灵:“呵呵,我答应了。”一边说着,拽起徐锐就往外走去。   她已经亏了,不能连新人进门都看不到。   至于那些条件,在谢灵看来就是情趣,就这男人较真。不过谁让是她男人,现在还是先惯着吧!   外面,一对新人已经进了大门,正在院子里给长辈也就是梁丰年和鲁豫敏敬茶。一群亲朋好友围成一个大圈,不时地对一对新人起哄。   不过,到了敬茶的时候大家自动安静下来。   “看,新娘子那脸红的,刚才叫娘的时候真要红透了。”   “人家这是新媳妇,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重头戏还在后面呢,不过这新人脸皮子太薄了,一会儿脸不得烧着了。”      新郎拿起圆桌上的瓷缸先递给新娘,然后自己再端起另一个,两个人弯着腰分别向父母敬茶。   鲁豫敏笑容温和地接过儿媳妇的茶,从兜里拿出红包,递给她,说道:“你们好好过日子。”   比起媳妇,梁丰年就情绪外放多了,笑容满面,接过儿子的茶,朗声说道:“好好和你媳妇过日子。尊重妻子,相互扶持。”   两个新人直起腰,乖巧应道。   敬完茶,就是大家伙最期待的环节。   这时候新郎的朋友们发挥作用了。   “走,咱们上楼,让新人乐一乐。”   一群大男人闹闹哄哄踩着梯子就往楼上走。 第43章 婚礼下   等谢灵和徐锐出去看到的就是有些狼狈笑着的新郎, 以及低着头像是害羞到不行的新娘。-   只见, 新郎一身蓝色制服,身上带着大红花,新娘一身红色西服, 两人都是同样式的黑色西服裤和黑皮鞋。   一对新人个子都不太高。   此时, 面对面站着, 两人中间是一个由绳子穿着的炸面片。   炸面片呈菱形, 比一般的面片大的多,是专门为了今天这一幕炸的。   这个时候,新人的父母进家去了,其余的亲朋好友甚至街里邻居熟人的都围在一起。   年龄稍长一点的笑着看新人的热闹, 而围在一边的年轻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 纷纷起哄道:“梁潮, 你在犹豫啥子嘞,快上啊, 三十秒的时间, 这都过去十秒了, 连个面片的边都没有碰上。”   “真逊啊梁潮你,站着不动, 咋地,想让新娘主动啊?你咋想着这么好呢?”      群众起哄,一旁的“专业”的记时员也开始“计时”了。   “快啊,我数着时间了啊!九、十”   三十秒,十秒已过, 梁潮闭闭眼,狠狠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往新娘那边靠近。   不过看媳妇羞涩的不成样,他也不敢狠靠,只能探着脸,伸着脖子嘴巴往面片方向张。   大家站在这儿可不是看新郎一个人的表演秀的,看新娘低着头一动不动。   也不嫌弃新郎不主动了,而是开口:   “新娘呢,今儿咋就没见新娘抬过头呢!不会还没到吧?”   “快点,新娘也得衔面片啊!光新郎一个人可不行,必须得两人一起衔住才行。”      听着众人的起哄声,新娘脸越发的红,像是涂了胭脂似的。不过,想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她只能抬起头,尝试着去探面片。   这时,谢灵也终于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随之,心里就是一片惊讶,这不是沈宝珍吗?她今天竟然结婚,不对,应该是她没事了?还是今天的新娘?   站在人群中,看看左右众人,暂时把惊讶藏在心里,面色平静的继续看这一幕。   经过众人那么一起哄,这下一对新人都去含中间的炸面片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四”计时员的声音响起。   然后,梁潮听见后瞬间炸了,“你咋回事啊?小学数学没学好啊?二十一完了咋就是二十四了,二十二、二十三被你吃了?”   梁潮这气是发出去了,可是,不管时间报没报错,反正面片是不行了。   梁潮和沈宝珍两人本来已经含到了边,正伸着脖子探着嘴准备往中间吃。   结果,被梁潮这么一咋呼,梁潮那么一扭头、一转身,炸面片断了。专注于吃炸面片的沈宝珍没有准备,重心不稳之下,连身子带人就往梁潮身上扑去。   “哈哈,哈哈哈”   “陈哥这回干得好,这计时员当得专业。”   “新郎快感谢计时员,要不然你也抱不上。”   “哥,你下次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让陈恕这家伙当计时员,要不然他会坑死你。”人群前面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闻言点点头,说道:“陈恕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谁不知道?想平时梁潮精明的很,这结个婚就跟傻子似的了,连个人都不会选了。”   少年看看新人,再看看男人。想起他哥平时遇到未来嫂子的傻样,心里腹诽:说不定你结婚时比梁哥还白痴呢!   这时,梁潮也顾不上骂他们,急匆匆地扶好沈宝珍,问道:“有没有伤到哪?没事吧?”   沈宝珍和梁潮身高差距不算大,沈宝珍撞到梁潮身上,额头正好磕到梁潮的脸颊。   加上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不咋疼。   沈宝珍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听见梁潮的关心,有些害羞,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次沈宝珍的脸又红了一圈,但梁潮却觉得这次红的更动人。沈宝珍靠在他身上,他不自觉的抱了抱她。   “梁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刚才是我记错时间了,不好意思啊,咱们得重新来了。所以,你就别和嫂子腻歪了,晚上有的是时候。”旁边,计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似是不好意思,实则声音平缓毫无诚意,细听还带着点戏谑。   “哈哈哈,确实得再来。这进门之前至少得来一轮吧。”   “连个炸面片都没吃好,还想进家门,美的你俩,快点吧!”      谢灵听到这无良的话,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位计时员可真是搞笑”一肚子坏水。   她听了都不禁同情这对新人。估计,新郎新娘听了更得憋屈死。   徐锐眯眯眼,他不觉得有什么乐趣,不过想到谢灵说得,不禁有些沉闷的开口:“就是爱耍小聪明,这种人你敢让他到咱们的婚礼上?”   谢灵闻言不禁摇头,比起自己受折磨她还是更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果然,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徐锐见她的模样,神色缓了缓,不经意间俩人靠得更近。   “你,你们”梁潮听到陈恕那番不要脸的话,真要气炸了。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真要呼他两巴掌。   不过,今儿,先不跟这群畜牲计较。   这时候,楼上的人把绳子拉上来,拿针引线重新穿上一个炸面片,笑容满面的冲着下面的梁潮、沈宝珍喊道:“梁哥、嫂子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不少炸面片,绝对够你俩今天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梁潮现在已经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忽略这人的鬼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对着沈宝珍轻声道:“宝珍,咱们这次”   没等梁潮说完,沈宝珍就开口了:“咱们这次一定得一遍过,不能再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待会儿你靠我近点。”这群臭男人,当她沈宝珍不存在的吗?   之前她那是没反应过来,害羞。   可现在,她明白了,你越羞囧,他们越想逗你。   “好。”这时候,媳妇说什么都是好的。不过,还得警告陈恕一番:“计时员,你可别过分啊。你今年十九岁,不是陈三岁,别连个数都数不清。”   新的一轮开始,“计时员”陈恕再次上线。不过,这次他可没想过数错数,因为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一对儿新人钻呢。   “一、二、三”   这一次梁潮和沈宝珍也顾不得害羞了,果断的凑近,去含中间的炸面片。   “十五、十六、十七”   “快点,吃,往嘴里吃”      伴随着众人的起哄声,两人挨得越来越近,鼻尖都快要对上了,然后炸面片突然被抬高,两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撞上。   这次终于是嘴对嘴,亲上了。   这场面,简直是普天同庆,就差一个照相机拍下来了。   不知道大家遗憾不,反正此时此刻的谢灵是挺遗憾没个照相机在身边的。   多么唯美的一幕,虽然新郎新娘的姿态都不是那么优美,神情还目瞪口呆的。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想笑的心理。   “哈哈”谢灵这回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挽着徐锐的胳膊,此时不由得往徐锐那边倾斜。   徐锐眼神纵容的看着她,拿手微微护着她。   陈恕看着梁潮、沈宝珍亲住那一幕,不禁眯眯眼,然后看向身边的五岁小不点,对他开口说道:“陈旭,还想不想要哥的糖了?”   陈旭想起昨天在他哥房间看到的那一大包喜糖,眼睛一亮,快速点点头,开口说道:“我想吃,哥哥能给我吗?”   陈恕长着一双狐狸眼,眯着眼睛的时候最好看,这也是他算计人的时候的表现。   看了看才长到膝盖处的陈旭,说道:“你只要大声说一句: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我就给你糖。”   不过那糖是梁潮给工会所有同志的,现在已经不在他这里。至于别人会不会给陈旭,他不管,反正自己这里是没有了。   五岁才长到他膝盖,是有多矮?还是多吃饭吧,还想吃糖?   “好,好,我答应。”这个很简单嘛,不就是一句话,大人真笨,连句话都不会说,还要他这个小孩子帮忙。   “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   沉寂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打破了。   围观群众乐呵了,小孩儿都知道让你们亲一个,快点再亲一个啊!   而梁潮和沈宝珍,先是呆愣,然后,沈宝珍先回过神冲着上面喊到:“刘伟,你怎么回事?连个线都拽不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可别饿着你了。”   这下,大家都没想到沈宝珍还会讽刺他人。   这时候不应该是新娘娇羞的靠在新郎的怀里,新郎嘴里骂骂咧咧实则心里暗爽,然后在众人热情的请求下矜持的抱住新娘吗?   好吧,梁潮几个朋友也没想到平日泼辣的沈宝珍新婚也是这么的泼辣。   大家笑闹一通,时间快到一点了,陈恕看看表,咳嗽一声,向楼窗上看了一眼,点点头。   楼上的人瞬间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时间到了,别再耍了的意思。   接下来,梁潮和沈宝珍继续吃完之前剩下的炸面片。   然后,在众人一片喜悦和祝福的目光下进了堂屋。   随后,一众亲朋好友比如有喜帖的跟着进堂屋。   剩下的人则是待在院子外边,那些自己的家伙什准备捞饭。   这时,一大锅菜饭也熟了。 第44章 可以跳过   堂屋门口   一对新人跨过门槛, 新娘沈宝珍面朝门外, 接过新郎递过来的福袋,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   福袋里装了喜糖,新人凭结婚证在日期期限内就可以购买喜糖和新被子、暖壶等结婚用品。   这个时候, 大家言语间正经多了。   “这次得挑单身 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和她姨父还有原跃进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谢家沟原先的地主院子已经成了宣传队平时训练的固定场所。   谢云云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只听见一个人唱道: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嗓音清亮而又婉转,是个好听的女声,随即她看向唱歌的女孩儿,十分惊讶。   李春和这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在她看来这人就是傻乎乎的,别人说她她不生气,还一劲儿的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好事在等着她。   可是今天,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李春和,自信夺目。   谢云云有些恍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一直在被冲刷。   原来她以为十分好的地方现在不那么好,以前认为不好的地方却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言语间抱有善意的大嫂,态度温和的队长,现在万众瞩目的李春和   谢云云明白,也许不是他们变了,而是自己的心静下来了。   不过,她回到这里,除了她娘,最想见得竟然是谢灵。   谢灵此刻正站在角落面含微笑的听李春和唱歌,她觉得每次听春和的声音都是一种享受。   不仅是因为好听,更重要的是她是谢灵亲手教出来的,这让谢灵对她的歌声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情感。   正听着好好的时候她就被人拽住,扭头一看原来是谢云云。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你找我啥事?”谢灵有墟怪,她觉得以谢云云的性子自从上次说话后就不会来找她,反而会躲着她才对吧!   谢云云面对这样的谢灵总是有种难堪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谢灵就变了,脸上还是温柔和善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她认为谢灵现在比以前可怕多了。   “听说你蹲了?祝贺你!”不过现在,面对温和淡定的谢灵,她竟然觉得十分踏实。   谢灵别别耳边的碎发,闻言笑道:“谢谢你!”   “我,那个,对不起,我以前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非常不好。”谢云云现在一想到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就非常羞愧,她觉得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刁蛮的小孩儿,十分无礼。   她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还有,谢谢你,谢灵。上一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时候的自己太傻,太幼稚,经过学校里的事情,她仿佛一下明白了很多。   以前的自己就因为成绩和相貌而嫉妒谢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   谢云云看到同班里的同学就那样轻易被带走,前几天还威风满面的人就当了犯人,而一个多月前被抓走批/斗的,现在却一脸风光。   还有自己的好朋友刘晓英,好好的就被带走,要不是晓英爹厉害,她就要被人抓去农场了。   这种命运的无常,让谢云云无措,想要逃避,但同时从这件事中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   谢灵仔细观察谢云云,发现她面色平静,眼睛直视着自己,态度真诚。   谢灵笑笑,这谢云云的眼睛倒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然后在谢云云越来越紧张的神色下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句迟来的道歉我接受。还有啊,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客气。”   说完,有形皮的眨眨眼。   面对这样鲜活的谢灵,谢云云瞬间失神,谢灵好像更美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她反而更想亲近谢灵了。谢云云怀疑自己有病,昨天她还在心里骂谢灵呢!   谢灵刚觉得谢云云改好了臭毛病,可现在又变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无语,然后走近谢云云,在她眼前摆摆手,道:“哎,你想什么呢?”表情越来越猥琐了。   “啊,我没想啥。”谢云云慌忙回过神,见谢灵正在看她,忙转换话题:“我今天去队长家,把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给辞了。”   谢灵觉得谢云云现在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做什么她都不觉得惊讶了,她更关心的是副队长这职位给谁了,她可不希望进个新人,什么不懂就指手画脚搞激进那一套,与其这样还不如谢云云呢!好歹谢云云不管事。   所以,谢灵说道:“你早该卸下来了。不过,队长说了要谁进来?”   “队长问我的意见,我就说让你这个宣传队队长来指定。”谢云云说起这个就一脸得意,她一直以为队长不待见她呢,谁知道原叔这么尊重她,还问她一个小姑娘的意见。   谢灵瞅她一眼,看她美滋滋的样子,不忍打破她的幻想,而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就安安分分的去学校吧。之前不是还想成绩超过我?正好好好学习。”   谢云云闻言脸一垮,有些失落的开口:“谢灵,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害怕那个地方了。”   这些话没敢对她娘说,但她却对谢灵坦言相告。   谢灵也没有关注过学校,徐锐倒是跟她说过一次,见她不关心,就没再继续开口。   她刚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年份后,她是有些慌乱的,甚至于害怕。   但现在,她处在农村,还是一个宗族盛行的谢家沟。这里可没有什么动乱,附近生产队也算平静。   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分小心,还被一些影视剧给误导了。可能有很乱的地方,但不包括这里。   谢家沟平静自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努力,纽收粮食,农闲整地修水利。   饭还吃不饱,哪有心思勾心斗角。斗这个斗那个,十里八乡里拐外拐都是亲戚,谁斗谁。   最严重的不过是不让唱戏说书,戏服都被收走,大家没了其它娱乐,对宣传队的活动更加热情了。   所以,后来她也没再关心过学校怎么样。   当然,现在她也不准备知道,只是嘴角含笑,对谢云云说道:“你已经回家了,学校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至于上课,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你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这话说得直接,却是谢云云最喜欢的答案,喃喃开口:“是啊,不上就不上。”   一边说一边走,发现两人来到了后山,谢云云干脆拉着谢灵坐下,靠近她轻声道:“谢灵,我告诉你个秘密。”   “咱们生产队要建小学了,我想去学校当老师。”   说完,得意的看向谢灵,说道:“谢灵,我够意思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了。”   谢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队长她娘告诉她的,连具体日子都说了。   不过,这家伙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性子。   于是笑眯眯的开口:“原进宇好像也去学校教书,你俩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呢!” 第41章 喜欢   原进宇长得高, 成绩好, 谢云云在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可是她胆子小,就怕别人发现,尤其是原进宇本人, 所以她捂的严严实实, 连和她关系最好的王悦、刘小英她们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谢灵这家伙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 听她说到原进宇, 谢云云有些羞耻,红着脸掩饰道:“是吗?原进宇和我一起工作?”   然后,眼神恍惚,和我一起工作?我俩单独相处?教一个班的学生?一起进步?   她以前可嫉妒谢灵和原进宇一起讨论题了, 可惜她数学太差, 原进宇都不找她。   而她又怕原进宇嫌弃她笨, 所以一直不敢问他题,自己弄不懂的话不是更丢脸?   现在看来, 也是缘分, 原进宇数学好, 她语文好。一文一理,一个是代课老师, 一个是班主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岂不是好极了?   想着想着,她实在控制不住得笑出声然后,抬起头, 就是谢灵戏虞的眼神。   脸轰得一下,一股热气涌上脑海,突然想起原进宇和她一起工作这话是谢灵说得,有点不对啊。   “谢灵,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工作?”   谢灵见人终于回神,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听原进宇奶奶说得,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不过这话也是只有咱俩知道,千万别往外说。”   谢云云:“”我,她想吐口唾沫,为啥谢灵还是如此讨厌。   谢灵看她憋屈的模样,也不再逗她,反而说道:“这话别往外说了,咱生产队是要建小学,不过有些东西还没敲定。”   比如和公社小学的协调沟通问题。   原跃进看到生产队能建小学的希望后,一直在和公社里的领导干事们沟通。   想让谢家沟小学尽快成立,不用等到寒假开学,直接这个学期趁着下雪不冷之前成立。   这样也可以让队里上小三的孩子们直接到生产队上课,不用冷飕飕的走远路去公社。   可这种事太难办了,光和公社小学沟通协调学生的学籍问题,学费问题就是个事。   所以,到现在都没个准。李小妹和李桂香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常抱怨自己儿子这几天太忙,说是抱怨,不过是心疼原跃进受累罢了。   “我知道,我又不傻。”谢云云撇撇嘴,这种事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有很多人走关系,当老师。生产队里的初中生也有不少。   “你不傻”你只是糊涂。谢灵随口说道。   她坐在地上,腿随意岔开,颇有种不拘小节的气场。   谢云云看看天空,看看她,说道:“谢灵,你为什么这么早定亲?是喜欢那个人?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   乡下女孩儿十□□,男的十九二十就开始相看人家。   其中大多数都是相亲认识,然后觉得合适了就结婚、生娃、过一辈子。   像谢灵这样没结过婚就养着两个闺女的情况是少数。   谢云云一直以为谢灵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整日白天上工、下工后围着灶台转,做着家务,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她不是,还是那样好看,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从容。   “喜欢啊,不喜欢怎么会定亲?”小孩子就喜欢问这种天真的问题。人很容易就能喜欢上,爱才属于奢侈品。   定亲,结婚,过日子。   对于谢灵来说,除非是真的爱一个人,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别人走进她的领地。   因为,沾染了柴米油盐的感情,需要真心与宽容才过得下去。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就着过日子,年纪到了,或者两人各方面都合适,自然而然的就结婚了。然后,养育儿女。这时候,爱情不再,儿女就成为家庭连接的轨道。   “好了,不在这儿说了,我带你去宣传队看看吧。那些人应该练上了。”谢灵不准备和她讨论这个复杂的问题。   “好,我还没看过宣传队的活动呢。”谢灵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按原路返回。   “谢云云,你说咱们像不像幽会?”   “去你的,你才幽会呢!”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我这不是和你在幽会吗?”      大院里   宣传队的队员们都在积极的训练。   谢小米领着几个年轻人排练《红色娘子军》的舞台戏。   谢灵带着谢云云进来,走进她们面前,说道:“小米,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谢小米笑着说道:“感觉好多了,大家都很认真。”   谢灵点点头,说道:“今天,你云云姐也在这里,她还是咱们的副队长,你们过一遍,让咱副队长给指导指导?”   说这话时,把躲闪的谢云云拉到大家面前。   谢云云觉得谢灵这是在损她,于是啐骂道:“谢灵,你这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损我呢吧!”就知道这家伙每次都不怀好意,更惨的是每次她都反应不过来。   在谢云云看来,谢灵一肚子坏水,每天笑眯眯的,瘆人。   谢灵笑容不变:“哪能啊,你不是主动辞职了吗,作为副队长,怎么也得给你来场闭幕表演。”   谢云云:“”   谢小米:看着自己堂姐被言语攻击,是该帮堂姐说回去呢?还是假装看不到。   涉及谢灵姐,当然是假装看不到啦。   以前堂姐可说过不少谢灵姐的坏话,就当补偿了。   于是,谢小米假装没听到俩人的对话,腼腆的笑着,开口说道:“灵灵姐,那我叫大家准备,正好你验收一下。   舞台剧主要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   它的表现形式是外放的、夸张的。   所以,很难想象内向害羞的谢小米竟然能一直担任主角,并且压得住舞台,受到生产队所有人的待见。   她穿着破旧的黑布衣,把吴琼花的坚毅勇敢和不畏强权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没想到小米这么厉害!”谢云云为场上的谢小米震惊,原来平日里害羞内向不怎么说话的堂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小米的表演能力是最强的,不比咱们高中时的文艺表演差。”谢灵点头附和她的话。   而且,除了谢小米,其他人的表现也不错。   大家正当青春好年华,男的英武强壮,女的大方漂亮。   他们的演技可能不高,甚至没有演技,但他们是在用心去表演。   所以,宣传队的几次亮相都很受大家欢迎。   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表演和文化宣传,给她们的精神上带来很大影响。   谢灵一边看着表演,继续开口:“春和唱歌也非常好听,她非常有天赋。”   谢云云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那道女声,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个傻闺女竟然有那么好的嗓子。”   听了她这话,谢灵不自觉的摇头,春和她不傻,反而很大气。   自从来了宣传队,就算自己再怎么重视李春和,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说话,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喜欢和她交流。   就连谢云云这种挑三拣四的,也就说人家傻,但其它坏话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多了,孩子们的潜力最大,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有很多惊喜等你去挖掘。”谢灵心理成熟,可跟宣传队的小姑娘们待久了,觉得自己也活泼了不少,心也软了。   谢云云翻了个白眼,说道:“说得像你很大似的,她们也就比咱们小两三岁,过几年就说亲了。说不定,过个几年你和人家同时抱娃嘞!不过,谢灵你明年结婚,说不定后面就能生娃了。”   谢灵抬头望天,她真的不想和旁边这个人交流,每次说正经事的时候她都能给你绕过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南理可没有小学,等你娃长大了,让他来咱们生产队念书,我当他老师。”嘿嘿,她整不了谢灵,但是可以教训她儿子啊!所以在谢灵身上的挫败感都能在孩子身上找回来。   “”我怕你把我孩子教的像你一样二缺。现在,她都有点担心,秋阳秋月入学后的状况啦,到时候一定得多看着点。   至于其它的,谢灵瞥她一眼,谢云云情绪太浅,一眼就能看透,总之猥琐的很,完全没眼看,不想搭理她。   谢灵觉得以后她和徐锐的孩子,就算还小也不会让谢云云给糊弄。   她俩智商情商靠谱,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比谢云云聪明一大截。   想到这儿,谢云云暗骂一声,连婚都没结呢,她怎么就想起孩子了,都怪这家伙误导她。   徐锐不知道谢灵再想什么,要不然非得激动一番。   此时,徐锐正在办公室整理运输日志。   “徐锐,我儿子这个星期天结婚,这是请帖,你一定来啊!”梁丰年走进徐锐的办公室,把一张红色的硬纸递给徐锐,笑着开口说道。   徐锐站起身,接过请帖,开口:“我一定去。”   梁丰年见他答应,脸色越发温和,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定亲了吗?把你未婚妻也带来,一起热闹热闹。大喜的日子,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哄一下气氛。”   徐锐本不想答应,他怕谢灵没有时间。但随即想起这是举行婚礼,所以点点头,说道:“到时候,我和未婚妻准时前往。” 第42章 婚礼上   周日, 梁丰年的儿子梁潮结婚。   上午十点半, 徐锐带着谢灵从谢家沟出发去县城。   “徐锐,我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新郎名字叫梁潮, 那这新娘的名字呢?这请帖有墟怪呀?”连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这是在搞神秘还是搞歧视?谢灵坐在自行车后座, 有些好奇的问道。   徐锐也不太清楚, 要不是前两天梁主任给了请帖,他连人儿子结婚的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去了再看。”徐锐对此不怎么关心,今天去参加婚礼,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别人办婚礼的。   “说的也是, 等咱去了一定得打听一下, 要不然见面不会称呼多尴尬。不知道新娘漂亮不?还有新郎,你见过吗, 好看不?”   “没我好看。”   谢灵从后面拍拍徐锐的背, 笑着说:“你可真脸皮厚, 没见过自己夸自己的。”   徐锐:“”总比你夸别人好。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梁家。   此时, 梁家非常热闹,人来人往,院里一锅大锅饭正冒着热气,估计快熟了。   两人进了门,徐锐找了个角落, 和其他几辆自行车车挨着放置,锁好车子。   然后带着谢灵进屋。   “徐锐来了,快进来,这儿太乱了,你们先将就着坐吧。”   梁丰年今儿穿得十分体面,一身黑色中山装、黑皮鞋,笑容满面。冲着徐锐招呼道。   说完,看向谢灵,笑容更大:“这是你未婚妻吧,长的俊,你小子有福气。”   徐锐没有反驳,反而接上他这句话,开口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谢灵。”   “这是运输部的主任,梁丰年同志。”   梁丰年一听这语气,这态度,瞬间有谱了,这小子冷冰冰的倒是极为重视未婚妻。   再看谢灵,为表重视,穿着碎花衬衫,黑色直筒裤,脚上是徐锐刚给她买的黑色皮鞋。配上出众的容貌和过人的气质,确实是个优秀的好姑娘。   徐锐还是一身军装,一个身形高大,一个纤细修长。两人站在一起,颇有郎才女貌,男女相得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儿子结婚,梁丰年现在一看到年轻小两口,他就喜欢的很。   “哈哈,你们小两口吃好喝好,今儿可得在这儿好好热闹一番。”梁丰年一边说着,见又有人进来,他忙歉声道:“有个朋友来了,我再去招呼一下,你们先到这儿坐着。”   徐锐点点头,谢灵则是笑着说一声:“您去忙吧,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梁丰年点点头,想道:这闺女落落大方,和徐锐正好互补。   过十二点的时候,梁家外面一阵吵闹。   谢灵听了声音,赶紧拽拽旁边沙发上徐锐的衣服,说道:“应该是新郎把新娘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她可是对新郎新娘好奇得很。   徐锐看谢灵期待的样子,不由莞尔,也不着急起来,反而说道:“迟早都要看到,有什么着急,咱们就在屋里等着。”   谢灵瞪着他,说道:“喂,你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去看看新郎新娘好看不?他们要怎么进家门?”   徐锐:“”他还真不感兴趣,不过,难得看到谢灵着急的样子,摸摸谢灵的头,说道:“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和你去看。”   谢灵翻了个白眼,怎么有这么无赖的人,就让他陪自己出去看看人怎么进家门,他都得提要求。   “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看。”   徐锐看着谢灵,开口:“你确定?新人进家门,首先要给男女同志扔花,不过现在好像不能扔花,改成扔喜袋了。被扔中的同志待会儿得在喜宴上给新人和群众表演节目。   你一个人,还是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太显眼。有很大机率被选中。灵灵这么想表演节目的吗?”   “其实,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人表演。”不想让其他人看。最后一句话是在谢灵耳边说得。   谢灵好想掐死现在的徐锐,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婚礼现场,她只得忍耐下来,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太过分得我可不依。”   “第一个:婚房必须只有你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不,婚房只有你我,你之前说要考虑考虑。”   谢灵真没想到徐锐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不应该只是个情趣吗?这家伙太较真了吧,记到现在。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秋阳秋月和他们一起睡,毕竟明年俩小孩就六岁了,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她希望两人从小养成独立的习惯。   所以,这种要求相当于白送她。   谢灵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第二个条件呢?徐锐,你快点,再不出去,人就该进家门了。”   没看屋里已经没人,都去外面看新人了吗?   徐锐看她毫不犹豫的样子,眸色一深,随即淡定的开口:“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一直不能放下。”   谢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那我要是累了呢?”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语气极重。   “累了咱们就去角落里,就靠着我,歇歇。”徐锐当然舍不得她累,不过想想刚才屋子里时不时看向谢灵的目光,眼里一沉,这些人看不到他和谢灵的亲近吗?   管不住自己的眼,一直往别人未婚妻身上瞅。   谢灵:“呵呵,我答应了。”一边说着,拽起徐锐就往外走去。   她已经亏了,不能连新人进门都看不到。   至于那些条件,在谢灵看来就是情趣,就这男人较真。不过谁让是她男人,现在还是先惯着吧!   外面,一对新人已经进了大门,正在院子里给长辈也就是梁丰年和鲁豫敏敬茶。一群亲朋好友围成一个大圈,不时地对一对新人起哄。   不过,到了敬茶的时候大家自动安静下来。   “看,新娘子那脸红的,刚才叫娘的时候真要红透了。”   “人家这是新媳妇,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重头戏还在后面呢,不过这新人脸皮子太薄了,一会儿脸不得烧着了。”      新郎拿起圆桌上的瓷缸先递给新娘,然后自己再端起另一个,两个人弯着腰分别向父母敬茶。   鲁豫敏笑容温和地接过儿媳妇的茶,从兜里拿出红包,递给她,说道:“你们好好过日子。”   比起媳妇,梁丰年就情绪外放多了,笑容满面,接过儿子的茶,朗声说道:“好好和你媳妇过日子。尊重妻子,相互扶持。”   两个新人直起腰,乖巧应道。   敬完茶,就是大家伙最期待的环节。   这时候新郎的朋友们发挥作用了。   “走,咱们上楼,让新人乐一乐。”   一群大男人闹闹哄哄踩着梯子就往楼上走。 第43章 婚礼下   等谢灵和徐锐出去看到的就是有些狼狈笑着的新郎, 以及低着头像是害羞到不行的新娘。-   只见, 新郎一身蓝色制服,身上带着大红花,新娘一身红色西服, 两人都是同样式的黑色西服裤和黑皮鞋。   一对新人个子都不太高。   此时, 面对面站着, 两人中间是一个由绳子穿着的炸面片。   炸面片呈菱形, 比一般的面片大的多,是专门为了今天这一幕炸的。   这个时候,新人的父母进家去了,其余的亲朋好友甚至街里邻居熟人的都围在一起。   年龄稍长一点的笑着看新人的热闹, 而围在一边的年轻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 纷纷起哄道:“梁潮, 你在犹豫啥子嘞,快上啊, 三十秒的时间, 这都过去十秒了, 连个面片的边都没有碰上。”   “真逊啊梁潮你,站着不动, 咋地,想让新娘主动啊?你咋想着这么好呢?”      群众起哄,一旁的“专业”的记时员也开始“计时”了。   “快啊,我数着时间了啊!九、十”   三十秒,十秒已过, 梁潮闭闭眼,狠狠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往新娘那边靠近。   不过看媳妇羞涩的不成样,他也不敢狠靠,只能探着脸,伸着脖子嘴巴往面片方向张。   大家站在这儿可不是看新郎一个人的表演秀的,看新娘低着头一动不动。   也不嫌弃新郎不主动了,而是开口:   “新娘呢,今儿咋就没见新娘抬过头呢!不会还没到吧?”   “快点,新娘也得衔面片啊!光新郎一个人可不行,必须得两人一起衔住才行。”      听着众人的起哄声,新娘脸越发的红,像是涂了胭脂似的。不过,想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她只能抬起头,尝试着去探面片。   这时,谢灵也终于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随之,心里就是一片惊讶,这不是沈宝珍吗?她今天竟然结婚,不对,应该是她没事了?还是今天的新娘?   站在人群中,看看左右众人,暂时把惊讶藏在心里,面色平静的继续看这一幕。   经过众人那么一起哄,这下一对新人都去含中间的炸面片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四”计时员的声音响起。   然后,梁潮听见后瞬间炸了,“你咋回事啊?小学数学没学好啊?二十一完了咋就是二十四了,二十二、二十三被你吃了?”   梁潮这气是发出去了,可是,不管时间报没报错,反正面片是不行了。   梁潮和沈宝珍两人本来已经含到了边,正伸着脖子探着嘴准备往中间吃。   结果,被梁潮这么一咋呼,梁潮那么一扭头、一转身,炸面片断了。专注于吃炸面片的沈宝珍没有准备,重心不稳之下,连身子带人就往梁潮身上扑去。   “哈哈,哈哈哈”   “陈哥这回干得好,这计时员当得专业。”   “新郎快感谢计时员,要不然你也抱不上。”   “哥,你下次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让陈恕这家伙当计时员,要不然他会坑死你。”人群前面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闻言点点头,说道:“陈恕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谁不知道?想平时梁潮精明的很,这结个婚就跟傻子似的了,连个人都不会选了。”   少年看看新人,再看看男人。想起他哥平时遇到未来嫂子的傻样,心里腹诽:说不定你结婚时比梁哥还白痴呢!   这时,梁潮也顾不上骂他们,急匆匆地扶好沈宝珍,问道:“有没有伤到哪?没事吧?”   沈宝珍和梁潮身高差距不算大,沈宝珍撞到梁潮身上,额头正好磕到梁潮的脸颊。   加上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不咋疼。   沈宝珍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听见梁潮的关心,有些害羞,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次沈宝珍的脸又红了一圈,但梁潮却觉得这次红的更动人。沈宝珍靠在他身上,他不自觉的抱了抱她。   “梁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刚才是我记错时间了,不好意思啊,咱们得重新来了。所以,你就别和嫂子腻歪了,晚上有的是时候。”旁边,计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似是不好意思,实则声音平缓毫无诚意,细听还带着点戏谑。   “哈哈哈,确实得再来。这进门之前至少得来一轮吧。”   “连个炸面片都没吃好,还想进家门,美的你俩,快点吧!”      谢灵听到这无良的话,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位计时员可真是搞笑”一肚子坏水。   她听了都不禁同情这对新人。估计,新郎新娘听了更得憋屈死。   徐锐眯眯眼,他不觉得有什么乐趣,不过想到谢灵说得,不禁有些沉闷的开口:“就是爱耍小聪明,这种人你敢让他到咱们的婚礼上?”   谢灵闻言不禁摇头,比起自己受折磨她还是更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果然,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徐锐见她的模样,神色缓了缓,不经意间俩人靠得更近。   “你,你们”梁潮听到陈恕那番不要脸的话,真要气炸了。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真要呼他两巴掌。   不过,今儿,先不跟这群畜牲计较。   这时候,楼上的人把绳子拉上来,拿针引线重新穿上一个炸面片,笑容满面的冲着下面的梁潮、沈宝珍喊道:“梁哥、嫂子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不少炸面片,绝对够你俩今天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梁潮现在已经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忽略这人的鬼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对着沈宝珍轻声道:“宝珍,咱们这次”   没等梁潮说完,沈宝珍就开口了:“咱们这次一定得一遍过,不能再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待会儿你靠我近点。”这群臭男人,当她沈宝珍不存在的吗?   之前她那是没反应过来,害羞。   可现在,她明白了,你越羞囧,他们越想逗你。   “好。”这时候,媳妇说什么都是好的。不过,还得警告陈恕一番:“计时员,你可别过分啊。你今年十九岁,不是陈三岁,别连个数都数不清。”   新的一轮开始,“计时员”陈恕再次上线。不过,这次他可没想过数错数,因为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一对儿新人钻呢。   “一、二、三”   这一次梁潮和沈宝珍也顾不得害羞了,果断的凑近,去含中间的炸面片。   “十五、十六、十七”   “快点,吃,往嘴里吃”      伴随着众人的起哄声,两人挨得越来越近,鼻尖都快要对上了,然后炸面片突然被抬高,两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撞上。   这次终于是嘴对嘴,亲上了。   这场面,简直是普天同庆,就差一个照相机拍下来了。   不知道大家遗憾不,反正此时此刻的谢灵是挺遗憾没个照相机在身边的。   多么唯美的一幕,虽然新郎新娘的姿态都不是那么优美,神情还目瞪口呆的。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想笑的心理。   “哈哈”谢灵这回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挽着徐锐的胳膊,此时不由得往徐锐那边倾斜。   徐锐眼神纵容的看着她,拿手微微护着她。   陈恕看着梁潮、沈宝珍亲住那一幕,不禁眯眯眼,然后看向身边的五岁小不点,对他开口说道:“陈旭,还想不想要哥的糖了?”   陈旭想起昨天在他哥房间看到的那一大包喜糖,眼睛一亮,快速点点头,开口说道:“我想吃,哥哥能给我吗?”   陈恕长着一双狐狸眼,眯着眼睛的时候最好看,这也是他算计人的时候的表现。   看了看才长到膝盖处的陈旭,说道:“你只要大声说一句: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我就给你糖。”   不过那糖是梁潮给工会所有同志的,现在已经不在他这里。至于别人会不会给陈旭,他不管,反正自己这里是没有了。   五岁才长到他膝盖,是有多矮?还是多吃饭吧,还想吃糖?   “好,好,我答应。”这个很简单嘛,不就是一句话,大人真笨,连句话都不会说,还要他这个小孩子帮忙。   “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   沉寂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打破了。   围观群众乐呵了,小孩儿都知道让你们亲一个,快点再亲一个啊!   而梁潮和沈宝珍,先是呆愣,然后,沈宝珍先回过神冲着上面喊到:“刘伟,你怎么回事?连个线都拽不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可别饿着你了。”   这下,大家都没想到沈宝珍还会讽刺他人。   这时候不应该是新娘娇羞的靠在新郎的怀里,新郎嘴里骂骂咧咧实则心里暗爽,然后在众人热情的请求下矜持的抱住新娘吗?   好吧,梁潮几个朋友也没想到平日泼辣的沈宝珍新婚也是这么的泼辣。   大家笑闹一通,时间快到一点了,陈恕看看表,咳嗽一声,向楼窗上看了一眼,点点头。   楼上的人瞬间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时间到了,别再耍了的意思。   接下来,梁潮和沈宝珍继续吃完之前剩下的炸面片。   然后,在众人一片喜悦和祝福的目光下进了堂屋。   随后,一众亲朋好友比如有喜帖的跟着进堂屋。   剩下的人则是待在院子外边,那些自己的家伙什准备捞饭。   这时,一大锅菜饭也熟了。 第44章 可以跳过   堂屋门口   一对新人跨过门槛, 新娘沈宝珍面朝门外, 接过新郎递过来的福袋,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   福袋里装了喜糖,新人凭结婚证在日期期限内就可以购买喜糖和新被子、暖壶等结婚用品。   这个时候, 大家言语间正经多了。   “这次得挑单身

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和她姨父还有原跃进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谢家沟原先的地主院子已经成了宣传队平时训练的固定场所。   谢云云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只听见一个人唱道: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嗓音清亮而又婉转,是个好听的女声,随即她看向唱歌的女孩儿,十分惊讶。   李春和这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在她看来这人就是傻乎乎的,别人说她她不生气,还一劲儿的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好事在等着她。   可是今天,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李春和,自信夺目。   谢云云有些恍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一直在被冲刷。   原来她以为十分好的地方现在不那么好,以前认为不好的地方却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言语间抱有善意的大嫂,态度温和的队长,现在万众瞩目的李春和   谢云云明白,也许不是他们变了,而是自己的心静下来了。   不过,她回到这里,除了她娘,最想见得竟然是谢灵。   谢灵此刻正站在角落面含微笑的听李春和唱歌,她觉得每次听春和的声音都是一种享受。   不仅是因为好听,更重要的是她是谢灵亲手教出来的,这让谢灵对她的歌声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情感。   正听着好好的时候她就被人拽住,扭头一看原来是谢云云。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你找我啥事?”谢灵有墟怪,她觉得以谢云云的性子自从上次说话后就不会来找她,反而会躲着她才对吧!   谢云云面对这样的谢灵总是有种难堪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谢灵就变了,脸上还是温柔和善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她认为谢灵现在比以前可怕多了。   “听说你蹲了?祝贺你!”不过现在,面对温和淡定的谢灵,她竟然觉得十分踏实。   谢灵别别耳边的碎发,闻言笑道:“谢谢你!”   “我,那个,对不起,我以前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非常不好。”谢云云现在一想到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就非常羞愧,她觉得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刁蛮的小孩儿,十分无礼。   她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还有,谢谢你,谢灵。上一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时候的自己太傻,太幼稚,经过学校里的事情,她仿佛一下明白了很多。   以前的自己就因为成绩和相貌而嫉妒谢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   谢云云看到同班里的同学就那样轻易被带走,前几天还威风满面的人就当了犯人,而一个多月前被抓走批/斗的,现在却一脸风光。   还有自己的好朋友刘晓英,好好的就被带走,要不是晓英爹厉害,她就要被人抓去农场了。   这种命运的无常,让谢云云无措,想要逃避,但同时从这件事中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   谢灵仔细观察谢云云,发现她面色平静,眼睛直视着自己,态度真诚。   谢灵笑笑,这谢云云的眼睛倒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然后在谢云云越来越紧张的神色下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句迟来的道歉我接受。还有啊,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客气。”   说完,有形皮的眨眨眼。   面对这样鲜活的谢灵,谢云云瞬间失神,谢灵好像更美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她反而更想亲近谢灵了。谢云云怀疑自己有病,昨天她还在心里骂谢灵呢!   谢灵刚觉得谢云云改好了臭毛病,可现在又变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无语,然后走近谢云云,在她眼前摆摆手,道:“哎,你想什么呢?”表情越来越猥琐了。   “啊,我没想啥。”谢云云慌忙回过神,见谢灵正在看她,忙转换话题:“我今天去队长家,把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给辞了。”   谢灵觉得谢云云现在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做什么她都不觉得惊讶了,她更关心的是副队长这职位给谁了,她可不希望进个新人,什么不懂就指手画脚搞激进那一套,与其这样还不如谢云云呢!好歹谢云云不管事。   所以,谢灵说道:“你早该卸下来了。不过,队长说了要谁进来?”   “队长问我的意见,我就说让你这个宣传队队长来指定。”谢云云说起这个就一脸得意,她一直以为队长不待见她呢,谁知道原叔这么尊重她,还问她一个小姑娘的意见。   谢灵瞅她一眼,看她美滋滋的样子,不忍打破她的幻想,而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就安安分分的去学校吧。之前不是还想成绩超过我?正好好好学习。”   谢云云闻言脸一垮,有些失落的开口:“谢灵,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害怕那个地方了。”   这些话没敢对她娘说,但她却对谢灵坦言相告。   谢灵也没有关注过学校,徐锐倒是跟她说过一次,见她不关心,就没再继续开口。   她刚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年份后,她是有些慌乱的,甚至于害怕。   但现在,她处在农村,还是一个宗族盛行的谢家沟。这里可没有什么动乱,附近生产队也算平静。   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分小心,还被一些影视剧给误导了。可能有很乱的地方,但不包括这里。   谢家沟平静自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努力,纽收粮食,农闲整地修水利。   饭还吃不饱,哪有心思勾心斗角。斗这个斗那个,十里八乡里拐外拐都是亲戚,谁斗谁。   最严重的不过是不让唱戏说书,戏服都被收走,大家没了其它娱乐,对宣传队的活动更加热情了。   所以,后来她也没再关心过学校怎么样。   当然,现在她也不准备知道,只是嘴角含笑,对谢云云说道:“你已经回家了,学校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至于上课,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你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这话说得直接,却是谢云云最喜欢的答案,喃喃开口:“是啊,不上就不上。”   一边说一边走,发现两人来到了后山,谢云云干脆拉着谢灵坐下,靠近她轻声道:“谢灵,我告诉你个秘密。”   “咱们生产队要建小学了,我想去学校当老师。”   说完,得意的看向谢灵,说道:“谢灵,我够意思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了。”   谢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队长她娘告诉她的,连具体日子都说了。   不过,这家伙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性子。   于是笑眯眯的开口:“原进宇好像也去学校教书,你俩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呢!” 第41章 喜欢   原进宇长得高, 成绩好, 谢云云在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可是她胆子小,就怕别人发现,尤其是原进宇本人, 所以她捂的严严实实, 连和她关系最好的王悦、刘小英她们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谢灵这家伙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 听她说到原进宇, 谢云云有些羞耻,红着脸掩饰道:“是吗?原进宇和我一起工作?”   然后,眼神恍惚,和我一起工作?我俩单独相处?教一个班的学生?一起进步?   她以前可嫉妒谢灵和原进宇一起讨论题了, 可惜她数学太差, 原进宇都不找她。   而她又怕原进宇嫌弃她笨, 所以一直不敢问他题,自己弄不懂的话不是更丢脸?   现在看来, 也是缘分, 原进宇数学好, 她语文好。一文一理,一个是代课老师, 一个是班主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岂不是好极了?   想着想着,她实在控制不住得笑出声然后,抬起头, 就是谢灵戏虞的眼神。   脸轰得一下,一股热气涌上脑海,突然想起原进宇和她一起工作这话是谢灵说得,有点不对啊。   “谢灵,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工作?”   谢灵见人终于回神,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听原进宇奶奶说得,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不过这话也是只有咱俩知道,千万别往外说。”   谢云云:“”我,她想吐口唾沫,为啥谢灵还是如此讨厌。   谢灵看她憋屈的模样,也不再逗她,反而说道:“这话别往外说了,咱生产队是要建小学,不过有些东西还没敲定。”   比如和公社小学的协调沟通问题。   原跃进看到生产队能建小学的希望后,一直在和公社里的领导干事们沟通。   想让谢家沟小学尽快成立,不用等到寒假开学,直接这个学期趁着下雪不冷之前成立。   这样也可以让队里上小三的孩子们直接到生产队上课,不用冷飕飕的走远路去公社。   可这种事太难办了,光和公社小学沟通协调学生的学籍问题,学费问题就是个事。   所以,到现在都没个准。李小妹和李桂香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常抱怨自己儿子这几天太忙,说是抱怨,不过是心疼原跃进受累罢了。   “我知道,我又不傻。”谢云云撇撇嘴,这种事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有很多人走关系,当老师。生产队里的初中生也有不少。   “你不傻”你只是糊涂。谢灵随口说道。   她坐在地上,腿随意岔开,颇有种不拘小节的气场。   谢云云看看天空,看看她,说道:“谢灵,你为什么这么早定亲?是喜欢那个人?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   乡下女孩儿十□□,男的十九二十就开始相看人家。   其中大多数都是相亲认识,然后觉得合适了就结婚、生娃、过一辈子。   像谢灵这样没结过婚就养着两个闺女的情况是少数。   谢云云一直以为谢灵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整日白天上工、下工后围着灶台转,做着家务,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她不是,还是那样好看,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从容。   “喜欢啊,不喜欢怎么会定亲?”小孩子就喜欢问这种天真的问题。人很容易就能喜欢上,爱才属于奢侈品。   定亲,结婚,过日子。   对于谢灵来说,除非是真的爱一个人,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别人走进她的领地。   因为,沾染了柴米油盐的感情,需要真心与宽容才过得下去。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就着过日子,年纪到了,或者两人各方面都合适,自然而然的就结婚了。然后,养育儿女。这时候,爱情不再,儿女就成为家庭连接的轨道。   “好了,不在这儿说了,我带你去宣传队看看吧。那些人应该练上了。”谢灵不准备和她讨论这个复杂的问题。   “好,我还没看过宣传队的活动呢。”谢灵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按原路返回。   “谢云云,你说咱们像不像幽会?”   “去你的,你才幽会呢!”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我这不是和你在幽会吗?”      大院里   宣传队的队员们都在积极的训练。   谢小米领着几个年轻人排练《红色娘子军》的舞台戏。   谢灵带着谢云云进来,走进她们面前,说道:“小米,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谢小米笑着说道:“感觉好多了,大家都很认真。”   谢灵点点头,说道:“今天,你云云姐也在这里,她还是咱们的副队长,你们过一遍,让咱副队长给指导指导?”   说这话时,把躲闪的谢云云拉到大家面前。   谢云云觉得谢灵这是在损她,于是啐骂道:“谢灵,你这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损我呢吧!”就知道这家伙每次都不怀好意,更惨的是每次她都反应不过来。   在谢云云看来,谢灵一肚子坏水,每天笑眯眯的,瘆人。   谢灵笑容不变:“哪能啊,你不是主动辞职了吗,作为副队长,怎么也得给你来场闭幕表演。”   谢云云:“”   谢小米:看着自己堂姐被言语攻击,是该帮堂姐说回去呢?还是假装看不到。   涉及谢灵姐,当然是假装看不到啦。   以前堂姐可说过不少谢灵姐的坏话,就当补偿了。   于是,谢小米假装没听到俩人的对话,腼腆的笑着,开口说道:“灵灵姐,那我叫大家准备,正好你验收一下。   舞台剧主要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   它的表现形式是外放的、夸张的。   所以,很难想象内向害羞的谢小米竟然能一直担任主角,并且压得住舞台,受到生产队所有人的待见。   她穿着破旧的黑布衣,把吴琼花的坚毅勇敢和不畏强权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没想到小米这么厉害!”谢云云为场上的谢小米震惊,原来平日里害羞内向不怎么说话的堂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小米的表演能力是最强的,不比咱们高中时的文艺表演差。”谢灵点头附和她的话。   而且,除了谢小米,其他人的表现也不错。   大家正当青春好年华,男的英武强壮,女的大方漂亮。   他们的演技可能不高,甚至没有演技,但他们是在用心去表演。   所以,宣传队的几次亮相都很受大家欢迎。   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表演和文化宣传,给她们的精神上带来很大影响。   谢灵一边看着表演,继续开口:“春和唱歌也非常好听,她非常有天赋。”   谢云云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那道女声,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个傻闺女竟然有那么好的嗓子。”   听了她这话,谢灵不自觉的摇头,春和她不傻,反而很大气。   自从来了宣传队,就算自己再怎么重视李春和,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说话,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喜欢和她交流。   就连谢云云这种挑三拣四的,也就说人家傻,但其它坏话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多了,孩子们的潜力最大,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有很多惊喜等你去挖掘。”谢灵心理成熟,可跟宣传队的小姑娘们待久了,觉得自己也活泼了不少,心也软了。   谢云云翻了个白眼,说道:“说得像你很大似的,她们也就比咱们小两三岁,过几年就说亲了。说不定,过个几年你和人家同时抱娃嘞!不过,谢灵你明年结婚,说不定后面就能生娃了。”   谢灵抬头望天,她真的不想和旁边这个人交流,每次说正经事的时候她都能给你绕过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南理可没有小学,等你娃长大了,让他来咱们生产队念书,我当他老师。”嘿嘿,她整不了谢灵,但是可以教训她儿子啊!所以在谢灵身上的挫败感都能在孩子身上找回来。   “”我怕你把我孩子教的像你一样二缺。现在,她都有点担心,秋阳秋月入学后的状况啦,到时候一定得多看着点。   至于其它的,谢灵瞥她一眼,谢云云情绪太浅,一眼就能看透,总之猥琐的很,完全没眼看,不想搭理她。   谢灵觉得以后她和徐锐的孩子,就算还小也不会让谢云云给糊弄。   她俩智商情商靠谱,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比谢云云聪明一大截。   想到这儿,谢云云暗骂一声,连婚都没结呢,她怎么就想起孩子了,都怪这家伙误导她。   徐锐不知道谢灵再想什么,要不然非得激动一番。   此时,徐锐正在办公室整理运输日志。   “徐锐,我儿子这个星期天结婚,这是请帖,你一定来啊!”梁丰年走进徐锐的办公室,把一张红色的硬纸递给徐锐,笑着开口说道。   徐锐站起身,接过请帖,开口:“我一定去。”   梁丰年见他答应,脸色越发温和,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定亲了吗?把你未婚妻也带来,一起热闹热闹。大喜的日子,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哄一下气氛。”   徐锐本不想答应,他怕谢灵没有时间。但随即想起这是举行婚礼,所以点点头,说道:“到时候,我和未婚妻准时前往。” 第42章 婚礼上   周日, 梁丰年的儿子梁潮结婚。   上午十点半, 徐锐带着谢灵从谢家沟出发去县城。   “徐锐,我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新郎名字叫梁潮, 那这新娘的名字呢?这请帖有墟怪呀?”连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这是在搞神秘还是搞歧视?谢灵坐在自行车后座, 有些好奇的问道。   徐锐也不太清楚, 要不是前两天梁主任给了请帖,他连人儿子结婚的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去了再看。”徐锐对此不怎么关心,今天去参加婚礼,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别人办婚礼的。   “说的也是, 等咱去了一定得打听一下, 要不然见面不会称呼多尴尬。不知道新娘漂亮不?还有新郎,你见过吗, 好看不?”   “没我好看。”   谢灵从后面拍拍徐锐的背, 笑着说:“你可真脸皮厚, 没见过自己夸自己的。”   徐锐:“”总比你夸别人好。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梁家。   此时, 梁家非常热闹,人来人往,院里一锅大锅饭正冒着热气,估计快熟了。   两人进了门,徐锐找了个角落, 和其他几辆自行车车挨着放置,锁好车子。   然后带着谢灵进屋。   “徐锐来了,快进来,这儿太乱了,你们先将就着坐吧。”   梁丰年今儿穿得十分体面,一身黑色中山装、黑皮鞋,笑容满面。冲着徐锐招呼道。   说完,看向谢灵,笑容更大:“这是你未婚妻吧,长的俊,你小子有福气。”   徐锐没有反驳,反而接上他这句话,开口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谢灵。”   “这是运输部的主任,梁丰年同志。”   梁丰年一听这语气,这态度,瞬间有谱了,这小子冷冰冰的倒是极为重视未婚妻。   再看谢灵,为表重视,穿着碎花衬衫,黑色直筒裤,脚上是徐锐刚给她买的黑色皮鞋。配上出众的容貌和过人的气质,确实是个优秀的好姑娘。   徐锐还是一身军装,一个身形高大,一个纤细修长。两人站在一起,颇有郎才女貌,男女相得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儿子结婚,梁丰年现在一看到年轻小两口,他就喜欢的很。   “哈哈,你们小两口吃好喝好,今儿可得在这儿好好热闹一番。”梁丰年一边说着,见又有人进来,他忙歉声道:“有个朋友来了,我再去招呼一下,你们先到这儿坐着。”   徐锐点点头,谢灵则是笑着说一声:“您去忙吧,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梁丰年点点头,想道:这闺女落落大方,和徐锐正好互补。   过十二点的时候,梁家外面一阵吵闹。   谢灵听了声音,赶紧拽拽旁边沙发上徐锐的衣服,说道:“应该是新郎把新娘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她可是对新郎新娘好奇得很。   徐锐看谢灵期待的样子,不由莞尔,也不着急起来,反而说道:“迟早都要看到,有什么着急,咱们就在屋里等着。”   谢灵瞪着他,说道:“喂,你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去看看新郎新娘好看不?他们要怎么进家门?”   徐锐:“”他还真不感兴趣,不过,难得看到谢灵着急的样子,摸摸谢灵的头,说道:“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和你去看。”   谢灵翻了个白眼,怎么有这么无赖的人,就让他陪自己出去看看人怎么进家门,他都得提要求。   “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看。”   徐锐看着谢灵,开口:“你确定?新人进家门,首先要给男女同志扔花,不过现在好像不能扔花,改成扔喜袋了。被扔中的同志待会儿得在喜宴上给新人和群众表演节目。   你一个人,还是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太显眼。有很大机率被选中。灵灵这么想表演节目的吗?”   “其实,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人表演。”不想让其他人看。最后一句话是在谢灵耳边说得。   谢灵好想掐死现在的徐锐,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婚礼现场,她只得忍耐下来,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太过分得我可不依。”   “第一个:婚房必须只有你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不,婚房只有你我,你之前说要考虑考虑。”   谢灵真没想到徐锐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不应该只是个情趣吗?这家伙太较真了吧,记到现在。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秋阳秋月和他们一起睡,毕竟明年俩小孩就六岁了,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她希望两人从小养成独立的习惯。   所以,这种要求相当于白送她。   谢灵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第二个条件呢?徐锐,你快点,再不出去,人就该进家门了。”   没看屋里已经没人,都去外面看新人了吗?   徐锐看她毫不犹豫的样子,眸色一深,随即淡定的开口:“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一直不能放下。”   谢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那我要是累了呢?”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语气极重。   “累了咱们就去角落里,就靠着我,歇歇。”徐锐当然舍不得她累,不过想想刚才屋子里时不时看向谢灵的目光,眼里一沉,这些人看不到他和谢灵的亲近吗?   管不住自己的眼,一直往别人未婚妻身上瞅。   谢灵:“呵呵,我答应了。”一边说着,拽起徐锐就往外走去。   她已经亏了,不能连新人进门都看不到。   至于那些条件,在谢灵看来就是情趣,就这男人较真。不过谁让是她男人,现在还是先惯着吧!   外面,一对新人已经进了大门,正在院子里给长辈也就是梁丰年和鲁豫敏敬茶。一群亲朋好友围成一个大圈,不时地对一对新人起哄。   不过,到了敬茶的时候大家自动安静下来。   “看,新娘子那脸红的,刚才叫娘的时候真要红透了。”   “人家这是新媳妇,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重头戏还在后面呢,不过这新人脸皮子太薄了,一会儿脸不得烧着了。”      新郎拿起圆桌上的瓷缸先递给新娘,然后自己再端起另一个,两个人弯着腰分别向父母敬茶。   鲁豫敏笑容温和地接过儿媳妇的茶,从兜里拿出红包,递给她,说道:“你们好好过日子。”   比起媳妇,梁丰年就情绪外放多了,笑容满面,接过儿子的茶,朗声说道:“好好和你媳妇过日子。尊重妻子,相互扶持。”   两个新人直起腰,乖巧应道。   敬完茶,就是大家伙最期待的环节。   这时候新郎的朋友们发挥作用了。   “走,咱们上楼,让新人乐一乐。”   一群大男人闹闹哄哄踩着梯子就往楼上走。 第43章 婚礼下   等谢灵和徐锐出去看到的就是有些狼狈笑着的新郎, 以及低着头像是害羞到不行的新娘。-   只见, 新郎一身蓝色制服,身上带着大红花,新娘一身红色西服, 两人都是同样式的黑色西服裤和黑皮鞋。   一对新人个子都不太高。   此时, 面对面站着, 两人中间是一个由绳子穿着的炸面片。   炸面片呈菱形, 比一般的面片大的多,是专门为了今天这一幕炸的。   这个时候,新人的父母进家去了,其余的亲朋好友甚至街里邻居熟人的都围在一起。   年龄稍长一点的笑着看新人的热闹, 而围在一边的年轻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 纷纷起哄道:“梁潮, 你在犹豫啥子嘞,快上啊, 三十秒的时间, 这都过去十秒了, 连个面片的边都没有碰上。”   “真逊啊梁潮你,站着不动, 咋地,想让新娘主动啊?你咋想着这么好呢?”      群众起哄,一旁的“专业”的记时员也开始“计时”了。   “快啊,我数着时间了啊!九、十”   三十秒,十秒已过, 梁潮闭闭眼,狠狠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往新娘那边靠近。   不过看媳妇羞涩的不成样,他也不敢狠靠,只能探着脸,伸着脖子嘴巴往面片方向张。   大家站在这儿可不是看新郎一个人的表演秀的,看新娘低着头一动不动。   也不嫌弃新郎不主动了,而是开口:   “新娘呢,今儿咋就没见新娘抬过头呢!不会还没到吧?”   “快点,新娘也得衔面片啊!光新郎一个人可不行,必须得两人一起衔住才行。”      听着众人的起哄声,新娘脸越发的红,像是涂了胭脂似的。不过,想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她只能抬起头,尝试着去探面片。   这时,谢灵也终于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随之,心里就是一片惊讶,这不是沈宝珍吗?她今天竟然结婚,不对,应该是她没事了?还是今天的新娘?   站在人群中,看看左右众人,暂时把惊讶藏在心里,面色平静的继续看这一幕。   经过众人那么一起哄,这下一对新人都去含中间的炸面片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四”计时员的声音响起。   然后,梁潮听见后瞬间炸了,“你咋回事啊?小学数学没学好啊?二十一完了咋就是二十四了,二十二、二十三被你吃了?”   梁潮这气是发出去了,可是,不管时间报没报错,反正面片是不行了。   梁潮和沈宝珍两人本来已经含到了边,正伸着脖子探着嘴准备往中间吃。   结果,被梁潮这么一咋呼,梁潮那么一扭头、一转身,炸面片断了。专注于吃炸面片的沈宝珍没有准备,重心不稳之下,连身子带人就往梁潮身上扑去。   “哈哈,哈哈哈”   “陈哥这回干得好,这计时员当得专业。”   “新郎快感谢计时员,要不然你也抱不上。”   “哥,你下次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让陈恕这家伙当计时员,要不然他会坑死你。”人群前面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闻言点点头,说道:“陈恕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谁不知道?想平时梁潮精明的很,这结个婚就跟傻子似的了,连个人都不会选了。”   少年看看新人,再看看男人。想起他哥平时遇到未来嫂子的傻样,心里腹诽:说不定你结婚时比梁哥还白痴呢!   这时,梁潮也顾不上骂他们,急匆匆地扶好沈宝珍,问道:“有没有伤到哪?没事吧?”   沈宝珍和梁潮身高差距不算大,沈宝珍撞到梁潮身上,额头正好磕到梁潮的脸颊。   加上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不咋疼。   沈宝珍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听见梁潮的关心,有些害羞,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次沈宝珍的脸又红了一圈,但梁潮却觉得这次红的更动人。沈宝珍靠在他身上,他不自觉的抱了抱她。   “梁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刚才是我记错时间了,不好意思啊,咱们得重新来了。所以,你就别和嫂子腻歪了,晚上有的是时候。”旁边,计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似是不好意思,实则声音平缓毫无诚意,细听还带着点戏谑。   “哈哈哈,确实得再来。这进门之前至少得来一轮吧。”   “连个炸面片都没吃好,还想进家门,美的你俩,快点吧!”      谢灵听到这无良的话,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位计时员可真是搞笑”一肚子坏水。   她听了都不禁同情这对新人。估计,新郎新娘听了更得憋屈死。   徐锐眯眯眼,他不觉得有什么乐趣,不过想到谢灵说得,不禁有些沉闷的开口:“就是爱耍小聪明,这种人你敢让他到咱们的婚礼上?”   谢灵闻言不禁摇头,比起自己受折磨她还是更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果然,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徐锐见她的模样,神色缓了缓,不经意间俩人靠得更近。   “你,你们”梁潮听到陈恕那番不要脸的话,真要气炸了。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真要呼他两巴掌。   不过,今儿,先不跟这群畜牲计较。   这时候,楼上的人把绳子拉上来,拿针引线重新穿上一个炸面片,笑容满面的冲着下面的梁潮、沈宝珍喊道:“梁哥、嫂子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不少炸面片,绝对够你俩今天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梁潮现在已经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忽略这人的鬼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对着沈宝珍轻声道:“宝珍,咱们这次”   没等梁潮说完,沈宝珍就开口了:“咱们这次一定得一遍过,不能再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待会儿你靠我近点。”这群臭男人,当她沈宝珍不存在的吗?   之前她那是没反应过来,害羞。   可现在,她明白了,你越羞囧,他们越想逗你。   “好。”这时候,媳妇说什么都是好的。不过,还得警告陈恕一番:“计时员,你可别过分啊。你今年十九岁,不是陈三岁,别连个数都数不清。”   新的一轮开始,“计时员”陈恕再次上线。不过,这次他可没想过数错数,因为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一对儿新人钻呢。   “一、二、三”   这一次梁潮和沈宝珍也顾不得害羞了,果断的凑近,去含中间的炸面片。   “十五、十六、十七”   “快点,吃,往嘴里吃”      伴随着众人的起哄声,两人挨得越来越近,鼻尖都快要对上了,然后炸面片突然被抬高,两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撞上。   这次终于是嘴对嘴,亲上了。   这场面,简直是普天同庆,就差一个照相机拍下来了。   不知道大家遗憾不,反正此时此刻的谢灵是挺遗憾没个照相机在身边的。   多么唯美的一幕,虽然新郎新娘的姿态都不是那么优美,神情还目瞪口呆的。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想笑的心理。   “哈哈”谢灵这回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挽着徐锐的胳膊,此时不由得往徐锐那边倾斜。   徐锐眼神纵容的看着她,拿手微微护着她。   陈恕看着梁潮、沈宝珍亲住那一幕,不禁眯眯眼,然后看向身边的五岁小不点,对他开口说道:“陈旭,还想不想要哥的糖了?”   陈旭想起昨天在他哥房间看到的那一大包喜糖,眼睛一亮,快速点点头,开口说道:“我想吃,哥哥能给我吗?”   陈恕长着一双狐狸眼,眯着眼睛的时候最好看,这也是他算计人的时候的表现。   看了看才长到膝盖处的陈旭,说道:“你只要大声说一句: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我就给你糖。”   不过那糖是梁潮给工会所有同志的,现在已经不在他这里。至于别人会不会给陈旭,他不管,反正自己这里是没有了。   五岁才长到他膝盖,是有多矮?还是多吃饭吧,还想吃糖?   “好,好,我答应。”这个很简单嘛,不就是一句话,大人真笨,连句话都不会说,还要他这个小孩子帮忙。   “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   沉寂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打破了。   围观群众乐呵了,小孩儿都知道让你们亲一个,快点再亲一个啊!   而梁潮和沈宝珍,先是呆愣,然后,沈宝珍先回过神冲着上面喊到:“刘伟,你怎么回事?连个线都拽不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可别饿着你了。”   这下,大家都没想到沈宝珍还会讽刺他人。   这时候不应该是新娘娇羞的靠在新郎的怀里,新郎嘴里骂骂咧咧实则心里暗爽,然后在众人热情的请求下矜持的抱住新娘吗?   好吧,梁潮几个朋友也没想到平日泼辣的沈宝珍新婚也是这么的泼辣。   大家笑闹一通,时间快到一点了,陈恕看看表,咳嗽一声,向楼窗上看了一眼,点点头。   楼上的人瞬间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时间到了,别再耍了的意思。   接下来,梁潮和沈宝珍继续吃完之前剩下的炸面片。   然后,在众人一片喜悦和祝福的目光下进了堂屋。   随后,一众亲朋好友比如有喜帖的跟着进堂屋。   剩下的人则是待在院子外边,那些自己的家伙什准备捞饭。   这时,一大锅菜饭也熟了。 第44章 可以跳过   堂屋门口   一对新人跨过门槛, 新娘沈宝珍面朝门外, 接过新郎递过来的福袋,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   福袋里装了喜糖,新人凭结婚证在日期期限内就可以购买喜糖和新被子、暖壶等结婚用品。   这个时候, 大家言语间正经多了。   “这次得挑单身 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和她姨父还有原跃进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谢家沟原先的地主院子已经成了宣传队平时训练的固定场所。   谢云云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只听见一个人唱道: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嗓音清亮而又婉转,是个好听的女声,随即她看向唱歌的女孩儿,十分惊讶。   李春和这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在她看来这人就是傻乎乎的,别人说她她不生气,还一劲儿的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好事在等着她。   可是今天,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李春和,自信夺目。   谢云云有些恍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一直在被冲刷。   原来她以为十分好的地方现在不那么好,以前认为不好的地方却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言语间抱有善意的大嫂,态度温和的队长,现在万众瞩目的李春和   谢云云明白,也许不是他们变了,而是自己的心静下来了。   不过,她回到这里,除了她娘,最想见得竟然是谢灵。   谢灵此刻正站在角落面含微笑的听李春和唱歌,她觉得每次听春和的声音都是一种享受。   不仅是因为好听,更重要的是她是谢灵亲手教出来的,这让谢灵对她的歌声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情感。   正听着好好的时候她就被人拽住,扭头一看原来是谢云云。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你找我啥事?”谢灵有墟怪,她觉得以谢云云的性子自从上次说话后就不会来找她,反而会躲着她才对吧!   谢云云面对这样的谢灵总是有种难堪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谢灵就变了,脸上还是温柔和善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她认为谢灵现在比以前可怕多了。   “听说你蹲了?祝贺你!”不过现在,面对温和淡定的谢灵,她竟然觉得十分踏实。   谢灵别别耳边的碎发,闻言笑道:“谢谢你!”   “我,那个,对不起,我以前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非常不好。”谢云云现在一想到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就非常羞愧,她觉得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刁蛮的小孩儿,十分无礼。   她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还有,谢谢你,谢灵。上一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时候的自己太傻,太幼稚,经过学校里的事情,她仿佛一下明白了很多。   以前的自己就因为成绩和相貌而嫉妒谢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   谢云云看到同班里的同学就那样轻易被带走,前几天还威风满面的人就当了犯人,而一个多月前被抓走批/斗的,现在却一脸风光。   还有自己的好朋友刘晓英,好好的就被带走,要不是晓英爹厉害,她就要被人抓去农场了。   这种命运的无常,让谢云云无措,想要逃避,但同时从这件事中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   谢灵仔细观察谢云云,发现她面色平静,眼睛直视着自己,态度真诚。   谢灵笑笑,这谢云云的眼睛倒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然后在谢云云越来越紧张的神色下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句迟来的道歉我接受。还有啊,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客气。”   说完,有形皮的眨眨眼。   面对这样鲜活的谢灵,谢云云瞬间失神,谢灵好像更美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她反而更想亲近谢灵了。谢云云怀疑自己有病,昨天她还在心里骂谢灵呢!   谢灵刚觉得谢云云改好了臭毛病,可现在又变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无语,然后走近谢云云,在她眼前摆摆手,道:“哎,你想什么呢?”表情越来越猥琐了。   “啊,我没想啥。”谢云云慌忙回过神,见谢灵正在看她,忙转换话题:“我今天去队长家,把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给辞了。”   谢灵觉得谢云云现在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做什么她都不觉得惊讶了,她更关心的是副队长这职位给谁了,她可不希望进个新人,什么不懂就指手画脚搞激进那一套,与其这样还不如谢云云呢!好歹谢云云不管事。   所以,谢灵说道:“你早该卸下来了。不过,队长说了要谁进来?”   “队长问我的意见,我就说让你这个宣传队队长来指定。”谢云云说起这个就一脸得意,她一直以为队长不待见她呢,谁知道原叔这么尊重她,还问她一个小姑娘的意见。   谢灵瞅她一眼,看她美滋滋的样子,不忍打破她的幻想,而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就安安分分的去学校吧。之前不是还想成绩超过我?正好好好学习。”   谢云云闻言脸一垮,有些失落的开口:“谢灵,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害怕那个地方了。”   这些话没敢对她娘说,但她却对谢灵坦言相告。   谢灵也没有关注过学校,徐锐倒是跟她说过一次,见她不关心,就没再继续开口。   她刚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年份后,她是有些慌乱的,甚至于害怕。   但现在,她处在农村,还是一个宗族盛行的谢家沟。这里可没有什么动乱,附近生产队也算平静。   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分小心,还被一些影视剧给误导了。可能有很乱的地方,但不包括这里。   谢家沟平静自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努力,纽收粮食,农闲整地修水利。   饭还吃不饱,哪有心思勾心斗角。斗这个斗那个,十里八乡里拐外拐都是亲戚,谁斗谁。   最严重的不过是不让唱戏说书,戏服都被收走,大家没了其它娱乐,对宣传队的活动更加热情了。   所以,后来她也没再关心过学校怎么样。   当然,现在她也不准备知道,只是嘴角含笑,对谢云云说道:“你已经回家了,学校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至于上课,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你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这话说得直接,却是谢云云最喜欢的答案,喃喃开口:“是啊,不上就不上。”   一边说一边走,发现两人来到了后山,谢云云干脆拉着谢灵坐下,靠近她轻声道:“谢灵,我告诉你个秘密。”   “咱们生产队要建小学了,我想去学校当老师。”   说完,得意的看向谢灵,说道:“谢灵,我够意思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了。”   谢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队长她娘告诉她的,连具体日子都说了。   不过,这家伙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性子。   于是笑眯眯的开口:“原进宇好像也去学校教书,你俩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呢!” 第41章 喜欢   原进宇长得高, 成绩好, 谢云云在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可是她胆子小,就怕别人发现,尤其是原进宇本人, 所以她捂的严严实实, 连和她关系最好的王悦、刘小英她们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谢灵这家伙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 听她说到原进宇, 谢云云有些羞耻,红着脸掩饰道:“是吗?原进宇和我一起工作?”   然后,眼神恍惚,和我一起工作?我俩单独相处?教一个班的学生?一起进步?   她以前可嫉妒谢灵和原进宇一起讨论题了, 可惜她数学太差, 原进宇都不找她。   而她又怕原进宇嫌弃她笨, 所以一直不敢问他题,自己弄不懂的话不是更丢脸?   现在看来, 也是缘分, 原进宇数学好, 她语文好。一文一理,一个是代课老师, 一个是班主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岂不是好极了?   想着想着,她实在控制不住得笑出声然后,抬起头, 就是谢灵戏虞的眼神。   脸轰得一下,一股热气涌上脑海,突然想起原进宇和她一起工作这话是谢灵说得,有点不对啊。   “谢灵,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工作?”   谢灵见人终于回神,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听原进宇奶奶说得,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不过这话也是只有咱俩知道,千万别往外说。”   谢云云:“”我,她想吐口唾沫,为啥谢灵还是如此讨厌。   谢灵看她憋屈的模样,也不再逗她,反而说道:“这话别往外说了,咱生产队是要建小学,不过有些东西还没敲定。”   比如和公社小学的协调沟通问题。   原跃进看到生产队能建小学的希望后,一直在和公社里的领导干事们沟通。   想让谢家沟小学尽快成立,不用等到寒假开学,直接这个学期趁着下雪不冷之前成立。   这样也可以让队里上小三的孩子们直接到生产队上课,不用冷飕飕的走远路去公社。   可这种事太难办了,光和公社小学沟通协调学生的学籍问题,学费问题就是个事。   所以,到现在都没个准。李小妹和李桂香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常抱怨自己儿子这几天太忙,说是抱怨,不过是心疼原跃进受累罢了。   “我知道,我又不傻。”谢云云撇撇嘴,这种事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有很多人走关系,当老师。生产队里的初中生也有不少。   “你不傻”你只是糊涂。谢灵随口说道。   她坐在地上,腿随意岔开,颇有种不拘小节的气场。   谢云云看看天空,看看她,说道:“谢灵,你为什么这么早定亲?是喜欢那个人?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   乡下女孩儿十□□,男的十九二十就开始相看人家。   其中大多数都是相亲认识,然后觉得合适了就结婚、生娃、过一辈子。   像谢灵这样没结过婚就养着两个闺女的情况是少数。   谢云云一直以为谢灵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整日白天上工、下工后围着灶台转,做着家务,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她不是,还是那样好看,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从容。   “喜欢啊,不喜欢怎么会定亲?”小孩子就喜欢问这种天真的问题。人很容易就能喜欢上,爱才属于奢侈品。   定亲,结婚,过日子。   对于谢灵来说,除非是真的爱一个人,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别人走进她的领地。   因为,沾染了柴米油盐的感情,需要真心与宽容才过得下去。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就着过日子,年纪到了,或者两人各方面都合适,自然而然的就结婚了。然后,养育儿女。这时候,爱情不再,儿女就成为家庭连接的轨道。   “好了,不在这儿说了,我带你去宣传队看看吧。那些人应该练上了。”谢灵不准备和她讨论这个复杂的问题。   “好,我还没看过宣传队的活动呢。”谢灵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按原路返回。   “谢云云,你说咱们像不像幽会?”   “去你的,你才幽会呢!”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我这不是和你在幽会吗?”      大院里   宣传队的队员们都在积极的训练。   谢小米领着几个年轻人排练《红色娘子军》的舞台戏。   谢灵带着谢云云进来,走进她们面前,说道:“小米,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谢小米笑着说道:“感觉好多了,大家都很认真。”   谢灵点点头,说道:“今天,你云云姐也在这里,她还是咱们的副队长,你们过一遍,让咱副队长给指导指导?”   说这话时,把躲闪的谢云云拉到大家面前。   谢云云觉得谢灵这是在损她,于是啐骂道:“谢灵,你这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损我呢吧!”就知道这家伙每次都不怀好意,更惨的是每次她都反应不过来。   在谢云云看来,谢灵一肚子坏水,每天笑眯眯的,瘆人。   谢灵笑容不变:“哪能啊,你不是主动辞职了吗,作为副队长,怎么也得给你来场闭幕表演。”   谢云云:“”   谢小米:看着自己堂姐被言语攻击,是该帮堂姐说回去呢?还是假装看不到。   涉及谢灵姐,当然是假装看不到啦。   以前堂姐可说过不少谢灵姐的坏话,就当补偿了。   于是,谢小米假装没听到俩人的对话,腼腆的笑着,开口说道:“灵灵姐,那我叫大家准备,正好你验收一下。   舞台剧主要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   它的表现形式是外放的、夸张的。   所以,很难想象内向害羞的谢小米竟然能一直担任主角,并且压得住舞台,受到生产队所有人的待见。   她穿着破旧的黑布衣,把吴琼花的坚毅勇敢和不畏强权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没想到小米这么厉害!”谢云云为场上的谢小米震惊,原来平日里害羞内向不怎么说话的堂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小米的表演能力是最强的,不比咱们高中时的文艺表演差。”谢灵点头附和她的话。   而且,除了谢小米,其他人的表现也不错。   大家正当青春好年华,男的英武强壮,女的大方漂亮。   他们的演技可能不高,甚至没有演技,但他们是在用心去表演。   所以,宣传队的几次亮相都很受大家欢迎。   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表演和文化宣传,给她们的精神上带来很大影响。   谢灵一边看着表演,继续开口:“春和唱歌也非常好听,她非常有天赋。”   谢云云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那道女声,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个傻闺女竟然有那么好的嗓子。”   听了她这话,谢灵不自觉的摇头,春和她不傻,反而很大气。   自从来了宣传队,就算自己再怎么重视李春和,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说话,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喜欢和她交流。   就连谢云云这种挑三拣四的,也就说人家傻,但其它坏话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多了,孩子们的潜力最大,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有很多惊喜等你去挖掘。”谢灵心理成熟,可跟宣传队的小姑娘们待久了,觉得自己也活泼了不少,心也软了。   谢云云翻了个白眼,说道:“说得像你很大似的,她们也就比咱们小两三岁,过几年就说亲了。说不定,过个几年你和人家同时抱娃嘞!不过,谢灵你明年结婚,说不定后面就能生娃了。”   谢灵抬头望天,她真的不想和旁边这个人交流,每次说正经事的时候她都能给你绕过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南理可没有小学,等你娃长大了,让他来咱们生产队念书,我当他老师。”嘿嘿,她整不了谢灵,但是可以教训她儿子啊!所以在谢灵身上的挫败感都能在孩子身上找回来。   “”我怕你把我孩子教的像你一样二缺。现在,她都有点担心,秋阳秋月入学后的状况啦,到时候一定得多看着点。   至于其它的,谢灵瞥她一眼,谢云云情绪太浅,一眼就能看透,总之猥琐的很,完全没眼看,不想搭理她。   谢灵觉得以后她和徐锐的孩子,就算还小也不会让谢云云给糊弄。   她俩智商情商靠谱,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比谢云云聪明一大截。   想到这儿,谢云云暗骂一声,连婚都没结呢,她怎么就想起孩子了,都怪这家伙误导她。   徐锐不知道谢灵再想什么,要不然非得激动一番。   此时,徐锐正在办公室整理运输日志。   “徐锐,我儿子这个星期天结婚,这是请帖,你一定来啊!”梁丰年走进徐锐的办公室,把一张红色的硬纸递给徐锐,笑着开口说道。   徐锐站起身,接过请帖,开口:“我一定去。”   梁丰年见他答应,脸色越发温和,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定亲了吗?把你未婚妻也带来,一起热闹热闹。大喜的日子,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哄一下气氛。”   徐锐本不想答应,他怕谢灵没有时间。但随即想起这是举行婚礼,所以点点头,说道:“到时候,我和未婚妻准时前往。” 第42章 婚礼上   周日, 梁丰年的儿子梁潮结婚。   上午十点半, 徐锐带着谢灵从谢家沟出发去县城。   “徐锐,我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新郎名字叫梁潮, 那这新娘的名字呢?这请帖有墟怪呀?”连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这是在搞神秘还是搞歧视?谢灵坐在自行车后座, 有些好奇的问道。   徐锐也不太清楚, 要不是前两天梁主任给了请帖,他连人儿子结婚的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去了再看。”徐锐对此不怎么关心,今天去参加婚礼,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别人办婚礼的。   “说的也是, 等咱去了一定得打听一下, 要不然见面不会称呼多尴尬。不知道新娘漂亮不?还有新郎,你见过吗, 好看不?”   “没我好看。”   谢灵从后面拍拍徐锐的背, 笑着说:“你可真脸皮厚, 没见过自己夸自己的。”   徐锐:“”总比你夸别人好。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梁家。   此时, 梁家非常热闹,人来人往,院里一锅大锅饭正冒着热气,估计快熟了。   两人进了门,徐锐找了个角落, 和其他几辆自行车车挨着放置,锁好车子。   然后带着谢灵进屋。   “徐锐来了,快进来,这儿太乱了,你们先将就着坐吧。”   梁丰年今儿穿得十分体面,一身黑色中山装、黑皮鞋,笑容满面。冲着徐锐招呼道。   说完,看向谢灵,笑容更大:“这是你未婚妻吧,长的俊,你小子有福气。”   徐锐没有反驳,反而接上他这句话,开口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谢灵。”   “这是运输部的主任,梁丰年同志。”   梁丰年一听这语气,这态度,瞬间有谱了,这小子冷冰冰的倒是极为重视未婚妻。   再看谢灵,为表重视,穿着碎花衬衫,黑色直筒裤,脚上是徐锐刚给她买的黑色皮鞋。配上出众的容貌和过人的气质,确实是个优秀的好姑娘。   徐锐还是一身军装,一个身形高大,一个纤细修长。两人站在一起,颇有郎才女貌,男女相得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儿子结婚,梁丰年现在一看到年轻小两口,他就喜欢的很。   “哈哈,你们小两口吃好喝好,今儿可得在这儿好好热闹一番。”梁丰年一边说着,见又有人进来,他忙歉声道:“有个朋友来了,我再去招呼一下,你们先到这儿坐着。”   徐锐点点头,谢灵则是笑着说一声:“您去忙吧,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梁丰年点点头,想道:这闺女落落大方,和徐锐正好互补。   过十二点的时候,梁家外面一阵吵闹。   谢灵听了声音,赶紧拽拽旁边沙发上徐锐的衣服,说道:“应该是新郎把新娘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她可是对新郎新娘好奇得很。   徐锐看谢灵期待的样子,不由莞尔,也不着急起来,反而说道:“迟早都要看到,有什么着急,咱们就在屋里等着。”   谢灵瞪着他,说道:“喂,你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去看看新郎新娘好看不?他们要怎么进家门?”   徐锐:“”他还真不感兴趣,不过,难得看到谢灵着急的样子,摸摸谢灵的头,说道:“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和你去看。”   谢灵翻了个白眼,怎么有这么无赖的人,就让他陪自己出去看看人怎么进家门,他都得提要求。   “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看。”   徐锐看着谢灵,开口:“你确定?新人进家门,首先要给男女同志扔花,不过现在好像不能扔花,改成扔喜袋了。被扔中的同志待会儿得在喜宴上给新人和群众表演节目。   你一个人,还是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太显眼。有很大机率被选中。灵灵这么想表演节目的吗?”   “其实,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人表演。”不想让其他人看。最后一句话是在谢灵耳边说得。   谢灵好想掐死现在的徐锐,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婚礼现场,她只得忍耐下来,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太过分得我可不依。”   “第一个:婚房必须只有你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不,婚房只有你我,你之前说要考虑考虑。”   谢灵真没想到徐锐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不应该只是个情趣吗?这家伙太较真了吧,记到现在。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秋阳秋月和他们一起睡,毕竟明年俩小孩就六岁了,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她希望两人从小养成独立的习惯。   所以,这种要求相当于白送她。   谢灵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第二个条件呢?徐锐,你快点,再不出去,人就该进家门了。”   没看屋里已经没人,都去外面看新人了吗?   徐锐看她毫不犹豫的样子,眸色一深,随即淡定的开口:“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一直不能放下。”   谢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那我要是累了呢?”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语气极重。   “累了咱们就去角落里,就靠着我,歇歇。”徐锐当然舍不得她累,不过想想刚才屋子里时不时看向谢灵的目光,眼里一沉,这些人看不到他和谢灵的亲近吗?   管不住自己的眼,一直往别人未婚妻身上瞅。   谢灵:“呵呵,我答应了。”一边说着,拽起徐锐就往外走去。   她已经亏了,不能连新人进门都看不到。   至于那些条件,在谢灵看来就是情趣,就这男人较真。不过谁让是她男人,现在还是先惯着吧!   外面,一对新人已经进了大门,正在院子里给长辈也就是梁丰年和鲁豫敏敬茶。一群亲朋好友围成一个大圈,不时地对一对新人起哄。   不过,到了敬茶的时候大家自动安静下来。   “看,新娘子那脸红的,刚才叫娘的时候真要红透了。”   “人家这是新媳妇,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重头戏还在后面呢,不过这新人脸皮子太薄了,一会儿脸不得烧着了。”      新郎拿起圆桌上的瓷缸先递给新娘,然后自己再端起另一个,两个人弯着腰分别向父母敬茶。   鲁豫敏笑容温和地接过儿媳妇的茶,从兜里拿出红包,递给她,说道:“你们好好过日子。”   比起媳妇,梁丰年就情绪外放多了,笑容满面,接过儿子的茶,朗声说道:“好好和你媳妇过日子。尊重妻子,相互扶持。”   两个新人直起腰,乖巧应道。   敬完茶,就是大家伙最期待的环节。   这时候新郎的朋友们发挥作用了。   “走,咱们上楼,让新人乐一乐。”   一群大男人闹闹哄哄踩着梯子就往楼上走。 第43章 婚礼下   等谢灵和徐锐出去看到的就是有些狼狈笑着的新郎, 以及低着头像是害羞到不行的新娘。-   只见, 新郎一身蓝色制服,身上带着大红花,新娘一身红色西服, 两人都是同样式的黑色西服裤和黑皮鞋。   一对新人个子都不太高。   此时, 面对面站着, 两人中间是一个由绳子穿着的炸面片。   炸面片呈菱形, 比一般的面片大的多,是专门为了今天这一幕炸的。   这个时候,新人的父母进家去了,其余的亲朋好友甚至街里邻居熟人的都围在一起。   年龄稍长一点的笑着看新人的热闹, 而围在一边的年轻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 纷纷起哄道:“梁潮, 你在犹豫啥子嘞,快上啊, 三十秒的时间, 这都过去十秒了, 连个面片的边都没有碰上。”   “真逊啊梁潮你,站着不动, 咋地,想让新娘主动啊?你咋想着这么好呢?”      群众起哄,一旁的“专业”的记时员也开始“计时”了。   “快啊,我数着时间了啊!九、十”   三十秒,十秒已过, 梁潮闭闭眼,狠狠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往新娘那边靠近。   不过看媳妇羞涩的不成样,他也不敢狠靠,只能探着脸,伸着脖子嘴巴往面片方向张。   大家站在这儿可不是看新郎一个人的表演秀的,看新娘低着头一动不动。   也不嫌弃新郎不主动了,而是开口:   “新娘呢,今儿咋就没见新娘抬过头呢!不会还没到吧?”   “快点,新娘也得衔面片啊!光新郎一个人可不行,必须得两人一起衔住才行。”      听着众人的起哄声,新娘脸越发的红,像是涂了胭脂似的。不过,想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她只能抬起头,尝试着去探面片。   这时,谢灵也终于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随之,心里就是一片惊讶,这不是沈宝珍吗?她今天竟然结婚,不对,应该是她没事了?还是今天的新娘?   站在人群中,看看左右众人,暂时把惊讶藏在心里,面色平静的继续看这一幕。   经过众人那么一起哄,这下一对新人都去含中间的炸面片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四”计时员的声音响起。   然后,梁潮听见后瞬间炸了,“你咋回事啊?小学数学没学好啊?二十一完了咋就是二十四了,二十二、二十三被你吃了?”   梁潮这气是发出去了,可是,不管时间报没报错,反正面片是不行了。   梁潮和沈宝珍两人本来已经含到了边,正伸着脖子探着嘴准备往中间吃。   结果,被梁潮这么一咋呼,梁潮那么一扭头、一转身,炸面片断了。专注于吃炸面片的沈宝珍没有准备,重心不稳之下,连身子带人就往梁潮身上扑去。   “哈哈,哈哈哈”   “陈哥这回干得好,这计时员当得专业。”   “新郎快感谢计时员,要不然你也抱不上。”   “哥,你下次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让陈恕这家伙当计时员,要不然他会坑死你。”人群前面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闻言点点头,说道:“陈恕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谁不知道?想平时梁潮精明的很,这结个婚就跟傻子似的了,连个人都不会选了。”   少年看看新人,再看看男人。想起他哥平时遇到未来嫂子的傻样,心里腹诽:说不定你结婚时比梁哥还白痴呢!   这时,梁潮也顾不上骂他们,急匆匆地扶好沈宝珍,问道:“有没有伤到哪?没事吧?”   沈宝珍和梁潮身高差距不算大,沈宝珍撞到梁潮身上,额头正好磕到梁潮的脸颊。   加上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不咋疼。   沈宝珍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听见梁潮的关心,有些害羞,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次沈宝珍的脸又红了一圈,但梁潮却觉得这次红的更动人。沈宝珍靠在他身上,他不自觉的抱了抱她。   “梁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刚才是我记错时间了,不好意思啊,咱们得重新来了。所以,你就别和嫂子腻歪了,晚上有的是时候。”旁边,计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似是不好意思,实则声音平缓毫无诚意,细听还带着点戏谑。   “哈哈哈,确实得再来。这进门之前至少得来一轮吧。”   “连个炸面片都没吃好,还想进家门,美的你俩,快点吧!”      谢灵听到这无良的话,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位计时员可真是搞笑”一肚子坏水。   她听了都不禁同情这对新人。估计,新郎新娘听了更得憋屈死。   徐锐眯眯眼,他不觉得有什么乐趣,不过想到谢灵说得,不禁有些沉闷的开口:“就是爱耍小聪明,这种人你敢让他到咱们的婚礼上?”   谢灵闻言不禁摇头,比起自己受折磨她还是更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果然,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徐锐见她的模样,神色缓了缓,不经意间俩人靠得更近。   “你,你们”梁潮听到陈恕那番不要脸的话,真要气炸了。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真要呼他两巴掌。   不过,今儿,先不跟这群畜牲计较。   这时候,楼上的人把绳子拉上来,拿针引线重新穿上一个炸面片,笑容满面的冲着下面的梁潮、沈宝珍喊道:“梁哥、嫂子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不少炸面片,绝对够你俩今天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梁潮现在已经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忽略这人的鬼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对着沈宝珍轻声道:“宝珍,咱们这次”   没等梁潮说完,沈宝珍就开口了:“咱们这次一定得一遍过,不能再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待会儿你靠我近点。”这群臭男人,当她沈宝珍不存在的吗?   之前她那是没反应过来,害羞。   可现在,她明白了,你越羞囧,他们越想逗你。   “好。”这时候,媳妇说什么都是好的。不过,还得警告陈恕一番:“计时员,你可别过分啊。你今年十九岁,不是陈三岁,别连个数都数不清。”   新的一轮开始,“计时员”陈恕再次上线。不过,这次他可没想过数错数,因为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一对儿新人钻呢。   “一、二、三”   这一次梁潮和沈宝珍也顾不得害羞了,果断的凑近,去含中间的炸面片。   “十五、十六、十七”   “快点,吃,往嘴里吃”      伴随着众人的起哄声,两人挨得越来越近,鼻尖都快要对上了,然后炸面片突然被抬高,两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撞上。   这次终于是嘴对嘴,亲上了。   这场面,简直是普天同庆,就差一个照相机拍下来了。   不知道大家遗憾不,反正此时此刻的谢灵是挺遗憾没个照相机在身边的。   多么唯美的一幕,虽然新郎新娘的姿态都不是那么优美,神情还目瞪口呆的。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想笑的心理。   “哈哈”谢灵这回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挽着徐锐的胳膊,此时不由得往徐锐那边倾斜。   徐锐眼神纵容的看着她,拿手微微护着她。   陈恕看着梁潮、沈宝珍亲住那一幕,不禁眯眯眼,然后看向身边的五岁小不点,对他开口说道:“陈旭,还想不想要哥的糖了?”   陈旭想起昨天在他哥房间看到的那一大包喜糖,眼睛一亮,快速点点头,开口说道:“我想吃,哥哥能给我吗?”   陈恕长着一双狐狸眼,眯着眼睛的时候最好看,这也是他算计人的时候的表现。   看了看才长到膝盖处的陈旭,说道:“你只要大声说一句: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我就给你糖。”   不过那糖是梁潮给工会所有同志的,现在已经不在他这里。至于别人会不会给陈旭,他不管,反正自己这里是没有了。   五岁才长到他膝盖,是有多矮?还是多吃饭吧,还想吃糖?   “好,好,我答应。”这个很简单嘛,不就是一句话,大人真笨,连句话都不会说,还要他这个小孩子帮忙。   “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   沉寂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打破了。   围观群众乐呵了,小孩儿都知道让你们亲一个,快点再亲一个啊!   而梁潮和沈宝珍,先是呆愣,然后,沈宝珍先回过神冲着上面喊到:“刘伟,你怎么回事?连个线都拽不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可别饿着你了。”   这下,大家都没想到沈宝珍还会讽刺他人。   这时候不应该是新娘娇羞的靠在新郎的怀里,新郎嘴里骂骂咧咧实则心里暗爽,然后在众人热情的请求下矜持的抱住新娘吗?   好吧,梁潮几个朋友也没想到平日泼辣的沈宝珍新婚也是这么的泼辣。   大家笑闹一通,时间快到一点了,陈恕看看表,咳嗽一声,向楼窗上看了一眼,点点头。   楼上的人瞬间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时间到了,别再耍了的意思。   接下来,梁潮和沈宝珍继续吃完之前剩下的炸面片。   然后,在众人一片喜悦和祝福的目光下进了堂屋。   随后,一众亲朋好友比如有喜帖的跟着进堂屋。   剩下的人则是待在院子外边,那些自己的家伙什准备捞饭。   这时,一大锅菜饭也熟了。 第44章 可以跳过   堂屋门口   一对新人跨过门槛, 新娘沈宝珍面朝门外, 接过新郎递过来的福袋,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   福袋里装了喜糖,新人凭结婚证在日期期限内就可以购买喜糖和新被子、暖壶等结婚用品。   这个时候, 大家言语间正经多了。   “这次得挑单身 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和她姨父还有原跃进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谢家沟原先的地主院子已经成了宣传队平时训练的固定场所。   谢云云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只听见一个人唱道: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嗓音清亮而又婉转,是个好听的女声,随即她看向唱歌的女孩儿,十分惊讶。   李春和这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在她看来这人就是傻乎乎的,别人说她她不生气,还一劲儿的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好事在等着她。   可是今天,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李春和,自信夺目。   谢云云有些恍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一直在被冲刷。   原来她以为十分好的地方现在不那么好,以前认为不好的地方却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言语间抱有善意的大嫂,态度温和的队长,现在万众瞩目的李春和   谢云云明白,也许不是他们变了,而是自己的心静下来了。   不过,她回到这里,除了她娘,最想见得竟然是谢灵。   谢灵此刻正站在角落面含微笑的听李春和唱歌,她觉得每次听春和的声音都是一种享受。   不仅是因为好听,更重要的是她是谢灵亲手教出来的,这让谢灵对她的歌声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情感。   正听着好好的时候她就被人拽住,扭头一看原来是谢云云。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你找我啥事?”谢灵有墟怪,她觉得以谢云云的性子自从上次说话后就不会来找她,反而会躲着她才对吧!   谢云云面对这样的谢灵总是有种难堪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谢灵就变了,脸上还是温柔和善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她认为谢灵现在比以前可怕多了。   “听说你蹲了?祝贺你!”不过现在,面对温和淡定的谢灵,她竟然觉得十分踏实。   谢灵别别耳边的碎发,闻言笑道:“谢谢你!”   “我,那个,对不起,我以前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非常不好。”谢云云现在一想到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就非常羞愧,她觉得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刁蛮的小孩儿,十分无礼。   她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还有,谢谢你,谢灵。上一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时候的自己太傻,太幼稚,经过学校里的事情,她仿佛一下明白了很多。   以前的自己就因为成绩和相貌而嫉妒谢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   谢云云看到同班里的同学就那样轻易被带走,前几天还威风满面的人就当了犯人,而一个多月前被抓走批/斗的,现在却一脸风光。   还有自己的好朋友刘晓英,好好的就被带走,要不是晓英爹厉害,她就要被人抓去农场了。   这种命运的无常,让谢云云无措,想要逃避,但同时从这件事中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   谢灵仔细观察谢云云,发现她面色平静,眼睛直视着自己,态度真诚。   谢灵笑笑,这谢云云的眼睛倒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然后在谢云云越来越紧张的神色下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句迟来的道歉我接受。还有啊,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客气。”   说完,有形皮的眨眨眼。   面对这样鲜活的谢灵,谢云云瞬间失神,谢灵好像更美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她反而更想亲近谢灵了。谢云云怀疑自己有病,昨天她还在心里骂谢灵呢!   谢灵刚觉得谢云云改好了臭毛病,可现在又变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无语,然后走近谢云云,在她眼前摆摆手,道:“哎,你想什么呢?”表情越来越猥琐了。   “啊,我没想啥。”谢云云慌忙回过神,见谢灵正在看她,忙转换话题:“我今天去队长家,把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给辞了。”   谢灵觉得谢云云现在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做什么她都不觉得惊讶了,她更关心的是副队长这职位给谁了,她可不希望进个新人,什么不懂就指手画脚搞激进那一套,与其这样还不如谢云云呢!好歹谢云云不管事。   所以,谢灵说道:“你早该卸下来了。不过,队长说了要谁进来?”   “队长问我的意见,我就说让你这个宣传队队长来指定。”谢云云说起这个就一脸得意,她一直以为队长不待见她呢,谁知道原叔这么尊重她,还问她一个小姑娘的意见。   谢灵瞅她一眼,看她美滋滋的样子,不忍打破她的幻想,而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就安安分分的去学校吧。之前不是还想成绩超过我?正好好好学习。”   谢云云闻言脸一垮,有些失落的开口:“谢灵,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害怕那个地方了。”   这些话没敢对她娘说,但她却对谢灵坦言相告。   谢灵也没有关注过学校,徐锐倒是跟她说过一次,见她不关心,就没再继续开口。   她刚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年份后,她是有些慌乱的,甚至于害怕。   但现在,她处在农村,还是一个宗族盛行的谢家沟。这里可没有什么动乱,附近生产队也算平静。   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分小心,还被一些影视剧给误导了。可能有很乱的地方,但不包括这里。   谢家沟平静自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努力,纽收粮食,农闲整地修水利。   饭还吃不饱,哪有心思勾心斗角。斗这个斗那个,十里八乡里拐外拐都是亲戚,谁斗谁。   最严重的不过是不让唱戏说书,戏服都被收走,大家没了其它娱乐,对宣传队的活动更加热情了。   所以,后来她也没再关心过学校怎么样。   当然,现在她也不准备知道,只是嘴角含笑,对谢云云说道:“你已经回家了,学校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至于上课,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你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这话说得直接,却是谢云云最喜欢的答案,喃喃开口:“是啊,不上就不上。”   一边说一边走,发现两人来到了后山,谢云云干脆拉着谢灵坐下,靠近她轻声道:“谢灵,我告诉你个秘密。”   “咱们生产队要建小学了,我想去学校当老师。”   说完,得意的看向谢灵,说道:“谢灵,我够意思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了。”   谢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队长她娘告诉她的,连具体日子都说了。   不过,这家伙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性子。   于是笑眯眯的开口:“原进宇好像也去学校教书,你俩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呢!” 第41章 喜欢   原进宇长得高, 成绩好, 谢云云在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可是她胆子小,就怕别人发现,尤其是原进宇本人, 所以她捂的严严实实, 连和她关系最好的王悦、刘小英她们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谢灵这家伙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 听她说到原进宇, 谢云云有些羞耻,红着脸掩饰道:“是吗?原进宇和我一起工作?”   然后,眼神恍惚,和我一起工作?我俩单独相处?教一个班的学生?一起进步?   她以前可嫉妒谢灵和原进宇一起讨论题了, 可惜她数学太差, 原进宇都不找她。   而她又怕原进宇嫌弃她笨, 所以一直不敢问他题,自己弄不懂的话不是更丢脸?   现在看来, 也是缘分, 原进宇数学好, 她语文好。一文一理,一个是代课老师, 一个是班主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岂不是好极了?   想着想着,她实在控制不住得笑出声然后,抬起头, 就是谢灵戏虞的眼神。   脸轰得一下,一股热气涌上脑海,突然想起原进宇和她一起工作这话是谢灵说得,有点不对啊。   “谢灵,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工作?”   谢灵见人终于回神,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听原进宇奶奶说得,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不过这话也是只有咱俩知道,千万别往外说。”   谢云云:“”我,她想吐口唾沫,为啥谢灵还是如此讨厌。   谢灵看她憋屈的模样,也不再逗她,反而说道:“这话别往外说了,咱生产队是要建小学,不过有些东西还没敲定。”   比如和公社小学的协调沟通问题。   原跃进看到生产队能建小学的希望后,一直在和公社里的领导干事们沟通。   想让谢家沟小学尽快成立,不用等到寒假开学,直接这个学期趁着下雪不冷之前成立。   这样也可以让队里上小三的孩子们直接到生产队上课,不用冷飕飕的走远路去公社。   可这种事太难办了,光和公社小学沟通协调学生的学籍问题,学费问题就是个事。   所以,到现在都没个准。李小妹和李桂香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常抱怨自己儿子这几天太忙,说是抱怨,不过是心疼原跃进受累罢了。   “我知道,我又不傻。”谢云云撇撇嘴,这种事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有很多人走关系,当老师。生产队里的初中生也有不少。   “你不傻”你只是糊涂。谢灵随口说道。   她坐在地上,腿随意岔开,颇有种不拘小节的气场。   谢云云看看天空,看看她,说道:“谢灵,你为什么这么早定亲?是喜欢那个人?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   乡下女孩儿十□□,男的十九二十就开始相看人家。   其中大多数都是相亲认识,然后觉得合适了就结婚、生娃、过一辈子。   像谢灵这样没结过婚就养着两个闺女的情况是少数。   谢云云一直以为谢灵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整日白天上工、下工后围着灶台转,做着家务,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她不是,还是那样好看,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从容。   “喜欢啊,不喜欢怎么会定亲?”小孩子就喜欢问这种天真的问题。人很容易就能喜欢上,爱才属于奢侈品。   定亲,结婚,过日子。   对于谢灵来说,除非是真的爱一个人,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别人走进她的领地。   因为,沾染了柴米油盐的感情,需要真心与宽容才过得下去。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就着过日子,年纪到了,或者两人各方面都合适,自然而然的就结婚了。然后,养育儿女。这时候,爱情不再,儿女就成为家庭连接的轨道。   “好了,不在这儿说了,我带你去宣传队看看吧。那些人应该练上了。”谢灵不准备和她讨论这个复杂的问题。   “好,我还没看过宣传队的活动呢。”谢灵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按原路返回。   “谢云云,你说咱们像不像幽会?”   “去你的,你才幽会呢!”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我这不是和你在幽会吗?”      大院里   宣传队的队员们都在积极的训练。   谢小米领着几个年轻人排练《红色娘子军》的舞台戏。   谢灵带着谢云云进来,走进她们面前,说道:“小米,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谢小米笑着说道:“感觉好多了,大家都很认真。”   谢灵点点头,说道:“今天,你云云姐也在这里,她还是咱们的副队长,你们过一遍,让咱副队长给指导指导?”   说这话时,把躲闪的谢云云拉到大家面前。   谢云云觉得谢灵这是在损她,于是啐骂道:“谢灵,你这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损我呢吧!”就知道这家伙每次都不怀好意,更惨的是每次她都反应不过来。   在谢云云看来,谢灵一肚子坏水,每天笑眯眯的,瘆人。   谢灵笑容不变:“哪能啊,你不是主动辞职了吗,作为副队长,怎么也得给你来场闭幕表演。”   谢云云:“”   谢小米:看着自己堂姐被言语攻击,是该帮堂姐说回去呢?还是假装看不到。   涉及谢灵姐,当然是假装看不到啦。   以前堂姐可说过不少谢灵姐的坏话,就当补偿了。   于是,谢小米假装没听到俩人的对话,腼腆的笑着,开口说道:“灵灵姐,那我叫大家准备,正好你验收一下。   舞台剧主要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   它的表现形式是外放的、夸张的。   所以,很难想象内向害羞的谢小米竟然能一直担任主角,并且压得住舞台,受到生产队所有人的待见。   她穿着破旧的黑布衣,把吴琼花的坚毅勇敢和不畏强权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没想到小米这么厉害!”谢云云为场上的谢小米震惊,原来平日里害羞内向不怎么说话的堂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小米的表演能力是最强的,不比咱们高中时的文艺表演差。”谢灵点头附和她的话。   而且,除了谢小米,其他人的表现也不错。   大家正当青春好年华,男的英武强壮,女的大方漂亮。   他们的演技可能不高,甚至没有演技,但他们是在用心去表演。   所以,宣传队的几次亮相都很受大家欢迎。   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表演和文化宣传,给她们的精神上带来很大影响。   谢灵一边看着表演,继续开口:“春和唱歌也非常好听,她非常有天赋。”   谢云云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那道女声,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个傻闺女竟然有那么好的嗓子。”   听了她这话,谢灵不自觉的摇头,春和她不傻,反而很大气。   自从来了宣传队,就算自己再怎么重视李春和,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说话,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喜欢和她交流。   就连谢云云这种挑三拣四的,也就说人家傻,但其它坏话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多了,孩子们的潜力最大,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有很多惊喜等你去挖掘。”谢灵心理成熟,可跟宣传队的小姑娘们待久了,觉得自己也活泼了不少,心也软了。   谢云云翻了个白眼,说道:“说得像你很大似的,她们也就比咱们小两三岁,过几年就说亲了。说不定,过个几年你和人家同时抱娃嘞!不过,谢灵你明年结婚,说不定后面就能生娃了。”   谢灵抬头望天,她真的不想和旁边这个人交流,每次说正经事的时候她都能给你绕过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南理可没有小学,等你娃长大了,让他来咱们生产队念书,我当他老师。”嘿嘿,她整不了谢灵,但是可以教训她儿子啊!所以在谢灵身上的挫败感都能在孩子身上找回来。   “”我怕你把我孩子教的像你一样二缺。现在,她都有点担心,秋阳秋月入学后的状况啦,到时候一定得多看着点。   至于其它的,谢灵瞥她一眼,谢云云情绪太浅,一眼就能看透,总之猥琐的很,完全没眼看,不想搭理她。   谢灵觉得以后她和徐锐的孩子,就算还小也不会让谢云云给糊弄。   她俩智商情商靠谱,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比谢云云聪明一大截。   想到这儿,谢云云暗骂一声,连婚都没结呢,她怎么就想起孩子了,都怪这家伙误导她。   徐锐不知道谢灵再想什么,要不然非得激动一番。   此时,徐锐正在办公室整理运输日志。   “徐锐,我儿子这个星期天结婚,这是请帖,你一定来啊!”梁丰年走进徐锐的办公室,把一张红色的硬纸递给徐锐,笑着开口说道。   徐锐站起身,接过请帖,开口:“我一定去。”   梁丰年见他答应,脸色越发温和,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定亲了吗?把你未婚妻也带来,一起热闹热闹。大喜的日子,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哄一下气氛。”   徐锐本不想答应,他怕谢灵没有时间。但随即想起这是举行婚礼,所以点点头,说道:“到时候,我和未婚妻准时前往。” 第42章 婚礼上   周日, 梁丰年的儿子梁潮结婚。   上午十点半, 徐锐带着谢灵从谢家沟出发去县城。   “徐锐,我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新郎名字叫梁潮, 那这新娘的名字呢?这请帖有墟怪呀?”连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这是在搞神秘还是搞歧视?谢灵坐在自行车后座, 有些好奇的问道。   徐锐也不太清楚, 要不是前两天梁主任给了请帖,他连人儿子结婚的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去了再看。”徐锐对此不怎么关心,今天去参加婚礼,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别人办婚礼的。   “说的也是, 等咱去了一定得打听一下, 要不然见面不会称呼多尴尬。不知道新娘漂亮不?还有新郎,你见过吗, 好看不?”   “没我好看。”   谢灵从后面拍拍徐锐的背, 笑着说:“你可真脸皮厚, 没见过自己夸自己的。”   徐锐:“”总比你夸别人好。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梁家。   此时, 梁家非常热闹,人来人往,院里一锅大锅饭正冒着热气,估计快熟了。   两人进了门,徐锐找了个角落, 和其他几辆自行车车挨着放置,锁好车子。   然后带着谢灵进屋。   “徐锐来了,快进来,这儿太乱了,你们先将就着坐吧。”   梁丰年今儿穿得十分体面,一身黑色中山装、黑皮鞋,笑容满面。冲着徐锐招呼道。   说完,看向谢灵,笑容更大:“这是你未婚妻吧,长的俊,你小子有福气。”   徐锐没有反驳,反而接上他这句话,开口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谢灵。”   “这是运输部的主任,梁丰年同志。”   梁丰年一听这语气,这态度,瞬间有谱了,这小子冷冰冰的倒是极为重视未婚妻。   再看谢灵,为表重视,穿着碎花衬衫,黑色直筒裤,脚上是徐锐刚给她买的黑色皮鞋。配上出众的容貌和过人的气质,确实是个优秀的好姑娘。   徐锐还是一身军装,一个身形高大,一个纤细修长。两人站在一起,颇有郎才女貌,男女相得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儿子结婚,梁丰年现在一看到年轻小两口,他就喜欢的很。   “哈哈,你们小两口吃好喝好,今儿可得在这儿好好热闹一番。”梁丰年一边说着,见又有人进来,他忙歉声道:“有个朋友来了,我再去招呼一下,你们先到这儿坐着。”   徐锐点点头,谢灵则是笑着说一声:“您去忙吧,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梁丰年点点头,想道:这闺女落落大方,和徐锐正好互补。   过十二点的时候,梁家外面一阵吵闹。   谢灵听了声音,赶紧拽拽旁边沙发上徐锐的衣服,说道:“应该是新郎把新娘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她可是对新郎新娘好奇得很。   徐锐看谢灵期待的样子,不由莞尔,也不着急起来,反而说道:“迟早都要看到,有什么着急,咱们就在屋里等着。”   谢灵瞪着他,说道:“喂,你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去看看新郎新娘好看不?他们要怎么进家门?”   徐锐:“”他还真不感兴趣,不过,难得看到谢灵着急的样子,摸摸谢灵的头,说道:“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和你去看。”   谢灵翻了个白眼,怎么有这么无赖的人,就让他陪自己出去看看人怎么进家门,他都得提要求。   “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看。”   徐锐看着谢灵,开口:“你确定?新人进家门,首先要给男女同志扔花,不过现在好像不能扔花,改成扔喜袋了。被扔中的同志待会儿得在喜宴上给新人和群众表演节目。   你一个人,还是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太显眼。有很大机率被选中。灵灵这么想表演节目的吗?”   “其实,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人表演。”不想让其他人看。最后一句话是在谢灵耳边说得。   谢灵好想掐死现在的徐锐,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婚礼现场,她只得忍耐下来,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太过分得我可不依。”   “第一个:婚房必须只有你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不,婚房只有你我,你之前说要考虑考虑。”   谢灵真没想到徐锐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不应该只是个情趣吗?这家伙太较真了吧,记到现在。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秋阳秋月和他们一起睡,毕竟明年俩小孩就六岁了,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她希望两人从小养成独立的习惯。   所以,这种要求相当于白送她。   谢灵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第二个条件呢?徐锐,你快点,再不出去,人就该进家门了。”   没看屋里已经没人,都去外面看新人了吗?   徐锐看她毫不犹豫的样子,眸色一深,随即淡定的开口:“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一直不能放下。”   谢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那我要是累了呢?”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语气极重。   “累了咱们就去角落里,就靠着我,歇歇。”徐锐当然舍不得她累,不过想想刚才屋子里时不时看向谢灵的目光,眼里一沉,这些人看不到他和谢灵的亲近吗?   管不住自己的眼,一直往别人未婚妻身上瞅。   谢灵:“呵呵,我答应了。”一边说着,拽起徐锐就往外走去。   她已经亏了,不能连新人进门都看不到。   至于那些条件,在谢灵看来就是情趣,就这男人较真。不过谁让是她男人,现在还是先惯着吧!   外面,一对新人已经进了大门,正在院子里给长辈也就是梁丰年和鲁豫敏敬茶。一群亲朋好友围成一个大圈,不时地对一对新人起哄。   不过,到了敬茶的时候大家自动安静下来。   “看,新娘子那脸红的,刚才叫娘的时候真要红透了。”   “人家这是新媳妇,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重头戏还在后面呢,不过这新人脸皮子太薄了,一会儿脸不得烧着了。”      新郎拿起圆桌上的瓷缸先递给新娘,然后自己再端起另一个,两个人弯着腰分别向父母敬茶。   鲁豫敏笑容温和地接过儿媳妇的茶,从兜里拿出红包,递给她,说道:“你们好好过日子。”   比起媳妇,梁丰年就情绪外放多了,笑容满面,接过儿子的茶,朗声说道:“好好和你媳妇过日子。尊重妻子,相互扶持。”   两个新人直起腰,乖巧应道。   敬完茶,就是大家伙最期待的环节。   这时候新郎的朋友们发挥作用了。   “走,咱们上楼,让新人乐一乐。”   一群大男人闹闹哄哄踩着梯子就往楼上走。 第43章 婚礼下   等谢灵和徐锐出去看到的就是有些狼狈笑着的新郎, 以及低着头像是害羞到不行的新娘。-   只见, 新郎一身蓝色制服,身上带着大红花,新娘一身红色西服, 两人都是同样式的黑色西服裤和黑皮鞋。   一对新人个子都不太高。   此时, 面对面站着, 两人中间是一个由绳子穿着的炸面片。   炸面片呈菱形, 比一般的面片大的多,是专门为了今天这一幕炸的。   这个时候,新人的父母进家去了,其余的亲朋好友甚至街里邻居熟人的都围在一起。   年龄稍长一点的笑着看新人的热闹, 而围在一边的年轻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 纷纷起哄道:“梁潮, 你在犹豫啥子嘞,快上啊, 三十秒的时间, 这都过去十秒了, 连个面片的边都没有碰上。”   “真逊啊梁潮你,站着不动, 咋地,想让新娘主动啊?你咋想着这么好呢?”      群众起哄,一旁的“专业”的记时员也开始“计时”了。   “快啊,我数着时间了啊!九、十”   三十秒,十秒已过, 梁潮闭闭眼,狠狠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往新娘那边靠近。   不过看媳妇羞涩的不成样,他也不敢狠靠,只能探着脸,伸着脖子嘴巴往面片方向张。   大家站在这儿可不是看新郎一个人的表演秀的,看新娘低着头一动不动。   也不嫌弃新郎不主动了,而是开口:   “新娘呢,今儿咋就没见新娘抬过头呢!不会还没到吧?”   “快点,新娘也得衔面片啊!光新郎一个人可不行,必须得两人一起衔住才行。”      听着众人的起哄声,新娘脸越发的红,像是涂了胭脂似的。不过,想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她只能抬起头,尝试着去探面片。   这时,谢灵也终于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随之,心里就是一片惊讶,这不是沈宝珍吗?她今天竟然结婚,不对,应该是她没事了?还是今天的新娘?   站在人群中,看看左右众人,暂时把惊讶藏在心里,面色平静的继续看这一幕。   经过众人那么一起哄,这下一对新人都去含中间的炸面片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四”计时员的声音响起。   然后,梁潮听见后瞬间炸了,“你咋回事啊?小学数学没学好啊?二十一完了咋就是二十四了,二十二、二十三被你吃了?”   梁潮这气是发出去了,可是,不管时间报没报错,反正面片是不行了。   梁潮和沈宝珍两人本来已经含到了边,正伸着脖子探着嘴准备往中间吃。   结果,被梁潮这么一咋呼,梁潮那么一扭头、一转身,炸面片断了。专注于吃炸面片的沈宝珍没有准备,重心不稳之下,连身子带人就往梁潮身上扑去。   “哈哈,哈哈哈”   “陈哥这回干得好,这计时员当得专业。”   “新郎快感谢计时员,要不然你也抱不上。”   “哥,你下次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让陈恕这家伙当计时员,要不然他会坑死你。”人群前面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闻言点点头,说道:“陈恕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谁不知道?想平时梁潮精明的很,这结个婚就跟傻子似的了,连个人都不会选了。”   少年看看新人,再看看男人。想起他哥平时遇到未来嫂子的傻样,心里腹诽:说不定你结婚时比梁哥还白痴呢!   这时,梁潮也顾不上骂他们,急匆匆地扶好沈宝珍,问道:“有没有伤到哪?没事吧?”   沈宝珍和梁潮身高差距不算大,沈宝珍撞到梁潮身上,额头正好磕到梁潮的脸颊。   加上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不咋疼。   沈宝珍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听见梁潮的关心,有些害羞,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次沈宝珍的脸又红了一圈,但梁潮却觉得这次红的更动人。沈宝珍靠在他身上,他不自觉的抱了抱她。   “梁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刚才是我记错时间了,不好意思啊,咱们得重新来了。所以,你就别和嫂子腻歪了,晚上有的是时候。”旁边,计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似是不好意思,实则声音平缓毫无诚意,细听还带着点戏谑。   “哈哈哈,确实得再来。这进门之前至少得来一轮吧。”   “连个炸面片都没吃好,还想进家门,美的你俩,快点吧!”      谢灵听到这无良的话,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位计时员可真是搞笑”一肚子坏水。   她听了都不禁同情这对新人。估计,新郎新娘听了更得憋屈死。   徐锐眯眯眼,他不觉得有什么乐趣,不过想到谢灵说得,不禁有些沉闷的开口:“就是爱耍小聪明,这种人你敢让他到咱们的婚礼上?”   谢灵闻言不禁摇头,比起自己受折磨她还是更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果然,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徐锐见她的模样,神色缓了缓,不经意间俩人靠得更近。   “你,你们”梁潮听到陈恕那番不要脸的话,真要气炸了。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真要呼他两巴掌。   不过,今儿,先不跟这群畜牲计较。   这时候,楼上的人把绳子拉上来,拿针引线重新穿上一个炸面片,笑容满面的冲着下面的梁潮、沈宝珍喊道:“梁哥、嫂子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不少炸面片,绝对够你俩今天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梁潮现在已经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忽略这人的鬼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对着沈宝珍轻声道:“宝珍,咱们这次”   没等梁潮说完,沈宝珍就开口了:“咱们这次一定得一遍过,不能再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待会儿你靠我近点。”这群臭男人,当她沈宝珍不存在的吗?   之前她那是没反应过来,害羞。   可现在,她明白了,你越羞囧,他们越想逗你。   “好。”这时候,媳妇说什么都是好的。不过,还得警告陈恕一番:“计时员,你可别过分啊。你今年十九岁,不是陈三岁,别连个数都数不清。”   新的一轮开始,“计时员”陈恕再次上线。不过,这次他可没想过数错数,因为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一对儿新人钻呢。   “一、二、三”   这一次梁潮和沈宝珍也顾不得害羞了,果断的凑近,去含中间的炸面片。   “十五、十六、十七”   “快点,吃,往嘴里吃”      伴随着众人的起哄声,两人挨得越来越近,鼻尖都快要对上了,然后炸面片突然被抬高,两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撞上。   这次终于是嘴对嘴,亲上了。   这场面,简直是普天同庆,就差一个照相机拍下来了。   不知道大家遗憾不,反正此时此刻的谢灵是挺遗憾没个照相机在身边的。   多么唯美的一幕,虽然新郎新娘的姿态都不是那么优美,神情还目瞪口呆的。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想笑的心理。   “哈哈”谢灵这回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挽着徐锐的胳膊,此时不由得往徐锐那边倾斜。   徐锐眼神纵容的看着她,拿手微微护着她。   陈恕看着梁潮、沈宝珍亲住那一幕,不禁眯眯眼,然后看向身边的五岁小不点,对他开口说道:“陈旭,还想不想要哥的糖了?”   陈旭想起昨天在他哥房间看到的那一大包喜糖,眼睛一亮,快速点点头,开口说道:“我想吃,哥哥能给我吗?”   陈恕长着一双狐狸眼,眯着眼睛的时候最好看,这也是他算计人的时候的表现。   看了看才长到膝盖处的陈旭,说道:“你只要大声说一句: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我就给你糖。”   不过那糖是梁潮给工会所有同志的,现在已经不在他这里。至于别人会不会给陈旭,他不管,反正自己这里是没有了。   五岁才长到他膝盖,是有多矮?还是多吃饭吧,还想吃糖?   “好,好,我答应。”这个很简单嘛,不就是一句话,大人真笨,连句话都不会说,还要他这个小孩子帮忙。   “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   沉寂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打破了。   围观群众乐呵了,小孩儿都知道让你们亲一个,快点再亲一个啊!   而梁潮和沈宝珍,先是呆愣,然后,沈宝珍先回过神冲着上面喊到:“刘伟,你怎么回事?连个线都拽不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可别饿着你了。”   这下,大家都没想到沈宝珍还会讽刺他人。   这时候不应该是新娘娇羞的靠在新郎的怀里,新郎嘴里骂骂咧咧实则心里暗爽,然后在众人热情的请求下矜持的抱住新娘吗?   好吧,梁潮几个朋友也没想到平日泼辣的沈宝珍新婚也是这么的泼辣。   大家笑闹一通,时间快到一点了,陈恕看看表,咳嗽一声,向楼窗上看了一眼,点点头。   楼上的人瞬间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时间到了,别再耍了的意思。   接下来,梁潮和沈宝珍继续吃完之前剩下的炸面片。   然后,在众人一片喜悦和祝福的目光下进了堂屋。   随后,一众亲朋好友比如有喜帖的跟着进堂屋。   剩下的人则是待在院子外边,那些自己的家伙什准备捞饭。   这时,一大锅菜饭也熟了。 第44章 可以跳过   堂屋门口   一对新人跨过门槛, 新娘沈宝珍面朝门外, 接过新郎递过来的福袋,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   福袋里装了喜糖,新人凭结婚证在日期期限内就可以购买喜糖和新被子、暖壶等结婚用品。   这个时候, 大家言语间正经多了。   “这次得挑单身 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和她姨父还有原跃进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谢家沟原先的地主院子已经成了宣传队平时训练的固定场所。   谢云云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只听见一个人唱道: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嗓音清亮而又婉转,是个好听的女声,随即她看向唱歌的女孩儿,十分惊讶。   李春和这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在她看来这人就是傻乎乎的,别人说她她不生气,还一劲儿的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好事在等着她。   可是今天,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李春和,自信夺目。   谢云云有些恍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一直在被冲刷。   原来她以为十分好的地方现在不那么好,以前认为不好的地方却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言语间抱有善意的大嫂,态度温和的队长,现在万众瞩目的李春和   谢云云明白,也许不是他们变了,而是自己的心静下来了。   不过,她回到这里,除了她娘,最想见得竟然是谢灵。   谢灵此刻正站在角落面含微笑的听李春和唱歌,她觉得每次听春和的声音都是一种享受。   不仅是因为好听,更重要的是她是谢灵亲手教出来的,这让谢灵对她的歌声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情感。   正听着好好的时候她就被人拽住,扭头一看原来是谢云云。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你找我啥事?”谢灵有墟怪,她觉得以谢云云的性子自从上次说话后就不会来找她,反而会躲着她才对吧!   谢云云面对这样的谢灵总是有种难堪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谢灵就变了,脸上还是温柔和善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她认为谢灵现在比以前可怕多了。   “听说你蹲了?祝贺你!”不过现在,面对温和淡定的谢灵,她竟然觉得十分踏实。   谢灵别别耳边的碎发,闻言笑道:“谢谢你!”   “我,那个,对不起,我以前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非常不好。”谢云云现在一想到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就非常羞愧,她觉得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刁蛮的小孩儿,十分无礼。   她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还有,谢谢你,谢灵。上一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时候的自己太傻,太幼稚,经过学校里的事情,她仿佛一下明白了很多。   以前的自己就因为成绩和相貌而嫉妒谢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   谢云云看到同班里的同学就那样轻易被带走,前几天还威风满面的人就当了犯人,而一个多月前被抓走批/斗的,现在却一脸风光。   还有自己的好朋友刘晓英,好好的就被带走,要不是晓英爹厉害,她就要被人抓去农场了。   这种命运的无常,让谢云云无措,想要逃避,但同时从这件事中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   谢灵仔细观察谢云云,发现她面色平静,眼睛直视着自己,态度真诚。   谢灵笑笑,这谢云云的眼睛倒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然后在谢云云越来越紧张的神色下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句迟来的道歉我接受。还有啊,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客气。”   说完,有形皮的眨眨眼。   面对这样鲜活的谢灵,谢云云瞬间失神,谢灵好像更美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她反而更想亲近谢灵了。谢云云怀疑自己有病,昨天她还在心里骂谢灵呢!   谢灵刚觉得谢云云改好了臭毛病,可现在又变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无语,然后走近谢云云,在她眼前摆摆手,道:“哎,你想什么呢?”表情越来越猥琐了。   “啊,我没想啥。”谢云云慌忙回过神,见谢灵正在看她,忙转换话题:“我今天去队长家,把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给辞了。”   谢灵觉得谢云云现在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做什么她都不觉得惊讶了,她更关心的是副队长这职位给谁了,她可不希望进个新人,什么不懂就指手画脚搞激进那一套,与其这样还不如谢云云呢!好歹谢云云不管事。   所以,谢灵说道:“你早该卸下来了。不过,队长说了要谁进来?”   “队长问我的意见,我就说让你这个宣传队队长来指定。”谢云云说起这个就一脸得意,她一直以为队长不待见她呢,谁知道原叔这么尊重她,还问她一个小姑娘的意见。   谢灵瞅她一眼,看她美滋滋的样子,不忍打破她的幻想,而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就安安分分的去学校吧。之前不是还想成绩超过我?正好好好学习。”   谢云云闻言脸一垮,有些失落的开口:“谢灵,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害怕那个地方了。”   这些话没敢对她娘说,但她却对谢灵坦言相告。   谢灵也没有关注过学校,徐锐倒是跟她说过一次,见她不关心,就没再继续开口。   她刚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年份后,她是有些慌乱的,甚至于害怕。   但现在,她处在农村,还是一个宗族盛行的谢家沟。这里可没有什么动乱,附近生产队也算平静。   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分小心,还被一些影视剧给误导了。可能有很乱的地方,但不包括这里。   谢家沟平静自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努力,纽收粮食,农闲整地修水利。   饭还吃不饱,哪有心思勾心斗角。斗这个斗那个,十里八乡里拐外拐都是亲戚,谁斗谁。   最严重的不过是不让唱戏说书,戏服都被收走,大家没了其它娱乐,对宣传队的活动更加热情了。   所以,后来她也没再关心过学校怎么样。   当然,现在她也不准备知道,只是嘴角含笑,对谢云云说道:“你已经回家了,学校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至于上课,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你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这话说得直接,却是谢云云最喜欢的答案,喃喃开口:“是啊,不上就不上。”   一边说一边走,发现两人来到了后山,谢云云干脆拉着谢灵坐下,靠近她轻声道:“谢灵,我告诉你个秘密。”   “咱们生产队要建小学了,我想去学校当老师。”   说完,得意的看向谢灵,说道:“谢灵,我够意思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了。”   谢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队长她娘告诉她的,连具体日子都说了。   不过,这家伙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性子。   于是笑眯眯的开口:“原进宇好像也去学校教书,你俩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呢!” 第41章 喜欢   原进宇长得高, 成绩好, 谢云云在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可是她胆子小,就怕别人发现,尤其是原进宇本人, 所以她捂的严严实实, 连和她关系最好的王悦、刘小英她们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谢灵这家伙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 听她说到原进宇, 谢云云有些羞耻,红着脸掩饰道:“是吗?原进宇和我一起工作?”   然后,眼神恍惚,和我一起工作?我俩单独相处?教一个班的学生?一起进步?   她以前可嫉妒谢灵和原进宇一起讨论题了, 可惜她数学太差, 原进宇都不找她。   而她又怕原进宇嫌弃她笨, 所以一直不敢问他题,自己弄不懂的话不是更丢脸?   现在看来, 也是缘分, 原进宇数学好, 她语文好。一文一理,一个是代课老师, 一个是班主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岂不是好极了?   想着想着,她实在控制不住得笑出声然后,抬起头, 就是谢灵戏虞的眼神。   脸轰得一下,一股热气涌上脑海,突然想起原进宇和她一起工作这话是谢灵说得,有点不对啊。   “谢灵,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工作?”   谢灵见人终于回神,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听原进宇奶奶说得,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不过这话也是只有咱俩知道,千万别往外说。”   谢云云:“”我,她想吐口唾沫,为啥谢灵还是如此讨厌。   谢灵看她憋屈的模样,也不再逗她,反而说道:“这话别往外说了,咱生产队是要建小学,不过有些东西还没敲定。”   比如和公社小学的协调沟通问题。   原跃进看到生产队能建小学的希望后,一直在和公社里的领导干事们沟通。   想让谢家沟小学尽快成立,不用等到寒假开学,直接这个学期趁着下雪不冷之前成立。   这样也可以让队里上小三的孩子们直接到生产队上课,不用冷飕飕的走远路去公社。   可这种事太难办了,光和公社小学沟通协调学生的学籍问题,学费问题就是个事。   所以,到现在都没个准。李小妹和李桂香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常抱怨自己儿子这几天太忙,说是抱怨,不过是心疼原跃进受累罢了。   “我知道,我又不傻。”谢云云撇撇嘴,这种事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有很多人走关系,当老师。生产队里的初中生也有不少。   “你不傻”你只是糊涂。谢灵随口说道。   她坐在地上,腿随意岔开,颇有种不拘小节的气场。   谢云云看看天空,看看她,说道:“谢灵,你为什么这么早定亲?是喜欢那个人?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   乡下女孩儿十□□,男的十九二十就开始相看人家。   其中大多数都是相亲认识,然后觉得合适了就结婚、生娃、过一辈子。   像谢灵这样没结过婚就养着两个闺女的情况是少数。   谢云云一直以为谢灵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整日白天上工、下工后围着灶台转,做着家务,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她不是,还是那样好看,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从容。   “喜欢啊,不喜欢怎么会定亲?”小孩子就喜欢问这种天真的问题。人很容易就能喜欢上,爱才属于奢侈品。   定亲,结婚,过日子。   对于谢灵来说,除非是真的爱一个人,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别人走进她的领地。   因为,沾染了柴米油盐的感情,需要真心与宽容才过得下去。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就着过日子,年纪到了,或者两人各方面都合适,自然而然的就结婚了。然后,养育儿女。这时候,爱情不再,儿女就成为家庭连接的轨道。   “好了,不在这儿说了,我带你去宣传队看看吧。那些人应该练上了。”谢灵不准备和她讨论这个复杂的问题。   “好,我还没看过宣传队的活动呢。”谢灵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按原路返回。   “谢云云,你说咱们像不像幽会?”   “去你的,你才幽会呢!”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我这不是和你在幽会吗?”      大院里   宣传队的队员们都在积极的训练。   谢小米领着几个年轻人排练《红色娘子军》的舞台戏。   谢灵带着谢云云进来,走进她们面前,说道:“小米,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谢小米笑着说道:“感觉好多了,大家都很认真。”   谢灵点点头,说道:“今天,你云云姐也在这里,她还是咱们的副队长,你们过一遍,让咱副队长给指导指导?”   说这话时,把躲闪的谢云云拉到大家面前。   谢云云觉得谢灵这是在损她,于是啐骂道:“谢灵,你这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损我呢吧!”就知道这家伙每次都不怀好意,更惨的是每次她都反应不过来。   在谢云云看来,谢灵一肚子坏水,每天笑眯眯的,瘆人。   谢灵笑容不变:“哪能啊,你不是主动辞职了吗,作为副队长,怎么也得给你来场闭幕表演。”   谢云云:“”   谢小米:看着自己堂姐被言语攻击,是该帮堂姐说回去呢?还是假装看不到。   涉及谢灵姐,当然是假装看不到啦。   以前堂姐可说过不少谢灵姐的坏话,就当补偿了。   于是,谢小米假装没听到俩人的对话,腼腆的笑着,开口说道:“灵灵姐,那我叫大家准备,正好你验收一下。   舞台剧主要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   它的表现形式是外放的、夸张的。   所以,很难想象内向害羞的谢小米竟然能一直担任主角,并且压得住舞台,受到生产队所有人的待见。   她穿着破旧的黑布衣,把吴琼花的坚毅勇敢和不畏强权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没想到小米这么厉害!”谢云云为场上的谢小米震惊,原来平日里害羞内向不怎么说话的堂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小米的表演能力是最强的,不比咱们高中时的文艺表演差。”谢灵点头附和她的话。   而且,除了谢小米,其他人的表现也不错。   大家正当青春好年华,男的英武强壮,女的大方漂亮。   他们的演技可能不高,甚至没有演技,但他们是在用心去表演。   所以,宣传队的几次亮相都很受大家欢迎。   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表演和文化宣传,给她们的精神上带来很大影响。   谢灵一边看着表演,继续开口:“春和唱歌也非常好听,她非常有天赋。”   谢云云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那道女声,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个傻闺女竟然有那么好的嗓子。”   听了她这话,谢灵不自觉的摇头,春和她不傻,反而很大气。   自从来了宣传队,就算自己再怎么重视李春和,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说话,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喜欢和她交流。   就连谢云云这种挑三拣四的,也就说人家傻,但其它坏话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多了,孩子们的潜力最大,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有很多惊喜等你去挖掘。”谢灵心理成熟,可跟宣传队的小姑娘们待久了,觉得自己也活泼了不少,心也软了。   谢云云翻了个白眼,说道:“说得像你很大似的,她们也就比咱们小两三岁,过几年就说亲了。说不定,过个几年你和人家同时抱娃嘞!不过,谢灵你明年结婚,说不定后面就能生娃了。”   谢灵抬头望天,她真的不想和旁边这个人交流,每次说正经事的时候她都能给你绕过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南理可没有小学,等你娃长大了,让他来咱们生产队念书,我当他老师。”嘿嘿,她整不了谢灵,但是可以教训她儿子啊!所以在谢灵身上的挫败感都能在孩子身上找回来。   “”我怕你把我孩子教的像你一样二缺。现在,她都有点担心,秋阳秋月入学后的状况啦,到时候一定得多看着点。   至于其它的,谢灵瞥她一眼,谢云云情绪太浅,一眼就能看透,总之猥琐的很,完全没眼看,不想搭理她。   谢灵觉得以后她和徐锐的孩子,就算还小也不会让谢云云给糊弄。   她俩智商情商靠谱,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比谢云云聪明一大截。   想到这儿,谢云云暗骂一声,连婚都没结呢,她怎么就想起孩子了,都怪这家伙误导她。   徐锐不知道谢灵再想什么,要不然非得激动一番。   此时,徐锐正在办公室整理运输日志。   “徐锐,我儿子这个星期天结婚,这是请帖,你一定来啊!”梁丰年走进徐锐的办公室,把一张红色的硬纸递给徐锐,笑着开口说道。   徐锐站起身,接过请帖,开口:“我一定去。”   梁丰年见他答应,脸色越发温和,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定亲了吗?把你未婚妻也带来,一起热闹热闹。大喜的日子,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哄一下气氛。”   徐锐本不想答应,他怕谢灵没有时间。但随即想起这是举行婚礼,所以点点头,说道:“到时候,我和未婚妻准时前往。” 第42章 婚礼上   周日, 梁丰年的儿子梁潮结婚。   上午十点半, 徐锐带着谢灵从谢家沟出发去县城。   “徐锐,我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新郎名字叫梁潮, 那这新娘的名字呢?这请帖有墟怪呀?”连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这是在搞神秘还是搞歧视?谢灵坐在自行车后座, 有些好奇的问道。   徐锐也不太清楚, 要不是前两天梁主任给了请帖,他连人儿子结婚的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去了再看。”徐锐对此不怎么关心,今天去参加婚礼,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别人办婚礼的。   “说的也是, 等咱去了一定得打听一下, 要不然见面不会称呼多尴尬。不知道新娘漂亮不?还有新郎,你见过吗, 好看不?”   “没我好看。”   谢灵从后面拍拍徐锐的背, 笑着说:“你可真脸皮厚, 没见过自己夸自己的。”   徐锐:“”总比你夸别人好。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梁家。   此时, 梁家非常热闹,人来人往,院里一锅大锅饭正冒着热气,估计快熟了。   两人进了门,徐锐找了个角落, 和其他几辆自行车车挨着放置,锁好车子。   然后带着谢灵进屋。   “徐锐来了,快进来,这儿太乱了,你们先将就着坐吧。”   梁丰年今儿穿得十分体面,一身黑色中山装、黑皮鞋,笑容满面。冲着徐锐招呼道。   说完,看向谢灵,笑容更大:“这是你未婚妻吧,长的俊,你小子有福气。”   徐锐没有反驳,反而接上他这句话,开口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谢灵。”   “这是运输部的主任,梁丰年同志。”   梁丰年一听这语气,这态度,瞬间有谱了,这小子冷冰冰的倒是极为重视未婚妻。   再看谢灵,为表重视,穿着碎花衬衫,黑色直筒裤,脚上是徐锐刚给她买的黑色皮鞋。配上出众的容貌和过人的气质,确实是个优秀的好姑娘。   徐锐还是一身军装,一个身形高大,一个纤细修长。两人站在一起,颇有郎才女貌,男女相得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儿子结婚,梁丰年现在一看到年轻小两口,他就喜欢的很。   “哈哈,你们小两口吃好喝好,今儿可得在这儿好好热闹一番。”梁丰年一边说着,见又有人进来,他忙歉声道:“有个朋友来了,我再去招呼一下,你们先到这儿坐着。”   徐锐点点头,谢灵则是笑着说一声:“您去忙吧,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梁丰年点点头,想道:这闺女落落大方,和徐锐正好互补。   过十二点的时候,梁家外面一阵吵闹。   谢灵听了声音,赶紧拽拽旁边沙发上徐锐的衣服,说道:“应该是新郎把新娘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她可是对新郎新娘好奇得很。   徐锐看谢灵期待的样子,不由莞尔,也不着急起来,反而说道:“迟早都要看到,有什么着急,咱们就在屋里等着。”   谢灵瞪着他,说道:“喂,你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去看看新郎新娘好看不?他们要怎么进家门?”   徐锐:“”他还真不感兴趣,不过,难得看到谢灵着急的样子,摸摸谢灵的头,说道:“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和你去看。”   谢灵翻了个白眼,怎么有这么无赖的人,就让他陪自己出去看看人怎么进家门,他都得提要求。   “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看。”   徐锐看着谢灵,开口:“你确定?新人进家门,首先要给男女同志扔花,不过现在好像不能扔花,改成扔喜袋了。被扔中的同志待会儿得在喜宴上给新人和群众表演节目。   你一个人,还是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太显眼。有很大机率被选中。灵灵这么想表演节目的吗?”   “其实,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人表演。”不想让其他人看。最后一句话是在谢灵耳边说得。   谢灵好想掐死现在的徐锐,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婚礼现场,她只得忍耐下来,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太过分得我可不依。”   “第一个:婚房必须只有你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不,婚房只有你我,你之前说要考虑考虑。”   谢灵真没想到徐锐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不应该只是个情趣吗?这家伙太较真了吧,记到现在。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秋阳秋月和他们一起睡,毕竟明年俩小孩就六岁了,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她希望两人从小养成独立的习惯。   所以,这种要求相当于白送她。   谢灵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第二个条件呢?徐锐,你快点,再不出去,人就该进家门了。”   没看屋里已经没人,都去外面看新人了吗?   徐锐看她毫不犹豫的样子,眸色一深,随即淡定的开口:“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一直不能放下。”   谢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那我要是累了呢?”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语气极重。   “累了咱们就去角落里,就靠着我,歇歇。”徐锐当然舍不得她累,不过想想刚才屋子里时不时看向谢灵的目光,眼里一沉,这些人看不到他和谢灵的亲近吗?   管不住自己的眼,一直往别人未婚妻身上瞅。   谢灵:“呵呵,我答应了。”一边说着,拽起徐锐就往外走去。   她已经亏了,不能连新人进门都看不到。   至于那些条件,在谢灵看来就是情趣,就这男人较真。不过谁让是她男人,现在还是先惯着吧!   外面,一对新人已经进了大门,正在院子里给长辈也就是梁丰年和鲁豫敏敬茶。一群亲朋好友围成一个大圈,不时地对一对新人起哄。   不过,到了敬茶的时候大家自动安静下来。   “看,新娘子那脸红的,刚才叫娘的时候真要红透了。”   “人家这是新媳妇,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重头戏还在后面呢,不过这新人脸皮子太薄了,一会儿脸不得烧着了。”      新郎拿起圆桌上的瓷缸先递给新娘,然后自己再端起另一个,两个人弯着腰分别向父母敬茶。   鲁豫敏笑容温和地接过儿媳妇的茶,从兜里拿出红包,递给她,说道:“你们好好过日子。”   比起媳妇,梁丰年就情绪外放多了,笑容满面,接过儿子的茶,朗声说道:“好好和你媳妇过日子。尊重妻子,相互扶持。”   两个新人直起腰,乖巧应道。   敬完茶,就是大家伙最期待的环节。   这时候新郎的朋友们发挥作用了。   “走,咱们上楼,让新人乐一乐。”   一群大男人闹闹哄哄踩着梯子就往楼上走。 第43章 婚礼下   等谢灵和徐锐出去看到的就是有些狼狈笑着的新郎, 以及低着头像是害羞到不行的新娘。-   只见, 新郎一身蓝色制服,身上带着大红花,新娘一身红色西服, 两人都是同样式的黑色西服裤和黑皮鞋。   一对新人个子都不太高。   此时, 面对面站着, 两人中间是一个由绳子穿着的炸面片。   炸面片呈菱形, 比一般的面片大的多,是专门为了今天这一幕炸的。   这个时候,新人的父母进家去了,其余的亲朋好友甚至街里邻居熟人的都围在一起。   年龄稍长一点的笑着看新人的热闹, 而围在一边的年轻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 纷纷起哄道:“梁潮, 你在犹豫啥子嘞,快上啊, 三十秒的时间, 这都过去十秒了, 连个面片的边都没有碰上。”   “真逊啊梁潮你,站着不动, 咋地,想让新娘主动啊?你咋想着这么好呢?”      群众起哄,一旁的“专业”的记时员也开始“计时”了。   “快啊,我数着时间了啊!九、十”   三十秒,十秒已过, 梁潮闭闭眼,狠狠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往新娘那边靠近。   不过看媳妇羞涩的不成样,他也不敢狠靠,只能探着脸,伸着脖子嘴巴往面片方向张。   大家站在这儿可不是看新郎一个人的表演秀的,看新娘低着头一动不动。   也不嫌弃新郎不主动了,而是开口:   “新娘呢,今儿咋就没见新娘抬过头呢!不会还没到吧?”   “快点,新娘也得衔面片啊!光新郎一个人可不行,必须得两人一起衔住才行。”      听着众人的起哄声,新娘脸越发的红,像是涂了胭脂似的。不过,想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她只能抬起头,尝试着去探面片。   这时,谢灵也终于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随之,心里就是一片惊讶,这不是沈宝珍吗?她今天竟然结婚,不对,应该是她没事了?还是今天的新娘?   站在人群中,看看左右众人,暂时把惊讶藏在心里,面色平静的继续看这一幕。   经过众人那么一起哄,这下一对新人都去含中间的炸面片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四”计时员的声音响起。   然后,梁潮听见后瞬间炸了,“你咋回事啊?小学数学没学好啊?二十一完了咋就是二十四了,二十二、二十三被你吃了?”   梁潮这气是发出去了,可是,不管时间报没报错,反正面片是不行了。   梁潮和沈宝珍两人本来已经含到了边,正伸着脖子探着嘴准备往中间吃。   结果,被梁潮这么一咋呼,梁潮那么一扭头、一转身,炸面片断了。专注于吃炸面片的沈宝珍没有准备,重心不稳之下,连身子带人就往梁潮身上扑去。   “哈哈,哈哈哈”   “陈哥这回干得好,这计时员当得专业。”   “新郎快感谢计时员,要不然你也抱不上。”   “哥,你下次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让陈恕这家伙当计时员,要不然他会坑死你。”人群前面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闻言点点头,说道:“陈恕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谁不知道?想平时梁潮精明的很,这结个婚就跟傻子似的了,连个人都不会选了。”   少年看看新人,再看看男人。想起他哥平时遇到未来嫂子的傻样,心里腹诽:说不定你结婚时比梁哥还白痴呢!   这时,梁潮也顾不上骂他们,急匆匆地扶好沈宝珍,问道:“有没有伤到哪?没事吧?”   沈宝珍和梁潮身高差距不算大,沈宝珍撞到梁潮身上,额头正好磕到梁潮的脸颊。   加上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不咋疼。   沈宝珍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听见梁潮的关心,有些害羞,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次沈宝珍的脸又红了一圈,但梁潮却觉得这次红的更动人。沈宝珍靠在他身上,他不自觉的抱了抱她。   “梁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刚才是我记错时间了,不好意思啊,咱们得重新来了。所以,你就别和嫂子腻歪了,晚上有的是时候。”旁边,计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似是不好意思,实则声音平缓毫无诚意,细听还带着点戏谑。   “哈哈哈,确实得再来。这进门之前至少得来一轮吧。”   “连个炸面片都没吃好,还想进家门,美的你俩,快点吧!”      谢灵听到这无良的话,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位计时员可真是搞笑”一肚子坏水。   她听了都不禁同情这对新人。估计,新郎新娘听了更得憋屈死。   徐锐眯眯眼,他不觉得有什么乐趣,不过想到谢灵说得,不禁有些沉闷的开口:“就是爱耍小聪明,这种人你敢让他到咱们的婚礼上?”   谢灵闻言不禁摇头,比起自己受折磨她还是更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果然,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徐锐见她的模样,神色缓了缓,不经意间俩人靠得更近。   “你,你们”梁潮听到陈恕那番不要脸的话,真要气炸了。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真要呼他两巴掌。   不过,今儿,先不跟这群畜牲计较。   这时候,楼上的人把绳子拉上来,拿针引线重新穿上一个炸面片,笑容满面的冲着下面的梁潮、沈宝珍喊道:“梁哥、嫂子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不少炸面片,绝对够你俩今天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梁潮现在已经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忽略这人的鬼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对着沈宝珍轻声道:“宝珍,咱们这次”   没等梁潮说完,沈宝珍就开口了:“咱们这次一定得一遍过,不能再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待会儿你靠我近点。”这群臭男人,当她沈宝珍不存在的吗?   之前她那是没反应过来,害羞。   可现在,她明白了,你越羞囧,他们越想逗你。   “好。”这时候,媳妇说什么都是好的。不过,还得警告陈恕一番:“计时员,你可别过分啊。你今年十九岁,不是陈三岁,别连个数都数不清。”   新的一轮开始,“计时员”陈恕再次上线。不过,这次他可没想过数错数,因为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一对儿新人钻呢。   “一、二、三”   这一次梁潮和沈宝珍也顾不得害羞了,果断的凑近,去含中间的炸面片。   “十五、十六、十七”   “快点,吃,往嘴里吃”      伴随着众人的起哄声,两人挨得越来越近,鼻尖都快要对上了,然后炸面片突然被抬高,两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撞上。   这次终于是嘴对嘴,亲上了。   这场面,简直是普天同庆,就差一个照相机拍下来了。   不知道大家遗憾不,反正此时此刻的谢灵是挺遗憾没个照相机在身边的。   多么唯美的一幕,虽然新郎新娘的姿态都不是那么优美,神情还目瞪口呆的。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想笑的心理。   “哈哈”谢灵这回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挽着徐锐的胳膊,此时不由得往徐锐那边倾斜。   徐锐眼神纵容的看着她,拿手微微护着她。   陈恕看着梁潮、沈宝珍亲住那一幕,不禁眯眯眼,然后看向身边的五岁小不点,对他开口说道:“陈旭,还想不想要哥的糖了?”   陈旭想起昨天在他哥房间看到的那一大包喜糖,眼睛一亮,快速点点头,开口说道:“我想吃,哥哥能给我吗?”   陈恕长着一双狐狸眼,眯着眼睛的时候最好看,这也是他算计人的时候的表现。   看了看才长到膝盖处的陈旭,说道:“你只要大声说一句: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我就给你糖。”   不过那糖是梁潮给工会所有同志的,现在已经不在他这里。至于别人会不会给陈旭,他不管,反正自己这里是没有了。   五岁才长到他膝盖,是有多矮?还是多吃饭吧,还想吃糖?   “好,好,我答应。”这个很简单嘛,不就是一句话,大人真笨,连句话都不会说,还要他这个小孩子帮忙。   “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   沉寂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打破了。   围观群众乐呵了,小孩儿都知道让你们亲一个,快点再亲一个啊!   而梁潮和沈宝珍,先是呆愣,然后,沈宝珍先回过神冲着上面喊到:“刘伟,你怎么回事?连个线都拽不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可别饿着你了。”   这下,大家都没想到沈宝珍还会讽刺他人。   这时候不应该是新娘娇羞的靠在新郎的怀里,新郎嘴里骂骂咧咧实则心里暗爽,然后在众人热情的请求下矜持的抱住新娘吗?   好吧,梁潮几个朋友也没想到平日泼辣的沈宝珍新婚也是这么的泼辣。   大家笑闹一通,时间快到一点了,陈恕看看表,咳嗽一声,向楼窗上看了一眼,点点头。   楼上的人瞬间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时间到了,别再耍了的意思。   接下来,梁潮和沈宝珍继续吃完之前剩下的炸面片。   然后,在众人一片喜悦和祝福的目光下进了堂屋。   随后,一众亲朋好友比如有喜帖的跟着进堂屋。   剩下的人则是待在院子外边,那些自己的家伙什准备捞饭。   这时,一大锅菜饭也熟了。 第44章 可以跳过   堂屋门口   一对新人跨过门槛, 新娘沈宝珍面朝门外, 接过新郎递过来的福袋,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   福袋里装了喜糖,新人凭结婚证在日期期限内就可以购买喜糖和新被子、暖壶等结婚用品。   这个时候, 大家言语间正经多了。   “这次得挑单身

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和她姨父还有原跃进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谢家沟原先的地主院子已经成了宣传队平时训练的固定场所。   谢云云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只听见一个人唱道: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嗓音清亮而又婉转,是个好听的女声,随即她看向唱歌的女孩儿,十分惊讶。   李春和这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在她看来这人就是傻乎乎的,别人说她她不生气,还一劲儿的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好事在等着她。   可是今天,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李春和,自信夺目。   谢云云有些恍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一直在被冲刷。   原来她以为十分好的地方现在不那么好,以前认为不好的地方却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言语间抱有善意的大嫂,态度温和的队长,现在万众瞩目的李春和   谢云云明白,也许不是他们变了,而是自己的心静下来了。   不过,她回到这里,除了她娘,最想见得竟然是谢灵。   谢灵此刻正站在角落面含微笑的听李春和唱歌,她觉得每次听春和的声音都是一种享受。   不仅是因为好听,更重要的是她是谢灵亲手教出来的,这让谢灵对她的歌声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情感。   正听着好好的时候她就被人拽住,扭头一看原来是谢云云。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你找我啥事?”谢灵有墟怪,她觉得以谢云云的性子自从上次说话后就不会来找她,反而会躲着她才对吧!   谢云云面对这样的谢灵总是有种难堪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谢灵就变了,脸上还是温柔和善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她认为谢灵现在比以前可怕多了。   “听说你蹲了?祝贺你!”不过现在,面对温和淡定的谢灵,她竟然觉得十分踏实。   谢灵别别耳边的碎发,闻言笑道:“谢谢你!”   “我,那个,对不起,我以前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非常不好。”谢云云现在一想到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就非常羞愧,她觉得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刁蛮的小孩儿,十分无礼。   她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还有,谢谢你,谢灵。上一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时候的自己太傻,太幼稚,经过学校里的事情,她仿佛一下明白了很多。   以前的自己就因为成绩和相貌而嫉妒谢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   谢云云看到同班里的同学就那样轻易被带走,前几天还威风满面的人就当了犯人,而一个多月前被抓走批/斗的,现在却一脸风光。   还有自己的好朋友刘晓英,好好的就被带走,要不是晓英爹厉害,她就要被人抓去农场了。   这种命运的无常,让谢云云无措,想要逃避,但同时从这件事中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   谢灵仔细观察谢云云,发现她面色平静,眼睛直视着自己,态度真诚。   谢灵笑笑,这谢云云的眼睛倒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然后在谢云云越来越紧张的神色下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句迟来的道歉我接受。还有啊,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客气。”   说完,有形皮的眨眨眼。   面对这样鲜活的谢灵,谢云云瞬间失神,谢灵好像更美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她反而更想亲近谢灵了。谢云云怀疑自己有病,昨天她还在心里骂谢灵呢!   谢灵刚觉得谢云云改好了臭毛病,可现在又变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无语,然后走近谢云云,在她眼前摆摆手,道:“哎,你想什么呢?”表情越来越猥琐了。   “啊,我没想啥。”谢云云慌忙回过神,见谢灵正在看她,忙转换话题:“我今天去队长家,把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给辞了。”   谢灵觉得谢云云现在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做什么她都不觉得惊讶了,她更关心的是副队长这职位给谁了,她可不希望进个新人,什么不懂就指手画脚搞激进那一套,与其这样还不如谢云云呢!好歹谢云云不管事。   所以,谢灵说道:“你早该卸下来了。不过,队长说了要谁进来?”   “队长问我的意见,我就说让你这个宣传队队长来指定。”谢云云说起这个就一脸得意,她一直以为队长不待见她呢,谁知道原叔这么尊重她,还问她一个小姑娘的意见。   谢灵瞅她一眼,看她美滋滋的样子,不忍打破她的幻想,而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就安安分分的去学校吧。之前不是还想成绩超过我?正好好好学习。”   谢云云闻言脸一垮,有些失落的开口:“谢灵,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害怕那个地方了。”   这些话没敢对她娘说,但她却对谢灵坦言相告。   谢灵也没有关注过学校,徐锐倒是跟她说过一次,见她不关心,就没再继续开口。   她刚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年份后,她是有些慌乱的,甚至于害怕。   但现在,她处在农村,还是一个宗族盛行的谢家沟。这里可没有什么动乱,附近生产队也算平静。   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分小心,还被一些影视剧给误导了。可能有很乱的地方,但不包括这里。   谢家沟平静自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努力,纽收粮食,农闲整地修水利。   饭还吃不饱,哪有心思勾心斗角。斗这个斗那个,十里八乡里拐外拐都是亲戚,谁斗谁。   最严重的不过是不让唱戏说书,戏服都被收走,大家没了其它娱乐,对宣传队的活动更加热情了。   所以,后来她也没再关心过学校怎么样。   当然,现在她也不准备知道,只是嘴角含笑,对谢云云说道:“你已经回家了,学校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至于上课,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你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这话说得直接,却是谢云云最喜欢的答案,喃喃开口:“是啊,不上就不上。”   一边说一边走,发现两人来到了后山,谢云云干脆拉着谢灵坐下,靠近她轻声道:“谢灵,我告诉你个秘密。”   “咱们生产队要建小学了,我想去学校当老师。”   说完,得意的看向谢灵,说道:“谢灵,我够意思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了。”   谢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队长她娘告诉她的,连具体日子都说了。   不过,这家伙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性子。   于是笑眯眯的开口:“原进宇好像也去学校教书,你俩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呢!” 第41章 喜欢   原进宇长得高, 成绩好, 谢云云在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可是她胆子小,就怕别人发现,尤其是原进宇本人, 所以她捂的严严实实, 连和她关系最好的王悦、刘小英她们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谢灵这家伙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 听她说到原进宇, 谢云云有些羞耻,红着脸掩饰道:“是吗?原进宇和我一起工作?”   然后,眼神恍惚,和我一起工作?我俩单独相处?教一个班的学生?一起进步?   她以前可嫉妒谢灵和原进宇一起讨论题了, 可惜她数学太差, 原进宇都不找她。   而她又怕原进宇嫌弃她笨, 所以一直不敢问他题,自己弄不懂的话不是更丢脸?   现在看来, 也是缘分, 原进宇数学好, 她语文好。一文一理,一个是代课老师, 一个是班主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岂不是好极了?   想着想着,她实在控制不住得笑出声然后,抬起头, 就是谢灵戏虞的眼神。   脸轰得一下,一股热气涌上脑海,突然想起原进宇和她一起工作这话是谢灵说得,有点不对啊。   “谢灵,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工作?”   谢灵见人终于回神,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听原进宇奶奶说得,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不过这话也是只有咱俩知道,千万别往外说。”   谢云云:“”我,她想吐口唾沫,为啥谢灵还是如此讨厌。   谢灵看她憋屈的模样,也不再逗她,反而说道:“这话别往外说了,咱生产队是要建小学,不过有些东西还没敲定。”   比如和公社小学的协调沟通问题。   原跃进看到生产队能建小学的希望后,一直在和公社里的领导干事们沟通。   想让谢家沟小学尽快成立,不用等到寒假开学,直接这个学期趁着下雪不冷之前成立。   这样也可以让队里上小三的孩子们直接到生产队上课,不用冷飕飕的走远路去公社。   可这种事太难办了,光和公社小学沟通协调学生的学籍问题,学费问题就是个事。   所以,到现在都没个准。李小妹和李桂香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常抱怨自己儿子这几天太忙,说是抱怨,不过是心疼原跃进受累罢了。   “我知道,我又不傻。”谢云云撇撇嘴,这种事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有很多人走关系,当老师。生产队里的初中生也有不少。   “你不傻”你只是糊涂。谢灵随口说道。   她坐在地上,腿随意岔开,颇有种不拘小节的气场。   谢云云看看天空,看看她,说道:“谢灵,你为什么这么早定亲?是喜欢那个人?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   乡下女孩儿十□□,男的十九二十就开始相看人家。   其中大多数都是相亲认识,然后觉得合适了就结婚、生娃、过一辈子。   像谢灵这样没结过婚就养着两个闺女的情况是少数。   谢云云一直以为谢灵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整日白天上工、下工后围着灶台转,做着家务,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她不是,还是那样好看,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从容。   “喜欢啊,不喜欢怎么会定亲?”小孩子就喜欢问这种天真的问题。人很容易就能喜欢上,爱才属于奢侈品。   定亲,结婚,过日子。   对于谢灵来说,除非是真的爱一个人,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别人走进她的领地。   因为,沾染了柴米油盐的感情,需要真心与宽容才过得下去。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就着过日子,年纪到了,或者两人各方面都合适,自然而然的就结婚了。然后,养育儿女。这时候,爱情不再,儿女就成为家庭连接的轨道。   “好了,不在这儿说了,我带你去宣传队看看吧。那些人应该练上了。”谢灵不准备和她讨论这个复杂的问题。   “好,我还没看过宣传队的活动呢。”谢灵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按原路返回。   “谢云云,你说咱们像不像幽会?”   “去你的,你才幽会呢!”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我这不是和你在幽会吗?”      大院里   宣传队的队员们都在积极的训练。   谢小米领着几个年轻人排练《红色娘子军》的舞台戏。   谢灵带着谢云云进来,走进她们面前,说道:“小米,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谢小米笑着说道:“感觉好多了,大家都很认真。”   谢灵点点头,说道:“今天,你云云姐也在这里,她还是咱们的副队长,你们过一遍,让咱副队长给指导指导?”   说这话时,把躲闪的谢云云拉到大家面前。   谢云云觉得谢灵这是在损她,于是啐骂道:“谢灵,你这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损我呢吧!”就知道这家伙每次都不怀好意,更惨的是每次她都反应不过来。   在谢云云看来,谢灵一肚子坏水,每天笑眯眯的,瘆人。   谢灵笑容不变:“哪能啊,你不是主动辞职了吗,作为副队长,怎么也得给你来场闭幕表演。”   谢云云:“”   谢小米:看着自己堂姐被言语攻击,是该帮堂姐说回去呢?还是假装看不到。   涉及谢灵姐,当然是假装看不到啦。   以前堂姐可说过不少谢灵姐的坏话,就当补偿了。   于是,谢小米假装没听到俩人的对话,腼腆的笑着,开口说道:“灵灵姐,那我叫大家准备,正好你验收一下。   舞台剧主要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   它的表现形式是外放的、夸张的。   所以,很难想象内向害羞的谢小米竟然能一直担任主角,并且压得住舞台,受到生产队所有人的待见。   她穿着破旧的黑布衣,把吴琼花的坚毅勇敢和不畏强权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没想到小米这么厉害!”谢云云为场上的谢小米震惊,原来平日里害羞内向不怎么说话的堂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小米的表演能力是最强的,不比咱们高中时的文艺表演差。”谢灵点头附和她的话。   而且,除了谢小米,其他人的表现也不错。   大家正当青春好年华,男的英武强壮,女的大方漂亮。   他们的演技可能不高,甚至没有演技,但他们是在用心去表演。   所以,宣传队的几次亮相都很受大家欢迎。   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表演和文化宣传,给她们的精神上带来很大影响。   谢灵一边看着表演,继续开口:“春和唱歌也非常好听,她非常有天赋。”   谢云云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那道女声,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个傻闺女竟然有那么好的嗓子。”   听了她这话,谢灵不自觉的摇头,春和她不傻,反而很大气。   自从来了宣传队,就算自己再怎么重视李春和,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说话,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喜欢和她交流。   就连谢云云这种挑三拣四的,也就说人家傻,但其它坏话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多了,孩子们的潜力最大,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有很多惊喜等你去挖掘。”谢灵心理成熟,可跟宣传队的小姑娘们待久了,觉得自己也活泼了不少,心也软了。   谢云云翻了个白眼,说道:“说得像你很大似的,她们也就比咱们小两三岁,过几年就说亲了。说不定,过个几年你和人家同时抱娃嘞!不过,谢灵你明年结婚,说不定后面就能生娃了。”   谢灵抬头望天,她真的不想和旁边这个人交流,每次说正经事的时候她都能给你绕过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南理可没有小学,等你娃长大了,让他来咱们生产队念书,我当他老师。”嘿嘿,她整不了谢灵,但是可以教训她儿子啊!所以在谢灵身上的挫败感都能在孩子身上找回来。   “”我怕你把我孩子教的像你一样二缺。现在,她都有点担心,秋阳秋月入学后的状况啦,到时候一定得多看着点。   至于其它的,谢灵瞥她一眼,谢云云情绪太浅,一眼就能看透,总之猥琐的很,完全没眼看,不想搭理她。   谢灵觉得以后她和徐锐的孩子,就算还小也不会让谢云云给糊弄。   她俩智商情商靠谱,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比谢云云聪明一大截。   想到这儿,谢云云暗骂一声,连婚都没结呢,她怎么就想起孩子了,都怪这家伙误导她。   徐锐不知道谢灵再想什么,要不然非得激动一番。   此时,徐锐正在办公室整理运输日志。   “徐锐,我儿子这个星期天结婚,这是请帖,你一定来啊!”梁丰年走进徐锐的办公室,把一张红色的硬纸递给徐锐,笑着开口说道。   徐锐站起身,接过请帖,开口:“我一定去。”   梁丰年见他答应,脸色越发温和,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定亲了吗?把你未婚妻也带来,一起热闹热闹。大喜的日子,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哄一下气氛。”   徐锐本不想答应,他怕谢灵没有时间。但随即想起这是举行婚礼,所以点点头,说道:“到时候,我和未婚妻准时前往。” 第42章 婚礼上   周日, 梁丰年的儿子梁潮结婚。   上午十点半, 徐锐带着谢灵从谢家沟出发去县城。   “徐锐,我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新郎名字叫梁潮, 那这新娘的名字呢?这请帖有墟怪呀?”连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这是在搞神秘还是搞歧视?谢灵坐在自行车后座, 有些好奇的问道。   徐锐也不太清楚, 要不是前两天梁主任给了请帖,他连人儿子结婚的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去了再看。”徐锐对此不怎么关心,今天去参加婚礼,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别人办婚礼的。   “说的也是, 等咱去了一定得打听一下, 要不然见面不会称呼多尴尬。不知道新娘漂亮不?还有新郎,你见过吗, 好看不?”   “没我好看。”   谢灵从后面拍拍徐锐的背, 笑着说:“你可真脸皮厚, 没见过自己夸自己的。”   徐锐:“”总比你夸别人好。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梁家。   此时, 梁家非常热闹,人来人往,院里一锅大锅饭正冒着热气,估计快熟了。   两人进了门,徐锐找了个角落, 和其他几辆自行车车挨着放置,锁好车子。   然后带着谢灵进屋。   “徐锐来了,快进来,这儿太乱了,你们先将就着坐吧。”   梁丰年今儿穿得十分体面,一身黑色中山装、黑皮鞋,笑容满面。冲着徐锐招呼道。   说完,看向谢灵,笑容更大:“这是你未婚妻吧,长的俊,你小子有福气。”   徐锐没有反驳,反而接上他这句话,开口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谢灵。”   “这是运输部的主任,梁丰年同志。”   梁丰年一听这语气,这态度,瞬间有谱了,这小子冷冰冰的倒是极为重视未婚妻。   再看谢灵,为表重视,穿着碎花衬衫,黑色直筒裤,脚上是徐锐刚给她买的黑色皮鞋。配上出众的容貌和过人的气质,确实是个优秀的好姑娘。   徐锐还是一身军装,一个身形高大,一个纤细修长。两人站在一起,颇有郎才女貌,男女相得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儿子结婚,梁丰年现在一看到年轻小两口,他就喜欢的很。   “哈哈,你们小两口吃好喝好,今儿可得在这儿好好热闹一番。”梁丰年一边说着,见又有人进来,他忙歉声道:“有个朋友来了,我再去招呼一下,你们先到这儿坐着。”   徐锐点点头,谢灵则是笑着说一声:“您去忙吧,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梁丰年点点头,想道:这闺女落落大方,和徐锐正好互补。   过十二点的时候,梁家外面一阵吵闹。   谢灵听了声音,赶紧拽拽旁边沙发上徐锐的衣服,说道:“应该是新郎把新娘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她可是对新郎新娘好奇得很。   徐锐看谢灵期待的样子,不由莞尔,也不着急起来,反而说道:“迟早都要看到,有什么着急,咱们就在屋里等着。”   谢灵瞪着他,说道:“喂,你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去看看新郎新娘好看不?他们要怎么进家门?”   徐锐:“”他还真不感兴趣,不过,难得看到谢灵着急的样子,摸摸谢灵的头,说道:“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和你去看。”   谢灵翻了个白眼,怎么有这么无赖的人,就让他陪自己出去看看人怎么进家门,他都得提要求。   “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看。”   徐锐看着谢灵,开口:“你确定?新人进家门,首先要给男女同志扔花,不过现在好像不能扔花,改成扔喜袋了。被扔中的同志待会儿得在喜宴上给新人和群众表演节目。   你一个人,还是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太显眼。有很大机率被选中。灵灵这么想表演节目的吗?”   “其实,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人表演。”不想让其他人看。最后一句话是在谢灵耳边说得。   谢灵好想掐死现在的徐锐,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婚礼现场,她只得忍耐下来,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太过分得我可不依。”   “第一个:婚房必须只有你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不,婚房只有你我,你之前说要考虑考虑。”   谢灵真没想到徐锐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不应该只是个情趣吗?这家伙太较真了吧,记到现在。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秋阳秋月和他们一起睡,毕竟明年俩小孩就六岁了,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她希望两人从小养成独立的习惯。   所以,这种要求相当于白送她。   谢灵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第二个条件呢?徐锐,你快点,再不出去,人就该进家门了。”   没看屋里已经没人,都去外面看新人了吗?   徐锐看她毫不犹豫的样子,眸色一深,随即淡定的开口:“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一直不能放下。”   谢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那我要是累了呢?”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语气极重。   “累了咱们就去角落里,就靠着我,歇歇。”徐锐当然舍不得她累,不过想想刚才屋子里时不时看向谢灵的目光,眼里一沉,这些人看不到他和谢灵的亲近吗?   管不住自己的眼,一直往别人未婚妻身上瞅。   谢灵:“呵呵,我答应了。”一边说着,拽起徐锐就往外走去。   她已经亏了,不能连新人进门都看不到。   至于那些条件,在谢灵看来就是情趣,就这男人较真。不过谁让是她男人,现在还是先惯着吧!   外面,一对新人已经进了大门,正在院子里给长辈也就是梁丰年和鲁豫敏敬茶。一群亲朋好友围成一个大圈,不时地对一对新人起哄。   不过,到了敬茶的时候大家自动安静下来。   “看,新娘子那脸红的,刚才叫娘的时候真要红透了。”   “人家这是新媳妇,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重头戏还在后面呢,不过这新人脸皮子太薄了,一会儿脸不得烧着了。”      新郎拿起圆桌上的瓷缸先递给新娘,然后自己再端起另一个,两个人弯着腰分别向父母敬茶。   鲁豫敏笑容温和地接过儿媳妇的茶,从兜里拿出红包,递给她,说道:“你们好好过日子。”   比起媳妇,梁丰年就情绪外放多了,笑容满面,接过儿子的茶,朗声说道:“好好和你媳妇过日子。尊重妻子,相互扶持。”   两个新人直起腰,乖巧应道。   敬完茶,就是大家伙最期待的环节。   这时候新郎的朋友们发挥作用了。   “走,咱们上楼,让新人乐一乐。”   一群大男人闹闹哄哄踩着梯子就往楼上走。 第43章 婚礼下   等谢灵和徐锐出去看到的就是有些狼狈笑着的新郎, 以及低着头像是害羞到不行的新娘。-   只见, 新郎一身蓝色制服,身上带着大红花,新娘一身红色西服, 两人都是同样式的黑色西服裤和黑皮鞋。   一对新人个子都不太高。   此时, 面对面站着, 两人中间是一个由绳子穿着的炸面片。   炸面片呈菱形, 比一般的面片大的多,是专门为了今天这一幕炸的。   这个时候,新人的父母进家去了,其余的亲朋好友甚至街里邻居熟人的都围在一起。   年龄稍长一点的笑着看新人的热闹, 而围在一边的年轻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 纷纷起哄道:“梁潮, 你在犹豫啥子嘞,快上啊, 三十秒的时间, 这都过去十秒了, 连个面片的边都没有碰上。”   “真逊啊梁潮你,站着不动, 咋地,想让新娘主动啊?你咋想着这么好呢?”      群众起哄,一旁的“专业”的记时员也开始“计时”了。   “快啊,我数着时间了啊!九、十”   三十秒,十秒已过, 梁潮闭闭眼,狠狠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往新娘那边靠近。   不过看媳妇羞涩的不成样,他也不敢狠靠,只能探着脸,伸着脖子嘴巴往面片方向张。   大家站在这儿可不是看新郎一个人的表演秀的,看新娘低着头一动不动。   也不嫌弃新郎不主动了,而是开口:   “新娘呢,今儿咋就没见新娘抬过头呢!不会还没到吧?”   “快点,新娘也得衔面片啊!光新郎一个人可不行,必须得两人一起衔住才行。”      听着众人的起哄声,新娘脸越发的红,像是涂了胭脂似的。不过,想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她只能抬起头,尝试着去探面片。   这时,谢灵也终于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随之,心里就是一片惊讶,这不是沈宝珍吗?她今天竟然结婚,不对,应该是她没事了?还是今天的新娘?   站在人群中,看看左右众人,暂时把惊讶藏在心里,面色平静的继续看这一幕。   经过众人那么一起哄,这下一对新人都去含中间的炸面片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四”计时员的声音响起。   然后,梁潮听见后瞬间炸了,“你咋回事啊?小学数学没学好啊?二十一完了咋就是二十四了,二十二、二十三被你吃了?”   梁潮这气是发出去了,可是,不管时间报没报错,反正面片是不行了。   梁潮和沈宝珍两人本来已经含到了边,正伸着脖子探着嘴准备往中间吃。   结果,被梁潮这么一咋呼,梁潮那么一扭头、一转身,炸面片断了。专注于吃炸面片的沈宝珍没有准备,重心不稳之下,连身子带人就往梁潮身上扑去。   “哈哈,哈哈哈”   “陈哥这回干得好,这计时员当得专业。”   “新郎快感谢计时员,要不然你也抱不上。”   “哥,你下次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让陈恕这家伙当计时员,要不然他会坑死你。”人群前面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闻言点点头,说道:“陈恕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谁不知道?想平时梁潮精明的很,这结个婚就跟傻子似的了,连个人都不会选了。”   少年看看新人,再看看男人。想起他哥平时遇到未来嫂子的傻样,心里腹诽:说不定你结婚时比梁哥还白痴呢!   这时,梁潮也顾不上骂他们,急匆匆地扶好沈宝珍,问道:“有没有伤到哪?没事吧?”   沈宝珍和梁潮身高差距不算大,沈宝珍撞到梁潮身上,额头正好磕到梁潮的脸颊。   加上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不咋疼。   沈宝珍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听见梁潮的关心,有些害羞,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次沈宝珍的脸又红了一圈,但梁潮却觉得这次红的更动人。沈宝珍靠在他身上,他不自觉的抱了抱她。   “梁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刚才是我记错时间了,不好意思啊,咱们得重新来了。所以,你就别和嫂子腻歪了,晚上有的是时候。”旁边,计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似是不好意思,实则声音平缓毫无诚意,细听还带着点戏谑。   “哈哈哈,确实得再来。这进门之前至少得来一轮吧。”   “连个炸面片都没吃好,还想进家门,美的你俩,快点吧!”      谢灵听到这无良的话,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位计时员可真是搞笑”一肚子坏水。   她听了都不禁同情这对新人。估计,新郎新娘听了更得憋屈死。   徐锐眯眯眼,他不觉得有什么乐趣,不过想到谢灵说得,不禁有些沉闷的开口:“就是爱耍小聪明,这种人你敢让他到咱们的婚礼上?”   谢灵闻言不禁摇头,比起自己受折磨她还是更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果然,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徐锐见她的模样,神色缓了缓,不经意间俩人靠得更近。   “你,你们”梁潮听到陈恕那番不要脸的话,真要气炸了。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真要呼他两巴掌。   不过,今儿,先不跟这群畜牲计较。   这时候,楼上的人把绳子拉上来,拿针引线重新穿上一个炸面片,笑容满面的冲着下面的梁潮、沈宝珍喊道:“梁哥、嫂子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不少炸面片,绝对够你俩今天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梁潮现在已经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忽略这人的鬼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对着沈宝珍轻声道:“宝珍,咱们这次”   没等梁潮说完,沈宝珍就开口了:“咱们这次一定得一遍过,不能再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待会儿你靠我近点。”这群臭男人,当她沈宝珍不存在的吗?   之前她那是没反应过来,害羞。   可现在,她明白了,你越羞囧,他们越想逗你。   “好。”这时候,媳妇说什么都是好的。不过,还得警告陈恕一番:“计时员,你可别过分啊。你今年十九岁,不是陈三岁,别连个数都数不清。”   新的一轮开始,“计时员”陈恕再次上线。不过,这次他可没想过数错数,因为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一对儿新人钻呢。   “一、二、三”   这一次梁潮和沈宝珍也顾不得害羞了,果断的凑近,去含中间的炸面片。   “十五、十六、十七”   “快点,吃,往嘴里吃”      伴随着众人的起哄声,两人挨得越来越近,鼻尖都快要对上了,然后炸面片突然被抬高,两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撞上。   这次终于是嘴对嘴,亲上了。   这场面,简直是普天同庆,就差一个照相机拍下来了。   不知道大家遗憾不,反正此时此刻的谢灵是挺遗憾没个照相机在身边的。   多么唯美的一幕,虽然新郎新娘的姿态都不是那么优美,神情还目瞪口呆的。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想笑的心理。   “哈哈”谢灵这回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挽着徐锐的胳膊,此时不由得往徐锐那边倾斜。   徐锐眼神纵容的看着她,拿手微微护着她。   陈恕看着梁潮、沈宝珍亲住那一幕,不禁眯眯眼,然后看向身边的五岁小不点,对他开口说道:“陈旭,还想不想要哥的糖了?”   陈旭想起昨天在他哥房间看到的那一大包喜糖,眼睛一亮,快速点点头,开口说道:“我想吃,哥哥能给我吗?”   陈恕长着一双狐狸眼,眯着眼睛的时候最好看,这也是他算计人的时候的表现。   看了看才长到膝盖处的陈旭,说道:“你只要大声说一句: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我就给你糖。”   不过那糖是梁潮给工会所有同志的,现在已经不在他这里。至于别人会不会给陈旭,他不管,反正自己这里是没有了。   五岁才长到他膝盖,是有多矮?还是多吃饭吧,还想吃糖?   “好,好,我答应。”这个很简单嘛,不就是一句话,大人真笨,连句话都不会说,还要他这个小孩子帮忙。   “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   沉寂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打破了。   围观群众乐呵了,小孩儿都知道让你们亲一个,快点再亲一个啊!   而梁潮和沈宝珍,先是呆愣,然后,沈宝珍先回过神冲着上面喊到:“刘伟,你怎么回事?连个线都拽不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可别饿着你了。”   这下,大家都没想到沈宝珍还会讽刺他人。   这时候不应该是新娘娇羞的靠在新郎的怀里,新郎嘴里骂骂咧咧实则心里暗爽,然后在众人热情的请求下矜持的抱住新娘吗?   好吧,梁潮几个朋友也没想到平日泼辣的沈宝珍新婚也是这么的泼辣。   大家笑闹一通,时间快到一点了,陈恕看看表,咳嗽一声,向楼窗上看了一眼,点点头。   楼上的人瞬间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时间到了,别再耍了的意思。   接下来,梁潮和沈宝珍继续吃完之前剩下的炸面片。   然后,在众人一片喜悦和祝福的目光下进了堂屋。   随后,一众亲朋好友比如有喜帖的跟着进堂屋。   剩下的人则是待在院子外边,那些自己的家伙什准备捞饭。   这时,一大锅菜饭也熟了。 第44章 可以跳过   堂屋门口   一对新人跨过门槛, 新娘沈宝珍面朝门外, 接过新郎递过来的福袋,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   福袋里装了喜糖,新人凭结婚证在日期期限内就可以购买喜糖和新被子、暖壶等结婚用品。   这个时候, 大家言语间正经多了。   “这次得挑单身 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和她姨父还有原跃进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谢家沟原先的地主院子已经成了宣传队平时训练的固定场所。   谢云云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只听见一个人唱道: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嗓音清亮而又婉转,是个好听的女声,随即她看向唱歌的女孩儿,十分惊讶。   李春和这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在她看来这人就是傻乎乎的,别人说她她不生气,还一劲儿的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好事在等着她。   可是今天,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李春和,自信夺目。   谢云云有些恍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一直在被冲刷。   原来她以为十分好的地方现在不那么好,以前认为不好的地方却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言语间抱有善意的大嫂,态度温和的队长,现在万众瞩目的李春和   谢云云明白,也许不是他们变了,而是自己的心静下来了。   不过,她回到这里,除了她娘,最想见得竟然是谢灵。   谢灵此刻正站在角落面含微笑的听李春和唱歌,她觉得每次听春和的声音都是一种享受。   不仅是因为好听,更重要的是她是谢灵亲手教出来的,这让谢灵对她的歌声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情感。   正听着好好的时候她就被人拽住,扭头一看原来是谢云云。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你找我啥事?”谢灵有墟怪,她觉得以谢云云的性子自从上次说话后就不会来找她,反而会躲着她才对吧!   谢云云面对这样的谢灵总是有种难堪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谢灵就变了,脸上还是温柔和善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她认为谢灵现在比以前可怕多了。   “听说你蹲了?祝贺你!”不过现在,面对温和淡定的谢灵,她竟然觉得十分踏实。   谢灵别别耳边的碎发,闻言笑道:“谢谢你!”   “我,那个,对不起,我以前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非常不好。”谢云云现在一想到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就非常羞愧,她觉得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刁蛮的小孩儿,十分无礼。   她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还有,谢谢你,谢灵。上一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时候的自己太傻,太幼稚,经过学校里的事情,她仿佛一下明白了很多。   以前的自己就因为成绩和相貌而嫉妒谢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   谢云云看到同班里的同学就那样轻易被带走,前几天还威风满面的人就当了犯人,而一个多月前被抓走批/斗的,现在却一脸风光。   还有自己的好朋友刘晓英,好好的就被带走,要不是晓英爹厉害,她就要被人抓去农场了。   这种命运的无常,让谢云云无措,想要逃避,但同时从这件事中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   谢灵仔细观察谢云云,发现她面色平静,眼睛直视着自己,态度真诚。   谢灵笑笑,这谢云云的眼睛倒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然后在谢云云越来越紧张的神色下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句迟来的道歉我接受。还有啊,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客气。”   说完,有形皮的眨眨眼。   面对这样鲜活的谢灵,谢云云瞬间失神,谢灵好像更美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她反而更想亲近谢灵了。谢云云怀疑自己有病,昨天她还在心里骂谢灵呢!   谢灵刚觉得谢云云改好了臭毛病,可现在又变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无语,然后走近谢云云,在她眼前摆摆手,道:“哎,你想什么呢?”表情越来越猥琐了。   “啊,我没想啥。”谢云云慌忙回过神,见谢灵正在看她,忙转换话题:“我今天去队长家,把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给辞了。”   谢灵觉得谢云云现在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做什么她都不觉得惊讶了,她更关心的是副队长这职位给谁了,她可不希望进个新人,什么不懂就指手画脚搞激进那一套,与其这样还不如谢云云呢!好歹谢云云不管事。   所以,谢灵说道:“你早该卸下来了。不过,队长说了要谁进来?”   “队长问我的意见,我就说让你这个宣传队队长来指定。”谢云云说起这个就一脸得意,她一直以为队长不待见她呢,谁知道原叔这么尊重她,还问她一个小姑娘的意见。   谢灵瞅她一眼,看她美滋滋的样子,不忍打破她的幻想,而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就安安分分的去学校吧。之前不是还想成绩超过我?正好好好学习。”   谢云云闻言脸一垮,有些失落的开口:“谢灵,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害怕那个地方了。”   这些话没敢对她娘说,但她却对谢灵坦言相告。   谢灵也没有关注过学校,徐锐倒是跟她说过一次,见她不关心,就没再继续开口。   她刚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年份后,她是有些慌乱的,甚至于害怕。   但现在,她处在农村,还是一个宗族盛行的谢家沟。这里可没有什么动乱,附近生产队也算平静。   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分小心,还被一些影视剧给误导了。可能有很乱的地方,但不包括这里。   谢家沟平静自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努力,纽收粮食,农闲整地修水利。   饭还吃不饱,哪有心思勾心斗角。斗这个斗那个,十里八乡里拐外拐都是亲戚,谁斗谁。   最严重的不过是不让唱戏说书,戏服都被收走,大家没了其它娱乐,对宣传队的活动更加热情了。   所以,后来她也没再关心过学校怎么样。   当然,现在她也不准备知道,只是嘴角含笑,对谢云云说道:“你已经回家了,学校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至于上课,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你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这话说得直接,却是谢云云最喜欢的答案,喃喃开口:“是啊,不上就不上。”   一边说一边走,发现两人来到了后山,谢云云干脆拉着谢灵坐下,靠近她轻声道:“谢灵,我告诉你个秘密。”   “咱们生产队要建小学了,我想去学校当老师。”   说完,得意的看向谢灵,说道:“谢灵,我够意思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了。”   谢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队长她娘告诉她的,连具体日子都说了。   不过,这家伙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性子。   于是笑眯眯的开口:“原进宇好像也去学校教书,你俩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呢!” 第41章 喜欢   原进宇长得高, 成绩好, 谢云云在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可是她胆子小,就怕别人发现,尤其是原进宇本人, 所以她捂的严严实实, 连和她关系最好的王悦、刘小英她们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谢灵这家伙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 听她说到原进宇, 谢云云有些羞耻,红着脸掩饰道:“是吗?原进宇和我一起工作?”   然后,眼神恍惚,和我一起工作?我俩单独相处?教一个班的学生?一起进步?   她以前可嫉妒谢灵和原进宇一起讨论题了, 可惜她数学太差, 原进宇都不找她。   而她又怕原进宇嫌弃她笨, 所以一直不敢问他题,自己弄不懂的话不是更丢脸?   现在看来, 也是缘分, 原进宇数学好, 她语文好。一文一理,一个是代课老师, 一个是班主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岂不是好极了?   想着想着,她实在控制不住得笑出声然后,抬起头, 就是谢灵戏虞的眼神。   脸轰得一下,一股热气涌上脑海,突然想起原进宇和她一起工作这话是谢灵说得,有点不对啊。   “谢灵,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工作?”   谢灵见人终于回神,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听原进宇奶奶说得,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不过这话也是只有咱俩知道,千万别往外说。”   谢云云:“”我,她想吐口唾沫,为啥谢灵还是如此讨厌。   谢灵看她憋屈的模样,也不再逗她,反而说道:“这话别往外说了,咱生产队是要建小学,不过有些东西还没敲定。”   比如和公社小学的协调沟通问题。   原跃进看到生产队能建小学的希望后,一直在和公社里的领导干事们沟通。   想让谢家沟小学尽快成立,不用等到寒假开学,直接这个学期趁着下雪不冷之前成立。   这样也可以让队里上小三的孩子们直接到生产队上课,不用冷飕飕的走远路去公社。   可这种事太难办了,光和公社小学沟通协调学生的学籍问题,学费问题就是个事。   所以,到现在都没个准。李小妹和李桂香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常抱怨自己儿子这几天太忙,说是抱怨,不过是心疼原跃进受累罢了。   “我知道,我又不傻。”谢云云撇撇嘴,这种事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有很多人走关系,当老师。生产队里的初中生也有不少。   “你不傻”你只是糊涂。谢灵随口说道。   她坐在地上,腿随意岔开,颇有种不拘小节的气场。   谢云云看看天空,看看她,说道:“谢灵,你为什么这么早定亲?是喜欢那个人?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   乡下女孩儿十□□,男的十九二十就开始相看人家。   其中大多数都是相亲认识,然后觉得合适了就结婚、生娃、过一辈子。   像谢灵这样没结过婚就养着两个闺女的情况是少数。   谢云云一直以为谢灵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整日白天上工、下工后围着灶台转,做着家务,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她不是,还是那样好看,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从容。   “喜欢啊,不喜欢怎么会定亲?”小孩子就喜欢问这种天真的问题。人很容易就能喜欢上,爱才属于奢侈品。   定亲,结婚,过日子。   对于谢灵来说,除非是真的爱一个人,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别人走进她的领地。   因为,沾染了柴米油盐的感情,需要真心与宽容才过得下去。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就着过日子,年纪到了,或者两人各方面都合适,自然而然的就结婚了。然后,养育儿女。这时候,爱情不再,儿女就成为家庭连接的轨道。   “好了,不在这儿说了,我带你去宣传队看看吧。那些人应该练上了。”谢灵不准备和她讨论这个复杂的问题。   “好,我还没看过宣传队的活动呢。”谢灵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按原路返回。   “谢云云,你说咱们像不像幽会?”   “去你的,你才幽会呢!”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我这不是和你在幽会吗?”      大院里   宣传队的队员们都在积极的训练。   谢小米领着几个年轻人排练《红色娘子军》的舞台戏。   谢灵带着谢云云进来,走进她们面前,说道:“小米,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谢小米笑着说道:“感觉好多了,大家都很认真。”   谢灵点点头,说道:“今天,你云云姐也在这里,她还是咱们的副队长,你们过一遍,让咱副队长给指导指导?”   说这话时,把躲闪的谢云云拉到大家面前。   谢云云觉得谢灵这是在损她,于是啐骂道:“谢灵,你这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损我呢吧!”就知道这家伙每次都不怀好意,更惨的是每次她都反应不过来。   在谢云云看来,谢灵一肚子坏水,每天笑眯眯的,瘆人。   谢灵笑容不变:“哪能啊,你不是主动辞职了吗,作为副队长,怎么也得给你来场闭幕表演。”   谢云云:“”   谢小米:看着自己堂姐被言语攻击,是该帮堂姐说回去呢?还是假装看不到。   涉及谢灵姐,当然是假装看不到啦。   以前堂姐可说过不少谢灵姐的坏话,就当补偿了。   于是,谢小米假装没听到俩人的对话,腼腆的笑着,开口说道:“灵灵姐,那我叫大家准备,正好你验收一下。   舞台剧主要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   它的表现形式是外放的、夸张的。   所以,很难想象内向害羞的谢小米竟然能一直担任主角,并且压得住舞台,受到生产队所有人的待见。   她穿着破旧的黑布衣,把吴琼花的坚毅勇敢和不畏强权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没想到小米这么厉害!”谢云云为场上的谢小米震惊,原来平日里害羞内向不怎么说话的堂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小米的表演能力是最强的,不比咱们高中时的文艺表演差。”谢灵点头附和她的话。   而且,除了谢小米,其他人的表现也不错。   大家正当青春好年华,男的英武强壮,女的大方漂亮。   他们的演技可能不高,甚至没有演技,但他们是在用心去表演。   所以,宣传队的几次亮相都很受大家欢迎。   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表演和文化宣传,给她们的精神上带来很大影响。   谢灵一边看着表演,继续开口:“春和唱歌也非常好听,她非常有天赋。”   谢云云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那道女声,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个傻闺女竟然有那么好的嗓子。”   听了她这话,谢灵不自觉的摇头,春和她不傻,反而很大气。   自从来了宣传队,就算自己再怎么重视李春和,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说话,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喜欢和她交流。   就连谢云云这种挑三拣四的,也就说人家傻,但其它坏话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多了,孩子们的潜力最大,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有很多惊喜等你去挖掘。”谢灵心理成熟,可跟宣传队的小姑娘们待久了,觉得自己也活泼了不少,心也软了。   谢云云翻了个白眼,说道:“说得像你很大似的,她们也就比咱们小两三岁,过几年就说亲了。说不定,过个几年你和人家同时抱娃嘞!不过,谢灵你明年结婚,说不定后面就能生娃了。”   谢灵抬头望天,她真的不想和旁边这个人交流,每次说正经事的时候她都能给你绕过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南理可没有小学,等你娃长大了,让他来咱们生产队念书,我当他老师。”嘿嘿,她整不了谢灵,但是可以教训她儿子啊!所以在谢灵身上的挫败感都能在孩子身上找回来。   “”我怕你把我孩子教的像你一样二缺。现在,她都有点担心,秋阳秋月入学后的状况啦,到时候一定得多看着点。   至于其它的,谢灵瞥她一眼,谢云云情绪太浅,一眼就能看透,总之猥琐的很,完全没眼看,不想搭理她。   谢灵觉得以后她和徐锐的孩子,就算还小也不会让谢云云给糊弄。   她俩智商情商靠谱,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比谢云云聪明一大截。   想到这儿,谢云云暗骂一声,连婚都没结呢,她怎么就想起孩子了,都怪这家伙误导她。   徐锐不知道谢灵再想什么,要不然非得激动一番。   此时,徐锐正在办公室整理运输日志。   “徐锐,我儿子这个星期天结婚,这是请帖,你一定来啊!”梁丰年走进徐锐的办公室,把一张红色的硬纸递给徐锐,笑着开口说道。   徐锐站起身,接过请帖,开口:“我一定去。”   梁丰年见他答应,脸色越发温和,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定亲了吗?把你未婚妻也带来,一起热闹热闹。大喜的日子,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哄一下气氛。”   徐锐本不想答应,他怕谢灵没有时间。但随即想起这是举行婚礼,所以点点头,说道:“到时候,我和未婚妻准时前往。” 第42章 婚礼上   周日, 梁丰年的儿子梁潮结婚。   上午十点半, 徐锐带着谢灵从谢家沟出发去县城。   “徐锐,我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新郎名字叫梁潮, 那这新娘的名字呢?这请帖有墟怪呀?”连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这是在搞神秘还是搞歧视?谢灵坐在自行车后座, 有些好奇的问道。   徐锐也不太清楚, 要不是前两天梁主任给了请帖,他连人儿子结婚的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去了再看。”徐锐对此不怎么关心,今天去参加婚礼,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别人办婚礼的。   “说的也是, 等咱去了一定得打听一下, 要不然见面不会称呼多尴尬。不知道新娘漂亮不?还有新郎,你见过吗, 好看不?”   “没我好看。”   谢灵从后面拍拍徐锐的背, 笑着说:“你可真脸皮厚, 没见过自己夸自己的。”   徐锐:“”总比你夸别人好。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梁家。   此时, 梁家非常热闹,人来人往,院里一锅大锅饭正冒着热气,估计快熟了。   两人进了门,徐锐找了个角落, 和其他几辆自行车车挨着放置,锁好车子。   然后带着谢灵进屋。   “徐锐来了,快进来,这儿太乱了,你们先将就着坐吧。”   梁丰年今儿穿得十分体面,一身黑色中山装、黑皮鞋,笑容满面。冲着徐锐招呼道。   说完,看向谢灵,笑容更大:“这是你未婚妻吧,长的俊,你小子有福气。”   徐锐没有反驳,反而接上他这句话,开口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谢灵。”   “这是运输部的主任,梁丰年同志。”   梁丰年一听这语气,这态度,瞬间有谱了,这小子冷冰冰的倒是极为重视未婚妻。   再看谢灵,为表重视,穿着碎花衬衫,黑色直筒裤,脚上是徐锐刚给她买的黑色皮鞋。配上出众的容貌和过人的气质,确实是个优秀的好姑娘。   徐锐还是一身军装,一个身形高大,一个纤细修长。两人站在一起,颇有郎才女貌,男女相得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儿子结婚,梁丰年现在一看到年轻小两口,他就喜欢的很。   “哈哈,你们小两口吃好喝好,今儿可得在这儿好好热闹一番。”梁丰年一边说着,见又有人进来,他忙歉声道:“有个朋友来了,我再去招呼一下,你们先到这儿坐着。”   徐锐点点头,谢灵则是笑着说一声:“您去忙吧,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梁丰年点点头,想道:这闺女落落大方,和徐锐正好互补。   过十二点的时候,梁家外面一阵吵闹。   谢灵听了声音,赶紧拽拽旁边沙发上徐锐的衣服,说道:“应该是新郎把新娘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她可是对新郎新娘好奇得很。   徐锐看谢灵期待的样子,不由莞尔,也不着急起来,反而说道:“迟早都要看到,有什么着急,咱们就在屋里等着。”   谢灵瞪着他,说道:“喂,你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去看看新郎新娘好看不?他们要怎么进家门?”   徐锐:“”他还真不感兴趣,不过,难得看到谢灵着急的样子,摸摸谢灵的头,说道:“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和你去看。”   谢灵翻了个白眼,怎么有这么无赖的人,就让他陪自己出去看看人怎么进家门,他都得提要求。   “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看。”   徐锐看着谢灵,开口:“你确定?新人进家门,首先要给男女同志扔花,不过现在好像不能扔花,改成扔喜袋了。被扔中的同志待会儿得在喜宴上给新人和群众表演节目。   你一个人,还是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太显眼。有很大机率被选中。灵灵这么想表演节目的吗?”   “其实,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人表演。”不想让其他人看。最后一句话是在谢灵耳边说得。   谢灵好想掐死现在的徐锐,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婚礼现场,她只得忍耐下来,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太过分得我可不依。”   “第一个:婚房必须只有你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不,婚房只有你我,你之前说要考虑考虑。”   谢灵真没想到徐锐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不应该只是个情趣吗?这家伙太较真了吧,记到现在。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秋阳秋月和他们一起睡,毕竟明年俩小孩就六岁了,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她希望两人从小养成独立的习惯。   所以,这种要求相当于白送她。   谢灵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第二个条件呢?徐锐,你快点,再不出去,人就该进家门了。”   没看屋里已经没人,都去外面看新人了吗?   徐锐看她毫不犹豫的样子,眸色一深,随即淡定的开口:“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一直不能放下。”   谢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那我要是累了呢?”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语气极重。   “累了咱们就去角落里,就靠着我,歇歇。”徐锐当然舍不得她累,不过想想刚才屋子里时不时看向谢灵的目光,眼里一沉,这些人看不到他和谢灵的亲近吗?   管不住自己的眼,一直往别人未婚妻身上瞅。   谢灵:“呵呵,我答应了。”一边说着,拽起徐锐就往外走去。   她已经亏了,不能连新人进门都看不到。   至于那些条件,在谢灵看来就是情趣,就这男人较真。不过谁让是她男人,现在还是先惯着吧!   外面,一对新人已经进了大门,正在院子里给长辈也就是梁丰年和鲁豫敏敬茶。一群亲朋好友围成一个大圈,不时地对一对新人起哄。   不过,到了敬茶的时候大家自动安静下来。   “看,新娘子那脸红的,刚才叫娘的时候真要红透了。”   “人家这是新媳妇,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重头戏还在后面呢,不过这新人脸皮子太薄了,一会儿脸不得烧着了。”      新郎拿起圆桌上的瓷缸先递给新娘,然后自己再端起另一个,两个人弯着腰分别向父母敬茶。   鲁豫敏笑容温和地接过儿媳妇的茶,从兜里拿出红包,递给她,说道:“你们好好过日子。”   比起媳妇,梁丰年就情绪外放多了,笑容满面,接过儿子的茶,朗声说道:“好好和你媳妇过日子。尊重妻子,相互扶持。”   两个新人直起腰,乖巧应道。   敬完茶,就是大家伙最期待的环节。   这时候新郎的朋友们发挥作用了。   “走,咱们上楼,让新人乐一乐。”   一群大男人闹闹哄哄踩着梯子就往楼上走。 第43章 婚礼下   等谢灵和徐锐出去看到的就是有些狼狈笑着的新郎, 以及低着头像是害羞到不行的新娘。-   只见, 新郎一身蓝色制服,身上带着大红花,新娘一身红色西服, 两人都是同样式的黑色西服裤和黑皮鞋。   一对新人个子都不太高。   此时, 面对面站着, 两人中间是一个由绳子穿着的炸面片。   炸面片呈菱形, 比一般的面片大的多,是专门为了今天这一幕炸的。   这个时候,新人的父母进家去了,其余的亲朋好友甚至街里邻居熟人的都围在一起。   年龄稍长一点的笑着看新人的热闹, 而围在一边的年轻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 纷纷起哄道:“梁潮, 你在犹豫啥子嘞,快上啊, 三十秒的时间, 这都过去十秒了, 连个面片的边都没有碰上。”   “真逊啊梁潮你,站着不动, 咋地,想让新娘主动啊?你咋想着这么好呢?”      群众起哄,一旁的“专业”的记时员也开始“计时”了。   “快啊,我数着时间了啊!九、十”   三十秒,十秒已过, 梁潮闭闭眼,狠狠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往新娘那边靠近。   不过看媳妇羞涩的不成样,他也不敢狠靠,只能探着脸,伸着脖子嘴巴往面片方向张。   大家站在这儿可不是看新郎一个人的表演秀的,看新娘低着头一动不动。   也不嫌弃新郎不主动了,而是开口:   “新娘呢,今儿咋就没见新娘抬过头呢!不会还没到吧?”   “快点,新娘也得衔面片啊!光新郎一个人可不行,必须得两人一起衔住才行。”      听着众人的起哄声,新娘脸越发的红,像是涂了胭脂似的。不过,想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她只能抬起头,尝试着去探面片。   这时,谢灵也终于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随之,心里就是一片惊讶,这不是沈宝珍吗?她今天竟然结婚,不对,应该是她没事了?还是今天的新娘?   站在人群中,看看左右众人,暂时把惊讶藏在心里,面色平静的继续看这一幕。   经过众人那么一起哄,这下一对新人都去含中间的炸面片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四”计时员的声音响起。   然后,梁潮听见后瞬间炸了,“你咋回事啊?小学数学没学好啊?二十一完了咋就是二十四了,二十二、二十三被你吃了?”   梁潮这气是发出去了,可是,不管时间报没报错,反正面片是不行了。   梁潮和沈宝珍两人本来已经含到了边,正伸着脖子探着嘴准备往中间吃。   结果,被梁潮这么一咋呼,梁潮那么一扭头、一转身,炸面片断了。专注于吃炸面片的沈宝珍没有准备,重心不稳之下,连身子带人就往梁潮身上扑去。   “哈哈,哈哈哈”   “陈哥这回干得好,这计时员当得专业。”   “新郎快感谢计时员,要不然你也抱不上。”   “哥,你下次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让陈恕这家伙当计时员,要不然他会坑死你。”人群前面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闻言点点头,说道:“陈恕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谁不知道?想平时梁潮精明的很,这结个婚就跟傻子似的了,连个人都不会选了。”   少年看看新人,再看看男人。想起他哥平时遇到未来嫂子的傻样,心里腹诽:说不定你结婚时比梁哥还白痴呢!   这时,梁潮也顾不上骂他们,急匆匆地扶好沈宝珍,问道:“有没有伤到哪?没事吧?”   沈宝珍和梁潮身高差距不算大,沈宝珍撞到梁潮身上,额头正好磕到梁潮的脸颊。   加上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不咋疼。   沈宝珍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听见梁潮的关心,有些害羞,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次沈宝珍的脸又红了一圈,但梁潮却觉得这次红的更动人。沈宝珍靠在他身上,他不自觉的抱了抱她。   “梁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刚才是我记错时间了,不好意思啊,咱们得重新来了。所以,你就别和嫂子腻歪了,晚上有的是时候。”旁边,计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似是不好意思,实则声音平缓毫无诚意,细听还带着点戏谑。   “哈哈哈,确实得再来。这进门之前至少得来一轮吧。”   “连个炸面片都没吃好,还想进家门,美的你俩,快点吧!”      谢灵听到这无良的话,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位计时员可真是搞笑”一肚子坏水。   她听了都不禁同情这对新人。估计,新郎新娘听了更得憋屈死。   徐锐眯眯眼,他不觉得有什么乐趣,不过想到谢灵说得,不禁有些沉闷的开口:“就是爱耍小聪明,这种人你敢让他到咱们的婚礼上?”   谢灵闻言不禁摇头,比起自己受折磨她还是更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果然,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徐锐见她的模样,神色缓了缓,不经意间俩人靠得更近。   “你,你们”梁潮听到陈恕那番不要脸的话,真要气炸了。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真要呼他两巴掌。   不过,今儿,先不跟这群畜牲计较。   这时候,楼上的人把绳子拉上来,拿针引线重新穿上一个炸面片,笑容满面的冲着下面的梁潮、沈宝珍喊道:“梁哥、嫂子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不少炸面片,绝对够你俩今天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梁潮现在已经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忽略这人的鬼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对着沈宝珍轻声道:“宝珍,咱们这次”   没等梁潮说完,沈宝珍就开口了:“咱们这次一定得一遍过,不能再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待会儿你靠我近点。”这群臭男人,当她沈宝珍不存在的吗?   之前她那是没反应过来,害羞。   可现在,她明白了,你越羞囧,他们越想逗你。   “好。”这时候,媳妇说什么都是好的。不过,还得警告陈恕一番:“计时员,你可别过分啊。你今年十九岁,不是陈三岁,别连个数都数不清。”   新的一轮开始,“计时员”陈恕再次上线。不过,这次他可没想过数错数,因为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一对儿新人钻呢。   “一、二、三”   这一次梁潮和沈宝珍也顾不得害羞了,果断的凑近,去含中间的炸面片。   “十五、十六、十七”   “快点,吃,往嘴里吃”      伴随着众人的起哄声,两人挨得越来越近,鼻尖都快要对上了,然后炸面片突然被抬高,两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撞上。   这次终于是嘴对嘴,亲上了。   这场面,简直是普天同庆,就差一个照相机拍下来了。   不知道大家遗憾不,反正此时此刻的谢灵是挺遗憾没个照相机在身边的。   多么唯美的一幕,虽然新郎新娘的姿态都不是那么优美,神情还目瞪口呆的。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想笑的心理。   “哈哈”谢灵这回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挽着徐锐的胳膊,此时不由得往徐锐那边倾斜。   徐锐眼神纵容的看着她,拿手微微护着她。   陈恕看着梁潮、沈宝珍亲住那一幕,不禁眯眯眼,然后看向身边的五岁小不点,对他开口说道:“陈旭,还想不想要哥的糖了?”   陈旭想起昨天在他哥房间看到的那一大包喜糖,眼睛一亮,快速点点头,开口说道:“我想吃,哥哥能给我吗?”   陈恕长着一双狐狸眼,眯着眼睛的时候最好看,这也是他算计人的时候的表现。   看了看才长到膝盖处的陈旭,说道:“你只要大声说一句: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我就给你糖。”   不过那糖是梁潮给工会所有同志的,现在已经不在他这里。至于别人会不会给陈旭,他不管,反正自己这里是没有了。   五岁才长到他膝盖,是有多矮?还是多吃饭吧,还想吃糖?   “好,好,我答应。”这个很简单嘛,不就是一句话,大人真笨,连句话都不会说,还要他这个小孩子帮忙。   “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   沉寂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打破了。   围观群众乐呵了,小孩儿都知道让你们亲一个,快点再亲一个啊!   而梁潮和沈宝珍,先是呆愣,然后,沈宝珍先回过神冲着上面喊到:“刘伟,你怎么回事?连个线都拽不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可别饿着你了。”   这下,大家都没想到沈宝珍还会讽刺他人。   这时候不应该是新娘娇羞的靠在新郎的怀里,新郎嘴里骂骂咧咧实则心里暗爽,然后在众人热情的请求下矜持的抱住新娘吗?   好吧,梁潮几个朋友也没想到平日泼辣的沈宝珍新婚也是这么的泼辣。   大家笑闹一通,时间快到一点了,陈恕看看表,咳嗽一声,向楼窗上看了一眼,点点头。   楼上的人瞬间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时间到了,别再耍了的意思。   接下来,梁潮和沈宝珍继续吃完之前剩下的炸面片。   然后,在众人一片喜悦和祝福的目光下进了堂屋。   随后,一众亲朋好友比如有喜帖的跟着进堂屋。   剩下的人则是待在院子外边,那些自己的家伙什准备捞饭。   这时,一大锅菜饭也熟了。 第44章 可以跳过   堂屋门口   一对新人跨过门槛, 新娘沈宝珍面朝门外, 接过新郎递过来的福袋,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   福袋里装了喜糖,新人凭结婚证在日期期限内就可以购买喜糖和新被子、暖壶等结婚用品。   这个时候, 大家言语间正经多了。   “这次得挑单身 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和她姨父还有原跃进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谢家沟原先的地主院子已经成了宣传队平时训练的固定场所。   谢云云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只听见一个人唱道: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嗓音清亮而又婉转,是个好听的女声,随即她看向唱歌的女孩儿,十分惊讶。   李春和这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在她看来这人就是傻乎乎的,别人说她她不生气,还一劲儿的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好事在等着她。   可是今天,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李春和,自信夺目。   谢云云有些恍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一直在被冲刷。   原来她以为十分好的地方现在不那么好,以前认为不好的地方却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言语间抱有善意的大嫂,态度温和的队长,现在万众瞩目的李春和   谢云云明白,也许不是他们变了,而是自己的心静下来了。   不过,她回到这里,除了她娘,最想见得竟然是谢灵。   谢灵此刻正站在角落面含微笑的听李春和唱歌,她觉得每次听春和的声音都是一种享受。   不仅是因为好听,更重要的是她是谢灵亲手教出来的,这让谢灵对她的歌声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情感。   正听着好好的时候她就被人拽住,扭头一看原来是谢云云。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你找我啥事?”谢灵有墟怪,她觉得以谢云云的性子自从上次说话后就不会来找她,反而会躲着她才对吧!   谢云云面对这样的谢灵总是有种难堪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谢灵就变了,脸上还是温柔和善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她认为谢灵现在比以前可怕多了。   “听说你蹲了?祝贺你!”不过现在,面对温和淡定的谢灵,她竟然觉得十分踏实。   谢灵别别耳边的碎发,闻言笑道:“谢谢你!”   “我,那个,对不起,我以前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非常不好。”谢云云现在一想到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就非常羞愧,她觉得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刁蛮的小孩儿,十分无礼。   她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还有,谢谢你,谢灵。上一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时候的自己太傻,太幼稚,经过学校里的事情,她仿佛一下明白了很多。   以前的自己就因为成绩和相貌而嫉妒谢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   谢云云看到同班里的同学就那样轻易被带走,前几天还威风满面的人就当了犯人,而一个多月前被抓走批/斗的,现在却一脸风光。   还有自己的好朋友刘晓英,好好的就被带走,要不是晓英爹厉害,她就要被人抓去农场了。   这种命运的无常,让谢云云无措,想要逃避,但同时从这件事中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   谢灵仔细观察谢云云,发现她面色平静,眼睛直视着自己,态度真诚。   谢灵笑笑,这谢云云的眼睛倒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然后在谢云云越来越紧张的神色下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句迟来的道歉我接受。还有啊,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客气。”   说完,有形皮的眨眨眼。   面对这样鲜活的谢灵,谢云云瞬间失神,谢灵好像更美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她反而更想亲近谢灵了。谢云云怀疑自己有病,昨天她还在心里骂谢灵呢!   谢灵刚觉得谢云云改好了臭毛病,可现在又变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无语,然后走近谢云云,在她眼前摆摆手,道:“哎,你想什么呢?”表情越来越猥琐了。   “啊,我没想啥。”谢云云慌忙回过神,见谢灵正在看她,忙转换话题:“我今天去队长家,把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给辞了。”   谢灵觉得谢云云现在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做什么她都不觉得惊讶了,她更关心的是副队长这职位给谁了,她可不希望进个新人,什么不懂就指手画脚搞激进那一套,与其这样还不如谢云云呢!好歹谢云云不管事。   所以,谢灵说道:“你早该卸下来了。不过,队长说了要谁进来?”   “队长问我的意见,我就说让你这个宣传队队长来指定。”谢云云说起这个就一脸得意,她一直以为队长不待见她呢,谁知道原叔这么尊重她,还问她一个小姑娘的意见。   谢灵瞅她一眼,看她美滋滋的样子,不忍打破她的幻想,而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就安安分分的去学校吧。之前不是还想成绩超过我?正好好好学习。”   谢云云闻言脸一垮,有些失落的开口:“谢灵,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害怕那个地方了。”   这些话没敢对她娘说,但她却对谢灵坦言相告。   谢灵也没有关注过学校,徐锐倒是跟她说过一次,见她不关心,就没再继续开口。   她刚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年份后,她是有些慌乱的,甚至于害怕。   但现在,她处在农村,还是一个宗族盛行的谢家沟。这里可没有什么动乱,附近生产队也算平静。   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分小心,还被一些影视剧给误导了。可能有很乱的地方,但不包括这里。   谢家沟平静自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努力,纽收粮食,农闲整地修水利。   饭还吃不饱,哪有心思勾心斗角。斗这个斗那个,十里八乡里拐外拐都是亲戚,谁斗谁。   最严重的不过是不让唱戏说书,戏服都被收走,大家没了其它娱乐,对宣传队的活动更加热情了。   所以,后来她也没再关心过学校怎么样。   当然,现在她也不准备知道,只是嘴角含笑,对谢云云说道:“你已经回家了,学校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至于上课,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你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这话说得直接,却是谢云云最喜欢的答案,喃喃开口:“是啊,不上就不上。”   一边说一边走,发现两人来到了后山,谢云云干脆拉着谢灵坐下,靠近她轻声道:“谢灵,我告诉你个秘密。”   “咱们生产队要建小学了,我想去学校当老师。”   说完,得意的看向谢灵,说道:“谢灵,我够意思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了。”   谢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队长她娘告诉她的,连具体日子都说了。   不过,这家伙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性子。   于是笑眯眯的开口:“原进宇好像也去学校教书,你俩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呢!” 第41章 喜欢   原进宇长得高, 成绩好, 谢云云在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可是她胆子小,就怕别人发现,尤其是原进宇本人, 所以她捂的严严实实, 连和她关系最好的王悦、刘小英她们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谢灵这家伙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 听她说到原进宇, 谢云云有些羞耻,红着脸掩饰道:“是吗?原进宇和我一起工作?”   然后,眼神恍惚,和我一起工作?我俩单独相处?教一个班的学生?一起进步?   她以前可嫉妒谢灵和原进宇一起讨论题了, 可惜她数学太差, 原进宇都不找她。   而她又怕原进宇嫌弃她笨, 所以一直不敢问他题,自己弄不懂的话不是更丢脸?   现在看来, 也是缘分, 原进宇数学好, 她语文好。一文一理,一个是代课老师, 一个是班主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岂不是好极了?   想着想着,她实在控制不住得笑出声然后,抬起头, 就是谢灵戏虞的眼神。   脸轰得一下,一股热气涌上脑海,突然想起原进宇和她一起工作这话是谢灵说得,有点不对啊。   “谢灵,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工作?”   谢灵见人终于回神,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听原进宇奶奶说得,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不过这话也是只有咱俩知道,千万别往外说。”   谢云云:“”我,她想吐口唾沫,为啥谢灵还是如此讨厌。   谢灵看她憋屈的模样,也不再逗她,反而说道:“这话别往外说了,咱生产队是要建小学,不过有些东西还没敲定。”   比如和公社小学的协调沟通问题。   原跃进看到生产队能建小学的希望后,一直在和公社里的领导干事们沟通。   想让谢家沟小学尽快成立,不用等到寒假开学,直接这个学期趁着下雪不冷之前成立。   这样也可以让队里上小三的孩子们直接到生产队上课,不用冷飕飕的走远路去公社。   可这种事太难办了,光和公社小学沟通协调学生的学籍问题,学费问题就是个事。   所以,到现在都没个准。李小妹和李桂香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常抱怨自己儿子这几天太忙,说是抱怨,不过是心疼原跃进受累罢了。   “我知道,我又不傻。”谢云云撇撇嘴,这种事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有很多人走关系,当老师。生产队里的初中生也有不少。   “你不傻”你只是糊涂。谢灵随口说道。   她坐在地上,腿随意岔开,颇有种不拘小节的气场。   谢云云看看天空,看看她,说道:“谢灵,你为什么这么早定亲?是喜欢那个人?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   乡下女孩儿十□□,男的十九二十就开始相看人家。   其中大多数都是相亲认识,然后觉得合适了就结婚、生娃、过一辈子。   像谢灵这样没结过婚就养着两个闺女的情况是少数。   谢云云一直以为谢灵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整日白天上工、下工后围着灶台转,做着家务,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她不是,还是那样好看,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从容。   “喜欢啊,不喜欢怎么会定亲?”小孩子就喜欢问这种天真的问题。人很容易就能喜欢上,爱才属于奢侈品。   定亲,结婚,过日子。   对于谢灵来说,除非是真的爱一个人,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别人走进她的领地。   因为,沾染了柴米油盐的感情,需要真心与宽容才过得下去。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就着过日子,年纪到了,或者两人各方面都合适,自然而然的就结婚了。然后,养育儿女。这时候,爱情不再,儿女就成为家庭连接的轨道。   “好了,不在这儿说了,我带你去宣传队看看吧。那些人应该练上了。”谢灵不准备和她讨论这个复杂的问题。   “好,我还没看过宣传队的活动呢。”谢灵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按原路返回。   “谢云云,你说咱们像不像幽会?”   “去你的,你才幽会呢!”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我这不是和你在幽会吗?”      大院里   宣传队的队员们都在积极的训练。   谢小米领着几个年轻人排练《红色娘子军》的舞台戏。   谢灵带着谢云云进来,走进她们面前,说道:“小米,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谢小米笑着说道:“感觉好多了,大家都很认真。”   谢灵点点头,说道:“今天,你云云姐也在这里,她还是咱们的副队长,你们过一遍,让咱副队长给指导指导?”   说这话时,把躲闪的谢云云拉到大家面前。   谢云云觉得谢灵这是在损她,于是啐骂道:“谢灵,你这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损我呢吧!”就知道这家伙每次都不怀好意,更惨的是每次她都反应不过来。   在谢云云看来,谢灵一肚子坏水,每天笑眯眯的,瘆人。   谢灵笑容不变:“哪能啊,你不是主动辞职了吗,作为副队长,怎么也得给你来场闭幕表演。”   谢云云:“”   谢小米:看着自己堂姐被言语攻击,是该帮堂姐说回去呢?还是假装看不到。   涉及谢灵姐,当然是假装看不到啦。   以前堂姐可说过不少谢灵姐的坏话,就当补偿了。   于是,谢小米假装没听到俩人的对话,腼腆的笑着,开口说道:“灵灵姐,那我叫大家准备,正好你验收一下。   舞台剧主要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   它的表现形式是外放的、夸张的。   所以,很难想象内向害羞的谢小米竟然能一直担任主角,并且压得住舞台,受到生产队所有人的待见。   她穿着破旧的黑布衣,把吴琼花的坚毅勇敢和不畏强权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没想到小米这么厉害!”谢云云为场上的谢小米震惊,原来平日里害羞内向不怎么说话的堂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小米的表演能力是最强的,不比咱们高中时的文艺表演差。”谢灵点头附和她的话。   而且,除了谢小米,其他人的表现也不错。   大家正当青春好年华,男的英武强壮,女的大方漂亮。   他们的演技可能不高,甚至没有演技,但他们是在用心去表演。   所以,宣传队的几次亮相都很受大家欢迎。   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表演和文化宣传,给她们的精神上带来很大影响。   谢灵一边看着表演,继续开口:“春和唱歌也非常好听,她非常有天赋。”   谢云云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那道女声,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个傻闺女竟然有那么好的嗓子。”   听了她这话,谢灵不自觉的摇头,春和她不傻,反而很大气。   自从来了宣传队,就算自己再怎么重视李春和,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说话,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喜欢和她交流。   就连谢云云这种挑三拣四的,也就说人家傻,但其它坏话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多了,孩子们的潜力最大,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有很多惊喜等你去挖掘。”谢灵心理成熟,可跟宣传队的小姑娘们待久了,觉得自己也活泼了不少,心也软了。   谢云云翻了个白眼,说道:“说得像你很大似的,她们也就比咱们小两三岁,过几年就说亲了。说不定,过个几年你和人家同时抱娃嘞!不过,谢灵你明年结婚,说不定后面就能生娃了。”   谢灵抬头望天,她真的不想和旁边这个人交流,每次说正经事的时候她都能给你绕过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南理可没有小学,等你娃长大了,让他来咱们生产队念书,我当他老师。”嘿嘿,她整不了谢灵,但是可以教训她儿子啊!所以在谢灵身上的挫败感都能在孩子身上找回来。   “”我怕你把我孩子教的像你一样二缺。现在,她都有点担心,秋阳秋月入学后的状况啦,到时候一定得多看着点。   至于其它的,谢灵瞥她一眼,谢云云情绪太浅,一眼就能看透,总之猥琐的很,完全没眼看,不想搭理她。   谢灵觉得以后她和徐锐的孩子,就算还小也不会让谢云云给糊弄。   她俩智商情商靠谱,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比谢云云聪明一大截。   想到这儿,谢云云暗骂一声,连婚都没结呢,她怎么就想起孩子了,都怪这家伙误导她。   徐锐不知道谢灵再想什么,要不然非得激动一番。   此时,徐锐正在办公室整理运输日志。   “徐锐,我儿子这个星期天结婚,这是请帖,你一定来啊!”梁丰年走进徐锐的办公室,把一张红色的硬纸递给徐锐,笑着开口说道。   徐锐站起身,接过请帖,开口:“我一定去。”   梁丰年见他答应,脸色越发温和,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定亲了吗?把你未婚妻也带来,一起热闹热闹。大喜的日子,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哄一下气氛。”   徐锐本不想答应,他怕谢灵没有时间。但随即想起这是举行婚礼,所以点点头,说道:“到时候,我和未婚妻准时前往。” 第42章 婚礼上   周日, 梁丰年的儿子梁潮结婚。   上午十点半, 徐锐带着谢灵从谢家沟出发去县城。   “徐锐,我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新郎名字叫梁潮, 那这新娘的名字呢?这请帖有墟怪呀?”连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这是在搞神秘还是搞歧视?谢灵坐在自行车后座, 有些好奇的问道。   徐锐也不太清楚, 要不是前两天梁主任给了请帖,他连人儿子结婚的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去了再看。”徐锐对此不怎么关心,今天去参加婚礼,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别人办婚礼的。   “说的也是, 等咱去了一定得打听一下, 要不然见面不会称呼多尴尬。不知道新娘漂亮不?还有新郎,你见过吗, 好看不?”   “没我好看。”   谢灵从后面拍拍徐锐的背, 笑着说:“你可真脸皮厚, 没见过自己夸自己的。”   徐锐:“”总比你夸别人好。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梁家。   此时, 梁家非常热闹,人来人往,院里一锅大锅饭正冒着热气,估计快熟了。   两人进了门,徐锐找了个角落, 和其他几辆自行车车挨着放置,锁好车子。   然后带着谢灵进屋。   “徐锐来了,快进来,这儿太乱了,你们先将就着坐吧。”   梁丰年今儿穿得十分体面,一身黑色中山装、黑皮鞋,笑容满面。冲着徐锐招呼道。   说完,看向谢灵,笑容更大:“这是你未婚妻吧,长的俊,你小子有福气。”   徐锐没有反驳,反而接上他这句话,开口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谢灵。”   “这是运输部的主任,梁丰年同志。”   梁丰年一听这语气,这态度,瞬间有谱了,这小子冷冰冰的倒是极为重视未婚妻。   再看谢灵,为表重视,穿着碎花衬衫,黑色直筒裤,脚上是徐锐刚给她买的黑色皮鞋。配上出众的容貌和过人的气质,确实是个优秀的好姑娘。   徐锐还是一身军装,一个身形高大,一个纤细修长。两人站在一起,颇有郎才女貌,男女相得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儿子结婚,梁丰年现在一看到年轻小两口,他就喜欢的很。   “哈哈,你们小两口吃好喝好,今儿可得在这儿好好热闹一番。”梁丰年一边说着,见又有人进来,他忙歉声道:“有个朋友来了,我再去招呼一下,你们先到这儿坐着。”   徐锐点点头,谢灵则是笑着说一声:“您去忙吧,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梁丰年点点头,想道:这闺女落落大方,和徐锐正好互补。   过十二点的时候,梁家外面一阵吵闹。   谢灵听了声音,赶紧拽拽旁边沙发上徐锐的衣服,说道:“应该是新郎把新娘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她可是对新郎新娘好奇得很。   徐锐看谢灵期待的样子,不由莞尔,也不着急起来,反而说道:“迟早都要看到,有什么着急,咱们就在屋里等着。”   谢灵瞪着他,说道:“喂,你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去看看新郎新娘好看不?他们要怎么进家门?”   徐锐:“”他还真不感兴趣,不过,难得看到谢灵着急的样子,摸摸谢灵的头,说道:“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和你去看。”   谢灵翻了个白眼,怎么有这么无赖的人,就让他陪自己出去看看人怎么进家门,他都得提要求。   “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看。”   徐锐看着谢灵,开口:“你确定?新人进家门,首先要给男女同志扔花,不过现在好像不能扔花,改成扔喜袋了。被扔中的同志待会儿得在喜宴上给新人和群众表演节目。   你一个人,还是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太显眼。有很大机率被选中。灵灵这么想表演节目的吗?”   “其实,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人表演。”不想让其他人看。最后一句话是在谢灵耳边说得。   谢灵好想掐死现在的徐锐,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婚礼现场,她只得忍耐下来,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太过分得我可不依。”   “第一个:婚房必须只有你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不,婚房只有你我,你之前说要考虑考虑。”   谢灵真没想到徐锐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不应该只是个情趣吗?这家伙太较真了吧,记到现在。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秋阳秋月和他们一起睡,毕竟明年俩小孩就六岁了,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她希望两人从小养成独立的习惯。   所以,这种要求相当于白送她。   谢灵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第二个条件呢?徐锐,你快点,再不出去,人就该进家门了。”   没看屋里已经没人,都去外面看新人了吗?   徐锐看她毫不犹豫的样子,眸色一深,随即淡定的开口:“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一直不能放下。”   谢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那我要是累了呢?”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语气极重。   “累了咱们就去角落里,就靠着我,歇歇。”徐锐当然舍不得她累,不过想想刚才屋子里时不时看向谢灵的目光,眼里一沉,这些人看不到他和谢灵的亲近吗?   管不住自己的眼,一直往别人未婚妻身上瞅。   谢灵:“呵呵,我答应了。”一边说着,拽起徐锐就往外走去。   她已经亏了,不能连新人进门都看不到。   至于那些条件,在谢灵看来就是情趣,就这男人较真。不过谁让是她男人,现在还是先惯着吧!   外面,一对新人已经进了大门,正在院子里给长辈也就是梁丰年和鲁豫敏敬茶。一群亲朋好友围成一个大圈,不时地对一对新人起哄。   不过,到了敬茶的时候大家自动安静下来。   “看,新娘子那脸红的,刚才叫娘的时候真要红透了。”   “人家这是新媳妇,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重头戏还在后面呢,不过这新人脸皮子太薄了,一会儿脸不得烧着了。”      新郎拿起圆桌上的瓷缸先递给新娘,然后自己再端起另一个,两个人弯着腰分别向父母敬茶。   鲁豫敏笑容温和地接过儿媳妇的茶,从兜里拿出红包,递给她,说道:“你们好好过日子。”   比起媳妇,梁丰年就情绪外放多了,笑容满面,接过儿子的茶,朗声说道:“好好和你媳妇过日子。尊重妻子,相互扶持。”   两个新人直起腰,乖巧应道。   敬完茶,就是大家伙最期待的环节。   这时候新郎的朋友们发挥作用了。   “走,咱们上楼,让新人乐一乐。”   一群大男人闹闹哄哄踩着梯子就往楼上走。 第43章 婚礼下   等谢灵和徐锐出去看到的就是有些狼狈笑着的新郎, 以及低着头像是害羞到不行的新娘。-   只见, 新郎一身蓝色制服,身上带着大红花,新娘一身红色西服, 两人都是同样式的黑色西服裤和黑皮鞋。   一对新人个子都不太高。   此时, 面对面站着, 两人中间是一个由绳子穿着的炸面片。   炸面片呈菱形, 比一般的面片大的多,是专门为了今天这一幕炸的。   这个时候,新人的父母进家去了,其余的亲朋好友甚至街里邻居熟人的都围在一起。   年龄稍长一点的笑着看新人的热闹, 而围在一边的年轻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 纷纷起哄道:“梁潮, 你在犹豫啥子嘞,快上啊, 三十秒的时间, 这都过去十秒了, 连个面片的边都没有碰上。”   “真逊啊梁潮你,站着不动, 咋地,想让新娘主动啊?你咋想着这么好呢?”      群众起哄,一旁的“专业”的记时员也开始“计时”了。   “快啊,我数着时间了啊!九、十”   三十秒,十秒已过, 梁潮闭闭眼,狠狠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往新娘那边靠近。   不过看媳妇羞涩的不成样,他也不敢狠靠,只能探着脸,伸着脖子嘴巴往面片方向张。   大家站在这儿可不是看新郎一个人的表演秀的,看新娘低着头一动不动。   也不嫌弃新郎不主动了,而是开口:   “新娘呢,今儿咋就没见新娘抬过头呢!不会还没到吧?”   “快点,新娘也得衔面片啊!光新郎一个人可不行,必须得两人一起衔住才行。”      听着众人的起哄声,新娘脸越发的红,像是涂了胭脂似的。不过,想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她只能抬起头,尝试着去探面片。   这时,谢灵也终于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随之,心里就是一片惊讶,这不是沈宝珍吗?她今天竟然结婚,不对,应该是她没事了?还是今天的新娘?   站在人群中,看看左右众人,暂时把惊讶藏在心里,面色平静的继续看这一幕。   经过众人那么一起哄,这下一对新人都去含中间的炸面片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四”计时员的声音响起。   然后,梁潮听见后瞬间炸了,“你咋回事啊?小学数学没学好啊?二十一完了咋就是二十四了,二十二、二十三被你吃了?”   梁潮这气是发出去了,可是,不管时间报没报错,反正面片是不行了。   梁潮和沈宝珍两人本来已经含到了边,正伸着脖子探着嘴准备往中间吃。   结果,被梁潮这么一咋呼,梁潮那么一扭头、一转身,炸面片断了。专注于吃炸面片的沈宝珍没有准备,重心不稳之下,连身子带人就往梁潮身上扑去。   “哈哈,哈哈哈”   “陈哥这回干得好,这计时员当得专业。”   “新郎快感谢计时员,要不然你也抱不上。”   “哥,你下次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让陈恕这家伙当计时员,要不然他会坑死你。”人群前面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闻言点点头,说道:“陈恕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谁不知道?想平时梁潮精明的很,这结个婚就跟傻子似的了,连个人都不会选了。”   少年看看新人,再看看男人。想起他哥平时遇到未来嫂子的傻样,心里腹诽:说不定你结婚时比梁哥还白痴呢!   这时,梁潮也顾不上骂他们,急匆匆地扶好沈宝珍,问道:“有没有伤到哪?没事吧?”   沈宝珍和梁潮身高差距不算大,沈宝珍撞到梁潮身上,额头正好磕到梁潮的脸颊。   加上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不咋疼。   沈宝珍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听见梁潮的关心,有些害羞,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次沈宝珍的脸又红了一圈,但梁潮却觉得这次红的更动人。沈宝珍靠在他身上,他不自觉的抱了抱她。   “梁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刚才是我记错时间了,不好意思啊,咱们得重新来了。所以,你就别和嫂子腻歪了,晚上有的是时候。”旁边,计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似是不好意思,实则声音平缓毫无诚意,细听还带着点戏谑。   “哈哈哈,确实得再来。这进门之前至少得来一轮吧。”   “连个炸面片都没吃好,还想进家门,美的你俩,快点吧!”      谢灵听到这无良的话,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位计时员可真是搞笑”一肚子坏水。   她听了都不禁同情这对新人。估计,新郎新娘听了更得憋屈死。   徐锐眯眯眼,他不觉得有什么乐趣,不过想到谢灵说得,不禁有些沉闷的开口:“就是爱耍小聪明,这种人你敢让他到咱们的婚礼上?”   谢灵闻言不禁摇头,比起自己受折磨她还是更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果然,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徐锐见她的模样,神色缓了缓,不经意间俩人靠得更近。   “你,你们”梁潮听到陈恕那番不要脸的话,真要气炸了。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真要呼他两巴掌。   不过,今儿,先不跟这群畜牲计较。   这时候,楼上的人把绳子拉上来,拿针引线重新穿上一个炸面片,笑容满面的冲着下面的梁潮、沈宝珍喊道:“梁哥、嫂子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不少炸面片,绝对够你俩今天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梁潮现在已经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忽略这人的鬼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对着沈宝珍轻声道:“宝珍,咱们这次”   没等梁潮说完,沈宝珍就开口了:“咱们这次一定得一遍过,不能再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待会儿你靠我近点。”这群臭男人,当她沈宝珍不存在的吗?   之前她那是没反应过来,害羞。   可现在,她明白了,你越羞囧,他们越想逗你。   “好。”这时候,媳妇说什么都是好的。不过,还得警告陈恕一番:“计时员,你可别过分啊。你今年十九岁,不是陈三岁,别连个数都数不清。”   新的一轮开始,“计时员”陈恕再次上线。不过,这次他可没想过数错数,因为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一对儿新人钻呢。   “一、二、三”   这一次梁潮和沈宝珍也顾不得害羞了,果断的凑近,去含中间的炸面片。   “十五、十六、十七”   “快点,吃,往嘴里吃”      伴随着众人的起哄声,两人挨得越来越近,鼻尖都快要对上了,然后炸面片突然被抬高,两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撞上。   这次终于是嘴对嘴,亲上了。   这场面,简直是普天同庆,就差一个照相机拍下来了。   不知道大家遗憾不,反正此时此刻的谢灵是挺遗憾没个照相机在身边的。   多么唯美的一幕,虽然新郎新娘的姿态都不是那么优美,神情还目瞪口呆的。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想笑的心理。   “哈哈”谢灵这回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挽着徐锐的胳膊,此时不由得往徐锐那边倾斜。   徐锐眼神纵容的看着她,拿手微微护着她。   陈恕看着梁潮、沈宝珍亲住那一幕,不禁眯眯眼,然后看向身边的五岁小不点,对他开口说道:“陈旭,还想不想要哥的糖了?”   陈旭想起昨天在他哥房间看到的那一大包喜糖,眼睛一亮,快速点点头,开口说道:“我想吃,哥哥能给我吗?”   陈恕长着一双狐狸眼,眯着眼睛的时候最好看,这也是他算计人的时候的表现。   看了看才长到膝盖处的陈旭,说道:“你只要大声说一句: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我就给你糖。”   不过那糖是梁潮给工会所有同志的,现在已经不在他这里。至于别人会不会给陈旭,他不管,反正自己这里是没有了。   五岁才长到他膝盖,是有多矮?还是多吃饭吧,还想吃糖?   “好,好,我答应。”这个很简单嘛,不就是一句话,大人真笨,连句话都不会说,还要他这个小孩子帮忙。   “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   沉寂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打破了。   围观群众乐呵了,小孩儿都知道让你们亲一个,快点再亲一个啊!   而梁潮和沈宝珍,先是呆愣,然后,沈宝珍先回过神冲着上面喊到:“刘伟,你怎么回事?连个线都拽不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可别饿着你了。”   这下,大家都没想到沈宝珍还会讽刺他人。   这时候不应该是新娘娇羞的靠在新郎的怀里,新郎嘴里骂骂咧咧实则心里暗爽,然后在众人热情的请求下矜持的抱住新娘吗?   好吧,梁潮几个朋友也没想到平日泼辣的沈宝珍新婚也是这么的泼辣。   大家笑闹一通,时间快到一点了,陈恕看看表,咳嗽一声,向楼窗上看了一眼,点点头。   楼上的人瞬间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时间到了,别再耍了的意思。   接下来,梁潮和沈宝珍继续吃完之前剩下的炸面片。   然后,在众人一片喜悦和祝福的目光下进了堂屋。   随后,一众亲朋好友比如有喜帖的跟着进堂屋。   剩下的人则是待在院子外边,那些自己的家伙什准备捞饭。   这时,一大锅菜饭也熟了。 第44章 可以跳过   堂屋门口   一对新人跨过门槛, 新娘沈宝珍面朝门外, 接过新郎递过来的福袋,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   福袋里装了喜糖,新人凭结婚证在日期期限内就可以购买喜糖和新被子、暖壶等结婚用品。   这个时候, 大家言语间正经多了。   “这次得挑单身 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和她姨父还有原跃进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谢家沟原先的地主院子已经成了宣传队平时训练的固定场所。   谢云云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只听见一个人唱道: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嗓音清亮而又婉转,是个好听的女声,随即她看向唱歌的女孩儿,十分惊讶。   李春和这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在她看来这人就是傻乎乎的,别人说她她不生气,还一劲儿的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好事在等着她。   可是今天,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李春和,自信夺目。   谢云云有些恍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一直在被冲刷。   原来她以为十分好的地方现在不那么好,以前认为不好的地方却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言语间抱有善意的大嫂,态度温和的队长,现在万众瞩目的李春和   谢云云明白,也许不是他们变了,而是自己的心静下来了。   不过,她回到这里,除了她娘,最想见得竟然是谢灵。   谢灵此刻正站在角落面含微笑的听李春和唱歌,她觉得每次听春和的声音都是一种享受。   不仅是因为好听,更重要的是她是谢灵亲手教出来的,这让谢灵对她的歌声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情感。   正听着好好的时候她就被人拽住,扭头一看原来是谢云云。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你找我啥事?”谢灵有墟怪,她觉得以谢云云的性子自从上次说话后就不会来找她,反而会躲着她才对吧!   谢云云面对这样的谢灵总是有种难堪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谢灵就变了,脸上还是温柔和善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她认为谢灵现在比以前可怕多了。   “听说你蹲了?祝贺你!”不过现在,面对温和淡定的谢灵,她竟然觉得十分踏实。   谢灵别别耳边的碎发,闻言笑道:“谢谢你!”   “我,那个,对不起,我以前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非常不好。”谢云云现在一想到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就非常羞愧,她觉得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刁蛮的小孩儿,十分无礼。   她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还有,谢谢你,谢灵。上一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时候的自己太傻,太幼稚,经过学校里的事情,她仿佛一下明白了很多。   以前的自己就因为成绩和相貌而嫉妒谢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   谢云云看到同班里的同学就那样轻易被带走,前几天还威风满面的人就当了犯人,而一个多月前被抓走批/斗的,现在却一脸风光。   还有自己的好朋友刘晓英,好好的就被带走,要不是晓英爹厉害,她就要被人抓去农场了。   这种命运的无常,让谢云云无措,想要逃避,但同时从这件事中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   谢灵仔细观察谢云云,发现她面色平静,眼睛直视着自己,态度真诚。   谢灵笑笑,这谢云云的眼睛倒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然后在谢云云越来越紧张的神色下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句迟来的道歉我接受。还有啊,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客气。”   说完,有形皮的眨眨眼。   面对这样鲜活的谢灵,谢云云瞬间失神,谢灵好像更美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她反而更想亲近谢灵了。谢云云怀疑自己有病,昨天她还在心里骂谢灵呢!   谢灵刚觉得谢云云改好了臭毛病,可现在又变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无语,然后走近谢云云,在她眼前摆摆手,道:“哎,你想什么呢?”表情越来越猥琐了。   “啊,我没想啥。”谢云云慌忙回过神,见谢灵正在看她,忙转换话题:“我今天去队长家,把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给辞了。”   谢灵觉得谢云云现在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做什么她都不觉得惊讶了,她更关心的是副队长这职位给谁了,她可不希望进个新人,什么不懂就指手画脚搞激进那一套,与其这样还不如谢云云呢!好歹谢云云不管事。   所以,谢灵说道:“你早该卸下来了。不过,队长说了要谁进来?”   “队长问我的意见,我就说让你这个宣传队队长来指定。”谢云云说起这个就一脸得意,她一直以为队长不待见她呢,谁知道原叔这么尊重她,还问她一个小姑娘的意见。   谢灵瞅她一眼,看她美滋滋的样子,不忍打破她的幻想,而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就安安分分的去学校吧。之前不是还想成绩超过我?正好好好学习。”   谢云云闻言脸一垮,有些失落的开口:“谢灵,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害怕那个地方了。”   这些话没敢对她娘说,但她却对谢灵坦言相告。   谢灵也没有关注过学校,徐锐倒是跟她说过一次,见她不关心,就没再继续开口。   她刚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年份后,她是有些慌乱的,甚至于害怕。   但现在,她处在农村,还是一个宗族盛行的谢家沟。这里可没有什么动乱,附近生产队也算平静。   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分小心,还被一些影视剧给误导了。可能有很乱的地方,但不包括这里。   谢家沟平静自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努力,纽收粮食,农闲整地修水利。   饭还吃不饱,哪有心思勾心斗角。斗这个斗那个,十里八乡里拐外拐都是亲戚,谁斗谁。   最严重的不过是不让唱戏说书,戏服都被收走,大家没了其它娱乐,对宣传队的活动更加热情了。   所以,后来她也没再关心过学校怎么样。   当然,现在她也不准备知道,只是嘴角含笑,对谢云云说道:“你已经回家了,学校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至于上课,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你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这话说得直接,却是谢云云最喜欢的答案,喃喃开口:“是啊,不上就不上。”   一边说一边走,发现两人来到了后山,谢云云干脆拉着谢灵坐下,靠近她轻声道:“谢灵,我告诉你个秘密。”   “咱们生产队要建小学了,我想去学校当老师。”   说完,得意的看向谢灵,说道:“谢灵,我够意思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了。”   谢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队长她娘告诉她的,连具体日子都说了。   不过,这家伙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性子。   于是笑眯眯的开口:“原进宇好像也去学校教书,你俩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呢!” 第41章 喜欢   原进宇长得高, 成绩好, 谢云云在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可是她胆子小,就怕别人发现,尤其是原进宇本人, 所以她捂的严严实实, 连和她关系最好的王悦、刘小英她们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谢灵这家伙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 听她说到原进宇, 谢云云有些羞耻,红着脸掩饰道:“是吗?原进宇和我一起工作?”   然后,眼神恍惚,和我一起工作?我俩单独相处?教一个班的学生?一起进步?   她以前可嫉妒谢灵和原进宇一起讨论题了, 可惜她数学太差, 原进宇都不找她。   而她又怕原进宇嫌弃她笨, 所以一直不敢问他题,自己弄不懂的话不是更丢脸?   现在看来, 也是缘分, 原进宇数学好, 她语文好。一文一理,一个是代课老师, 一个是班主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岂不是好极了?   想着想着,她实在控制不住得笑出声然后,抬起头, 就是谢灵戏虞的眼神。   脸轰得一下,一股热气涌上脑海,突然想起原进宇和她一起工作这话是谢灵说得,有点不对啊。   “谢灵,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工作?”   谢灵见人终于回神,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听原进宇奶奶说得,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不过这话也是只有咱俩知道,千万别往外说。”   谢云云:“”我,她想吐口唾沫,为啥谢灵还是如此讨厌。   谢灵看她憋屈的模样,也不再逗她,反而说道:“这话别往外说了,咱生产队是要建小学,不过有些东西还没敲定。”   比如和公社小学的协调沟通问题。   原跃进看到生产队能建小学的希望后,一直在和公社里的领导干事们沟通。   想让谢家沟小学尽快成立,不用等到寒假开学,直接这个学期趁着下雪不冷之前成立。   这样也可以让队里上小三的孩子们直接到生产队上课,不用冷飕飕的走远路去公社。   可这种事太难办了,光和公社小学沟通协调学生的学籍问题,学费问题就是个事。   所以,到现在都没个准。李小妹和李桂香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常抱怨自己儿子这几天太忙,说是抱怨,不过是心疼原跃进受累罢了。   “我知道,我又不傻。”谢云云撇撇嘴,这种事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有很多人走关系,当老师。生产队里的初中生也有不少。   “你不傻”你只是糊涂。谢灵随口说道。   她坐在地上,腿随意岔开,颇有种不拘小节的气场。   谢云云看看天空,看看她,说道:“谢灵,你为什么这么早定亲?是喜欢那个人?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   乡下女孩儿十□□,男的十九二十就开始相看人家。   其中大多数都是相亲认识,然后觉得合适了就结婚、生娃、过一辈子。   像谢灵这样没结过婚就养着两个闺女的情况是少数。   谢云云一直以为谢灵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整日白天上工、下工后围着灶台转,做着家务,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她不是,还是那样好看,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从容。   “喜欢啊,不喜欢怎么会定亲?”小孩子就喜欢问这种天真的问题。人很容易就能喜欢上,爱才属于奢侈品。   定亲,结婚,过日子。   对于谢灵来说,除非是真的爱一个人,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别人走进她的领地。   因为,沾染了柴米油盐的感情,需要真心与宽容才过得下去。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就着过日子,年纪到了,或者两人各方面都合适,自然而然的就结婚了。然后,养育儿女。这时候,爱情不再,儿女就成为家庭连接的轨道。   “好了,不在这儿说了,我带你去宣传队看看吧。那些人应该练上了。”谢灵不准备和她讨论这个复杂的问题。   “好,我还没看过宣传队的活动呢。”谢灵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按原路返回。   “谢云云,你说咱们像不像幽会?”   “去你的,你才幽会呢!”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我这不是和你在幽会吗?”      大院里   宣传队的队员们都在积极的训练。   谢小米领着几个年轻人排练《红色娘子军》的舞台戏。   谢灵带着谢云云进来,走进她们面前,说道:“小米,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谢小米笑着说道:“感觉好多了,大家都很认真。”   谢灵点点头,说道:“今天,你云云姐也在这里,她还是咱们的副队长,你们过一遍,让咱副队长给指导指导?”   说这话时,把躲闪的谢云云拉到大家面前。   谢云云觉得谢灵这是在损她,于是啐骂道:“谢灵,你这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损我呢吧!”就知道这家伙每次都不怀好意,更惨的是每次她都反应不过来。   在谢云云看来,谢灵一肚子坏水,每天笑眯眯的,瘆人。   谢灵笑容不变:“哪能啊,你不是主动辞职了吗,作为副队长,怎么也得给你来场闭幕表演。”   谢云云:“”   谢小米:看着自己堂姐被言语攻击,是该帮堂姐说回去呢?还是假装看不到。   涉及谢灵姐,当然是假装看不到啦。   以前堂姐可说过不少谢灵姐的坏话,就当补偿了。   于是,谢小米假装没听到俩人的对话,腼腆的笑着,开口说道:“灵灵姐,那我叫大家准备,正好你验收一下。   舞台剧主要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   它的表现形式是外放的、夸张的。   所以,很难想象内向害羞的谢小米竟然能一直担任主角,并且压得住舞台,受到生产队所有人的待见。   她穿着破旧的黑布衣,把吴琼花的坚毅勇敢和不畏强权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没想到小米这么厉害!”谢云云为场上的谢小米震惊,原来平日里害羞内向不怎么说话的堂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小米的表演能力是最强的,不比咱们高中时的文艺表演差。”谢灵点头附和她的话。   而且,除了谢小米,其他人的表现也不错。   大家正当青春好年华,男的英武强壮,女的大方漂亮。   他们的演技可能不高,甚至没有演技,但他们是在用心去表演。   所以,宣传队的几次亮相都很受大家欢迎。   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表演和文化宣传,给她们的精神上带来很大影响。   谢灵一边看着表演,继续开口:“春和唱歌也非常好听,她非常有天赋。”   谢云云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那道女声,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个傻闺女竟然有那么好的嗓子。”   听了她这话,谢灵不自觉的摇头,春和她不傻,反而很大气。   自从来了宣传队,就算自己再怎么重视李春和,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说话,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喜欢和她交流。   就连谢云云这种挑三拣四的,也就说人家傻,但其它坏话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多了,孩子们的潜力最大,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有很多惊喜等你去挖掘。”谢灵心理成熟,可跟宣传队的小姑娘们待久了,觉得自己也活泼了不少,心也软了。   谢云云翻了个白眼,说道:“说得像你很大似的,她们也就比咱们小两三岁,过几年就说亲了。说不定,过个几年你和人家同时抱娃嘞!不过,谢灵你明年结婚,说不定后面就能生娃了。”   谢灵抬头望天,她真的不想和旁边这个人交流,每次说正经事的时候她都能给你绕过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南理可没有小学,等你娃长大了,让他来咱们生产队念书,我当他老师。”嘿嘿,她整不了谢灵,但是可以教训她儿子啊!所以在谢灵身上的挫败感都能在孩子身上找回来。   “”我怕你把我孩子教的像你一样二缺。现在,她都有点担心,秋阳秋月入学后的状况啦,到时候一定得多看着点。   至于其它的,谢灵瞥她一眼,谢云云情绪太浅,一眼就能看透,总之猥琐的很,完全没眼看,不想搭理她。   谢灵觉得以后她和徐锐的孩子,就算还小也不会让谢云云给糊弄。   她俩智商情商靠谱,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比谢云云聪明一大截。   想到这儿,谢云云暗骂一声,连婚都没结呢,她怎么就想起孩子了,都怪这家伙误导她。   徐锐不知道谢灵再想什么,要不然非得激动一番。   此时,徐锐正在办公室整理运输日志。   “徐锐,我儿子这个星期天结婚,这是请帖,你一定来啊!”梁丰年走进徐锐的办公室,把一张红色的硬纸递给徐锐,笑着开口说道。   徐锐站起身,接过请帖,开口:“我一定去。”   梁丰年见他答应,脸色越发温和,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定亲了吗?把你未婚妻也带来,一起热闹热闹。大喜的日子,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哄一下气氛。”   徐锐本不想答应,他怕谢灵没有时间。但随即想起这是举行婚礼,所以点点头,说道:“到时候,我和未婚妻准时前往。” 第42章 婚礼上   周日, 梁丰年的儿子梁潮结婚。   上午十点半, 徐锐带着谢灵从谢家沟出发去县城。   “徐锐,我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新郎名字叫梁潮, 那这新娘的名字呢?这请帖有墟怪呀?”连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这是在搞神秘还是搞歧视?谢灵坐在自行车后座, 有些好奇的问道。   徐锐也不太清楚, 要不是前两天梁主任给了请帖,他连人儿子结婚的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去了再看。”徐锐对此不怎么关心,今天去参加婚礼,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别人办婚礼的。   “说的也是, 等咱去了一定得打听一下, 要不然见面不会称呼多尴尬。不知道新娘漂亮不?还有新郎,你见过吗, 好看不?”   “没我好看。”   谢灵从后面拍拍徐锐的背, 笑着说:“你可真脸皮厚, 没见过自己夸自己的。”   徐锐:“”总比你夸别人好。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梁家。   此时, 梁家非常热闹,人来人往,院里一锅大锅饭正冒着热气,估计快熟了。   两人进了门,徐锐找了个角落, 和其他几辆自行车车挨着放置,锁好车子。   然后带着谢灵进屋。   “徐锐来了,快进来,这儿太乱了,你们先将就着坐吧。”   梁丰年今儿穿得十分体面,一身黑色中山装、黑皮鞋,笑容满面。冲着徐锐招呼道。   说完,看向谢灵,笑容更大:“这是你未婚妻吧,长的俊,你小子有福气。”   徐锐没有反驳,反而接上他这句话,开口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谢灵。”   “这是运输部的主任,梁丰年同志。”   梁丰年一听这语气,这态度,瞬间有谱了,这小子冷冰冰的倒是极为重视未婚妻。   再看谢灵,为表重视,穿着碎花衬衫,黑色直筒裤,脚上是徐锐刚给她买的黑色皮鞋。配上出众的容貌和过人的气质,确实是个优秀的好姑娘。   徐锐还是一身军装,一个身形高大,一个纤细修长。两人站在一起,颇有郎才女貌,男女相得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儿子结婚,梁丰年现在一看到年轻小两口,他就喜欢的很。   “哈哈,你们小两口吃好喝好,今儿可得在这儿好好热闹一番。”梁丰年一边说着,见又有人进来,他忙歉声道:“有个朋友来了,我再去招呼一下,你们先到这儿坐着。”   徐锐点点头,谢灵则是笑着说一声:“您去忙吧,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梁丰年点点头,想道:这闺女落落大方,和徐锐正好互补。   过十二点的时候,梁家外面一阵吵闹。   谢灵听了声音,赶紧拽拽旁边沙发上徐锐的衣服,说道:“应该是新郎把新娘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她可是对新郎新娘好奇得很。   徐锐看谢灵期待的样子,不由莞尔,也不着急起来,反而说道:“迟早都要看到,有什么着急,咱们就在屋里等着。”   谢灵瞪着他,说道:“喂,你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去看看新郎新娘好看不?他们要怎么进家门?”   徐锐:“”他还真不感兴趣,不过,难得看到谢灵着急的样子,摸摸谢灵的头,说道:“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和你去看。”   谢灵翻了个白眼,怎么有这么无赖的人,就让他陪自己出去看看人怎么进家门,他都得提要求。   “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看。”   徐锐看着谢灵,开口:“你确定?新人进家门,首先要给男女同志扔花,不过现在好像不能扔花,改成扔喜袋了。被扔中的同志待会儿得在喜宴上给新人和群众表演节目。   你一个人,还是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太显眼。有很大机率被选中。灵灵这么想表演节目的吗?”   “其实,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人表演。”不想让其他人看。最后一句话是在谢灵耳边说得。   谢灵好想掐死现在的徐锐,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婚礼现场,她只得忍耐下来,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太过分得我可不依。”   “第一个:婚房必须只有你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不,婚房只有你我,你之前说要考虑考虑。”   谢灵真没想到徐锐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不应该只是个情趣吗?这家伙太较真了吧,记到现在。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秋阳秋月和他们一起睡,毕竟明年俩小孩就六岁了,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她希望两人从小养成独立的习惯。   所以,这种要求相当于白送她。   谢灵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第二个条件呢?徐锐,你快点,再不出去,人就该进家门了。”   没看屋里已经没人,都去外面看新人了吗?   徐锐看她毫不犹豫的样子,眸色一深,随即淡定的开口:“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一直不能放下。”   谢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那我要是累了呢?”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语气极重。   “累了咱们就去角落里,就靠着我,歇歇。”徐锐当然舍不得她累,不过想想刚才屋子里时不时看向谢灵的目光,眼里一沉,这些人看不到他和谢灵的亲近吗?   管不住自己的眼,一直往别人未婚妻身上瞅。   谢灵:“呵呵,我答应了。”一边说着,拽起徐锐就往外走去。   她已经亏了,不能连新人进门都看不到。   至于那些条件,在谢灵看来就是情趣,就这男人较真。不过谁让是她男人,现在还是先惯着吧!   外面,一对新人已经进了大门,正在院子里给长辈也就是梁丰年和鲁豫敏敬茶。一群亲朋好友围成一个大圈,不时地对一对新人起哄。   不过,到了敬茶的时候大家自动安静下来。   “看,新娘子那脸红的,刚才叫娘的时候真要红透了。”   “人家这是新媳妇,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重头戏还在后面呢,不过这新人脸皮子太薄了,一会儿脸不得烧着了。”      新郎拿起圆桌上的瓷缸先递给新娘,然后自己再端起另一个,两个人弯着腰分别向父母敬茶。   鲁豫敏笑容温和地接过儿媳妇的茶,从兜里拿出红包,递给她,说道:“你们好好过日子。”   比起媳妇,梁丰年就情绪外放多了,笑容满面,接过儿子的茶,朗声说道:“好好和你媳妇过日子。尊重妻子,相互扶持。”   两个新人直起腰,乖巧应道。   敬完茶,就是大家伙最期待的环节。   这时候新郎的朋友们发挥作用了。   “走,咱们上楼,让新人乐一乐。”   一群大男人闹闹哄哄踩着梯子就往楼上走。 第43章 婚礼下   等谢灵和徐锐出去看到的就是有些狼狈笑着的新郎, 以及低着头像是害羞到不行的新娘。-   只见, 新郎一身蓝色制服,身上带着大红花,新娘一身红色西服, 两人都是同样式的黑色西服裤和黑皮鞋。   一对新人个子都不太高。   此时, 面对面站着, 两人中间是一个由绳子穿着的炸面片。   炸面片呈菱形, 比一般的面片大的多,是专门为了今天这一幕炸的。   这个时候,新人的父母进家去了,其余的亲朋好友甚至街里邻居熟人的都围在一起。   年龄稍长一点的笑着看新人的热闹, 而围在一边的年轻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 纷纷起哄道:“梁潮, 你在犹豫啥子嘞,快上啊, 三十秒的时间, 这都过去十秒了, 连个面片的边都没有碰上。”   “真逊啊梁潮你,站着不动, 咋地,想让新娘主动啊?你咋想着这么好呢?”      群众起哄,一旁的“专业”的记时员也开始“计时”了。   “快啊,我数着时间了啊!九、十”   三十秒,十秒已过, 梁潮闭闭眼,狠狠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往新娘那边靠近。   不过看媳妇羞涩的不成样,他也不敢狠靠,只能探着脸,伸着脖子嘴巴往面片方向张。   大家站在这儿可不是看新郎一个人的表演秀的,看新娘低着头一动不动。   也不嫌弃新郎不主动了,而是开口:   “新娘呢,今儿咋就没见新娘抬过头呢!不会还没到吧?”   “快点,新娘也得衔面片啊!光新郎一个人可不行,必须得两人一起衔住才行。”      听着众人的起哄声,新娘脸越发的红,像是涂了胭脂似的。不过,想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她只能抬起头,尝试着去探面片。   这时,谢灵也终于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随之,心里就是一片惊讶,这不是沈宝珍吗?她今天竟然结婚,不对,应该是她没事了?还是今天的新娘?   站在人群中,看看左右众人,暂时把惊讶藏在心里,面色平静的继续看这一幕。   经过众人那么一起哄,这下一对新人都去含中间的炸面片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四”计时员的声音响起。   然后,梁潮听见后瞬间炸了,“你咋回事啊?小学数学没学好啊?二十一完了咋就是二十四了,二十二、二十三被你吃了?”   梁潮这气是发出去了,可是,不管时间报没报错,反正面片是不行了。   梁潮和沈宝珍两人本来已经含到了边,正伸着脖子探着嘴准备往中间吃。   结果,被梁潮这么一咋呼,梁潮那么一扭头、一转身,炸面片断了。专注于吃炸面片的沈宝珍没有准备,重心不稳之下,连身子带人就往梁潮身上扑去。   “哈哈,哈哈哈”   “陈哥这回干得好,这计时员当得专业。”   “新郎快感谢计时员,要不然你也抱不上。”   “哥,你下次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让陈恕这家伙当计时员,要不然他会坑死你。”人群前面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闻言点点头,说道:“陈恕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谁不知道?想平时梁潮精明的很,这结个婚就跟傻子似的了,连个人都不会选了。”   少年看看新人,再看看男人。想起他哥平时遇到未来嫂子的傻样,心里腹诽:说不定你结婚时比梁哥还白痴呢!   这时,梁潮也顾不上骂他们,急匆匆地扶好沈宝珍,问道:“有没有伤到哪?没事吧?”   沈宝珍和梁潮身高差距不算大,沈宝珍撞到梁潮身上,额头正好磕到梁潮的脸颊。   加上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不咋疼。   沈宝珍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听见梁潮的关心,有些害羞,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次沈宝珍的脸又红了一圈,但梁潮却觉得这次红的更动人。沈宝珍靠在他身上,他不自觉的抱了抱她。   “梁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刚才是我记错时间了,不好意思啊,咱们得重新来了。所以,你就别和嫂子腻歪了,晚上有的是时候。”旁边,计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似是不好意思,实则声音平缓毫无诚意,细听还带着点戏谑。   “哈哈哈,确实得再来。这进门之前至少得来一轮吧。”   “连个炸面片都没吃好,还想进家门,美的你俩,快点吧!”      谢灵听到这无良的话,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位计时员可真是搞笑”一肚子坏水。   她听了都不禁同情这对新人。估计,新郎新娘听了更得憋屈死。   徐锐眯眯眼,他不觉得有什么乐趣,不过想到谢灵说得,不禁有些沉闷的开口:“就是爱耍小聪明,这种人你敢让他到咱们的婚礼上?”   谢灵闻言不禁摇头,比起自己受折磨她还是更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果然,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徐锐见她的模样,神色缓了缓,不经意间俩人靠得更近。   “你,你们”梁潮听到陈恕那番不要脸的话,真要气炸了。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真要呼他两巴掌。   不过,今儿,先不跟这群畜牲计较。   这时候,楼上的人把绳子拉上来,拿针引线重新穿上一个炸面片,笑容满面的冲着下面的梁潮、沈宝珍喊道:“梁哥、嫂子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不少炸面片,绝对够你俩今天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梁潮现在已经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忽略这人的鬼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对着沈宝珍轻声道:“宝珍,咱们这次”   没等梁潮说完,沈宝珍就开口了:“咱们这次一定得一遍过,不能再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待会儿你靠我近点。”这群臭男人,当她沈宝珍不存在的吗?   之前她那是没反应过来,害羞。   可现在,她明白了,你越羞囧,他们越想逗你。   “好。”这时候,媳妇说什么都是好的。不过,还得警告陈恕一番:“计时员,你可别过分啊。你今年十九岁,不是陈三岁,别连个数都数不清。”   新的一轮开始,“计时员”陈恕再次上线。不过,这次他可没想过数错数,因为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一对儿新人钻呢。   “一、二、三”   这一次梁潮和沈宝珍也顾不得害羞了,果断的凑近,去含中间的炸面片。   “十五、十六、十七”   “快点,吃,往嘴里吃”      伴随着众人的起哄声,两人挨得越来越近,鼻尖都快要对上了,然后炸面片突然被抬高,两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撞上。   这次终于是嘴对嘴,亲上了。   这场面,简直是普天同庆,就差一个照相机拍下来了。   不知道大家遗憾不,反正此时此刻的谢灵是挺遗憾没个照相机在身边的。   多么唯美的一幕,虽然新郎新娘的姿态都不是那么优美,神情还目瞪口呆的。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想笑的心理。   “哈哈”谢灵这回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挽着徐锐的胳膊,此时不由得往徐锐那边倾斜。   徐锐眼神纵容的看着她,拿手微微护着她。   陈恕看着梁潮、沈宝珍亲住那一幕,不禁眯眯眼,然后看向身边的五岁小不点,对他开口说道:“陈旭,还想不想要哥的糖了?”   陈旭想起昨天在他哥房间看到的那一大包喜糖,眼睛一亮,快速点点头,开口说道:“我想吃,哥哥能给我吗?”   陈恕长着一双狐狸眼,眯着眼睛的时候最好看,这也是他算计人的时候的表现。   看了看才长到膝盖处的陈旭,说道:“你只要大声说一句: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我就给你糖。”   不过那糖是梁潮给工会所有同志的,现在已经不在他这里。至于别人会不会给陈旭,他不管,反正自己这里是没有了。   五岁才长到他膝盖,是有多矮?还是多吃饭吧,还想吃糖?   “好,好,我答应。”这个很简单嘛,不就是一句话,大人真笨,连句话都不会说,还要他这个小孩子帮忙。   “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   沉寂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打破了。   围观群众乐呵了,小孩儿都知道让你们亲一个,快点再亲一个啊!   而梁潮和沈宝珍,先是呆愣,然后,沈宝珍先回过神冲着上面喊到:“刘伟,你怎么回事?连个线都拽不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可别饿着你了。”   这下,大家都没想到沈宝珍还会讽刺他人。   这时候不应该是新娘娇羞的靠在新郎的怀里,新郎嘴里骂骂咧咧实则心里暗爽,然后在众人热情的请求下矜持的抱住新娘吗?   好吧,梁潮几个朋友也没想到平日泼辣的沈宝珍新婚也是这么的泼辣。   大家笑闹一通,时间快到一点了,陈恕看看表,咳嗽一声,向楼窗上看了一眼,点点头。   楼上的人瞬间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时间到了,别再耍了的意思。   接下来,梁潮和沈宝珍继续吃完之前剩下的炸面片。   然后,在众人一片喜悦和祝福的目光下进了堂屋。   随后,一众亲朋好友比如有喜帖的跟着进堂屋。   剩下的人则是待在院子外边,那些自己的家伙什准备捞饭。   这时,一大锅菜饭也熟了。 第44章 可以跳过   堂屋门口   一对新人跨过门槛, 新娘沈宝珍面朝门外, 接过新郎递过来的福袋,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   福袋里装了喜糖,新人凭结婚证在日期期限内就可以购买喜糖和新被子、暖壶等结婚用品。   这个时候, 大家言语间正经多了。   “这次得挑单身

Ķ(120) | (377) | ת(982) |
Щʲôɣ~~

л2019-11-20

ǿ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和她姨父还有原跃进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谢家沟原先的地主院子已经成了宣传队平时训练的固定场所。   谢云云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只听见一个人唱道: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嗓音清亮而又婉转,是个好听的女声,随即她看向唱歌的女孩儿,十分惊讶。   李春和这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在她看来这人就是傻乎乎的,别人说她她不生气,还一劲儿的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好事在等着她。   可是今天,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李春和,自信夺目。   谢云云有些恍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一直在被冲刷。   原来她以为十分好的地方现在不那么好,以前认为不好的地方却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言语间抱有善意的大嫂,态度温和的队长,现在万众瞩目的李春和   谢云云明白,也许不是他们变了,而是自己的心静下来了。   不过,她回到这里,除了她娘,最想见得竟然是谢灵。   谢灵此刻正站在角落面含微笑的听李春和唱歌,她觉得每次听春和的声音都是一种享受。   不仅是因为好听,更重要的是她是谢灵亲手教出来的,这让谢灵对她的歌声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情感。   正听着好好的时候她就被人拽住,扭头一看原来是谢云云。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你找我啥事?”谢灵有墟怪,她觉得以谢云云的性子自从上次说话后就不会来找她,反而会躲着她才对吧!   谢云云面对这样的谢灵总是有种难堪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谢灵就变了,脸上还是温柔和善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她认为谢灵现在比以前可怕多了。   “听说你蹲了?祝贺你!”不过现在,面对温和淡定的谢灵,她竟然觉得十分踏实。   谢灵别别耳边的碎发,闻言笑道:“谢谢你!”   “我,那个,对不起,我以前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非常不好。”谢云云现在一想到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就非常羞愧,她觉得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刁蛮的小孩儿,十分无礼。   她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还有,谢谢你,谢灵。上一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时候的自己太傻,太幼稚,经过学校里的事情,她仿佛一下明白了很多。   以前的自己就因为成绩和相貌而嫉妒谢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   谢云云看到同班里的同学就那样轻易被带走,前几天还威风满面的人就当了犯人,而一个多月前被抓走批/斗的,现在却一脸风光。   还有自己的好朋友刘晓英,好好的就被带走,要不是晓英爹厉害,她就要被人抓去农场了。   这种命运的无常,让谢云云无措,想要逃避,但同时从这件事中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   谢灵仔细观察谢云云,发现她面色平静,眼睛直视着自己,态度真诚。   谢灵笑笑,这谢云云的眼睛倒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然后在谢云云越来越紧张的神色下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句迟来的道歉我接受。还有啊,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客气。”   说完,有形皮的眨眨眼。   面对这样鲜活的谢灵,谢云云瞬间失神,谢灵好像更美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她反而更想亲近谢灵了。谢云云怀疑自己有病,昨天她还在心里骂谢灵呢!   谢灵刚觉得谢云云改好了臭毛病,可现在又变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无语,然后走近谢云云,在她眼前摆摆手,道:“哎,你想什么呢?”表情越来越猥琐了。   “啊,我没想啥。”谢云云慌忙回过神,见谢灵正在看她,忙转换话题:“我今天去队长家,把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给辞了。”   谢灵觉得谢云云现在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做什么她都不觉得惊讶了,她更关心的是副队长这职位给谁了,她可不希望进个新人,什么不懂就指手画脚搞激进那一套,与其这样还不如谢云云呢!好歹谢云云不管事。   所以,谢灵说道:“你早该卸下来了。不过,队长说了要谁进来?”   “队长问我的意见,我就说让你这个宣传队队长来指定。”谢云云说起这个就一脸得意,她一直以为队长不待见她呢,谁知道原叔这么尊重她,还问她一个小姑娘的意见。   谢灵瞅她一眼,看她美滋滋的样子,不忍打破她的幻想,而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就安安分分的去学校吧。之前不是还想成绩超过我?正好好好学习。”   谢云云闻言脸一垮,有些失落的开口:“谢灵,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害怕那个地方了。”   这些话没敢对她娘说,但她却对谢灵坦言相告。   谢灵也没有关注过学校,徐锐倒是跟她说过一次,见她不关心,就没再继续开口。   她刚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年份后,她是有些慌乱的,甚至于害怕。   但现在,她处在农村,还是一个宗族盛行的谢家沟。这里可没有什么动乱,附近生产队也算平静。   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分小心,还被一些影视剧给误导了。可能有很乱的地方,但不包括这里。   谢家沟平静自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努力,纽收粮食,农闲整地修水利。   饭还吃不饱,哪有心思勾心斗角。斗这个斗那个,十里八乡里拐外拐都是亲戚,谁斗谁。   最严重的不过是不让唱戏说书,戏服都被收走,大家没了其它娱乐,对宣传队的活动更加热情了。   所以,后来她也没再关心过学校怎么样。   当然,现在她也不准备知道,只是嘴角含笑,对谢云云说道:“你已经回家了,学校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至于上课,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你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这话说得直接,却是谢云云最喜欢的答案,喃喃开口:“是啊,不上就不上。”   一边说一边走,发现两人来到了后山,谢云云干脆拉着谢灵坐下,靠近她轻声道:“谢灵,我告诉你个秘密。”   “咱们生产队要建小学了,我想去学校当老师。”   说完,得意的看向谢灵,说道:“谢灵,我够意思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了。”   谢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队长她娘告诉她的,连具体日子都说了。   不过,这家伙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性子。   于是笑眯眯的开口:“原进宇好像也去学校教书,你俩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呢!” 第41章 喜欢   原进宇长得高, 成绩好, 谢云云在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可是她胆子小,就怕别人发现,尤其是原进宇本人, 所以她捂的严严实实, 连和她关系最好的王悦、刘小英她们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谢灵这家伙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 听她说到原进宇, 谢云云有些羞耻,红着脸掩饰道:“是吗?原进宇和我一起工作?”   然后,眼神恍惚,和我一起工作?我俩单独相处?教一个班的学生?一起进步?   她以前可嫉妒谢灵和原进宇一起讨论题了, 可惜她数学太差, 原进宇都不找她。   而她又怕原进宇嫌弃她笨, 所以一直不敢问他题,自己弄不懂的话不是更丢脸?   现在看来, 也是缘分, 原进宇数学好, 她语文好。一文一理,一个是代课老师, 一个是班主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岂不是好极了?   想着想着,她实在控制不住得笑出声然后,抬起头, 就是谢灵戏虞的眼神。   脸轰得一下,一股热气涌上脑海,突然想起原进宇和她一起工作这话是谢灵说得,有点不对啊。   “谢灵,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工作?”   谢灵见人终于回神,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听原进宇奶奶说得,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不过这话也是只有咱俩知道,千万别往外说。”   谢云云:“”我,她想吐口唾沫,为啥谢灵还是如此讨厌。   谢灵看她憋屈的模样,也不再逗她,反而说道:“这话别往外说了,咱生产队是要建小学,不过有些东西还没敲定。”   比如和公社小学的协调沟通问题。   原跃进看到生产队能建小学的希望后,一直在和公社里的领导干事们沟通。   想让谢家沟小学尽快成立,不用等到寒假开学,直接这个学期趁着下雪不冷之前成立。   这样也可以让队里上小三的孩子们直接到生产队上课,不用冷飕飕的走远路去公社。   可这种事太难办了,光和公社小学沟通协调学生的学籍问题,学费问题就是个事。   所以,到现在都没个准。李小妹和李桂香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常抱怨自己儿子这几天太忙,说是抱怨,不过是心疼原跃进受累罢了。   “我知道,我又不傻。”谢云云撇撇嘴,这种事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有很多人走关系,当老师。生产队里的初中生也有不少。   “你不傻”你只是糊涂。谢灵随口说道。   她坐在地上,腿随意岔开,颇有种不拘小节的气场。   谢云云看看天空,看看她,说道:“谢灵,你为什么这么早定亲?是喜欢那个人?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   乡下女孩儿十□□,男的十九二十就开始相看人家。   其中大多数都是相亲认识,然后觉得合适了就结婚、生娃、过一辈子。   像谢灵这样没结过婚就养着两个闺女的情况是少数。   谢云云一直以为谢灵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整日白天上工、下工后围着灶台转,做着家务,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她不是,还是那样好看,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从容。   “喜欢啊,不喜欢怎么会定亲?”小孩子就喜欢问这种天真的问题。人很容易就能喜欢上,爱才属于奢侈品。   定亲,结婚,过日子。   对于谢灵来说,除非是真的爱一个人,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别人走进她的领地。   因为,沾染了柴米油盐的感情,需要真心与宽容才过得下去。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就着过日子,年纪到了,或者两人各方面都合适,自然而然的就结婚了。然后,养育儿女。这时候,爱情不再,儿女就成为家庭连接的轨道。   “好了,不在这儿说了,我带你去宣传队看看吧。那些人应该练上了。”谢灵不准备和她讨论这个复杂的问题。   “好,我还没看过宣传队的活动呢。”谢灵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按原路返回。   “谢云云,你说咱们像不像幽会?”   “去你的,你才幽会呢!”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我这不是和你在幽会吗?”      大院里   宣传队的队员们都在积极的训练。   谢小米领着几个年轻人排练《红色娘子军》的舞台戏。   谢灵带着谢云云进来,走进她们面前,说道:“小米,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谢小米笑着说道:“感觉好多了,大家都很认真。”   谢灵点点头,说道:“今天,你云云姐也在这里,她还是咱们的副队长,你们过一遍,让咱副队长给指导指导?”   说这话时,把躲闪的谢云云拉到大家面前。   谢云云觉得谢灵这是在损她,于是啐骂道:“谢灵,你这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损我呢吧!”就知道这家伙每次都不怀好意,更惨的是每次她都反应不过来。   在谢云云看来,谢灵一肚子坏水,每天笑眯眯的,瘆人。   谢灵笑容不变:“哪能啊,你不是主动辞职了吗,作为副队长,怎么也得给你来场闭幕表演。”   谢云云:“”   谢小米:看着自己堂姐被言语攻击,是该帮堂姐说回去呢?还是假装看不到。   涉及谢灵姐,当然是假装看不到啦。   以前堂姐可说过不少谢灵姐的坏话,就当补偿了。   于是,谢小米假装没听到俩人的对话,腼腆的笑着,开口说道:“灵灵姐,那我叫大家准备,正好你验收一下。   舞台剧主要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   它的表现形式是外放的、夸张的。   所以,很难想象内向害羞的谢小米竟然能一直担任主角,并且压得住舞台,受到生产队所有人的待见。   她穿着破旧的黑布衣,把吴琼花的坚毅勇敢和不畏强权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没想到小米这么厉害!”谢云云为场上的谢小米震惊,原来平日里害羞内向不怎么说话的堂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小米的表演能力是最强的,不比咱们高中时的文艺表演差。”谢灵点头附和她的话。   而且,除了谢小米,其他人的表现也不错。   大家正当青春好年华,男的英武强壮,女的大方漂亮。   他们的演技可能不高,甚至没有演技,但他们是在用心去表演。   所以,宣传队的几次亮相都很受大家欢迎。   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表演和文化宣传,给她们的精神上带来很大影响。   谢灵一边看着表演,继续开口:“春和唱歌也非常好听,她非常有天赋。”   谢云云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那道女声,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个傻闺女竟然有那么好的嗓子。”   听了她这话,谢灵不自觉的摇头,春和她不傻,反而很大气。   自从来了宣传队,就算自己再怎么重视李春和,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说话,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喜欢和她交流。   就连谢云云这种挑三拣四的,也就说人家傻,但其它坏话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多了,孩子们的潜力最大,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有很多惊喜等你去挖掘。”谢灵心理成熟,可跟宣传队的小姑娘们待久了,觉得自己也活泼了不少,心也软了。   谢云云翻了个白眼,说道:“说得像你很大似的,她们也就比咱们小两三岁,过几年就说亲了。说不定,过个几年你和人家同时抱娃嘞!不过,谢灵你明年结婚,说不定后面就能生娃了。”   谢灵抬头望天,她真的不想和旁边这个人交流,每次说正经事的时候她都能给你绕过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南理可没有小学,等你娃长大了,让他来咱们生产队念书,我当他老师。”嘿嘿,她整不了谢灵,但是可以教训她儿子啊!所以在谢灵身上的挫败感都能在孩子身上找回来。   “”我怕你把我孩子教的像你一样二缺。现在,她都有点担心,秋阳秋月入学后的状况啦,到时候一定得多看着点。   至于其它的,谢灵瞥她一眼,谢云云情绪太浅,一眼就能看透,总之猥琐的很,完全没眼看,不想搭理她。   谢灵觉得以后她和徐锐的孩子,就算还小也不会让谢云云给糊弄。   她俩智商情商靠谱,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比谢云云聪明一大截。   想到这儿,谢云云暗骂一声,连婚都没结呢,她怎么就想起孩子了,都怪这家伙误导她。   徐锐不知道谢灵再想什么,要不然非得激动一番。   此时,徐锐正在办公室整理运输日志。   “徐锐,我儿子这个星期天结婚,这是请帖,你一定来啊!”梁丰年走进徐锐的办公室,把一张红色的硬纸递给徐锐,笑着开口说道。   徐锐站起身,接过请帖,开口:“我一定去。”   梁丰年见他答应,脸色越发温和,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定亲了吗?把你未婚妻也带来,一起热闹热闹。大喜的日子,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哄一下气氛。”   徐锐本不想答应,他怕谢灵没有时间。但随即想起这是举行婚礼,所以点点头,说道:“到时候,我和未婚妻准时前往。” 第42章 婚礼上   周日, 梁丰年的儿子梁潮结婚。   上午十点半, 徐锐带着谢灵从谢家沟出发去县城。   “徐锐,我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新郎名字叫梁潮, 那这新娘的名字呢?这请帖有墟怪呀?”连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这是在搞神秘还是搞歧视?谢灵坐在自行车后座, 有些好奇的问道。   徐锐也不太清楚, 要不是前两天梁主任给了请帖,他连人儿子结婚的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去了再看。”徐锐对此不怎么关心,今天去参加婚礼,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别人办婚礼的。   “说的也是, 等咱去了一定得打听一下, 要不然见面不会称呼多尴尬。不知道新娘漂亮不?还有新郎,你见过吗, 好看不?”   “没我好看。”   谢灵从后面拍拍徐锐的背, 笑着说:“你可真脸皮厚, 没见过自己夸自己的。”   徐锐:“”总比你夸别人好。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梁家。   此时, 梁家非常热闹,人来人往,院里一锅大锅饭正冒着热气,估计快熟了。   两人进了门,徐锐找了个角落, 和其他几辆自行车车挨着放置,锁好车子。   然后带着谢灵进屋。   “徐锐来了,快进来,这儿太乱了,你们先将就着坐吧。”   梁丰年今儿穿得十分体面,一身黑色中山装、黑皮鞋,笑容满面。冲着徐锐招呼道。   说完,看向谢灵,笑容更大:“这是你未婚妻吧,长的俊,你小子有福气。”   徐锐没有反驳,反而接上他这句话,开口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谢灵。”   “这是运输部的主任,梁丰年同志。”   梁丰年一听这语气,这态度,瞬间有谱了,这小子冷冰冰的倒是极为重视未婚妻。   再看谢灵,为表重视,穿着碎花衬衫,黑色直筒裤,脚上是徐锐刚给她买的黑色皮鞋。配上出众的容貌和过人的气质,确实是个优秀的好姑娘。   徐锐还是一身军装,一个身形高大,一个纤细修长。两人站在一起,颇有郎才女貌,男女相得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儿子结婚,梁丰年现在一看到年轻小两口,他就喜欢的很。   “哈哈,你们小两口吃好喝好,今儿可得在这儿好好热闹一番。”梁丰年一边说着,见又有人进来,他忙歉声道:“有个朋友来了,我再去招呼一下,你们先到这儿坐着。”   徐锐点点头,谢灵则是笑着说一声:“您去忙吧,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梁丰年点点头,想道:这闺女落落大方,和徐锐正好互补。   过十二点的时候,梁家外面一阵吵闹。   谢灵听了声音,赶紧拽拽旁边沙发上徐锐的衣服,说道:“应该是新郎把新娘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她可是对新郎新娘好奇得很。   徐锐看谢灵期待的样子,不由莞尔,也不着急起来,反而说道:“迟早都要看到,有什么着急,咱们就在屋里等着。”   谢灵瞪着他,说道:“喂,你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去看看新郎新娘好看不?他们要怎么进家门?”   徐锐:“”他还真不感兴趣,不过,难得看到谢灵着急的样子,摸摸谢灵的头,说道:“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和你去看。”   谢灵翻了个白眼,怎么有这么无赖的人,就让他陪自己出去看看人怎么进家门,他都得提要求。   “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看。”   徐锐看着谢灵,开口:“你确定?新人进家门,首先要给男女同志扔花,不过现在好像不能扔花,改成扔喜袋了。被扔中的同志待会儿得在喜宴上给新人和群众表演节目。   你一个人,还是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太显眼。有很大机率被选中。灵灵这么想表演节目的吗?”   “其实,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人表演。”不想让其他人看。最后一句话是在谢灵耳边说得。   谢灵好想掐死现在的徐锐,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婚礼现场,她只得忍耐下来,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太过分得我可不依。”   “第一个:婚房必须只有你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不,婚房只有你我,你之前说要考虑考虑。”   谢灵真没想到徐锐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不应该只是个情趣吗?这家伙太较真了吧,记到现在。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秋阳秋月和他们一起睡,毕竟明年俩小孩就六岁了,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她希望两人从小养成独立的习惯。   所以,这种要求相当于白送她。   谢灵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第二个条件呢?徐锐,你快点,再不出去,人就该进家门了。”   没看屋里已经没人,都去外面看新人了吗?   徐锐看她毫不犹豫的样子,眸色一深,随即淡定的开口:“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一直不能放下。”   谢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那我要是累了呢?”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语气极重。   “累了咱们就去角落里,就靠着我,歇歇。”徐锐当然舍不得她累,不过想想刚才屋子里时不时看向谢灵的目光,眼里一沉,这些人看不到他和谢灵的亲近吗?   管不住自己的眼,一直往别人未婚妻身上瞅。   谢灵:“呵呵,我答应了。”一边说着,拽起徐锐就往外走去。   她已经亏了,不能连新人进门都看不到。   至于那些条件,在谢灵看来就是情趣,就这男人较真。不过谁让是她男人,现在还是先惯着吧!   外面,一对新人已经进了大门,正在院子里给长辈也就是梁丰年和鲁豫敏敬茶。一群亲朋好友围成一个大圈,不时地对一对新人起哄。   不过,到了敬茶的时候大家自动安静下来。   “看,新娘子那脸红的,刚才叫娘的时候真要红透了。”   “人家这是新媳妇,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重头戏还在后面呢,不过这新人脸皮子太薄了,一会儿脸不得烧着了。”      新郎拿起圆桌上的瓷缸先递给新娘,然后自己再端起另一个,两个人弯着腰分别向父母敬茶。   鲁豫敏笑容温和地接过儿媳妇的茶,从兜里拿出红包,递给她,说道:“你们好好过日子。”   比起媳妇,梁丰年就情绪外放多了,笑容满面,接过儿子的茶,朗声说道:“好好和你媳妇过日子。尊重妻子,相互扶持。”   两个新人直起腰,乖巧应道。   敬完茶,就是大家伙最期待的环节。   这时候新郎的朋友们发挥作用了。   “走,咱们上楼,让新人乐一乐。”   一群大男人闹闹哄哄踩着梯子就往楼上走。 第43章 婚礼下   等谢灵和徐锐出去看到的就是有些狼狈笑着的新郎, 以及低着头像是害羞到不行的新娘。-   只见, 新郎一身蓝色制服,身上带着大红花,新娘一身红色西服, 两人都是同样式的黑色西服裤和黑皮鞋。   一对新人个子都不太高。   此时, 面对面站着, 两人中间是一个由绳子穿着的炸面片。   炸面片呈菱形, 比一般的面片大的多,是专门为了今天这一幕炸的。   这个时候,新人的父母进家去了,其余的亲朋好友甚至街里邻居熟人的都围在一起。   年龄稍长一点的笑着看新人的热闹, 而围在一边的年轻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 纷纷起哄道:“梁潮, 你在犹豫啥子嘞,快上啊, 三十秒的时间, 这都过去十秒了, 连个面片的边都没有碰上。”   “真逊啊梁潮你,站着不动, 咋地,想让新娘主动啊?你咋想着这么好呢?”      群众起哄,一旁的“专业”的记时员也开始“计时”了。   “快啊,我数着时间了啊!九、十”   三十秒,十秒已过, 梁潮闭闭眼,狠狠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往新娘那边靠近。   不过看媳妇羞涩的不成样,他也不敢狠靠,只能探着脸,伸着脖子嘴巴往面片方向张。   大家站在这儿可不是看新郎一个人的表演秀的,看新娘低着头一动不动。   也不嫌弃新郎不主动了,而是开口:   “新娘呢,今儿咋就没见新娘抬过头呢!不会还没到吧?”   “快点,新娘也得衔面片啊!光新郎一个人可不行,必须得两人一起衔住才行。”      听着众人的起哄声,新娘脸越发的红,像是涂了胭脂似的。不过,想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她只能抬起头,尝试着去探面片。   这时,谢灵也终于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随之,心里就是一片惊讶,这不是沈宝珍吗?她今天竟然结婚,不对,应该是她没事了?还是今天的新娘?   站在人群中,看看左右众人,暂时把惊讶藏在心里,面色平静的继续看这一幕。   经过众人那么一起哄,这下一对新人都去含中间的炸面片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四”计时员的声音响起。   然后,梁潮听见后瞬间炸了,“你咋回事啊?小学数学没学好啊?二十一完了咋就是二十四了,二十二、二十三被你吃了?”   梁潮这气是发出去了,可是,不管时间报没报错,反正面片是不行了。   梁潮和沈宝珍两人本来已经含到了边,正伸着脖子探着嘴准备往中间吃。   结果,被梁潮这么一咋呼,梁潮那么一扭头、一转身,炸面片断了。专注于吃炸面片的沈宝珍没有准备,重心不稳之下,连身子带人就往梁潮身上扑去。   “哈哈,哈哈哈”   “陈哥这回干得好,这计时员当得专业。”   “新郎快感谢计时员,要不然你也抱不上。”   “哥,你下次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让陈恕这家伙当计时员,要不然他会坑死你。”人群前面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闻言点点头,说道:“陈恕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谁不知道?想平时梁潮精明的很,这结个婚就跟傻子似的了,连个人都不会选了。”   少年看看新人,再看看男人。想起他哥平时遇到未来嫂子的傻样,心里腹诽:说不定你结婚时比梁哥还白痴呢!   这时,梁潮也顾不上骂他们,急匆匆地扶好沈宝珍,问道:“有没有伤到哪?没事吧?”   沈宝珍和梁潮身高差距不算大,沈宝珍撞到梁潮身上,额头正好磕到梁潮的脸颊。   加上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不咋疼。   沈宝珍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听见梁潮的关心,有些害羞,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次沈宝珍的脸又红了一圈,但梁潮却觉得这次红的更动人。沈宝珍靠在他身上,他不自觉的抱了抱她。   “梁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刚才是我记错时间了,不好意思啊,咱们得重新来了。所以,你就别和嫂子腻歪了,晚上有的是时候。”旁边,计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似是不好意思,实则声音平缓毫无诚意,细听还带着点戏谑。   “哈哈哈,确实得再来。这进门之前至少得来一轮吧。”   “连个炸面片都没吃好,还想进家门,美的你俩,快点吧!”      谢灵听到这无良的话,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位计时员可真是搞笑”一肚子坏水。   她听了都不禁同情这对新人。估计,新郎新娘听了更得憋屈死。   徐锐眯眯眼,他不觉得有什么乐趣,不过想到谢灵说得,不禁有些沉闷的开口:“就是爱耍小聪明,这种人你敢让他到咱们的婚礼上?”   谢灵闻言不禁摇头,比起自己受折磨她还是更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果然,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徐锐见她的模样,神色缓了缓,不经意间俩人靠得更近。   “你,你们”梁潮听到陈恕那番不要脸的话,真要气炸了。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真要呼他两巴掌。   不过,今儿,先不跟这群畜牲计较。   这时候,楼上的人把绳子拉上来,拿针引线重新穿上一个炸面片,笑容满面的冲着下面的梁潮、沈宝珍喊道:“梁哥、嫂子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不少炸面片,绝对够你俩今天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梁潮现在已经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忽略这人的鬼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对着沈宝珍轻声道:“宝珍,咱们这次”   没等梁潮说完,沈宝珍就开口了:“咱们这次一定得一遍过,不能再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待会儿你靠我近点。”这群臭男人,当她沈宝珍不存在的吗?   之前她那是没反应过来,害羞。   可现在,她明白了,你越羞囧,他们越想逗你。   “好。”这时候,媳妇说什么都是好的。不过,还得警告陈恕一番:“计时员,你可别过分啊。你今年十九岁,不是陈三岁,别连个数都数不清。”   新的一轮开始,“计时员”陈恕再次上线。不过,这次他可没想过数错数,因为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一对儿新人钻呢。   “一、二、三”   这一次梁潮和沈宝珍也顾不得害羞了,果断的凑近,去含中间的炸面片。   “十五、十六、十七”   “快点,吃,往嘴里吃”      伴随着众人的起哄声,两人挨得越来越近,鼻尖都快要对上了,然后炸面片突然被抬高,两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撞上。   这次终于是嘴对嘴,亲上了。   这场面,简直是普天同庆,就差一个照相机拍下来了。   不知道大家遗憾不,反正此时此刻的谢灵是挺遗憾没个照相机在身边的。   多么唯美的一幕,虽然新郎新娘的姿态都不是那么优美,神情还目瞪口呆的。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想笑的心理。   “哈哈”谢灵这回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挽着徐锐的胳膊,此时不由得往徐锐那边倾斜。   徐锐眼神纵容的看着她,拿手微微护着她。   陈恕看着梁潮、沈宝珍亲住那一幕,不禁眯眯眼,然后看向身边的五岁小不点,对他开口说道:“陈旭,还想不想要哥的糖了?”   陈旭想起昨天在他哥房间看到的那一大包喜糖,眼睛一亮,快速点点头,开口说道:“我想吃,哥哥能给我吗?”   陈恕长着一双狐狸眼,眯着眼睛的时候最好看,这也是他算计人的时候的表现。   看了看才长到膝盖处的陈旭,说道:“你只要大声说一句: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我就给你糖。”   不过那糖是梁潮给工会所有同志的,现在已经不在他这里。至于别人会不会给陈旭,他不管,反正自己这里是没有了。   五岁才长到他膝盖,是有多矮?还是多吃饭吧,还想吃糖?   “好,好,我答应。”这个很简单嘛,不就是一句话,大人真笨,连句话都不会说,还要他这个小孩子帮忙。   “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   沉寂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打破了。   围观群众乐呵了,小孩儿都知道让你们亲一个,快点再亲一个啊!   而梁潮和沈宝珍,先是呆愣,然后,沈宝珍先回过神冲着上面喊到:“刘伟,你怎么回事?连个线都拽不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可别饿着你了。”   这下,大家都没想到沈宝珍还会讽刺他人。   这时候不应该是新娘娇羞的靠在新郎的怀里,新郎嘴里骂骂咧咧实则心里暗爽,然后在众人热情的请求下矜持的抱住新娘吗?   好吧,梁潮几个朋友也没想到平日泼辣的沈宝珍新婚也是这么的泼辣。   大家笑闹一通,时间快到一点了,陈恕看看表,咳嗽一声,向楼窗上看了一眼,点点头。   楼上的人瞬间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时间到了,别再耍了的意思。   接下来,梁潮和沈宝珍继续吃完之前剩下的炸面片。   然后,在众人一片喜悦和祝福的目光下进了堂屋。   随后,一众亲朋好友比如有喜帖的跟着进堂屋。   剩下的人则是待在院子外边,那些自己的家伙什准备捞饭。   这时,一大锅菜饭也熟了。 第44章 可以跳过   堂屋门口   一对新人跨过门槛, 新娘沈宝珍面朝门外, 接过新郎递过来的福袋,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   福袋里装了喜糖,新人凭结婚证在日期期限内就可以购买喜糖和新被子、暖壶等结婚用品。   这个时候, 大家言语间正经多了。   “这次得挑单身

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和她姨父还有原跃进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谢家沟原先的地主院子已经成了宣传队平时训练的固定场所。   谢云云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只听见一个人唱道: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嗓音清亮而又婉转,是个好听的女声,随即她看向唱歌的女孩儿,十分惊讶。   李春和这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在她看来这人就是傻乎乎的,别人说她她不生气,还一劲儿的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好事在等着她。   可是今天,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李春和,自信夺目。   谢云云有些恍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一直在被冲刷。   原来她以为十分好的地方现在不那么好,以前认为不好的地方却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言语间抱有善意的大嫂,态度温和的队长,现在万众瞩目的李春和   谢云云明白,也许不是他们变了,而是自己的心静下来了。   不过,她回到这里,除了她娘,最想见得竟然是谢灵。   谢灵此刻正站在角落面含微笑的听李春和唱歌,她觉得每次听春和的声音都是一种享受。   不仅是因为好听,更重要的是她是谢灵亲手教出来的,这让谢灵对她的歌声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情感。   正听着好好的时候她就被人拽住,扭头一看原来是谢云云。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你找我啥事?”谢灵有墟怪,她觉得以谢云云的性子自从上次说话后就不会来找她,反而会躲着她才对吧!   谢云云面对这样的谢灵总是有种难堪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谢灵就变了,脸上还是温柔和善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她认为谢灵现在比以前可怕多了。   “听说你蹲了?祝贺你!”不过现在,面对温和淡定的谢灵,她竟然觉得十分踏实。   谢灵别别耳边的碎发,闻言笑道:“谢谢你!”   “我,那个,对不起,我以前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非常不好。”谢云云现在一想到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就非常羞愧,她觉得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刁蛮的小孩儿,十分无礼。   她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还有,谢谢你,谢灵。上一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时候的自己太傻,太幼稚,经过学校里的事情,她仿佛一下明白了很多。   以前的自己就因为成绩和相貌而嫉妒谢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   谢云云看到同班里的同学就那样轻易被带走,前几天还威风满面的人就当了犯人,而一个多月前被抓走批/斗的,现在却一脸风光。   还有自己的好朋友刘晓英,好好的就被带走,要不是晓英爹厉害,她就要被人抓去农场了。   这种命运的无常,让谢云云无措,想要逃避,但同时从这件事中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   谢灵仔细观察谢云云,发现她面色平静,眼睛直视着自己,态度真诚。   谢灵笑笑,这谢云云的眼睛倒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然后在谢云云越来越紧张的神色下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句迟来的道歉我接受。还有啊,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客气。”   说完,有形皮的眨眨眼。   面对这样鲜活的谢灵,谢云云瞬间失神,谢灵好像更美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她反而更想亲近谢灵了。谢云云怀疑自己有病,昨天她还在心里骂谢灵呢!   谢灵刚觉得谢云云改好了臭毛病,可现在又变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无语,然后走近谢云云,在她眼前摆摆手,道:“哎,你想什么呢?”表情越来越猥琐了。   “啊,我没想啥。”谢云云慌忙回过神,见谢灵正在看她,忙转换话题:“我今天去队长家,把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给辞了。”   谢灵觉得谢云云现在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做什么她都不觉得惊讶了,她更关心的是副队长这职位给谁了,她可不希望进个新人,什么不懂就指手画脚搞激进那一套,与其这样还不如谢云云呢!好歹谢云云不管事。   所以,谢灵说道:“你早该卸下来了。不过,队长说了要谁进来?”   “队长问我的意见,我就说让你这个宣传队队长来指定。”谢云云说起这个就一脸得意,她一直以为队长不待见她呢,谁知道原叔这么尊重她,还问她一个小姑娘的意见。   谢灵瞅她一眼,看她美滋滋的样子,不忍打破她的幻想,而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就安安分分的去学校吧。之前不是还想成绩超过我?正好好好学习。”   谢云云闻言脸一垮,有些失落的开口:“谢灵,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害怕那个地方了。”   这些话没敢对她娘说,但她却对谢灵坦言相告。   谢灵也没有关注过学校,徐锐倒是跟她说过一次,见她不关心,就没再继续开口。   她刚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年份后,她是有些慌乱的,甚至于害怕。   但现在,她处在农村,还是一个宗族盛行的谢家沟。这里可没有什么动乱,附近生产队也算平静。   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分小心,还被一些影视剧给误导了。可能有很乱的地方,但不包括这里。   谢家沟平静自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努力,纽收粮食,农闲整地修水利。   饭还吃不饱,哪有心思勾心斗角。斗这个斗那个,十里八乡里拐外拐都是亲戚,谁斗谁。   最严重的不过是不让唱戏说书,戏服都被收走,大家没了其它娱乐,对宣传队的活动更加热情了。   所以,后来她也没再关心过学校怎么样。   当然,现在她也不准备知道,只是嘴角含笑,对谢云云说道:“你已经回家了,学校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至于上课,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你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这话说得直接,却是谢云云最喜欢的答案,喃喃开口:“是啊,不上就不上。”   一边说一边走,发现两人来到了后山,谢云云干脆拉着谢灵坐下,靠近她轻声道:“谢灵,我告诉你个秘密。”   “咱们生产队要建小学了,我想去学校当老师。”   说完,得意的看向谢灵,说道:“谢灵,我够意思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了。”   谢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队长她娘告诉她的,连具体日子都说了。   不过,这家伙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性子。   于是笑眯眯的开口:“原进宇好像也去学校教书,你俩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呢!” 第41章 喜欢   原进宇长得高, 成绩好, 谢云云在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可是她胆子小,就怕别人发现,尤其是原进宇本人, 所以她捂的严严实实, 连和她关系最好的王悦、刘小英她们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谢灵这家伙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 听她说到原进宇, 谢云云有些羞耻,红着脸掩饰道:“是吗?原进宇和我一起工作?”   然后,眼神恍惚,和我一起工作?我俩单独相处?教一个班的学生?一起进步?   她以前可嫉妒谢灵和原进宇一起讨论题了, 可惜她数学太差, 原进宇都不找她。   而她又怕原进宇嫌弃她笨, 所以一直不敢问他题,自己弄不懂的话不是更丢脸?   现在看来, 也是缘分, 原进宇数学好, 她语文好。一文一理,一个是代课老师, 一个是班主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岂不是好极了?   想着想着,她实在控制不住得笑出声然后,抬起头, 就是谢灵戏虞的眼神。   脸轰得一下,一股热气涌上脑海,突然想起原进宇和她一起工作这话是谢灵说得,有点不对啊。   “谢灵,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工作?”   谢灵见人终于回神,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听原进宇奶奶说得,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不过这话也是只有咱俩知道,千万别往外说。”   谢云云:“”我,她想吐口唾沫,为啥谢灵还是如此讨厌。   谢灵看她憋屈的模样,也不再逗她,反而说道:“这话别往外说了,咱生产队是要建小学,不过有些东西还没敲定。”   比如和公社小学的协调沟通问题。   原跃进看到生产队能建小学的希望后,一直在和公社里的领导干事们沟通。   想让谢家沟小学尽快成立,不用等到寒假开学,直接这个学期趁着下雪不冷之前成立。   这样也可以让队里上小三的孩子们直接到生产队上课,不用冷飕飕的走远路去公社。   可这种事太难办了,光和公社小学沟通协调学生的学籍问题,学费问题就是个事。   所以,到现在都没个准。李小妹和李桂香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常抱怨自己儿子这几天太忙,说是抱怨,不过是心疼原跃进受累罢了。   “我知道,我又不傻。”谢云云撇撇嘴,这种事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有很多人走关系,当老师。生产队里的初中生也有不少。   “你不傻”你只是糊涂。谢灵随口说道。   她坐在地上,腿随意岔开,颇有种不拘小节的气场。   谢云云看看天空,看看她,说道:“谢灵,你为什么这么早定亲?是喜欢那个人?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   乡下女孩儿十□□,男的十九二十就开始相看人家。   其中大多数都是相亲认识,然后觉得合适了就结婚、生娃、过一辈子。   像谢灵这样没结过婚就养着两个闺女的情况是少数。   谢云云一直以为谢灵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整日白天上工、下工后围着灶台转,做着家务,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她不是,还是那样好看,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从容。   “喜欢啊,不喜欢怎么会定亲?”小孩子就喜欢问这种天真的问题。人很容易就能喜欢上,爱才属于奢侈品。   定亲,结婚,过日子。   对于谢灵来说,除非是真的爱一个人,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别人走进她的领地。   因为,沾染了柴米油盐的感情,需要真心与宽容才过得下去。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就着过日子,年纪到了,或者两人各方面都合适,自然而然的就结婚了。然后,养育儿女。这时候,爱情不再,儿女就成为家庭连接的轨道。   “好了,不在这儿说了,我带你去宣传队看看吧。那些人应该练上了。”谢灵不准备和她讨论这个复杂的问题。   “好,我还没看过宣传队的活动呢。”谢灵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按原路返回。   “谢云云,你说咱们像不像幽会?”   “去你的,你才幽会呢!”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我这不是和你在幽会吗?”      大院里   宣传队的队员们都在积极的训练。   谢小米领着几个年轻人排练《红色娘子军》的舞台戏。   谢灵带着谢云云进来,走进她们面前,说道:“小米,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谢小米笑着说道:“感觉好多了,大家都很认真。”   谢灵点点头,说道:“今天,你云云姐也在这里,她还是咱们的副队长,你们过一遍,让咱副队长给指导指导?”   说这话时,把躲闪的谢云云拉到大家面前。   谢云云觉得谢灵这是在损她,于是啐骂道:“谢灵,你这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损我呢吧!”就知道这家伙每次都不怀好意,更惨的是每次她都反应不过来。   在谢云云看来,谢灵一肚子坏水,每天笑眯眯的,瘆人。   谢灵笑容不变:“哪能啊,你不是主动辞职了吗,作为副队长,怎么也得给你来场闭幕表演。”   谢云云:“”   谢小米:看着自己堂姐被言语攻击,是该帮堂姐说回去呢?还是假装看不到。   涉及谢灵姐,当然是假装看不到啦。   以前堂姐可说过不少谢灵姐的坏话,就当补偿了。   于是,谢小米假装没听到俩人的对话,腼腆的笑着,开口说道:“灵灵姐,那我叫大家准备,正好你验收一下。   舞台剧主要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   它的表现形式是外放的、夸张的。   所以,很难想象内向害羞的谢小米竟然能一直担任主角,并且压得住舞台,受到生产队所有人的待见。   她穿着破旧的黑布衣,把吴琼花的坚毅勇敢和不畏强权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没想到小米这么厉害!”谢云云为场上的谢小米震惊,原来平日里害羞内向不怎么说话的堂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小米的表演能力是最强的,不比咱们高中时的文艺表演差。”谢灵点头附和她的话。   而且,除了谢小米,其他人的表现也不错。   大家正当青春好年华,男的英武强壮,女的大方漂亮。   他们的演技可能不高,甚至没有演技,但他们是在用心去表演。   所以,宣传队的几次亮相都很受大家欢迎。   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表演和文化宣传,给她们的精神上带来很大影响。   谢灵一边看着表演,继续开口:“春和唱歌也非常好听,她非常有天赋。”   谢云云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那道女声,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个傻闺女竟然有那么好的嗓子。”   听了她这话,谢灵不自觉的摇头,春和她不傻,反而很大气。   自从来了宣传队,就算自己再怎么重视李春和,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说话,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喜欢和她交流。   就连谢云云这种挑三拣四的,也就说人家傻,但其它坏话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多了,孩子们的潜力最大,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有很多惊喜等你去挖掘。”谢灵心理成熟,可跟宣传队的小姑娘们待久了,觉得自己也活泼了不少,心也软了。   谢云云翻了个白眼,说道:“说得像你很大似的,她们也就比咱们小两三岁,过几年就说亲了。说不定,过个几年你和人家同时抱娃嘞!不过,谢灵你明年结婚,说不定后面就能生娃了。”   谢灵抬头望天,她真的不想和旁边这个人交流,每次说正经事的时候她都能给你绕过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南理可没有小学,等你娃长大了,让他来咱们生产队念书,我当他老师。”嘿嘿,她整不了谢灵,但是可以教训她儿子啊!所以在谢灵身上的挫败感都能在孩子身上找回来。   “”我怕你把我孩子教的像你一样二缺。现在,她都有点担心,秋阳秋月入学后的状况啦,到时候一定得多看着点。   至于其它的,谢灵瞥她一眼,谢云云情绪太浅,一眼就能看透,总之猥琐的很,完全没眼看,不想搭理她。   谢灵觉得以后她和徐锐的孩子,就算还小也不会让谢云云给糊弄。   她俩智商情商靠谱,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比谢云云聪明一大截。   想到这儿,谢云云暗骂一声,连婚都没结呢,她怎么就想起孩子了,都怪这家伙误导她。   徐锐不知道谢灵再想什么,要不然非得激动一番。   此时,徐锐正在办公室整理运输日志。   “徐锐,我儿子这个星期天结婚,这是请帖,你一定来啊!”梁丰年走进徐锐的办公室,把一张红色的硬纸递给徐锐,笑着开口说道。   徐锐站起身,接过请帖,开口:“我一定去。”   梁丰年见他答应,脸色越发温和,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定亲了吗?把你未婚妻也带来,一起热闹热闹。大喜的日子,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哄一下气氛。”   徐锐本不想答应,他怕谢灵没有时间。但随即想起这是举行婚礼,所以点点头,说道:“到时候,我和未婚妻准时前往。” 第42章 婚礼上   周日, 梁丰年的儿子梁潮结婚。   上午十点半, 徐锐带着谢灵从谢家沟出发去县城。   “徐锐,我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新郎名字叫梁潮, 那这新娘的名字呢?这请帖有墟怪呀?”连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这是在搞神秘还是搞歧视?谢灵坐在自行车后座, 有些好奇的问道。   徐锐也不太清楚, 要不是前两天梁主任给了请帖,他连人儿子结婚的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去了再看。”徐锐对此不怎么关心,今天去参加婚礼,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别人办婚礼的。   “说的也是, 等咱去了一定得打听一下, 要不然见面不会称呼多尴尬。不知道新娘漂亮不?还有新郎,你见过吗, 好看不?”   “没我好看。”   谢灵从后面拍拍徐锐的背, 笑着说:“你可真脸皮厚, 没见过自己夸自己的。”   徐锐:“”总比你夸别人好。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梁家。   此时, 梁家非常热闹,人来人往,院里一锅大锅饭正冒着热气,估计快熟了。   两人进了门,徐锐找了个角落, 和其他几辆自行车车挨着放置,锁好车子。   然后带着谢灵进屋。   “徐锐来了,快进来,这儿太乱了,你们先将就着坐吧。”   梁丰年今儿穿得十分体面,一身黑色中山装、黑皮鞋,笑容满面。冲着徐锐招呼道。   说完,看向谢灵,笑容更大:“这是你未婚妻吧,长的俊,你小子有福气。”   徐锐没有反驳,反而接上他这句话,开口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谢灵。”   “这是运输部的主任,梁丰年同志。”   梁丰年一听这语气,这态度,瞬间有谱了,这小子冷冰冰的倒是极为重视未婚妻。   再看谢灵,为表重视,穿着碎花衬衫,黑色直筒裤,脚上是徐锐刚给她买的黑色皮鞋。配上出众的容貌和过人的气质,确实是个优秀的好姑娘。   徐锐还是一身军装,一个身形高大,一个纤细修长。两人站在一起,颇有郎才女貌,男女相得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儿子结婚,梁丰年现在一看到年轻小两口,他就喜欢的很。   “哈哈,你们小两口吃好喝好,今儿可得在这儿好好热闹一番。”梁丰年一边说着,见又有人进来,他忙歉声道:“有个朋友来了,我再去招呼一下,你们先到这儿坐着。”   徐锐点点头,谢灵则是笑着说一声:“您去忙吧,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梁丰年点点头,想道:这闺女落落大方,和徐锐正好互补。   过十二点的时候,梁家外面一阵吵闹。   谢灵听了声音,赶紧拽拽旁边沙发上徐锐的衣服,说道:“应该是新郎把新娘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她可是对新郎新娘好奇得很。   徐锐看谢灵期待的样子,不由莞尔,也不着急起来,反而说道:“迟早都要看到,有什么着急,咱们就在屋里等着。”   谢灵瞪着他,说道:“喂,你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去看看新郎新娘好看不?他们要怎么进家门?”   徐锐:“”他还真不感兴趣,不过,难得看到谢灵着急的样子,摸摸谢灵的头,说道:“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和你去看。”   谢灵翻了个白眼,怎么有这么无赖的人,就让他陪自己出去看看人怎么进家门,他都得提要求。   “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看。”   徐锐看着谢灵,开口:“你确定?新人进家门,首先要给男女同志扔花,不过现在好像不能扔花,改成扔喜袋了。被扔中的同志待会儿得在喜宴上给新人和群众表演节目。   你一个人,还是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太显眼。有很大机率被选中。灵灵这么想表演节目的吗?”   “其实,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人表演。”不想让其他人看。最后一句话是在谢灵耳边说得。   谢灵好想掐死现在的徐锐,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婚礼现场,她只得忍耐下来,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太过分得我可不依。”   “第一个:婚房必须只有你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不,婚房只有你我,你之前说要考虑考虑。”   谢灵真没想到徐锐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不应该只是个情趣吗?这家伙太较真了吧,记到现在。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秋阳秋月和他们一起睡,毕竟明年俩小孩就六岁了,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她希望两人从小养成独立的习惯。   所以,这种要求相当于白送她。   谢灵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第二个条件呢?徐锐,你快点,再不出去,人就该进家门了。”   没看屋里已经没人,都去外面看新人了吗?   徐锐看她毫不犹豫的样子,眸色一深,随即淡定的开口:“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一直不能放下。”   谢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那我要是累了呢?”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语气极重。   “累了咱们就去角落里,就靠着我,歇歇。”徐锐当然舍不得她累,不过想想刚才屋子里时不时看向谢灵的目光,眼里一沉,这些人看不到他和谢灵的亲近吗?   管不住自己的眼,一直往别人未婚妻身上瞅。   谢灵:“呵呵,我答应了。”一边说着,拽起徐锐就往外走去。   她已经亏了,不能连新人进门都看不到。   至于那些条件,在谢灵看来就是情趣,就这男人较真。不过谁让是她男人,现在还是先惯着吧!   外面,一对新人已经进了大门,正在院子里给长辈也就是梁丰年和鲁豫敏敬茶。一群亲朋好友围成一个大圈,不时地对一对新人起哄。   不过,到了敬茶的时候大家自动安静下来。   “看,新娘子那脸红的,刚才叫娘的时候真要红透了。”   “人家这是新媳妇,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重头戏还在后面呢,不过这新人脸皮子太薄了,一会儿脸不得烧着了。”      新郎拿起圆桌上的瓷缸先递给新娘,然后自己再端起另一个,两个人弯着腰分别向父母敬茶。   鲁豫敏笑容温和地接过儿媳妇的茶,从兜里拿出红包,递给她,说道:“你们好好过日子。”   比起媳妇,梁丰年就情绪外放多了,笑容满面,接过儿子的茶,朗声说道:“好好和你媳妇过日子。尊重妻子,相互扶持。”   两个新人直起腰,乖巧应道。   敬完茶,就是大家伙最期待的环节。   这时候新郎的朋友们发挥作用了。   “走,咱们上楼,让新人乐一乐。”   一群大男人闹闹哄哄踩着梯子就往楼上走。 第43章 婚礼下   等谢灵和徐锐出去看到的就是有些狼狈笑着的新郎, 以及低着头像是害羞到不行的新娘。-   只见, 新郎一身蓝色制服,身上带着大红花,新娘一身红色西服, 两人都是同样式的黑色西服裤和黑皮鞋。   一对新人个子都不太高。   此时, 面对面站着, 两人中间是一个由绳子穿着的炸面片。   炸面片呈菱形, 比一般的面片大的多,是专门为了今天这一幕炸的。   这个时候,新人的父母进家去了,其余的亲朋好友甚至街里邻居熟人的都围在一起。   年龄稍长一点的笑着看新人的热闹, 而围在一边的年轻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 纷纷起哄道:“梁潮, 你在犹豫啥子嘞,快上啊, 三十秒的时间, 这都过去十秒了, 连个面片的边都没有碰上。”   “真逊啊梁潮你,站着不动, 咋地,想让新娘主动啊?你咋想着这么好呢?”      群众起哄,一旁的“专业”的记时员也开始“计时”了。   “快啊,我数着时间了啊!九、十”   三十秒,十秒已过, 梁潮闭闭眼,狠狠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往新娘那边靠近。   不过看媳妇羞涩的不成样,他也不敢狠靠,只能探着脸,伸着脖子嘴巴往面片方向张。   大家站在这儿可不是看新郎一个人的表演秀的,看新娘低着头一动不动。   也不嫌弃新郎不主动了,而是开口:   “新娘呢,今儿咋就没见新娘抬过头呢!不会还没到吧?”   “快点,新娘也得衔面片啊!光新郎一个人可不行,必须得两人一起衔住才行。”      听着众人的起哄声,新娘脸越发的红,像是涂了胭脂似的。不过,想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她只能抬起头,尝试着去探面片。   这时,谢灵也终于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随之,心里就是一片惊讶,这不是沈宝珍吗?她今天竟然结婚,不对,应该是她没事了?还是今天的新娘?   站在人群中,看看左右众人,暂时把惊讶藏在心里,面色平静的继续看这一幕。   经过众人那么一起哄,这下一对新人都去含中间的炸面片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四”计时员的声音响起。   然后,梁潮听见后瞬间炸了,“你咋回事啊?小学数学没学好啊?二十一完了咋就是二十四了,二十二、二十三被你吃了?”   梁潮这气是发出去了,可是,不管时间报没报错,反正面片是不行了。   梁潮和沈宝珍两人本来已经含到了边,正伸着脖子探着嘴准备往中间吃。   结果,被梁潮这么一咋呼,梁潮那么一扭头、一转身,炸面片断了。专注于吃炸面片的沈宝珍没有准备,重心不稳之下,连身子带人就往梁潮身上扑去。   “哈哈,哈哈哈”   “陈哥这回干得好,这计时员当得专业。”   “新郎快感谢计时员,要不然你也抱不上。”   “哥,你下次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让陈恕这家伙当计时员,要不然他会坑死你。”人群前面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闻言点点头,说道:“陈恕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谁不知道?想平时梁潮精明的很,这结个婚就跟傻子似的了,连个人都不会选了。”   少年看看新人,再看看男人。想起他哥平时遇到未来嫂子的傻样,心里腹诽:说不定你结婚时比梁哥还白痴呢!   这时,梁潮也顾不上骂他们,急匆匆地扶好沈宝珍,问道:“有没有伤到哪?没事吧?”   沈宝珍和梁潮身高差距不算大,沈宝珍撞到梁潮身上,额头正好磕到梁潮的脸颊。   加上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不咋疼。   沈宝珍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听见梁潮的关心,有些害羞,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次沈宝珍的脸又红了一圈,但梁潮却觉得这次红的更动人。沈宝珍靠在他身上,他不自觉的抱了抱她。   “梁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刚才是我记错时间了,不好意思啊,咱们得重新来了。所以,你就别和嫂子腻歪了,晚上有的是时候。”旁边,计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似是不好意思,实则声音平缓毫无诚意,细听还带着点戏谑。   “哈哈哈,确实得再来。这进门之前至少得来一轮吧。”   “连个炸面片都没吃好,还想进家门,美的你俩,快点吧!”      谢灵听到这无良的话,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位计时员可真是搞笑”一肚子坏水。   她听了都不禁同情这对新人。估计,新郎新娘听了更得憋屈死。   徐锐眯眯眼,他不觉得有什么乐趣,不过想到谢灵说得,不禁有些沉闷的开口:“就是爱耍小聪明,这种人你敢让他到咱们的婚礼上?”   谢灵闻言不禁摇头,比起自己受折磨她还是更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果然,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徐锐见她的模样,神色缓了缓,不经意间俩人靠得更近。   “你,你们”梁潮听到陈恕那番不要脸的话,真要气炸了。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真要呼他两巴掌。   不过,今儿,先不跟这群畜牲计较。   这时候,楼上的人把绳子拉上来,拿针引线重新穿上一个炸面片,笑容满面的冲着下面的梁潮、沈宝珍喊道:“梁哥、嫂子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不少炸面片,绝对够你俩今天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梁潮现在已经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忽略这人的鬼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对着沈宝珍轻声道:“宝珍,咱们这次”   没等梁潮说完,沈宝珍就开口了:“咱们这次一定得一遍过,不能再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待会儿你靠我近点。”这群臭男人,当她沈宝珍不存在的吗?   之前她那是没反应过来,害羞。   可现在,她明白了,你越羞囧,他们越想逗你。   “好。”这时候,媳妇说什么都是好的。不过,还得警告陈恕一番:“计时员,你可别过分啊。你今年十九岁,不是陈三岁,别连个数都数不清。”   新的一轮开始,“计时员”陈恕再次上线。不过,这次他可没想过数错数,因为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一对儿新人钻呢。   “一、二、三”   这一次梁潮和沈宝珍也顾不得害羞了,果断的凑近,去含中间的炸面片。   “十五、十六、十七”   “快点,吃,往嘴里吃”      伴随着众人的起哄声,两人挨得越来越近,鼻尖都快要对上了,然后炸面片突然被抬高,两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撞上。   这次终于是嘴对嘴,亲上了。   这场面,简直是普天同庆,就差一个照相机拍下来了。   不知道大家遗憾不,反正此时此刻的谢灵是挺遗憾没个照相机在身边的。   多么唯美的一幕,虽然新郎新娘的姿态都不是那么优美,神情还目瞪口呆的。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想笑的心理。   “哈哈”谢灵这回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挽着徐锐的胳膊,此时不由得往徐锐那边倾斜。   徐锐眼神纵容的看着她,拿手微微护着她。   陈恕看着梁潮、沈宝珍亲住那一幕,不禁眯眯眼,然后看向身边的五岁小不点,对他开口说道:“陈旭,还想不想要哥的糖了?”   陈旭想起昨天在他哥房间看到的那一大包喜糖,眼睛一亮,快速点点头,开口说道:“我想吃,哥哥能给我吗?”   陈恕长着一双狐狸眼,眯着眼睛的时候最好看,这也是他算计人的时候的表现。   看了看才长到膝盖处的陈旭,说道:“你只要大声说一句: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我就给你糖。”   不过那糖是梁潮给工会所有同志的,现在已经不在他这里。至于别人会不会给陈旭,他不管,反正自己这里是没有了。   五岁才长到他膝盖,是有多矮?还是多吃饭吧,还想吃糖?   “好,好,我答应。”这个很简单嘛,不就是一句话,大人真笨,连句话都不会说,还要他这个小孩子帮忙。   “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   沉寂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打破了。   围观群众乐呵了,小孩儿都知道让你们亲一个,快点再亲一个啊!   而梁潮和沈宝珍,先是呆愣,然后,沈宝珍先回过神冲着上面喊到:“刘伟,你怎么回事?连个线都拽不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可别饿着你了。”   这下,大家都没想到沈宝珍还会讽刺他人。   这时候不应该是新娘娇羞的靠在新郎的怀里,新郎嘴里骂骂咧咧实则心里暗爽,然后在众人热情的请求下矜持的抱住新娘吗?   好吧,梁潮几个朋友也没想到平日泼辣的沈宝珍新婚也是这么的泼辣。   大家笑闹一通,时间快到一点了,陈恕看看表,咳嗽一声,向楼窗上看了一眼,点点头。   楼上的人瞬间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时间到了,别再耍了的意思。   接下来,梁潮和沈宝珍继续吃完之前剩下的炸面片。   然后,在众人一片喜悦和祝福的目光下进了堂屋。   随后,一众亲朋好友比如有喜帖的跟着进堂屋。   剩下的人则是待在院子外边,那些自己的家伙什准备捞饭。   这时,一大锅菜饭也熟了。 第44章 可以跳过   堂屋门口   一对新人跨过门槛, 新娘沈宝珍面朝门外, 接过新郎递过来的福袋,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   福袋里装了喜糖,新人凭结婚证在日期期限内就可以购买喜糖和新被子、暖壶等结婚用品。   这个时候, 大家言语间正经多了。   “这次得挑单身

2019-11-20 07:40:13

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和她姨父还有原跃进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谢家沟原先的地主院子已经成了宣传队平时训练的固定场所。   谢云云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只听见一个人唱道: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嗓音清亮而又婉转,是个好听的女声,随即她看向唱歌的女孩儿,十分惊讶。   李春和这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在她看来这人就是傻乎乎的,别人说她她不生气,还一劲儿的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好事在等着她。   可是今天,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李春和,自信夺目。   谢云云有些恍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一直在被冲刷。   原来她以为十分好的地方现在不那么好,以前认为不好的地方却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言语间抱有善意的大嫂,态度温和的队长,现在万众瞩目的李春和   谢云云明白,也许不是他们变了,而是自己的心静下来了。   不过,她回到这里,除了她娘,最想见得竟然是谢灵。   谢灵此刻正站在角落面含微笑的听李春和唱歌,她觉得每次听春和的声音都是一种享受。   不仅是因为好听,更重要的是她是谢灵亲手教出来的,这让谢灵对她的歌声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情感。   正听着好好的时候她就被人拽住,扭头一看原来是谢云云。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你找我啥事?”谢灵有墟怪,她觉得以谢云云的性子自从上次说话后就不会来找她,反而会躲着她才对吧!   谢云云面对这样的谢灵总是有种难堪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谢灵就变了,脸上还是温柔和善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她认为谢灵现在比以前可怕多了。   “听说你蹲了?祝贺你!”不过现在,面对温和淡定的谢灵,她竟然觉得十分踏实。   谢灵别别耳边的碎发,闻言笑道:“谢谢你!”   “我,那个,对不起,我以前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非常不好。”谢云云现在一想到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就非常羞愧,她觉得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刁蛮的小孩儿,十分无礼。   她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还有,谢谢你,谢灵。上一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时候的自己太傻,太幼稚,经过学校里的事情,她仿佛一下明白了很多。   以前的自己就因为成绩和相貌而嫉妒谢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   谢云云看到同班里的同学就那样轻易被带走,前几天还威风满面的人就当了犯人,而一个多月前被抓走批/斗的,现在却一脸风光。   还有自己的好朋友刘晓英,好好的就被带走,要不是晓英爹厉害,她就要被人抓去农场了。   这种命运的无常,让谢云云无措,想要逃避,但同时从这件事中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   谢灵仔细观察谢云云,发现她面色平静,眼睛直视着自己,态度真诚。   谢灵笑笑,这谢云云的眼睛倒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然后在谢云云越来越紧张的神色下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句迟来的道歉我接受。还有啊,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客气。”   说完,有形皮的眨眨眼。   面对这样鲜活的谢灵,谢云云瞬间失神,谢灵好像更美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她反而更想亲近谢灵了。谢云云怀疑自己有病,昨天她还在心里骂谢灵呢!   谢灵刚觉得谢云云改好了臭毛病,可现在又变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无语,然后走近谢云云,在她眼前摆摆手,道:“哎,你想什么呢?”表情越来越猥琐了。   “啊,我没想啥。”谢云云慌忙回过神,见谢灵正在看她,忙转换话题:“我今天去队长家,把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给辞了。”   谢灵觉得谢云云现在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做什么她都不觉得惊讶了,她更关心的是副队长这职位给谁了,她可不希望进个新人,什么不懂就指手画脚搞激进那一套,与其这样还不如谢云云呢!好歹谢云云不管事。   所以,谢灵说道:“你早该卸下来了。不过,队长说了要谁进来?”   “队长问我的意见,我就说让你这个宣传队队长来指定。”谢云云说起这个就一脸得意,她一直以为队长不待见她呢,谁知道原叔这么尊重她,还问她一个小姑娘的意见。   谢灵瞅她一眼,看她美滋滋的样子,不忍打破她的幻想,而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就安安分分的去学校吧。之前不是还想成绩超过我?正好好好学习。”   谢云云闻言脸一垮,有些失落的开口:“谢灵,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害怕那个地方了。”   这些话没敢对她娘说,但她却对谢灵坦言相告。   谢灵也没有关注过学校,徐锐倒是跟她说过一次,见她不关心,就没再继续开口。   她刚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年份后,她是有些慌乱的,甚至于害怕。   但现在,她处在农村,还是一个宗族盛行的谢家沟。这里可没有什么动乱,附近生产队也算平静。   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分小心,还被一些影视剧给误导了。可能有很乱的地方,但不包括这里。   谢家沟平静自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努力,纽收粮食,农闲整地修水利。   饭还吃不饱,哪有心思勾心斗角。斗这个斗那个,十里八乡里拐外拐都是亲戚,谁斗谁。   最严重的不过是不让唱戏说书,戏服都被收走,大家没了其它娱乐,对宣传队的活动更加热情了。   所以,后来她也没再关心过学校怎么样。   当然,现在她也不准备知道,只是嘴角含笑,对谢云云说道:“你已经回家了,学校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至于上课,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你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这话说得直接,却是谢云云最喜欢的答案,喃喃开口:“是啊,不上就不上。”   一边说一边走,发现两人来到了后山,谢云云干脆拉着谢灵坐下,靠近她轻声道:“谢灵,我告诉你个秘密。”   “咱们生产队要建小学了,我想去学校当老师。”   说完,得意的看向谢灵,说道:“谢灵,我够意思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了。”   谢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队长她娘告诉她的,连具体日子都说了。   不过,这家伙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性子。   于是笑眯眯的开口:“原进宇好像也去学校教书,你俩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呢!” 第41章 喜欢   原进宇长得高, 成绩好, 谢云云在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可是她胆子小,就怕别人发现,尤其是原进宇本人, 所以她捂的严严实实, 连和她关系最好的王悦、刘小英她们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谢灵这家伙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 听她说到原进宇, 谢云云有些羞耻,红着脸掩饰道:“是吗?原进宇和我一起工作?”   然后,眼神恍惚,和我一起工作?我俩单独相处?教一个班的学生?一起进步?   她以前可嫉妒谢灵和原进宇一起讨论题了, 可惜她数学太差, 原进宇都不找她。   而她又怕原进宇嫌弃她笨, 所以一直不敢问他题,自己弄不懂的话不是更丢脸?   现在看来, 也是缘分, 原进宇数学好, 她语文好。一文一理,一个是代课老师, 一个是班主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岂不是好极了?   想着想着,她实在控制不住得笑出声然后,抬起头, 就是谢灵戏虞的眼神。   脸轰得一下,一股热气涌上脑海,突然想起原进宇和她一起工作这话是谢灵说得,有点不对啊。   “谢灵,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工作?”   谢灵见人终于回神,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听原进宇奶奶说得,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不过这话也是只有咱俩知道,千万别往外说。”   谢云云:“”我,她想吐口唾沫,为啥谢灵还是如此讨厌。   谢灵看她憋屈的模样,也不再逗她,反而说道:“这话别往外说了,咱生产队是要建小学,不过有些东西还没敲定。”   比如和公社小学的协调沟通问题。   原跃进看到生产队能建小学的希望后,一直在和公社里的领导干事们沟通。   想让谢家沟小学尽快成立,不用等到寒假开学,直接这个学期趁着下雪不冷之前成立。   这样也可以让队里上小三的孩子们直接到生产队上课,不用冷飕飕的走远路去公社。   可这种事太难办了,光和公社小学沟通协调学生的学籍问题,学费问题就是个事。   所以,到现在都没个准。李小妹和李桂香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常抱怨自己儿子这几天太忙,说是抱怨,不过是心疼原跃进受累罢了。   “我知道,我又不傻。”谢云云撇撇嘴,这种事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有很多人走关系,当老师。生产队里的初中生也有不少。   “你不傻”你只是糊涂。谢灵随口说道。   她坐在地上,腿随意岔开,颇有种不拘小节的气场。   谢云云看看天空,看看她,说道:“谢灵,你为什么这么早定亲?是喜欢那个人?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   乡下女孩儿十□□,男的十九二十就开始相看人家。   其中大多数都是相亲认识,然后觉得合适了就结婚、生娃、过一辈子。   像谢灵这样没结过婚就养着两个闺女的情况是少数。   谢云云一直以为谢灵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整日白天上工、下工后围着灶台转,做着家务,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她不是,还是那样好看,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从容。   “喜欢啊,不喜欢怎么会定亲?”小孩子就喜欢问这种天真的问题。人很容易就能喜欢上,爱才属于奢侈品。   定亲,结婚,过日子。   对于谢灵来说,除非是真的爱一个人,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别人走进她的领地。   因为,沾染了柴米油盐的感情,需要真心与宽容才过得下去。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就着过日子,年纪到了,或者两人各方面都合适,自然而然的就结婚了。然后,养育儿女。这时候,爱情不再,儿女就成为家庭连接的轨道。   “好了,不在这儿说了,我带你去宣传队看看吧。那些人应该练上了。”谢灵不准备和她讨论这个复杂的问题。   “好,我还没看过宣传队的活动呢。”谢灵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按原路返回。   “谢云云,你说咱们像不像幽会?”   “去你的,你才幽会呢!”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我这不是和你在幽会吗?”      大院里   宣传队的队员们都在积极的训练。   谢小米领着几个年轻人排练《红色娘子军》的舞台戏。   谢灵带着谢云云进来,走进她们面前,说道:“小米,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谢小米笑着说道:“感觉好多了,大家都很认真。”   谢灵点点头,说道:“今天,你云云姐也在这里,她还是咱们的副队长,你们过一遍,让咱副队长给指导指导?”   说这话时,把躲闪的谢云云拉到大家面前。   谢云云觉得谢灵这是在损她,于是啐骂道:“谢灵,你这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损我呢吧!”就知道这家伙每次都不怀好意,更惨的是每次她都反应不过来。   在谢云云看来,谢灵一肚子坏水,每天笑眯眯的,瘆人。   谢灵笑容不变:“哪能啊,你不是主动辞职了吗,作为副队长,怎么也得给你来场闭幕表演。”   谢云云:“”   谢小米:看着自己堂姐被言语攻击,是该帮堂姐说回去呢?还是假装看不到。   涉及谢灵姐,当然是假装看不到啦。   以前堂姐可说过不少谢灵姐的坏话,就当补偿了。   于是,谢小米假装没听到俩人的对话,腼腆的笑着,开口说道:“灵灵姐,那我叫大家准备,正好你验收一下。   舞台剧主要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   它的表现形式是外放的、夸张的。   所以,很难想象内向害羞的谢小米竟然能一直担任主角,并且压得住舞台,受到生产队所有人的待见。   她穿着破旧的黑布衣,把吴琼花的坚毅勇敢和不畏强权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没想到小米这么厉害!”谢云云为场上的谢小米震惊,原来平日里害羞内向不怎么说话的堂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小米的表演能力是最强的,不比咱们高中时的文艺表演差。”谢灵点头附和她的话。   而且,除了谢小米,其他人的表现也不错。   大家正当青春好年华,男的英武强壮,女的大方漂亮。   他们的演技可能不高,甚至没有演技,但他们是在用心去表演。   所以,宣传队的几次亮相都很受大家欢迎。   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表演和文化宣传,给她们的精神上带来很大影响。   谢灵一边看着表演,继续开口:“春和唱歌也非常好听,她非常有天赋。”   谢云云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那道女声,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个傻闺女竟然有那么好的嗓子。”   听了她这话,谢灵不自觉的摇头,春和她不傻,反而很大气。   自从来了宣传队,就算自己再怎么重视李春和,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说话,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喜欢和她交流。   就连谢云云这种挑三拣四的,也就说人家傻,但其它坏话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多了,孩子们的潜力最大,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有很多惊喜等你去挖掘。”谢灵心理成熟,可跟宣传队的小姑娘们待久了,觉得自己也活泼了不少,心也软了。   谢云云翻了个白眼,说道:“说得像你很大似的,她们也就比咱们小两三岁,过几年就说亲了。说不定,过个几年你和人家同时抱娃嘞!不过,谢灵你明年结婚,说不定后面就能生娃了。”   谢灵抬头望天,她真的不想和旁边这个人交流,每次说正经事的时候她都能给你绕过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南理可没有小学,等你娃长大了,让他来咱们生产队念书,我当他老师。”嘿嘿,她整不了谢灵,但是可以教训她儿子啊!所以在谢灵身上的挫败感都能在孩子身上找回来。   “”我怕你把我孩子教的像你一样二缺。现在,她都有点担心,秋阳秋月入学后的状况啦,到时候一定得多看着点。   至于其它的,谢灵瞥她一眼,谢云云情绪太浅,一眼就能看透,总之猥琐的很,完全没眼看,不想搭理她。   谢灵觉得以后她和徐锐的孩子,就算还小也不会让谢云云给糊弄。   她俩智商情商靠谱,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比谢云云聪明一大截。   想到这儿,谢云云暗骂一声,连婚都没结呢,她怎么就想起孩子了,都怪这家伙误导她。   徐锐不知道谢灵再想什么,要不然非得激动一番。   此时,徐锐正在办公室整理运输日志。   “徐锐,我儿子这个星期天结婚,这是请帖,你一定来啊!”梁丰年走进徐锐的办公室,把一张红色的硬纸递给徐锐,笑着开口说道。   徐锐站起身,接过请帖,开口:“我一定去。”   梁丰年见他答应,脸色越发温和,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定亲了吗?把你未婚妻也带来,一起热闹热闹。大喜的日子,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哄一下气氛。”   徐锐本不想答应,他怕谢灵没有时间。但随即想起这是举行婚礼,所以点点头,说道:“到时候,我和未婚妻准时前往。” 第42章 婚礼上   周日, 梁丰年的儿子梁潮结婚。   上午十点半, 徐锐带着谢灵从谢家沟出发去县城。   “徐锐,我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新郎名字叫梁潮, 那这新娘的名字呢?这请帖有墟怪呀?”连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这是在搞神秘还是搞歧视?谢灵坐在自行车后座, 有些好奇的问道。   徐锐也不太清楚, 要不是前两天梁主任给了请帖,他连人儿子结婚的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去了再看。”徐锐对此不怎么关心,今天去参加婚礼,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别人办婚礼的。   “说的也是, 等咱去了一定得打听一下, 要不然见面不会称呼多尴尬。不知道新娘漂亮不?还有新郎,你见过吗, 好看不?”   “没我好看。”   谢灵从后面拍拍徐锐的背, 笑着说:“你可真脸皮厚, 没见过自己夸自己的。”   徐锐:“”总比你夸别人好。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梁家。   此时, 梁家非常热闹,人来人往,院里一锅大锅饭正冒着热气,估计快熟了。   两人进了门,徐锐找了个角落, 和其他几辆自行车车挨着放置,锁好车子。   然后带着谢灵进屋。   “徐锐来了,快进来,这儿太乱了,你们先将就着坐吧。”   梁丰年今儿穿得十分体面,一身黑色中山装、黑皮鞋,笑容满面。冲着徐锐招呼道。   说完,看向谢灵,笑容更大:“这是你未婚妻吧,长的俊,你小子有福气。”   徐锐没有反驳,反而接上他这句话,开口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谢灵。”   “这是运输部的主任,梁丰年同志。”   梁丰年一听这语气,这态度,瞬间有谱了,这小子冷冰冰的倒是极为重视未婚妻。   再看谢灵,为表重视,穿着碎花衬衫,黑色直筒裤,脚上是徐锐刚给她买的黑色皮鞋。配上出众的容貌和过人的气质,确实是个优秀的好姑娘。   徐锐还是一身军装,一个身形高大,一个纤细修长。两人站在一起,颇有郎才女貌,男女相得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儿子结婚,梁丰年现在一看到年轻小两口,他就喜欢的很。   “哈哈,你们小两口吃好喝好,今儿可得在这儿好好热闹一番。”梁丰年一边说着,见又有人进来,他忙歉声道:“有个朋友来了,我再去招呼一下,你们先到这儿坐着。”   徐锐点点头,谢灵则是笑着说一声:“您去忙吧,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梁丰年点点头,想道:这闺女落落大方,和徐锐正好互补。   过十二点的时候,梁家外面一阵吵闹。   谢灵听了声音,赶紧拽拽旁边沙发上徐锐的衣服,说道:“应该是新郎把新娘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她可是对新郎新娘好奇得很。   徐锐看谢灵期待的样子,不由莞尔,也不着急起来,反而说道:“迟早都要看到,有什么着急,咱们就在屋里等着。”   谢灵瞪着他,说道:“喂,你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去看看新郎新娘好看不?他们要怎么进家门?”   徐锐:“”他还真不感兴趣,不过,难得看到谢灵着急的样子,摸摸谢灵的头,说道:“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和你去看。”   谢灵翻了个白眼,怎么有这么无赖的人,就让他陪自己出去看看人怎么进家门,他都得提要求。   “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看。”   徐锐看着谢灵,开口:“你确定?新人进家门,首先要给男女同志扔花,不过现在好像不能扔花,改成扔喜袋了。被扔中的同志待会儿得在喜宴上给新人和群众表演节目。   你一个人,还是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太显眼。有很大机率被选中。灵灵这么想表演节目的吗?”   “其实,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人表演。”不想让其他人看。最后一句话是在谢灵耳边说得。   谢灵好想掐死现在的徐锐,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婚礼现场,她只得忍耐下来,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太过分得我可不依。”   “第一个:婚房必须只有你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不,婚房只有你我,你之前说要考虑考虑。”   谢灵真没想到徐锐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不应该只是个情趣吗?这家伙太较真了吧,记到现在。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秋阳秋月和他们一起睡,毕竟明年俩小孩就六岁了,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她希望两人从小养成独立的习惯。   所以,这种要求相当于白送她。   谢灵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第二个条件呢?徐锐,你快点,再不出去,人就该进家门了。”   没看屋里已经没人,都去外面看新人了吗?   徐锐看她毫不犹豫的样子,眸色一深,随即淡定的开口:“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一直不能放下。”   谢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那我要是累了呢?”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语气极重。   “累了咱们就去角落里,就靠着我,歇歇。”徐锐当然舍不得她累,不过想想刚才屋子里时不时看向谢灵的目光,眼里一沉,这些人看不到他和谢灵的亲近吗?   管不住自己的眼,一直往别人未婚妻身上瞅。   谢灵:“呵呵,我答应了。”一边说着,拽起徐锐就往外走去。   她已经亏了,不能连新人进门都看不到。   至于那些条件,在谢灵看来就是情趣,就这男人较真。不过谁让是她男人,现在还是先惯着吧!   外面,一对新人已经进了大门,正在院子里给长辈也就是梁丰年和鲁豫敏敬茶。一群亲朋好友围成一个大圈,不时地对一对新人起哄。   不过,到了敬茶的时候大家自动安静下来。   “看,新娘子那脸红的,刚才叫娘的时候真要红透了。”   “人家这是新媳妇,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重头戏还在后面呢,不过这新人脸皮子太薄了,一会儿脸不得烧着了。”      新郎拿起圆桌上的瓷缸先递给新娘,然后自己再端起另一个,两个人弯着腰分别向父母敬茶。   鲁豫敏笑容温和地接过儿媳妇的茶,从兜里拿出红包,递给她,说道:“你们好好过日子。”   比起媳妇,梁丰年就情绪外放多了,笑容满面,接过儿子的茶,朗声说道:“好好和你媳妇过日子。尊重妻子,相互扶持。”   两个新人直起腰,乖巧应道。   敬完茶,就是大家伙最期待的环节。   这时候新郎的朋友们发挥作用了。   “走,咱们上楼,让新人乐一乐。”   一群大男人闹闹哄哄踩着梯子就往楼上走。 第43章 婚礼下   等谢灵和徐锐出去看到的就是有些狼狈笑着的新郎, 以及低着头像是害羞到不行的新娘。-   只见, 新郎一身蓝色制服,身上带着大红花,新娘一身红色西服, 两人都是同样式的黑色西服裤和黑皮鞋。   一对新人个子都不太高。   此时, 面对面站着, 两人中间是一个由绳子穿着的炸面片。   炸面片呈菱形, 比一般的面片大的多,是专门为了今天这一幕炸的。   这个时候,新人的父母进家去了,其余的亲朋好友甚至街里邻居熟人的都围在一起。   年龄稍长一点的笑着看新人的热闹, 而围在一边的年轻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 纷纷起哄道:“梁潮, 你在犹豫啥子嘞,快上啊, 三十秒的时间, 这都过去十秒了, 连个面片的边都没有碰上。”   “真逊啊梁潮你,站着不动, 咋地,想让新娘主动啊?你咋想着这么好呢?”      群众起哄,一旁的“专业”的记时员也开始“计时”了。   “快啊,我数着时间了啊!九、十”   三十秒,十秒已过, 梁潮闭闭眼,狠狠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往新娘那边靠近。   不过看媳妇羞涩的不成样,他也不敢狠靠,只能探着脸,伸着脖子嘴巴往面片方向张。   大家站在这儿可不是看新郎一个人的表演秀的,看新娘低着头一动不动。   也不嫌弃新郎不主动了,而是开口:   “新娘呢,今儿咋就没见新娘抬过头呢!不会还没到吧?”   “快点,新娘也得衔面片啊!光新郎一个人可不行,必须得两人一起衔住才行。”      听着众人的起哄声,新娘脸越发的红,像是涂了胭脂似的。不过,想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她只能抬起头,尝试着去探面片。   这时,谢灵也终于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随之,心里就是一片惊讶,这不是沈宝珍吗?她今天竟然结婚,不对,应该是她没事了?还是今天的新娘?   站在人群中,看看左右众人,暂时把惊讶藏在心里,面色平静的继续看这一幕。   经过众人那么一起哄,这下一对新人都去含中间的炸面片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四”计时员的声音响起。   然后,梁潮听见后瞬间炸了,“你咋回事啊?小学数学没学好啊?二十一完了咋就是二十四了,二十二、二十三被你吃了?”   梁潮这气是发出去了,可是,不管时间报没报错,反正面片是不行了。   梁潮和沈宝珍两人本来已经含到了边,正伸着脖子探着嘴准备往中间吃。   结果,被梁潮这么一咋呼,梁潮那么一扭头、一转身,炸面片断了。专注于吃炸面片的沈宝珍没有准备,重心不稳之下,连身子带人就往梁潮身上扑去。   “哈哈,哈哈哈”   “陈哥这回干得好,这计时员当得专业。”   “新郎快感谢计时员,要不然你也抱不上。”   “哥,你下次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让陈恕这家伙当计时员,要不然他会坑死你。”人群前面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闻言点点头,说道:“陈恕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谁不知道?想平时梁潮精明的很,这结个婚就跟傻子似的了,连个人都不会选了。”   少年看看新人,再看看男人。想起他哥平时遇到未来嫂子的傻样,心里腹诽:说不定你结婚时比梁哥还白痴呢!   这时,梁潮也顾不上骂他们,急匆匆地扶好沈宝珍,问道:“有没有伤到哪?没事吧?”   沈宝珍和梁潮身高差距不算大,沈宝珍撞到梁潮身上,额头正好磕到梁潮的脸颊。   加上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不咋疼。   沈宝珍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听见梁潮的关心,有些害羞,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次沈宝珍的脸又红了一圈,但梁潮却觉得这次红的更动人。沈宝珍靠在他身上,他不自觉的抱了抱她。   “梁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刚才是我记错时间了,不好意思啊,咱们得重新来了。所以,你就别和嫂子腻歪了,晚上有的是时候。”旁边,计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似是不好意思,实则声音平缓毫无诚意,细听还带着点戏谑。   “哈哈哈,确实得再来。这进门之前至少得来一轮吧。”   “连个炸面片都没吃好,还想进家门,美的你俩,快点吧!”      谢灵听到这无良的话,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位计时员可真是搞笑”一肚子坏水。   她听了都不禁同情这对新人。估计,新郎新娘听了更得憋屈死。   徐锐眯眯眼,他不觉得有什么乐趣,不过想到谢灵说得,不禁有些沉闷的开口:“就是爱耍小聪明,这种人你敢让他到咱们的婚礼上?”   谢灵闻言不禁摇头,比起自己受折磨她还是更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果然,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徐锐见她的模样,神色缓了缓,不经意间俩人靠得更近。   “你,你们”梁潮听到陈恕那番不要脸的话,真要气炸了。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真要呼他两巴掌。   不过,今儿,先不跟这群畜牲计较。   这时候,楼上的人把绳子拉上来,拿针引线重新穿上一个炸面片,笑容满面的冲着下面的梁潮、沈宝珍喊道:“梁哥、嫂子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不少炸面片,绝对够你俩今天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梁潮现在已经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忽略这人的鬼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对着沈宝珍轻声道:“宝珍,咱们这次”   没等梁潮说完,沈宝珍就开口了:“咱们这次一定得一遍过,不能再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待会儿你靠我近点。”这群臭男人,当她沈宝珍不存在的吗?   之前她那是没反应过来,害羞。   可现在,她明白了,你越羞囧,他们越想逗你。   “好。”这时候,媳妇说什么都是好的。不过,还得警告陈恕一番:“计时员,你可别过分啊。你今年十九岁,不是陈三岁,别连个数都数不清。”   新的一轮开始,“计时员”陈恕再次上线。不过,这次他可没想过数错数,因为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一对儿新人钻呢。   “一、二、三”   这一次梁潮和沈宝珍也顾不得害羞了,果断的凑近,去含中间的炸面片。   “十五、十六、十七”   “快点,吃,往嘴里吃”      伴随着众人的起哄声,两人挨得越来越近,鼻尖都快要对上了,然后炸面片突然被抬高,两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撞上。   这次终于是嘴对嘴,亲上了。   这场面,简直是普天同庆,就差一个照相机拍下来了。   不知道大家遗憾不,反正此时此刻的谢灵是挺遗憾没个照相机在身边的。   多么唯美的一幕,虽然新郎新娘的姿态都不是那么优美,神情还目瞪口呆的。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想笑的心理。   “哈哈”谢灵这回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挽着徐锐的胳膊,此时不由得往徐锐那边倾斜。   徐锐眼神纵容的看着她,拿手微微护着她。   陈恕看着梁潮、沈宝珍亲住那一幕,不禁眯眯眼,然后看向身边的五岁小不点,对他开口说道:“陈旭,还想不想要哥的糖了?”   陈旭想起昨天在他哥房间看到的那一大包喜糖,眼睛一亮,快速点点头,开口说道:“我想吃,哥哥能给我吗?”   陈恕长着一双狐狸眼,眯着眼睛的时候最好看,这也是他算计人的时候的表现。   看了看才长到膝盖处的陈旭,说道:“你只要大声说一句: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我就给你糖。”   不过那糖是梁潮给工会所有同志的,现在已经不在他这里。至于别人会不会给陈旭,他不管,反正自己这里是没有了。   五岁才长到他膝盖,是有多矮?还是多吃饭吧,还想吃糖?   “好,好,我答应。”这个很简单嘛,不就是一句话,大人真笨,连句话都不会说,还要他这个小孩子帮忙。   “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   沉寂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打破了。   围观群众乐呵了,小孩儿都知道让你们亲一个,快点再亲一个啊!   而梁潮和沈宝珍,先是呆愣,然后,沈宝珍先回过神冲着上面喊到:“刘伟,你怎么回事?连个线都拽不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可别饿着你了。”   这下,大家都没想到沈宝珍还会讽刺他人。   这时候不应该是新娘娇羞的靠在新郎的怀里,新郎嘴里骂骂咧咧实则心里暗爽,然后在众人热情的请求下矜持的抱住新娘吗?   好吧,梁潮几个朋友也没想到平日泼辣的沈宝珍新婚也是这么的泼辣。   大家笑闹一通,时间快到一点了,陈恕看看表,咳嗽一声,向楼窗上看了一眼,点点头。   楼上的人瞬间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时间到了,别再耍了的意思。   接下来,梁潮和沈宝珍继续吃完之前剩下的炸面片。   然后,在众人一片喜悦和祝福的目光下进了堂屋。   随后,一众亲朋好友比如有喜帖的跟着进堂屋。   剩下的人则是待在院子外边,那些自己的家伙什准备捞饭。   这时,一大锅菜饭也熟了。 第44章 可以跳过   堂屋门口   一对新人跨过门槛, 新娘沈宝珍面朝门外, 接过新郎递过来的福袋,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   福袋里装了喜糖,新人凭结婚证在日期期限内就可以购买喜糖和新被子、暖壶等结婚用品。   这个时候, 大家言语间正经多了。   “这次得挑单身

2019-11-20 07:40:13

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和她姨父还有原跃进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谢家沟原先的地主院子已经成了宣传队平时训练的固定场所。   谢云云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只听见一个人唱道: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嗓音清亮而又婉转,是个好听的女声,随即她看向唱歌的女孩儿,十分惊讶。   李春和这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在她看来这人就是傻乎乎的,别人说她她不生气,还一劲儿的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好事在等着她。   可是今天,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李春和,自信夺目。   谢云云有些恍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一直在被冲刷。   原来她以为十分好的地方现在不那么好,以前认为不好的地方却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言语间抱有善意的大嫂,态度温和的队长,现在万众瞩目的李春和   谢云云明白,也许不是他们变了,而是自己的心静下来了。   不过,她回到这里,除了她娘,最想见得竟然是谢灵。   谢灵此刻正站在角落面含微笑的听李春和唱歌,她觉得每次听春和的声音都是一种享受。   不仅是因为好听,更重要的是她是谢灵亲手教出来的,这让谢灵对她的歌声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情感。   正听着好好的时候她就被人拽住,扭头一看原来是谢云云。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你找我啥事?”谢灵有墟怪,她觉得以谢云云的性子自从上次说话后就不会来找她,反而会躲着她才对吧!   谢云云面对这样的谢灵总是有种难堪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谢灵就变了,脸上还是温柔和善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她认为谢灵现在比以前可怕多了。   “听说你蹲了?祝贺你!”不过现在,面对温和淡定的谢灵,她竟然觉得十分踏实。   谢灵别别耳边的碎发,闻言笑道:“谢谢你!”   “我,那个,对不起,我以前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非常不好。”谢云云现在一想到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就非常羞愧,她觉得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刁蛮的小孩儿,十分无礼。   她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还有,谢谢你,谢灵。上一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时候的自己太傻,太幼稚,经过学校里的事情,她仿佛一下明白了很多。   以前的自己就因为成绩和相貌而嫉妒谢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   谢云云看到同班里的同学就那样轻易被带走,前几天还威风满面的人就当了犯人,而一个多月前被抓走批/斗的,现在却一脸风光。   还有自己的好朋友刘晓英,好好的就被带走,要不是晓英爹厉害,她就要被人抓去农场了。   这种命运的无常,让谢云云无措,想要逃避,但同时从这件事中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   谢灵仔细观察谢云云,发现她面色平静,眼睛直视着自己,态度真诚。   谢灵笑笑,这谢云云的眼睛倒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然后在谢云云越来越紧张的神色下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句迟来的道歉我接受。还有啊,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客气。”   说完,有形皮的眨眨眼。   面对这样鲜活的谢灵,谢云云瞬间失神,谢灵好像更美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她反而更想亲近谢灵了。谢云云怀疑自己有病,昨天她还在心里骂谢灵呢!   谢灵刚觉得谢云云改好了臭毛病,可现在又变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无语,然后走近谢云云,在她眼前摆摆手,道:“哎,你想什么呢?”表情越来越猥琐了。   “啊,我没想啥。”谢云云慌忙回过神,见谢灵正在看她,忙转换话题:“我今天去队长家,把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给辞了。”   谢灵觉得谢云云现在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做什么她都不觉得惊讶了,她更关心的是副队长这职位给谁了,她可不希望进个新人,什么不懂就指手画脚搞激进那一套,与其这样还不如谢云云呢!好歹谢云云不管事。   所以,谢灵说道:“你早该卸下来了。不过,队长说了要谁进来?”   “队长问我的意见,我就说让你这个宣传队队长来指定。”谢云云说起这个就一脸得意,她一直以为队长不待见她呢,谁知道原叔这么尊重她,还问她一个小姑娘的意见。   谢灵瞅她一眼,看她美滋滋的样子,不忍打破她的幻想,而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就安安分分的去学校吧。之前不是还想成绩超过我?正好好好学习。”   谢云云闻言脸一垮,有些失落的开口:“谢灵,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害怕那个地方了。”   这些话没敢对她娘说,但她却对谢灵坦言相告。   谢灵也没有关注过学校,徐锐倒是跟她说过一次,见她不关心,就没再继续开口。   她刚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年份后,她是有些慌乱的,甚至于害怕。   但现在,她处在农村,还是一个宗族盛行的谢家沟。这里可没有什么动乱,附近生产队也算平静。   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分小心,还被一些影视剧给误导了。可能有很乱的地方,但不包括这里。   谢家沟平静自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努力,纽收粮食,农闲整地修水利。   饭还吃不饱,哪有心思勾心斗角。斗这个斗那个,十里八乡里拐外拐都是亲戚,谁斗谁。   最严重的不过是不让唱戏说书,戏服都被收走,大家没了其它娱乐,对宣传队的活动更加热情了。   所以,后来她也没再关心过学校怎么样。   当然,现在她也不准备知道,只是嘴角含笑,对谢云云说道:“你已经回家了,学校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至于上课,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你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这话说得直接,却是谢云云最喜欢的答案,喃喃开口:“是啊,不上就不上。”   一边说一边走,发现两人来到了后山,谢云云干脆拉着谢灵坐下,靠近她轻声道:“谢灵,我告诉你个秘密。”   “咱们生产队要建小学了,我想去学校当老师。”   说完,得意的看向谢灵,说道:“谢灵,我够意思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了。”   谢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队长她娘告诉她的,连具体日子都说了。   不过,这家伙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性子。   于是笑眯眯的开口:“原进宇好像也去学校教书,你俩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呢!” 第41章 喜欢   原进宇长得高, 成绩好, 谢云云在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可是她胆子小,就怕别人发现,尤其是原进宇本人, 所以她捂的严严实实, 连和她关系最好的王悦、刘小英她们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谢灵这家伙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 听她说到原进宇, 谢云云有些羞耻,红着脸掩饰道:“是吗?原进宇和我一起工作?”   然后,眼神恍惚,和我一起工作?我俩单独相处?教一个班的学生?一起进步?   她以前可嫉妒谢灵和原进宇一起讨论题了, 可惜她数学太差, 原进宇都不找她。   而她又怕原进宇嫌弃她笨, 所以一直不敢问他题,自己弄不懂的话不是更丢脸?   现在看来, 也是缘分, 原进宇数学好, 她语文好。一文一理,一个是代课老师, 一个是班主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岂不是好极了?   想着想着,她实在控制不住得笑出声然后,抬起头, 就是谢灵戏虞的眼神。   脸轰得一下,一股热气涌上脑海,突然想起原进宇和她一起工作这话是谢灵说得,有点不对啊。   “谢灵,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工作?”   谢灵见人终于回神,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听原进宇奶奶说得,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不过这话也是只有咱俩知道,千万别往外说。”   谢云云:“”我,她想吐口唾沫,为啥谢灵还是如此讨厌。   谢灵看她憋屈的模样,也不再逗她,反而说道:“这话别往外说了,咱生产队是要建小学,不过有些东西还没敲定。”   比如和公社小学的协调沟通问题。   原跃进看到生产队能建小学的希望后,一直在和公社里的领导干事们沟通。   想让谢家沟小学尽快成立,不用等到寒假开学,直接这个学期趁着下雪不冷之前成立。   这样也可以让队里上小三的孩子们直接到生产队上课,不用冷飕飕的走远路去公社。   可这种事太难办了,光和公社小学沟通协调学生的学籍问题,学费问题就是个事。   所以,到现在都没个准。李小妹和李桂香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常抱怨自己儿子这几天太忙,说是抱怨,不过是心疼原跃进受累罢了。   “我知道,我又不傻。”谢云云撇撇嘴,这种事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有很多人走关系,当老师。生产队里的初中生也有不少。   “你不傻”你只是糊涂。谢灵随口说道。   她坐在地上,腿随意岔开,颇有种不拘小节的气场。   谢云云看看天空,看看她,说道:“谢灵,你为什么这么早定亲?是喜欢那个人?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   乡下女孩儿十□□,男的十九二十就开始相看人家。   其中大多数都是相亲认识,然后觉得合适了就结婚、生娃、过一辈子。   像谢灵这样没结过婚就养着两个闺女的情况是少数。   谢云云一直以为谢灵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整日白天上工、下工后围着灶台转,做着家务,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她不是,还是那样好看,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从容。   “喜欢啊,不喜欢怎么会定亲?”小孩子就喜欢问这种天真的问题。人很容易就能喜欢上,爱才属于奢侈品。   定亲,结婚,过日子。   对于谢灵来说,除非是真的爱一个人,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别人走进她的领地。   因为,沾染了柴米油盐的感情,需要真心与宽容才过得下去。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就着过日子,年纪到了,或者两人各方面都合适,自然而然的就结婚了。然后,养育儿女。这时候,爱情不再,儿女就成为家庭连接的轨道。   “好了,不在这儿说了,我带你去宣传队看看吧。那些人应该练上了。”谢灵不准备和她讨论这个复杂的问题。   “好,我还没看过宣传队的活动呢。”谢灵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按原路返回。   “谢云云,你说咱们像不像幽会?”   “去你的,你才幽会呢!”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我这不是和你在幽会吗?”      大院里   宣传队的队员们都在积极的训练。   谢小米领着几个年轻人排练《红色娘子军》的舞台戏。   谢灵带着谢云云进来,走进她们面前,说道:“小米,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谢小米笑着说道:“感觉好多了,大家都很认真。”   谢灵点点头,说道:“今天,你云云姐也在这里,她还是咱们的副队长,你们过一遍,让咱副队长给指导指导?”   说这话时,把躲闪的谢云云拉到大家面前。   谢云云觉得谢灵这是在损她,于是啐骂道:“谢灵,你这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损我呢吧!”就知道这家伙每次都不怀好意,更惨的是每次她都反应不过来。   在谢云云看来,谢灵一肚子坏水,每天笑眯眯的,瘆人。   谢灵笑容不变:“哪能啊,你不是主动辞职了吗,作为副队长,怎么也得给你来场闭幕表演。”   谢云云:“”   谢小米:看着自己堂姐被言语攻击,是该帮堂姐说回去呢?还是假装看不到。   涉及谢灵姐,当然是假装看不到啦。   以前堂姐可说过不少谢灵姐的坏话,就当补偿了。   于是,谢小米假装没听到俩人的对话,腼腆的笑着,开口说道:“灵灵姐,那我叫大家准备,正好你验收一下。   舞台剧主要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   它的表现形式是外放的、夸张的。   所以,很难想象内向害羞的谢小米竟然能一直担任主角,并且压得住舞台,受到生产队所有人的待见。   她穿着破旧的黑布衣,把吴琼花的坚毅勇敢和不畏强权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没想到小米这么厉害!”谢云云为场上的谢小米震惊,原来平日里害羞内向不怎么说话的堂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小米的表演能力是最强的,不比咱们高中时的文艺表演差。”谢灵点头附和她的话。   而且,除了谢小米,其他人的表现也不错。   大家正当青春好年华,男的英武强壮,女的大方漂亮。   他们的演技可能不高,甚至没有演技,但他们是在用心去表演。   所以,宣传队的几次亮相都很受大家欢迎。   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表演和文化宣传,给她们的精神上带来很大影响。   谢灵一边看着表演,继续开口:“春和唱歌也非常好听,她非常有天赋。”   谢云云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那道女声,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个傻闺女竟然有那么好的嗓子。”   听了她这话,谢灵不自觉的摇头,春和她不傻,反而很大气。   自从来了宣传队,就算自己再怎么重视李春和,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说话,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喜欢和她交流。   就连谢云云这种挑三拣四的,也就说人家傻,但其它坏话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多了,孩子们的潜力最大,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有很多惊喜等你去挖掘。”谢灵心理成熟,可跟宣传队的小姑娘们待久了,觉得自己也活泼了不少,心也软了。   谢云云翻了个白眼,说道:“说得像你很大似的,她们也就比咱们小两三岁,过几年就说亲了。说不定,过个几年你和人家同时抱娃嘞!不过,谢灵你明年结婚,说不定后面就能生娃了。”   谢灵抬头望天,她真的不想和旁边这个人交流,每次说正经事的时候她都能给你绕过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南理可没有小学,等你娃长大了,让他来咱们生产队念书,我当他老师。”嘿嘿,她整不了谢灵,但是可以教训她儿子啊!所以在谢灵身上的挫败感都能在孩子身上找回来。   “”我怕你把我孩子教的像你一样二缺。现在,她都有点担心,秋阳秋月入学后的状况啦,到时候一定得多看着点。   至于其它的,谢灵瞥她一眼,谢云云情绪太浅,一眼就能看透,总之猥琐的很,完全没眼看,不想搭理她。   谢灵觉得以后她和徐锐的孩子,就算还小也不会让谢云云给糊弄。   她俩智商情商靠谱,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比谢云云聪明一大截。   想到这儿,谢云云暗骂一声,连婚都没结呢,她怎么就想起孩子了,都怪这家伙误导她。   徐锐不知道谢灵再想什么,要不然非得激动一番。   此时,徐锐正在办公室整理运输日志。   “徐锐,我儿子这个星期天结婚,这是请帖,你一定来啊!”梁丰年走进徐锐的办公室,把一张红色的硬纸递给徐锐,笑着开口说道。   徐锐站起身,接过请帖,开口:“我一定去。”   梁丰年见他答应,脸色越发温和,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定亲了吗?把你未婚妻也带来,一起热闹热闹。大喜的日子,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哄一下气氛。”   徐锐本不想答应,他怕谢灵没有时间。但随即想起这是举行婚礼,所以点点头,说道:“到时候,我和未婚妻准时前往。” 第42章 婚礼上   周日, 梁丰年的儿子梁潮结婚。   上午十点半, 徐锐带着谢灵从谢家沟出发去县城。   “徐锐,我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新郎名字叫梁潮, 那这新娘的名字呢?这请帖有墟怪呀?”连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这是在搞神秘还是搞歧视?谢灵坐在自行车后座, 有些好奇的问道。   徐锐也不太清楚, 要不是前两天梁主任给了请帖,他连人儿子结婚的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去了再看。”徐锐对此不怎么关心,今天去参加婚礼,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别人办婚礼的。   “说的也是, 等咱去了一定得打听一下, 要不然见面不会称呼多尴尬。不知道新娘漂亮不?还有新郎,你见过吗, 好看不?”   “没我好看。”   谢灵从后面拍拍徐锐的背, 笑着说:“你可真脸皮厚, 没见过自己夸自己的。”   徐锐:“”总比你夸别人好。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梁家。   此时, 梁家非常热闹,人来人往,院里一锅大锅饭正冒着热气,估计快熟了。   两人进了门,徐锐找了个角落, 和其他几辆自行车车挨着放置,锁好车子。   然后带着谢灵进屋。   “徐锐来了,快进来,这儿太乱了,你们先将就着坐吧。”   梁丰年今儿穿得十分体面,一身黑色中山装、黑皮鞋,笑容满面。冲着徐锐招呼道。   说完,看向谢灵,笑容更大:“这是你未婚妻吧,长的俊,你小子有福气。”   徐锐没有反驳,反而接上他这句话,开口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谢灵。”   “这是运输部的主任,梁丰年同志。”   梁丰年一听这语气,这态度,瞬间有谱了,这小子冷冰冰的倒是极为重视未婚妻。   再看谢灵,为表重视,穿着碎花衬衫,黑色直筒裤,脚上是徐锐刚给她买的黑色皮鞋。配上出众的容貌和过人的气质,确实是个优秀的好姑娘。   徐锐还是一身军装,一个身形高大,一个纤细修长。两人站在一起,颇有郎才女貌,男女相得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儿子结婚,梁丰年现在一看到年轻小两口,他就喜欢的很。   “哈哈,你们小两口吃好喝好,今儿可得在这儿好好热闹一番。”梁丰年一边说着,见又有人进来,他忙歉声道:“有个朋友来了,我再去招呼一下,你们先到这儿坐着。”   徐锐点点头,谢灵则是笑着说一声:“您去忙吧,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梁丰年点点头,想道:这闺女落落大方,和徐锐正好互补。   过十二点的时候,梁家外面一阵吵闹。   谢灵听了声音,赶紧拽拽旁边沙发上徐锐的衣服,说道:“应该是新郎把新娘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她可是对新郎新娘好奇得很。   徐锐看谢灵期待的样子,不由莞尔,也不着急起来,反而说道:“迟早都要看到,有什么着急,咱们就在屋里等着。”   谢灵瞪着他,说道:“喂,你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去看看新郎新娘好看不?他们要怎么进家门?”   徐锐:“”他还真不感兴趣,不过,难得看到谢灵着急的样子,摸摸谢灵的头,说道:“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和你去看。”   谢灵翻了个白眼,怎么有这么无赖的人,就让他陪自己出去看看人怎么进家门,他都得提要求。   “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看。”   徐锐看着谢灵,开口:“你确定?新人进家门,首先要给男女同志扔花,不过现在好像不能扔花,改成扔喜袋了。被扔中的同志待会儿得在喜宴上给新人和群众表演节目。   你一个人,还是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太显眼。有很大机率被选中。灵灵这么想表演节目的吗?”   “其实,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人表演。”不想让其他人看。最后一句话是在谢灵耳边说得。   谢灵好想掐死现在的徐锐,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婚礼现场,她只得忍耐下来,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太过分得我可不依。”   “第一个:婚房必须只有你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不,婚房只有你我,你之前说要考虑考虑。”   谢灵真没想到徐锐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不应该只是个情趣吗?这家伙太较真了吧,记到现在。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秋阳秋月和他们一起睡,毕竟明年俩小孩就六岁了,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她希望两人从小养成独立的习惯。   所以,这种要求相当于白送她。   谢灵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第二个条件呢?徐锐,你快点,再不出去,人就该进家门了。”   没看屋里已经没人,都去外面看新人了吗?   徐锐看她毫不犹豫的样子,眸色一深,随即淡定的开口:“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一直不能放下。”   谢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那我要是累了呢?”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语气极重。   “累了咱们就去角落里,就靠着我,歇歇。”徐锐当然舍不得她累,不过想想刚才屋子里时不时看向谢灵的目光,眼里一沉,这些人看不到他和谢灵的亲近吗?   管不住自己的眼,一直往别人未婚妻身上瞅。   谢灵:“呵呵,我答应了。”一边说着,拽起徐锐就往外走去。   她已经亏了,不能连新人进门都看不到。   至于那些条件,在谢灵看来就是情趣,就这男人较真。不过谁让是她男人,现在还是先惯着吧!   外面,一对新人已经进了大门,正在院子里给长辈也就是梁丰年和鲁豫敏敬茶。一群亲朋好友围成一个大圈,不时地对一对新人起哄。   不过,到了敬茶的时候大家自动安静下来。   “看,新娘子那脸红的,刚才叫娘的时候真要红透了。”   “人家这是新媳妇,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重头戏还在后面呢,不过这新人脸皮子太薄了,一会儿脸不得烧着了。”      新郎拿起圆桌上的瓷缸先递给新娘,然后自己再端起另一个,两个人弯着腰分别向父母敬茶。   鲁豫敏笑容温和地接过儿媳妇的茶,从兜里拿出红包,递给她,说道:“你们好好过日子。”   比起媳妇,梁丰年就情绪外放多了,笑容满面,接过儿子的茶,朗声说道:“好好和你媳妇过日子。尊重妻子,相互扶持。”   两个新人直起腰,乖巧应道。   敬完茶,就是大家伙最期待的环节。   这时候新郎的朋友们发挥作用了。   “走,咱们上楼,让新人乐一乐。”   一群大男人闹闹哄哄踩着梯子就往楼上走。 第43章 婚礼下   等谢灵和徐锐出去看到的就是有些狼狈笑着的新郎, 以及低着头像是害羞到不行的新娘。-   只见, 新郎一身蓝色制服,身上带着大红花,新娘一身红色西服, 两人都是同样式的黑色西服裤和黑皮鞋。   一对新人个子都不太高。   此时, 面对面站着, 两人中间是一个由绳子穿着的炸面片。   炸面片呈菱形, 比一般的面片大的多,是专门为了今天这一幕炸的。   这个时候,新人的父母进家去了,其余的亲朋好友甚至街里邻居熟人的都围在一起。   年龄稍长一点的笑着看新人的热闹, 而围在一边的年轻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 纷纷起哄道:“梁潮, 你在犹豫啥子嘞,快上啊, 三十秒的时间, 这都过去十秒了, 连个面片的边都没有碰上。”   “真逊啊梁潮你,站着不动, 咋地,想让新娘主动啊?你咋想着这么好呢?”      群众起哄,一旁的“专业”的记时员也开始“计时”了。   “快啊,我数着时间了啊!九、十”   三十秒,十秒已过, 梁潮闭闭眼,狠狠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往新娘那边靠近。   不过看媳妇羞涩的不成样,他也不敢狠靠,只能探着脸,伸着脖子嘴巴往面片方向张。   大家站在这儿可不是看新郎一个人的表演秀的,看新娘低着头一动不动。   也不嫌弃新郎不主动了,而是开口:   “新娘呢,今儿咋就没见新娘抬过头呢!不会还没到吧?”   “快点,新娘也得衔面片啊!光新郎一个人可不行,必须得两人一起衔住才行。”      听着众人的起哄声,新娘脸越发的红,像是涂了胭脂似的。不过,想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她只能抬起头,尝试着去探面片。   这时,谢灵也终于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随之,心里就是一片惊讶,这不是沈宝珍吗?她今天竟然结婚,不对,应该是她没事了?还是今天的新娘?   站在人群中,看看左右众人,暂时把惊讶藏在心里,面色平静的继续看这一幕。   经过众人那么一起哄,这下一对新人都去含中间的炸面片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四”计时员的声音响起。   然后,梁潮听见后瞬间炸了,“你咋回事啊?小学数学没学好啊?二十一完了咋就是二十四了,二十二、二十三被你吃了?”   梁潮这气是发出去了,可是,不管时间报没报错,反正面片是不行了。   梁潮和沈宝珍两人本来已经含到了边,正伸着脖子探着嘴准备往中间吃。   结果,被梁潮这么一咋呼,梁潮那么一扭头、一转身,炸面片断了。专注于吃炸面片的沈宝珍没有准备,重心不稳之下,连身子带人就往梁潮身上扑去。   “哈哈,哈哈哈”   “陈哥这回干得好,这计时员当得专业。”   “新郎快感谢计时员,要不然你也抱不上。”   “哥,你下次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让陈恕这家伙当计时员,要不然他会坑死你。”人群前面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闻言点点头,说道:“陈恕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谁不知道?想平时梁潮精明的很,这结个婚就跟傻子似的了,连个人都不会选了。”   少年看看新人,再看看男人。想起他哥平时遇到未来嫂子的傻样,心里腹诽:说不定你结婚时比梁哥还白痴呢!   这时,梁潮也顾不上骂他们,急匆匆地扶好沈宝珍,问道:“有没有伤到哪?没事吧?”   沈宝珍和梁潮身高差距不算大,沈宝珍撞到梁潮身上,额头正好磕到梁潮的脸颊。   加上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不咋疼。   沈宝珍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听见梁潮的关心,有些害羞,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次沈宝珍的脸又红了一圈,但梁潮却觉得这次红的更动人。沈宝珍靠在他身上,他不自觉的抱了抱她。   “梁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刚才是我记错时间了,不好意思啊,咱们得重新来了。所以,你就别和嫂子腻歪了,晚上有的是时候。”旁边,计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似是不好意思,实则声音平缓毫无诚意,细听还带着点戏谑。   “哈哈哈,确实得再来。这进门之前至少得来一轮吧。”   “连个炸面片都没吃好,还想进家门,美的你俩,快点吧!”      谢灵听到这无良的话,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位计时员可真是搞笑”一肚子坏水。   她听了都不禁同情这对新人。估计,新郎新娘听了更得憋屈死。   徐锐眯眯眼,他不觉得有什么乐趣,不过想到谢灵说得,不禁有些沉闷的开口:“就是爱耍小聪明,这种人你敢让他到咱们的婚礼上?”   谢灵闻言不禁摇头,比起自己受折磨她还是更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果然,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徐锐见她的模样,神色缓了缓,不经意间俩人靠得更近。   “你,你们”梁潮听到陈恕那番不要脸的话,真要气炸了。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真要呼他两巴掌。   不过,今儿,先不跟这群畜牲计较。   这时候,楼上的人把绳子拉上来,拿针引线重新穿上一个炸面片,笑容满面的冲着下面的梁潮、沈宝珍喊道:“梁哥、嫂子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不少炸面片,绝对够你俩今天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梁潮现在已经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忽略这人的鬼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对着沈宝珍轻声道:“宝珍,咱们这次”   没等梁潮说完,沈宝珍就开口了:“咱们这次一定得一遍过,不能再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待会儿你靠我近点。”这群臭男人,当她沈宝珍不存在的吗?   之前她那是没反应过来,害羞。   可现在,她明白了,你越羞囧,他们越想逗你。   “好。”这时候,媳妇说什么都是好的。不过,还得警告陈恕一番:“计时员,你可别过分啊。你今年十九岁,不是陈三岁,别连个数都数不清。”   新的一轮开始,“计时员”陈恕再次上线。不过,这次他可没想过数错数,因为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一对儿新人钻呢。   “一、二、三”   这一次梁潮和沈宝珍也顾不得害羞了,果断的凑近,去含中间的炸面片。   “十五、十六、十七”   “快点,吃,往嘴里吃”      伴随着众人的起哄声,两人挨得越来越近,鼻尖都快要对上了,然后炸面片突然被抬高,两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撞上。   这次终于是嘴对嘴,亲上了。   这场面,简直是普天同庆,就差一个照相机拍下来了。   不知道大家遗憾不,反正此时此刻的谢灵是挺遗憾没个照相机在身边的。   多么唯美的一幕,虽然新郎新娘的姿态都不是那么优美,神情还目瞪口呆的。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想笑的心理。   “哈哈”谢灵这回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挽着徐锐的胳膊,此时不由得往徐锐那边倾斜。   徐锐眼神纵容的看着她,拿手微微护着她。   陈恕看着梁潮、沈宝珍亲住那一幕,不禁眯眯眼,然后看向身边的五岁小不点,对他开口说道:“陈旭,还想不想要哥的糖了?”   陈旭想起昨天在他哥房间看到的那一大包喜糖,眼睛一亮,快速点点头,开口说道:“我想吃,哥哥能给我吗?”   陈恕长着一双狐狸眼,眯着眼睛的时候最好看,这也是他算计人的时候的表现。   看了看才长到膝盖处的陈旭,说道:“你只要大声说一句: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我就给你糖。”   不过那糖是梁潮给工会所有同志的,现在已经不在他这里。至于别人会不会给陈旭,他不管,反正自己这里是没有了。   五岁才长到他膝盖,是有多矮?还是多吃饭吧,还想吃糖?   “好,好,我答应。”这个很简单嘛,不就是一句话,大人真笨,连句话都不会说,还要他这个小孩子帮忙。   “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   沉寂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打破了。   围观群众乐呵了,小孩儿都知道让你们亲一个,快点再亲一个啊!   而梁潮和沈宝珍,先是呆愣,然后,沈宝珍先回过神冲着上面喊到:“刘伟,你怎么回事?连个线都拽不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可别饿着你了。”   这下,大家都没想到沈宝珍还会讽刺他人。   这时候不应该是新娘娇羞的靠在新郎的怀里,新郎嘴里骂骂咧咧实则心里暗爽,然后在众人热情的请求下矜持的抱住新娘吗?   好吧,梁潮几个朋友也没想到平日泼辣的沈宝珍新婚也是这么的泼辣。   大家笑闹一通,时间快到一点了,陈恕看看表,咳嗽一声,向楼窗上看了一眼,点点头。   楼上的人瞬间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时间到了,别再耍了的意思。   接下来,梁潮和沈宝珍继续吃完之前剩下的炸面片。   然后,在众人一片喜悦和祝福的目光下进了堂屋。   随后,一众亲朋好友比如有喜帖的跟着进堂屋。   剩下的人则是待在院子外边,那些自己的家伙什准备捞饭。   这时,一大锅菜饭也熟了。 第44章 可以跳过   堂屋门口   一对新人跨过门槛, 新娘沈宝珍面朝门外, 接过新郎递过来的福袋,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   福袋里装了喜糖,新人凭结婚证在日期期限内就可以购买喜糖和新被子、暖壶等结婚用品。   这个时候, 大家言语间正经多了。   “这次得挑单身 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和她姨父还有原跃进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谢家沟原先的地主院子已经成了宣传队平时训练的固定场所。   谢云云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只听见一个人唱道: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嗓音清亮而又婉转,是个好听的女声,随即她看向唱歌的女孩儿,十分惊讶。   李春和这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在她看来这人就是傻乎乎的,别人说她她不生气,还一劲儿的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好事在等着她。   可是今天,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李春和,自信夺目。   谢云云有些恍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一直在被冲刷。   原来她以为十分好的地方现在不那么好,以前认为不好的地方却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言语间抱有善意的大嫂,态度温和的队长,现在万众瞩目的李春和   谢云云明白,也许不是他们变了,而是自己的心静下来了。   不过,她回到这里,除了她娘,最想见得竟然是谢灵。   谢灵此刻正站在角落面含微笑的听李春和唱歌,她觉得每次听春和的声音都是一种享受。   不仅是因为好听,更重要的是她是谢灵亲手教出来的,这让谢灵对她的歌声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情感。   正听着好好的时候她就被人拽住,扭头一看原来是谢云云。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你找我啥事?”谢灵有墟怪,她觉得以谢云云的性子自从上次说话后就不会来找她,反而会躲着她才对吧!   谢云云面对这样的谢灵总是有种难堪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谢灵就变了,脸上还是温柔和善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她认为谢灵现在比以前可怕多了。   “听说你蹲了?祝贺你!”不过现在,面对温和淡定的谢灵,她竟然觉得十分踏实。   谢灵别别耳边的碎发,闻言笑道:“谢谢你!”   “我,那个,对不起,我以前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非常不好。”谢云云现在一想到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就非常羞愧,她觉得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刁蛮的小孩儿,十分无礼。   她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还有,谢谢你,谢灵。上一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时候的自己太傻,太幼稚,经过学校里的事情,她仿佛一下明白了很多。   以前的自己就因为成绩和相貌而嫉妒谢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   谢云云看到同班里的同学就那样轻易被带走,前几天还威风满面的人就当了犯人,而一个多月前被抓走批/斗的,现在却一脸风光。   还有自己的好朋友刘晓英,好好的就被带走,要不是晓英爹厉害,她就要被人抓去农场了。   这种命运的无常,让谢云云无措,想要逃避,但同时从这件事中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   谢灵仔细观察谢云云,发现她面色平静,眼睛直视着自己,态度真诚。   谢灵笑笑,这谢云云的眼睛倒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然后在谢云云越来越紧张的神色下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句迟来的道歉我接受。还有啊,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客气。”   说完,有形皮的眨眨眼。   面对这样鲜活的谢灵,谢云云瞬间失神,谢灵好像更美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她反而更想亲近谢灵了。谢云云怀疑自己有病,昨天她还在心里骂谢灵呢!   谢灵刚觉得谢云云改好了臭毛病,可现在又变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无语,然后走近谢云云,在她眼前摆摆手,道:“哎,你想什么呢?”表情越来越猥琐了。   “啊,我没想啥。”谢云云慌忙回过神,见谢灵正在看她,忙转换话题:“我今天去队长家,把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给辞了。”   谢灵觉得谢云云现在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做什么她都不觉得惊讶了,她更关心的是副队长这职位给谁了,她可不希望进个新人,什么不懂就指手画脚搞激进那一套,与其这样还不如谢云云呢!好歹谢云云不管事。   所以,谢灵说道:“你早该卸下来了。不过,队长说了要谁进来?”   “队长问我的意见,我就说让你这个宣传队队长来指定。”谢云云说起这个就一脸得意,她一直以为队长不待见她呢,谁知道原叔这么尊重她,还问她一个小姑娘的意见。   谢灵瞅她一眼,看她美滋滋的样子,不忍打破她的幻想,而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就安安分分的去学校吧。之前不是还想成绩超过我?正好好好学习。”   谢云云闻言脸一垮,有些失落的开口:“谢灵,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害怕那个地方了。”   这些话没敢对她娘说,但她却对谢灵坦言相告。   谢灵也没有关注过学校,徐锐倒是跟她说过一次,见她不关心,就没再继续开口。   她刚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年份后,她是有些慌乱的,甚至于害怕。   但现在,她处在农村,还是一个宗族盛行的谢家沟。这里可没有什么动乱,附近生产队也算平静。   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分小心,还被一些影视剧给误导了。可能有很乱的地方,但不包括这里。   谢家沟平静自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努力,纽收粮食,农闲整地修水利。   饭还吃不饱,哪有心思勾心斗角。斗这个斗那个,十里八乡里拐外拐都是亲戚,谁斗谁。   最严重的不过是不让唱戏说书,戏服都被收走,大家没了其它娱乐,对宣传队的活动更加热情了。   所以,后来她也没再关心过学校怎么样。   当然,现在她也不准备知道,只是嘴角含笑,对谢云云说道:“你已经回家了,学校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至于上课,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你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这话说得直接,却是谢云云最喜欢的答案,喃喃开口:“是啊,不上就不上。”   一边说一边走,发现两人来到了后山,谢云云干脆拉着谢灵坐下,靠近她轻声道:“谢灵,我告诉你个秘密。”   “咱们生产队要建小学了,我想去学校当老师。”   说完,得意的看向谢灵,说道:“谢灵,我够意思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了。”   谢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队长她娘告诉她的,连具体日子都说了。   不过,这家伙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性子。   于是笑眯眯的开口:“原进宇好像也去学校教书,你俩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呢!” 第41章 喜欢   原进宇长得高, 成绩好, 谢云云在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可是她胆子小,就怕别人发现,尤其是原进宇本人, 所以她捂的严严实实, 连和她关系最好的王悦、刘小英她们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谢灵这家伙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 听她说到原进宇, 谢云云有些羞耻,红着脸掩饰道:“是吗?原进宇和我一起工作?”   然后,眼神恍惚,和我一起工作?我俩单独相处?教一个班的学生?一起进步?   她以前可嫉妒谢灵和原进宇一起讨论题了, 可惜她数学太差, 原进宇都不找她。   而她又怕原进宇嫌弃她笨, 所以一直不敢问他题,自己弄不懂的话不是更丢脸?   现在看来, 也是缘分, 原进宇数学好, 她语文好。一文一理,一个是代课老师, 一个是班主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岂不是好极了?   想着想着,她实在控制不住得笑出声然后,抬起头, 就是谢灵戏虞的眼神。   脸轰得一下,一股热气涌上脑海,突然想起原进宇和她一起工作这话是谢灵说得,有点不对啊。   “谢灵,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工作?”   谢灵见人终于回神,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听原进宇奶奶说得,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不过这话也是只有咱俩知道,千万别往外说。”   谢云云:“”我,她想吐口唾沫,为啥谢灵还是如此讨厌。   谢灵看她憋屈的模样,也不再逗她,反而说道:“这话别往外说了,咱生产队是要建小学,不过有些东西还没敲定。”   比如和公社小学的协调沟通问题。   原跃进看到生产队能建小学的希望后,一直在和公社里的领导干事们沟通。   想让谢家沟小学尽快成立,不用等到寒假开学,直接这个学期趁着下雪不冷之前成立。   这样也可以让队里上小三的孩子们直接到生产队上课,不用冷飕飕的走远路去公社。   可这种事太难办了,光和公社小学沟通协调学生的学籍问题,学费问题就是个事。   所以,到现在都没个准。李小妹和李桂香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常抱怨自己儿子这几天太忙,说是抱怨,不过是心疼原跃进受累罢了。   “我知道,我又不傻。”谢云云撇撇嘴,这种事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有很多人走关系,当老师。生产队里的初中生也有不少。   “你不傻”你只是糊涂。谢灵随口说道。   她坐在地上,腿随意岔开,颇有种不拘小节的气场。   谢云云看看天空,看看她,说道:“谢灵,你为什么这么早定亲?是喜欢那个人?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   乡下女孩儿十□□,男的十九二十就开始相看人家。   其中大多数都是相亲认识,然后觉得合适了就结婚、生娃、过一辈子。   像谢灵这样没结过婚就养着两个闺女的情况是少数。   谢云云一直以为谢灵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整日白天上工、下工后围着灶台转,做着家务,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她不是,还是那样好看,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从容。   “喜欢啊,不喜欢怎么会定亲?”小孩子就喜欢问这种天真的问题。人很容易就能喜欢上,爱才属于奢侈品。   定亲,结婚,过日子。   对于谢灵来说,除非是真的爱一个人,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别人走进她的领地。   因为,沾染了柴米油盐的感情,需要真心与宽容才过得下去。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就着过日子,年纪到了,或者两人各方面都合适,自然而然的就结婚了。然后,养育儿女。这时候,爱情不再,儿女就成为家庭连接的轨道。   “好了,不在这儿说了,我带你去宣传队看看吧。那些人应该练上了。”谢灵不准备和她讨论这个复杂的问题。   “好,我还没看过宣传队的活动呢。”谢灵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按原路返回。   “谢云云,你说咱们像不像幽会?”   “去你的,你才幽会呢!”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我这不是和你在幽会吗?”      大院里   宣传队的队员们都在积极的训练。   谢小米领着几个年轻人排练《红色娘子军》的舞台戏。   谢灵带着谢云云进来,走进她们面前,说道:“小米,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谢小米笑着说道:“感觉好多了,大家都很认真。”   谢灵点点头,说道:“今天,你云云姐也在这里,她还是咱们的副队长,你们过一遍,让咱副队长给指导指导?”   说这话时,把躲闪的谢云云拉到大家面前。   谢云云觉得谢灵这是在损她,于是啐骂道:“谢灵,你这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损我呢吧!”就知道这家伙每次都不怀好意,更惨的是每次她都反应不过来。   在谢云云看来,谢灵一肚子坏水,每天笑眯眯的,瘆人。   谢灵笑容不变:“哪能啊,你不是主动辞职了吗,作为副队长,怎么也得给你来场闭幕表演。”   谢云云:“”   谢小米:看着自己堂姐被言语攻击,是该帮堂姐说回去呢?还是假装看不到。   涉及谢灵姐,当然是假装看不到啦。   以前堂姐可说过不少谢灵姐的坏话,就当补偿了。   于是,谢小米假装没听到俩人的对话,腼腆的笑着,开口说道:“灵灵姐,那我叫大家准备,正好你验收一下。   舞台剧主要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   它的表现形式是外放的、夸张的。   所以,很难想象内向害羞的谢小米竟然能一直担任主角,并且压得住舞台,受到生产队所有人的待见。   她穿着破旧的黑布衣,把吴琼花的坚毅勇敢和不畏强权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没想到小米这么厉害!”谢云云为场上的谢小米震惊,原来平日里害羞内向不怎么说话的堂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小米的表演能力是最强的,不比咱们高中时的文艺表演差。”谢灵点头附和她的话。   而且,除了谢小米,其他人的表现也不错。   大家正当青春好年华,男的英武强壮,女的大方漂亮。   他们的演技可能不高,甚至没有演技,但他们是在用心去表演。   所以,宣传队的几次亮相都很受大家欢迎。   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表演和文化宣传,给她们的精神上带来很大影响。   谢灵一边看着表演,继续开口:“春和唱歌也非常好听,她非常有天赋。”   谢云云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那道女声,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个傻闺女竟然有那么好的嗓子。”   听了她这话,谢灵不自觉的摇头,春和她不傻,反而很大气。   自从来了宣传队,就算自己再怎么重视李春和,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说话,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喜欢和她交流。   就连谢云云这种挑三拣四的,也就说人家傻,但其它坏话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多了,孩子们的潜力最大,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有很多惊喜等你去挖掘。”谢灵心理成熟,可跟宣传队的小姑娘们待久了,觉得自己也活泼了不少,心也软了。   谢云云翻了个白眼,说道:“说得像你很大似的,她们也就比咱们小两三岁,过几年就说亲了。说不定,过个几年你和人家同时抱娃嘞!不过,谢灵你明年结婚,说不定后面就能生娃了。”   谢灵抬头望天,她真的不想和旁边这个人交流,每次说正经事的时候她都能给你绕过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南理可没有小学,等你娃长大了,让他来咱们生产队念书,我当他老师。”嘿嘿,她整不了谢灵,但是可以教训她儿子啊!所以在谢灵身上的挫败感都能在孩子身上找回来。   “”我怕你把我孩子教的像你一样二缺。现在,她都有点担心,秋阳秋月入学后的状况啦,到时候一定得多看着点。   至于其它的,谢灵瞥她一眼,谢云云情绪太浅,一眼就能看透,总之猥琐的很,完全没眼看,不想搭理她。   谢灵觉得以后她和徐锐的孩子,就算还小也不会让谢云云给糊弄。   她俩智商情商靠谱,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比谢云云聪明一大截。   想到这儿,谢云云暗骂一声,连婚都没结呢,她怎么就想起孩子了,都怪这家伙误导她。   徐锐不知道谢灵再想什么,要不然非得激动一番。   此时,徐锐正在办公室整理运输日志。   “徐锐,我儿子这个星期天结婚,这是请帖,你一定来啊!”梁丰年走进徐锐的办公室,把一张红色的硬纸递给徐锐,笑着开口说道。   徐锐站起身,接过请帖,开口:“我一定去。”   梁丰年见他答应,脸色越发温和,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定亲了吗?把你未婚妻也带来,一起热闹热闹。大喜的日子,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哄一下气氛。”   徐锐本不想答应,他怕谢灵没有时间。但随即想起这是举行婚礼,所以点点头,说道:“到时候,我和未婚妻准时前往。” 第42章 婚礼上   周日, 梁丰年的儿子梁潮结婚。   上午十点半, 徐锐带着谢灵从谢家沟出发去县城。   “徐锐,我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新郎名字叫梁潮, 那这新娘的名字呢?这请帖有墟怪呀?”连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这是在搞神秘还是搞歧视?谢灵坐在自行车后座, 有些好奇的问道。   徐锐也不太清楚, 要不是前两天梁主任给了请帖,他连人儿子结婚的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去了再看。”徐锐对此不怎么关心,今天去参加婚礼,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别人办婚礼的。   “说的也是, 等咱去了一定得打听一下, 要不然见面不会称呼多尴尬。不知道新娘漂亮不?还有新郎,你见过吗, 好看不?”   “没我好看。”   谢灵从后面拍拍徐锐的背, 笑着说:“你可真脸皮厚, 没见过自己夸自己的。”   徐锐:“”总比你夸别人好。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梁家。   此时, 梁家非常热闹,人来人往,院里一锅大锅饭正冒着热气,估计快熟了。   两人进了门,徐锐找了个角落, 和其他几辆自行车车挨着放置,锁好车子。   然后带着谢灵进屋。   “徐锐来了,快进来,这儿太乱了,你们先将就着坐吧。”   梁丰年今儿穿得十分体面,一身黑色中山装、黑皮鞋,笑容满面。冲着徐锐招呼道。   说完,看向谢灵,笑容更大:“这是你未婚妻吧,长的俊,你小子有福气。”   徐锐没有反驳,反而接上他这句话,开口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谢灵。”   “这是运输部的主任,梁丰年同志。”   梁丰年一听这语气,这态度,瞬间有谱了,这小子冷冰冰的倒是极为重视未婚妻。   再看谢灵,为表重视,穿着碎花衬衫,黑色直筒裤,脚上是徐锐刚给她买的黑色皮鞋。配上出众的容貌和过人的气质,确实是个优秀的好姑娘。   徐锐还是一身军装,一个身形高大,一个纤细修长。两人站在一起,颇有郎才女貌,男女相得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儿子结婚,梁丰年现在一看到年轻小两口,他就喜欢的很。   “哈哈,你们小两口吃好喝好,今儿可得在这儿好好热闹一番。”梁丰年一边说着,见又有人进来,他忙歉声道:“有个朋友来了,我再去招呼一下,你们先到这儿坐着。”   徐锐点点头,谢灵则是笑着说一声:“您去忙吧,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梁丰年点点头,想道:这闺女落落大方,和徐锐正好互补。   过十二点的时候,梁家外面一阵吵闹。   谢灵听了声音,赶紧拽拽旁边沙发上徐锐的衣服,说道:“应该是新郎把新娘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她可是对新郎新娘好奇得很。   徐锐看谢灵期待的样子,不由莞尔,也不着急起来,反而说道:“迟早都要看到,有什么着急,咱们就在屋里等着。”   谢灵瞪着他,说道:“喂,你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去看看新郎新娘好看不?他们要怎么进家门?”   徐锐:“”他还真不感兴趣,不过,难得看到谢灵着急的样子,摸摸谢灵的头,说道:“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和你去看。”   谢灵翻了个白眼,怎么有这么无赖的人,就让他陪自己出去看看人怎么进家门,他都得提要求。   “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看。”   徐锐看着谢灵,开口:“你确定?新人进家门,首先要给男女同志扔花,不过现在好像不能扔花,改成扔喜袋了。被扔中的同志待会儿得在喜宴上给新人和群众表演节目。   你一个人,还是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太显眼。有很大机率被选中。灵灵这么想表演节目的吗?”   “其实,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人表演。”不想让其他人看。最后一句话是在谢灵耳边说得。   谢灵好想掐死现在的徐锐,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婚礼现场,她只得忍耐下来,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太过分得我可不依。”   “第一个:婚房必须只有你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不,婚房只有你我,你之前说要考虑考虑。”   谢灵真没想到徐锐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不应该只是个情趣吗?这家伙太较真了吧,记到现在。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秋阳秋月和他们一起睡,毕竟明年俩小孩就六岁了,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她希望两人从小养成独立的习惯。   所以,这种要求相当于白送她。   谢灵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第二个条件呢?徐锐,你快点,再不出去,人就该进家门了。”   没看屋里已经没人,都去外面看新人了吗?   徐锐看她毫不犹豫的样子,眸色一深,随即淡定的开口:“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一直不能放下。”   谢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那我要是累了呢?”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语气极重。   “累了咱们就去角落里,就靠着我,歇歇。”徐锐当然舍不得她累,不过想想刚才屋子里时不时看向谢灵的目光,眼里一沉,这些人看不到他和谢灵的亲近吗?   管不住自己的眼,一直往别人未婚妻身上瞅。   谢灵:“呵呵,我答应了。”一边说着,拽起徐锐就往外走去。   她已经亏了,不能连新人进门都看不到。   至于那些条件,在谢灵看来就是情趣,就这男人较真。不过谁让是她男人,现在还是先惯着吧!   外面,一对新人已经进了大门,正在院子里给长辈也就是梁丰年和鲁豫敏敬茶。一群亲朋好友围成一个大圈,不时地对一对新人起哄。   不过,到了敬茶的时候大家自动安静下来。   “看,新娘子那脸红的,刚才叫娘的时候真要红透了。”   “人家这是新媳妇,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重头戏还在后面呢,不过这新人脸皮子太薄了,一会儿脸不得烧着了。”      新郎拿起圆桌上的瓷缸先递给新娘,然后自己再端起另一个,两个人弯着腰分别向父母敬茶。   鲁豫敏笑容温和地接过儿媳妇的茶,从兜里拿出红包,递给她,说道:“你们好好过日子。”   比起媳妇,梁丰年就情绪外放多了,笑容满面,接过儿子的茶,朗声说道:“好好和你媳妇过日子。尊重妻子,相互扶持。”   两个新人直起腰,乖巧应道。   敬完茶,就是大家伙最期待的环节。   这时候新郎的朋友们发挥作用了。   “走,咱们上楼,让新人乐一乐。”   一群大男人闹闹哄哄踩着梯子就往楼上走。 第43章 婚礼下   等谢灵和徐锐出去看到的就是有些狼狈笑着的新郎, 以及低着头像是害羞到不行的新娘。-   只见, 新郎一身蓝色制服,身上带着大红花,新娘一身红色西服, 两人都是同样式的黑色西服裤和黑皮鞋。   一对新人个子都不太高。   此时, 面对面站着, 两人中间是一个由绳子穿着的炸面片。   炸面片呈菱形, 比一般的面片大的多,是专门为了今天这一幕炸的。   这个时候,新人的父母进家去了,其余的亲朋好友甚至街里邻居熟人的都围在一起。   年龄稍长一点的笑着看新人的热闹, 而围在一边的年轻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 纷纷起哄道:“梁潮, 你在犹豫啥子嘞,快上啊, 三十秒的时间, 这都过去十秒了, 连个面片的边都没有碰上。”   “真逊啊梁潮你,站着不动, 咋地,想让新娘主动啊?你咋想着这么好呢?”      群众起哄,一旁的“专业”的记时员也开始“计时”了。   “快啊,我数着时间了啊!九、十”   三十秒,十秒已过, 梁潮闭闭眼,狠狠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往新娘那边靠近。   不过看媳妇羞涩的不成样,他也不敢狠靠,只能探着脸,伸着脖子嘴巴往面片方向张。   大家站在这儿可不是看新郎一个人的表演秀的,看新娘低着头一动不动。   也不嫌弃新郎不主动了,而是开口:   “新娘呢,今儿咋就没见新娘抬过头呢!不会还没到吧?”   “快点,新娘也得衔面片啊!光新郎一个人可不行,必须得两人一起衔住才行。”      听着众人的起哄声,新娘脸越发的红,像是涂了胭脂似的。不过,想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她只能抬起头,尝试着去探面片。   这时,谢灵也终于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随之,心里就是一片惊讶,这不是沈宝珍吗?她今天竟然结婚,不对,应该是她没事了?还是今天的新娘?   站在人群中,看看左右众人,暂时把惊讶藏在心里,面色平静的继续看这一幕。   经过众人那么一起哄,这下一对新人都去含中间的炸面片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四”计时员的声音响起。   然后,梁潮听见后瞬间炸了,“你咋回事啊?小学数学没学好啊?二十一完了咋就是二十四了,二十二、二十三被你吃了?”   梁潮这气是发出去了,可是,不管时间报没报错,反正面片是不行了。   梁潮和沈宝珍两人本来已经含到了边,正伸着脖子探着嘴准备往中间吃。   结果,被梁潮这么一咋呼,梁潮那么一扭头、一转身,炸面片断了。专注于吃炸面片的沈宝珍没有准备,重心不稳之下,连身子带人就往梁潮身上扑去。   “哈哈,哈哈哈”   “陈哥这回干得好,这计时员当得专业。”   “新郎快感谢计时员,要不然你也抱不上。”   “哥,你下次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让陈恕这家伙当计时员,要不然他会坑死你。”人群前面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闻言点点头,说道:“陈恕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谁不知道?想平时梁潮精明的很,这结个婚就跟傻子似的了,连个人都不会选了。”   少年看看新人,再看看男人。想起他哥平时遇到未来嫂子的傻样,心里腹诽:说不定你结婚时比梁哥还白痴呢!   这时,梁潮也顾不上骂他们,急匆匆地扶好沈宝珍,问道:“有没有伤到哪?没事吧?”   沈宝珍和梁潮身高差距不算大,沈宝珍撞到梁潮身上,额头正好磕到梁潮的脸颊。   加上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不咋疼。   沈宝珍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听见梁潮的关心,有些害羞,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次沈宝珍的脸又红了一圈,但梁潮却觉得这次红的更动人。沈宝珍靠在他身上,他不自觉的抱了抱她。   “梁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刚才是我记错时间了,不好意思啊,咱们得重新来了。所以,你就别和嫂子腻歪了,晚上有的是时候。”旁边,计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似是不好意思,实则声音平缓毫无诚意,细听还带着点戏谑。   “哈哈哈,确实得再来。这进门之前至少得来一轮吧。”   “连个炸面片都没吃好,还想进家门,美的你俩,快点吧!”      谢灵听到这无良的话,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位计时员可真是搞笑”一肚子坏水。   她听了都不禁同情这对新人。估计,新郎新娘听了更得憋屈死。   徐锐眯眯眼,他不觉得有什么乐趣,不过想到谢灵说得,不禁有些沉闷的开口:“就是爱耍小聪明,这种人你敢让他到咱们的婚礼上?”   谢灵闻言不禁摇头,比起自己受折磨她还是更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果然,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徐锐见她的模样,神色缓了缓,不经意间俩人靠得更近。   “你,你们”梁潮听到陈恕那番不要脸的话,真要气炸了。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真要呼他两巴掌。   不过,今儿,先不跟这群畜牲计较。   这时候,楼上的人把绳子拉上来,拿针引线重新穿上一个炸面片,笑容满面的冲着下面的梁潮、沈宝珍喊道:“梁哥、嫂子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不少炸面片,绝对够你俩今天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梁潮现在已经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忽略这人的鬼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对着沈宝珍轻声道:“宝珍,咱们这次”   没等梁潮说完,沈宝珍就开口了:“咱们这次一定得一遍过,不能再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待会儿你靠我近点。”这群臭男人,当她沈宝珍不存在的吗?   之前她那是没反应过来,害羞。   可现在,她明白了,你越羞囧,他们越想逗你。   “好。”这时候,媳妇说什么都是好的。不过,还得警告陈恕一番:“计时员,你可别过分啊。你今年十九岁,不是陈三岁,别连个数都数不清。”   新的一轮开始,“计时员”陈恕再次上线。不过,这次他可没想过数错数,因为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一对儿新人钻呢。   “一、二、三”   这一次梁潮和沈宝珍也顾不得害羞了,果断的凑近,去含中间的炸面片。   “十五、十六、十七”   “快点,吃,往嘴里吃”      伴随着众人的起哄声,两人挨得越来越近,鼻尖都快要对上了,然后炸面片突然被抬高,两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撞上。   这次终于是嘴对嘴,亲上了。   这场面,简直是普天同庆,就差一个照相机拍下来了。   不知道大家遗憾不,反正此时此刻的谢灵是挺遗憾没个照相机在身边的。   多么唯美的一幕,虽然新郎新娘的姿态都不是那么优美,神情还目瞪口呆的。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想笑的心理。   “哈哈”谢灵这回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挽着徐锐的胳膊,此时不由得往徐锐那边倾斜。   徐锐眼神纵容的看着她,拿手微微护着她。   陈恕看着梁潮、沈宝珍亲住那一幕,不禁眯眯眼,然后看向身边的五岁小不点,对他开口说道:“陈旭,还想不想要哥的糖了?”   陈旭想起昨天在他哥房间看到的那一大包喜糖,眼睛一亮,快速点点头,开口说道:“我想吃,哥哥能给我吗?”   陈恕长着一双狐狸眼,眯着眼睛的时候最好看,这也是他算计人的时候的表现。   看了看才长到膝盖处的陈旭,说道:“你只要大声说一句: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我就给你糖。”   不过那糖是梁潮给工会所有同志的,现在已经不在他这里。至于别人会不会给陈旭,他不管,反正自己这里是没有了。   五岁才长到他膝盖,是有多矮?还是多吃饭吧,还想吃糖?   “好,好,我答应。”这个很简单嘛,不就是一句话,大人真笨,连句话都不会说,还要他这个小孩子帮忙。   “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   沉寂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打破了。   围观群众乐呵了,小孩儿都知道让你们亲一个,快点再亲一个啊!   而梁潮和沈宝珍,先是呆愣,然后,沈宝珍先回过神冲着上面喊到:“刘伟,你怎么回事?连个线都拽不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可别饿着你了。”   这下,大家都没想到沈宝珍还会讽刺他人。   这时候不应该是新娘娇羞的靠在新郎的怀里,新郎嘴里骂骂咧咧实则心里暗爽,然后在众人热情的请求下矜持的抱住新娘吗?   好吧,梁潮几个朋友也没想到平日泼辣的沈宝珍新婚也是这么的泼辣。   大家笑闹一通,时间快到一点了,陈恕看看表,咳嗽一声,向楼窗上看了一眼,点点头。   楼上的人瞬间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时间到了,别再耍了的意思。   接下来,梁潮和沈宝珍继续吃完之前剩下的炸面片。   然后,在众人一片喜悦和祝福的目光下进了堂屋。   随后,一众亲朋好友比如有喜帖的跟着进堂屋。   剩下的人则是待在院子外边,那些自己的家伙什准备捞饭。   这时,一大锅菜饭也熟了。 第44章 可以跳过   堂屋门口   一对新人跨过门槛, 新娘沈宝珍面朝门外, 接过新郎递过来的福袋,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   福袋里装了喜糖,新人凭结婚证在日期期限内就可以购买喜糖和新被子、暖壶等结婚用品。   这个时候, 大家言语间正经多了。   “这次得挑单身 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和她姨父还有原跃进打了个招呼就跑了。   谢家沟原先的地主院子已经成了宣传队平时训练的固定场所。   谢云云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只听见一个人唱道: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嗓音清亮而又婉转,是个好听的女声,随即她看向唱歌的女孩儿,十分惊讶。   李春和这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在她看来这人就是傻乎乎的,别人说她她不生气,还一劲儿的傻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少好事在等着她。   可是今天,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李春和,自信夺目。   谢云云有些恍惚,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以前固有的印象一直在被冲刷。   原来她以为十分好的地方现在不那么好,以前认为不好的地方却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言语间抱有善意的大嫂,态度温和的队长,现在万众瞩目的李春和   谢云云明白,也许不是他们变了,而是自己的心静下来了。   不过,她回到这里,除了她娘,最想见得竟然是谢灵。   谢灵此刻正站在角落面含微笑的听李春和唱歌,她觉得每次听春和的声音都是一种享受。   不仅是因为好听,更重要的是她是谢灵亲手教出来的,这让谢灵对她的歌声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情感。   正听着好好的时候她就被人拽住,扭头一看原来是谢云云。   两人来到院子外边,一边走路一边说话。   “你找我啥事?”谢灵有墟怪,她觉得以谢云云的性子自从上次说话后就不会来找她,反而会躲着她才对吧!   谢云云面对这样的谢灵总是有种难堪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谢灵就变了,脸上还是温柔和善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她认为谢灵现在比以前可怕多了。   “听说你蹲了?祝贺你!”不过现在,面对温和淡定的谢灵,她竟然觉得十分踏实。   谢灵别别耳边的碎发,闻言笑道:“谢谢你!”   “我,那个,对不起,我以前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非常不好。”谢云云现在一想到以前自己做过的事就非常羞愧,她觉得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刁蛮的小孩儿,十分无礼。   她鼓起勇气,继续开口:“还有,谢谢你,谢灵。上一次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那时候的自己太傻,太幼稚,经过学校里的事情,她仿佛一下明白了很多。   以前的自己就因为成绩和相貌而嫉妒谢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   谢云云看到同班里的同学就那样轻易被带走,前几天还威风满面的人就当了犯人,而一个多月前被抓走批/斗的,现在却一脸风光。   还有自己的好朋友刘晓英,好好的就被带走,要不是晓英爹厉害,她就要被人抓去农场了。   这种命运的无常,让谢云云无措,想要逃避,但同时从这件事中学会了对生命的敬畏。   谢灵仔细观察谢云云,发现她面色平静,眼睛直视着自己,态度真诚。   谢灵笑笑,这谢云云的眼睛倒是比以前明亮了不少,然后在谢云云越来越紧张的神色下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这句迟来的道歉我接受。还有啊,我是不是应该说声不客气。”   说完,有形皮的眨眨眼。   面对这样鲜活的谢灵,谢云云瞬间失神,谢灵好像更美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一点都不讨人厌,她反而更想亲近谢灵了。谢云云怀疑自己有病,昨天她还在心里骂谢灵呢!   谢灵刚觉得谢云云改好了臭毛病,可现在又变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些无语,然后走近谢云云,在她眼前摆摆手,道:“哎,你想什么呢?”表情越来越猥琐了。   “啊,我没想啥。”谢云云慌忙回过神,见谢灵正在看她,忙转换话题:“我今天去队长家,把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给辞了。”   谢灵觉得谢云云现在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做什么她都不觉得惊讶了,她更关心的是副队长这职位给谁了,她可不希望进个新人,什么不懂就指手画脚搞激进那一套,与其这样还不如谢云云呢!好歹谢云云不管事。   所以,谢灵说道:“你早该卸下来了。不过,队长说了要谁进来?”   “队长问我的意见,我就说让你这个宣传队队长来指定。”谢云云说起这个就一脸得意,她一直以为队长不待见她呢,谁知道原叔这么尊重她,还问她一个小姑娘的意见。   谢灵瞅她一眼,看她美滋滋的样子,不忍打破她的幻想,而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就安安分分的去学校吧。之前不是还想成绩超过我?正好好好学习。”   谢云云闻言脸一垮,有些失落的开口:“谢灵,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有些害怕那个地方了。”   这些话没敢对她娘说,但她却对谢灵坦言相告。   谢灵也没有关注过学校,徐锐倒是跟她说过一次,见她不关心,就没再继续开口。   她刚来的时候,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年份后,她是有些慌乱的,甚至于害怕。   但现在,她处在农村,还是一个宗族盛行的谢家沟。这里可没有什么动乱,附近生产队也算平静。   她就意识到自己过分小心,还被一些影视剧给误导了。可能有很乱的地方,但不包括这里。   谢家沟平静自在,大家都在为生存而努力,纽收粮食,农闲整地修水利。   饭还吃不饱,哪有心思勾心斗角。斗这个斗那个,十里八乡里拐外拐都是亲戚,谁斗谁。   最严重的不过是不让唱戏说书,戏服都被收走,大家没了其它娱乐,对宣传队的活动更加热情了。   所以,后来她也没再关心过学校怎么样。   当然,现在她也不准备知道,只是嘴角含笑,对谢云云说道:“你已经回家了,学校的事就跟你没关系了。至于上课,不上就不上吧,反正你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这话说得直接,却是谢云云最喜欢的答案,喃喃开口:“是啊,不上就不上。”   一边说一边走,发现两人来到了后山,谢云云干脆拉着谢灵坐下,靠近她轻声道:“谢灵,我告诉你个秘密。”   “咱们生产队要建小学了,我想去学校当老师。”   说完,得意的看向谢灵,说道:“谢灵,我够意思吧,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了。”   谢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早就知道了,是队长她娘告诉她的,连具体日子都说了。   不过,这家伙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的性子。   于是笑眯眯的开口:“原进宇好像也去学校教书,你俩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呢!” 第41章 喜欢   原进宇长得高, 成绩好, 谢云云在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可是她胆子小,就怕别人发现,尤其是原进宇本人, 所以她捂的严严实实, 连和她关系最好的王悦、刘小英她们都不清楚自己的心思。   谢灵这家伙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 听她说到原进宇, 谢云云有些羞耻,红着脸掩饰道:“是吗?原进宇和我一起工作?”   然后,眼神恍惚,和我一起工作?我俩单独相处?教一个班的学生?一起进步?   她以前可嫉妒谢灵和原进宇一起讨论题了, 可惜她数学太差, 原进宇都不找她。   而她又怕原进宇嫌弃她笨, 所以一直不敢问他题,自己弄不懂的话不是更丢脸?   现在看来, 也是缘分, 原进宇数学好, 她语文好。一文一理,一个是代课老师, 一个是班主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岂不是好极了?   想着想着,她实在控制不住得笑出声然后,抬起头, 就是谢灵戏虞的眼神。   脸轰得一下,一股热气涌上脑海,突然想起原进宇和她一起工作这话是谢灵说得,有点不对啊。   “谢灵,你怎么知道他和我一起工作?”   谢灵见人终于回神,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听原进宇奶奶说得,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不过这话也是只有咱俩知道,千万别往外说。”   谢云云:“”我,她想吐口唾沫,为啥谢灵还是如此讨厌。   谢灵看她憋屈的模样,也不再逗她,反而说道:“这话别往外说了,咱生产队是要建小学,不过有些东西还没敲定。”   比如和公社小学的协调沟通问题。   原跃进看到生产队能建小学的希望后,一直在和公社里的领导干事们沟通。   想让谢家沟小学尽快成立,不用等到寒假开学,直接这个学期趁着下雪不冷之前成立。   这样也可以让队里上小三的孩子们直接到生产队上课,不用冷飕飕的走远路去公社。   可这种事太难办了,光和公社小学沟通协调学生的学籍问题,学费问题就是个事。   所以,到现在都没个准。李小妹和李桂香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常抱怨自己儿子这几天太忙,说是抱怨,不过是心疼原跃进受累罢了。   “我知道,我又不傻。”谢云云撇撇嘴,这种事要是传开了,还不得有很多人走关系,当老师。生产队里的初中生也有不少。   “你不傻”你只是糊涂。谢灵随口说道。   她坐在地上,腿随意岔开,颇有种不拘小节的气场。   谢云云看看天空,看看她,说道:“谢灵,你为什么这么早定亲?是喜欢那个人?还是”觉得自己年龄到了,随便找个人嫁了。   乡下女孩儿十□□,男的十九二十就开始相看人家。   其中大多数都是相亲认识,然后觉得合适了就结婚、生娃、过一辈子。   像谢灵这样没结过婚就养着两个闺女的情况是少数。   谢云云一直以为谢灵会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整日白天上工、下工后围着灶台转,做着家务,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   可她不是,还是那样好看,反而比之前多了几分从容。   “喜欢啊,不喜欢怎么会定亲?”小孩子就喜欢问这种天真的问题。人很容易就能喜欢上,爱才属于奢侈品。   定亲,结婚,过日子。   对于谢灵来说,除非是真的爱一个人,要不然是不会允许别人走进她的领地。   因为,沾染了柴米油盐的感情,需要真心与宽容才过得下去。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就着过日子,年纪到了,或者两人各方面都合适,自然而然的就结婚了。然后,养育儿女。这时候,爱情不再,儿女就成为家庭连接的轨道。   “好了,不在这儿说了,我带你去宣传队看看吧。那些人应该练上了。”谢灵不准备和她讨论这个复杂的问题。   “好,我还没看过宣传队的活动呢。”谢灵毫不犹豫的答应。   两人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按原路返回。   “谢云云,你说咱们像不像幽会?”   “去你的,你才幽会呢!”   “呵呵,你这话说的好,我这不是和你在幽会吗?”      大院里   宣传队的队员们都在积极的训练。   谢小米领着几个年轻人排练《红色娘子军》的舞台戏。   谢灵带着谢云云进来,走进她们面前,说道:“小米,你们练得怎么样了?”   谢小米笑着说道:“感觉好多了,大家都很认真。”   谢灵点点头,说道:“今天,你云云姐也在这里,她还是咱们的副队长,你们过一遍,让咱副队长给指导指导?”   说这话时,把躲闪的谢云云拉到大家面前。   谢云云觉得谢灵这是在损她,于是啐骂道:“谢灵,你这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损我呢吧!”就知道这家伙每次都不怀好意,更惨的是每次她都反应不过来。   在谢云云看来,谢灵一肚子坏水,每天笑眯眯的,瘆人。   谢灵笑容不变:“哪能啊,你不是主动辞职了吗,作为副队长,怎么也得给你来场闭幕表演。”   谢云云:“”   谢小米:看着自己堂姐被言语攻击,是该帮堂姐说回去呢?还是假装看不到。   涉及谢灵姐,当然是假装看不到啦。   以前堂姐可说过不少谢灵姐的坏话,就当补偿了。   于是,谢小米假装没听到俩人的对话,腼腆的笑着,开口说道:“灵灵姐,那我叫大家准备,正好你验收一下。   舞台剧主要是以演员的姿态、动作、对话、独白等表演,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   它的表现形式是外放的、夸张的。   所以,很难想象内向害羞的谢小米竟然能一直担任主角,并且压得住舞台,受到生产队所有人的待见。   她穿着破旧的黑布衣,把吴琼花的坚毅勇敢和不畏强权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   “没想到小米这么厉害!”谢云云为场上的谢小米震惊,原来平日里害羞内向不怎么说话的堂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是啊,小米的表演能力是最强的,不比咱们高中时的文艺表演差。”谢灵点头附和她的话。   而且,除了谢小米,其他人的表现也不错。   大家正当青春好年华,男的英武强壮,女的大方漂亮。   他们的演技可能不高,甚至没有演技,但他们是在用心去表演。   所以,宣传队的几次亮相都很受大家欢迎。   更重要的是,这些节目表演和文化宣传,给她们的精神上带来很大影响。   谢灵一边看着表演,继续开口:“春和唱歌也非常好听,她非常有天赋。”   谢云云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那道女声,不自觉的点点头:“那个傻闺女竟然有那么好的嗓子。”   听了她这话,谢灵不自觉的摇头,春和她不傻,反而很大气。   自从来了宣传队,就算自己再怎么重视李春和,大家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说话,不管女生还是男生都喜欢和她交流。   就连谢云云这种挑三拣四的,也就说人家傻,但其它坏话还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的多了,孩子们的潜力最大,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们有很多惊喜等你去挖掘。”谢灵心理成熟,可跟宣传队的小姑娘们待久了,觉得自己也活泼了不少,心也软了。   谢云云翻了个白眼,说道:“说得像你很大似的,她们也就比咱们小两三岁,过几年就说亲了。说不定,过个几年你和人家同时抱娃嘞!不过,谢灵你明年结婚,说不定后面就能生娃了。”   谢灵抬头望天,她真的不想和旁边这个人交流,每次说正经事的时候她都能给你绕过去。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南理可没有小学,等你娃长大了,让他来咱们生产队念书,我当他老师。”嘿嘿,她整不了谢灵,但是可以教训她儿子啊!所以在谢灵身上的挫败感都能在孩子身上找回来。   “”我怕你把我孩子教的像你一样二缺。现在,她都有点担心,秋阳秋月入学后的状况啦,到时候一定得多看着点。   至于其它的,谢灵瞥她一眼,谢云云情绪太浅,一眼就能看透,总之猥琐的很,完全没眼看,不想搭理她。   谢灵觉得以后她和徐锐的孩子,就算还小也不会让谢云云给糊弄。   她俩智商情商靠谱,生出来的孩子怎么也比谢云云聪明一大截。   想到这儿,谢云云暗骂一声,连婚都没结呢,她怎么就想起孩子了,都怪这家伙误导她。   徐锐不知道谢灵再想什么,要不然非得激动一番。   此时,徐锐正在办公室整理运输日志。   “徐锐,我儿子这个星期天结婚,这是请帖,你一定来啊!”梁丰年走进徐锐的办公室,把一张红色的硬纸递给徐锐,笑着开口说道。   徐锐站起身,接过请帖,开口:“我一定去。”   梁丰年见他答应,脸色越发温和,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定亲了吗?把你未婚妻也带来,一起热闹热闹。大喜的日子,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哄一下气氛。”   徐锐本不想答应,他怕谢灵没有时间。但随即想起这是举行婚礼,所以点点头,说道:“到时候,我和未婚妻准时前往。” 第42章 婚礼上   周日, 梁丰年的儿子梁潮结婚。   上午十点半, 徐锐带着谢灵从谢家沟出发去县城。   “徐锐,我现在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新郎名字叫梁潮, 那这新娘的名字呢?这请帖有墟怪呀?”连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这是在搞神秘还是搞歧视?谢灵坐在自行车后座, 有些好奇的问道。   徐锐也不太清楚, 要不是前两天梁主任给了请帖,他连人儿子结婚的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不清楚,到时候去了再看。”徐锐对此不怎么关心,今天去参加婚礼,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别人办婚礼的。   “说的也是, 等咱去了一定得打听一下, 要不然见面不会称呼多尴尬。不知道新娘漂亮不?还有新郎,你见过吗, 好看不?”   “没我好看。”   谢灵从后面拍拍徐锐的背, 笑着说:“你可真脸皮厚, 没见过自己夸自己的。”   徐锐:“”总比你夸别人好。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梁家。   此时, 梁家非常热闹,人来人往,院里一锅大锅饭正冒着热气,估计快熟了。   两人进了门,徐锐找了个角落, 和其他几辆自行车车挨着放置,锁好车子。   然后带着谢灵进屋。   “徐锐来了,快进来,这儿太乱了,你们先将就着坐吧。”   梁丰年今儿穿得十分体面,一身黑色中山装、黑皮鞋,笑容满面。冲着徐锐招呼道。   说完,看向谢灵,笑容更大:“这是你未婚妻吧,长的俊,你小子有福气。”   徐锐没有反驳,反而接上他这句话,开口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妻谢灵。”   “这是运输部的主任,梁丰年同志。”   梁丰年一听这语气,这态度,瞬间有谱了,这小子冷冰冰的倒是极为重视未婚妻。   再看谢灵,为表重视,穿着碎花衬衫,黑色直筒裤,脚上是徐锐刚给她买的黑色皮鞋。配上出众的容貌和过人的气质,确实是个优秀的好姑娘。   徐锐还是一身军装,一个身形高大,一个纤细修长。两人站在一起,颇有郎才女貌,男女相得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儿子结婚,梁丰年现在一看到年轻小两口,他就喜欢的很。   “哈哈,你们小两口吃好喝好,今儿可得在这儿好好热闹一番。”梁丰年一边说着,见又有人进来,他忙歉声道:“有个朋友来了,我再去招呼一下,你们先到这儿坐着。”   徐锐点点头,谢灵则是笑着说一声:“您去忙吧,我们就在这儿坐着。”   梁丰年点点头,想道:这闺女落落大方,和徐锐正好互补。   过十二点的时候,梁家外面一阵吵闹。   谢灵听了声音,赶紧拽拽旁边沙发上徐锐的衣服,说道:“应该是新郎把新娘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她可是对新郎新娘好奇得很。   徐锐看谢灵期待的样子,不由莞尔,也不着急起来,反而说道:“迟早都要看到,有什么着急,咱们就在屋里等着。”   谢灵瞪着他,说道:“喂,你难道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去看看新郎新娘好看不?他们要怎么进家门?”   徐锐:“”他还真不感兴趣,不过,难得看到谢灵着急的样子,摸摸谢灵的头,说道:“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和你去看。”   谢灵翻了个白眼,怎么有这么无赖的人,就让他陪自己出去看看人怎么进家门,他都得提要求。   “那还不如我自己出去看。”   徐锐看着谢灵,开口:“你确定?新人进家门,首先要给男女同志扔花,不过现在好像不能扔花,改成扔喜袋了。被扔中的同志待会儿得在喜宴上给新人和群众表演节目。   你一个人,还是个年轻的漂亮姑娘,太显眼。有很大机率被选中。灵灵这么想表演节目的吗?”   “其实,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人表演。”不想让其他人看。最后一句话是在谢灵耳边说得。   谢灵好想掐死现在的徐锐,可是这是在别人家里,还是在婚礼现场,她只得忍耐下来,说道:“你有什么条件,太过分得我可不依。”   “第一个:婚房必须只有你我。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不,婚房只有你我,你之前说要考虑考虑。”   谢灵真没想到徐锐竟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不应该只是个情趣吗?这家伙太较真了吧,记到现在。   她本来就没打算让秋阳秋月和他们一起睡,毕竟明年俩小孩就六岁了,该是懂事的年纪了,她希望两人从小养成独立的习惯。   所以,这种要求相当于白送她。   谢灵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第二个条件呢?徐锐,你快点,再不出去,人就该进家门了。”   没看屋里已经没人,都去外面看新人了吗?   徐锐看她毫不犹豫的样子,眸色一深,随即淡定的开口:“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一直不能放下。”   谢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那我要是累了呢?”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语气极重。   “累了咱们就去角落里,就靠着我,歇歇。”徐锐当然舍不得她累,不过想想刚才屋子里时不时看向谢灵的目光,眼里一沉,这些人看不到他和谢灵的亲近吗?   管不住自己的眼,一直往别人未婚妻身上瞅。   谢灵:“呵呵,我答应了。”一边说着,拽起徐锐就往外走去。   她已经亏了,不能连新人进门都看不到。   至于那些条件,在谢灵看来就是情趣,就这男人较真。不过谁让是她男人,现在还是先惯着吧!   外面,一对新人已经进了大门,正在院子里给长辈也就是梁丰年和鲁豫敏敬茶。一群亲朋好友围成一个大圈,不时地对一对新人起哄。   不过,到了敬茶的时候大家自动安静下来。   “看,新娘子那脸红的,刚才叫娘的时候真要红透了。”   “人家这是新媳妇,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重头戏还在后面呢,不过这新人脸皮子太薄了,一会儿脸不得烧着了。”      新郎拿起圆桌上的瓷缸先递给新娘,然后自己再端起另一个,两个人弯着腰分别向父母敬茶。   鲁豫敏笑容温和地接过儿媳妇的茶,从兜里拿出红包,递给她,说道:“你们好好过日子。”   比起媳妇,梁丰年就情绪外放多了,笑容满面,接过儿子的茶,朗声说道:“好好和你媳妇过日子。尊重妻子,相互扶持。”   两个新人直起腰,乖巧应道。   敬完茶,就是大家伙最期待的环节。   这时候新郎的朋友们发挥作用了。   “走,咱们上楼,让新人乐一乐。”   一群大男人闹闹哄哄踩着梯子就往楼上走。 第43章 婚礼下   等谢灵和徐锐出去看到的就是有些狼狈笑着的新郎, 以及低着头像是害羞到不行的新娘。-   只见, 新郎一身蓝色制服,身上带着大红花,新娘一身红色西服, 两人都是同样式的黑色西服裤和黑皮鞋。   一对新人个子都不太高。   此时, 面对面站着, 两人中间是一个由绳子穿着的炸面片。   炸面片呈菱形, 比一般的面片大的多,是专门为了今天这一幕炸的。   这个时候,新人的父母进家去了,其余的亲朋好友甚至街里邻居熟人的都围在一起。   年龄稍长一点的笑着看新人的热闹, 而围在一边的年轻人则看热闹不嫌事大, 纷纷起哄道:“梁潮, 你在犹豫啥子嘞,快上啊, 三十秒的时间, 这都过去十秒了, 连个面片的边都没有碰上。”   “真逊啊梁潮你,站着不动, 咋地,想让新娘主动啊?你咋想着这么好呢?”      群众起哄,一旁的“专业”的记时员也开始“计时”了。   “快啊,我数着时间了啊!九、十”   三十秒,十秒已过, 梁潮闭闭眼,狠狠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往新娘那边靠近。   不过看媳妇羞涩的不成样,他也不敢狠靠,只能探着脸,伸着脖子嘴巴往面片方向张。   大家站在这儿可不是看新郎一个人的表演秀的,看新娘低着头一动不动。   也不嫌弃新郎不主动了,而是开口:   “新娘呢,今儿咋就没见新娘抬过头呢!不会还没到吧?”   “快点,新娘也得衔面片啊!光新郎一个人可不行,必须得两人一起衔住才行。”      听着众人的起哄声,新娘脸越发的红,像是涂了胭脂似的。不过,想到最后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她只能抬起头,尝试着去探面片。   这时,谢灵也终于看清了新娘的容貌。   随之,心里就是一片惊讶,这不是沈宝珍吗?她今天竟然结婚,不对,应该是她没事了?还是今天的新娘?   站在人群中,看看左右众人,暂时把惊讶藏在心里,面色平静的继续看这一幕。   经过众人那么一起哄,这下一对新人都去含中间的炸面片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四”计时员的声音响起。   然后,梁潮听见后瞬间炸了,“你咋回事啊?小学数学没学好啊?二十一完了咋就是二十四了,二十二、二十三被你吃了?”   梁潮这气是发出去了,可是,不管时间报没报错,反正面片是不行了。   梁潮和沈宝珍两人本来已经含到了边,正伸着脖子探着嘴准备往中间吃。   结果,被梁潮这么一咋呼,梁潮那么一扭头、一转身,炸面片断了。专注于吃炸面片的沈宝珍没有准备,重心不稳之下,连身子带人就往梁潮身上扑去。   “哈哈,哈哈哈”   “陈哥这回干得好,这计时员当得专业。”   “新郎快感谢计时员,要不然你也抱不上。”   “哥,你下次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让陈恕这家伙当计时员,要不然他会坑死你。”人群前面一位十五六的少年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眼睛眨都不带眨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闻言点点头,说道:“陈恕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谁不知道?想平时梁潮精明的很,这结个婚就跟傻子似的了,连个人都不会选了。”   少年看看新人,再看看男人。想起他哥平时遇到未来嫂子的傻样,心里腹诽:说不定你结婚时比梁哥还白痴呢!   这时,梁潮也顾不上骂他们,急匆匆地扶好沈宝珍,问道:“有没有伤到哪?没事吧?”   沈宝珍和梁潮身高差距不算大,沈宝珍撞到梁潮身上,额头正好磕到梁潮的脸颊。   加上距离不远,所以两人都不咋疼。   沈宝珍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听见梁潮的关心,有些害羞,闭了闭眼,轻声说道:“没事的。”   这次沈宝珍的脸又红了一圈,但梁潮却觉得这次红的更动人。沈宝珍靠在他身上,他不自觉的抱了抱她。   “梁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刚才是我记错时间了,不好意思啊,咱们得重新来了。所以,你就别和嫂子腻歪了,晚上有的是时候。”旁边,计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看似是不好意思,实则声音平缓毫无诚意,细听还带着点戏谑。   “哈哈哈,确实得再来。这进门之前至少得来一轮吧。”   “连个炸面片都没吃好,还想进家门,美的你俩,快点吧!”      谢灵听到这无良的话,不禁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看向身边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位计时员可真是搞笑”一肚子坏水。   她听了都不禁同情这对新人。估计,新郎新娘听了更得憋屈死。   徐锐眯眯眼,他不觉得有什么乐趣,不过想到谢灵说得,不禁有些沉闷的开口:“就是爱耍小聪明,这种人你敢让他到咱们的婚礼上?”   谢灵闻言不禁摇头,比起自己受折磨她还是更喜欢看别人的笑话。   果然,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徐锐见她的模样,神色缓了缓,不经意间俩人靠得更近。   “你,你们”梁潮听到陈恕那番不要脸的话,真要气炸了。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真要呼他两巴掌。   不过,今儿,先不跟这群畜牲计较。   这时候,楼上的人把绳子拉上来,拿针引线重新穿上一个炸面片,笑容满面的冲着下面的梁潮、沈宝珍喊道:“梁哥、嫂子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不少炸面片,绝对够你俩今天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梁潮现在已经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忽略这人的鬼话,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对着沈宝珍轻声道:“宝珍,咱们这次”   没等梁潮说完,沈宝珍就开口了:“咱们这次一定得一遍过,不能再让他们看笑话。所以,待会儿你靠我近点。”这群臭男人,当她沈宝珍不存在的吗?   之前她那是没反应过来,害羞。   可现在,她明白了,你越羞囧,他们越想逗你。   “好。”这时候,媳妇说什么都是好的。不过,还得警告陈恕一番:“计时员,你可别过分啊。你今年十九岁,不是陈三岁,别连个数都数不清。”   新的一轮开始,“计时员”陈恕再次上线。不过,这次他可没想过数错数,因为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一对儿新人钻呢。   “一、二、三”   这一次梁潮和沈宝珍也顾不得害羞了,果断的凑近,去含中间的炸面片。   “十五、十六、十七”   “快点,吃,往嘴里吃”      伴随着众人的起哄声,两人挨得越来越近,鼻尖都快要对上了,然后炸面片突然被抬高,两人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撞上。   这次终于是嘴对嘴,亲上了。   这场面,简直是普天同庆,就差一个照相机拍下来了。   不知道大家遗憾不,反正此时此刻的谢灵是挺遗憾没个照相机在身边的。   多么唯美的一幕,虽然新郎新娘的姿态都不是那么优美,神情还目瞪口呆的。不过,一点都不影响她想笑的心理。   “哈哈”谢灵这回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挽着徐锐的胳膊,此时不由得往徐锐那边倾斜。   徐锐眼神纵容的看着她,拿手微微护着她。   陈恕看着梁潮、沈宝珍亲住那一幕,不禁眯眯眼,然后看向身边的五岁小不点,对他开口说道:“陈旭,还想不想要哥的糖了?”   陈旭想起昨天在他哥房间看到的那一大包喜糖,眼睛一亮,快速点点头,开口说道:“我想吃,哥哥能给我吗?”   陈恕长着一双狐狸眼,眯着眼睛的时候最好看,这也是他算计人的时候的表现。   看了看才长到膝盖处的陈旭,说道:“你只要大声说一句: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我就给你糖。”   不过那糖是梁潮给工会所有同志的,现在已经不在他这里。至于别人会不会给陈旭,他不管,反正自己这里是没有了。   五岁才长到他膝盖,是有多矮?还是多吃饭吧,还想吃糖?   “好,好,我答应。”这个很简单嘛,不就是一句话,大人真笨,连句话都不会说,还要他这个小孩子帮忙。   “梁叔叔、梁婶婶亲一个。”   沉寂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小孩子打破了。   围观群众乐呵了,小孩儿都知道让你们亲一个,快点再亲一个啊!   而梁潮和沈宝珍,先是呆愣,然后,沈宝珍先回过神冲着上面喊到:“刘伟,你怎么回事?连个线都拽不稳。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多吃点。可别饿着你了。”   这下,大家都没想到沈宝珍还会讽刺他人。   这时候不应该是新娘娇羞的靠在新郎的怀里,新郎嘴里骂骂咧咧实则心里暗爽,然后在众人热情的请求下矜持的抱住新娘吗?   好吧,梁潮几个朋友也没想到平日泼辣的沈宝珍新婚也是这么的泼辣。   大家笑闹一通,时间快到一点了,陈恕看看表,咳嗽一声,向楼窗上看了一眼,点点头。   楼上的人瞬间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时间到了,别再耍了的意思。   接下来,梁潮和沈宝珍继续吃完之前剩下的炸面片。   然后,在众人一片喜悦和祝福的目光下进了堂屋。   随后,一众亲朋好友比如有喜帖的跟着进堂屋。   剩下的人则是待在院子外边,那些自己的家伙什准备捞饭。   这时,一大锅菜饭也熟了。 第44章 可以跳过   堂屋门口   一对新人跨过门槛, 新娘沈宝珍面朝门外, 接过新郎递过来的福袋,看着门口聚集的众人。   福袋里装了喜糖,新人凭结婚证在日期期限内就可以购买喜糖和新被子、暖壶等结婚用品。   这个时候, 大家言语间正经多了。   “这次得挑单身

2019-11-20 07:40:13

能威胁一下学校和下面的人,对他可没用。不就是个学生兵团?他还是总工会的呢。   沈宝珍已经是她的未婚妻,这资本主义的帽子必须得摘了,最佳的摘除方法不就是把罪魁祸首给抓了吗?   男人看着王青这副丑样表情有些不耐烦,看向沈宝珍,询问道:“咱这就走吧?”   既然人抓到了,沈宝珍也不太想留在这个地方。她神色有些复杂,看了教室里的人一眼,点点头,轻声说道:“走吧。”   人走了之后,教室里一片寂静。   许久,监考老师才咳嗽一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着众人说道:“继续考试,时间延长十五分钟,大家快点做。”   下面的学生也相继回神,继续做题或者睡觉。   看起来平静,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这是第几起了?   一张语文卷子谢云云做得稀里糊涂,连考场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她这几天承受的打击太大了,先是刘小英被学校兵团里的学生带走,说刘小英替李老师说话,所以才被要求审理。   可是,刘小英只和她还有王悦熟悉,只和她们说过这种话,怎么会被那些人听到。   所以,有可能是被人告密的,那是谁会在背后告密?   还有王青,前几天刚和她说了,要介绍她进中学兵团。她当时还很高兴来着,那些人平时可是威风的很。   虽然好多都是差生,但老师都给她们面子,不比生产队那什么宣传队队长差。   可谁知道才过了几天,王青就被人抓走。   抓走他的还是沈宝珍,沈宝珍看起来大变样,她说不出什么头头,只是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不只是发型和穿着。看起来也更威风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猜不出来,也不想猜出来,只知道心里有点乱。   莫名的想起来学校前,谢灵和她说过的话: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承认错误,也不差你的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告诉你人心难测,你可以这样背后告状,别人也可以。以后注意点。   她那个时候听了,只觉得羞愧,以为谢灵只是想警告她,她知道自己做过啥事了。但现在看来,又似乎不是。   谢云云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些蠢。   而这个地方也不是曾经只比成绩、闲了讨论一下谁长的好看的学校了。   下午考完最后一门,谢云云就和班主任请了假。   班主任连原因都不问,直接给假。   谢云云带着自己的衣物书本回到家,她娘李桃花正在喂鸡。   见着谢云云,又喜又怒:“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这都几个礼拜没来过家里了?仗着给你钱票多,就不想家了是不?看我下次还给你票不,就让你饿死在学校也不屈。”   谢云云被她娘揪着耳朵,听她娘尖利的嗓音,也不觉得刺耳,只赔笑讨好道:“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请了假专门回来陪您。”   “什么?请假?不回学校了?”李桃花没管谢云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注意到了这几个字。   随即,越发的生气,直接脱下自己的布鞋照着谢云云的屁股打:“你当家里钱多啊?不去学校?今年交的学费不是就浪费了?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个败家子,你侄子都比你懂事,混摸头。”   谢云云是想念她娘的怀抱,可不是想讨顿打。顿时,什么感动委屈都没了,只迅速挪动身子躲开她娘的铁板肉,不对,应该是鞋帮子肉。   李桃花的大儿媳妇一进院子,看见的就是她婆婆和她小姑子的你追我赶。   她心里一阵称奇,她这婆婆平时可最疼这个考上高中的小闺女了,每次在她们几个儿媳妇面前都是对小姑子一顿夸。   她心里幸灾乐祸,不过总是要表明态度,过去劝劝两人的。于是,走到两人对面说道:“娘,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小妹平时最懂事,肯定有什么误会。”   这会儿,谢云云听见她大嫂的声音,眼睛一亮,登时躲到她大嫂身后。   “大嫂,你回来了。”   这小姑子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平时最不待见她们几个嫂子了,不用说亲近,连招呼都少打。   要她说,还是高中生,连个小学生都不如。   大儿媳妇心里讶异,面上却和善极了:“娘,小妹这么懂事,可别打了。”   谢云云听了她嫂子的话,不禁感动,想她平时对大嫂爱搭不理的,原来她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还夸自己懂事。   她以前真是不应该看不起嫂子们。这里这么想着,看向她大嫂的目光越发的热情。   一旁,李桃花其实也不舍得真的打闺女,拿着鞋子就是装装样,不过这死丫头没个眼色,还真怕她打,然后一直跑。   正好大儿媳劝她,李桃花就着这个台阶停下动作,嘴上说道:“这死丫头,今天看你大嫂在,就不打你了。不过,这学校一定得去,今天在家睡一晚,明天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我不,我不。”从学校回到家,谢云云好不容易松口气,怎么能再去呢!   看她娘这凶劲儿,她必须跟她娘说清楚,或者找个理由。   她拉着她娘回屋,坐在炕上,一边给她娘捶着腿,一边说道:“娘,你还记得小姨跟你说咱们队要办小三的事情不?”   李桃花靠在靠在炕桌上眯着眼,开口说道:“你小姨也就说了一嘴,具体还没个准呢!”   “姨父那个人平时嘴严的很,要不是真的定下来了,哪可能让小姨知道。”谢云云虽然有些二缺,但这个时候还是动了脑子,知道怎么劝她娘。“现在可没有考大学这回事了,最高也只能是高中生。你说我先不回学校,到咱生产队当个老师也挺好的。反正,我这次想请多长时间假都可以,干脆学谢灵,别去了,等毕业考的时候再去。这样还能帮家里减轻负担,多好啊!”   李桃花瞥她一眼,说道:“就你,就算能考大学,你能考上?我还不知道你那个水平?”   在外人面前虽然夸闺女夸的厉害,但那是因为面子,她是个文盲,不代表她就不清楚闺女的成绩。   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还有点靠谱,寻思一会儿,说道:“明天你跟我去你小姨家走一趟。”   “好嘞!” 第40章 踏实   谢云云的小姨父是谢家沟生产队的副队长, 为人古板严肃, 不会与人沟通,所以一直当着副队长,和看起来温和圆滑的队长原跃进相辅相成。-   在外人眼里十分不合的正副两个队长正聚在一起喝酒, 气氛愉快, 显然传闻不能轻信。   李桃花带着谢云云进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姐来了啊!云子, 云子,大姐来了,快出来招呼招呼。”李顺看见大姐,忙唤一声。   李桃花笑着打招呼:“我来找妹子有点事, 和队长喝着呢。”   总不能说是想找你的吧!队长在这儿, 她可不敢开口。   于是说道:“你们喝着, 我进去找云子说说话。”   李桃花今天来,一方面是问问小学那事怎么样了?一方面则是和她说叨说叨, 关于谢云云想去队小当老师的事。   不能跟妹夫说, 先跟妹子唠唠也行, 谁让古板严肃的妹夫是个气管炎呢?   李桃花跟妹子说着闲话,谢云云也不耐烦听, 转身出了屋子,想起什么,来到堂屋。   “叔,我想辞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这些天我一直在学校,一天也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 担任这个职位也是浪费。”谢云云一说起这个就有点别扭,她这是第一次谦让,主动退出。   原跃进对谢云云这丫头喜欢不起来。   好好的宣传队副队长,就算学业忙,那也不能一次不去。   平时傲气就算了,这种重要的事也是撑不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竟然要主动退出,倒还算懂事。   而且人家姨父还在这儿跟他喝酒,怎么也得给李顺个面子呀!   这样想着,原跃进的脸色好看一点,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是学生,学习最重要,这宣传队副队长不当也罢。不过,你辞职了,总得有人接手,云云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   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原跃进觉得自己果断接受小姑娘辞职,而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说的。当然也是看在李顺的面子上。   谢云云不知道队长的想法,只觉得十分开心,队长竟然还问她的意见。   不过,她来之前就想好了,对原跃进道:“队长,谢灵一直管着宣传队,还是让她选人吧。”   原跃进正有此意,随口应了下来。   谢云云十分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