Âí¶úËûÐÒÔË·Éֱͧ²¥·þÎñÆ÷

还是咱们快结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章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章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 ²©¿Í·ÃÎÊ£º 318731
  • ²©ÎÄÊýÁ¿£º 3
  • Óà »§ ×飺 ÆÕͨÓû§
  • ×¢²áʱ¼ä£º2019-11-14 11:36:24
  • ÈÏÖ¤»ÕÕ£º
¸öÈ˼ò½é

还是咱们快结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章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章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ÎÄÕ·ÖÀà
ÎÄÕ´浵

10Ô£¨34£©

9Ô£¨949£©

8Ô£¨442£©

7Ô£¨838£©

¶©ÔÄ

·ÖÀࣺ ¾Å½­´«Ã½Íø

×÷ÕߣºÏÄÓ²¨

Âí¶úËûÐÒÔË·Éֱͧ²¥·þÎñÆ÷£¬è¿˜æ˜¯å’±ä»¬å¿«ç»“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ç«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ç«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还是咱们快结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ç«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ç«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还是咱们快结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ç«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ç«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还是咱们快结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ç«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ç«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还是咱们快结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ç«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ç«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还是咱们快结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ç«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ç«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还是咱们快结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章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章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还是咱们快结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章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章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还是咱们快结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章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章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还是咱们快结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章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章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还是咱们快结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章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章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还是咱们快结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章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章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还是咱们快结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章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章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还是咱们快结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章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章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ÔĶÁ(100) | ÆÀÂÛ(620) | ת·¢(514) |
¸øÖ÷ÈËÁôÏÂЩʲô°É£¡~~

ÔøÁáÁá2019-11-14

°×ʤ£ºè¿˜æ˜¯å’±ä»¬å¿«ç»“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ç«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ç«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还是咱们快结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章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章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Èιú¶¯2019-11-14 11:36:24

还是咱们快结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章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章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³ÌÊÀ»Ô2019-11-14 11:36:24

还是咱们快结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ç«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ç«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è¿˜æ˜¯å’±ä»¬å¿«ç»“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ç«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ç«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è¿˜æ˜¯å’±ä»¬å¿«ç»“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ç«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ç«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

¬ËÃÁ¢2019-11-14 11:36:24

还是咱们快结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ç«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ç«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è¿˜æ˜¯å’±ä»¬å¿«ç»“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ç«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ç«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è¿˜æ˜¯å’±ä»¬å¿«ç»“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ç«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ç«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

ÕÔÀûæ«2019-11-14 11:36:24

还是咱们快结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ç«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ç«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è¿˜æ˜¯å’±ä»¬å¿«ç»“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ç«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ç«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è¿˜æ˜¯å’±ä»¬å¿«ç»“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ç«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ç«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

ÁõÃÎ2019-11-14 11:36:24

还是咱们快结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ç«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ç«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è¿˜æ˜¯å’±ä»¬å¿«ç»“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ç«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ç«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è¿˜æ˜¯å’±ä»¬å¿«ç»“婚的时候你送我的鞋子,要不咱也带上。”   黑布鞋鞋尖处已经被顶破,底子也断成两半,刘秋苗有些无语,这老头,都这破了,放在箱子里已经是占地方了,还想带上去京都。不知道咋想得,不过还是说道:“这个留在箱里就行,可别带了。”   徐长喜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就被刘秋苗一嘴顶上:“要不你来整?”   徐长喜:“”这个家都是刘秋苗说了算,家里的东西也都是她管着,他哪知道东西放哪?   刘秋苗看他沉默,不禁撇撇嘴。   收拾到最后,徐锐给得行李包已经放满。刘秋苗想了想还是把已经上锁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带锁的木盒。   木盒上刻着繁杂又古朴的花纹,看似陈旧又带着厚重的意味,刘秋苗看着长方形木盒,目光复杂,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放到行李包最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徐锐背着两个行李大包,带着两位老人以及四个孩子踏上了去京都的路途。   上车的时候徐锐把介绍信和卧铺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接过四张卧铺票仔细看了一遍,目光讶异。   这时候卧铺票可不好买,而这一家子,不是老就是小,只有一个年轻人,还一拿就是四张卧铺,看来背景不简单。   这么想着,女乘务员态度温和,刘秋苗夫妻俩上去的时候,女乘务员还扶了一把。   四个孩子,秋阳秋月十三岁的年纪,因为从小吃的不错,所以身高不矮,皮肤白净,脸上白嫩配着一双圆溜溜得大眼。   两人穿着新衣服,秋阳是米白色的带圆领毛衣,秋月则是红色的圆领毛衣。而下身都是修身的黑色长裤以及白色小皮鞋,洋气又淑女。两人一个文静,一个灵动,格外惹人喜欢。   接着是从真从诫,两人比同龄人也高不少,一个皮肤白净,一个呈小麦色,模样相似气质不同,但毫无疑问长得都很好看。同样是毛衣加黑色长裤、黑皮鞋的打扮,看着就像一家子亲姐弟。   徐锐拿着两个大行李包走在后面,看着两老四小上车,他才上去。   乘务员目送几人去了车厢,接着检票,不过态度却是没之前好了。   刘秋苗夫妻俩,四个孩子都没坐过火车,进了车厢特别好奇。   老俩到了陌生环境还有些不自在,而四个孩子却是相反,没有胆怯,十分镇静,像是来过无数次的模样,可几人眼里的好奇却是透露了许多。   比起安静的哥哥姐姐,从诫左看右看,不时还靠近窗户往外看。不过,他虽好奇,但从不随便乱碰,可以看出家教良好。   徐锐把行李放在床下面和小车厢的过道处,安顿几人看好自己的小包。   虽然卧铺车厢人不多,但也得防着小偷。   “火车上小偷不少,再乱窜被小偷拐了可找不到你。”徐锐看小儿子上窜下跳的模样,脸色不变,缓缓开口。   徐锐这话刚落,没吓着四个孩子,反而是刘秋苗紧张起来,直接把从诫叫到自己身边,不准他离开自己身边。   “你可别乱跑,真遇上拐子,咱们可就找不到你了。到时候让人把你卖到山沟沟里给别人家当儿子、当童养夫,那时候不用说还吃鸡蛋、吃鸡肉,连窝窝头都不一定能吃上。就你这个挑食的调皮小子,还不得被人打。”   孙子里面,从诫比小时候的徐磊还要调皮,刘秋苗实在不放心这个鬼机灵的小子。   所以,等她上床的时候,直接把从诫抱在身边。   从诫觉得自己昨晚睡得很好,现在非常精神,根本不想休息睡觉,可是他奶把他揣在一起,想走吧又怕打扰他奶休息。   躺在床上的从诫眼珠子乱转,卧铺旁边的梯子他还没上过呢,想着不禁心痒痒,身体也开始乱动,直到看见徐锐看过来的目光,他的心思才消停了。   坐在床边的三个孩子看他这样,默默笑开。家里孩子就没有不怕徐锐得,更不用说经常被罚站的从诫了。   而徐锐只觉得,小儿子名字起的真恰好,从诫、从诫,必须时时给他按个紧箍咒,要不然他能给你上天。 第139ç«  R&L   78年的秋季, 北影厂的两部电影火遍大江南北, 《母亲》里扮演女主的唐文玉也成为大众偶像;而另一部《文园》, 火得不仅仅是演员,而比演员更火得是R&L。   风衣、牛仔裤、百褶裙与网纱短袖刷新了京都甚至全国年轻人的审美。   喇叭裤、布拉吉与白衬衫也成为了过去式,这一年时尚男女青年的服装柜子里被一个叫做R&L的品牌占据。   当《文园》这部电影上映大火后, 很多商贩甚至工厂都开始仿做,但毫无疑问R&L已经通过电影的宣传深入人心并快速占领市场。   当然, 最让其他商家恼火的是R&L独特的刺绣染色logo,水墨风的双面绣以及独特的晕染技术到目前都没有一家可以做出来。   与商家的恼火相反,年轻的顾客就十分高兴了。这种独特的logo为她们带来的不仅是质量与外观上的享受,同时还有身份、气质等方面的独特。   R&L主打年轻男女服饰,在价格上虽然属于国内的顶端品牌, 但也分为好几个层次。   一些城市里里面的年轻工人,要是节约点也是可以买下一件便宜点的衣服。   对于刚刚开放的国内,大家对美的追求也在迅速崛起。R&L顺应时势,火热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随着品牌的火热,徐锐和谢灵最近一直住在服装厂, 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   此时,徐锐正在检查车间缝制情况。而谢灵则是跟几个女工商量关于染色方面的事情。   当初, 谢灵发愁关于品牌的防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想遍了很多办法。独特的材质、完美精准的缝制比例、独特的刺绣工艺,她把后世一些著名奢侈服装品牌的情况都考虑了个遍。   但是却发现,因为技术原因, 很多想法都没办法实现。唯有刺绣一道可行,一是因为自动乱后,很多刺绣工艺都销声匿迹,往后也没有太大发展,到最后直接衰落。   后来,国内的服装设计更多的是跟着国外走,流行极简风等。   所以,如果她们有独特的刺绣技法那就很完美了。   毕竟,刺绣技法是很难被模仿的。   所以后面谢灵跟徐锐走访了许多裁缝铺甚至服装厂里的老工人等,令人失望的是,他们会刺绣,但那种独特的、珍贵的甚至独一无二的刺绣工艺是没有得。   后来,还是本不欲打扰两人工作的刘秋苗见谢灵闷闷不乐,才安慰她。后来,谢灵跟婆婆说了这方面的困扰后,刘秋苗就拿出了一份刺绣工艺图。   原来南理有一位地主,这位地主人很好,乐善好施,和村子里的人关系不错。   刘秋苗年轻做姑娘时就在那位地主家里做过短佣。年轻时的刘秋苗长相清秀,又因得父母宠爱,没有做过多少粗活,也没下过地,所以手指纤细。   后来,就被地主家的小姐看重,做了这位小姐的陪读。刘秋苗现在已经有了孙子,但还记得那位小姐的样子。   外表不甚出众,但性子温和,身份比她们高,但待人真诚。可以说南理老一辈里面没有几个不喜欢这位小姐的。   不过,后来,这位地主家没有被斗倒,反而是因为得罪了人,所以家里财产、人都没了。   而刘秋苗最后一次见这位小姐是在地主家遇害当天的早晨。那会儿天还未亮,这位小姐穿着灰扑扑的下人装去了刘家,见了刘秋苗,就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并告诉她,她家里可能有大祸。祸害的来源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问她能不能把这个藏起来。   而刘秋苗当时惊呆了,然后问她,如果她藏起来会怎么样。   那位小姐非常淡定地说:“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整个村子的人也会平安无事。”   然后,刘秋苗郑重点点头把盒子收起来。那会儿,刘秋苗才十来岁,没有出嫁,但嫁妆已经早早备好,所以她把木盒放在自己嫁妆箱里的行李包里面。   而当天晚上,地主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除了残破的青砖瓦房,什么都没留下。当时,地主一大家子都没了。   刘秋苗到现在想起那一幕都有些害怕和茫然,她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了谢灵的困难后,刘秋苗犹豫片刻才把木盒交给她。   木盒里面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本薄薄的刺绣技法,是早已经失传的双面绣,并附有独特的晕染法,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同时,把其中的厉害讲了出来,谢灵倒没被吓到。和那个混乱的年代不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而且,刺绣技术经过十年/动/乱已经逐渐衰落,没多少人会纠缠与此。   后来,谢灵与厂里几个高级工人分别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光保密协议的赔偿是个天价,而且就算她们泄露出去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刺绣晕染技法的复杂过程,谢灵和刘秋苗两人把它分为十几个流程。厂子里的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个甚至半个程序,顺序不同,各自的任务不同。   也就是说,在众人印象中精妙无比的刺绣其实就是灵锐服装厂流水线作业的结果。   当然,这种流程下的结果,就是效率变高了。   现在随着服装的火热,厂子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但谢灵和徐锐并不盲目扩大生产线,也不会盲目接收订单。   毕竟,品质是关键,她们不能为了速度忽略质量,这无疑是自杀式的行为。   一个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远见和大格局是必须得。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而她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流企业,做一流品牌。   半年的时间,徐锐除了经营工厂,还向谢灵学习英文,自学经济学。   谢灵经过文学社一些同学的介绍,参加了几场文化沙龙。当熟悉后,谢灵也带着徐锐加入进去。   徐锐没有上学,文学底蕴并不丰厚,但他表现得体大方,不仅樟灵的丈夫,还是R&L的主创,所以大家态度友好,毕竟她们身上穿的大多都是R&L的男装女装。   期间,两人认识了不少国外朋友,也向他们了解了国外的服装品牌。   虽然,这些国外友人对R&L表现出了赞美和喜爱,但谢灵和徐锐两人都没有放松。   所以,在绣着R&L、伴随着水墨画的服装风靡全国的时候,徐锐和谢灵表现得十分平静。   她们的野望很大,国内不是终点,她们和R&L这对年轻的掌陀人、年轻的品牌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里四个孩子来到京都已经半年时间,可是因为徐锐和谢灵的忙碌,很少照顾到她们。   也庆幸这半年时间刘秋苗老俩口看夫妻力碌,所以一直留在京都照顾。   如今,服装厂进入正轨,暂时平稳下来,谢灵和徐锐也约定好周五下午分别去接四个孩子放学给他们一个惊喜。   十月份首都,温和的空气中携带着微凉的风扑面而来。   谢灵站在105中校门口,她黑发披肩,上身穿着白领黑色衬衫、腿上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藏蓝色带刺绣方头跟平底单鞋。修长纤细、玲珑有致的身形,简单时尚的穿着,再配上令人惊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也有识货的年轻女人,一眼看出谢灵领口处的水墨刺绣。不过,她们不知道这一套D&L服装永远不会流入市场,只为谢灵一人定制。   不一会儿,学校铁门被门卫打开,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   初一一班   随着下课铃响起、走廊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的出现,一班教室里的学生越发的坐不住了。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拿黑板擦敲敲讲台,声音越发严肃。   “这个礼拜的作业我已经写在了黑板上,每个同学都必须抄下来,接下来的两天,你们在家一定要认真完成,等星期一回来了我会检查。就这样,下课吧。”语文老师说完就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   而早已经不耐烦的学生也快速收拾自己的书包。   “咱们语文老师最喜欢拖堂,每次留作业总要等到下课铃响之后再说,偏偏每次周五最后一节课还都是她的课。最重要的是,布置很多作业,背不下课文会被打手心。”周小雨嘟着嘴对自己的同桌抱怨道。   她的同桌也就是秋阳不知道该怎么附和,只笑着安慰她:“等星期一来学校了,咱们两个可以互相调背,互相对答案。”   “小雨,你每次过礼拜都要重复一遍这个话题。”秋月背着书包走到两人身边说道。   周小雨嘻嘻笑着:“唉,谁让咱们语文老师太严。”   三人收拾好背着书包离开教室,一边走着,周小雨看看姐妹俩,开口道:“你们爸妈还不来接你们吗?”   秋阳、秋月同时摇摇头,小姨和姨夫一直忙得很,之前很多时候都不回来就直接在厂子里休息。要知道小姨觉多,可是最近却一直忙碌,她们看了都心疼,更不用说要求小姨来接她们了。   105中离家不远,她们坐两路公交就到了。   周小雨不知道徐家的各种情况,只撇撇嘴,她也没爸妈接。因为她爸妈都去接弟弟了。在周家,两个弟弟就是她们的宝,而她这个丫头就是草。   只以为秋阳秋月和她情况一样,所以觉得同病相怜的周小雨与俩姐妹玩的最好。   姐妹俩不知道周小雨心里的想法,但是对于周小雨,虽然她性子怪、也不平易近人,但姐妹俩还是喜欢她,因为她们觉得周小雨和二圆以前很像,让他们很亲切。   三人相携着走出校门,然后姐妹俩同时一叫,急忙往前跑。   “小姨,你今天怎么来了?累不累?”   “小姨,你今天不忙吗?”   姐妹俩看见谢灵,激动得小脸微微发红,咧着嘴,仰头冲谢灵问道。   两个女孩儿如同小时候一样拽起她的衣袖,这样的动作让谢灵心里一乐,也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两人的头发,到秋月的时候,干脆冲她细软的头发抓了一把,然后乐呵呵笑出声。   秋月撒娇似的冲谢灵撇嘴,秋阳则偷偷一笑。   后面,周小雨跟过来,秋阳介绍道:“小妈妈,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和我们一个班,叫周小雨。”   周小雨呆呆的望着这个漂亮姐姐,直到秋阳拽她,她才回过神,呐呐开口道:“姐阿姨好,我是周小雨。”   谢灵温和地对她笑笑,“小雨好,我听秋阳秋月说过你,你的数学特别棒,还经常教秋阳不会的题。”   谢灵夸赞她时语气温和、态度真诚,周小雨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秋阳也帮助了我好多,经常教我朗读英语单词。秋月的数学也特别厉害。”   谢灵:“哈哈,你们都是特别厉害的好孩子,明天有时间吗?如果可以的话到我们家来玩,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顺便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周小雨不好意思地看向秋阳秋月,秋阳秋月低声劝她,明天咱们可以在学校集合,然后去我们家,好不好?   最终,周小雨点点头。 第140ç«  结局   那个礼拜的周六周日, 周小雨都是在徐家度过的。   “那两天, 我和秋阳秋月一起做作业, 一起逛街玩耍,晚上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期间,我感觉很自在, 没有我在来之前想象中的忐忑不好意思等等,因为大家非常宽和。   周日清晨, 我和徐爷爷徐奶奶,叔叔阿姨还有秋阳秋月,以及从真从诫弟弟,一起去□□广场参加了升旗仪式。   很难想象的是,我在首都住了这么多年, 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而秋阳秋月她们则经常参加。   而今天参加主要是因为徐爷爷徐奶奶要回老家了,他们想要在离开之前看看咱们国家的首都,看看□□,看看伟人的画像,以及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   谢灵阿姨也说, 参加升旗仪式不为别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我们得精神素养,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当代少年应当珍而重之, 为国家的崛起而努力。当时,我们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虽然有点不太懂, 但是听着一番话真的是一番热血涌上心头。   大概我将来的路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奠定得吧。   而后来的好多年,国家上到城市高中下到农村小学都有了升旗仪式这项活动,但我带着一群下属参观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那天,周日我回家后,原以为爸妈不会在意,但令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把视线全部集中在弟弟身上。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给我炒了我最爱吃得土豆丝,并问我在别人家待的怎么样。爸爸还问我是否需要零花钱。   我当时受宠若惊,但还不成熟的我只沉默地面对她们,心里幼稚地认为是在报复他们。   而后来,当我一次次被调到国内各地主持工作时,父母的来电关心让我明白了,她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作为父母,很难做到对几个孩子的爱始终如一。她们一直在照顾幼小的那一方,可能在我小时候她们对我的照顾比对弟弟的照顾更加专注。   而当我和弟弟都长大的时候,她们反而开始担心我。忧心我的婚姻大事,忧心我的身体,忧心我的工作。为此,我有一种甜蜜的烦恼。小时候带来的阴影与偏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从容的自己。   我一直都认为谢灵阿姨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好似活成了世间男女最想要的模样。我、秋阳、秋月,甚至后来从诫弟弟的女儿允念,大家性格迥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在拿谢灵阿姨当做榜样。   尤其是秋月,她一定不知道,当她拍电影时,她的侧脸与谢灵阿姨有多相似。不过,这个不可以告诉她,免得她得意。”   在国家进入21世纪逐渐变强之时,在国内各地进行过多次改革的教育家周小雨女士声名鹊起。   后来她的日记偶然间被她女儿翻到,最后这段日记被公布到网上,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广泛关注。   因为秋阳、秋月这两个名字,关注这则日记的网友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秋月已经成为一名导演,作为导演她拍摄过许多著名商业影片,虽然没有得到多奖项的青睐,但无疑是受到观众的追捧。   尤其是她的高颜值和神秘身份为她吸引了无数粉丝。当然,到后面揭晓她是国内宸星娱乐的股东之一时,论坛更是炸了一番黑子。   而秋阳则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编剧,和妹妹秋月就是网友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继秋阳散文集公布之后,周小雨日记的公开无疑让无数网友对谢灵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顶峰。   不过,慢慢的大家就发现了,网上关于这位人士的信息很少以至于没有。   身处信息化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了,这位身份肯定不一般。大多数的猜测都是:这位身份太高,没人敢曝。   直到后来,导演秋月三十八岁生日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   一架秋千上,一位穿着素色旗袍的女人坐在秋千架上,后面是穿着中山装的高大男子。   女人皮肤白皙,依旧紧致,偶尔眼角有一丝纹路丝毫不影响女人的美丽。反而有种独特的气质萦绕在她身边。谢灵虽然已有五十岁,但看着却像三十来岁的人。   男人高大冷峻,不看镜头,只专注的注视着女人,目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令人不能插入其中。   男人左右两边则分别是两男两女,都已成为家中支柱,男俊女靓,四人都注视着前面秋千架上的女人。   而图片之上,则配着文字:那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姨父,以及我最爱的小姨。   这篇微博成为当天点赞和评论最多的微博,而“导演秋月小姨” “小姨谢灵”等关键词也成为当下热搜。   这篇微博仿佛成为一个信号,接下来作家秋阳、灵锐集团副总徐从真也相继转发,然后再一次成为热点。   尤其是灵锐集团徐从真的转发:祝两位姐姐生日快乐,妈妈最美。   这也成为当年最骚的操作,明明是为姐姐庆贺生日,却还要见缝插针的夸赞妈妈。   不过,相继得秋月也转发回道:小姨小姨最美   秋阳:你们真精,不过小姨本来就美,我只在心中默默赞一百遍。   这一家子的骚操作震惊了无数网友,尤其是灵锐集团副总裁徐从真的微博。   灵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旗下有许多子公司,知名的产业有:R&L、蕴灵资本、宸星娱乐、锐灵科技等。其中蕴灵资本在国内外站、硬盘开发、时尚方面占据许多股份。   这家集团有很多牛逼的地方,比如待遇福利优渥,高工资加高待遇。其中灵锐集团的办公大楼,三十层,健身房、超市、中餐厅、西餐厅、各种娱乐设施都包括在内。   当然还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是,灵锐集团没有上过市,因为人家从不缺钱。   这在国内一些公司上市圈钱的普遍情况下,灵锐集团可以说是赚足了国民好感度。   更不用说集团依靠各个子公司建立的关注女性权益基金会、阳光教育基金、微小企业创头基金等。这些基金会从不对外筹钱,完全是集团独立运营,真正落在了实处,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关注。   所以作为灵锐集团副总裁的徐从真简直是大家高不可攀的人物,而今发言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而谢灵的身份也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R&L第一任首席创意官,负责多个高端私人定制并广受好评,与hibis的设计总监是好友。   蕴灵资本第一任总经理及创投师,并对盛阳文学、um网站、乐购等进行多次投资,最终获得数倍收益。   锐灵科技第一任执行总裁,在任期间负责多起企业收购案,大多部分获得成功,并成功整合了科技资源。为锐灵科技起飞奠定了基础。      灵锐集团前副总裁,企业对外业务的真正掌权者和话事人。到目前为止,占据灵锐集团百分之八十三的股份。   股份作为夫妻财产,丈夫徐锐声明包括他名下所有股份由妻子谢灵全权管理。      这一大串信息资料炸的网友半晌说不出话,因为这份成就太辉煌了。还有一部分人则被谢灵夫妻俩的爱情所吸引。   纷纷称赞她们夫妇是神仙爱情。   而从来没有看过其他人微博的徐锐罕见的点赞了这些人。   随着时光流逝越显魅力的男人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在怀里,闷声笑起来。   谢灵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一看微博果然如她想象得。   谢灵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摸摸他的头,道:“徐锐,我觉得你越来越小了。”尤其最近,每天都在关注微博,那些网友才评论个什么,他就急匆匆地看。   徐锐:“我越来越小才好,省的你说我老。”   从真刚工作一年的时候,徐锐就想让她俩提前退休,谢灵不忍心男人失望但也不放心孩子,就多留了几年。   后来,她们两个不到五十岁就退休,跟着徐锐谢灵简直活成了老年人状态。   谢灵那会儿就笑他,老了走不动了。虽然当天晚上徐锐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老不老。   但关于年龄男人无疑是记仇得,这不都过去好几年了,徐锐还记得那些话。   而谢灵愣了片刻笑了,凑到他耳边道:“要不你今天晚上再证明一下?”   徐锐感觉到耳垂处的濡湿,然后耳朵一红,沉默片刻才开口道:“那个家里没套了,万一怀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你受罪。”   徐锐说得一本正经,谢灵嗔他一眼,这人真是开不得玩笑。她们都当爷爷奶奶的年纪了还想干嘛?   这个呆子啊,不管过多久都没变。   徐锐目光专注的看着谢灵,此时仿佛知道谢灵在笑什么、在想什么,他突然摸着她的头开口道:“灵灵,你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又让我着迷。   不管你是谢家沟的高中生,还是南理的赤脚医生,或者是后来精明能干的企业家,你始终都是我心中的姑娘。那个初次见面就砸到我的姑娘。 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新奇书网—http://www.xqishu.com ¡£

ÆÀÂÛÈÈÒé
ÇëµÇ¼ºóÆÀÂÛ¡£

µÇ¼ ×¢²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