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VIPר | | | ۻ | |

˷ֱͧ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时候,谢灵一直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当时,她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行为上却是难以做到。   徐锐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安抚她的背,说道:“拿书的事过去了。你给徐叔的画,除了徐叔徐老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我嘱咐过徐叔,不让他说出去。至于以后,都有我在。”他希望谢灵是肆意的,开心的,而不是现在后怕的样子。   谢灵被他抱到怀里,也没有反抗,靠在他胸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徐锐,有你真好。”谢灵仰着头,注视着男人,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你真好,谢灵。徐锐心里默念,嘴上没说话。他的目光全被谢灵的脸、眼睛、嘴唇吸引住。   我想吻你了,谢灵。徐锐心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靠近怀里的女人。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交,呼吸环绕。   谢灵被男人有些凶悍火热的气息包围,不自觉的闭上眼。   “灵灵,睁开眼,看着我。”   此时的徐锐不复之前在谢灵面前的沉默,听话。   周身的气势变强,看向谢灵的目光灼热,充满掠夺的意味。   谢灵被他看的羞恼,听到他这话,不自觉的拍打他的胸膛,这男人真可恶,要亲就快亲,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谢灵变得迷迷糊糊,心里那么想着,行动上却截然相反,不自觉的睁眼,然后被男人眼里的灼热一刺,本能觉得危险,无意识的想要退开。   徐锐哪里会让她退,怀里人睁开了眼,他再也忍不住地吻上去。   唇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吻上那处柔软。   此时,徐锐已经不再青涩。   先是不停地在谢灵的唇上蠕动,克制着凶狠的力道,轻轻的研磨、舔舐。   谢灵睁着眼睛,像是被男人的热情吓到,或许是害羞,想要闭眼。   徐锐哪里愿意,只用手抚摸她的眼睛,喃喃自语:灵灵,不要闭眼。看着我。   谢灵张张嘴,想要回应,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   无意间,徐锐已经扣开她的的牙关,这种亲密刺激地徐锐更加失控。   随即,他再也克制不住。   谢灵坐在凳子上,看向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人。神情娇羞,从脸到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嘴唇又红又肿。   难以想象,这会是她自己。   偏偏,一旁两个闺女还问她:   “小姨,你嘴怎么啦?”   “看着好肿,小姨你疼不疼。”   两人说着,还想摸摸谢灵的嘴。   小姨·谢灵表示,她不疼只是麻。可是这话能说吗。   她避开两人伸过来的手,勉强对两个闺女笑笑,说道:“小姨被虫子咬了一下,就是有点肿,不怎么疼。”   “可是,小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真是不疼吗?”   谢灵:“真的不疼。”   这边,谢灵被两个闺女问住。   而罪魁祸首·徐锐则是心情愉悦的回到家。   徐家爹娘和几个兄弟虽然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而徐锐,房子还没盖好,他又是一人,所以先和徐长喜刘秋苗在一起吃饭。   此时,刘秋苗正在厨房里做三人的晚饭。   徐锐拎着几样东西进了厨房。   “娘,这是谢灵给的年礼。”   刘秋苗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去一看。   三包红豆糕,包装好,看着就不便宜。还有两盒烟,外加一瓶酒,不过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酒,但看着包装应该是的。   “瓶子里是山楂酒,酒精浓度很低,是谢灵自己酿的。她说这酒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能喝,不存在喝醉或者伤身体的问题,让您放心喝。”   刘秋苗知道是谢灵送的年礼,本来就高兴得很。   听到徐锐后面的话,她笑的更加和蔼,灵灵这孩子真有心了,这礼物送的周到,肯定是专门问过儿子后准备的东西。   至于谢灵自己酿的山楂酒,到底好不好喝,没人在意这个问题。只知道,这是谢灵的一番心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锐就把山楂酒打开。   顿时,一股清香铺满整个饭桌。   徐长喜禁不住先倒了一碗,喝了一口,酸酸的。虽然没有烈酒的甘醇,酒精的味道只是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但也不影响徐长喜对它的喜爱。   看老头子喝了一口又迫不及待给自己倒上的样子,刘秋苗也有些好奇,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怕辣,刘秋苗到底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感觉有些酸,有些细腻。她不知怎么描述,总之好喝的很。   “灵灵真是个手巧的,这酒真是好喝极了,也不知她怎么做的。我以前也做过山楂酒,可没有这么好喝呀!”   不光谢家沟有山楂树,南理这边也有不少山楂。   那山楂酸的很,大家不愿意吃,泡着喝水也有些酸。   有条件的人家就会拿它做山楂酒。这几年,徐家的日子过得不错。   徐长喜又是个爱喝酒的,刘秋苗也做一些山楂酒,味道不难喝。   却也没有谢灵做得这么香。   徐锐听着他娘的赞叹声,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心情好得很。   不过,见老头子一碗一碗的喝着,饭也顾不上吃,刘秋苗就有些不乐意了。   老头子喝的太快了,就算不给儿子留,怎么也得给孙子留点。   于是,冲徐锐说道:“去叫你两个侄子过来吃饭,让他们也尝尝,灵灵这山楂酒浓度不高,小孩子喝着也好。”   这一叫,不仅两个孙子来了,三个儿子儿媳妇也跟在徐锐身后。   大儿媳王英拿着一盆炖土豆,二儿媳妇陈男拿着几张馅饼,三儿媳妇刘晓云大着肚子,手里没拿东西。   不过,徐文手里却是端着一人炒干菇。老大徐解放抱着小儿子。   刘秋苗就是想叫两个孙子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口子都来了。   “你这大着肚子咋还来呢,徐文也是,不扶着你,净让你自己走。”刘晓云怀孕五个多月,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刘晓云体型偏瘦,配着鼓囊囊的肚子,刘秋苗看着有些不忍。   虽说肚里是她的孙子,可说句实话,这孩子也太会吸营养了,刘晓云自从怀孕后,吃得多喝得多,结果自己没胖,反而瘦了不少,再看她的肚子,五个多月,都有别人六个月大小了,一看就是孩子吸走了。 第55章 徐家事   刘晓云听到婆婆的话, 笑的爽朗, “我身体好,有一会儿路哪会累。”这孩子虽说能吃,但是真不闹腾她娘。   刘晓云看着瘦了, 但身体却是有精神的。   一旁, 几人把菜放在桌子上。   只叫了孙子, 但儿子儿媳能来, 刘秋苗还是非常高兴的。   “今天,本来是想让我俩孙子尝尝这山楂酒,没想到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人喝一点。”刘秋苗一边说着,拿起瓶子, 顺带瞅了徐长喜一眼, 这老头子真能喝, 一会小半瓶都没了。   “山楂酒?娘你酿的时候应该叫我,我帮您一起。”王英接过刘秋苗的瓶子, 准备给众人倒。   一旁, 刘晓云碰碰丈夫的胳膊, 给他使眼色。   正在傻乐的徐文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说道:“大嫂, 我来给大家倒,你快坐着吧!”   刘秋苗点点头:“对着嘞,让文子倒,英子你快坐下。”   徐文笑着给众人倒上,刘秋苗在一旁看着她们喝。   等她们喝完, 忙问道:“你们觉得味道怎么样?”   “好喝。”   “好喝。”      大家点点头,味道真是不错。不过,这不是他娘酿的吧?众人心里纳闷。   “这是灵灵给我们老俩送的年礼,这山楂酒是她自己酿的嘞!”看到众人眼里的赞叹,刘秋苗笑着说道。   灵灵?众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亲兄弟定亲,他们几个当然高兴。但也不会特意关注弟妹的情况。   倒是王英和刘晓云俩人先想起来。   四弟定亲的对象不就叫谢灵吗?   这姑娘趁现在不忙就送来年礼,再一想刚才那个味道。   两人心中有数,这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巧。   虽然她们分家了,但妯娌之间总要相处。有一个聪明的弟妹总比那些个蠢笨的。   一旁,可口的山楂酒,陈男喝着却是没滋没味。   本来,徐家几个儿媳里,她最不得刘秋苗喜欢。本想着弟妹来了也得适应好长时间,就像她刚嫁过来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那段期间,婆婆也没有多喜欢她。   可这未过门的弟妹,还没进门呢,就讨了婆婆喜欢。   陈男自怜自艾,可她也不想想,她未过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给未来婆婆带点东西。   反而是徐解军天天帮陈家上工,那会儿陈家人不用说送吃的,连个谢都没有。   陈男嫁进徐家,自以为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可是哪家长辈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媳妇,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活像婆家苛待她似的。   刘秋苗婆婆去的早,嫁到徐家没有受过刁难,公公是个脾气好的,丈夫看着倔,也是疼老婆的。   刘秋苗自己没吃过啥苦,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对媳妇也十分宽容。   陈男嫁进徐家,虽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也没有过多苛待。加上陈男没有坏心,在徐家可比重男轻女的娘家舒服多了。   在场众人可不管陈男的想法,只乐呵呵的吃着菜,喝几口山楂酒,心里美滋滋的。   “奶,这个好好喝啊!我还要一碗。”徐磊大口大口喝完,继续冲刘秋苗要山楂酒。   一边的徐周看看空了的碗,脸红红的,同样用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秋苗。   刘秋苗乐的不行,刚要给两个乖孙子倒,结果插进一个声音:“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多喝,周周快别喝了,当心喝坏肚子。”   声音在一群言笑晏晏的人中间,有些别样的尖锐。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徐解军暗道一声糟糕,这媳妇咋回事!这几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这又闹什么脾气。她也不想想,那酒要是真对小孩儿不好,他娘能让两个孙子喝吗?要知道,他娘平时最疼两个孩子了。   此时,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刘秋苗冷下脸。   几个兄弟有些莫名其妙,王英和刘晓云却是瞬间明白二弟妹/二婶感的毛病犯了,又心歪了。   在尴尬的气氛中,冷漠低沉的声音响起:“谢灵酿的是一种低度果酒,她加了白糖,还保留山楂的天然果香,无论大人孩子都可以食用,可以健脾开胃。”   在徐家,徐锐从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   他不喜欢任何诋毁谢灵的话,陈男说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他还是准备解释一下。   陈男的脸瞬间爆红,眼眶湿润,流出眼泪。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样,陈男永远是敢说不敢当。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胆小。   刘秋苗觉得自己遇到克星了,哭是她的绝招,可让陈男这么一哭,她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哭能这么用啊。   好好的一场聚餐,被陈男给弄得不上不下,草草收场。   回到自己屋里的陈男则哇哇哭了一场,这点徐周可以作证。因为徐解军没理自己媳妇,陈男只能拽着儿子哭。   娘俩屋里流泪,门外,徐解军蹲着身子抽着叶子烟。   徐解军有时也很累,听着媳妇的哭声累,想着儿子越发敏感内向的性子累。   突然,他忍不住了,走进屋里把茫然失措的儿子抱起来,不理会陈男的哭喊,抱着儿子往他娘的屋子里走。   “儿子,害怕不。”   “我,不害怕。”   “跟爹说实话,爹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徐周低低的抽噎:“我害怕的,爹,我害怕。”   徐解军拍拍儿子的背,轻声安抚:“不怕,不怕,爹带你去你奶那儿,今晚周周跟奶睡,好不好?”   “好。”   把儿子送到他娘屋里,刘秋苗啥也没说,接过孙子。   “你快走吧,把周周搁这儿,我跟我孙子睡。”   也不看她儿子,只把孙子揽在怀里哄着。   徐周依赖的靠在刘秋苗身上,徐解军看着顿时放下心。随即,听他娘这么说,顿时无奈一笑。   “周周到您老俩这儿,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陈男还在小声哭着。   徐解军没说话,只把炕衬好,把被子弄好,揽过陈男,把她塞进被里,说着:“睡吧,今晚周周跟娘睡,咱夫妻俩睡。以后有啥委屈跟你男人哭诉,不要对着周周,周周还小,他听不懂。”   说这话时,徐解军眼里闪过浓浓的无奈。自己的选的媳妇,不能祸害其他人,只祸害他就够了。   至于周周,跟着他娘就好。 第56章 过年   刘秋苗搂着自己的乖孙子睡觉, 也不好奇老二屋里的动静, 事实上徐家几个屋子都不好奇,因为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无非是陈男委屈流泪呗!   徐家就连最粗枝大叶的徐文都知道他二嫂是个心思细又爱哭的人。   第二天, 刘秋苗早早起来, 把她炸的菜丸子用油布包起来, 从柜里拿一包红糖, 放到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递给徐锐。   “一会儿骑着车,给灵灵送过去。还有,锐子啊, 你现在也放假不上班了, 趁过年之前, 多去谢家沟走走,看看灵灵, 她一个姑娘家的不容易, 家里有啥力气活需要干了, 你多帮帮她。”   锐子主动提起结婚,心里应该是喜欢人家姑娘的。   但他冷冰冰的, 又是个不会说话的。   刘秋苗心里怎么也放不下,瞅空就想说说他。   “你也别不知道说什么,前几天那宅基地不是批下来了吗。你就和灵灵说说这,那新房建成可是你俩住的。”   一旁,徐长喜突然插话:“你要的那地方有点偏, 而且面积有些大了。你是怎么想的。”   徐锐坦言说道:“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至于屋子,我准备多盖几间,我和谢灵的新房,两个闺女一间,以后的孩子一间。您和娘以后也可以住一住。”,这里的闺女指的是谢灵的两个外甥女,刘秋苗和徐长喜都知道。她们也不反对,既然儿子要娶人家,与之相应的就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而且,定亲那天,刘秋苗两人见过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被谢灵教的好,人长的俊俏不说,性子也大大方方。   真是谁教的像谁,想到这儿,刘秋苗瞬间想起了二儿媳,随即,心里一口气堵在那,上不上去,下也下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   徐长喜没想那么多,只沉思片刻,问道:“你手里的钱够用不?”   徐锐点点头道:“够的。”   徐长喜闻言也不多说,锐子有见识,又是个有主见的性子,他当爹的也不会干预他的决定。只是听到他那句让您和娘也去住住,心里到底熨贴。   接下来,三人不再说话。   吃过饭,徐锐就把刘秋苗准备的回礼给谢灵送过去。   谢灵送年礼送的比较早,一是因为谢家白事没过一年;二则是考虑到徐家儿媳妇多,亲戚也多,年礼肯定走的不少。作为未过门的媳妇,还是早一些低调一些好。   所以,在刘秋苗回完礼以后,其他人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年礼。   直到大年三十还有少数心大的人家没走完年礼呢!   这一天,谢家沟家家户户都在贴对联和年画。   对联年画不似以往的喜庆,以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已经过时,或者说是被限制了。包括吉庆有余、五谷丰登、招财进宝等的年画。   如今的对联变成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等和此类似的内容。   变化最多的还是年画,各家都要贴主/席像和造/反内容的年画。   当然这一切的热闹和改变不包括谢灵家。   白事前三年不贴对联不张年画,谢灵家也是如此。   她起了个大早,坐上锅开始炸土豆块,炸豆腐块。至于肉丸子和菜丸子在几天前就炸好了。   豆腐土豆肉丸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不管油再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总想让亲人吃点好的。   光年底炸东西,就要消耗家里一小半的油。其它人家如此,谢灵家也一样。   炸完豆腐和土豆,还剩一些油,谢灵干脆起好面条,炸了一墟片和面花,这些可以在明天来孩子的时候给她们抓上吃。   大年初一   谢灵和两个闺女早早起来。   谢灵还是一身藏蓝色的棉袄棉裤,黑色棉布鞋。   与之相比,秋阳秋月喜庆多了,两人棉袄是蓝色的,裤子却是枣红色的新裤子,棉布鞋上绣着精致粉嫩的小猪。   她们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谢灵分别给两人编了两个辫子,把红头绳系成蝴蝶结的形状,好看极了。   早晨,秋阳秋月对着桌上的小镜,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美滋滋的。   谢灵淘米的水让三人洗了脸,不知道是两个人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脸格外的细腻。   “小姨,我感觉我的脸好光滑啊!”秋月最爱美,摸摸自己的小脸,仰起头对正在给自己编辫子的谢灵说道。   谢灵噗嗤一声笑开,淘米水的效果哪有那么好,也就是这几个月两个闺女吃得好,早睡早起,没有黑天摸地的干活。   加上谢灵一直督促她们用皂荚洗手,用雪花膏擦脸。不能说两人像谢灵那样白,但也有光泽了,一看就是气色极好。   至于那淘米水,也是谢灵看过产地才敢用的。   这里的大米来自临县,湖县和长县条件差不多,都穷的很,农药化肥想打也打不起。   要不然,谢灵也没那么心大,就是在没有洗面奶也不会让自己和两个闺女用淘米水洗脸。   当然,谢灵面上不会反驳秋月的话,而是附和着说道:“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看着就喜庆。   秋月从不怀疑小姨说得,本来就觉得好看的她顿时觉得自己更美了。   于是,蹦蹦跳跳的牵着姐姐的手出去屋子,临走前对谢灵说着:“小姨你快点,我和姐姐去米饭好了没。”   说罢,想想白生生软乎乎的大米饭,顿时绷得更欢。   谢灵笑着摇摇头,继续给自己编辫子,刚来的时候,她极为不习惯编辫子。   几个月下来,看着看着,感觉还怪顺眼,就是显得人太年轻了。   不过,她本来就小,翻年才十九。突然,想起徐锐也才二十一,而他们今年就要结婚。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镜子里倒映出的女人笑的温柔。   早晨起来,谢灵先闷了白米饭,等谢灵收拾好自己,去了厨房已经有米饭的香味传来。   秋阳秋月专注的看着锅。   谢灵摸摸两人的头,说道:“小姨待会炒菜,你俩在这儿,刚洗白的小脸要被弄脏了。今天小姨烧火,你家去堂屋耍吧。”   秋阳秋月同时摇头,她们想陪小姨一起做,要不然小姨忙不过来的。   “去吧,这回炒菜很快的。肉丸菜丸、炸豆腐,炸土豆都是熟的,小姨一炒就好了。一会儿好了,小姨叫你们。”   秋阳秋月被谢灵接来四个月了,初来时的怯懦已经不见,眉眼间更多的是活泼和自信。   这段时间里,谢灵很疼爱她们,但却不会娇惯。   两个孩子褪去小心翼翼,还是一样的懂事。   谢灵感到欣慰,但还是摇头拒绝,让她们出去了。今天过年,两个小孩子玩的开心就好。   谢灵给两人讲清楚道理,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离开厨房。两人来到西屋,从小书箱里拿出积木。   只见一座房子的具体雏形已经显现,秋阳秋月分别把自己的小床和柜子放在各自的小屋里。把门拼好,就差屋顶了。   秋月兴冲冲地对一旁的秋阳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拼屋顶,然后把它按上。”   秋阳被她妹的奇特思维惊了一下,拼了屋顶她们还能看到房子里面的东西吗?   偏偏秋月继续开口了:“咱们拼了屋顶,继续把堂屋的茶几门槛拼好。”   秋阳:“小姨的屋子还没拼呢!”   闻言,秋月忙去木制的书箱里找小块积木,把一对小木块翻了个遍,都没找着床和柜子形状的木块。   她准备挠头,随即想起自己美美的小辫子,改抠手心,眼里带着疑惑,开口说道:“姐姐,没有啊,没有小姨的床,柜子,只有门,咱们已经拼上了。”   秋阳对此也非常疑惑,不过她不似秋月这么好奇,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床,干脆安静的拼起围栏来。   秋月想了一会儿也放弃了,等有时间了问问小姨吧!然后,放下这个问题,也开始和姐姐一起拼围栏。   就像谢灵说的那样,炒菜很简单,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就早晨这么一顿,肉丸子和菜丸子全没了。   但娘三儿却吃得心满意足,满嘴流油。豆腐是谢家沟姓李的一家磨的,因为查的严的问题,已经好久不磨,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大量磨豆腐。谢家沟的队员们拿着鸡蛋之类的东西去换。   谢灵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豆腐,但豆腐里面含有蛋白质,在物资稀缺的环境下,是非常好的营养品。   家里的鸡蛋都被娘三儿吃了,谢灵干脆拿钱换了一捆豆腐。   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大烩菜,她还调了个小葱拌豆腐,味道不错,抿在嘴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娘三儿都很喜欢。   三人吃得饱饱的,谢灵让两个闺女在堂屋慢走消食,她则是快速把碗洗了,要知道一会儿可是有人来家里的。   果不其然,等谢灵收拾好厨房,打开大门,就见好几个孩子等在门口。   “谢姨姨,过年好。”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冲谢灵拱拱手。   谢灵对几个孩子笑笑,然后说道:“快来家里坐坐啊!”   说着,带着孩子们来到堂屋。   堂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炸面片,炸面花。   当然,最引孩子注意的还是那满满一盘子的瓜子与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纸包着的糖果。   来的五个孩子里,唐婶李荷花家的有三个,其它两个是桂香嫂子家的栓子和根生。五人分成两堆,显然不是一路来的。但此时,五个孩子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视线粘在糖果上。   显然几个小孩子都是想吃的,不过四男一女,年纪不大,但很懂事,没有乱摸。   谢灵看出几个孩子眼里的渴望,她冲他们温柔一笑,温声道:“姨姨把东西摆在桌上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小皮猴们吃嘛!别跟姨姨客气,多抓一些。”   大年初一上午,本来就是这群孩子们的热闹时间。每家堂屋圆桌上的东西就是供来家里的小孩子拿的。   只不过,谢家盘子里的糖果有些多,让她们筹措了。   不过,小孩子最会看眼色,见谢灵冲他们笑的和善,又听到谢灵的话。   眼睛一亮,然后伸手从桌上拿糖果和瓜子,放进自己衣裳的大兜里。   “炸面片和炸面花,小姨往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炸面花也有的是咸的,大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味道吃。”谢灵笑着站在一旁,提醒几人。   西屋里听到动静的秋阳秋月也出来,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叫出声,“哇,你们都来了。”   “对啊,小姨炸的面片和面花都特别好吃呢!”秋阳秋月想起那甜滋滋的味道,眯眯眼,一边抓起一个可爱的面花,一边对几个小伙伴说道。   屋子里,七个孩子说笑成一团,显得十分热闹。谢灵就在旁边笑着看几人闹。   孩子一般不会在一家停留太久,这不,没过多久,几个孩子就和谢灵告别。   “姨姨,我们要走了。”   大概觉得谢灵比较和善,走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告别。   谢灵叫住几人,把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几个孩子。   堂婶李荷花家的三个孩子,谢灵给了五分钱,栓子和根生给了三分钱。   这压岁钱不多不少,谢灵掐得正好。毕竟,谢灵给了别人,人家家长也会给秋阳秋月。   钱被红纸包着,几个孩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能接到红包,都高兴极了。向谢灵道声谢后,随即蹦蹦跳跳地离开谢家。而秋阳秋月也跟在她们后面。   “秋阳秋月,你们家里的糖果好多啊!”   “那当然了,这是小姨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其中,这个橙子味的最好吃了,这个黄色的糖纸也最好看。”   “啊,这个红色的也好看呢!”   “哇,咱们可以收集糖纸了。”      谢灵站在院里隐约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说话声。   一上午,谢灵家陆陆续续来了四拨人,第二波是谢家本家的孩子,比李荷花家的关系远,谢灵给他们包了三分钱的红包。   第三波是陈丫子的儿子闺女,志安和志乐,兄妹两个牵着手,来到谢灵家里。   规规矩矩的给谢灵行了晚辈礼,拜了年。   “谢姨姨,新年快乐,我和妹妹给您拜年啦。”   谢灵被两人这九十度鞠躬礼给吓了一跳,这种礼节一般都是小辈给家里老人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辈行的。   她立马扶起两人,说道:“你娘这够客气的,来小姨这儿还让你们讲究这个。”   显然,志安志乐好好的不会做这个,只会是陈姐嘱咐儿子闺女的。   “娘说,您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您起的。娘说,她不能来,所以让我们来好好感谢您。”说完,他才就着谢灵的手起来。   谢灵毫不避讳地让秋阳秋月跟志安志乐耍。   新猪场的事,虽然不是谢灵特意帮陈丫子的,但陈丫子确实因此受益。得了肉是次要,队里的大人不再对避讳志安志乐才是陈丫子最高兴的。   谢灵教陈丫子冰糖葫芦,又给她提供冰糖,让她有了来钱的路子。   给孩子起名字,一件一件的,可能对于谢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但对于陈家三口,却是让她们有了很大改变。   志安十岁还不算大,但他从小见得多,性子早熟。也隐约明白谢灵对他们的帮助。   说话的时候真心实意,谢灵把两个孩子扶起,没说什么,只摸摸他们的头。   让两个孩子抓了一把瓜子糖果,递过红包。   两个孩子刚走不久,第四波也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谢家。   谢云云穿着一身绿军装,梳着两个辫子,嘴角带笑,背着手,来到谢家堂屋,坐在堂屋板凳上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谢灵,你猜猜我今天来找你干嘛?”说话时,神采飞扬。   肯定是好事呗!想想谢云云的性子,试着猜测道:“穿了身绿军装,所以向我炫耀来了?”   谢云云:话说她有这么幼稚吗?   要是谢灵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有。   一看谢云云的神色就知道她没说对,再看看她始终背在后面的手,谢灵也懒得和她玩猜谜游戏。她神色慵懒坐在首位的椅子上,手扶着把手,不搭理她。   真是无趣的家伙。   谢云云心里腹诽一句,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眼睛里闪过喜悦,谢灵一定想不到自己来找她做啥。   “谢灵,我今天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说起原进宇她还是有些羞怯,脸红红的,“原进宇下个月结婚。”   谢灵:   她就那么愣在那里,她是谢灵,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她说了什么?   结婚?   上次小学开学的时候,两人见面还是不熟的样子,这会儿竟然结婚?一个生产队的,为啥她就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好半天,谢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说一句:“乡下人发啥请帖。”   闻言,谢云云笑的羞涩,“请高中同学,我都发了请帖。不过,同学也没几个,就你和王悦,刘小英。至于进宇那块,好像就一个男同学。”   谢灵:“额。”   看到这样的谢灵,谢云云越发得意,继续说道:“谢灵,没想到吧,我竟然比你早结婚。不知道你讲究个啥,咱乡下人还先定亲,看我一步到位,直接结婚。”谢云云拿谢灵说的话怼起谢灵。   谢灵这次真的是甘拜下风,这世界变化真快,看看谢云云神采飞扬的神色,咳嗽一声开口说道:“你们怎么好好的就结婚了?”这瞒地太严了,之前一丝风声也没听到。   “咳,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他要结婚了,祝福我们就对了。”谢云云仿佛想到什么,脸再次烧起来。   她不说,谢灵也不勉强,只是观察她片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放下心,说道:“祝贺你了,谢云云。不过,你大年初一上我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确定不是故意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最后一句话,谢灵没说,但她的表情显而易见就是这么个意思。   谢云云有些心虚,她确实是故意来的,不过她不承认,谢灵能说个啥子。   确实,她不承认,谢灵也不能说啥,只不过,说了一会儿,谢灵就想赶人了。因为,这人太幼稚了。   谢灵守在家里,等小孩子上门。那边,秋阳秋月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走街串巷,去别人家里装一兜瓜子,时不时的有一两个糖果,和谢家不能比,但两人也很高兴。   在徐家湾的时候,两人过年也会去亲戚家邻居家装瓜子,可是每次一出人家家门,徐家宝和徐小宝就强硬从两人的兜里抢过东西。   如果秋阳秋月不给,徐家宝就会向王娣来告状。然后,不仅兜里的东西存不住,还要讨一顿打。   而现在,没有奶,没有什么哥哥,也没有什么宝,只有欢乐自在的两人和小伙伴们。   一直到晚上,躺在炕上,秋阳秋月还在叽叽喳喳的回忆白天的欢乐。   秋阳:“别人家里都贴红红的对联了,咱们家就没贴。”   秋月:“好多哥哥姐姐拿着本子一直蹲在别人家门口写字呢!为什么啊?”   “应该是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哥哥姐姐们收集对联。”   秋阳:“哥哥姐姐们好勤快啊!大年初一就收集。”   因为,再晚点,大门上的对联可能就被顽皮的孩子撕掉了。谢灵心里这么想,说出口地却是:“是啊,以后秋阳秋月念书要勤快一点哦。”   秋月:“小姨,今天街上好多小伙伴呀!好多人我都觉得好陌生,之前就没见过。”   因为,好多女孩之前都被长辈拘在家里干活。今天过年,当然要把孩子放出来挣压岁钱呀!   谢灵认真听两个闺女说话,时不时地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一些不好的事,她没有跟两人说。   秋阳秋月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兜里的钱,连忙起身,把钱和红包掏出来交给谢灵。   “小姨,今天有几个奶奶给我和妹妹钱,都在这儿了。”   “两个红包,荷花奶奶给了一个,陈婶婶给了一个。桂香婶婶给了三分钱,几个叔奶奶也给了三分。”说到这儿,秋月挠挠头,想了想,“云云姨姨也给了我和姐姐一人一个红包。”   谢灵把人一一记在心里。   至于钱,谢灵没有拿,而是从炕上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东西。 第57章 手表   谢灵拿着两个木制的存钱罐递到两个闺女面前, 笑着开口:“这是徐叔叔给你们的新年礼物。以后, 你们可以把钱存到里面。这次的压岁钱不用给小姨,你们自己攒着。”   收到礼物,秋阳秋月高兴得很, 把自己的压岁钱放进存钱罐里, 然后抱在怀里。   谢灵叫她们这样, 有些好笑的说道:“放到窗台上明天再瞧, 现在先睡觉。”   秋阳秋月依依不舍的放下存钱罐,然后躺在炕上。谢灵给俩人盖好被子,熄灭煤油灯也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谢家没有亲戚,谢灵也没有去走亲戚。   只在初十的时候, 牵着两个闺女给谢爸谢妈上坟磕头。   下午又去了徐家湾。谢灵大姐谢静葬在罗家老坟,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来到罗家。   罗家这段日子过的不算好, 尤其是传出王娣来偷东西的消息后,罗家本就不好的人缘变得更差了。   谢灵到罗家的时候, 王娣来正在哄孙子。   “家宝乖, 奶

ҳ | Ŀ¼ | ֪˭ | Сڰ | Ȧ

  • ͷʣ 785553
  • 177
  • 飺 ͨû
  • עʱ䣺2019-10-24 07:48:41
  • ֤£
˼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时候,谢灵一直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当时,她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行为上却是难以做到。   徐锐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安抚她的背,说道:“拿书的事过去了。你给徐叔的画,除了徐叔徐老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我嘱咐过徐叔,不让他说出去。至于以后,都有我在。”他希望谢灵是肆意的,开心的,而不是现在后怕的样子。   谢灵被他抱到怀里,也没有反抗,靠在他胸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徐锐,有你真好。”谢灵仰着头,注视着男人,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你真好,谢灵。徐锐心里默念,嘴上没说话。他的目光全被谢灵的脸、眼睛、嘴唇吸引住。   我想吻你了,谢灵。徐锐心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靠近怀里的女人。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交,呼吸环绕。   谢灵被男人有些凶悍火热的气息包围,不自觉的闭上眼。   “灵灵,睁开眼,看着我。”   此时的徐锐不复之前在谢灵面前的沉默,听话。   周身的气势变强,看向谢灵的目光灼热,充满掠夺的意味。   谢灵被他看的羞恼,听到他这话,不自觉的拍打他的胸膛,这男人真可恶,要亲就快亲,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谢灵变得迷迷糊糊,心里那么想着,行动上却截然相反,不自觉的睁眼,然后被男人眼里的灼热一刺,本能觉得危险,无意识的想要退开。   徐锐哪里会让她退,怀里人睁开了眼,他再也忍不住地吻上去。   唇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吻上那处柔软。   此时,徐锐已经不再青涩。   先是不停地在谢灵的唇上蠕动,克制着凶狠的力道,轻轻的研磨、舔舐。   谢灵睁着眼睛,像是被男人的热情吓到,或许是害羞,想要闭眼。   徐锐哪里愿意,只用手抚摸她的眼睛,喃喃自语:灵灵,不要闭眼。看着我。   谢灵张张嘴,想要回应,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   无意间,徐锐已经扣开她的的牙关,这种亲密刺激地徐锐更加失控。   随即,他再也克制不住。   谢灵坐在凳子上,看向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人。神情娇羞,从脸到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嘴唇又红又肿。   难以想象,这会是她自己。   偏偏,一旁两个闺女还问她:   “小姨,你嘴怎么啦?”   “看着好肿,小姨你疼不疼。”   两人说着,还想摸摸谢灵的嘴。   小姨·谢灵表示,她不疼只是麻。可是这话能说吗。   她避开两人伸过来的手,勉强对两个闺女笑笑,说道:“小姨被虫子咬了一下,就是有点肿,不怎么疼。”   “可是,小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真是不疼吗?”   谢灵:“真的不疼。”   这边,谢灵被两个闺女问住。   而罪魁祸首·徐锐则是心情愉悦的回到家。   徐家爹娘和几个兄弟虽然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而徐锐,房子还没盖好,他又是一人,所以先和徐长喜刘秋苗在一起吃饭。   此时,刘秋苗正在厨房里做三人的晚饭。   徐锐拎着几样东西进了厨房。   “娘,这是谢灵给的年礼。”   刘秋苗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去一看。   三包红豆糕,包装好,看着就不便宜。还有两盒烟,外加一瓶酒,不过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酒,但看着包装应该是的。   “瓶子里是山楂酒,酒精浓度很低,是谢灵自己酿的。她说这酒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能喝,不存在喝醉或者伤身体的问题,让您放心喝。”   刘秋苗知道是谢灵送的年礼,本来就高兴得很。   听到徐锐后面的话,她笑的更加和蔼,灵灵这孩子真有心了,这礼物送的周到,肯定是专门问过儿子后准备的东西。   至于谢灵自己酿的山楂酒,到底好不好喝,没人在意这个问题。只知道,这是谢灵的一番心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锐就把山楂酒打开。   顿时,一股清香铺满整个饭桌。   徐长喜禁不住先倒了一碗,喝了一口,酸酸的。虽然没有烈酒的甘醇,酒精的味道只是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但也不影响徐长喜对它的喜爱。   看老头子喝了一口又迫不及待给自己倒上的样子,刘秋苗也有些好奇,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怕辣,刘秋苗到底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感觉有些酸,有些细腻。她不知怎么描述,总之好喝的很。   “灵灵真是个手巧的,这酒真是好喝极了,也不知她怎么做的。我以前也做过山楂酒,可没有这么好喝呀!”   不光谢家沟有山楂树,南理这边也有不少山楂。   那山楂酸的很,大家不愿意吃,泡着喝水也有些酸。   有条件的人家就会拿它做山楂酒。这几年,徐家的日子过得不错。   徐长喜又是个爱喝酒的,刘秋苗也做一些山楂酒,味道不难喝。   却也没有谢灵做得这么香。   徐锐听着他娘的赞叹声,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心情好得很。   不过,见老头子一碗一碗的喝着,饭也顾不上吃,刘秋苗就有些不乐意了。   老头子喝的太快了,就算不给儿子留,怎么也得给孙子留点。   于是,冲徐锐说道:“去叫你两个侄子过来吃饭,让他们也尝尝,灵灵这山楂酒浓度不高,小孩子喝着也好。”   这一叫,不仅两个孙子来了,三个儿子儿媳妇也跟在徐锐身后。   大儿媳王英拿着一盆炖土豆,二儿媳妇陈男拿着几张馅饼,三儿媳妇刘晓云大着肚子,手里没拿东西。   不过,徐文手里却是端着一人炒干菇。老大徐解放抱着小儿子。   刘秋苗就是想叫两个孙子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口子都来了。   “你这大着肚子咋还来呢,徐文也是,不扶着你,净让你自己走。”刘晓云怀孕五个多月,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刘晓云体型偏瘦,配着鼓囊囊的肚子,刘秋苗看着有些不忍。   虽说肚里是她的孙子,可说句实话,这孩子也太会吸营养了,刘晓云自从怀孕后,吃得多喝得多,结果自己没胖,反而瘦了不少,再看她的肚子,五个多月,都有别人六个月大小了,一看就是孩子吸走了。 第55章 徐家事   刘晓云听到婆婆的话, 笑的爽朗, “我身体好,有一会儿路哪会累。”这孩子虽说能吃,但是真不闹腾她娘。   刘晓云看着瘦了, 但身体却是有精神的。   一旁, 几人把菜放在桌子上。   只叫了孙子, 但儿子儿媳能来, 刘秋苗还是非常高兴的。   “今天,本来是想让我俩孙子尝尝这山楂酒,没想到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人喝一点。”刘秋苗一边说着,拿起瓶子, 顺带瞅了徐长喜一眼, 这老头子真能喝, 一会小半瓶都没了。   “山楂酒?娘你酿的时候应该叫我,我帮您一起。”王英接过刘秋苗的瓶子, 准备给众人倒。   一旁, 刘晓云碰碰丈夫的胳膊, 给他使眼色。   正在傻乐的徐文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说道:“大嫂, 我来给大家倒,你快坐着吧!”   刘秋苗点点头:“对着嘞,让文子倒,英子你快坐下。”   徐文笑着给众人倒上,刘秋苗在一旁看着她们喝。   等她们喝完, 忙问道:“你们觉得味道怎么样?”   “好喝。”   “好喝。”      大家点点头,味道真是不错。不过,这不是他娘酿的吧?众人心里纳闷。   “这是灵灵给我们老俩送的年礼,这山楂酒是她自己酿的嘞!”看到众人眼里的赞叹,刘秋苗笑着说道。   灵灵?众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亲兄弟定亲,他们几个当然高兴。但也不会特意关注弟妹的情况。   倒是王英和刘晓云俩人先想起来。   四弟定亲的对象不就叫谢灵吗?   这姑娘趁现在不忙就送来年礼,再一想刚才那个味道。   两人心中有数,这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巧。   虽然她们分家了,但妯娌之间总要相处。有一个聪明的弟妹总比那些个蠢笨的。   一旁,可口的山楂酒,陈男喝着却是没滋没味。   本来,徐家几个儿媳里,她最不得刘秋苗喜欢。本想着弟妹来了也得适应好长时间,就像她刚嫁过来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那段期间,婆婆也没有多喜欢她。   可这未过门的弟妹,还没进门呢,就讨了婆婆喜欢。   陈男自怜自艾,可她也不想想,她未过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给未来婆婆带点东西。   反而是徐解军天天帮陈家上工,那会儿陈家人不用说送吃的,连个谢都没有。   陈男嫁进徐家,自以为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可是哪家长辈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媳妇,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活像婆家苛待她似的。   刘秋苗婆婆去的早,嫁到徐家没有受过刁难,公公是个脾气好的,丈夫看着倔,也是疼老婆的。   刘秋苗自己没吃过啥苦,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对媳妇也十分宽容。   陈男嫁进徐家,虽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也没有过多苛待。加上陈男没有坏心,在徐家可比重男轻女的娘家舒服多了。   在场众人可不管陈男的想法,只乐呵呵的吃着菜,喝几口山楂酒,心里美滋滋的。   “奶,这个好好喝啊!我还要一碗。”徐磊大口大口喝完,继续冲刘秋苗要山楂酒。   一边的徐周看看空了的碗,脸红红的,同样用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秋苗。   刘秋苗乐的不行,刚要给两个乖孙子倒,结果插进一个声音:“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多喝,周周快别喝了,当心喝坏肚子。”   声音在一群言笑晏晏的人中间,有些别样的尖锐。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徐解军暗道一声糟糕,这媳妇咋回事!这几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这又闹什么脾气。她也不想想,那酒要是真对小孩儿不好,他娘能让两个孙子喝吗?要知道,他娘平时最疼两个孩子了。   此时,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刘秋苗冷下脸。   几个兄弟有些莫名其妙,王英和刘晓云却是瞬间明白二弟妹/二婶感的毛病犯了,又心歪了。   在尴尬的气氛中,冷漠低沉的声音响起:“谢灵酿的是一种低度果酒,她加了白糖,还保留山楂的天然果香,无论大人孩子都可以食用,可以健脾开胃。”   在徐家,徐锐从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   他不喜欢任何诋毁谢灵的话,陈男说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他还是准备解释一下。   陈男的脸瞬间爆红,眼眶湿润,流出眼泪。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样,陈男永远是敢说不敢当。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胆小。   刘秋苗觉得自己遇到克星了,哭是她的绝招,可让陈男这么一哭,她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哭能这么用啊。   好好的一场聚餐,被陈男给弄得不上不下,草草收场。   回到自己屋里的陈男则哇哇哭了一场,这点徐周可以作证。因为徐解军没理自己媳妇,陈男只能拽着儿子哭。   娘俩屋里流泪,门外,徐解军蹲着身子抽着叶子烟。   徐解军有时也很累,听着媳妇的哭声累,想着儿子越发敏感内向的性子累。   突然,他忍不住了,走进屋里把茫然失措的儿子抱起来,不理会陈男的哭喊,抱着儿子往他娘的屋子里走。   “儿子,害怕不。”   “我,不害怕。”   “跟爹说实话,爹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徐周低低的抽噎:“我害怕的,爹,我害怕。”   徐解军拍拍儿子的背,轻声安抚:“不怕,不怕,爹带你去你奶那儿,今晚周周跟奶睡,好不好?”   “好。”   把儿子送到他娘屋里,刘秋苗啥也没说,接过孙子。   “你快走吧,把周周搁这儿,我跟我孙子睡。”   也不看她儿子,只把孙子揽在怀里哄着。   徐周依赖的靠在刘秋苗身上,徐解军看着顿时放下心。随即,听他娘这么说,顿时无奈一笑。   “周周到您老俩这儿,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陈男还在小声哭着。   徐解军没说话,只把炕衬好,把被子弄好,揽过陈男,把她塞进被里,说着:“睡吧,今晚周周跟娘睡,咱夫妻俩睡。以后有啥委屈跟你男人哭诉,不要对着周周,周周还小,他听不懂。”   说这话时,徐解军眼里闪过浓浓的无奈。自己的选的媳妇,不能祸害其他人,只祸害他就够了。   至于周周,跟着他娘就好。 第56章 过年   刘秋苗搂着自己的乖孙子睡觉, 也不好奇老二屋里的动静, 事实上徐家几个屋子都不好奇,因为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无非是陈男委屈流泪呗!   徐家就连最粗枝大叶的徐文都知道他二嫂是个心思细又爱哭的人。   第二天, 刘秋苗早早起来, 把她炸的菜丸子用油布包起来, 从柜里拿一包红糖, 放到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递给徐锐。   “一会儿骑着车,给灵灵送过去。还有,锐子啊, 你现在也放假不上班了, 趁过年之前, 多去谢家沟走走,看看灵灵, 她一个姑娘家的不容易, 家里有啥力气活需要干了, 你多帮帮她。”   锐子主动提起结婚,心里应该是喜欢人家姑娘的。   但他冷冰冰的, 又是个不会说话的。   刘秋苗心里怎么也放不下,瞅空就想说说他。   “你也别不知道说什么,前几天那宅基地不是批下来了吗。你就和灵灵说说这,那新房建成可是你俩住的。”   一旁,徐长喜突然插话:“你要的那地方有点偏, 而且面积有些大了。你是怎么想的。”   徐锐坦言说道:“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至于屋子,我准备多盖几间,我和谢灵的新房,两个闺女一间,以后的孩子一间。您和娘以后也可以住一住。”,这里的闺女指的是谢灵的两个外甥女,刘秋苗和徐长喜都知道。她们也不反对,既然儿子要娶人家,与之相应的就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而且,定亲那天,刘秋苗两人见过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被谢灵教的好,人长的俊俏不说,性子也大大方方。   真是谁教的像谁,想到这儿,刘秋苗瞬间想起了二儿媳,随即,心里一口气堵在那,上不上去,下也下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   徐长喜没想那么多,只沉思片刻,问道:“你手里的钱够用不?”   徐锐点点头道:“够的。”   徐长喜闻言也不多说,锐子有见识,又是个有主见的性子,他当爹的也不会干预他的决定。只是听到他那句让您和娘也去住住,心里到底熨贴。   接下来,三人不再说话。   吃过饭,徐锐就把刘秋苗准备的回礼给谢灵送过去。   谢灵送年礼送的比较早,一是因为谢家白事没过一年;二则是考虑到徐家儿媳妇多,亲戚也多,年礼肯定走的不少。作为未过门的媳妇,还是早一些低调一些好。   所以,在刘秋苗回完礼以后,其他人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年礼。   直到大年三十还有少数心大的人家没走完年礼呢!   这一天,谢家沟家家户户都在贴对联和年画。   对联年画不似以往的喜庆,以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已经过时,或者说是被限制了。包括吉庆有余、五谷丰登、招财进宝等的年画。   如今的对联变成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等和此类似的内容。   变化最多的还是年画,各家都要贴主/席像和造/反内容的年画。   当然这一切的热闹和改变不包括谢灵家。   白事前三年不贴对联不张年画,谢灵家也是如此。   她起了个大早,坐上锅开始炸土豆块,炸豆腐块。至于肉丸子和菜丸子在几天前就炸好了。   豆腐土豆肉丸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不管油再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总想让亲人吃点好的。   光年底炸东西,就要消耗家里一小半的油。其它人家如此,谢灵家也一样。   炸完豆腐和土豆,还剩一些油,谢灵干脆起好面条,炸了一墟片和面花,这些可以在明天来孩子的时候给她们抓上吃。   大年初一   谢灵和两个闺女早早起来。   谢灵还是一身藏蓝色的棉袄棉裤,黑色棉布鞋。   与之相比,秋阳秋月喜庆多了,两人棉袄是蓝色的,裤子却是枣红色的新裤子,棉布鞋上绣着精致粉嫩的小猪。   她们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谢灵分别给两人编了两个辫子,把红头绳系成蝴蝶结的形状,好看极了。   早晨,秋阳秋月对着桌上的小镜,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美滋滋的。   谢灵淘米的水让三人洗了脸,不知道是两个人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脸格外的细腻。   “小姨,我感觉我的脸好光滑啊!”秋月最爱美,摸摸自己的小脸,仰起头对正在给自己编辫子的谢灵说道。   谢灵噗嗤一声笑开,淘米水的效果哪有那么好,也就是这几个月两个闺女吃得好,早睡早起,没有黑天摸地的干活。   加上谢灵一直督促她们用皂荚洗手,用雪花膏擦脸。不能说两人像谢灵那样白,但也有光泽了,一看就是气色极好。   至于那淘米水,也是谢灵看过产地才敢用的。   这里的大米来自临县,湖县和长县条件差不多,都穷的很,农药化肥想打也打不起。   要不然,谢灵也没那么心大,就是在没有洗面奶也不会让自己和两个闺女用淘米水洗脸。   当然,谢灵面上不会反驳秋月的话,而是附和着说道:“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看着就喜庆。   秋月从不怀疑小姨说得,本来就觉得好看的她顿时觉得自己更美了。   于是,蹦蹦跳跳的牵着姐姐的手出去屋子,临走前对谢灵说着:“小姨你快点,我和姐姐去米饭好了没。”   说罢,想想白生生软乎乎的大米饭,顿时绷得更欢。   谢灵笑着摇摇头,继续给自己编辫子,刚来的时候,她极为不习惯编辫子。   几个月下来,看着看着,感觉还怪顺眼,就是显得人太年轻了。   不过,她本来就小,翻年才十九。突然,想起徐锐也才二十一,而他们今年就要结婚。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镜子里倒映出的女人笑的温柔。   早晨起来,谢灵先闷了白米饭,等谢灵收拾好自己,去了厨房已经有米饭的香味传来。   秋阳秋月专注的看着锅。   谢灵摸摸两人的头,说道:“小姨待会炒菜,你俩在这儿,刚洗白的小脸要被弄脏了。今天小姨烧火,你家去堂屋耍吧。”   秋阳秋月同时摇头,她们想陪小姨一起做,要不然小姨忙不过来的。   “去吧,这回炒菜很快的。肉丸菜丸、炸豆腐,炸土豆都是熟的,小姨一炒就好了。一会儿好了,小姨叫你们。”   秋阳秋月被谢灵接来四个月了,初来时的怯懦已经不见,眉眼间更多的是活泼和自信。   这段时间里,谢灵很疼爱她们,但却不会娇惯。   两个孩子褪去小心翼翼,还是一样的懂事。   谢灵感到欣慰,但还是摇头拒绝,让她们出去了。今天过年,两个小孩子玩的开心就好。   谢灵给两人讲清楚道理,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离开厨房。两人来到西屋,从小书箱里拿出积木。   只见一座房子的具体雏形已经显现,秋阳秋月分别把自己的小床和柜子放在各自的小屋里。把门拼好,就差屋顶了。   秋月兴冲冲地对一旁的秋阳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拼屋顶,然后把它按上。”   秋阳被她妹的奇特思维惊了一下,拼了屋顶她们还能看到房子里面的东西吗?   偏偏秋月继续开口了:“咱们拼了屋顶,继续把堂屋的茶几门槛拼好。”   秋阳:“小姨的屋子还没拼呢!”   闻言,秋月忙去木制的书箱里找小块积木,把一对小木块翻了个遍,都没找着床和柜子形状的木块。   她准备挠头,随即想起自己美美的小辫子,改抠手心,眼里带着疑惑,开口说道:“姐姐,没有啊,没有小姨的床,柜子,只有门,咱们已经拼上了。”   秋阳对此也非常疑惑,不过她不似秋月这么好奇,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床,干脆安静的拼起围栏来。   秋月想了一会儿也放弃了,等有时间了问问小姨吧!然后,放下这个问题,也开始和姐姐一起拼围栏。   就像谢灵说的那样,炒菜很简单,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就早晨这么一顿,肉丸子和菜丸子全没了。   但娘三儿却吃得心满意足,满嘴流油。豆腐是谢家沟姓李的一家磨的,因为查的严的问题,已经好久不磨,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大量磨豆腐。谢家沟的队员们拿着鸡蛋之类的东西去换。   谢灵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豆腐,但豆腐里面含有蛋白质,在物资稀缺的环境下,是非常好的营养品。   家里的鸡蛋都被娘三儿吃了,谢灵干脆拿钱换了一捆豆腐。   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大烩菜,她还调了个小葱拌豆腐,味道不错,抿在嘴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娘三儿都很喜欢。   三人吃得饱饱的,谢灵让两个闺女在堂屋慢走消食,她则是快速把碗洗了,要知道一会儿可是有人来家里的。   果不其然,等谢灵收拾好厨房,打开大门,就见好几个孩子等在门口。   “谢姨姨,过年好。”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冲谢灵拱拱手。   谢灵对几个孩子笑笑,然后说道:“快来家里坐坐啊!”   说着,带着孩子们来到堂屋。   堂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炸面片,炸面花。   当然,最引孩子注意的还是那满满一盘子的瓜子与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纸包着的糖果。   来的五个孩子里,唐婶李荷花家的有三个,其它两个是桂香嫂子家的栓子和根生。五人分成两堆,显然不是一路来的。但此时,五个孩子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视线粘在糖果上。   显然几个小孩子都是想吃的,不过四男一女,年纪不大,但很懂事,没有乱摸。   谢灵看出几个孩子眼里的渴望,她冲他们温柔一笑,温声道:“姨姨把东西摆在桌上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小皮猴们吃嘛!别跟姨姨客气,多抓一些。”   大年初一上午,本来就是这群孩子们的热闹时间。每家堂屋圆桌上的东西就是供来家里的小孩子拿的。   只不过,谢家盘子里的糖果有些多,让她们筹措了。   不过,小孩子最会看眼色,见谢灵冲他们笑的和善,又听到谢灵的话。   眼睛一亮,然后伸手从桌上拿糖果和瓜子,放进自己衣裳的大兜里。   “炸面片和炸面花,小姨往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炸面花也有的是咸的,大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味道吃。”谢灵笑着站在一旁,提醒几人。   西屋里听到动静的秋阳秋月也出来,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叫出声,“哇,你们都来了。”   “对啊,小姨炸的面片和面花都特别好吃呢!”秋阳秋月想起那甜滋滋的味道,眯眯眼,一边抓起一个可爱的面花,一边对几个小伙伴说道。   屋子里,七个孩子说笑成一团,显得十分热闹。谢灵就在旁边笑着看几人闹。   孩子一般不会在一家停留太久,这不,没过多久,几个孩子就和谢灵告别。   “姨姨,我们要走了。”   大概觉得谢灵比较和善,走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告别。   谢灵叫住几人,把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几个孩子。   堂婶李荷花家的三个孩子,谢灵给了五分钱,栓子和根生给了三分钱。   这压岁钱不多不少,谢灵掐得正好。毕竟,谢灵给了别人,人家家长也会给秋阳秋月。   钱被红纸包着,几个孩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能接到红包,都高兴极了。向谢灵道声谢后,随即蹦蹦跳跳地离开谢家。而秋阳秋月也跟在她们后面。   “秋阳秋月,你们家里的糖果好多啊!”   “那当然了,这是小姨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其中,这个橙子味的最好吃了,这个黄色的糖纸也最好看。”   “啊,这个红色的也好看呢!”   “哇,咱们可以收集糖纸了。”      谢灵站在院里隐约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说话声。   一上午,谢灵家陆陆续续来了四拨人,第二波是谢家本家的孩子,比李荷花家的关系远,谢灵给他们包了三分钱的红包。   第三波是陈丫子的儿子闺女,志安和志乐,兄妹两个牵着手,来到谢灵家里。   规规矩矩的给谢灵行了晚辈礼,拜了年。   “谢姨姨,新年快乐,我和妹妹给您拜年啦。”   谢灵被两人这九十度鞠躬礼给吓了一跳,这种礼节一般都是小辈给家里老人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辈行的。   她立马扶起两人,说道:“你娘这够客气的,来小姨这儿还让你们讲究这个。”   显然,志安志乐好好的不会做这个,只会是陈姐嘱咐儿子闺女的。   “娘说,您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您起的。娘说,她不能来,所以让我们来好好感谢您。”说完,他才就着谢灵的手起来。   谢灵毫不避讳地让秋阳秋月跟志安志乐耍。   新猪场的事,虽然不是谢灵特意帮陈丫子的,但陈丫子确实因此受益。得了肉是次要,队里的大人不再对避讳志安志乐才是陈丫子最高兴的。   谢灵教陈丫子冰糖葫芦,又给她提供冰糖,让她有了来钱的路子。   给孩子起名字,一件一件的,可能对于谢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但对于陈家三口,却是让她们有了很大改变。   志安十岁还不算大,但他从小见得多,性子早熟。也隐约明白谢灵对他们的帮助。   说话的时候真心实意,谢灵把两个孩子扶起,没说什么,只摸摸他们的头。   让两个孩子抓了一把瓜子糖果,递过红包。   两个孩子刚走不久,第四波也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谢家。   谢云云穿着一身绿军装,梳着两个辫子,嘴角带笑,背着手,来到谢家堂屋,坐在堂屋板凳上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谢灵,你猜猜我今天来找你干嘛?”说话时,神采飞扬。   肯定是好事呗!想想谢云云的性子,试着猜测道:“穿了身绿军装,所以向我炫耀来了?”   谢云云:话说她有这么幼稚吗?   要是谢灵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有。   一看谢云云的神色就知道她没说对,再看看她始终背在后面的手,谢灵也懒得和她玩猜谜游戏。她神色慵懒坐在首位的椅子上,手扶着把手,不搭理她。   真是无趣的家伙。   谢云云心里腹诽一句,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眼睛里闪过喜悦,谢灵一定想不到自己来找她做啥。   “谢灵,我今天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说起原进宇她还是有些羞怯,脸红红的,“原进宇下个月结婚。”   谢灵:   她就那么愣在那里,她是谢灵,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她说了什么?   结婚?   上次小学开学的时候,两人见面还是不熟的样子,这会儿竟然结婚?一个生产队的,为啥她就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好半天,谢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说一句:“乡下人发啥请帖。”   闻言,谢云云笑的羞涩,“请高中同学,我都发了请帖。不过,同学也没几个,就你和王悦,刘小英。至于进宇那块,好像就一个男同学。”   谢灵:“额。”   看到这样的谢灵,谢云云越发得意,继续说道:“谢灵,没想到吧,我竟然比你早结婚。不知道你讲究个啥,咱乡下人还先定亲,看我一步到位,直接结婚。”谢云云拿谢灵说的话怼起谢灵。   谢灵这次真的是甘拜下风,这世界变化真快,看看谢云云神采飞扬的神色,咳嗽一声开口说道:“你们怎么好好的就结婚了?”这瞒地太严了,之前一丝风声也没听到。   “咳,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他要结婚了,祝福我们就对了。”谢云云仿佛想到什么,脸再次烧起来。   她不说,谢灵也不勉强,只是观察她片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放下心,说道:“祝贺你了,谢云云。不过,你大年初一上我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确定不是故意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最后一句话,谢灵没说,但她的表情显而易见就是这么个意思。   谢云云有些心虚,她确实是故意来的,不过她不承认,谢灵能说个啥子。   确实,她不承认,谢灵也不能说啥,只不过,说了一会儿,谢灵就想赶人了。因为,这人太幼稚了。   谢灵守在家里,等小孩子上门。那边,秋阳秋月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走街串巷,去别人家里装一兜瓜子,时不时的有一两个糖果,和谢家不能比,但两人也很高兴。   在徐家湾的时候,两人过年也会去亲戚家邻居家装瓜子,可是每次一出人家家门,徐家宝和徐小宝就强硬从两人的兜里抢过东西。   如果秋阳秋月不给,徐家宝就会向王娣来告状。然后,不仅兜里的东西存不住,还要讨一顿打。   而现在,没有奶,没有什么哥哥,也没有什么宝,只有欢乐自在的两人和小伙伴们。   一直到晚上,躺在炕上,秋阳秋月还在叽叽喳喳的回忆白天的欢乐。   秋阳:“别人家里都贴红红的对联了,咱们家就没贴。”   秋月:“好多哥哥姐姐拿着本子一直蹲在别人家门口写字呢!为什么啊?”   “应该是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哥哥姐姐们收集对联。”   秋阳:“哥哥姐姐们好勤快啊!大年初一就收集。”   因为,再晚点,大门上的对联可能就被顽皮的孩子撕掉了。谢灵心里这么想,说出口地却是:“是啊,以后秋阳秋月念书要勤快一点哦。”   秋月:“小姨,今天街上好多小伙伴呀!好多人我都觉得好陌生,之前就没见过。”   因为,好多女孩之前都被长辈拘在家里干活。今天过年,当然要把孩子放出来挣压岁钱呀!   谢灵认真听两个闺女说话,时不时地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一些不好的事,她没有跟两人说。   秋阳秋月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兜里的钱,连忙起身,把钱和红包掏出来交给谢灵。   “小姨,今天有几个奶奶给我和妹妹钱,都在这儿了。”   “两个红包,荷花奶奶给了一个,陈婶婶给了一个。桂香婶婶给了三分钱,几个叔奶奶也给了三分。”说到这儿,秋月挠挠头,想了想,“云云姨姨也给了我和姐姐一人一个红包。”   谢灵把人一一记在心里。   至于钱,谢灵没有拿,而是从炕上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东西。 第57章 手表   谢灵拿着两个木制的存钱罐递到两个闺女面前, 笑着开口:“这是徐叔叔给你们的新年礼物。以后, 你们可以把钱存到里面。这次的压岁钱不用给小姨,你们自己攒着。”   收到礼物,秋阳秋月高兴得很, 把自己的压岁钱放进存钱罐里, 然后抱在怀里。   谢灵叫她们这样, 有些好笑的说道:“放到窗台上明天再瞧, 现在先睡觉。”   秋阳秋月依依不舍的放下存钱罐,然后躺在炕上。谢灵给俩人盖好被子,熄灭煤油灯也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谢家没有亲戚,谢灵也没有去走亲戚。   只在初十的时候, 牵着两个闺女给谢爸谢妈上坟磕头。   下午又去了徐家湾。谢灵大姐谢静葬在罗家老坟,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来到罗家。   罗家这段日子过的不算好, 尤其是传出王娣来偷东西的消息后,罗家本就不好的人缘变得更差了。   谢灵到罗家的时候, 王娣来正在哄孙子。   “家宝乖, 奶

·

ȫ948

ҵ
ÿ
ԼԼƱapp-½238ԿְԱ 2019-10-24 07:48:41

ߣ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时候,谢灵一直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当时,她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行为上却是难以做到。   徐锐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安抚她的背,说道:“拿书的事过去了。你给徐叔的画,除了徐叔徐老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我嘱咐过徐叔,不让他说出去。至于以后,都有我在。”他希望谢灵是肆意的,开心的,而不是现在后怕的样子。   谢灵被他抱到怀里,也没有反抗,靠在他胸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徐锐,有你真好。”谢灵仰着头,注视着男人,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你真好,谢灵。徐锐心里默念,嘴上没说话。他的目光全被谢灵的脸、眼睛、嘴唇吸引住。   我想吻你了,谢灵。徐锐心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靠近怀里的女人。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交,呼吸环绕。   谢灵被男人有些凶悍火热的气息包围,不自觉的闭上眼。   “灵灵,睁开眼,看着我。”   此时的徐锐不复之前在谢灵面前的沉默,听话。   周身的气势变强,看向谢灵的目光灼热,充满掠夺的意味。   谢灵被他看的羞恼,听到他这话,不自觉的拍打他的胸膛,这男人真可恶,要亲就快亲,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谢灵变得迷迷糊糊,心里那么想着,行动上却截然相反,不自觉的睁眼,然后被男人眼里的灼热一刺,本能觉得危险,无意识的想要退开。   徐锐哪里会让她退,怀里人睁开了眼,他再也忍不住地吻上去。   唇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吻上那处柔软。   此时,徐锐已经不再青涩。   先是不停地在谢灵的唇上蠕动,克制着凶狠的力道,轻轻的研磨、舔舐。   谢灵睁着眼睛,像是被男人的热情吓到,或许是害羞,想要闭眼。   徐锐哪里愿意,只用手抚摸她的眼睛,喃喃自语:灵灵,不要闭眼。看着我。   谢灵张张嘴,想要回应,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   无意间,徐锐已经扣开她的的牙关,这种亲密刺激地徐锐更加失控。   随即,他再也克制不住。   谢灵坐在凳子上,看向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人。神情娇羞,从脸到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嘴唇又红又肿。   难以想象,这会是她自己。   偏偏,一旁两个闺女还问她:   “小姨,你嘴怎么啦?”   “看着好肿,小姨你疼不疼。”   两人说着,还想摸摸谢灵的嘴。   小姨·谢灵表示,她不疼只是麻。可是这话能说吗。   她避开两人伸过来的手,勉强对两个闺女笑笑,说道:“小姨被虫子咬了一下,就是有点肿,不怎么疼。”   “可是,小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真是不疼吗?”   谢灵:“真的不疼。”   这边,谢灵被两个闺女问住。   而罪魁祸首·徐锐则是心情愉悦的回到家。   徐家爹娘和几个兄弟虽然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而徐锐,房子还没盖好,他又是一人,所以先和徐长喜刘秋苗在一起吃饭。   此时,刘秋苗正在厨房里做三人的晚饭。   徐锐拎着几样东西进了厨房。   “娘,这是谢灵给的年礼。”   刘秋苗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去一看。   三包红豆糕,包装好,看着就不便宜。还有两盒烟,外加一瓶酒,不过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酒,但看着包装应该是的。   “瓶子里是山楂酒,酒精浓度很低,是谢灵自己酿的。她说这酒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能喝,不存在喝醉或者伤身体的问题,让您放心喝。”   刘秋苗知道是谢灵送的年礼,本来就高兴得很。   听到徐锐后面的话,她笑的更加和蔼,灵灵这孩子真有心了,这礼物送的周到,肯定是专门问过儿子后准备的东西。   至于谢灵自己酿的山楂酒,到底好不好喝,没人在意这个问题。只知道,这是谢灵的一番心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锐就把山楂酒打开。   顿时,一股清香铺满整个饭桌。   徐长喜禁不住先倒了一碗,喝了一口,酸酸的。虽然没有烈酒的甘醇,酒精的味道只是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但也不影响徐长喜对它的喜爱。   看老头子喝了一口又迫不及待给自己倒上的样子,刘秋苗也有些好奇,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怕辣,刘秋苗到底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感觉有些酸,有些细腻。她不知怎么描述,总之好喝的很。   “灵灵真是个手巧的,这酒真是好喝极了,也不知她怎么做的。我以前也做过山楂酒,可没有这么好喝呀!”   不光谢家沟有山楂树,南理这边也有不少山楂。   那山楂酸的很,大家不愿意吃,泡着喝水也有些酸。   有条件的人家就会拿它做山楂酒。这几年,徐家的日子过得不错。   徐长喜又是个爱喝酒的,刘秋苗也做一些山楂酒,味道不难喝。   却也没有谢灵做得这么香。   徐锐听着他娘的赞叹声,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心情好得很。   不过,见老头子一碗一碗的喝着,饭也顾不上吃,刘秋苗就有些不乐意了。   老头子喝的太快了,就算不给儿子留,怎么也得给孙子留点。   于是,冲徐锐说道:“去叫你两个侄子过来吃饭,让他们也尝尝,灵灵这山楂酒浓度不高,小孩子喝着也好。”   这一叫,不仅两个孙子来了,三个儿子儿媳妇也跟在徐锐身后。   大儿媳王英拿着一盆炖土豆,二儿媳妇陈男拿着几张馅饼,三儿媳妇刘晓云大着肚子,手里没拿东西。   不过,徐文手里却是端着一人炒干菇。老大徐解放抱着小儿子。   刘秋苗就是想叫两个孙子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口子都来了。   “你这大着肚子咋还来呢,徐文也是,不扶着你,净让你自己走。”刘晓云怀孕五个多月,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刘晓云体型偏瘦,配着鼓囊囊的肚子,刘秋苗看着有些不忍。   虽说肚里是她的孙子,可说句实话,这孩子也太会吸营养了,刘晓云自从怀孕后,吃得多喝得多,结果自己没胖,反而瘦了不少,再看她的肚子,五个多月,都有别人六个月大小了,一看就是孩子吸走了。 第55章 徐家事   刘晓云听到婆婆的话, 笑的爽朗, “我身体好,有一会儿路哪会累。”这孩子虽说能吃,但是真不闹腾她娘。   刘晓云看着瘦了, 但身体却是有精神的。   一旁, 几人把菜放在桌子上。   只叫了孙子, 但儿子儿媳能来, 刘秋苗还是非常高兴的。   “今天,本来是想让我俩孙子尝尝这山楂酒,没想到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人喝一点。”刘秋苗一边说着,拿起瓶子, 顺带瞅了徐长喜一眼, 这老头子真能喝, 一会小半瓶都没了。   “山楂酒?娘你酿的时候应该叫我,我帮您一起。”王英接过刘秋苗的瓶子, 准备给众人倒。   一旁, 刘晓云碰碰丈夫的胳膊, 给他使眼色。   正在傻乐的徐文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说道:“大嫂, 我来给大家倒,你快坐着吧!”   刘秋苗点点头:“对着嘞,让文子倒,英子你快坐下。”   徐文笑着给众人倒上,刘秋苗在一旁看着她们喝。   等她们喝完, 忙问道:“你们觉得味道怎么样?”   “好喝。”   “好喝。”      大家点点头,味道真是不错。不过,这不是他娘酿的吧?众人心里纳闷。   “这是灵灵给我们老俩送的年礼,这山楂酒是她自己酿的嘞!”看到众人眼里的赞叹,刘秋苗笑着说道。   灵灵?众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亲兄弟定亲,他们几个当然高兴。但也不会特意关注弟妹的情况。   倒是王英和刘晓云俩人先想起来。   四弟定亲的对象不就叫谢灵吗?   这姑娘趁现在不忙就送来年礼,再一想刚才那个味道。   两人心中有数,这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巧。   虽然她们分家了,但妯娌之间总要相处。有一个聪明的弟妹总比那些个蠢笨的。   一旁,可口的山楂酒,陈男喝着却是没滋没味。   本来,徐家几个儿媳里,她最不得刘秋苗喜欢。本想着弟妹来了也得适应好长时间,就像她刚嫁过来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那段期间,婆婆也没有多喜欢她。   可这未过门的弟妹,还没进门呢,就讨了婆婆喜欢。   陈男自怜自艾,可她也不想想,她未过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给未来婆婆带点东西。   反而是徐解军天天帮陈家上工,那会儿陈家人不用说送吃的,连个谢都没有。   陈男嫁进徐家,自以为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可是哪家长辈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媳妇,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活像婆家苛待她似的。   刘秋苗婆婆去的早,嫁到徐家没有受过刁难,公公是个脾气好的,丈夫看着倔,也是疼老婆的。   刘秋苗自己没吃过啥苦,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对媳妇也十分宽容。   陈男嫁进徐家,虽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也没有过多苛待。加上陈男没有坏心,在徐家可比重男轻女的娘家舒服多了。   在场众人可不管陈男的想法,只乐呵呵的吃着菜,喝几口山楂酒,心里美滋滋的。   “奶,这个好好喝啊!我还要一碗。”徐磊大口大口喝完,继续冲刘秋苗要山楂酒。   一边的徐周看看空了的碗,脸红红的,同样用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秋苗。   刘秋苗乐的不行,刚要给两个乖孙子倒,结果插进一个声音:“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多喝,周周快别喝了,当心喝坏肚子。”   声音在一群言笑晏晏的人中间,有些别样的尖锐。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徐解军暗道一声糟糕,这媳妇咋回事!这几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这又闹什么脾气。她也不想想,那酒要是真对小孩儿不好,他娘能让两个孙子喝吗?要知道,他娘平时最疼两个孩子了。   此时,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刘秋苗冷下脸。   几个兄弟有些莫名其妙,王英和刘晓云却是瞬间明白二弟妹/二婶感的毛病犯了,又心歪了。   在尴尬的气氛中,冷漠低沉的声音响起:“谢灵酿的是一种低度果酒,她加了白糖,还保留山楂的天然果香,无论大人孩子都可以食用,可以健脾开胃。”   在徐家,徐锐从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   他不喜欢任何诋毁谢灵的话,陈男说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他还是准备解释一下。   陈男的脸瞬间爆红,眼眶湿润,流出眼泪。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样,陈男永远是敢说不敢当。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胆小。   刘秋苗觉得自己遇到克星了,哭是她的绝招,可让陈男这么一哭,她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哭能这么用啊。   好好的一场聚餐,被陈男给弄得不上不下,草草收场。   回到自己屋里的陈男则哇哇哭了一场,这点徐周可以作证。因为徐解军没理自己媳妇,陈男只能拽着儿子哭。   娘俩屋里流泪,门外,徐解军蹲着身子抽着叶子烟。   徐解军有时也很累,听着媳妇的哭声累,想着儿子越发敏感内向的性子累。   突然,他忍不住了,走进屋里把茫然失措的儿子抱起来,不理会陈男的哭喊,抱着儿子往他娘的屋子里走。   “儿子,害怕不。”   “我,不害怕。”   “跟爹说实话,爹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徐周低低的抽噎:“我害怕的,爹,我害怕。”   徐解军拍拍儿子的背,轻声安抚:“不怕,不怕,爹带你去你奶那儿,今晚周周跟奶睡,好不好?”   “好。”   把儿子送到他娘屋里,刘秋苗啥也没说,接过孙子。   “你快走吧,把周周搁这儿,我跟我孙子睡。”   也不看她儿子,只把孙子揽在怀里哄着。   徐周依赖的靠在刘秋苗身上,徐解军看着顿时放下心。随即,听他娘这么说,顿时无奈一笑。   “周周到您老俩这儿,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陈男还在小声哭着。   徐解军没说话,只把炕衬好,把被子弄好,揽过陈男,把她塞进被里,说着:“睡吧,今晚周周跟娘睡,咱夫妻俩睡。以后有啥委屈跟你男人哭诉,不要对着周周,周周还小,他听不懂。”   说这话时,徐解军眼里闪过浓浓的无奈。自己的选的媳妇,不能祸害其他人,只祸害他就够了。   至于周周,跟着他娘就好。 第56章 过年   刘秋苗搂着自己的乖孙子睡觉, 也不好奇老二屋里的动静, 事实上徐家几个屋子都不好奇,因为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无非是陈男委屈流泪呗!   徐家就连最粗枝大叶的徐文都知道他二嫂是个心思细又爱哭的人。   第二天, 刘秋苗早早起来, 把她炸的菜丸子用油布包起来, 从柜里拿一包红糖, 放到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递给徐锐。   “一会儿骑着车,给灵灵送过去。还有,锐子啊, 你现在也放假不上班了, 趁过年之前, 多去谢家沟走走,看看灵灵, 她一个姑娘家的不容易, 家里有啥力气活需要干了, 你多帮帮她。”   锐子主动提起结婚,心里应该是喜欢人家姑娘的。   但他冷冰冰的, 又是个不会说话的。   刘秋苗心里怎么也放不下,瞅空就想说说他。   “你也别不知道说什么,前几天那宅基地不是批下来了吗。你就和灵灵说说这,那新房建成可是你俩住的。”   一旁,徐长喜突然插话:“你要的那地方有点偏, 而且面积有些大了。你是怎么想的。”   徐锐坦言说道:“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至于屋子,我准备多盖几间,我和谢灵的新房,两个闺女一间,以后的孩子一间。您和娘以后也可以住一住。”,这里的闺女指的是谢灵的两个外甥女,刘秋苗和徐长喜都知道。她们也不反对,既然儿子要娶人家,与之相应的就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而且,定亲那天,刘秋苗两人见过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被谢灵教的好,人长的俊俏不说,性子也大大方方。   真是谁教的像谁,想到这儿,刘秋苗瞬间想起了二儿媳,随即,心里一口气堵在那,上不上去,下也下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   徐长喜没想那么多,只沉思片刻,问道:“你手里的钱够用不?”   徐锐点点头道:“够的。”   徐长喜闻言也不多说,锐子有见识,又是个有主见的性子,他当爹的也不会干预他的决定。只是听到他那句让您和娘也去住住,心里到底熨贴。   接下来,三人不再说话。   吃过饭,徐锐就把刘秋苗准备的回礼给谢灵送过去。   谢灵送年礼送的比较早,一是因为谢家白事没过一年;二则是考虑到徐家儿媳妇多,亲戚也多,年礼肯定走的不少。作为未过门的媳妇,还是早一些低调一些好。   所以,在刘秋苗回完礼以后,其他人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年礼。   直到大年三十还有少数心大的人家没走完年礼呢!   这一天,谢家沟家家户户都在贴对联和年画。   对联年画不似以往的喜庆,以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已经过时,或者说是被限制了。包括吉庆有余、五谷丰登、招财进宝等的年画。   如今的对联变成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等和此类似的内容。   变化最多的还是年画,各家都要贴主/席像和造/反内容的年画。   当然这一切的热闹和改变不包括谢灵家。   白事前三年不贴对联不张年画,谢灵家也是如此。   她起了个大早,坐上锅开始炸土豆块,炸豆腐块。至于肉丸子和菜丸子在几天前就炸好了。   豆腐土豆肉丸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不管油再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总想让亲人吃点好的。   光年底炸东西,就要消耗家里一小半的油。其它人家如此,谢灵家也一样。   炸完豆腐和土豆,还剩一些油,谢灵干脆起好面条,炸了一墟片和面花,这些可以在明天来孩子的时候给她们抓上吃。   大年初一   谢灵和两个闺女早早起来。   谢灵还是一身藏蓝色的棉袄棉裤,黑色棉布鞋。   与之相比,秋阳秋月喜庆多了,两人棉袄是蓝色的,裤子却是枣红色的新裤子,棉布鞋上绣着精致粉嫩的小猪。   她们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谢灵分别给两人编了两个辫子,把红头绳系成蝴蝶结的形状,好看极了。   早晨,秋阳秋月对着桌上的小镜,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美滋滋的。   谢灵淘米的水让三人洗了脸,不知道是两个人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脸格外的细腻。   “小姨,我感觉我的脸好光滑啊!”秋月最爱美,摸摸自己的小脸,仰起头对正在给自己编辫子的谢灵说道。   谢灵噗嗤一声笑开,淘米水的效果哪有那么好,也就是这几个月两个闺女吃得好,早睡早起,没有黑天摸地的干活。   加上谢灵一直督促她们用皂荚洗手,用雪花膏擦脸。不能说两人像谢灵那样白,但也有光泽了,一看就是气色极好。   至于那淘米水,也是谢灵看过产地才敢用的。   这里的大米来自临县,湖县和长县条件差不多,都穷的很,农药化肥想打也打不起。   要不然,谢灵也没那么心大,就是在没有洗面奶也不会让自己和两个闺女用淘米水洗脸。   当然,谢灵面上不会反驳秋月的话,而是附和着说道:“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看着就喜庆。   秋月从不怀疑小姨说得,本来就觉得好看的她顿时觉得自己更美了。   于是,蹦蹦跳跳的牵着姐姐的手出去屋子,临走前对谢灵说着:“小姨你快点,我和姐姐去米饭好了没。”   说罢,想想白生生软乎乎的大米饭,顿时绷得更欢。   谢灵笑着摇摇头,继续给自己编辫子,刚来的时候,她极为不习惯编辫子。   几个月下来,看着看着,感觉还怪顺眼,就是显得人太年轻了。   不过,她本来就小,翻年才十九。突然,想起徐锐也才二十一,而他们今年就要结婚。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镜子里倒映出的女人笑的温柔。   早晨起来,谢灵先闷了白米饭,等谢灵收拾好自己,去了厨房已经有米饭的香味传来。   秋阳秋月专注的看着锅。   谢灵摸摸两人的头,说道:“小姨待会炒菜,你俩在这儿,刚洗白的小脸要被弄脏了。今天小姨烧火,你家去堂屋耍吧。”   秋阳秋月同时摇头,她们想陪小姨一起做,要不然小姨忙不过来的。   “去吧,这回炒菜很快的。肉丸菜丸、炸豆腐,炸土豆都是熟的,小姨一炒就好了。一会儿好了,小姨叫你们。”   秋阳秋月被谢灵接来四个月了,初来时的怯懦已经不见,眉眼间更多的是活泼和自信。   这段时间里,谢灵很疼爱她们,但却不会娇惯。   两个孩子褪去小心翼翼,还是一样的懂事。   谢灵感到欣慰,但还是摇头拒绝,让她们出去了。今天过年,两个小孩子玩的开心就好。   谢灵给两人讲清楚道理,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离开厨房。两人来到西屋,从小书箱里拿出积木。   只见一座房子的具体雏形已经显现,秋阳秋月分别把自己的小床和柜子放在各自的小屋里。把门拼好,就差屋顶了。   秋月兴冲冲地对一旁的秋阳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拼屋顶,然后把它按上。”   秋阳被她妹的奇特思维惊了一下,拼了屋顶她们还能看到房子里面的东西吗?   偏偏秋月继续开口了:“咱们拼了屋顶,继续把堂屋的茶几门槛拼好。”   秋阳:“小姨的屋子还没拼呢!”   闻言,秋月忙去木制的书箱里找小块积木,把一对小木块翻了个遍,都没找着床和柜子形状的木块。   她准备挠头,随即想起自己美美的小辫子,改抠手心,眼里带着疑惑,开口说道:“姐姐,没有啊,没有小姨的床,柜子,只有门,咱们已经拼上了。”   秋阳对此也非常疑惑,不过她不似秋月这么好奇,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床,干脆安静的拼起围栏来。   秋月想了一会儿也放弃了,等有时间了问问小姨吧!然后,放下这个问题,也开始和姐姐一起拼围栏。   就像谢灵说的那样,炒菜很简单,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就早晨这么一顿,肉丸子和菜丸子全没了。   但娘三儿却吃得心满意足,满嘴流油。豆腐是谢家沟姓李的一家磨的,因为查的严的问题,已经好久不磨,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大量磨豆腐。谢家沟的队员们拿着鸡蛋之类的东西去换。   谢灵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豆腐,但豆腐里面含有蛋白质,在物资稀缺的环境下,是非常好的营养品。   家里的鸡蛋都被娘三儿吃了,谢灵干脆拿钱换了一捆豆腐。   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大烩菜,她还调了个小葱拌豆腐,味道不错,抿在嘴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娘三儿都很喜欢。   三人吃得饱饱的,谢灵让两个闺女在堂屋慢走消食,她则是快速把碗洗了,要知道一会儿可是有人来家里的。   果不其然,等谢灵收拾好厨房,打开大门,就见好几个孩子等在门口。   “谢姨姨,过年好。”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冲谢灵拱拱手。   谢灵对几个孩子笑笑,然后说道:“快来家里坐坐啊!”   说着,带着孩子们来到堂屋。   堂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炸面片,炸面花。   当然,最引孩子注意的还是那满满一盘子的瓜子与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纸包着的糖果。   来的五个孩子里,唐婶李荷花家的有三个,其它两个是桂香嫂子家的栓子和根生。五人分成两堆,显然不是一路来的。但此时,五个孩子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视线粘在糖果上。   显然几个小孩子都是想吃的,不过四男一女,年纪不大,但很懂事,没有乱摸。   谢灵看出几个孩子眼里的渴望,她冲他们温柔一笑,温声道:“姨姨把东西摆在桌上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小皮猴们吃嘛!别跟姨姨客气,多抓一些。”   大年初一上午,本来就是这群孩子们的热闹时间。每家堂屋圆桌上的东西就是供来家里的小孩子拿的。   只不过,谢家盘子里的糖果有些多,让她们筹措了。   不过,小孩子最会看眼色,见谢灵冲他们笑的和善,又听到谢灵的话。   眼睛一亮,然后伸手从桌上拿糖果和瓜子,放进自己衣裳的大兜里。   “炸面片和炸面花,小姨往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炸面花也有的是咸的,大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味道吃。”谢灵笑着站在一旁,提醒几人。   西屋里听到动静的秋阳秋月也出来,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叫出声,“哇,你们都来了。”   “对啊,小姨炸的面片和面花都特别好吃呢!”秋阳秋月想起那甜滋滋的味道,眯眯眼,一边抓起一个可爱的面花,一边对几个小伙伴说道。   屋子里,七个孩子说笑成一团,显得十分热闹。谢灵就在旁边笑着看几人闹。   孩子一般不会在一家停留太久,这不,没过多久,几个孩子就和谢灵告别。   “姨姨,我们要走了。”   大概觉得谢灵比较和善,走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告别。   谢灵叫住几人,把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几个孩子。   堂婶李荷花家的三个孩子,谢灵给了五分钱,栓子和根生给了三分钱。   这压岁钱不多不少,谢灵掐得正好。毕竟,谢灵给了别人,人家家长也会给秋阳秋月。   钱被红纸包着,几个孩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能接到红包,都高兴极了。向谢灵道声谢后,随即蹦蹦跳跳地离开谢家。而秋阳秋月也跟在她们后面。   “秋阳秋月,你们家里的糖果好多啊!”   “那当然了,这是小姨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其中,这个橙子味的最好吃了,这个黄色的糖纸也最好看。”   “啊,这个红色的也好看呢!”   “哇,咱们可以收集糖纸了。”      谢灵站在院里隐约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说话声。   一上午,谢灵家陆陆续续来了四拨人,第二波是谢家本家的孩子,比李荷花家的关系远,谢灵给他们包了三分钱的红包。   第三波是陈丫子的儿子闺女,志安和志乐,兄妹两个牵着手,来到谢灵家里。   规规矩矩的给谢灵行了晚辈礼,拜了年。   “谢姨姨,新年快乐,我和妹妹给您拜年啦。”   谢灵被两人这九十度鞠躬礼给吓了一跳,这种礼节一般都是小辈给家里老人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辈行的。   她立马扶起两人,说道:“你娘这够客气的,来小姨这儿还让你们讲究这个。”   显然,志安志乐好好的不会做这个,只会是陈姐嘱咐儿子闺女的。   “娘说,您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您起的。娘说,她不能来,所以让我们来好好感谢您。”说完,他才就着谢灵的手起来。   谢灵毫不避讳地让秋阳秋月跟志安志乐耍。   新猪场的事,虽然不是谢灵特意帮陈丫子的,但陈丫子确实因此受益。得了肉是次要,队里的大人不再对避讳志安志乐才是陈丫子最高兴的。   谢灵教陈丫子冰糖葫芦,又给她提供冰糖,让她有了来钱的路子。   给孩子起名字,一件一件的,可能对于谢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但对于陈家三口,却是让她们有了很大改变。   志安十岁还不算大,但他从小见得多,性子早熟。也隐约明白谢灵对他们的帮助。   说话的时候真心实意,谢灵把两个孩子扶起,没说什么,只摸摸他们的头。   让两个孩子抓了一把瓜子糖果,递过红包。   两个孩子刚走不久,第四波也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谢家。   谢云云穿着一身绿军装,梳着两个辫子,嘴角带笑,背着手,来到谢家堂屋,坐在堂屋板凳上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谢灵,你猜猜我今天来找你干嘛?”说话时,神采飞扬。   肯定是好事呗!想想谢云云的性子,试着猜测道:“穿了身绿军装,所以向我炫耀来了?”   谢云云:话说她有这么幼稚吗?   要是谢灵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有。   一看谢云云的神色就知道她没说对,再看看她始终背在后面的手,谢灵也懒得和她玩猜谜游戏。她神色慵懒坐在首位的椅子上,手扶着把手,不搭理她。   真是无趣的家伙。   谢云云心里腹诽一句,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眼睛里闪过喜悦,谢灵一定想不到自己来找她做啥。   “谢灵,我今天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说起原进宇她还是有些羞怯,脸红红的,“原进宇下个月结婚。”   谢灵:   她就那么愣在那里,她是谢灵,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她说了什么?   结婚?   上次小学开学的时候,两人见面还是不熟的样子,这会儿竟然结婚?一个生产队的,为啥她就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好半天,谢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说一句:“乡下人发啥请帖。”   闻言,谢云云笑的羞涩,“请高中同学,我都发了请帖。不过,同学也没几个,就你和王悦,刘小英。至于进宇那块,好像就一个男同学。”   谢灵:“额。”   看到这样的谢灵,谢云云越发得意,继续说道:“谢灵,没想到吧,我竟然比你早结婚。不知道你讲究个啥,咱乡下人还先定亲,看我一步到位,直接结婚。”谢云云拿谢灵说的话怼起谢灵。   谢灵这次真的是甘拜下风,这世界变化真快,看看谢云云神采飞扬的神色,咳嗽一声开口说道:“你们怎么好好的就结婚了?”这瞒地太严了,之前一丝风声也没听到。   “咳,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他要结婚了,祝福我们就对了。”谢云云仿佛想到什么,脸再次烧起来。   她不说,谢灵也不勉强,只是观察她片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放下心,说道:“祝贺你了,谢云云。不过,你大年初一上我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确定不是故意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最后一句话,谢灵没说,但她的表情显而易见就是这么个意思。   谢云云有些心虚,她确实是故意来的,不过她不承认,谢灵能说个啥子。   确实,她不承认,谢灵也不能说啥,只不过,说了一会儿,谢灵就想赶人了。因为,这人太幼稚了。   谢灵守在家里,等小孩子上门。那边,秋阳秋月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走街串巷,去别人家里装一兜瓜子,时不时的有一两个糖果,和谢家不能比,但两人也很高兴。   在徐家湾的时候,两人过年也会去亲戚家邻居家装瓜子,可是每次一出人家家门,徐家宝和徐小宝就强硬从两人的兜里抢过东西。   如果秋阳秋月不给,徐家宝就会向王娣来告状。然后,不仅兜里的东西存不住,还要讨一顿打。   而现在,没有奶,没有什么哥哥,也没有什么宝,只有欢乐自在的两人和小伙伴们。   一直到晚上,躺在炕上,秋阳秋月还在叽叽喳喳的回忆白天的欢乐。   秋阳:“别人家里都贴红红的对联了,咱们家就没贴。”   秋月:“好多哥哥姐姐拿着本子一直蹲在别人家门口写字呢!为什么啊?”   “应该是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哥哥姐姐们收集对联。”   秋阳:“哥哥姐姐们好勤快啊!大年初一就收集。”   因为,再晚点,大门上的对联可能就被顽皮的孩子撕掉了。谢灵心里这么想,说出口地却是:“是啊,以后秋阳秋月念书要勤快一点哦。”   秋月:“小姨,今天街上好多小伙伴呀!好多人我都觉得好陌生,之前就没见过。”   因为,好多女孩之前都被长辈拘在家里干活。今天过年,当然要把孩子放出来挣压岁钱呀!   谢灵认真听两个闺女说话,时不时地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一些不好的事,她没有跟两人说。   秋阳秋月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兜里的钱,连忙起身,把钱和红包掏出来交给谢灵。   “小姨,今天有几个奶奶给我和妹妹钱,都在这儿了。”   “两个红包,荷花奶奶给了一个,陈婶婶给了一个。桂香婶婶给了三分钱,几个叔奶奶也给了三分。”说到这儿,秋月挠挠头,想了想,“云云姨姨也给了我和姐姐一人一个红包。”   谢灵把人一一记在心里。   至于钱,谢灵没有拿,而是从炕上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东西。 第57章 手表   谢灵拿着两个木制的存钱罐递到两个闺女面前, 笑着开口:“这是徐叔叔给你们的新年礼物。以后, 你们可以把钱存到里面。这次的压岁钱不用给小姨,你们自己攒着。”   收到礼物,秋阳秋月高兴得很, 把自己的压岁钱放进存钱罐里, 然后抱在怀里。   谢灵叫她们这样, 有些好笑的说道:“放到窗台上明天再瞧, 现在先睡觉。”   秋阳秋月依依不舍的放下存钱罐,然后躺在炕上。谢灵给俩人盖好被子,熄灭煤油灯也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谢家没有亲戚,谢灵也没有去走亲戚。   只在初十的时候, 牵着两个闺女给谢爸谢妈上坟磕头。   下午又去了徐家湾。谢灵大姐谢静葬在罗家老坟,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来到罗家。   罗家这段日子过的不算好, 尤其是传出王娣来偷东西的消息后,罗家本就不好的人缘变得更差了。   谢灵到罗家的时候, 王娣来正在哄孙子。   “家宝乖, 奶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时候,谢灵一直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当时,她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行为上却是难以做到。   徐锐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安抚她的背,说道:“拿书的事过去了。你给徐叔的画,除了徐叔徐老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我嘱咐过徐叔,不让他说出去。至于以后,都有我在。”他希望谢灵是肆意的,开心的,而不是现在后怕的样子。   谢灵被他抱到怀里,也没有反抗,靠在他胸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徐锐,有你真好。”谢灵仰着头,注视着男人,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你真好,谢灵。徐锐心里默念,嘴上没说话。他的目光全被谢灵的脸、眼睛、嘴唇吸引住。   我想吻你了,谢灵。徐锐心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靠近怀里的女人。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交,呼吸环绕。   谢灵被男人有些凶悍火热的气息包围,不自觉的闭上眼。   “灵灵,睁开眼,看着我。”   此时的徐锐不复之前在谢灵面前的沉默,听话。   周身的气势变强,看向谢灵的目光灼热,充满掠夺的意味。   谢灵被他看的羞恼,听到他这话,不自觉的拍打他的胸膛,这男人真可恶,要亲就快亲,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谢灵变得迷迷糊糊,心里那么想着,行动上却截然相反,不自觉的睁眼,然后被男人眼里的灼热一刺,本能觉得危险,无意识的想要退开。   徐锐哪里会让她退,怀里人睁开了眼,他再也忍不住地吻上去。   唇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吻上那处柔软。   此时,徐锐已经不再青涩。   先是不停地在谢灵的唇上蠕动,克制着凶狠的力道,轻轻的研磨、舔舐。   谢灵睁着眼睛,像是被男人的热情吓到,或许是害羞,想要闭眼。   徐锐哪里愿意,只用手抚摸她的眼睛,喃喃自语:灵灵,不要闭眼。看着我。   谢灵张张嘴,想要回应,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   无意间,徐锐已经扣开她的的牙关,这种亲密刺激地徐锐更加失控。   随即,他再也克制不住。   谢灵坐在凳子上,看向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人。神情娇羞,从脸到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嘴唇又红又肿。   难以想象,这会是她自己。   偏偏,一旁两个闺女还问她:   “小姨,你嘴怎么啦?”   “看着好肿,小姨你疼不疼。”   两人说着,还想摸摸谢灵的嘴。   小姨·谢灵表示,她不疼只是麻。可是这话能说吗。   她避开两人伸过来的手,勉强对两个闺女笑笑,说道:“小姨被虫子咬了一下,就是有点肿,不怎么疼。”   “可是,小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真是不疼吗?”   谢灵:“真的不疼。”   这边,谢灵被两个闺女问住。   而罪魁祸首·徐锐则是心情愉悦的回到家。   徐家爹娘和几个兄弟虽然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而徐锐,房子还没盖好,他又是一人,所以先和徐长喜刘秋苗在一起吃饭。   此时,刘秋苗正在厨房里做三人的晚饭。   徐锐拎着几样东西进了厨房。   “娘,这是谢灵给的年礼。”   刘秋苗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去一看。   三包红豆糕,包装好,看着就不便宜。还有两盒烟,外加一瓶酒,不过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酒,但看着包装应该是的。   “瓶子里是山楂酒,酒精浓度很低,是谢灵自己酿的。她说这酒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能喝,不存在喝醉或者伤身体的问题,让您放心喝。”   刘秋苗知道是谢灵送的年礼,本来就高兴得很。   听到徐锐后面的话,她笑的更加和蔼,灵灵这孩子真有心了,这礼物送的周到,肯定是专门问过儿子后准备的东西。   至于谢灵自己酿的山楂酒,到底好不好喝,没人在意这个问题。只知道,这是谢灵的一番心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锐就把山楂酒打开。   顿时,一股清香铺满整个饭桌。   徐长喜禁不住先倒了一碗,喝了一口,酸酸的。虽然没有烈酒的甘醇,酒精的味道只是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但也不影响徐长喜对它的喜爱。   看老头子喝了一口又迫不及待给自己倒上的样子,刘秋苗也有些好奇,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怕辣,刘秋苗到底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感觉有些酸,有些细腻。她不知怎么描述,总之好喝的很。   “灵灵真是个手巧的,这酒真是好喝极了,也不知她怎么做的。我以前也做过山楂酒,可没有这么好喝呀!”   不光谢家沟有山楂树,南理这边也有不少山楂。   那山楂酸的很,大家不愿意吃,泡着喝水也有些酸。   有条件的人家就会拿它做山楂酒。这几年,徐家的日子过得不错。   徐长喜又是个爱喝酒的,刘秋苗也做一些山楂酒,味道不难喝。   却也没有谢灵做得这么香。   徐锐听着他娘的赞叹声,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心情好得很。   不过,见老头子一碗一碗的喝着,饭也顾不上吃,刘秋苗就有些不乐意了。   老头子喝的太快了,就算不给儿子留,怎么也得给孙子留点。   于是,冲徐锐说道:“去叫你两个侄子过来吃饭,让他们也尝尝,灵灵这山楂酒浓度不高,小孩子喝着也好。”   这一叫,不仅两个孙子来了,三个儿子儿媳妇也跟在徐锐身后。   大儿媳王英拿着一盆炖土豆,二儿媳妇陈男拿着几张馅饼,三儿媳妇刘晓云大着肚子,手里没拿东西。   不过,徐文手里却是端着一人炒干菇。老大徐解放抱着小儿子。   刘秋苗就是想叫两个孙子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口子都来了。   “你这大着肚子咋还来呢,徐文也是,不扶着你,净让你自己走。”刘晓云怀孕五个多月,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刘晓云体型偏瘦,配着鼓囊囊的肚子,刘秋苗看着有些不忍。   虽说肚里是她的孙子,可说句实话,这孩子也太会吸营养了,刘晓云自从怀孕后,吃得多喝得多,结果自己没胖,反而瘦了不少,再看她的肚子,五个多月,都有别人六个月大小了,一看就是孩子吸走了。 第55章 徐家事   刘晓云听到婆婆的话, 笑的爽朗, “我身体好,有一会儿路哪会累。”这孩子虽说能吃,但是真不闹腾她娘。   刘晓云看着瘦了, 但身体却是有精神的。   一旁, 几人把菜放在桌子上。   只叫了孙子, 但儿子儿媳能来, 刘秋苗还是非常高兴的。   “今天,本来是想让我俩孙子尝尝这山楂酒,没想到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人喝一点。”刘秋苗一边说着,拿起瓶子, 顺带瞅了徐长喜一眼, 这老头子真能喝, 一会小半瓶都没了。   “山楂酒?娘你酿的时候应该叫我,我帮您一起。”王英接过刘秋苗的瓶子, 准备给众人倒。   一旁, 刘晓云碰碰丈夫的胳膊, 给他使眼色。   正在傻乐的徐文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说道:“大嫂, 我来给大家倒,你快坐着吧!”   刘秋苗点点头:“对着嘞,让文子倒,英子你快坐下。”   徐文笑着给众人倒上,刘秋苗在一旁看着她们喝。   等她们喝完, 忙问道:“你们觉得味道怎么样?”   “好喝。”   “好喝。”      大家点点头,味道真是不错。不过,这不是他娘酿的吧?众人心里纳闷。   “这是灵灵给我们老俩送的年礼,这山楂酒是她自己酿的嘞!”看到众人眼里的赞叹,刘秋苗笑着说道。   灵灵?众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亲兄弟定亲,他们几个当然高兴。但也不会特意关注弟妹的情况。   倒是王英和刘晓云俩人先想起来。   四弟定亲的对象不就叫谢灵吗?   这姑娘趁现在不忙就送来年礼,再一想刚才那个味道。   两人心中有数,这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巧。   虽然她们分家了,但妯娌之间总要相处。有一个聪明的弟妹总比那些个蠢笨的。   一旁,可口的山楂酒,陈男喝着却是没滋没味。   本来,徐家几个儿媳里,她最不得刘秋苗喜欢。本想着弟妹来了也得适应好长时间,就像她刚嫁过来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那段期间,婆婆也没有多喜欢她。   可这未过门的弟妹,还没进门呢,就讨了婆婆喜欢。   陈男自怜自艾,可她也不想想,她未过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给未来婆婆带点东西。   反而是徐解军天天帮陈家上工,那会儿陈家人不用说送吃的,连个谢都没有。   陈男嫁进徐家,自以为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可是哪家长辈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媳妇,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活像婆家苛待她似的。   刘秋苗婆婆去的早,嫁到徐家没有受过刁难,公公是个脾气好的,丈夫看着倔,也是疼老婆的。   刘秋苗自己没吃过啥苦,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对媳妇也十分宽容。   陈男嫁进徐家,虽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也没有过多苛待。加上陈男没有坏心,在徐家可比重男轻女的娘家舒服多了。   在场众人可不管陈男的想法,只乐呵呵的吃着菜,喝几口山楂酒,心里美滋滋的。   “奶,这个好好喝啊!我还要一碗。”徐磊大口大口喝完,继续冲刘秋苗要山楂酒。   一边的徐周看看空了的碗,脸红红的,同样用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秋苗。   刘秋苗乐的不行,刚要给两个乖孙子倒,结果插进一个声音:“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多喝,周周快别喝了,当心喝坏肚子。”   声音在一群言笑晏晏的人中间,有些别样的尖锐。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徐解军暗道一声糟糕,这媳妇咋回事!这几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这又闹什么脾气。她也不想想,那酒要是真对小孩儿不好,他娘能让两个孙子喝吗?要知道,他娘平时最疼两个孩子了。   此时,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刘秋苗冷下脸。   几个兄弟有些莫名其妙,王英和刘晓云却是瞬间明白二弟妹/二婶感的毛病犯了,又心歪了。   在尴尬的气氛中,冷漠低沉的声音响起:“谢灵酿的是一种低度果酒,她加了白糖,还保留山楂的天然果香,无论大人孩子都可以食用,可以健脾开胃。”   在徐家,徐锐从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   他不喜欢任何诋毁谢灵的话,陈男说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他还是准备解释一下。   陈男的脸瞬间爆红,眼眶湿润,流出眼泪。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样,陈男永远是敢说不敢当。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胆小。   刘秋苗觉得自己遇到克星了,哭是她的绝招,可让陈男这么一哭,她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哭能这么用啊。   好好的一场聚餐,被陈男给弄得不上不下,草草收场。   回到自己屋里的陈男则哇哇哭了一场,这点徐周可以作证。因为徐解军没理自己媳妇,陈男只能拽着儿子哭。   娘俩屋里流泪,门外,徐解军蹲着身子抽着叶子烟。   徐解军有时也很累,听着媳妇的哭声累,想着儿子越发敏感内向的性子累。   突然,他忍不住了,走进屋里把茫然失措的儿子抱起来,不理会陈男的哭喊,抱着儿子往他娘的屋子里走。   “儿子,害怕不。”   “我,不害怕。”   “跟爹说实话,爹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徐周低低的抽噎:“我害怕的,爹,我害怕。”   徐解军拍拍儿子的背,轻声安抚:“不怕,不怕,爹带你去你奶那儿,今晚周周跟奶睡,好不好?”   “好。”   把儿子送到他娘屋里,刘秋苗啥也没说,接过孙子。   “你快走吧,把周周搁这儿,我跟我孙子睡。”   也不看她儿子,只把孙子揽在怀里哄着。   徐周依赖的靠在刘秋苗身上,徐解军看着顿时放下心。随即,听他娘这么说,顿时无奈一笑。   “周周到您老俩这儿,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陈男还在小声哭着。   徐解军没说话,只把炕衬好,把被子弄好,揽过陈男,把她塞进被里,说着:“睡吧,今晚周周跟娘睡,咱夫妻俩睡。以后有啥委屈跟你男人哭诉,不要对着周周,周周还小,他听不懂。”   说这话时,徐解军眼里闪过浓浓的无奈。自己的选的媳妇,不能祸害其他人,只祸害他就够了。   至于周周,跟着他娘就好。 第56章 过年   刘秋苗搂着自己的乖孙子睡觉, 也不好奇老二屋里的动静, 事实上徐家几个屋子都不好奇,因为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无非是陈男委屈流泪呗!   徐家就连最粗枝大叶的徐文都知道他二嫂是个心思细又爱哭的人。   第二天, 刘秋苗早早起来, 把她炸的菜丸子用油布包起来, 从柜里拿一包红糖, 放到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递给徐锐。   “一会儿骑着车,给灵灵送过去。还有,锐子啊, 你现在也放假不上班了, 趁过年之前, 多去谢家沟走走,看看灵灵, 她一个姑娘家的不容易, 家里有啥力气活需要干了, 你多帮帮她。”   锐子主动提起结婚,心里应该是喜欢人家姑娘的。   但他冷冰冰的, 又是个不会说话的。   刘秋苗心里怎么也放不下,瞅空就想说说他。   “你也别不知道说什么,前几天那宅基地不是批下来了吗。你就和灵灵说说这,那新房建成可是你俩住的。”   一旁,徐长喜突然插话:“你要的那地方有点偏, 而且面积有些大了。你是怎么想的。”   徐锐坦言说道:“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至于屋子,我准备多盖几间,我和谢灵的新房,两个闺女一间,以后的孩子一间。您和娘以后也可以住一住。”,这里的闺女指的是谢灵的两个外甥女,刘秋苗和徐长喜都知道。她们也不反对,既然儿子要娶人家,与之相应的就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而且,定亲那天,刘秋苗两人见过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被谢灵教的好,人长的俊俏不说,性子也大大方方。   真是谁教的像谁,想到这儿,刘秋苗瞬间想起了二儿媳,随即,心里一口气堵在那,上不上去,下也下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   徐长喜没想那么多,只沉思片刻,问道:“你手里的钱够用不?”   徐锐点点头道:“够的。”   徐长喜闻言也不多说,锐子有见识,又是个有主见的性子,他当爹的也不会干预他的决定。只是听到他那句让您和娘也去住住,心里到底熨贴。   接下来,三人不再说话。   吃过饭,徐锐就把刘秋苗准备的回礼给谢灵送过去。   谢灵送年礼送的比较早,一是因为谢家白事没过一年;二则是考虑到徐家儿媳妇多,亲戚也多,年礼肯定走的不少。作为未过门的媳妇,还是早一些低调一些好。   所以,在刘秋苗回完礼以后,其他人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年礼。   直到大年三十还有少数心大的人家没走完年礼呢!   这一天,谢家沟家家户户都在贴对联和年画。   对联年画不似以往的喜庆,以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已经过时,或者说是被限制了。包括吉庆有余、五谷丰登、招财进宝等的年画。   如今的对联变成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等和此类似的内容。   变化最多的还是年画,各家都要贴主/席像和造/反内容的年画。   当然这一切的热闹和改变不包括谢灵家。   白事前三年不贴对联不张年画,谢灵家也是如此。   她起了个大早,坐上锅开始炸土豆块,炸豆腐块。至于肉丸子和菜丸子在几天前就炸好了。   豆腐土豆肉丸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不管油再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总想让亲人吃点好的。   光年底炸东西,就要消耗家里一小半的油。其它人家如此,谢灵家也一样。   炸完豆腐和土豆,还剩一些油,谢灵干脆起好面条,炸了一墟片和面花,这些可以在明天来孩子的时候给她们抓上吃。   大年初一   谢灵和两个闺女早早起来。   谢灵还是一身藏蓝色的棉袄棉裤,黑色棉布鞋。   与之相比,秋阳秋月喜庆多了,两人棉袄是蓝色的,裤子却是枣红色的新裤子,棉布鞋上绣着精致粉嫩的小猪。   她们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谢灵分别给两人编了两个辫子,把红头绳系成蝴蝶结的形状,好看极了。   早晨,秋阳秋月对着桌上的小镜,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美滋滋的。   谢灵淘米的水让三人洗了脸,不知道是两个人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脸格外的细腻。   “小姨,我感觉我的脸好光滑啊!”秋月最爱美,摸摸自己的小脸,仰起头对正在给自己编辫子的谢灵说道。   谢灵噗嗤一声笑开,淘米水的效果哪有那么好,也就是这几个月两个闺女吃得好,早睡早起,没有黑天摸地的干活。   加上谢灵一直督促她们用皂荚洗手,用雪花膏擦脸。不能说两人像谢灵那样白,但也有光泽了,一看就是气色极好。   至于那淘米水,也是谢灵看过产地才敢用的。   这里的大米来自临县,湖县和长县条件差不多,都穷的很,农药化肥想打也打不起。   要不然,谢灵也没那么心大,就是在没有洗面奶也不会让自己和两个闺女用淘米水洗脸。   当然,谢灵面上不会反驳秋月的话,而是附和着说道:“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看着就喜庆。   秋月从不怀疑小姨说得,本来就觉得好看的她顿时觉得自己更美了。   于是,蹦蹦跳跳的牵着姐姐的手出去屋子,临走前对谢灵说着:“小姨你快点,我和姐姐去米饭好了没。”   说罢,想想白生生软乎乎的大米饭,顿时绷得更欢。   谢灵笑着摇摇头,继续给自己编辫子,刚来的时候,她极为不习惯编辫子。   几个月下来,看着看着,感觉还怪顺眼,就是显得人太年轻了。   不过,她本来就小,翻年才十九。突然,想起徐锐也才二十一,而他们今年就要结婚。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镜子里倒映出的女人笑的温柔。   早晨起来,谢灵先闷了白米饭,等谢灵收拾好自己,去了厨房已经有米饭的香味传来。   秋阳秋月专注的看着锅。   谢灵摸摸两人的头,说道:“小姨待会炒菜,你俩在这儿,刚洗白的小脸要被弄脏了。今天小姨烧火,你家去堂屋耍吧。”   秋阳秋月同时摇头,她们想陪小姨一起做,要不然小姨忙不过来的。   “去吧,这回炒菜很快的。肉丸菜丸、炸豆腐,炸土豆都是熟的,小姨一炒就好了。一会儿好了,小姨叫你们。”   秋阳秋月被谢灵接来四个月了,初来时的怯懦已经不见,眉眼间更多的是活泼和自信。   这段时间里,谢灵很疼爱她们,但却不会娇惯。   两个孩子褪去小心翼翼,还是一样的懂事。   谢灵感到欣慰,但还是摇头拒绝,让她们出去了。今天过年,两个小孩子玩的开心就好。   谢灵给两人讲清楚道理,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离开厨房。两人来到西屋,从小书箱里拿出积木。   只见一座房子的具体雏形已经显现,秋阳秋月分别把自己的小床和柜子放在各自的小屋里。把门拼好,就差屋顶了。   秋月兴冲冲地对一旁的秋阳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拼屋顶,然后把它按上。”   秋阳被她妹的奇特思维惊了一下,拼了屋顶她们还能看到房子里面的东西吗?   偏偏秋月继续开口了:“咱们拼了屋顶,继续把堂屋的茶几门槛拼好。”   秋阳:“小姨的屋子还没拼呢!”   闻言,秋月忙去木制的书箱里找小块积木,把一对小木块翻了个遍,都没找着床和柜子形状的木块。   她准备挠头,随即想起自己美美的小辫子,改抠手心,眼里带着疑惑,开口说道:“姐姐,没有啊,没有小姨的床,柜子,只有门,咱们已经拼上了。”   秋阳对此也非常疑惑,不过她不似秋月这么好奇,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床,干脆安静的拼起围栏来。   秋月想了一会儿也放弃了,等有时间了问问小姨吧!然后,放下这个问题,也开始和姐姐一起拼围栏。   就像谢灵说的那样,炒菜很简单,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就早晨这么一顿,肉丸子和菜丸子全没了。   但娘三儿却吃得心满意足,满嘴流油。豆腐是谢家沟姓李的一家磨的,因为查的严的问题,已经好久不磨,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大量磨豆腐。谢家沟的队员们拿着鸡蛋之类的东西去换。   谢灵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豆腐,但豆腐里面含有蛋白质,在物资稀缺的环境下,是非常好的营养品。   家里的鸡蛋都被娘三儿吃了,谢灵干脆拿钱换了一捆豆腐。   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大烩菜,她还调了个小葱拌豆腐,味道不错,抿在嘴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娘三儿都很喜欢。   三人吃得饱饱的,谢灵让两个闺女在堂屋慢走消食,她则是快速把碗洗了,要知道一会儿可是有人来家里的。   果不其然,等谢灵收拾好厨房,打开大门,就见好几个孩子等在门口。   “谢姨姨,过年好。”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冲谢灵拱拱手。   谢灵对几个孩子笑笑,然后说道:“快来家里坐坐啊!”   说着,带着孩子们来到堂屋。   堂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炸面片,炸面花。   当然,最引孩子注意的还是那满满一盘子的瓜子与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纸包着的糖果。   来的五个孩子里,唐婶李荷花家的有三个,其它两个是桂香嫂子家的栓子和根生。五人分成两堆,显然不是一路来的。但此时,五个孩子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视线粘在糖果上。   显然几个小孩子都是想吃的,不过四男一女,年纪不大,但很懂事,没有乱摸。   谢灵看出几个孩子眼里的渴望,她冲他们温柔一笑,温声道:“姨姨把东西摆在桌上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小皮猴们吃嘛!别跟姨姨客气,多抓一些。”   大年初一上午,本来就是这群孩子们的热闹时间。每家堂屋圆桌上的东西就是供来家里的小孩子拿的。   只不过,谢家盘子里的糖果有些多,让她们筹措了。   不过,小孩子最会看眼色,见谢灵冲他们笑的和善,又听到谢灵的话。   眼睛一亮,然后伸手从桌上拿糖果和瓜子,放进自己衣裳的大兜里。   “炸面片和炸面花,小姨往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炸面花也有的是咸的,大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味道吃。”谢灵笑着站在一旁,提醒几人。   西屋里听到动静的秋阳秋月也出来,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叫出声,“哇,你们都来了。”   “对啊,小姨炸的面片和面花都特别好吃呢!”秋阳秋月想起那甜滋滋的味道,眯眯眼,一边抓起一个可爱的面花,一边对几个小伙伴说道。   屋子里,七个孩子说笑成一团,显得十分热闹。谢灵就在旁边笑着看几人闹。   孩子一般不会在一家停留太久,这不,没过多久,几个孩子就和谢灵告别。   “姨姨,我们要走了。”   大概觉得谢灵比较和善,走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告别。   谢灵叫住几人,把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几个孩子。   堂婶李荷花家的三个孩子,谢灵给了五分钱,栓子和根生给了三分钱。   这压岁钱不多不少,谢灵掐得正好。毕竟,谢灵给了别人,人家家长也会给秋阳秋月。   钱被红纸包着,几个孩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能接到红包,都高兴极了。向谢灵道声谢后,随即蹦蹦跳跳地离开谢家。而秋阳秋月也跟在她们后面。   “秋阳秋月,你们家里的糖果好多啊!”   “那当然了,这是小姨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其中,这个橙子味的最好吃了,这个黄色的糖纸也最好看。”   “啊,这个红色的也好看呢!”   “哇,咱们可以收集糖纸了。”      谢灵站在院里隐约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说话声。   一上午,谢灵家陆陆续续来了四拨人,第二波是谢家本家的孩子,比李荷花家的关系远,谢灵给他们包了三分钱的红包。   第三波是陈丫子的儿子闺女,志安和志乐,兄妹两个牵着手,来到谢灵家里。   规规矩矩的给谢灵行了晚辈礼,拜了年。   “谢姨姨,新年快乐,我和妹妹给您拜年啦。”   谢灵被两人这九十度鞠躬礼给吓了一跳,这种礼节一般都是小辈给家里老人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辈行的。   她立马扶起两人,说道:“你娘这够客气的,来小姨这儿还让你们讲究这个。”   显然,志安志乐好好的不会做这个,只会是陈姐嘱咐儿子闺女的。   “娘说,您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您起的。娘说,她不能来,所以让我们来好好感谢您。”说完,他才就着谢灵的手起来。   谢灵毫不避讳地让秋阳秋月跟志安志乐耍。   新猪场的事,虽然不是谢灵特意帮陈丫子的,但陈丫子确实因此受益。得了肉是次要,队里的大人不再对避讳志安志乐才是陈丫子最高兴的。   谢灵教陈丫子冰糖葫芦,又给她提供冰糖,让她有了来钱的路子。   给孩子起名字,一件一件的,可能对于谢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但对于陈家三口,却是让她们有了很大改变。   志安十岁还不算大,但他从小见得多,性子早熟。也隐约明白谢灵对他们的帮助。   说话的时候真心实意,谢灵把两个孩子扶起,没说什么,只摸摸他们的头。   让两个孩子抓了一把瓜子糖果,递过红包。   两个孩子刚走不久,第四波也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谢家。   谢云云穿着一身绿军装,梳着两个辫子,嘴角带笑,背着手,来到谢家堂屋,坐在堂屋板凳上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谢灵,你猜猜我今天来找你干嘛?”说话时,神采飞扬。   肯定是好事呗!想想谢云云的性子,试着猜测道:“穿了身绿军装,所以向我炫耀来了?”   谢云云:话说她有这么幼稚吗?   要是谢灵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有。   一看谢云云的神色就知道她没说对,再看看她始终背在后面的手,谢灵也懒得和她玩猜谜游戏。她神色慵懒坐在首位的椅子上,手扶着把手,不搭理她。   真是无趣的家伙。   谢云云心里腹诽一句,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眼睛里闪过喜悦,谢灵一定想不到自己来找她做啥。   “谢灵,我今天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说起原进宇她还是有些羞怯,脸红红的,“原进宇下个月结婚。”   谢灵:   她就那么愣在那里,她是谢灵,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她说了什么?   结婚?   上次小学开学的时候,两人见面还是不熟的样子,这会儿竟然结婚?一个生产队的,为啥她就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好半天,谢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说一句:“乡下人发啥请帖。”   闻言,谢云云笑的羞涩,“请高中同学,我都发了请帖。不过,同学也没几个,就你和王悦,刘小英。至于进宇那块,好像就一个男同学。”   谢灵:“额。”   看到这样的谢灵,谢云云越发得意,继续说道:“谢灵,没想到吧,我竟然比你早结婚。不知道你讲究个啥,咱乡下人还先定亲,看我一步到位,直接结婚。”谢云云拿谢灵说的话怼起谢灵。   谢灵这次真的是甘拜下风,这世界变化真快,看看谢云云神采飞扬的神色,咳嗽一声开口说道:“你们怎么好好的就结婚了?”这瞒地太严了,之前一丝风声也没听到。   “咳,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他要结婚了,祝福我们就对了。”谢云云仿佛想到什么,脸再次烧起来。   她不说,谢灵也不勉强,只是观察她片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放下心,说道:“祝贺你了,谢云云。不过,你大年初一上我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确定不是故意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最后一句话,谢灵没说,但她的表情显而易见就是这么个意思。   谢云云有些心虚,她确实是故意来的,不过她不承认,谢灵能说个啥子。   确实,她不承认,谢灵也不能说啥,只不过,说了一会儿,谢灵就想赶人了。因为,这人太幼稚了。   谢灵守在家里,等小孩子上门。那边,秋阳秋月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走街串巷,去别人家里装一兜瓜子,时不时的有一两个糖果,和谢家不能比,但两人也很高兴。   在徐家湾的时候,两人过年也会去亲戚家邻居家装瓜子,可是每次一出人家家门,徐家宝和徐小宝就强硬从两人的兜里抢过东西。   如果秋阳秋月不给,徐家宝就会向王娣来告状。然后,不仅兜里的东西存不住,还要讨一顿打。   而现在,没有奶,没有什么哥哥,也没有什么宝,只有欢乐自在的两人和小伙伴们。   一直到晚上,躺在炕上,秋阳秋月还在叽叽喳喳的回忆白天的欢乐。   秋阳:“别人家里都贴红红的对联了,咱们家就没贴。”   秋月:“好多哥哥姐姐拿着本子一直蹲在别人家门口写字呢!为什么啊?”   “应该是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哥哥姐姐们收集对联。”   秋阳:“哥哥姐姐们好勤快啊!大年初一就收集。”   因为,再晚点,大门上的对联可能就被顽皮的孩子撕掉了。谢灵心里这么想,说出口地却是:“是啊,以后秋阳秋月念书要勤快一点哦。”   秋月:“小姨,今天街上好多小伙伴呀!好多人我都觉得好陌生,之前就没见过。”   因为,好多女孩之前都被长辈拘在家里干活。今天过年,当然要把孩子放出来挣压岁钱呀!   谢灵认真听两个闺女说话,时不时地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一些不好的事,她没有跟两人说。   秋阳秋月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兜里的钱,连忙起身,把钱和红包掏出来交给谢灵。   “小姨,今天有几个奶奶给我和妹妹钱,都在这儿了。”   “两个红包,荷花奶奶给了一个,陈婶婶给了一个。桂香婶婶给了三分钱,几个叔奶奶也给了三分。”说到这儿,秋月挠挠头,想了想,“云云姨姨也给了我和姐姐一人一个红包。”   谢灵把人一一记在心里。   至于钱,谢灵没有拿,而是从炕上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东西。 第57章 手表   谢灵拿着两个木制的存钱罐递到两个闺女面前, 笑着开口:“这是徐叔叔给你们的新年礼物。以后, 你们可以把钱存到里面。这次的压岁钱不用给小姨,你们自己攒着。”   收到礼物,秋阳秋月高兴得很, 把自己的压岁钱放进存钱罐里, 然后抱在怀里。   谢灵叫她们这样, 有些好笑的说道:“放到窗台上明天再瞧, 现在先睡觉。”   秋阳秋月依依不舍的放下存钱罐,然后躺在炕上。谢灵给俩人盖好被子,熄灭煤油灯也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谢家没有亲戚,谢灵也没有去走亲戚。   只在初十的时候, 牵着两个闺女给谢爸谢妈上坟磕头。   下午又去了徐家湾。谢灵大姐谢静葬在罗家老坟,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来到罗家。   罗家这段日子过的不算好, 尤其是传出王娣来偷东西的消息后,罗家本就不好的人缘变得更差了。   谢灵到罗家的时候, 王娣来正在哄孙子。   “家宝乖, 奶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时候,谢灵一直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当时,她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行为上却是难以做到。   徐锐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安抚她的背,说道:“拿书的事过去了。你给徐叔的画,除了徐叔徐老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我嘱咐过徐叔,不让他说出去。至于以后,都有我在。”他希望谢灵是肆意的,开心的,而不是现在后怕的样子。   谢灵被他抱到怀里,也没有反抗,靠在他胸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徐锐,有你真好。”谢灵仰着头,注视着男人,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你真好,谢灵。徐锐心里默念,嘴上没说话。他的目光全被谢灵的脸、眼睛、嘴唇吸引住。   我想吻你了,谢灵。徐锐心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靠近怀里的女人。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交,呼吸环绕。   谢灵被男人有些凶悍火热的气息包围,不自觉的闭上眼。   “灵灵,睁开眼,看着我。”   此时的徐锐不复之前在谢灵面前的沉默,听话。   周身的气势变强,看向谢灵的目光灼热,充满掠夺的意味。   谢灵被他看的羞恼,听到他这话,不自觉的拍打他的胸膛,这男人真可恶,要亲就快亲,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谢灵变得迷迷糊糊,心里那么想着,行动上却截然相反,不自觉的睁眼,然后被男人眼里的灼热一刺,本能觉得危险,无意识的想要退开。   徐锐哪里会让她退,怀里人睁开了眼,他再也忍不住地吻上去。   唇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吻上那处柔软。   此时,徐锐已经不再青涩。   先是不停地在谢灵的唇上蠕动,克制着凶狠的力道,轻轻的研磨、舔舐。   谢灵睁着眼睛,像是被男人的热情吓到,或许是害羞,想要闭眼。   徐锐哪里愿意,只用手抚摸她的眼睛,喃喃自语:灵灵,不要闭眼。看着我。   谢灵张张嘴,想要回应,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   无意间,徐锐已经扣开她的的牙关,这种亲密刺激地徐锐更加失控。   随即,他再也克制不住。   谢灵坐在凳子上,看向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人。神情娇羞,从脸到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嘴唇又红又肿。   难以想象,这会是她自己。   偏偏,一旁两个闺女还问她:   “小姨,你嘴怎么啦?”   “看着好肿,小姨你疼不疼。”   两人说着,还想摸摸谢灵的嘴。   小姨·谢灵表示,她不疼只是麻。可是这话能说吗。   她避开两人伸过来的手,勉强对两个闺女笑笑,说道:“小姨被虫子咬了一下,就是有点肿,不怎么疼。”   “可是,小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真是不疼吗?”   谢灵:“真的不疼。”   这边,谢灵被两个闺女问住。   而罪魁祸首·徐锐则是心情愉悦的回到家。   徐家爹娘和几个兄弟虽然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而徐锐,房子还没盖好,他又是一人,所以先和徐长喜刘秋苗在一起吃饭。   此时,刘秋苗正在厨房里做三人的晚饭。   徐锐拎着几样东西进了厨房。   “娘,这是谢灵给的年礼。”   刘秋苗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去一看。   三包红豆糕,包装好,看着就不便宜。还有两盒烟,外加一瓶酒,不过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酒,但看着包装应该是的。   “瓶子里是山楂酒,酒精浓度很低,是谢灵自己酿的。她说这酒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能喝,不存在喝醉或者伤身体的问题,让您放心喝。”   刘秋苗知道是谢灵送的年礼,本来就高兴得很。   听到徐锐后面的话,她笑的更加和蔼,灵灵这孩子真有心了,这礼物送的周到,肯定是专门问过儿子后准备的东西。   至于谢灵自己酿的山楂酒,到底好不好喝,没人在意这个问题。只知道,这是谢灵的一番心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锐就把山楂酒打开。   顿时,一股清香铺满整个饭桌。   徐长喜禁不住先倒了一碗,喝了一口,酸酸的。虽然没有烈酒的甘醇,酒精的味道只是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但也不影响徐长喜对它的喜爱。   看老头子喝了一口又迫不及待给自己倒上的样子,刘秋苗也有些好奇,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怕辣,刘秋苗到底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感觉有些酸,有些细腻。她不知怎么描述,总之好喝的很。   “灵灵真是个手巧的,这酒真是好喝极了,也不知她怎么做的。我以前也做过山楂酒,可没有这么好喝呀!”   不光谢家沟有山楂树,南理这边也有不少山楂。   那山楂酸的很,大家不愿意吃,泡着喝水也有些酸。   有条件的人家就会拿它做山楂酒。这几年,徐家的日子过得不错。   徐长喜又是个爱喝酒的,刘秋苗也做一些山楂酒,味道不难喝。   却也没有谢灵做得这么香。   徐锐听着他娘的赞叹声,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心情好得很。   不过,见老头子一碗一碗的喝着,饭也顾不上吃,刘秋苗就有些不乐意了。   老头子喝的太快了,就算不给儿子留,怎么也得给孙子留点。   于是,冲徐锐说道:“去叫你两个侄子过来吃饭,让他们也尝尝,灵灵这山楂酒浓度不高,小孩子喝着也好。”   这一叫,不仅两个孙子来了,三个儿子儿媳妇也跟在徐锐身后。   大儿媳王英拿着一盆炖土豆,二儿媳妇陈男拿着几张馅饼,三儿媳妇刘晓云大着肚子,手里没拿东西。   不过,徐文手里却是端着一人炒干菇。老大徐解放抱着小儿子。   刘秋苗就是想叫两个孙子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口子都来了。   “你这大着肚子咋还来呢,徐文也是,不扶着你,净让你自己走。”刘晓云怀孕五个多月,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刘晓云体型偏瘦,配着鼓囊囊的肚子,刘秋苗看着有些不忍。   虽说肚里是她的孙子,可说句实话,这孩子也太会吸营养了,刘晓云自从怀孕后,吃得多喝得多,结果自己没胖,反而瘦了不少,再看她的肚子,五个多月,都有别人六个月大小了,一看就是孩子吸走了。 第55章 徐家事   刘晓云听到婆婆的话, 笑的爽朗, “我身体好,有一会儿路哪会累。”这孩子虽说能吃,但是真不闹腾她娘。   刘晓云看着瘦了, 但身体却是有精神的。   一旁, 几人把菜放在桌子上。   只叫了孙子, 但儿子儿媳能来, 刘秋苗还是非常高兴的。   “今天,本来是想让我俩孙子尝尝这山楂酒,没想到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人喝一点。”刘秋苗一边说着,拿起瓶子, 顺带瞅了徐长喜一眼, 这老头子真能喝, 一会小半瓶都没了。   “山楂酒?娘你酿的时候应该叫我,我帮您一起。”王英接过刘秋苗的瓶子, 准备给众人倒。   一旁, 刘晓云碰碰丈夫的胳膊, 给他使眼色。   正在傻乐的徐文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说道:“大嫂, 我来给大家倒,你快坐着吧!”   刘秋苗点点头:“对着嘞,让文子倒,英子你快坐下。”   徐文笑着给众人倒上,刘秋苗在一旁看着她们喝。   等她们喝完, 忙问道:“你们觉得味道怎么样?”   “好喝。”   “好喝。”      大家点点头,味道真是不错。不过,这不是他娘酿的吧?众人心里纳闷。   “这是灵灵给我们老俩送的年礼,这山楂酒是她自己酿的嘞!”看到众人眼里的赞叹,刘秋苗笑着说道。   灵灵?众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亲兄弟定亲,他们几个当然高兴。但也不会特意关注弟妹的情况。   倒是王英和刘晓云俩人先想起来。   四弟定亲的对象不就叫谢灵吗?   这姑娘趁现在不忙就送来年礼,再一想刚才那个味道。   两人心中有数,这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巧。   虽然她们分家了,但妯娌之间总要相处。有一个聪明的弟妹总比那些个蠢笨的。   一旁,可口的山楂酒,陈男喝着却是没滋没味。   本来,徐家几个儿媳里,她最不得刘秋苗喜欢。本想着弟妹来了也得适应好长时间,就像她刚嫁过来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那段期间,婆婆也没有多喜欢她。   可这未过门的弟妹,还没进门呢,就讨了婆婆喜欢。   陈男自怜自艾,可她也不想想,她未过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给未来婆婆带点东西。   反而是徐解军天天帮陈家上工,那会儿陈家人不用说送吃的,连个谢都没有。   陈男嫁进徐家,自以为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可是哪家长辈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媳妇,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活像婆家苛待她似的。   刘秋苗婆婆去的早,嫁到徐家没有受过刁难,公公是个脾气好的,丈夫看着倔,也是疼老婆的。   刘秋苗自己没吃过啥苦,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对媳妇也十分宽容。   陈男嫁进徐家,虽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也没有过多苛待。加上陈男没有坏心,在徐家可比重男轻女的娘家舒服多了。   在场众人可不管陈男的想法,只乐呵呵的吃着菜,喝几口山楂酒,心里美滋滋的。   “奶,这个好好喝啊!我还要一碗。”徐磊大口大口喝完,继续冲刘秋苗要山楂酒。   一边的徐周看看空了的碗,脸红红的,同样用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秋苗。   刘秋苗乐的不行,刚要给两个乖孙子倒,结果插进一个声音:“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多喝,周周快别喝了,当心喝坏肚子。”   声音在一群言笑晏晏的人中间,有些别样的尖锐。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徐解军暗道一声糟糕,这媳妇咋回事!这几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这又闹什么脾气。她也不想想,那酒要是真对小孩儿不好,他娘能让两个孙子喝吗?要知道,他娘平时最疼两个孩子了。   此时,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刘秋苗冷下脸。   几个兄弟有些莫名其妙,王英和刘晓云却是瞬间明白二弟妹/二婶感的毛病犯了,又心歪了。   在尴尬的气氛中,冷漠低沉的声音响起:“谢灵酿的是一种低度果酒,她加了白糖,还保留山楂的天然果香,无论大人孩子都可以食用,可以健脾开胃。”   在徐家,徐锐从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   他不喜欢任何诋毁谢灵的话,陈男说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他还是准备解释一下。   陈男的脸瞬间爆红,眼眶湿润,流出眼泪。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样,陈男永远是敢说不敢当。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胆小。   刘秋苗觉得自己遇到克星了,哭是她的绝招,可让陈男这么一哭,她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哭能这么用啊。   好好的一场聚餐,被陈男给弄得不上不下,草草收场。   回到自己屋里的陈男则哇哇哭了一场,这点徐周可以作证。因为徐解军没理自己媳妇,陈男只能拽着儿子哭。   娘俩屋里流泪,门外,徐解军蹲着身子抽着叶子烟。   徐解军有时也很累,听着媳妇的哭声累,想着儿子越发敏感内向的性子累。   突然,他忍不住了,走进屋里把茫然失措的儿子抱起来,不理会陈男的哭喊,抱着儿子往他娘的屋子里走。   “儿子,害怕不。”   “我,不害怕。”   “跟爹说实话,爹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徐周低低的抽噎:“我害怕的,爹,我害怕。”   徐解军拍拍儿子的背,轻声安抚:“不怕,不怕,爹带你去你奶那儿,今晚周周跟奶睡,好不好?”   “好。”   把儿子送到他娘屋里,刘秋苗啥也没说,接过孙子。   “你快走吧,把周周搁这儿,我跟我孙子睡。”   也不看她儿子,只把孙子揽在怀里哄着。   徐周依赖的靠在刘秋苗身上,徐解军看着顿时放下心。随即,听他娘这么说,顿时无奈一笑。   “周周到您老俩这儿,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陈男还在小声哭着。   徐解军没说话,只把炕衬好,把被子弄好,揽过陈男,把她塞进被里,说着:“睡吧,今晚周周跟娘睡,咱夫妻俩睡。以后有啥委屈跟你男人哭诉,不要对着周周,周周还小,他听不懂。”   说这话时,徐解军眼里闪过浓浓的无奈。自己的选的媳妇,不能祸害其他人,只祸害他就够了。   至于周周,跟着他娘就好。 第56章 过年   刘秋苗搂着自己的乖孙子睡觉, 也不好奇老二屋里的动静, 事实上徐家几个屋子都不好奇,因为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无非是陈男委屈流泪呗!   徐家就连最粗枝大叶的徐文都知道他二嫂是个心思细又爱哭的人。   第二天, 刘秋苗早早起来, 把她炸的菜丸子用油布包起来, 从柜里拿一包红糖, 放到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递给徐锐。   “一会儿骑着车,给灵灵送过去。还有,锐子啊, 你现在也放假不上班了, 趁过年之前, 多去谢家沟走走,看看灵灵, 她一个姑娘家的不容易, 家里有啥力气活需要干了, 你多帮帮她。”   锐子主动提起结婚,心里应该是喜欢人家姑娘的。   但他冷冰冰的, 又是个不会说话的。   刘秋苗心里怎么也放不下,瞅空就想说说他。   “你也别不知道说什么,前几天那宅基地不是批下来了吗。你就和灵灵说说这,那新房建成可是你俩住的。”   一旁,徐长喜突然插话:“你要的那地方有点偏, 而且面积有些大了。你是怎么想的。”   徐锐坦言说道:“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至于屋子,我准备多盖几间,我和谢灵的新房,两个闺女一间,以后的孩子一间。您和娘以后也可以住一住。”,这里的闺女指的是谢灵的两个外甥女,刘秋苗和徐长喜都知道。她们也不反对,既然儿子要娶人家,与之相应的就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而且,定亲那天,刘秋苗两人见过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被谢灵教的好,人长的俊俏不说,性子也大大方方。   真是谁教的像谁,想到这儿,刘秋苗瞬间想起了二儿媳,随即,心里一口气堵在那,上不上去,下也下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   徐长喜没想那么多,只沉思片刻,问道:“你手里的钱够用不?”   徐锐点点头道:“够的。”   徐长喜闻言也不多说,锐子有见识,又是个有主见的性子,他当爹的也不会干预他的决定。只是听到他那句让您和娘也去住住,心里到底熨贴。   接下来,三人不再说话。   吃过饭,徐锐就把刘秋苗准备的回礼给谢灵送过去。   谢灵送年礼送的比较早,一是因为谢家白事没过一年;二则是考虑到徐家儿媳妇多,亲戚也多,年礼肯定走的不少。作为未过门的媳妇,还是早一些低调一些好。   所以,在刘秋苗回完礼以后,其他人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年礼。   直到大年三十还有少数心大的人家没走完年礼呢!   这一天,谢家沟家家户户都在贴对联和年画。   对联年画不似以往的喜庆,以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已经过时,或者说是被限制了。包括吉庆有余、五谷丰登、招财进宝等的年画。   如今的对联变成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等和此类似的内容。   变化最多的还是年画,各家都要贴主/席像和造/反内容的年画。   当然这一切的热闹和改变不包括谢灵家。   白事前三年不贴对联不张年画,谢灵家也是如此。   她起了个大早,坐上锅开始炸土豆块,炸豆腐块。至于肉丸子和菜丸子在几天前就炸好了。   豆腐土豆肉丸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不管油再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总想让亲人吃点好的。   光年底炸东西,就要消耗家里一小半的油。其它人家如此,谢灵家也一样。   炸完豆腐和土豆,还剩一些油,谢灵干脆起好面条,炸了一墟片和面花,这些可以在明天来孩子的时候给她们抓上吃。   大年初一   谢灵和两个闺女早早起来。   谢灵还是一身藏蓝色的棉袄棉裤,黑色棉布鞋。   与之相比,秋阳秋月喜庆多了,两人棉袄是蓝色的,裤子却是枣红色的新裤子,棉布鞋上绣着精致粉嫩的小猪。   她们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谢灵分别给两人编了两个辫子,把红头绳系成蝴蝶结的形状,好看极了。   早晨,秋阳秋月对着桌上的小镜,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美滋滋的。   谢灵淘米的水让三人洗了脸,不知道是两个人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脸格外的细腻。   “小姨,我感觉我的脸好光滑啊!”秋月最爱美,摸摸自己的小脸,仰起头对正在给自己编辫子的谢灵说道。   谢灵噗嗤一声笑开,淘米水的效果哪有那么好,也就是这几个月两个闺女吃得好,早睡早起,没有黑天摸地的干活。   加上谢灵一直督促她们用皂荚洗手,用雪花膏擦脸。不能说两人像谢灵那样白,但也有光泽了,一看就是气色极好。   至于那淘米水,也是谢灵看过产地才敢用的。   这里的大米来自临县,湖县和长县条件差不多,都穷的很,农药化肥想打也打不起。   要不然,谢灵也没那么心大,就是在没有洗面奶也不会让自己和两个闺女用淘米水洗脸。   当然,谢灵面上不会反驳秋月的话,而是附和着说道:“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看着就喜庆。   秋月从不怀疑小姨说得,本来就觉得好看的她顿时觉得自己更美了。   于是,蹦蹦跳跳的牵着姐姐的手出去屋子,临走前对谢灵说着:“小姨你快点,我和姐姐去米饭好了没。”   说罢,想想白生生软乎乎的大米饭,顿时绷得更欢。   谢灵笑着摇摇头,继续给自己编辫子,刚来的时候,她极为不习惯编辫子。   几个月下来,看着看着,感觉还怪顺眼,就是显得人太年轻了。   不过,她本来就小,翻年才十九。突然,想起徐锐也才二十一,而他们今年就要结婚。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镜子里倒映出的女人笑的温柔。   早晨起来,谢灵先闷了白米饭,等谢灵收拾好自己,去了厨房已经有米饭的香味传来。   秋阳秋月专注的看着锅。   谢灵摸摸两人的头,说道:“小姨待会炒菜,你俩在这儿,刚洗白的小脸要被弄脏了。今天小姨烧火,你家去堂屋耍吧。”   秋阳秋月同时摇头,她们想陪小姨一起做,要不然小姨忙不过来的。   “去吧,这回炒菜很快的。肉丸菜丸、炸豆腐,炸土豆都是熟的,小姨一炒就好了。一会儿好了,小姨叫你们。”   秋阳秋月被谢灵接来四个月了,初来时的怯懦已经不见,眉眼间更多的是活泼和自信。   这段时间里,谢灵很疼爱她们,但却不会娇惯。   两个孩子褪去小心翼翼,还是一样的懂事。   谢灵感到欣慰,但还是摇头拒绝,让她们出去了。今天过年,两个小孩子玩的开心就好。   谢灵给两人讲清楚道理,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离开厨房。两人来到西屋,从小书箱里拿出积木。   只见一座房子的具体雏形已经显现,秋阳秋月分别把自己的小床和柜子放在各自的小屋里。把门拼好,就差屋顶了。   秋月兴冲冲地对一旁的秋阳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拼屋顶,然后把它按上。”   秋阳被她妹的奇特思维惊了一下,拼了屋顶她们还能看到房子里面的东西吗?   偏偏秋月继续开口了:“咱们拼了屋顶,继续把堂屋的茶几门槛拼好。”   秋阳:“小姨的屋子还没拼呢!”   闻言,秋月忙去木制的书箱里找小块积木,把一对小木块翻了个遍,都没找着床和柜子形状的木块。   她准备挠头,随即想起自己美美的小辫子,改抠手心,眼里带着疑惑,开口说道:“姐姐,没有啊,没有小姨的床,柜子,只有门,咱们已经拼上了。”   秋阳对此也非常疑惑,不过她不似秋月这么好奇,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床,干脆安静的拼起围栏来。   秋月想了一会儿也放弃了,等有时间了问问小姨吧!然后,放下这个问题,也开始和姐姐一起拼围栏。   就像谢灵说的那样,炒菜很简单,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就早晨这么一顿,肉丸子和菜丸子全没了。   但娘三儿却吃得心满意足,满嘴流油。豆腐是谢家沟姓李的一家磨的,因为查的严的问题,已经好久不磨,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大量磨豆腐。谢家沟的队员们拿着鸡蛋之类的东西去换。   谢灵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豆腐,但豆腐里面含有蛋白质,在物资稀缺的环境下,是非常好的营养品。   家里的鸡蛋都被娘三儿吃了,谢灵干脆拿钱换了一捆豆腐。   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大烩菜,她还调了个小葱拌豆腐,味道不错,抿在嘴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娘三儿都很喜欢。   三人吃得饱饱的,谢灵让两个闺女在堂屋慢走消食,她则是快速把碗洗了,要知道一会儿可是有人来家里的。   果不其然,等谢灵收拾好厨房,打开大门,就见好几个孩子等在门口。   “谢姨姨,过年好。”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冲谢灵拱拱手。   谢灵对几个孩子笑笑,然后说道:“快来家里坐坐啊!”   说着,带着孩子们来到堂屋。   堂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炸面片,炸面花。   当然,最引孩子注意的还是那满满一盘子的瓜子与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纸包着的糖果。   来的五个孩子里,唐婶李荷花家的有三个,其它两个是桂香嫂子家的栓子和根生。五人分成两堆,显然不是一路来的。但此时,五个孩子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视线粘在糖果上。   显然几个小孩子都是想吃的,不过四男一女,年纪不大,但很懂事,没有乱摸。   谢灵看出几个孩子眼里的渴望,她冲他们温柔一笑,温声道:“姨姨把东西摆在桌上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小皮猴们吃嘛!别跟姨姨客气,多抓一些。”   大年初一上午,本来就是这群孩子们的热闹时间。每家堂屋圆桌上的东西就是供来家里的小孩子拿的。   只不过,谢家盘子里的糖果有些多,让她们筹措了。   不过,小孩子最会看眼色,见谢灵冲他们笑的和善,又听到谢灵的话。   眼睛一亮,然后伸手从桌上拿糖果和瓜子,放进自己衣裳的大兜里。   “炸面片和炸面花,小姨往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炸面花也有的是咸的,大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味道吃。”谢灵笑着站在一旁,提醒几人。   西屋里听到动静的秋阳秋月也出来,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叫出声,“哇,你们都来了。”   “对啊,小姨炸的面片和面花都特别好吃呢!”秋阳秋月想起那甜滋滋的味道,眯眯眼,一边抓起一个可爱的面花,一边对几个小伙伴说道。   屋子里,七个孩子说笑成一团,显得十分热闹。谢灵就在旁边笑着看几人闹。   孩子一般不会在一家停留太久,这不,没过多久,几个孩子就和谢灵告别。   “姨姨,我们要走了。”   大概觉得谢灵比较和善,走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告别。   谢灵叫住几人,把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几个孩子。   堂婶李荷花家的三个孩子,谢灵给了五分钱,栓子和根生给了三分钱。   这压岁钱不多不少,谢灵掐得正好。毕竟,谢灵给了别人,人家家长也会给秋阳秋月。   钱被红纸包着,几个孩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能接到红包,都高兴极了。向谢灵道声谢后,随即蹦蹦跳跳地离开谢家。而秋阳秋月也跟在她们后面。   “秋阳秋月,你们家里的糖果好多啊!”   “那当然了,这是小姨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其中,这个橙子味的最好吃了,这个黄色的糖纸也最好看。”   “啊,这个红色的也好看呢!”   “哇,咱们可以收集糖纸了。”      谢灵站在院里隐约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说话声。   一上午,谢灵家陆陆续续来了四拨人,第二波是谢家本家的孩子,比李荷花家的关系远,谢灵给他们包了三分钱的红包。   第三波是陈丫子的儿子闺女,志安和志乐,兄妹两个牵着手,来到谢灵家里。   规规矩矩的给谢灵行了晚辈礼,拜了年。   “谢姨姨,新年快乐,我和妹妹给您拜年啦。”   谢灵被两人这九十度鞠躬礼给吓了一跳,这种礼节一般都是小辈给家里老人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辈行的。   她立马扶起两人,说道:“你娘这够客气的,来小姨这儿还让你们讲究这个。”   显然,志安志乐好好的不会做这个,只会是陈姐嘱咐儿子闺女的。   “娘说,您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您起的。娘说,她不能来,所以让我们来好好感谢您。”说完,他才就着谢灵的手起来。   谢灵毫不避讳地让秋阳秋月跟志安志乐耍。   新猪场的事,虽然不是谢灵特意帮陈丫子的,但陈丫子确实因此受益。得了肉是次要,队里的大人不再对避讳志安志乐才是陈丫子最高兴的。   谢灵教陈丫子冰糖葫芦,又给她提供冰糖,让她有了来钱的路子。   给孩子起名字,一件一件的,可能对于谢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但对于陈家三口,却是让她们有了很大改变。   志安十岁还不算大,但他从小见得多,性子早熟。也隐约明白谢灵对他们的帮助。   说话的时候真心实意,谢灵把两个孩子扶起,没说什么,只摸摸他们的头。   让两个孩子抓了一把瓜子糖果,递过红包。   两个孩子刚走不久,第四波也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谢家。   谢云云穿着一身绿军装,梳着两个辫子,嘴角带笑,背着手,来到谢家堂屋,坐在堂屋板凳上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谢灵,你猜猜我今天来找你干嘛?”说话时,神采飞扬。   肯定是好事呗!想想谢云云的性子,试着猜测道:“穿了身绿军装,所以向我炫耀来了?”   谢云云:话说她有这么幼稚吗?   要是谢灵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有。   一看谢云云的神色就知道她没说对,再看看她始终背在后面的手,谢灵也懒得和她玩猜谜游戏。她神色慵懒坐在首位的椅子上,手扶着把手,不搭理她。   真是无趣的家伙。   谢云云心里腹诽一句,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眼睛里闪过喜悦,谢灵一定想不到自己来找她做啥。   “谢灵,我今天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说起原进宇她还是有些羞怯,脸红红的,“原进宇下个月结婚。”   谢灵:   她就那么愣在那里,她是谢灵,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她说了什么?   结婚?   上次小学开学的时候,两人见面还是不熟的样子,这会儿竟然结婚?一个生产队的,为啥她就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好半天,谢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说一句:“乡下人发啥请帖。”   闻言,谢云云笑的羞涩,“请高中同学,我都发了请帖。不过,同学也没几个,就你和王悦,刘小英。至于进宇那块,好像就一个男同学。”   谢灵:“额。”   看到这样的谢灵,谢云云越发得意,继续说道:“谢灵,没想到吧,我竟然比你早结婚。不知道你讲究个啥,咱乡下人还先定亲,看我一步到位,直接结婚。”谢云云拿谢灵说的话怼起谢灵。   谢灵这次真的是甘拜下风,这世界变化真快,看看谢云云神采飞扬的神色,咳嗽一声开口说道:“你们怎么好好的就结婚了?”这瞒地太严了,之前一丝风声也没听到。   “咳,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他要结婚了,祝福我们就对了。”谢云云仿佛想到什么,脸再次烧起来。   她不说,谢灵也不勉强,只是观察她片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放下心,说道:“祝贺你了,谢云云。不过,你大年初一上我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确定不是故意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最后一句话,谢灵没说,但她的表情显而易见就是这么个意思。   谢云云有些心虚,她确实是故意来的,不过她不承认,谢灵能说个啥子。   确实,她不承认,谢灵也不能说啥,只不过,说了一会儿,谢灵就想赶人了。因为,这人太幼稚了。   谢灵守在家里,等小孩子上门。那边,秋阳秋月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走街串巷,去别人家里装一兜瓜子,时不时的有一两个糖果,和谢家不能比,但两人也很高兴。   在徐家湾的时候,两人过年也会去亲戚家邻居家装瓜子,可是每次一出人家家门,徐家宝和徐小宝就强硬从两人的兜里抢过东西。   如果秋阳秋月不给,徐家宝就会向王娣来告状。然后,不仅兜里的东西存不住,还要讨一顿打。   而现在,没有奶,没有什么哥哥,也没有什么宝,只有欢乐自在的两人和小伙伴们。   一直到晚上,躺在炕上,秋阳秋月还在叽叽喳喳的回忆白天的欢乐。   秋阳:“别人家里都贴红红的对联了,咱们家就没贴。”   秋月:“好多哥哥姐姐拿着本子一直蹲在别人家门口写字呢!为什么啊?”   “应该是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哥哥姐姐们收集对联。”   秋阳:“哥哥姐姐们好勤快啊!大年初一就收集。”   因为,再晚点,大门上的对联可能就被顽皮的孩子撕掉了。谢灵心里这么想,说出口地却是:“是啊,以后秋阳秋月念书要勤快一点哦。”   秋月:“小姨,今天街上好多小伙伴呀!好多人我都觉得好陌生,之前就没见过。”   因为,好多女孩之前都被长辈拘在家里干活。今天过年,当然要把孩子放出来挣压岁钱呀!   谢灵认真听两个闺女说话,时不时地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一些不好的事,她没有跟两人说。   秋阳秋月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兜里的钱,连忙起身,把钱和红包掏出来交给谢灵。   “小姨,今天有几个奶奶给我和妹妹钱,都在这儿了。”   “两个红包,荷花奶奶给了一个,陈婶婶给了一个。桂香婶婶给了三分钱,几个叔奶奶也给了三分。”说到这儿,秋月挠挠头,想了想,“云云姨姨也给了我和姐姐一人一个红包。”   谢灵把人一一记在心里。   至于钱,谢灵没有拿,而是从炕上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东西。 第57章 手表   谢灵拿着两个木制的存钱罐递到两个闺女面前, 笑着开口:“这是徐叔叔给你们的新年礼物。以后, 你们可以把钱存到里面。这次的压岁钱不用给小姨,你们自己攒着。”   收到礼物,秋阳秋月高兴得很, 把自己的压岁钱放进存钱罐里, 然后抱在怀里。   谢灵叫她们这样, 有些好笑的说道:“放到窗台上明天再瞧, 现在先睡觉。”   秋阳秋月依依不舍的放下存钱罐,然后躺在炕上。谢灵给俩人盖好被子,熄灭煤油灯也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谢家没有亲戚,谢灵也没有去走亲戚。   只在初十的时候, 牵着两个闺女给谢爸谢妈上坟磕头。   下午又去了徐家湾。谢灵大姐谢静葬在罗家老坟,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来到罗家。   罗家这段日子过的不算好, 尤其是传出王娣来偷东西的消息后,罗家本就不好的人缘变得更差了。   谢灵到罗家的时候, 王娣来正在哄孙子。   “家宝乖, 奶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时候,谢灵一直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当时,她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行为上却是难以做到。   徐锐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安抚她的背,说道:“拿书的事过去了。你给徐叔的画,除了徐叔徐老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我嘱咐过徐叔,不让他说出去。至于以后,都有我在。”他希望谢灵是肆意的,开心的,而不是现在后怕的样子。   谢灵被他抱到怀里,也没有反抗,靠在他胸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徐锐,有你真好。”谢灵仰着头,注视着男人,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你真好,谢灵。徐锐心里默念,嘴上没说话。他的目光全被谢灵的脸、眼睛、嘴唇吸引住。   我想吻你了,谢灵。徐锐心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靠近怀里的女人。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交,呼吸环绕。   谢灵被男人有些凶悍火热的气息包围,不自觉的闭上眼。   “灵灵,睁开眼,看着我。”   此时的徐锐不复之前在谢灵面前的沉默,听话。   周身的气势变强,看向谢灵的目光灼热,充满掠夺的意味。   谢灵被他看的羞恼,听到他这话,不自觉的拍打他的胸膛,这男人真可恶,要亲就快亲,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谢灵变得迷迷糊糊,心里那么想着,行动上却截然相反,不自觉的睁眼,然后被男人眼里的灼热一刺,本能觉得危险,无意识的想要退开。   徐锐哪里会让她退,怀里人睁开了眼,他再也忍不住地吻上去。   唇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吻上那处柔软。   此时,徐锐已经不再青涩。   先是不停地在谢灵的唇上蠕动,克制着凶狠的力道,轻轻的研磨、舔舐。   谢灵睁着眼睛,像是被男人的热情吓到,或许是害羞,想要闭眼。   徐锐哪里愿意,只用手抚摸她的眼睛,喃喃自语:灵灵,不要闭眼。看着我。   谢灵张张嘴,想要回应,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   无意间,徐锐已经扣开她的的牙关,这种亲密刺激地徐锐更加失控。   随即,他再也克制不住。   谢灵坐在凳子上,看向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人。神情娇羞,从脸到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嘴唇又红又肿。   难以想象,这会是她自己。   偏偏,一旁两个闺女还问她:   “小姨,你嘴怎么啦?”   “看着好肿,小姨你疼不疼。”   两人说着,还想摸摸谢灵的嘴。   小姨·谢灵表示,她不疼只是麻。可是这话能说吗。   她避开两人伸过来的手,勉强对两个闺女笑笑,说道:“小姨被虫子咬了一下,就是有点肿,不怎么疼。”   “可是,小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真是不疼吗?”   谢灵:“真的不疼。”   这边,谢灵被两个闺女问住。   而罪魁祸首·徐锐则是心情愉悦的回到家。   徐家爹娘和几个兄弟虽然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而徐锐,房子还没盖好,他又是一人,所以先和徐长喜刘秋苗在一起吃饭。   此时,刘秋苗正在厨房里做三人的晚饭。   徐锐拎着几样东西进了厨房。   “娘,这是谢灵给的年礼。”   刘秋苗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去一看。   三包红豆糕,包装好,看着就不便宜。还有两盒烟,外加一瓶酒,不过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酒,但看着包装应该是的。   “瓶子里是山楂酒,酒精浓度很低,是谢灵自己酿的。她说这酒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能喝,不存在喝醉或者伤身体的问题,让您放心喝。”   刘秋苗知道是谢灵送的年礼,本来就高兴得很。   听到徐锐后面的话,她笑的更加和蔼,灵灵这孩子真有心了,这礼物送的周到,肯定是专门问过儿子后准备的东西。   至于谢灵自己酿的山楂酒,到底好不好喝,没人在意这个问题。只知道,这是谢灵的一番心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锐就把山楂酒打开。   顿时,一股清香铺满整个饭桌。   徐长喜禁不住先倒了一碗,喝了一口,酸酸的。虽然没有烈酒的甘醇,酒精的味道只是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但也不影响徐长喜对它的喜爱。   看老头子喝了一口又迫不及待给自己倒上的样子,刘秋苗也有些好奇,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怕辣,刘秋苗到底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感觉有些酸,有些细腻。她不知怎么描述,总之好喝的很。   “灵灵真是个手巧的,这酒真是好喝极了,也不知她怎么做的。我以前也做过山楂酒,可没有这么好喝呀!”   不光谢家沟有山楂树,南理这边也有不少山楂。   那山楂酸的很,大家不愿意吃,泡着喝水也有些酸。   有条件的人家就会拿它做山楂酒。这几年,徐家的日子过得不错。   徐长喜又是个爱喝酒的,刘秋苗也做一些山楂酒,味道不难喝。   却也没有谢灵做得这么香。   徐锐听着他娘的赞叹声,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心情好得很。   不过,见老头子一碗一碗的喝着,饭也顾不上吃,刘秋苗就有些不乐意了。   老头子喝的太快了,就算不给儿子留,怎么也得给孙子留点。   于是,冲徐锐说道:“去叫你两个侄子过来吃饭,让他们也尝尝,灵灵这山楂酒浓度不高,小孩子喝着也好。”   这一叫,不仅两个孙子来了,三个儿子儿媳妇也跟在徐锐身后。   大儿媳王英拿着一盆炖土豆,二儿媳妇陈男拿着几张馅饼,三儿媳妇刘晓云大着肚子,手里没拿东西。   不过,徐文手里却是端着一人炒干菇。老大徐解放抱着小儿子。   刘秋苗就是想叫两个孙子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口子都来了。   “你这大着肚子咋还来呢,徐文也是,不扶着你,净让你自己走。”刘晓云怀孕五个多月,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刘晓云体型偏瘦,配着鼓囊囊的肚子,刘秋苗看着有些不忍。   虽说肚里是她的孙子,可说句实话,这孩子也太会吸营养了,刘晓云自从怀孕后,吃得多喝得多,结果自己没胖,反而瘦了不少,再看她的肚子,五个多月,都有别人六个月大小了,一看就是孩子吸走了。 第55章 徐家事   刘晓云听到婆婆的话, 笑的爽朗, “我身体好,有一会儿路哪会累。”这孩子虽说能吃,但是真不闹腾她娘。   刘晓云看着瘦了, 但身体却是有精神的。   一旁, 几人把菜放在桌子上。   只叫了孙子, 但儿子儿媳能来, 刘秋苗还是非常高兴的。   “今天,本来是想让我俩孙子尝尝这山楂酒,没想到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人喝一点。”刘秋苗一边说着,拿起瓶子, 顺带瞅了徐长喜一眼, 这老头子真能喝, 一会小半瓶都没了。   “山楂酒?娘你酿的时候应该叫我,我帮您一起。”王英接过刘秋苗的瓶子, 准备给众人倒。   一旁, 刘晓云碰碰丈夫的胳膊, 给他使眼色。   正在傻乐的徐文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说道:“大嫂, 我来给大家倒,你快坐着吧!”   刘秋苗点点头:“对着嘞,让文子倒,英子你快坐下。”   徐文笑着给众人倒上,刘秋苗在一旁看着她们喝。   等她们喝完, 忙问道:“你们觉得味道怎么样?”   “好喝。”   “好喝。”      大家点点头,味道真是不错。不过,这不是他娘酿的吧?众人心里纳闷。   “这是灵灵给我们老俩送的年礼,这山楂酒是她自己酿的嘞!”看到众人眼里的赞叹,刘秋苗笑着说道。   灵灵?众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亲兄弟定亲,他们几个当然高兴。但也不会特意关注弟妹的情况。   倒是王英和刘晓云俩人先想起来。   四弟定亲的对象不就叫谢灵吗?   这姑娘趁现在不忙就送来年礼,再一想刚才那个味道。   两人心中有数,这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巧。   虽然她们分家了,但妯娌之间总要相处。有一个聪明的弟妹总比那些个蠢笨的。   一旁,可口的山楂酒,陈男喝着却是没滋没味。   本来,徐家几个儿媳里,她最不得刘秋苗喜欢。本想着弟妹来了也得适应好长时间,就像她刚嫁过来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那段期间,婆婆也没有多喜欢她。   可这未过门的弟妹,还没进门呢,就讨了婆婆喜欢。   陈男自怜自艾,可她也不想想,她未过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给未来婆婆带点东西。   反而是徐解军天天帮陈家上工,那会儿陈家人不用说送吃的,连个谢都没有。   陈男嫁进徐家,自以为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可是哪家长辈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媳妇,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活像婆家苛待她似的。   刘秋苗婆婆去的早,嫁到徐家没有受过刁难,公公是个脾气好的,丈夫看着倔,也是疼老婆的。   刘秋苗自己没吃过啥苦,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对媳妇也十分宽容。   陈男嫁进徐家,虽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也没有过多苛待。加上陈男没有坏心,在徐家可比重男轻女的娘家舒服多了。   在场众人可不管陈男的想法,只乐呵呵的吃着菜,喝几口山楂酒,心里美滋滋的。   “奶,这个好好喝啊!我还要一碗。”徐磊大口大口喝完,继续冲刘秋苗要山楂酒。   一边的徐周看看空了的碗,脸红红的,同样用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秋苗。   刘秋苗乐的不行,刚要给两个乖孙子倒,结果插进一个声音:“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多喝,周周快别喝了,当心喝坏肚子。”   声音在一群言笑晏晏的人中间,有些别样的尖锐。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徐解军暗道一声糟糕,这媳妇咋回事!这几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这又闹什么脾气。她也不想想,那酒要是真对小孩儿不好,他娘能让两个孙子喝吗?要知道,他娘平时最疼两个孩子了。   此时,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刘秋苗冷下脸。   几个兄弟有些莫名其妙,王英和刘晓云却是瞬间明白二弟妹/二婶感的毛病犯了,又心歪了。   在尴尬的气氛中,冷漠低沉的声音响起:“谢灵酿的是一种低度果酒,她加了白糖,还保留山楂的天然果香,无论大人孩子都可以食用,可以健脾开胃。”   在徐家,徐锐从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   他不喜欢任何诋毁谢灵的话,陈男说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他还是准备解释一下。   陈男的脸瞬间爆红,眼眶湿润,流出眼泪。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样,陈男永远是敢说不敢当。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胆小。   刘秋苗觉得自己遇到克星了,哭是她的绝招,可让陈男这么一哭,她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哭能这么用啊。   好好的一场聚餐,被陈男给弄得不上不下,草草收场。   回到自己屋里的陈男则哇哇哭了一场,这点徐周可以作证。因为徐解军没理自己媳妇,陈男只能拽着儿子哭。   娘俩屋里流泪,门外,徐解军蹲着身子抽着叶子烟。   徐解军有时也很累,听着媳妇的哭声累,想着儿子越发敏感内向的性子累。   突然,他忍不住了,走进屋里把茫然失措的儿子抱起来,不理会陈男的哭喊,抱着儿子往他娘的屋子里走。   “儿子,害怕不。”   “我,不害怕。”   “跟爹说实话,爹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徐周低低的抽噎:“我害怕的,爹,我害怕。”   徐解军拍拍儿子的背,轻声安抚:“不怕,不怕,爹带你去你奶那儿,今晚周周跟奶睡,好不好?”   “好。”   把儿子送到他娘屋里,刘秋苗啥也没说,接过孙子。   “你快走吧,把周周搁这儿,我跟我孙子睡。”   也不看她儿子,只把孙子揽在怀里哄着。   徐周依赖的靠在刘秋苗身上,徐解军看着顿时放下心。随即,听他娘这么说,顿时无奈一笑。   “周周到您老俩这儿,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陈男还在小声哭着。   徐解军没说话,只把炕衬好,把被子弄好,揽过陈男,把她塞进被里,说着:“睡吧,今晚周周跟娘睡,咱夫妻俩睡。以后有啥委屈跟你男人哭诉,不要对着周周,周周还小,他听不懂。”   说这话时,徐解军眼里闪过浓浓的无奈。自己的选的媳妇,不能祸害其他人,只祸害他就够了。   至于周周,跟着他娘就好。 第56章 过年   刘秋苗搂着自己的乖孙子睡觉, 也不好奇老二屋里的动静, 事实上徐家几个屋子都不好奇,因为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无非是陈男委屈流泪呗!   徐家就连最粗枝大叶的徐文都知道他二嫂是个心思细又爱哭的人。   第二天, 刘秋苗早早起来, 把她炸的菜丸子用油布包起来, 从柜里拿一包红糖, 放到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递给徐锐。   “一会儿骑着车,给灵灵送过去。还有,锐子啊, 你现在也放假不上班了, 趁过年之前, 多去谢家沟走走,看看灵灵, 她一个姑娘家的不容易, 家里有啥力气活需要干了, 你多帮帮她。”   锐子主动提起结婚,心里应该是喜欢人家姑娘的。   但他冷冰冰的, 又是个不会说话的。   刘秋苗心里怎么也放不下,瞅空就想说说他。   “你也别不知道说什么,前几天那宅基地不是批下来了吗。你就和灵灵说说这,那新房建成可是你俩住的。”   一旁,徐长喜突然插话:“你要的那地方有点偏, 而且面积有些大了。你是怎么想的。”   徐锐坦言说道:“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至于屋子,我准备多盖几间,我和谢灵的新房,两个闺女一间,以后的孩子一间。您和娘以后也可以住一住。”,这里的闺女指的是谢灵的两个外甥女,刘秋苗和徐长喜都知道。她们也不反对,既然儿子要娶人家,与之相应的就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而且,定亲那天,刘秋苗两人见过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被谢灵教的好,人长的俊俏不说,性子也大大方方。   真是谁教的像谁,想到这儿,刘秋苗瞬间想起了二儿媳,随即,心里一口气堵在那,上不上去,下也下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   徐长喜没想那么多,只沉思片刻,问道:“你手里的钱够用不?”   徐锐点点头道:“够的。”   徐长喜闻言也不多说,锐子有见识,又是个有主见的性子,他当爹的也不会干预他的决定。只是听到他那句让您和娘也去住住,心里到底熨贴。   接下来,三人不再说话。   吃过饭,徐锐就把刘秋苗准备的回礼给谢灵送过去。   谢灵送年礼送的比较早,一是因为谢家白事没过一年;二则是考虑到徐家儿媳妇多,亲戚也多,年礼肯定走的不少。作为未过门的媳妇,还是早一些低调一些好。   所以,在刘秋苗回完礼以后,其他人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年礼。   直到大年三十还有少数心大的人家没走完年礼呢!   这一天,谢家沟家家户户都在贴对联和年画。   对联年画不似以往的喜庆,以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已经过时,或者说是被限制了。包括吉庆有余、五谷丰登、招财进宝等的年画。   如今的对联变成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等和此类似的内容。   变化最多的还是年画,各家都要贴主/席像和造/反内容的年画。   当然这一切的热闹和改变不包括谢灵家。   白事前三年不贴对联不张年画,谢灵家也是如此。   她起了个大早,坐上锅开始炸土豆块,炸豆腐块。至于肉丸子和菜丸子在几天前就炸好了。   豆腐土豆肉丸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不管油再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总想让亲人吃点好的。   光年底炸东西,就要消耗家里一小半的油。其它人家如此,谢灵家也一样。   炸完豆腐和土豆,还剩一些油,谢灵干脆起好面条,炸了一墟片和面花,这些可以在明天来孩子的时候给她们抓上吃。   大年初一   谢灵和两个闺女早早起来。   谢灵还是一身藏蓝色的棉袄棉裤,黑色棉布鞋。   与之相比,秋阳秋月喜庆多了,两人棉袄是蓝色的,裤子却是枣红色的新裤子,棉布鞋上绣着精致粉嫩的小猪。   她们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谢灵分别给两人编了两个辫子,把红头绳系成蝴蝶结的形状,好看极了。   早晨,秋阳秋月对着桌上的小镜,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美滋滋的。   谢灵淘米的水让三人洗了脸,不知道是两个人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脸格外的细腻。   “小姨,我感觉我的脸好光滑啊!”秋月最爱美,摸摸自己的小脸,仰起头对正在给自己编辫子的谢灵说道。   谢灵噗嗤一声笑开,淘米水的效果哪有那么好,也就是这几个月两个闺女吃得好,早睡早起,没有黑天摸地的干活。   加上谢灵一直督促她们用皂荚洗手,用雪花膏擦脸。不能说两人像谢灵那样白,但也有光泽了,一看就是气色极好。   至于那淘米水,也是谢灵看过产地才敢用的。   这里的大米来自临县,湖县和长县条件差不多,都穷的很,农药化肥想打也打不起。   要不然,谢灵也没那么心大,就是在没有洗面奶也不会让自己和两个闺女用淘米水洗脸。   当然,谢灵面上不会反驳秋月的话,而是附和着说道:“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看着就喜庆。   秋月从不怀疑小姨说得,本来就觉得好看的她顿时觉得自己更美了。   于是,蹦蹦跳跳的牵着姐姐的手出去屋子,临走前对谢灵说着:“小姨你快点,我和姐姐去米饭好了没。”   说罢,想想白生生软乎乎的大米饭,顿时绷得更欢。   谢灵笑着摇摇头,继续给自己编辫子,刚来的时候,她极为不习惯编辫子。   几个月下来,看着看着,感觉还怪顺眼,就是显得人太年轻了。   不过,她本来就小,翻年才十九。突然,想起徐锐也才二十一,而他们今年就要结婚。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镜子里倒映出的女人笑的温柔。   早晨起来,谢灵先闷了白米饭,等谢灵收拾好自己,去了厨房已经有米饭的香味传来。   秋阳秋月专注的看着锅。   谢灵摸摸两人的头,说道:“小姨待会炒菜,你俩在这儿,刚洗白的小脸要被弄脏了。今天小姨烧火,你家去堂屋耍吧。”   秋阳秋月同时摇头,她们想陪小姨一起做,要不然小姨忙不过来的。   “去吧,这回炒菜很快的。肉丸菜丸、炸豆腐,炸土豆都是熟的,小姨一炒就好了。一会儿好了,小姨叫你们。”   秋阳秋月被谢灵接来四个月了,初来时的怯懦已经不见,眉眼间更多的是活泼和自信。   这段时间里,谢灵很疼爱她们,但却不会娇惯。   两个孩子褪去小心翼翼,还是一样的懂事。   谢灵感到欣慰,但还是摇头拒绝,让她们出去了。今天过年,两个小孩子玩的开心就好。   谢灵给两人讲清楚道理,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离开厨房。两人来到西屋,从小书箱里拿出积木。   只见一座房子的具体雏形已经显现,秋阳秋月分别把自己的小床和柜子放在各自的小屋里。把门拼好,就差屋顶了。   秋月兴冲冲地对一旁的秋阳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拼屋顶,然后把它按上。”   秋阳被她妹的奇特思维惊了一下,拼了屋顶她们还能看到房子里面的东西吗?   偏偏秋月继续开口了:“咱们拼了屋顶,继续把堂屋的茶几门槛拼好。”   秋阳:“小姨的屋子还没拼呢!”   闻言,秋月忙去木制的书箱里找小块积木,把一对小木块翻了个遍,都没找着床和柜子形状的木块。   她准备挠头,随即想起自己美美的小辫子,改抠手心,眼里带着疑惑,开口说道:“姐姐,没有啊,没有小姨的床,柜子,只有门,咱们已经拼上了。”   秋阳对此也非常疑惑,不过她不似秋月这么好奇,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床,干脆安静的拼起围栏来。   秋月想了一会儿也放弃了,等有时间了问问小姨吧!然后,放下这个问题,也开始和姐姐一起拼围栏。   就像谢灵说的那样,炒菜很简单,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就早晨这么一顿,肉丸子和菜丸子全没了。   但娘三儿却吃得心满意足,满嘴流油。豆腐是谢家沟姓李的一家磨的,因为查的严的问题,已经好久不磨,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大量磨豆腐。谢家沟的队员们拿着鸡蛋之类的东西去换。   谢灵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豆腐,但豆腐里面含有蛋白质,在物资稀缺的环境下,是非常好的营养品。   家里的鸡蛋都被娘三儿吃了,谢灵干脆拿钱换了一捆豆腐。   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大烩菜,她还调了个小葱拌豆腐,味道不错,抿在嘴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娘三儿都很喜欢。   三人吃得饱饱的,谢灵让两个闺女在堂屋慢走消食,她则是快速把碗洗了,要知道一会儿可是有人来家里的。   果不其然,等谢灵收拾好厨房,打开大门,就见好几个孩子等在门口。   “谢姨姨,过年好。”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冲谢灵拱拱手。   谢灵对几个孩子笑笑,然后说道:“快来家里坐坐啊!”   说着,带着孩子们来到堂屋。   堂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炸面片,炸面花。   当然,最引孩子注意的还是那满满一盘子的瓜子与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纸包着的糖果。   来的五个孩子里,唐婶李荷花家的有三个,其它两个是桂香嫂子家的栓子和根生。五人分成两堆,显然不是一路来的。但此时,五个孩子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视线粘在糖果上。   显然几个小孩子都是想吃的,不过四男一女,年纪不大,但很懂事,没有乱摸。   谢灵看出几个孩子眼里的渴望,她冲他们温柔一笑,温声道:“姨姨把东西摆在桌上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小皮猴们吃嘛!别跟姨姨客气,多抓一些。”   大年初一上午,本来就是这群孩子们的热闹时间。每家堂屋圆桌上的东西就是供来家里的小孩子拿的。   只不过,谢家盘子里的糖果有些多,让她们筹措了。   不过,小孩子最会看眼色,见谢灵冲他们笑的和善,又听到谢灵的话。   眼睛一亮,然后伸手从桌上拿糖果和瓜子,放进自己衣裳的大兜里。   “炸面片和炸面花,小姨往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炸面花也有的是咸的,大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味道吃。”谢灵笑着站在一旁,提醒几人。   西屋里听到动静的秋阳秋月也出来,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叫出声,“哇,你们都来了。”   “对啊,小姨炸的面片和面花都特别好吃呢!”秋阳秋月想起那甜滋滋的味道,眯眯眼,一边抓起一个可爱的面花,一边对几个小伙伴说道。   屋子里,七个孩子说笑成一团,显得十分热闹。谢灵就在旁边笑着看几人闹。   孩子一般不会在一家停留太久,这不,没过多久,几个孩子就和谢灵告别。   “姨姨,我们要走了。”   大概觉得谢灵比较和善,走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告别。   谢灵叫住几人,把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几个孩子。   堂婶李荷花家的三个孩子,谢灵给了五分钱,栓子和根生给了三分钱。   这压岁钱不多不少,谢灵掐得正好。毕竟,谢灵给了别人,人家家长也会给秋阳秋月。   钱被红纸包着,几个孩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能接到红包,都高兴极了。向谢灵道声谢后,随即蹦蹦跳跳地离开谢家。而秋阳秋月也跟在她们后面。   “秋阳秋月,你们家里的糖果好多啊!”   “那当然了,这是小姨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其中,这个橙子味的最好吃了,这个黄色的糖纸也最好看。”   “啊,这个红色的也好看呢!”   “哇,咱们可以收集糖纸了。”      谢灵站在院里隐约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说话声。   一上午,谢灵家陆陆续续来了四拨人,第二波是谢家本家的孩子,比李荷花家的关系远,谢灵给他们包了三分钱的红包。   第三波是陈丫子的儿子闺女,志安和志乐,兄妹两个牵着手,来到谢灵家里。   规规矩矩的给谢灵行了晚辈礼,拜了年。   “谢姨姨,新年快乐,我和妹妹给您拜年啦。”   谢灵被两人这九十度鞠躬礼给吓了一跳,这种礼节一般都是小辈给家里老人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辈行的。   她立马扶起两人,说道:“你娘这够客气的,来小姨这儿还让你们讲究这个。”   显然,志安志乐好好的不会做这个,只会是陈姐嘱咐儿子闺女的。   “娘说,您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您起的。娘说,她不能来,所以让我们来好好感谢您。”说完,他才就着谢灵的手起来。   谢灵毫不避讳地让秋阳秋月跟志安志乐耍。   新猪场的事,虽然不是谢灵特意帮陈丫子的,但陈丫子确实因此受益。得了肉是次要,队里的大人不再对避讳志安志乐才是陈丫子最高兴的。   谢灵教陈丫子冰糖葫芦,又给她提供冰糖,让她有了来钱的路子。   给孩子起名字,一件一件的,可能对于谢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但对于陈家三口,却是让她们有了很大改变。   志安十岁还不算大,但他从小见得多,性子早熟。也隐约明白谢灵对他们的帮助。   说话的时候真心实意,谢灵把两个孩子扶起,没说什么,只摸摸他们的头。   让两个孩子抓了一把瓜子糖果,递过红包。   两个孩子刚走不久,第四波也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谢家。   谢云云穿着一身绿军装,梳着两个辫子,嘴角带笑,背着手,来到谢家堂屋,坐在堂屋板凳上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谢灵,你猜猜我今天来找你干嘛?”说话时,神采飞扬。   肯定是好事呗!想想谢云云的性子,试着猜测道:“穿了身绿军装,所以向我炫耀来了?”   谢云云:话说她有这么幼稚吗?   要是谢灵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有。   一看谢云云的神色就知道她没说对,再看看她始终背在后面的手,谢灵也懒得和她玩猜谜游戏。她神色慵懒坐在首位的椅子上,手扶着把手,不搭理她。   真是无趣的家伙。   谢云云心里腹诽一句,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眼睛里闪过喜悦,谢灵一定想不到自己来找她做啥。   “谢灵,我今天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说起原进宇她还是有些羞怯,脸红红的,“原进宇下个月结婚。”   谢灵:   她就那么愣在那里,她是谢灵,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她说了什么?   结婚?   上次小学开学的时候,两人见面还是不熟的样子,这会儿竟然结婚?一个生产队的,为啥她就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好半天,谢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说一句:“乡下人发啥请帖。”   闻言,谢云云笑的羞涩,“请高中同学,我都发了请帖。不过,同学也没几个,就你和王悦,刘小英。至于进宇那块,好像就一个男同学。”   谢灵:“额。”   看到这样的谢灵,谢云云越发得意,继续说道:“谢灵,没想到吧,我竟然比你早结婚。不知道你讲究个啥,咱乡下人还先定亲,看我一步到位,直接结婚。”谢云云拿谢灵说的话怼起谢灵。   谢灵这次真的是甘拜下风,这世界变化真快,看看谢云云神采飞扬的神色,咳嗽一声开口说道:“你们怎么好好的就结婚了?”这瞒地太严了,之前一丝风声也没听到。   “咳,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他要结婚了,祝福我们就对了。”谢云云仿佛想到什么,脸再次烧起来。   她不说,谢灵也不勉强,只是观察她片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放下心,说道:“祝贺你了,谢云云。不过,你大年初一上我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确定不是故意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最后一句话,谢灵没说,但她的表情显而易见就是这么个意思。   谢云云有些心虚,她确实是故意来的,不过她不承认,谢灵能说个啥子。   确实,她不承认,谢灵也不能说啥,只不过,说了一会儿,谢灵就想赶人了。因为,这人太幼稚了。   谢灵守在家里,等小孩子上门。那边,秋阳秋月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走街串巷,去别人家里装一兜瓜子,时不时的有一两个糖果,和谢家不能比,但两人也很高兴。   在徐家湾的时候,两人过年也会去亲戚家邻居家装瓜子,可是每次一出人家家门,徐家宝和徐小宝就强硬从两人的兜里抢过东西。   如果秋阳秋月不给,徐家宝就会向王娣来告状。然后,不仅兜里的东西存不住,还要讨一顿打。   而现在,没有奶,没有什么哥哥,也没有什么宝,只有欢乐自在的两人和小伙伴们。   一直到晚上,躺在炕上,秋阳秋月还在叽叽喳喳的回忆白天的欢乐。   秋阳:“别人家里都贴红红的对联了,咱们家就没贴。”   秋月:“好多哥哥姐姐拿着本子一直蹲在别人家门口写字呢!为什么啊?”   “应该是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哥哥姐姐们收集对联。”   秋阳:“哥哥姐姐们好勤快啊!大年初一就收集。”   因为,再晚点,大门上的对联可能就被顽皮的孩子撕掉了。谢灵心里这么想,说出口地却是:“是啊,以后秋阳秋月念书要勤快一点哦。”   秋月:“小姨,今天街上好多小伙伴呀!好多人我都觉得好陌生,之前就没见过。”   因为,好多女孩之前都被长辈拘在家里干活。今天过年,当然要把孩子放出来挣压岁钱呀!   谢灵认真听两个闺女说话,时不时地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一些不好的事,她没有跟两人说。   秋阳秋月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兜里的钱,连忙起身,把钱和红包掏出来交给谢灵。   “小姨,今天有几个奶奶给我和妹妹钱,都在这儿了。”   “两个红包,荷花奶奶给了一个,陈婶婶给了一个。桂香婶婶给了三分钱,几个叔奶奶也给了三分。”说到这儿,秋月挠挠头,想了想,“云云姨姨也给了我和姐姐一人一个红包。”   谢灵把人一一记在心里。   至于钱,谢灵没有拿,而是从炕上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东西。 第57章 手表   谢灵拿着两个木制的存钱罐递到两个闺女面前, 笑着开口:“这是徐叔叔给你们的新年礼物。以后, 你们可以把钱存到里面。这次的压岁钱不用给小姨,你们自己攒着。”   收到礼物,秋阳秋月高兴得很, 把自己的压岁钱放进存钱罐里, 然后抱在怀里。   谢灵叫她们这样, 有些好笑的说道:“放到窗台上明天再瞧, 现在先睡觉。”   秋阳秋月依依不舍的放下存钱罐,然后躺在炕上。谢灵给俩人盖好被子,熄灭煤油灯也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谢家没有亲戚,谢灵也没有去走亲戚。   只在初十的时候, 牵着两个闺女给谢爸谢妈上坟磕头。   下午又去了徐家湾。谢灵大姐谢静葬在罗家老坟,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来到罗家。   罗家这段日子过的不算好, 尤其是传出王娣来偷东西的消息后,罗家本就不好的人缘变得更差了。   谢灵到罗家的时候, 王娣来正在哄孙子。   “家宝乖, 奶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时候,谢灵一直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当时,她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行为上却是难以做到。   徐锐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安抚她的背,说道:“拿书的事过去了。你给徐叔的画,除了徐叔徐老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我嘱咐过徐叔,不让他说出去。至于以后,都有我在。”他希望谢灵是肆意的,开心的,而不是现在后怕的样子。   谢灵被他抱到怀里,也没有反抗,靠在他胸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徐锐,有你真好。”谢灵仰着头,注视着男人,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你真好,谢灵。徐锐心里默念,嘴上没说话。他的目光全被谢灵的脸、眼睛、嘴唇吸引住。   我想吻你了,谢灵。徐锐心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靠近怀里的女人。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交,呼吸环绕。   谢灵被男人有些凶悍火热的气息包围,不自觉的闭上眼。   “灵灵,睁开眼,看着我。”   此时的徐锐不复之前在谢灵面前的沉默,听话。   周身的气势变强,看向谢灵的目光灼热,充满掠夺的意味。   谢灵被他看的羞恼,听到他这话,不自觉的拍打他的胸膛,这男人真可恶,要亲就快亲,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谢灵变得迷迷糊糊,心里那么想着,行动上却截然相反,不自觉的睁眼,然后被男人眼里的灼热一刺,本能觉得危险,无意识的想要退开。   徐锐哪里会让她退,怀里人睁开了眼,他再也忍不住地吻上去。   唇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吻上那处柔软。   此时,徐锐已经不再青涩。   先是不停地在谢灵的唇上蠕动,克制着凶狠的力道,轻轻的研磨、舔舐。   谢灵睁着眼睛,像是被男人的热情吓到,或许是害羞,想要闭眼。   徐锐哪里愿意,只用手抚摸她的眼睛,喃喃自语:灵灵,不要闭眼。看着我。   谢灵张张嘴,想要回应,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   无意间,徐锐已经扣开她的的牙关,这种亲密刺激地徐锐更加失控。   随即,他再也克制不住。   谢灵坐在凳子上,看向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人。神情娇羞,从脸到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嘴唇又红又肿。   难以想象,这会是她自己。   偏偏,一旁两个闺女还问她:   “小姨,你嘴怎么啦?”   “看着好肿,小姨你疼不疼。”   两人说着,还想摸摸谢灵的嘴。   小姨·谢灵表示,她不疼只是麻。可是这话能说吗。   她避开两人伸过来的手,勉强对两个闺女笑笑,说道:“小姨被虫子咬了一下,就是有点肿,不怎么疼。”   “可是,小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真是不疼吗?”   谢灵:“真的不疼。”   这边,谢灵被两个闺女问住。   而罪魁祸首·徐锐则是心情愉悦的回到家。   徐家爹娘和几个兄弟虽然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而徐锐,房子还没盖好,他又是一人,所以先和徐长喜刘秋苗在一起吃饭。   此时,刘秋苗正在厨房里做三人的晚饭。   徐锐拎着几样东西进了厨房。   “娘,这是谢灵给的年礼。”   刘秋苗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去一看。   三包红豆糕,包装好,看着就不便宜。还有两盒烟,外加一瓶酒,不过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酒,但看着包装应该是的。   “瓶子里是山楂酒,酒精浓度很低,是谢灵自己酿的。她说这酒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能喝,不存在喝醉或者伤身体的问题,让您放心喝。”   刘秋苗知道是谢灵送的年礼,本来就高兴得很。   听到徐锐后面的话,她笑的更加和蔼,灵灵这孩子真有心了,这礼物送的周到,肯定是专门问过儿子后准备的东西。   至于谢灵自己酿的山楂酒,到底好不好喝,没人在意这个问题。只知道,这是谢灵的一番心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锐就把山楂酒打开。   顿时,一股清香铺满整个饭桌。   徐长喜禁不住先倒了一碗,喝了一口,酸酸的。虽然没有烈酒的甘醇,酒精的味道只是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但也不影响徐长喜对它的喜爱。   看老头子喝了一口又迫不及待给自己倒上的样子,刘秋苗也有些好奇,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怕辣,刘秋苗到底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感觉有些酸,有些细腻。她不知怎么描述,总之好喝的很。   “灵灵真是个手巧的,这酒真是好喝极了,也不知她怎么做的。我以前也做过山楂酒,可没有这么好喝呀!”   不光谢家沟有山楂树,南理这边也有不少山楂。   那山楂酸的很,大家不愿意吃,泡着喝水也有些酸。   有条件的人家就会拿它做山楂酒。这几年,徐家的日子过得不错。   徐长喜又是个爱喝酒的,刘秋苗也做一些山楂酒,味道不难喝。   却也没有谢灵做得这么香。   徐锐听着他娘的赞叹声,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心情好得很。   不过,见老头子一碗一碗的喝着,饭也顾不上吃,刘秋苗就有些不乐意了。   老头子喝的太快了,就算不给儿子留,怎么也得给孙子留点。   于是,冲徐锐说道:“去叫你两个侄子过来吃饭,让他们也尝尝,灵灵这山楂酒浓度不高,小孩子喝着也好。”   这一叫,不仅两个孙子来了,三个儿子儿媳妇也跟在徐锐身后。   大儿媳王英拿着一盆炖土豆,二儿媳妇陈男拿着几张馅饼,三儿媳妇刘晓云大着肚子,手里没拿东西。   不过,徐文手里却是端着一人炒干菇。老大徐解放抱着小儿子。   刘秋苗就是想叫两个孙子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口子都来了。   “你这大着肚子咋还来呢,徐文也是,不扶着你,净让你自己走。”刘晓云怀孕五个多月,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刘晓云体型偏瘦,配着鼓囊囊的肚子,刘秋苗看着有些不忍。   虽说肚里是她的孙子,可说句实话,这孩子也太会吸营养了,刘晓云自从怀孕后,吃得多喝得多,结果自己没胖,反而瘦了不少,再看她的肚子,五个多月,都有别人六个月大小了,一看就是孩子吸走了。 第55章 徐家事   刘晓云听到婆婆的话, 笑的爽朗, “我身体好,有一会儿路哪会累。”这孩子虽说能吃,但是真不闹腾她娘。   刘晓云看着瘦了, 但身体却是有精神的。   一旁, 几人把菜放在桌子上。   只叫了孙子, 但儿子儿媳能来, 刘秋苗还是非常高兴的。   “今天,本来是想让我俩孙子尝尝这山楂酒,没想到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人喝一点。”刘秋苗一边说着,拿起瓶子, 顺带瞅了徐长喜一眼, 这老头子真能喝, 一会小半瓶都没了。   “山楂酒?娘你酿的时候应该叫我,我帮您一起。”王英接过刘秋苗的瓶子, 准备给众人倒。   一旁, 刘晓云碰碰丈夫的胳膊, 给他使眼色。   正在傻乐的徐文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说道:“大嫂, 我来给大家倒,你快坐着吧!”   刘秋苗点点头:“对着嘞,让文子倒,英子你快坐下。”   徐文笑着给众人倒上,刘秋苗在一旁看着她们喝。   等她们喝完, 忙问道:“你们觉得味道怎么样?”   “好喝。”   “好喝。”      大家点点头,味道真是不错。不过,这不是他娘酿的吧?众人心里纳闷。   “这是灵灵给我们老俩送的年礼,这山楂酒是她自己酿的嘞!”看到众人眼里的赞叹,刘秋苗笑着说道。   灵灵?众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亲兄弟定亲,他们几个当然高兴。但也不会特意关注弟妹的情况。   倒是王英和刘晓云俩人先想起来。   四弟定亲的对象不就叫谢灵吗?   这姑娘趁现在不忙就送来年礼,再一想刚才那个味道。   两人心中有数,这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巧。   虽然她们分家了,但妯娌之间总要相处。有一个聪明的弟妹总比那些个蠢笨的。   一旁,可口的山楂酒,陈男喝着却是没滋没味。   本来,徐家几个儿媳里,她最不得刘秋苗喜欢。本想着弟妹来了也得适应好长时间,就像她刚嫁过来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那段期间,婆婆也没有多喜欢她。   可这未过门的弟妹,还没进门呢,就讨了婆婆喜欢。   陈男自怜自艾,可她也不想想,她未过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给未来婆婆带点东西。   反而是徐解军天天帮陈家上工,那会儿陈家人不用说送吃的,连个谢都没有。   陈男嫁进徐家,自以为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可是哪家长辈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媳妇,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活像婆家苛待她似的。   刘秋苗婆婆去的早,嫁到徐家没有受过刁难,公公是个脾气好的,丈夫看着倔,也是疼老婆的。   刘秋苗自己没吃过啥苦,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对媳妇也十分宽容。   陈男嫁进徐家,虽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也没有过多苛待。加上陈男没有坏心,在徐家可比重男轻女的娘家舒服多了。   在场众人可不管陈男的想法,只乐呵呵的吃着菜,喝几口山楂酒,心里美滋滋的。   “奶,这个好好喝啊!我还要一碗。”徐磊大口大口喝完,继续冲刘秋苗要山楂酒。   一边的徐周看看空了的碗,脸红红的,同样用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秋苗。   刘秋苗乐的不行,刚要给两个乖孙子倒,结果插进一个声音:“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多喝,周周快别喝了,当心喝坏肚子。”   声音在一群言笑晏晏的人中间,有些别样的尖锐。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徐解军暗道一声糟糕,这媳妇咋回事!这几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这又闹什么脾气。她也不想想,那酒要是真对小孩儿不好,他娘能让两个孙子喝吗?要知道,他娘平时最疼两个孩子了。   此时,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刘秋苗冷下脸。   几个兄弟有些莫名其妙,王英和刘晓云却是瞬间明白二弟妹/二婶感的毛病犯了,又心歪了。   在尴尬的气氛中,冷漠低沉的声音响起:“谢灵酿的是一种低度果酒,她加了白糖,还保留山楂的天然果香,无论大人孩子都可以食用,可以健脾开胃。”   在徐家,徐锐从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   他不喜欢任何诋毁谢灵的话,陈男说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他还是准备解释一下。   陈男的脸瞬间爆红,眼眶湿润,流出眼泪。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样,陈男永远是敢说不敢当。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胆小。   刘秋苗觉得自己遇到克星了,哭是她的绝招,可让陈男这么一哭,她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哭能这么用啊。   好好的一场聚餐,被陈男给弄得不上不下,草草收场。   回到自己屋里的陈男则哇哇哭了一场,这点徐周可以作证。因为徐解军没理自己媳妇,陈男只能拽着儿子哭。   娘俩屋里流泪,门外,徐解军蹲着身子抽着叶子烟。   徐解军有时也很累,听着媳妇的哭声累,想着儿子越发敏感内向的性子累。   突然,他忍不住了,走进屋里把茫然失措的儿子抱起来,不理会陈男的哭喊,抱着儿子往他娘的屋子里走。   “儿子,害怕不。”   “我,不害怕。”   “跟爹说实话,爹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徐周低低的抽噎:“我害怕的,爹,我害怕。”   徐解军拍拍儿子的背,轻声安抚:“不怕,不怕,爹带你去你奶那儿,今晚周周跟奶睡,好不好?”   “好。”   把儿子送到他娘屋里,刘秋苗啥也没说,接过孙子。   “你快走吧,把周周搁这儿,我跟我孙子睡。”   也不看她儿子,只把孙子揽在怀里哄着。   徐周依赖的靠在刘秋苗身上,徐解军看着顿时放下心。随即,听他娘这么说,顿时无奈一笑。   “周周到您老俩这儿,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陈男还在小声哭着。   徐解军没说话,只把炕衬好,把被子弄好,揽过陈男,把她塞进被里,说着:“睡吧,今晚周周跟娘睡,咱夫妻俩睡。以后有啥委屈跟你男人哭诉,不要对着周周,周周还小,他听不懂。”   说这话时,徐解军眼里闪过浓浓的无奈。自己的选的媳妇,不能祸害其他人,只祸害他就够了。   至于周周,跟着他娘就好。 第56章 过年   刘秋苗搂着自己的乖孙子睡觉, 也不好奇老二屋里的动静, 事实上徐家几个屋子都不好奇,因为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无非是陈男委屈流泪呗!   徐家就连最粗枝大叶的徐文都知道他二嫂是个心思细又爱哭的人。   第二天, 刘秋苗早早起来, 把她炸的菜丸子用油布包起来, 从柜里拿一包红糖, 放到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递给徐锐。   “一会儿骑着车,给灵灵送过去。还有,锐子啊, 你现在也放假不上班了, 趁过年之前, 多去谢家沟走走,看看灵灵, 她一个姑娘家的不容易, 家里有啥力气活需要干了, 你多帮帮她。”   锐子主动提起结婚,心里应该是喜欢人家姑娘的。   但他冷冰冰的, 又是个不会说话的。   刘秋苗心里怎么也放不下,瞅空就想说说他。   “你也别不知道说什么,前几天那宅基地不是批下来了吗。你就和灵灵说说这,那新房建成可是你俩住的。”   一旁,徐长喜突然插话:“你要的那地方有点偏, 而且面积有些大了。你是怎么想的。”   徐锐坦言说道:“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至于屋子,我准备多盖几间,我和谢灵的新房,两个闺女一间,以后的孩子一间。您和娘以后也可以住一住。”,这里的闺女指的是谢灵的两个外甥女,刘秋苗和徐长喜都知道。她们也不反对,既然儿子要娶人家,与之相应的就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而且,定亲那天,刘秋苗两人见过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被谢灵教的好,人长的俊俏不说,性子也大大方方。   真是谁教的像谁,想到这儿,刘秋苗瞬间想起了二儿媳,随即,心里一口气堵在那,上不上去,下也下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   徐长喜没想那么多,只沉思片刻,问道:“你手里的钱够用不?”   徐锐点点头道:“够的。”   徐长喜闻言也不多说,锐子有见识,又是个有主见的性子,他当爹的也不会干预他的决定。只是听到他那句让您和娘也去住住,心里到底熨贴。   接下来,三人不再说话。   吃过饭,徐锐就把刘秋苗准备的回礼给谢灵送过去。   谢灵送年礼送的比较早,一是因为谢家白事没过一年;二则是考虑到徐家儿媳妇多,亲戚也多,年礼肯定走的不少。作为未过门的媳妇,还是早一些低调一些好。   所以,在刘秋苗回完礼以后,其他人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年礼。   直到大年三十还有少数心大的人家没走完年礼呢!   这一天,谢家沟家家户户都在贴对联和年画。   对联年画不似以往的喜庆,以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已经过时,或者说是被限制了。包括吉庆有余、五谷丰登、招财进宝等的年画。   如今的对联变成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等和此类似的内容。   变化最多的还是年画,各家都要贴主/席像和造/反内容的年画。   当然这一切的热闹和改变不包括谢灵家。   白事前三年不贴对联不张年画,谢灵家也是如此。   她起了个大早,坐上锅开始炸土豆块,炸豆腐块。至于肉丸子和菜丸子在几天前就炸好了。   豆腐土豆肉丸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不管油再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总想让亲人吃点好的。   光年底炸东西,就要消耗家里一小半的油。其它人家如此,谢灵家也一样。   炸完豆腐和土豆,还剩一些油,谢灵干脆起好面条,炸了一墟片和面花,这些可以在明天来孩子的时候给她们抓上吃。   大年初一   谢灵和两个闺女早早起来。   谢灵还是一身藏蓝色的棉袄棉裤,黑色棉布鞋。   与之相比,秋阳秋月喜庆多了,两人棉袄是蓝色的,裤子却是枣红色的新裤子,棉布鞋上绣着精致粉嫩的小猪。   她们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谢灵分别给两人编了两个辫子,把红头绳系成蝴蝶结的形状,好看极了。   早晨,秋阳秋月对着桌上的小镜,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美滋滋的。   谢灵淘米的水让三人洗了脸,不知道是两个人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脸格外的细腻。   “小姨,我感觉我的脸好光滑啊!”秋月最爱美,摸摸自己的小脸,仰起头对正在给自己编辫子的谢灵说道。   谢灵噗嗤一声笑开,淘米水的效果哪有那么好,也就是这几个月两个闺女吃得好,早睡早起,没有黑天摸地的干活。   加上谢灵一直督促她们用皂荚洗手,用雪花膏擦脸。不能说两人像谢灵那样白,但也有光泽了,一看就是气色极好。   至于那淘米水,也是谢灵看过产地才敢用的。   这里的大米来自临县,湖县和长县条件差不多,都穷的很,农药化肥想打也打不起。   要不然,谢灵也没那么心大,就是在没有洗面奶也不会让自己和两个闺女用淘米水洗脸。   当然,谢灵面上不会反驳秋月的话,而是附和着说道:“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看着就喜庆。   秋月从不怀疑小姨说得,本来就觉得好看的她顿时觉得自己更美了。   于是,蹦蹦跳跳的牵着姐姐的手出去屋子,临走前对谢灵说着:“小姨你快点,我和姐姐去米饭好了没。”   说罢,想想白生生软乎乎的大米饭,顿时绷得更欢。   谢灵笑着摇摇头,继续给自己编辫子,刚来的时候,她极为不习惯编辫子。   几个月下来,看着看着,感觉还怪顺眼,就是显得人太年轻了。   不过,她本来就小,翻年才十九。突然,想起徐锐也才二十一,而他们今年就要结婚。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镜子里倒映出的女人笑的温柔。   早晨起来,谢灵先闷了白米饭,等谢灵收拾好自己,去了厨房已经有米饭的香味传来。   秋阳秋月专注的看着锅。   谢灵摸摸两人的头,说道:“小姨待会炒菜,你俩在这儿,刚洗白的小脸要被弄脏了。今天小姨烧火,你家去堂屋耍吧。”   秋阳秋月同时摇头,她们想陪小姨一起做,要不然小姨忙不过来的。   “去吧,这回炒菜很快的。肉丸菜丸、炸豆腐,炸土豆都是熟的,小姨一炒就好了。一会儿好了,小姨叫你们。”   秋阳秋月被谢灵接来四个月了,初来时的怯懦已经不见,眉眼间更多的是活泼和自信。   这段时间里,谢灵很疼爱她们,但却不会娇惯。   两个孩子褪去小心翼翼,还是一样的懂事。   谢灵感到欣慰,但还是摇头拒绝,让她们出去了。今天过年,两个小孩子玩的开心就好。   谢灵给两人讲清楚道理,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离开厨房。两人来到西屋,从小书箱里拿出积木。   只见一座房子的具体雏形已经显现,秋阳秋月分别把自己的小床和柜子放在各自的小屋里。把门拼好,就差屋顶了。   秋月兴冲冲地对一旁的秋阳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拼屋顶,然后把它按上。”   秋阳被她妹的奇特思维惊了一下,拼了屋顶她们还能看到房子里面的东西吗?   偏偏秋月继续开口了:“咱们拼了屋顶,继续把堂屋的茶几门槛拼好。”   秋阳:“小姨的屋子还没拼呢!”   闻言,秋月忙去木制的书箱里找小块积木,把一对小木块翻了个遍,都没找着床和柜子形状的木块。   她准备挠头,随即想起自己美美的小辫子,改抠手心,眼里带着疑惑,开口说道:“姐姐,没有啊,没有小姨的床,柜子,只有门,咱们已经拼上了。”   秋阳对此也非常疑惑,不过她不似秋月这么好奇,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床,干脆安静的拼起围栏来。   秋月想了一会儿也放弃了,等有时间了问问小姨吧!然后,放下这个问题,也开始和姐姐一起拼围栏。   就像谢灵说的那样,炒菜很简单,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就早晨这么一顿,肉丸子和菜丸子全没了。   但娘三儿却吃得心满意足,满嘴流油。豆腐是谢家沟姓李的一家磨的,因为查的严的问题,已经好久不磨,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大量磨豆腐。谢家沟的队员们拿着鸡蛋之类的东西去换。   谢灵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豆腐,但豆腐里面含有蛋白质,在物资稀缺的环境下,是非常好的营养品。   家里的鸡蛋都被娘三儿吃了,谢灵干脆拿钱换了一捆豆腐。   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大烩菜,她还调了个小葱拌豆腐,味道不错,抿在嘴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娘三儿都很喜欢。   三人吃得饱饱的,谢灵让两个闺女在堂屋慢走消食,她则是快速把碗洗了,要知道一会儿可是有人来家里的。   果不其然,等谢灵收拾好厨房,打开大门,就见好几个孩子等在门口。   “谢姨姨,过年好。”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冲谢灵拱拱手。   谢灵对几个孩子笑笑,然后说道:“快来家里坐坐啊!”   说着,带着孩子们来到堂屋。   堂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炸面片,炸面花。   当然,最引孩子注意的还是那满满一盘子的瓜子与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纸包着的糖果。   来的五个孩子里,唐婶李荷花家的有三个,其它两个是桂香嫂子家的栓子和根生。五人分成两堆,显然不是一路来的。但此时,五个孩子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视线粘在糖果上。   显然几个小孩子都是想吃的,不过四男一女,年纪不大,但很懂事,没有乱摸。   谢灵看出几个孩子眼里的渴望,她冲他们温柔一笑,温声道:“姨姨把东西摆在桌上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小皮猴们吃嘛!别跟姨姨客气,多抓一些。”   大年初一上午,本来就是这群孩子们的热闹时间。每家堂屋圆桌上的东西就是供来家里的小孩子拿的。   只不过,谢家盘子里的糖果有些多,让她们筹措了。   不过,小孩子最会看眼色,见谢灵冲他们笑的和善,又听到谢灵的话。   眼睛一亮,然后伸手从桌上拿糖果和瓜子,放进自己衣裳的大兜里。   “炸面片和炸面花,小姨往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炸面花也有的是咸的,大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味道吃。”谢灵笑着站在一旁,提醒几人。   西屋里听到动静的秋阳秋月也出来,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叫出声,“哇,你们都来了。”   “对啊,小姨炸的面片和面花都特别好吃呢!”秋阳秋月想起那甜滋滋的味道,眯眯眼,一边抓起一个可爱的面花,一边对几个小伙伴说道。   屋子里,七个孩子说笑成一团,显得十分热闹。谢灵就在旁边笑着看几人闹。   孩子一般不会在一家停留太久,这不,没过多久,几个孩子就和谢灵告别。   “姨姨,我们要走了。”   大概觉得谢灵比较和善,走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告别。   谢灵叫住几人,把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几个孩子。   堂婶李荷花家的三个孩子,谢灵给了五分钱,栓子和根生给了三分钱。   这压岁钱不多不少,谢灵掐得正好。毕竟,谢灵给了别人,人家家长也会给秋阳秋月。   钱被红纸包着,几个孩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能接到红包,都高兴极了。向谢灵道声谢后,随即蹦蹦跳跳地离开谢家。而秋阳秋月也跟在她们后面。   “秋阳秋月,你们家里的糖果好多啊!”   “那当然了,这是小姨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其中,这个橙子味的最好吃了,这个黄色的糖纸也最好看。”   “啊,这个红色的也好看呢!”   “哇,咱们可以收集糖纸了。”      谢灵站在院里隐约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说话声。   一上午,谢灵家陆陆续续来了四拨人,第二波是谢家本家的孩子,比李荷花家的关系远,谢灵给他们包了三分钱的红包。   第三波是陈丫子的儿子闺女,志安和志乐,兄妹两个牵着手,来到谢灵家里。   规规矩矩的给谢灵行了晚辈礼,拜了年。   “谢姨姨,新年快乐,我和妹妹给您拜年啦。”   谢灵被两人这九十度鞠躬礼给吓了一跳,这种礼节一般都是小辈给家里老人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辈行的。   她立马扶起两人,说道:“你娘这够客气的,来小姨这儿还让你们讲究这个。”   显然,志安志乐好好的不会做这个,只会是陈姐嘱咐儿子闺女的。   “娘说,您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您起的。娘说,她不能来,所以让我们来好好感谢您。”说完,他才就着谢灵的手起来。   谢灵毫不避讳地让秋阳秋月跟志安志乐耍。   新猪场的事,虽然不是谢灵特意帮陈丫子的,但陈丫子确实因此受益。得了肉是次要,队里的大人不再对避讳志安志乐才是陈丫子最高兴的。   谢灵教陈丫子冰糖葫芦,又给她提供冰糖,让她有了来钱的路子。   给孩子起名字,一件一件的,可能对于谢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但对于陈家三口,却是让她们有了很大改变。   志安十岁还不算大,但他从小见得多,性子早熟。也隐约明白谢灵对他们的帮助。   说话的时候真心实意,谢灵把两个孩子扶起,没说什么,只摸摸他们的头。   让两个孩子抓了一把瓜子糖果,递过红包。   两个孩子刚走不久,第四波也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谢家。   谢云云穿着一身绿军装,梳着两个辫子,嘴角带笑,背着手,来到谢家堂屋,坐在堂屋板凳上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谢灵,你猜猜我今天来找你干嘛?”说话时,神采飞扬。   肯定是好事呗!想想谢云云的性子,试着猜测道:“穿了身绿军装,所以向我炫耀来了?”   谢云云:话说她有这么幼稚吗?   要是谢灵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有。   一看谢云云的神色就知道她没说对,再看看她始终背在后面的手,谢灵也懒得和她玩猜谜游戏。她神色慵懒坐在首位的椅子上,手扶着把手,不搭理她。   真是无趣的家伙。   谢云云心里腹诽一句,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眼睛里闪过喜悦,谢灵一定想不到自己来找她做啥。   “谢灵,我今天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说起原进宇她还是有些羞怯,脸红红的,“原进宇下个月结婚。”   谢灵:   她就那么愣在那里,她是谢灵,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她说了什么?   结婚?   上次小学开学的时候,两人见面还是不熟的样子,这会儿竟然结婚?一个生产队的,为啥她就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好半天,谢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说一句:“乡下人发啥请帖。”   闻言,谢云云笑的羞涩,“请高中同学,我都发了请帖。不过,同学也没几个,就你和王悦,刘小英。至于进宇那块,好像就一个男同学。”   谢灵:“额。”   看到这样的谢灵,谢云云越发得意,继续说道:“谢灵,没想到吧,我竟然比你早结婚。不知道你讲究个啥,咱乡下人还先定亲,看我一步到位,直接结婚。”谢云云拿谢灵说的话怼起谢灵。   谢灵这次真的是甘拜下风,这世界变化真快,看看谢云云神采飞扬的神色,咳嗽一声开口说道:“你们怎么好好的就结婚了?”这瞒地太严了,之前一丝风声也没听到。   “咳,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他要结婚了,祝福我们就对了。”谢云云仿佛想到什么,脸再次烧起来。   她不说,谢灵也不勉强,只是观察她片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放下心,说道:“祝贺你了,谢云云。不过,你大年初一上我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确定不是故意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最后一句话,谢灵没说,但她的表情显而易见就是这么个意思。   谢云云有些心虚,她确实是故意来的,不过她不承认,谢灵能说个啥子。   确实,她不承认,谢灵也不能说啥,只不过,说了一会儿,谢灵就想赶人了。因为,这人太幼稚了。   谢灵守在家里,等小孩子上门。那边,秋阳秋月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走街串巷,去别人家里装一兜瓜子,时不时的有一两个糖果,和谢家不能比,但两人也很高兴。   在徐家湾的时候,两人过年也会去亲戚家邻居家装瓜子,可是每次一出人家家门,徐家宝和徐小宝就强硬从两人的兜里抢过东西。   如果秋阳秋月不给,徐家宝就会向王娣来告状。然后,不仅兜里的东西存不住,还要讨一顿打。   而现在,没有奶,没有什么哥哥,也没有什么宝,只有欢乐自在的两人和小伙伴们。   一直到晚上,躺在炕上,秋阳秋月还在叽叽喳喳的回忆白天的欢乐。   秋阳:“别人家里都贴红红的对联了,咱们家就没贴。”   秋月:“好多哥哥姐姐拿着本子一直蹲在别人家门口写字呢!为什么啊?”   “应该是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哥哥姐姐们收集对联。”   秋阳:“哥哥姐姐们好勤快啊!大年初一就收集。”   因为,再晚点,大门上的对联可能就被顽皮的孩子撕掉了。谢灵心里这么想,说出口地却是:“是啊,以后秋阳秋月念书要勤快一点哦。”   秋月:“小姨,今天街上好多小伙伴呀!好多人我都觉得好陌生,之前就没见过。”   因为,好多女孩之前都被长辈拘在家里干活。今天过年,当然要把孩子放出来挣压岁钱呀!   谢灵认真听两个闺女说话,时不时地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一些不好的事,她没有跟两人说。   秋阳秋月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兜里的钱,连忙起身,把钱和红包掏出来交给谢灵。   “小姨,今天有几个奶奶给我和妹妹钱,都在这儿了。”   “两个红包,荷花奶奶给了一个,陈婶婶给了一个。桂香婶婶给了三分钱,几个叔奶奶也给了三分。”说到这儿,秋月挠挠头,想了想,“云云姨姨也给了我和姐姐一人一个红包。”   谢灵把人一一记在心里。   至于钱,谢灵没有拿,而是从炕上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东西。 第57章 手表   谢灵拿着两个木制的存钱罐递到两个闺女面前, 笑着开口:“这是徐叔叔给你们的新年礼物。以后, 你们可以把钱存到里面。这次的压岁钱不用给小姨,你们自己攒着。”   收到礼物,秋阳秋月高兴得很, 把自己的压岁钱放进存钱罐里, 然后抱在怀里。   谢灵叫她们这样, 有些好笑的说道:“放到窗台上明天再瞧, 现在先睡觉。”   秋阳秋月依依不舍的放下存钱罐,然后躺在炕上。谢灵给俩人盖好被子,熄灭煤油灯也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谢家没有亲戚,谢灵也没有去走亲戚。   只在初十的时候, 牵着两个闺女给谢爸谢妈上坟磕头。   下午又去了徐家湾。谢灵大姐谢静葬在罗家老坟,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来到罗家。   罗家这段日子过的不算好, 尤其是传出王娣来偷东西的消息后,罗家本就不好的人缘变得更差了。   谢灵到罗家的时候, 王娣来正在哄孙子。   “家宝乖, 奶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时候,谢灵一直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当时,她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行为上却是难以做到。   徐锐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安抚她的背,说道:“拿书的事过去了。你给徐叔的画,除了徐叔徐老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我嘱咐过徐叔,不让他说出去。至于以后,都有我在。”他希望谢灵是肆意的,开心的,而不是现在后怕的样子。   谢灵被他抱到怀里,也没有反抗,靠在他胸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徐锐,有你真好。”谢灵仰着头,注视着男人,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你真好,谢灵。徐锐心里默念,嘴上没说话。他的目光全被谢灵的脸、眼睛、嘴唇吸引住。   我想吻你了,谢灵。徐锐心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靠近怀里的女人。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交,呼吸环绕。   谢灵被男人有些凶悍火热的气息包围,不自觉的闭上眼。   “灵灵,睁开眼,看着我。”   此时的徐锐不复之前在谢灵面前的沉默,听话。   周身的气势变强,看向谢灵的目光灼热,充满掠夺的意味。   谢灵被他看的羞恼,听到他这话,不自觉的拍打他的胸膛,这男人真可恶,要亲就快亲,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谢灵变得迷迷糊糊,心里那么想着,行动上却截然相反,不自觉的睁眼,然后被男人眼里的灼热一刺,本能觉得危险,无意识的想要退开。   徐锐哪里会让她退,怀里人睁开了眼,他再也忍不住地吻上去。   唇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吻上那处柔软。   此时,徐锐已经不再青涩。   先是不停地在谢灵的唇上蠕动,克制着凶狠的力道,轻轻的研磨、舔舐。   谢灵睁着眼睛,像是被男人的热情吓到,或许是害羞,想要闭眼。   徐锐哪里愿意,只用手抚摸她的眼睛,喃喃自语:灵灵,不要闭眼。看着我。   谢灵张张嘴,想要回应,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   无意间,徐锐已经扣开她的的牙关,这种亲密刺激地徐锐更加失控。   随即,他再也克制不住。   谢灵坐在凳子上,看向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人。神情娇羞,从脸到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嘴唇又红又肿。   难以想象,这会是她自己。   偏偏,一旁两个闺女还问她:   “小姨,你嘴怎么啦?”   “看着好肿,小姨你疼不疼。”   两人说着,还想摸摸谢灵的嘴。   小姨·谢灵表示,她不疼只是麻。可是这话能说吗。   她避开两人伸过来的手,勉强对两个闺女笑笑,说道:“小姨被虫子咬了一下,就是有点肿,不怎么疼。”   “可是,小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真是不疼吗?”   谢灵:“真的不疼。”   这边,谢灵被两个闺女问住。   而罪魁祸首·徐锐则是心情愉悦的回到家。   徐家爹娘和几个兄弟虽然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而徐锐,房子还没盖好,他又是一人,所以先和徐长喜刘秋苗在一起吃饭。   此时,刘秋苗正在厨房里做三人的晚饭。   徐锐拎着几样东西进了厨房。   “娘,这是谢灵给的年礼。”   刘秋苗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去一看。   三包红豆糕,包装好,看着就不便宜。还有两盒烟,外加一瓶酒,不过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酒,但看着包装应该是的。   “瓶子里是山楂酒,酒精浓度很低,是谢灵自己酿的。她说这酒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能喝,不存在喝醉或者伤身体的问题,让您放心喝。”   刘秋苗知道是谢灵送的年礼,本来就高兴得很。   听到徐锐后面的话,她笑的更加和蔼,灵灵这孩子真有心了,这礼物送的周到,肯定是专门问过儿子后准备的东西。   至于谢灵自己酿的山楂酒,到底好不好喝,没人在意这个问题。只知道,这是谢灵的一番心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锐就把山楂酒打开。   顿时,一股清香铺满整个饭桌。   徐长喜禁不住先倒了一碗,喝了一口,酸酸的。虽然没有烈酒的甘醇,酒精的味道只是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但也不影响徐长喜对它的喜爱。   看老头子喝了一口又迫不及待给自己倒上的样子,刘秋苗也有些好奇,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怕辣,刘秋苗到底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感觉有些酸,有些细腻。她不知怎么描述,总之好喝的很。   “灵灵真是个手巧的,这酒真是好喝极了,也不知她怎么做的。我以前也做过山楂酒,可没有这么好喝呀!”   不光谢家沟有山楂树,南理这边也有不少山楂。   那山楂酸的很,大家不愿意吃,泡着喝水也有些酸。   有条件的人家就会拿它做山楂酒。这几年,徐家的日子过得不错。   徐长喜又是个爱喝酒的,刘秋苗也做一些山楂酒,味道不难喝。   却也没有谢灵做得这么香。   徐锐听着他娘的赞叹声,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心情好得很。   不过,见老头子一碗一碗的喝着,饭也顾不上吃,刘秋苗就有些不乐意了。   老头子喝的太快了,就算不给儿子留,怎么也得给孙子留点。   于是,冲徐锐说道:“去叫你两个侄子过来吃饭,让他们也尝尝,灵灵这山楂酒浓度不高,小孩子喝着也好。”   这一叫,不仅两个孙子来了,三个儿子儿媳妇也跟在徐锐身后。   大儿媳王英拿着一盆炖土豆,二儿媳妇陈男拿着几张馅饼,三儿媳妇刘晓云大着肚子,手里没拿东西。   不过,徐文手里却是端着一人炒干菇。老大徐解放抱着小儿子。   刘秋苗就是想叫两个孙子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口子都来了。   “你这大着肚子咋还来呢,徐文也是,不扶着你,净让你自己走。”刘晓云怀孕五个多月,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刘晓云体型偏瘦,配着鼓囊囊的肚子,刘秋苗看着有些不忍。   虽说肚里是她的孙子,可说句实话,这孩子也太会吸营养了,刘晓云自从怀孕后,吃得多喝得多,结果自己没胖,反而瘦了不少,再看她的肚子,五个多月,都有别人六个月大小了,一看就是孩子吸走了。 第55章 徐家事   刘晓云听到婆婆的话, 笑的爽朗, “我身体好,有一会儿路哪会累。”这孩子虽说能吃,但是真不闹腾她娘。   刘晓云看着瘦了, 但身体却是有精神的。   一旁, 几人把菜放在桌子上。   只叫了孙子, 但儿子儿媳能来, 刘秋苗还是非常高兴的。   “今天,本来是想让我俩孙子尝尝这山楂酒,没想到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人喝一点。”刘秋苗一边说着,拿起瓶子, 顺带瞅了徐长喜一眼, 这老头子真能喝, 一会小半瓶都没了。   “山楂酒?娘你酿的时候应该叫我,我帮您一起。”王英接过刘秋苗的瓶子, 准备给众人倒。   一旁, 刘晓云碰碰丈夫的胳膊, 给他使眼色。   正在傻乐的徐文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说道:“大嫂, 我来给大家倒,你快坐着吧!”   刘秋苗点点头:“对着嘞,让文子倒,英子你快坐下。”   徐文笑着给众人倒上,刘秋苗在一旁看着她们喝。   等她们喝完, 忙问道:“你们觉得味道怎么样?”   “好喝。”   “好喝。”      大家点点头,味道真是不错。不过,这不是他娘酿的吧?众人心里纳闷。   “这是灵灵给我们老俩送的年礼,这山楂酒是她自己酿的嘞!”看到众人眼里的赞叹,刘秋苗笑着说道。   灵灵?众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亲兄弟定亲,他们几个当然高兴。但也不会特意关注弟妹的情况。   倒是王英和刘晓云俩人先想起来。   四弟定亲的对象不就叫谢灵吗?   这姑娘趁现在不忙就送来年礼,再一想刚才那个味道。   两人心中有数,这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巧。   虽然她们分家了,但妯娌之间总要相处。有一个聪明的弟妹总比那些个蠢笨的。   一旁,可口的山楂酒,陈男喝着却是没滋没味。   本来,徐家几个儿媳里,她最不得刘秋苗喜欢。本想着弟妹来了也得适应好长时间,就像她刚嫁过来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那段期间,婆婆也没有多喜欢她。   可这未过门的弟妹,还没进门呢,就讨了婆婆喜欢。   陈男自怜自艾,可她也不想想,她未过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给未来婆婆带点东西。   反而是徐解军天天帮陈家上工,那会儿陈家人不用说送吃的,连个谢都没有。   陈男嫁进徐家,自以为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可是哪家长辈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媳妇,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活像婆家苛待她似的。   刘秋苗婆婆去的早,嫁到徐家没有受过刁难,公公是个脾气好的,丈夫看着倔,也是疼老婆的。   刘秋苗自己没吃过啥苦,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对媳妇也十分宽容。   陈男嫁进徐家,虽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也没有过多苛待。加上陈男没有坏心,在徐家可比重男轻女的娘家舒服多了。   在场众人可不管陈男的想法,只乐呵呵的吃着菜,喝几口山楂酒,心里美滋滋的。   “奶,这个好好喝啊!我还要一碗。”徐磊大口大口喝完,继续冲刘秋苗要山楂酒。   一边的徐周看看空了的碗,脸红红的,同样用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秋苗。   刘秋苗乐的不行,刚要给两个乖孙子倒,结果插进一个声音:“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多喝,周周快别喝了,当心喝坏肚子。”   声音在一群言笑晏晏的人中间,有些别样的尖锐。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徐解军暗道一声糟糕,这媳妇咋回事!这几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这又闹什么脾气。她也不想想,那酒要是真对小孩儿不好,他娘能让两个孙子喝吗?要知道,他娘平时最疼两个孩子了。   此时,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刘秋苗冷下脸。   几个兄弟有些莫名其妙,王英和刘晓云却是瞬间明白二弟妹/二婶感的毛病犯了,又心歪了。   在尴尬的气氛中,冷漠低沉的声音响起:“谢灵酿的是一种低度果酒,她加了白糖,还保留山楂的天然果香,无论大人孩子都可以食用,可以健脾开胃。”   在徐家,徐锐从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   他不喜欢任何诋毁谢灵的话,陈男说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他还是准备解释一下。   陈男的脸瞬间爆红,眼眶湿润,流出眼泪。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样,陈男永远是敢说不敢当。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胆小。   刘秋苗觉得自己遇到克星了,哭是她的绝招,可让陈男这么一哭,她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哭能这么用啊。   好好的一场聚餐,被陈男给弄得不上不下,草草收场。   回到自己屋里的陈男则哇哇哭了一场,这点徐周可以作证。因为徐解军没理自己媳妇,陈男只能拽着儿子哭。   娘俩屋里流泪,门外,徐解军蹲着身子抽着叶子烟。   徐解军有时也很累,听着媳妇的哭声累,想着儿子越发敏感内向的性子累。   突然,他忍不住了,走进屋里把茫然失措的儿子抱起来,不理会陈男的哭喊,抱着儿子往他娘的屋子里走。   “儿子,害怕不。”   “我,不害怕。”   “跟爹说实话,爹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徐周低低的抽噎:“我害怕的,爹,我害怕。”   徐解军拍拍儿子的背,轻声安抚:“不怕,不怕,爹带你去你奶那儿,今晚周周跟奶睡,好不好?”   “好。”   把儿子送到他娘屋里,刘秋苗啥也没说,接过孙子。   “你快走吧,把周周搁这儿,我跟我孙子睡。”   也不看她儿子,只把孙子揽在怀里哄着。   徐周依赖的靠在刘秋苗身上,徐解军看着顿时放下心。随即,听他娘这么说,顿时无奈一笑。   “周周到您老俩这儿,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陈男还在小声哭着。   徐解军没说话,只把炕衬好,把被子弄好,揽过陈男,把她塞进被里,说着:“睡吧,今晚周周跟娘睡,咱夫妻俩睡。以后有啥委屈跟你男人哭诉,不要对着周周,周周还小,他听不懂。”   说这话时,徐解军眼里闪过浓浓的无奈。自己的选的媳妇,不能祸害其他人,只祸害他就够了。   至于周周,跟着他娘就好。 第56章 过年   刘秋苗搂着自己的乖孙子睡觉, 也不好奇老二屋里的动静, 事实上徐家几个屋子都不好奇,因为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无非是陈男委屈流泪呗!   徐家就连最粗枝大叶的徐文都知道他二嫂是个心思细又爱哭的人。   第二天, 刘秋苗早早起来, 把她炸的菜丸子用油布包起来, 从柜里拿一包红糖, 放到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递给徐锐。   “一会儿骑着车,给灵灵送过去。还有,锐子啊, 你现在也放假不上班了, 趁过年之前, 多去谢家沟走走,看看灵灵, 她一个姑娘家的不容易, 家里有啥力气活需要干了, 你多帮帮她。”   锐子主动提起结婚,心里应该是喜欢人家姑娘的。   但他冷冰冰的, 又是个不会说话的。   刘秋苗心里怎么也放不下,瞅空就想说说他。   “你也别不知道说什么,前几天那宅基地不是批下来了吗。你就和灵灵说说这,那新房建成可是你俩住的。”   一旁,徐长喜突然插话:“你要的那地方有点偏, 而且面积有些大了。你是怎么想的。”   徐锐坦言说道:“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至于屋子,我准备多盖几间,我和谢灵的新房,两个闺女一间,以后的孩子一间。您和娘以后也可以住一住。”,这里的闺女指的是谢灵的两个外甥女,刘秋苗和徐长喜都知道。她们也不反对,既然儿子要娶人家,与之相应的就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而且,定亲那天,刘秋苗两人见过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被谢灵教的好,人长的俊俏不说,性子也大大方方。   真是谁教的像谁,想到这儿,刘秋苗瞬间想起了二儿媳,随即,心里一口气堵在那,上不上去,下也下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   徐长喜没想那么多,只沉思片刻,问道:“你手里的钱够用不?”   徐锐点点头道:“够的。”   徐长喜闻言也不多说,锐子有见识,又是个有主见的性子,他当爹的也不会干预他的决定。只是听到他那句让您和娘也去住住,心里到底熨贴。   接下来,三人不再说话。   吃过饭,徐锐就把刘秋苗准备的回礼给谢灵送过去。   谢灵送年礼送的比较早,一是因为谢家白事没过一年;二则是考虑到徐家儿媳妇多,亲戚也多,年礼肯定走的不少。作为未过门的媳妇,还是早一些低调一些好。   所以,在刘秋苗回完礼以后,其他人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年礼。   直到大年三十还有少数心大的人家没走完年礼呢!   这一天,谢家沟家家户户都在贴对联和年画。   对联年画不似以往的喜庆,以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已经过时,或者说是被限制了。包括吉庆有余、五谷丰登、招财进宝等的年画。   如今的对联变成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等和此类似的内容。   变化最多的还是年画,各家都要贴主/席像和造/反内容的年画。   当然这一切的热闹和改变不包括谢灵家。   白事前三年不贴对联不张年画,谢灵家也是如此。   她起了个大早,坐上锅开始炸土豆块,炸豆腐块。至于肉丸子和菜丸子在几天前就炸好了。   豆腐土豆肉丸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不管油再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总想让亲人吃点好的。   光年底炸东西,就要消耗家里一小半的油。其它人家如此,谢灵家也一样。   炸完豆腐和土豆,还剩一些油,谢灵干脆起好面条,炸了一墟片和面花,这些可以在明天来孩子的时候给她们抓上吃。   大年初一   谢灵和两个闺女早早起来。   谢灵还是一身藏蓝色的棉袄棉裤,黑色棉布鞋。   与之相比,秋阳秋月喜庆多了,两人棉袄是蓝色的,裤子却是枣红色的新裤子,棉布鞋上绣着精致粉嫩的小猪。   她们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谢灵分别给两人编了两个辫子,把红头绳系成蝴蝶结的形状,好看极了。   早晨,秋阳秋月对着桌上的小镜,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美滋滋的。   谢灵淘米的水让三人洗了脸,不知道是两个人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脸格外的细腻。   “小姨,我感觉我的脸好光滑啊!”秋月最爱美,摸摸自己的小脸,仰起头对正在给自己编辫子的谢灵说道。   谢灵噗嗤一声笑开,淘米水的效果哪有那么好,也就是这几个月两个闺女吃得好,早睡早起,没有黑天摸地的干活。   加上谢灵一直督促她们用皂荚洗手,用雪花膏擦脸。不能说两人像谢灵那样白,但也有光泽了,一看就是气色极好。   至于那淘米水,也是谢灵看过产地才敢用的。   这里的大米来自临县,湖县和长县条件差不多,都穷的很,农药化肥想打也打不起。   要不然,谢灵也没那么心大,就是在没有洗面奶也不会让自己和两个闺女用淘米水洗脸。   当然,谢灵面上不会反驳秋月的话,而是附和着说道:“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看着就喜庆。   秋月从不怀疑小姨说得,本来就觉得好看的她顿时觉得自己更美了。   于是,蹦蹦跳跳的牵着姐姐的手出去屋子,临走前对谢灵说着:“小姨你快点,我和姐姐去米饭好了没。”   说罢,想想白生生软乎乎的大米饭,顿时绷得更欢。   谢灵笑着摇摇头,继续给自己编辫子,刚来的时候,她极为不习惯编辫子。   几个月下来,看着看着,感觉还怪顺眼,就是显得人太年轻了。   不过,她本来就小,翻年才十九。突然,想起徐锐也才二十一,而他们今年就要结婚。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镜子里倒映出的女人笑的温柔。   早晨起来,谢灵先闷了白米饭,等谢灵收拾好自己,去了厨房已经有米饭的香味传来。   秋阳秋月专注的看着锅。   谢灵摸摸两人的头,说道:“小姨待会炒菜,你俩在这儿,刚洗白的小脸要被弄脏了。今天小姨烧火,你家去堂屋耍吧。”   秋阳秋月同时摇头,她们想陪小姨一起做,要不然小姨忙不过来的。   “去吧,这回炒菜很快的。肉丸菜丸、炸豆腐,炸土豆都是熟的,小姨一炒就好了。一会儿好了,小姨叫你们。”   秋阳秋月被谢灵接来四个月了,初来时的怯懦已经不见,眉眼间更多的是活泼和自信。   这段时间里,谢灵很疼爱她们,但却不会娇惯。   两个孩子褪去小心翼翼,还是一样的懂事。   谢灵感到欣慰,但还是摇头拒绝,让她们出去了。今天过年,两个小孩子玩的开心就好。   谢灵给两人讲清楚道理,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离开厨房。两人来到西屋,从小书箱里拿出积木。   只见一座房子的具体雏形已经显现,秋阳秋月分别把自己的小床和柜子放在各自的小屋里。把门拼好,就差屋顶了。   秋月兴冲冲地对一旁的秋阳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拼屋顶,然后把它按上。”   秋阳被她妹的奇特思维惊了一下,拼了屋顶她们还能看到房子里面的东西吗?   偏偏秋月继续开口了:“咱们拼了屋顶,继续把堂屋的茶几门槛拼好。”   秋阳:“小姨的屋子还没拼呢!”   闻言,秋月忙去木制的书箱里找小块积木,把一对小木块翻了个遍,都没找着床和柜子形状的木块。   她准备挠头,随即想起自己美美的小辫子,改抠手心,眼里带着疑惑,开口说道:“姐姐,没有啊,没有小姨的床,柜子,只有门,咱们已经拼上了。”   秋阳对此也非常疑惑,不过她不似秋月这么好奇,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床,干脆安静的拼起围栏来。   秋月想了一会儿也放弃了,等有时间了问问小姨吧!然后,放下这个问题,也开始和姐姐一起拼围栏。   就像谢灵说的那样,炒菜很简单,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就早晨这么一顿,肉丸子和菜丸子全没了。   但娘三儿却吃得心满意足,满嘴流油。豆腐是谢家沟姓李的一家磨的,因为查的严的问题,已经好久不磨,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大量磨豆腐。谢家沟的队员们拿着鸡蛋之类的东西去换。   谢灵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豆腐,但豆腐里面含有蛋白质,在物资稀缺的环境下,是非常好的营养品。   家里的鸡蛋都被娘三儿吃了,谢灵干脆拿钱换了一捆豆腐。   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大烩菜,她还调了个小葱拌豆腐,味道不错,抿在嘴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娘三儿都很喜欢。   三人吃得饱饱的,谢灵让两个闺女在堂屋慢走消食,她则是快速把碗洗了,要知道一会儿可是有人来家里的。   果不其然,等谢灵收拾好厨房,打开大门,就见好几个孩子等在门口。   “谢姨姨,过年好。”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冲谢灵拱拱手。   谢灵对几个孩子笑笑,然后说道:“快来家里坐坐啊!”   说着,带着孩子们来到堂屋。   堂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炸面片,炸面花。   当然,最引孩子注意的还是那满满一盘子的瓜子与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纸包着的糖果。   来的五个孩子里,唐婶李荷花家的有三个,其它两个是桂香嫂子家的栓子和根生。五人分成两堆,显然不是一路来的。但此时,五个孩子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视线粘在糖果上。   显然几个小孩子都是想吃的,不过四男一女,年纪不大,但很懂事,没有乱摸。   谢灵看出几个孩子眼里的渴望,她冲他们温柔一笑,温声道:“姨姨把东西摆在桌上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小皮猴们吃嘛!别跟姨姨客气,多抓一些。”   大年初一上午,本来就是这群孩子们的热闹时间。每家堂屋圆桌上的东西就是供来家里的小孩子拿的。   只不过,谢家盘子里的糖果有些多,让她们筹措了。   不过,小孩子最会看眼色,见谢灵冲他们笑的和善,又听到谢灵的话。   眼睛一亮,然后伸手从桌上拿糖果和瓜子,放进自己衣裳的大兜里。   “炸面片和炸面花,小姨往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炸面花也有的是咸的,大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味道吃。”谢灵笑着站在一旁,提醒几人。   西屋里听到动静的秋阳秋月也出来,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叫出声,“哇,你们都来了。”   “对啊,小姨炸的面片和面花都特别好吃呢!”秋阳秋月想起那甜滋滋的味道,眯眯眼,一边抓起一个可爱的面花,一边对几个小伙伴说道。   屋子里,七个孩子说笑成一团,显得十分热闹。谢灵就在旁边笑着看几人闹。   孩子一般不会在一家停留太久,这不,没过多久,几个孩子就和谢灵告别。   “姨姨,我们要走了。”   大概觉得谢灵比较和善,走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告别。   谢灵叫住几人,把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几个孩子。   堂婶李荷花家的三个孩子,谢灵给了五分钱,栓子和根生给了三分钱。   这压岁钱不多不少,谢灵掐得正好。毕竟,谢灵给了别人,人家家长也会给秋阳秋月。   钱被红纸包着,几个孩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能接到红包,都高兴极了。向谢灵道声谢后,随即蹦蹦跳跳地离开谢家。而秋阳秋月也跟在她们后面。   “秋阳秋月,你们家里的糖果好多啊!”   “那当然了,这是小姨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其中,这个橙子味的最好吃了,这个黄色的糖纸也最好看。”   “啊,这个红色的也好看呢!”   “哇,咱们可以收集糖纸了。”      谢灵站在院里隐约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说话声。   一上午,谢灵家陆陆续续来了四拨人,第二波是谢家本家的孩子,比李荷花家的关系远,谢灵给他们包了三分钱的红包。   第三波是陈丫子的儿子闺女,志安和志乐,兄妹两个牵着手,来到谢灵家里。   规规矩矩的给谢灵行了晚辈礼,拜了年。   “谢姨姨,新年快乐,我和妹妹给您拜年啦。”   谢灵被两人这九十度鞠躬礼给吓了一跳,这种礼节一般都是小辈给家里老人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辈行的。   她立马扶起两人,说道:“你娘这够客气的,来小姨这儿还让你们讲究这个。”   显然,志安志乐好好的不会做这个,只会是陈姐嘱咐儿子闺女的。   “娘说,您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您起的。娘说,她不能来,所以让我们来好好感谢您。”说完,他才就着谢灵的手起来。   谢灵毫不避讳地让秋阳秋月跟志安志乐耍。   新猪场的事,虽然不是谢灵特意帮陈丫子的,但陈丫子确实因此受益。得了肉是次要,队里的大人不再对避讳志安志乐才是陈丫子最高兴的。   谢灵教陈丫子冰糖葫芦,又给她提供冰糖,让她有了来钱的路子。   给孩子起名字,一件一件的,可能对于谢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但对于陈家三口,却是让她们有了很大改变。   志安十岁还不算大,但他从小见得多,性子早熟。也隐约明白谢灵对他们的帮助。   说话的时候真心实意,谢灵把两个孩子扶起,没说什么,只摸摸他们的头。   让两个孩子抓了一把瓜子糖果,递过红包。   两个孩子刚走不久,第四波也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谢家。   谢云云穿着一身绿军装,梳着两个辫子,嘴角带笑,背着手,来到谢家堂屋,坐在堂屋板凳上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谢灵,你猜猜我今天来找你干嘛?”说话时,神采飞扬。   肯定是好事呗!想想谢云云的性子,试着猜测道:“穿了身绿军装,所以向我炫耀来了?”   谢云云:话说她有这么幼稚吗?   要是谢灵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有。   一看谢云云的神色就知道她没说对,再看看她始终背在后面的手,谢灵也懒得和她玩猜谜游戏。她神色慵懒坐在首位的椅子上,手扶着把手,不搭理她。   真是无趣的家伙。   谢云云心里腹诽一句,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眼睛里闪过喜悦,谢灵一定想不到自己来找她做啥。   “谢灵,我今天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说起原进宇她还是有些羞怯,脸红红的,“原进宇下个月结婚。”   谢灵:   她就那么愣在那里,她是谢灵,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她说了什么?   结婚?   上次小学开学的时候,两人见面还是不熟的样子,这会儿竟然结婚?一个生产队的,为啥她就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好半天,谢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说一句:“乡下人发啥请帖。”   闻言,谢云云笑的羞涩,“请高中同学,我都发了请帖。不过,同学也没几个,就你和王悦,刘小英。至于进宇那块,好像就一个男同学。”   谢灵:“额。”   看到这样的谢灵,谢云云越发得意,继续说道:“谢灵,没想到吧,我竟然比你早结婚。不知道你讲究个啥,咱乡下人还先定亲,看我一步到位,直接结婚。”谢云云拿谢灵说的话怼起谢灵。   谢灵这次真的是甘拜下风,这世界变化真快,看看谢云云神采飞扬的神色,咳嗽一声开口说道:“你们怎么好好的就结婚了?”这瞒地太严了,之前一丝风声也没听到。   “咳,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他要结婚了,祝福我们就对了。”谢云云仿佛想到什么,脸再次烧起来。   她不说,谢灵也不勉强,只是观察她片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放下心,说道:“祝贺你了,谢云云。不过,你大年初一上我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确定不是故意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最后一句话,谢灵没说,但她的表情显而易见就是这么个意思。   谢云云有些心虚,她确实是故意来的,不过她不承认,谢灵能说个啥子。   确实,她不承认,谢灵也不能说啥,只不过,说了一会儿,谢灵就想赶人了。因为,这人太幼稚了。   谢灵守在家里,等小孩子上门。那边,秋阳秋月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走街串巷,去别人家里装一兜瓜子,时不时的有一两个糖果,和谢家不能比,但两人也很高兴。   在徐家湾的时候,两人过年也会去亲戚家邻居家装瓜子,可是每次一出人家家门,徐家宝和徐小宝就强硬从两人的兜里抢过东西。   如果秋阳秋月不给,徐家宝就会向王娣来告状。然后,不仅兜里的东西存不住,还要讨一顿打。   而现在,没有奶,没有什么哥哥,也没有什么宝,只有欢乐自在的两人和小伙伴们。   一直到晚上,躺在炕上,秋阳秋月还在叽叽喳喳的回忆白天的欢乐。   秋阳:“别人家里都贴红红的对联了,咱们家就没贴。”   秋月:“好多哥哥姐姐拿着本子一直蹲在别人家门口写字呢!为什么啊?”   “应该是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哥哥姐姐们收集对联。”   秋阳:“哥哥姐姐们好勤快啊!大年初一就收集。”   因为,再晚点,大门上的对联可能就被顽皮的孩子撕掉了。谢灵心里这么想,说出口地却是:“是啊,以后秋阳秋月念书要勤快一点哦。”   秋月:“小姨,今天街上好多小伙伴呀!好多人我都觉得好陌生,之前就没见过。”   因为,好多女孩之前都被长辈拘在家里干活。今天过年,当然要把孩子放出来挣压岁钱呀!   谢灵认真听两个闺女说话,时不时地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一些不好的事,她没有跟两人说。   秋阳秋月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兜里的钱,连忙起身,把钱和红包掏出来交给谢灵。   “小姨,今天有几个奶奶给我和妹妹钱,都在这儿了。”   “两个红包,荷花奶奶给了一个,陈婶婶给了一个。桂香婶婶给了三分钱,几个叔奶奶也给了三分。”说到这儿,秋月挠挠头,想了想,“云云姨姨也给了我和姐姐一人一个红包。”   谢灵把人一一记在心里。   至于钱,谢灵没有拿,而是从炕上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东西。 第57章 手表   谢灵拿着两个木制的存钱罐递到两个闺女面前, 笑着开口:“这是徐叔叔给你们的新年礼物。以后, 你们可以把钱存到里面。这次的压岁钱不用给小姨,你们自己攒着。”   收到礼物,秋阳秋月高兴得很, 把自己的压岁钱放进存钱罐里, 然后抱在怀里。   谢灵叫她们这样, 有些好笑的说道:“放到窗台上明天再瞧, 现在先睡觉。”   秋阳秋月依依不舍的放下存钱罐,然后躺在炕上。谢灵给俩人盖好被子,熄灭煤油灯也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谢家没有亲戚,谢灵也没有去走亲戚。   只在初十的时候, 牵着两个闺女给谢爸谢妈上坟磕头。   下午又去了徐家湾。谢灵大姐谢静葬在罗家老坟,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来到罗家。   罗家这段日子过的不算好, 尤其是传出王娣来偷东西的消息后,罗家本就不好的人缘变得更差了。   谢灵到罗家的时候, 王娣来正在哄孙子。   “家宝乖, 奶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时候,谢灵一直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当时,她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行为上却是难以做到。   徐锐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安抚她的背,说道:“拿书的事过去了。你给徐叔的画,除了徐叔徐老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我嘱咐过徐叔,不让他说出去。至于以后,都有我在。”他希望谢灵是肆意的,开心的,而不是现在后怕的样子。   谢灵被他抱到怀里,也没有反抗,靠在他胸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徐锐,有你真好。”谢灵仰着头,注视着男人,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你真好,谢灵。徐锐心里默念,嘴上没说话。他的目光全被谢灵的脸、眼睛、嘴唇吸引住。   我想吻你了,谢灵。徐锐心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靠近怀里的女人。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交,呼吸环绕。   谢灵被男人有些凶悍火热的气息包围,不自觉的闭上眼。   “灵灵,睁开眼,看着我。”   此时的徐锐不复之前在谢灵面前的沉默,听话。   周身的气势变强,看向谢灵的目光灼热,充满掠夺的意味。   谢灵被他看的羞恼,听到他这话,不自觉的拍打他的胸膛,这男人真可恶,要亲就快亲,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谢灵变得迷迷糊糊,心里那么想着,行动上却截然相反,不自觉的睁眼,然后被男人眼里的灼热一刺,本能觉得危险,无意识的想要退开。   徐锐哪里会让她退,怀里人睁开了眼,他再也忍不住地吻上去。   唇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吻上那处柔软。   此时,徐锐已经不再青涩。   先是不停地在谢灵的唇上蠕动,克制着凶狠的力道,轻轻的研磨、舔舐。   谢灵睁着眼睛,像是被男人的热情吓到,或许是害羞,想要闭眼。   徐锐哪里愿意,只用手抚摸她的眼睛,喃喃自语:灵灵,不要闭眼。看着我。   谢灵张张嘴,想要回应,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   无意间,徐锐已经扣开她的的牙关,这种亲密刺激地徐锐更加失控。   随即,他再也克制不住。   谢灵坐在凳子上,看向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人。神情娇羞,从脸到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嘴唇又红又肿。   难以想象,这会是她自己。   偏偏,一旁两个闺女还问她:   “小姨,你嘴怎么啦?”   “看着好肿,小姨你疼不疼。”   两人说着,还想摸摸谢灵的嘴。   小姨·谢灵表示,她不疼只是麻。可是这话能说吗。   她避开两人伸过来的手,勉强对两个闺女笑笑,说道:“小姨被虫子咬了一下,就是有点肿,不怎么疼。”   “可是,小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真是不疼吗?”   谢灵:“真的不疼。”   这边,谢灵被两个闺女问住。   而罪魁祸首·徐锐则是心情愉悦的回到家。   徐家爹娘和几个兄弟虽然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而徐锐,房子还没盖好,他又是一人,所以先和徐长喜刘秋苗在一起吃饭。   此时,刘秋苗正在厨房里做三人的晚饭。   徐锐拎着几样东西进了厨房。   “娘,这是谢灵给的年礼。”   刘秋苗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去一看。   三包红豆糕,包装好,看着就不便宜。还有两盒烟,外加一瓶酒,不过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酒,但看着包装应该是的。   “瓶子里是山楂酒,酒精浓度很低,是谢灵自己酿的。她说这酒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能喝,不存在喝醉或者伤身体的问题,让您放心喝。”   刘秋苗知道是谢灵送的年礼,本来就高兴得很。   听到徐锐后面的话,她笑的更加和蔼,灵灵这孩子真有心了,这礼物送的周到,肯定是专门问过儿子后准备的东西。   至于谢灵自己酿的山楂酒,到底好不好喝,没人在意这个问题。只知道,这是谢灵的一番心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锐就把山楂酒打开。   顿时,一股清香铺满整个饭桌。   徐长喜禁不住先倒了一碗,喝了一口,酸酸的。虽然没有烈酒的甘醇,酒精的味道只是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但也不影响徐长喜对它的喜爱。   看老头子喝了一口又迫不及待给自己倒上的样子,刘秋苗也有些好奇,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怕辣,刘秋苗到底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感觉有些酸,有些细腻。她不知怎么描述,总之好喝的很。   “灵灵真是个手巧的,这酒真是好喝极了,也不知她怎么做的。我以前也做过山楂酒,可没有这么好喝呀!”   不光谢家沟有山楂树,南理这边也有不少山楂。   那山楂酸的很,大家不愿意吃,泡着喝水也有些酸。   有条件的人家就会拿它做山楂酒。这几年,徐家的日子过得不错。   徐长喜又是个爱喝酒的,刘秋苗也做一些山楂酒,味道不难喝。   却也没有谢灵做得这么香。   徐锐听着他娘的赞叹声,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心情好得很。   不过,见老头子一碗一碗的喝着,饭也顾不上吃,刘秋苗就有些不乐意了。   老头子喝的太快了,就算不给儿子留,怎么也得给孙子留点。   于是,冲徐锐说道:“去叫你两个侄子过来吃饭,让他们也尝尝,灵灵这山楂酒浓度不高,小孩子喝着也好。”   这一叫,不仅两个孙子来了,三个儿子儿媳妇也跟在徐锐身后。   大儿媳王英拿着一盆炖土豆,二儿媳妇陈男拿着几张馅饼,三儿媳妇刘晓云大着肚子,手里没拿东西。   不过,徐文手里却是端着一人炒干菇。老大徐解放抱着小儿子。   刘秋苗就是想叫两个孙子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口子都来了。   “你这大着肚子咋还来呢,徐文也是,不扶着你,净让你自己走。”刘晓云怀孕五个多月,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刘晓云体型偏瘦,配着鼓囊囊的肚子,刘秋苗看着有些不忍。   虽说肚里是她的孙子,可说句实话,这孩子也太会吸营养了,刘晓云自从怀孕后,吃得多喝得多,结果自己没胖,反而瘦了不少,再看她的肚子,五个多月,都有别人六个月大小了,一看就是孩子吸走了。 第55章 徐家事   刘晓云听到婆婆的话, 笑的爽朗, “我身体好,有一会儿路哪会累。”这孩子虽说能吃,但是真不闹腾她娘。   刘晓云看着瘦了, 但身体却是有精神的。   一旁, 几人把菜放在桌子上。   只叫了孙子, 但儿子儿媳能来, 刘秋苗还是非常高兴的。   “今天,本来是想让我俩孙子尝尝这山楂酒,没想到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人喝一点。”刘秋苗一边说着,拿起瓶子, 顺带瞅了徐长喜一眼, 这老头子真能喝, 一会小半瓶都没了。   “山楂酒?娘你酿的时候应该叫我,我帮您一起。”王英接过刘秋苗的瓶子, 准备给众人倒。   一旁, 刘晓云碰碰丈夫的胳膊, 给他使眼色。   正在傻乐的徐文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说道:“大嫂, 我来给大家倒,你快坐着吧!”   刘秋苗点点头:“对着嘞,让文子倒,英子你快坐下。”   徐文笑着给众人倒上,刘秋苗在一旁看着她们喝。   等她们喝完, 忙问道:“你们觉得味道怎么样?”   “好喝。”   “好喝。”      大家点点头,味道真是不错。不过,这不是他娘酿的吧?众人心里纳闷。   “这是灵灵给我们老俩送的年礼,这山楂酒是她自己酿的嘞!”看到众人眼里的赞叹,刘秋苗笑着说道。   灵灵?众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亲兄弟定亲,他们几个当然高兴。但也不会特意关注弟妹的情况。   倒是王英和刘晓云俩人先想起来。   四弟定亲的对象不就叫谢灵吗?   这姑娘趁现在不忙就送来年礼,再一想刚才那个味道。   两人心中有数,这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巧。   虽然她们分家了,但妯娌之间总要相处。有一个聪明的弟妹总比那些个蠢笨的。   一旁,可口的山楂酒,陈男喝着却是没滋没味。   本来,徐家几个儿媳里,她最不得刘秋苗喜欢。本想着弟妹来了也得适应好长时间,就像她刚嫁过来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那段期间,婆婆也没有多喜欢她。   可这未过门的弟妹,还没进门呢,就讨了婆婆喜欢。   陈男自怜自艾,可她也不想想,她未过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给未来婆婆带点东西。   反而是徐解军天天帮陈家上工,那会儿陈家人不用说送吃的,连个谢都没有。   陈男嫁进徐家,自以为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可是哪家长辈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媳妇,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活像婆家苛待她似的。   刘秋苗婆婆去的早,嫁到徐家没有受过刁难,公公是个脾气好的,丈夫看着倔,也是疼老婆的。   刘秋苗自己没吃过啥苦,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对媳妇也十分宽容。   陈男嫁进徐家,虽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也没有过多苛待。加上陈男没有坏心,在徐家可比重男轻女的娘家舒服多了。   在场众人可不管陈男的想法,只乐呵呵的吃着菜,喝几口山楂酒,心里美滋滋的。   “奶,这个好好喝啊!我还要一碗。”徐磊大口大口喝完,继续冲刘秋苗要山楂酒。   一边的徐周看看空了的碗,脸红红的,同样用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秋苗。   刘秋苗乐的不行,刚要给两个乖孙子倒,结果插进一个声音:“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多喝,周周快别喝了,当心喝坏肚子。”   声音在一群言笑晏晏的人中间,有些别样的尖锐。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徐解军暗道一声糟糕,这媳妇咋回事!这几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这又闹什么脾气。她也不想想,那酒要是真对小孩儿不好,他娘能让两个孙子喝吗?要知道,他娘平时最疼两个孩子了。   此时,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刘秋苗冷下脸。   几个兄弟有些莫名其妙,王英和刘晓云却是瞬间明白二弟妹/二婶感的毛病犯了,又心歪了。   在尴尬的气氛中,冷漠低沉的声音响起:“谢灵酿的是一种低度果酒,她加了白糖,还保留山楂的天然果香,无论大人孩子都可以食用,可以健脾开胃。”   在徐家,徐锐从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   他不喜欢任何诋毁谢灵的话,陈男说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他还是准备解释一下。   陈男的脸瞬间爆红,眼眶湿润,流出眼泪。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样,陈男永远是敢说不敢当。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胆小。   刘秋苗觉得自己遇到克星了,哭是她的绝招,可让陈男这么一哭,她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哭能这么用啊。   好好的一场聚餐,被陈男给弄得不上不下,草草收场。   回到自己屋里的陈男则哇哇哭了一场,这点徐周可以作证。因为徐解军没理自己媳妇,陈男只能拽着儿子哭。   娘俩屋里流泪,门外,徐解军蹲着身子抽着叶子烟。   徐解军有时也很累,听着媳妇的哭声累,想着儿子越发敏感内向的性子累。   突然,他忍不住了,走进屋里把茫然失措的儿子抱起来,不理会陈男的哭喊,抱着儿子往他娘的屋子里走。   “儿子,害怕不。”   “我,不害怕。”   “跟爹说实话,爹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徐周低低的抽噎:“我害怕的,爹,我害怕。”   徐解军拍拍儿子的背,轻声安抚:“不怕,不怕,爹带你去你奶那儿,今晚周周跟奶睡,好不好?”   “好。”   把儿子送到他娘屋里,刘秋苗啥也没说,接过孙子。   “你快走吧,把周周搁这儿,我跟我孙子睡。”   也不看她儿子,只把孙子揽在怀里哄着。   徐周依赖的靠在刘秋苗身上,徐解军看着顿时放下心。随即,听他娘这么说,顿时无奈一笑。   “周周到您老俩这儿,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陈男还在小声哭着。   徐解军没说话,只把炕衬好,把被子弄好,揽过陈男,把她塞进被里,说着:“睡吧,今晚周周跟娘睡,咱夫妻俩睡。以后有啥委屈跟你男人哭诉,不要对着周周,周周还小,他听不懂。”   说这话时,徐解军眼里闪过浓浓的无奈。自己的选的媳妇,不能祸害其他人,只祸害他就够了。   至于周周,跟着他娘就好。 第56章 过年   刘秋苗搂着自己的乖孙子睡觉, 也不好奇老二屋里的动静, 事实上徐家几个屋子都不好奇,因为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无非是陈男委屈流泪呗!   徐家就连最粗枝大叶的徐文都知道他二嫂是个心思细又爱哭的人。   第二天, 刘秋苗早早起来, 把她炸的菜丸子用油布包起来, 从柜里拿一包红糖, 放到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递给徐锐。   “一会儿骑着车,给灵灵送过去。还有,锐子啊, 你现在也放假不上班了, 趁过年之前, 多去谢家沟走走,看看灵灵, 她一个姑娘家的不容易, 家里有啥力气活需要干了, 你多帮帮她。”   锐子主动提起结婚,心里应该是喜欢人家姑娘的。   但他冷冰冰的, 又是个不会说话的。   刘秋苗心里怎么也放不下,瞅空就想说说他。   “你也别不知道说什么,前几天那宅基地不是批下来了吗。你就和灵灵说说这,那新房建成可是你俩住的。”   一旁,徐长喜突然插话:“你要的那地方有点偏, 而且面积有些大了。你是怎么想的。”   徐锐坦言说道:“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至于屋子,我准备多盖几间,我和谢灵的新房,两个闺女一间,以后的孩子一间。您和娘以后也可以住一住。”,这里的闺女指的是谢灵的两个外甥女,刘秋苗和徐长喜都知道。她们也不反对,既然儿子要娶人家,与之相应的就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而且,定亲那天,刘秋苗两人见过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被谢灵教的好,人长的俊俏不说,性子也大大方方。   真是谁教的像谁,想到这儿,刘秋苗瞬间想起了二儿媳,随即,心里一口气堵在那,上不上去,下也下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   徐长喜没想那么多,只沉思片刻,问道:“你手里的钱够用不?”   徐锐点点头道:“够的。”   徐长喜闻言也不多说,锐子有见识,又是个有主见的性子,他当爹的也不会干预他的决定。只是听到他那句让您和娘也去住住,心里到底熨贴。   接下来,三人不再说话。   吃过饭,徐锐就把刘秋苗准备的回礼给谢灵送过去。   谢灵送年礼送的比较早,一是因为谢家白事没过一年;二则是考虑到徐家儿媳妇多,亲戚也多,年礼肯定走的不少。作为未过门的媳妇,还是早一些低调一些好。   所以,在刘秋苗回完礼以后,其他人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年礼。   直到大年三十还有少数心大的人家没走完年礼呢!   这一天,谢家沟家家户户都在贴对联和年画。   对联年画不似以往的喜庆,以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已经过时,或者说是被限制了。包括吉庆有余、五谷丰登、招财进宝等的年画。   如今的对联变成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等和此类似的内容。   变化最多的还是年画,各家都要贴主/席像和造/反内容的年画。   当然这一切的热闹和改变不包括谢灵家。   白事前三年不贴对联不张年画,谢灵家也是如此。   她起了个大早,坐上锅开始炸土豆块,炸豆腐块。至于肉丸子和菜丸子在几天前就炸好了。   豆腐土豆肉丸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不管油再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总想让亲人吃点好的。   光年底炸东西,就要消耗家里一小半的油。其它人家如此,谢灵家也一样。   炸完豆腐和土豆,还剩一些油,谢灵干脆起好面条,炸了一墟片和面花,这些可以在明天来孩子的时候给她们抓上吃。   大年初一   谢灵和两个闺女早早起来。   谢灵还是一身藏蓝色的棉袄棉裤,黑色棉布鞋。   与之相比,秋阳秋月喜庆多了,两人棉袄是蓝色的,裤子却是枣红色的新裤子,棉布鞋上绣着精致粉嫩的小猪。   她们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谢灵分别给两人编了两个辫子,把红头绳系成蝴蝶结的形状,好看极了。   早晨,秋阳秋月对着桌上的小镜,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美滋滋的。   谢灵淘米的水让三人洗了脸,不知道是两个人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脸格外的细腻。   “小姨,我感觉我的脸好光滑啊!”秋月最爱美,摸摸自己的小脸,仰起头对正在给自己编辫子的谢灵说道。   谢灵噗嗤一声笑开,淘米水的效果哪有那么好,也就是这几个月两个闺女吃得好,早睡早起,没有黑天摸地的干活。   加上谢灵一直督促她们用皂荚洗手,用雪花膏擦脸。不能说两人像谢灵那样白,但也有光泽了,一看就是气色极好。   至于那淘米水,也是谢灵看过产地才敢用的。   这里的大米来自临县,湖县和长县条件差不多,都穷的很,农药化肥想打也打不起。   要不然,谢灵也没那么心大,就是在没有洗面奶也不会让自己和两个闺女用淘米水洗脸。   当然,谢灵面上不会反驳秋月的话,而是附和着说道:“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看着就喜庆。   秋月从不怀疑小姨说得,本来就觉得好看的她顿时觉得自己更美了。   于是,蹦蹦跳跳的牵着姐姐的手出去屋子,临走前对谢灵说着:“小姨你快点,我和姐姐去米饭好了没。”   说罢,想想白生生软乎乎的大米饭,顿时绷得更欢。   谢灵笑着摇摇头,继续给自己编辫子,刚来的时候,她极为不习惯编辫子。   几个月下来,看着看着,感觉还怪顺眼,就是显得人太年轻了。   不过,她本来就小,翻年才十九。突然,想起徐锐也才二十一,而他们今年就要结婚。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镜子里倒映出的女人笑的温柔。   早晨起来,谢灵先闷了白米饭,等谢灵收拾好自己,去了厨房已经有米饭的香味传来。   秋阳秋月专注的看着锅。   谢灵摸摸两人的头,说道:“小姨待会炒菜,你俩在这儿,刚洗白的小脸要被弄脏了。今天小姨烧火,你家去堂屋耍吧。”   秋阳秋月同时摇头,她们想陪小姨一起做,要不然小姨忙不过来的。   “去吧,这回炒菜很快的。肉丸菜丸、炸豆腐,炸土豆都是熟的,小姨一炒就好了。一会儿好了,小姨叫你们。”   秋阳秋月被谢灵接来四个月了,初来时的怯懦已经不见,眉眼间更多的是活泼和自信。   这段时间里,谢灵很疼爱她们,但却不会娇惯。   两个孩子褪去小心翼翼,还是一样的懂事。   谢灵感到欣慰,但还是摇头拒绝,让她们出去了。今天过年,两个小孩子玩的开心就好。   谢灵给两人讲清楚道理,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离开厨房。两人来到西屋,从小书箱里拿出积木。   只见一座房子的具体雏形已经显现,秋阳秋月分别把自己的小床和柜子放在各自的小屋里。把门拼好,就差屋顶了。   秋月兴冲冲地对一旁的秋阳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拼屋顶,然后把它按上。”   秋阳被她妹的奇特思维惊了一下,拼了屋顶她们还能看到房子里面的东西吗?   偏偏秋月继续开口了:“咱们拼了屋顶,继续把堂屋的茶几门槛拼好。”   秋阳:“小姨的屋子还没拼呢!”   闻言,秋月忙去木制的书箱里找小块积木,把一对小木块翻了个遍,都没找着床和柜子形状的木块。   她准备挠头,随即想起自己美美的小辫子,改抠手心,眼里带着疑惑,开口说道:“姐姐,没有啊,没有小姨的床,柜子,只有门,咱们已经拼上了。”   秋阳对此也非常疑惑,不过她不似秋月这么好奇,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床,干脆安静的拼起围栏来。   秋月想了一会儿也放弃了,等有时间了问问小姨吧!然后,放下这个问题,也开始和姐姐一起拼围栏。   就像谢灵说的那样,炒菜很简单,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就早晨这么一顿,肉丸子和菜丸子全没了。   但娘三儿却吃得心满意足,满嘴流油。豆腐是谢家沟姓李的一家磨的,因为查的严的问题,已经好久不磨,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大量磨豆腐。谢家沟的队员们拿着鸡蛋之类的东西去换。   谢灵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豆腐,但豆腐里面含有蛋白质,在物资稀缺的环境下,是非常好的营养品。   家里的鸡蛋都被娘三儿吃了,谢灵干脆拿钱换了一捆豆腐。   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大烩菜,她还调了个小葱拌豆腐,味道不错,抿在嘴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娘三儿都很喜欢。   三人吃得饱饱的,谢灵让两个闺女在堂屋慢走消食,她则是快速把碗洗了,要知道一会儿可是有人来家里的。   果不其然,等谢灵收拾好厨房,打开大门,就见好几个孩子等在门口。   “谢姨姨,过年好。”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冲谢灵拱拱手。   谢灵对几个孩子笑笑,然后说道:“快来家里坐坐啊!”   说着,带着孩子们来到堂屋。   堂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炸面片,炸面花。   当然,最引孩子注意的还是那满满一盘子的瓜子与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纸包着的糖果。   来的五个孩子里,唐婶李荷花家的有三个,其它两个是桂香嫂子家的栓子和根生。五人分成两堆,显然不是一路来的。但此时,五个孩子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视线粘在糖果上。   显然几个小孩子都是想吃的,不过四男一女,年纪不大,但很懂事,没有乱摸。   谢灵看出几个孩子眼里的渴望,她冲他们温柔一笑,温声道:“姨姨把东西摆在桌上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小皮猴们吃嘛!别跟姨姨客气,多抓一些。”   大年初一上午,本来就是这群孩子们的热闹时间。每家堂屋圆桌上的东西就是供来家里的小孩子拿的。   只不过,谢家盘子里的糖果有些多,让她们筹措了。   不过,小孩子最会看眼色,见谢灵冲他们笑的和善,又听到谢灵的话。   眼睛一亮,然后伸手从桌上拿糖果和瓜子,放进自己衣裳的大兜里。   “炸面片和炸面花,小姨往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炸面花也有的是咸的,大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味道吃。”谢灵笑着站在一旁,提醒几人。   西屋里听到动静的秋阳秋月也出来,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叫出声,“哇,你们都来了。”   “对啊,小姨炸的面片和面花都特别好吃呢!”秋阳秋月想起那甜滋滋的味道,眯眯眼,一边抓起一个可爱的面花,一边对几个小伙伴说道。   屋子里,七个孩子说笑成一团,显得十分热闹。谢灵就在旁边笑着看几人闹。   孩子一般不会在一家停留太久,这不,没过多久,几个孩子就和谢灵告别。   “姨姨,我们要走了。”   大概觉得谢灵比较和善,走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告别。   谢灵叫住几人,把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几个孩子。   堂婶李荷花家的三个孩子,谢灵给了五分钱,栓子和根生给了三分钱。   这压岁钱不多不少,谢灵掐得正好。毕竟,谢灵给了别人,人家家长也会给秋阳秋月。   钱被红纸包着,几个孩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能接到红包,都高兴极了。向谢灵道声谢后,随即蹦蹦跳跳地离开谢家。而秋阳秋月也跟在她们后面。   “秋阳秋月,你们家里的糖果好多啊!”   “那当然了,这是小姨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其中,这个橙子味的最好吃了,这个黄色的糖纸也最好看。”   “啊,这个红色的也好看呢!”   “哇,咱们可以收集糖纸了。”      谢灵站在院里隐约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说话声。   一上午,谢灵家陆陆续续来了四拨人,第二波是谢家本家的孩子,比李荷花家的关系远,谢灵给他们包了三分钱的红包。   第三波是陈丫子的儿子闺女,志安和志乐,兄妹两个牵着手,来到谢灵家里。   规规矩矩的给谢灵行了晚辈礼,拜了年。   “谢姨姨,新年快乐,我和妹妹给您拜年啦。”   谢灵被两人这九十度鞠躬礼给吓了一跳,这种礼节一般都是小辈给家里老人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辈行的。   她立马扶起两人,说道:“你娘这够客气的,来小姨这儿还让你们讲究这个。”   显然,志安志乐好好的不会做这个,只会是陈姐嘱咐儿子闺女的。   “娘说,您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您起的。娘说,她不能来,所以让我们来好好感谢您。”说完,他才就着谢灵的手起来。   谢灵毫不避讳地让秋阳秋月跟志安志乐耍。   新猪场的事,虽然不是谢灵特意帮陈丫子的,但陈丫子确实因此受益。得了肉是次要,队里的大人不再对避讳志安志乐才是陈丫子最高兴的。   谢灵教陈丫子冰糖葫芦,又给她提供冰糖,让她有了来钱的路子。   给孩子起名字,一件一件的,可能对于谢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但对于陈家三口,却是让她们有了很大改变。   志安十岁还不算大,但他从小见得多,性子早熟。也隐约明白谢灵对他们的帮助。   说话的时候真心实意,谢灵把两个孩子扶起,没说什么,只摸摸他们的头。   让两个孩子抓了一把瓜子糖果,递过红包。   两个孩子刚走不久,第四波也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谢家。   谢云云穿着一身绿军装,梳着两个辫子,嘴角带笑,背着手,来到谢家堂屋,坐在堂屋板凳上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谢灵,你猜猜我今天来找你干嘛?”说话时,神采飞扬。   肯定是好事呗!想想谢云云的性子,试着猜测道:“穿了身绿军装,所以向我炫耀来了?”   谢云云:话说她有这么幼稚吗?   要是谢灵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有。   一看谢云云的神色就知道她没说对,再看看她始终背在后面的手,谢灵也懒得和她玩猜谜游戏。她神色慵懒坐在首位的椅子上,手扶着把手,不搭理她。   真是无趣的家伙。   谢云云心里腹诽一句,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眼睛里闪过喜悦,谢灵一定想不到自己来找她做啥。   “谢灵,我今天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说起原进宇她还是有些羞怯,脸红红的,“原进宇下个月结婚。”   谢灵:   她就那么愣在那里,她是谢灵,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她说了什么?   结婚?   上次小学开学的时候,两人见面还是不熟的样子,这会儿竟然结婚?一个生产队的,为啥她就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好半天,谢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说一句:“乡下人发啥请帖。”   闻言,谢云云笑的羞涩,“请高中同学,我都发了请帖。不过,同学也没几个,就你和王悦,刘小英。至于进宇那块,好像就一个男同学。”   谢灵:“额。”   看到这样的谢灵,谢云云越发得意,继续说道:“谢灵,没想到吧,我竟然比你早结婚。不知道你讲究个啥,咱乡下人还先定亲,看我一步到位,直接结婚。”谢云云拿谢灵说的话怼起谢灵。   谢灵这次真的是甘拜下风,这世界变化真快,看看谢云云神采飞扬的神色,咳嗽一声开口说道:“你们怎么好好的就结婚了?”这瞒地太严了,之前一丝风声也没听到。   “咳,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他要结婚了,祝福我们就对了。”谢云云仿佛想到什么,脸再次烧起来。   她不说,谢灵也不勉强,只是观察她片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放下心,说道:“祝贺你了,谢云云。不过,你大年初一上我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确定不是故意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最后一句话,谢灵没说,但她的表情显而易见就是这么个意思。   谢云云有些心虚,她确实是故意来的,不过她不承认,谢灵能说个啥子。   确实,她不承认,谢灵也不能说啥,只不过,说了一会儿,谢灵就想赶人了。因为,这人太幼稚了。   谢灵守在家里,等小孩子上门。那边,秋阳秋月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走街串巷,去别人家里装一兜瓜子,时不时的有一两个糖果,和谢家不能比,但两人也很高兴。   在徐家湾的时候,两人过年也会去亲戚家邻居家装瓜子,可是每次一出人家家门,徐家宝和徐小宝就强硬从两人的兜里抢过东西。   如果秋阳秋月不给,徐家宝就会向王娣来告状。然后,不仅兜里的东西存不住,还要讨一顿打。   而现在,没有奶,没有什么哥哥,也没有什么宝,只有欢乐自在的两人和小伙伴们。   一直到晚上,躺在炕上,秋阳秋月还在叽叽喳喳的回忆白天的欢乐。   秋阳:“别人家里都贴红红的对联了,咱们家就没贴。”   秋月:“好多哥哥姐姐拿着本子一直蹲在别人家门口写字呢!为什么啊?”   “应该是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哥哥姐姐们收集对联。”   秋阳:“哥哥姐姐们好勤快啊!大年初一就收集。”   因为,再晚点,大门上的对联可能就被顽皮的孩子撕掉了。谢灵心里这么想,说出口地却是:“是啊,以后秋阳秋月念书要勤快一点哦。”   秋月:“小姨,今天街上好多小伙伴呀!好多人我都觉得好陌生,之前就没见过。”   因为,好多女孩之前都被长辈拘在家里干活。今天过年,当然要把孩子放出来挣压岁钱呀!   谢灵认真听两个闺女说话,时不时地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一些不好的事,她没有跟两人说。   秋阳秋月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兜里的钱,连忙起身,把钱和红包掏出来交给谢灵。   “小姨,今天有几个奶奶给我和妹妹钱,都在这儿了。”   “两个红包,荷花奶奶给了一个,陈婶婶给了一个。桂香婶婶给了三分钱,几个叔奶奶也给了三分。”说到这儿,秋月挠挠头,想了想,“云云姨姨也给了我和姐姐一人一个红包。”   谢灵把人一一记在心里。   至于钱,谢灵没有拿,而是从炕上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东西。 第57章 手表   谢灵拿着两个木制的存钱罐递到两个闺女面前, 笑着开口:“这是徐叔叔给你们的新年礼物。以后, 你们可以把钱存到里面。这次的压岁钱不用给小姨,你们自己攒着。”   收到礼物,秋阳秋月高兴得很, 把自己的压岁钱放进存钱罐里, 然后抱在怀里。   谢灵叫她们这样, 有些好笑的说道:“放到窗台上明天再瞧, 现在先睡觉。”   秋阳秋月依依不舍的放下存钱罐,然后躺在炕上。谢灵给俩人盖好被子,熄灭煤油灯也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谢家没有亲戚,谢灵也没有去走亲戚。   只在初十的时候, 牵着两个闺女给谢爸谢妈上坟磕头。   下午又去了徐家湾。谢灵大姐谢静葬在罗家老坟,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来到罗家。   罗家这段日子过的不算好, 尤其是传出王娣来偷东西的消息后,罗家本就不好的人缘变得更差了。   谢灵到罗家的时候, 王娣来正在哄孙子。   “家宝乖, 奶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时候,谢灵一直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当时,她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行为上却是难以做到。   徐锐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安抚她的背,说道:“拿书的事过去了。你给徐叔的画,除了徐叔徐老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我嘱咐过徐叔,不让他说出去。至于以后,都有我在。”他希望谢灵是肆意的,开心的,而不是现在后怕的样子。   谢灵被他抱到怀里,也没有反抗,靠在他胸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徐锐,有你真好。”谢灵仰着头,注视着男人,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你真好,谢灵。徐锐心里默念,嘴上没说话。他的目光全被谢灵的脸、眼睛、嘴唇吸引住。   我想吻你了,谢灵。徐锐心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靠近怀里的女人。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交,呼吸环绕。   谢灵被男人有些凶悍火热的气息包围,不自觉的闭上眼。   “灵灵,睁开眼,看着我。”   此时的徐锐不复之前在谢灵面前的沉默,听话。   周身的气势变强,看向谢灵的目光灼热,充满掠夺的意味。   谢灵被他看的羞恼,听到他这话,不自觉的拍打他的胸膛,这男人真可恶,要亲就快亲,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谢灵变得迷迷糊糊,心里那么想着,行动上却截然相反,不自觉的睁眼,然后被男人眼里的灼热一刺,本能觉得危险,无意识的想要退开。   徐锐哪里会让她退,怀里人睁开了眼,他再也忍不住地吻上去。   唇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吻上那处柔软。   此时,徐锐已经不再青涩。   先是不停地在谢灵的唇上蠕动,克制着凶狠的力道,轻轻的研磨、舔舐。   谢灵睁着眼睛,像是被男人的热情吓到,或许是害羞,想要闭眼。   徐锐哪里愿意,只用手抚摸她的眼睛,喃喃自语:灵灵,不要闭眼。看着我。   谢灵张张嘴,想要回应,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   无意间,徐锐已经扣开她的的牙关,这种亲密刺激地徐锐更加失控。   随即,他再也克制不住。   谢灵坐在凳子上,看向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人。神情娇羞,从脸到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嘴唇又红又肿。   难以想象,这会是她自己。   偏偏,一旁两个闺女还问她:   “小姨,你嘴怎么啦?”   “看着好肿,小姨你疼不疼。”   两人说着,还想摸摸谢灵的嘴。   小姨·谢灵表示,她不疼只是麻。可是这话能说吗。   她避开两人伸过来的手,勉强对两个闺女笑笑,说道:“小姨被虫子咬了一下,就是有点肿,不怎么疼。”   “可是,小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真是不疼吗?”   谢灵:“真的不疼。”   这边,谢灵被两个闺女问住。   而罪魁祸首·徐锐则是心情愉悦的回到家。   徐家爹娘和几个兄弟虽然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而徐锐,房子还没盖好,他又是一人,所以先和徐长喜刘秋苗在一起吃饭。   此时,刘秋苗正在厨房里做三人的晚饭。   徐锐拎着几样东西进了厨房。   “娘,这是谢灵给的年礼。”   刘秋苗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去一看。   三包红豆糕,包装好,看着就不便宜。还有两盒烟,外加一瓶酒,不过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酒,但看着包装应该是的。   “瓶子里是山楂酒,酒精浓度很低,是谢灵自己酿的。她说这酒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能喝,不存在喝醉或者伤身体的问题,让您放心喝。”   刘秋苗知道是谢灵送的年礼,本来就高兴得很。   听到徐锐后面的话,她笑的更加和蔼,灵灵这孩子真有心了,这礼物送的周到,肯定是专门问过儿子后准备的东西。   至于谢灵自己酿的山楂酒,到底好不好喝,没人在意这个问题。只知道,这是谢灵的一番心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锐就把山楂酒打开。   顿时,一股清香铺满整个饭桌。   徐长喜禁不住先倒了一碗,喝了一口,酸酸的。虽然没有烈酒的甘醇,酒精的味道只是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但也不影响徐长喜对它的喜爱。   看老头子喝了一口又迫不及待给自己倒上的样子,刘秋苗也有些好奇,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怕辣,刘秋苗到底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感觉有些酸,有些细腻。她不知怎么描述,总之好喝的很。   “灵灵真是个手巧的,这酒真是好喝极了,也不知她怎么做的。我以前也做过山楂酒,可没有这么好喝呀!”   不光谢家沟有山楂树,南理这边也有不少山楂。   那山楂酸的很,大家不愿意吃,泡着喝水也有些酸。   有条件的人家就会拿它做山楂酒。这几年,徐家的日子过得不错。   徐长喜又是个爱喝酒的,刘秋苗也做一些山楂酒,味道不难喝。   却也没有谢灵做得这么香。   徐锐听着他娘的赞叹声,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心情好得很。   不过,见老头子一碗一碗的喝着,饭也顾不上吃,刘秋苗就有些不乐意了。   老头子喝的太快了,就算不给儿子留,怎么也得给孙子留点。   于是,冲徐锐说道:“去叫你两个侄子过来吃饭,让他们也尝尝,灵灵这山楂酒浓度不高,小孩子喝着也好。”   这一叫,不仅两个孙子来了,三个儿子儿媳妇也跟在徐锐身后。   大儿媳王英拿着一盆炖土豆,二儿媳妇陈男拿着几张馅饼,三儿媳妇刘晓云大着肚子,手里没拿东西。   不过,徐文手里却是端着一人炒干菇。老大徐解放抱着小儿子。   刘秋苗就是想叫两个孙子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口子都来了。   “你这大着肚子咋还来呢,徐文也是,不扶着你,净让你自己走。”刘晓云怀孕五个多月,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刘晓云体型偏瘦,配着鼓囊囊的肚子,刘秋苗看着有些不忍。   虽说肚里是她的孙子,可说句实话,这孩子也太会吸营养了,刘晓云自从怀孕后,吃得多喝得多,结果自己没胖,反而瘦了不少,再看她的肚子,五个多月,都有别人六个月大小了,一看就是孩子吸走了。 第55章 徐家事   刘晓云听到婆婆的话, 笑的爽朗, “我身体好,有一会儿路哪会累。”这孩子虽说能吃,但是真不闹腾她娘。   刘晓云看着瘦了, 但身体却是有精神的。   一旁, 几人把菜放在桌子上。   只叫了孙子, 但儿子儿媳能来, 刘秋苗还是非常高兴的。   “今天,本来是想让我俩孙子尝尝这山楂酒,没想到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人喝一点。”刘秋苗一边说着,拿起瓶子, 顺带瞅了徐长喜一眼, 这老头子真能喝, 一会小半瓶都没了。   “山楂酒?娘你酿的时候应该叫我,我帮您一起。”王英接过刘秋苗的瓶子, 准备给众人倒。   一旁, 刘晓云碰碰丈夫的胳膊, 给他使眼色。   正在傻乐的徐文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说道:“大嫂, 我来给大家倒,你快坐着吧!”   刘秋苗点点头:“对着嘞,让文子倒,英子你快坐下。”   徐文笑着给众人倒上,刘秋苗在一旁看着她们喝。   等她们喝完, 忙问道:“你们觉得味道怎么样?”   “好喝。”   “好喝。”      大家点点头,味道真是不错。不过,这不是他娘酿的吧?众人心里纳闷。   “这是灵灵给我们老俩送的年礼,这山楂酒是她自己酿的嘞!”看到众人眼里的赞叹,刘秋苗笑着说道。   灵灵?众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亲兄弟定亲,他们几个当然高兴。但也不会特意关注弟妹的情况。   倒是王英和刘晓云俩人先想起来。   四弟定亲的对象不就叫谢灵吗?   这姑娘趁现在不忙就送来年礼,再一想刚才那个味道。   两人心中有数,这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巧。   虽然她们分家了,但妯娌之间总要相处。有一个聪明的弟妹总比那些个蠢笨的。   一旁,可口的山楂酒,陈男喝着却是没滋没味。   本来,徐家几个儿媳里,她最不得刘秋苗喜欢。本想着弟妹来了也得适应好长时间,就像她刚嫁过来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那段期间,婆婆也没有多喜欢她。   可这未过门的弟妹,还没进门呢,就讨了婆婆喜欢。   陈男自怜自艾,可她也不想想,她未过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给未来婆婆带点东西。   反而是徐解军天天帮陈家上工,那会儿陈家人不用说送吃的,连个谢都没有。   陈男嫁进徐家,自以为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可是哪家长辈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媳妇,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活像婆家苛待她似的。   刘秋苗婆婆去的早,嫁到徐家没有受过刁难,公公是个脾气好的,丈夫看着倔,也是疼老婆的。   刘秋苗自己没吃过啥苦,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对媳妇也十分宽容。   陈男嫁进徐家,虽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也没有过多苛待。加上陈男没有坏心,在徐家可比重男轻女的娘家舒服多了。   在场众人可不管陈男的想法,只乐呵呵的吃着菜,喝几口山楂酒,心里美滋滋的。   “奶,这个好好喝啊!我还要一碗。”徐磊大口大口喝完,继续冲刘秋苗要山楂酒。   一边的徐周看看空了的碗,脸红红的,同样用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秋苗。   刘秋苗乐的不行,刚要给两个乖孙子倒,结果插进一个声音:“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多喝,周周快别喝了,当心喝坏肚子。”   声音在一群言笑晏晏的人中间,有些别样的尖锐。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徐解军暗道一声糟糕,这媳妇咋回事!这几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这又闹什么脾气。她也不想想,那酒要是真对小孩儿不好,他娘能让两个孙子喝吗?要知道,他娘平时最疼两个孩子了。   此时,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刘秋苗冷下脸。   几个兄弟有些莫名其妙,王英和刘晓云却是瞬间明白二弟妹/二婶感的毛病犯了,又心歪了。   在尴尬的气氛中,冷漠低沉的声音响起:“谢灵酿的是一种低度果酒,她加了白糖,还保留山楂的天然果香,无论大人孩子都可以食用,可以健脾开胃。”   在徐家,徐锐从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   他不喜欢任何诋毁谢灵的话,陈男说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他还是准备解释一下。   陈男的脸瞬间爆红,眼眶湿润,流出眼泪。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样,陈男永远是敢说不敢当。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胆小。   刘秋苗觉得自己遇到克星了,哭是她的绝招,可让陈男这么一哭,她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哭能这么用啊。   好好的一场聚餐,被陈男给弄得不上不下,草草收场。   回到自己屋里的陈男则哇哇哭了一场,这点徐周可以作证。因为徐解军没理自己媳妇,陈男只能拽着儿子哭。   娘俩屋里流泪,门外,徐解军蹲着身子抽着叶子烟。   徐解军有时也很累,听着媳妇的哭声累,想着儿子越发敏感内向的性子累。   突然,他忍不住了,走进屋里把茫然失措的儿子抱起来,不理会陈男的哭喊,抱着儿子往他娘的屋子里走。   “儿子,害怕不。”   “我,不害怕。”   “跟爹说实话,爹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徐周低低的抽噎:“我害怕的,爹,我害怕。”   徐解军拍拍儿子的背,轻声安抚:“不怕,不怕,爹带你去你奶那儿,今晚周周跟奶睡,好不好?”   “好。”   把儿子送到他娘屋里,刘秋苗啥也没说,接过孙子。   “你快走吧,把周周搁这儿,我跟我孙子睡。”   也不看她儿子,只把孙子揽在怀里哄着。   徐周依赖的靠在刘秋苗身上,徐解军看着顿时放下心。随即,听他娘这么说,顿时无奈一笑。   “周周到您老俩这儿,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陈男还在小声哭着。   徐解军没说话,只把炕衬好,把被子弄好,揽过陈男,把她塞进被里,说着:“睡吧,今晚周周跟娘睡,咱夫妻俩睡。以后有啥委屈跟你男人哭诉,不要对着周周,周周还小,他听不懂。”   说这话时,徐解军眼里闪过浓浓的无奈。自己的选的媳妇,不能祸害其他人,只祸害他就够了。   至于周周,跟着他娘就好。 第56章 过年   刘秋苗搂着自己的乖孙子睡觉, 也不好奇老二屋里的动静, 事实上徐家几个屋子都不好奇,因为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无非是陈男委屈流泪呗!   徐家就连最粗枝大叶的徐文都知道他二嫂是个心思细又爱哭的人。   第二天, 刘秋苗早早起来, 把她炸的菜丸子用油布包起来, 从柜里拿一包红糖, 放到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递给徐锐。   “一会儿骑着车,给灵灵送过去。还有,锐子啊, 你现在也放假不上班了, 趁过年之前, 多去谢家沟走走,看看灵灵, 她一个姑娘家的不容易, 家里有啥力气活需要干了, 你多帮帮她。”   锐子主动提起结婚,心里应该是喜欢人家姑娘的。   但他冷冰冰的, 又是个不会说话的。   刘秋苗心里怎么也放不下,瞅空就想说说他。   “你也别不知道说什么,前几天那宅基地不是批下来了吗。你就和灵灵说说这,那新房建成可是你俩住的。”   一旁,徐长喜突然插话:“你要的那地方有点偏, 而且面积有些大了。你是怎么想的。”   徐锐坦言说道:“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至于屋子,我准备多盖几间,我和谢灵的新房,两个闺女一间,以后的孩子一间。您和娘以后也可以住一住。”,这里的闺女指的是谢灵的两个外甥女,刘秋苗和徐长喜都知道。她们也不反对,既然儿子要娶人家,与之相应的就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而且,定亲那天,刘秋苗两人见过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被谢灵教的好,人长的俊俏不说,性子也大大方方。   真是谁教的像谁,想到这儿,刘秋苗瞬间想起了二儿媳,随即,心里一口气堵在那,上不上去,下也下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   徐长喜没想那么多,只沉思片刻,问道:“你手里的钱够用不?”   徐锐点点头道:“够的。”   徐长喜闻言也不多说,锐子有见识,又是个有主见的性子,他当爹的也不会干预他的决定。只是听到他那句让您和娘也去住住,心里到底熨贴。   接下来,三人不再说话。   吃过饭,徐锐就把刘秋苗准备的回礼给谢灵送过去。   谢灵送年礼送的比较早,一是因为谢家白事没过一年;二则是考虑到徐家儿媳妇多,亲戚也多,年礼肯定走的不少。作为未过门的媳妇,还是早一些低调一些好。   所以,在刘秋苗回完礼以后,其他人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年礼。   直到大年三十还有少数心大的人家没走完年礼呢!   这一天,谢家沟家家户户都在贴对联和年画。   对联年画不似以往的喜庆,以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已经过时,或者说是被限制了。包括吉庆有余、五谷丰登、招财进宝等的年画。   如今的对联变成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等和此类似的内容。   变化最多的还是年画,各家都要贴主/席像和造/反内容的年画。   当然这一切的热闹和改变不包括谢灵家。   白事前三年不贴对联不张年画,谢灵家也是如此。   她起了个大早,坐上锅开始炸土豆块,炸豆腐块。至于肉丸子和菜丸子在几天前就炸好了。   豆腐土豆肉丸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不管油再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总想让亲人吃点好的。   光年底炸东西,就要消耗家里一小半的油。其它人家如此,谢灵家也一样。   炸完豆腐和土豆,还剩一些油,谢灵干脆起好面条,炸了一墟片和面花,这些可以在明天来孩子的时候给她们抓上吃。   大年初一   谢灵和两个闺女早早起来。   谢灵还是一身藏蓝色的棉袄棉裤,黑色棉布鞋。   与之相比,秋阳秋月喜庆多了,两人棉袄是蓝色的,裤子却是枣红色的新裤子,棉布鞋上绣着精致粉嫩的小猪。   她们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谢灵分别给两人编了两个辫子,把红头绳系成蝴蝶结的形状,好看极了。   早晨,秋阳秋月对着桌上的小镜,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美滋滋的。   谢灵淘米的水让三人洗了脸,不知道是两个人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脸格外的细腻。   “小姨,我感觉我的脸好光滑啊!”秋月最爱美,摸摸自己的小脸,仰起头对正在给自己编辫子的谢灵说道。   谢灵噗嗤一声笑开,淘米水的效果哪有那么好,也就是这几个月两个闺女吃得好,早睡早起,没有黑天摸地的干活。   加上谢灵一直督促她们用皂荚洗手,用雪花膏擦脸。不能说两人像谢灵那样白,但也有光泽了,一看就是气色极好。   至于那淘米水,也是谢灵看过产地才敢用的。   这里的大米来自临县,湖县和长县条件差不多,都穷的很,农药化肥想打也打不起。   要不然,谢灵也没那么心大,就是在没有洗面奶也不会让自己和两个闺女用淘米水洗脸。   当然,谢灵面上不会反驳秋月的话,而是附和着说道:“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看着就喜庆。   秋月从不怀疑小姨说得,本来就觉得好看的她顿时觉得自己更美了。   于是,蹦蹦跳跳的牵着姐姐的手出去屋子,临走前对谢灵说着:“小姨你快点,我和姐姐去米饭好了没。”   说罢,想想白生生软乎乎的大米饭,顿时绷得更欢。   谢灵笑着摇摇头,继续给自己编辫子,刚来的时候,她极为不习惯编辫子。   几个月下来,看着看着,感觉还怪顺眼,就是显得人太年轻了。   不过,她本来就小,翻年才十九。突然,想起徐锐也才二十一,而他们今年就要结婚。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镜子里倒映出的女人笑的温柔。   早晨起来,谢灵先闷了白米饭,等谢灵收拾好自己,去了厨房已经有米饭的香味传来。   秋阳秋月专注的看着锅。   谢灵摸摸两人的头,说道:“小姨待会炒菜,你俩在这儿,刚洗白的小脸要被弄脏了。今天小姨烧火,你家去堂屋耍吧。”   秋阳秋月同时摇头,她们想陪小姨一起做,要不然小姨忙不过来的。   “去吧,这回炒菜很快的。肉丸菜丸、炸豆腐,炸土豆都是熟的,小姨一炒就好了。一会儿好了,小姨叫你们。”   秋阳秋月被谢灵接来四个月了,初来时的怯懦已经不见,眉眼间更多的是活泼和自信。   这段时间里,谢灵很疼爱她们,但却不会娇惯。   两个孩子褪去小心翼翼,还是一样的懂事。   谢灵感到欣慰,但还是摇头拒绝,让她们出去了。今天过年,两个小孩子玩的开心就好。   谢灵给两人讲清楚道理,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离开厨房。两人来到西屋,从小书箱里拿出积木。   只见一座房子的具体雏形已经显现,秋阳秋月分别把自己的小床和柜子放在各自的小屋里。把门拼好,就差屋顶了。   秋月兴冲冲地对一旁的秋阳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拼屋顶,然后把它按上。”   秋阳被她妹的奇特思维惊了一下,拼了屋顶她们还能看到房子里面的东西吗?   偏偏秋月继续开口了:“咱们拼了屋顶,继续把堂屋的茶几门槛拼好。”   秋阳:“小姨的屋子还没拼呢!”   闻言,秋月忙去木制的书箱里找小块积木,把一对小木块翻了个遍,都没找着床和柜子形状的木块。   她准备挠头,随即想起自己美美的小辫子,改抠手心,眼里带着疑惑,开口说道:“姐姐,没有啊,没有小姨的床,柜子,只有门,咱们已经拼上了。”   秋阳对此也非常疑惑,不过她不似秋月这么好奇,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床,干脆安静的拼起围栏来。   秋月想了一会儿也放弃了,等有时间了问问小姨吧!然后,放下这个问题,也开始和姐姐一起拼围栏。   就像谢灵说的那样,炒菜很简单,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就早晨这么一顿,肉丸子和菜丸子全没了。   但娘三儿却吃得心满意足,满嘴流油。豆腐是谢家沟姓李的一家磨的,因为查的严的问题,已经好久不磨,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大量磨豆腐。谢家沟的队员们拿着鸡蛋之类的东西去换。   谢灵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豆腐,但豆腐里面含有蛋白质,在物资稀缺的环境下,是非常好的营养品。   家里的鸡蛋都被娘三儿吃了,谢灵干脆拿钱换了一捆豆腐。   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大烩菜,她还调了个小葱拌豆腐,味道不错,抿在嘴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娘三儿都很喜欢。   三人吃得饱饱的,谢灵让两个闺女在堂屋慢走消食,她则是快速把碗洗了,要知道一会儿可是有人来家里的。   果不其然,等谢灵收拾好厨房,打开大门,就见好几个孩子等在门口。   “谢姨姨,过年好。”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冲谢灵拱拱手。   谢灵对几个孩子笑笑,然后说道:“快来家里坐坐啊!”   说着,带着孩子们来到堂屋。   堂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炸面片,炸面花。   当然,最引孩子注意的还是那满满一盘子的瓜子与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纸包着的糖果。   来的五个孩子里,唐婶李荷花家的有三个,其它两个是桂香嫂子家的栓子和根生。五人分成两堆,显然不是一路来的。但此时,五个孩子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视线粘在糖果上。   显然几个小孩子都是想吃的,不过四男一女,年纪不大,但很懂事,没有乱摸。   谢灵看出几个孩子眼里的渴望,她冲他们温柔一笑,温声道:“姨姨把东西摆在桌上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小皮猴们吃嘛!别跟姨姨客气,多抓一些。”   大年初一上午,本来就是这群孩子们的热闹时间。每家堂屋圆桌上的东西就是供来家里的小孩子拿的。   只不过,谢家盘子里的糖果有些多,让她们筹措了。   不过,小孩子最会看眼色,见谢灵冲他们笑的和善,又听到谢灵的话。   眼睛一亮,然后伸手从桌上拿糖果和瓜子,放进自己衣裳的大兜里。   “炸面片和炸面花,小姨往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炸面花也有的是咸的,大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味道吃。”谢灵笑着站在一旁,提醒几人。   西屋里听到动静的秋阳秋月也出来,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叫出声,“哇,你们都来了。”   “对啊,小姨炸的面片和面花都特别好吃呢!”秋阳秋月想起那甜滋滋的味道,眯眯眼,一边抓起一个可爱的面花,一边对几个小伙伴说道。   屋子里,七个孩子说笑成一团,显得十分热闹。谢灵就在旁边笑着看几人闹。   孩子一般不会在一家停留太久,这不,没过多久,几个孩子就和谢灵告别。   “姨姨,我们要走了。”   大概觉得谢灵比较和善,走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告别。   谢灵叫住几人,把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几个孩子。   堂婶李荷花家的三个孩子,谢灵给了五分钱,栓子和根生给了三分钱。   这压岁钱不多不少,谢灵掐得正好。毕竟,谢灵给了别人,人家家长也会给秋阳秋月。   钱被红纸包着,几个孩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能接到红包,都高兴极了。向谢灵道声谢后,随即蹦蹦跳跳地离开谢家。而秋阳秋月也跟在她们后面。   “秋阳秋月,你们家里的糖果好多啊!”   “那当然了,这是小姨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其中,这个橙子味的最好吃了,这个黄色的糖纸也最好看。”   “啊,这个红色的也好看呢!”   “哇,咱们可以收集糖纸了。”      谢灵站在院里隐约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说话声。   一上午,谢灵家陆陆续续来了四拨人,第二波是谢家本家的孩子,比李荷花家的关系远,谢灵给他们包了三分钱的红包。   第三波是陈丫子的儿子闺女,志安和志乐,兄妹两个牵着手,来到谢灵家里。   规规矩矩的给谢灵行了晚辈礼,拜了年。   “谢姨姨,新年快乐,我和妹妹给您拜年啦。”   谢灵被两人这九十度鞠躬礼给吓了一跳,这种礼节一般都是小辈给家里老人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辈行的。   她立马扶起两人,说道:“你娘这够客气的,来小姨这儿还让你们讲究这个。”   显然,志安志乐好好的不会做这个,只会是陈姐嘱咐儿子闺女的。   “娘说,您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您起的。娘说,她不能来,所以让我们来好好感谢您。”说完,他才就着谢灵的手起来。   谢灵毫不避讳地让秋阳秋月跟志安志乐耍。   新猪场的事,虽然不是谢灵特意帮陈丫子的,但陈丫子确实因此受益。得了肉是次要,队里的大人不再对避讳志安志乐才是陈丫子最高兴的。   谢灵教陈丫子冰糖葫芦,又给她提供冰糖,让她有了来钱的路子。   给孩子起名字,一件一件的,可能对于谢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但对于陈家三口,却是让她们有了很大改变。   志安十岁还不算大,但他从小见得多,性子早熟。也隐约明白谢灵对他们的帮助。   说话的时候真心实意,谢灵把两个孩子扶起,没说什么,只摸摸他们的头。   让两个孩子抓了一把瓜子糖果,递过红包。   两个孩子刚走不久,第四波也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谢家。   谢云云穿着一身绿军装,梳着两个辫子,嘴角带笑,背着手,来到谢家堂屋,坐在堂屋板凳上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谢灵,你猜猜我今天来找你干嘛?”说话时,神采飞扬。   肯定是好事呗!想想谢云云的性子,试着猜测道:“穿了身绿军装,所以向我炫耀来了?”   谢云云:话说她有这么幼稚吗?   要是谢灵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有。   一看谢云云的神色就知道她没说对,再看看她始终背在后面的手,谢灵也懒得和她玩猜谜游戏。她神色慵懒坐在首位的椅子上,手扶着把手,不搭理她。   真是无趣的家伙。   谢云云心里腹诽一句,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眼睛里闪过喜悦,谢灵一定想不到自己来找她做啥。   “谢灵,我今天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说起原进宇她还是有些羞怯,脸红红的,“原进宇下个月结婚。”   谢灵:   她就那么愣在那里,她是谢灵,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她说了什么?   结婚?   上次小学开学的时候,两人见面还是不熟的样子,这会儿竟然结婚?一个生产队的,为啥她就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好半天,谢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说一句:“乡下人发啥请帖。”   闻言,谢云云笑的羞涩,“请高中同学,我都发了请帖。不过,同学也没几个,就你和王悦,刘小英。至于进宇那块,好像就一个男同学。”   谢灵:“额。”   看到这样的谢灵,谢云云越发得意,继续说道:“谢灵,没想到吧,我竟然比你早结婚。不知道你讲究个啥,咱乡下人还先定亲,看我一步到位,直接结婚。”谢云云拿谢灵说的话怼起谢灵。   谢灵这次真的是甘拜下风,这世界变化真快,看看谢云云神采飞扬的神色,咳嗽一声开口说道:“你们怎么好好的就结婚了?”这瞒地太严了,之前一丝风声也没听到。   “咳,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他要结婚了,祝福我们就对了。”谢云云仿佛想到什么,脸再次烧起来。   她不说,谢灵也不勉强,只是观察她片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放下心,说道:“祝贺你了,谢云云。不过,你大年初一上我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确定不是故意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最后一句话,谢灵没说,但她的表情显而易见就是这么个意思。   谢云云有些心虚,她确实是故意来的,不过她不承认,谢灵能说个啥子。   确实,她不承认,谢灵也不能说啥,只不过,说了一会儿,谢灵就想赶人了。因为,这人太幼稚了。   谢灵守在家里,等小孩子上门。那边,秋阳秋月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走街串巷,去别人家里装一兜瓜子,时不时的有一两个糖果,和谢家不能比,但两人也很高兴。   在徐家湾的时候,两人过年也会去亲戚家邻居家装瓜子,可是每次一出人家家门,徐家宝和徐小宝就强硬从两人的兜里抢过东西。   如果秋阳秋月不给,徐家宝就会向王娣来告状。然后,不仅兜里的东西存不住,还要讨一顿打。   而现在,没有奶,没有什么哥哥,也没有什么宝,只有欢乐自在的两人和小伙伴们。   一直到晚上,躺在炕上,秋阳秋月还在叽叽喳喳的回忆白天的欢乐。   秋阳:“别人家里都贴红红的对联了,咱们家就没贴。”   秋月:“好多哥哥姐姐拿着本子一直蹲在别人家门口写字呢!为什么啊?”   “应该是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哥哥姐姐们收集对联。”   秋阳:“哥哥姐姐们好勤快啊!大年初一就收集。”   因为,再晚点,大门上的对联可能就被顽皮的孩子撕掉了。谢灵心里这么想,说出口地却是:“是啊,以后秋阳秋月念书要勤快一点哦。”   秋月:“小姨,今天街上好多小伙伴呀!好多人我都觉得好陌生,之前就没见过。”   因为,好多女孩之前都被长辈拘在家里干活。今天过年,当然要把孩子放出来挣压岁钱呀!   谢灵认真听两个闺女说话,时不时地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一些不好的事,她没有跟两人说。   秋阳秋月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兜里的钱,连忙起身,把钱和红包掏出来交给谢灵。   “小姨,今天有几个奶奶给我和妹妹钱,都在这儿了。”   “两个红包,荷花奶奶给了一个,陈婶婶给了一个。桂香婶婶给了三分钱,几个叔奶奶也给了三分。”说到这儿,秋月挠挠头,想了想,“云云姨姨也给了我和姐姐一人一个红包。”   谢灵把人一一记在心里。   至于钱,谢灵没有拿,而是从炕上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东西。 第57章 手表   谢灵拿着两个木制的存钱罐递到两个闺女面前, 笑着开口:“这是徐叔叔给你们的新年礼物。以后, 你们可以把钱存到里面。这次的压岁钱不用给小姨,你们自己攒着。”   收到礼物,秋阳秋月高兴得很, 把自己的压岁钱放进存钱罐里, 然后抱在怀里。   谢灵叫她们这样, 有些好笑的说道:“放到窗台上明天再瞧, 现在先睡觉。”   秋阳秋月依依不舍的放下存钱罐,然后躺在炕上。谢灵给俩人盖好被子,熄灭煤油灯也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谢家没有亲戚,谢灵也没有去走亲戚。   只在初十的时候, 牵着两个闺女给谢爸谢妈上坟磕头。   下午又去了徐家湾。谢灵大姐谢静葬在罗家老坟,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来到罗家。   罗家这段日子过的不算好, 尤其是传出王娣来偷东西的消息后,罗家本就不好的人缘变得更差了。   谢灵到罗家的时候, 王娣来正在哄孙子。   “家宝乖, 奶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时候,谢灵一直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当时,她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行为上却是难以做到。   徐锐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安抚她的背,说道:“拿书的事过去了。你给徐叔的画,除了徐叔徐老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我嘱咐过徐叔,不让他说出去。至于以后,都有我在。”他希望谢灵是肆意的,开心的,而不是现在后怕的样子。   谢灵被他抱到怀里,也没有反抗,靠在他胸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徐锐,有你真好。”谢灵仰着头,注视着男人,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你真好,谢灵。徐锐心里默念,嘴上没说话。他的目光全被谢灵的脸、眼睛、嘴唇吸引住。   我想吻你了,谢灵。徐锐心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靠近怀里的女人。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交,呼吸环绕。   谢灵被男人有些凶悍火热的气息包围,不自觉的闭上眼。   “灵灵,睁开眼,看着我。”   此时的徐锐不复之前在谢灵面前的沉默,听话。   周身的气势变强,看向谢灵的目光灼热,充满掠夺的意味。   谢灵被他看的羞恼,听到他这话,不自觉的拍打他的胸膛,这男人真可恶,要亲就快亲,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谢灵变得迷迷糊糊,心里那么想着,行动上却截然相反,不自觉的睁眼,然后被男人眼里的灼热一刺,本能觉得危险,无意识的想要退开。   徐锐哪里会让她退,怀里人睁开了眼,他再也忍不住地吻上去。   唇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吻上那处柔软。   此时,徐锐已经不再青涩。   先是不停地在谢灵的唇上蠕动,克制着凶狠的力道,轻轻的研磨、舔舐。   谢灵睁着眼睛,像是被男人的热情吓到,或许是害羞,想要闭眼。   徐锐哪里愿意,只用手抚摸她的眼睛,喃喃自语:灵灵,不要闭眼。看着我。   谢灵张张嘴,想要回应,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   无意间,徐锐已经扣开她的的牙关,这种亲密刺激地徐锐更加失控。   随即,他再也克制不住。   谢灵坐在凳子上,看向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人。神情娇羞,从脸到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嘴唇又红又肿。   难以想象,这会是她自己。   偏偏,一旁两个闺女还问她:   “小姨,你嘴怎么啦?”   “看着好肿,小姨你疼不疼。”   两人说着,还想摸摸谢灵的嘴。   小姨·谢灵表示,她不疼只是麻。可是这话能说吗。   她避开两人伸过来的手,勉强对两个闺女笑笑,说道:“小姨被虫子咬了一下,就是有点肿,不怎么疼。”   “可是,小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真是不疼吗?”   谢灵:“真的不疼。”   这边,谢灵被两个闺女问住。   而罪魁祸首·徐锐则是心情愉悦的回到家。   徐家爹娘和几个兄弟虽然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而徐锐,房子还没盖好,他又是一人,所以先和徐长喜刘秋苗在一起吃饭。   此时,刘秋苗正在厨房里做三人的晚饭。   徐锐拎着几样东西进了厨房。   “娘,这是谢灵给的年礼。”   刘秋苗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去一看。   三包红豆糕,包装好,看着就不便宜。还有两盒烟,外加一瓶酒,不过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酒,但看着包装应该是的。   “瓶子里是山楂酒,酒精浓度很低,是谢灵自己酿的。她说这酒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能喝,不存在喝醉或者伤身体的问题,让您放心喝。”   刘秋苗知道是谢灵送的年礼,本来就高兴得很。   听到徐锐后面的话,她笑的更加和蔼,灵灵这孩子真有心了,这礼物送的周到,肯定是专门问过儿子后准备的东西。   至于谢灵自己酿的山楂酒,到底好不好喝,没人在意这个问题。只知道,这是谢灵的一番心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锐就把山楂酒打开。   顿时,一股清香铺满整个饭桌。   徐长喜禁不住先倒了一碗,喝了一口,酸酸的。虽然没有烈酒的甘醇,酒精的味道只是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但也不影响徐长喜对它的喜爱。   看老头子喝了一口又迫不及待给自己倒上的样子,刘秋苗也有些好奇,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怕辣,刘秋苗到底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感觉有些酸,有些细腻。她不知怎么描述,总之好喝的很。   “灵灵真是个手巧的,这酒真是好喝极了,也不知她怎么做的。我以前也做过山楂酒,可没有这么好喝呀!”   不光谢家沟有山楂树,南理这边也有不少山楂。   那山楂酸的很,大家不愿意吃,泡着喝水也有些酸。   有条件的人家就会拿它做山楂酒。这几年,徐家的日子过得不错。   徐长喜又是个爱喝酒的,刘秋苗也做一些山楂酒,味道不难喝。   却也没有谢灵做得这么香。   徐锐听着他娘的赞叹声,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心情好得很。   不过,见老头子一碗一碗的喝着,饭也顾不上吃,刘秋苗就有些不乐意了。   老头子喝的太快了,就算不给儿子留,怎么也得给孙子留点。   于是,冲徐锐说道:“去叫你两个侄子过来吃饭,让他们也尝尝,灵灵这山楂酒浓度不高,小孩子喝着也好。”   这一叫,不仅两个孙子来了,三个儿子儿媳妇也跟在徐锐身后。   大儿媳王英拿着一盆炖土豆,二儿媳妇陈男拿着几张馅饼,三儿媳妇刘晓云大着肚子,手里没拿东西。   不过,徐文手里却是端着一人炒干菇。老大徐解放抱着小儿子。   刘秋苗就是想叫两个孙子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口子都来了。   “你这大着肚子咋还来呢,徐文也是,不扶着你,净让你自己走。”刘晓云怀孕五个多月,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刘晓云体型偏瘦,配着鼓囊囊的肚子,刘秋苗看着有些不忍。   虽说肚里是她的孙子,可说句实话,这孩子也太会吸营养了,刘晓云自从怀孕后,吃得多喝得多,结果自己没胖,反而瘦了不少,再看她的肚子,五个多月,都有别人六个月大小了,一看就是孩子吸走了。 第55章 徐家事   刘晓云听到婆婆的话, 笑的爽朗, “我身体好,有一会儿路哪会累。”这孩子虽说能吃,但是真不闹腾她娘。   刘晓云看着瘦了, 但身体却是有精神的。   一旁, 几人把菜放在桌子上。   只叫了孙子, 但儿子儿媳能来, 刘秋苗还是非常高兴的。   “今天,本来是想让我俩孙子尝尝这山楂酒,没想到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人喝一点。”刘秋苗一边说着,拿起瓶子, 顺带瞅了徐长喜一眼, 这老头子真能喝, 一会小半瓶都没了。   “山楂酒?娘你酿的时候应该叫我,我帮您一起。”王英接过刘秋苗的瓶子, 准备给众人倒。   一旁, 刘晓云碰碰丈夫的胳膊, 给他使眼色。   正在傻乐的徐文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说道:“大嫂, 我来给大家倒,你快坐着吧!”   刘秋苗点点头:“对着嘞,让文子倒,英子你快坐下。”   徐文笑着给众人倒上,刘秋苗在一旁看着她们喝。   等她们喝完, 忙问道:“你们觉得味道怎么样?”   “好喝。”   “好喝。”      大家点点头,味道真是不错。不过,这不是他娘酿的吧?众人心里纳闷。   “这是灵灵给我们老俩送的年礼,这山楂酒是她自己酿的嘞!”看到众人眼里的赞叹,刘秋苗笑着说道。   灵灵?众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亲兄弟定亲,他们几个当然高兴。但也不会特意关注弟妹的情况。   倒是王英和刘晓云俩人先想起来。   四弟定亲的对象不就叫谢灵吗?   这姑娘趁现在不忙就送来年礼,再一想刚才那个味道。   两人心中有数,这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巧。   虽然她们分家了,但妯娌之间总要相处。有一个聪明的弟妹总比那些个蠢笨的。   一旁,可口的山楂酒,陈男喝着却是没滋没味。   本来,徐家几个儿媳里,她最不得刘秋苗喜欢。本想着弟妹来了也得适应好长时间,就像她刚嫁过来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那段期间,婆婆也没有多喜欢她。   可这未过门的弟妹,还没进门呢,就讨了婆婆喜欢。   陈男自怜自艾,可她也不想想,她未过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给未来婆婆带点东西。   反而是徐解军天天帮陈家上工,那会儿陈家人不用说送吃的,连个谢都没有。   陈男嫁进徐家,自以为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可是哪家长辈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媳妇,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活像婆家苛待她似的。   刘秋苗婆婆去的早,嫁到徐家没有受过刁难,公公是个脾气好的,丈夫看着倔,也是疼老婆的。   刘秋苗自己没吃过啥苦,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对媳妇也十分宽容。   陈男嫁进徐家,虽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也没有过多苛待。加上陈男没有坏心,在徐家可比重男轻女的娘家舒服多了。   在场众人可不管陈男的想法,只乐呵呵的吃着菜,喝几口山楂酒,心里美滋滋的。   “奶,这个好好喝啊!我还要一碗。”徐磊大口大口喝完,继续冲刘秋苗要山楂酒。   一边的徐周看看空了的碗,脸红红的,同样用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秋苗。   刘秋苗乐的不行,刚要给两个乖孙子倒,结果插进一个声音:“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多喝,周周快别喝了,当心喝坏肚子。”   声音在一群言笑晏晏的人中间,有些别样的尖锐。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徐解军暗道一声糟糕,这媳妇咋回事!这几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这又闹什么脾气。她也不想想,那酒要是真对小孩儿不好,他娘能让两个孙子喝吗?要知道,他娘平时最疼两个孩子了。   此时,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刘秋苗冷下脸。   几个兄弟有些莫名其妙,王英和刘晓云却是瞬间明白二弟妹/二婶感的毛病犯了,又心歪了。   在尴尬的气氛中,冷漠低沉的声音响起:“谢灵酿的是一种低度果酒,她加了白糖,还保留山楂的天然果香,无论大人孩子都可以食用,可以健脾开胃。”   在徐家,徐锐从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   他不喜欢任何诋毁谢灵的话,陈男说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他还是准备解释一下。   陈男的脸瞬间爆红,眼眶湿润,流出眼泪。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样,陈男永远是敢说不敢当。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胆小。   刘秋苗觉得自己遇到克星了,哭是她的绝招,可让陈男这么一哭,她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哭能这么用啊。   好好的一场聚餐,被陈男给弄得不上不下,草草收场。   回到自己屋里的陈男则哇哇哭了一场,这点徐周可以作证。因为徐解军没理自己媳妇,陈男只能拽着儿子哭。   娘俩屋里流泪,门外,徐解军蹲着身子抽着叶子烟。   徐解军有时也很累,听着媳妇的哭声累,想着儿子越发敏感内向的性子累。   突然,他忍不住了,走进屋里把茫然失措的儿子抱起来,不理会陈男的哭喊,抱着儿子往他娘的屋子里走。   “儿子,害怕不。”   “我,不害怕。”   “跟爹说实话,爹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徐周低低的抽噎:“我害怕的,爹,我害怕。”   徐解军拍拍儿子的背,轻声安抚:“不怕,不怕,爹带你去你奶那儿,今晚周周跟奶睡,好不好?”   “好。”   把儿子送到他娘屋里,刘秋苗啥也没说,接过孙子。   “你快走吧,把周周搁这儿,我跟我孙子睡。”   也不看她儿子,只把孙子揽在怀里哄着。   徐周依赖的靠在刘秋苗身上,徐解军看着顿时放下心。随即,听他娘这么说,顿时无奈一笑。   “周周到您老俩这儿,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陈男还在小声哭着。   徐解军没说话,只把炕衬好,把被子弄好,揽过陈男,把她塞进被里,说着:“睡吧,今晚周周跟娘睡,咱夫妻俩睡。以后有啥委屈跟你男人哭诉,不要对着周周,周周还小,他听不懂。”   说这话时,徐解军眼里闪过浓浓的无奈。自己的选的媳妇,不能祸害其他人,只祸害他就够了。   至于周周,跟着他娘就好。 第56章 过年   刘秋苗搂着自己的乖孙子睡觉, 也不好奇老二屋里的动静, 事实上徐家几个屋子都不好奇,因为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无非是陈男委屈流泪呗!   徐家就连最粗枝大叶的徐文都知道他二嫂是个心思细又爱哭的人。   第二天, 刘秋苗早早起来, 把她炸的菜丸子用油布包起来, 从柜里拿一包红糖, 放到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递给徐锐。   “一会儿骑着车,给灵灵送过去。还有,锐子啊, 你现在也放假不上班了, 趁过年之前, 多去谢家沟走走,看看灵灵, 她一个姑娘家的不容易, 家里有啥力气活需要干了, 你多帮帮她。”   锐子主动提起结婚,心里应该是喜欢人家姑娘的。   但他冷冰冰的, 又是个不会说话的。   刘秋苗心里怎么也放不下,瞅空就想说说他。   “你也别不知道说什么,前几天那宅基地不是批下来了吗。你就和灵灵说说这,那新房建成可是你俩住的。”   一旁,徐长喜突然插话:“你要的那地方有点偏, 而且面积有些大了。你是怎么想的。”   徐锐坦言说道:“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至于屋子,我准备多盖几间,我和谢灵的新房,两个闺女一间,以后的孩子一间。您和娘以后也可以住一住。”,这里的闺女指的是谢灵的两个外甥女,刘秋苗和徐长喜都知道。她们也不反对,既然儿子要娶人家,与之相应的就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而且,定亲那天,刘秋苗两人见过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被谢灵教的好,人长的俊俏不说,性子也大大方方。   真是谁教的像谁,想到这儿,刘秋苗瞬间想起了二儿媳,随即,心里一口气堵在那,上不上去,下也下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   徐长喜没想那么多,只沉思片刻,问道:“你手里的钱够用不?”   徐锐点点头道:“够的。”   徐长喜闻言也不多说,锐子有见识,又是个有主见的性子,他当爹的也不会干预他的决定。只是听到他那句让您和娘也去住住,心里到底熨贴。   接下来,三人不再说话。   吃过饭,徐锐就把刘秋苗准备的回礼给谢灵送过去。   谢灵送年礼送的比较早,一是因为谢家白事没过一年;二则是考虑到徐家儿媳妇多,亲戚也多,年礼肯定走的不少。作为未过门的媳妇,还是早一些低调一些好。   所以,在刘秋苗回完礼以后,其他人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年礼。   直到大年三十还有少数心大的人家没走完年礼呢!   这一天,谢家沟家家户户都在贴对联和年画。   对联年画不似以往的喜庆,以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已经过时,或者说是被限制了。包括吉庆有余、五谷丰登、招财进宝等的年画。   如今的对联变成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等和此类似的内容。   变化最多的还是年画,各家都要贴主/席像和造/反内容的年画。   当然这一切的热闹和改变不包括谢灵家。   白事前三年不贴对联不张年画,谢灵家也是如此。   她起了个大早,坐上锅开始炸土豆块,炸豆腐块。至于肉丸子和菜丸子在几天前就炸好了。   豆腐土豆肉丸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不管油再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总想让亲人吃点好的。   光年底炸东西,就要消耗家里一小半的油。其它人家如此,谢灵家也一样。   炸完豆腐和土豆,还剩一些油,谢灵干脆起好面条,炸了一墟片和面花,这些可以在明天来孩子的时候给她们抓上吃。   大年初一   谢灵和两个闺女早早起来。   谢灵还是一身藏蓝色的棉袄棉裤,黑色棉布鞋。   与之相比,秋阳秋月喜庆多了,两人棉袄是蓝色的,裤子却是枣红色的新裤子,棉布鞋上绣着精致粉嫩的小猪。   她们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谢灵分别给两人编了两个辫子,把红头绳系成蝴蝶结的形状,好看极了。   早晨,秋阳秋月对着桌上的小镜,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美滋滋的。   谢灵淘米的水让三人洗了脸,不知道是两个人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脸格外的细腻。   “小姨,我感觉我的脸好光滑啊!”秋月最爱美,摸摸自己的小脸,仰起头对正在给自己编辫子的谢灵说道。   谢灵噗嗤一声笑开,淘米水的效果哪有那么好,也就是这几个月两个闺女吃得好,早睡早起,没有黑天摸地的干活。   加上谢灵一直督促她们用皂荚洗手,用雪花膏擦脸。不能说两人像谢灵那样白,但也有光泽了,一看就是气色极好。   至于那淘米水,也是谢灵看过产地才敢用的。   这里的大米来自临县,湖县和长县条件差不多,都穷的很,农药化肥想打也打不起。   要不然,谢灵也没那么心大,就是在没有洗面奶也不会让自己和两个闺女用淘米水洗脸。   当然,谢灵面上不会反驳秋月的话,而是附和着说道:“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看着就喜庆。   秋月从不怀疑小姨说得,本来就觉得好看的她顿时觉得自己更美了。   于是,蹦蹦跳跳的牵着姐姐的手出去屋子,临走前对谢灵说着:“小姨你快点,我和姐姐去米饭好了没。”   说罢,想想白生生软乎乎的大米饭,顿时绷得更欢。   谢灵笑着摇摇头,继续给自己编辫子,刚来的时候,她极为不习惯编辫子。   几个月下来,看着看着,感觉还怪顺眼,就是显得人太年轻了。   不过,她本来就小,翻年才十九。突然,想起徐锐也才二十一,而他们今年就要结婚。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镜子里倒映出的女人笑的温柔。   早晨起来,谢灵先闷了白米饭,等谢灵收拾好自己,去了厨房已经有米饭的香味传来。   秋阳秋月专注的看着锅。   谢灵摸摸两人的头,说道:“小姨待会炒菜,你俩在这儿,刚洗白的小脸要被弄脏了。今天小姨烧火,你家去堂屋耍吧。”   秋阳秋月同时摇头,她们想陪小姨一起做,要不然小姨忙不过来的。   “去吧,这回炒菜很快的。肉丸菜丸、炸豆腐,炸土豆都是熟的,小姨一炒就好了。一会儿好了,小姨叫你们。”   秋阳秋月被谢灵接来四个月了,初来时的怯懦已经不见,眉眼间更多的是活泼和自信。   这段时间里,谢灵很疼爱她们,但却不会娇惯。   两个孩子褪去小心翼翼,还是一样的懂事。   谢灵感到欣慰,但还是摇头拒绝,让她们出去了。今天过年,两个小孩子玩的开心就好。   谢灵给两人讲清楚道理,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离开厨房。两人来到西屋,从小书箱里拿出积木。   只见一座房子的具体雏形已经显现,秋阳秋月分别把自己的小床和柜子放在各自的小屋里。把门拼好,就差屋顶了。   秋月兴冲冲地对一旁的秋阳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拼屋顶,然后把它按上。”   秋阳被她妹的奇特思维惊了一下,拼了屋顶她们还能看到房子里面的东西吗?   偏偏秋月继续开口了:“咱们拼了屋顶,继续把堂屋的茶几门槛拼好。”   秋阳:“小姨的屋子还没拼呢!”   闻言,秋月忙去木制的书箱里找小块积木,把一对小木块翻了个遍,都没找着床和柜子形状的木块。   她准备挠头,随即想起自己美美的小辫子,改抠手心,眼里带着疑惑,开口说道:“姐姐,没有啊,没有小姨的床,柜子,只有门,咱们已经拼上了。”   秋阳对此也非常疑惑,不过她不似秋月这么好奇,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床,干脆安静的拼起围栏来。   秋月想了一会儿也放弃了,等有时间了问问小姨吧!然后,放下这个问题,也开始和姐姐一起拼围栏。   就像谢灵说的那样,炒菜很简单,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就早晨这么一顿,肉丸子和菜丸子全没了。   但娘三儿却吃得心满意足,满嘴流油。豆腐是谢家沟姓李的一家磨的,因为查的严的问题,已经好久不磨,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大量磨豆腐。谢家沟的队员们拿着鸡蛋之类的东西去换。   谢灵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豆腐,但豆腐里面含有蛋白质,在物资稀缺的环境下,是非常好的营养品。   家里的鸡蛋都被娘三儿吃了,谢灵干脆拿钱换了一捆豆腐。   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大烩菜,她还调了个小葱拌豆腐,味道不错,抿在嘴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娘三儿都很喜欢。   三人吃得饱饱的,谢灵让两个闺女在堂屋慢走消食,她则是快速把碗洗了,要知道一会儿可是有人来家里的。   果不其然,等谢灵收拾好厨房,打开大门,就见好几个孩子等在门口。   “谢姨姨,过年好。”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冲谢灵拱拱手。   谢灵对几个孩子笑笑,然后说道:“快来家里坐坐啊!”   说着,带着孩子们来到堂屋。   堂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炸面片,炸面花。   当然,最引孩子注意的还是那满满一盘子的瓜子与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纸包着的糖果。   来的五个孩子里,唐婶李荷花家的有三个,其它两个是桂香嫂子家的栓子和根生。五人分成两堆,显然不是一路来的。但此时,五个孩子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视线粘在糖果上。   显然几个小孩子都是想吃的,不过四男一女,年纪不大,但很懂事,没有乱摸。   谢灵看出几个孩子眼里的渴望,她冲他们温柔一笑,温声道:“姨姨把东西摆在桌上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小皮猴们吃嘛!别跟姨姨客气,多抓一些。”   大年初一上午,本来就是这群孩子们的热闹时间。每家堂屋圆桌上的东西就是供来家里的小孩子拿的。   只不过,谢家盘子里的糖果有些多,让她们筹措了。   不过,小孩子最会看眼色,见谢灵冲他们笑的和善,又听到谢灵的话。   眼睛一亮,然后伸手从桌上拿糖果和瓜子,放进自己衣裳的大兜里。   “炸面片和炸面花,小姨往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炸面花也有的是咸的,大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味道吃。”谢灵笑着站在一旁,提醒几人。   西屋里听到动静的秋阳秋月也出来,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叫出声,“哇,你们都来了。”   “对啊,小姨炸的面片和面花都特别好吃呢!”秋阳秋月想起那甜滋滋的味道,眯眯眼,一边抓起一个可爱的面花,一边对几个小伙伴说道。   屋子里,七个孩子说笑成一团,显得十分热闹。谢灵就在旁边笑着看几人闹。   孩子一般不会在一家停留太久,这不,没过多久,几个孩子就和谢灵告别。   “姨姨,我们要走了。”   大概觉得谢灵比较和善,走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告别。   谢灵叫住几人,把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几个孩子。   堂婶李荷花家的三个孩子,谢灵给了五分钱,栓子和根生给了三分钱。   这压岁钱不多不少,谢灵掐得正好。毕竟,谢灵给了别人,人家家长也会给秋阳秋月。   钱被红纸包着,几个孩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能接到红包,都高兴极了。向谢灵道声谢后,随即蹦蹦跳跳地离开谢家。而秋阳秋月也跟在她们后面。   “秋阳秋月,你们家里的糖果好多啊!”   “那当然了,这是小姨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其中,这个橙子味的最好吃了,这个黄色的糖纸也最好看。”   “啊,这个红色的也好看呢!”   “哇,咱们可以收集糖纸了。”      谢灵站在院里隐约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说话声。   一上午,谢灵家陆陆续续来了四拨人,第二波是谢家本家的孩子,比李荷花家的关系远,谢灵给他们包了三分钱的红包。   第三波是陈丫子的儿子闺女,志安和志乐,兄妹两个牵着手,来到谢灵家里。   规规矩矩的给谢灵行了晚辈礼,拜了年。   “谢姨姨,新年快乐,我和妹妹给您拜年啦。”   谢灵被两人这九十度鞠躬礼给吓了一跳,这种礼节一般都是小辈给家里老人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辈行的。   她立马扶起两人,说道:“你娘这够客气的,来小姨这儿还让你们讲究这个。”   显然,志安志乐好好的不会做这个,只会是陈姐嘱咐儿子闺女的。   “娘说,您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您起的。娘说,她不能来,所以让我们来好好感谢您。”说完,他才就着谢灵的手起来。   谢灵毫不避讳地让秋阳秋月跟志安志乐耍。   新猪场的事,虽然不是谢灵特意帮陈丫子的,但陈丫子确实因此受益。得了肉是次要,队里的大人不再对避讳志安志乐才是陈丫子最高兴的。   谢灵教陈丫子冰糖葫芦,又给她提供冰糖,让她有了来钱的路子。   给孩子起名字,一件一件的,可能对于谢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但对于陈家三口,却是让她们有了很大改变。   志安十岁还不算大,但他从小见得多,性子早熟。也隐约明白谢灵对他们的帮助。   说话的时候真心实意,谢灵把两个孩子扶起,没说什么,只摸摸他们的头。   让两个孩子抓了一把瓜子糖果,递过红包。   两个孩子刚走不久,第四波也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谢家。   谢云云穿着一身绿军装,梳着两个辫子,嘴角带笑,背着手,来到谢家堂屋,坐在堂屋板凳上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谢灵,你猜猜我今天来找你干嘛?”说话时,神采飞扬。   肯定是好事呗!想想谢云云的性子,试着猜测道:“穿了身绿军装,所以向我炫耀来了?”   谢云云:话说她有这么幼稚吗?   要是谢灵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有。   一看谢云云的神色就知道她没说对,再看看她始终背在后面的手,谢灵也懒得和她玩猜谜游戏。她神色慵懒坐在首位的椅子上,手扶着把手,不搭理她。   真是无趣的家伙。   谢云云心里腹诽一句,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眼睛里闪过喜悦,谢灵一定想不到自己来找她做啥。   “谢灵,我今天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说起原进宇她还是有些羞怯,脸红红的,“原进宇下个月结婚。”   谢灵:   她就那么愣在那里,她是谢灵,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她说了什么?   结婚?   上次小学开学的时候,两人见面还是不熟的样子,这会儿竟然结婚?一个生产队的,为啥她就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好半天,谢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说一句:“乡下人发啥请帖。”   闻言,谢云云笑的羞涩,“请高中同学,我都发了请帖。不过,同学也没几个,就你和王悦,刘小英。至于进宇那块,好像就一个男同学。”   谢灵:“额。”   看到这样的谢灵,谢云云越发得意,继续说道:“谢灵,没想到吧,我竟然比你早结婚。不知道你讲究个啥,咱乡下人还先定亲,看我一步到位,直接结婚。”谢云云拿谢灵说的话怼起谢灵。   谢灵这次真的是甘拜下风,这世界变化真快,看看谢云云神采飞扬的神色,咳嗽一声开口说道:“你们怎么好好的就结婚了?”这瞒地太严了,之前一丝风声也没听到。   “咳,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他要结婚了,祝福我们就对了。”谢云云仿佛想到什么,脸再次烧起来。   她不说,谢灵也不勉强,只是观察她片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放下心,说道:“祝贺你了,谢云云。不过,你大年初一上我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确定不是故意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最后一句话,谢灵没说,但她的表情显而易见就是这么个意思。   谢云云有些心虚,她确实是故意来的,不过她不承认,谢灵能说个啥子。   确实,她不承认,谢灵也不能说啥,只不过,说了一会儿,谢灵就想赶人了。因为,这人太幼稚了。   谢灵守在家里,等小孩子上门。那边,秋阳秋月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走街串巷,去别人家里装一兜瓜子,时不时的有一两个糖果,和谢家不能比,但两人也很高兴。   在徐家湾的时候,两人过年也会去亲戚家邻居家装瓜子,可是每次一出人家家门,徐家宝和徐小宝就强硬从两人的兜里抢过东西。   如果秋阳秋月不给,徐家宝就会向王娣来告状。然后,不仅兜里的东西存不住,还要讨一顿打。   而现在,没有奶,没有什么哥哥,也没有什么宝,只有欢乐自在的两人和小伙伴们。   一直到晚上,躺在炕上,秋阳秋月还在叽叽喳喳的回忆白天的欢乐。   秋阳:“别人家里都贴红红的对联了,咱们家就没贴。”   秋月:“好多哥哥姐姐拿着本子一直蹲在别人家门口写字呢!为什么啊?”   “应该是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哥哥姐姐们收集对联。”   秋阳:“哥哥姐姐们好勤快啊!大年初一就收集。”   因为,再晚点,大门上的对联可能就被顽皮的孩子撕掉了。谢灵心里这么想,说出口地却是:“是啊,以后秋阳秋月念书要勤快一点哦。”   秋月:“小姨,今天街上好多小伙伴呀!好多人我都觉得好陌生,之前就没见过。”   因为,好多女孩之前都被长辈拘在家里干活。今天过年,当然要把孩子放出来挣压岁钱呀!   谢灵认真听两个闺女说话,时不时地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一些不好的事,她没有跟两人说。   秋阳秋月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兜里的钱,连忙起身,把钱和红包掏出来交给谢灵。   “小姨,今天有几个奶奶给我和妹妹钱,都在这儿了。”   “两个红包,荷花奶奶给了一个,陈婶婶给了一个。桂香婶婶给了三分钱,几个叔奶奶也给了三分。”说到这儿,秋月挠挠头,想了想,“云云姨姨也给了我和姐姐一人一个红包。”   谢灵把人一一记在心里。   至于钱,谢灵没有拿,而是从炕上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东西。 第57章 手表   谢灵拿着两个木制的存钱罐递到两个闺女面前, 笑着开口:“这是徐叔叔给你们的新年礼物。以后, 你们可以把钱存到里面。这次的压岁钱不用给小姨,你们自己攒着。”   收到礼物,秋阳秋月高兴得很, 把自己的压岁钱放进存钱罐里, 然后抱在怀里。   谢灵叫她们这样, 有些好笑的说道:“放到窗台上明天再瞧, 现在先睡觉。”   秋阳秋月依依不舍的放下存钱罐,然后躺在炕上。谢灵给俩人盖好被子,熄灭煤油灯也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谢家没有亲戚,谢灵也没有去走亲戚。   只在初十的时候, 牵着两个闺女给谢爸谢妈上坟磕头。   下午又去了徐家湾。谢灵大姐谢静葬在罗家老坟,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来到罗家。   罗家这段日子过的不算好, 尤其是传出王娣来偷东西的消息后,罗家本就不好的人缘变得更差了。   谢灵到罗家的时候, 王娣来正在哄孙子。   “家宝乖, 奶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时候,谢灵一直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当时,她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行为上却是难以做到。   徐锐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安抚她的背,说道:“拿书的事过去了。你给徐叔的画,除了徐叔徐老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我嘱咐过徐叔,不让他说出去。至于以后,都有我在。”他希望谢灵是肆意的,开心的,而不是现在后怕的样子。   谢灵被他抱到怀里,也没有反抗,靠在他胸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徐锐,有你真好。”谢灵仰着头,注视着男人,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你真好,谢灵。徐锐心里默念,嘴上没说话。他的目光全被谢灵的脸、眼睛、嘴唇吸引住。   我想吻你了,谢灵。徐锐心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靠近怀里的女人。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交,呼吸环绕。   谢灵被男人有些凶悍火热的气息包围,不自觉的闭上眼。   “灵灵,睁开眼,看着我。”   此时的徐锐不复之前在谢灵面前的沉默,听话。   周身的气势变强,看向谢灵的目光灼热,充满掠夺的意味。   谢灵被他看的羞恼,听到他这话,不自觉的拍打他的胸膛,这男人真可恶,要亲就快亲,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谢灵变得迷迷糊糊,心里那么想着,行动上却截然相反,不自觉的睁眼,然后被男人眼里的灼热一刺,本能觉得危险,无意识的想要退开。   徐锐哪里会让她退,怀里人睁开了眼,他再也忍不住地吻上去。   唇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吻上那处柔软。   此时,徐锐已经不再青涩。   先是不停地在谢灵的唇上蠕动,克制着凶狠的力道,轻轻的研磨、舔舐。   谢灵睁着眼睛,像是被男人的热情吓到,或许是害羞,想要闭眼。   徐锐哪里愿意,只用手抚摸她的眼睛,喃喃自语:灵灵,不要闭眼。看着我。   谢灵张张嘴,想要回应,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   无意间,徐锐已经扣开她的的牙关,这种亲密刺激地徐锐更加失控。   随即,他再也克制不住。   谢灵坐在凳子上,看向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人。神情娇羞,从脸到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嘴唇又红又肿。   难以想象,这会是她自己。   偏偏,一旁两个闺女还问她:   “小姨,你嘴怎么啦?”   “看着好肿,小姨你疼不疼。”   两人说着,还想摸摸谢灵的嘴。   小姨·谢灵表示,她不疼只是麻。可是这话能说吗。   她避开两人伸过来的手,勉强对两个闺女笑笑,说道:“小姨被虫子咬了一下,就是有点肿,不怎么疼。”   “可是,小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真是不疼吗?”   谢灵:“真的不疼。”   这边,谢灵被两个闺女问住。   而罪魁祸首·徐锐则是心情愉悦的回到家。   徐家爹娘和几个兄弟虽然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而徐锐,房子还没盖好,他又是一人,所以先和徐长喜刘秋苗在一起吃饭。   此时,刘秋苗正在厨房里做三人的晚饭。   徐锐拎着几样东西进了厨房。   “娘,这是谢灵给的年礼。”   刘秋苗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去一看。   三包红豆糕,包装好,看着就不便宜。还有两盒烟,外加一瓶酒,不过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酒,但看着包装应该是的。   “瓶子里是山楂酒,酒精浓度很低,是谢灵自己酿的。她说这酒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能喝,不存在喝醉或者伤身体的问题,让您放心喝。”   刘秋苗知道是谢灵送的年礼,本来就高兴得很。   听到徐锐后面的话,她笑的更加和蔼,灵灵这孩子真有心了,这礼物送的周到,肯定是专门问过儿子后准备的东西。   至于谢灵自己酿的山楂酒,到底好不好喝,没人在意这个问题。只知道,这是谢灵的一番心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锐就把山楂酒打开。   顿时,一股清香铺满整个饭桌。   徐长喜禁不住先倒了一碗,喝了一口,酸酸的。虽然没有烈酒的甘醇,酒精的味道只是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但也不影响徐长喜对它的喜爱。   看老头子喝了一口又迫不及待给自己倒上的样子,刘秋苗也有些好奇,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怕辣,刘秋苗到底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感觉有些酸,有些细腻。她不知怎么描述,总之好喝的很。   “灵灵真是个手巧的,这酒真是好喝极了,也不知她怎么做的。我以前也做过山楂酒,可没有这么好喝呀!”   不光谢家沟有山楂树,南理这边也有不少山楂。   那山楂酸的很,大家不愿意吃,泡着喝水也有些酸。   有条件的人家就会拿它做山楂酒。这几年,徐家的日子过得不错。   徐长喜又是个爱喝酒的,刘秋苗也做一些山楂酒,味道不难喝。   却也没有谢灵做得这么香。   徐锐听着他娘的赞叹声,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心情好得很。   不过,见老头子一碗一碗的喝着,饭也顾不上吃,刘秋苗就有些不乐意了。   老头子喝的太快了,就算不给儿子留,怎么也得给孙子留点。   于是,冲徐锐说道:“去叫你两个侄子过来吃饭,让他们也尝尝,灵灵这山楂酒浓度不高,小孩子喝着也好。”   这一叫,不仅两个孙子来了,三个儿子儿媳妇也跟在徐锐身后。   大儿媳王英拿着一盆炖土豆,二儿媳妇陈男拿着几张馅饼,三儿媳妇刘晓云大着肚子,手里没拿东西。   不过,徐文手里却是端着一人炒干菇。老大徐解放抱着小儿子。   刘秋苗就是想叫两个孙子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口子都来了。   “你这大着肚子咋还来呢,徐文也是,不扶着你,净让你自己走。”刘晓云怀孕五个多月,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刘晓云体型偏瘦,配着鼓囊囊的肚子,刘秋苗看着有些不忍。   虽说肚里是她的孙子,可说句实话,这孩子也太会吸营养了,刘晓云自从怀孕后,吃得多喝得多,结果自己没胖,反而瘦了不少,再看她的肚子,五个多月,都有别人六个月大小了,一看就是孩子吸走了。 第55章 徐家事   刘晓云听到婆婆的话, 笑的爽朗, “我身体好,有一会儿路哪会累。”这孩子虽说能吃,但是真不闹腾她娘。   刘晓云看着瘦了, 但身体却是有精神的。   一旁, 几人把菜放在桌子上。   只叫了孙子, 但儿子儿媳能来, 刘秋苗还是非常高兴的。   “今天,本来是想让我俩孙子尝尝这山楂酒,没想到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人喝一点。”刘秋苗一边说着,拿起瓶子, 顺带瞅了徐长喜一眼, 这老头子真能喝, 一会小半瓶都没了。   “山楂酒?娘你酿的时候应该叫我,我帮您一起。”王英接过刘秋苗的瓶子, 准备给众人倒。   一旁, 刘晓云碰碰丈夫的胳膊, 给他使眼色。   正在傻乐的徐文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说道:“大嫂, 我来给大家倒,你快坐着吧!”   刘秋苗点点头:“对着嘞,让文子倒,英子你快坐下。”   徐文笑着给众人倒上,刘秋苗在一旁看着她们喝。   等她们喝完, 忙问道:“你们觉得味道怎么样?”   “好喝。”   “好喝。”      大家点点头,味道真是不错。不过,这不是他娘酿的吧?众人心里纳闷。   “这是灵灵给我们老俩送的年礼,这山楂酒是她自己酿的嘞!”看到众人眼里的赞叹,刘秋苗笑着说道。   灵灵?众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亲兄弟定亲,他们几个当然高兴。但也不会特意关注弟妹的情况。   倒是王英和刘晓云俩人先想起来。   四弟定亲的对象不就叫谢灵吗?   这姑娘趁现在不忙就送来年礼,再一想刚才那个味道。   两人心中有数,这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巧。   虽然她们分家了,但妯娌之间总要相处。有一个聪明的弟妹总比那些个蠢笨的。   一旁,可口的山楂酒,陈男喝着却是没滋没味。   本来,徐家几个儿媳里,她最不得刘秋苗喜欢。本想着弟妹来了也得适应好长时间,就像她刚嫁过来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那段期间,婆婆也没有多喜欢她。   可这未过门的弟妹,还没进门呢,就讨了婆婆喜欢。   陈男自怜自艾,可她也不想想,她未过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给未来婆婆带点东西。   反而是徐解军天天帮陈家上工,那会儿陈家人不用说送吃的,连个谢都没有。   陈男嫁进徐家,自以为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可是哪家长辈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媳妇,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活像婆家苛待她似的。   刘秋苗婆婆去的早,嫁到徐家没有受过刁难,公公是个脾气好的,丈夫看着倔,也是疼老婆的。   刘秋苗自己没吃过啥苦,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对媳妇也十分宽容。   陈男嫁进徐家,虽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也没有过多苛待。加上陈男没有坏心,在徐家可比重男轻女的娘家舒服多了。   在场众人可不管陈男的想法,只乐呵呵的吃着菜,喝几口山楂酒,心里美滋滋的。   “奶,这个好好喝啊!我还要一碗。”徐磊大口大口喝完,继续冲刘秋苗要山楂酒。   一边的徐周看看空了的碗,脸红红的,同样用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秋苗。   刘秋苗乐的不行,刚要给两个乖孙子倒,结果插进一个声音:“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多喝,周周快别喝了,当心喝坏肚子。”   声音在一群言笑晏晏的人中间,有些别样的尖锐。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徐解军暗道一声糟糕,这媳妇咋回事!这几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这又闹什么脾气。她也不想想,那酒要是真对小孩儿不好,他娘能让两个孙子喝吗?要知道,他娘平时最疼两个孩子了。   此时,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刘秋苗冷下脸。   几个兄弟有些莫名其妙,王英和刘晓云却是瞬间明白二弟妹/二婶感的毛病犯了,又心歪了。   在尴尬的气氛中,冷漠低沉的声音响起:“谢灵酿的是一种低度果酒,她加了白糖,还保留山楂的天然果香,无论大人孩子都可以食用,可以健脾开胃。”   在徐家,徐锐从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   他不喜欢任何诋毁谢灵的话,陈男说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他还是准备解释一下。   陈男的脸瞬间爆红,眼眶湿润,流出眼泪。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样,陈男永远是敢说不敢当。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胆小。   刘秋苗觉得自己遇到克星了,哭是她的绝招,可让陈男这么一哭,她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哭能这么用啊。   好好的一场聚餐,被陈男给弄得不上不下,草草收场。   回到自己屋里的陈男则哇哇哭了一场,这点徐周可以作证。因为徐解军没理自己媳妇,陈男只能拽着儿子哭。   娘俩屋里流泪,门外,徐解军蹲着身子抽着叶子烟。   徐解军有时也很累,听着媳妇的哭声累,想着儿子越发敏感内向的性子累。   突然,他忍不住了,走进屋里把茫然失措的儿子抱起来,不理会陈男的哭喊,抱着儿子往他娘的屋子里走。   “儿子,害怕不。”   “我,不害怕。”   “跟爹说实话,爹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徐周低低的抽噎:“我害怕的,爹,我害怕。”   徐解军拍拍儿子的背,轻声安抚:“不怕,不怕,爹带你去你奶那儿,今晚周周跟奶睡,好不好?”   “好。”   把儿子送到他娘屋里,刘秋苗啥也没说,接过孙子。   “你快走吧,把周周搁这儿,我跟我孙子睡。”   也不看她儿子,只把孙子揽在怀里哄着。   徐周依赖的靠在刘秋苗身上,徐解军看着顿时放下心。随即,听他娘这么说,顿时无奈一笑。   “周周到您老俩这儿,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陈男还在小声哭着。   徐解军没说话,只把炕衬好,把被子弄好,揽过陈男,把她塞进被里,说着:“睡吧,今晚周周跟娘睡,咱夫妻俩睡。以后有啥委屈跟你男人哭诉,不要对着周周,周周还小,他听不懂。”   说这话时,徐解军眼里闪过浓浓的无奈。自己的选的媳妇,不能祸害其他人,只祸害他就够了。   至于周周,跟着他娘就好。 第56章 过年   刘秋苗搂着自己的乖孙子睡觉, 也不好奇老二屋里的动静, 事实上徐家几个屋子都不好奇,因为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无非是陈男委屈流泪呗!   徐家就连最粗枝大叶的徐文都知道他二嫂是个心思细又爱哭的人。   第二天, 刘秋苗早早起来, 把她炸的菜丸子用油布包起来, 从柜里拿一包红糖, 放到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递给徐锐。   “一会儿骑着车,给灵灵送过去。还有,锐子啊, 你现在也放假不上班了, 趁过年之前, 多去谢家沟走走,看看灵灵, 她一个姑娘家的不容易, 家里有啥力气活需要干了, 你多帮帮她。”   锐子主动提起结婚,心里应该是喜欢人家姑娘的。   但他冷冰冰的, 又是个不会说话的。   刘秋苗心里怎么也放不下,瞅空就想说说他。   “你也别不知道说什么,前几天那宅基地不是批下来了吗。你就和灵灵说说这,那新房建成可是你俩住的。”   一旁,徐长喜突然插话:“你要的那地方有点偏, 而且面积有些大了。你是怎么想的。”   徐锐坦言说道:“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至于屋子,我准备多盖几间,我和谢灵的新房,两个闺女一间,以后的孩子一间。您和娘以后也可以住一住。”,这里的闺女指的是谢灵的两个外甥女,刘秋苗和徐长喜都知道。她们也不反对,既然儿子要娶人家,与之相应的就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而且,定亲那天,刘秋苗两人见过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被谢灵教的好,人长的俊俏不说,性子也大大方方。   真是谁教的像谁,想到这儿,刘秋苗瞬间想起了二儿媳,随即,心里一口气堵在那,上不上去,下也下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   徐长喜没想那么多,只沉思片刻,问道:“你手里的钱够用不?”   徐锐点点头道:“够的。”   徐长喜闻言也不多说,锐子有见识,又是个有主见的性子,他当爹的也不会干预他的决定。只是听到他那句让您和娘也去住住,心里到底熨贴。   接下来,三人不再说话。   吃过饭,徐锐就把刘秋苗准备的回礼给谢灵送过去。   谢灵送年礼送的比较早,一是因为谢家白事没过一年;二则是考虑到徐家儿媳妇多,亲戚也多,年礼肯定走的不少。作为未过门的媳妇,还是早一些低调一些好。   所以,在刘秋苗回完礼以后,其他人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年礼。   直到大年三十还有少数心大的人家没走完年礼呢!   这一天,谢家沟家家户户都在贴对联和年画。   对联年画不似以往的喜庆,以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已经过时,或者说是被限制了。包括吉庆有余、五谷丰登、招财进宝等的年画。   如今的对联变成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等和此类似的内容。   变化最多的还是年画,各家都要贴主/席像和造/反内容的年画。   当然这一切的热闹和改变不包括谢灵家。   白事前三年不贴对联不张年画,谢灵家也是如此。   她起了个大早,坐上锅开始炸土豆块,炸豆腐块。至于肉丸子和菜丸子在几天前就炸好了。   豆腐土豆肉丸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不管油再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总想让亲人吃点好的。   光年底炸东西,就要消耗家里一小半的油。其它人家如此,谢灵家也一样。   炸完豆腐和土豆,还剩一些油,谢灵干脆起好面条,炸了一墟片和面花,这些可以在明天来孩子的时候给她们抓上吃。   大年初一   谢灵和两个闺女早早起来。   谢灵还是一身藏蓝色的棉袄棉裤,黑色棉布鞋。   与之相比,秋阳秋月喜庆多了,两人棉袄是蓝色的,裤子却是枣红色的新裤子,棉布鞋上绣着精致粉嫩的小猪。   她们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谢灵分别给两人编了两个辫子,把红头绳系成蝴蝶结的形状,好看极了。   早晨,秋阳秋月对着桌上的小镜,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美滋滋的。   谢灵淘米的水让三人洗了脸,不知道是两个人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脸格外的细腻。   “小姨,我感觉我的脸好光滑啊!”秋月最爱美,摸摸自己的小脸,仰起头对正在给自己编辫子的谢灵说道。   谢灵噗嗤一声笑开,淘米水的效果哪有那么好,也就是这几个月两个闺女吃得好,早睡早起,没有黑天摸地的干活。   加上谢灵一直督促她们用皂荚洗手,用雪花膏擦脸。不能说两人像谢灵那样白,但也有光泽了,一看就是气色极好。   至于那淘米水,也是谢灵看过产地才敢用的。   这里的大米来自临县,湖县和长县条件差不多,都穷的很,农药化肥想打也打不起。   要不然,谢灵也没那么心大,就是在没有洗面奶也不会让自己和两个闺女用淘米水洗脸。   当然,谢灵面上不会反驳秋月的话,而是附和着说道:“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看着就喜庆。   秋月从不怀疑小姨说得,本来就觉得好看的她顿时觉得自己更美了。   于是,蹦蹦跳跳的牵着姐姐的手出去屋子,临走前对谢灵说着:“小姨你快点,我和姐姐去米饭好了没。”   说罢,想想白生生软乎乎的大米饭,顿时绷得更欢。   谢灵笑着摇摇头,继续给自己编辫子,刚来的时候,她极为不习惯编辫子。   几个月下来,看着看着,感觉还怪顺眼,就是显得人太年轻了。   不过,她本来就小,翻年才十九。突然,想起徐锐也才二十一,而他们今年就要结婚。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镜子里倒映出的女人笑的温柔。   早晨起来,谢灵先闷了白米饭,等谢灵收拾好自己,去了厨房已经有米饭的香味传来。   秋阳秋月专注的看着锅。   谢灵摸摸两人的头,说道:“小姨待会炒菜,你俩在这儿,刚洗白的小脸要被弄脏了。今天小姨烧火,你家去堂屋耍吧。”   秋阳秋月同时摇头,她们想陪小姨一起做,要不然小姨忙不过来的。   “去吧,这回炒菜很快的。肉丸菜丸、炸豆腐,炸土豆都是熟的,小姨一炒就好了。一会儿好了,小姨叫你们。”   秋阳秋月被谢灵接来四个月了,初来时的怯懦已经不见,眉眼间更多的是活泼和自信。   这段时间里,谢灵很疼爱她们,但却不会娇惯。   两个孩子褪去小心翼翼,还是一样的懂事。   谢灵感到欣慰,但还是摇头拒绝,让她们出去了。今天过年,两个小孩子玩的开心就好。   谢灵给两人讲清楚道理,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离开厨房。两人来到西屋,从小书箱里拿出积木。   只见一座房子的具体雏形已经显现,秋阳秋月分别把自己的小床和柜子放在各自的小屋里。把门拼好,就差屋顶了。   秋月兴冲冲地对一旁的秋阳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拼屋顶,然后把它按上。”   秋阳被她妹的奇特思维惊了一下,拼了屋顶她们还能看到房子里面的东西吗?   偏偏秋月继续开口了:“咱们拼了屋顶,继续把堂屋的茶几门槛拼好。”   秋阳:“小姨的屋子还没拼呢!”   闻言,秋月忙去木制的书箱里找小块积木,把一对小木块翻了个遍,都没找着床和柜子形状的木块。   她准备挠头,随即想起自己美美的小辫子,改抠手心,眼里带着疑惑,开口说道:“姐姐,没有啊,没有小姨的床,柜子,只有门,咱们已经拼上了。”   秋阳对此也非常疑惑,不过她不似秋月这么好奇,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床,干脆安静的拼起围栏来。   秋月想了一会儿也放弃了,等有时间了问问小姨吧!然后,放下这个问题,也开始和姐姐一起拼围栏。   就像谢灵说的那样,炒菜很简单,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就早晨这么一顿,肉丸子和菜丸子全没了。   但娘三儿却吃得心满意足,满嘴流油。豆腐是谢家沟姓李的一家磨的,因为查的严的问题,已经好久不磨,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大量磨豆腐。谢家沟的队员们拿着鸡蛋之类的东西去换。   谢灵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豆腐,但豆腐里面含有蛋白质,在物资稀缺的环境下,是非常好的营养品。   家里的鸡蛋都被娘三儿吃了,谢灵干脆拿钱换了一捆豆腐。   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大烩菜,她还调了个小葱拌豆腐,味道不错,抿在嘴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娘三儿都很喜欢。   三人吃得饱饱的,谢灵让两个闺女在堂屋慢走消食,她则是快速把碗洗了,要知道一会儿可是有人来家里的。   果不其然,等谢灵收拾好厨房,打开大门,就见好几个孩子等在门口。   “谢姨姨,过年好。”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冲谢灵拱拱手。   谢灵对几个孩子笑笑,然后说道:“快来家里坐坐啊!”   说着,带着孩子们来到堂屋。   堂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炸面片,炸面花。   当然,最引孩子注意的还是那满满一盘子的瓜子与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纸包着的糖果。   来的五个孩子里,唐婶李荷花家的有三个,其它两个是桂香嫂子家的栓子和根生。五人分成两堆,显然不是一路来的。但此时,五个孩子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视线粘在糖果上。   显然几个小孩子都是想吃的,不过四男一女,年纪不大,但很懂事,没有乱摸。   谢灵看出几个孩子眼里的渴望,她冲他们温柔一笑,温声道:“姨姨把东西摆在桌上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小皮猴们吃嘛!别跟姨姨客气,多抓一些。”   大年初一上午,本来就是这群孩子们的热闹时间。每家堂屋圆桌上的东西就是供来家里的小孩子拿的。   只不过,谢家盘子里的糖果有些多,让她们筹措了。   不过,小孩子最会看眼色,见谢灵冲他们笑的和善,又听到谢灵的话。   眼睛一亮,然后伸手从桌上拿糖果和瓜子,放进自己衣裳的大兜里。   “炸面片和炸面花,小姨往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炸面花也有的是咸的,大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味道吃。”谢灵笑着站在一旁,提醒几人。   西屋里听到动静的秋阳秋月也出来,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叫出声,“哇,你们都来了。”   “对啊,小姨炸的面片和面花都特别好吃呢!”秋阳秋月想起那甜滋滋的味道,眯眯眼,一边抓起一个可爱的面花,一边对几个小伙伴说道。   屋子里,七个孩子说笑成一团,显得十分热闹。谢灵就在旁边笑着看几人闹。   孩子一般不会在一家停留太久,这不,没过多久,几个孩子就和谢灵告别。   “姨姨,我们要走了。”   大概觉得谢灵比较和善,走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告别。   谢灵叫住几人,把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几个孩子。   堂婶李荷花家的三个孩子,谢灵给了五分钱,栓子和根生给了三分钱。   这压岁钱不多不少,谢灵掐得正好。毕竟,谢灵给了别人,人家家长也会给秋阳秋月。   钱被红纸包着,几个孩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能接到红包,都高兴极了。向谢灵道声谢后,随即蹦蹦跳跳地离开谢家。而秋阳秋月也跟在她们后面。   “秋阳秋月,你们家里的糖果好多啊!”   “那当然了,这是小姨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其中,这个橙子味的最好吃了,这个黄色的糖纸也最好看。”   “啊,这个红色的也好看呢!”   “哇,咱们可以收集糖纸了。”      谢灵站在院里隐约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说话声。   一上午,谢灵家陆陆续续来了四拨人,第二波是谢家本家的孩子,比李荷花家的关系远,谢灵给他们包了三分钱的红包。   第三波是陈丫子的儿子闺女,志安和志乐,兄妹两个牵着手,来到谢灵家里。   规规矩矩的给谢灵行了晚辈礼,拜了年。   “谢姨姨,新年快乐,我和妹妹给您拜年啦。”   谢灵被两人这九十度鞠躬礼给吓了一跳,这种礼节一般都是小辈给家里老人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辈行的。   她立马扶起两人,说道:“你娘这够客气的,来小姨这儿还让你们讲究这个。”   显然,志安志乐好好的不会做这个,只会是陈姐嘱咐儿子闺女的。   “娘说,您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您起的。娘说,她不能来,所以让我们来好好感谢您。”说完,他才就着谢灵的手起来。   谢灵毫不避讳地让秋阳秋月跟志安志乐耍。   新猪场的事,虽然不是谢灵特意帮陈丫子的,但陈丫子确实因此受益。得了肉是次要,队里的大人不再对避讳志安志乐才是陈丫子最高兴的。   谢灵教陈丫子冰糖葫芦,又给她提供冰糖,让她有了来钱的路子。   给孩子起名字,一件一件的,可能对于谢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但对于陈家三口,却是让她们有了很大改变。   志安十岁还不算大,但他从小见得多,性子早熟。也隐约明白谢灵对他们的帮助。   说话的时候真心实意,谢灵把两个孩子扶起,没说什么,只摸摸他们的头。   让两个孩子抓了一把瓜子糖果,递过红包。   两个孩子刚走不久,第四波也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谢家。   谢云云穿着一身绿军装,梳着两个辫子,嘴角带笑,背着手,来到谢家堂屋,坐在堂屋板凳上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谢灵,你猜猜我今天来找你干嘛?”说话时,神采飞扬。   肯定是好事呗!想想谢云云的性子,试着猜测道:“穿了身绿军装,所以向我炫耀来了?”   谢云云:话说她有这么幼稚吗?   要是谢灵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有。   一看谢云云的神色就知道她没说对,再看看她始终背在后面的手,谢灵也懒得和她玩猜谜游戏。她神色慵懒坐在首位的椅子上,手扶着把手,不搭理她。   真是无趣的家伙。   谢云云心里腹诽一句,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眼睛里闪过喜悦,谢灵一定想不到自己来找她做啥。   “谢灵,我今天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说起原进宇她还是有些羞怯,脸红红的,“原进宇下个月结婚。”   谢灵:   她就那么愣在那里,她是谢灵,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她说了什么?   结婚?   上次小学开学的时候,两人见面还是不熟的样子,这会儿竟然结婚?一个生产队的,为啥她就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好半天,谢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说一句:“乡下人发啥请帖。”   闻言,谢云云笑的羞涩,“请高中同学,我都发了请帖。不过,同学也没几个,就你和王悦,刘小英。至于进宇那块,好像就一个男同学。”   谢灵:“额。”   看到这样的谢灵,谢云云越发得意,继续说道:“谢灵,没想到吧,我竟然比你早结婚。不知道你讲究个啥,咱乡下人还先定亲,看我一步到位,直接结婚。”谢云云拿谢灵说的话怼起谢灵。   谢灵这次真的是甘拜下风,这世界变化真快,看看谢云云神采飞扬的神色,咳嗽一声开口说道:“你们怎么好好的就结婚了?”这瞒地太严了,之前一丝风声也没听到。   “咳,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他要结婚了,祝福我们就对了。”谢云云仿佛想到什么,脸再次烧起来。   她不说,谢灵也不勉强,只是观察她片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放下心,说道:“祝贺你了,谢云云。不过,你大年初一上我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确定不是故意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最后一句话,谢灵没说,但她的表情显而易见就是这么个意思。   谢云云有些心虚,她确实是故意来的,不过她不承认,谢灵能说个啥子。   确实,她不承认,谢灵也不能说啥,只不过,说了一会儿,谢灵就想赶人了。因为,这人太幼稚了。   谢灵守在家里,等小孩子上门。那边,秋阳秋月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走街串巷,去别人家里装一兜瓜子,时不时的有一两个糖果,和谢家不能比,但两人也很高兴。   在徐家湾的时候,两人过年也会去亲戚家邻居家装瓜子,可是每次一出人家家门,徐家宝和徐小宝就强硬从两人的兜里抢过东西。   如果秋阳秋月不给,徐家宝就会向王娣来告状。然后,不仅兜里的东西存不住,还要讨一顿打。   而现在,没有奶,没有什么哥哥,也没有什么宝,只有欢乐自在的两人和小伙伴们。   一直到晚上,躺在炕上,秋阳秋月还在叽叽喳喳的回忆白天的欢乐。   秋阳:“别人家里都贴红红的对联了,咱们家就没贴。”   秋月:“好多哥哥姐姐拿着本子一直蹲在别人家门口写字呢!为什么啊?”   “应该是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哥哥姐姐们收集对联。”   秋阳:“哥哥姐姐们好勤快啊!大年初一就收集。”   因为,再晚点,大门上的对联可能就被顽皮的孩子撕掉了。谢灵心里这么想,说出口地却是:“是啊,以后秋阳秋月念书要勤快一点哦。”   秋月:“小姨,今天街上好多小伙伴呀!好多人我都觉得好陌生,之前就没见过。”   因为,好多女孩之前都被长辈拘在家里干活。今天过年,当然要把孩子放出来挣压岁钱呀!   谢灵认真听两个闺女说话,时不时地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一些不好的事,她没有跟两人说。   秋阳秋月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兜里的钱,连忙起身,把钱和红包掏出来交给谢灵。   “小姨,今天有几个奶奶给我和妹妹钱,都在这儿了。”   “两个红包,荷花奶奶给了一个,陈婶婶给了一个。桂香婶婶给了三分钱,几个叔奶奶也给了三分。”说到这儿,秋月挠挠头,想了想,“云云姨姨也给了我和姐姐一人一个红包。”   谢灵把人一一记在心里。   至于钱,谢灵没有拿,而是从炕上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东西。 第57章 手表   谢灵拿着两个木制的存钱罐递到两个闺女面前, 笑着开口:“这是徐叔叔给你们的新年礼物。以后, 你们可以把钱存到里面。这次的压岁钱不用给小姨,你们自己攒着。”   收到礼物,秋阳秋月高兴得很, 把自己的压岁钱放进存钱罐里, 然后抱在怀里。   谢灵叫她们这样, 有些好笑的说道:“放到窗台上明天再瞧, 现在先睡觉。”   秋阳秋月依依不舍的放下存钱罐,然后躺在炕上。谢灵给俩人盖好被子,熄灭煤油灯也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谢家没有亲戚,谢灵也没有去走亲戚。   只在初十的时候, 牵着两个闺女给谢爸谢妈上坟磕头。   下午又去了徐家湾。谢灵大姐谢静葬在罗家老坟,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来到罗家。   罗家这段日子过的不算好, 尤其是传出王娣来偷东西的消息后,罗家本就不好的人缘变得更差了。   谢灵到罗家的时候, 王娣来正在哄孙子。   “家宝乖, 奶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时候,谢灵一直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当时,她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行为上却是难以做到。   徐锐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安抚她的背,说道:“拿书的事过去了。你给徐叔的画,除了徐叔徐老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我嘱咐过徐叔,不让他说出去。至于以后,都有我在。”他希望谢灵是肆意的,开心的,而不是现在后怕的样子。   谢灵被他抱到怀里,也没有反抗,靠在他胸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徐锐,有你真好。”谢灵仰着头,注视着男人,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你真好,谢灵。徐锐心里默念,嘴上没说话。他的目光全被谢灵的脸、眼睛、嘴唇吸引住。   我想吻你了,谢灵。徐锐心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靠近怀里的女人。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交,呼吸环绕。   谢灵被男人有些凶悍火热的气息包围,不自觉的闭上眼。   “灵灵,睁开眼,看着我。”   此时的徐锐不复之前在谢灵面前的沉默,听话。   周身的气势变强,看向谢灵的目光灼热,充满掠夺的意味。   谢灵被他看的羞恼,听到他这话,不自觉的拍打他的胸膛,这男人真可恶,要亲就快亲,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谢灵变得迷迷糊糊,心里那么想着,行动上却截然相反,不自觉的睁眼,然后被男人眼里的灼热一刺,本能觉得危险,无意识的想要退开。   徐锐哪里会让她退,怀里人睁开了眼,他再也忍不住地吻上去。   唇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吻上那处柔软。   此时,徐锐已经不再青涩。   先是不停地在谢灵的唇上蠕动,克制着凶狠的力道,轻轻的研磨、舔舐。   谢灵睁着眼睛,像是被男人的热情吓到,或许是害羞,想要闭眼。   徐锐哪里愿意,只用手抚摸她的眼睛,喃喃自语:灵灵,不要闭眼。看着我。   谢灵张张嘴,想要回应,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   无意间,徐锐已经扣开她的的牙关,这种亲密刺激地徐锐更加失控。   随即,他再也克制不住。   谢灵坐在凳子上,看向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人。神情娇羞,从脸到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嘴唇又红又肿。   难以想象,这会是她自己。   偏偏,一旁两个闺女还问她:   “小姨,你嘴怎么啦?”   “看着好肿,小姨你疼不疼。”   两人说着,还想摸摸谢灵的嘴。   小姨·谢灵表示,她不疼只是麻。可是这话能说吗。   她避开两人伸过来的手,勉强对两个闺女笑笑,说道:“小姨被虫子咬了一下,就是有点肿,不怎么疼。”   “可是,小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真是不疼吗?”   谢灵:“真的不疼。”   这边,谢灵被两个闺女问住。   而罪魁祸首·徐锐则是心情愉悦的回到家。   徐家爹娘和几个兄弟虽然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而徐锐,房子还没盖好,他又是一人,所以先和徐长喜刘秋苗在一起吃饭。   此时,刘秋苗正在厨房里做三人的晚饭。   徐锐拎着几样东西进了厨房。   “娘,这是谢灵给的年礼。”   刘秋苗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去一看。   三包红豆糕,包装好,看着就不便宜。还有两盒烟,外加一瓶酒,不过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酒,但看着包装应该是的。   “瓶子里是山楂酒,酒精浓度很低,是谢灵自己酿的。她说这酒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能喝,不存在喝醉或者伤身体的问题,让您放心喝。”   刘秋苗知道是谢灵送的年礼,本来就高兴得很。   听到徐锐后面的话,她笑的更加和蔼,灵灵这孩子真有心了,这礼物送的周到,肯定是专门问过儿子后准备的东西。   至于谢灵自己酿的山楂酒,到底好不好喝,没人在意这个问题。只知道,这是谢灵的一番心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锐就把山楂酒打开。   顿时,一股清香铺满整个饭桌。   徐长喜禁不住先倒了一碗,喝了一口,酸酸的。虽然没有烈酒的甘醇,酒精的味道只是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但也不影响徐长喜对它的喜爱。   看老头子喝了一口又迫不及待给自己倒上的样子,刘秋苗也有些好奇,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怕辣,刘秋苗到底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感觉有些酸,有些细腻。她不知怎么描述,总之好喝的很。   “灵灵真是个手巧的,这酒真是好喝极了,也不知她怎么做的。我以前也做过山楂酒,可没有这么好喝呀!”   不光谢家沟有山楂树,南理这边也有不少山楂。   那山楂酸的很,大家不愿意吃,泡着喝水也有些酸。   有条件的人家就会拿它做山楂酒。这几年,徐家的日子过得不错。   徐长喜又是个爱喝酒的,刘秋苗也做一些山楂酒,味道不难喝。   却也没有谢灵做得这么香。   徐锐听着他娘的赞叹声,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心情好得很。   不过,见老头子一碗一碗的喝着,饭也顾不上吃,刘秋苗就有些不乐意了。   老头子喝的太快了,就算不给儿子留,怎么也得给孙子留点。   于是,冲徐锐说道:“去叫你两个侄子过来吃饭,让他们也尝尝,灵灵这山楂酒浓度不高,小孩子喝着也好。”   这一叫,不仅两个孙子来了,三个儿子儿媳妇也跟在徐锐身后。   大儿媳王英拿着一盆炖土豆,二儿媳妇陈男拿着几张馅饼,三儿媳妇刘晓云大着肚子,手里没拿东西。   不过,徐文手里却是端着一人炒干菇。老大徐解放抱着小儿子。   刘秋苗就是想叫两个孙子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口子都来了。   “你这大着肚子咋还来呢,徐文也是,不扶着你,净让你自己走。”刘晓云怀孕五个多月,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刘晓云体型偏瘦,配着鼓囊囊的肚子,刘秋苗看着有些不忍。   虽说肚里是她的孙子,可说句实话,这孩子也太会吸营养了,刘晓云自从怀孕后,吃得多喝得多,结果自己没胖,反而瘦了不少,再看她的肚子,五个多月,都有别人六个月大小了,一看就是孩子吸走了。 第55章 徐家事   刘晓云听到婆婆的话, 笑的爽朗, “我身体好,有一会儿路哪会累。”这孩子虽说能吃,但是真不闹腾她娘。   刘晓云看着瘦了, 但身体却是有精神的。   一旁, 几人把菜放在桌子上。   只叫了孙子, 但儿子儿媳能来, 刘秋苗还是非常高兴的。   “今天,本来是想让我俩孙子尝尝这山楂酒,没想到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人喝一点。”刘秋苗一边说着,拿起瓶子, 顺带瞅了徐长喜一眼, 这老头子真能喝, 一会小半瓶都没了。   “山楂酒?娘你酿的时候应该叫我,我帮您一起。”王英接过刘秋苗的瓶子, 准备给众人倒。   一旁, 刘晓云碰碰丈夫的胳膊, 给他使眼色。   正在傻乐的徐文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说道:“大嫂, 我来给大家倒,你快坐着吧!”   刘秋苗点点头:“对着嘞,让文子倒,英子你快坐下。”   徐文笑着给众人倒上,刘秋苗在一旁看着她们喝。   等她们喝完, 忙问道:“你们觉得味道怎么样?”   “好喝。”   “好喝。”      大家点点头,味道真是不错。不过,这不是他娘酿的吧?众人心里纳闷。   “这是灵灵给我们老俩送的年礼,这山楂酒是她自己酿的嘞!”看到众人眼里的赞叹,刘秋苗笑着说道。   灵灵?众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亲兄弟定亲,他们几个当然高兴。但也不会特意关注弟妹的情况。   倒是王英和刘晓云俩人先想起来。   四弟定亲的对象不就叫谢灵吗?   这姑娘趁现在不忙就送来年礼,再一想刚才那个味道。   两人心中有数,这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巧。   虽然她们分家了,但妯娌之间总要相处。有一个聪明的弟妹总比那些个蠢笨的。   一旁,可口的山楂酒,陈男喝着却是没滋没味。   本来,徐家几个儿媳里,她最不得刘秋苗喜欢。本想着弟妹来了也得适应好长时间,就像她刚嫁过来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那段期间,婆婆也没有多喜欢她。   可这未过门的弟妹,还没进门呢,就讨了婆婆喜欢。   陈男自怜自艾,可她也不想想,她未过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给未来婆婆带点东西。   反而是徐解军天天帮陈家上工,那会儿陈家人不用说送吃的,连个谢都没有。   陈男嫁进徐家,自以为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可是哪家长辈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媳妇,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活像婆家苛待她似的。   刘秋苗婆婆去的早,嫁到徐家没有受过刁难,公公是个脾气好的,丈夫看着倔,也是疼老婆的。   刘秋苗自己没吃过啥苦,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对媳妇也十分宽容。   陈男嫁进徐家,虽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也没有过多苛待。加上陈男没有坏心,在徐家可比重男轻女的娘家舒服多了。   在场众人可不管陈男的想法,只乐呵呵的吃着菜,喝几口山楂酒,心里美滋滋的。   “奶,这个好好喝啊!我还要一碗。”徐磊大口大口喝完,继续冲刘秋苗要山楂酒。   一边的徐周看看空了的碗,脸红红的,同样用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秋苗。   刘秋苗乐的不行,刚要给两个乖孙子倒,结果插进一个声音:“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多喝,周周快别喝了,当心喝坏肚子。”   声音在一群言笑晏晏的人中间,有些别样的尖锐。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徐解军暗道一声糟糕,这媳妇咋回事!这几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这又闹什么脾气。她也不想想,那酒要是真对小孩儿不好,他娘能让两个孙子喝吗?要知道,他娘平时最疼两个孩子了。   此时,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刘秋苗冷下脸。   几个兄弟有些莫名其妙,王英和刘晓云却是瞬间明白二弟妹/二婶感的毛病犯了,又心歪了。   在尴尬的气氛中,冷漠低沉的声音响起:“谢灵酿的是一种低度果酒,她加了白糖,还保留山楂的天然果香,无论大人孩子都可以食用,可以健脾开胃。”   在徐家,徐锐从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   他不喜欢任何诋毁谢灵的话,陈男说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他还是准备解释一下。   陈男的脸瞬间爆红,眼眶湿润,流出眼泪。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样,陈男永远是敢说不敢当。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胆小。   刘秋苗觉得自己遇到克星了,哭是她的绝招,可让陈男这么一哭,她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哭能这么用啊。   好好的一场聚餐,被陈男给弄得不上不下,草草收场。   回到自己屋里的陈男则哇哇哭了一场,这点徐周可以作证。因为徐解军没理自己媳妇,陈男只能拽着儿子哭。   娘俩屋里流泪,门外,徐解军蹲着身子抽着叶子烟。   徐解军有时也很累,听着媳妇的哭声累,想着儿子越发敏感内向的性子累。   突然,他忍不住了,走进屋里把茫然失措的儿子抱起来,不理会陈男的哭喊,抱着儿子往他娘的屋子里走。   “儿子,害怕不。”   “我,不害怕。”   “跟爹说实话,爹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徐周低低的抽噎:“我害怕的,爹,我害怕。”   徐解军拍拍儿子的背,轻声安抚:“不怕,不怕,爹带你去你奶那儿,今晚周周跟奶睡,好不好?”   “好。”   把儿子送到他娘屋里,刘秋苗啥也没说,接过孙子。   “你快走吧,把周周搁这儿,我跟我孙子睡。”   也不看她儿子,只把孙子揽在怀里哄着。   徐周依赖的靠在刘秋苗身上,徐解军看着顿时放下心。随即,听他娘这么说,顿时无奈一笑。   “周周到您老俩这儿,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陈男还在小声哭着。   徐解军没说话,只把炕衬好,把被子弄好,揽过陈男,把她塞进被里,说着:“睡吧,今晚周周跟娘睡,咱夫妻俩睡。以后有啥委屈跟你男人哭诉,不要对着周周,周周还小,他听不懂。”   说这话时,徐解军眼里闪过浓浓的无奈。自己的选的媳妇,不能祸害其他人,只祸害他就够了。   至于周周,跟着他娘就好。 第56章 过年   刘秋苗搂着自己的乖孙子睡觉, 也不好奇老二屋里的动静, 事实上徐家几个屋子都不好奇,因为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无非是陈男委屈流泪呗!   徐家就连最粗枝大叶的徐文都知道他二嫂是个心思细又爱哭的人。   第二天, 刘秋苗早早起来, 把她炸的菜丸子用油布包起来, 从柜里拿一包红糖, 放到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递给徐锐。   “一会儿骑着车,给灵灵送过去。还有,锐子啊, 你现在也放假不上班了, 趁过年之前, 多去谢家沟走走,看看灵灵, 她一个姑娘家的不容易, 家里有啥力气活需要干了, 你多帮帮她。”   锐子主动提起结婚,心里应该是喜欢人家姑娘的。   但他冷冰冰的, 又是个不会说话的。   刘秋苗心里怎么也放不下,瞅空就想说说他。   “你也别不知道说什么,前几天那宅基地不是批下来了吗。你就和灵灵说说这,那新房建成可是你俩住的。”   一旁,徐长喜突然插话:“你要的那地方有点偏, 而且面积有些大了。你是怎么想的。”   徐锐坦言说道:“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至于屋子,我准备多盖几间,我和谢灵的新房,两个闺女一间,以后的孩子一间。您和娘以后也可以住一住。”,这里的闺女指的是谢灵的两个外甥女,刘秋苗和徐长喜都知道。她们也不反对,既然儿子要娶人家,与之相应的就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而且,定亲那天,刘秋苗两人见过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被谢灵教的好,人长的俊俏不说,性子也大大方方。   真是谁教的像谁,想到这儿,刘秋苗瞬间想起了二儿媳,随即,心里一口气堵在那,上不上去,下也下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   徐长喜没想那么多,只沉思片刻,问道:“你手里的钱够用不?”   徐锐点点头道:“够的。”   徐长喜闻言也不多说,锐子有见识,又是个有主见的性子,他当爹的也不会干预他的决定。只是听到他那句让您和娘也去住住,心里到底熨贴。   接下来,三人不再说话。   吃过饭,徐锐就把刘秋苗准备的回礼给谢灵送过去。   谢灵送年礼送的比较早,一是因为谢家白事没过一年;二则是考虑到徐家儿媳妇多,亲戚也多,年礼肯定走的不少。作为未过门的媳妇,还是早一些低调一些好。   所以,在刘秋苗回完礼以后,其他人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年礼。   直到大年三十还有少数心大的人家没走完年礼呢!   这一天,谢家沟家家户户都在贴对联和年画。   对联年画不似以往的喜庆,以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已经过时,或者说是被限制了。包括吉庆有余、五谷丰登、招财进宝等的年画。   如今的对联变成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等和此类似的内容。   变化最多的还是年画,各家都要贴主/席像和造/反内容的年画。   当然这一切的热闹和改变不包括谢灵家。   白事前三年不贴对联不张年画,谢灵家也是如此。   她起了个大早,坐上锅开始炸土豆块,炸豆腐块。至于肉丸子和菜丸子在几天前就炸好了。   豆腐土豆肉丸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不管油再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总想让亲人吃点好的。   光年底炸东西,就要消耗家里一小半的油。其它人家如此,谢灵家也一样。   炸完豆腐和土豆,还剩一些油,谢灵干脆起好面条,炸了一墟片和面花,这些可以在明天来孩子的时候给她们抓上吃。   大年初一   谢灵和两个闺女早早起来。   谢灵还是一身藏蓝色的棉袄棉裤,黑色棉布鞋。   与之相比,秋阳秋月喜庆多了,两人棉袄是蓝色的,裤子却是枣红色的新裤子,棉布鞋上绣着精致粉嫩的小猪。   她们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谢灵分别给两人编了两个辫子,把红头绳系成蝴蝶结的形状,好看极了。   早晨,秋阳秋月对着桌上的小镜,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美滋滋的。   谢灵淘米的水让三人洗了脸,不知道是两个人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脸格外的细腻。   “小姨,我感觉我的脸好光滑啊!”秋月最爱美,摸摸自己的小脸,仰起头对正在给自己编辫子的谢灵说道。   谢灵噗嗤一声笑开,淘米水的效果哪有那么好,也就是这几个月两个闺女吃得好,早睡早起,没有黑天摸地的干活。   加上谢灵一直督促她们用皂荚洗手,用雪花膏擦脸。不能说两人像谢灵那样白,但也有光泽了,一看就是气色极好。   至于那淘米水,也是谢灵看过产地才敢用的。   这里的大米来自临县,湖县和长县条件差不多,都穷的很,农药化肥想打也打不起。   要不然,谢灵也没那么心大,就是在没有洗面奶也不会让自己和两个闺女用淘米水洗脸。   当然,谢灵面上不会反驳秋月的话,而是附和着说道:“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看着就喜庆。   秋月从不怀疑小姨说得,本来就觉得好看的她顿时觉得自己更美了。   于是,蹦蹦跳跳的牵着姐姐的手出去屋子,临走前对谢灵说着:“小姨你快点,我和姐姐去米饭好了没。”   说罢,想想白生生软乎乎的大米饭,顿时绷得更欢。   谢灵笑着摇摇头,继续给自己编辫子,刚来的时候,她极为不习惯编辫子。   几个月下来,看着看着,感觉还怪顺眼,就是显得人太年轻了。   不过,她本来就小,翻年才十九。突然,想起徐锐也才二十一,而他们今年就要结婚。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镜子里倒映出的女人笑的温柔。   早晨起来,谢灵先闷了白米饭,等谢灵收拾好自己,去了厨房已经有米饭的香味传来。   秋阳秋月专注的看着锅。   谢灵摸摸两人的头,说道:“小姨待会炒菜,你俩在这儿,刚洗白的小脸要被弄脏了。今天小姨烧火,你家去堂屋耍吧。”   秋阳秋月同时摇头,她们想陪小姨一起做,要不然小姨忙不过来的。   “去吧,这回炒菜很快的。肉丸菜丸、炸豆腐,炸土豆都是熟的,小姨一炒就好了。一会儿好了,小姨叫你们。”   秋阳秋月被谢灵接来四个月了,初来时的怯懦已经不见,眉眼间更多的是活泼和自信。   这段时间里,谢灵很疼爱她们,但却不会娇惯。   两个孩子褪去小心翼翼,还是一样的懂事。   谢灵感到欣慰,但还是摇头拒绝,让她们出去了。今天过年,两个小孩子玩的开心就好。   谢灵给两人讲清楚道理,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离开厨房。两人来到西屋,从小书箱里拿出积木。   只见一座房子的具体雏形已经显现,秋阳秋月分别把自己的小床和柜子放在各自的小屋里。把门拼好,就差屋顶了。   秋月兴冲冲地对一旁的秋阳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拼屋顶,然后把它按上。”   秋阳被她妹的奇特思维惊了一下,拼了屋顶她们还能看到房子里面的东西吗?   偏偏秋月继续开口了:“咱们拼了屋顶,继续把堂屋的茶几门槛拼好。”   秋阳:“小姨的屋子还没拼呢!”   闻言,秋月忙去木制的书箱里找小块积木,把一对小木块翻了个遍,都没找着床和柜子形状的木块。   她准备挠头,随即想起自己美美的小辫子,改抠手心,眼里带着疑惑,开口说道:“姐姐,没有啊,没有小姨的床,柜子,只有门,咱们已经拼上了。”   秋阳对此也非常疑惑,不过她不似秋月这么好奇,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床,干脆安静的拼起围栏来。   秋月想了一会儿也放弃了,等有时间了问问小姨吧!然后,放下这个问题,也开始和姐姐一起拼围栏。   就像谢灵说的那样,炒菜很简单,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就早晨这么一顿,肉丸子和菜丸子全没了。   但娘三儿却吃得心满意足,满嘴流油。豆腐是谢家沟姓李的一家磨的,因为查的严的问题,已经好久不磨,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大量磨豆腐。谢家沟的队员们拿着鸡蛋之类的东西去换。   谢灵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豆腐,但豆腐里面含有蛋白质,在物资稀缺的环境下,是非常好的营养品。   家里的鸡蛋都被娘三儿吃了,谢灵干脆拿钱换了一捆豆腐。   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大烩菜,她还调了个小葱拌豆腐,味道不错,抿在嘴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娘三儿都很喜欢。   三人吃得饱饱的,谢灵让两个闺女在堂屋慢走消食,她则是快速把碗洗了,要知道一会儿可是有人来家里的。   果不其然,等谢灵收拾好厨房,打开大门,就见好几个孩子等在门口。   “谢姨姨,过年好。”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冲谢灵拱拱手。   谢灵对几个孩子笑笑,然后说道:“快来家里坐坐啊!”   说着,带着孩子们来到堂屋。   堂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炸面片,炸面花。   当然,最引孩子注意的还是那满满一盘子的瓜子与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纸包着的糖果。   来的五个孩子里,唐婶李荷花家的有三个,其它两个是桂香嫂子家的栓子和根生。五人分成两堆,显然不是一路来的。但此时,五个孩子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视线粘在糖果上。   显然几个小孩子都是想吃的,不过四男一女,年纪不大,但很懂事,没有乱摸。   谢灵看出几个孩子眼里的渴望,她冲他们温柔一笑,温声道:“姨姨把东西摆在桌上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小皮猴们吃嘛!别跟姨姨客气,多抓一些。”   大年初一上午,本来就是这群孩子们的热闹时间。每家堂屋圆桌上的东西就是供来家里的小孩子拿的。   只不过,谢家盘子里的糖果有些多,让她们筹措了。   不过,小孩子最会看眼色,见谢灵冲他们笑的和善,又听到谢灵的话。   眼睛一亮,然后伸手从桌上拿糖果和瓜子,放进自己衣裳的大兜里。   “炸面片和炸面花,小姨往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炸面花也有的是咸的,大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味道吃。”谢灵笑着站在一旁,提醒几人。   西屋里听到动静的秋阳秋月也出来,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叫出声,“哇,你们都来了。”   “对啊,小姨炸的面片和面花都特别好吃呢!”秋阳秋月想起那甜滋滋的味道,眯眯眼,一边抓起一个可爱的面花,一边对几个小伙伴说道。   屋子里,七个孩子说笑成一团,显得十分热闹。谢灵就在旁边笑着看几人闹。   孩子一般不会在一家停留太久,这不,没过多久,几个孩子就和谢灵告别。   “姨姨,我们要走了。”   大概觉得谢灵比较和善,走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告别。   谢灵叫住几人,把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几个孩子。   堂婶李荷花家的三个孩子,谢灵给了五分钱,栓子和根生给了三分钱。   这压岁钱不多不少,谢灵掐得正好。毕竟,谢灵给了别人,人家家长也会给秋阳秋月。   钱被红纸包着,几个孩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能接到红包,都高兴极了。向谢灵道声谢后,随即蹦蹦跳跳地离开谢家。而秋阳秋月也跟在她们后面。   “秋阳秋月,你们家里的糖果好多啊!”   “那当然了,这是小姨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其中,这个橙子味的最好吃了,这个黄色的糖纸也最好看。”   “啊,这个红色的也好看呢!”   “哇,咱们可以收集糖纸了。”      谢灵站在院里隐约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说话声。   一上午,谢灵家陆陆续续来了四拨人,第二波是谢家本家的孩子,比李荷花家的关系远,谢灵给他们包了三分钱的红包。   第三波是陈丫子的儿子闺女,志安和志乐,兄妹两个牵着手,来到谢灵家里。   规规矩矩的给谢灵行了晚辈礼,拜了年。   “谢姨姨,新年快乐,我和妹妹给您拜年啦。”   谢灵被两人这九十度鞠躬礼给吓了一跳,这种礼节一般都是小辈给家里老人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辈行的。   她立马扶起两人,说道:“你娘这够客气的,来小姨这儿还让你们讲究这个。”   显然,志安志乐好好的不会做这个,只会是陈姐嘱咐儿子闺女的。   “娘说,您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您起的。娘说,她不能来,所以让我们来好好感谢您。”说完,他才就着谢灵的手起来。   谢灵毫不避讳地让秋阳秋月跟志安志乐耍。   新猪场的事,虽然不是谢灵特意帮陈丫子的,但陈丫子确实因此受益。得了肉是次要,队里的大人不再对避讳志安志乐才是陈丫子最高兴的。   谢灵教陈丫子冰糖葫芦,又给她提供冰糖,让她有了来钱的路子。   给孩子起名字,一件一件的,可能对于谢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但对于陈家三口,却是让她们有了很大改变。   志安十岁还不算大,但他从小见得多,性子早熟。也隐约明白谢灵对他们的帮助。   说话的时候真心实意,谢灵把两个孩子扶起,没说什么,只摸摸他们的头。   让两个孩子抓了一把瓜子糖果,递过红包。   两个孩子刚走不久,第四波也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谢家。   谢云云穿着一身绿军装,梳着两个辫子,嘴角带笑,背着手,来到谢家堂屋,坐在堂屋板凳上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谢灵,你猜猜我今天来找你干嘛?”说话时,神采飞扬。   肯定是好事呗!想想谢云云的性子,试着猜测道:“穿了身绿军装,所以向我炫耀来了?”   谢云云:话说她有这么幼稚吗?   要是谢灵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有。   一看谢云云的神色就知道她没说对,再看看她始终背在后面的手,谢灵也懒得和她玩猜谜游戏。她神色慵懒坐在首位的椅子上,手扶着把手,不搭理她。   真是无趣的家伙。   谢云云心里腹诽一句,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眼睛里闪过喜悦,谢灵一定想不到自己来找她做啥。   “谢灵,我今天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说起原进宇她还是有些羞怯,脸红红的,“原进宇下个月结婚。”   谢灵:   她就那么愣在那里,她是谢灵,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她说了什么?   结婚?   上次小学开学的时候,两人见面还是不熟的样子,这会儿竟然结婚?一个生产队的,为啥她就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好半天,谢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说一句:“乡下人发啥请帖。”   闻言,谢云云笑的羞涩,“请高中同学,我都发了请帖。不过,同学也没几个,就你和王悦,刘小英。至于进宇那块,好像就一个男同学。”   谢灵:“额。”   看到这样的谢灵,谢云云越发得意,继续说道:“谢灵,没想到吧,我竟然比你早结婚。不知道你讲究个啥,咱乡下人还先定亲,看我一步到位,直接结婚。”谢云云拿谢灵说的话怼起谢灵。   谢灵这次真的是甘拜下风,这世界变化真快,看看谢云云神采飞扬的神色,咳嗽一声开口说道:“你们怎么好好的就结婚了?”这瞒地太严了,之前一丝风声也没听到。   “咳,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他要结婚了,祝福我们就对了。”谢云云仿佛想到什么,脸再次烧起来。   她不说,谢灵也不勉强,只是观察她片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放下心,说道:“祝贺你了,谢云云。不过,你大年初一上我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确定不是故意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最后一句话,谢灵没说,但她的表情显而易见就是这么个意思。   谢云云有些心虚,她确实是故意来的,不过她不承认,谢灵能说个啥子。   确实,她不承认,谢灵也不能说啥,只不过,说了一会儿,谢灵就想赶人了。因为,这人太幼稚了。   谢灵守在家里,等小孩子上门。那边,秋阳秋月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走街串巷,去别人家里装一兜瓜子,时不时的有一两个糖果,和谢家不能比,但两人也很高兴。   在徐家湾的时候,两人过年也会去亲戚家邻居家装瓜子,可是每次一出人家家门,徐家宝和徐小宝就强硬从两人的兜里抢过东西。   如果秋阳秋月不给,徐家宝就会向王娣来告状。然后,不仅兜里的东西存不住,还要讨一顿打。   而现在,没有奶,没有什么哥哥,也没有什么宝,只有欢乐自在的两人和小伙伴们。   一直到晚上,躺在炕上,秋阳秋月还在叽叽喳喳的回忆白天的欢乐。   秋阳:“别人家里都贴红红的对联了,咱们家就没贴。”   秋月:“好多哥哥姐姐拿着本子一直蹲在别人家门口写字呢!为什么啊?”   “应该是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哥哥姐姐们收集对联。”   秋阳:“哥哥姐姐们好勤快啊!大年初一就收集。”   因为,再晚点,大门上的对联可能就被顽皮的孩子撕掉了。谢灵心里这么想,说出口地却是:“是啊,以后秋阳秋月念书要勤快一点哦。”   秋月:“小姨,今天街上好多小伙伴呀!好多人我都觉得好陌生,之前就没见过。”   因为,好多女孩之前都被长辈拘在家里干活。今天过年,当然要把孩子放出来挣压岁钱呀!   谢灵认真听两个闺女说话,时不时地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一些不好的事,她没有跟两人说。   秋阳秋月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兜里的钱,连忙起身,把钱和红包掏出来交给谢灵。   “小姨,今天有几个奶奶给我和妹妹钱,都在这儿了。”   “两个红包,荷花奶奶给了一个,陈婶婶给了一个。桂香婶婶给了三分钱,几个叔奶奶也给了三分。”说到这儿,秋月挠挠头,想了想,“云云姨姨也给了我和姐姐一人一个红包。”   谢灵把人一一记在心里。   至于钱,谢灵没有拿,而是从炕上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东西。 第57章 手表   谢灵拿着两个木制的存钱罐递到两个闺女面前, 笑着开口:“这是徐叔叔给你们的新年礼物。以后, 你们可以把钱存到里面。这次的压岁钱不用给小姨,你们自己攒着。”   收到礼物,秋阳秋月高兴得很, 把自己的压岁钱放进存钱罐里, 然后抱在怀里。   谢灵叫她们这样, 有些好笑的说道:“放到窗台上明天再瞧, 现在先睡觉。”   秋阳秋月依依不舍的放下存钱罐,然后躺在炕上。谢灵给俩人盖好被子,熄灭煤油灯也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谢家没有亲戚,谢灵也没有去走亲戚。   只在初十的时候, 牵着两个闺女给谢爸谢妈上坟磕头。   下午又去了徐家湾。谢灵大姐谢静葬在罗家老坟,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来到罗家。   罗家这段日子过的不算好, 尤其是传出王娣来偷东西的消息后,罗家本就不好的人缘变得更差了。   谢灵到罗家的时候, 王娣来正在哄孙子。   “家宝乖, 奶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时候,谢灵一直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当时,她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行为上却是难以做到。   徐锐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安抚她的背,说道:“拿书的事过去了。你给徐叔的画,除了徐叔徐老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我嘱咐过徐叔,不让他说出去。至于以后,都有我在。”他希望谢灵是肆意的,开心的,而不是现在后怕的样子。   谢灵被他抱到怀里,也没有反抗,靠在他胸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徐锐,有你真好。”谢灵仰着头,注视着男人,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你真好,谢灵。徐锐心里默念,嘴上没说话。他的目光全被谢灵的脸、眼睛、嘴唇吸引住。   我想吻你了,谢灵。徐锐心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靠近怀里的女人。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交,呼吸环绕。   谢灵被男人有些凶悍火热的气息包围,不自觉的闭上眼。   “灵灵,睁开眼,看着我。”   此时的徐锐不复之前在谢灵面前的沉默,听话。   周身的气势变强,看向谢灵的目光灼热,充满掠夺的意味。   谢灵被他看的羞恼,听到他这话,不自觉的拍打他的胸膛,这男人真可恶,要亲就快亲,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谢灵变得迷迷糊糊,心里那么想着,行动上却截然相反,不自觉的睁眼,然后被男人眼里的灼热一刺,本能觉得危险,无意识的想要退开。   徐锐哪里会让她退,怀里人睁开了眼,他再也忍不住地吻上去。   唇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吻上那处柔软。   此时,徐锐已经不再青涩。   先是不停地在谢灵的唇上蠕动,克制着凶狠的力道,轻轻的研磨、舔舐。   谢灵睁着眼睛,像是被男人的热情吓到,或许是害羞,想要闭眼。   徐锐哪里愿意,只用手抚摸她的眼睛,喃喃自语:灵灵,不要闭眼。看着我。   谢灵张张嘴,想要回应,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   无意间,徐锐已经扣开她的的牙关,这种亲密刺激地徐锐更加失控。   随即,他再也克制不住。   谢灵坐在凳子上,看向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人。神情娇羞,从脸到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嘴唇又红又肿。   难以想象,这会是她自己。   偏偏,一旁两个闺女还问她:   “小姨,你嘴怎么啦?”   “看着好肿,小姨你疼不疼。”   两人说着,还想摸摸谢灵的嘴。   小姨·谢灵表示,她不疼只是麻。可是这话能说吗。   她避开两人伸过来的手,勉强对两个闺女笑笑,说道:“小姨被虫子咬了一下,就是有点肿,不怎么疼。”   “可是,小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真是不疼吗?”   谢灵:“真的不疼。”   这边,谢灵被两个闺女问住。   而罪魁祸首·徐锐则是心情愉悦的回到家。   徐家爹娘和几个兄弟虽然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而徐锐,房子还没盖好,他又是一人,所以先和徐长喜刘秋苗在一起吃饭。   此时,刘秋苗正在厨房里做三人的晚饭。   徐锐拎着几样东西进了厨房。   “娘,这是谢灵给的年礼。”   刘秋苗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去一看。   三包红豆糕,包装好,看着就不便宜。还有两盒烟,外加一瓶酒,不过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酒,但看着包装应该是的。   “瓶子里是山楂酒,酒精浓度很低,是谢灵自己酿的。她说这酒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能喝,不存在喝醉或者伤身体的问题,让您放心喝。”   刘秋苗知道是谢灵送的年礼,本来就高兴得很。   听到徐锐后面的话,她笑的更加和蔼,灵灵这孩子真有心了,这礼物送的周到,肯定是专门问过儿子后准备的东西。   至于谢灵自己酿的山楂酒,到底好不好喝,没人在意这个问题。只知道,这是谢灵的一番心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锐就把山楂酒打开。   顿时,一股清香铺满整个饭桌。   徐长喜禁不住先倒了一碗,喝了一口,酸酸的。虽然没有烈酒的甘醇,酒精的味道只是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但也不影响徐长喜对它的喜爱。   看老头子喝了一口又迫不及待给自己倒上的样子,刘秋苗也有些好奇,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怕辣,刘秋苗到底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感觉有些酸,有些细腻。她不知怎么描述,总之好喝的很。   “灵灵真是个手巧的,这酒真是好喝极了,也不知她怎么做的。我以前也做过山楂酒,可没有这么好喝呀!”   不光谢家沟有山楂树,南理这边也有不少山楂。   那山楂酸的很,大家不愿意吃,泡着喝水也有些酸。   有条件的人家就会拿它做山楂酒。这几年,徐家的日子过得不错。   徐长喜又是个爱喝酒的,刘秋苗也做一些山楂酒,味道不难喝。   却也没有谢灵做得这么香。   徐锐听着他娘的赞叹声,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心情好得很。   不过,见老头子一碗一碗的喝着,饭也顾不上吃,刘秋苗就有些不乐意了。   老头子喝的太快了,就算不给儿子留,怎么也得给孙子留点。   于是,冲徐锐说道:“去叫你两个侄子过来吃饭,让他们也尝尝,灵灵这山楂酒浓度不高,小孩子喝着也好。”   这一叫,不仅两个孙子来了,三个儿子儿媳妇也跟在徐锐身后。   大儿媳王英拿着一盆炖土豆,二儿媳妇陈男拿着几张馅饼,三儿媳妇刘晓云大着肚子,手里没拿东西。   不过,徐文手里却是端着一人炒干菇。老大徐解放抱着小儿子。   刘秋苗就是想叫两个孙子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口子都来了。   “你这大着肚子咋还来呢,徐文也是,不扶着你,净让你自己走。”刘晓云怀孕五个多月,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刘晓云体型偏瘦,配着鼓囊囊的肚子,刘秋苗看着有些不忍。   虽说肚里是她的孙子,可说句实话,这孩子也太会吸营养了,刘晓云自从怀孕后,吃得多喝得多,结果自己没胖,反而瘦了不少,再看她的肚子,五个多月,都有别人六个月大小了,一看就是孩子吸走了。 第55章 徐家事   刘晓云听到婆婆的话, 笑的爽朗, “我身体好,有一会儿路哪会累。”这孩子虽说能吃,但是真不闹腾她娘。   刘晓云看着瘦了, 但身体却是有精神的。   一旁, 几人把菜放在桌子上。   只叫了孙子, 但儿子儿媳能来, 刘秋苗还是非常高兴的。   “今天,本来是想让我俩孙子尝尝这山楂酒,没想到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人喝一点。”刘秋苗一边说着,拿起瓶子, 顺带瞅了徐长喜一眼, 这老头子真能喝, 一会小半瓶都没了。   “山楂酒?娘你酿的时候应该叫我,我帮您一起。”王英接过刘秋苗的瓶子, 准备给众人倒。   一旁, 刘晓云碰碰丈夫的胳膊, 给他使眼色。   正在傻乐的徐文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说道:“大嫂, 我来给大家倒,你快坐着吧!”   刘秋苗点点头:“对着嘞,让文子倒,英子你快坐下。”   徐文笑着给众人倒上,刘秋苗在一旁看着她们喝。   等她们喝完, 忙问道:“你们觉得味道怎么样?”   “好喝。”   “好喝。”      大家点点头,味道真是不错。不过,这不是他娘酿的吧?众人心里纳闷。   “这是灵灵给我们老俩送的年礼,这山楂酒是她自己酿的嘞!”看到众人眼里的赞叹,刘秋苗笑着说道。   灵灵?众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亲兄弟定亲,他们几个当然高兴。但也不会特意关注弟妹的情况。   倒是王英和刘晓云俩人先想起来。   四弟定亲的对象不就叫谢灵吗?   这姑娘趁现在不忙就送来年礼,再一想刚才那个味道。   两人心中有数,这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巧。   虽然她们分家了,但妯娌之间总要相处。有一个聪明的弟妹总比那些个蠢笨的。   一旁,可口的山楂酒,陈男喝着却是没滋没味。   本来,徐家几个儿媳里,她最不得刘秋苗喜欢。本想着弟妹来了也得适应好长时间,就像她刚嫁过来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那段期间,婆婆也没有多喜欢她。   可这未过门的弟妹,还没进门呢,就讨了婆婆喜欢。   陈男自怜自艾,可她也不想想,她未过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给未来婆婆带点东西。   反而是徐解军天天帮陈家上工,那会儿陈家人不用说送吃的,连个谢都没有。   陈男嫁进徐家,自以为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可是哪家长辈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媳妇,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活像婆家苛待她似的。   刘秋苗婆婆去的早,嫁到徐家没有受过刁难,公公是个脾气好的,丈夫看着倔,也是疼老婆的。   刘秋苗自己没吃过啥苦,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对媳妇也十分宽容。   陈男嫁进徐家,虽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也没有过多苛待。加上陈男没有坏心,在徐家可比重男轻女的娘家舒服多了。   在场众人可不管陈男的想法,只乐呵呵的吃着菜,喝几口山楂酒,心里美滋滋的。   “奶,这个好好喝啊!我还要一碗。”徐磊大口大口喝完,继续冲刘秋苗要山楂酒。   一边的徐周看看空了的碗,脸红红的,同样用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秋苗。   刘秋苗乐的不行,刚要给两个乖孙子倒,结果插进一个声音:“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多喝,周周快别喝了,当心喝坏肚子。”   声音在一群言笑晏晏的人中间,有些别样的尖锐。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徐解军暗道一声糟糕,这媳妇咋回事!这几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这又闹什么脾气。她也不想想,那酒要是真对小孩儿不好,他娘能让两个孙子喝吗?要知道,他娘平时最疼两个孩子了。   此时,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刘秋苗冷下脸。   几个兄弟有些莫名其妙,王英和刘晓云却是瞬间明白二弟妹/二婶感的毛病犯了,又心歪了。   在尴尬的气氛中,冷漠低沉的声音响起:“谢灵酿的是一种低度果酒,她加了白糖,还保留山楂的天然果香,无论大人孩子都可以食用,可以健脾开胃。”   在徐家,徐锐从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   他不喜欢任何诋毁谢灵的话,陈男说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他还是准备解释一下。   陈男的脸瞬间爆红,眼眶湿润,流出眼泪。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样,陈男永远是敢说不敢当。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胆小。   刘秋苗觉得自己遇到克星了,哭是她的绝招,可让陈男这么一哭,她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哭能这么用啊。   好好的一场聚餐,被陈男给弄得不上不下,草草收场。   回到自己屋里的陈男则哇哇哭了一场,这点徐周可以作证。因为徐解军没理自己媳妇,陈男只能拽着儿子哭。   娘俩屋里流泪,门外,徐解军蹲着身子抽着叶子烟。   徐解军有时也很累,听着媳妇的哭声累,想着儿子越发敏感内向的性子累。   突然,他忍不住了,走进屋里把茫然失措的儿子抱起来,不理会陈男的哭喊,抱着儿子往他娘的屋子里走。   “儿子,害怕不。”   “我,不害怕。”   “跟爹说实话,爹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徐周低低的抽噎:“我害怕的,爹,我害怕。”   徐解军拍拍儿子的背,轻声安抚:“不怕,不怕,爹带你去你奶那儿,今晚周周跟奶睡,好不好?”   “好。”   把儿子送到他娘屋里,刘秋苗啥也没说,接过孙子。   “你快走吧,把周周搁这儿,我跟我孙子睡。”   也不看她儿子,只把孙子揽在怀里哄着。   徐周依赖的靠在刘秋苗身上,徐解军看着顿时放下心。随即,听他娘这么说,顿时无奈一笑。   “周周到您老俩这儿,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陈男还在小声哭着。   徐解军没说话,只把炕衬好,把被子弄好,揽过陈男,把她塞进被里,说着:“睡吧,今晚周周跟娘睡,咱夫妻俩睡。以后有啥委屈跟你男人哭诉,不要对着周周,周周还小,他听不懂。”   说这话时,徐解军眼里闪过浓浓的无奈。自己的选的媳妇,不能祸害其他人,只祸害他就够了。   至于周周,跟着他娘就好。 第56章 过年   刘秋苗搂着自己的乖孙子睡觉, 也不好奇老二屋里的动静, 事实上徐家几个屋子都不好奇,因为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无非是陈男委屈流泪呗!   徐家就连最粗枝大叶的徐文都知道他二嫂是个心思细又爱哭的人。   第二天, 刘秋苗早早起来, 把她炸的菜丸子用油布包起来, 从柜里拿一包红糖, 放到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递给徐锐。   “一会儿骑着车,给灵灵送过去。还有,锐子啊, 你现在也放假不上班了, 趁过年之前, 多去谢家沟走走,看看灵灵, 她一个姑娘家的不容易, 家里有啥力气活需要干了, 你多帮帮她。”   锐子主动提起结婚,心里应该是喜欢人家姑娘的。   但他冷冰冰的, 又是个不会说话的。   刘秋苗心里怎么也放不下,瞅空就想说说他。   “你也别不知道说什么,前几天那宅基地不是批下来了吗。你就和灵灵说说这,那新房建成可是你俩住的。”   一旁,徐长喜突然插话:“你要的那地方有点偏, 而且面积有些大了。你是怎么想的。”   徐锐坦言说道:“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至于屋子,我准备多盖几间,我和谢灵的新房,两个闺女一间,以后的孩子一间。您和娘以后也可以住一住。”,这里的闺女指的是谢灵的两个外甥女,刘秋苗和徐长喜都知道。她们也不反对,既然儿子要娶人家,与之相应的就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而且,定亲那天,刘秋苗两人见过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被谢灵教的好,人长的俊俏不说,性子也大大方方。   真是谁教的像谁,想到这儿,刘秋苗瞬间想起了二儿媳,随即,心里一口气堵在那,上不上去,下也下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   徐长喜没想那么多,只沉思片刻,问道:“你手里的钱够用不?”   徐锐点点头道:“够的。”   徐长喜闻言也不多说,锐子有见识,又是个有主见的性子,他当爹的也不会干预他的决定。只是听到他那句让您和娘也去住住,心里到底熨贴。   接下来,三人不再说话。   吃过饭,徐锐就把刘秋苗准备的回礼给谢灵送过去。   谢灵送年礼送的比较早,一是因为谢家白事没过一年;二则是考虑到徐家儿媳妇多,亲戚也多,年礼肯定走的不少。作为未过门的媳妇,还是早一些低调一些好。   所以,在刘秋苗回完礼以后,其他人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年礼。   直到大年三十还有少数心大的人家没走完年礼呢!   这一天,谢家沟家家户户都在贴对联和年画。   对联年画不似以往的喜庆,以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已经过时,或者说是被限制了。包括吉庆有余、五谷丰登、招财进宝等的年画。   如今的对联变成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等和此类似的内容。   变化最多的还是年画,各家都要贴主/席像和造/反内容的年画。   当然这一切的热闹和改变不包括谢灵家。   白事前三年不贴对联不张年画,谢灵家也是如此。   她起了个大早,坐上锅开始炸土豆块,炸豆腐块。至于肉丸子和菜丸子在几天前就炸好了。   豆腐土豆肉丸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不管油再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总想让亲人吃点好的。   光年底炸东西,就要消耗家里一小半的油。其它人家如此,谢灵家也一样。   炸完豆腐和土豆,还剩一些油,谢灵干脆起好面条,炸了一墟片和面花,这些可以在明天来孩子的时候给她们抓上吃。   大年初一   谢灵和两个闺女早早起来。   谢灵还是一身藏蓝色的棉袄棉裤,黑色棉布鞋。   与之相比,秋阳秋月喜庆多了,两人棉袄是蓝色的,裤子却是枣红色的新裤子,棉布鞋上绣着精致粉嫩的小猪。   她们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谢灵分别给两人编了两个辫子,把红头绳系成蝴蝶结的形状,好看极了。   早晨,秋阳秋月对着桌上的小镜,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美滋滋的。   谢灵淘米的水让三人洗了脸,不知道是两个人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脸格外的细腻。   “小姨,我感觉我的脸好光滑啊!”秋月最爱美,摸摸自己的小脸,仰起头对正在给自己编辫子的谢灵说道。   谢灵噗嗤一声笑开,淘米水的效果哪有那么好,也就是这几个月两个闺女吃得好,早睡早起,没有黑天摸地的干活。   加上谢灵一直督促她们用皂荚洗手,用雪花膏擦脸。不能说两人像谢灵那样白,但也有光泽了,一看就是气色极好。   至于那淘米水,也是谢灵看过产地才敢用的。   这里的大米来自临县,湖县和长县条件差不多,都穷的很,农药化肥想打也打不起。   要不然,谢灵也没那么心大,就是在没有洗面奶也不会让自己和两个闺女用淘米水洗脸。   当然,谢灵面上不会反驳秋月的话,而是附和着说道:“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看着就喜庆。   秋月从不怀疑小姨说得,本来就觉得好看的她顿时觉得自己更美了。   于是,蹦蹦跳跳的牵着姐姐的手出去屋子,临走前对谢灵说着:“小姨你快点,我和姐姐去米饭好了没。”   说罢,想想白生生软乎乎的大米饭,顿时绷得更欢。   谢灵笑着摇摇头,继续给自己编辫子,刚来的时候,她极为不习惯编辫子。   几个月下来,看着看着,感觉还怪顺眼,就是显得人太年轻了。   不过,她本来就小,翻年才十九。突然,想起徐锐也才二十一,而他们今年就要结婚。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镜子里倒映出的女人笑的温柔。   早晨起来,谢灵先闷了白米饭,等谢灵收拾好自己,去了厨房已经有米饭的香味传来。   秋阳秋月专注的看着锅。   谢灵摸摸两人的头,说道:“小姨待会炒菜,你俩在这儿,刚洗白的小脸要被弄脏了。今天小姨烧火,你家去堂屋耍吧。”   秋阳秋月同时摇头,她们想陪小姨一起做,要不然小姨忙不过来的。   “去吧,这回炒菜很快的。肉丸菜丸、炸豆腐,炸土豆都是熟的,小姨一炒就好了。一会儿好了,小姨叫你们。”   秋阳秋月被谢灵接来四个月了,初来时的怯懦已经不见,眉眼间更多的是活泼和自信。   这段时间里,谢灵很疼爱她们,但却不会娇惯。   两个孩子褪去小心翼翼,还是一样的懂事。   谢灵感到欣慰,但还是摇头拒绝,让她们出去了。今天过年,两个小孩子玩的开心就好。   谢灵给两人讲清楚道理,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离开厨房。两人来到西屋,从小书箱里拿出积木。   只见一座房子的具体雏形已经显现,秋阳秋月分别把自己的小床和柜子放在各自的小屋里。把门拼好,就差屋顶了。   秋月兴冲冲地对一旁的秋阳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拼屋顶,然后把它按上。”   秋阳被她妹的奇特思维惊了一下,拼了屋顶她们还能看到房子里面的东西吗?   偏偏秋月继续开口了:“咱们拼了屋顶,继续把堂屋的茶几门槛拼好。”   秋阳:“小姨的屋子还没拼呢!”   闻言,秋月忙去木制的书箱里找小块积木,把一对小木块翻了个遍,都没找着床和柜子形状的木块。   她准备挠头,随即想起自己美美的小辫子,改抠手心,眼里带着疑惑,开口说道:“姐姐,没有啊,没有小姨的床,柜子,只有门,咱们已经拼上了。”   秋阳对此也非常疑惑,不过她不似秋月这么好奇,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床,干脆安静的拼起围栏来。   秋月想了一会儿也放弃了,等有时间了问问小姨吧!然后,放下这个问题,也开始和姐姐一起拼围栏。   就像谢灵说的那样,炒菜很简单,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就早晨这么一顿,肉丸子和菜丸子全没了。   但娘三儿却吃得心满意足,满嘴流油。豆腐是谢家沟姓李的一家磨的,因为查的严的问题,已经好久不磨,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大量磨豆腐。谢家沟的队员们拿着鸡蛋之类的东西去换。   谢灵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豆腐,但豆腐里面含有蛋白质,在物资稀缺的环境下,是非常好的营养品。   家里的鸡蛋都被娘三儿吃了,谢灵干脆拿钱换了一捆豆腐。   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大烩菜,她还调了个小葱拌豆腐,味道不错,抿在嘴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娘三儿都很喜欢。   三人吃得饱饱的,谢灵让两个闺女在堂屋慢走消食,她则是快速把碗洗了,要知道一会儿可是有人来家里的。   果不其然,等谢灵收拾好厨房,打开大门,就见好几个孩子等在门口。   “谢姨姨,过年好。”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冲谢灵拱拱手。   谢灵对几个孩子笑笑,然后说道:“快来家里坐坐啊!”   说着,带着孩子们来到堂屋。   堂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炸面片,炸面花。   当然,最引孩子注意的还是那满满一盘子的瓜子与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纸包着的糖果。   来的五个孩子里,唐婶李荷花家的有三个,其它两个是桂香嫂子家的栓子和根生。五人分成两堆,显然不是一路来的。但此时,五个孩子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视线粘在糖果上。   显然几个小孩子都是想吃的,不过四男一女,年纪不大,但很懂事,没有乱摸。   谢灵看出几个孩子眼里的渴望,她冲他们温柔一笑,温声道:“姨姨把东西摆在桌上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小皮猴们吃嘛!别跟姨姨客气,多抓一些。”   大年初一上午,本来就是这群孩子们的热闹时间。每家堂屋圆桌上的东西就是供来家里的小孩子拿的。   只不过,谢家盘子里的糖果有些多,让她们筹措了。   不过,小孩子最会看眼色,见谢灵冲他们笑的和善,又听到谢灵的话。   眼睛一亮,然后伸手从桌上拿糖果和瓜子,放进自己衣裳的大兜里。   “炸面片和炸面花,小姨往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炸面花也有的是咸的,大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味道吃。”谢灵笑着站在一旁,提醒几人。   西屋里听到动静的秋阳秋月也出来,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叫出声,“哇,你们都来了。”   “对啊,小姨炸的面片和面花都特别好吃呢!”秋阳秋月想起那甜滋滋的味道,眯眯眼,一边抓起一个可爱的面花,一边对几个小伙伴说道。   屋子里,七个孩子说笑成一团,显得十分热闹。谢灵就在旁边笑着看几人闹。   孩子一般不会在一家停留太久,这不,没过多久,几个孩子就和谢灵告别。   “姨姨,我们要走了。”   大概觉得谢灵比较和善,走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告别。   谢灵叫住几人,把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几个孩子。   堂婶李荷花家的三个孩子,谢灵给了五分钱,栓子和根生给了三分钱。   这压岁钱不多不少,谢灵掐得正好。毕竟,谢灵给了别人,人家家长也会给秋阳秋月。   钱被红纸包着,几个孩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能接到红包,都高兴极了。向谢灵道声谢后,随即蹦蹦跳跳地离开谢家。而秋阳秋月也跟在她们后面。   “秋阳秋月,你们家里的糖果好多啊!”   “那当然了,这是小姨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其中,这个橙子味的最好吃了,这个黄色的糖纸也最好看。”   “啊,这个红色的也好看呢!”   “哇,咱们可以收集糖纸了。”      谢灵站在院里隐约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说话声。   一上午,谢灵家陆陆续续来了四拨人,第二波是谢家本家的孩子,比李荷花家的关系远,谢灵给他们包了三分钱的红包。   第三波是陈丫子的儿子闺女,志安和志乐,兄妹两个牵着手,来到谢灵家里。   规规矩矩的给谢灵行了晚辈礼,拜了年。   “谢姨姨,新年快乐,我和妹妹给您拜年啦。”   谢灵被两人这九十度鞠躬礼给吓了一跳,这种礼节一般都是小辈给家里老人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辈行的。   她立马扶起两人,说道:“你娘这够客气的,来小姨这儿还让你们讲究这个。”   显然,志安志乐好好的不会做这个,只会是陈姐嘱咐儿子闺女的。   “娘说,您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您起的。娘说,她不能来,所以让我们来好好感谢您。”说完,他才就着谢灵的手起来。   谢灵毫不避讳地让秋阳秋月跟志安志乐耍。   新猪场的事,虽然不是谢灵特意帮陈丫子的,但陈丫子确实因此受益。得了肉是次要,队里的大人不再对避讳志安志乐才是陈丫子最高兴的。   谢灵教陈丫子冰糖葫芦,又给她提供冰糖,让她有了来钱的路子。   给孩子起名字,一件一件的,可能对于谢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但对于陈家三口,却是让她们有了很大改变。   志安十岁还不算大,但他从小见得多,性子早熟。也隐约明白谢灵对他们的帮助。   说话的时候真心实意,谢灵把两个孩子扶起,没说什么,只摸摸他们的头。   让两个孩子抓了一把瓜子糖果,递过红包。   两个孩子刚走不久,第四波也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谢家。   谢云云穿着一身绿军装,梳着两个辫子,嘴角带笑,背着手,来到谢家堂屋,坐在堂屋板凳上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谢灵,你猜猜我今天来找你干嘛?”说话时,神采飞扬。   肯定是好事呗!想想谢云云的性子,试着猜测道:“穿了身绿军装,所以向我炫耀来了?”   谢云云:话说她有这么幼稚吗?   要是谢灵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有。   一看谢云云的神色就知道她没说对,再看看她始终背在后面的手,谢灵也懒得和她玩猜谜游戏。她神色慵懒坐在首位的椅子上,手扶着把手,不搭理她。   真是无趣的家伙。   谢云云心里腹诽一句,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眼睛里闪过喜悦,谢灵一定想不到自己来找她做啥。   “谢灵,我今天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说起原进宇她还是有些羞怯,脸红红的,“原进宇下个月结婚。”   谢灵:   她就那么愣在那里,她是谢灵,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她说了什么?   结婚?   上次小学开学的时候,两人见面还是不熟的样子,这会儿竟然结婚?一个生产队的,为啥她就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好半天,谢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说一句:“乡下人发啥请帖。”   闻言,谢云云笑的羞涩,“请高中同学,我都发了请帖。不过,同学也没几个,就你和王悦,刘小英。至于进宇那块,好像就一个男同学。”   谢灵:“额。”   看到这样的谢灵,谢云云越发得意,继续说道:“谢灵,没想到吧,我竟然比你早结婚。不知道你讲究个啥,咱乡下人还先定亲,看我一步到位,直接结婚。”谢云云拿谢灵说的话怼起谢灵。   谢灵这次真的是甘拜下风,这世界变化真快,看看谢云云神采飞扬的神色,咳嗽一声开口说道:“你们怎么好好的就结婚了?”这瞒地太严了,之前一丝风声也没听到。   “咳,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他要结婚了,祝福我们就对了。”谢云云仿佛想到什么,脸再次烧起来。   她不说,谢灵也不勉强,只是观察她片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放下心,说道:“祝贺你了,谢云云。不过,你大年初一上我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确定不是故意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最后一句话,谢灵没说,但她的表情显而易见就是这么个意思。   谢云云有些心虚,她确实是故意来的,不过她不承认,谢灵能说个啥子。   确实,她不承认,谢灵也不能说啥,只不过,说了一会儿,谢灵就想赶人了。因为,这人太幼稚了。   谢灵守在家里,等小孩子上门。那边,秋阳秋月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走街串巷,去别人家里装一兜瓜子,时不时的有一两个糖果,和谢家不能比,但两人也很高兴。   在徐家湾的时候,两人过年也会去亲戚家邻居家装瓜子,可是每次一出人家家门,徐家宝和徐小宝就强硬从两人的兜里抢过东西。   如果秋阳秋月不给,徐家宝就会向王娣来告状。然后,不仅兜里的东西存不住,还要讨一顿打。   而现在,没有奶,没有什么哥哥,也没有什么宝,只有欢乐自在的两人和小伙伴们。   一直到晚上,躺在炕上,秋阳秋月还在叽叽喳喳的回忆白天的欢乐。   秋阳:“别人家里都贴红红的对联了,咱们家就没贴。”   秋月:“好多哥哥姐姐拿着本子一直蹲在别人家门口写字呢!为什么啊?”   “应该是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哥哥姐姐们收集对联。”   秋阳:“哥哥姐姐们好勤快啊!大年初一就收集。”   因为,再晚点,大门上的对联可能就被顽皮的孩子撕掉了。谢灵心里这么想,说出口地却是:“是啊,以后秋阳秋月念书要勤快一点哦。”   秋月:“小姨,今天街上好多小伙伴呀!好多人我都觉得好陌生,之前就没见过。”   因为,好多女孩之前都被长辈拘在家里干活。今天过年,当然要把孩子放出来挣压岁钱呀!   谢灵认真听两个闺女说话,时不时地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一些不好的事,她没有跟两人说。   秋阳秋月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兜里的钱,连忙起身,把钱和红包掏出来交给谢灵。   “小姨,今天有几个奶奶给我和妹妹钱,都在这儿了。”   “两个红包,荷花奶奶给了一个,陈婶婶给了一个。桂香婶婶给了三分钱,几个叔奶奶也给了三分。”说到这儿,秋月挠挠头,想了想,“云云姨姨也给了我和姐姐一人一个红包。”   谢灵把人一一记在心里。   至于钱,谢灵没有拿,而是从炕上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东西。 第57章 手表   谢灵拿着两个木制的存钱罐递到两个闺女面前, 笑着开口:“这是徐叔叔给你们的新年礼物。以后, 你们可以把钱存到里面。这次的压岁钱不用给小姨,你们自己攒着。”   收到礼物,秋阳秋月高兴得很, 把自己的压岁钱放进存钱罐里, 然后抱在怀里。   谢灵叫她们这样, 有些好笑的说道:“放到窗台上明天再瞧, 现在先睡觉。”   秋阳秋月依依不舍的放下存钱罐,然后躺在炕上。谢灵给俩人盖好被子,熄灭煤油灯也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谢家没有亲戚,谢灵也没有去走亲戚。   只在初十的时候, 牵着两个闺女给谢爸谢妈上坟磕头。   下午又去了徐家湾。谢灵大姐谢静葬在罗家老坟,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来到罗家。   罗家这段日子过的不算好, 尤其是传出王娣来偷东西的消息后,罗家本就不好的人缘变得更差了。   谢灵到罗家的时候, 王娣来正在哄孙子。   “家宝乖, 奶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时候,谢灵一直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当时,她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行为上却是难以做到。   徐锐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安抚她的背,说道:“拿书的事过去了。你给徐叔的画,除了徐叔徐老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我嘱咐过徐叔,不让他说出去。至于以后,都有我在。”他希望谢灵是肆意的,开心的,而不是现在后怕的样子。   谢灵被他抱到怀里,也没有反抗,靠在他胸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徐锐,有你真好。”谢灵仰着头,注视着男人,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你真好,谢灵。徐锐心里默念,嘴上没说话。他的目光全被谢灵的脸、眼睛、嘴唇吸引住。   我想吻你了,谢灵。徐锐心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靠近怀里的女人。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交,呼吸环绕。   谢灵被男人有些凶悍火热的气息包围,不自觉的闭上眼。   “灵灵,睁开眼,看着我。”   此时的徐锐不复之前在谢灵面前的沉默,听话。   周身的气势变强,看向谢灵的目光灼热,充满掠夺的意味。   谢灵被他看的羞恼,听到他这话,不自觉的拍打他的胸膛,这男人真可恶,要亲就快亲,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谢灵变得迷迷糊糊,心里那么想着,行动上却截然相反,不自觉的睁眼,然后被男人眼里的灼热一刺,本能觉得危险,无意识的想要退开。   徐锐哪里会让她退,怀里人睁开了眼,他再也忍不住地吻上去。   唇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吻上那处柔软。   此时,徐锐已经不再青涩。   先是不停地在谢灵的唇上蠕动,克制着凶狠的力道,轻轻的研磨、舔舐。   谢灵睁着眼睛,像是被男人的热情吓到,或许是害羞,想要闭眼。   徐锐哪里愿意,只用手抚摸她的眼睛,喃喃自语:灵灵,不要闭眼。看着我。   谢灵张张嘴,想要回应,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   无意间,徐锐已经扣开她的的牙关,这种亲密刺激地徐锐更加失控。   随即,他再也克制不住。   谢灵坐在凳子上,看向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人。神情娇羞,从脸到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嘴唇又红又肿。   难以想象,这会是她自己。   偏偏,一旁两个闺女还问她:   “小姨,你嘴怎么啦?”   “看着好肿,小姨你疼不疼。”   两人说着,还想摸摸谢灵的嘴。   小姨·谢灵表示,她不疼只是麻。可是这话能说吗。   她避开两人伸过来的手,勉强对两个闺女笑笑,说道:“小姨被虫子咬了一下,就是有点肿,不怎么疼。”   “可是,小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真是不疼吗?”   谢灵:“真的不疼。”   这边,谢灵被两个闺女问住。   而罪魁祸首·徐锐则是心情愉悦的回到家。   徐家爹娘和几个兄弟虽然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而徐锐,房子还没盖好,他又是一人,所以先和徐长喜刘秋苗在一起吃饭。   此时,刘秋苗正在厨房里做三人的晚饭。   徐锐拎着几样东西进了厨房。   “娘,这是谢灵给的年礼。”   刘秋苗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去一看。   三包红豆糕,包装好,看着就不便宜。还有两盒烟,外加一瓶酒,不过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酒,但看着包装应该是的。   “瓶子里是山楂酒,酒精浓度很低,是谢灵自己酿的。她说这酒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能喝,不存在喝醉或者伤身体的问题,让您放心喝。”   刘秋苗知道是谢灵送的年礼,本来就高兴得很。   听到徐锐后面的话,她笑的更加和蔼,灵灵这孩子真有心了,这礼物送的周到,肯定是专门问过儿子后准备的东西。   至于谢灵自己酿的山楂酒,到底好不好喝,没人在意这个问题。只知道,这是谢灵的一番心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锐就把山楂酒打开。   顿时,一股清香铺满整个饭桌。   徐长喜禁不住先倒了一碗,喝了一口,酸酸的。虽然没有烈酒的甘醇,酒精的味道只是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但也不影响徐长喜对它的喜爱。   看老头子喝了一口又迫不及待给自己倒上的样子,刘秋苗也有些好奇,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怕辣,刘秋苗到底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感觉有些酸,有些细腻。她不知怎么描述,总之好喝的很。   “灵灵真是个手巧的,这酒真是好喝极了,也不知她怎么做的。我以前也做过山楂酒,可没有这么好喝呀!”   不光谢家沟有山楂树,南理这边也有不少山楂。   那山楂酸的很,大家不愿意吃,泡着喝水也有些酸。   有条件的人家就会拿它做山楂酒。这几年,徐家的日子过得不错。   徐长喜又是个爱喝酒的,刘秋苗也做一些山楂酒,味道不难喝。   却也没有谢灵做得这么香。   徐锐听着他娘的赞叹声,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心情好得很。   不过,见老头子一碗一碗的喝着,饭也顾不上吃,刘秋苗就有些不乐意了。   老头子喝的太快了,就算不给儿子留,怎么也得给孙子留点。   于是,冲徐锐说道:“去叫你两个侄子过来吃饭,让他们也尝尝,灵灵这山楂酒浓度不高,小孩子喝着也好。”   这一叫,不仅两个孙子来了,三个儿子儿媳妇也跟在徐锐身后。   大儿媳王英拿着一盆炖土豆,二儿媳妇陈男拿着几张馅饼,三儿媳妇刘晓云大着肚子,手里没拿东西。   不过,徐文手里却是端着一人炒干菇。老大徐解放抱着小儿子。   刘秋苗就是想叫两个孙子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口子都来了。   “你这大着肚子咋还来呢,徐文也是,不扶着你,净让你自己走。”刘晓云怀孕五个多月,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刘晓云体型偏瘦,配着鼓囊囊的肚子,刘秋苗看着有些不忍。   虽说肚里是她的孙子,可说句实话,这孩子也太会吸营养了,刘晓云自从怀孕后,吃得多喝得多,结果自己没胖,反而瘦了不少,再看她的肚子,五个多月,都有别人六个月大小了,一看就是孩子吸走了。 第55章 徐家事   刘晓云听到婆婆的话, 笑的爽朗, “我身体好,有一会儿路哪会累。”这孩子虽说能吃,但是真不闹腾她娘。   刘晓云看着瘦了, 但身体却是有精神的。   一旁, 几人把菜放在桌子上。   只叫了孙子, 但儿子儿媳能来, 刘秋苗还是非常高兴的。   “今天,本来是想让我俩孙子尝尝这山楂酒,没想到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人喝一点。”刘秋苗一边说着,拿起瓶子, 顺带瞅了徐长喜一眼, 这老头子真能喝, 一会小半瓶都没了。   “山楂酒?娘你酿的时候应该叫我,我帮您一起。”王英接过刘秋苗的瓶子, 准备给众人倒。   一旁, 刘晓云碰碰丈夫的胳膊, 给他使眼色。   正在傻乐的徐文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说道:“大嫂, 我来给大家倒,你快坐着吧!”   刘秋苗点点头:“对着嘞,让文子倒,英子你快坐下。”   徐文笑着给众人倒上,刘秋苗在一旁看着她们喝。   等她们喝完, 忙问道:“你们觉得味道怎么样?”   “好喝。”   “好喝。”      大家点点头,味道真是不错。不过,这不是他娘酿的吧?众人心里纳闷。   “这是灵灵给我们老俩送的年礼,这山楂酒是她自己酿的嘞!”看到众人眼里的赞叹,刘秋苗笑着说道。   灵灵?众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亲兄弟定亲,他们几个当然高兴。但也不会特意关注弟妹的情况。   倒是王英和刘晓云俩人先想起来。   四弟定亲的对象不就叫谢灵吗?   这姑娘趁现在不忙就送来年礼,再一想刚才那个味道。   两人心中有数,这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巧。   虽然她们分家了,但妯娌之间总要相处。有一个聪明的弟妹总比那些个蠢笨的。   一旁,可口的山楂酒,陈男喝着却是没滋没味。   本来,徐家几个儿媳里,她最不得刘秋苗喜欢。本想着弟妹来了也得适应好长时间,就像她刚嫁过来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那段期间,婆婆也没有多喜欢她。   可这未过门的弟妹,还没进门呢,就讨了婆婆喜欢。   陈男自怜自艾,可她也不想想,她未过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给未来婆婆带点东西。   反而是徐解军天天帮陈家上工,那会儿陈家人不用说送吃的,连个谢都没有。   陈男嫁进徐家,自以为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可是哪家长辈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媳妇,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活像婆家苛待她似的。   刘秋苗婆婆去的早,嫁到徐家没有受过刁难,公公是个脾气好的,丈夫看着倔,也是疼老婆的。   刘秋苗自己没吃过啥苦,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对媳妇也十分宽容。   陈男嫁进徐家,虽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也没有过多苛待。加上陈男没有坏心,在徐家可比重男轻女的娘家舒服多了。   在场众人可不管陈男的想法,只乐呵呵的吃着菜,喝几口山楂酒,心里美滋滋的。   “奶,这个好好喝啊!我还要一碗。”徐磊大口大口喝完,继续冲刘秋苗要山楂酒。   一边的徐周看看空了的碗,脸红红的,同样用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秋苗。   刘秋苗乐的不行,刚要给两个乖孙子倒,结果插进一个声音:“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多喝,周周快别喝了,当心喝坏肚子。”   声音在一群言笑晏晏的人中间,有些别样的尖锐。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徐解军暗道一声糟糕,这媳妇咋回事!这几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这又闹什么脾气。她也不想想,那酒要是真对小孩儿不好,他娘能让两个孙子喝吗?要知道,他娘平时最疼两个孩子了。   此时,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刘秋苗冷下脸。   几个兄弟有些莫名其妙,王英和刘晓云却是瞬间明白二弟妹/二婶感的毛病犯了,又心歪了。   在尴尬的气氛中,冷漠低沉的声音响起:“谢灵酿的是一种低度果酒,她加了白糖,还保留山楂的天然果香,无论大人孩子都可以食用,可以健脾开胃。”   在徐家,徐锐从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   他不喜欢任何诋毁谢灵的话,陈男说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他还是准备解释一下。   陈男的脸瞬间爆红,眼眶湿润,流出眼泪。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样,陈男永远是敢说不敢当。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胆小。   刘秋苗觉得自己遇到克星了,哭是她的绝招,可让陈男这么一哭,她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哭能这么用啊。   好好的一场聚餐,被陈男给弄得不上不下,草草收场。   回到自己屋里的陈男则哇哇哭了一场,这点徐周可以作证。因为徐解军没理自己媳妇,陈男只能拽着儿子哭。   娘俩屋里流泪,门外,徐解军蹲着身子抽着叶子烟。   徐解军有时也很累,听着媳妇的哭声累,想着儿子越发敏感内向的性子累。   突然,他忍不住了,走进屋里把茫然失措的儿子抱起来,不理会陈男的哭喊,抱着儿子往他娘的屋子里走。   “儿子,害怕不。”   “我,不害怕。”   “跟爹说实话,爹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徐周低低的抽噎:“我害怕的,爹,我害怕。”   徐解军拍拍儿子的背,轻声安抚:“不怕,不怕,爹带你去你奶那儿,今晚周周跟奶睡,好不好?”   “好。”   把儿子送到他娘屋里,刘秋苗啥也没说,接过孙子。   “你快走吧,把周周搁这儿,我跟我孙子睡。”   也不看她儿子,只把孙子揽在怀里哄着。   徐周依赖的靠在刘秋苗身上,徐解军看着顿时放下心。随即,听他娘这么说,顿时无奈一笑。   “周周到您老俩这儿,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陈男还在小声哭着。   徐解军没说话,只把炕衬好,把被子弄好,揽过陈男,把她塞进被里,说着:“睡吧,今晚周周跟娘睡,咱夫妻俩睡。以后有啥委屈跟你男人哭诉,不要对着周周,周周还小,他听不懂。”   说这话时,徐解军眼里闪过浓浓的无奈。自己的选的媳妇,不能祸害其他人,只祸害他就够了。   至于周周,跟着他娘就好。 第56章 过年   刘秋苗搂着自己的乖孙子睡觉, 也不好奇老二屋里的动静, 事实上徐家几个屋子都不好奇,因为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无非是陈男委屈流泪呗!   徐家就连最粗枝大叶的徐文都知道他二嫂是个心思细又爱哭的人。   第二天, 刘秋苗早早起来, 把她炸的菜丸子用油布包起来, 从柜里拿一包红糖, 放到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递给徐锐。   “一会儿骑着车,给灵灵送过去。还有,锐子啊, 你现在也放假不上班了, 趁过年之前, 多去谢家沟走走,看看灵灵, 她一个姑娘家的不容易, 家里有啥力气活需要干了, 你多帮帮她。”   锐子主动提起结婚,心里应该是喜欢人家姑娘的。   但他冷冰冰的, 又是个不会说话的。   刘秋苗心里怎么也放不下,瞅空就想说说他。   “你也别不知道说什么,前几天那宅基地不是批下来了吗。你就和灵灵说说这,那新房建成可是你俩住的。”   一旁,徐长喜突然插话:“你要的那地方有点偏, 而且面积有些大了。你是怎么想的。”   徐锐坦言说道:“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至于屋子,我准备多盖几间,我和谢灵的新房,两个闺女一间,以后的孩子一间。您和娘以后也可以住一住。”,这里的闺女指的是谢灵的两个外甥女,刘秋苗和徐长喜都知道。她们也不反对,既然儿子要娶人家,与之相应的就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而且,定亲那天,刘秋苗两人见过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被谢灵教的好,人长的俊俏不说,性子也大大方方。   真是谁教的像谁,想到这儿,刘秋苗瞬间想起了二儿媳,随即,心里一口气堵在那,上不上去,下也下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   徐长喜没想那么多,只沉思片刻,问道:“你手里的钱够用不?”   徐锐点点头道:“够的。”   徐长喜闻言也不多说,锐子有见识,又是个有主见的性子,他当爹的也不会干预他的决定。只是听到他那句让您和娘也去住住,心里到底熨贴。   接下来,三人不再说话。   吃过饭,徐锐就把刘秋苗准备的回礼给谢灵送过去。   谢灵送年礼送的比较早,一是因为谢家白事没过一年;二则是考虑到徐家儿媳妇多,亲戚也多,年礼肯定走的不少。作为未过门的媳妇,还是早一些低调一些好。   所以,在刘秋苗回完礼以后,其他人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年礼。   直到大年三十还有少数心大的人家没走完年礼呢!   这一天,谢家沟家家户户都在贴对联和年画。   对联年画不似以往的喜庆,以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已经过时,或者说是被限制了。包括吉庆有余、五谷丰登、招财进宝等的年画。   如今的对联变成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等和此类似的内容。   变化最多的还是年画,各家都要贴主/席像和造/反内容的年画。   当然这一切的热闹和改变不包括谢灵家。   白事前三年不贴对联不张年画,谢灵家也是如此。   她起了个大早,坐上锅开始炸土豆块,炸豆腐块。至于肉丸子和菜丸子在几天前就炸好了。   豆腐土豆肉丸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不管油再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总想让亲人吃点好的。   光年底炸东西,就要消耗家里一小半的油。其它人家如此,谢灵家也一样。   炸完豆腐和土豆,还剩一些油,谢灵干脆起好面条,炸了一墟片和面花,这些可以在明天来孩子的时候给她们抓上吃。   大年初一   谢灵和两个闺女早早起来。   谢灵还是一身藏蓝色的棉袄棉裤,黑色棉布鞋。   与之相比,秋阳秋月喜庆多了,两人棉袄是蓝色的,裤子却是枣红色的新裤子,棉布鞋上绣着精致粉嫩的小猪。   她们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谢灵分别给两人编了两个辫子,把红头绳系成蝴蝶结的形状,好看极了。   早晨,秋阳秋月对着桌上的小镜,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美滋滋的。   谢灵淘米的水让三人洗了脸,不知道是两个人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脸格外的细腻。   “小姨,我感觉我的脸好光滑啊!”秋月最爱美,摸摸自己的小脸,仰起头对正在给自己编辫子的谢灵说道。   谢灵噗嗤一声笑开,淘米水的效果哪有那么好,也就是这几个月两个闺女吃得好,早睡早起,没有黑天摸地的干活。   加上谢灵一直督促她们用皂荚洗手,用雪花膏擦脸。不能说两人像谢灵那样白,但也有光泽了,一看就是气色极好。   至于那淘米水,也是谢灵看过产地才敢用的。   这里的大米来自临县,湖县和长县条件差不多,都穷的很,农药化肥想打也打不起。   要不然,谢灵也没那么心大,就是在没有洗面奶也不会让自己和两个闺女用淘米水洗脸。   当然,谢灵面上不会反驳秋月的话,而是附和着说道:“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看着就喜庆。   秋月从不怀疑小姨说得,本来就觉得好看的她顿时觉得自己更美了。   于是,蹦蹦跳跳的牵着姐姐的手出去屋子,临走前对谢灵说着:“小姨你快点,我和姐姐去米饭好了没。”   说罢,想想白生生软乎乎的大米饭,顿时绷得更欢。   谢灵笑着摇摇头,继续给自己编辫子,刚来的时候,她极为不习惯编辫子。   几个月下来,看着看着,感觉还怪顺眼,就是显得人太年轻了。   不过,她本来就小,翻年才十九。突然,想起徐锐也才二十一,而他们今年就要结婚。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镜子里倒映出的女人笑的温柔。   早晨起来,谢灵先闷了白米饭,等谢灵收拾好自己,去了厨房已经有米饭的香味传来。   秋阳秋月专注的看着锅。   谢灵摸摸两人的头,说道:“小姨待会炒菜,你俩在这儿,刚洗白的小脸要被弄脏了。今天小姨烧火,你家去堂屋耍吧。”   秋阳秋月同时摇头,她们想陪小姨一起做,要不然小姨忙不过来的。   “去吧,这回炒菜很快的。肉丸菜丸、炸豆腐,炸土豆都是熟的,小姨一炒就好了。一会儿好了,小姨叫你们。”   秋阳秋月被谢灵接来四个月了,初来时的怯懦已经不见,眉眼间更多的是活泼和自信。   这段时间里,谢灵很疼爱她们,但却不会娇惯。   两个孩子褪去小心翼翼,还是一样的懂事。   谢灵感到欣慰,但还是摇头拒绝,让她们出去了。今天过年,两个小孩子玩的开心就好。   谢灵给两人讲清楚道理,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离开厨房。两人来到西屋,从小书箱里拿出积木。   只见一座房子的具体雏形已经显现,秋阳秋月分别把自己的小床和柜子放在各自的小屋里。把门拼好,就差屋顶了。   秋月兴冲冲地对一旁的秋阳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拼屋顶,然后把它按上。”   秋阳被她妹的奇特思维惊了一下,拼了屋顶她们还能看到房子里面的东西吗?   偏偏秋月继续开口了:“咱们拼了屋顶,继续把堂屋的茶几门槛拼好。”   秋阳:“小姨的屋子还没拼呢!”   闻言,秋月忙去木制的书箱里找小块积木,把一对小木块翻了个遍,都没找着床和柜子形状的木块。   她准备挠头,随即想起自己美美的小辫子,改抠手心,眼里带着疑惑,开口说道:“姐姐,没有啊,没有小姨的床,柜子,只有门,咱们已经拼上了。”   秋阳对此也非常疑惑,不过她不似秋月这么好奇,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床,干脆安静的拼起围栏来。   秋月想了一会儿也放弃了,等有时间了问问小姨吧!然后,放下这个问题,也开始和姐姐一起拼围栏。   就像谢灵说的那样,炒菜很简单,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就早晨这么一顿,肉丸子和菜丸子全没了。   但娘三儿却吃得心满意足,满嘴流油。豆腐是谢家沟姓李的一家磨的,因为查的严的问题,已经好久不磨,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大量磨豆腐。谢家沟的队员们拿着鸡蛋之类的东西去换。   谢灵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豆腐,但豆腐里面含有蛋白质,在物资稀缺的环境下,是非常好的营养品。   家里的鸡蛋都被娘三儿吃了,谢灵干脆拿钱换了一捆豆腐。   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大烩菜,她还调了个小葱拌豆腐,味道不错,抿在嘴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娘三儿都很喜欢。   三人吃得饱饱的,谢灵让两个闺女在堂屋慢走消食,她则是快速把碗洗了,要知道一会儿可是有人来家里的。   果不其然,等谢灵收拾好厨房,打开大门,就见好几个孩子等在门口。   “谢姨姨,过年好。”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冲谢灵拱拱手。   谢灵对几个孩子笑笑,然后说道:“快来家里坐坐啊!”   说着,带着孩子们来到堂屋。   堂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炸面片,炸面花。   当然,最引孩子注意的还是那满满一盘子的瓜子与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纸包着的糖果。   来的五个孩子里,唐婶李荷花家的有三个,其它两个是桂香嫂子家的栓子和根生。五人分成两堆,显然不是一路来的。但此时,五个孩子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视线粘在糖果上。   显然几个小孩子都是想吃的,不过四男一女,年纪不大,但很懂事,没有乱摸。   谢灵看出几个孩子眼里的渴望,她冲他们温柔一笑,温声道:“姨姨把东西摆在桌上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小皮猴们吃嘛!别跟姨姨客气,多抓一些。”   大年初一上午,本来就是这群孩子们的热闹时间。每家堂屋圆桌上的东西就是供来家里的小孩子拿的。   只不过,谢家盘子里的糖果有些多,让她们筹措了。   不过,小孩子最会看眼色,见谢灵冲他们笑的和善,又听到谢灵的话。   眼睛一亮,然后伸手从桌上拿糖果和瓜子,放进自己衣裳的大兜里。   “炸面片和炸面花,小姨往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炸面花也有的是咸的,大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味道吃。”谢灵笑着站在一旁,提醒几人。   西屋里听到动静的秋阳秋月也出来,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叫出声,“哇,你们都来了。”   “对啊,小姨炸的面片和面花都特别好吃呢!”秋阳秋月想起那甜滋滋的味道,眯眯眼,一边抓起一个可爱的面花,一边对几个小伙伴说道。   屋子里,七个孩子说笑成一团,显得十分热闹。谢灵就在旁边笑着看几人闹。   孩子一般不会在一家停留太久,这不,没过多久,几个孩子就和谢灵告别。   “姨姨,我们要走了。”   大概觉得谢灵比较和善,走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告别。   谢灵叫住几人,把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几个孩子。   堂婶李荷花家的三个孩子,谢灵给了五分钱,栓子和根生给了三分钱。   这压岁钱不多不少,谢灵掐得正好。毕竟,谢灵给了别人,人家家长也会给秋阳秋月。   钱被红纸包着,几个孩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能接到红包,都高兴极了。向谢灵道声谢后,随即蹦蹦跳跳地离开谢家。而秋阳秋月也跟在她们后面。   “秋阳秋月,你们家里的糖果好多啊!”   “那当然了,这是小姨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其中,这个橙子味的最好吃了,这个黄色的糖纸也最好看。”   “啊,这个红色的也好看呢!”   “哇,咱们可以收集糖纸了。”      谢灵站在院里隐约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说话声。   一上午,谢灵家陆陆续续来了四拨人,第二波是谢家本家的孩子,比李荷花家的关系远,谢灵给他们包了三分钱的红包。   第三波是陈丫子的儿子闺女,志安和志乐,兄妹两个牵着手,来到谢灵家里。   规规矩矩的给谢灵行了晚辈礼,拜了年。   “谢姨姨,新年快乐,我和妹妹给您拜年啦。”   谢灵被两人这九十度鞠躬礼给吓了一跳,这种礼节一般都是小辈给家里老人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辈行的。   她立马扶起两人,说道:“你娘这够客气的,来小姨这儿还让你们讲究这个。”   显然,志安志乐好好的不会做这个,只会是陈姐嘱咐儿子闺女的。   “娘说,您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您起的。娘说,她不能来,所以让我们来好好感谢您。”说完,他才就着谢灵的手起来。   谢灵毫不避讳地让秋阳秋月跟志安志乐耍。   新猪场的事,虽然不是谢灵特意帮陈丫子的,但陈丫子确实因此受益。得了肉是次要,队里的大人不再对避讳志安志乐才是陈丫子最高兴的。   谢灵教陈丫子冰糖葫芦,又给她提供冰糖,让她有了来钱的路子。   给孩子起名字,一件一件的,可能对于谢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但对于陈家三口,却是让她们有了很大改变。   志安十岁还不算大,但他从小见得多,性子早熟。也隐约明白谢灵对他们的帮助。   说话的时候真心实意,谢灵把两个孩子扶起,没说什么,只摸摸他们的头。   让两个孩子抓了一把瓜子糖果,递过红包。   两个孩子刚走不久,第四波也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谢家。   谢云云穿着一身绿军装,梳着两个辫子,嘴角带笑,背着手,来到谢家堂屋,坐在堂屋板凳上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谢灵,你猜猜我今天来找你干嘛?”说话时,神采飞扬。   肯定是好事呗!想想谢云云的性子,试着猜测道:“穿了身绿军装,所以向我炫耀来了?”   谢云云:话说她有这么幼稚吗?   要是谢灵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有。   一看谢云云的神色就知道她没说对,再看看她始终背在后面的手,谢灵也懒得和她玩猜谜游戏。她神色慵懒坐在首位的椅子上,手扶着把手,不搭理她。   真是无趣的家伙。   谢云云心里腹诽一句,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眼睛里闪过喜悦,谢灵一定想不到自己来找她做啥。   “谢灵,我今天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说起原进宇她还是有些羞怯,脸红红的,“原进宇下个月结婚。”   谢灵:   她就那么愣在那里,她是谢灵,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她说了什么?   结婚?   上次小学开学的时候,两人见面还是不熟的样子,这会儿竟然结婚?一个生产队的,为啥她就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好半天,谢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说一句:“乡下人发啥请帖。”   闻言,谢云云笑的羞涩,“请高中同学,我都发了请帖。不过,同学也没几个,就你和王悦,刘小英。至于进宇那块,好像就一个男同学。”   谢灵:“额。”   看到这样的谢灵,谢云云越发得意,继续说道:“谢灵,没想到吧,我竟然比你早结婚。不知道你讲究个啥,咱乡下人还先定亲,看我一步到位,直接结婚。”谢云云拿谢灵说的话怼起谢灵。   谢灵这次真的是甘拜下风,这世界变化真快,看看谢云云神采飞扬的神色,咳嗽一声开口说道:“你们怎么好好的就结婚了?”这瞒地太严了,之前一丝风声也没听到。   “咳,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他要结婚了,祝福我们就对了。”谢云云仿佛想到什么,脸再次烧起来。   她不说,谢灵也不勉强,只是观察她片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放下心,说道:“祝贺你了,谢云云。不过,你大年初一上我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确定不是故意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最后一句话,谢灵没说,但她的表情显而易见就是这么个意思。   谢云云有些心虚,她确实是故意来的,不过她不承认,谢灵能说个啥子。   确实,她不承认,谢灵也不能说啥,只不过,说了一会儿,谢灵就想赶人了。因为,这人太幼稚了。   谢灵守在家里,等小孩子上门。那边,秋阳秋月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走街串巷,去别人家里装一兜瓜子,时不时的有一两个糖果,和谢家不能比,但两人也很高兴。   在徐家湾的时候,两人过年也会去亲戚家邻居家装瓜子,可是每次一出人家家门,徐家宝和徐小宝就强硬从两人的兜里抢过东西。   如果秋阳秋月不给,徐家宝就会向王娣来告状。然后,不仅兜里的东西存不住,还要讨一顿打。   而现在,没有奶,没有什么哥哥,也没有什么宝,只有欢乐自在的两人和小伙伴们。   一直到晚上,躺在炕上,秋阳秋月还在叽叽喳喳的回忆白天的欢乐。   秋阳:“别人家里都贴红红的对联了,咱们家就没贴。”   秋月:“好多哥哥姐姐拿着本子一直蹲在别人家门口写字呢!为什么啊?”   “应该是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哥哥姐姐们收集对联。”   秋阳:“哥哥姐姐们好勤快啊!大年初一就收集。”   因为,再晚点,大门上的对联可能就被顽皮的孩子撕掉了。谢灵心里这么想,说出口地却是:“是啊,以后秋阳秋月念书要勤快一点哦。”   秋月:“小姨,今天街上好多小伙伴呀!好多人我都觉得好陌生,之前就没见过。”   因为,好多女孩之前都被长辈拘在家里干活。今天过年,当然要把孩子放出来挣压岁钱呀!   谢灵认真听两个闺女说话,时不时地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一些不好的事,她没有跟两人说。   秋阳秋月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兜里的钱,连忙起身,把钱和红包掏出来交给谢灵。   “小姨,今天有几个奶奶给我和妹妹钱,都在这儿了。”   “两个红包,荷花奶奶给了一个,陈婶婶给了一个。桂香婶婶给了三分钱,几个叔奶奶也给了三分。”说到这儿,秋月挠挠头,想了想,“云云姨姨也给了我和姐姐一人一个红包。”   谢灵把人一一记在心里。   至于钱,谢灵没有拿,而是从炕上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东西。 第57章 手表   谢灵拿着两个木制的存钱罐递到两个闺女面前, 笑着开口:“这是徐叔叔给你们的新年礼物。以后, 你们可以把钱存到里面。这次的压岁钱不用给小姨,你们自己攒着。”   收到礼物,秋阳秋月高兴得很, 把自己的压岁钱放进存钱罐里, 然后抱在怀里。   谢灵叫她们这样, 有些好笑的说道:“放到窗台上明天再瞧, 现在先睡觉。”   秋阳秋月依依不舍的放下存钱罐,然后躺在炕上。谢灵给俩人盖好被子,熄灭煤油灯也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谢家没有亲戚,谢灵也没有去走亲戚。   只在初十的时候, 牵着两个闺女给谢爸谢妈上坟磕头。   下午又去了徐家湾。谢灵大姐谢静葬在罗家老坟,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来到罗家。   罗家这段日子过的不算好, 尤其是传出王娣来偷东西的消息后,罗家本就不好的人缘变得更差了。   谢灵到罗家的时候, 王娣来正在哄孙子。   “家宝乖, 奶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时候,谢灵一直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当时,她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行为上却是难以做到。   徐锐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安抚她的背,说道:“拿书的事过去了。你给徐叔的画,除了徐叔徐老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我嘱咐过徐叔,不让他说出去。至于以后,都有我在。”他希望谢灵是肆意的,开心的,而不是现在后怕的样子。   谢灵被他抱到怀里,也没有反抗,靠在他胸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徐锐,有你真好。”谢灵仰着头,注视着男人,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你真好,谢灵。徐锐心里默念,嘴上没说话。他的目光全被谢灵的脸、眼睛、嘴唇吸引住。   我想吻你了,谢灵。徐锐心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靠近怀里的女人。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交,呼吸环绕。   谢灵被男人有些凶悍火热的气息包围,不自觉的闭上眼。   “灵灵,睁开眼,看着我。”   此时的徐锐不复之前在谢灵面前的沉默,听话。   周身的气势变强,看向谢灵的目光灼热,充满掠夺的意味。   谢灵被他看的羞恼,听到他这话,不自觉的拍打他的胸膛,这男人真可恶,要亲就快亲,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谢灵变得迷迷糊糊,心里那么想着,行动上却截然相反,不自觉的睁眼,然后被男人眼里的灼热一刺,本能觉得危险,无意识的想要退开。   徐锐哪里会让她退,怀里人睁开了眼,他再也忍不住地吻上去。   唇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吻上那处柔软。   此时,徐锐已经不再青涩。   先是不停地在谢灵的唇上蠕动,克制着凶狠的力道,轻轻的研磨、舔舐。   谢灵睁着眼睛,像是被男人的热情吓到,或许是害羞,想要闭眼。   徐锐哪里愿意,只用手抚摸她的眼睛,喃喃自语:灵灵,不要闭眼。看着我。   谢灵张张嘴,想要回应,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   无意间,徐锐已经扣开她的的牙关,这种亲密刺激地徐锐更加失控。   随即,他再也克制不住。   谢灵坐在凳子上,看向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人。神情娇羞,从脸到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嘴唇又红又肿。   难以想象,这会是她自己。   偏偏,一旁两个闺女还问她:   “小姨,你嘴怎么啦?”   “看着好肿,小姨你疼不疼。”   两人说着,还想摸摸谢灵的嘴。   小姨·谢灵表示,她不疼只是麻。可是这话能说吗。   她避开两人伸过来的手,勉强对两个闺女笑笑,说道:“小姨被虫子咬了一下,就是有点肿,不怎么疼。”   “可是,小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真是不疼吗?”   谢灵:“真的不疼。”   这边,谢灵被两个闺女问住。   而罪魁祸首·徐锐则是心情愉悦的回到家。   徐家爹娘和几个兄弟虽然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而徐锐,房子还没盖好,他又是一人,所以先和徐长喜刘秋苗在一起吃饭。   此时,刘秋苗正在厨房里做三人的晚饭。   徐锐拎着几样东西进了厨房。   “娘,这是谢灵给的年礼。”   刘秋苗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去一看。   三包红豆糕,包装好,看着就不便宜。还有两盒烟,外加一瓶酒,不过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酒,但看着包装应该是的。   “瓶子里是山楂酒,酒精浓度很低,是谢灵自己酿的。她说这酒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能喝,不存在喝醉或者伤身体的问题,让您放心喝。”   刘秋苗知道是谢灵送的年礼,本来就高兴得很。   听到徐锐后面的话,她笑的更加和蔼,灵灵这孩子真有心了,这礼物送的周到,肯定是专门问过儿子后准备的东西。   至于谢灵自己酿的山楂酒,到底好不好喝,没人在意这个问题。只知道,这是谢灵的一番心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锐就把山楂酒打开。   顿时,一股清香铺满整个饭桌。   徐长喜禁不住先倒了一碗,喝了一口,酸酸的。虽然没有烈酒的甘醇,酒精的味道只是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但也不影响徐长喜对它的喜爱。   看老头子喝了一口又迫不及待给自己倒上的样子,刘秋苗也有些好奇,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怕辣,刘秋苗到底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感觉有些酸,有些细腻。她不知怎么描述,总之好喝的很。   “灵灵真是个手巧的,这酒真是好喝极了,也不知她怎么做的。我以前也做过山楂酒,可没有这么好喝呀!”   不光谢家沟有山楂树,南理这边也有不少山楂。   那山楂酸的很,大家不愿意吃,泡着喝水也有些酸。   有条件的人家就会拿它做山楂酒。这几年,徐家的日子过得不错。   徐长喜又是个爱喝酒的,刘秋苗也做一些山楂酒,味道不难喝。   却也没有谢灵做得这么香。   徐锐听着他娘的赞叹声,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心情好得很。   不过,见老头子一碗一碗的喝着,饭也顾不上吃,刘秋苗就有些不乐意了。   老头子喝的太快了,就算不给儿子留,怎么也得给孙子留点。   于是,冲徐锐说道:“去叫你两个侄子过来吃饭,让他们也尝尝,灵灵这山楂酒浓度不高,小孩子喝着也好。”   这一叫,不仅两个孙子来了,三个儿子儿媳妇也跟在徐锐身后。   大儿媳王英拿着一盆炖土豆,二儿媳妇陈男拿着几张馅饼,三儿媳妇刘晓云大着肚子,手里没拿东西。   不过,徐文手里却是端着一人炒干菇。老大徐解放抱着小儿子。   刘秋苗就是想叫两个孙子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口子都来了。   “你这大着肚子咋还来呢,徐文也是,不扶着你,净让你自己走。”刘晓云怀孕五个多月,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刘晓云体型偏瘦,配着鼓囊囊的肚子,刘秋苗看着有些不忍。   虽说肚里是她的孙子,可说句实话,这孩子也太会吸营养了,刘晓云自从怀孕后,吃得多喝得多,结果自己没胖,反而瘦了不少,再看她的肚子,五个多月,都有别人六个月大小了,一看就是孩子吸走了。 第55章 徐家事   刘晓云听到婆婆的话, 笑的爽朗, “我身体好,有一会儿路哪会累。”这孩子虽说能吃,但是真不闹腾她娘。   刘晓云看着瘦了, 但身体却是有精神的。   一旁, 几人把菜放在桌子上。   只叫了孙子, 但儿子儿媳能来, 刘秋苗还是非常高兴的。   “今天,本来是想让我俩孙子尝尝这山楂酒,没想到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人喝一点。”刘秋苗一边说着,拿起瓶子, 顺带瞅了徐长喜一眼, 这老头子真能喝, 一会小半瓶都没了。   “山楂酒?娘你酿的时候应该叫我,我帮您一起。”王英接过刘秋苗的瓶子, 准备给众人倒。   一旁, 刘晓云碰碰丈夫的胳膊, 给他使眼色。   正在傻乐的徐文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说道:“大嫂, 我来给大家倒,你快坐着吧!”   刘秋苗点点头:“对着嘞,让文子倒,英子你快坐下。”   徐文笑着给众人倒上,刘秋苗在一旁看着她们喝。   等她们喝完, 忙问道:“你们觉得味道怎么样?”   “好喝。”   “好喝。”      大家点点头,味道真是不错。不过,这不是他娘酿的吧?众人心里纳闷。   “这是灵灵给我们老俩送的年礼,这山楂酒是她自己酿的嘞!”看到众人眼里的赞叹,刘秋苗笑着说道。   灵灵?众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亲兄弟定亲,他们几个当然高兴。但也不会特意关注弟妹的情况。   倒是王英和刘晓云俩人先想起来。   四弟定亲的对象不就叫谢灵吗?   这姑娘趁现在不忙就送来年礼,再一想刚才那个味道。   两人心中有数,这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巧。   虽然她们分家了,但妯娌之间总要相处。有一个聪明的弟妹总比那些个蠢笨的。   一旁,可口的山楂酒,陈男喝着却是没滋没味。   本来,徐家几个儿媳里,她最不得刘秋苗喜欢。本想着弟妹来了也得适应好长时间,就像她刚嫁过来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那段期间,婆婆也没有多喜欢她。   可这未过门的弟妹,还没进门呢,就讨了婆婆喜欢。   陈男自怜自艾,可她也不想想,她未过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给未来婆婆带点东西。   反而是徐解军天天帮陈家上工,那会儿陈家人不用说送吃的,连个谢都没有。   陈男嫁进徐家,自以为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可是哪家长辈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媳妇,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活像婆家苛待她似的。   刘秋苗婆婆去的早,嫁到徐家没有受过刁难,公公是个脾气好的,丈夫看着倔,也是疼老婆的。   刘秋苗自己没吃过啥苦,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对媳妇也十分宽容。   陈男嫁进徐家,虽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也没有过多苛待。加上陈男没有坏心,在徐家可比重男轻女的娘家舒服多了。   在场众人可不管陈男的想法,只乐呵呵的吃着菜,喝几口山楂酒,心里美滋滋的。   “奶,这个好好喝啊!我还要一碗。”徐磊大口大口喝完,继续冲刘秋苗要山楂酒。   一边的徐周看看空了的碗,脸红红的,同样用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秋苗。   刘秋苗乐的不行,刚要给两个乖孙子倒,结果插进一个声音:“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多喝,周周快别喝了,当心喝坏肚子。”   声音在一群言笑晏晏的人中间,有些别样的尖锐。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徐解军暗道一声糟糕,这媳妇咋回事!这几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这又闹什么脾气。她也不想想,那酒要是真对小孩儿不好,他娘能让两个孙子喝吗?要知道,他娘平时最疼两个孩子了。   此时,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刘秋苗冷下脸。   几个兄弟有些莫名其妙,王英和刘晓云却是瞬间明白二弟妹/二婶感的毛病犯了,又心歪了。   在尴尬的气氛中,冷漠低沉的声音响起:“谢灵酿的是一种低度果酒,她加了白糖,还保留山楂的天然果香,无论大人孩子都可以食用,可以健脾开胃。”   在徐家,徐锐从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   他不喜欢任何诋毁谢灵的话,陈男说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他还是准备解释一下。   陈男的脸瞬间爆红,眼眶湿润,流出眼泪。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样,陈男永远是敢说不敢当。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胆小。   刘秋苗觉得自己遇到克星了,哭是她的绝招,可让陈男这么一哭,她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哭能这么用啊。   好好的一场聚餐,被陈男给弄得不上不下,草草收场。   回到自己屋里的陈男则哇哇哭了一场,这点徐周可以作证。因为徐解军没理自己媳妇,陈男只能拽着儿子哭。   娘俩屋里流泪,门外,徐解军蹲着身子抽着叶子烟。   徐解军有时也很累,听着媳妇的哭声累,想着儿子越发敏感内向的性子累。   突然,他忍不住了,走进屋里把茫然失措的儿子抱起来,不理会陈男的哭喊,抱着儿子往他娘的屋子里走。   “儿子,害怕不。”   “我,不害怕。”   “跟爹说实话,爹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徐周低低的抽噎:“我害怕的,爹,我害怕。”   徐解军拍拍儿子的背,轻声安抚:“不怕,不怕,爹带你去你奶那儿,今晚周周跟奶睡,好不好?”   “好。”   把儿子送到他娘屋里,刘秋苗啥也没说,接过孙子。   “你快走吧,把周周搁这儿,我跟我孙子睡。”   也不看她儿子,只把孙子揽在怀里哄着。   徐周依赖的靠在刘秋苗身上,徐解军看着顿时放下心。随即,听他娘这么说,顿时无奈一笑。   “周周到您老俩这儿,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陈男还在小声哭着。   徐解军没说话,只把炕衬好,把被子弄好,揽过陈男,把她塞进被里,说着:“睡吧,今晚周周跟娘睡,咱夫妻俩睡。以后有啥委屈跟你男人哭诉,不要对着周周,周周还小,他听不懂。”   说这话时,徐解军眼里闪过浓浓的无奈。自己的选的媳妇,不能祸害其他人,只祸害他就够了。   至于周周,跟着他娘就好。 第56章 过年   刘秋苗搂着自己的乖孙子睡觉, 也不好奇老二屋里的动静, 事实上徐家几个屋子都不好奇,因为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无非是陈男委屈流泪呗!   徐家就连最粗枝大叶的徐文都知道他二嫂是个心思细又爱哭的人。   第二天, 刘秋苗早早起来, 把她炸的菜丸子用油布包起来, 从柜里拿一包红糖, 放到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递给徐锐。   “一会儿骑着车,给灵灵送过去。还有,锐子啊, 你现在也放假不上班了, 趁过年之前, 多去谢家沟走走,看看灵灵, 她一个姑娘家的不容易, 家里有啥力气活需要干了, 你多帮帮她。”   锐子主动提起结婚,心里应该是喜欢人家姑娘的。   但他冷冰冰的, 又是个不会说话的。   刘秋苗心里怎么也放不下,瞅空就想说说他。   “你也别不知道说什么,前几天那宅基地不是批下来了吗。你就和灵灵说说这,那新房建成可是你俩住的。”   一旁,徐长喜突然插话:“你要的那地方有点偏, 而且面积有些大了。你是怎么想的。”   徐锐坦言说道:“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至于屋子,我准备多盖几间,我和谢灵的新房,两个闺女一间,以后的孩子一间。您和娘以后也可以住一住。”,这里的闺女指的是谢灵的两个外甥女,刘秋苗和徐长喜都知道。她们也不反对,既然儿子要娶人家,与之相应的就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而且,定亲那天,刘秋苗两人见过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被谢灵教的好,人长的俊俏不说,性子也大大方方。   真是谁教的像谁,想到这儿,刘秋苗瞬间想起了二儿媳,随即,心里一口气堵在那,上不上去,下也下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   徐长喜没想那么多,只沉思片刻,问道:“你手里的钱够用不?”   徐锐点点头道:“够的。”   徐长喜闻言也不多说,锐子有见识,又是个有主见的性子,他当爹的也不会干预他的决定。只是听到他那句让您和娘也去住住,心里到底熨贴。   接下来,三人不再说话。   吃过饭,徐锐就把刘秋苗准备的回礼给谢灵送过去。   谢灵送年礼送的比较早,一是因为谢家白事没过一年;二则是考虑到徐家儿媳妇多,亲戚也多,年礼肯定走的不少。作为未过门的媳妇,还是早一些低调一些好。   所以,在刘秋苗回完礼以后,其他人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年礼。   直到大年三十还有少数心大的人家没走完年礼呢!   这一天,谢家沟家家户户都在贴对联和年画。   对联年画不似以往的喜庆,以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已经过时,或者说是被限制了。包括吉庆有余、五谷丰登、招财进宝等的年画。   如今的对联变成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等和此类似的内容。   变化最多的还是年画,各家都要贴主/席像和造/反内容的年画。   当然这一切的热闹和改变不包括谢灵家。   白事前三年不贴对联不张年画,谢灵家也是如此。   她起了个大早,坐上锅开始炸土豆块,炸豆腐块。至于肉丸子和菜丸子在几天前就炸好了。   豆腐土豆肉丸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不管油再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总想让亲人吃点好的。   光年底炸东西,就要消耗家里一小半的油。其它人家如此,谢灵家也一样。   炸完豆腐和土豆,还剩一些油,谢灵干脆起好面条,炸了一墟片和面花,这些可以在明天来孩子的时候给她们抓上吃。   大年初一   谢灵和两个闺女早早起来。   谢灵还是一身藏蓝色的棉袄棉裤,黑色棉布鞋。   与之相比,秋阳秋月喜庆多了,两人棉袄是蓝色的,裤子却是枣红色的新裤子,棉布鞋上绣着精致粉嫩的小猪。   她们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谢灵分别给两人编了两个辫子,把红头绳系成蝴蝶结的形状,好看极了。   早晨,秋阳秋月对着桌上的小镜,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美滋滋的。   谢灵淘米的水让三人洗了脸,不知道是两个人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脸格外的细腻。   “小姨,我感觉我的脸好光滑啊!”秋月最爱美,摸摸自己的小脸,仰起头对正在给自己编辫子的谢灵说道。   谢灵噗嗤一声笑开,淘米水的效果哪有那么好,也就是这几个月两个闺女吃得好,早睡早起,没有黑天摸地的干活。   加上谢灵一直督促她们用皂荚洗手,用雪花膏擦脸。不能说两人像谢灵那样白,但也有光泽了,一看就是气色极好。   至于那淘米水,也是谢灵看过产地才敢用的。   这里的大米来自临县,湖县和长县条件差不多,都穷的很,农药化肥想打也打不起。   要不然,谢灵也没那么心大,就是在没有洗面奶也不会让自己和两个闺女用淘米水洗脸。   当然,谢灵面上不会反驳秋月的话,而是附和着说道:“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看着就喜庆。   秋月从不怀疑小姨说得,本来就觉得好看的她顿时觉得自己更美了。   于是,蹦蹦跳跳的牵着姐姐的手出去屋子,临走前对谢灵说着:“小姨你快点,我和姐姐去米饭好了没。”   说罢,想想白生生软乎乎的大米饭,顿时绷得更欢。   谢灵笑着摇摇头,继续给自己编辫子,刚来的时候,她极为不习惯编辫子。   几个月下来,看着看着,感觉还怪顺眼,就是显得人太年轻了。   不过,她本来就小,翻年才十九。突然,想起徐锐也才二十一,而他们今年就要结婚。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镜子里倒映出的女人笑的温柔。   早晨起来,谢灵先闷了白米饭,等谢灵收拾好自己,去了厨房已经有米饭的香味传来。   秋阳秋月专注的看着锅。   谢灵摸摸两人的头,说道:“小姨待会炒菜,你俩在这儿,刚洗白的小脸要被弄脏了。今天小姨烧火,你家去堂屋耍吧。”   秋阳秋月同时摇头,她们想陪小姨一起做,要不然小姨忙不过来的。   “去吧,这回炒菜很快的。肉丸菜丸、炸豆腐,炸土豆都是熟的,小姨一炒就好了。一会儿好了,小姨叫你们。”   秋阳秋月被谢灵接来四个月了,初来时的怯懦已经不见,眉眼间更多的是活泼和自信。   这段时间里,谢灵很疼爱她们,但却不会娇惯。   两个孩子褪去小心翼翼,还是一样的懂事。   谢灵感到欣慰,但还是摇头拒绝,让她们出去了。今天过年,两个小孩子玩的开心就好。   谢灵给两人讲清楚道理,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离开厨房。两人来到西屋,从小书箱里拿出积木。   只见一座房子的具体雏形已经显现,秋阳秋月分别把自己的小床和柜子放在各自的小屋里。把门拼好,就差屋顶了。   秋月兴冲冲地对一旁的秋阳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拼屋顶,然后把它按上。”   秋阳被她妹的奇特思维惊了一下,拼了屋顶她们还能看到房子里面的东西吗?   偏偏秋月继续开口了:“咱们拼了屋顶,继续把堂屋的茶几门槛拼好。”   秋阳:“小姨的屋子还没拼呢!”   闻言,秋月忙去木制的书箱里找小块积木,把一对小木块翻了个遍,都没找着床和柜子形状的木块。   她准备挠头,随即想起自己美美的小辫子,改抠手心,眼里带着疑惑,开口说道:“姐姐,没有啊,没有小姨的床,柜子,只有门,咱们已经拼上了。”   秋阳对此也非常疑惑,不过她不似秋月这么好奇,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床,干脆安静的拼起围栏来。   秋月想了一会儿也放弃了,等有时间了问问小姨吧!然后,放下这个问题,也开始和姐姐一起拼围栏。   就像谢灵说的那样,炒菜很简单,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就早晨这么一顿,肉丸子和菜丸子全没了。   但娘三儿却吃得心满意足,满嘴流油。豆腐是谢家沟姓李的一家磨的,因为查的严的问题,已经好久不磨,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大量磨豆腐。谢家沟的队员们拿着鸡蛋之类的东西去换。   谢灵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豆腐,但豆腐里面含有蛋白质,在物资稀缺的环境下,是非常好的营养品。   家里的鸡蛋都被娘三儿吃了,谢灵干脆拿钱换了一捆豆腐。   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大烩菜,她还调了个小葱拌豆腐,味道不错,抿在嘴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娘三儿都很喜欢。   三人吃得饱饱的,谢灵让两个闺女在堂屋慢走消食,她则是快速把碗洗了,要知道一会儿可是有人来家里的。   果不其然,等谢灵收拾好厨房,打开大门,就见好几个孩子等在门口。   “谢姨姨,过年好。”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冲谢灵拱拱手。   谢灵对几个孩子笑笑,然后说道:“快来家里坐坐啊!”   说着,带着孩子们来到堂屋。   堂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炸面片,炸面花。   当然,最引孩子注意的还是那满满一盘子的瓜子与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纸包着的糖果。   来的五个孩子里,唐婶李荷花家的有三个,其它两个是桂香嫂子家的栓子和根生。五人分成两堆,显然不是一路来的。但此时,五个孩子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视线粘在糖果上。   显然几个小孩子都是想吃的,不过四男一女,年纪不大,但很懂事,没有乱摸。   谢灵看出几个孩子眼里的渴望,她冲他们温柔一笑,温声道:“姨姨把东西摆在桌上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小皮猴们吃嘛!别跟姨姨客气,多抓一些。”   大年初一上午,本来就是这群孩子们的热闹时间。每家堂屋圆桌上的东西就是供来家里的小孩子拿的。   只不过,谢家盘子里的糖果有些多,让她们筹措了。   不过,小孩子最会看眼色,见谢灵冲他们笑的和善,又听到谢灵的话。   眼睛一亮,然后伸手从桌上拿糖果和瓜子,放进自己衣裳的大兜里。   “炸面片和炸面花,小姨往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炸面花也有的是咸的,大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味道吃。”谢灵笑着站在一旁,提醒几人。   西屋里听到动静的秋阳秋月也出来,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叫出声,“哇,你们都来了。”   “对啊,小姨炸的面片和面花都特别好吃呢!”秋阳秋月想起那甜滋滋的味道,眯眯眼,一边抓起一个可爱的面花,一边对几个小伙伴说道。   屋子里,七个孩子说笑成一团,显得十分热闹。谢灵就在旁边笑着看几人闹。   孩子一般不会在一家停留太久,这不,没过多久,几个孩子就和谢灵告别。   “姨姨,我们要走了。”   大概觉得谢灵比较和善,走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告别。   谢灵叫住几人,把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几个孩子。   堂婶李荷花家的三个孩子,谢灵给了五分钱,栓子和根生给了三分钱。   这压岁钱不多不少,谢灵掐得正好。毕竟,谢灵给了别人,人家家长也会给秋阳秋月。   钱被红纸包着,几个孩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能接到红包,都高兴极了。向谢灵道声谢后,随即蹦蹦跳跳地离开谢家。而秋阳秋月也跟在她们后面。   “秋阳秋月,你们家里的糖果好多啊!”   “那当然了,这是小姨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其中,这个橙子味的最好吃了,这个黄色的糖纸也最好看。”   “啊,这个红色的也好看呢!”   “哇,咱们可以收集糖纸了。”      谢灵站在院里隐约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说话声。   一上午,谢灵家陆陆续续来了四拨人,第二波是谢家本家的孩子,比李荷花家的关系远,谢灵给他们包了三分钱的红包。   第三波是陈丫子的儿子闺女,志安和志乐,兄妹两个牵着手,来到谢灵家里。   规规矩矩的给谢灵行了晚辈礼,拜了年。   “谢姨姨,新年快乐,我和妹妹给您拜年啦。”   谢灵被两人这九十度鞠躬礼给吓了一跳,这种礼节一般都是小辈给家里老人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辈行的。   她立马扶起两人,说道:“你娘这够客气的,来小姨这儿还让你们讲究这个。”   显然,志安志乐好好的不会做这个,只会是陈姐嘱咐儿子闺女的。   “娘说,您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您起的。娘说,她不能来,所以让我们来好好感谢您。”说完,他才就着谢灵的手起来。   谢灵毫不避讳地让秋阳秋月跟志安志乐耍。   新猪场的事,虽然不是谢灵特意帮陈丫子的,但陈丫子确实因此受益。得了肉是次要,队里的大人不再对避讳志安志乐才是陈丫子最高兴的。   谢灵教陈丫子冰糖葫芦,又给她提供冰糖,让她有了来钱的路子。   给孩子起名字,一件一件的,可能对于谢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但对于陈家三口,却是让她们有了很大改变。   志安十岁还不算大,但他从小见得多,性子早熟。也隐约明白谢灵对他们的帮助。   说话的时候真心实意,谢灵把两个孩子扶起,没说什么,只摸摸他们的头。   让两个孩子抓了一把瓜子糖果,递过红包。   两个孩子刚走不久,第四波也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谢家。   谢云云穿着一身绿军装,梳着两个辫子,嘴角带笑,背着手,来到谢家堂屋,坐在堂屋板凳上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谢灵,你猜猜我今天来找你干嘛?”说话时,神采飞扬。   肯定是好事呗!想想谢云云的性子,试着猜测道:“穿了身绿军装,所以向我炫耀来了?”   谢云云:话说她有这么幼稚吗?   要是谢灵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有。   一看谢云云的神色就知道她没说对,再看看她始终背在后面的手,谢灵也懒得和她玩猜谜游戏。她神色慵懒坐在首位的椅子上,手扶着把手,不搭理她。   真是无趣的家伙。   谢云云心里腹诽一句,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眼睛里闪过喜悦,谢灵一定想不到自己来找她做啥。   “谢灵,我今天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说起原进宇她还是有些羞怯,脸红红的,“原进宇下个月结婚。”   谢灵:   她就那么愣在那里,她是谢灵,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她说了什么?   结婚?   上次小学开学的时候,两人见面还是不熟的样子,这会儿竟然结婚?一个生产队的,为啥她就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好半天,谢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说一句:“乡下人发啥请帖。”   闻言,谢云云笑的羞涩,“请高中同学,我都发了请帖。不过,同学也没几个,就你和王悦,刘小英。至于进宇那块,好像就一个男同学。”   谢灵:“额。”   看到这样的谢灵,谢云云越发得意,继续说道:“谢灵,没想到吧,我竟然比你早结婚。不知道你讲究个啥,咱乡下人还先定亲,看我一步到位,直接结婚。”谢云云拿谢灵说的话怼起谢灵。   谢灵这次真的是甘拜下风,这世界变化真快,看看谢云云神采飞扬的神色,咳嗽一声开口说道:“你们怎么好好的就结婚了?”这瞒地太严了,之前一丝风声也没听到。   “咳,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他要结婚了,祝福我们就对了。”谢云云仿佛想到什么,脸再次烧起来。   她不说,谢灵也不勉强,只是观察她片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放下心,说道:“祝贺你了,谢云云。不过,你大年初一上我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确定不是故意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最后一句话,谢灵没说,但她的表情显而易见就是这么个意思。   谢云云有些心虚,她确实是故意来的,不过她不承认,谢灵能说个啥子。   确实,她不承认,谢灵也不能说啥,只不过,说了一会儿,谢灵就想赶人了。因为,这人太幼稚了。   谢灵守在家里,等小孩子上门。那边,秋阳秋月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走街串巷,去别人家里装一兜瓜子,时不时的有一两个糖果,和谢家不能比,但两人也很高兴。   在徐家湾的时候,两人过年也会去亲戚家邻居家装瓜子,可是每次一出人家家门,徐家宝和徐小宝就强硬从两人的兜里抢过东西。   如果秋阳秋月不给,徐家宝就会向王娣来告状。然后,不仅兜里的东西存不住,还要讨一顿打。   而现在,没有奶,没有什么哥哥,也没有什么宝,只有欢乐自在的两人和小伙伴们。   一直到晚上,躺在炕上,秋阳秋月还在叽叽喳喳的回忆白天的欢乐。   秋阳:“别人家里都贴红红的对联了,咱们家就没贴。”   秋月:“好多哥哥姐姐拿着本子一直蹲在别人家门口写字呢!为什么啊?”   “应该是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哥哥姐姐们收集对联。”   秋阳:“哥哥姐姐们好勤快啊!大年初一就收集。”   因为,再晚点,大门上的对联可能就被顽皮的孩子撕掉了。谢灵心里这么想,说出口地却是:“是啊,以后秋阳秋月念书要勤快一点哦。”   秋月:“小姨,今天街上好多小伙伴呀!好多人我都觉得好陌生,之前就没见过。”   因为,好多女孩之前都被长辈拘在家里干活。今天过年,当然要把孩子放出来挣压岁钱呀!   谢灵认真听两个闺女说话,时不时地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一些不好的事,她没有跟两人说。   秋阳秋月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兜里的钱,连忙起身,把钱和红包掏出来交给谢灵。   “小姨,今天有几个奶奶给我和妹妹钱,都在这儿了。”   “两个红包,荷花奶奶给了一个,陈婶婶给了一个。桂香婶婶给了三分钱,几个叔奶奶也给了三分。”说到这儿,秋月挠挠头,想了想,“云云姨姨也给了我和姐姐一人一个红包。”   谢灵把人一一记在心里。   至于钱,谢灵没有拿,而是从炕上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东西。 第57章 手表   谢灵拿着两个木制的存钱罐递到两个闺女面前, 笑着开口:“这是徐叔叔给你们的新年礼物。以后, 你们可以把钱存到里面。这次的压岁钱不用给小姨,你们自己攒着。”   收到礼物,秋阳秋月高兴得很, 把自己的压岁钱放进存钱罐里, 然后抱在怀里。   谢灵叫她们这样, 有些好笑的说道:“放到窗台上明天再瞧, 现在先睡觉。”   秋阳秋月依依不舍的放下存钱罐,然后躺在炕上。谢灵给俩人盖好被子,熄灭煤油灯也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谢家没有亲戚,谢灵也没有去走亲戚。   只在初十的时候, 牵着两个闺女给谢爸谢妈上坟磕头。   下午又去了徐家湾。谢灵大姐谢静葬在罗家老坟,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来到罗家。   罗家这段日子过的不算好, 尤其是传出王娣来偷东西的消息后,罗家本就不好的人缘变得更差了。   谢灵到罗家的时候, 王娣来正在哄孙子。   “家宝乖, 奶

Ķ(264) | (193) | ת(685) |
Щʲôɣ~~

Ű2019-10-24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时候,谢灵一直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当时,她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行为上却是难以做到。   徐锐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安抚她的背,说道:“拿书的事过去了。你给徐叔的画,除了徐叔徐老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我嘱咐过徐叔,不让他说出去。至于以后,都有我在。”他希望谢灵是肆意的,开心的,而不是现在后怕的样子。   谢灵被他抱到怀里,也没有反抗,靠在他胸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徐锐,有你真好。”谢灵仰着头,注视着男人,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你真好,谢灵。徐锐心里默念,嘴上没说话。他的目光全被谢灵的脸、眼睛、嘴唇吸引住。   我想吻你了,谢灵。徐锐心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靠近怀里的女人。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交,呼吸环绕。   谢灵被男人有些凶悍火热的气息包围,不自觉的闭上眼。   “灵灵,睁开眼,看着我。”   此时的徐锐不复之前在谢灵面前的沉默,听话。   周身的气势变强,看向谢灵的目光灼热,充满掠夺的意味。   谢灵被他看的羞恼,听到他这话,不自觉的拍打他的胸膛,这男人真可恶,要亲就快亲,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谢灵变得迷迷糊糊,心里那么想着,行动上却截然相反,不自觉的睁眼,然后被男人眼里的灼热一刺,本能觉得危险,无意识的想要退开。   徐锐哪里会让她退,怀里人睁开了眼,他再也忍不住地吻上去。   唇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吻上那处柔软。   此时,徐锐已经不再青涩。   先是不停地在谢灵的唇上蠕动,克制着凶狠的力道,轻轻的研磨、舔舐。   谢灵睁着眼睛,像是被男人的热情吓到,或许是害羞,想要闭眼。   徐锐哪里愿意,只用手抚摸她的眼睛,喃喃自语:灵灵,不要闭眼。看着我。   谢灵张张嘴,想要回应,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   无意间,徐锐已经扣开她的的牙关,这种亲密刺激地徐锐更加失控。   随即,他再也克制不住。   谢灵坐在凳子上,看向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人。神情娇羞,从脸到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嘴唇又红又肿。   难以想象,这会是她自己。   偏偏,一旁两个闺女还问她:   “小姨,你嘴怎么啦?”   “看着好肿,小姨你疼不疼。”   两人说着,还想摸摸谢灵的嘴。   小姨·谢灵表示,她不疼只是麻。可是这话能说吗。   她避开两人伸过来的手,勉强对两个闺女笑笑,说道:“小姨被虫子咬了一下,就是有点肿,不怎么疼。”   “可是,小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真是不疼吗?”   谢灵:“真的不疼。”   这边,谢灵被两个闺女问住。   而罪魁祸首·徐锐则是心情愉悦的回到家。   徐家爹娘和几个兄弟虽然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而徐锐,房子还没盖好,他又是一人,所以先和徐长喜刘秋苗在一起吃饭。   此时,刘秋苗正在厨房里做三人的晚饭。   徐锐拎着几样东西进了厨房。   “娘,这是谢灵给的年礼。”   刘秋苗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去一看。   三包红豆糕,包装好,看着就不便宜。还有两盒烟,外加一瓶酒,不过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酒,但看着包装应该是的。   “瓶子里是山楂酒,酒精浓度很低,是谢灵自己酿的。她说这酒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能喝,不存在喝醉或者伤身体的问题,让您放心喝。”   刘秋苗知道是谢灵送的年礼,本来就高兴得很。   听到徐锐后面的话,她笑的更加和蔼,灵灵这孩子真有心了,这礼物送的周到,肯定是专门问过儿子后准备的东西。   至于谢灵自己酿的山楂酒,到底好不好喝,没人在意这个问题。只知道,这是谢灵的一番心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锐就把山楂酒打开。   顿时,一股清香铺满整个饭桌。   徐长喜禁不住先倒了一碗,喝了一口,酸酸的。虽然没有烈酒的甘醇,酒精的味道只是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但也不影响徐长喜对它的喜爱。   看老头子喝了一口又迫不及待给自己倒上的样子,刘秋苗也有些好奇,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怕辣,刘秋苗到底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感觉有些酸,有些细腻。她不知怎么描述,总之好喝的很。   “灵灵真是个手巧的,这酒真是好喝极了,也不知她怎么做的。我以前也做过山楂酒,可没有这么好喝呀!”   不光谢家沟有山楂树,南理这边也有不少山楂。   那山楂酸的很,大家不愿意吃,泡着喝水也有些酸。   有条件的人家就会拿它做山楂酒。这几年,徐家的日子过得不错。   徐长喜又是个爱喝酒的,刘秋苗也做一些山楂酒,味道不难喝。   却也没有谢灵做得这么香。   徐锐听着他娘的赞叹声,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心情好得很。   不过,见老头子一碗一碗的喝着,饭也顾不上吃,刘秋苗就有些不乐意了。   老头子喝的太快了,就算不给儿子留,怎么也得给孙子留点。   于是,冲徐锐说道:“去叫你两个侄子过来吃饭,让他们也尝尝,灵灵这山楂酒浓度不高,小孩子喝着也好。”   这一叫,不仅两个孙子来了,三个儿子儿媳妇也跟在徐锐身后。   大儿媳王英拿着一盆炖土豆,二儿媳妇陈男拿着几张馅饼,三儿媳妇刘晓云大着肚子,手里没拿东西。   不过,徐文手里却是端着一人炒干菇。老大徐解放抱着小儿子。   刘秋苗就是想叫两个孙子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口子都来了。   “你这大着肚子咋还来呢,徐文也是,不扶着你,净让你自己走。”刘晓云怀孕五个多月,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刘晓云体型偏瘦,配着鼓囊囊的肚子,刘秋苗看着有些不忍。   虽说肚里是她的孙子,可说句实话,这孩子也太会吸营养了,刘晓云自从怀孕后,吃得多喝得多,结果自己没胖,反而瘦了不少,再看她的肚子,五个多月,都有别人六个月大小了,一看就是孩子吸走了。 第55章 徐家事   刘晓云听到婆婆的话, 笑的爽朗, “我身体好,有一会儿路哪会累。”这孩子虽说能吃,但是真不闹腾她娘。   刘晓云看着瘦了, 但身体却是有精神的。   一旁, 几人把菜放在桌子上。   只叫了孙子, 但儿子儿媳能来, 刘秋苗还是非常高兴的。   “今天,本来是想让我俩孙子尝尝这山楂酒,没想到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人喝一点。”刘秋苗一边说着,拿起瓶子, 顺带瞅了徐长喜一眼, 这老头子真能喝, 一会小半瓶都没了。   “山楂酒?娘你酿的时候应该叫我,我帮您一起。”王英接过刘秋苗的瓶子, 准备给众人倒。   一旁, 刘晓云碰碰丈夫的胳膊, 给他使眼色。   正在傻乐的徐文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说道:“大嫂, 我来给大家倒,你快坐着吧!”   刘秋苗点点头:“对着嘞,让文子倒,英子你快坐下。”   徐文笑着给众人倒上,刘秋苗在一旁看着她们喝。   等她们喝完, 忙问道:“你们觉得味道怎么样?”   “好喝。”   “好喝。”      大家点点头,味道真是不错。不过,这不是他娘酿的吧?众人心里纳闷。   “这是灵灵给我们老俩送的年礼,这山楂酒是她自己酿的嘞!”看到众人眼里的赞叹,刘秋苗笑着说道。   灵灵?众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亲兄弟定亲,他们几个当然高兴。但也不会特意关注弟妹的情况。   倒是王英和刘晓云俩人先想起来。   四弟定亲的对象不就叫谢灵吗?   这姑娘趁现在不忙就送来年礼,再一想刚才那个味道。   两人心中有数,这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巧。   虽然她们分家了,但妯娌之间总要相处。有一个聪明的弟妹总比那些个蠢笨的。   一旁,可口的山楂酒,陈男喝着却是没滋没味。   本来,徐家几个儿媳里,她最不得刘秋苗喜欢。本想着弟妹来了也得适应好长时间,就像她刚嫁过来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那段期间,婆婆也没有多喜欢她。   可这未过门的弟妹,还没进门呢,就讨了婆婆喜欢。   陈男自怜自艾,可她也不想想,她未过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给未来婆婆带点东西。   反而是徐解军天天帮陈家上工,那会儿陈家人不用说送吃的,连个谢都没有。   陈男嫁进徐家,自以为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可是哪家长辈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媳妇,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活像婆家苛待她似的。   刘秋苗婆婆去的早,嫁到徐家没有受过刁难,公公是个脾气好的,丈夫看着倔,也是疼老婆的。   刘秋苗自己没吃过啥苦,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对媳妇也十分宽容。   陈男嫁进徐家,虽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也没有过多苛待。加上陈男没有坏心,在徐家可比重男轻女的娘家舒服多了。   在场众人可不管陈男的想法,只乐呵呵的吃着菜,喝几口山楂酒,心里美滋滋的。   “奶,这个好好喝啊!我还要一碗。”徐磊大口大口喝完,继续冲刘秋苗要山楂酒。   一边的徐周看看空了的碗,脸红红的,同样用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秋苗。   刘秋苗乐的不行,刚要给两个乖孙子倒,结果插进一个声音:“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多喝,周周快别喝了,当心喝坏肚子。”   声音在一群言笑晏晏的人中间,有些别样的尖锐。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徐解军暗道一声糟糕,这媳妇咋回事!这几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这又闹什么脾气。她也不想想,那酒要是真对小孩儿不好,他娘能让两个孙子喝吗?要知道,他娘平时最疼两个孩子了。   此时,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刘秋苗冷下脸。   几个兄弟有些莫名其妙,王英和刘晓云却是瞬间明白二弟妹/二婶感的毛病犯了,又心歪了。   在尴尬的气氛中,冷漠低沉的声音响起:“谢灵酿的是一种低度果酒,她加了白糖,还保留山楂的天然果香,无论大人孩子都可以食用,可以健脾开胃。”   在徐家,徐锐从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   他不喜欢任何诋毁谢灵的话,陈男说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他还是准备解释一下。   陈男的脸瞬间爆红,眼眶湿润,流出眼泪。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样,陈男永远是敢说不敢当。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胆小。   刘秋苗觉得自己遇到克星了,哭是她的绝招,可让陈男这么一哭,她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哭能这么用啊。   好好的一场聚餐,被陈男给弄得不上不下,草草收场。   回到自己屋里的陈男则哇哇哭了一场,这点徐周可以作证。因为徐解军没理自己媳妇,陈男只能拽着儿子哭。   娘俩屋里流泪,门外,徐解军蹲着身子抽着叶子烟。   徐解军有时也很累,听着媳妇的哭声累,想着儿子越发敏感内向的性子累。   突然,他忍不住了,走进屋里把茫然失措的儿子抱起来,不理会陈男的哭喊,抱着儿子往他娘的屋子里走。   “儿子,害怕不。”   “我,不害怕。”   “跟爹说实话,爹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徐周低低的抽噎:“我害怕的,爹,我害怕。”   徐解军拍拍儿子的背,轻声安抚:“不怕,不怕,爹带你去你奶那儿,今晚周周跟奶睡,好不好?”   “好。”   把儿子送到他娘屋里,刘秋苗啥也没说,接过孙子。   “你快走吧,把周周搁这儿,我跟我孙子睡。”   也不看她儿子,只把孙子揽在怀里哄着。   徐周依赖的靠在刘秋苗身上,徐解军看着顿时放下心。随即,听他娘这么说,顿时无奈一笑。   “周周到您老俩这儿,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陈男还在小声哭着。   徐解军没说话,只把炕衬好,把被子弄好,揽过陈男,把她塞进被里,说着:“睡吧,今晚周周跟娘睡,咱夫妻俩睡。以后有啥委屈跟你男人哭诉,不要对着周周,周周还小,他听不懂。”   说这话时,徐解军眼里闪过浓浓的无奈。自己的选的媳妇,不能祸害其他人,只祸害他就够了。   至于周周,跟着他娘就好。 第56章 过年   刘秋苗搂着自己的乖孙子睡觉, 也不好奇老二屋里的动静, 事实上徐家几个屋子都不好奇,因为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无非是陈男委屈流泪呗!   徐家就连最粗枝大叶的徐文都知道他二嫂是个心思细又爱哭的人。   第二天, 刘秋苗早早起来, 把她炸的菜丸子用油布包起来, 从柜里拿一包红糖, 放到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递给徐锐。   “一会儿骑着车,给灵灵送过去。还有,锐子啊, 你现在也放假不上班了, 趁过年之前, 多去谢家沟走走,看看灵灵, 她一个姑娘家的不容易, 家里有啥力气活需要干了, 你多帮帮她。”   锐子主动提起结婚,心里应该是喜欢人家姑娘的。   但他冷冰冰的, 又是个不会说话的。   刘秋苗心里怎么也放不下,瞅空就想说说他。   “你也别不知道说什么,前几天那宅基地不是批下来了吗。你就和灵灵说说这,那新房建成可是你俩住的。”   一旁,徐长喜突然插话:“你要的那地方有点偏, 而且面积有些大了。你是怎么想的。”   徐锐坦言说道:“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至于屋子,我准备多盖几间,我和谢灵的新房,两个闺女一间,以后的孩子一间。您和娘以后也可以住一住。”,这里的闺女指的是谢灵的两个外甥女,刘秋苗和徐长喜都知道。她们也不反对,既然儿子要娶人家,与之相应的就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而且,定亲那天,刘秋苗两人见过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被谢灵教的好,人长的俊俏不说,性子也大大方方。   真是谁教的像谁,想到这儿,刘秋苗瞬间想起了二儿媳,随即,心里一口气堵在那,上不上去,下也下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   徐长喜没想那么多,只沉思片刻,问道:“你手里的钱够用不?”   徐锐点点头道:“够的。”   徐长喜闻言也不多说,锐子有见识,又是个有主见的性子,他当爹的也不会干预他的决定。只是听到他那句让您和娘也去住住,心里到底熨贴。   接下来,三人不再说话。   吃过饭,徐锐就把刘秋苗准备的回礼给谢灵送过去。   谢灵送年礼送的比较早,一是因为谢家白事没过一年;二则是考虑到徐家儿媳妇多,亲戚也多,年礼肯定走的不少。作为未过门的媳妇,还是早一些低调一些好。   所以,在刘秋苗回完礼以后,其他人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年礼。   直到大年三十还有少数心大的人家没走完年礼呢!   这一天,谢家沟家家户户都在贴对联和年画。   对联年画不似以往的喜庆,以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已经过时,或者说是被限制了。包括吉庆有余、五谷丰登、招财进宝等的年画。   如今的对联变成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等和此类似的内容。   变化最多的还是年画,各家都要贴主/席像和造/反内容的年画。   当然这一切的热闹和改变不包括谢灵家。   白事前三年不贴对联不张年画,谢灵家也是如此。   她起了个大早,坐上锅开始炸土豆块,炸豆腐块。至于肉丸子和菜丸子在几天前就炸好了。   豆腐土豆肉丸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不管油再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总想让亲人吃点好的。   光年底炸东西,就要消耗家里一小半的油。其它人家如此,谢灵家也一样。   炸完豆腐和土豆,还剩一些油,谢灵干脆起好面条,炸了一墟片和面花,这些可以在明天来孩子的时候给她们抓上吃。   大年初一   谢灵和两个闺女早早起来。   谢灵还是一身藏蓝色的棉袄棉裤,黑色棉布鞋。   与之相比,秋阳秋月喜庆多了,两人棉袄是蓝色的,裤子却是枣红色的新裤子,棉布鞋上绣着精致粉嫩的小猪。   她们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谢灵分别给两人编了两个辫子,把红头绳系成蝴蝶结的形状,好看极了。   早晨,秋阳秋月对着桌上的小镜,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美滋滋的。   谢灵淘米的水让三人洗了脸,不知道是两个人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脸格外的细腻。   “小姨,我感觉我的脸好光滑啊!”秋月最爱美,摸摸自己的小脸,仰起头对正在给自己编辫子的谢灵说道。   谢灵噗嗤一声笑开,淘米水的效果哪有那么好,也就是这几个月两个闺女吃得好,早睡早起,没有黑天摸地的干活。   加上谢灵一直督促她们用皂荚洗手,用雪花膏擦脸。不能说两人像谢灵那样白,但也有光泽了,一看就是气色极好。   至于那淘米水,也是谢灵看过产地才敢用的。   这里的大米来自临县,湖县和长县条件差不多,都穷的很,农药化肥想打也打不起。   要不然,谢灵也没那么心大,就是在没有洗面奶也不会让自己和两个闺女用淘米水洗脸。   当然,谢灵面上不会反驳秋月的话,而是附和着说道:“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看着就喜庆。   秋月从不怀疑小姨说得,本来就觉得好看的她顿时觉得自己更美了。   于是,蹦蹦跳跳的牵着姐姐的手出去屋子,临走前对谢灵说着:“小姨你快点,我和姐姐去米饭好了没。”   说罢,想想白生生软乎乎的大米饭,顿时绷得更欢。   谢灵笑着摇摇头,继续给自己编辫子,刚来的时候,她极为不习惯编辫子。   几个月下来,看着看着,感觉还怪顺眼,就是显得人太年轻了。   不过,她本来就小,翻年才十九。突然,想起徐锐也才二十一,而他们今年就要结婚。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镜子里倒映出的女人笑的温柔。   早晨起来,谢灵先闷了白米饭,等谢灵收拾好自己,去了厨房已经有米饭的香味传来。   秋阳秋月专注的看着锅。   谢灵摸摸两人的头,说道:“小姨待会炒菜,你俩在这儿,刚洗白的小脸要被弄脏了。今天小姨烧火,你家去堂屋耍吧。”   秋阳秋月同时摇头,她们想陪小姨一起做,要不然小姨忙不过来的。   “去吧,这回炒菜很快的。肉丸菜丸、炸豆腐,炸土豆都是熟的,小姨一炒就好了。一会儿好了,小姨叫你们。”   秋阳秋月被谢灵接来四个月了,初来时的怯懦已经不见,眉眼间更多的是活泼和自信。   这段时间里,谢灵很疼爱她们,但却不会娇惯。   两个孩子褪去小心翼翼,还是一样的懂事。   谢灵感到欣慰,但还是摇头拒绝,让她们出去了。今天过年,两个小孩子玩的开心就好。   谢灵给两人讲清楚道理,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离开厨房。两人来到西屋,从小书箱里拿出积木。   只见一座房子的具体雏形已经显现,秋阳秋月分别把自己的小床和柜子放在各自的小屋里。把门拼好,就差屋顶了。   秋月兴冲冲地对一旁的秋阳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拼屋顶,然后把它按上。”   秋阳被她妹的奇特思维惊了一下,拼了屋顶她们还能看到房子里面的东西吗?   偏偏秋月继续开口了:“咱们拼了屋顶,继续把堂屋的茶几门槛拼好。”   秋阳:“小姨的屋子还没拼呢!”   闻言,秋月忙去木制的书箱里找小块积木,把一对小木块翻了个遍,都没找着床和柜子形状的木块。   她准备挠头,随即想起自己美美的小辫子,改抠手心,眼里带着疑惑,开口说道:“姐姐,没有啊,没有小姨的床,柜子,只有门,咱们已经拼上了。”   秋阳对此也非常疑惑,不过她不似秋月这么好奇,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床,干脆安静的拼起围栏来。   秋月想了一会儿也放弃了,等有时间了问问小姨吧!然后,放下这个问题,也开始和姐姐一起拼围栏。   就像谢灵说的那样,炒菜很简单,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就早晨这么一顿,肉丸子和菜丸子全没了。   但娘三儿却吃得心满意足,满嘴流油。豆腐是谢家沟姓李的一家磨的,因为查的严的问题,已经好久不磨,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大量磨豆腐。谢家沟的队员们拿着鸡蛋之类的东西去换。   谢灵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豆腐,但豆腐里面含有蛋白质,在物资稀缺的环境下,是非常好的营养品。   家里的鸡蛋都被娘三儿吃了,谢灵干脆拿钱换了一捆豆腐。   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大烩菜,她还调了个小葱拌豆腐,味道不错,抿在嘴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娘三儿都很喜欢。   三人吃得饱饱的,谢灵让两个闺女在堂屋慢走消食,她则是快速把碗洗了,要知道一会儿可是有人来家里的。   果不其然,等谢灵收拾好厨房,打开大门,就见好几个孩子等在门口。   “谢姨姨,过年好。”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冲谢灵拱拱手。   谢灵对几个孩子笑笑,然后说道:“快来家里坐坐啊!”   说着,带着孩子们来到堂屋。   堂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炸面片,炸面花。   当然,最引孩子注意的还是那满满一盘子的瓜子与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纸包着的糖果。   来的五个孩子里,唐婶李荷花家的有三个,其它两个是桂香嫂子家的栓子和根生。五人分成两堆,显然不是一路来的。但此时,五个孩子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视线粘在糖果上。   显然几个小孩子都是想吃的,不过四男一女,年纪不大,但很懂事,没有乱摸。   谢灵看出几个孩子眼里的渴望,她冲他们温柔一笑,温声道:“姨姨把东西摆在桌上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小皮猴们吃嘛!别跟姨姨客气,多抓一些。”   大年初一上午,本来就是这群孩子们的热闹时间。每家堂屋圆桌上的东西就是供来家里的小孩子拿的。   只不过,谢家盘子里的糖果有些多,让她们筹措了。   不过,小孩子最会看眼色,见谢灵冲他们笑的和善,又听到谢灵的话。   眼睛一亮,然后伸手从桌上拿糖果和瓜子,放进自己衣裳的大兜里。   “炸面片和炸面花,小姨往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炸面花也有的是咸的,大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味道吃。”谢灵笑着站在一旁,提醒几人。   西屋里听到动静的秋阳秋月也出来,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叫出声,“哇,你们都来了。”   “对啊,小姨炸的面片和面花都特别好吃呢!”秋阳秋月想起那甜滋滋的味道,眯眯眼,一边抓起一个可爱的面花,一边对几个小伙伴说道。   屋子里,七个孩子说笑成一团,显得十分热闹。谢灵就在旁边笑着看几人闹。   孩子一般不会在一家停留太久,这不,没过多久,几个孩子就和谢灵告别。   “姨姨,我们要走了。”   大概觉得谢灵比较和善,走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告别。   谢灵叫住几人,把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几个孩子。   堂婶李荷花家的三个孩子,谢灵给了五分钱,栓子和根生给了三分钱。   这压岁钱不多不少,谢灵掐得正好。毕竟,谢灵给了别人,人家家长也会给秋阳秋月。   钱被红纸包着,几个孩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能接到红包,都高兴极了。向谢灵道声谢后,随即蹦蹦跳跳地离开谢家。而秋阳秋月也跟在她们后面。   “秋阳秋月,你们家里的糖果好多啊!”   “那当然了,这是小姨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其中,这个橙子味的最好吃了,这个黄色的糖纸也最好看。”   “啊,这个红色的也好看呢!”   “哇,咱们可以收集糖纸了。”      谢灵站在院里隐约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说话声。   一上午,谢灵家陆陆续续来了四拨人,第二波是谢家本家的孩子,比李荷花家的关系远,谢灵给他们包了三分钱的红包。   第三波是陈丫子的儿子闺女,志安和志乐,兄妹两个牵着手,来到谢灵家里。   规规矩矩的给谢灵行了晚辈礼,拜了年。   “谢姨姨,新年快乐,我和妹妹给您拜年啦。”   谢灵被两人这九十度鞠躬礼给吓了一跳,这种礼节一般都是小辈给家里老人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辈行的。   她立马扶起两人,说道:“你娘这够客气的,来小姨这儿还让你们讲究这个。”   显然,志安志乐好好的不会做这个,只会是陈姐嘱咐儿子闺女的。   “娘说,您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您起的。娘说,她不能来,所以让我们来好好感谢您。”说完,他才就着谢灵的手起来。   谢灵毫不避讳地让秋阳秋月跟志安志乐耍。   新猪场的事,虽然不是谢灵特意帮陈丫子的,但陈丫子确实因此受益。得了肉是次要,队里的大人不再对避讳志安志乐才是陈丫子最高兴的。   谢灵教陈丫子冰糖葫芦,又给她提供冰糖,让她有了来钱的路子。   给孩子起名字,一件一件的,可能对于谢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但对于陈家三口,却是让她们有了很大改变。   志安十岁还不算大,但他从小见得多,性子早熟。也隐约明白谢灵对他们的帮助。   说话的时候真心实意,谢灵把两个孩子扶起,没说什么,只摸摸他们的头。   让两个孩子抓了一把瓜子糖果,递过红包。   两个孩子刚走不久,第四波也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谢家。   谢云云穿着一身绿军装,梳着两个辫子,嘴角带笑,背着手,来到谢家堂屋,坐在堂屋板凳上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谢灵,你猜猜我今天来找你干嘛?”说话时,神采飞扬。   肯定是好事呗!想想谢云云的性子,试着猜测道:“穿了身绿军装,所以向我炫耀来了?”   谢云云:话说她有这么幼稚吗?   要是谢灵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有。   一看谢云云的神色就知道她没说对,再看看她始终背在后面的手,谢灵也懒得和她玩猜谜游戏。她神色慵懒坐在首位的椅子上,手扶着把手,不搭理她。   真是无趣的家伙。   谢云云心里腹诽一句,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眼睛里闪过喜悦,谢灵一定想不到自己来找她做啥。   “谢灵,我今天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说起原进宇她还是有些羞怯,脸红红的,“原进宇下个月结婚。”   谢灵:   她就那么愣在那里,她是谢灵,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她说了什么?   结婚?   上次小学开学的时候,两人见面还是不熟的样子,这会儿竟然结婚?一个生产队的,为啥她就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好半天,谢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说一句:“乡下人发啥请帖。”   闻言,谢云云笑的羞涩,“请高中同学,我都发了请帖。不过,同学也没几个,就你和王悦,刘小英。至于进宇那块,好像就一个男同学。”   谢灵:“额。”   看到这样的谢灵,谢云云越发得意,继续说道:“谢灵,没想到吧,我竟然比你早结婚。不知道你讲究个啥,咱乡下人还先定亲,看我一步到位,直接结婚。”谢云云拿谢灵说的话怼起谢灵。   谢灵这次真的是甘拜下风,这世界变化真快,看看谢云云神采飞扬的神色,咳嗽一声开口说道:“你们怎么好好的就结婚了?”这瞒地太严了,之前一丝风声也没听到。   “咳,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他要结婚了,祝福我们就对了。”谢云云仿佛想到什么,脸再次烧起来。   她不说,谢灵也不勉强,只是观察她片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放下心,说道:“祝贺你了,谢云云。不过,你大年初一上我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确定不是故意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最后一句话,谢灵没说,但她的表情显而易见就是这么个意思。   谢云云有些心虚,她确实是故意来的,不过她不承认,谢灵能说个啥子。   确实,她不承认,谢灵也不能说啥,只不过,说了一会儿,谢灵就想赶人了。因为,这人太幼稚了。   谢灵守在家里,等小孩子上门。那边,秋阳秋月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走街串巷,去别人家里装一兜瓜子,时不时的有一两个糖果,和谢家不能比,但两人也很高兴。   在徐家湾的时候,两人过年也会去亲戚家邻居家装瓜子,可是每次一出人家家门,徐家宝和徐小宝就强硬从两人的兜里抢过东西。   如果秋阳秋月不给,徐家宝就会向王娣来告状。然后,不仅兜里的东西存不住,还要讨一顿打。   而现在,没有奶,没有什么哥哥,也没有什么宝,只有欢乐自在的两人和小伙伴们。   一直到晚上,躺在炕上,秋阳秋月还在叽叽喳喳的回忆白天的欢乐。   秋阳:“别人家里都贴红红的对联了,咱们家就没贴。”   秋月:“好多哥哥姐姐拿着本子一直蹲在别人家门口写字呢!为什么啊?”   “应该是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哥哥姐姐们收集对联。”   秋阳:“哥哥姐姐们好勤快啊!大年初一就收集。”   因为,再晚点,大门上的对联可能就被顽皮的孩子撕掉了。谢灵心里这么想,说出口地却是:“是啊,以后秋阳秋月念书要勤快一点哦。”   秋月:“小姨,今天街上好多小伙伴呀!好多人我都觉得好陌生,之前就没见过。”   因为,好多女孩之前都被长辈拘在家里干活。今天过年,当然要把孩子放出来挣压岁钱呀!   谢灵认真听两个闺女说话,时不时地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一些不好的事,她没有跟两人说。   秋阳秋月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兜里的钱,连忙起身,把钱和红包掏出来交给谢灵。   “小姨,今天有几个奶奶给我和妹妹钱,都在这儿了。”   “两个红包,荷花奶奶给了一个,陈婶婶给了一个。桂香婶婶给了三分钱,几个叔奶奶也给了三分。”说到这儿,秋月挠挠头,想了想,“云云姨姨也给了我和姐姐一人一个红包。”   谢灵把人一一记在心里。   至于钱,谢灵没有拿,而是从炕上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东西。 第57章 手表   谢灵拿着两个木制的存钱罐递到两个闺女面前, 笑着开口:“这是徐叔叔给你们的新年礼物。以后, 你们可以把钱存到里面。这次的压岁钱不用给小姨,你们自己攒着。”   收到礼物,秋阳秋月高兴得很, 把自己的压岁钱放进存钱罐里, 然后抱在怀里。   谢灵叫她们这样, 有些好笑的说道:“放到窗台上明天再瞧, 现在先睡觉。”   秋阳秋月依依不舍的放下存钱罐,然后躺在炕上。谢灵给俩人盖好被子,熄灭煤油灯也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谢家没有亲戚,谢灵也没有去走亲戚。   只在初十的时候, 牵着两个闺女给谢爸谢妈上坟磕头。   下午又去了徐家湾。谢灵大姐谢静葬在罗家老坟,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来到罗家。   罗家这段日子过的不算好, 尤其是传出王娣来偷东西的消息后,罗家本就不好的人缘变得更差了。   谢灵到罗家的时候, 王娣来正在哄孙子。   “家宝乖, 奶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时候,谢灵一直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当时,她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行为上却是难以做到。   徐锐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安抚她的背,说道:“拿书的事过去了。你给徐叔的画,除了徐叔徐老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我嘱咐过徐叔,不让他说出去。至于以后,都有我在。”他希望谢灵是肆意的,开心的,而不是现在后怕的样子。   谢灵被他抱到怀里,也没有反抗,靠在他胸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徐锐,有你真好。”谢灵仰着头,注视着男人,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你真好,谢灵。徐锐心里默念,嘴上没说话。他的目光全被谢灵的脸、眼睛、嘴唇吸引住。   我想吻你了,谢灵。徐锐心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靠近怀里的女人。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交,呼吸环绕。   谢灵被男人有些凶悍火热的气息包围,不自觉的闭上眼。   “灵灵,睁开眼,看着我。”   此时的徐锐不复之前在谢灵面前的沉默,听话。   周身的气势变强,看向谢灵的目光灼热,充满掠夺的意味。   谢灵被他看的羞恼,听到他这话,不自觉的拍打他的胸膛,这男人真可恶,要亲就快亲,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谢灵变得迷迷糊糊,心里那么想着,行动上却截然相反,不自觉的睁眼,然后被男人眼里的灼热一刺,本能觉得危险,无意识的想要退开。   徐锐哪里会让她退,怀里人睁开了眼,他再也忍不住地吻上去。   唇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吻上那处柔软。   此时,徐锐已经不再青涩。   先是不停地在谢灵的唇上蠕动,克制着凶狠的力道,轻轻的研磨、舔舐。   谢灵睁着眼睛,像是被男人的热情吓到,或许是害羞,想要闭眼。   徐锐哪里愿意,只用手抚摸她的眼睛,喃喃自语:灵灵,不要闭眼。看着我。   谢灵张张嘴,想要回应,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   无意间,徐锐已经扣开她的的牙关,这种亲密刺激地徐锐更加失控。   随即,他再也克制不住。   谢灵坐在凳子上,看向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人。神情娇羞,从脸到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嘴唇又红又肿。   难以想象,这会是她自己。   偏偏,一旁两个闺女还问她:   “小姨,你嘴怎么啦?”   “看着好肿,小姨你疼不疼。”   两人说着,还想摸摸谢灵的嘴。   小姨·谢灵表示,她不疼只是麻。可是这话能说吗。   她避开两人伸过来的手,勉强对两个闺女笑笑,说道:“小姨被虫子咬了一下,就是有点肿,不怎么疼。”   “可是,小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真是不疼吗?”   谢灵:“真的不疼。”   这边,谢灵被两个闺女问住。   而罪魁祸首·徐锐则是心情愉悦的回到家。   徐家爹娘和几个兄弟虽然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而徐锐,房子还没盖好,他又是一人,所以先和徐长喜刘秋苗在一起吃饭。   此时,刘秋苗正在厨房里做三人的晚饭。   徐锐拎着几样东西进了厨房。   “娘,这是谢灵给的年礼。”   刘秋苗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去一看。   三包红豆糕,包装好,看着就不便宜。还有两盒烟,外加一瓶酒,不过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酒,但看着包装应该是的。   “瓶子里是山楂酒,酒精浓度很低,是谢灵自己酿的。她说这酒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能喝,不存在喝醉或者伤身体的问题,让您放心喝。”   刘秋苗知道是谢灵送的年礼,本来就高兴得很。   听到徐锐后面的话,她笑的更加和蔼,灵灵这孩子真有心了,这礼物送的周到,肯定是专门问过儿子后准备的东西。   至于谢灵自己酿的山楂酒,到底好不好喝,没人在意这个问题。只知道,这是谢灵的一番心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锐就把山楂酒打开。   顿时,一股清香铺满整个饭桌。   徐长喜禁不住先倒了一碗,喝了一口,酸酸的。虽然没有烈酒的甘醇,酒精的味道只是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但也不影响徐长喜对它的喜爱。   看老头子喝了一口又迫不及待给自己倒上的样子,刘秋苗也有些好奇,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怕辣,刘秋苗到底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感觉有些酸,有些细腻。她不知怎么描述,总之好喝的很。   “灵灵真是个手巧的,这酒真是好喝极了,也不知她怎么做的。我以前也做过山楂酒,可没有这么好喝呀!”   不光谢家沟有山楂树,南理这边也有不少山楂。   那山楂酸的很,大家不愿意吃,泡着喝水也有些酸。   有条件的人家就会拿它做山楂酒。这几年,徐家的日子过得不错。   徐长喜又是个爱喝酒的,刘秋苗也做一些山楂酒,味道不难喝。   却也没有谢灵做得这么香。   徐锐听着他娘的赞叹声,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心情好得很。   不过,见老头子一碗一碗的喝着,饭也顾不上吃,刘秋苗就有些不乐意了。   老头子喝的太快了,就算不给儿子留,怎么也得给孙子留点。   于是,冲徐锐说道:“去叫你两个侄子过来吃饭,让他们也尝尝,灵灵这山楂酒浓度不高,小孩子喝着也好。”   这一叫,不仅两个孙子来了,三个儿子儿媳妇也跟在徐锐身后。   大儿媳王英拿着一盆炖土豆,二儿媳妇陈男拿着几张馅饼,三儿媳妇刘晓云大着肚子,手里没拿东西。   不过,徐文手里却是端着一人炒干菇。老大徐解放抱着小儿子。   刘秋苗就是想叫两个孙子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口子都来了。   “你这大着肚子咋还来呢,徐文也是,不扶着你,净让你自己走。”刘晓云怀孕五个多月,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刘晓云体型偏瘦,配着鼓囊囊的肚子,刘秋苗看着有些不忍。   虽说肚里是她的孙子,可说句实话,这孩子也太会吸营养了,刘晓云自从怀孕后,吃得多喝得多,结果自己没胖,反而瘦了不少,再看她的肚子,五个多月,都有别人六个月大小了,一看就是孩子吸走了。 第55章 徐家事   刘晓云听到婆婆的话, 笑的爽朗, “我身体好,有一会儿路哪会累。”这孩子虽说能吃,但是真不闹腾她娘。   刘晓云看着瘦了, 但身体却是有精神的。   一旁, 几人把菜放在桌子上。   只叫了孙子, 但儿子儿媳能来, 刘秋苗还是非常高兴的。   “今天,本来是想让我俩孙子尝尝这山楂酒,没想到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人喝一点。”刘秋苗一边说着,拿起瓶子, 顺带瞅了徐长喜一眼, 这老头子真能喝, 一会小半瓶都没了。   “山楂酒?娘你酿的时候应该叫我,我帮您一起。”王英接过刘秋苗的瓶子, 准备给众人倒。   一旁, 刘晓云碰碰丈夫的胳膊, 给他使眼色。   正在傻乐的徐文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说道:“大嫂, 我来给大家倒,你快坐着吧!”   刘秋苗点点头:“对着嘞,让文子倒,英子你快坐下。”   徐文笑着给众人倒上,刘秋苗在一旁看着她们喝。   等她们喝完, 忙问道:“你们觉得味道怎么样?”   “好喝。”   “好喝。”      大家点点头,味道真是不错。不过,这不是他娘酿的吧?众人心里纳闷。   “这是灵灵给我们老俩送的年礼,这山楂酒是她自己酿的嘞!”看到众人眼里的赞叹,刘秋苗笑着说道。   灵灵?众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亲兄弟定亲,他们几个当然高兴。但也不会特意关注弟妹的情况。   倒是王英和刘晓云俩人先想起来。   四弟定亲的对象不就叫谢灵吗?   这姑娘趁现在不忙就送来年礼,再一想刚才那个味道。   两人心中有数,这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巧。   虽然她们分家了,但妯娌之间总要相处。有一个聪明的弟妹总比那些个蠢笨的。   一旁,可口的山楂酒,陈男喝着却是没滋没味。   本来,徐家几个儿媳里,她最不得刘秋苗喜欢。本想着弟妹来了也得适应好长时间,就像她刚嫁过来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那段期间,婆婆也没有多喜欢她。   可这未过门的弟妹,还没进门呢,就讨了婆婆喜欢。   陈男自怜自艾,可她也不想想,她未过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给未来婆婆带点东西。   反而是徐解军天天帮陈家上工,那会儿陈家人不用说送吃的,连个谢都没有。   陈男嫁进徐家,自以为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可是哪家长辈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媳妇,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活像婆家苛待她似的。   刘秋苗婆婆去的早,嫁到徐家没有受过刁难,公公是个脾气好的,丈夫看着倔,也是疼老婆的。   刘秋苗自己没吃过啥苦,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对媳妇也十分宽容。   陈男嫁进徐家,虽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也没有过多苛待。加上陈男没有坏心,在徐家可比重男轻女的娘家舒服多了。   在场众人可不管陈男的想法,只乐呵呵的吃着菜,喝几口山楂酒,心里美滋滋的。   “奶,这个好好喝啊!我还要一碗。”徐磊大口大口喝完,继续冲刘秋苗要山楂酒。   一边的徐周看看空了的碗,脸红红的,同样用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秋苗。   刘秋苗乐的不行,刚要给两个乖孙子倒,结果插进一个声音:“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多喝,周周快别喝了,当心喝坏肚子。”   声音在一群言笑晏晏的人中间,有些别样的尖锐。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徐解军暗道一声糟糕,这媳妇咋回事!这几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这又闹什么脾气。她也不想想,那酒要是真对小孩儿不好,他娘能让两个孙子喝吗?要知道,他娘平时最疼两个孩子了。   此时,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刘秋苗冷下脸。   几个兄弟有些莫名其妙,王英和刘晓云却是瞬间明白二弟妹/二婶感的毛病犯了,又心歪了。   在尴尬的气氛中,冷漠低沉的声音响起:“谢灵酿的是一种低度果酒,她加了白糖,还保留山楂的天然果香,无论大人孩子都可以食用,可以健脾开胃。”   在徐家,徐锐从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   他不喜欢任何诋毁谢灵的话,陈男说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他还是准备解释一下。   陈男的脸瞬间爆红,眼眶湿润,流出眼泪。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样,陈男永远是敢说不敢当。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胆小。   刘秋苗觉得自己遇到克星了,哭是她的绝招,可让陈男这么一哭,她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哭能这么用啊。   好好的一场聚餐,被陈男给弄得不上不下,草草收场。   回到自己屋里的陈男则哇哇哭了一场,这点徐周可以作证。因为徐解军没理自己媳妇,陈男只能拽着儿子哭。   娘俩屋里流泪,门外,徐解军蹲着身子抽着叶子烟。   徐解军有时也很累,听着媳妇的哭声累,想着儿子越发敏感内向的性子累。   突然,他忍不住了,走进屋里把茫然失措的儿子抱起来,不理会陈男的哭喊,抱着儿子往他娘的屋子里走。   “儿子,害怕不。”   “我,不害怕。”   “跟爹说实话,爹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徐周低低的抽噎:“我害怕的,爹,我害怕。”   徐解军拍拍儿子的背,轻声安抚:“不怕,不怕,爹带你去你奶那儿,今晚周周跟奶睡,好不好?”   “好。”   把儿子送到他娘屋里,刘秋苗啥也没说,接过孙子。   “你快走吧,把周周搁这儿,我跟我孙子睡。”   也不看她儿子,只把孙子揽在怀里哄着。   徐周依赖的靠在刘秋苗身上,徐解军看着顿时放下心。随即,听他娘这么说,顿时无奈一笑。   “周周到您老俩这儿,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陈男还在小声哭着。   徐解军没说话,只把炕衬好,把被子弄好,揽过陈男,把她塞进被里,说着:“睡吧,今晚周周跟娘睡,咱夫妻俩睡。以后有啥委屈跟你男人哭诉,不要对着周周,周周还小,他听不懂。”   说这话时,徐解军眼里闪过浓浓的无奈。自己的选的媳妇,不能祸害其他人,只祸害他就够了。   至于周周,跟着他娘就好。 第56章 过年   刘秋苗搂着自己的乖孙子睡觉, 也不好奇老二屋里的动静, 事实上徐家几个屋子都不好奇,因为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无非是陈男委屈流泪呗!   徐家就连最粗枝大叶的徐文都知道他二嫂是个心思细又爱哭的人。   第二天, 刘秋苗早早起来, 把她炸的菜丸子用油布包起来, 从柜里拿一包红糖, 放到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递给徐锐。   “一会儿骑着车,给灵灵送过去。还有,锐子啊, 你现在也放假不上班了, 趁过年之前, 多去谢家沟走走,看看灵灵, 她一个姑娘家的不容易, 家里有啥力气活需要干了, 你多帮帮她。”   锐子主动提起结婚,心里应该是喜欢人家姑娘的。   但他冷冰冰的, 又是个不会说话的。   刘秋苗心里怎么也放不下,瞅空就想说说他。   “你也别不知道说什么,前几天那宅基地不是批下来了吗。你就和灵灵说说这,那新房建成可是你俩住的。”   一旁,徐长喜突然插话:“你要的那地方有点偏, 而且面积有些大了。你是怎么想的。”   徐锐坦言说道:“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至于屋子,我准备多盖几间,我和谢灵的新房,两个闺女一间,以后的孩子一间。您和娘以后也可以住一住。”,这里的闺女指的是谢灵的两个外甥女,刘秋苗和徐长喜都知道。她们也不反对,既然儿子要娶人家,与之相应的就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而且,定亲那天,刘秋苗两人见过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被谢灵教的好,人长的俊俏不说,性子也大大方方。   真是谁教的像谁,想到这儿,刘秋苗瞬间想起了二儿媳,随即,心里一口气堵在那,上不上去,下也下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   徐长喜没想那么多,只沉思片刻,问道:“你手里的钱够用不?”   徐锐点点头道:“够的。”   徐长喜闻言也不多说,锐子有见识,又是个有主见的性子,他当爹的也不会干预他的决定。只是听到他那句让您和娘也去住住,心里到底熨贴。   接下来,三人不再说话。   吃过饭,徐锐就把刘秋苗准备的回礼给谢灵送过去。   谢灵送年礼送的比较早,一是因为谢家白事没过一年;二则是考虑到徐家儿媳妇多,亲戚也多,年礼肯定走的不少。作为未过门的媳妇,还是早一些低调一些好。   所以,在刘秋苗回完礼以后,其他人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年礼。   直到大年三十还有少数心大的人家没走完年礼呢!   这一天,谢家沟家家户户都在贴对联和年画。   对联年画不似以往的喜庆,以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已经过时,或者说是被限制了。包括吉庆有余、五谷丰登、招财进宝等的年画。   如今的对联变成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等和此类似的内容。   变化最多的还是年画,各家都要贴主/席像和造/反内容的年画。   当然这一切的热闹和改变不包括谢灵家。   白事前三年不贴对联不张年画,谢灵家也是如此。   她起了个大早,坐上锅开始炸土豆块,炸豆腐块。至于肉丸子和菜丸子在几天前就炸好了。   豆腐土豆肉丸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不管油再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总想让亲人吃点好的。   光年底炸东西,就要消耗家里一小半的油。其它人家如此,谢灵家也一样。   炸完豆腐和土豆,还剩一些油,谢灵干脆起好面条,炸了一墟片和面花,这些可以在明天来孩子的时候给她们抓上吃。   大年初一   谢灵和两个闺女早早起来。   谢灵还是一身藏蓝色的棉袄棉裤,黑色棉布鞋。   与之相比,秋阳秋月喜庆多了,两人棉袄是蓝色的,裤子却是枣红色的新裤子,棉布鞋上绣着精致粉嫩的小猪。   她们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谢灵分别给两人编了两个辫子,把红头绳系成蝴蝶结的形状,好看极了。   早晨,秋阳秋月对着桌上的小镜,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美滋滋的。   谢灵淘米的水让三人洗了脸,不知道是两个人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脸格外的细腻。   “小姨,我感觉我的脸好光滑啊!”秋月最爱美,摸摸自己的小脸,仰起头对正在给自己编辫子的谢灵说道。   谢灵噗嗤一声笑开,淘米水的效果哪有那么好,也就是这几个月两个闺女吃得好,早睡早起,没有黑天摸地的干活。   加上谢灵一直督促她们用皂荚洗手,用雪花膏擦脸。不能说两人像谢灵那样白,但也有光泽了,一看就是气色极好。   至于那淘米水,也是谢灵看过产地才敢用的。   这里的大米来自临县,湖县和长县条件差不多,都穷的很,农药化肥想打也打不起。   要不然,谢灵也没那么心大,就是在没有洗面奶也不会让自己和两个闺女用淘米水洗脸。   当然,谢灵面上不会反驳秋月的话,而是附和着说道:“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看着就喜庆。   秋月从不怀疑小姨说得,本来就觉得好看的她顿时觉得自己更美了。   于是,蹦蹦跳跳的牵着姐姐的手出去屋子,临走前对谢灵说着:“小姨你快点,我和姐姐去米饭好了没。”   说罢,想想白生生软乎乎的大米饭,顿时绷得更欢。   谢灵笑着摇摇头,继续给自己编辫子,刚来的时候,她极为不习惯编辫子。   几个月下来,看着看着,感觉还怪顺眼,就是显得人太年轻了。   不过,她本来就小,翻年才十九。突然,想起徐锐也才二十一,而他们今年就要结婚。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镜子里倒映出的女人笑的温柔。   早晨起来,谢灵先闷了白米饭,等谢灵收拾好自己,去了厨房已经有米饭的香味传来。   秋阳秋月专注的看着锅。   谢灵摸摸两人的头,说道:“小姨待会炒菜,你俩在这儿,刚洗白的小脸要被弄脏了。今天小姨烧火,你家去堂屋耍吧。”   秋阳秋月同时摇头,她们想陪小姨一起做,要不然小姨忙不过来的。   “去吧,这回炒菜很快的。肉丸菜丸、炸豆腐,炸土豆都是熟的,小姨一炒就好了。一会儿好了,小姨叫你们。”   秋阳秋月被谢灵接来四个月了,初来时的怯懦已经不见,眉眼间更多的是活泼和自信。   这段时间里,谢灵很疼爱她们,但却不会娇惯。   两个孩子褪去小心翼翼,还是一样的懂事。   谢灵感到欣慰,但还是摇头拒绝,让她们出去了。今天过年,两个小孩子玩的开心就好。   谢灵给两人讲清楚道理,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离开厨房。两人来到西屋,从小书箱里拿出积木。   只见一座房子的具体雏形已经显现,秋阳秋月分别把自己的小床和柜子放在各自的小屋里。把门拼好,就差屋顶了。   秋月兴冲冲地对一旁的秋阳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拼屋顶,然后把它按上。”   秋阳被她妹的奇特思维惊了一下,拼了屋顶她们还能看到房子里面的东西吗?   偏偏秋月继续开口了:“咱们拼了屋顶,继续把堂屋的茶几门槛拼好。”   秋阳:“小姨的屋子还没拼呢!”   闻言,秋月忙去木制的书箱里找小块积木,把一对小木块翻了个遍,都没找着床和柜子形状的木块。   她准备挠头,随即想起自己美美的小辫子,改抠手心,眼里带着疑惑,开口说道:“姐姐,没有啊,没有小姨的床,柜子,只有门,咱们已经拼上了。”   秋阳对此也非常疑惑,不过她不似秋月这么好奇,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床,干脆安静的拼起围栏来。   秋月想了一会儿也放弃了,等有时间了问问小姨吧!然后,放下这个问题,也开始和姐姐一起拼围栏。   就像谢灵说的那样,炒菜很简单,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就早晨这么一顿,肉丸子和菜丸子全没了。   但娘三儿却吃得心满意足,满嘴流油。豆腐是谢家沟姓李的一家磨的,因为查的严的问题,已经好久不磨,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大量磨豆腐。谢家沟的队员们拿着鸡蛋之类的东西去换。   谢灵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豆腐,但豆腐里面含有蛋白质,在物资稀缺的环境下,是非常好的营养品。   家里的鸡蛋都被娘三儿吃了,谢灵干脆拿钱换了一捆豆腐。   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大烩菜,她还调了个小葱拌豆腐,味道不错,抿在嘴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娘三儿都很喜欢。   三人吃得饱饱的,谢灵让两个闺女在堂屋慢走消食,她则是快速把碗洗了,要知道一会儿可是有人来家里的。   果不其然,等谢灵收拾好厨房,打开大门,就见好几个孩子等在门口。   “谢姨姨,过年好。”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冲谢灵拱拱手。   谢灵对几个孩子笑笑,然后说道:“快来家里坐坐啊!”   说着,带着孩子们来到堂屋。   堂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炸面片,炸面花。   当然,最引孩子注意的还是那满满一盘子的瓜子与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纸包着的糖果。   来的五个孩子里,唐婶李荷花家的有三个,其它两个是桂香嫂子家的栓子和根生。五人分成两堆,显然不是一路来的。但此时,五个孩子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视线粘在糖果上。   显然几个小孩子都是想吃的,不过四男一女,年纪不大,但很懂事,没有乱摸。   谢灵看出几个孩子眼里的渴望,她冲他们温柔一笑,温声道:“姨姨把东西摆在桌上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小皮猴们吃嘛!别跟姨姨客气,多抓一些。”   大年初一上午,本来就是这群孩子们的热闹时间。每家堂屋圆桌上的东西就是供来家里的小孩子拿的。   只不过,谢家盘子里的糖果有些多,让她们筹措了。   不过,小孩子最会看眼色,见谢灵冲他们笑的和善,又听到谢灵的话。   眼睛一亮,然后伸手从桌上拿糖果和瓜子,放进自己衣裳的大兜里。   “炸面片和炸面花,小姨往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炸面花也有的是咸的,大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味道吃。”谢灵笑着站在一旁,提醒几人。   西屋里听到动静的秋阳秋月也出来,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叫出声,“哇,你们都来了。”   “对啊,小姨炸的面片和面花都特别好吃呢!”秋阳秋月想起那甜滋滋的味道,眯眯眼,一边抓起一个可爱的面花,一边对几个小伙伴说道。   屋子里,七个孩子说笑成一团,显得十分热闹。谢灵就在旁边笑着看几人闹。   孩子一般不会在一家停留太久,这不,没过多久,几个孩子就和谢灵告别。   “姨姨,我们要走了。”   大概觉得谢灵比较和善,走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告别。   谢灵叫住几人,把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几个孩子。   堂婶李荷花家的三个孩子,谢灵给了五分钱,栓子和根生给了三分钱。   这压岁钱不多不少,谢灵掐得正好。毕竟,谢灵给了别人,人家家长也会给秋阳秋月。   钱被红纸包着,几个孩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能接到红包,都高兴极了。向谢灵道声谢后,随即蹦蹦跳跳地离开谢家。而秋阳秋月也跟在她们后面。   “秋阳秋月,你们家里的糖果好多啊!”   “那当然了,这是小姨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其中,这个橙子味的最好吃了,这个黄色的糖纸也最好看。”   “啊,这个红色的也好看呢!”   “哇,咱们可以收集糖纸了。”      谢灵站在院里隐约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说话声。   一上午,谢灵家陆陆续续来了四拨人,第二波是谢家本家的孩子,比李荷花家的关系远,谢灵给他们包了三分钱的红包。   第三波是陈丫子的儿子闺女,志安和志乐,兄妹两个牵着手,来到谢灵家里。   规规矩矩的给谢灵行了晚辈礼,拜了年。   “谢姨姨,新年快乐,我和妹妹给您拜年啦。”   谢灵被两人这九十度鞠躬礼给吓了一跳,这种礼节一般都是小辈给家里老人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辈行的。   她立马扶起两人,说道:“你娘这够客气的,来小姨这儿还让你们讲究这个。”   显然,志安志乐好好的不会做这个,只会是陈姐嘱咐儿子闺女的。   “娘说,您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您起的。娘说,她不能来,所以让我们来好好感谢您。”说完,他才就着谢灵的手起来。   谢灵毫不避讳地让秋阳秋月跟志安志乐耍。   新猪场的事,虽然不是谢灵特意帮陈丫子的,但陈丫子确实因此受益。得了肉是次要,队里的大人不再对避讳志安志乐才是陈丫子最高兴的。   谢灵教陈丫子冰糖葫芦,又给她提供冰糖,让她有了来钱的路子。   给孩子起名字,一件一件的,可能对于谢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但对于陈家三口,却是让她们有了很大改变。   志安十岁还不算大,但他从小见得多,性子早熟。也隐约明白谢灵对他们的帮助。   说话的时候真心实意,谢灵把两个孩子扶起,没说什么,只摸摸他们的头。   让两个孩子抓了一把瓜子糖果,递过红包。   两个孩子刚走不久,第四波也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谢家。   谢云云穿着一身绿军装,梳着两个辫子,嘴角带笑,背着手,来到谢家堂屋,坐在堂屋板凳上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谢灵,你猜猜我今天来找你干嘛?”说话时,神采飞扬。   肯定是好事呗!想想谢云云的性子,试着猜测道:“穿了身绿军装,所以向我炫耀来了?”   谢云云:话说她有这么幼稚吗?   要是谢灵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有。   一看谢云云的神色就知道她没说对,再看看她始终背在后面的手,谢灵也懒得和她玩猜谜游戏。她神色慵懒坐在首位的椅子上,手扶着把手,不搭理她。   真是无趣的家伙。   谢云云心里腹诽一句,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眼睛里闪过喜悦,谢灵一定想不到自己来找她做啥。   “谢灵,我今天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说起原进宇她还是有些羞怯,脸红红的,“原进宇下个月结婚。”   谢灵:   她就那么愣在那里,她是谢灵,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她说了什么?   结婚?   上次小学开学的时候,两人见面还是不熟的样子,这会儿竟然结婚?一个生产队的,为啥她就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好半天,谢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说一句:“乡下人发啥请帖。”   闻言,谢云云笑的羞涩,“请高中同学,我都发了请帖。不过,同学也没几个,就你和王悦,刘小英。至于进宇那块,好像就一个男同学。”   谢灵:“额。”   看到这样的谢灵,谢云云越发得意,继续说道:“谢灵,没想到吧,我竟然比你早结婚。不知道你讲究个啥,咱乡下人还先定亲,看我一步到位,直接结婚。”谢云云拿谢灵说的话怼起谢灵。   谢灵这次真的是甘拜下风,这世界变化真快,看看谢云云神采飞扬的神色,咳嗽一声开口说道:“你们怎么好好的就结婚了?”这瞒地太严了,之前一丝风声也没听到。   “咳,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他要结婚了,祝福我们就对了。”谢云云仿佛想到什么,脸再次烧起来。   她不说,谢灵也不勉强,只是观察她片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放下心,说道:“祝贺你了,谢云云。不过,你大年初一上我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确定不是故意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最后一句话,谢灵没说,但她的表情显而易见就是这么个意思。   谢云云有些心虚,她确实是故意来的,不过她不承认,谢灵能说个啥子。   确实,她不承认,谢灵也不能说啥,只不过,说了一会儿,谢灵就想赶人了。因为,这人太幼稚了。   谢灵守在家里,等小孩子上门。那边,秋阳秋月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走街串巷,去别人家里装一兜瓜子,时不时的有一两个糖果,和谢家不能比,但两人也很高兴。   在徐家湾的时候,两人过年也会去亲戚家邻居家装瓜子,可是每次一出人家家门,徐家宝和徐小宝就强硬从两人的兜里抢过东西。   如果秋阳秋月不给,徐家宝就会向王娣来告状。然后,不仅兜里的东西存不住,还要讨一顿打。   而现在,没有奶,没有什么哥哥,也没有什么宝,只有欢乐自在的两人和小伙伴们。   一直到晚上,躺在炕上,秋阳秋月还在叽叽喳喳的回忆白天的欢乐。   秋阳:“别人家里都贴红红的对联了,咱们家就没贴。”   秋月:“好多哥哥姐姐拿着本子一直蹲在别人家门口写字呢!为什么啊?”   “应该是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哥哥姐姐们收集对联。”   秋阳:“哥哥姐姐们好勤快啊!大年初一就收集。”   因为,再晚点,大门上的对联可能就被顽皮的孩子撕掉了。谢灵心里这么想,说出口地却是:“是啊,以后秋阳秋月念书要勤快一点哦。”   秋月:“小姨,今天街上好多小伙伴呀!好多人我都觉得好陌生,之前就没见过。”   因为,好多女孩之前都被长辈拘在家里干活。今天过年,当然要把孩子放出来挣压岁钱呀!   谢灵认真听两个闺女说话,时不时地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一些不好的事,她没有跟两人说。   秋阳秋月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兜里的钱,连忙起身,把钱和红包掏出来交给谢灵。   “小姨,今天有几个奶奶给我和妹妹钱,都在这儿了。”   “两个红包,荷花奶奶给了一个,陈婶婶给了一个。桂香婶婶给了三分钱,几个叔奶奶也给了三分。”说到这儿,秋月挠挠头,想了想,“云云姨姨也给了我和姐姐一人一个红包。”   谢灵把人一一记在心里。   至于钱,谢灵没有拿,而是从炕上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东西。 第57章 手表   谢灵拿着两个木制的存钱罐递到两个闺女面前, 笑着开口:“这是徐叔叔给你们的新年礼物。以后, 你们可以把钱存到里面。这次的压岁钱不用给小姨,你们自己攒着。”   收到礼物,秋阳秋月高兴得很, 把自己的压岁钱放进存钱罐里, 然后抱在怀里。   谢灵叫她们这样, 有些好笑的说道:“放到窗台上明天再瞧, 现在先睡觉。”   秋阳秋月依依不舍的放下存钱罐,然后躺在炕上。谢灵给俩人盖好被子,熄灭煤油灯也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谢家没有亲戚,谢灵也没有去走亲戚。   只在初十的时候, 牵着两个闺女给谢爸谢妈上坟磕头。   下午又去了徐家湾。谢灵大姐谢静葬在罗家老坟,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来到罗家。   罗家这段日子过的不算好, 尤其是传出王娣来偷东西的消息后,罗家本就不好的人缘变得更差了。   谢灵到罗家的时候, 王娣来正在哄孙子。   “家宝乖, 奶

2019-10-24 07:48:41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时候,谢灵一直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当时,她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行为上却是难以做到。   徐锐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安抚她的背,说道:“拿书的事过去了。你给徐叔的画,除了徐叔徐老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我嘱咐过徐叔,不让他说出去。至于以后,都有我在。”他希望谢灵是肆意的,开心的,而不是现在后怕的样子。   谢灵被他抱到怀里,也没有反抗,靠在他胸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徐锐,有你真好。”谢灵仰着头,注视着男人,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你真好,谢灵。徐锐心里默念,嘴上没说话。他的目光全被谢灵的脸、眼睛、嘴唇吸引住。   我想吻你了,谢灵。徐锐心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靠近怀里的女人。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交,呼吸环绕。   谢灵被男人有些凶悍火热的气息包围,不自觉的闭上眼。   “灵灵,睁开眼,看着我。”   此时的徐锐不复之前在谢灵面前的沉默,听话。   周身的气势变强,看向谢灵的目光灼热,充满掠夺的意味。   谢灵被他看的羞恼,听到他这话,不自觉的拍打他的胸膛,这男人真可恶,要亲就快亲,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谢灵变得迷迷糊糊,心里那么想着,行动上却截然相反,不自觉的睁眼,然后被男人眼里的灼热一刺,本能觉得危险,无意识的想要退开。   徐锐哪里会让她退,怀里人睁开了眼,他再也忍不住地吻上去。   唇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吻上那处柔软。   此时,徐锐已经不再青涩。   先是不停地在谢灵的唇上蠕动,克制着凶狠的力道,轻轻的研磨、舔舐。   谢灵睁着眼睛,像是被男人的热情吓到,或许是害羞,想要闭眼。   徐锐哪里愿意,只用手抚摸她的眼睛,喃喃自语:灵灵,不要闭眼。看着我。   谢灵张张嘴,想要回应,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   无意间,徐锐已经扣开她的的牙关,这种亲密刺激地徐锐更加失控。   随即,他再也克制不住。   谢灵坐在凳子上,看向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人。神情娇羞,从脸到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嘴唇又红又肿。   难以想象,这会是她自己。   偏偏,一旁两个闺女还问她:   “小姨,你嘴怎么啦?”   “看着好肿,小姨你疼不疼。”   两人说着,还想摸摸谢灵的嘴。   小姨·谢灵表示,她不疼只是麻。可是这话能说吗。   她避开两人伸过来的手,勉强对两个闺女笑笑,说道:“小姨被虫子咬了一下,就是有点肿,不怎么疼。”   “可是,小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真是不疼吗?”   谢灵:“真的不疼。”   这边,谢灵被两个闺女问住。   而罪魁祸首·徐锐则是心情愉悦的回到家。   徐家爹娘和几个兄弟虽然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而徐锐,房子还没盖好,他又是一人,所以先和徐长喜刘秋苗在一起吃饭。   此时,刘秋苗正在厨房里做三人的晚饭。   徐锐拎着几样东西进了厨房。   “娘,这是谢灵给的年礼。”   刘秋苗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去一看。   三包红豆糕,包装好,看着就不便宜。还有两盒烟,外加一瓶酒,不过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酒,但看着包装应该是的。   “瓶子里是山楂酒,酒精浓度很低,是谢灵自己酿的。她说这酒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能喝,不存在喝醉或者伤身体的问题,让您放心喝。”   刘秋苗知道是谢灵送的年礼,本来就高兴得很。   听到徐锐后面的话,她笑的更加和蔼,灵灵这孩子真有心了,这礼物送的周到,肯定是专门问过儿子后准备的东西。   至于谢灵自己酿的山楂酒,到底好不好喝,没人在意这个问题。只知道,这是谢灵的一番心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锐就把山楂酒打开。   顿时,一股清香铺满整个饭桌。   徐长喜禁不住先倒了一碗,喝了一口,酸酸的。虽然没有烈酒的甘醇,酒精的味道只是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但也不影响徐长喜对它的喜爱。   看老头子喝了一口又迫不及待给自己倒上的样子,刘秋苗也有些好奇,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怕辣,刘秋苗到底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感觉有些酸,有些细腻。她不知怎么描述,总之好喝的很。   “灵灵真是个手巧的,这酒真是好喝极了,也不知她怎么做的。我以前也做过山楂酒,可没有这么好喝呀!”   不光谢家沟有山楂树,南理这边也有不少山楂。   那山楂酸的很,大家不愿意吃,泡着喝水也有些酸。   有条件的人家就会拿它做山楂酒。这几年,徐家的日子过得不错。   徐长喜又是个爱喝酒的,刘秋苗也做一些山楂酒,味道不难喝。   却也没有谢灵做得这么香。   徐锐听着他娘的赞叹声,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心情好得很。   不过,见老头子一碗一碗的喝着,饭也顾不上吃,刘秋苗就有些不乐意了。   老头子喝的太快了,就算不给儿子留,怎么也得给孙子留点。   于是,冲徐锐说道:“去叫你两个侄子过来吃饭,让他们也尝尝,灵灵这山楂酒浓度不高,小孩子喝着也好。”   这一叫,不仅两个孙子来了,三个儿子儿媳妇也跟在徐锐身后。   大儿媳王英拿着一盆炖土豆,二儿媳妇陈男拿着几张馅饼,三儿媳妇刘晓云大着肚子,手里没拿东西。   不过,徐文手里却是端着一人炒干菇。老大徐解放抱着小儿子。   刘秋苗就是想叫两个孙子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口子都来了。   “你这大着肚子咋还来呢,徐文也是,不扶着你,净让你自己走。”刘晓云怀孕五个多月,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刘晓云体型偏瘦,配着鼓囊囊的肚子,刘秋苗看着有些不忍。   虽说肚里是她的孙子,可说句实话,这孩子也太会吸营养了,刘晓云自从怀孕后,吃得多喝得多,结果自己没胖,反而瘦了不少,再看她的肚子,五个多月,都有别人六个月大小了,一看就是孩子吸走了。 第55章 徐家事   刘晓云听到婆婆的话, 笑的爽朗, “我身体好,有一会儿路哪会累。”这孩子虽说能吃,但是真不闹腾她娘。   刘晓云看着瘦了, 但身体却是有精神的。   一旁, 几人把菜放在桌子上。   只叫了孙子, 但儿子儿媳能来, 刘秋苗还是非常高兴的。   “今天,本来是想让我俩孙子尝尝这山楂酒,没想到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人喝一点。”刘秋苗一边说着,拿起瓶子, 顺带瞅了徐长喜一眼, 这老头子真能喝, 一会小半瓶都没了。   “山楂酒?娘你酿的时候应该叫我,我帮您一起。”王英接过刘秋苗的瓶子, 准备给众人倒。   一旁, 刘晓云碰碰丈夫的胳膊, 给他使眼色。   正在傻乐的徐文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说道:“大嫂, 我来给大家倒,你快坐着吧!”   刘秋苗点点头:“对着嘞,让文子倒,英子你快坐下。”   徐文笑着给众人倒上,刘秋苗在一旁看着她们喝。   等她们喝完, 忙问道:“你们觉得味道怎么样?”   “好喝。”   “好喝。”      大家点点头,味道真是不错。不过,这不是他娘酿的吧?众人心里纳闷。   “这是灵灵给我们老俩送的年礼,这山楂酒是她自己酿的嘞!”看到众人眼里的赞叹,刘秋苗笑着说道。   灵灵?众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亲兄弟定亲,他们几个当然高兴。但也不会特意关注弟妹的情况。   倒是王英和刘晓云俩人先想起来。   四弟定亲的对象不就叫谢灵吗?   这姑娘趁现在不忙就送来年礼,再一想刚才那个味道。   两人心中有数,这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巧。   虽然她们分家了,但妯娌之间总要相处。有一个聪明的弟妹总比那些个蠢笨的。   一旁,可口的山楂酒,陈男喝着却是没滋没味。   本来,徐家几个儿媳里,她最不得刘秋苗喜欢。本想着弟妹来了也得适应好长时间,就像她刚嫁过来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那段期间,婆婆也没有多喜欢她。   可这未过门的弟妹,还没进门呢,就讨了婆婆喜欢。   陈男自怜自艾,可她也不想想,她未过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给未来婆婆带点东西。   反而是徐解军天天帮陈家上工,那会儿陈家人不用说送吃的,连个谢都没有。   陈男嫁进徐家,自以为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可是哪家长辈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媳妇,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活像婆家苛待她似的。   刘秋苗婆婆去的早,嫁到徐家没有受过刁难,公公是个脾气好的,丈夫看着倔,也是疼老婆的。   刘秋苗自己没吃过啥苦,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对媳妇也十分宽容。   陈男嫁进徐家,虽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也没有过多苛待。加上陈男没有坏心,在徐家可比重男轻女的娘家舒服多了。   在场众人可不管陈男的想法,只乐呵呵的吃着菜,喝几口山楂酒,心里美滋滋的。   “奶,这个好好喝啊!我还要一碗。”徐磊大口大口喝完,继续冲刘秋苗要山楂酒。   一边的徐周看看空了的碗,脸红红的,同样用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秋苗。   刘秋苗乐的不行,刚要给两个乖孙子倒,结果插进一个声音:“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多喝,周周快别喝了,当心喝坏肚子。”   声音在一群言笑晏晏的人中间,有些别样的尖锐。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徐解军暗道一声糟糕,这媳妇咋回事!这几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这又闹什么脾气。她也不想想,那酒要是真对小孩儿不好,他娘能让两个孙子喝吗?要知道,他娘平时最疼两个孩子了。   此时,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刘秋苗冷下脸。   几个兄弟有些莫名其妙,王英和刘晓云却是瞬间明白二弟妹/二婶感的毛病犯了,又心歪了。   在尴尬的气氛中,冷漠低沉的声音响起:“谢灵酿的是一种低度果酒,她加了白糖,还保留山楂的天然果香,无论大人孩子都可以食用,可以健脾开胃。”   在徐家,徐锐从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   他不喜欢任何诋毁谢灵的话,陈男说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他还是准备解释一下。   陈男的脸瞬间爆红,眼眶湿润,流出眼泪。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样,陈男永远是敢说不敢当。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胆小。   刘秋苗觉得自己遇到克星了,哭是她的绝招,可让陈男这么一哭,她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哭能这么用啊。   好好的一场聚餐,被陈男给弄得不上不下,草草收场。   回到自己屋里的陈男则哇哇哭了一场,这点徐周可以作证。因为徐解军没理自己媳妇,陈男只能拽着儿子哭。   娘俩屋里流泪,门外,徐解军蹲着身子抽着叶子烟。   徐解军有时也很累,听着媳妇的哭声累,想着儿子越发敏感内向的性子累。   突然,他忍不住了,走进屋里把茫然失措的儿子抱起来,不理会陈男的哭喊,抱着儿子往他娘的屋子里走。   “儿子,害怕不。”   “我,不害怕。”   “跟爹说实话,爹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徐周低低的抽噎:“我害怕的,爹,我害怕。”   徐解军拍拍儿子的背,轻声安抚:“不怕,不怕,爹带你去你奶那儿,今晚周周跟奶睡,好不好?”   “好。”   把儿子送到他娘屋里,刘秋苗啥也没说,接过孙子。   “你快走吧,把周周搁这儿,我跟我孙子睡。”   也不看她儿子,只把孙子揽在怀里哄着。   徐周依赖的靠在刘秋苗身上,徐解军看着顿时放下心。随即,听他娘这么说,顿时无奈一笑。   “周周到您老俩这儿,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陈男还在小声哭着。   徐解军没说话,只把炕衬好,把被子弄好,揽过陈男,把她塞进被里,说着:“睡吧,今晚周周跟娘睡,咱夫妻俩睡。以后有啥委屈跟你男人哭诉,不要对着周周,周周还小,他听不懂。”   说这话时,徐解军眼里闪过浓浓的无奈。自己的选的媳妇,不能祸害其他人,只祸害他就够了。   至于周周,跟着他娘就好。 第56章 过年   刘秋苗搂着自己的乖孙子睡觉, 也不好奇老二屋里的动静, 事实上徐家几个屋子都不好奇,因为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无非是陈男委屈流泪呗!   徐家就连最粗枝大叶的徐文都知道他二嫂是个心思细又爱哭的人。   第二天, 刘秋苗早早起来, 把她炸的菜丸子用油布包起来, 从柜里拿一包红糖, 放到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递给徐锐。   “一会儿骑着车,给灵灵送过去。还有,锐子啊, 你现在也放假不上班了, 趁过年之前, 多去谢家沟走走,看看灵灵, 她一个姑娘家的不容易, 家里有啥力气活需要干了, 你多帮帮她。”   锐子主动提起结婚,心里应该是喜欢人家姑娘的。   但他冷冰冰的, 又是个不会说话的。   刘秋苗心里怎么也放不下,瞅空就想说说他。   “你也别不知道说什么,前几天那宅基地不是批下来了吗。你就和灵灵说说这,那新房建成可是你俩住的。”   一旁,徐长喜突然插话:“你要的那地方有点偏, 而且面积有些大了。你是怎么想的。”   徐锐坦言说道:“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至于屋子,我准备多盖几间,我和谢灵的新房,两个闺女一间,以后的孩子一间。您和娘以后也可以住一住。”,这里的闺女指的是谢灵的两个外甥女,刘秋苗和徐长喜都知道。她们也不反对,既然儿子要娶人家,与之相应的就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而且,定亲那天,刘秋苗两人见过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被谢灵教的好,人长的俊俏不说,性子也大大方方。   真是谁教的像谁,想到这儿,刘秋苗瞬间想起了二儿媳,随即,心里一口气堵在那,上不上去,下也下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   徐长喜没想那么多,只沉思片刻,问道:“你手里的钱够用不?”   徐锐点点头道:“够的。”   徐长喜闻言也不多说,锐子有见识,又是个有主见的性子,他当爹的也不会干预他的决定。只是听到他那句让您和娘也去住住,心里到底熨贴。   接下来,三人不再说话。   吃过饭,徐锐就把刘秋苗准备的回礼给谢灵送过去。   谢灵送年礼送的比较早,一是因为谢家白事没过一年;二则是考虑到徐家儿媳妇多,亲戚也多,年礼肯定走的不少。作为未过门的媳妇,还是早一些低调一些好。   所以,在刘秋苗回完礼以后,其他人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年礼。   直到大年三十还有少数心大的人家没走完年礼呢!   这一天,谢家沟家家户户都在贴对联和年画。   对联年画不似以往的喜庆,以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已经过时,或者说是被限制了。包括吉庆有余、五谷丰登、招财进宝等的年画。   如今的对联变成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等和此类似的内容。   变化最多的还是年画,各家都要贴主/席像和造/反内容的年画。   当然这一切的热闹和改变不包括谢灵家。   白事前三年不贴对联不张年画,谢灵家也是如此。   她起了个大早,坐上锅开始炸土豆块,炸豆腐块。至于肉丸子和菜丸子在几天前就炸好了。   豆腐土豆肉丸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不管油再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总想让亲人吃点好的。   光年底炸东西,就要消耗家里一小半的油。其它人家如此,谢灵家也一样。   炸完豆腐和土豆,还剩一些油,谢灵干脆起好面条,炸了一墟片和面花,这些可以在明天来孩子的时候给她们抓上吃。   大年初一   谢灵和两个闺女早早起来。   谢灵还是一身藏蓝色的棉袄棉裤,黑色棉布鞋。   与之相比,秋阳秋月喜庆多了,两人棉袄是蓝色的,裤子却是枣红色的新裤子,棉布鞋上绣着精致粉嫩的小猪。   她们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谢灵分别给两人编了两个辫子,把红头绳系成蝴蝶结的形状,好看极了。   早晨,秋阳秋月对着桌上的小镜,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美滋滋的。   谢灵淘米的水让三人洗了脸,不知道是两个人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脸格外的细腻。   “小姨,我感觉我的脸好光滑啊!”秋月最爱美,摸摸自己的小脸,仰起头对正在给自己编辫子的谢灵说道。   谢灵噗嗤一声笑开,淘米水的效果哪有那么好,也就是这几个月两个闺女吃得好,早睡早起,没有黑天摸地的干活。   加上谢灵一直督促她们用皂荚洗手,用雪花膏擦脸。不能说两人像谢灵那样白,但也有光泽了,一看就是气色极好。   至于那淘米水,也是谢灵看过产地才敢用的。   这里的大米来自临县,湖县和长县条件差不多,都穷的很,农药化肥想打也打不起。   要不然,谢灵也没那么心大,就是在没有洗面奶也不会让自己和两个闺女用淘米水洗脸。   当然,谢灵面上不会反驳秋月的话,而是附和着说道:“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看着就喜庆。   秋月从不怀疑小姨说得,本来就觉得好看的她顿时觉得自己更美了。   于是,蹦蹦跳跳的牵着姐姐的手出去屋子,临走前对谢灵说着:“小姨你快点,我和姐姐去米饭好了没。”   说罢,想想白生生软乎乎的大米饭,顿时绷得更欢。   谢灵笑着摇摇头,继续给自己编辫子,刚来的时候,她极为不习惯编辫子。   几个月下来,看着看着,感觉还怪顺眼,就是显得人太年轻了。   不过,她本来就小,翻年才十九。突然,想起徐锐也才二十一,而他们今年就要结婚。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镜子里倒映出的女人笑的温柔。   早晨起来,谢灵先闷了白米饭,等谢灵收拾好自己,去了厨房已经有米饭的香味传来。   秋阳秋月专注的看着锅。   谢灵摸摸两人的头,说道:“小姨待会炒菜,你俩在这儿,刚洗白的小脸要被弄脏了。今天小姨烧火,你家去堂屋耍吧。”   秋阳秋月同时摇头,她们想陪小姨一起做,要不然小姨忙不过来的。   “去吧,这回炒菜很快的。肉丸菜丸、炸豆腐,炸土豆都是熟的,小姨一炒就好了。一会儿好了,小姨叫你们。”   秋阳秋月被谢灵接来四个月了,初来时的怯懦已经不见,眉眼间更多的是活泼和自信。   这段时间里,谢灵很疼爱她们,但却不会娇惯。   两个孩子褪去小心翼翼,还是一样的懂事。   谢灵感到欣慰,但还是摇头拒绝,让她们出去了。今天过年,两个小孩子玩的开心就好。   谢灵给两人讲清楚道理,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离开厨房。两人来到西屋,从小书箱里拿出积木。   只见一座房子的具体雏形已经显现,秋阳秋月分别把自己的小床和柜子放在各自的小屋里。把门拼好,就差屋顶了。   秋月兴冲冲地对一旁的秋阳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拼屋顶,然后把它按上。”   秋阳被她妹的奇特思维惊了一下,拼了屋顶她们还能看到房子里面的东西吗?   偏偏秋月继续开口了:“咱们拼了屋顶,继续把堂屋的茶几门槛拼好。”   秋阳:“小姨的屋子还没拼呢!”   闻言,秋月忙去木制的书箱里找小块积木,把一对小木块翻了个遍,都没找着床和柜子形状的木块。   她准备挠头,随即想起自己美美的小辫子,改抠手心,眼里带着疑惑,开口说道:“姐姐,没有啊,没有小姨的床,柜子,只有门,咱们已经拼上了。”   秋阳对此也非常疑惑,不过她不似秋月这么好奇,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床,干脆安静的拼起围栏来。   秋月想了一会儿也放弃了,等有时间了问问小姨吧!然后,放下这个问题,也开始和姐姐一起拼围栏。   就像谢灵说的那样,炒菜很简单,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就早晨这么一顿,肉丸子和菜丸子全没了。   但娘三儿却吃得心满意足,满嘴流油。豆腐是谢家沟姓李的一家磨的,因为查的严的问题,已经好久不磨,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大量磨豆腐。谢家沟的队员们拿着鸡蛋之类的东西去换。   谢灵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豆腐,但豆腐里面含有蛋白质,在物资稀缺的环境下,是非常好的营养品。   家里的鸡蛋都被娘三儿吃了,谢灵干脆拿钱换了一捆豆腐。   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大烩菜,她还调了个小葱拌豆腐,味道不错,抿在嘴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娘三儿都很喜欢。   三人吃得饱饱的,谢灵让两个闺女在堂屋慢走消食,她则是快速把碗洗了,要知道一会儿可是有人来家里的。   果不其然,等谢灵收拾好厨房,打开大门,就见好几个孩子等在门口。   “谢姨姨,过年好。”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冲谢灵拱拱手。   谢灵对几个孩子笑笑,然后说道:“快来家里坐坐啊!”   说着,带着孩子们来到堂屋。   堂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炸面片,炸面花。   当然,最引孩子注意的还是那满满一盘子的瓜子与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纸包着的糖果。   来的五个孩子里,唐婶李荷花家的有三个,其它两个是桂香嫂子家的栓子和根生。五人分成两堆,显然不是一路来的。但此时,五个孩子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视线粘在糖果上。   显然几个小孩子都是想吃的,不过四男一女,年纪不大,但很懂事,没有乱摸。   谢灵看出几个孩子眼里的渴望,她冲他们温柔一笑,温声道:“姨姨把东西摆在桌上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小皮猴们吃嘛!别跟姨姨客气,多抓一些。”   大年初一上午,本来就是这群孩子们的热闹时间。每家堂屋圆桌上的东西就是供来家里的小孩子拿的。   只不过,谢家盘子里的糖果有些多,让她们筹措了。   不过,小孩子最会看眼色,见谢灵冲他们笑的和善,又听到谢灵的话。   眼睛一亮,然后伸手从桌上拿糖果和瓜子,放进自己衣裳的大兜里。   “炸面片和炸面花,小姨往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炸面花也有的是咸的,大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味道吃。”谢灵笑着站在一旁,提醒几人。   西屋里听到动静的秋阳秋月也出来,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叫出声,“哇,你们都来了。”   “对啊,小姨炸的面片和面花都特别好吃呢!”秋阳秋月想起那甜滋滋的味道,眯眯眼,一边抓起一个可爱的面花,一边对几个小伙伴说道。   屋子里,七个孩子说笑成一团,显得十分热闹。谢灵就在旁边笑着看几人闹。   孩子一般不会在一家停留太久,这不,没过多久,几个孩子就和谢灵告别。   “姨姨,我们要走了。”   大概觉得谢灵比较和善,走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告别。   谢灵叫住几人,把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几个孩子。   堂婶李荷花家的三个孩子,谢灵给了五分钱,栓子和根生给了三分钱。   这压岁钱不多不少,谢灵掐得正好。毕竟,谢灵给了别人,人家家长也会给秋阳秋月。   钱被红纸包着,几个孩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能接到红包,都高兴极了。向谢灵道声谢后,随即蹦蹦跳跳地离开谢家。而秋阳秋月也跟在她们后面。   “秋阳秋月,你们家里的糖果好多啊!”   “那当然了,这是小姨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其中,这个橙子味的最好吃了,这个黄色的糖纸也最好看。”   “啊,这个红色的也好看呢!”   “哇,咱们可以收集糖纸了。”      谢灵站在院里隐约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说话声。   一上午,谢灵家陆陆续续来了四拨人,第二波是谢家本家的孩子,比李荷花家的关系远,谢灵给他们包了三分钱的红包。   第三波是陈丫子的儿子闺女,志安和志乐,兄妹两个牵着手,来到谢灵家里。   规规矩矩的给谢灵行了晚辈礼,拜了年。   “谢姨姨,新年快乐,我和妹妹给您拜年啦。”   谢灵被两人这九十度鞠躬礼给吓了一跳,这种礼节一般都是小辈给家里老人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辈行的。   她立马扶起两人,说道:“你娘这够客气的,来小姨这儿还让你们讲究这个。”   显然,志安志乐好好的不会做这个,只会是陈姐嘱咐儿子闺女的。   “娘说,您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您起的。娘说,她不能来,所以让我们来好好感谢您。”说完,他才就着谢灵的手起来。   谢灵毫不避讳地让秋阳秋月跟志安志乐耍。   新猪场的事,虽然不是谢灵特意帮陈丫子的,但陈丫子确实因此受益。得了肉是次要,队里的大人不再对避讳志安志乐才是陈丫子最高兴的。   谢灵教陈丫子冰糖葫芦,又给她提供冰糖,让她有了来钱的路子。   给孩子起名字,一件一件的,可能对于谢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但对于陈家三口,却是让她们有了很大改变。   志安十岁还不算大,但他从小见得多,性子早熟。也隐约明白谢灵对他们的帮助。   说话的时候真心实意,谢灵把两个孩子扶起,没说什么,只摸摸他们的头。   让两个孩子抓了一把瓜子糖果,递过红包。   两个孩子刚走不久,第四波也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谢家。   谢云云穿着一身绿军装,梳着两个辫子,嘴角带笑,背着手,来到谢家堂屋,坐在堂屋板凳上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谢灵,你猜猜我今天来找你干嘛?”说话时,神采飞扬。   肯定是好事呗!想想谢云云的性子,试着猜测道:“穿了身绿军装,所以向我炫耀来了?”   谢云云:话说她有这么幼稚吗?   要是谢灵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有。   一看谢云云的神色就知道她没说对,再看看她始终背在后面的手,谢灵也懒得和她玩猜谜游戏。她神色慵懒坐在首位的椅子上,手扶着把手,不搭理她。   真是无趣的家伙。   谢云云心里腹诽一句,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眼睛里闪过喜悦,谢灵一定想不到自己来找她做啥。   “谢灵,我今天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说起原进宇她还是有些羞怯,脸红红的,“原进宇下个月结婚。”   谢灵:   她就那么愣在那里,她是谢灵,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她说了什么?   结婚?   上次小学开学的时候,两人见面还是不熟的样子,这会儿竟然结婚?一个生产队的,为啥她就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好半天,谢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说一句:“乡下人发啥请帖。”   闻言,谢云云笑的羞涩,“请高中同学,我都发了请帖。不过,同学也没几个,就你和王悦,刘小英。至于进宇那块,好像就一个男同学。”   谢灵:“额。”   看到这样的谢灵,谢云云越发得意,继续说道:“谢灵,没想到吧,我竟然比你早结婚。不知道你讲究个啥,咱乡下人还先定亲,看我一步到位,直接结婚。”谢云云拿谢灵说的话怼起谢灵。   谢灵这次真的是甘拜下风,这世界变化真快,看看谢云云神采飞扬的神色,咳嗽一声开口说道:“你们怎么好好的就结婚了?”这瞒地太严了,之前一丝风声也没听到。   “咳,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他要结婚了,祝福我们就对了。”谢云云仿佛想到什么,脸再次烧起来。   她不说,谢灵也不勉强,只是观察她片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放下心,说道:“祝贺你了,谢云云。不过,你大年初一上我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确定不是故意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最后一句话,谢灵没说,但她的表情显而易见就是这么个意思。   谢云云有些心虚,她确实是故意来的,不过她不承认,谢灵能说个啥子。   确实,她不承认,谢灵也不能说啥,只不过,说了一会儿,谢灵就想赶人了。因为,这人太幼稚了。   谢灵守在家里,等小孩子上门。那边,秋阳秋月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走街串巷,去别人家里装一兜瓜子,时不时的有一两个糖果,和谢家不能比,但两人也很高兴。   在徐家湾的时候,两人过年也会去亲戚家邻居家装瓜子,可是每次一出人家家门,徐家宝和徐小宝就强硬从两人的兜里抢过东西。   如果秋阳秋月不给,徐家宝就会向王娣来告状。然后,不仅兜里的东西存不住,还要讨一顿打。   而现在,没有奶,没有什么哥哥,也没有什么宝,只有欢乐自在的两人和小伙伴们。   一直到晚上,躺在炕上,秋阳秋月还在叽叽喳喳的回忆白天的欢乐。   秋阳:“别人家里都贴红红的对联了,咱们家就没贴。”   秋月:“好多哥哥姐姐拿着本子一直蹲在别人家门口写字呢!为什么啊?”   “应该是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哥哥姐姐们收集对联。”   秋阳:“哥哥姐姐们好勤快啊!大年初一就收集。”   因为,再晚点,大门上的对联可能就被顽皮的孩子撕掉了。谢灵心里这么想,说出口地却是:“是啊,以后秋阳秋月念书要勤快一点哦。”   秋月:“小姨,今天街上好多小伙伴呀!好多人我都觉得好陌生,之前就没见过。”   因为,好多女孩之前都被长辈拘在家里干活。今天过年,当然要把孩子放出来挣压岁钱呀!   谢灵认真听两个闺女说话,时不时地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一些不好的事,她没有跟两人说。   秋阳秋月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兜里的钱,连忙起身,把钱和红包掏出来交给谢灵。   “小姨,今天有几个奶奶给我和妹妹钱,都在这儿了。”   “两个红包,荷花奶奶给了一个,陈婶婶给了一个。桂香婶婶给了三分钱,几个叔奶奶也给了三分。”说到这儿,秋月挠挠头,想了想,“云云姨姨也给了我和姐姐一人一个红包。”   谢灵把人一一记在心里。   至于钱,谢灵没有拿,而是从炕上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东西。 第57章 手表   谢灵拿着两个木制的存钱罐递到两个闺女面前, 笑着开口:“这是徐叔叔给你们的新年礼物。以后, 你们可以把钱存到里面。这次的压岁钱不用给小姨,你们自己攒着。”   收到礼物,秋阳秋月高兴得很, 把自己的压岁钱放进存钱罐里, 然后抱在怀里。   谢灵叫她们这样, 有些好笑的说道:“放到窗台上明天再瞧, 现在先睡觉。”   秋阳秋月依依不舍的放下存钱罐,然后躺在炕上。谢灵给俩人盖好被子,熄灭煤油灯也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谢家没有亲戚,谢灵也没有去走亲戚。   只在初十的时候, 牵着两个闺女给谢爸谢妈上坟磕头。   下午又去了徐家湾。谢灵大姐谢静葬在罗家老坟,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来到罗家。   罗家这段日子过的不算好, 尤其是传出王娣来偷东西的消息后,罗家本就不好的人缘变得更差了。   谢灵到罗家的时候, 王娣来正在哄孙子。   “家宝乖, 奶

2019-10-24 07:48:41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时候,谢灵一直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当时,她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行为上却是难以做到。   徐锐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安抚她的背,说道:“拿书的事过去了。你给徐叔的画,除了徐叔徐老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我嘱咐过徐叔,不让他说出去。至于以后,都有我在。”他希望谢灵是肆意的,开心的,而不是现在后怕的样子。   谢灵被他抱到怀里,也没有反抗,靠在他胸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徐锐,有你真好。”谢灵仰着头,注视着男人,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你真好,谢灵。徐锐心里默念,嘴上没说话。他的目光全被谢灵的脸、眼睛、嘴唇吸引住。   我想吻你了,谢灵。徐锐心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靠近怀里的女人。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交,呼吸环绕。   谢灵被男人有些凶悍火热的气息包围,不自觉的闭上眼。   “灵灵,睁开眼,看着我。”   此时的徐锐不复之前在谢灵面前的沉默,听话。   周身的气势变强,看向谢灵的目光灼热,充满掠夺的意味。   谢灵被他看的羞恼,听到他这话,不自觉的拍打他的胸膛,这男人真可恶,要亲就快亲,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谢灵变得迷迷糊糊,心里那么想着,行动上却截然相反,不自觉的睁眼,然后被男人眼里的灼热一刺,本能觉得危险,无意识的想要退开。   徐锐哪里会让她退,怀里人睁开了眼,他再也忍不住地吻上去。   唇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吻上那处柔软。   此时,徐锐已经不再青涩。   先是不停地在谢灵的唇上蠕动,克制着凶狠的力道,轻轻的研磨、舔舐。   谢灵睁着眼睛,像是被男人的热情吓到,或许是害羞,想要闭眼。   徐锐哪里愿意,只用手抚摸她的眼睛,喃喃自语:灵灵,不要闭眼。看着我。   谢灵张张嘴,想要回应,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   无意间,徐锐已经扣开她的的牙关,这种亲密刺激地徐锐更加失控。   随即,他再也克制不住。   谢灵坐在凳子上,看向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人。神情娇羞,从脸到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嘴唇又红又肿。   难以想象,这会是她自己。   偏偏,一旁两个闺女还问她:   “小姨,你嘴怎么啦?”   “看着好肿,小姨你疼不疼。”   两人说着,还想摸摸谢灵的嘴。   小姨·谢灵表示,她不疼只是麻。可是这话能说吗。   她避开两人伸过来的手,勉强对两个闺女笑笑,说道:“小姨被虫子咬了一下,就是有点肿,不怎么疼。”   “可是,小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真是不疼吗?”   谢灵:“真的不疼。”   这边,谢灵被两个闺女问住。   而罪魁祸首·徐锐则是心情愉悦的回到家。   徐家爹娘和几个兄弟虽然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而徐锐,房子还没盖好,他又是一人,所以先和徐长喜刘秋苗在一起吃饭。   此时,刘秋苗正在厨房里做三人的晚饭。   徐锐拎着几样东西进了厨房。   “娘,这是谢灵给的年礼。”   刘秋苗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去一看。   三包红豆糕,包装好,看着就不便宜。还有两盒烟,外加一瓶酒,不过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酒,但看着包装应该是的。   “瓶子里是山楂酒,酒精浓度很低,是谢灵自己酿的。她说这酒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能喝,不存在喝醉或者伤身体的问题,让您放心喝。”   刘秋苗知道是谢灵送的年礼,本来就高兴得很。   听到徐锐后面的话,她笑的更加和蔼,灵灵这孩子真有心了,这礼物送的周到,肯定是专门问过儿子后准备的东西。   至于谢灵自己酿的山楂酒,到底好不好喝,没人在意这个问题。只知道,这是谢灵的一番心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锐就把山楂酒打开。   顿时,一股清香铺满整个饭桌。   徐长喜禁不住先倒了一碗,喝了一口,酸酸的。虽然没有烈酒的甘醇,酒精的味道只是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但也不影响徐长喜对它的喜爱。   看老头子喝了一口又迫不及待给自己倒上的样子,刘秋苗也有些好奇,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怕辣,刘秋苗到底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感觉有些酸,有些细腻。她不知怎么描述,总之好喝的很。   “灵灵真是个手巧的,这酒真是好喝极了,也不知她怎么做的。我以前也做过山楂酒,可没有这么好喝呀!”   不光谢家沟有山楂树,南理这边也有不少山楂。   那山楂酸的很,大家不愿意吃,泡着喝水也有些酸。   有条件的人家就会拿它做山楂酒。这几年,徐家的日子过得不错。   徐长喜又是个爱喝酒的,刘秋苗也做一些山楂酒,味道不难喝。   却也没有谢灵做得这么香。   徐锐听着他娘的赞叹声,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心情好得很。   不过,见老头子一碗一碗的喝着,饭也顾不上吃,刘秋苗就有些不乐意了。   老头子喝的太快了,就算不给儿子留,怎么也得给孙子留点。   于是,冲徐锐说道:“去叫你两个侄子过来吃饭,让他们也尝尝,灵灵这山楂酒浓度不高,小孩子喝着也好。”   这一叫,不仅两个孙子来了,三个儿子儿媳妇也跟在徐锐身后。   大儿媳王英拿着一盆炖土豆,二儿媳妇陈男拿着几张馅饼,三儿媳妇刘晓云大着肚子,手里没拿东西。   不过,徐文手里却是端着一人炒干菇。老大徐解放抱着小儿子。   刘秋苗就是想叫两个孙子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口子都来了。   “你这大着肚子咋还来呢,徐文也是,不扶着你,净让你自己走。”刘晓云怀孕五个多月,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刘晓云体型偏瘦,配着鼓囊囊的肚子,刘秋苗看着有些不忍。   虽说肚里是她的孙子,可说句实话,这孩子也太会吸营养了,刘晓云自从怀孕后,吃得多喝得多,结果自己没胖,反而瘦了不少,再看她的肚子,五个多月,都有别人六个月大小了,一看就是孩子吸走了。 第55章 徐家事   刘晓云听到婆婆的话, 笑的爽朗, “我身体好,有一会儿路哪会累。”这孩子虽说能吃,但是真不闹腾她娘。   刘晓云看着瘦了, 但身体却是有精神的。   一旁, 几人把菜放在桌子上。   只叫了孙子, 但儿子儿媳能来, 刘秋苗还是非常高兴的。   “今天,本来是想让我俩孙子尝尝这山楂酒,没想到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人喝一点。”刘秋苗一边说着,拿起瓶子, 顺带瞅了徐长喜一眼, 这老头子真能喝, 一会小半瓶都没了。   “山楂酒?娘你酿的时候应该叫我,我帮您一起。”王英接过刘秋苗的瓶子, 准备给众人倒。   一旁, 刘晓云碰碰丈夫的胳膊, 给他使眼色。   正在傻乐的徐文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说道:“大嫂, 我来给大家倒,你快坐着吧!”   刘秋苗点点头:“对着嘞,让文子倒,英子你快坐下。”   徐文笑着给众人倒上,刘秋苗在一旁看着她们喝。   等她们喝完, 忙问道:“你们觉得味道怎么样?”   “好喝。”   “好喝。”      大家点点头,味道真是不错。不过,这不是他娘酿的吧?众人心里纳闷。   “这是灵灵给我们老俩送的年礼,这山楂酒是她自己酿的嘞!”看到众人眼里的赞叹,刘秋苗笑着说道。   灵灵?众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亲兄弟定亲,他们几个当然高兴。但也不会特意关注弟妹的情况。   倒是王英和刘晓云俩人先想起来。   四弟定亲的对象不就叫谢灵吗?   这姑娘趁现在不忙就送来年礼,再一想刚才那个味道。   两人心中有数,这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巧。   虽然她们分家了,但妯娌之间总要相处。有一个聪明的弟妹总比那些个蠢笨的。   一旁,可口的山楂酒,陈男喝着却是没滋没味。   本来,徐家几个儿媳里,她最不得刘秋苗喜欢。本想着弟妹来了也得适应好长时间,就像她刚嫁过来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那段期间,婆婆也没有多喜欢她。   可这未过门的弟妹,还没进门呢,就讨了婆婆喜欢。   陈男自怜自艾,可她也不想想,她未过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给未来婆婆带点东西。   反而是徐解军天天帮陈家上工,那会儿陈家人不用说送吃的,连个谢都没有。   陈男嫁进徐家,自以为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可是哪家长辈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媳妇,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活像婆家苛待她似的。   刘秋苗婆婆去的早,嫁到徐家没有受过刁难,公公是个脾气好的,丈夫看着倔,也是疼老婆的。   刘秋苗自己没吃过啥苦,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对媳妇也十分宽容。   陈男嫁进徐家,虽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也没有过多苛待。加上陈男没有坏心,在徐家可比重男轻女的娘家舒服多了。   在场众人可不管陈男的想法,只乐呵呵的吃着菜,喝几口山楂酒,心里美滋滋的。   “奶,这个好好喝啊!我还要一碗。”徐磊大口大口喝完,继续冲刘秋苗要山楂酒。   一边的徐周看看空了的碗,脸红红的,同样用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秋苗。   刘秋苗乐的不行,刚要给两个乖孙子倒,结果插进一个声音:“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多喝,周周快别喝了,当心喝坏肚子。”   声音在一群言笑晏晏的人中间,有些别样的尖锐。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徐解军暗道一声糟糕,这媳妇咋回事!这几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这又闹什么脾气。她也不想想,那酒要是真对小孩儿不好,他娘能让两个孙子喝吗?要知道,他娘平时最疼两个孩子了。   此时,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刘秋苗冷下脸。   几个兄弟有些莫名其妙,王英和刘晓云却是瞬间明白二弟妹/二婶感的毛病犯了,又心歪了。   在尴尬的气氛中,冷漠低沉的声音响起:“谢灵酿的是一种低度果酒,她加了白糖,还保留山楂的天然果香,无论大人孩子都可以食用,可以健脾开胃。”   在徐家,徐锐从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   他不喜欢任何诋毁谢灵的话,陈男说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他还是准备解释一下。   陈男的脸瞬间爆红,眼眶湿润,流出眼泪。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样,陈男永远是敢说不敢当。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胆小。   刘秋苗觉得自己遇到克星了,哭是她的绝招,可让陈男这么一哭,她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哭能这么用啊。   好好的一场聚餐,被陈男给弄得不上不下,草草收场。   回到自己屋里的陈男则哇哇哭了一场,这点徐周可以作证。因为徐解军没理自己媳妇,陈男只能拽着儿子哭。   娘俩屋里流泪,门外,徐解军蹲着身子抽着叶子烟。   徐解军有时也很累,听着媳妇的哭声累,想着儿子越发敏感内向的性子累。   突然,他忍不住了,走进屋里把茫然失措的儿子抱起来,不理会陈男的哭喊,抱着儿子往他娘的屋子里走。   “儿子,害怕不。”   “我,不害怕。”   “跟爹说实话,爹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徐周低低的抽噎:“我害怕的,爹,我害怕。”   徐解军拍拍儿子的背,轻声安抚:“不怕,不怕,爹带你去你奶那儿,今晚周周跟奶睡,好不好?”   “好。”   把儿子送到他娘屋里,刘秋苗啥也没说,接过孙子。   “你快走吧,把周周搁这儿,我跟我孙子睡。”   也不看她儿子,只把孙子揽在怀里哄着。   徐周依赖的靠在刘秋苗身上,徐解军看着顿时放下心。随即,听他娘这么说,顿时无奈一笑。   “周周到您老俩这儿,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陈男还在小声哭着。   徐解军没说话,只把炕衬好,把被子弄好,揽过陈男,把她塞进被里,说着:“睡吧,今晚周周跟娘睡,咱夫妻俩睡。以后有啥委屈跟你男人哭诉,不要对着周周,周周还小,他听不懂。”   说这话时,徐解军眼里闪过浓浓的无奈。自己的选的媳妇,不能祸害其他人,只祸害他就够了。   至于周周,跟着他娘就好。 第56章 过年   刘秋苗搂着自己的乖孙子睡觉, 也不好奇老二屋里的动静, 事实上徐家几个屋子都不好奇,因为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无非是陈男委屈流泪呗!   徐家就连最粗枝大叶的徐文都知道他二嫂是个心思细又爱哭的人。   第二天, 刘秋苗早早起来, 把她炸的菜丸子用油布包起来, 从柜里拿一包红糖, 放到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递给徐锐。   “一会儿骑着车,给灵灵送过去。还有,锐子啊, 你现在也放假不上班了, 趁过年之前, 多去谢家沟走走,看看灵灵, 她一个姑娘家的不容易, 家里有啥力气活需要干了, 你多帮帮她。”   锐子主动提起结婚,心里应该是喜欢人家姑娘的。   但他冷冰冰的, 又是个不会说话的。   刘秋苗心里怎么也放不下,瞅空就想说说他。   “你也别不知道说什么,前几天那宅基地不是批下来了吗。你就和灵灵说说这,那新房建成可是你俩住的。”   一旁,徐长喜突然插话:“你要的那地方有点偏, 而且面积有些大了。你是怎么想的。”   徐锐坦言说道:“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至于屋子,我准备多盖几间,我和谢灵的新房,两个闺女一间,以后的孩子一间。您和娘以后也可以住一住。”,这里的闺女指的是谢灵的两个外甥女,刘秋苗和徐长喜都知道。她们也不反对,既然儿子要娶人家,与之相应的就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而且,定亲那天,刘秋苗两人见过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被谢灵教的好,人长的俊俏不说,性子也大大方方。   真是谁教的像谁,想到这儿,刘秋苗瞬间想起了二儿媳,随即,心里一口气堵在那,上不上去,下也下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   徐长喜没想那么多,只沉思片刻,问道:“你手里的钱够用不?”   徐锐点点头道:“够的。”   徐长喜闻言也不多说,锐子有见识,又是个有主见的性子,他当爹的也不会干预他的决定。只是听到他那句让您和娘也去住住,心里到底熨贴。   接下来,三人不再说话。   吃过饭,徐锐就把刘秋苗准备的回礼给谢灵送过去。   谢灵送年礼送的比较早,一是因为谢家白事没过一年;二则是考虑到徐家儿媳妇多,亲戚也多,年礼肯定走的不少。作为未过门的媳妇,还是早一些低调一些好。   所以,在刘秋苗回完礼以后,其他人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年礼。   直到大年三十还有少数心大的人家没走完年礼呢!   这一天,谢家沟家家户户都在贴对联和年画。   对联年画不似以往的喜庆,以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已经过时,或者说是被限制了。包括吉庆有余、五谷丰登、招财进宝等的年画。   如今的对联变成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等和此类似的内容。   变化最多的还是年画,各家都要贴主/席像和造/反内容的年画。   当然这一切的热闹和改变不包括谢灵家。   白事前三年不贴对联不张年画,谢灵家也是如此。   她起了个大早,坐上锅开始炸土豆块,炸豆腐块。至于肉丸子和菜丸子在几天前就炸好了。   豆腐土豆肉丸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不管油再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总想让亲人吃点好的。   光年底炸东西,就要消耗家里一小半的油。其它人家如此,谢灵家也一样。   炸完豆腐和土豆,还剩一些油,谢灵干脆起好面条,炸了一墟片和面花,这些可以在明天来孩子的时候给她们抓上吃。   大年初一   谢灵和两个闺女早早起来。   谢灵还是一身藏蓝色的棉袄棉裤,黑色棉布鞋。   与之相比,秋阳秋月喜庆多了,两人棉袄是蓝色的,裤子却是枣红色的新裤子,棉布鞋上绣着精致粉嫩的小猪。   她们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谢灵分别给两人编了两个辫子,把红头绳系成蝴蝶结的形状,好看极了。   早晨,秋阳秋月对着桌上的小镜,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美滋滋的。   谢灵淘米的水让三人洗了脸,不知道是两个人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脸格外的细腻。   “小姨,我感觉我的脸好光滑啊!”秋月最爱美,摸摸自己的小脸,仰起头对正在给自己编辫子的谢灵说道。   谢灵噗嗤一声笑开,淘米水的效果哪有那么好,也就是这几个月两个闺女吃得好,早睡早起,没有黑天摸地的干活。   加上谢灵一直督促她们用皂荚洗手,用雪花膏擦脸。不能说两人像谢灵那样白,但也有光泽了,一看就是气色极好。   至于那淘米水,也是谢灵看过产地才敢用的。   这里的大米来自临县,湖县和长县条件差不多,都穷的很,农药化肥想打也打不起。   要不然,谢灵也没那么心大,就是在没有洗面奶也不会让自己和两个闺女用淘米水洗脸。   当然,谢灵面上不会反驳秋月的话,而是附和着说道:“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看着就喜庆。   秋月从不怀疑小姨说得,本来就觉得好看的她顿时觉得自己更美了。   于是,蹦蹦跳跳的牵着姐姐的手出去屋子,临走前对谢灵说着:“小姨你快点,我和姐姐去米饭好了没。”   说罢,想想白生生软乎乎的大米饭,顿时绷得更欢。   谢灵笑着摇摇头,继续给自己编辫子,刚来的时候,她极为不习惯编辫子。   几个月下来,看着看着,感觉还怪顺眼,就是显得人太年轻了。   不过,她本来就小,翻年才十九。突然,想起徐锐也才二十一,而他们今年就要结婚。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镜子里倒映出的女人笑的温柔。   早晨起来,谢灵先闷了白米饭,等谢灵收拾好自己,去了厨房已经有米饭的香味传来。   秋阳秋月专注的看着锅。   谢灵摸摸两人的头,说道:“小姨待会炒菜,你俩在这儿,刚洗白的小脸要被弄脏了。今天小姨烧火,你家去堂屋耍吧。”   秋阳秋月同时摇头,她们想陪小姨一起做,要不然小姨忙不过来的。   “去吧,这回炒菜很快的。肉丸菜丸、炸豆腐,炸土豆都是熟的,小姨一炒就好了。一会儿好了,小姨叫你们。”   秋阳秋月被谢灵接来四个月了,初来时的怯懦已经不见,眉眼间更多的是活泼和自信。   这段时间里,谢灵很疼爱她们,但却不会娇惯。   两个孩子褪去小心翼翼,还是一样的懂事。   谢灵感到欣慰,但还是摇头拒绝,让她们出去了。今天过年,两个小孩子玩的开心就好。   谢灵给两人讲清楚道理,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离开厨房。两人来到西屋,从小书箱里拿出积木。   只见一座房子的具体雏形已经显现,秋阳秋月分别把自己的小床和柜子放在各自的小屋里。把门拼好,就差屋顶了。   秋月兴冲冲地对一旁的秋阳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拼屋顶,然后把它按上。”   秋阳被她妹的奇特思维惊了一下,拼了屋顶她们还能看到房子里面的东西吗?   偏偏秋月继续开口了:“咱们拼了屋顶,继续把堂屋的茶几门槛拼好。”   秋阳:“小姨的屋子还没拼呢!”   闻言,秋月忙去木制的书箱里找小块积木,把一对小木块翻了个遍,都没找着床和柜子形状的木块。   她准备挠头,随即想起自己美美的小辫子,改抠手心,眼里带着疑惑,开口说道:“姐姐,没有啊,没有小姨的床,柜子,只有门,咱们已经拼上了。”   秋阳对此也非常疑惑,不过她不似秋月这么好奇,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床,干脆安静的拼起围栏来。   秋月想了一会儿也放弃了,等有时间了问问小姨吧!然后,放下这个问题,也开始和姐姐一起拼围栏。   就像谢灵说的那样,炒菜很简单,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就早晨这么一顿,肉丸子和菜丸子全没了。   但娘三儿却吃得心满意足,满嘴流油。豆腐是谢家沟姓李的一家磨的,因为查的严的问题,已经好久不磨,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大量磨豆腐。谢家沟的队员们拿着鸡蛋之类的东西去换。   谢灵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豆腐,但豆腐里面含有蛋白质,在物资稀缺的环境下,是非常好的营养品。   家里的鸡蛋都被娘三儿吃了,谢灵干脆拿钱换了一捆豆腐。   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大烩菜,她还调了个小葱拌豆腐,味道不错,抿在嘴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娘三儿都很喜欢。   三人吃得饱饱的,谢灵让两个闺女在堂屋慢走消食,她则是快速把碗洗了,要知道一会儿可是有人来家里的。   果不其然,等谢灵收拾好厨房,打开大门,就见好几个孩子等在门口。   “谢姨姨,过年好。”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冲谢灵拱拱手。   谢灵对几个孩子笑笑,然后说道:“快来家里坐坐啊!”   说着,带着孩子们来到堂屋。   堂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炸面片,炸面花。   当然,最引孩子注意的还是那满满一盘子的瓜子与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纸包着的糖果。   来的五个孩子里,唐婶李荷花家的有三个,其它两个是桂香嫂子家的栓子和根生。五人分成两堆,显然不是一路来的。但此时,五个孩子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视线粘在糖果上。   显然几个小孩子都是想吃的,不过四男一女,年纪不大,但很懂事,没有乱摸。   谢灵看出几个孩子眼里的渴望,她冲他们温柔一笑,温声道:“姨姨把东西摆在桌上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小皮猴们吃嘛!别跟姨姨客气,多抓一些。”   大年初一上午,本来就是这群孩子们的热闹时间。每家堂屋圆桌上的东西就是供来家里的小孩子拿的。   只不过,谢家盘子里的糖果有些多,让她们筹措了。   不过,小孩子最会看眼色,见谢灵冲他们笑的和善,又听到谢灵的话。   眼睛一亮,然后伸手从桌上拿糖果和瓜子,放进自己衣裳的大兜里。   “炸面片和炸面花,小姨往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炸面花也有的是咸的,大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味道吃。”谢灵笑着站在一旁,提醒几人。   西屋里听到动静的秋阳秋月也出来,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叫出声,“哇,你们都来了。”   “对啊,小姨炸的面片和面花都特别好吃呢!”秋阳秋月想起那甜滋滋的味道,眯眯眼,一边抓起一个可爱的面花,一边对几个小伙伴说道。   屋子里,七个孩子说笑成一团,显得十分热闹。谢灵就在旁边笑着看几人闹。   孩子一般不会在一家停留太久,这不,没过多久,几个孩子就和谢灵告别。   “姨姨,我们要走了。”   大概觉得谢灵比较和善,走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告别。   谢灵叫住几人,把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几个孩子。   堂婶李荷花家的三个孩子,谢灵给了五分钱,栓子和根生给了三分钱。   这压岁钱不多不少,谢灵掐得正好。毕竟,谢灵给了别人,人家家长也会给秋阳秋月。   钱被红纸包着,几个孩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能接到红包,都高兴极了。向谢灵道声谢后,随即蹦蹦跳跳地离开谢家。而秋阳秋月也跟在她们后面。   “秋阳秋月,你们家里的糖果好多啊!”   “那当然了,这是小姨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其中,这个橙子味的最好吃了,这个黄色的糖纸也最好看。”   “啊,这个红色的也好看呢!”   “哇,咱们可以收集糖纸了。”      谢灵站在院里隐约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说话声。   一上午,谢灵家陆陆续续来了四拨人,第二波是谢家本家的孩子,比李荷花家的关系远,谢灵给他们包了三分钱的红包。   第三波是陈丫子的儿子闺女,志安和志乐,兄妹两个牵着手,来到谢灵家里。   规规矩矩的给谢灵行了晚辈礼,拜了年。   “谢姨姨,新年快乐,我和妹妹给您拜年啦。”   谢灵被两人这九十度鞠躬礼给吓了一跳,这种礼节一般都是小辈给家里老人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辈行的。   她立马扶起两人,说道:“你娘这够客气的,来小姨这儿还让你们讲究这个。”   显然,志安志乐好好的不会做这个,只会是陈姐嘱咐儿子闺女的。   “娘说,您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您起的。娘说,她不能来,所以让我们来好好感谢您。”说完,他才就着谢灵的手起来。   谢灵毫不避讳地让秋阳秋月跟志安志乐耍。   新猪场的事,虽然不是谢灵特意帮陈丫子的,但陈丫子确实因此受益。得了肉是次要,队里的大人不再对避讳志安志乐才是陈丫子最高兴的。   谢灵教陈丫子冰糖葫芦,又给她提供冰糖,让她有了来钱的路子。   给孩子起名字,一件一件的,可能对于谢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但对于陈家三口,却是让她们有了很大改变。   志安十岁还不算大,但他从小见得多,性子早熟。也隐约明白谢灵对他们的帮助。   说话的时候真心实意,谢灵把两个孩子扶起,没说什么,只摸摸他们的头。   让两个孩子抓了一把瓜子糖果,递过红包。   两个孩子刚走不久,第四波也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谢家。   谢云云穿着一身绿军装,梳着两个辫子,嘴角带笑,背着手,来到谢家堂屋,坐在堂屋板凳上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谢灵,你猜猜我今天来找你干嘛?”说话时,神采飞扬。   肯定是好事呗!想想谢云云的性子,试着猜测道:“穿了身绿军装,所以向我炫耀来了?”   谢云云:话说她有这么幼稚吗?   要是谢灵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有。   一看谢云云的神色就知道她没说对,再看看她始终背在后面的手,谢灵也懒得和她玩猜谜游戏。她神色慵懒坐在首位的椅子上,手扶着把手,不搭理她。   真是无趣的家伙。   谢云云心里腹诽一句,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眼睛里闪过喜悦,谢灵一定想不到自己来找她做啥。   “谢灵,我今天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说起原进宇她还是有些羞怯,脸红红的,“原进宇下个月结婚。”   谢灵:   她就那么愣在那里,她是谢灵,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她说了什么?   结婚?   上次小学开学的时候,两人见面还是不熟的样子,这会儿竟然结婚?一个生产队的,为啥她就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好半天,谢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说一句:“乡下人发啥请帖。”   闻言,谢云云笑的羞涩,“请高中同学,我都发了请帖。不过,同学也没几个,就你和王悦,刘小英。至于进宇那块,好像就一个男同学。”   谢灵:“额。”   看到这样的谢灵,谢云云越发得意,继续说道:“谢灵,没想到吧,我竟然比你早结婚。不知道你讲究个啥,咱乡下人还先定亲,看我一步到位,直接结婚。”谢云云拿谢灵说的话怼起谢灵。   谢灵这次真的是甘拜下风,这世界变化真快,看看谢云云神采飞扬的神色,咳嗽一声开口说道:“你们怎么好好的就结婚了?”这瞒地太严了,之前一丝风声也没听到。   “咳,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他要结婚了,祝福我们就对了。”谢云云仿佛想到什么,脸再次烧起来。   她不说,谢灵也不勉强,只是观察她片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放下心,说道:“祝贺你了,谢云云。不过,你大年初一上我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确定不是故意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最后一句话,谢灵没说,但她的表情显而易见就是这么个意思。   谢云云有些心虚,她确实是故意来的,不过她不承认,谢灵能说个啥子。   确实,她不承认,谢灵也不能说啥,只不过,说了一会儿,谢灵就想赶人了。因为,这人太幼稚了。   谢灵守在家里,等小孩子上门。那边,秋阳秋月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走街串巷,去别人家里装一兜瓜子,时不时的有一两个糖果,和谢家不能比,但两人也很高兴。   在徐家湾的时候,两人过年也会去亲戚家邻居家装瓜子,可是每次一出人家家门,徐家宝和徐小宝就强硬从两人的兜里抢过东西。   如果秋阳秋月不给,徐家宝就会向王娣来告状。然后,不仅兜里的东西存不住,还要讨一顿打。   而现在,没有奶,没有什么哥哥,也没有什么宝,只有欢乐自在的两人和小伙伴们。   一直到晚上,躺在炕上,秋阳秋月还在叽叽喳喳的回忆白天的欢乐。   秋阳:“别人家里都贴红红的对联了,咱们家就没贴。”   秋月:“好多哥哥姐姐拿着本子一直蹲在别人家门口写字呢!为什么啊?”   “应该是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哥哥姐姐们收集对联。”   秋阳:“哥哥姐姐们好勤快啊!大年初一就收集。”   因为,再晚点,大门上的对联可能就被顽皮的孩子撕掉了。谢灵心里这么想,说出口地却是:“是啊,以后秋阳秋月念书要勤快一点哦。”   秋月:“小姨,今天街上好多小伙伴呀!好多人我都觉得好陌生,之前就没见过。”   因为,好多女孩之前都被长辈拘在家里干活。今天过年,当然要把孩子放出来挣压岁钱呀!   谢灵认真听两个闺女说话,时不时地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一些不好的事,她没有跟两人说。   秋阳秋月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兜里的钱,连忙起身,把钱和红包掏出来交给谢灵。   “小姨,今天有几个奶奶给我和妹妹钱,都在这儿了。”   “两个红包,荷花奶奶给了一个,陈婶婶给了一个。桂香婶婶给了三分钱,几个叔奶奶也给了三分。”说到这儿,秋月挠挠头,想了想,“云云姨姨也给了我和姐姐一人一个红包。”   谢灵把人一一记在心里。   至于钱,谢灵没有拿,而是从炕上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东西。 第57章 手表   谢灵拿着两个木制的存钱罐递到两个闺女面前, 笑着开口:“这是徐叔叔给你们的新年礼物。以后, 你们可以把钱存到里面。这次的压岁钱不用给小姨,你们自己攒着。”   收到礼物,秋阳秋月高兴得很, 把自己的压岁钱放进存钱罐里, 然后抱在怀里。   谢灵叫她们这样, 有些好笑的说道:“放到窗台上明天再瞧, 现在先睡觉。”   秋阳秋月依依不舍的放下存钱罐,然后躺在炕上。谢灵给俩人盖好被子,熄灭煤油灯也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谢家没有亲戚,谢灵也没有去走亲戚。   只在初十的时候, 牵着两个闺女给谢爸谢妈上坟磕头。   下午又去了徐家湾。谢灵大姐谢静葬在罗家老坟,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来到罗家。   罗家这段日子过的不算好, 尤其是传出王娣来偷东西的消息后,罗家本就不好的人缘变得更差了。   谢灵到罗家的时候, 王娣来正在哄孙子。   “家宝乖, 奶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时候,谢灵一直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当时,她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行为上却是难以做到。   徐锐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安抚她的背,说道:“拿书的事过去了。你给徐叔的画,除了徐叔徐老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我嘱咐过徐叔,不让他说出去。至于以后,都有我在。”他希望谢灵是肆意的,开心的,而不是现在后怕的样子。   谢灵被他抱到怀里,也没有反抗,靠在他胸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徐锐,有你真好。”谢灵仰着头,注视着男人,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你真好,谢灵。徐锐心里默念,嘴上没说话。他的目光全被谢灵的脸、眼睛、嘴唇吸引住。   我想吻你了,谢灵。徐锐心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靠近怀里的女人。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交,呼吸环绕。   谢灵被男人有些凶悍火热的气息包围,不自觉的闭上眼。   “灵灵,睁开眼,看着我。”   此时的徐锐不复之前在谢灵面前的沉默,听话。   周身的气势变强,看向谢灵的目光灼热,充满掠夺的意味。   谢灵被他看的羞恼,听到他这话,不自觉的拍打他的胸膛,这男人真可恶,要亲就快亲,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谢灵变得迷迷糊糊,心里那么想着,行动上却截然相反,不自觉的睁眼,然后被男人眼里的灼热一刺,本能觉得危险,无意识的想要退开。   徐锐哪里会让她退,怀里人睁开了眼,他再也忍不住地吻上去。   唇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吻上那处柔软。   此时,徐锐已经不再青涩。   先是不停地在谢灵的唇上蠕动,克制着凶狠的力道,轻轻的研磨、舔舐。   谢灵睁着眼睛,像是被男人的热情吓到,或许是害羞,想要闭眼。   徐锐哪里愿意,只用手抚摸她的眼睛,喃喃自语:灵灵,不要闭眼。看着我。   谢灵张张嘴,想要回应,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   无意间,徐锐已经扣开她的的牙关,这种亲密刺激地徐锐更加失控。   随即,他再也克制不住。   谢灵坐在凳子上,看向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人。神情娇羞,从脸到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嘴唇又红又肿。   难以想象,这会是她自己。   偏偏,一旁两个闺女还问她:   “小姨,你嘴怎么啦?”   “看着好肿,小姨你疼不疼。”   两人说着,还想摸摸谢灵的嘴。   小姨·谢灵表示,她不疼只是麻。可是这话能说吗。   她避开两人伸过来的手,勉强对两个闺女笑笑,说道:“小姨被虫子咬了一下,就是有点肿,不怎么疼。”   “可是,小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真是不疼吗?”   谢灵:“真的不疼。”   这边,谢灵被两个闺女问住。   而罪魁祸首·徐锐则是心情愉悦的回到家。   徐家爹娘和几个兄弟虽然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而徐锐,房子还没盖好,他又是一人,所以先和徐长喜刘秋苗在一起吃饭。   此时,刘秋苗正在厨房里做三人的晚饭。   徐锐拎着几样东西进了厨房。   “娘,这是谢灵给的年礼。”   刘秋苗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去一看。   三包红豆糕,包装好,看着就不便宜。还有两盒烟,外加一瓶酒,不过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酒,但看着包装应该是的。   “瓶子里是山楂酒,酒精浓度很低,是谢灵自己酿的。她说这酒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能喝,不存在喝醉或者伤身体的问题,让您放心喝。”   刘秋苗知道是谢灵送的年礼,本来就高兴得很。   听到徐锐后面的话,她笑的更加和蔼,灵灵这孩子真有心了,这礼物送的周到,肯定是专门问过儿子后准备的东西。   至于谢灵自己酿的山楂酒,到底好不好喝,没人在意这个问题。只知道,这是谢灵的一番心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锐就把山楂酒打开。   顿时,一股清香铺满整个饭桌。   徐长喜禁不住先倒了一碗,喝了一口,酸酸的。虽然没有烈酒的甘醇,酒精的味道只是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但也不影响徐长喜对它的喜爱。   看老头子喝了一口又迫不及待给自己倒上的样子,刘秋苗也有些好奇,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怕辣,刘秋苗到底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感觉有些酸,有些细腻。她不知怎么描述,总之好喝的很。   “灵灵真是个手巧的,这酒真是好喝极了,也不知她怎么做的。我以前也做过山楂酒,可没有这么好喝呀!”   不光谢家沟有山楂树,南理这边也有不少山楂。   那山楂酸的很,大家不愿意吃,泡着喝水也有些酸。   有条件的人家就会拿它做山楂酒。这几年,徐家的日子过得不错。   徐长喜又是个爱喝酒的,刘秋苗也做一些山楂酒,味道不难喝。   却也没有谢灵做得这么香。   徐锐听着他娘的赞叹声,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心情好得很。   不过,见老头子一碗一碗的喝着,饭也顾不上吃,刘秋苗就有些不乐意了。   老头子喝的太快了,就算不给儿子留,怎么也得给孙子留点。   于是,冲徐锐说道:“去叫你两个侄子过来吃饭,让他们也尝尝,灵灵这山楂酒浓度不高,小孩子喝着也好。”   这一叫,不仅两个孙子来了,三个儿子儿媳妇也跟在徐锐身后。   大儿媳王英拿着一盆炖土豆,二儿媳妇陈男拿着几张馅饼,三儿媳妇刘晓云大着肚子,手里没拿东西。   不过,徐文手里却是端着一人炒干菇。老大徐解放抱着小儿子。   刘秋苗就是想叫两个孙子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口子都来了。   “你这大着肚子咋还来呢,徐文也是,不扶着你,净让你自己走。”刘晓云怀孕五个多月,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刘晓云体型偏瘦,配着鼓囊囊的肚子,刘秋苗看着有些不忍。   虽说肚里是她的孙子,可说句实话,这孩子也太会吸营养了,刘晓云自从怀孕后,吃得多喝得多,结果自己没胖,反而瘦了不少,再看她的肚子,五个多月,都有别人六个月大小了,一看就是孩子吸走了。 第55章 徐家事   刘晓云听到婆婆的话, 笑的爽朗, “我身体好,有一会儿路哪会累。”这孩子虽说能吃,但是真不闹腾她娘。   刘晓云看着瘦了, 但身体却是有精神的。   一旁, 几人把菜放在桌子上。   只叫了孙子, 但儿子儿媳能来, 刘秋苗还是非常高兴的。   “今天,本来是想让我俩孙子尝尝这山楂酒,没想到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人喝一点。”刘秋苗一边说着,拿起瓶子, 顺带瞅了徐长喜一眼, 这老头子真能喝, 一会小半瓶都没了。   “山楂酒?娘你酿的时候应该叫我,我帮您一起。”王英接过刘秋苗的瓶子, 准备给众人倒。   一旁, 刘晓云碰碰丈夫的胳膊, 给他使眼色。   正在傻乐的徐文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说道:“大嫂, 我来给大家倒,你快坐着吧!”   刘秋苗点点头:“对着嘞,让文子倒,英子你快坐下。”   徐文笑着给众人倒上,刘秋苗在一旁看着她们喝。   等她们喝完, 忙问道:“你们觉得味道怎么样?”   “好喝。”   “好喝。”      大家点点头,味道真是不错。不过,这不是他娘酿的吧?众人心里纳闷。   “这是灵灵给我们老俩送的年礼,这山楂酒是她自己酿的嘞!”看到众人眼里的赞叹,刘秋苗笑着说道。   灵灵?众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亲兄弟定亲,他们几个当然高兴。但也不会特意关注弟妹的情况。   倒是王英和刘晓云俩人先想起来。   四弟定亲的对象不就叫谢灵吗?   这姑娘趁现在不忙就送来年礼,再一想刚才那个味道。   两人心中有数,这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巧。   虽然她们分家了,但妯娌之间总要相处。有一个聪明的弟妹总比那些个蠢笨的。   一旁,可口的山楂酒,陈男喝着却是没滋没味。   本来,徐家几个儿媳里,她最不得刘秋苗喜欢。本想着弟妹来了也得适应好长时间,就像她刚嫁过来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那段期间,婆婆也没有多喜欢她。   可这未过门的弟妹,还没进门呢,就讨了婆婆喜欢。   陈男自怜自艾,可她也不想想,她未过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给未来婆婆带点东西。   反而是徐解军天天帮陈家上工,那会儿陈家人不用说送吃的,连个谢都没有。   陈男嫁进徐家,自以为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可是哪家长辈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媳妇,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活像婆家苛待她似的。   刘秋苗婆婆去的早,嫁到徐家没有受过刁难,公公是个脾气好的,丈夫看着倔,也是疼老婆的。   刘秋苗自己没吃过啥苦,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对媳妇也十分宽容。   陈男嫁进徐家,虽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也没有过多苛待。加上陈男没有坏心,在徐家可比重男轻女的娘家舒服多了。   在场众人可不管陈男的想法,只乐呵呵的吃着菜,喝几口山楂酒,心里美滋滋的。   “奶,这个好好喝啊!我还要一碗。”徐磊大口大口喝完,继续冲刘秋苗要山楂酒。   一边的徐周看看空了的碗,脸红红的,同样用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秋苗。   刘秋苗乐的不行,刚要给两个乖孙子倒,结果插进一个声音:“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多喝,周周快别喝了,当心喝坏肚子。”   声音在一群言笑晏晏的人中间,有些别样的尖锐。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徐解军暗道一声糟糕,这媳妇咋回事!这几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这又闹什么脾气。她也不想想,那酒要是真对小孩儿不好,他娘能让两个孙子喝吗?要知道,他娘平时最疼两个孩子了。   此时,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刘秋苗冷下脸。   几个兄弟有些莫名其妙,王英和刘晓云却是瞬间明白二弟妹/二婶感的毛病犯了,又心歪了。   在尴尬的气氛中,冷漠低沉的声音响起:“谢灵酿的是一种低度果酒,她加了白糖,还保留山楂的天然果香,无论大人孩子都可以食用,可以健脾开胃。”   在徐家,徐锐从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   他不喜欢任何诋毁谢灵的话,陈男说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他还是准备解释一下。   陈男的脸瞬间爆红,眼眶湿润,流出眼泪。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样,陈男永远是敢说不敢当。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胆小。   刘秋苗觉得自己遇到克星了,哭是她的绝招,可让陈男这么一哭,她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哭能这么用啊。   好好的一场聚餐,被陈男给弄得不上不下,草草收场。   回到自己屋里的陈男则哇哇哭了一场,这点徐周可以作证。因为徐解军没理自己媳妇,陈男只能拽着儿子哭。   娘俩屋里流泪,门外,徐解军蹲着身子抽着叶子烟。   徐解军有时也很累,听着媳妇的哭声累,想着儿子越发敏感内向的性子累。   突然,他忍不住了,走进屋里把茫然失措的儿子抱起来,不理会陈男的哭喊,抱着儿子往他娘的屋子里走。   “儿子,害怕不。”   “我,不害怕。”   “跟爹说实话,爹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徐周低低的抽噎:“我害怕的,爹,我害怕。”   徐解军拍拍儿子的背,轻声安抚:“不怕,不怕,爹带你去你奶那儿,今晚周周跟奶睡,好不好?”   “好。”   把儿子送到他娘屋里,刘秋苗啥也没说,接过孙子。   “你快走吧,把周周搁这儿,我跟我孙子睡。”   也不看她儿子,只把孙子揽在怀里哄着。   徐周依赖的靠在刘秋苗身上,徐解军看着顿时放下心。随即,听他娘这么说,顿时无奈一笑。   “周周到您老俩这儿,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陈男还在小声哭着。   徐解军没说话,只把炕衬好,把被子弄好,揽过陈男,把她塞进被里,说着:“睡吧,今晚周周跟娘睡,咱夫妻俩睡。以后有啥委屈跟你男人哭诉,不要对着周周,周周还小,他听不懂。”   说这话时,徐解军眼里闪过浓浓的无奈。自己的选的媳妇,不能祸害其他人,只祸害他就够了。   至于周周,跟着他娘就好。 第56章 过年   刘秋苗搂着自己的乖孙子睡觉, 也不好奇老二屋里的动静, 事实上徐家几个屋子都不好奇,因为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无非是陈男委屈流泪呗!   徐家就连最粗枝大叶的徐文都知道他二嫂是个心思细又爱哭的人。   第二天, 刘秋苗早早起来, 把她炸的菜丸子用油布包起来, 从柜里拿一包红糖, 放到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递给徐锐。   “一会儿骑着车,给灵灵送过去。还有,锐子啊, 你现在也放假不上班了, 趁过年之前, 多去谢家沟走走,看看灵灵, 她一个姑娘家的不容易, 家里有啥力气活需要干了, 你多帮帮她。”   锐子主动提起结婚,心里应该是喜欢人家姑娘的。   但他冷冰冰的, 又是个不会说话的。   刘秋苗心里怎么也放不下,瞅空就想说说他。   “你也别不知道说什么,前几天那宅基地不是批下来了吗。你就和灵灵说说这,那新房建成可是你俩住的。”   一旁,徐长喜突然插话:“你要的那地方有点偏, 而且面积有些大了。你是怎么想的。”   徐锐坦言说道:“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至于屋子,我准备多盖几间,我和谢灵的新房,两个闺女一间,以后的孩子一间。您和娘以后也可以住一住。”,这里的闺女指的是谢灵的两个外甥女,刘秋苗和徐长喜都知道。她们也不反对,既然儿子要娶人家,与之相应的就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而且,定亲那天,刘秋苗两人见过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被谢灵教的好,人长的俊俏不说,性子也大大方方。   真是谁教的像谁,想到这儿,刘秋苗瞬间想起了二儿媳,随即,心里一口气堵在那,上不上去,下也下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   徐长喜没想那么多,只沉思片刻,问道:“你手里的钱够用不?”   徐锐点点头道:“够的。”   徐长喜闻言也不多说,锐子有见识,又是个有主见的性子,他当爹的也不会干预他的决定。只是听到他那句让您和娘也去住住,心里到底熨贴。   接下来,三人不再说话。   吃过饭,徐锐就把刘秋苗准备的回礼给谢灵送过去。   谢灵送年礼送的比较早,一是因为谢家白事没过一年;二则是考虑到徐家儿媳妇多,亲戚也多,年礼肯定走的不少。作为未过门的媳妇,还是早一些低调一些好。   所以,在刘秋苗回完礼以后,其他人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年礼。   直到大年三十还有少数心大的人家没走完年礼呢!   这一天,谢家沟家家户户都在贴对联和年画。   对联年画不似以往的喜庆,以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已经过时,或者说是被限制了。包括吉庆有余、五谷丰登、招财进宝等的年画。   如今的对联变成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等和此类似的内容。   变化最多的还是年画,各家都要贴主/席像和造/反内容的年画。   当然这一切的热闹和改变不包括谢灵家。   白事前三年不贴对联不张年画,谢灵家也是如此。   她起了个大早,坐上锅开始炸土豆块,炸豆腐块。至于肉丸子和菜丸子在几天前就炸好了。   豆腐土豆肉丸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不管油再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总想让亲人吃点好的。   光年底炸东西,就要消耗家里一小半的油。其它人家如此,谢灵家也一样。   炸完豆腐和土豆,还剩一些油,谢灵干脆起好面条,炸了一墟片和面花,这些可以在明天来孩子的时候给她们抓上吃。   大年初一   谢灵和两个闺女早早起来。   谢灵还是一身藏蓝色的棉袄棉裤,黑色棉布鞋。   与之相比,秋阳秋月喜庆多了,两人棉袄是蓝色的,裤子却是枣红色的新裤子,棉布鞋上绣着精致粉嫩的小猪。   她们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谢灵分别给两人编了两个辫子,把红头绳系成蝴蝶结的形状,好看极了。   早晨,秋阳秋月对着桌上的小镜,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美滋滋的。   谢灵淘米的水让三人洗了脸,不知道是两个人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脸格外的细腻。   “小姨,我感觉我的脸好光滑啊!”秋月最爱美,摸摸自己的小脸,仰起头对正在给自己编辫子的谢灵说道。   谢灵噗嗤一声笑开,淘米水的效果哪有那么好,也就是这几个月两个闺女吃得好,早睡早起,没有黑天摸地的干活。   加上谢灵一直督促她们用皂荚洗手,用雪花膏擦脸。不能说两人像谢灵那样白,但也有光泽了,一看就是气色极好。   至于那淘米水,也是谢灵看过产地才敢用的。   这里的大米来自临县,湖县和长县条件差不多,都穷的很,农药化肥想打也打不起。   要不然,谢灵也没那么心大,就是在没有洗面奶也不会让自己和两个闺女用淘米水洗脸。   当然,谢灵面上不会反驳秋月的话,而是附和着说道:“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看着就喜庆。   秋月从不怀疑小姨说得,本来就觉得好看的她顿时觉得自己更美了。   于是,蹦蹦跳跳的牵着姐姐的手出去屋子,临走前对谢灵说着:“小姨你快点,我和姐姐去米饭好了没。”   说罢,想想白生生软乎乎的大米饭,顿时绷得更欢。   谢灵笑着摇摇头,继续给自己编辫子,刚来的时候,她极为不习惯编辫子。   几个月下来,看着看着,感觉还怪顺眼,就是显得人太年轻了。   不过,她本来就小,翻年才十九。突然,想起徐锐也才二十一,而他们今年就要结婚。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镜子里倒映出的女人笑的温柔。   早晨起来,谢灵先闷了白米饭,等谢灵收拾好自己,去了厨房已经有米饭的香味传来。   秋阳秋月专注的看着锅。   谢灵摸摸两人的头,说道:“小姨待会炒菜,你俩在这儿,刚洗白的小脸要被弄脏了。今天小姨烧火,你家去堂屋耍吧。”   秋阳秋月同时摇头,她们想陪小姨一起做,要不然小姨忙不过来的。   “去吧,这回炒菜很快的。肉丸菜丸、炸豆腐,炸土豆都是熟的,小姨一炒就好了。一会儿好了,小姨叫你们。”   秋阳秋月被谢灵接来四个月了,初来时的怯懦已经不见,眉眼间更多的是活泼和自信。   这段时间里,谢灵很疼爱她们,但却不会娇惯。   两个孩子褪去小心翼翼,还是一样的懂事。   谢灵感到欣慰,但还是摇头拒绝,让她们出去了。今天过年,两个小孩子玩的开心就好。   谢灵给两人讲清楚道理,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离开厨房。两人来到西屋,从小书箱里拿出积木。   只见一座房子的具体雏形已经显现,秋阳秋月分别把自己的小床和柜子放在各自的小屋里。把门拼好,就差屋顶了。   秋月兴冲冲地对一旁的秋阳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拼屋顶,然后把它按上。”   秋阳被她妹的奇特思维惊了一下,拼了屋顶她们还能看到房子里面的东西吗?   偏偏秋月继续开口了:“咱们拼了屋顶,继续把堂屋的茶几门槛拼好。”   秋阳:“小姨的屋子还没拼呢!”   闻言,秋月忙去木制的书箱里找小块积木,把一对小木块翻了个遍,都没找着床和柜子形状的木块。   她准备挠头,随即想起自己美美的小辫子,改抠手心,眼里带着疑惑,开口说道:“姐姐,没有啊,没有小姨的床,柜子,只有门,咱们已经拼上了。”   秋阳对此也非常疑惑,不过她不似秋月这么好奇,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床,干脆安静的拼起围栏来。   秋月想了一会儿也放弃了,等有时间了问问小姨吧!然后,放下这个问题,也开始和姐姐一起拼围栏。   就像谢灵说的那样,炒菜很简单,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就早晨这么一顿,肉丸子和菜丸子全没了。   但娘三儿却吃得心满意足,满嘴流油。豆腐是谢家沟姓李的一家磨的,因为查的严的问题,已经好久不磨,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大量磨豆腐。谢家沟的队员们拿着鸡蛋之类的东西去换。   谢灵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豆腐,但豆腐里面含有蛋白质,在物资稀缺的环境下,是非常好的营养品。   家里的鸡蛋都被娘三儿吃了,谢灵干脆拿钱换了一捆豆腐。   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大烩菜,她还调了个小葱拌豆腐,味道不错,抿在嘴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娘三儿都很喜欢。   三人吃得饱饱的,谢灵让两个闺女在堂屋慢走消食,她则是快速把碗洗了,要知道一会儿可是有人来家里的。   果不其然,等谢灵收拾好厨房,打开大门,就见好几个孩子等在门口。   “谢姨姨,过年好。”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冲谢灵拱拱手。   谢灵对几个孩子笑笑,然后说道:“快来家里坐坐啊!”   说着,带着孩子们来到堂屋。   堂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炸面片,炸面花。   当然,最引孩子注意的还是那满满一盘子的瓜子与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纸包着的糖果。   来的五个孩子里,唐婶李荷花家的有三个,其它两个是桂香嫂子家的栓子和根生。五人分成两堆,显然不是一路来的。但此时,五个孩子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视线粘在糖果上。   显然几个小孩子都是想吃的,不过四男一女,年纪不大,但很懂事,没有乱摸。   谢灵看出几个孩子眼里的渴望,她冲他们温柔一笑,温声道:“姨姨把东西摆在桌上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小皮猴们吃嘛!别跟姨姨客气,多抓一些。”   大年初一上午,本来就是这群孩子们的热闹时间。每家堂屋圆桌上的东西就是供来家里的小孩子拿的。   只不过,谢家盘子里的糖果有些多,让她们筹措了。   不过,小孩子最会看眼色,见谢灵冲他们笑的和善,又听到谢灵的话。   眼睛一亮,然后伸手从桌上拿糖果和瓜子,放进自己衣裳的大兜里。   “炸面片和炸面花,小姨往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炸面花也有的是咸的,大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味道吃。”谢灵笑着站在一旁,提醒几人。   西屋里听到动静的秋阳秋月也出来,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叫出声,“哇,你们都来了。”   “对啊,小姨炸的面片和面花都特别好吃呢!”秋阳秋月想起那甜滋滋的味道,眯眯眼,一边抓起一个可爱的面花,一边对几个小伙伴说道。   屋子里,七个孩子说笑成一团,显得十分热闹。谢灵就在旁边笑着看几人闹。   孩子一般不会在一家停留太久,这不,没过多久,几个孩子就和谢灵告别。   “姨姨,我们要走了。”   大概觉得谢灵比较和善,走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告别。   谢灵叫住几人,把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几个孩子。   堂婶李荷花家的三个孩子,谢灵给了五分钱,栓子和根生给了三分钱。   这压岁钱不多不少,谢灵掐得正好。毕竟,谢灵给了别人,人家家长也会给秋阳秋月。   钱被红纸包着,几个孩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能接到红包,都高兴极了。向谢灵道声谢后,随即蹦蹦跳跳地离开谢家。而秋阳秋月也跟在她们后面。   “秋阳秋月,你们家里的糖果好多啊!”   “那当然了,这是小姨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其中,这个橙子味的最好吃了,这个黄色的糖纸也最好看。”   “啊,这个红色的也好看呢!”   “哇,咱们可以收集糖纸了。”      谢灵站在院里隐约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说话声。   一上午,谢灵家陆陆续续来了四拨人,第二波是谢家本家的孩子,比李荷花家的关系远,谢灵给他们包了三分钱的红包。   第三波是陈丫子的儿子闺女,志安和志乐,兄妹两个牵着手,来到谢灵家里。   规规矩矩的给谢灵行了晚辈礼,拜了年。   “谢姨姨,新年快乐,我和妹妹给您拜年啦。”   谢灵被两人这九十度鞠躬礼给吓了一跳,这种礼节一般都是小辈给家里老人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辈行的。   她立马扶起两人,说道:“你娘这够客气的,来小姨这儿还让你们讲究这个。”   显然,志安志乐好好的不会做这个,只会是陈姐嘱咐儿子闺女的。   “娘说,您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您起的。娘说,她不能来,所以让我们来好好感谢您。”说完,他才就着谢灵的手起来。   谢灵毫不避讳地让秋阳秋月跟志安志乐耍。   新猪场的事,虽然不是谢灵特意帮陈丫子的,但陈丫子确实因此受益。得了肉是次要,队里的大人不再对避讳志安志乐才是陈丫子最高兴的。   谢灵教陈丫子冰糖葫芦,又给她提供冰糖,让她有了来钱的路子。   给孩子起名字,一件一件的,可能对于谢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但对于陈家三口,却是让她们有了很大改变。   志安十岁还不算大,但他从小见得多,性子早熟。也隐约明白谢灵对他们的帮助。   说话的时候真心实意,谢灵把两个孩子扶起,没说什么,只摸摸他们的头。   让两个孩子抓了一把瓜子糖果,递过红包。   两个孩子刚走不久,第四波也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谢家。   谢云云穿着一身绿军装,梳着两个辫子,嘴角带笑,背着手,来到谢家堂屋,坐在堂屋板凳上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谢灵,你猜猜我今天来找你干嘛?”说话时,神采飞扬。   肯定是好事呗!想想谢云云的性子,试着猜测道:“穿了身绿军装,所以向我炫耀来了?”   谢云云:话说她有这么幼稚吗?   要是谢灵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有。   一看谢云云的神色就知道她没说对,再看看她始终背在后面的手,谢灵也懒得和她玩猜谜游戏。她神色慵懒坐在首位的椅子上,手扶着把手,不搭理她。   真是无趣的家伙。   谢云云心里腹诽一句,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眼睛里闪过喜悦,谢灵一定想不到自己来找她做啥。   “谢灵,我今天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说起原进宇她还是有些羞怯,脸红红的,“原进宇下个月结婚。”   谢灵:   她就那么愣在那里,她是谢灵,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她说了什么?   结婚?   上次小学开学的时候,两人见面还是不熟的样子,这会儿竟然结婚?一个生产队的,为啥她就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好半天,谢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说一句:“乡下人发啥请帖。”   闻言,谢云云笑的羞涩,“请高中同学,我都发了请帖。不过,同学也没几个,就你和王悦,刘小英。至于进宇那块,好像就一个男同学。”   谢灵:“额。”   看到这样的谢灵,谢云云越发得意,继续说道:“谢灵,没想到吧,我竟然比你早结婚。不知道你讲究个啥,咱乡下人还先定亲,看我一步到位,直接结婚。”谢云云拿谢灵说的话怼起谢灵。   谢灵这次真的是甘拜下风,这世界变化真快,看看谢云云神采飞扬的神色,咳嗽一声开口说道:“你们怎么好好的就结婚了?”这瞒地太严了,之前一丝风声也没听到。   “咳,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他要结婚了,祝福我们就对了。”谢云云仿佛想到什么,脸再次烧起来。   她不说,谢灵也不勉强,只是观察她片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放下心,说道:“祝贺你了,谢云云。不过,你大年初一上我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确定不是故意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最后一句话,谢灵没说,但她的表情显而易见就是这么个意思。   谢云云有些心虚,她确实是故意来的,不过她不承认,谢灵能说个啥子。   确实,她不承认,谢灵也不能说啥,只不过,说了一会儿,谢灵就想赶人了。因为,这人太幼稚了。   谢灵守在家里,等小孩子上门。那边,秋阳秋月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走街串巷,去别人家里装一兜瓜子,时不时的有一两个糖果,和谢家不能比,但两人也很高兴。   在徐家湾的时候,两人过年也会去亲戚家邻居家装瓜子,可是每次一出人家家门,徐家宝和徐小宝就强硬从两人的兜里抢过东西。   如果秋阳秋月不给,徐家宝就会向王娣来告状。然后,不仅兜里的东西存不住,还要讨一顿打。   而现在,没有奶,没有什么哥哥,也没有什么宝,只有欢乐自在的两人和小伙伴们。   一直到晚上,躺在炕上,秋阳秋月还在叽叽喳喳的回忆白天的欢乐。   秋阳:“别人家里都贴红红的对联了,咱们家就没贴。”   秋月:“好多哥哥姐姐拿着本子一直蹲在别人家门口写字呢!为什么啊?”   “应该是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哥哥姐姐们收集对联。”   秋阳:“哥哥姐姐们好勤快啊!大年初一就收集。”   因为,再晚点,大门上的对联可能就被顽皮的孩子撕掉了。谢灵心里这么想,说出口地却是:“是啊,以后秋阳秋月念书要勤快一点哦。”   秋月:“小姨,今天街上好多小伙伴呀!好多人我都觉得好陌生,之前就没见过。”   因为,好多女孩之前都被长辈拘在家里干活。今天过年,当然要把孩子放出来挣压岁钱呀!   谢灵认真听两个闺女说话,时不时地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一些不好的事,她没有跟两人说。   秋阳秋月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兜里的钱,连忙起身,把钱和红包掏出来交给谢灵。   “小姨,今天有几个奶奶给我和妹妹钱,都在这儿了。”   “两个红包,荷花奶奶给了一个,陈婶婶给了一个。桂香婶婶给了三分钱,几个叔奶奶也给了三分。”说到这儿,秋月挠挠头,想了想,“云云姨姨也给了我和姐姐一人一个红包。”   谢灵把人一一记在心里。   至于钱,谢灵没有拿,而是从炕上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东西。 第57章 手表   谢灵拿着两个木制的存钱罐递到两个闺女面前, 笑着开口:“这是徐叔叔给你们的新年礼物。以后, 你们可以把钱存到里面。这次的压岁钱不用给小姨,你们自己攒着。”   收到礼物,秋阳秋月高兴得很, 把自己的压岁钱放进存钱罐里, 然后抱在怀里。   谢灵叫她们这样, 有些好笑的说道:“放到窗台上明天再瞧, 现在先睡觉。”   秋阳秋月依依不舍的放下存钱罐,然后躺在炕上。谢灵给俩人盖好被子,熄灭煤油灯也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谢家没有亲戚,谢灵也没有去走亲戚。   只在初十的时候, 牵着两个闺女给谢爸谢妈上坟磕头。   下午又去了徐家湾。谢灵大姐谢静葬在罗家老坟,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来到罗家。   罗家这段日子过的不算好, 尤其是传出王娣来偷东西的消息后,罗家本就不好的人缘变得更差了。   谢灵到罗家的时候, 王娣来正在哄孙子。   “家宝乖, 奶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时候,谢灵一直告诉自己要小心谨慎。当时,她的心绷得紧紧的,但行为上却是难以做到。   徐锐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颤,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安抚她的背,说道:“拿书的事过去了。你给徐叔的画,除了徐叔徐老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我嘱咐过徐叔,不让他说出去。至于以后,都有我在。”他希望谢灵是肆意的,开心的,而不是现在后怕的样子。   谢灵被他抱到怀里,也没有反抗,靠在他胸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   “徐锐,有你真好。”谢灵仰着头,注视着男人,开口说道。   我也是,有你真好,谢灵。徐锐心里默念,嘴上没说话。他的目光全被谢灵的脸、眼睛、嘴唇吸引住。   我想吻你了,谢灵。徐锐心里闪过一句话,然后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靠近怀里的女人。   两人额头相抵,鼻尖相交,呼吸环绕。   谢灵被男人有些凶悍火热的气息包围,不自觉的闭上眼。   “灵灵,睁开眼,看着我。”   此时的徐锐不复之前在谢灵面前的沉默,听话。   周身的气势变强,看向谢灵的目光灼热,充满掠夺的意味。   谢灵被他看的羞恼,听到他这话,不自觉的拍打他的胸膛,这男人真可恶,要亲就快亲,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谢灵变得迷迷糊糊,心里那么想着,行动上却截然相反,不自觉的睁眼,然后被男人眼里的灼热一刺,本能觉得危险,无意识的想要退开。   徐锐哪里会让她退,怀里人睁开了眼,他再也忍不住地吻上去。   唇抚摸着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吻上那处柔软。   此时,徐锐已经不再青涩。   先是不停地在谢灵的唇上蠕动,克制着凶狠的力道,轻轻的研磨、舔舐。   谢灵睁着眼睛,像是被男人的热情吓到,或许是害羞,想要闭眼。   徐锐哪里愿意,只用手抚摸她的眼睛,喃喃自语:灵灵,不要闭眼。看着我。   谢灵张张嘴,想要回应,可是没等她反应过来。   无意间,徐锐已经扣开她的的牙关,这种亲密刺激地徐锐更加失控。   随即,他再也克制不住。   谢灵坐在凳子上,看向镜子,只见镜子里面的人。神情娇羞,从脸到脖子根都是粉红色的,嘴唇又红又肿。   难以想象,这会是她自己。   偏偏,一旁两个闺女还问她:   “小姨,你嘴怎么啦?”   “看着好肿,小姨你疼不疼。”   两人说着,还想摸摸谢灵的嘴。   小姨·谢灵表示,她不疼只是麻。可是这话能说吗。   她避开两人伸过来的手,勉强对两个闺女笑笑,说道:“小姨被虫子咬了一下,就是有点肿,不怎么疼。”   “可是,小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真是不疼吗?”   谢灵:“真的不疼。”   这边,谢灵被两个闺女问住。   而罪魁祸首·徐锐则是心情愉悦的回到家。   徐家爹娘和几个兄弟虽然还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但既然已经分家了,就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而徐锐,房子还没盖好,他又是一人,所以先和徐长喜刘秋苗在一起吃饭。   此时,刘秋苗正在厨房里做三人的晚饭。   徐锐拎着几样东西进了厨房。   “娘,这是谢灵给的年礼。”   刘秋苗停下手里的动作,接过去一看。   三包红豆糕,包装好,看着就不便宜。还有两盒烟,外加一瓶酒,不过她也不确定是不是酒,但看着包装应该是的。   “瓶子里是山楂酒,酒精浓度很低,是谢灵自己酿的。她说这酒不管大人小孩儿都能喝,不存在喝醉或者伤身体的问题,让您放心喝。”   刘秋苗知道是谢灵送的年礼,本来就高兴得很。   听到徐锐后面的话,她笑的更加和蔼,灵灵这孩子真有心了,这礼物送的周到,肯定是专门问过儿子后准备的东西。   至于谢灵自己酿的山楂酒,到底好不好喝,没人在意这个问题。只知道,这是谢灵的一番心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锐就把山楂酒打开。   顿时,一股清香铺满整个饭桌。   徐长喜禁不住先倒了一碗,喝了一口,酸酸的。虽然没有烈酒的甘醇,酒精的味道只是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但也不影响徐长喜对它的喜爱。   看老头子喝了一口又迫不及待给自己倒上的样子,刘秋苗也有些好奇,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碗。   怕辣,刘秋苗到底不敢多喝,只抿了一小口,感觉有些酸,有些细腻。她不知怎么描述,总之好喝的很。   “灵灵真是个手巧的,这酒真是好喝极了,也不知她怎么做的。我以前也做过山楂酒,可没有这么好喝呀!”   不光谢家沟有山楂树,南理这边也有不少山楂。   那山楂酸的很,大家不愿意吃,泡着喝水也有些酸。   有条件的人家就会拿它做山楂酒。这几年,徐家的日子过得不错。   徐长喜又是个爱喝酒的,刘秋苗也做一些山楂酒,味道不难喝。   却也没有谢灵做得这么香。   徐锐听着他娘的赞叹声,感觉比夸他自己还高兴,心情好得很。   不过,见老头子一碗一碗的喝着,饭也顾不上吃,刘秋苗就有些不乐意了。   老头子喝的太快了,就算不给儿子留,怎么也得给孙子留点。   于是,冲徐锐说道:“去叫你两个侄子过来吃饭,让他们也尝尝,灵灵这山楂酒浓度不高,小孩子喝着也好。”   这一叫,不仅两个孙子来了,三个儿子儿媳妇也跟在徐锐身后。   大儿媳王英拿着一盆炖土豆,二儿媳妇陈男拿着几张馅饼,三儿媳妇刘晓云大着肚子,手里没拿东西。   不过,徐文手里却是端着一人炒干菇。老大徐解放抱着小儿子。   刘秋苗就是想叫两个孙子来,怎么也没想到这几口子都来了。   “你这大着肚子咋还来呢,徐文也是,不扶着你,净让你自己走。”刘晓云怀孕五个多月,肚子已经鼓起来了。   刘晓云体型偏瘦,配着鼓囊囊的肚子,刘秋苗看着有些不忍。   虽说肚里是她的孙子,可说句实话,这孩子也太会吸营养了,刘晓云自从怀孕后,吃得多喝得多,结果自己没胖,反而瘦了不少,再看她的肚子,五个多月,都有别人六个月大小了,一看就是孩子吸走了。 第55章 徐家事   刘晓云听到婆婆的话, 笑的爽朗, “我身体好,有一会儿路哪会累。”这孩子虽说能吃,但是真不闹腾她娘。   刘晓云看着瘦了, 但身体却是有精神的。   一旁, 几人把菜放在桌子上。   只叫了孙子, 但儿子儿媳能来, 刘秋苗还是非常高兴的。   “今天,本来是想让我俩孙子尝尝这山楂酒,没想到你们都来了。那就一人喝一点。”刘秋苗一边说着,拿起瓶子, 顺带瞅了徐长喜一眼, 这老头子真能喝, 一会小半瓶都没了。   “山楂酒?娘你酿的时候应该叫我,我帮您一起。”王英接过刘秋苗的瓶子, 准备给众人倒。   一旁, 刘晓云碰碰丈夫的胳膊, 给他使眼色。   正在傻乐的徐文反应过来,忙站起身说道:“大嫂, 我来给大家倒,你快坐着吧!”   刘秋苗点点头:“对着嘞,让文子倒,英子你快坐下。”   徐文笑着给众人倒上,刘秋苗在一旁看着她们喝。   等她们喝完, 忙问道:“你们觉得味道怎么样?”   “好喝。”   “好喝。”      大家点点头,味道真是不错。不过,这不是他娘酿的吧?众人心里纳闷。   “这是灵灵给我们老俩送的年礼,这山楂酒是她自己酿的嘞!”看到众人眼里的赞叹,刘秋苗笑着说道。   灵灵?众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亲兄弟定亲,他们几个当然高兴。但也不会特意关注弟妹的情况。   倒是王英和刘晓云俩人先想起来。   四弟定亲的对象不就叫谢灵吗?   这姑娘趁现在不忙就送来年礼,再一想刚才那个味道。   两人心中有数,这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巧。   虽然她们分家了,但妯娌之间总要相处。有一个聪明的弟妹总比那些个蠢笨的。   一旁,可口的山楂酒,陈男喝着却是没滋没味。   本来,徐家几个儿媳里,她最不得刘秋苗喜欢。本想着弟妹来了也得适应好长时间,就像她刚嫁过来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那段期间,婆婆也没有多喜欢她。   可这未过门的弟妹,还没进门呢,就讨了婆婆喜欢。   陈男自怜自艾,可她也不想想,她未过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给未来婆婆带点东西。   反而是徐解军天天帮陈家上工,那会儿陈家人不用说送吃的,连个谢都没有。   陈男嫁进徐家,自以为小心翼翼,低眉顺眼。可是哪家长辈愿意看到一个这样的媳妇,什么都不敢做,不敢说,活像婆家苛待她似的。   刘秋苗婆婆去的早,嫁到徐家没有受过刁难,公公是个脾气好的,丈夫看着倔,也是疼老婆的。   刘秋苗自己没吃过啥苦,也不是那种刻薄的人,对媳妇也十分宽容。   陈男嫁进徐家,虽说不喜欢她的性子,但也没有过多苛待。加上陈男没有坏心,在徐家可比重男轻女的娘家舒服多了。   在场众人可不管陈男的想法,只乐呵呵的吃着菜,喝几口山楂酒,心里美滋滋的。   “奶,这个好好喝啊!我还要一碗。”徐磊大口大口喝完,继续冲刘秋苗要山楂酒。   一边的徐周看看空了的碗,脸红红的,同样用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秋苗。   刘秋苗乐的不行,刚要给两个乖孙子倒,结果插进一个声音:“这是酒,小孩子不能多喝,周周快别喝了,当心喝坏肚子。”   声音在一群言笑晏晏的人中间,有些别样的尖锐。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徐解军暗道一声糟糕,这媳妇咋回事!这几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这又闹什么脾气。她也不想想,那酒要是真对小孩儿不好,他娘能让两个孙子喝吗?要知道,他娘平时最疼两个孩子了。   此时,本来还高高兴兴的刘秋苗冷下脸。   几个兄弟有些莫名其妙,王英和刘晓云却是瞬间明白二弟妹/二婶感的毛病犯了,又心歪了。   在尴尬的气氛中,冷漠低沉的声音响起:“谢灵酿的是一种低度果酒,她加了白糖,还保留山楂的天然果香,无论大人孩子都可以食用,可以健脾开胃。”   在徐家,徐锐从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   他不喜欢任何诋毁谢灵的话,陈男说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他还是准备解释一下。   陈男的脸瞬间爆红,眼眶湿润,流出眼泪。   “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样,陈男永远是敢说不敢当。不知道她是胆大还是胆小。   刘秋苗觉得自己遇到克星了,哭是她的绝招,可让陈男这么一哭,她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哭能这么用啊。   好好的一场聚餐,被陈男给弄得不上不下,草草收场。   回到自己屋里的陈男则哇哇哭了一场,这点徐周可以作证。因为徐解军没理自己媳妇,陈男只能拽着儿子哭。   娘俩屋里流泪,门外,徐解军蹲着身子抽着叶子烟。   徐解军有时也很累,听着媳妇的哭声累,想着儿子越发敏感内向的性子累。   突然,他忍不住了,走进屋里把茫然失措的儿子抱起来,不理会陈男的哭喊,抱着儿子往他娘的屋子里走。   “儿子,害怕不。”   “我,不害怕。”   “跟爹说实话,爹不喜欢说谎话的孩子。”   徐周低低的抽噎:“我害怕的,爹,我害怕。”   徐解军拍拍儿子的背,轻声安抚:“不怕,不怕,爹带你去你奶那儿,今晚周周跟奶睡,好不好?”   “好。”   把儿子送到他娘屋里,刘秋苗啥也没说,接过孙子。   “你快走吧,把周周搁这儿,我跟我孙子睡。”   也不看她儿子,只把孙子揽在怀里哄着。   徐周依赖的靠在刘秋苗身上,徐解军看着顿时放下心。随即,听他娘这么说,顿时无奈一笑。   “周周到您老俩这儿,我回去了。”   回到屋里,陈男还在小声哭着。   徐解军没说话,只把炕衬好,把被子弄好,揽过陈男,把她塞进被里,说着:“睡吧,今晚周周跟娘睡,咱夫妻俩睡。以后有啥委屈跟你男人哭诉,不要对着周周,周周还小,他听不懂。”   说这话时,徐解军眼里闪过浓浓的无奈。自己的选的媳妇,不能祸害其他人,只祸害他就够了。   至于周周,跟着他娘就好。 第56章 过年   刘秋苗搂着自己的乖孙子睡觉, 也不好奇老二屋里的动静, 事实上徐家几个屋子都不好奇,因为他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无非是陈男委屈流泪呗!   徐家就连最粗枝大叶的徐文都知道他二嫂是个心思细又爱哭的人。   第二天, 刘秋苗早早起来, 把她炸的菜丸子用油布包起来, 从柜里拿一包红糖, 放到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递给徐锐。   “一会儿骑着车,给灵灵送过去。还有,锐子啊, 你现在也放假不上班了, 趁过年之前, 多去谢家沟走走,看看灵灵, 她一个姑娘家的不容易, 家里有啥力气活需要干了, 你多帮帮她。”   锐子主动提起结婚,心里应该是喜欢人家姑娘的。   但他冷冰冰的, 又是个不会说话的。   刘秋苗心里怎么也放不下,瞅空就想说说他。   “你也别不知道说什么,前几天那宅基地不是批下来了吗。你就和灵灵说说这,那新房建成可是你俩住的。”   一旁,徐长喜突然插话:“你要的那地方有点偏, 而且面积有些大了。你是怎么想的。”   徐锐坦言说道:“我喜欢安静的地方。至于屋子,我准备多盖几间,我和谢灵的新房,两个闺女一间,以后的孩子一间。您和娘以后也可以住一住。”,这里的闺女指的是谢灵的两个外甥女,刘秋苗和徐长喜都知道。她们也不反对,既然儿子要娶人家,与之相应的就要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而且,定亲那天,刘秋苗两人见过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被谢灵教的好,人长的俊俏不说,性子也大大方方。   真是谁教的像谁,想到这儿,刘秋苗瞬间想起了二儿媳,随即,心里一口气堵在那,上不上去,下也下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   徐长喜没想那么多,只沉思片刻,问道:“你手里的钱够用不?”   徐锐点点头道:“够的。”   徐长喜闻言也不多说,锐子有见识,又是个有主见的性子,他当爹的也不会干预他的决定。只是听到他那句让您和娘也去住住,心里到底熨贴。   接下来,三人不再说话。   吃过饭,徐锐就把刘秋苗准备的回礼给谢灵送过去。   谢灵送年礼送的比较早,一是因为谢家白事没过一年;二则是考虑到徐家儿媳妇多,亲戚也多,年礼肯定走的不少。作为未过门的媳妇,还是早一些低调一些好。   所以,在刘秋苗回完礼以后,其他人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年礼。   直到大年三十还有少数心大的人家没走完年礼呢!   这一天,谢家沟家家户户都在贴对联和年画。   对联年画不似以往的喜庆,以前的“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已经过时,或者说是被限制了。包括吉庆有余、五谷丰登、招财进宝等的年画。   如今的对联变成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等和此类似的内容。   变化最多的还是年画,各家都要贴主/席像和造/反内容的年画。   当然这一切的热闹和改变不包括谢灵家。   白事前三年不贴对联不张年画,谢灵家也是如此。   她起了个大早,坐上锅开始炸土豆块,炸豆腐块。至于肉丸子和菜丸子在几天前就炸好了。   豆腐土豆肉丸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不管油再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总想让亲人吃点好的。   光年底炸东西,就要消耗家里一小半的油。其它人家如此,谢灵家也一样。   炸完豆腐和土豆,还剩一些油,谢灵干脆起好面条,炸了一墟片和面花,这些可以在明天来孩子的时候给她们抓上吃。   大年初一   谢灵和两个闺女早早起来。   谢灵还是一身藏蓝色的棉袄棉裤,黑色棉布鞋。   与之相比,秋阳秋月喜庆多了,两人棉袄是蓝色的,裤子却是枣红色的新裤子,棉布鞋上绣着精致粉嫩的小猪。   她们的头发已经长到肩部,谢灵分别给两人编了两个辫子,把红头绳系成蝴蝶结的形状,好看极了。   早晨,秋阳秋月对着桌上的小镜,左看看右看看,心里美滋滋的。   谢灵淘米的水让三人洗了脸,不知道是两个人的错觉,总觉得今天的脸格外的细腻。   “小姨,我感觉我的脸好光滑啊!”秋月最爱美,摸摸自己的小脸,仰起头对正在给自己编辫子的谢灵说道。   谢灵噗嗤一声笑开,淘米水的效果哪有那么好,也就是这几个月两个闺女吃得好,早睡早起,没有黑天摸地的干活。   加上谢灵一直督促她们用皂荚洗手,用雪花膏擦脸。不能说两人像谢灵那样白,但也有光泽了,一看就是气色极好。   至于那淘米水,也是谢灵看过产地才敢用的。   这里的大米来自临县,湖县和长县条件差不多,都穷的很,农药化肥想打也打不起。   要不然,谢灵也没那么心大,就是在没有洗面奶也不会让自己和两个闺女用淘米水洗脸。   当然,谢灵面上不会反驳秋月的话,而是附和着说道:“是,你今天格外的好看。”看着就喜庆。   秋月从不怀疑小姨说得,本来就觉得好看的她顿时觉得自己更美了。   于是,蹦蹦跳跳的牵着姐姐的手出去屋子,临走前对谢灵说着:“小姨你快点,我和姐姐去米饭好了没。”   说罢,想想白生生软乎乎的大米饭,顿时绷得更欢。   谢灵笑着摇摇头,继续给自己编辫子,刚来的时候,她极为不习惯编辫子。   几个月下来,看着看着,感觉还怪顺眼,就是显得人太年轻了。   不过,她本来就小,翻年才十九。突然,想起徐锐也才二十一,而他们今年就要结婚。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只是,镜子里倒映出的女人笑的温柔。   早晨起来,谢灵先闷了白米饭,等谢灵收拾好自己,去了厨房已经有米饭的香味传来。   秋阳秋月专注的看着锅。   谢灵摸摸两人的头,说道:“小姨待会炒菜,你俩在这儿,刚洗白的小脸要被弄脏了。今天小姨烧火,你家去堂屋耍吧。”   秋阳秋月同时摇头,她们想陪小姨一起做,要不然小姨忙不过来的。   “去吧,这回炒菜很快的。肉丸菜丸、炸豆腐,炸土豆都是熟的,小姨一炒就好了。一会儿好了,小姨叫你们。”   秋阳秋月被谢灵接来四个月了,初来时的怯懦已经不见,眉眼间更多的是活泼和自信。   这段时间里,谢灵很疼爱她们,但却不会娇惯。   两个孩子褪去小心翼翼,还是一样的懂事。   谢灵感到欣慰,但还是摇头拒绝,让她们出去了。今天过年,两个小孩子玩的开心就好。   谢灵给两人讲清楚道理,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离开厨房。两人来到西屋,从小书箱里拿出积木。   只见一座房子的具体雏形已经显现,秋阳秋月分别把自己的小床和柜子放在各自的小屋里。把门拼好,就差屋顶了。   秋月兴冲冲地对一旁的秋阳说道:“姐姐,咱们一起拼屋顶,然后把它按上。”   秋阳被她妹的奇特思维惊了一下,拼了屋顶她们还能看到房子里面的东西吗?   偏偏秋月继续开口了:“咱们拼了屋顶,继续把堂屋的茶几门槛拼好。”   秋阳:“小姨的屋子还没拼呢!”   闻言,秋月忙去木制的书箱里找小块积木,把一对小木块翻了个遍,都没找着床和柜子形状的木块。   她准备挠头,随即想起自己美美的小辫子,改抠手心,眼里带着疑惑,开口说道:“姐姐,没有啊,没有小姨的床,柜子,只有门,咱们已经拼上了。”   秋阳对此也非常疑惑,不过她不似秋月这么好奇,找了一会儿没发现床,干脆安静的拼起围栏来。   秋月想了一会儿也放弃了,等有时间了问问小姨吧!然后,放下这个问题,也开始和姐姐一起拼围栏。   就像谢灵说的那样,炒菜很简单,不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就早晨这么一顿,肉丸子和菜丸子全没了。   但娘三儿却吃得心满意足,满嘴流油。豆腐是谢家沟姓李的一家磨的,因为查的严的问题,已经好久不磨,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大量磨豆腐。谢家沟的队员们拿着鸡蛋之类的东西去换。   谢灵其实不怎么喜欢吃豆腐,但豆腐里面含有蛋白质,在物资稀缺的环境下,是非常好的营养品。   家里的鸡蛋都被娘三儿吃了,谢灵干脆拿钱换了一捆豆腐。   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大烩菜,她还调了个小葱拌豆腐,味道不错,抿在嘴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娘三儿都很喜欢。   三人吃得饱饱的,谢灵让两个闺女在堂屋慢走消食,她则是快速把碗洗了,要知道一会儿可是有人来家里的。   果不其然,等谢灵收拾好厨房,打开大门,就见好几个孩子等在门口。   “谢姨姨,过年好。”几个孩子兴高采烈冲谢灵拱拱手。   谢灵对几个孩子笑笑,然后说道:“快来家里坐坐啊!”   说着,带着孩子们来到堂屋。   堂屋里摆着一张圆桌,上面摆着一盘炸面片,炸面花。   当然,最引孩子注意的还是那满满一盘子的瓜子与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糖纸包着的糖果。   来的五个孩子里,唐婶李荷花家的有三个,其它两个是桂香嫂子家的栓子和根生。五人分成两堆,显然不是一路来的。但此时,五个孩子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视线粘在糖果上。   显然几个小孩子都是想吃的,不过四男一女,年纪不大,但很懂事,没有乱摸。   谢灵看出几个孩子眼里的渴望,她冲他们温柔一笑,温声道:“姨姨把东西摆在桌上不就是想让你们这些小皮猴们吃嘛!别跟姨姨客气,多抓一些。”   大年初一上午,本来就是这群孩子们的热闹时间。每家堂屋圆桌上的东西就是供来家里的小孩子拿的。   只不过,谢家盘子里的糖果有些多,让她们筹措了。   不过,小孩子最会看眼色,见谢灵冲他们笑的和善,又听到谢灵的话。   眼睛一亮,然后伸手从桌上拿糖果和瓜子,放进自己衣裳的大兜里。   “炸面片和炸面花,小姨往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炸面花也有的是咸的,大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味道吃。”谢灵笑着站在一旁,提醒几人。   西屋里听到动静的秋阳秋月也出来,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叫出声,“哇,你们都来了。”   “对啊,小姨炸的面片和面花都特别好吃呢!”秋阳秋月想起那甜滋滋的味道,眯眯眼,一边抓起一个可爱的面花,一边对几个小伙伴说道。   屋子里,七个孩子说笑成一团,显得十分热闹。谢灵就在旁边笑着看几人闹。   孩子一般不会在一家停留太久,这不,没过多久,几个孩子就和谢灵告别。   “姨姨,我们要走了。”   大概觉得谢灵比较和善,走的时候还专门和她告别。   谢灵叫住几人,把自己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几个孩子。   堂婶李荷花家的三个孩子,谢灵给了五分钱,栓子和根生给了三分钱。   这压岁钱不多不少,谢灵掐得正好。毕竟,谢灵给了别人,人家家长也会给秋阳秋月。   钱被红纸包着,几个孩子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能接到红包,都高兴极了。向谢灵道声谢后,随即蹦蹦跳跳地离开谢家。而秋阳秋月也跟在她们后面。   “秋阳秋月,你们家里的糖果好多啊!”   “那当然了,这是小姨专门给我们准备的。其中,这个橙子味的最好吃了,这个黄色的糖纸也最好看。”   “啊,这个红色的也好看呢!”   “哇,咱们可以收集糖纸了。”      谢灵站在院里隐约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呼说话声。   一上午,谢灵家陆陆续续来了四拨人,第二波是谢家本家的孩子,比李荷花家的关系远,谢灵给他们包了三分钱的红包。   第三波是陈丫子的儿子闺女,志安和志乐,兄妹两个牵着手,来到谢灵家里。   规规矩矩的给谢灵行了晚辈礼,拜了年。   “谢姨姨,新年快乐,我和妹妹给您拜年啦。”   谢灵被两人这九十度鞠躬礼给吓了一跳,这种礼节一般都是小辈给家里老人或者德高望重的长辈行的。   她立马扶起两人,说道:“你娘这够客气的,来小姨这儿还让你们讲究这个。”   显然,志安志乐好好的不会做这个,只会是陈姐嘱咐儿子闺女的。   “娘说,您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两个的名字也是您起的。娘说,她不能来,所以让我们来好好感谢您。”说完,他才就着谢灵的手起来。   谢灵毫不避讳地让秋阳秋月跟志安志乐耍。   新猪场的事,虽然不是谢灵特意帮陈丫子的,但陈丫子确实因此受益。得了肉是次要,队里的大人不再对避讳志安志乐才是陈丫子最高兴的。   谢灵教陈丫子冰糖葫芦,又给她提供冰糖,让她有了来钱的路子。   给孩子起名字,一件一件的,可能对于谢灵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但对于陈家三口,却是让她们有了很大改变。   志安十岁还不算大,但他从小见得多,性子早熟。也隐约明白谢灵对他们的帮助。   说话的时候真心实意,谢灵把两个孩子扶起,没说什么,只摸摸他们的头。   让两个孩子抓了一把瓜子糖果,递过红包。   两个孩子刚走不久,第四波也就是一个不速之客来到谢家。   谢云云穿着一身绿军装,梳着两个辫子,嘴角带笑,背着手,来到谢家堂屋,坐在堂屋板凳上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谢灵,你猜猜我今天来找你干嘛?”说话时,神采飞扬。   肯定是好事呗!想想谢云云的性子,试着猜测道:“穿了身绿军装,所以向我炫耀来了?”   谢云云:话说她有这么幼稚吗?   要是谢灵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说有。   一看谢云云的神色就知道她没说对,再看看她始终背在后面的手,谢灵也懒得和她玩猜谜游戏。她神色慵懒坐在首位的椅子上,手扶着把手,不搭理她。   真是无趣的家伙。   谢云云心里腹诽一句,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眼睛里闪过喜悦,谢灵一定想不到自己来找她做啥。   “谢灵,我今天是来给你送请帖的。我和”说起原进宇她还是有些羞怯,脸红红的,“原进宇下个月结婚。”   谢灵:   她就那么愣在那里,她是谢灵,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她说了什么?   结婚?   上次小学开学的时候,两人见面还是不熟的样子,这会儿竟然结婚?一个生产队的,为啥她就没听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好半天,谢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说一句:“乡下人发啥请帖。”   闻言,谢云云笑的羞涩,“请高中同学,我都发了请帖。不过,同学也没几个,就你和王悦,刘小英。至于进宇那块,好像就一个男同学。”   谢灵:“额。”   看到这样的谢灵,谢云云越发得意,继续说道:“谢灵,没想到吧,我竟然比你早结婚。不知道你讲究个啥,咱乡下人还先定亲,看我一步到位,直接结婚。”谢云云拿谢灵说的话怼起谢灵。   谢灵这次真的是甘拜下风,这世界变化真快,看看谢云云神采飞扬的神色,咳嗽一声开口说道:“你们怎么好好的就结婚了?”这瞒地太严了,之前一丝风声也没听到。   “咳,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和他要结婚了,祝福我们就对了。”谢云云仿佛想到什么,脸再次烧起来。   她不说,谢灵也不勉强,只是观察她片刻,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放下心,说道:“祝贺你了,谢云云。不过,你大年初一上我家告诉我这个消息,确定不是故意的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最后一句话,谢灵没说,但她的表情显而易见就是这么个意思。   谢云云有些心虚,她确实是故意来的,不过她不承认,谢灵能说个啥子。   确实,她不承认,谢灵也不能说啥,只不过,说了一会儿,谢灵就想赶人了。因为,这人太幼稚了。   谢灵守在家里,等小孩子上门。那边,秋阳秋月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走街串巷,去别人家里装一兜瓜子,时不时的有一两个糖果,和谢家不能比,但两人也很高兴。   在徐家湾的时候,两人过年也会去亲戚家邻居家装瓜子,可是每次一出人家家门,徐家宝和徐小宝就强硬从两人的兜里抢过东西。   如果秋阳秋月不给,徐家宝就会向王娣来告状。然后,不仅兜里的东西存不住,还要讨一顿打。   而现在,没有奶,没有什么哥哥,也没有什么宝,只有欢乐自在的两人和小伙伴们。   一直到晚上,躺在炕上,秋阳秋月还在叽叽喳喳的回忆白天的欢乐。   秋阳:“别人家里都贴红红的对联了,咱们家就没贴。”   秋月:“好多哥哥姐姐拿着本子一直蹲在别人家门口写字呢!为什么啊?”   “应该是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哥哥姐姐们收集对联。”   秋阳:“哥哥姐姐们好勤快啊!大年初一就收集。”   因为,再晚点,大门上的对联可能就被顽皮的孩子撕掉了。谢灵心里这么想,说出口地却是:“是啊,以后秋阳秋月念书要勤快一点哦。”   秋月:“小姨,今天街上好多小伙伴呀!好多人我都觉得好陌生,之前就没见过。”   因为,好多女孩之前都被长辈拘在家里干活。今天过年,当然要把孩子放出来挣压岁钱呀!   谢灵认真听两个闺女说话,时不时地解答他们的疑惑。当然,一些不好的事,她没有跟两人说。   秋阳秋月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兜里的钱,连忙起身,把钱和红包掏出来交给谢灵。   “小姨,今天有几个奶奶给我和妹妹钱,都在这儿了。”   “两个红包,荷花奶奶给了一个,陈婶婶给了一个。桂香婶婶给了三分钱,几个叔奶奶也给了三分。”说到这儿,秋月挠挠头,想了想,“云云姨姨也给了我和姐姐一人一个红包。”   谢灵把人一一记在心里。   至于钱,谢灵没有拿,而是从炕上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两个东西。 第57章 手表   谢灵拿着两个木制的存钱罐递到两个闺女面前, 笑着开口:“这是徐叔叔给你们的新年礼物。以后, 你们可以把钱存到里面。这次的压岁钱不用给小姨,你们自己攒着。”   收到礼物,秋阳秋月高兴得很, 把自己的压岁钱放进存钱罐里, 然后抱在怀里。   谢灵叫她们这样, 有些好笑的说道:“放到窗台上明天再瞧, 现在先睡觉。”   秋阳秋月依依不舍的放下存钱罐,然后躺在炕上。谢灵给俩人盖好被子,熄灭煤油灯也躺下身子准备睡觉。   谢家没有亲戚,谢灵也没有去走亲戚。   只在初十的时候, 牵着两个闺女给谢爸谢妈上坟磕头。   下午又去了徐家湾。谢灵大姐谢静葬在罗家老坟, 谢灵带着两个闺女来到罗家。   罗家这段日子过的不算好, 尤其是传出王娣来偷东西的消息后,罗家本就不好的人缘变得更差了。   谢灵到罗家的时候, 王娣来正在哄孙子。   “家宝乖, 奶

ʶ2019-10-24 07:48:41

陈姐也就是陈芳芳,谢灵第一次来县城供销社的时候就是陈芳芳负责给她拿东西的。后来,谢灵和徐锐又来过几次。两人慢慢的熟悉了。   这不,陈芳芳看到谢灵,本来不耐烦的脸色瞬间好看多了,说道:“谢妹子来了呀!现在的布还有不少,你要是再迟点,估计就没了。不过,你就算不来我也给你留着呢!”   最后一句走关系的话,被陈芳芳就这么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周围的顾客闻声好奇地看过来,不是因为她话里的内容,只是因为陈芳芳与众不同的态度。   要知道这些售货员平时傲气得跟,对顾客哪有这么好的时候。   打量谢灵一眼,只觉得这女的好看的紧,穿的不怎么差,但也不算好。   众人猜测,她们说不定是亲戚或者邻居啥的。这样想着,也没过多关注,只抓紧买自己的东西。   这边,谢灵和陈芳芳的交流还在继续。   “知道陈姐人好,但我也不能一直麻烦陈姐。上次听陈姐说了具体的日子,这不就抓紧时间来了。”   人家话说的好,谢灵也不能当真,人与人相处总是需要个平衡。   果然,陈芳芳听了她的话,笑的更加舒畅,把柜子里面的布拿出来,说道:“喜庆点的,只有枣红色了,剩下的都是蓝色,灰色。”说着,靠近谢灵又轻声继续:“还有绿色呢!就一点了,倒是能做一身衣裳,如果你要,我给你扯。”   谢灵心里惊喜,现在绿色可是火的很,没想到绿色还有卖的。   绿色不适合做棉袄,但春秋天做一身小军装可是好得很。她挺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的。   所以,闻言,立刻笑着说道:“陈姐,你全给我扯上吧!我早就想给两个闺女做一身了,可一直没有料子。还有枣红色的布也扯上七尺,松紧带来一米。”   松紧带是谢灵给自己和两个闺女做裤头用的。至于枣红色的布,她准备给两个闺女做两条喜庆点的裤子。暗了一年,过年怎么也得喜庆一点。   陈芳芳手脚利落的给她扯好。   “陈姐,外拿四个红头绳,一斤水果糖,两斤瓜子。”   “谢妹子,这儿还剩一点奶糖,比不得特供的,但也不错,你要不?”   “要。”   谢灵说,陈芳芳利落地给她拿。   徐锐他娘喜欢甜滋滋的红豆,徐伯喜欢抽烟喝酒,家里有两个五岁以上的男孩儿,三个月的男孩儿。   谢灵把之前徐锐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继续道:“拿三包红豆糕,再拿两盒大前门。”   东西比较杂,但对于陈芳芳这种卖惯东西的人来说,就是顺手的事儿。   “一共是二十块八毛钱,加二十尺布票,两斤糖票,一斤糕点票。”   谢灵听着稍微有些肉疼,钱还好,就是这票真不经用啊!   公社给的加生产队发的票,已经所用无几。   她有绪白为啥每年生产队发不少钱,但各家各户就是存不住钱的原因了。   不过,该买还是得买。   谢灵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陈芳芳。   然后靠近她,轻声开口:“陈姐,你上次不是说供销社会进那个叫卫生巾的东西吗?现在还有没啦?”说话时,谢灵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   “有,还有不少呢!你要多少,我给你拿。”那卫生巾进过来后,也就一小部分人用,其他人都不习惯。   而且那玩意不像棉布条可以洗了再用,只能用一次,对于现在崇尚节俭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卫生巾更多的是年轻的姑娘们在用。   谢灵闻言则是松了口气,她真的不习惯这时代的棉布条,而且那东西用一次洗一次,感觉有些不卫生。   所以,自从听说供销社有卫生巾,她就期待得很。   而且,听陈芳芳的意思,东西还有不少。谢灵把碎发往耳后别,一边说道:“陈姐,给我拿袋子吧!”   一袋二十片,如果她节省点,两袋估计够她用两次了。   “好嘞,我给你拿。”   把所有东西买好,谢灵把篮子里的黑色呢绒袋拿出来,递给陈芳芳,笑着开口:“陈姐,我给你拿了一些野菇干,你拿回去给家人吃吃。你可别推辞,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麻烦你了。”   谢家沟后山,每到秋天,有雾或阴天的时候,就会长出许多野山菇。   队里的大人孩子都会去后山采摘,然后把它们晒干,大多都会趁着冬天没菜的时候卖给公社的供销社。   当初,谢灵带着两个闺女也采了不少,不过谢灵没有卖,而是留着自家吃。   每次熬汤的时候,谢灵就会放点山菇,既入味,又营养。   这回,来县城的时候,谢灵给陈芳芳带了一些。   陈芳芳帮了她不少,她不能只占便宜,而不付出。   野山菇不稀奇,但也是好东西,陈芳芳惊喜得很,尤其是听谢灵的话,她更觉得熨贴。   然后,也不假意推脱了,只爽朗的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哪有往外推的道理。这野山菇有营养的很。我家里孩子老人都有口福了,到时候炖汤的时候往里面放一些,让他们尝尝。”   谢灵点头,应和道:“正是这个理儿呢!”   谢灵把买的东西放进篮子里,徐锐放下两个闺女,自觉的从谢灵手里接过篮子。   谢灵和陈芳芳告别,离开供销社。   今天是个大晴天,她们来的时候天气寒冷。现在日头已经上来,气温还是一样的低,但到底有了几分暖意。   这份暖意仿佛把谢灵自入冬以来的疲惫懒惰都给消除了。   她难得有几分兴致,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了,而是牵着两个闺女,冲推着车跟在后面的徐锐微笑,开口说道:“徐锐同志,你累吗?”   篮子被徐锐放在自行车把手上。   徐锐摇摇头,这么点东西他怎么会累。   “那咱们逛一逛再回去吧!”   临近过年,县城查的反而更加严了。   谢灵不喜欢麻烦,干脆带着徐锐往偏僻处走。徐锐也不吭声,他反而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只有他和谢灵两个人。   至于一旁叽叽喳喳的秋阳秋月被他选择性的忽略。   走着走着,四人路过新华书店。   本来正在和两个闺女说话的谢灵不自觉的挺住脚步,转头看向书店。   曾经起大早排长队,只是为了到新华书店买一本书的日子已经结束。   取而代之的是门庭冷落,人烟稀少。   谢灵注视门口的牌匾,只觉得那四个字落了一层一层的灰。   她嘴角的笑容消失,抿住嘴,说道:“家里只有一本《主席语录》可不够,咱们再去买本《主席语录》吧!”   徐锐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还是点点头。   书店里,只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梳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一副挂带的黑色边框眼睛,背部挺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   男人对于来客人似是有些惊讶,向门口看去。   看清来人,他眼睛一闪,只一眼他就认出来走在前面的姑娘。   两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还不算熟悉。但韩双对这姑娘印象深刻,因为那是他的一次赌注和冒险。   把那么多国内外的珍贵书籍交给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而今看来,是他赌赢了。   而谢灵见柜台前坐着的还是那位韩双先生,不自觉的松口气,为这人,也为自己。   这些日子,闲暇时间,她也想过那些书,知道自己有些鲁莽。   万一这人被人抓住,还供出自己怎么办。虽然她没有说出姓名,但这人也是见过她的。   不过,现在见着人还好好的坐在这儿,心终于安定下来。   有些话说不出口,只是对柜台前的人笑笑。   而韩双也是温和一笑,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看起来颇有默契,一切心照不宣。   两人的交流只在不经意之间,但以徐锐的敏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沉默地跟在谢灵身后,专注地看着她挑书。   这会儿,新华书店除了《毛/泽/东选集》和《主/席语录》没别的书卖。   谢灵也没啥好挑的,只拿起这两本,到柜台让韩双结账。   “徐锐,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冬天,谢灵和徐锐的约会地点从谢家房背后变成了谢家厨房。   谢灵坐在板凳上,靠在徐锐身上,突然开口说话。   徐锐看不见心上人的脸,只摸摸她的头,说道:“等你告诉我。”   “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谢灵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起另一个话题。   “记得。”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谢灵,谢灵就在他心上印了一道痕迹。他怎么会忘了呢。   “那一次,我回学校取东西,正好去书店买书,然后书店里那位先生,就今天的店员,给我拿了不少书籍。那些书籍,我看了,都很珍贵。”说到这儿,谢灵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哑:“其实,拿上以后,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危险了。万一那人被抓走了,供出自己该怎么办。可是,今天看到那位先生还在,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刚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