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VIPר | | | ۻ | |

˷ֱͧ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   秋阳秋月的棉袄棉裤上也有几个补丁,但那是谢灵专门往新布料剪了洞,再重新补上的。   加之, 都是暗色系的劳动布, 看着不怎么新。   不过, 秋阳秋月穿着暖和极了。   而其她几个女孩儿身上的棉衣棉裤却是真的破旧。有的是哥哥姐姐传下来的棉袄, 有的则是穿了好几年的衣服,一点都不保暖。   她们手和脸露在外面,冻的红通通的,但丝毫不影响她们耍的兴致。   “哇, 秋月踩线了, 快下来吧。”这边, 秋月犯规,就有另一方的女孩儿叫道。   然后, 秋月下来, 换秋阳上场。   这时候, 栓子高兴的跑过来,黑黑的小脸,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拦住秋阳,说道:“秋阳,你看我给你带啥子来了。”   旁边几个女孩本来本来是生气的,她们玩的好好的, 栓子就过来捣乱。不过,当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几个女孩儿一下子围上去。   纷纷开口   “这是今天的猪水泡吗?”   “唉,又被栓子夺了,我哥明明说他这次抢了让我玩的。”   “好透明啊,会不会一扎就破?”      栓子平时不仅调皮捣蛋,还凶得很,几个女孩儿不敢大声问他,只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小声讨论。   栓子不搭理旁边几个女孩儿,只笑嘻嘻地看着秋阳。   以前在罗家湾的时候,秋阳秋月小小的就被王娣来拘在家里干活,没去过杀猪宴现场,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秋阳接过透明的类似水泡的玩意,仰起头问道:“栓子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皂荚吹得泡泡啊。”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栓子,这会儿在秋阳面前显得格外内秀,他挠挠头。   平时秋阳秋月好给她们讲故事,知道的东西最多,没想到她竟然连猪水泡都不知道。   栓子这会儿心里窃喜,终于有秋阳不知道的东西了,他嘴上笑开了花,说道:“这是猪水泡,从猪身上弄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次被我抢到手了。”说到这儿,他尽显得意,“不,应该是每次都能被我弄到手。”   然后,他又磨磨噌噌地开口:“我都玩这东西玩腻了,所以这个给你。”   “谢谢栓子哥。那我可以和妹妹,小丽她们一起耍吗?”这段时间,秋阳和栓子他们早就熟了,这会儿也不拒绝。   但是,看看拉着她手眼睛亮晶晶的妹妹,自己一旁眼神期待的女孩儿们,她非常礼貌的向栓子开口。   来到谢家几个月,秋阳姐妹被谢灵养的胖了不少,脸上有肉了,皮肤也不再是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了,加之谢灵十分注意小孩子的皮肤保养,反而比普通乡下女孩儿多了几分白嫩。剪掉的头发经过几个月也长长了不少,可以扎辫子了。   秋阳继承了谢家人的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同于秋月的机灵古怪,反而软软糯糯。   秋阳妹妹真可爱啊,栓子被秋阳这样注视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了,随即有些别扭的开口:“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想和谁耍和谁耍。”   “谢谢栓子哥,你真好。”   一旁的女孩子们,听到他这么说,十分高兴地笑起来,然后又聚在一起。   听到秋阳道谢的声音,其他女孩儿也不怕他了,不自觉的也向他表示感谢。   “谢谢栓子。”   “谢谢栓子哥。”      栓子站在一旁,抿着嘴,不自在极了。他还没听过这么多人感谢他呢。不过,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秋阳,他咧嘴笑开。   这边,被他遗忘的弟弟根生也追过来,见到他哥在那傻笑。   “臭栓子,我刚才差点被那群臭蛋们追住,你还在这儿傻笑。”根生说起这个一脸火大,“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栓子比根生大两岁,比他弟高半个头,这会儿小大人般摸摸他弟的头,说道:“根生,下次让你当先锋。”这种话,栓子说了两年,一点也不腻。   不过,只要根生相信就行了。   “哼,你说的,可别忘了。”说到这儿,他瞅瞅他哥的手,奇怪道:“哥啊,猪水泡呢?咱们一会儿偷偷拿回家耍一耍。每次娘都不让咱们耍皂荚,只能耍这个了。”   “我给秋阳了,那不是,那群女生在那丢呢!”栓子指了一群女生。   “啊,啊,栓子,你赔给我。”   两个兄弟在这儿自相残杀,其他小孩儿也追上来,看见兄弟俩,也跑过去闹成一团。   这边,猪已经被大人们处理好,就等着队长分猪肉了。   谢家沟生产队凡是十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这儿,大多数都穿着有衅旧的棉衣,一看就挡不住风的。   这会儿虽是晌午,有太阳照着,但零下几度的气温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这都浇不灭大家眼底的火热。   妇女抱着婴儿聚在一起说着闲话,偶尔夹杂着一阵笑声。   姑娘们像以往开会那样纳着鞋底儿,不过嘴上却是讨论舞台剧,讨论红/歌。冲伙伴发表自己的看法,自己喜欢的歌,自己喜欢的剧。   说话时,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精神气儿,惹得队里未成家的小伙子们一阵看。   男人们抽着闷烟儿,不时地说几句荤话。   大人及小孩们大多脸色泛黄,眼神不时地瞅瞅前面戏台子上面那头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肉。   女人们看着肉,想着明天该怎样变着戏法似地弄出几个菜,让辛苦了很久的丈夫和孩子吃喝得舒服。   而男人们则考虑得更远,心里老是在盘算,今年冬天一定养好精神,争取明年更有力,干的更多,挣更多的工分,上养起老爹娘,下养媳妇和孩子。   原跃进一脸笑容,站在戏台子上,看向下面的众人,说道:“今天,咱们分猪肉还按以往的规矩走。人头六,工分四。工分少的,人口少的,也不用怕,今年咱们的猪肥,保证每家都能分个几斤。”   说到这儿,他又一拐弯:“今年猪能这么肥,首先是谢灵同志给咱们出了好主意,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着嘞。”   “知道。”      “其次,这也多亏了猪场的四位女同志,她们每天在猪场伺候猪的吃喝拉撒,大家同意不?”   这个时候,生产队一般都是队长的一言堂,但是原跃进比较喜欢听取众人意见。   “同意。”   “同意嘞。”      听到下面人的回应,他满意一笑,开口说道:“所以,我决定分猪肉的时候,让谢灵同志先选,然后在人六工四分基础上,再给她加两斤猪肉。四位在猪场上工的女同志随后选,加一斤肉。”   原跃进说完,下面的人表情各异,当然他也不管众人的想法,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说了句:“开始。”   谢灵对于队长的优待也不客气,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走到台上。   礼貌地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笑笑,然后说道:“师傅,您多给我来点肋条肉吧!”   一旁记录员念道:“谢灵家,三斤肉,加两斤,一共五斤肉。”   师傅也就是大壮,被她笑的脸红,这闺女长的太好看了,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劝她:“全要肋条肉?肋条肉可不能榨油。”   “那就来三斤肋条肉,两斤肥肉。”谢灵其实不太喜欢猪油的那个腥味,但想想就能分泌出一大片口水。算了,还是要点肥肉,榨油吧!所以,十分痛快地领会了师傅的好意。   现在肚里太缺肉腥味了,本来想的是让徐锐多带点植物油的,可是,她十分可耻的管不住自己的内心,还是先吃猪肉吧。也就是腥了点,其实还挺好吃的。   大汉十分痛快地给谢灵割了五斤好肉,谢灵满意的掂了掂。走下台的时候,颇有一种领奖后的喜悦。   看到谢灵的肉,众人又是一顿羡慕,肋条肉不说,虽然它在后世受到大家欢迎。但现在,众人最喜欢得还是白花花的大肥肉。就如同谢灵手里那块,看着就知道能榨出不少油。   接下来是李桂香,陈丫子等人。   谢灵、李桂香她们,大家无话可说,但对陈丫子却颇为鄙视。   这寡妇竟然能在众人之前选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最后选的。   尤其是陈丫子原来的二弟妹王翠花,看着陈丫子上台,红了眼,走上前就想闹一闹。   结果,就看到队长原跃进严肃的脸,吓得她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就被人拽住。   原跃进皱着眉头,陈家那些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私底下她们闹得再过分,原跃进作为队长但也不好管陈家自家事。   所以,他只能暗中照顾一下陈丫子,让她进猪场。   可这陈家二媳妇是个没眼色,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闹。也不怕人家受不了把事情露出来。   台下,陈建强拽住自己媳妇,低着头,粗声粗气地说道:“你疯了,这是啥地方,你也敢闹腾。”   王翠花被丈夫拽住,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陈丫子那个寡妇今年怎么能分那么多肉,还紧着她挑。我得说一说,让大家知道她可是命硬的寡妇。”   陈建强闻言脸色更黑,看看四周,轻声道:“现在就让她分那么多肉,她吃不完,孝敬孝敬婆婆也是好的。”   陈建强说话时声音低,但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阴狠。王翠花不自觉的打了个颤,随即眉开颜笑:“你说得对,那么多她们娘三那干巴巴的身子哪能吃得下,是该孝敬孝敬咱娘。等我回去了就跟她说。”   夫妻俩说话避着众人,大家也没关注两人,注意力只在猪肉上。   原跃进在一旁监督,记录员念到一户,负责分猪肉的大汉就发一户。   没有人说不好,不敢挤、不敢闹,没分到自家的时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别人走上台。   轮到自家了,就眉开颜笑,高兴的上台选猪肉。 第52章 起名字   “哇, 小姨, 好多肉啊!”   秋阳秋月耍了一会儿来找谢灵,就见到她手里的肉。-秋月语气赞叹,秋阳没有说话, 但目光火热地看着她手里的大白肉。   谢灵掂掂手里的猪肉, 露出笑容, 对两人说道:“走, 咱回家,小姨给你们做红烧肉。”   两个闺女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谢灵手里的肉带了光。   之前,小姨和徐叔叔带她们去过一次县城, 吃过一顿红烧肉。   那肉的滋味好吃极了, 两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不禁舔舔嘴。   “小姨,咱们快点回家吧!”   “是啊, 快点回去, 我饿了。”   谢灵想要摸摸两人, 但腾不出手,只笑着调侃:“两个小馋鬼。”说罢, 她不自觉的地加快脚步。不光闺女馋肉,其实她也馋了呢!   谢家厨房   谢灵焖好米饭,才准备做红烧肉。   她把肉放在案板上,将带皮五花肉切成长条,准备葱和姜。蒜是没有的, 因为太贵了。   秋阳秋月负责烧火,谢灵把锅坐上。   锅红了后,放油。   徐锐经常给陈丫子带冰糖,连带着谢家也有不少。   谢灵把冰糖下到锅里,炒至色呈深红色,然后倒肉块继续煸炒。   目的不仅在于入味,还要上色。   之后下葱姜、煸炒出香味,加清水。接着把早已调好的淀粉勾芡。   期间,肉的咸香味不断传来,躲在下面烧火的秋阳秋月不禁吸吸鼻子,看向灶台,眼神越发的期待。   谢灵没时间注意两人,只盯着锅里的肉,注意色泽和火候。   做好后,谢灵没有立刻吃,给两个闺女弄上。她则是从锅里舀了小半碗肉。   “你们到家乖乖吃饭,小姨给陈婶婶家送点。”   自从谢灵和陈丫子合作后,她们俩就越来越熟悉了。   两人虽说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是独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处下来,陈丫子看着寡言少语,但谢灵却觉得她这人不错。   两人环境经历并不相同,但莫名地能说上话,简单说就是三观比较像。   陈丫子这两个月来,借早生黄丫的手给了秋阳秋月不少吃的。   后来,谢灵做了好东西也好给她拿点。   两人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性子,这样有来有往反而有几分默契的意味。   两家离得不远,最主要是谢家沟不大的缘故,谢灵拿着小碗用布捂着肉,不过一小会儿就到陈丫子家了。   陈家院墙低矮简陋,谢灵自己都能从墙头爬进去,更逞论那些不怀好意的,总之看着不安全得很。   但陈丫子家却是一次都没被人光顾过,一是因为陈家太穷了,没有鸡,也就没鸡蛋。   院里只有一间屋子,破破旧旧的。   加上陈丫子的脾气和外面说寡妇命硬的言论,没有人敢来陈丫子家捣乱。   所以,陈丫子家附近向来是最安静的地方了。   此时,低矮的土屋里倒是不怎么平静。   “陈丫子,你今年倒是好运得跟,白得了那么些肉。你可不能光顾着你们娘三吃,别忘了婆婆。她以前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去看看她,孝敬孝敬她。真是白眼狼。”王翠花坐在陈家的炕头上,神态自然,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腿蹬到灰扑扑的墙头上,一点都不见外。一边说着,一边拿嫌弃的眼神儿观察屋子。   以前,陈丫子还在陈家的时候,很有威严,面对她王翠花是有点发怵的,但想想她男人说的话,也就放松了。   “大嫂嘴硬心软,看着面冷,不好惹。但咱娘以前对大嫂不错,大嫂是个记恩的。你只要拿娘当借口,一定能拿上肉。   等你拿上肉了,今儿多做点,你也多吃点。”   想起她男人说的,王翠花一阵火热,以往分的那些肉,都轮不到她几块,这次可是答应多给她吃。想到肉,她一阵流口水。   不过,等她从幻想中醒过来,看到的就是陈丫子凉飕飕的眼神。   “你,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王翠花被吓了一跳,虚张声势的说道。   陈丫子心里冷笑,这两口子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吗。   以前,她觉得陈建强人再怎么坏,也不会亏待他娘。念着婆婆以前对她不错,陈家抚养她这么多娘的份上,不管自己再怎么穷,王翠花借东西的时候,自己总会满足她们。包括每年腊月分到的猪肉,总要给她们一大半。   可是,她看到的是什么,好吃的总是陈建强和他那个儿子的,婆婆伺候他们一家,也没有让陈建强对她好点。   而她婆婆,性子泼辣,但总觉得自己的根在儿子上面。老大去了,她靠的就是二儿子,大孙子。丝毫不抱怨,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也不会跟自己出来。   陈丫子不是好脾气,面对这样的一家,她受够了。   尤其是看到笑容越来越多的儿子闺女,她不会再忍着陈家人,就算看在那死去的酒鬼的面上也不行。   陈丫子想着这些,想起以前因为她们儿子闺女所受的委屈,她心里涌出一股狠劲儿,直接抓住王翠花的背,把她往外赶。   “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欠你家的啦,你还来讨债。”一边说,一边推王翠花,“陈建强那个瘪/三,只会在背后阴别人,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个蠢货,每天被他当狗使唤,你还不知道。”   陈丫子吃的不好,人瘦巴巴的,但王翠花好吃懒做,力气远没有干惯粗活的陈丫子大。   王翠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只嘴上叫嚣:“好你个命硬的寡妇,我为你好,让你多做好事,孝敬婆婆,你竟然还推我。”   陈丫子把她赶到门口,也不理会她的话,眼神冷冷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以前咱们就说,我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再给你们一分东西。你把这些话告诉陈建强,你们要是再来,那咱们就算算以前的事情。我家那酒鬼怎么就好好的没了。”   王翠花听不懂陈丫子最后一句,但也被陈丫子的话镇住了。她本来就怕陈丫子,如今只不过是仗着那死老太婆才敢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这会儿见陈丫子这么硬气,也不敢多说。   只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冲陈丫子喊:“命硬的寡妇,当谁想来找你呢。”   说完,王翠花跑的更快,直直的往门外冲,心里还抱怨着,陈丫子这么穷,怎么盖这么大的院子。   光顾着跑,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时,因为吵闹声,谢灵也不好进去,就站在门口。   王翠花直冲冲的跑过来,她手里的碗差点被跑出来的王翠花碰到。   “没见有人啊,傻叉。”撞到人,王翠花也不道歉,反而觉得是别人挡了她的路。   谢灵心里一怒,这人好没素质。没等她看清楚人,撞她那人已经跑远了。   陈丫子也看见了谢灵,走过来。   “谢灵来了。”这会儿,陈丫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见是谢灵,脸色更好,语气温和地说道,“刚才撞你的就是条疯狗,别理会她,等我哪天见了替你报仇。”   陈丫子从没这样说过话,谢灵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说道:“陈姐,你真好。”   一边说着,打量陈丫子一番,继续开口:“陈姐,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面貌也变了。   两人进了屋子,陈丫子给谢灵倒了一碗水,听她这话,不禁挑眉,说道:“是啊,想开了一些事情,心情好了。对了,你今天是干啥来了,两个闺女呢?怎么不带她们来。”   陈丫子对秋阳秋月喜欢得紧,面对两个闺女比面对谢灵的笑容还多。   谢灵笑笑:“她们在家里吃饭呢,我来就是给你们娘三送点吃的。”   说着,把碗上的布掀开,放在桌上,顿时一股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下,就连陈丫子都不自觉的吸吸鼻子,想多闻闻那个味道。更不用说早生黄丫两个孩子了。   刚刚王翠花到家里,陈丫子就把两个孩子待在厨房。   这会儿,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听到娘和谢姨姨说话的声音,再也在厨房待不住了。   陈丫子一直在做冰糖葫芦,两个月下来,也赚了不少钱。怕其他人看出问题,陈丫子不敢给两个孩子穿新衣服,但旧衣里面的棉花却都是新的。   棉花没有用票,是陈南生给她换的。   有了钱,陈丫子有了底气,给孩子时不时的做好吃的。早生黄丫穿的暖,吃的好,皮肤虽没有养回来,但气色好了很多。   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感慨。   初见,两人一脸的怯意,性子早熟,没有丝毫孩子气。   现在,看看跟她打招呼的早生黄丫,活泼有朝气。她不禁摸摸两人的头,说道:“这是姨姨专门给你们带的,把它端进厨房,和你们娘分着吃了。”   早生个子小,但已经有九岁,是个大孩子了,目不斜视,只仰头看着谢灵。   黄丫还小,眼睛控制不住的瞅瞅碗里的肉。   陈丫子目光柔和,看看直冒口水的闺女,说道:“早生把你谢姨姨的碗腾出来,然后带着妹妹去厨房吃吧。我和谢姨姨说几句话。”   早生点点头,看了看娘,说道:“我和妹妹吃一点,给娘留一半。”   陈丫子心里一软,点头答应。   两个孩子走了,谢灵笑笑:“陈姐,早生这孩子很懂事。”   陈丫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是我亏待了两个孩子。他们爹去的时候,早生已经记事。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就越发的懂事了。   不过,这些日子有了玩伴,比以前活泼了。咱们生产队有小学了,我想等下一年送他去念书。”   谢灵点头,称赞道:“念书是好的,不管将来如何,让孩子多学点东西肯定有用。”   早生那孩子每次听完故事,眼睛都是亮的。   陈丫子注意到儿子的变化后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送儿子闺女上学识字。   不过,“谢灵,你可以给两人起个名字吗?”陈丫子说这话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谢灵闻言惊讶片刻,起名字一般不都是亲属长辈在不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起吗?   陈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陈丫子看出她的惊讶,说道:“陈家亲属少,我也和他们断了关系。队里其他人家都不熟悉,而且她们也会顾忌我这个寡妇。”   面对谢灵,陈丫子觉得这谢什么好隐瞒的:“早生和黄丫的名字寓意都不怎么好。不求她们有多大成就,但也不想让她们像我这样坎坷。”以前没改是觉得孩子的名字到底是亲奶奶帮取得,她不好改。   “兄妹俩一个叫志安,一个叫志乐。有志气的志,平安喜乐的安、乐。陈姐觉得怎么样?”谢灵沉思片刻,说出两个名字,征求陈丫子的意见。   “志安,志乐。有志气,平安喜乐。”陈丫子喃喃自语,念着念着,眼眶湿润,说道:“好,就叫这个名字。” 第53章 生气   这个时候社员上户改名的程序比较简单。各大生产队的队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公社派出所一趟, 把自己生产队需要上户的人报上去, 然后就可以得到手写的户口本一张。   谢灵给早生黄丫两个孩子起好名字后,第二天,陈丫子拿着户口本就去原跃进家报上了。   黄丫还小, 不大懂名字的意义, 但早生却是高兴极了。志安, 比以前的名字好听多了。所以, 他一整天都是带着笑的。而志乐看着哥哥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志安和小伙伴们耍的时候,一听到别人还叫他早生,叫妹妹黄丫。他就严肃的进行纠正。   “我不叫早生了, 我娘说我以后叫志安, 妹妹叫志乐。有志气的志, 平安喜乐的安、乐。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志气的人,一辈子平安喜乐。”   “好了, 好了, 知道了, 早生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小孩子们叫早生叫习惯了,觉得志安非常绕口。而且, 后面什么有志气,平安喜乐的,他们表示根本听不懂,也不想听他炫耀。   而志安,听到她们的敷衍, 则是抿抿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什么。   只不过,之后的日子里,生产队的大人孩子们总能听到志安的纠正:“我叫志安,妹妹叫志乐。”   大人们乐的看热闹,听他说那么多遍,早就记住了。可还是早生早生的叫着。专门逗他玩。   而孩子们,经过志安连续十几天坚持不懈的纠正后,总算改口了。   早生黄丫也成了两人的过去式,现在还能记得,说不定再过几年,两人也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个名字。   当然这也是陈丫子希望的,她不希望所有人提起儿子闺女,永远都是那个因为早产出生所以叫早生的孩子,还有因为一出生就是黄毛的黄丫。   将近年底,地干的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前面的山削弱了北方来的大风,却又为谢家沟添了几分寒冷。   还有几天过年,谢家沟生产队就给社员们分红。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粮食丰收,猪也买了个好价钱。   所以,今年的工分价值是这些年来最多的,一天的工分合一块多钱。   谢灵家人少,谢爸谢妈在之前也就两个劳动力,所以工分不多,得的钱也不多,不过谢灵拿着几十块钱也很满足。   回去后,谢灵坐在炕上,点点炕桌上的钱和票,露出满意的笑容,活像个大财迷。而小财迷则是坐在对面的秋阳秋月。   “小姨,小姨,起床了。”   “小姨,太阳晒屁股了。”   谢灵躺在炕上,盖着大厚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听到俩小屁孩的声音,她呢喃一声:“你俩咋这么早,今儿不着急,再睡会。”   昨天谢灵和两个闺女说带她们去县城买东西。这不,两人期待的很,早早的就醒了。   两人已经在炕上醒着躺了一会儿,看屋里的挂钟,短针走到七,她们才叫谢灵。   谢灵说完,转了个身准备再次入睡。   “小姨,七点了,你不是说”   秋阳还没说完,谢灵砰的一声起来,“你说啥,竟然七点了。”   她快速把棉袄和袄裤套上,蹲下身子,一边穿着,一边跟两人说话:“你俩也快把穿衣服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炕上,秋阳秋月对视一眼,弯起嘴角,笑出声,秋月说:“小姨越来越懒了。”   秋阳:“冬天的时候,小姨变懒了。”   “徐叔叔应该来了。”   门口,谢灵没有往门缝处看,只急匆匆地打开大门。   果然,徐锐直挺挺地站在门外,他穿着军大衣,脚上一双军绿色棉鞋,手放在兜里。   脸上没有任何遮盖,脸颊被冻的通红。   徐锐在寒冷的空气中,依旧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地站着,突然大门打开,看到谢灵,他浑身的气势变缓,目光一柔。   他上前一步,说道:“这么早”想要靠近谢灵,突然想起自己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子是热的,但身上却是寒冷。于是停住脚,伸出手准备拉谢灵的手。   “告诉你来了叫我,你每次都不听。”谢灵一看徐锐红通通的脸,就知道他来了老大一会儿。   这人每次早来,但每次都不会喊人,就算他身子强健,可谢灵也会心疼。   越想,谢灵越觉得生气,忽视徐锐伸过来的手,不管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往前走。   徐锐伸过去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放回去。   谢灵有些冷漠的表情,让徐锐心里一纠,双手蜷缩,就那么停在那里。   谢灵走了几步,发现徐锐没有跟过来,转过身,见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军人打扮,直挺挺地站着,本来应该气势过人,却莫名地觉得可怜,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谢灵看着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站在那干啥,不进来啊,觉得外面比屋里好?”   被·抛弃·徐锐:不,外面没你,不好。可是,你生气了,没有说让不让我进去,所以我不敢进去。   心里想的多,但嘴上说不出来的徐锐,只沉默着乖乖地进屋。   屋里,听见谢灵进门的声音,西屋的秋阳秋月连忙喊到:“小姨,裤子不好穿。”   见徐锐进了堂屋,谢灵也没理他,只进卧室给两个闺女穿裤子。   对着两个孩子,谢灵没有把不好的情绪挂在脸上。一边给两人拽裤子,一边教导两人:“以后穿裤子,你们两个可以互相给对方拽,不用小姨,你们自己就能穿好。”   秋阳秋月乖巧地点点头。   谢灵笑笑,拍拍两人的头,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穿鞋。穿好到堂屋,自己倒水洗漱。小姨先去做饭。”   “不用我们烧火吗?”   “不用,你们徐叔叔来了,他帮小姨烧火。”   堂屋,徐锐没有坐只沉默地站在墙边,注视着通向西屋的木门,听谢灵温柔的声音,他目光不自觉的变柔。   谢灵出了西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徐锐。   她心里的气一下子消了,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帮我做饭。”   丢下这么一句话,谢灵迈出门槛去了厨房。   厨房里,两人一个看锅一个烧火,气氛沉默的很。   徐锐一贯是个不说话的,在部队时,他只知道训练,一天不说话也可以。   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也不会和战友沟通。   专业后,也是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他一般只做自己的工作,不会和同事进行不必要的沟通。   他在运输部工作了几个月,只有梁丰年一个熟人。   可是现在,面对谢灵,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谢灵,对不起,我错了。”   谢灵瞅他一眼,说道:“哪错了?”   “我不应该来那么早。”   谢灵一听他这话,感觉好笑的很。   她是因为他来的那么早才生气的吗?   他来的早倒成了错了,自己有那么不讲理吗?   本来不想搭理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徐锐专注的目光看向她,仿佛带着期盼,让谢灵不自觉的一颤。   “徐锐,你来的早,才是好的。是我有些懒了,我没有怪你这个。”说话时,谢灵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锐,语气变得温柔。   徐锐被她盯着,有些无措,又有些欢喜,谢灵看他意味着她不生气了。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急匆匆地反驳:“你不懒的。”   谢灵噗嗤一笑,同时心里柔软一片。   说话时,谢灵带着徐锐来到灶台旁边的角落。   厨房的墙早被谢灵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   谢灵虚虚的靠在墙上,在徐锐越发紧张的情绪下开口说道:“徐锐,外面天气太冷了,你虽然穿的厚,身体壮实,但我还是觉得你会冷。”说到这儿,谢灵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轻声继续说着:“我会担心你,还会心疼。”尤其是当你独自等待的时候。   前世的谢灵演过不少感情戏,那时她都能应付自如,可那些都是虚的,而现在却是真实的。   真实对这个男人说出在她看来有些肉麻的话。   所以她说完,就低下头,虚靠着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时的徐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里涨涨的,有些酸,还有这麻,更多的是喜悦。让他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亲密的接触,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   “灵灵,我很开心。”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叹息。   谢灵踮起脚,她的下巴抵在徐锐的肩膀处。   听到耳边的声音,心里有些柔软,徐锐总是很容易满足。她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他的反应就这么激动。   “所以,徐锐,以后你再这么早来,就不要在外面傻傻地站着。来了就叫我,不要在外面瞎等。冬天太冷了,每天都不想起来。”最后一句,谢灵不自觉的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着还噌噌徐锐的肩膀。   徐锐嘴唇微张,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说道:“那我以后晚点。”徐锐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但又不会让谢灵不舒服。   “好。”   谢灵靠在徐锐怀里,一时安静。突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谢灵连忙退开他的怀抱。   “米汤熬了。”一边说,一边找抹布,方便端锅。   徐锐则先她一步,直接把锅端起来放到一旁的桌上。   谢灵拍打他的胳膊,嗔怪道:“不垫着东西端,也不怕烫着。”   徐锐蹲着身子把火灭了,一边摇摇头,回应道:“不怕的。”不过想起刚才谢灵说的话,又开口说道:“我下次注意,用抹布垫上。”你不用担心。   谢灵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兴的心情,笑的时候不似以往的克制,罕见地露出八颗牙齿,说道:“知道就好。”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谢灵拽起徐锐的手:“米汤先搁在锅里,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第54章 年货   谢云云的娘李桃花打毛线在谢家沟是出了名的, 谢灵专门找她打了不少毛线, 给两个闺女、自己还有徐锐织了围脖和手套。   两个闺女是枣红色的,她自己是黑色的,而徐锐则和她一样的颜色。   本来, 谢灵是准备当做新年礼物送给徐锐的, 可谢灵现在太高兴了, 就想早点送出去了。   反正, 离过年也没几天了。谢灵这么想着,嘴角含笑,把围脖给徐锐戴上。   徐锐微微低头,迁就谢灵, 谢灵三下两下的给他系好。   黑色的围脖, 戴在徐锐脖子上, 一点不显得女气或是老气,反而冲淡了徐锐周身的凶悍, 衬得他温和了不少。   谢灵观察片刻, 冲他笑笑, 说道:“戴上很好看的。”   说着,又递给他手套, “试试手套,看大小怎么样。”徐锐手指修长,手掌宽大,谢灵是比照着她的手做得,做的时候则比她自己的整整大了一截。   “合适。”毛线不多, 手套织的不算细密,上面也没什么花样,但在徐锐看来这是最好的,最保暖的手套了。   他想称赞,想对谢灵说很多话,但最后只蹦出两个字。   谢灵也不介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明白徐锐的性子了。   见他戴着合适,谢灵放下心,随即说道:“屋子里暖和,把它们摘下来先放到桌上吧。咱们准备吃饭。”   徐锐听话的点点头。   吃过饭,徐锐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和谢灵去县城。   将近年根儿,为了方便队员们去公社甚至县城买年货,谢家沟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负责赶驴车。   坐驴车到公社或者县城,不贵,只一两毛就行。   而且,都是自家生产队的人,既方便又热闹。   不过,谢灵没有和队里的女人们一起去。   毕竟,她买的东西多,别人看着了,不管她们多嘴不,她是不想沾这种麻烦的。   供销社里,依旧是苇席吊顶、手工滋地,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电灯,瞬间上了一个档次。   里面顾客很多,徐锐把紧张的秋阳秋月拎在怀里,跟在谢灵身后排着队。   两个闺女戴着暗红色的围脖,两个大人则是黑色的围脖,一前一后站着,真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唯一令人讶异的,也就是谢灵的年纪了。   谢灵梳着两个辫子,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怎么也不像结了婚的人。   不过这会儿,大家急得买东西,也没有多想。   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轮到谢灵。   “陈姐,马上过年了,我想要颜色喜庆一点的布。不管劳动布还是平纹,都可以。”谢灵站在柜台前,笑着说道。   她口中的

ҳ | Ŀ¼ | ֪˭ | Сڰ | Ȧ

  • ͷʣ 805534
  • 470
  • 飺 ͨû
  • עʱ䣺2019-11-22 07:52:51
  • ֤£
˼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   秋阳秋月的棉袄棉裤上也有几个补丁,但那是谢灵专门往新布料剪了洞,再重新补上的。   加之, 都是暗色系的劳动布, 看着不怎么新。   不过, 秋阳秋月穿着暖和极了。   而其她几个女孩儿身上的棉衣棉裤却是真的破旧。有的是哥哥姐姐传下来的棉袄, 有的则是穿了好几年的衣服,一点都不保暖。   她们手和脸露在外面,冻的红通通的,但丝毫不影响她们耍的兴致。   “哇, 秋月踩线了, 快下来吧。”这边, 秋月犯规,就有另一方的女孩儿叫道。   然后, 秋月下来, 换秋阳上场。   这时候, 栓子高兴的跑过来,黑黑的小脸,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拦住秋阳,说道:“秋阳,你看我给你带啥子来了。”   旁边几个女孩本来本来是生气的,她们玩的好好的, 栓子就过来捣乱。不过,当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几个女孩儿一下子围上去。   纷纷开口   “这是今天的猪水泡吗?”   “唉,又被栓子夺了,我哥明明说他这次抢了让我玩的。”   “好透明啊,会不会一扎就破?”      栓子平时不仅调皮捣蛋,还凶得很,几个女孩儿不敢大声问他,只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小声讨论。   栓子不搭理旁边几个女孩儿,只笑嘻嘻地看着秋阳。   以前在罗家湾的时候,秋阳秋月小小的就被王娣来拘在家里干活,没去过杀猪宴现场,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秋阳接过透明的类似水泡的玩意,仰起头问道:“栓子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皂荚吹得泡泡啊。”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栓子,这会儿在秋阳面前显得格外内秀,他挠挠头。   平时秋阳秋月好给她们讲故事,知道的东西最多,没想到她竟然连猪水泡都不知道。   栓子这会儿心里窃喜,终于有秋阳不知道的东西了,他嘴上笑开了花,说道:“这是猪水泡,从猪身上弄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次被我抢到手了。”说到这儿,他尽显得意,“不,应该是每次都能被我弄到手。”   然后,他又磨磨噌噌地开口:“我都玩这东西玩腻了,所以这个给你。”   “谢谢栓子哥。那我可以和妹妹,小丽她们一起耍吗?”这段时间,秋阳和栓子他们早就熟了,这会儿也不拒绝。   但是,看看拉着她手眼睛亮晶晶的妹妹,自己一旁眼神期待的女孩儿们,她非常礼貌的向栓子开口。   来到谢家几个月,秋阳姐妹被谢灵养的胖了不少,脸上有肉了,皮肤也不再是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了,加之谢灵十分注意小孩子的皮肤保养,反而比普通乡下女孩儿多了几分白嫩。剪掉的头发经过几个月也长长了不少,可以扎辫子了。   秋阳继承了谢家人的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同于秋月的机灵古怪,反而软软糯糯。   秋阳妹妹真可爱啊,栓子被秋阳这样注视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了,随即有些别扭的开口:“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想和谁耍和谁耍。”   “谢谢栓子哥,你真好。”   一旁的女孩子们,听到他这么说,十分高兴地笑起来,然后又聚在一起。   听到秋阳道谢的声音,其他女孩儿也不怕他了,不自觉的也向他表示感谢。   “谢谢栓子。”   “谢谢栓子哥。”      栓子站在一旁,抿着嘴,不自在极了。他还没听过这么多人感谢他呢。不过,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秋阳,他咧嘴笑开。   这边,被他遗忘的弟弟根生也追过来,见到他哥在那傻笑。   “臭栓子,我刚才差点被那群臭蛋们追住,你还在这儿傻笑。”根生说起这个一脸火大,“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栓子比根生大两岁,比他弟高半个头,这会儿小大人般摸摸他弟的头,说道:“根生,下次让你当先锋。”这种话,栓子说了两年,一点也不腻。   不过,只要根生相信就行了。   “哼,你说的,可别忘了。”说到这儿,他瞅瞅他哥的手,奇怪道:“哥啊,猪水泡呢?咱们一会儿偷偷拿回家耍一耍。每次娘都不让咱们耍皂荚,只能耍这个了。”   “我给秋阳了,那不是,那群女生在那丢呢!”栓子指了一群女生。   “啊,啊,栓子,你赔给我。”   两个兄弟在这儿自相残杀,其他小孩儿也追上来,看见兄弟俩,也跑过去闹成一团。   这边,猪已经被大人们处理好,就等着队长分猪肉了。   谢家沟生产队凡是十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这儿,大多数都穿着有衅旧的棉衣,一看就挡不住风的。   这会儿虽是晌午,有太阳照着,但零下几度的气温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这都浇不灭大家眼底的火热。   妇女抱着婴儿聚在一起说着闲话,偶尔夹杂着一阵笑声。   姑娘们像以往开会那样纳着鞋底儿,不过嘴上却是讨论舞台剧,讨论红/歌。冲伙伴发表自己的看法,自己喜欢的歌,自己喜欢的剧。   说话时,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精神气儿,惹得队里未成家的小伙子们一阵看。   男人们抽着闷烟儿,不时地说几句荤话。   大人及小孩们大多脸色泛黄,眼神不时地瞅瞅前面戏台子上面那头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肉。   女人们看着肉,想着明天该怎样变着戏法似地弄出几个菜,让辛苦了很久的丈夫和孩子吃喝得舒服。   而男人们则考虑得更远,心里老是在盘算,今年冬天一定养好精神,争取明年更有力,干的更多,挣更多的工分,上养起老爹娘,下养媳妇和孩子。   原跃进一脸笑容,站在戏台子上,看向下面的众人,说道:“今天,咱们分猪肉还按以往的规矩走。人头六,工分四。工分少的,人口少的,也不用怕,今年咱们的猪肥,保证每家都能分个几斤。”   说到这儿,他又一拐弯:“今年猪能这么肥,首先是谢灵同志给咱们出了好主意,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着嘞。”   “知道。”      “其次,这也多亏了猪场的四位女同志,她们每天在猪场伺候猪的吃喝拉撒,大家同意不?”   这个时候,生产队一般都是队长的一言堂,但是原跃进比较喜欢听取众人意见。   “同意。”   “同意嘞。”      听到下面人的回应,他满意一笑,开口说道:“所以,我决定分猪肉的时候,让谢灵同志先选,然后在人六工四分基础上,再给她加两斤猪肉。四位在猪场上工的女同志随后选,加一斤肉。”   原跃进说完,下面的人表情各异,当然他也不管众人的想法,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说了句:“开始。”   谢灵对于队长的优待也不客气,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走到台上。   礼貌地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笑笑,然后说道:“师傅,您多给我来点肋条肉吧!”   一旁记录员念道:“谢灵家,三斤肉,加两斤,一共五斤肉。”   师傅也就是大壮,被她笑的脸红,这闺女长的太好看了,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劝她:“全要肋条肉?肋条肉可不能榨油。”   “那就来三斤肋条肉,两斤肥肉。”谢灵其实不太喜欢猪油的那个腥味,但想想就能分泌出一大片口水。算了,还是要点肥肉,榨油吧!所以,十分痛快地领会了师傅的好意。   现在肚里太缺肉腥味了,本来想的是让徐锐多带点植物油的,可是,她十分可耻的管不住自己的内心,还是先吃猪肉吧。也就是腥了点,其实还挺好吃的。   大汉十分痛快地给谢灵割了五斤好肉,谢灵满意的掂了掂。走下台的时候,颇有一种领奖后的喜悦。   看到谢灵的肉,众人又是一顿羡慕,肋条肉不说,虽然它在后世受到大家欢迎。但现在,众人最喜欢得还是白花花的大肥肉。就如同谢灵手里那块,看着就知道能榨出不少油。   接下来是李桂香,陈丫子等人。   谢灵、李桂香她们,大家无话可说,但对陈丫子却颇为鄙视。   这寡妇竟然能在众人之前选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最后选的。   尤其是陈丫子原来的二弟妹王翠花,看着陈丫子上台,红了眼,走上前就想闹一闹。   结果,就看到队长原跃进严肃的脸,吓得她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就被人拽住。   原跃进皱着眉头,陈家那些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私底下她们闹得再过分,原跃进作为队长但也不好管陈家自家事。   所以,他只能暗中照顾一下陈丫子,让她进猪场。   可这陈家二媳妇是个没眼色,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闹。也不怕人家受不了把事情露出来。   台下,陈建强拽住自己媳妇,低着头,粗声粗气地说道:“你疯了,这是啥地方,你也敢闹腾。”   王翠花被丈夫拽住,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陈丫子那个寡妇今年怎么能分那么多肉,还紧着她挑。我得说一说,让大家知道她可是命硬的寡妇。”   陈建强闻言脸色更黑,看看四周,轻声道:“现在就让她分那么多肉,她吃不完,孝敬孝敬婆婆也是好的。”   陈建强说话时声音低,但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阴狠。王翠花不自觉的打了个颤,随即眉开颜笑:“你说得对,那么多她们娘三那干巴巴的身子哪能吃得下,是该孝敬孝敬咱娘。等我回去了就跟她说。”   夫妻俩说话避着众人,大家也没关注两人,注意力只在猪肉上。   原跃进在一旁监督,记录员念到一户,负责分猪肉的大汉就发一户。   没有人说不好,不敢挤、不敢闹,没分到自家的时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别人走上台。   轮到自家了,就眉开颜笑,高兴的上台选猪肉。 第52章 起名字   “哇, 小姨, 好多肉啊!”   秋阳秋月耍了一会儿来找谢灵,就见到她手里的肉。-秋月语气赞叹,秋阳没有说话, 但目光火热地看着她手里的大白肉。   谢灵掂掂手里的猪肉, 露出笑容, 对两人说道:“走, 咱回家,小姨给你们做红烧肉。”   两个闺女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谢灵手里的肉带了光。   之前,小姨和徐叔叔带她们去过一次县城, 吃过一顿红烧肉。   那肉的滋味好吃极了, 两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不禁舔舔嘴。   “小姨,咱们快点回家吧!”   “是啊, 快点回去, 我饿了。”   谢灵想要摸摸两人, 但腾不出手,只笑着调侃:“两个小馋鬼。”说罢, 她不自觉的地加快脚步。不光闺女馋肉,其实她也馋了呢!   谢家厨房   谢灵焖好米饭,才准备做红烧肉。   她把肉放在案板上,将带皮五花肉切成长条,准备葱和姜。蒜是没有的, 因为太贵了。   秋阳秋月负责烧火,谢灵把锅坐上。   锅红了后,放油。   徐锐经常给陈丫子带冰糖,连带着谢家也有不少。   谢灵把冰糖下到锅里,炒至色呈深红色,然后倒肉块继续煸炒。   目的不仅在于入味,还要上色。   之后下葱姜、煸炒出香味,加清水。接着把早已调好的淀粉勾芡。   期间,肉的咸香味不断传来,躲在下面烧火的秋阳秋月不禁吸吸鼻子,看向灶台,眼神越发的期待。   谢灵没时间注意两人,只盯着锅里的肉,注意色泽和火候。   做好后,谢灵没有立刻吃,给两个闺女弄上。她则是从锅里舀了小半碗肉。   “你们到家乖乖吃饭,小姨给陈婶婶家送点。”   自从谢灵和陈丫子合作后,她们俩就越来越熟悉了。   两人虽说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是独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处下来,陈丫子看着寡言少语,但谢灵却觉得她这人不错。   两人环境经历并不相同,但莫名地能说上话,简单说就是三观比较像。   陈丫子这两个月来,借早生黄丫的手给了秋阳秋月不少吃的。   后来,谢灵做了好东西也好给她拿点。   两人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性子,这样有来有往反而有几分默契的意味。   两家离得不远,最主要是谢家沟不大的缘故,谢灵拿着小碗用布捂着肉,不过一小会儿就到陈丫子家了。   陈家院墙低矮简陋,谢灵自己都能从墙头爬进去,更逞论那些不怀好意的,总之看着不安全得很。   但陈丫子家却是一次都没被人光顾过,一是因为陈家太穷了,没有鸡,也就没鸡蛋。   院里只有一间屋子,破破旧旧的。   加上陈丫子的脾气和外面说寡妇命硬的言论,没有人敢来陈丫子家捣乱。   所以,陈丫子家附近向来是最安静的地方了。   此时,低矮的土屋里倒是不怎么平静。   “陈丫子,你今年倒是好运得跟,白得了那么些肉。你可不能光顾着你们娘三吃,别忘了婆婆。她以前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去看看她,孝敬孝敬她。真是白眼狼。”王翠花坐在陈家的炕头上,神态自然,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腿蹬到灰扑扑的墙头上,一点都不见外。一边说着,一边拿嫌弃的眼神儿观察屋子。   以前,陈丫子还在陈家的时候,很有威严,面对她王翠花是有点发怵的,但想想她男人说的话,也就放松了。   “大嫂嘴硬心软,看着面冷,不好惹。但咱娘以前对大嫂不错,大嫂是个记恩的。你只要拿娘当借口,一定能拿上肉。   等你拿上肉了,今儿多做点,你也多吃点。”   想起她男人说的,王翠花一阵火热,以往分的那些肉,都轮不到她几块,这次可是答应多给她吃。想到肉,她一阵流口水。   不过,等她从幻想中醒过来,看到的就是陈丫子凉飕飕的眼神。   “你,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王翠花被吓了一跳,虚张声势的说道。   陈丫子心里冷笑,这两口子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吗。   以前,她觉得陈建强人再怎么坏,也不会亏待他娘。念着婆婆以前对她不错,陈家抚养她这么多娘的份上,不管自己再怎么穷,王翠花借东西的时候,自己总会满足她们。包括每年腊月分到的猪肉,总要给她们一大半。   可是,她看到的是什么,好吃的总是陈建强和他那个儿子的,婆婆伺候他们一家,也没有让陈建强对她好点。   而她婆婆,性子泼辣,但总觉得自己的根在儿子上面。老大去了,她靠的就是二儿子,大孙子。丝毫不抱怨,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也不会跟自己出来。   陈丫子不是好脾气,面对这样的一家,她受够了。   尤其是看到笑容越来越多的儿子闺女,她不会再忍着陈家人,就算看在那死去的酒鬼的面上也不行。   陈丫子想着这些,想起以前因为她们儿子闺女所受的委屈,她心里涌出一股狠劲儿,直接抓住王翠花的背,把她往外赶。   “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欠你家的啦,你还来讨债。”一边说,一边推王翠花,“陈建强那个瘪/三,只会在背后阴别人,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个蠢货,每天被他当狗使唤,你还不知道。”   陈丫子吃的不好,人瘦巴巴的,但王翠花好吃懒做,力气远没有干惯粗活的陈丫子大。   王翠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只嘴上叫嚣:“好你个命硬的寡妇,我为你好,让你多做好事,孝敬婆婆,你竟然还推我。”   陈丫子把她赶到门口,也不理会她的话,眼神冷冷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以前咱们就说,我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再给你们一分东西。你把这些话告诉陈建强,你们要是再来,那咱们就算算以前的事情。我家那酒鬼怎么就好好的没了。”   王翠花听不懂陈丫子最后一句,但也被陈丫子的话镇住了。她本来就怕陈丫子,如今只不过是仗着那死老太婆才敢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这会儿见陈丫子这么硬气,也不敢多说。   只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冲陈丫子喊:“命硬的寡妇,当谁想来找你呢。”   说完,王翠花跑的更快,直直的往门外冲,心里还抱怨着,陈丫子这么穷,怎么盖这么大的院子。   光顾着跑,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时,因为吵闹声,谢灵也不好进去,就站在门口。   王翠花直冲冲的跑过来,她手里的碗差点被跑出来的王翠花碰到。   “没见有人啊,傻叉。”撞到人,王翠花也不道歉,反而觉得是别人挡了她的路。   谢灵心里一怒,这人好没素质。没等她看清楚人,撞她那人已经跑远了。   陈丫子也看见了谢灵,走过来。   “谢灵来了。”这会儿,陈丫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见是谢灵,脸色更好,语气温和地说道,“刚才撞你的就是条疯狗,别理会她,等我哪天见了替你报仇。”   陈丫子从没这样说过话,谢灵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说道:“陈姐,你真好。”   一边说着,打量陈丫子一番,继续开口:“陈姐,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面貌也变了。   两人进了屋子,陈丫子给谢灵倒了一碗水,听她这话,不禁挑眉,说道:“是啊,想开了一些事情,心情好了。对了,你今天是干啥来了,两个闺女呢?怎么不带她们来。”   陈丫子对秋阳秋月喜欢得紧,面对两个闺女比面对谢灵的笑容还多。   谢灵笑笑:“她们在家里吃饭呢,我来就是给你们娘三送点吃的。”   说着,把碗上的布掀开,放在桌上,顿时一股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下,就连陈丫子都不自觉的吸吸鼻子,想多闻闻那个味道。更不用说早生黄丫两个孩子了。   刚刚王翠花到家里,陈丫子就把两个孩子待在厨房。   这会儿,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听到娘和谢姨姨说话的声音,再也在厨房待不住了。   陈丫子一直在做冰糖葫芦,两个月下来,也赚了不少钱。怕其他人看出问题,陈丫子不敢给两个孩子穿新衣服,但旧衣里面的棉花却都是新的。   棉花没有用票,是陈南生给她换的。   有了钱,陈丫子有了底气,给孩子时不时的做好吃的。早生黄丫穿的暖,吃的好,皮肤虽没有养回来,但气色好了很多。   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感慨。   初见,两人一脸的怯意,性子早熟,没有丝毫孩子气。   现在,看看跟她打招呼的早生黄丫,活泼有朝气。她不禁摸摸两人的头,说道:“这是姨姨专门给你们带的,把它端进厨房,和你们娘分着吃了。”   早生个子小,但已经有九岁,是个大孩子了,目不斜视,只仰头看着谢灵。   黄丫还小,眼睛控制不住的瞅瞅碗里的肉。   陈丫子目光柔和,看看直冒口水的闺女,说道:“早生把你谢姨姨的碗腾出来,然后带着妹妹去厨房吃吧。我和谢姨姨说几句话。”   早生点点头,看了看娘,说道:“我和妹妹吃一点,给娘留一半。”   陈丫子心里一软,点头答应。   两个孩子走了,谢灵笑笑:“陈姐,早生这孩子很懂事。”   陈丫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是我亏待了两个孩子。他们爹去的时候,早生已经记事。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就越发的懂事了。   不过,这些日子有了玩伴,比以前活泼了。咱们生产队有小学了,我想等下一年送他去念书。”   谢灵点头,称赞道:“念书是好的,不管将来如何,让孩子多学点东西肯定有用。”   早生那孩子每次听完故事,眼睛都是亮的。   陈丫子注意到儿子的变化后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送儿子闺女上学识字。   不过,“谢灵,你可以给两人起个名字吗?”陈丫子说这话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谢灵闻言惊讶片刻,起名字一般不都是亲属长辈在不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起吗?   陈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陈丫子看出她的惊讶,说道:“陈家亲属少,我也和他们断了关系。队里其他人家都不熟悉,而且她们也会顾忌我这个寡妇。”   面对谢灵,陈丫子觉得这谢什么好隐瞒的:“早生和黄丫的名字寓意都不怎么好。不求她们有多大成就,但也不想让她们像我这样坎坷。”以前没改是觉得孩子的名字到底是亲奶奶帮取得,她不好改。   “兄妹俩一个叫志安,一个叫志乐。有志气的志,平安喜乐的安、乐。陈姐觉得怎么样?”谢灵沉思片刻,说出两个名字,征求陈丫子的意见。   “志安,志乐。有志气,平安喜乐。”陈丫子喃喃自语,念着念着,眼眶湿润,说道:“好,就叫这个名字。” 第53章 生气   这个时候社员上户改名的程序比较简单。各大生产队的队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公社派出所一趟, 把自己生产队需要上户的人报上去, 然后就可以得到手写的户口本一张。   谢灵给早生黄丫两个孩子起好名字后,第二天,陈丫子拿着户口本就去原跃进家报上了。   黄丫还小, 不大懂名字的意义, 但早生却是高兴极了。志安, 比以前的名字好听多了。所以, 他一整天都是带着笑的。而志乐看着哥哥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志安和小伙伴们耍的时候,一听到别人还叫他早生,叫妹妹黄丫。他就严肃的进行纠正。   “我不叫早生了, 我娘说我以后叫志安, 妹妹叫志乐。有志气的志, 平安喜乐的安、乐。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志气的人,一辈子平安喜乐。”   “好了, 好了, 知道了, 早生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小孩子们叫早生叫习惯了,觉得志安非常绕口。而且, 后面什么有志气,平安喜乐的,他们表示根本听不懂,也不想听他炫耀。   而志安,听到她们的敷衍, 则是抿抿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什么。   只不过,之后的日子里,生产队的大人孩子们总能听到志安的纠正:“我叫志安,妹妹叫志乐。”   大人们乐的看热闹,听他说那么多遍,早就记住了。可还是早生早生的叫着。专门逗他玩。   而孩子们,经过志安连续十几天坚持不懈的纠正后,总算改口了。   早生黄丫也成了两人的过去式,现在还能记得,说不定再过几年,两人也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个名字。   当然这也是陈丫子希望的,她不希望所有人提起儿子闺女,永远都是那个因为早产出生所以叫早生的孩子,还有因为一出生就是黄毛的黄丫。   将近年底,地干的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前面的山削弱了北方来的大风,却又为谢家沟添了几分寒冷。   还有几天过年,谢家沟生产队就给社员们分红。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粮食丰收,猪也买了个好价钱。   所以,今年的工分价值是这些年来最多的,一天的工分合一块多钱。   谢灵家人少,谢爸谢妈在之前也就两个劳动力,所以工分不多,得的钱也不多,不过谢灵拿着几十块钱也很满足。   回去后,谢灵坐在炕上,点点炕桌上的钱和票,露出满意的笑容,活像个大财迷。而小财迷则是坐在对面的秋阳秋月。   “小姨,小姨,起床了。”   “小姨,太阳晒屁股了。”   谢灵躺在炕上,盖着大厚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听到俩小屁孩的声音,她呢喃一声:“你俩咋这么早,今儿不着急,再睡会。”   昨天谢灵和两个闺女说带她们去县城买东西。这不,两人期待的很,早早的就醒了。   两人已经在炕上醒着躺了一会儿,看屋里的挂钟,短针走到七,她们才叫谢灵。   谢灵说完,转了个身准备再次入睡。   “小姨,七点了,你不是说”   秋阳还没说完,谢灵砰的一声起来,“你说啥,竟然七点了。”   她快速把棉袄和袄裤套上,蹲下身子,一边穿着,一边跟两人说话:“你俩也快把穿衣服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炕上,秋阳秋月对视一眼,弯起嘴角,笑出声,秋月说:“小姨越来越懒了。”   秋阳:“冬天的时候,小姨变懒了。”   “徐叔叔应该来了。”   门口,谢灵没有往门缝处看,只急匆匆地打开大门。   果然,徐锐直挺挺地站在门外,他穿着军大衣,脚上一双军绿色棉鞋,手放在兜里。   脸上没有任何遮盖,脸颊被冻的通红。   徐锐在寒冷的空气中,依旧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地站着,突然大门打开,看到谢灵,他浑身的气势变缓,目光一柔。   他上前一步,说道:“这么早”想要靠近谢灵,突然想起自己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子是热的,但身上却是寒冷。于是停住脚,伸出手准备拉谢灵的手。   “告诉你来了叫我,你每次都不听。”谢灵一看徐锐红通通的脸,就知道他来了老大一会儿。   这人每次早来,但每次都不会喊人,就算他身子强健,可谢灵也会心疼。   越想,谢灵越觉得生气,忽视徐锐伸过来的手,不管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往前走。   徐锐伸过去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放回去。   谢灵有些冷漠的表情,让徐锐心里一纠,双手蜷缩,就那么停在那里。   谢灵走了几步,发现徐锐没有跟过来,转过身,见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军人打扮,直挺挺地站着,本来应该气势过人,却莫名地觉得可怜,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谢灵看着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站在那干啥,不进来啊,觉得外面比屋里好?”   被·抛弃·徐锐:不,外面没你,不好。可是,你生气了,没有说让不让我进去,所以我不敢进去。   心里想的多,但嘴上说不出来的徐锐,只沉默着乖乖地进屋。   屋里,听见谢灵进门的声音,西屋的秋阳秋月连忙喊到:“小姨,裤子不好穿。”   见徐锐进了堂屋,谢灵也没理他,只进卧室给两个闺女穿裤子。   对着两个孩子,谢灵没有把不好的情绪挂在脸上。一边给两人拽裤子,一边教导两人:“以后穿裤子,你们两个可以互相给对方拽,不用小姨,你们自己就能穿好。”   秋阳秋月乖巧地点点头。   谢灵笑笑,拍拍两人的头,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穿鞋。穿好到堂屋,自己倒水洗漱。小姨先去做饭。”   “不用我们烧火吗?”   “不用,你们徐叔叔来了,他帮小姨烧火。”   堂屋,徐锐没有坐只沉默地站在墙边,注视着通向西屋的木门,听谢灵温柔的声音,他目光不自觉的变柔。   谢灵出了西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徐锐。   她心里的气一下子消了,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帮我做饭。”   丢下这么一句话,谢灵迈出门槛去了厨房。   厨房里,两人一个看锅一个烧火,气氛沉默的很。   徐锐一贯是个不说话的,在部队时,他只知道训练,一天不说话也可以。   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也不会和战友沟通。   专业后,也是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他一般只做自己的工作,不会和同事进行不必要的沟通。   他在运输部工作了几个月,只有梁丰年一个熟人。   可是现在,面对谢灵,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谢灵,对不起,我错了。”   谢灵瞅他一眼,说道:“哪错了?”   “我不应该来那么早。”   谢灵一听他这话,感觉好笑的很。   她是因为他来的那么早才生气的吗?   他来的早倒成了错了,自己有那么不讲理吗?   本来不想搭理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徐锐专注的目光看向她,仿佛带着期盼,让谢灵不自觉的一颤。   “徐锐,你来的早,才是好的。是我有些懒了,我没有怪你这个。”说话时,谢灵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锐,语气变得温柔。   徐锐被她盯着,有些无措,又有些欢喜,谢灵看他意味着她不生气了。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急匆匆地反驳:“你不懒的。”   谢灵噗嗤一笑,同时心里柔软一片。   说话时,谢灵带着徐锐来到灶台旁边的角落。   厨房的墙早被谢灵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   谢灵虚虚的靠在墙上,在徐锐越发紧张的情绪下开口说道:“徐锐,外面天气太冷了,你虽然穿的厚,身体壮实,但我还是觉得你会冷。”说到这儿,谢灵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轻声继续说着:“我会担心你,还会心疼。”尤其是当你独自等待的时候。   前世的谢灵演过不少感情戏,那时她都能应付自如,可那些都是虚的,而现在却是真实的。   真实对这个男人说出在她看来有些肉麻的话。   所以她说完,就低下头,虚靠着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时的徐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里涨涨的,有些酸,还有这麻,更多的是喜悦。让他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亲密的接触,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   “灵灵,我很开心。”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叹息。   谢灵踮起脚,她的下巴抵在徐锐的肩膀处。   听到耳边的声音,心里有些柔软,徐锐总是很容易满足。她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他的反应就这么激动。   “所以,徐锐,以后你再这么早来,就不要在外面傻傻地站着。来了就叫我,不要在外面瞎等。冬天太冷了,每天都不想起来。”最后一句,谢灵不自觉的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着还噌噌徐锐的肩膀。   徐锐嘴唇微张,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说道:“那我以后晚点。”徐锐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但又不会让谢灵不舒服。   “好。”   谢灵靠在徐锐怀里,一时安静。突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谢灵连忙退开他的怀抱。   “米汤熬了。”一边说,一边找抹布,方便端锅。   徐锐则先她一步,直接把锅端起来放到一旁的桌上。   谢灵拍打他的胳膊,嗔怪道:“不垫着东西端,也不怕烫着。”   徐锐蹲着身子把火灭了,一边摇摇头,回应道:“不怕的。”不过想起刚才谢灵说的话,又开口说道:“我下次注意,用抹布垫上。”你不用担心。   谢灵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兴的心情,笑的时候不似以往的克制,罕见地露出八颗牙齿,说道:“知道就好。”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谢灵拽起徐锐的手:“米汤先搁在锅里,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第54章 年货   谢云云的娘李桃花打毛线在谢家沟是出了名的, 谢灵专门找她打了不少毛线, 给两个闺女、自己还有徐锐织了围脖和手套。   两个闺女是枣红色的,她自己是黑色的,而徐锐则和她一样的颜色。   本来, 谢灵是准备当做新年礼物送给徐锐的, 可谢灵现在太高兴了, 就想早点送出去了。   反正, 离过年也没几天了。谢灵这么想着,嘴角含笑,把围脖给徐锐戴上。   徐锐微微低头,迁就谢灵, 谢灵三下两下的给他系好。   黑色的围脖, 戴在徐锐脖子上, 一点不显得女气或是老气,反而冲淡了徐锐周身的凶悍, 衬得他温和了不少。   谢灵观察片刻, 冲他笑笑, 说道:“戴上很好看的。”   说着,又递给他手套, “试试手套,看大小怎么样。”徐锐手指修长,手掌宽大,谢灵是比照着她的手做得,做的时候则比她自己的整整大了一截。   “合适。”毛线不多, 手套织的不算细密,上面也没什么花样,但在徐锐看来这是最好的,最保暖的手套了。   他想称赞,想对谢灵说很多话,但最后只蹦出两个字。   谢灵也不介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明白徐锐的性子了。   见他戴着合适,谢灵放下心,随即说道:“屋子里暖和,把它们摘下来先放到桌上吧。咱们准备吃饭。”   徐锐听话的点点头。   吃过饭,徐锐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和谢灵去县城。   将近年根儿,为了方便队员们去公社甚至县城买年货,谢家沟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负责赶驴车。   坐驴车到公社或者县城,不贵,只一两毛就行。   而且,都是自家生产队的人,既方便又热闹。   不过,谢灵没有和队里的女人们一起去。   毕竟,她买的东西多,别人看着了,不管她们多嘴不,她是不想沾这种麻烦的。   供销社里,依旧是苇席吊顶、手工滋地,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电灯,瞬间上了一个档次。   里面顾客很多,徐锐把紧张的秋阳秋月拎在怀里,跟在谢灵身后排着队。   两个闺女戴着暗红色的围脖,两个大人则是黑色的围脖,一前一后站着,真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唯一令人讶异的,也就是谢灵的年纪了。   谢灵梳着两个辫子,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怎么也不像结了婚的人。   不过这会儿,大家急得买东西,也没有多想。   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轮到谢灵。   “陈姐,马上过年了,我想要颜色喜庆一点的布。不管劳动布还是平纹,都可以。”谢灵站在柜台前,笑着说道。   她口中的

·

ȫ830

ҵ
ʲôapp-濴ǹӮƽ֣ʵйһͿ 2019-11-22 07:52:51

񾭼

ߣ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   秋阳秋月的棉袄棉裤上也有几个补丁,但那是谢灵专门往新布料剪了洞,再重新补上的。   加之, 都是暗色系的劳动布, 看着不怎么新。   不过, 秋阳秋月穿着暖和极了。   而其她几个女孩儿身上的棉衣棉裤却是真的破旧。有的是哥哥姐姐传下来的棉袄, 有的则是穿了好几年的衣服,一点都不保暖。   她们手和脸露在外面,冻的红通通的,但丝毫不影响她们耍的兴致。   “哇, 秋月踩线了, 快下来吧。”这边, 秋月犯规,就有另一方的女孩儿叫道。   然后, 秋月下来, 换秋阳上场。   这时候, 栓子高兴的跑过来,黑黑的小脸,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拦住秋阳,说道:“秋阳,你看我给你带啥子来了。”   旁边几个女孩本来本来是生气的,她们玩的好好的, 栓子就过来捣乱。不过,当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几个女孩儿一下子围上去。   纷纷开口   “这是今天的猪水泡吗?”   “唉,又被栓子夺了,我哥明明说他这次抢了让我玩的。”   “好透明啊,会不会一扎就破?”      栓子平时不仅调皮捣蛋,还凶得很,几个女孩儿不敢大声问他,只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小声讨论。   栓子不搭理旁边几个女孩儿,只笑嘻嘻地看着秋阳。   以前在罗家湾的时候,秋阳秋月小小的就被王娣来拘在家里干活,没去过杀猪宴现场,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秋阳接过透明的类似水泡的玩意,仰起头问道:“栓子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皂荚吹得泡泡啊。”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栓子,这会儿在秋阳面前显得格外内秀,他挠挠头。   平时秋阳秋月好给她们讲故事,知道的东西最多,没想到她竟然连猪水泡都不知道。   栓子这会儿心里窃喜,终于有秋阳不知道的东西了,他嘴上笑开了花,说道:“这是猪水泡,从猪身上弄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次被我抢到手了。”说到这儿,他尽显得意,“不,应该是每次都能被我弄到手。”   然后,他又磨磨噌噌地开口:“我都玩这东西玩腻了,所以这个给你。”   “谢谢栓子哥。那我可以和妹妹,小丽她们一起耍吗?”这段时间,秋阳和栓子他们早就熟了,这会儿也不拒绝。   但是,看看拉着她手眼睛亮晶晶的妹妹,自己一旁眼神期待的女孩儿们,她非常礼貌的向栓子开口。   来到谢家几个月,秋阳姐妹被谢灵养的胖了不少,脸上有肉了,皮肤也不再是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了,加之谢灵十分注意小孩子的皮肤保养,反而比普通乡下女孩儿多了几分白嫩。剪掉的头发经过几个月也长长了不少,可以扎辫子了。   秋阳继承了谢家人的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同于秋月的机灵古怪,反而软软糯糯。   秋阳妹妹真可爱啊,栓子被秋阳这样注视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了,随即有些别扭的开口:“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想和谁耍和谁耍。”   “谢谢栓子哥,你真好。”   一旁的女孩子们,听到他这么说,十分高兴地笑起来,然后又聚在一起。   听到秋阳道谢的声音,其他女孩儿也不怕他了,不自觉的也向他表示感谢。   “谢谢栓子。”   “谢谢栓子哥。”      栓子站在一旁,抿着嘴,不自在极了。他还没听过这么多人感谢他呢。不过,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秋阳,他咧嘴笑开。   这边,被他遗忘的弟弟根生也追过来,见到他哥在那傻笑。   “臭栓子,我刚才差点被那群臭蛋们追住,你还在这儿傻笑。”根生说起这个一脸火大,“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栓子比根生大两岁,比他弟高半个头,这会儿小大人般摸摸他弟的头,说道:“根生,下次让你当先锋。”这种话,栓子说了两年,一点也不腻。   不过,只要根生相信就行了。   “哼,你说的,可别忘了。”说到这儿,他瞅瞅他哥的手,奇怪道:“哥啊,猪水泡呢?咱们一会儿偷偷拿回家耍一耍。每次娘都不让咱们耍皂荚,只能耍这个了。”   “我给秋阳了,那不是,那群女生在那丢呢!”栓子指了一群女生。   “啊,啊,栓子,你赔给我。”   两个兄弟在这儿自相残杀,其他小孩儿也追上来,看见兄弟俩,也跑过去闹成一团。   这边,猪已经被大人们处理好,就等着队长分猪肉了。   谢家沟生产队凡是十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这儿,大多数都穿着有衅旧的棉衣,一看就挡不住风的。   这会儿虽是晌午,有太阳照着,但零下几度的气温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这都浇不灭大家眼底的火热。   妇女抱着婴儿聚在一起说着闲话,偶尔夹杂着一阵笑声。   姑娘们像以往开会那样纳着鞋底儿,不过嘴上却是讨论舞台剧,讨论红/歌。冲伙伴发表自己的看法,自己喜欢的歌,自己喜欢的剧。   说话时,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精神气儿,惹得队里未成家的小伙子们一阵看。   男人们抽着闷烟儿,不时地说几句荤话。   大人及小孩们大多脸色泛黄,眼神不时地瞅瞅前面戏台子上面那头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肉。   女人们看着肉,想着明天该怎样变着戏法似地弄出几个菜,让辛苦了很久的丈夫和孩子吃喝得舒服。   而男人们则考虑得更远,心里老是在盘算,今年冬天一定养好精神,争取明年更有力,干的更多,挣更多的工分,上养起老爹娘,下养媳妇和孩子。   原跃进一脸笑容,站在戏台子上,看向下面的众人,说道:“今天,咱们分猪肉还按以往的规矩走。人头六,工分四。工分少的,人口少的,也不用怕,今年咱们的猪肥,保证每家都能分个几斤。”   说到这儿,他又一拐弯:“今年猪能这么肥,首先是谢灵同志给咱们出了好主意,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着嘞。”   “知道。”      “其次,这也多亏了猪场的四位女同志,她们每天在猪场伺候猪的吃喝拉撒,大家同意不?”   这个时候,生产队一般都是队长的一言堂,但是原跃进比较喜欢听取众人意见。   “同意。”   “同意嘞。”      听到下面人的回应,他满意一笑,开口说道:“所以,我决定分猪肉的时候,让谢灵同志先选,然后在人六工四分基础上,再给她加两斤猪肉。四位在猪场上工的女同志随后选,加一斤肉。”   原跃进说完,下面的人表情各异,当然他也不管众人的想法,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说了句:“开始。”   谢灵对于队长的优待也不客气,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走到台上。   礼貌地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笑笑,然后说道:“师傅,您多给我来点肋条肉吧!”   一旁记录员念道:“谢灵家,三斤肉,加两斤,一共五斤肉。”   师傅也就是大壮,被她笑的脸红,这闺女长的太好看了,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劝她:“全要肋条肉?肋条肉可不能榨油。”   “那就来三斤肋条肉,两斤肥肉。”谢灵其实不太喜欢猪油的那个腥味,但想想就能分泌出一大片口水。算了,还是要点肥肉,榨油吧!所以,十分痛快地领会了师傅的好意。   现在肚里太缺肉腥味了,本来想的是让徐锐多带点植物油的,可是,她十分可耻的管不住自己的内心,还是先吃猪肉吧。也就是腥了点,其实还挺好吃的。   大汉十分痛快地给谢灵割了五斤好肉,谢灵满意的掂了掂。走下台的时候,颇有一种领奖后的喜悦。   看到谢灵的肉,众人又是一顿羡慕,肋条肉不说,虽然它在后世受到大家欢迎。但现在,众人最喜欢得还是白花花的大肥肉。就如同谢灵手里那块,看着就知道能榨出不少油。   接下来是李桂香,陈丫子等人。   谢灵、李桂香她们,大家无话可说,但对陈丫子却颇为鄙视。   这寡妇竟然能在众人之前选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最后选的。   尤其是陈丫子原来的二弟妹王翠花,看着陈丫子上台,红了眼,走上前就想闹一闹。   结果,就看到队长原跃进严肃的脸,吓得她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就被人拽住。   原跃进皱着眉头,陈家那些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私底下她们闹得再过分,原跃进作为队长但也不好管陈家自家事。   所以,他只能暗中照顾一下陈丫子,让她进猪场。   可这陈家二媳妇是个没眼色,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闹。也不怕人家受不了把事情露出来。   台下,陈建强拽住自己媳妇,低着头,粗声粗气地说道:“你疯了,这是啥地方,你也敢闹腾。”   王翠花被丈夫拽住,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陈丫子那个寡妇今年怎么能分那么多肉,还紧着她挑。我得说一说,让大家知道她可是命硬的寡妇。”   陈建强闻言脸色更黑,看看四周,轻声道:“现在就让她分那么多肉,她吃不完,孝敬孝敬婆婆也是好的。”   陈建强说话时声音低,但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阴狠。王翠花不自觉的打了个颤,随即眉开颜笑:“你说得对,那么多她们娘三那干巴巴的身子哪能吃得下,是该孝敬孝敬咱娘。等我回去了就跟她说。”   夫妻俩说话避着众人,大家也没关注两人,注意力只在猪肉上。   原跃进在一旁监督,记录员念到一户,负责分猪肉的大汉就发一户。   没有人说不好,不敢挤、不敢闹,没分到自家的时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别人走上台。   轮到自家了,就眉开颜笑,高兴的上台选猪肉。 第52章 起名字   “哇, 小姨, 好多肉啊!”   秋阳秋月耍了一会儿来找谢灵,就见到她手里的肉。-秋月语气赞叹,秋阳没有说话, 但目光火热地看着她手里的大白肉。   谢灵掂掂手里的猪肉, 露出笑容, 对两人说道:“走, 咱回家,小姨给你们做红烧肉。”   两个闺女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谢灵手里的肉带了光。   之前,小姨和徐叔叔带她们去过一次县城, 吃过一顿红烧肉。   那肉的滋味好吃极了, 两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不禁舔舔嘴。   “小姨,咱们快点回家吧!”   “是啊, 快点回去, 我饿了。”   谢灵想要摸摸两人, 但腾不出手,只笑着调侃:“两个小馋鬼。”说罢, 她不自觉的地加快脚步。不光闺女馋肉,其实她也馋了呢!   谢家厨房   谢灵焖好米饭,才准备做红烧肉。   她把肉放在案板上,将带皮五花肉切成长条,准备葱和姜。蒜是没有的, 因为太贵了。   秋阳秋月负责烧火,谢灵把锅坐上。   锅红了后,放油。   徐锐经常给陈丫子带冰糖,连带着谢家也有不少。   谢灵把冰糖下到锅里,炒至色呈深红色,然后倒肉块继续煸炒。   目的不仅在于入味,还要上色。   之后下葱姜、煸炒出香味,加清水。接着把早已调好的淀粉勾芡。   期间,肉的咸香味不断传来,躲在下面烧火的秋阳秋月不禁吸吸鼻子,看向灶台,眼神越发的期待。   谢灵没时间注意两人,只盯着锅里的肉,注意色泽和火候。   做好后,谢灵没有立刻吃,给两个闺女弄上。她则是从锅里舀了小半碗肉。   “你们到家乖乖吃饭,小姨给陈婶婶家送点。”   自从谢灵和陈丫子合作后,她们俩就越来越熟悉了。   两人虽说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是独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处下来,陈丫子看着寡言少语,但谢灵却觉得她这人不错。   两人环境经历并不相同,但莫名地能说上话,简单说就是三观比较像。   陈丫子这两个月来,借早生黄丫的手给了秋阳秋月不少吃的。   后来,谢灵做了好东西也好给她拿点。   两人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性子,这样有来有往反而有几分默契的意味。   两家离得不远,最主要是谢家沟不大的缘故,谢灵拿着小碗用布捂着肉,不过一小会儿就到陈丫子家了。   陈家院墙低矮简陋,谢灵自己都能从墙头爬进去,更逞论那些不怀好意的,总之看着不安全得很。   但陈丫子家却是一次都没被人光顾过,一是因为陈家太穷了,没有鸡,也就没鸡蛋。   院里只有一间屋子,破破旧旧的。   加上陈丫子的脾气和外面说寡妇命硬的言论,没有人敢来陈丫子家捣乱。   所以,陈丫子家附近向来是最安静的地方了。   此时,低矮的土屋里倒是不怎么平静。   “陈丫子,你今年倒是好运得跟,白得了那么些肉。你可不能光顾着你们娘三吃,别忘了婆婆。她以前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去看看她,孝敬孝敬她。真是白眼狼。”王翠花坐在陈家的炕头上,神态自然,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腿蹬到灰扑扑的墙头上,一点都不见外。一边说着,一边拿嫌弃的眼神儿观察屋子。   以前,陈丫子还在陈家的时候,很有威严,面对她王翠花是有点发怵的,但想想她男人说的话,也就放松了。   “大嫂嘴硬心软,看着面冷,不好惹。但咱娘以前对大嫂不错,大嫂是个记恩的。你只要拿娘当借口,一定能拿上肉。   等你拿上肉了,今儿多做点,你也多吃点。”   想起她男人说的,王翠花一阵火热,以往分的那些肉,都轮不到她几块,这次可是答应多给她吃。想到肉,她一阵流口水。   不过,等她从幻想中醒过来,看到的就是陈丫子凉飕飕的眼神。   “你,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王翠花被吓了一跳,虚张声势的说道。   陈丫子心里冷笑,这两口子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吗。   以前,她觉得陈建强人再怎么坏,也不会亏待他娘。念着婆婆以前对她不错,陈家抚养她这么多娘的份上,不管自己再怎么穷,王翠花借东西的时候,自己总会满足她们。包括每年腊月分到的猪肉,总要给她们一大半。   可是,她看到的是什么,好吃的总是陈建强和他那个儿子的,婆婆伺候他们一家,也没有让陈建强对她好点。   而她婆婆,性子泼辣,但总觉得自己的根在儿子上面。老大去了,她靠的就是二儿子,大孙子。丝毫不抱怨,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也不会跟自己出来。   陈丫子不是好脾气,面对这样的一家,她受够了。   尤其是看到笑容越来越多的儿子闺女,她不会再忍着陈家人,就算看在那死去的酒鬼的面上也不行。   陈丫子想着这些,想起以前因为她们儿子闺女所受的委屈,她心里涌出一股狠劲儿,直接抓住王翠花的背,把她往外赶。   “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欠你家的啦,你还来讨债。”一边说,一边推王翠花,“陈建强那个瘪/三,只会在背后阴别人,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个蠢货,每天被他当狗使唤,你还不知道。”   陈丫子吃的不好,人瘦巴巴的,但王翠花好吃懒做,力气远没有干惯粗活的陈丫子大。   王翠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只嘴上叫嚣:“好你个命硬的寡妇,我为你好,让你多做好事,孝敬婆婆,你竟然还推我。”   陈丫子把她赶到门口,也不理会她的话,眼神冷冷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以前咱们就说,我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再给你们一分东西。你把这些话告诉陈建强,你们要是再来,那咱们就算算以前的事情。我家那酒鬼怎么就好好的没了。”   王翠花听不懂陈丫子最后一句,但也被陈丫子的话镇住了。她本来就怕陈丫子,如今只不过是仗着那死老太婆才敢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这会儿见陈丫子这么硬气,也不敢多说。   只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冲陈丫子喊:“命硬的寡妇,当谁想来找你呢。”   说完,王翠花跑的更快,直直的往门外冲,心里还抱怨着,陈丫子这么穷,怎么盖这么大的院子。   光顾着跑,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时,因为吵闹声,谢灵也不好进去,就站在门口。   王翠花直冲冲的跑过来,她手里的碗差点被跑出来的王翠花碰到。   “没见有人啊,傻叉。”撞到人,王翠花也不道歉,反而觉得是别人挡了她的路。   谢灵心里一怒,这人好没素质。没等她看清楚人,撞她那人已经跑远了。   陈丫子也看见了谢灵,走过来。   “谢灵来了。”这会儿,陈丫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见是谢灵,脸色更好,语气温和地说道,“刚才撞你的就是条疯狗,别理会她,等我哪天见了替你报仇。”   陈丫子从没这样说过话,谢灵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说道:“陈姐,你真好。”   一边说着,打量陈丫子一番,继续开口:“陈姐,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面貌也变了。   两人进了屋子,陈丫子给谢灵倒了一碗水,听她这话,不禁挑眉,说道:“是啊,想开了一些事情,心情好了。对了,你今天是干啥来了,两个闺女呢?怎么不带她们来。”   陈丫子对秋阳秋月喜欢得紧,面对两个闺女比面对谢灵的笑容还多。   谢灵笑笑:“她们在家里吃饭呢,我来就是给你们娘三送点吃的。”   说着,把碗上的布掀开,放在桌上,顿时一股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下,就连陈丫子都不自觉的吸吸鼻子,想多闻闻那个味道。更不用说早生黄丫两个孩子了。   刚刚王翠花到家里,陈丫子就把两个孩子待在厨房。   这会儿,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听到娘和谢姨姨说话的声音,再也在厨房待不住了。   陈丫子一直在做冰糖葫芦,两个月下来,也赚了不少钱。怕其他人看出问题,陈丫子不敢给两个孩子穿新衣服,但旧衣里面的棉花却都是新的。   棉花没有用票,是陈南生给她换的。   有了钱,陈丫子有了底气,给孩子时不时的做好吃的。早生黄丫穿的暖,吃的好,皮肤虽没有养回来,但气色好了很多。   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感慨。   初见,两人一脸的怯意,性子早熟,没有丝毫孩子气。   现在,看看跟她打招呼的早生黄丫,活泼有朝气。她不禁摸摸两人的头,说道:“这是姨姨专门给你们带的,把它端进厨房,和你们娘分着吃了。”   早生个子小,但已经有九岁,是个大孩子了,目不斜视,只仰头看着谢灵。   黄丫还小,眼睛控制不住的瞅瞅碗里的肉。   陈丫子目光柔和,看看直冒口水的闺女,说道:“早生把你谢姨姨的碗腾出来,然后带着妹妹去厨房吃吧。我和谢姨姨说几句话。”   早生点点头,看了看娘,说道:“我和妹妹吃一点,给娘留一半。”   陈丫子心里一软,点头答应。   两个孩子走了,谢灵笑笑:“陈姐,早生这孩子很懂事。”   陈丫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是我亏待了两个孩子。他们爹去的时候,早生已经记事。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就越发的懂事了。   不过,这些日子有了玩伴,比以前活泼了。咱们生产队有小学了,我想等下一年送他去念书。”   谢灵点头,称赞道:“念书是好的,不管将来如何,让孩子多学点东西肯定有用。”   早生那孩子每次听完故事,眼睛都是亮的。   陈丫子注意到儿子的变化后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送儿子闺女上学识字。   不过,“谢灵,你可以给两人起个名字吗?”陈丫子说这话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谢灵闻言惊讶片刻,起名字一般不都是亲属长辈在不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起吗?   陈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陈丫子看出她的惊讶,说道:“陈家亲属少,我也和他们断了关系。队里其他人家都不熟悉,而且她们也会顾忌我这个寡妇。”   面对谢灵,陈丫子觉得这谢什么好隐瞒的:“早生和黄丫的名字寓意都不怎么好。不求她们有多大成就,但也不想让她们像我这样坎坷。”以前没改是觉得孩子的名字到底是亲奶奶帮取得,她不好改。   “兄妹俩一个叫志安,一个叫志乐。有志气的志,平安喜乐的安、乐。陈姐觉得怎么样?”谢灵沉思片刻,说出两个名字,征求陈丫子的意见。   “志安,志乐。有志气,平安喜乐。”陈丫子喃喃自语,念着念着,眼眶湿润,说道:“好,就叫这个名字。” 第53章 生气   这个时候社员上户改名的程序比较简单。各大生产队的队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公社派出所一趟, 把自己生产队需要上户的人报上去, 然后就可以得到手写的户口本一张。   谢灵给早生黄丫两个孩子起好名字后,第二天,陈丫子拿着户口本就去原跃进家报上了。   黄丫还小, 不大懂名字的意义, 但早生却是高兴极了。志安, 比以前的名字好听多了。所以, 他一整天都是带着笑的。而志乐看着哥哥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志安和小伙伴们耍的时候,一听到别人还叫他早生,叫妹妹黄丫。他就严肃的进行纠正。   “我不叫早生了, 我娘说我以后叫志安, 妹妹叫志乐。有志气的志, 平安喜乐的安、乐。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志气的人,一辈子平安喜乐。”   “好了, 好了, 知道了, 早生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小孩子们叫早生叫习惯了,觉得志安非常绕口。而且, 后面什么有志气,平安喜乐的,他们表示根本听不懂,也不想听他炫耀。   而志安,听到她们的敷衍, 则是抿抿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什么。   只不过,之后的日子里,生产队的大人孩子们总能听到志安的纠正:“我叫志安,妹妹叫志乐。”   大人们乐的看热闹,听他说那么多遍,早就记住了。可还是早生早生的叫着。专门逗他玩。   而孩子们,经过志安连续十几天坚持不懈的纠正后,总算改口了。   早生黄丫也成了两人的过去式,现在还能记得,说不定再过几年,两人也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个名字。   当然这也是陈丫子希望的,她不希望所有人提起儿子闺女,永远都是那个因为早产出生所以叫早生的孩子,还有因为一出生就是黄毛的黄丫。   将近年底,地干的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前面的山削弱了北方来的大风,却又为谢家沟添了几分寒冷。   还有几天过年,谢家沟生产队就给社员们分红。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粮食丰收,猪也买了个好价钱。   所以,今年的工分价值是这些年来最多的,一天的工分合一块多钱。   谢灵家人少,谢爸谢妈在之前也就两个劳动力,所以工分不多,得的钱也不多,不过谢灵拿着几十块钱也很满足。   回去后,谢灵坐在炕上,点点炕桌上的钱和票,露出满意的笑容,活像个大财迷。而小财迷则是坐在对面的秋阳秋月。   “小姨,小姨,起床了。”   “小姨,太阳晒屁股了。”   谢灵躺在炕上,盖着大厚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听到俩小屁孩的声音,她呢喃一声:“你俩咋这么早,今儿不着急,再睡会。”   昨天谢灵和两个闺女说带她们去县城买东西。这不,两人期待的很,早早的就醒了。   两人已经在炕上醒着躺了一会儿,看屋里的挂钟,短针走到七,她们才叫谢灵。   谢灵说完,转了个身准备再次入睡。   “小姨,七点了,你不是说”   秋阳还没说完,谢灵砰的一声起来,“你说啥,竟然七点了。”   她快速把棉袄和袄裤套上,蹲下身子,一边穿着,一边跟两人说话:“你俩也快把穿衣服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炕上,秋阳秋月对视一眼,弯起嘴角,笑出声,秋月说:“小姨越来越懒了。”   秋阳:“冬天的时候,小姨变懒了。”   “徐叔叔应该来了。”   门口,谢灵没有往门缝处看,只急匆匆地打开大门。   果然,徐锐直挺挺地站在门外,他穿着军大衣,脚上一双军绿色棉鞋,手放在兜里。   脸上没有任何遮盖,脸颊被冻的通红。   徐锐在寒冷的空气中,依旧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地站着,突然大门打开,看到谢灵,他浑身的气势变缓,目光一柔。   他上前一步,说道:“这么早”想要靠近谢灵,突然想起自己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子是热的,但身上却是寒冷。于是停住脚,伸出手准备拉谢灵的手。   “告诉你来了叫我,你每次都不听。”谢灵一看徐锐红通通的脸,就知道他来了老大一会儿。   这人每次早来,但每次都不会喊人,就算他身子强健,可谢灵也会心疼。   越想,谢灵越觉得生气,忽视徐锐伸过来的手,不管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往前走。   徐锐伸过去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放回去。   谢灵有些冷漠的表情,让徐锐心里一纠,双手蜷缩,就那么停在那里。   谢灵走了几步,发现徐锐没有跟过来,转过身,见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军人打扮,直挺挺地站着,本来应该气势过人,却莫名地觉得可怜,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谢灵看着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站在那干啥,不进来啊,觉得外面比屋里好?”   被·抛弃·徐锐:不,外面没你,不好。可是,你生气了,没有说让不让我进去,所以我不敢进去。   心里想的多,但嘴上说不出来的徐锐,只沉默着乖乖地进屋。   屋里,听见谢灵进门的声音,西屋的秋阳秋月连忙喊到:“小姨,裤子不好穿。”   见徐锐进了堂屋,谢灵也没理他,只进卧室给两个闺女穿裤子。   对着两个孩子,谢灵没有把不好的情绪挂在脸上。一边给两人拽裤子,一边教导两人:“以后穿裤子,你们两个可以互相给对方拽,不用小姨,你们自己就能穿好。”   秋阳秋月乖巧地点点头。   谢灵笑笑,拍拍两人的头,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穿鞋。穿好到堂屋,自己倒水洗漱。小姨先去做饭。”   “不用我们烧火吗?”   “不用,你们徐叔叔来了,他帮小姨烧火。”   堂屋,徐锐没有坐只沉默地站在墙边,注视着通向西屋的木门,听谢灵温柔的声音,他目光不自觉的变柔。   谢灵出了西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徐锐。   她心里的气一下子消了,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帮我做饭。”   丢下这么一句话,谢灵迈出门槛去了厨房。   厨房里,两人一个看锅一个烧火,气氛沉默的很。   徐锐一贯是个不说话的,在部队时,他只知道训练,一天不说话也可以。   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也不会和战友沟通。   专业后,也是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他一般只做自己的工作,不会和同事进行不必要的沟通。   他在运输部工作了几个月,只有梁丰年一个熟人。   可是现在,面对谢灵,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谢灵,对不起,我错了。”   谢灵瞅他一眼,说道:“哪错了?”   “我不应该来那么早。”   谢灵一听他这话,感觉好笑的很。   她是因为他来的那么早才生气的吗?   他来的早倒成了错了,自己有那么不讲理吗?   本来不想搭理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徐锐专注的目光看向她,仿佛带着期盼,让谢灵不自觉的一颤。   “徐锐,你来的早,才是好的。是我有些懒了,我没有怪你这个。”说话时,谢灵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锐,语气变得温柔。   徐锐被她盯着,有些无措,又有些欢喜,谢灵看他意味着她不生气了。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急匆匆地反驳:“你不懒的。”   谢灵噗嗤一笑,同时心里柔软一片。   说话时,谢灵带着徐锐来到灶台旁边的角落。   厨房的墙早被谢灵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   谢灵虚虚的靠在墙上,在徐锐越发紧张的情绪下开口说道:“徐锐,外面天气太冷了,你虽然穿的厚,身体壮实,但我还是觉得你会冷。”说到这儿,谢灵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轻声继续说着:“我会担心你,还会心疼。”尤其是当你独自等待的时候。   前世的谢灵演过不少感情戏,那时她都能应付自如,可那些都是虚的,而现在却是真实的。   真实对这个男人说出在她看来有些肉麻的话。   所以她说完,就低下头,虚靠着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时的徐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里涨涨的,有些酸,还有这麻,更多的是喜悦。让他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亲密的接触,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   “灵灵,我很开心。”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叹息。   谢灵踮起脚,她的下巴抵在徐锐的肩膀处。   听到耳边的声音,心里有些柔软,徐锐总是很容易满足。她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他的反应就这么激动。   “所以,徐锐,以后你再这么早来,就不要在外面傻傻地站着。来了就叫我,不要在外面瞎等。冬天太冷了,每天都不想起来。”最后一句,谢灵不自觉的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着还噌噌徐锐的肩膀。   徐锐嘴唇微张,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说道:“那我以后晚点。”徐锐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但又不会让谢灵不舒服。   “好。”   谢灵靠在徐锐怀里,一时安静。突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谢灵连忙退开他的怀抱。   “米汤熬了。”一边说,一边找抹布,方便端锅。   徐锐则先她一步,直接把锅端起来放到一旁的桌上。   谢灵拍打他的胳膊,嗔怪道:“不垫着东西端,也不怕烫着。”   徐锐蹲着身子把火灭了,一边摇摇头,回应道:“不怕的。”不过想起刚才谢灵说的话,又开口说道:“我下次注意,用抹布垫上。”你不用担心。   谢灵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兴的心情,笑的时候不似以往的克制,罕见地露出八颗牙齿,说道:“知道就好。”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谢灵拽起徐锐的手:“米汤先搁在锅里,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第54章 年货   谢云云的娘李桃花打毛线在谢家沟是出了名的, 谢灵专门找她打了不少毛线, 给两个闺女、自己还有徐锐织了围脖和手套。   两个闺女是枣红色的,她自己是黑色的,而徐锐则和她一样的颜色。   本来, 谢灵是准备当做新年礼物送给徐锐的, 可谢灵现在太高兴了, 就想早点送出去了。   反正, 离过年也没几天了。谢灵这么想着,嘴角含笑,把围脖给徐锐戴上。   徐锐微微低头,迁就谢灵, 谢灵三下两下的给他系好。   黑色的围脖, 戴在徐锐脖子上, 一点不显得女气或是老气,反而冲淡了徐锐周身的凶悍, 衬得他温和了不少。   谢灵观察片刻, 冲他笑笑, 说道:“戴上很好看的。”   说着,又递给他手套, “试试手套,看大小怎么样。”徐锐手指修长,手掌宽大,谢灵是比照着她的手做得,做的时候则比她自己的整整大了一截。   “合适。”毛线不多, 手套织的不算细密,上面也没什么花样,但在徐锐看来这是最好的,最保暖的手套了。   他想称赞,想对谢灵说很多话,但最后只蹦出两个字。   谢灵也不介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明白徐锐的性子了。   见他戴着合适,谢灵放下心,随即说道:“屋子里暖和,把它们摘下来先放到桌上吧。咱们准备吃饭。”   徐锐听话的点点头。   吃过饭,徐锐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和谢灵去县城。   将近年根儿,为了方便队员们去公社甚至县城买年货,谢家沟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负责赶驴车。   坐驴车到公社或者县城,不贵,只一两毛就行。   而且,都是自家生产队的人,既方便又热闹。   不过,谢灵没有和队里的女人们一起去。   毕竟,她买的东西多,别人看着了,不管她们多嘴不,她是不想沾这种麻烦的。   供销社里,依旧是苇席吊顶、手工滋地,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电灯,瞬间上了一个档次。   里面顾客很多,徐锐把紧张的秋阳秋月拎在怀里,跟在谢灵身后排着队。   两个闺女戴着暗红色的围脖,两个大人则是黑色的围脖,一前一后站着,真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唯一令人讶异的,也就是谢灵的年纪了。   谢灵梳着两个辫子,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怎么也不像结了婚的人。   不过这会儿,大家急得买东西,也没有多想。   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轮到谢灵。   “陈姐,马上过年了,我想要颜色喜庆一点的布。不管劳动布还是平纹,都可以。”谢灵站在柜台前,笑着说道。   她口中的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   秋阳秋月的棉袄棉裤上也有几个补丁,但那是谢灵专门往新布料剪了洞,再重新补上的。   加之, 都是暗色系的劳动布, 看着不怎么新。   不过, 秋阳秋月穿着暖和极了。   而其她几个女孩儿身上的棉衣棉裤却是真的破旧。有的是哥哥姐姐传下来的棉袄, 有的则是穿了好几年的衣服,一点都不保暖。   她们手和脸露在外面,冻的红通通的,但丝毫不影响她们耍的兴致。   “哇, 秋月踩线了, 快下来吧。”这边, 秋月犯规,就有另一方的女孩儿叫道。   然后, 秋月下来, 换秋阳上场。   这时候, 栓子高兴的跑过来,黑黑的小脸,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拦住秋阳,说道:“秋阳,你看我给你带啥子来了。”   旁边几个女孩本来本来是生气的,她们玩的好好的, 栓子就过来捣乱。不过,当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几个女孩儿一下子围上去。   纷纷开口   “这是今天的猪水泡吗?”   “唉,又被栓子夺了,我哥明明说他这次抢了让我玩的。”   “好透明啊,会不会一扎就破?”      栓子平时不仅调皮捣蛋,还凶得很,几个女孩儿不敢大声问他,只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小声讨论。   栓子不搭理旁边几个女孩儿,只笑嘻嘻地看着秋阳。   以前在罗家湾的时候,秋阳秋月小小的就被王娣来拘在家里干活,没去过杀猪宴现场,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秋阳接过透明的类似水泡的玩意,仰起头问道:“栓子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皂荚吹得泡泡啊。”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栓子,这会儿在秋阳面前显得格外内秀,他挠挠头。   平时秋阳秋月好给她们讲故事,知道的东西最多,没想到她竟然连猪水泡都不知道。   栓子这会儿心里窃喜,终于有秋阳不知道的东西了,他嘴上笑开了花,说道:“这是猪水泡,从猪身上弄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次被我抢到手了。”说到这儿,他尽显得意,“不,应该是每次都能被我弄到手。”   然后,他又磨磨噌噌地开口:“我都玩这东西玩腻了,所以这个给你。”   “谢谢栓子哥。那我可以和妹妹,小丽她们一起耍吗?”这段时间,秋阳和栓子他们早就熟了,这会儿也不拒绝。   但是,看看拉着她手眼睛亮晶晶的妹妹,自己一旁眼神期待的女孩儿们,她非常礼貌的向栓子开口。   来到谢家几个月,秋阳姐妹被谢灵养的胖了不少,脸上有肉了,皮肤也不再是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了,加之谢灵十分注意小孩子的皮肤保养,反而比普通乡下女孩儿多了几分白嫩。剪掉的头发经过几个月也长长了不少,可以扎辫子了。   秋阳继承了谢家人的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同于秋月的机灵古怪,反而软软糯糯。   秋阳妹妹真可爱啊,栓子被秋阳这样注视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了,随即有些别扭的开口:“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想和谁耍和谁耍。”   “谢谢栓子哥,你真好。”   一旁的女孩子们,听到他这么说,十分高兴地笑起来,然后又聚在一起。   听到秋阳道谢的声音,其他女孩儿也不怕他了,不自觉的也向他表示感谢。   “谢谢栓子。”   “谢谢栓子哥。”      栓子站在一旁,抿着嘴,不自在极了。他还没听过这么多人感谢他呢。不过,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秋阳,他咧嘴笑开。   这边,被他遗忘的弟弟根生也追过来,见到他哥在那傻笑。   “臭栓子,我刚才差点被那群臭蛋们追住,你还在这儿傻笑。”根生说起这个一脸火大,“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栓子比根生大两岁,比他弟高半个头,这会儿小大人般摸摸他弟的头,说道:“根生,下次让你当先锋。”这种话,栓子说了两年,一点也不腻。   不过,只要根生相信就行了。   “哼,你说的,可别忘了。”说到这儿,他瞅瞅他哥的手,奇怪道:“哥啊,猪水泡呢?咱们一会儿偷偷拿回家耍一耍。每次娘都不让咱们耍皂荚,只能耍这个了。”   “我给秋阳了,那不是,那群女生在那丢呢!”栓子指了一群女生。   “啊,啊,栓子,你赔给我。”   两个兄弟在这儿自相残杀,其他小孩儿也追上来,看见兄弟俩,也跑过去闹成一团。   这边,猪已经被大人们处理好,就等着队长分猪肉了。   谢家沟生产队凡是十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这儿,大多数都穿着有衅旧的棉衣,一看就挡不住风的。   这会儿虽是晌午,有太阳照着,但零下几度的气温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这都浇不灭大家眼底的火热。   妇女抱着婴儿聚在一起说着闲话,偶尔夹杂着一阵笑声。   姑娘们像以往开会那样纳着鞋底儿,不过嘴上却是讨论舞台剧,讨论红/歌。冲伙伴发表自己的看法,自己喜欢的歌,自己喜欢的剧。   说话时,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精神气儿,惹得队里未成家的小伙子们一阵看。   男人们抽着闷烟儿,不时地说几句荤话。   大人及小孩们大多脸色泛黄,眼神不时地瞅瞅前面戏台子上面那头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肉。   女人们看着肉,想着明天该怎样变着戏法似地弄出几个菜,让辛苦了很久的丈夫和孩子吃喝得舒服。   而男人们则考虑得更远,心里老是在盘算,今年冬天一定养好精神,争取明年更有力,干的更多,挣更多的工分,上养起老爹娘,下养媳妇和孩子。   原跃进一脸笑容,站在戏台子上,看向下面的众人,说道:“今天,咱们分猪肉还按以往的规矩走。人头六,工分四。工分少的,人口少的,也不用怕,今年咱们的猪肥,保证每家都能分个几斤。”   说到这儿,他又一拐弯:“今年猪能这么肥,首先是谢灵同志给咱们出了好主意,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着嘞。”   “知道。”      “其次,这也多亏了猪场的四位女同志,她们每天在猪场伺候猪的吃喝拉撒,大家同意不?”   这个时候,生产队一般都是队长的一言堂,但是原跃进比较喜欢听取众人意见。   “同意。”   “同意嘞。”      听到下面人的回应,他满意一笑,开口说道:“所以,我决定分猪肉的时候,让谢灵同志先选,然后在人六工四分基础上,再给她加两斤猪肉。四位在猪场上工的女同志随后选,加一斤肉。”   原跃进说完,下面的人表情各异,当然他也不管众人的想法,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说了句:“开始。”   谢灵对于队长的优待也不客气,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走到台上。   礼貌地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笑笑,然后说道:“师傅,您多给我来点肋条肉吧!”   一旁记录员念道:“谢灵家,三斤肉,加两斤,一共五斤肉。”   师傅也就是大壮,被她笑的脸红,这闺女长的太好看了,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劝她:“全要肋条肉?肋条肉可不能榨油。”   “那就来三斤肋条肉,两斤肥肉。”谢灵其实不太喜欢猪油的那个腥味,但想想就能分泌出一大片口水。算了,还是要点肥肉,榨油吧!所以,十分痛快地领会了师傅的好意。   现在肚里太缺肉腥味了,本来想的是让徐锐多带点植物油的,可是,她十分可耻的管不住自己的内心,还是先吃猪肉吧。也就是腥了点,其实还挺好吃的。   大汉十分痛快地给谢灵割了五斤好肉,谢灵满意的掂了掂。走下台的时候,颇有一种领奖后的喜悦。   看到谢灵的肉,众人又是一顿羡慕,肋条肉不说,虽然它在后世受到大家欢迎。但现在,众人最喜欢得还是白花花的大肥肉。就如同谢灵手里那块,看着就知道能榨出不少油。   接下来是李桂香,陈丫子等人。   谢灵、李桂香她们,大家无话可说,但对陈丫子却颇为鄙视。   这寡妇竟然能在众人之前选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最后选的。   尤其是陈丫子原来的二弟妹王翠花,看着陈丫子上台,红了眼,走上前就想闹一闹。   结果,就看到队长原跃进严肃的脸,吓得她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就被人拽住。   原跃进皱着眉头,陈家那些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私底下她们闹得再过分,原跃进作为队长但也不好管陈家自家事。   所以,他只能暗中照顾一下陈丫子,让她进猪场。   可这陈家二媳妇是个没眼色,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闹。也不怕人家受不了把事情露出来。   台下,陈建强拽住自己媳妇,低着头,粗声粗气地说道:“你疯了,这是啥地方,你也敢闹腾。”   王翠花被丈夫拽住,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陈丫子那个寡妇今年怎么能分那么多肉,还紧着她挑。我得说一说,让大家知道她可是命硬的寡妇。”   陈建强闻言脸色更黑,看看四周,轻声道:“现在就让她分那么多肉,她吃不完,孝敬孝敬婆婆也是好的。”   陈建强说话时声音低,但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阴狠。王翠花不自觉的打了个颤,随即眉开颜笑:“你说得对,那么多她们娘三那干巴巴的身子哪能吃得下,是该孝敬孝敬咱娘。等我回去了就跟她说。”   夫妻俩说话避着众人,大家也没关注两人,注意力只在猪肉上。   原跃进在一旁监督,记录员念到一户,负责分猪肉的大汉就发一户。   没有人说不好,不敢挤、不敢闹,没分到自家的时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别人走上台。   轮到自家了,就眉开颜笑,高兴的上台选猪肉。 第52章 起名字   “哇, 小姨, 好多肉啊!”   秋阳秋月耍了一会儿来找谢灵,就见到她手里的肉。-秋月语气赞叹,秋阳没有说话, 但目光火热地看着她手里的大白肉。   谢灵掂掂手里的猪肉, 露出笑容, 对两人说道:“走, 咱回家,小姨给你们做红烧肉。”   两个闺女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谢灵手里的肉带了光。   之前,小姨和徐叔叔带她们去过一次县城, 吃过一顿红烧肉。   那肉的滋味好吃极了, 两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不禁舔舔嘴。   “小姨,咱们快点回家吧!”   “是啊, 快点回去, 我饿了。”   谢灵想要摸摸两人, 但腾不出手,只笑着调侃:“两个小馋鬼。”说罢, 她不自觉的地加快脚步。不光闺女馋肉,其实她也馋了呢!   谢家厨房   谢灵焖好米饭,才准备做红烧肉。   她把肉放在案板上,将带皮五花肉切成长条,准备葱和姜。蒜是没有的, 因为太贵了。   秋阳秋月负责烧火,谢灵把锅坐上。   锅红了后,放油。   徐锐经常给陈丫子带冰糖,连带着谢家也有不少。   谢灵把冰糖下到锅里,炒至色呈深红色,然后倒肉块继续煸炒。   目的不仅在于入味,还要上色。   之后下葱姜、煸炒出香味,加清水。接着把早已调好的淀粉勾芡。   期间,肉的咸香味不断传来,躲在下面烧火的秋阳秋月不禁吸吸鼻子,看向灶台,眼神越发的期待。   谢灵没时间注意两人,只盯着锅里的肉,注意色泽和火候。   做好后,谢灵没有立刻吃,给两个闺女弄上。她则是从锅里舀了小半碗肉。   “你们到家乖乖吃饭,小姨给陈婶婶家送点。”   自从谢灵和陈丫子合作后,她们俩就越来越熟悉了。   两人虽说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是独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处下来,陈丫子看着寡言少语,但谢灵却觉得她这人不错。   两人环境经历并不相同,但莫名地能说上话,简单说就是三观比较像。   陈丫子这两个月来,借早生黄丫的手给了秋阳秋月不少吃的。   后来,谢灵做了好东西也好给她拿点。   两人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性子,这样有来有往反而有几分默契的意味。   两家离得不远,最主要是谢家沟不大的缘故,谢灵拿着小碗用布捂着肉,不过一小会儿就到陈丫子家了。   陈家院墙低矮简陋,谢灵自己都能从墙头爬进去,更逞论那些不怀好意的,总之看着不安全得很。   但陈丫子家却是一次都没被人光顾过,一是因为陈家太穷了,没有鸡,也就没鸡蛋。   院里只有一间屋子,破破旧旧的。   加上陈丫子的脾气和外面说寡妇命硬的言论,没有人敢来陈丫子家捣乱。   所以,陈丫子家附近向来是最安静的地方了。   此时,低矮的土屋里倒是不怎么平静。   “陈丫子,你今年倒是好运得跟,白得了那么些肉。你可不能光顾着你们娘三吃,别忘了婆婆。她以前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去看看她,孝敬孝敬她。真是白眼狼。”王翠花坐在陈家的炕头上,神态自然,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腿蹬到灰扑扑的墙头上,一点都不见外。一边说着,一边拿嫌弃的眼神儿观察屋子。   以前,陈丫子还在陈家的时候,很有威严,面对她王翠花是有点发怵的,但想想她男人说的话,也就放松了。   “大嫂嘴硬心软,看着面冷,不好惹。但咱娘以前对大嫂不错,大嫂是个记恩的。你只要拿娘当借口,一定能拿上肉。   等你拿上肉了,今儿多做点,你也多吃点。”   想起她男人说的,王翠花一阵火热,以往分的那些肉,都轮不到她几块,这次可是答应多给她吃。想到肉,她一阵流口水。   不过,等她从幻想中醒过来,看到的就是陈丫子凉飕飕的眼神。   “你,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王翠花被吓了一跳,虚张声势的说道。   陈丫子心里冷笑,这两口子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吗。   以前,她觉得陈建强人再怎么坏,也不会亏待他娘。念着婆婆以前对她不错,陈家抚养她这么多娘的份上,不管自己再怎么穷,王翠花借东西的时候,自己总会满足她们。包括每年腊月分到的猪肉,总要给她们一大半。   可是,她看到的是什么,好吃的总是陈建强和他那个儿子的,婆婆伺候他们一家,也没有让陈建强对她好点。   而她婆婆,性子泼辣,但总觉得自己的根在儿子上面。老大去了,她靠的就是二儿子,大孙子。丝毫不抱怨,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也不会跟自己出来。   陈丫子不是好脾气,面对这样的一家,她受够了。   尤其是看到笑容越来越多的儿子闺女,她不会再忍着陈家人,就算看在那死去的酒鬼的面上也不行。   陈丫子想着这些,想起以前因为她们儿子闺女所受的委屈,她心里涌出一股狠劲儿,直接抓住王翠花的背,把她往外赶。   “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欠你家的啦,你还来讨债。”一边说,一边推王翠花,“陈建强那个瘪/三,只会在背后阴别人,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个蠢货,每天被他当狗使唤,你还不知道。”   陈丫子吃的不好,人瘦巴巴的,但王翠花好吃懒做,力气远没有干惯粗活的陈丫子大。   王翠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只嘴上叫嚣:“好你个命硬的寡妇,我为你好,让你多做好事,孝敬婆婆,你竟然还推我。”   陈丫子把她赶到门口,也不理会她的话,眼神冷冷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以前咱们就说,我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再给你们一分东西。你把这些话告诉陈建强,你们要是再来,那咱们就算算以前的事情。我家那酒鬼怎么就好好的没了。”   王翠花听不懂陈丫子最后一句,但也被陈丫子的话镇住了。她本来就怕陈丫子,如今只不过是仗着那死老太婆才敢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这会儿见陈丫子这么硬气,也不敢多说。   只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冲陈丫子喊:“命硬的寡妇,当谁想来找你呢。”   说完,王翠花跑的更快,直直的往门外冲,心里还抱怨着,陈丫子这么穷,怎么盖这么大的院子。   光顾着跑,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时,因为吵闹声,谢灵也不好进去,就站在门口。   王翠花直冲冲的跑过来,她手里的碗差点被跑出来的王翠花碰到。   “没见有人啊,傻叉。”撞到人,王翠花也不道歉,反而觉得是别人挡了她的路。   谢灵心里一怒,这人好没素质。没等她看清楚人,撞她那人已经跑远了。   陈丫子也看见了谢灵,走过来。   “谢灵来了。”这会儿,陈丫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见是谢灵,脸色更好,语气温和地说道,“刚才撞你的就是条疯狗,别理会她,等我哪天见了替你报仇。”   陈丫子从没这样说过话,谢灵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说道:“陈姐,你真好。”   一边说着,打量陈丫子一番,继续开口:“陈姐,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面貌也变了。   两人进了屋子,陈丫子给谢灵倒了一碗水,听她这话,不禁挑眉,说道:“是啊,想开了一些事情,心情好了。对了,你今天是干啥来了,两个闺女呢?怎么不带她们来。”   陈丫子对秋阳秋月喜欢得紧,面对两个闺女比面对谢灵的笑容还多。   谢灵笑笑:“她们在家里吃饭呢,我来就是给你们娘三送点吃的。”   说着,把碗上的布掀开,放在桌上,顿时一股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下,就连陈丫子都不自觉的吸吸鼻子,想多闻闻那个味道。更不用说早生黄丫两个孩子了。   刚刚王翠花到家里,陈丫子就把两个孩子待在厨房。   这会儿,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听到娘和谢姨姨说话的声音,再也在厨房待不住了。   陈丫子一直在做冰糖葫芦,两个月下来,也赚了不少钱。怕其他人看出问题,陈丫子不敢给两个孩子穿新衣服,但旧衣里面的棉花却都是新的。   棉花没有用票,是陈南生给她换的。   有了钱,陈丫子有了底气,给孩子时不时的做好吃的。早生黄丫穿的暖,吃的好,皮肤虽没有养回来,但气色好了很多。   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感慨。   初见,两人一脸的怯意,性子早熟,没有丝毫孩子气。   现在,看看跟她打招呼的早生黄丫,活泼有朝气。她不禁摸摸两人的头,说道:“这是姨姨专门给你们带的,把它端进厨房,和你们娘分着吃了。”   早生个子小,但已经有九岁,是个大孩子了,目不斜视,只仰头看着谢灵。   黄丫还小,眼睛控制不住的瞅瞅碗里的肉。   陈丫子目光柔和,看看直冒口水的闺女,说道:“早生把你谢姨姨的碗腾出来,然后带着妹妹去厨房吃吧。我和谢姨姨说几句话。”   早生点点头,看了看娘,说道:“我和妹妹吃一点,给娘留一半。”   陈丫子心里一软,点头答应。   两个孩子走了,谢灵笑笑:“陈姐,早生这孩子很懂事。”   陈丫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是我亏待了两个孩子。他们爹去的时候,早生已经记事。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就越发的懂事了。   不过,这些日子有了玩伴,比以前活泼了。咱们生产队有小学了,我想等下一年送他去念书。”   谢灵点头,称赞道:“念书是好的,不管将来如何,让孩子多学点东西肯定有用。”   早生那孩子每次听完故事,眼睛都是亮的。   陈丫子注意到儿子的变化后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送儿子闺女上学识字。   不过,“谢灵,你可以给两人起个名字吗?”陈丫子说这话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谢灵闻言惊讶片刻,起名字一般不都是亲属长辈在不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起吗?   陈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陈丫子看出她的惊讶,说道:“陈家亲属少,我也和他们断了关系。队里其他人家都不熟悉,而且她们也会顾忌我这个寡妇。”   面对谢灵,陈丫子觉得这谢什么好隐瞒的:“早生和黄丫的名字寓意都不怎么好。不求她们有多大成就,但也不想让她们像我这样坎坷。”以前没改是觉得孩子的名字到底是亲奶奶帮取得,她不好改。   “兄妹俩一个叫志安,一个叫志乐。有志气的志,平安喜乐的安、乐。陈姐觉得怎么样?”谢灵沉思片刻,说出两个名字,征求陈丫子的意见。   “志安,志乐。有志气,平安喜乐。”陈丫子喃喃自语,念着念着,眼眶湿润,说道:“好,就叫这个名字。” 第53章 生气   这个时候社员上户改名的程序比较简单。各大生产队的队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公社派出所一趟, 把自己生产队需要上户的人报上去, 然后就可以得到手写的户口本一张。   谢灵给早生黄丫两个孩子起好名字后,第二天,陈丫子拿着户口本就去原跃进家报上了。   黄丫还小, 不大懂名字的意义, 但早生却是高兴极了。志安, 比以前的名字好听多了。所以, 他一整天都是带着笑的。而志乐看着哥哥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志安和小伙伴们耍的时候,一听到别人还叫他早生,叫妹妹黄丫。他就严肃的进行纠正。   “我不叫早生了, 我娘说我以后叫志安, 妹妹叫志乐。有志气的志, 平安喜乐的安、乐。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志气的人,一辈子平安喜乐。”   “好了, 好了, 知道了, 早生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小孩子们叫早生叫习惯了,觉得志安非常绕口。而且, 后面什么有志气,平安喜乐的,他们表示根本听不懂,也不想听他炫耀。   而志安,听到她们的敷衍, 则是抿抿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什么。   只不过,之后的日子里,生产队的大人孩子们总能听到志安的纠正:“我叫志安,妹妹叫志乐。”   大人们乐的看热闹,听他说那么多遍,早就记住了。可还是早生早生的叫着。专门逗他玩。   而孩子们,经过志安连续十几天坚持不懈的纠正后,总算改口了。   早生黄丫也成了两人的过去式,现在还能记得,说不定再过几年,两人也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个名字。   当然这也是陈丫子希望的,她不希望所有人提起儿子闺女,永远都是那个因为早产出生所以叫早生的孩子,还有因为一出生就是黄毛的黄丫。   将近年底,地干的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前面的山削弱了北方来的大风,却又为谢家沟添了几分寒冷。   还有几天过年,谢家沟生产队就给社员们分红。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粮食丰收,猪也买了个好价钱。   所以,今年的工分价值是这些年来最多的,一天的工分合一块多钱。   谢灵家人少,谢爸谢妈在之前也就两个劳动力,所以工分不多,得的钱也不多,不过谢灵拿着几十块钱也很满足。   回去后,谢灵坐在炕上,点点炕桌上的钱和票,露出满意的笑容,活像个大财迷。而小财迷则是坐在对面的秋阳秋月。   “小姨,小姨,起床了。”   “小姨,太阳晒屁股了。”   谢灵躺在炕上,盖着大厚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听到俩小屁孩的声音,她呢喃一声:“你俩咋这么早,今儿不着急,再睡会。”   昨天谢灵和两个闺女说带她们去县城买东西。这不,两人期待的很,早早的就醒了。   两人已经在炕上醒着躺了一会儿,看屋里的挂钟,短针走到七,她们才叫谢灵。   谢灵说完,转了个身准备再次入睡。   “小姨,七点了,你不是说”   秋阳还没说完,谢灵砰的一声起来,“你说啥,竟然七点了。”   她快速把棉袄和袄裤套上,蹲下身子,一边穿着,一边跟两人说话:“你俩也快把穿衣服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炕上,秋阳秋月对视一眼,弯起嘴角,笑出声,秋月说:“小姨越来越懒了。”   秋阳:“冬天的时候,小姨变懒了。”   “徐叔叔应该来了。”   门口,谢灵没有往门缝处看,只急匆匆地打开大门。   果然,徐锐直挺挺地站在门外,他穿着军大衣,脚上一双军绿色棉鞋,手放在兜里。   脸上没有任何遮盖,脸颊被冻的通红。   徐锐在寒冷的空气中,依旧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地站着,突然大门打开,看到谢灵,他浑身的气势变缓,目光一柔。   他上前一步,说道:“这么早”想要靠近谢灵,突然想起自己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子是热的,但身上却是寒冷。于是停住脚,伸出手准备拉谢灵的手。   “告诉你来了叫我,你每次都不听。”谢灵一看徐锐红通通的脸,就知道他来了老大一会儿。   这人每次早来,但每次都不会喊人,就算他身子强健,可谢灵也会心疼。   越想,谢灵越觉得生气,忽视徐锐伸过来的手,不管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往前走。   徐锐伸过去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放回去。   谢灵有些冷漠的表情,让徐锐心里一纠,双手蜷缩,就那么停在那里。   谢灵走了几步,发现徐锐没有跟过来,转过身,见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军人打扮,直挺挺地站着,本来应该气势过人,却莫名地觉得可怜,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谢灵看着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站在那干啥,不进来啊,觉得外面比屋里好?”   被·抛弃·徐锐:不,外面没你,不好。可是,你生气了,没有说让不让我进去,所以我不敢进去。   心里想的多,但嘴上说不出来的徐锐,只沉默着乖乖地进屋。   屋里,听见谢灵进门的声音,西屋的秋阳秋月连忙喊到:“小姨,裤子不好穿。”   见徐锐进了堂屋,谢灵也没理他,只进卧室给两个闺女穿裤子。   对着两个孩子,谢灵没有把不好的情绪挂在脸上。一边给两人拽裤子,一边教导两人:“以后穿裤子,你们两个可以互相给对方拽,不用小姨,你们自己就能穿好。”   秋阳秋月乖巧地点点头。   谢灵笑笑,拍拍两人的头,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穿鞋。穿好到堂屋,自己倒水洗漱。小姨先去做饭。”   “不用我们烧火吗?”   “不用,你们徐叔叔来了,他帮小姨烧火。”   堂屋,徐锐没有坐只沉默地站在墙边,注视着通向西屋的木门,听谢灵温柔的声音,他目光不自觉的变柔。   谢灵出了西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徐锐。   她心里的气一下子消了,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帮我做饭。”   丢下这么一句话,谢灵迈出门槛去了厨房。   厨房里,两人一个看锅一个烧火,气氛沉默的很。   徐锐一贯是个不说话的,在部队时,他只知道训练,一天不说话也可以。   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也不会和战友沟通。   专业后,也是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他一般只做自己的工作,不会和同事进行不必要的沟通。   他在运输部工作了几个月,只有梁丰年一个熟人。   可是现在,面对谢灵,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谢灵,对不起,我错了。”   谢灵瞅他一眼,说道:“哪错了?”   “我不应该来那么早。”   谢灵一听他这话,感觉好笑的很。   她是因为他来的那么早才生气的吗?   他来的早倒成了错了,自己有那么不讲理吗?   本来不想搭理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徐锐专注的目光看向她,仿佛带着期盼,让谢灵不自觉的一颤。   “徐锐,你来的早,才是好的。是我有些懒了,我没有怪你这个。”说话时,谢灵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锐,语气变得温柔。   徐锐被她盯着,有些无措,又有些欢喜,谢灵看他意味着她不生气了。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急匆匆地反驳:“你不懒的。”   谢灵噗嗤一笑,同时心里柔软一片。   说话时,谢灵带着徐锐来到灶台旁边的角落。   厨房的墙早被谢灵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   谢灵虚虚的靠在墙上,在徐锐越发紧张的情绪下开口说道:“徐锐,外面天气太冷了,你虽然穿的厚,身体壮实,但我还是觉得你会冷。”说到这儿,谢灵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轻声继续说着:“我会担心你,还会心疼。”尤其是当你独自等待的时候。   前世的谢灵演过不少感情戏,那时她都能应付自如,可那些都是虚的,而现在却是真实的。   真实对这个男人说出在她看来有些肉麻的话。   所以她说完,就低下头,虚靠着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时的徐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里涨涨的,有些酸,还有这麻,更多的是喜悦。让他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亲密的接触,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   “灵灵,我很开心。”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叹息。   谢灵踮起脚,她的下巴抵在徐锐的肩膀处。   听到耳边的声音,心里有些柔软,徐锐总是很容易满足。她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他的反应就这么激动。   “所以,徐锐,以后你再这么早来,就不要在外面傻傻地站着。来了就叫我,不要在外面瞎等。冬天太冷了,每天都不想起来。”最后一句,谢灵不自觉的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着还噌噌徐锐的肩膀。   徐锐嘴唇微张,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说道:“那我以后晚点。”徐锐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但又不会让谢灵不舒服。   “好。”   谢灵靠在徐锐怀里,一时安静。突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谢灵连忙退开他的怀抱。   “米汤熬了。”一边说,一边找抹布,方便端锅。   徐锐则先她一步,直接把锅端起来放到一旁的桌上。   谢灵拍打他的胳膊,嗔怪道:“不垫着东西端,也不怕烫着。”   徐锐蹲着身子把火灭了,一边摇摇头,回应道:“不怕的。”不过想起刚才谢灵说的话,又开口说道:“我下次注意,用抹布垫上。”你不用担心。   谢灵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兴的心情,笑的时候不似以往的克制,罕见地露出八颗牙齿,说道:“知道就好。”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谢灵拽起徐锐的手:“米汤先搁在锅里,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第54章 年货   谢云云的娘李桃花打毛线在谢家沟是出了名的, 谢灵专门找她打了不少毛线, 给两个闺女、自己还有徐锐织了围脖和手套。   两个闺女是枣红色的,她自己是黑色的,而徐锐则和她一样的颜色。   本来, 谢灵是准备当做新年礼物送给徐锐的, 可谢灵现在太高兴了, 就想早点送出去了。   反正, 离过年也没几天了。谢灵这么想着,嘴角含笑,把围脖给徐锐戴上。   徐锐微微低头,迁就谢灵, 谢灵三下两下的给他系好。   黑色的围脖, 戴在徐锐脖子上, 一点不显得女气或是老气,反而冲淡了徐锐周身的凶悍, 衬得他温和了不少。   谢灵观察片刻, 冲他笑笑, 说道:“戴上很好看的。”   说着,又递给他手套, “试试手套,看大小怎么样。”徐锐手指修长,手掌宽大,谢灵是比照着她的手做得,做的时候则比她自己的整整大了一截。   “合适。”毛线不多, 手套织的不算细密,上面也没什么花样,但在徐锐看来这是最好的,最保暖的手套了。   他想称赞,想对谢灵说很多话,但最后只蹦出两个字。   谢灵也不介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明白徐锐的性子了。   见他戴着合适,谢灵放下心,随即说道:“屋子里暖和,把它们摘下来先放到桌上吧。咱们准备吃饭。”   徐锐听话的点点头。   吃过饭,徐锐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和谢灵去县城。   将近年根儿,为了方便队员们去公社甚至县城买年货,谢家沟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负责赶驴车。   坐驴车到公社或者县城,不贵,只一两毛就行。   而且,都是自家生产队的人,既方便又热闹。   不过,谢灵没有和队里的女人们一起去。   毕竟,她买的东西多,别人看着了,不管她们多嘴不,她是不想沾这种麻烦的。   供销社里,依旧是苇席吊顶、手工滋地,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电灯,瞬间上了一个档次。   里面顾客很多,徐锐把紧张的秋阳秋月拎在怀里,跟在谢灵身后排着队。   两个闺女戴着暗红色的围脖,两个大人则是黑色的围脖,一前一后站着,真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唯一令人讶异的,也就是谢灵的年纪了。   谢灵梳着两个辫子,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怎么也不像结了婚的人。   不过这会儿,大家急得买东西,也没有多想。   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轮到谢灵。   “陈姐,马上过年了,我想要颜色喜庆一点的布。不管劳动布还是平纹,都可以。”谢灵站在柜台前,笑着说道。   她口中的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   秋阳秋月的棉袄棉裤上也有几个补丁,但那是谢灵专门往新布料剪了洞,再重新补上的。   加之, 都是暗色系的劳动布, 看着不怎么新。   不过, 秋阳秋月穿着暖和极了。   而其她几个女孩儿身上的棉衣棉裤却是真的破旧。有的是哥哥姐姐传下来的棉袄, 有的则是穿了好几年的衣服,一点都不保暖。   她们手和脸露在外面,冻的红通通的,但丝毫不影响她们耍的兴致。   “哇, 秋月踩线了, 快下来吧。”这边, 秋月犯规,就有另一方的女孩儿叫道。   然后, 秋月下来, 换秋阳上场。   这时候, 栓子高兴的跑过来,黑黑的小脸,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拦住秋阳,说道:“秋阳,你看我给你带啥子来了。”   旁边几个女孩本来本来是生气的,她们玩的好好的, 栓子就过来捣乱。不过,当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几个女孩儿一下子围上去。   纷纷开口   “这是今天的猪水泡吗?”   “唉,又被栓子夺了,我哥明明说他这次抢了让我玩的。”   “好透明啊,会不会一扎就破?”      栓子平时不仅调皮捣蛋,还凶得很,几个女孩儿不敢大声问他,只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小声讨论。   栓子不搭理旁边几个女孩儿,只笑嘻嘻地看着秋阳。   以前在罗家湾的时候,秋阳秋月小小的就被王娣来拘在家里干活,没去过杀猪宴现场,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秋阳接过透明的类似水泡的玩意,仰起头问道:“栓子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皂荚吹得泡泡啊。”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栓子,这会儿在秋阳面前显得格外内秀,他挠挠头。   平时秋阳秋月好给她们讲故事,知道的东西最多,没想到她竟然连猪水泡都不知道。   栓子这会儿心里窃喜,终于有秋阳不知道的东西了,他嘴上笑开了花,说道:“这是猪水泡,从猪身上弄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次被我抢到手了。”说到这儿,他尽显得意,“不,应该是每次都能被我弄到手。”   然后,他又磨磨噌噌地开口:“我都玩这东西玩腻了,所以这个给你。”   “谢谢栓子哥。那我可以和妹妹,小丽她们一起耍吗?”这段时间,秋阳和栓子他们早就熟了,这会儿也不拒绝。   但是,看看拉着她手眼睛亮晶晶的妹妹,自己一旁眼神期待的女孩儿们,她非常礼貌的向栓子开口。   来到谢家几个月,秋阳姐妹被谢灵养的胖了不少,脸上有肉了,皮肤也不再是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了,加之谢灵十分注意小孩子的皮肤保养,反而比普通乡下女孩儿多了几分白嫩。剪掉的头发经过几个月也长长了不少,可以扎辫子了。   秋阳继承了谢家人的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同于秋月的机灵古怪,反而软软糯糯。   秋阳妹妹真可爱啊,栓子被秋阳这样注视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了,随即有些别扭的开口:“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想和谁耍和谁耍。”   “谢谢栓子哥,你真好。”   一旁的女孩子们,听到他这么说,十分高兴地笑起来,然后又聚在一起。   听到秋阳道谢的声音,其他女孩儿也不怕他了,不自觉的也向他表示感谢。   “谢谢栓子。”   “谢谢栓子哥。”      栓子站在一旁,抿着嘴,不自在极了。他还没听过这么多人感谢他呢。不过,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秋阳,他咧嘴笑开。   这边,被他遗忘的弟弟根生也追过来,见到他哥在那傻笑。   “臭栓子,我刚才差点被那群臭蛋们追住,你还在这儿傻笑。”根生说起这个一脸火大,“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栓子比根生大两岁,比他弟高半个头,这会儿小大人般摸摸他弟的头,说道:“根生,下次让你当先锋。”这种话,栓子说了两年,一点也不腻。   不过,只要根生相信就行了。   “哼,你说的,可别忘了。”说到这儿,他瞅瞅他哥的手,奇怪道:“哥啊,猪水泡呢?咱们一会儿偷偷拿回家耍一耍。每次娘都不让咱们耍皂荚,只能耍这个了。”   “我给秋阳了,那不是,那群女生在那丢呢!”栓子指了一群女生。   “啊,啊,栓子,你赔给我。”   两个兄弟在这儿自相残杀,其他小孩儿也追上来,看见兄弟俩,也跑过去闹成一团。   这边,猪已经被大人们处理好,就等着队长分猪肉了。   谢家沟生产队凡是十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这儿,大多数都穿着有衅旧的棉衣,一看就挡不住风的。   这会儿虽是晌午,有太阳照着,但零下几度的气温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这都浇不灭大家眼底的火热。   妇女抱着婴儿聚在一起说着闲话,偶尔夹杂着一阵笑声。   姑娘们像以往开会那样纳着鞋底儿,不过嘴上却是讨论舞台剧,讨论红/歌。冲伙伴发表自己的看法,自己喜欢的歌,自己喜欢的剧。   说话时,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精神气儿,惹得队里未成家的小伙子们一阵看。   男人们抽着闷烟儿,不时地说几句荤话。   大人及小孩们大多脸色泛黄,眼神不时地瞅瞅前面戏台子上面那头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肉。   女人们看着肉,想着明天该怎样变着戏法似地弄出几个菜,让辛苦了很久的丈夫和孩子吃喝得舒服。   而男人们则考虑得更远,心里老是在盘算,今年冬天一定养好精神,争取明年更有力,干的更多,挣更多的工分,上养起老爹娘,下养媳妇和孩子。   原跃进一脸笑容,站在戏台子上,看向下面的众人,说道:“今天,咱们分猪肉还按以往的规矩走。人头六,工分四。工分少的,人口少的,也不用怕,今年咱们的猪肥,保证每家都能分个几斤。”   说到这儿,他又一拐弯:“今年猪能这么肥,首先是谢灵同志给咱们出了好主意,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着嘞。”   “知道。”      “其次,这也多亏了猪场的四位女同志,她们每天在猪场伺候猪的吃喝拉撒,大家同意不?”   这个时候,生产队一般都是队长的一言堂,但是原跃进比较喜欢听取众人意见。   “同意。”   “同意嘞。”      听到下面人的回应,他满意一笑,开口说道:“所以,我决定分猪肉的时候,让谢灵同志先选,然后在人六工四分基础上,再给她加两斤猪肉。四位在猪场上工的女同志随后选,加一斤肉。”   原跃进说完,下面的人表情各异,当然他也不管众人的想法,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说了句:“开始。”   谢灵对于队长的优待也不客气,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走到台上。   礼貌地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笑笑,然后说道:“师傅,您多给我来点肋条肉吧!”   一旁记录员念道:“谢灵家,三斤肉,加两斤,一共五斤肉。”   师傅也就是大壮,被她笑的脸红,这闺女长的太好看了,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劝她:“全要肋条肉?肋条肉可不能榨油。”   “那就来三斤肋条肉,两斤肥肉。”谢灵其实不太喜欢猪油的那个腥味,但想想就能分泌出一大片口水。算了,还是要点肥肉,榨油吧!所以,十分痛快地领会了师傅的好意。   现在肚里太缺肉腥味了,本来想的是让徐锐多带点植物油的,可是,她十分可耻的管不住自己的内心,还是先吃猪肉吧。也就是腥了点,其实还挺好吃的。   大汉十分痛快地给谢灵割了五斤好肉,谢灵满意的掂了掂。走下台的时候,颇有一种领奖后的喜悦。   看到谢灵的肉,众人又是一顿羡慕,肋条肉不说,虽然它在后世受到大家欢迎。但现在,众人最喜欢得还是白花花的大肥肉。就如同谢灵手里那块,看着就知道能榨出不少油。   接下来是李桂香,陈丫子等人。   谢灵、李桂香她们,大家无话可说,但对陈丫子却颇为鄙视。   这寡妇竟然能在众人之前选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最后选的。   尤其是陈丫子原来的二弟妹王翠花,看着陈丫子上台,红了眼,走上前就想闹一闹。   结果,就看到队长原跃进严肃的脸,吓得她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就被人拽住。   原跃进皱着眉头,陈家那些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私底下她们闹得再过分,原跃进作为队长但也不好管陈家自家事。   所以,他只能暗中照顾一下陈丫子,让她进猪场。   可这陈家二媳妇是个没眼色,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闹。也不怕人家受不了把事情露出来。   台下,陈建强拽住自己媳妇,低着头,粗声粗气地说道:“你疯了,这是啥地方,你也敢闹腾。”   王翠花被丈夫拽住,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陈丫子那个寡妇今年怎么能分那么多肉,还紧着她挑。我得说一说,让大家知道她可是命硬的寡妇。”   陈建强闻言脸色更黑,看看四周,轻声道:“现在就让她分那么多肉,她吃不完,孝敬孝敬婆婆也是好的。”   陈建强说话时声音低,但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阴狠。王翠花不自觉的打了个颤,随即眉开颜笑:“你说得对,那么多她们娘三那干巴巴的身子哪能吃得下,是该孝敬孝敬咱娘。等我回去了就跟她说。”   夫妻俩说话避着众人,大家也没关注两人,注意力只在猪肉上。   原跃进在一旁监督,记录员念到一户,负责分猪肉的大汉就发一户。   没有人说不好,不敢挤、不敢闹,没分到自家的时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别人走上台。   轮到自家了,就眉开颜笑,高兴的上台选猪肉。 第52章 起名字   “哇, 小姨, 好多肉啊!”   秋阳秋月耍了一会儿来找谢灵,就见到她手里的肉。-秋月语气赞叹,秋阳没有说话, 但目光火热地看着她手里的大白肉。   谢灵掂掂手里的猪肉, 露出笑容, 对两人说道:“走, 咱回家,小姨给你们做红烧肉。”   两个闺女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谢灵手里的肉带了光。   之前,小姨和徐叔叔带她们去过一次县城, 吃过一顿红烧肉。   那肉的滋味好吃极了, 两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不禁舔舔嘴。   “小姨,咱们快点回家吧!”   “是啊, 快点回去, 我饿了。”   谢灵想要摸摸两人, 但腾不出手,只笑着调侃:“两个小馋鬼。”说罢, 她不自觉的地加快脚步。不光闺女馋肉,其实她也馋了呢!   谢家厨房   谢灵焖好米饭,才准备做红烧肉。   她把肉放在案板上,将带皮五花肉切成长条,准备葱和姜。蒜是没有的, 因为太贵了。   秋阳秋月负责烧火,谢灵把锅坐上。   锅红了后,放油。   徐锐经常给陈丫子带冰糖,连带着谢家也有不少。   谢灵把冰糖下到锅里,炒至色呈深红色,然后倒肉块继续煸炒。   目的不仅在于入味,还要上色。   之后下葱姜、煸炒出香味,加清水。接着把早已调好的淀粉勾芡。   期间,肉的咸香味不断传来,躲在下面烧火的秋阳秋月不禁吸吸鼻子,看向灶台,眼神越发的期待。   谢灵没时间注意两人,只盯着锅里的肉,注意色泽和火候。   做好后,谢灵没有立刻吃,给两个闺女弄上。她则是从锅里舀了小半碗肉。   “你们到家乖乖吃饭,小姨给陈婶婶家送点。”   自从谢灵和陈丫子合作后,她们俩就越来越熟悉了。   两人虽说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是独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处下来,陈丫子看着寡言少语,但谢灵却觉得她这人不错。   两人环境经历并不相同,但莫名地能说上话,简单说就是三观比较像。   陈丫子这两个月来,借早生黄丫的手给了秋阳秋月不少吃的。   后来,谢灵做了好东西也好给她拿点。   两人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性子,这样有来有往反而有几分默契的意味。   两家离得不远,最主要是谢家沟不大的缘故,谢灵拿着小碗用布捂着肉,不过一小会儿就到陈丫子家了。   陈家院墙低矮简陋,谢灵自己都能从墙头爬进去,更逞论那些不怀好意的,总之看着不安全得很。   但陈丫子家却是一次都没被人光顾过,一是因为陈家太穷了,没有鸡,也就没鸡蛋。   院里只有一间屋子,破破旧旧的。   加上陈丫子的脾气和外面说寡妇命硬的言论,没有人敢来陈丫子家捣乱。   所以,陈丫子家附近向来是最安静的地方了。   此时,低矮的土屋里倒是不怎么平静。   “陈丫子,你今年倒是好运得跟,白得了那么些肉。你可不能光顾着你们娘三吃,别忘了婆婆。她以前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去看看她,孝敬孝敬她。真是白眼狼。”王翠花坐在陈家的炕头上,神态自然,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腿蹬到灰扑扑的墙头上,一点都不见外。一边说着,一边拿嫌弃的眼神儿观察屋子。   以前,陈丫子还在陈家的时候,很有威严,面对她王翠花是有点发怵的,但想想她男人说的话,也就放松了。   “大嫂嘴硬心软,看着面冷,不好惹。但咱娘以前对大嫂不错,大嫂是个记恩的。你只要拿娘当借口,一定能拿上肉。   等你拿上肉了,今儿多做点,你也多吃点。”   想起她男人说的,王翠花一阵火热,以往分的那些肉,都轮不到她几块,这次可是答应多给她吃。想到肉,她一阵流口水。   不过,等她从幻想中醒过来,看到的就是陈丫子凉飕飕的眼神。   “你,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王翠花被吓了一跳,虚张声势的说道。   陈丫子心里冷笑,这两口子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吗。   以前,她觉得陈建强人再怎么坏,也不会亏待他娘。念着婆婆以前对她不错,陈家抚养她这么多娘的份上,不管自己再怎么穷,王翠花借东西的时候,自己总会满足她们。包括每年腊月分到的猪肉,总要给她们一大半。   可是,她看到的是什么,好吃的总是陈建强和他那个儿子的,婆婆伺候他们一家,也没有让陈建强对她好点。   而她婆婆,性子泼辣,但总觉得自己的根在儿子上面。老大去了,她靠的就是二儿子,大孙子。丝毫不抱怨,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也不会跟自己出来。   陈丫子不是好脾气,面对这样的一家,她受够了。   尤其是看到笑容越来越多的儿子闺女,她不会再忍着陈家人,就算看在那死去的酒鬼的面上也不行。   陈丫子想着这些,想起以前因为她们儿子闺女所受的委屈,她心里涌出一股狠劲儿,直接抓住王翠花的背,把她往外赶。   “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欠你家的啦,你还来讨债。”一边说,一边推王翠花,“陈建强那个瘪/三,只会在背后阴别人,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个蠢货,每天被他当狗使唤,你还不知道。”   陈丫子吃的不好,人瘦巴巴的,但王翠花好吃懒做,力气远没有干惯粗活的陈丫子大。   王翠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只嘴上叫嚣:“好你个命硬的寡妇,我为你好,让你多做好事,孝敬婆婆,你竟然还推我。”   陈丫子把她赶到门口,也不理会她的话,眼神冷冷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以前咱们就说,我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再给你们一分东西。你把这些话告诉陈建强,你们要是再来,那咱们就算算以前的事情。我家那酒鬼怎么就好好的没了。”   王翠花听不懂陈丫子最后一句,但也被陈丫子的话镇住了。她本来就怕陈丫子,如今只不过是仗着那死老太婆才敢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这会儿见陈丫子这么硬气,也不敢多说。   只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冲陈丫子喊:“命硬的寡妇,当谁想来找你呢。”   说完,王翠花跑的更快,直直的往门外冲,心里还抱怨着,陈丫子这么穷,怎么盖这么大的院子。   光顾着跑,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时,因为吵闹声,谢灵也不好进去,就站在门口。   王翠花直冲冲的跑过来,她手里的碗差点被跑出来的王翠花碰到。   “没见有人啊,傻叉。”撞到人,王翠花也不道歉,反而觉得是别人挡了她的路。   谢灵心里一怒,这人好没素质。没等她看清楚人,撞她那人已经跑远了。   陈丫子也看见了谢灵,走过来。   “谢灵来了。”这会儿,陈丫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见是谢灵,脸色更好,语气温和地说道,“刚才撞你的就是条疯狗,别理会她,等我哪天见了替你报仇。”   陈丫子从没这样说过话,谢灵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说道:“陈姐,你真好。”   一边说着,打量陈丫子一番,继续开口:“陈姐,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面貌也变了。   两人进了屋子,陈丫子给谢灵倒了一碗水,听她这话,不禁挑眉,说道:“是啊,想开了一些事情,心情好了。对了,你今天是干啥来了,两个闺女呢?怎么不带她们来。”   陈丫子对秋阳秋月喜欢得紧,面对两个闺女比面对谢灵的笑容还多。   谢灵笑笑:“她们在家里吃饭呢,我来就是给你们娘三送点吃的。”   说着,把碗上的布掀开,放在桌上,顿时一股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下,就连陈丫子都不自觉的吸吸鼻子,想多闻闻那个味道。更不用说早生黄丫两个孩子了。   刚刚王翠花到家里,陈丫子就把两个孩子待在厨房。   这会儿,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听到娘和谢姨姨说话的声音,再也在厨房待不住了。   陈丫子一直在做冰糖葫芦,两个月下来,也赚了不少钱。怕其他人看出问题,陈丫子不敢给两个孩子穿新衣服,但旧衣里面的棉花却都是新的。   棉花没有用票,是陈南生给她换的。   有了钱,陈丫子有了底气,给孩子时不时的做好吃的。早生黄丫穿的暖,吃的好,皮肤虽没有养回来,但气色好了很多。   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感慨。   初见,两人一脸的怯意,性子早熟,没有丝毫孩子气。   现在,看看跟她打招呼的早生黄丫,活泼有朝气。她不禁摸摸两人的头,说道:“这是姨姨专门给你们带的,把它端进厨房,和你们娘分着吃了。”   早生个子小,但已经有九岁,是个大孩子了,目不斜视,只仰头看着谢灵。   黄丫还小,眼睛控制不住的瞅瞅碗里的肉。   陈丫子目光柔和,看看直冒口水的闺女,说道:“早生把你谢姨姨的碗腾出来,然后带着妹妹去厨房吃吧。我和谢姨姨说几句话。”   早生点点头,看了看娘,说道:“我和妹妹吃一点,给娘留一半。”   陈丫子心里一软,点头答应。   两个孩子走了,谢灵笑笑:“陈姐,早生这孩子很懂事。”   陈丫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是我亏待了两个孩子。他们爹去的时候,早生已经记事。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就越发的懂事了。   不过,这些日子有了玩伴,比以前活泼了。咱们生产队有小学了,我想等下一年送他去念书。”   谢灵点头,称赞道:“念书是好的,不管将来如何,让孩子多学点东西肯定有用。”   早生那孩子每次听完故事,眼睛都是亮的。   陈丫子注意到儿子的变化后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送儿子闺女上学识字。   不过,“谢灵,你可以给两人起个名字吗?”陈丫子说这话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谢灵闻言惊讶片刻,起名字一般不都是亲属长辈在不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起吗?   陈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陈丫子看出她的惊讶,说道:“陈家亲属少,我也和他们断了关系。队里其他人家都不熟悉,而且她们也会顾忌我这个寡妇。”   面对谢灵,陈丫子觉得这谢什么好隐瞒的:“早生和黄丫的名字寓意都不怎么好。不求她们有多大成就,但也不想让她们像我这样坎坷。”以前没改是觉得孩子的名字到底是亲奶奶帮取得,她不好改。   “兄妹俩一个叫志安,一个叫志乐。有志气的志,平安喜乐的安、乐。陈姐觉得怎么样?”谢灵沉思片刻,说出两个名字,征求陈丫子的意见。   “志安,志乐。有志气,平安喜乐。”陈丫子喃喃自语,念着念着,眼眶湿润,说道:“好,就叫这个名字。” 第53章 生气   这个时候社员上户改名的程序比较简单。各大生产队的队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公社派出所一趟, 把自己生产队需要上户的人报上去, 然后就可以得到手写的户口本一张。   谢灵给早生黄丫两个孩子起好名字后,第二天,陈丫子拿着户口本就去原跃进家报上了。   黄丫还小, 不大懂名字的意义, 但早生却是高兴极了。志安, 比以前的名字好听多了。所以, 他一整天都是带着笑的。而志乐看着哥哥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志安和小伙伴们耍的时候,一听到别人还叫他早生,叫妹妹黄丫。他就严肃的进行纠正。   “我不叫早生了, 我娘说我以后叫志安, 妹妹叫志乐。有志气的志, 平安喜乐的安、乐。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志气的人,一辈子平安喜乐。”   “好了, 好了, 知道了, 早生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小孩子们叫早生叫习惯了,觉得志安非常绕口。而且, 后面什么有志气,平安喜乐的,他们表示根本听不懂,也不想听他炫耀。   而志安,听到她们的敷衍, 则是抿抿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什么。   只不过,之后的日子里,生产队的大人孩子们总能听到志安的纠正:“我叫志安,妹妹叫志乐。”   大人们乐的看热闹,听他说那么多遍,早就记住了。可还是早生早生的叫着。专门逗他玩。   而孩子们,经过志安连续十几天坚持不懈的纠正后,总算改口了。   早生黄丫也成了两人的过去式,现在还能记得,说不定再过几年,两人也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个名字。   当然这也是陈丫子希望的,她不希望所有人提起儿子闺女,永远都是那个因为早产出生所以叫早生的孩子,还有因为一出生就是黄毛的黄丫。   将近年底,地干的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前面的山削弱了北方来的大风,却又为谢家沟添了几分寒冷。   还有几天过年,谢家沟生产队就给社员们分红。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粮食丰收,猪也买了个好价钱。   所以,今年的工分价值是这些年来最多的,一天的工分合一块多钱。   谢灵家人少,谢爸谢妈在之前也就两个劳动力,所以工分不多,得的钱也不多,不过谢灵拿着几十块钱也很满足。   回去后,谢灵坐在炕上,点点炕桌上的钱和票,露出满意的笑容,活像个大财迷。而小财迷则是坐在对面的秋阳秋月。   “小姨,小姨,起床了。”   “小姨,太阳晒屁股了。”   谢灵躺在炕上,盖着大厚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听到俩小屁孩的声音,她呢喃一声:“你俩咋这么早,今儿不着急,再睡会。”   昨天谢灵和两个闺女说带她们去县城买东西。这不,两人期待的很,早早的就醒了。   两人已经在炕上醒着躺了一会儿,看屋里的挂钟,短针走到七,她们才叫谢灵。   谢灵说完,转了个身准备再次入睡。   “小姨,七点了,你不是说”   秋阳还没说完,谢灵砰的一声起来,“你说啥,竟然七点了。”   她快速把棉袄和袄裤套上,蹲下身子,一边穿着,一边跟两人说话:“你俩也快把穿衣服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炕上,秋阳秋月对视一眼,弯起嘴角,笑出声,秋月说:“小姨越来越懒了。”   秋阳:“冬天的时候,小姨变懒了。”   “徐叔叔应该来了。”   门口,谢灵没有往门缝处看,只急匆匆地打开大门。   果然,徐锐直挺挺地站在门外,他穿着军大衣,脚上一双军绿色棉鞋,手放在兜里。   脸上没有任何遮盖,脸颊被冻的通红。   徐锐在寒冷的空气中,依旧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地站着,突然大门打开,看到谢灵,他浑身的气势变缓,目光一柔。   他上前一步,说道:“这么早”想要靠近谢灵,突然想起自己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子是热的,但身上却是寒冷。于是停住脚,伸出手准备拉谢灵的手。   “告诉你来了叫我,你每次都不听。”谢灵一看徐锐红通通的脸,就知道他来了老大一会儿。   这人每次早来,但每次都不会喊人,就算他身子强健,可谢灵也会心疼。   越想,谢灵越觉得生气,忽视徐锐伸过来的手,不管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往前走。   徐锐伸过去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放回去。   谢灵有些冷漠的表情,让徐锐心里一纠,双手蜷缩,就那么停在那里。   谢灵走了几步,发现徐锐没有跟过来,转过身,见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军人打扮,直挺挺地站着,本来应该气势过人,却莫名地觉得可怜,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谢灵看着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站在那干啥,不进来啊,觉得外面比屋里好?”   被·抛弃·徐锐:不,外面没你,不好。可是,你生气了,没有说让不让我进去,所以我不敢进去。   心里想的多,但嘴上说不出来的徐锐,只沉默着乖乖地进屋。   屋里,听见谢灵进门的声音,西屋的秋阳秋月连忙喊到:“小姨,裤子不好穿。”   见徐锐进了堂屋,谢灵也没理他,只进卧室给两个闺女穿裤子。   对着两个孩子,谢灵没有把不好的情绪挂在脸上。一边给两人拽裤子,一边教导两人:“以后穿裤子,你们两个可以互相给对方拽,不用小姨,你们自己就能穿好。”   秋阳秋月乖巧地点点头。   谢灵笑笑,拍拍两人的头,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穿鞋。穿好到堂屋,自己倒水洗漱。小姨先去做饭。”   “不用我们烧火吗?”   “不用,你们徐叔叔来了,他帮小姨烧火。”   堂屋,徐锐没有坐只沉默地站在墙边,注视着通向西屋的木门,听谢灵温柔的声音,他目光不自觉的变柔。   谢灵出了西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徐锐。   她心里的气一下子消了,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帮我做饭。”   丢下这么一句话,谢灵迈出门槛去了厨房。   厨房里,两人一个看锅一个烧火,气氛沉默的很。   徐锐一贯是个不说话的,在部队时,他只知道训练,一天不说话也可以。   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也不会和战友沟通。   专业后,也是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他一般只做自己的工作,不会和同事进行不必要的沟通。   他在运输部工作了几个月,只有梁丰年一个熟人。   可是现在,面对谢灵,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谢灵,对不起,我错了。”   谢灵瞅他一眼,说道:“哪错了?”   “我不应该来那么早。”   谢灵一听他这话,感觉好笑的很。   她是因为他来的那么早才生气的吗?   他来的早倒成了错了,自己有那么不讲理吗?   本来不想搭理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徐锐专注的目光看向她,仿佛带着期盼,让谢灵不自觉的一颤。   “徐锐,你来的早,才是好的。是我有些懒了,我没有怪你这个。”说话时,谢灵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锐,语气变得温柔。   徐锐被她盯着,有些无措,又有些欢喜,谢灵看他意味着她不生气了。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急匆匆地反驳:“你不懒的。”   谢灵噗嗤一笑,同时心里柔软一片。   说话时,谢灵带着徐锐来到灶台旁边的角落。   厨房的墙早被谢灵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   谢灵虚虚的靠在墙上,在徐锐越发紧张的情绪下开口说道:“徐锐,外面天气太冷了,你虽然穿的厚,身体壮实,但我还是觉得你会冷。”说到这儿,谢灵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轻声继续说着:“我会担心你,还会心疼。”尤其是当你独自等待的时候。   前世的谢灵演过不少感情戏,那时她都能应付自如,可那些都是虚的,而现在却是真实的。   真实对这个男人说出在她看来有些肉麻的话。   所以她说完,就低下头,虚靠着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时的徐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里涨涨的,有些酸,还有这麻,更多的是喜悦。让他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亲密的接触,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   “灵灵,我很开心。”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叹息。   谢灵踮起脚,她的下巴抵在徐锐的肩膀处。   听到耳边的声音,心里有些柔软,徐锐总是很容易满足。她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他的反应就这么激动。   “所以,徐锐,以后你再这么早来,就不要在外面傻傻地站着。来了就叫我,不要在外面瞎等。冬天太冷了,每天都不想起来。”最后一句,谢灵不自觉的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着还噌噌徐锐的肩膀。   徐锐嘴唇微张,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说道:“那我以后晚点。”徐锐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但又不会让谢灵不舒服。   “好。”   谢灵靠在徐锐怀里,一时安静。突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谢灵连忙退开他的怀抱。   “米汤熬了。”一边说,一边找抹布,方便端锅。   徐锐则先她一步,直接把锅端起来放到一旁的桌上。   谢灵拍打他的胳膊,嗔怪道:“不垫着东西端,也不怕烫着。”   徐锐蹲着身子把火灭了,一边摇摇头,回应道:“不怕的。”不过想起刚才谢灵说的话,又开口说道:“我下次注意,用抹布垫上。”你不用担心。   谢灵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兴的心情,笑的时候不似以往的克制,罕见地露出八颗牙齿,说道:“知道就好。”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谢灵拽起徐锐的手:“米汤先搁在锅里,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第54章 年货   谢云云的娘李桃花打毛线在谢家沟是出了名的, 谢灵专门找她打了不少毛线, 给两个闺女、自己还有徐锐织了围脖和手套。   两个闺女是枣红色的,她自己是黑色的,而徐锐则和她一样的颜色。   本来, 谢灵是准备当做新年礼物送给徐锐的, 可谢灵现在太高兴了, 就想早点送出去了。   反正, 离过年也没几天了。谢灵这么想着,嘴角含笑,把围脖给徐锐戴上。   徐锐微微低头,迁就谢灵, 谢灵三下两下的给他系好。   黑色的围脖, 戴在徐锐脖子上, 一点不显得女气或是老气,反而冲淡了徐锐周身的凶悍, 衬得他温和了不少。   谢灵观察片刻, 冲他笑笑, 说道:“戴上很好看的。”   说着,又递给他手套, “试试手套,看大小怎么样。”徐锐手指修长,手掌宽大,谢灵是比照着她的手做得,做的时候则比她自己的整整大了一截。   “合适。”毛线不多, 手套织的不算细密,上面也没什么花样,但在徐锐看来这是最好的,最保暖的手套了。   他想称赞,想对谢灵说很多话,但最后只蹦出两个字。   谢灵也不介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明白徐锐的性子了。   见他戴着合适,谢灵放下心,随即说道:“屋子里暖和,把它们摘下来先放到桌上吧。咱们准备吃饭。”   徐锐听话的点点头。   吃过饭,徐锐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和谢灵去县城。   将近年根儿,为了方便队员们去公社甚至县城买年货,谢家沟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负责赶驴车。   坐驴车到公社或者县城,不贵,只一两毛就行。   而且,都是自家生产队的人,既方便又热闹。   不过,谢灵没有和队里的女人们一起去。   毕竟,她买的东西多,别人看着了,不管她们多嘴不,她是不想沾这种麻烦的。   供销社里,依旧是苇席吊顶、手工滋地,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电灯,瞬间上了一个档次。   里面顾客很多,徐锐把紧张的秋阳秋月拎在怀里,跟在谢灵身后排着队。   两个闺女戴着暗红色的围脖,两个大人则是黑色的围脖,一前一后站着,真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唯一令人讶异的,也就是谢灵的年纪了。   谢灵梳着两个辫子,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怎么也不像结了婚的人。   不过这会儿,大家急得买东西,也没有多想。   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轮到谢灵。   “陈姐,马上过年了,我想要颜色喜庆一点的布。不管劳动布还是平纹,都可以。”谢灵站在柜台前,笑着说道。   她口中的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   秋阳秋月的棉袄棉裤上也有几个补丁,但那是谢灵专门往新布料剪了洞,再重新补上的。   加之, 都是暗色系的劳动布, 看着不怎么新。   不过, 秋阳秋月穿着暖和极了。   而其她几个女孩儿身上的棉衣棉裤却是真的破旧。有的是哥哥姐姐传下来的棉袄, 有的则是穿了好几年的衣服,一点都不保暖。   她们手和脸露在外面,冻的红通通的,但丝毫不影响她们耍的兴致。   “哇, 秋月踩线了, 快下来吧。”这边, 秋月犯规,就有另一方的女孩儿叫道。   然后, 秋月下来, 换秋阳上场。   这时候, 栓子高兴的跑过来,黑黑的小脸,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拦住秋阳,说道:“秋阳,你看我给你带啥子来了。”   旁边几个女孩本来本来是生气的,她们玩的好好的, 栓子就过来捣乱。不过,当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几个女孩儿一下子围上去。   纷纷开口   “这是今天的猪水泡吗?”   “唉,又被栓子夺了,我哥明明说他这次抢了让我玩的。”   “好透明啊,会不会一扎就破?”      栓子平时不仅调皮捣蛋,还凶得很,几个女孩儿不敢大声问他,只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小声讨论。   栓子不搭理旁边几个女孩儿,只笑嘻嘻地看着秋阳。   以前在罗家湾的时候,秋阳秋月小小的就被王娣来拘在家里干活,没去过杀猪宴现场,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秋阳接过透明的类似水泡的玩意,仰起头问道:“栓子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皂荚吹得泡泡啊。”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栓子,这会儿在秋阳面前显得格外内秀,他挠挠头。   平时秋阳秋月好给她们讲故事,知道的东西最多,没想到她竟然连猪水泡都不知道。   栓子这会儿心里窃喜,终于有秋阳不知道的东西了,他嘴上笑开了花,说道:“这是猪水泡,从猪身上弄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次被我抢到手了。”说到这儿,他尽显得意,“不,应该是每次都能被我弄到手。”   然后,他又磨磨噌噌地开口:“我都玩这东西玩腻了,所以这个给你。”   “谢谢栓子哥。那我可以和妹妹,小丽她们一起耍吗?”这段时间,秋阳和栓子他们早就熟了,这会儿也不拒绝。   但是,看看拉着她手眼睛亮晶晶的妹妹,自己一旁眼神期待的女孩儿们,她非常礼貌的向栓子开口。   来到谢家几个月,秋阳姐妹被谢灵养的胖了不少,脸上有肉了,皮肤也不再是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了,加之谢灵十分注意小孩子的皮肤保养,反而比普通乡下女孩儿多了几分白嫩。剪掉的头发经过几个月也长长了不少,可以扎辫子了。   秋阳继承了谢家人的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同于秋月的机灵古怪,反而软软糯糯。   秋阳妹妹真可爱啊,栓子被秋阳这样注视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了,随即有些别扭的开口:“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想和谁耍和谁耍。”   “谢谢栓子哥,你真好。”   一旁的女孩子们,听到他这么说,十分高兴地笑起来,然后又聚在一起。   听到秋阳道谢的声音,其他女孩儿也不怕他了,不自觉的也向他表示感谢。   “谢谢栓子。”   “谢谢栓子哥。”      栓子站在一旁,抿着嘴,不自在极了。他还没听过这么多人感谢他呢。不过,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秋阳,他咧嘴笑开。   这边,被他遗忘的弟弟根生也追过来,见到他哥在那傻笑。   “臭栓子,我刚才差点被那群臭蛋们追住,你还在这儿傻笑。”根生说起这个一脸火大,“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栓子比根生大两岁,比他弟高半个头,这会儿小大人般摸摸他弟的头,说道:“根生,下次让你当先锋。”这种话,栓子说了两年,一点也不腻。   不过,只要根生相信就行了。   “哼,你说的,可别忘了。”说到这儿,他瞅瞅他哥的手,奇怪道:“哥啊,猪水泡呢?咱们一会儿偷偷拿回家耍一耍。每次娘都不让咱们耍皂荚,只能耍这个了。”   “我给秋阳了,那不是,那群女生在那丢呢!”栓子指了一群女生。   “啊,啊,栓子,你赔给我。”   两个兄弟在这儿自相残杀,其他小孩儿也追上来,看见兄弟俩,也跑过去闹成一团。   这边,猪已经被大人们处理好,就等着队长分猪肉了。   谢家沟生产队凡是十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这儿,大多数都穿着有衅旧的棉衣,一看就挡不住风的。   这会儿虽是晌午,有太阳照着,但零下几度的气温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这都浇不灭大家眼底的火热。   妇女抱着婴儿聚在一起说着闲话,偶尔夹杂着一阵笑声。   姑娘们像以往开会那样纳着鞋底儿,不过嘴上却是讨论舞台剧,讨论红/歌。冲伙伴发表自己的看法,自己喜欢的歌,自己喜欢的剧。   说话时,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精神气儿,惹得队里未成家的小伙子们一阵看。   男人们抽着闷烟儿,不时地说几句荤话。   大人及小孩们大多脸色泛黄,眼神不时地瞅瞅前面戏台子上面那头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肉。   女人们看着肉,想着明天该怎样变着戏法似地弄出几个菜,让辛苦了很久的丈夫和孩子吃喝得舒服。   而男人们则考虑得更远,心里老是在盘算,今年冬天一定养好精神,争取明年更有力,干的更多,挣更多的工分,上养起老爹娘,下养媳妇和孩子。   原跃进一脸笑容,站在戏台子上,看向下面的众人,说道:“今天,咱们分猪肉还按以往的规矩走。人头六,工分四。工分少的,人口少的,也不用怕,今年咱们的猪肥,保证每家都能分个几斤。”   说到这儿,他又一拐弯:“今年猪能这么肥,首先是谢灵同志给咱们出了好主意,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着嘞。”   “知道。”      “其次,这也多亏了猪场的四位女同志,她们每天在猪场伺候猪的吃喝拉撒,大家同意不?”   这个时候,生产队一般都是队长的一言堂,但是原跃进比较喜欢听取众人意见。   “同意。”   “同意嘞。”      听到下面人的回应,他满意一笑,开口说道:“所以,我决定分猪肉的时候,让谢灵同志先选,然后在人六工四分基础上,再给她加两斤猪肉。四位在猪场上工的女同志随后选,加一斤肉。”   原跃进说完,下面的人表情各异,当然他也不管众人的想法,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说了句:“开始。”   谢灵对于队长的优待也不客气,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走到台上。   礼貌地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笑笑,然后说道:“师傅,您多给我来点肋条肉吧!”   一旁记录员念道:“谢灵家,三斤肉,加两斤,一共五斤肉。”   师傅也就是大壮,被她笑的脸红,这闺女长的太好看了,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劝她:“全要肋条肉?肋条肉可不能榨油。”   “那就来三斤肋条肉,两斤肥肉。”谢灵其实不太喜欢猪油的那个腥味,但想想就能分泌出一大片口水。算了,还是要点肥肉,榨油吧!所以,十分痛快地领会了师傅的好意。   现在肚里太缺肉腥味了,本来想的是让徐锐多带点植物油的,可是,她十分可耻的管不住自己的内心,还是先吃猪肉吧。也就是腥了点,其实还挺好吃的。   大汉十分痛快地给谢灵割了五斤好肉,谢灵满意的掂了掂。走下台的时候,颇有一种领奖后的喜悦。   看到谢灵的肉,众人又是一顿羡慕,肋条肉不说,虽然它在后世受到大家欢迎。但现在,众人最喜欢得还是白花花的大肥肉。就如同谢灵手里那块,看着就知道能榨出不少油。   接下来是李桂香,陈丫子等人。   谢灵、李桂香她们,大家无话可说,但对陈丫子却颇为鄙视。   这寡妇竟然能在众人之前选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最后选的。   尤其是陈丫子原来的二弟妹王翠花,看着陈丫子上台,红了眼,走上前就想闹一闹。   结果,就看到队长原跃进严肃的脸,吓得她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就被人拽住。   原跃进皱着眉头,陈家那些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私底下她们闹得再过分,原跃进作为队长但也不好管陈家自家事。   所以,他只能暗中照顾一下陈丫子,让她进猪场。   可这陈家二媳妇是个没眼色,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闹。也不怕人家受不了把事情露出来。   台下,陈建强拽住自己媳妇,低着头,粗声粗气地说道:“你疯了,这是啥地方,你也敢闹腾。”   王翠花被丈夫拽住,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陈丫子那个寡妇今年怎么能分那么多肉,还紧着她挑。我得说一说,让大家知道她可是命硬的寡妇。”   陈建强闻言脸色更黑,看看四周,轻声道:“现在就让她分那么多肉,她吃不完,孝敬孝敬婆婆也是好的。”   陈建强说话时声音低,但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阴狠。王翠花不自觉的打了个颤,随即眉开颜笑:“你说得对,那么多她们娘三那干巴巴的身子哪能吃得下,是该孝敬孝敬咱娘。等我回去了就跟她说。”   夫妻俩说话避着众人,大家也没关注两人,注意力只在猪肉上。   原跃进在一旁监督,记录员念到一户,负责分猪肉的大汉就发一户。   没有人说不好,不敢挤、不敢闹,没分到自家的时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别人走上台。   轮到自家了,就眉开颜笑,高兴的上台选猪肉。 第52章 起名字   “哇, 小姨, 好多肉啊!”   秋阳秋月耍了一会儿来找谢灵,就见到她手里的肉。-秋月语气赞叹,秋阳没有说话, 但目光火热地看着她手里的大白肉。   谢灵掂掂手里的猪肉, 露出笑容, 对两人说道:“走, 咱回家,小姨给你们做红烧肉。”   两个闺女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谢灵手里的肉带了光。   之前,小姨和徐叔叔带她们去过一次县城, 吃过一顿红烧肉。   那肉的滋味好吃极了, 两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不禁舔舔嘴。   “小姨,咱们快点回家吧!”   “是啊, 快点回去, 我饿了。”   谢灵想要摸摸两人, 但腾不出手,只笑着调侃:“两个小馋鬼。”说罢, 她不自觉的地加快脚步。不光闺女馋肉,其实她也馋了呢!   谢家厨房   谢灵焖好米饭,才准备做红烧肉。   她把肉放在案板上,将带皮五花肉切成长条,准备葱和姜。蒜是没有的, 因为太贵了。   秋阳秋月负责烧火,谢灵把锅坐上。   锅红了后,放油。   徐锐经常给陈丫子带冰糖,连带着谢家也有不少。   谢灵把冰糖下到锅里,炒至色呈深红色,然后倒肉块继续煸炒。   目的不仅在于入味,还要上色。   之后下葱姜、煸炒出香味,加清水。接着把早已调好的淀粉勾芡。   期间,肉的咸香味不断传来,躲在下面烧火的秋阳秋月不禁吸吸鼻子,看向灶台,眼神越发的期待。   谢灵没时间注意两人,只盯着锅里的肉,注意色泽和火候。   做好后,谢灵没有立刻吃,给两个闺女弄上。她则是从锅里舀了小半碗肉。   “你们到家乖乖吃饭,小姨给陈婶婶家送点。”   自从谢灵和陈丫子合作后,她们俩就越来越熟悉了。   两人虽说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是独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处下来,陈丫子看着寡言少语,但谢灵却觉得她这人不错。   两人环境经历并不相同,但莫名地能说上话,简单说就是三观比较像。   陈丫子这两个月来,借早生黄丫的手给了秋阳秋月不少吃的。   后来,谢灵做了好东西也好给她拿点。   两人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性子,这样有来有往反而有几分默契的意味。   两家离得不远,最主要是谢家沟不大的缘故,谢灵拿着小碗用布捂着肉,不过一小会儿就到陈丫子家了。   陈家院墙低矮简陋,谢灵自己都能从墙头爬进去,更逞论那些不怀好意的,总之看着不安全得很。   但陈丫子家却是一次都没被人光顾过,一是因为陈家太穷了,没有鸡,也就没鸡蛋。   院里只有一间屋子,破破旧旧的。   加上陈丫子的脾气和外面说寡妇命硬的言论,没有人敢来陈丫子家捣乱。   所以,陈丫子家附近向来是最安静的地方了。   此时,低矮的土屋里倒是不怎么平静。   “陈丫子,你今年倒是好运得跟,白得了那么些肉。你可不能光顾着你们娘三吃,别忘了婆婆。她以前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去看看她,孝敬孝敬她。真是白眼狼。”王翠花坐在陈家的炕头上,神态自然,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腿蹬到灰扑扑的墙头上,一点都不见外。一边说着,一边拿嫌弃的眼神儿观察屋子。   以前,陈丫子还在陈家的时候,很有威严,面对她王翠花是有点发怵的,但想想她男人说的话,也就放松了。   “大嫂嘴硬心软,看着面冷,不好惹。但咱娘以前对大嫂不错,大嫂是个记恩的。你只要拿娘当借口,一定能拿上肉。   等你拿上肉了,今儿多做点,你也多吃点。”   想起她男人说的,王翠花一阵火热,以往分的那些肉,都轮不到她几块,这次可是答应多给她吃。想到肉,她一阵流口水。   不过,等她从幻想中醒过来,看到的就是陈丫子凉飕飕的眼神。   “你,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王翠花被吓了一跳,虚张声势的说道。   陈丫子心里冷笑,这两口子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吗。   以前,她觉得陈建强人再怎么坏,也不会亏待他娘。念着婆婆以前对她不错,陈家抚养她这么多娘的份上,不管自己再怎么穷,王翠花借东西的时候,自己总会满足她们。包括每年腊月分到的猪肉,总要给她们一大半。   可是,她看到的是什么,好吃的总是陈建强和他那个儿子的,婆婆伺候他们一家,也没有让陈建强对她好点。   而她婆婆,性子泼辣,但总觉得自己的根在儿子上面。老大去了,她靠的就是二儿子,大孙子。丝毫不抱怨,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也不会跟自己出来。   陈丫子不是好脾气,面对这样的一家,她受够了。   尤其是看到笑容越来越多的儿子闺女,她不会再忍着陈家人,就算看在那死去的酒鬼的面上也不行。   陈丫子想着这些,想起以前因为她们儿子闺女所受的委屈,她心里涌出一股狠劲儿,直接抓住王翠花的背,把她往外赶。   “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欠你家的啦,你还来讨债。”一边说,一边推王翠花,“陈建强那个瘪/三,只会在背后阴别人,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个蠢货,每天被他当狗使唤,你还不知道。”   陈丫子吃的不好,人瘦巴巴的,但王翠花好吃懒做,力气远没有干惯粗活的陈丫子大。   王翠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只嘴上叫嚣:“好你个命硬的寡妇,我为你好,让你多做好事,孝敬婆婆,你竟然还推我。”   陈丫子把她赶到门口,也不理会她的话,眼神冷冷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以前咱们就说,我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再给你们一分东西。你把这些话告诉陈建强,你们要是再来,那咱们就算算以前的事情。我家那酒鬼怎么就好好的没了。”   王翠花听不懂陈丫子最后一句,但也被陈丫子的话镇住了。她本来就怕陈丫子,如今只不过是仗着那死老太婆才敢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这会儿见陈丫子这么硬气,也不敢多说。   只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冲陈丫子喊:“命硬的寡妇,当谁想来找你呢。”   说完,王翠花跑的更快,直直的往门外冲,心里还抱怨着,陈丫子这么穷,怎么盖这么大的院子。   光顾着跑,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时,因为吵闹声,谢灵也不好进去,就站在门口。   王翠花直冲冲的跑过来,她手里的碗差点被跑出来的王翠花碰到。   “没见有人啊,傻叉。”撞到人,王翠花也不道歉,反而觉得是别人挡了她的路。   谢灵心里一怒,这人好没素质。没等她看清楚人,撞她那人已经跑远了。   陈丫子也看见了谢灵,走过来。   “谢灵来了。”这会儿,陈丫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见是谢灵,脸色更好,语气温和地说道,“刚才撞你的就是条疯狗,别理会她,等我哪天见了替你报仇。”   陈丫子从没这样说过话,谢灵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说道:“陈姐,你真好。”   一边说着,打量陈丫子一番,继续开口:“陈姐,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面貌也变了。   两人进了屋子,陈丫子给谢灵倒了一碗水,听她这话,不禁挑眉,说道:“是啊,想开了一些事情,心情好了。对了,你今天是干啥来了,两个闺女呢?怎么不带她们来。”   陈丫子对秋阳秋月喜欢得紧,面对两个闺女比面对谢灵的笑容还多。   谢灵笑笑:“她们在家里吃饭呢,我来就是给你们娘三送点吃的。”   说着,把碗上的布掀开,放在桌上,顿时一股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下,就连陈丫子都不自觉的吸吸鼻子,想多闻闻那个味道。更不用说早生黄丫两个孩子了。   刚刚王翠花到家里,陈丫子就把两个孩子待在厨房。   这会儿,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听到娘和谢姨姨说话的声音,再也在厨房待不住了。   陈丫子一直在做冰糖葫芦,两个月下来,也赚了不少钱。怕其他人看出问题,陈丫子不敢给两个孩子穿新衣服,但旧衣里面的棉花却都是新的。   棉花没有用票,是陈南生给她换的。   有了钱,陈丫子有了底气,给孩子时不时的做好吃的。早生黄丫穿的暖,吃的好,皮肤虽没有养回来,但气色好了很多。   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感慨。   初见,两人一脸的怯意,性子早熟,没有丝毫孩子气。   现在,看看跟她打招呼的早生黄丫,活泼有朝气。她不禁摸摸两人的头,说道:“这是姨姨专门给你们带的,把它端进厨房,和你们娘分着吃了。”   早生个子小,但已经有九岁,是个大孩子了,目不斜视,只仰头看着谢灵。   黄丫还小,眼睛控制不住的瞅瞅碗里的肉。   陈丫子目光柔和,看看直冒口水的闺女,说道:“早生把你谢姨姨的碗腾出来,然后带着妹妹去厨房吃吧。我和谢姨姨说几句话。”   早生点点头,看了看娘,说道:“我和妹妹吃一点,给娘留一半。”   陈丫子心里一软,点头答应。   两个孩子走了,谢灵笑笑:“陈姐,早生这孩子很懂事。”   陈丫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是我亏待了两个孩子。他们爹去的时候,早生已经记事。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就越发的懂事了。   不过,这些日子有了玩伴,比以前活泼了。咱们生产队有小学了,我想等下一年送他去念书。”   谢灵点头,称赞道:“念书是好的,不管将来如何,让孩子多学点东西肯定有用。”   早生那孩子每次听完故事,眼睛都是亮的。   陈丫子注意到儿子的变化后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送儿子闺女上学识字。   不过,“谢灵,你可以给两人起个名字吗?”陈丫子说这话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谢灵闻言惊讶片刻,起名字一般不都是亲属长辈在不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起吗?   陈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陈丫子看出她的惊讶,说道:“陈家亲属少,我也和他们断了关系。队里其他人家都不熟悉,而且她们也会顾忌我这个寡妇。”   面对谢灵,陈丫子觉得这谢什么好隐瞒的:“早生和黄丫的名字寓意都不怎么好。不求她们有多大成就,但也不想让她们像我这样坎坷。”以前没改是觉得孩子的名字到底是亲奶奶帮取得,她不好改。   “兄妹俩一个叫志安,一个叫志乐。有志气的志,平安喜乐的安、乐。陈姐觉得怎么样?”谢灵沉思片刻,说出两个名字,征求陈丫子的意见。   “志安,志乐。有志气,平安喜乐。”陈丫子喃喃自语,念着念着,眼眶湿润,说道:“好,就叫这个名字。” 第53章 生气   这个时候社员上户改名的程序比较简单。各大生产队的队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公社派出所一趟, 把自己生产队需要上户的人报上去, 然后就可以得到手写的户口本一张。   谢灵给早生黄丫两个孩子起好名字后,第二天,陈丫子拿着户口本就去原跃进家报上了。   黄丫还小, 不大懂名字的意义, 但早生却是高兴极了。志安, 比以前的名字好听多了。所以, 他一整天都是带着笑的。而志乐看着哥哥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志安和小伙伴们耍的时候,一听到别人还叫他早生,叫妹妹黄丫。他就严肃的进行纠正。   “我不叫早生了, 我娘说我以后叫志安, 妹妹叫志乐。有志气的志, 平安喜乐的安、乐。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志气的人,一辈子平安喜乐。”   “好了, 好了, 知道了, 早生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小孩子们叫早生叫习惯了,觉得志安非常绕口。而且, 后面什么有志气,平安喜乐的,他们表示根本听不懂,也不想听他炫耀。   而志安,听到她们的敷衍, 则是抿抿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什么。   只不过,之后的日子里,生产队的大人孩子们总能听到志安的纠正:“我叫志安,妹妹叫志乐。”   大人们乐的看热闹,听他说那么多遍,早就记住了。可还是早生早生的叫着。专门逗他玩。   而孩子们,经过志安连续十几天坚持不懈的纠正后,总算改口了。   早生黄丫也成了两人的过去式,现在还能记得,说不定再过几年,两人也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个名字。   当然这也是陈丫子希望的,她不希望所有人提起儿子闺女,永远都是那个因为早产出生所以叫早生的孩子,还有因为一出生就是黄毛的黄丫。   将近年底,地干的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前面的山削弱了北方来的大风,却又为谢家沟添了几分寒冷。   还有几天过年,谢家沟生产队就给社员们分红。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粮食丰收,猪也买了个好价钱。   所以,今年的工分价值是这些年来最多的,一天的工分合一块多钱。   谢灵家人少,谢爸谢妈在之前也就两个劳动力,所以工分不多,得的钱也不多,不过谢灵拿着几十块钱也很满足。   回去后,谢灵坐在炕上,点点炕桌上的钱和票,露出满意的笑容,活像个大财迷。而小财迷则是坐在对面的秋阳秋月。   “小姨,小姨,起床了。”   “小姨,太阳晒屁股了。”   谢灵躺在炕上,盖着大厚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听到俩小屁孩的声音,她呢喃一声:“你俩咋这么早,今儿不着急,再睡会。”   昨天谢灵和两个闺女说带她们去县城买东西。这不,两人期待的很,早早的就醒了。   两人已经在炕上醒着躺了一会儿,看屋里的挂钟,短针走到七,她们才叫谢灵。   谢灵说完,转了个身准备再次入睡。   “小姨,七点了,你不是说”   秋阳还没说完,谢灵砰的一声起来,“你说啥,竟然七点了。”   她快速把棉袄和袄裤套上,蹲下身子,一边穿着,一边跟两人说话:“你俩也快把穿衣服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炕上,秋阳秋月对视一眼,弯起嘴角,笑出声,秋月说:“小姨越来越懒了。”   秋阳:“冬天的时候,小姨变懒了。”   “徐叔叔应该来了。”   门口,谢灵没有往门缝处看,只急匆匆地打开大门。   果然,徐锐直挺挺地站在门外,他穿着军大衣,脚上一双军绿色棉鞋,手放在兜里。   脸上没有任何遮盖,脸颊被冻的通红。   徐锐在寒冷的空气中,依旧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地站着,突然大门打开,看到谢灵,他浑身的气势变缓,目光一柔。   他上前一步,说道:“这么早”想要靠近谢灵,突然想起自己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子是热的,但身上却是寒冷。于是停住脚,伸出手准备拉谢灵的手。   “告诉你来了叫我,你每次都不听。”谢灵一看徐锐红通通的脸,就知道他来了老大一会儿。   这人每次早来,但每次都不会喊人,就算他身子强健,可谢灵也会心疼。   越想,谢灵越觉得生气,忽视徐锐伸过来的手,不管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往前走。   徐锐伸过去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放回去。   谢灵有些冷漠的表情,让徐锐心里一纠,双手蜷缩,就那么停在那里。   谢灵走了几步,发现徐锐没有跟过来,转过身,见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军人打扮,直挺挺地站着,本来应该气势过人,却莫名地觉得可怜,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谢灵看着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站在那干啥,不进来啊,觉得外面比屋里好?”   被·抛弃·徐锐:不,外面没你,不好。可是,你生气了,没有说让不让我进去,所以我不敢进去。   心里想的多,但嘴上说不出来的徐锐,只沉默着乖乖地进屋。   屋里,听见谢灵进门的声音,西屋的秋阳秋月连忙喊到:“小姨,裤子不好穿。”   见徐锐进了堂屋,谢灵也没理他,只进卧室给两个闺女穿裤子。   对着两个孩子,谢灵没有把不好的情绪挂在脸上。一边给两人拽裤子,一边教导两人:“以后穿裤子,你们两个可以互相给对方拽,不用小姨,你们自己就能穿好。”   秋阳秋月乖巧地点点头。   谢灵笑笑,拍拍两人的头,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穿鞋。穿好到堂屋,自己倒水洗漱。小姨先去做饭。”   “不用我们烧火吗?”   “不用,你们徐叔叔来了,他帮小姨烧火。”   堂屋,徐锐没有坐只沉默地站在墙边,注视着通向西屋的木门,听谢灵温柔的声音,他目光不自觉的变柔。   谢灵出了西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徐锐。   她心里的气一下子消了,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帮我做饭。”   丢下这么一句话,谢灵迈出门槛去了厨房。   厨房里,两人一个看锅一个烧火,气氛沉默的很。   徐锐一贯是个不说话的,在部队时,他只知道训练,一天不说话也可以。   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也不会和战友沟通。   专业后,也是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他一般只做自己的工作,不会和同事进行不必要的沟通。   他在运输部工作了几个月,只有梁丰年一个熟人。   可是现在,面对谢灵,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谢灵,对不起,我错了。”   谢灵瞅他一眼,说道:“哪错了?”   “我不应该来那么早。”   谢灵一听他这话,感觉好笑的很。   她是因为他来的那么早才生气的吗?   他来的早倒成了错了,自己有那么不讲理吗?   本来不想搭理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徐锐专注的目光看向她,仿佛带着期盼,让谢灵不自觉的一颤。   “徐锐,你来的早,才是好的。是我有些懒了,我没有怪你这个。”说话时,谢灵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锐,语气变得温柔。   徐锐被她盯着,有些无措,又有些欢喜,谢灵看他意味着她不生气了。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急匆匆地反驳:“你不懒的。”   谢灵噗嗤一笑,同时心里柔软一片。   说话时,谢灵带着徐锐来到灶台旁边的角落。   厨房的墙早被谢灵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   谢灵虚虚的靠在墙上,在徐锐越发紧张的情绪下开口说道:“徐锐,外面天气太冷了,你虽然穿的厚,身体壮实,但我还是觉得你会冷。”说到这儿,谢灵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轻声继续说着:“我会担心你,还会心疼。”尤其是当你独自等待的时候。   前世的谢灵演过不少感情戏,那时她都能应付自如,可那些都是虚的,而现在却是真实的。   真实对这个男人说出在她看来有些肉麻的话。   所以她说完,就低下头,虚靠着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时的徐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里涨涨的,有些酸,还有这麻,更多的是喜悦。让他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亲密的接触,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   “灵灵,我很开心。”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叹息。   谢灵踮起脚,她的下巴抵在徐锐的肩膀处。   听到耳边的声音,心里有些柔软,徐锐总是很容易满足。她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他的反应就这么激动。   “所以,徐锐,以后你再这么早来,就不要在外面傻傻地站着。来了就叫我,不要在外面瞎等。冬天太冷了,每天都不想起来。”最后一句,谢灵不自觉的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着还噌噌徐锐的肩膀。   徐锐嘴唇微张,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说道:“那我以后晚点。”徐锐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但又不会让谢灵不舒服。   “好。”   谢灵靠在徐锐怀里,一时安静。突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谢灵连忙退开他的怀抱。   “米汤熬了。”一边说,一边找抹布,方便端锅。   徐锐则先她一步,直接把锅端起来放到一旁的桌上。   谢灵拍打他的胳膊,嗔怪道:“不垫着东西端,也不怕烫着。”   徐锐蹲着身子把火灭了,一边摇摇头,回应道:“不怕的。”不过想起刚才谢灵说的话,又开口说道:“我下次注意,用抹布垫上。”你不用担心。   谢灵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兴的心情,笑的时候不似以往的克制,罕见地露出八颗牙齿,说道:“知道就好。”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谢灵拽起徐锐的手:“米汤先搁在锅里,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第54章 年货   谢云云的娘李桃花打毛线在谢家沟是出了名的, 谢灵专门找她打了不少毛线, 给两个闺女、自己还有徐锐织了围脖和手套。   两个闺女是枣红色的,她自己是黑色的,而徐锐则和她一样的颜色。   本来, 谢灵是准备当做新年礼物送给徐锐的, 可谢灵现在太高兴了, 就想早点送出去了。   反正, 离过年也没几天了。谢灵这么想着,嘴角含笑,把围脖给徐锐戴上。   徐锐微微低头,迁就谢灵, 谢灵三下两下的给他系好。   黑色的围脖, 戴在徐锐脖子上, 一点不显得女气或是老气,反而冲淡了徐锐周身的凶悍, 衬得他温和了不少。   谢灵观察片刻, 冲他笑笑, 说道:“戴上很好看的。”   说着,又递给他手套, “试试手套,看大小怎么样。”徐锐手指修长,手掌宽大,谢灵是比照着她的手做得,做的时候则比她自己的整整大了一截。   “合适。”毛线不多, 手套织的不算细密,上面也没什么花样,但在徐锐看来这是最好的,最保暖的手套了。   他想称赞,想对谢灵说很多话,但最后只蹦出两个字。   谢灵也不介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明白徐锐的性子了。   见他戴着合适,谢灵放下心,随即说道:“屋子里暖和,把它们摘下来先放到桌上吧。咱们准备吃饭。”   徐锐听话的点点头。   吃过饭,徐锐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和谢灵去县城。   将近年根儿,为了方便队员们去公社甚至县城买年货,谢家沟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负责赶驴车。   坐驴车到公社或者县城,不贵,只一两毛就行。   而且,都是自家生产队的人,既方便又热闹。   不过,谢灵没有和队里的女人们一起去。   毕竟,她买的东西多,别人看着了,不管她们多嘴不,她是不想沾这种麻烦的。   供销社里,依旧是苇席吊顶、手工滋地,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电灯,瞬间上了一个档次。   里面顾客很多,徐锐把紧张的秋阳秋月拎在怀里,跟在谢灵身后排着队。   两个闺女戴着暗红色的围脖,两个大人则是黑色的围脖,一前一后站着,真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唯一令人讶异的,也就是谢灵的年纪了。   谢灵梳着两个辫子,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怎么也不像结了婚的人。   不过这会儿,大家急得买东西,也没有多想。   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轮到谢灵。   “陈姐,马上过年了,我想要颜色喜庆一点的布。不管劳动布还是平纹,都可以。”谢灵站在柜台前,笑着说道。   她口中的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   秋阳秋月的棉袄棉裤上也有几个补丁,但那是谢灵专门往新布料剪了洞,再重新补上的。   加之, 都是暗色系的劳动布, 看着不怎么新。   不过, 秋阳秋月穿着暖和极了。   而其她几个女孩儿身上的棉衣棉裤却是真的破旧。有的是哥哥姐姐传下来的棉袄, 有的则是穿了好几年的衣服,一点都不保暖。   她们手和脸露在外面,冻的红通通的,但丝毫不影响她们耍的兴致。   “哇, 秋月踩线了, 快下来吧。”这边, 秋月犯规,就有另一方的女孩儿叫道。   然后, 秋月下来, 换秋阳上场。   这时候, 栓子高兴的跑过来,黑黑的小脸,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拦住秋阳,说道:“秋阳,你看我给你带啥子来了。”   旁边几个女孩本来本来是生气的,她们玩的好好的, 栓子就过来捣乱。不过,当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几个女孩儿一下子围上去。   纷纷开口   “这是今天的猪水泡吗?”   “唉,又被栓子夺了,我哥明明说他这次抢了让我玩的。”   “好透明啊,会不会一扎就破?”      栓子平时不仅调皮捣蛋,还凶得很,几个女孩儿不敢大声问他,只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小声讨论。   栓子不搭理旁边几个女孩儿,只笑嘻嘻地看着秋阳。   以前在罗家湾的时候,秋阳秋月小小的就被王娣来拘在家里干活,没去过杀猪宴现场,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秋阳接过透明的类似水泡的玩意,仰起头问道:“栓子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皂荚吹得泡泡啊。”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栓子,这会儿在秋阳面前显得格外内秀,他挠挠头。   平时秋阳秋月好给她们讲故事,知道的东西最多,没想到她竟然连猪水泡都不知道。   栓子这会儿心里窃喜,终于有秋阳不知道的东西了,他嘴上笑开了花,说道:“这是猪水泡,从猪身上弄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次被我抢到手了。”说到这儿,他尽显得意,“不,应该是每次都能被我弄到手。”   然后,他又磨磨噌噌地开口:“我都玩这东西玩腻了,所以这个给你。”   “谢谢栓子哥。那我可以和妹妹,小丽她们一起耍吗?”这段时间,秋阳和栓子他们早就熟了,这会儿也不拒绝。   但是,看看拉着她手眼睛亮晶晶的妹妹,自己一旁眼神期待的女孩儿们,她非常礼貌的向栓子开口。   来到谢家几个月,秋阳姐妹被谢灵养的胖了不少,脸上有肉了,皮肤也不再是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了,加之谢灵十分注意小孩子的皮肤保养,反而比普通乡下女孩儿多了几分白嫩。剪掉的头发经过几个月也长长了不少,可以扎辫子了。   秋阳继承了谢家人的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同于秋月的机灵古怪,反而软软糯糯。   秋阳妹妹真可爱啊,栓子被秋阳这样注视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了,随即有些别扭的开口:“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想和谁耍和谁耍。”   “谢谢栓子哥,你真好。”   一旁的女孩子们,听到他这么说,十分高兴地笑起来,然后又聚在一起。   听到秋阳道谢的声音,其他女孩儿也不怕他了,不自觉的也向他表示感谢。   “谢谢栓子。”   “谢谢栓子哥。”      栓子站在一旁,抿着嘴,不自在极了。他还没听过这么多人感谢他呢。不过,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秋阳,他咧嘴笑开。   这边,被他遗忘的弟弟根生也追过来,见到他哥在那傻笑。   “臭栓子,我刚才差点被那群臭蛋们追住,你还在这儿傻笑。”根生说起这个一脸火大,“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栓子比根生大两岁,比他弟高半个头,这会儿小大人般摸摸他弟的头,说道:“根生,下次让你当先锋。”这种话,栓子说了两年,一点也不腻。   不过,只要根生相信就行了。   “哼,你说的,可别忘了。”说到这儿,他瞅瞅他哥的手,奇怪道:“哥啊,猪水泡呢?咱们一会儿偷偷拿回家耍一耍。每次娘都不让咱们耍皂荚,只能耍这个了。”   “我给秋阳了,那不是,那群女生在那丢呢!”栓子指了一群女生。   “啊,啊,栓子,你赔给我。”   两个兄弟在这儿自相残杀,其他小孩儿也追上来,看见兄弟俩,也跑过去闹成一团。   这边,猪已经被大人们处理好,就等着队长分猪肉了。   谢家沟生产队凡是十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这儿,大多数都穿着有衅旧的棉衣,一看就挡不住风的。   这会儿虽是晌午,有太阳照着,但零下几度的气温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这都浇不灭大家眼底的火热。   妇女抱着婴儿聚在一起说着闲话,偶尔夹杂着一阵笑声。   姑娘们像以往开会那样纳着鞋底儿,不过嘴上却是讨论舞台剧,讨论红/歌。冲伙伴发表自己的看法,自己喜欢的歌,自己喜欢的剧。   说话时,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精神气儿,惹得队里未成家的小伙子们一阵看。   男人们抽着闷烟儿,不时地说几句荤话。   大人及小孩们大多脸色泛黄,眼神不时地瞅瞅前面戏台子上面那头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肉。   女人们看着肉,想着明天该怎样变着戏法似地弄出几个菜,让辛苦了很久的丈夫和孩子吃喝得舒服。   而男人们则考虑得更远,心里老是在盘算,今年冬天一定养好精神,争取明年更有力,干的更多,挣更多的工分,上养起老爹娘,下养媳妇和孩子。   原跃进一脸笑容,站在戏台子上,看向下面的众人,说道:“今天,咱们分猪肉还按以往的规矩走。人头六,工分四。工分少的,人口少的,也不用怕,今年咱们的猪肥,保证每家都能分个几斤。”   说到这儿,他又一拐弯:“今年猪能这么肥,首先是谢灵同志给咱们出了好主意,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着嘞。”   “知道。”      “其次,这也多亏了猪场的四位女同志,她们每天在猪场伺候猪的吃喝拉撒,大家同意不?”   这个时候,生产队一般都是队长的一言堂,但是原跃进比较喜欢听取众人意见。   “同意。”   “同意嘞。”      听到下面人的回应,他满意一笑,开口说道:“所以,我决定分猪肉的时候,让谢灵同志先选,然后在人六工四分基础上,再给她加两斤猪肉。四位在猪场上工的女同志随后选,加一斤肉。”   原跃进说完,下面的人表情各异,当然他也不管众人的想法,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说了句:“开始。”   谢灵对于队长的优待也不客气,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走到台上。   礼貌地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笑笑,然后说道:“师傅,您多给我来点肋条肉吧!”   一旁记录员念道:“谢灵家,三斤肉,加两斤,一共五斤肉。”   师傅也就是大壮,被她笑的脸红,这闺女长的太好看了,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劝她:“全要肋条肉?肋条肉可不能榨油。”   “那就来三斤肋条肉,两斤肥肉。”谢灵其实不太喜欢猪油的那个腥味,但想想就能分泌出一大片口水。算了,还是要点肥肉,榨油吧!所以,十分痛快地领会了师傅的好意。   现在肚里太缺肉腥味了,本来想的是让徐锐多带点植物油的,可是,她十分可耻的管不住自己的内心,还是先吃猪肉吧。也就是腥了点,其实还挺好吃的。   大汉十分痛快地给谢灵割了五斤好肉,谢灵满意的掂了掂。走下台的时候,颇有一种领奖后的喜悦。   看到谢灵的肉,众人又是一顿羡慕,肋条肉不说,虽然它在后世受到大家欢迎。但现在,众人最喜欢得还是白花花的大肥肉。就如同谢灵手里那块,看着就知道能榨出不少油。   接下来是李桂香,陈丫子等人。   谢灵、李桂香她们,大家无话可说,但对陈丫子却颇为鄙视。   这寡妇竟然能在众人之前选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最后选的。   尤其是陈丫子原来的二弟妹王翠花,看着陈丫子上台,红了眼,走上前就想闹一闹。   结果,就看到队长原跃进严肃的脸,吓得她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就被人拽住。   原跃进皱着眉头,陈家那些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私底下她们闹得再过分,原跃进作为队长但也不好管陈家自家事。   所以,他只能暗中照顾一下陈丫子,让她进猪场。   可这陈家二媳妇是个没眼色,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闹。也不怕人家受不了把事情露出来。   台下,陈建强拽住自己媳妇,低着头,粗声粗气地说道:“你疯了,这是啥地方,你也敢闹腾。”   王翠花被丈夫拽住,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陈丫子那个寡妇今年怎么能分那么多肉,还紧着她挑。我得说一说,让大家知道她可是命硬的寡妇。”   陈建强闻言脸色更黑,看看四周,轻声道:“现在就让她分那么多肉,她吃不完,孝敬孝敬婆婆也是好的。”   陈建强说话时声音低,但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阴狠。王翠花不自觉的打了个颤,随即眉开颜笑:“你说得对,那么多她们娘三那干巴巴的身子哪能吃得下,是该孝敬孝敬咱娘。等我回去了就跟她说。”   夫妻俩说话避着众人,大家也没关注两人,注意力只在猪肉上。   原跃进在一旁监督,记录员念到一户,负责分猪肉的大汉就发一户。   没有人说不好,不敢挤、不敢闹,没分到自家的时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别人走上台。   轮到自家了,就眉开颜笑,高兴的上台选猪肉。 第52章 起名字   “哇, 小姨, 好多肉啊!”   秋阳秋月耍了一会儿来找谢灵,就见到她手里的肉。-秋月语气赞叹,秋阳没有说话, 但目光火热地看着她手里的大白肉。   谢灵掂掂手里的猪肉, 露出笑容, 对两人说道:“走, 咱回家,小姨给你们做红烧肉。”   两个闺女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谢灵手里的肉带了光。   之前,小姨和徐叔叔带她们去过一次县城, 吃过一顿红烧肉。   那肉的滋味好吃极了, 两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不禁舔舔嘴。   “小姨,咱们快点回家吧!”   “是啊, 快点回去, 我饿了。”   谢灵想要摸摸两人, 但腾不出手,只笑着调侃:“两个小馋鬼。”说罢, 她不自觉的地加快脚步。不光闺女馋肉,其实她也馋了呢!   谢家厨房   谢灵焖好米饭,才准备做红烧肉。   她把肉放在案板上,将带皮五花肉切成长条,准备葱和姜。蒜是没有的, 因为太贵了。   秋阳秋月负责烧火,谢灵把锅坐上。   锅红了后,放油。   徐锐经常给陈丫子带冰糖,连带着谢家也有不少。   谢灵把冰糖下到锅里,炒至色呈深红色,然后倒肉块继续煸炒。   目的不仅在于入味,还要上色。   之后下葱姜、煸炒出香味,加清水。接着把早已调好的淀粉勾芡。   期间,肉的咸香味不断传来,躲在下面烧火的秋阳秋月不禁吸吸鼻子,看向灶台,眼神越发的期待。   谢灵没时间注意两人,只盯着锅里的肉,注意色泽和火候。   做好后,谢灵没有立刻吃,给两个闺女弄上。她则是从锅里舀了小半碗肉。   “你们到家乖乖吃饭,小姨给陈婶婶家送点。”   自从谢灵和陈丫子合作后,她们俩就越来越熟悉了。   两人虽说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是独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处下来,陈丫子看着寡言少语,但谢灵却觉得她这人不错。   两人环境经历并不相同,但莫名地能说上话,简单说就是三观比较像。   陈丫子这两个月来,借早生黄丫的手给了秋阳秋月不少吃的。   后来,谢灵做了好东西也好给她拿点。   两人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性子,这样有来有往反而有几分默契的意味。   两家离得不远,最主要是谢家沟不大的缘故,谢灵拿着小碗用布捂着肉,不过一小会儿就到陈丫子家了。   陈家院墙低矮简陋,谢灵自己都能从墙头爬进去,更逞论那些不怀好意的,总之看着不安全得很。   但陈丫子家却是一次都没被人光顾过,一是因为陈家太穷了,没有鸡,也就没鸡蛋。   院里只有一间屋子,破破旧旧的。   加上陈丫子的脾气和外面说寡妇命硬的言论,没有人敢来陈丫子家捣乱。   所以,陈丫子家附近向来是最安静的地方了。   此时,低矮的土屋里倒是不怎么平静。   “陈丫子,你今年倒是好运得跟,白得了那么些肉。你可不能光顾着你们娘三吃,别忘了婆婆。她以前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去看看她,孝敬孝敬她。真是白眼狼。”王翠花坐在陈家的炕头上,神态自然,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腿蹬到灰扑扑的墙头上,一点都不见外。一边说着,一边拿嫌弃的眼神儿观察屋子。   以前,陈丫子还在陈家的时候,很有威严,面对她王翠花是有点发怵的,但想想她男人说的话,也就放松了。   “大嫂嘴硬心软,看着面冷,不好惹。但咱娘以前对大嫂不错,大嫂是个记恩的。你只要拿娘当借口,一定能拿上肉。   等你拿上肉了,今儿多做点,你也多吃点。”   想起她男人说的,王翠花一阵火热,以往分的那些肉,都轮不到她几块,这次可是答应多给她吃。想到肉,她一阵流口水。   不过,等她从幻想中醒过来,看到的就是陈丫子凉飕飕的眼神。   “你,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王翠花被吓了一跳,虚张声势的说道。   陈丫子心里冷笑,这两口子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吗。   以前,她觉得陈建强人再怎么坏,也不会亏待他娘。念着婆婆以前对她不错,陈家抚养她这么多娘的份上,不管自己再怎么穷,王翠花借东西的时候,自己总会满足她们。包括每年腊月分到的猪肉,总要给她们一大半。   可是,她看到的是什么,好吃的总是陈建强和他那个儿子的,婆婆伺候他们一家,也没有让陈建强对她好点。   而她婆婆,性子泼辣,但总觉得自己的根在儿子上面。老大去了,她靠的就是二儿子,大孙子。丝毫不抱怨,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也不会跟自己出来。   陈丫子不是好脾气,面对这样的一家,她受够了。   尤其是看到笑容越来越多的儿子闺女,她不会再忍着陈家人,就算看在那死去的酒鬼的面上也不行。   陈丫子想着这些,想起以前因为她们儿子闺女所受的委屈,她心里涌出一股狠劲儿,直接抓住王翠花的背,把她往外赶。   “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欠你家的啦,你还来讨债。”一边说,一边推王翠花,“陈建强那个瘪/三,只会在背后阴别人,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个蠢货,每天被他当狗使唤,你还不知道。”   陈丫子吃的不好,人瘦巴巴的,但王翠花好吃懒做,力气远没有干惯粗活的陈丫子大。   王翠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只嘴上叫嚣:“好你个命硬的寡妇,我为你好,让你多做好事,孝敬婆婆,你竟然还推我。”   陈丫子把她赶到门口,也不理会她的话,眼神冷冷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以前咱们就说,我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再给你们一分东西。你把这些话告诉陈建强,你们要是再来,那咱们就算算以前的事情。我家那酒鬼怎么就好好的没了。”   王翠花听不懂陈丫子最后一句,但也被陈丫子的话镇住了。她本来就怕陈丫子,如今只不过是仗着那死老太婆才敢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这会儿见陈丫子这么硬气,也不敢多说。   只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冲陈丫子喊:“命硬的寡妇,当谁想来找你呢。”   说完,王翠花跑的更快,直直的往门外冲,心里还抱怨着,陈丫子这么穷,怎么盖这么大的院子。   光顾着跑,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时,因为吵闹声,谢灵也不好进去,就站在门口。   王翠花直冲冲的跑过来,她手里的碗差点被跑出来的王翠花碰到。   “没见有人啊,傻叉。”撞到人,王翠花也不道歉,反而觉得是别人挡了她的路。   谢灵心里一怒,这人好没素质。没等她看清楚人,撞她那人已经跑远了。   陈丫子也看见了谢灵,走过来。   “谢灵来了。”这会儿,陈丫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见是谢灵,脸色更好,语气温和地说道,“刚才撞你的就是条疯狗,别理会她,等我哪天见了替你报仇。”   陈丫子从没这样说过话,谢灵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说道:“陈姐,你真好。”   一边说着,打量陈丫子一番,继续开口:“陈姐,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面貌也变了。   两人进了屋子,陈丫子给谢灵倒了一碗水,听她这话,不禁挑眉,说道:“是啊,想开了一些事情,心情好了。对了,你今天是干啥来了,两个闺女呢?怎么不带她们来。”   陈丫子对秋阳秋月喜欢得紧,面对两个闺女比面对谢灵的笑容还多。   谢灵笑笑:“她们在家里吃饭呢,我来就是给你们娘三送点吃的。”   说着,把碗上的布掀开,放在桌上,顿时一股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下,就连陈丫子都不自觉的吸吸鼻子,想多闻闻那个味道。更不用说早生黄丫两个孩子了。   刚刚王翠花到家里,陈丫子就把两个孩子待在厨房。   这会儿,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听到娘和谢姨姨说话的声音,再也在厨房待不住了。   陈丫子一直在做冰糖葫芦,两个月下来,也赚了不少钱。怕其他人看出问题,陈丫子不敢给两个孩子穿新衣服,但旧衣里面的棉花却都是新的。   棉花没有用票,是陈南生给她换的。   有了钱,陈丫子有了底气,给孩子时不时的做好吃的。早生黄丫穿的暖,吃的好,皮肤虽没有养回来,但气色好了很多。   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感慨。   初见,两人一脸的怯意,性子早熟,没有丝毫孩子气。   现在,看看跟她打招呼的早生黄丫,活泼有朝气。她不禁摸摸两人的头,说道:“这是姨姨专门给你们带的,把它端进厨房,和你们娘分着吃了。”   早生个子小,但已经有九岁,是个大孩子了,目不斜视,只仰头看着谢灵。   黄丫还小,眼睛控制不住的瞅瞅碗里的肉。   陈丫子目光柔和,看看直冒口水的闺女,说道:“早生把你谢姨姨的碗腾出来,然后带着妹妹去厨房吃吧。我和谢姨姨说几句话。”   早生点点头,看了看娘,说道:“我和妹妹吃一点,给娘留一半。”   陈丫子心里一软,点头答应。   两个孩子走了,谢灵笑笑:“陈姐,早生这孩子很懂事。”   陈丫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是我亏待了两个孩子。他们爹去的时候,早生已经记事。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就越发的懂事了。   不过,这些日子有了玩伴,比以前活泼了。咱们生产队有小学了,我想等下一年送他去念书。”   谢灵点头,称赞道:“念书是好的,不管将来如何,让孩子多学点东西肯定有用。”   早生那孩子每次听完故事,眼睛都是亮的。   陈丫子注意到儿子的变化后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送儿子闺女上学识字。   不过,“谢灵,你可以给两人起个名字吗?”陈丫子说这话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谢灵闻言惊讶片刻,起名字一般不都是亲属长辈在不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起吗?   陈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陈丫子看出她的惊讶,说道:“陈家亲属少,我也和他们断了关系。队里其他人家都不熟悉,而且她们也会顾忌我这个寡妇。”   面对谢灵,陈丫子觉得这谢什么好隐瞒的:“早生和黄丫的名字寓意都不怎么好。不求她们有多大成就,但也不想让她们像我这样坎坷。”以前没改是觉得孩子的名字到底是亲奶奶帮取得,她不好改。   “兄妹俩一个叫志安,一个叫志乐。有志气的志,平安喜乐的安、乐。陈姐觉得怎么样?”谢灵沉思片刻,说出两个名字,征求陈丫子的意见。   “志安,志乐。有志气,平安喜乐。”陈丫子喃喃自语,念着念着,眼眶湿润,说道:“好,就叫这个名字。” 第53章 生气   这个时候社员上户改名的程序比较简单。各大生产队的队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公社派出所一趟, 把自己生产队需要上户的人报上去, 然后就可以得到手写的户口本一张。   谢灵给早生黄丫两个孩子起好名字后,第二天,陈丫子拿着户口本就去原跃进家报上了。   黄丫还小, 不大懂名字的意义, 但早生却是高兴极了。志安, 比以前的名字好听多了。所以, 他一整天都是带着笑的。而志乐看着哥哥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志安和小伙伴们耍的时候,一听到别人还叫他早生,叫妹妹黄丫。他就严肃的进行纠正。   “我不叫早生了, 我娘说我以后叫志安, 妹妹叫志乐。有志气的志, 平安喜乐的安、乐。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志气的人,一辈子平安喜乐。”   “好了, 好了, 知道了, 早生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小孩子们叫早生叫习惯了,觉得志安非常绕口。而且, 后面什么有志气,平安喜乐的,他们表示根本听不懂,也不想听他炫耀。   而志安,听到她们的敷衍, 则是抿抿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什么。   只不过,之后的日子里,生产队的大人孩子们总能听到志安的纠正:“我叫志安,妹妹叫志乐。”   大人们乐的看热闹,听他说那么多遍,早就记住了。可还是早生早生的叫着。专门逗他玩。   而孩子们,经过志安连续十几天坚持不懈的纠正后,总算改口了。   早生黄丫也成了两人的过去式,现在还能记得,说不定再过几年,两人也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个名字。   当然这也是陈丫子希望的,她不希望所有人提起儿子闺女,永远都是那个因为早产出生所以叫早生的孩子,还有因为一出生就是黄毛的黄丫。   将近年底,地干的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前面的山削弱了北方来的大风,却又为谢家沟添了几分寒冷。   还有几天过年,谢家沟生产队就给社员们分红。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粮食丰收,猪也买了个好价钱。   所以,今年的工分价值是这些年来最多的,一天的工分合一块多钱。   谢灵家人少,谢爸谢妈在之前也就两个劳动力,所以工分不多,得的钱也不多,不过谢灵拿着几十块钱也很满足。   回去后,谢灵坐在炕上,点点炕桌上的钱和票,露出满意的笑容,活像个大财迷。而小财迷则是坐在对面的秋阳秋月。   “小姨,小姨,起床了。”   “小姨,太阳晒屁股了。”   谢灵躺在炕上,盖着大厚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听到俩小屁孩的声音,她呢喃一声:“你俩咋这么早,今儿不着急,再睡会。”   昨天谢灵和两个闺女说带她们去县城买东西。这不,两人期待的很,早早的就醒了。   两人已经在炕上醒着躺了一会儿,看屋里的挂钟,短针走到七,她们才叫谢灵。   谢灵说完,转了个身准备再次入睡。   “小姨,七点了,你不是说”   秋阳还没说完,谢灵砰的一声起来,“你说啥,竟然七点了。”   她快速把棉袄和袄裤套上,蹲下身子,一边穿着,一边跟两人说话:“你俩也快把穿衣服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炕上,秋阳秋月对视一眼,弯起嘴角,笑出声,秋月说:“小姨越来越懒了。”   秋阳:“冬天的时候,小姨变懒了。”   “徐叔叔应该来了。”   门口,谢灵没有往门缝处看,只急匆匆地打开大门。   果然,徐锐直挺挺地站在门外,他穿着军大衣,脚上一双军绿色棉鞋,手放在兜里。   脸上没有任何遮盖,脸颊被冻的通红。   徐锐在寒冷的空气中,依旧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地站着,突然大门打开,看到谢灵,他浑身的气势变缓,目光一柔。   他上前一步,说道:“这么早”想要靠近谢灵,突然想起自己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子是热的,但身上却是寒冷。于是停住脚,伸出手准备拉谢灵的手。   “告诉你来了叫我,你每次都不听。”谢灵一看徐锐红通通的脸,就知道他来了老大一会儿。   这人每次早来,但每次都不会喊人,就算他身子强健,可谢灵也会心疼。   越想,谢灵越觉得生气,忽视徐锐伸过来的手,不管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往前走。   徐锐伸过去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放回去。   谢灵有些冷漠的表情,让徐锐心里一纠,双手蜷缩,就那么停在那里。   谢灵走了几步,发现徐锐没有跟过来,转过身,见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军人打扮,直挺挺地站着,本来应该气势过人,却莫名地觉得可怜,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谢灵看着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站在那干啥,不进来啊,觉得外面比屋里好?”   被·抛弃·徐锐:不,外面没你,不好。可是,你生气了,没有说让不让我进去,所以我不敢进去。   心里想的多,但嘴上说不出来的徐锐,只沉默着乖乖地进屋。   屋里,听见谢灵进门的声音,西屋的秋阳秋月连忙喊到:“小姨,裤子不好穿。”   见徐锐进了堂屋,谢灵也没理他,只进卧室给两个闺女穿裤子。   对着两个孩子,谢灵没有把不好的情绪挂在脸上。一边给两人拽裤子,一边教导两人:“以后穿裤子,你们两个可以互相给对方拽,不用小姨,你们自己就能穿好。”   秋阳秋月乖巧地点点头。   谢灵笑笑,拍拍两人的头,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穿鞋。穿好到堂屋,自己倒水洗漱。小姨先去做饭。”   “不用我们烧火吗?”   “不用,你们徐叔叔来了,他帮小姨烧火。”   堂屋,徐锐没有坐只沉默地站在墙边,注视着通向西屋的木门,听谢灵温柔的声音,他目光不自觉的变柔。   谢灵出了西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徐锐。   她心里的气一下子消了,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帮我做饭。”   丢下这么一句话,谢灵迈出门槛去了厨房。   厨房里,两人一个看锅一个烧火,气氛沉默的很。   徐锐一贯是个不说话的,在部队时,他只知道训练,一天不说话也可以。   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也不会和战友沟通。   专业后,也是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他一般只做自己的工作,不会和同事进行不必要的沟通。   他在运输部工作了几个月,只有梁丰年一个熟人。   可是现在,面对谢灵,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谢灵,对不起,我错了。”   谢灵瞅他一眼,说道:“哪错了?”   “我不应该来那么早。”   谢灵一听他这话,感觉好笑的很。   她是因为他来的那么早才生气的吗?   他来的早倒成了错了,自己有那么不讲理吗?   本来不想搭理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徐锐专注的目光看向她,仿佛带着期盼,让谢灵不自觉的一颤。   “徐锐,你来的早,才是好的。是我有些懒了,我没有怪你这个。”说话时,谢灵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锐,语气变得温柔。   徐锐被她盯着,有些无措,又有些欢喜,谢灵看他意味着她不生气了。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急匆匆地反驳:“你不懒的。”   谢灵噗嗤一笑,同时心里柔软一片。   说话时,谢灵带着徐锐来到灶台旁边的角落。   厨房的墙早被谢灵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   谢灵虚虚的靠在墙上,在徐锐越发紧张的情绪下开口说道:“徐锐,外面天气太冷了,你虽然穿的厚,身体壮实,但我还是觉得你会冷。”说到这儿,谢灵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轻声继续说着:“我会担心你,还会心疼。”尤其是当你独自等待的时候。   前世的谢灵演过不少感情戏,那时她都能应付自如,可那些都是虚的,而现在却是真实的。   真实对这个男人说出在她看来有些肉麻的话。   所以她说完,就低下头,虚靠着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时的徐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里涨涨的,有些酸,还有这麻,更多的是喜悦。让他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亲密的接触,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   “灵灵,我很开心。”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叹息。   谢灵踮起脚,她的下巴抵在徐锐的肩膀处。   听到耳边的声音,心里有些柔软,徐锐总是很容易满足。她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他的反应就这么激动。   “所以,徐锐,以后你再这么早来,就不要在外面傻傻地站着。来了就叫我,不要在外面瞎等。冬天太冷了,每天都不想起来。”最后一句,谢灵不自觉的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着还噌噌徐锐的肩膀。   徐锐嘴唇微张,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说道:“那我以后晚点。”徐锐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但又不会让谢灵不舒服。   “好。”   谢灵靠在徐锐怀里,一时安静。突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谢灵连忙退开他的怀抱。   “米汤熬了。”一边说,一边找抹布,方便端锅。   徐锐则先她一步,直接把锅端起来放到一旁的桌上。   谢灵拍打他的胳膊,嗔怪道:“不垫着东西端,也不怕烫着。”   徐锐蹲着身子把火灭了,一边摇摇头,回应道:“不怕的。”不过想起刚才谢灵说的话,又开口说道:“我下次注意,用抹布垫上。”你不用担心。   谢灵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兴的心情,笑的时候不似以往的克制,罕见地露出八颗牙齿,说道:“知道就好。”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谢灵拽起徐锐的手:“米汤先搁在锅里,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第54章 年货   谢云云的娘李桃花打毛线在谢家沟是出了名的, 谢灵专门找她打了不少毛线, 给两个闺女、自己还有徐锐织了围脖和手套。   两个闺女是枣红色的,她自己是黑色的,而徐锐则和她一样的颜色。   本来, 谢灵是准备当做新年礼物送给徐锐的, 可谢灵现在太高兴了, 就想早点送出去了。   反正, 离过年也没几天了。谢灵这么想着,嘴角含笑,把围脖给徐锐戴上。   徐锐微微低头,迁就谢灵, 谢灵三下两下的给他系好。   黑色的围脖, 戴在徐锐脖子上, 一点不显得女气或是老气,反而冲淡了徐锐周身的凶悍, 衬得他温和了不少。   谢灵观察片刻, 冲他笑笑, 说道:“戴上很好看的。”   说着,又递给他手套, “试试手套,看大小怎么样。”徐锐手指修长,手掌宽大,谢灵是比照着她的手做得,做的时候则比她自己的整整大了一截。   “合适。”毛线不多, 手套织的不算细密,上面也没什么花样,但在徐锐看来这是最好的,最保暖的手套了。   他想称赞,想对谢灵说很多话,但最后只蹦出两个字。   谢灵也不介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明白徐锐的性子了。   见他戴着合适,谢灵放下心,随即说道:“屋子里暖和,把它们摘下来先放到桌上吧。咱们准备吃饭。”   徐锐听话的点点头。   吃过饭,徐锐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和谢灵去县城。   将近年根儿,为了方便队员们去公社甚至县城买年货,谢家沟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负责赶驴车。   坐驴车到公社或者县城,不贵,只一两毛就行。   而且,都是自家生产队的人,既方便又热闹。   不过,谢灵没有和队里的女人们一起去。   毕竟,她买的东西多,别人看着了,不管她们多嘴不,她是不想沾这种麻烦的。   供销社里,依旧是苇席吊顶、手工滋地,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电灯,瞬间上了一个档次。   里面顾客很多,徐锐把紧张的秋阳秋月拎在怀里,跟在谢灵身后排着队。   两个闺女戴着暗红色的围脖,两个大人则是黑色的围脖,一前一后站着,真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唯一令人讶异的,也就是谢灵的年纪了。   谢灵梳着两个辫子,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怎么也不像结了婚的人。   不过这会儿,大家急得买东西,也没有多想。   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轮到谢灵。   “陈姐,马上过年了,我想要颜色喜庆一点的布。不管劳动布还是平纹,都可以。”谢灵站在柜台前,笑着说道。   她口中的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   秋阳秋月的棉袄棉裤上也有几个补丁,但那是谢灵专门往新布料剪了洞,再重新补上的。   加之, 都是暗色系的劳动布, 看着不怎么新。   不过, 秋阳秋月穿着暖和极了。   而其她几个女孩儿身上的棉衣棉裤却是真的破旧。有的是哥哥姐姐传下来的棉袄, 有的则是穿了好几年的衣服,一点都不保暖。   她们手和脸露在外面,冻的红通通的,但丝毫不影响她们耍的兴致。   “哇, 秋月踩线了, 快下来吧。”这边, 秋月犯规,就有另一方的女孩儿叫道。   然后, 秋月下来, 换秋阳上场。   这时候, 栓子高兴的跑过来,黑黑的小脸,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拦住秋阳,说道:“秋阳,你看我给你带啥子来了。”   旁边几个女孩本来本来是生气的,她们玩的好好的, 栓子就过来捣乱。不过,当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几个女孩儿一下子围上去。   纷纷开口   “这是今天的猪水泡吗?”   “唉,又被栓子夺了,我哥明明说他这次抢了让我玩的。”   “好透明啊,会不会一扎就破?”      栓子平时不仅调皮捣蛋,还凶得很,几个女孩儿不敢大声问他,只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小声讨论。   栓子不搭理旁边几个女孩儿,只笑嘻嘻地看着秋阳。   以前在罗家湾的时候,秋阳秋月小小的就被王娣来拘在家里干活,没去过杀猪宴现场,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秋阳接过透明的类似水泡的玩意,仰起头问道:“栓子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皂荚吹得泡泡啊。”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栓子,这会儿在秋阳面前显得格外内秀,他挠挠头。   平时秋阳秋月好给她们讲故事,知道的东西最多,没想到她竟然连猪水泡都不知道。   栓子这会儿心里窃喜,终于有秋阳不知道的东西了,他嘴上笑开了花,说道:“这是猪水泡,从猪身上弄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次被我抢到手了。”说到这儿,他尽显得意,“不,应该是每次都能被我弄到手。”   然后,他又磨磨噌噌地开口:“我都玩这东西玩腻了,所以这个给你。”   “谢谢栓子哥。那我可以和妹妹,小丽她们一起耍吗?”这段时间,秋阳和栓子他们早就熟了,这会儿也不拒绝。   但是,看看拉着她手眼睛亮晶晶的妹妹,自己一旁眼神期待的女孩儿们,她非常礼貌的向栓子开口。   来到谢家几个月,秋阳姐妹被谢灵养的胖了不少,脸上有肉了,皮肤也不再是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了,加之谢灵十分注意小孩子的皮肤保养,反而比普通乡下女孩儿多了几分白嫩。剪掉的头发经过几个月也长长了不少,可以扎辫子了。   秋阳继承了谢家人的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同于秋月的机灵古怪,反而软软糯糯。   秋阳妹妹真可爱啊,栓子被秋阳这样注视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了,随即有些别扭的开口:“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想和谁耍和谁耍。”   “谢谢栓子哥,你真好。”   一旁的女孩子们,听到他这么说,十分高兴地笑起来,然后又聚在一起。   听到秋阳道谢的声音,其他女孩儿也不怕他了,不自觉的也向他表示感谢。   “谢谢栓子。”   “谢谢栓子哥。”      栓子站在一旁,抿着嘴,不自在极了。他还没听过这么多人感谢他呢。不过,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秋阳,他咧嘴笑开。   这边,被他遗忘的弟弟根生也追过来,见到他哥在那傻笑。   “臭栓子,我刚才差点被那群臭蛋们追住,你还在这儿傻笑。”根生说起这个一脸火大,“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栓子比根生大两岁,比他弟高半个头,这会儿小大人般摸摸他弟的头,说道:“根生,下次让你当先锋。”这种话,栓子说了两年,一点也不腻。   不过,只要根生相信就行了。   “哼,你说的,可别忘了。”说到这儿,他瞅瞅他哥的手,奇怪道:“哥啊,猪水泡呢?咱们一会儿偷偷拿回家耍一耍。每次娘都不让咱们耍皂荚,只能耍这个了。”   “我给秋阳了,那不是,那群女生在那丢呢!”栓子指了一群女生。   “啊,啊,栓子,你赔给我。”   两个兄弟在这儿自相残杀,其他小孩儿也追上来,看见兄弟俩,也跑过去闹成一团。   这边,猪已经被大人们处理好,就等着队长分猪肉了。   谢家沟生产队凡是十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这儿,大多数都穿着有衅旧的棉衣,一看就挡不住风的。   这会儿虽是晌午,有太阳照着,但零下几度的气温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这都浇不灭大家眼底的火热。   妇女抱着婴儿聚在一起说着闲话,偶尔夹杂着一阵笑声。   姑娘们像以往开会那样纳着鞋底儿,不过嘴上却是讨论舞台剧,讨论红/歌。冲伙伴发表自己的看法,自己喜欢的歌,自己喜欢的剧。   说话时,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精神气儿,惹得队里未成家的小伙子们一阵看。   男人们抽着闷烟儿,不时地说几句荤话。   大人及小孩们大多脸色泛黄,眼神不时地瞅瞅前面戏台子上面那头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肉。   女人们看着肉,想着明天该怎样变着戏法似地弄出几个菜,让辛苦了很久的丈夫和孩子吃喝得舒服。   而男人们则考虑得更远,心里老是在盘算,今年冬天一定养好精神,争取明年更有力,干的更多,挣更多的工分,上养起老爹娘,下养媳妇和孩子。   原跃进一脸笑容,站在戏台子上,看向下面的众人,说道:“今天,咱们分猪肉还按以往的规矩走。人头六,工分四。工分少的,人口少的,也不用怕,今年咱们的猪肥,保证每家都能分个几斤。”   说到这儿,他又一拐弯:“今年猪能这么肥,首先是谢灵同志给咱们出了好主意,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着嘞。”   “知道。”      “其次,这也多亏了猪场的四位女同志,她们每天在猪场伺候猪的吃喝拉撒,大家同意不?”   这个时候,生产队一般都是队长的一言堂,但是原跃进比较喜欢听取众人意见。   “同意。”   “同意嘞。”      听到下面人的回应,他满意一笑,开口说道:“所以,我决定分猪肉的时候,让谢灵同志先选,然后在人六工四分基础上,再给她加两斤猪肉。四位在猪场上工的女同志随后选,加一斤肉。”   原跃进说完,下面的人表情各异,当然他也不管众人的想法,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说了句:“开始。”   谢灵对于队长的优待也不客气,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走到台上。   礼貌地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笑笑,然后说道:“师傅,您多给我来点肋条肉吧!”   一旁记录员念道:“谢灵家,三斤肉,加两斤,一共五斤肉。”   师傅也就是大壮,被她笑的脸红,这闺女长的太好看了,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劝她:“全要肋条肉?肋条肉可不能榨油。”   “那就来三斤肋条肉,两斤肥肉。”谢灵其实不太喜欢猪油的那个腥味,但想想就能分泌出一大片口水。算了,还是要点肥肉,榨油吧!所以,十分痛快地领会了师傅的好意。   现在肚里太缺肉腥味了,本来想的是让徐锐多带点植物油的,可是,她十分可耻的管不住自己的内心,还是先吃猪肉吧。也就是腥了点,其实还挺好吃的。   大汉十分痛快地给谢灵割了五斤好肉,谢灵满意的掂了掂。走下台的时候,颇有一种领奖后的喜悦。   看到谢灵的肉,众人又是一顿羡慕,肋条肉不说,虽然它在后世受到大家欢迎。但现在,众人最喜欢得还是白花花的大肥肉。就如同谢灵手里那块,看着就知道能榨出不少油。   接下来是李桂香,陈丫子等人。   谢灵、李桂香她们,大家无话可说,但对陈丫子却颇为鄙视。   这寡妇竟然能在众人之前选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最后选的。   尤其是陈丫子原来的二弟妹王翠花,看着陈丫子上台,红了眼,走上前就想闹一闹。   结果,就看到队长原跃进严肃的脸,吓得她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就被人拽住。   原跃进皱着眉头,陈家那些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私底下她们闹得再过分,原跃进作为队长但也不好管陈家自家事。   所以,他只能暗中照顾一下陈丫子,让她进猪场。   可这陈家二媳妇是个没眼色,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闹。也不怕人家受不了把事情露出来。   台下,陈建强拽住自己媳妇,低着头,粗声粗气地说道:“你疯了,这是啥地方,你也敢闹腾。”   王翠花被丈夫拽住,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陈丫子那个寡妇今年怎么能分那么多肉,还紧着她挑。我得说一说,让大家知道她可是命硬的寡妇。”   陈建强闻言脸色更黑,看看四周,轻声道:“现在就让她分那么多肉,她吃不完,孝敬孝敬婆婆也是好的。”   陈建强说话时声音低,但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阴狠。王翠花不自觉的打了个颤,随即眉开颜笑:“你说得对,那么多她们娘三那干巴巴的身子哪能吃得下,是该孝敬孝敬咱娘。等我回去了就跟她说。”   夫妻俩说话避着众人,大家也没关注两人,注意力只在猪肉上。   原跃进在一旁监督,记录员念到一户,负责分猪肉的大汉就发一户。   没有人说不好,不敢挤、不敢闹,没分到自家的时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别人走上台。   轮到自家了,就眉开颜笑,高兴的上台选猪肉。 第52章 起名字   “哇, 小姨, 好多肉啊!”   秋阳秋月耍了一会儿来找谢灵,就见到她手里的肉。-秋月语气赞叹,秋阳没有说话, 但目光火热地看着她手里的大白肉。   谢灵掂掂手里的猪肉, 露出笑容, 对两人说道:“走, 咱回家,小姨给你们做红烧肉。”   两个闺女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谢灵手里的肉带了光。   之前,小姨和徐叔叔带她们去过一次县城, 吃过一顿红烧肉。   那肉的滋味好吃极了, 两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不禁舔舔嘴。   “小姨,咱们快点回家吧!”   “是啊, 快点回去, 我饿了。”   谢灵想要摸摸两人, 但腾不出手,只笑着调侃:“两个小馋鬼。”说罢, 她不自觉的地加快脚步。不光闺女馋肉,其实她也馋了呢!   谢家厨房   谢灵焖好米饭,才准备做红烧肉。   她把肉放在案板上,将带皮五花肉切成长条,准备葱和姜。蒜是没有的, 因为太贵了。   秋阳秋月负责烧火,谢灵把锅坐上。   锅红了后,放油。   徐锐经常给陈丫子带冰糖,连带着谢家也有不少。   谢灵把冰糖下到锅里,炒至色呈深红色,然后倒肉块继续煸炒。   目的不仅在于入味,还要上色。   之后下葱姜、煸炒出香味,加清水。接着把早已调好的淀粉勾芡。   期间,肉的咸香味不断传来,躲在下面烧火的秋阳秋月不禁吸吸鼻子,看向灶台,眼神越发的期待。   谢灵没时间注意两人,只盯着锅里的肉,注意色泽和火候。   做好后,谢灵没有立刻吃,给两个闺女弄上。她则是从锅里舀了小半碗肉。   “你们到家乖乖吃饭,小姨给陈婶婶家送点。”   自从谢灵和陈丫子合作后,她们俩就越来越熟悉了。   两人虽说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是独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处下来,陈丫子看着寡言少语,但谢灵却觉得她这人不错。   两人环境经历并不相同,但莫名地能说上话,简单说就是三观比较像。   陈丫子这两个月来,借早生黄丫的手给了秋阳秋月不少吃的。   后来,谢灵做了好东西也好给她拿点。   两人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性子,这样有来有往反而有几分默契的意味。   两家离得不远,最主要是谢家沟不大的缘故,谢灵拿着小碗用布捂着肉,不过一小会儿就到陈丫子家了。   陈家院墙低矮简陋,谢灵自己都能从墙头爬进去,更逞论那些不怀好意的,总之看着不安全得很。   但陈丫子家却是一次都没被人光顾过,一是因为陈家太穷了,没有鸡,也就没鸡蛋。   院里只有一间屋子,破破旧旧的。   加上陈丫子的脾气和外面说寡妇命硬的言论,没有人敢来陈丫子家捣乱。   所以,陈丫子家附近向来是最安静的地方了。   此时,低矮的土屋里倒是不怎么平静。   “陈丫子,你今年倒是好运得跟,白得了那么些肉。你可不能光顾着你们娘三吃,别忘了婆婆。她以前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去看看她,孝敬孝敬她。真是白眼狼。”王翠花坐在陈家的炕头上,神态自然,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腿蹬到灰扑扑的墙头上,一点都不见外。一边说着,一边拿嫌弃的眼神儿观察屋子。   以前,陈丫子还在陈家的时候,很有威严,面对她王翠花是有点发怵的,但想想她男人说的话,也就放松了。   “大嫂嘴硬心软,看着面冷,不好惹。但咱娘以前对大嫂不错,大嫂是个记恩的。你只要拿娘当借口,一定能拿上肉。   等你拿上肉了,今儿多做点,你也多吃点。”   想起她男人说的,王翠花一阵火热,以往分的那些肉,都轮不到她几块,这次可是答应多给她吃。想到肉,她一阵流口水。   不过,等她从幻想中醒过来,看到的就是陈丫子凉飕飕的眼神。   “你,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王翠花被吓了一跳,虚张声势的说道。   陈丫子心里冷笑,这两口子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吗。   以前,她觉得陈建强人再怎么坏,也不会亏待他娘。念着婆婆以前对她不错,陈家抚养她这么多娘的份上,不管自己再怎么穷,王翠花借东西的时候,自己总会满足她们。包括每年腊月分到的猪肉,总要给她们一大半。   可是,她看到的是什么,好吃的总是陈建强和他那个儿子的,婆婆伺候他们一家,也没有让陈建强对她好点。   而她婆婆,性子泼辣,但总觉得自己的根在儿子上面。老大去了,她靠的就是二儿子,大孙子。丝毫不抱怨,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也不会跟自己出来。   陈丫子不是好脾气,面对这样的一家,她受够了。   尤其是看到笑容越来越多的儿子闺女,她不会再忍着陈家人,就算看在那死去的酒鬼的面上也不行。   陈丫子想着这些,想起以前因为她们儿子闺女所受的委屈,她心里涌出一股狠劲儿,直接抓住王翠花的背,把她往外赶。   “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欠你家的啦,你还来讨债。”一边说,一边推王翠花,“陈建强那个瘪/三,只会在背后阴别人,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个蠢货,每天被他当狗使唤,你还不知道。”   陈丫子吃的不好,人瘦巴巴的,但王翠花好吃懒做,力气远没有干惯粗活的陈丫子大。   王翠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只嘴上叫嚣:“好你个命硬的寡妇,我为你好,让你多做好事,孝敬婆婆,你竟然还推我。”   陈丫子把她赶到门口,也不理会她的话,眼神冷冷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以前咱们就说,我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再给你们一分东西。你把这些话告诉陈建强,你们要是再来,那咱们就算算以前的事情。我家那酒鬼怎么就好好的没了。”   王翠花听不懂陈丫子最后一句,但也被陈丫子的话镇住了。她本来就怕陈丫子,如今只不过是仗着那死老太婆才敢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这会儿见陈丫子这么硬气,也不敢多说。   只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冲陈丫子喊:“命硬的寡妇,当谁想来找你呢。”   说完,王翠花跑的更快,直直的往门外冲,心里还抱怨着,陈丫子这么穷,怎么盖这么大的院子。   光顾着跑,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时,因为吵闹声,谢灵也不好进去,就站在门口。   王翠花直冲冲的跑过来,她手里的碗差点被跑出来的王翠花碰到。   “没见有人啊,傻叉。”撞到人,王翠花也不道歉,反而觉得是别人挡了她的路。   谢灵心里一怒,这人好没素质。没等她看清楚人,撞她那人已经跑远了。   陈丫子也看见了谢灵,走过来。   “谢灵来了。”这会儿,陈丫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见是谢灵,脸色更好,语气温和地说道,“刚才撞你的就是条疯狗,别理会她,等我哪天见了替你报仇。”   陈丫子从没这样说过话,谢灵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说道:“陈姐,你真好。”   一边说着,打量陈丫子一番,继续开口:“陈姐,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面貌也变了。   两人进了屋子,陈丫子给谢灵倒了一碗水,听她这话,不禁挑眉,说道:“是啊,想开了一些事情,心情好了。对了,你今天是干啥来了,两个闺女呢?怎么不带她们来。”   陈丫子对秋阳秋月喜欢得紧,面对两个闺女比面对谢灵的笑容还多。   谢灵笑笑:“她们在家里吃饭呢,我来就是给你们娘三送点吃的。”   说着,把碗上的布掀开,放在桌上,顿时一股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下,就连陈丫子都不自觉的吸吸鼻子,想多闻闻那个味道。更不用说早生黄丫两个孩子了。   刚刚王翠花到家里,陈丫子就把两个孩子待在厨房。   这会儿,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听到娘和谢姨姨说话的声音,再也在厨房待不住了。   陈丫子一直在做冰糖葫芦,两个月下来,也赚了不少钱。怕其他人看出问题,陈丫子不敢给两个孩子穿新衣服,但旧衣里面的棉花却都是新的。   棉花没有用票,是陈南生给她换的。   有了钱,陈丫子有了底气,给孩子时不时的做好吃的。早生黄丫穿的暖,吃的好,皮肤虽没有养回来,但气色好了很多。   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感慨。   初见,两人一脸的怯意,性子早熟,没有丝毫孩子气。   现在,看看跟她打招呼的早生黄丫,活泼有朝气。她不禁摸摸两人的头,说道:“这是姨姨专门给你们带的,把它端进厨房,和你们娘分着吃了。”   早生个子小,但已经有九岁,是个大孩子了,目不斜视,只仰头看着谢灵。   黄丫还小,眼睛控制不住的瞅瞅碗里的肉。   陈丫子目光柔和,看看直冒口水的闺女,说道:“早生把你谢姨姨的碗腾出来,然后带着妹妹去厨房吃吧。我和谢姨姨说几句话。”   早生点点头,看了看娘,说道:“我和妹妹吃一点,给娘留一半。”   陈丫子心里一软,点头答应。   两个孩子走了,谢灵笑笑:“陈姐,早生这孩子很懂事。”   陈丫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是我亏待了两个孩子。他们爹去的时候,早生已经记事。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就越发的懂事了。   不过,这些日子有了玩伴,比以前活泼了。咱们生产队有小学了,我想等下一年送他去念书。”   谢灵点头,称赞道:“念书是好的,不管将来如何,让孩子多学点东西肯定有用。”   早生那孩子每次听完故事,眼睛都是亮的。   陈丫子注意到儿子的变化后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送儿子闺女上学识字。   不过,“谢灵,你可以给两人起个名字吗?”陈丫子说这话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谢灵闻言惊讶片刻,起名字一般不都是亲属长辈在不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起吗?   陈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陈丫子看出她的惊讶,说道:“陈家亲属少,我也和他们断了关系。队里其他人家都不熟悉,而且她们也会顾忌我这个寡妇。”   面对谢灵,陈丫子觉得这谢什么好隐瞒的:“早生和黄丫的名字寓意都不怎么好。不求她们有多大成就,但也不想让她们像我这样坎坷。”以前没改是觉得孩子的名字到底是亲奶奶帮取得,她不好改。   “兄妹俩一个叫志安,一个叫志乐。有志气的志,平安喜乐的安、乐。陈姐觉得怎么样?”谢灵沉思片刻,说出两个名字,征求陈丫子的意见。   “志安,志乐。有志气,平安喜乐。”陈丫子喃喃自语,念着念着,眼眶湿润,说道:“好,就叫这个名字。” 第53章 生气   这个时候社员上户改名的程序比较简单。各大生产队的队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公社派出所一趟, 把自己生产队需要上户的人报上去, 然后就可以得到手写的户口本一张。   谢灵给早生黄丫两个孩子起好名字后,第二天,陈丫子拿着户口本就去原跃进家报上了。   黄丫还小, 不大懂名字的意义, 但早生却是高兴极了。志安, 比以前的名字好听多了。所以, 他一整天都是带着笑的。而志乐看着哥哥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志安和小伙伴们耍的时候,一听到别人还叫他早生,叫妹妹黄丫。他就严肃的进行纠正。   “我不叫早生了, 我娘说我以后叫志安, 妹妹叫志乐。有志气的志, 平安喜乐的安、乐。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志气的人,一辈子平安喜乐。”   “好了, 好了, 知道了, 早生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小孩子们叫早生叫习惯了,觉得志安非常绕口。而且, 后面什么有志气,平安喜乐的,他们表示根本听不懂,也不想听他炫耀。   而志安,听到她们的敷衍, 则是抿抿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什么。   只不过,之后的日子里,生产队的大人孩子们总能听到志安的纠正:“我叫志安,妹妹叫志乐。”   大人们乐的看热闹,听他说那么多遍,早就记住了。可还是早生早生的叫着。专门逗他玩。   而孩子们,经过志安连续十几天坚持不懈的纠正后,总算改口了。   早生黄丫也成了两人的过去式,现在还能记得,说不定再过几年,两人也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个名字。   当然这也是陈丫子希望的,她不希望所有人提起儿子闺女,永远都是那个因为早产出生所以叫早生的孩子,还有因为一出生就是黄毛的黄丫。   将近年底,地干的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前面的山削弱了北方来的大风,却又为谢家沟添了几分寒冷。   还有几天过年,谢家沟生产队就给社员们分红。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粮食丰收,猪也买了个好价钱。   所以,今年的工分价值是这些年来最多的,一天的工分合一块多钱。   谢灵家人少,谢爸谢妈在之前也就两个劳动力,所以工分不多,得的钱也不多,不过谢灵拿着几十块钱也很满足。   回去后,谢灵坐在炕上,点点炕桌上的钱和票,露出满意的笑容,活像个大财迷。而小财迷则是坐在对面的秋阳秋月。   “小姨,小姨,起床了。”   “小姨,太阳晒屁股了。”   谢灵躺在炕上,盖着大厚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听到俩小屁孩的声音,她呢喃一声:“你俩咋这么早,今儿不着急,再睡会。”   昨天谢灵和两个闺女说带她们去县城买东西。这不,两人期待的很,早早的就醒了。   两人已经在炕上醒着躺了一会儿,看屋里的挂钟,短针走到七,她们才叫谢灵。   谢灵说完,转了个身准备再次入睡。   “小姨,七点了,你不是说”   秋阳还没说完,谢灵砰的一声起来,“你说啥,竟然七点了。”   她快速把棉袄和袄裤套上,蹲下身子,一边穿着,一边跟两人说话:“你俩也快把穿衣服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炕上,秋阳秋月对视一眼,弯起嘴角,笑出声,秋月说:“小姨越来越懒了。”   秋阳:“冬天的时候,小姨变懒了。”   “徐叔叔应该来了。”   门口,谢灵没有往门缝处看,只急匆匆地打开大门。   果然,徐锐直挺挺地站在门外,他穿着军大衣,脚上一双军绿色棉鞋,手放在兜里。   脸上没有任何遮盖,脸颊被冻的通红。   徐锐在寒冷的空气中,依旧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地站着,突然大门打开,看到谢灵,他浑身的气势变缓,目光一柔。   他上前一步,说道:“这么早”想要靠近谢灵,突然想起自己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子是热的,但身上却是寒冷。于是停住脚,伸出手准备拉谢灵的手。   “告诉你来了叫我,你每次都不听。”谢灵一看徐锐红通通的脸,就知道他来了老大一会儿。   这人每次早来,但每次都不会喊人,就算他身子强健,可谢灵也会心疼。   越想,谢灵越觉得生气,忽视徐锐伸过来的手,不管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往前走。   徐锐伸过去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放回去。   谢灵有些冷漠的表情,让徐锐心里一纠,双手蜷缩,就那么停在那里。   谢灵走了几步,发现徐锐没有跟过来,转过身,见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军人打扮,直挺挺地站着,本来应该气势过人,却莫名地觉得可怜,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谢灵看着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站在那干啥,不进来啊,觉得外面比屋里好?”   被·抛弃·徐锐:不,外面没你,不好。可是,你生气了,没有说让不让我进去,所以我不敢进去。   心里想的多,但嘴上说不出来的徐锐,只沉默着乖乖地进屋。   屋里,听见谢灵进门的声音,西屋的秋阳秋月连忙喊到:“小姨,裤子不好穿。”   见徐锐进了堂屋,谢灵也没理他,只进卧室给两个闺女穿裤子。   对着两个孩子,谢灵没有把不好的情绪挂在脸上。一边给两人拽裤子,一边教导两人:“以后穿裤子,你们两个可以互相给对方拽,不用小姨,你们自己就能穿好。”   秋阳秋月乖巧地点点头。   谢灵笑笑,拍拍两人的头,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穿鞋。穿好到堂屋,自己倒水洗漱。小姨先去做饭。”   “不用我们烧火吗?”   “不用,你们徐叔叔来了,他帮小姨烧火。”   堂屋,徐锐没有坐只沉默地站在墙边,注视着通向西屋的木门,听谢灵温柔的声音,他目光不自觉的变柔。   谢灵出了西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徐锐。   她心里的气一下子消了,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帮我做饭。”   丢下这么一句话,谢灵迈出门槛去了厨房。   厨房里,两人一个看锅一个烧火,气氛沉默的很。   徐锐一贯是个不说话的,在部队时,他只知道训练,一天不说话也可以。   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也不会和战友沟通。   专业后,也是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他一般只做自己的工作,不会和同事进行不必要的沟通。   他在运输部工作了几个月,只有梁丰年一个熟人。   可是现在,面对谢灵,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谢灵,对不起,我错了。”   谢灵瞅他一眼,说道:“哪错了?”   “我不应该来那么早。”   谢灵一听他这话,感觉好笑的很。   她是因为他来的那么早才生气的吗?   他来的早倒成了错了,自己有那么不讲理吗?   本来不想搭理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徐锐专注的目光看向她,仿佛带着期盼,让谢灵不自觉的一颤。   “徐锐,你来的早,才是好的。是我有些懒了,我没有怪你这个。”说话时,谢灵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锐,语气变得温柔。   徐锐被她盯着,有些无措,又有些欢喜,谢灵看他意味着她不生气了。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急匆匆地反驳:“你不懒的。”   谢灵噗嗤一笑,同时心里柔软一片。   说话时,谢灵带着徐锐来到灶台旁边的角落。   厨房的墙早被谢灵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   谢灵虚虚的靠在墙上,在徐锐越发紧张的情绪下开口说道:“徐锐,外面天气太冷了,你虽然穿的厚,身体壮实,但我还是觉得你会冷。”说到这儿,谢灵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轻声继续说着:“我会担心你,还会心疼。”尤其是当你独自等待的时候。   前世的谢灵演过不少感情戏,那时她都能应付自如,可那些都是虚的,而现在却是真实的。   真实对这个男人说出在她看来有些肉麻的话。   所以她说完,就低下头,虚靠着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时的徐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里涨涨的,有些酸,还有这麻,更多的是喜悦。让他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亲密的接触,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   “灵灵,我很开心。”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叹息。   谢灵踮起脚,她的下巴抵在徐锐的肩膀处。   听到耳边的声音,心里有些柔软,徐锐总是很容易满足。她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他的反应就这么激动。   “所以,徐锐,以后你再这么早来,就不要在外面傻傻地站着。来了就叫我,不要在外面瞎等。冬天太冷了,每天都不想起来。”最后一句,谢灵不自觉的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着还噌噌徐锐的肩膀。   徐锐嘴唇微张,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说道:“那我以后晚点。”徐锐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但又不会让谢灵不舒服。   “好。”   谢灵靠在徐锐怀里,一时安静。突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谢灵连忙退开他的怀抱。   “米汤熬了。”一边说,一边找抹布,方便端锅。   徐锐则先她一步,直接把锅端起来放到一旁的桌上。   谢灵拍打他的胳膊,嗔怪道:“不垫着东西端,也不怕烫着。”   徐锐蹲着身子把火灭了,一边摇摇头,回应道:“不怕的。”不过想起刚才谢灵说的话,又开口说道:“我下次注意,用抹布垫上。”你不用担心。   谢灵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兴的心情,笑的时候不似以往的克制,罕见地露出八颗牙齿,说道:“知道就好。”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谢灵拽起徐锐的手:“米汤先搁在锅里,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第54章 年货   谢云云的娘李桃花打毛线在谢家沟是出了名的, 谢灵专门找她打了不少毛线, 给两个闺女、自己还有徐锐织了围脖和手套。   两个闺女是枣红色的,她自己是黑色的,而徐锐则和她一样的颜色。   本来, 谢灵是准备当做新年礼物送给徐锐的, 可谢灵现在太高兴了, 就想早点送出去了。   反正, 离过年也没几天了。谢灵这么想着,嘴角含笑,把围脖给徐锐戴上。   徐锐微微低头,迁就谢灵, 谢灵三下两下的给他系好。   黑色的围脖, 戴在徐锐脖子上, 一点不显得女气或是老气,反而冲淡了徐锐周身的凶悍, 衬得他温和了不少。   谢灵观察片刻, 冲他笑笑, 说道:“戴上很好看的。”   说着,又递给他手套, “试试手套,看大小怎么样。”徐锐手指修长,手掌宽大,谢灵是比照着她的手做得,做的时候则比她自己的整整大了一截。   “合适。”毛线不多, 手套织的不算细密,上面也没什么花样,但在徐锐看来这是最好的,最保暖的手套了。   他想称赞,想对谢灵说很多话,但最后只蹦出两个字。   谢灵也不介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明白徐锐的性子了。   见他戴着合适,谢灵放下心,随即说道:“屋子里暖和,把它们摘下来先放到桌上吧。咱们准备吃饭。”   徐锐听话的点点头。   吃过饭,徐锐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和谢灵去县城。   将近年根儿,为了方便队员们去公社甚至县城买年货,谢家沟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负责赶驴车。   坐驴车到公社或者县城,不贵,只一两毛就行。   而且,都是自家生产队的人,既方便又热闹。   不过,谢灵没有和队里的女人们一起去。   毕竟,她买的东西多,别人看着了,不管她们多嘴不,她是不想沾这种麻烦的。   供销社里,依旧是苇席吊顶、手工滋地,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电灯,瞬间上了一个档次。   里面顾客很多,徐锐把紧张的秋阳秋月拎在怀里,跟在谢灵身后排着队。   两个闺女戴着暗红色的围脖,两个大人则是黑色的围脖,一前一后站着,真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唯一令人讶异的,也就是谢灵的年纪了。   谢灵梳着两个辫子,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怎么也不像结了婚的人。   不过这会儿,大家急得买东西,也没有多想。   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轮到谢灵。   “陈姐,马上过年了,我想要颜色喜庆一点的布。不管劳动布还是平纹,都可以。”谢灵站在柜台前,笑着说道。   她口中的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   秋阳秋月的棉袄棉裤上也有几个补丁,但那是谢灵专门往新布料剪了洞,再重新补上的。   加之, 都是暗色系的劳动布, 看着不怎么新。   不过, 秋阳秋月穿着暖和极了。   而其她几个女孩儿身上的棉衣棉裤却是真的破旧。有的是哥哥姐姐传下来的棉袄, 有的则是穿了好几年的衣服,一点都不保暖。   她们手和脸露在外面,冻的红通通的,但丝毫不影响她们耍的兴致。   “哇, 秋月踩线了, 快下来吧。”这边, 秋月犯规,就有另一方的女孩儿叫道。   然后, 秋月下来, 换秋阳上场。   这时候, 栓子高兴的跑过来,黑黑的小脸,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拦住秋阳,说道:“秋阳,你看我给你带啥子来了。”   旁边几个女孩本来本来是生气的,她们玩的好好的, 栓子就过来捣乱。不过,当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几个女孩儿一下子围上去。   纷纷开口   “这是今天的猪水泡吗?”   “唉,又被栓子夺了,我哥明明说他这次抢了让我玩的。”   “好透明啊,会不会一扎就破?”      栓子平时不仅调皮捣蛋,还凶得很,几个女孩儿不敢大声问他,只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小声讨论。   栓子不搭理旁边几个女孩儿,只笑嘻嘻地看着秋阳。   以前在罗家湾的时候,秋阳秋月小小的就被王娣来拘在家里干活,没去过杀猪宴现场,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秋阳接过透明的类似水泡的玩意,仰起头问道:“栓子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皂荚吹得泡泡啊。”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栓子,这会儿在秋阳面前显得格外内秀,他挠挠头。   平时秋阳秋月好给她们讲故事,知道的东西最多,没想到她竟然连猪水泡都不知道。   栓子这会儿心里窃喜,终于有秋阳不知道的东西了,他嘴上笑开了花,说道:“这是猪水泡,从猪身上弄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次被我抢到手了。”说到这儿,他尽显得意,“不,应该是每次都能被我弄到手。”   然后,他又磨磨噌噌地开口:“我都玩这东西玩腻了,所以这个给你。”   “谢谢栓子哥。那我可以和妹妹,小丽她们一起耍吗?”这段时间,秋阳和栓子他们早就熟了,这会儿也不拒绝。   但是,看看拉着她手眼睛亮晶晶的妹妹,自己一旁眼神期待的女孩儿们,她非常礼貌的向栓子开口。   来到谢家几个月,秋阳姐妹被谢灵养的胖了不少,脸上有肉了,皮肤也不再是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了,加之谢灵十分注意小孩子的皮肤保养,反而比普通乡下女孩儿多了几分白嫩。剪掉的头发经过几个月也长长了不少,可以扎辫子了。   秋阳继承了谢家人的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同于秋月的机灵古怪,反而软软糯糯。   秋阳妹妹真可爱啊,栓子被秋阳这样注视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了,随即有些别扭的开口:“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想和谁耍和谁耍。”   “谢谢栓子哥,你真好。”   一旁的女孩子们,听到他这么说,十分高兴地笑起来,然后又聚在一起。   听到秋阳道谢的声音,其他女孩儿也不怕他了,不自觉的也向他表示感谢。   “谢谢栓子。”   “谢谢栓子哥。”      栓子站在一旁,抿着嘴,不自在极了。他还没听过这么多人感谢他呢。不过,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秋阳,他咧嘴笑开。   这边,被他遗忘的弟弟根生也追过来,见到他哥在那傻笑。   “臭栓子,我刚才差点被那群臭蛋们追住,你还在这儿傻笑。”根生说起这个一脸火大,“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栓子比根生大两岁,比他弟高半个头,这会儿小大人般摸摸他弟的头,说道:“根生,下次让你当先锋。”这种话,栓子说了两年,一点也不腻。   不过,只要根生相信就行了。   “哼,你说的,可别忘了。”说到这儿,他瞅瞅他哥的手,奇怪道:“哥啊,猪水泡呢?咱们一会儿偷偷拿回家耍一耍。每次娘都不让咱们耍皂荚,只能耍这个了。”   “我给秋阳了,那不是,那群女生在那丢呢!”栓子指了一群女生。   “啊,啊,栓子,你赔给我。”   两个兄弟在这儿自相残杀,其他小孩儿也追上来,看见兄弟俩,也跑过去闹成一团。   这边,猪已经被大人们处理好,就等着队长分猪肉了。   谢家沟生产队凡是十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这儿,大多数都穿着有衅旧的棉衣,一看就挡不住风的。   这会儿虽是晌午,有太阳照着,但零下几度的气温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这都浇不灭大家眼底的火热。   妇女抱着婴儿聚在一起说着闲话,偶尔夹杂着一阵笑声。   姑娘们像以往开会那样纳着鞋底儿,不过嘴上却是讨论舞台剧,讨论红/歌。冲伙伴发表自己的看法,自己喜欢的歌,自己喜欢的剧。   说话时,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精神气儿,惹得队里未成家的小伙子们一阵看。   男人们抽着闷烟儿,不时地说几句荤话。   大人及小孩们大多脸色泛黄,眼神不时地瞅瞅前面戏台子上面那头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肉。   女人们看着肉,想着明天该怎样变着戏法似地弄出几个菜,让辛苦了很久的丈夫和孩子吃喝得舒服。   而男人们则考虑得更远,心里老是在盘算,今年冬天一定养好精神,争取明年更有力,干的更多,挣更多的工分,上养起老爹娘,下养媳妇和孩子。   原跃进一脸笑容,站在戏台子上,看向下面的众人,说道:“今天,咱们分猪肉还按以往的规矩走。人头六,工分四。工分少的,人口少的,也不用怕,今年咱们的猪肥,保证每家都能分个几斤。”   说到这儿,他又一拐弯:“今年猪能这么肥,首先是谢灵同志给咱们出了好主意,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着嘞。”   “知道。”      “其次,这也多亏了猪场的四位女同志,她们每天在猪场伺候猪的吃喝拉撒,大家同意不?”   这个时候,生产队一般都是队长的一言堂,但是原跃进比较喜欢听取众人意见。   “同意。”   “同意嘞。”      听到下面人的回应,他满意一笑,开口说道:“所以,我决定分猪肉的时候,让谢灵同志先选,然后在人六工四分基础上,再给她加两斤猪肉。四位在猪场上工的女同志随后选,加一斤肉。”   原跃进说完,下面的人表情各异,当然他也不管众人的想法,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说了句:“开始。”   谢灵对于队长的优待也不客气,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走到台上。   礼貌地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笑笑,然后说道:“师傅,您多给我来点肋条肉吧!”   一旁记录员念道:“谢灵家,三斤肉,加两斤,一共五斤肉。”   师傅也就是大壮,被她笑的脸红,这闺女长的太好看了,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劝她:“全要肋条肉?肋条肉可不能榨油。”   “那就来三斤肋条肉,两斤肥肉。”谢灵其实不太喜欢猪油的那个腥味,但想想就能分泌出一大片口水。算了,还是要点肥肉,榨油吧!所以,十分痛快地领会了师傅的好意。   现在肚里太缺肉腥味了,本来想的是让徐锐多带点植物油的,可是,她十分可耻的管不住自己的内心,还是先吃猪肉吧。也就是腥了点,其实还挺好吃的。   大汉十分痛快地给谢灵割了五斤好肉,谢灵满意的掂了掂。走下台的时候,颇有一种领奖后的喜悦。   看到谢灵的肉,众人又是一顿羡慕,肋条肉不说,虽然它在后世受到大家欢迎。但现在,众人最喜欢得还是白花花的大肥肉。就如同谢灵手里那块,看着就知道能榨出不少油。   接下来是李桂香,陈丫子等人。   谢灵、李桂香她们,大家无话可说,但对陈丫子却颇为鄙视。   这寡妇竟然能在众人之前选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最后选的。   尤其是陈丫子原来的二弟妹王翠花,看着陈丫子上台,红了眼,走上前就想闹一闹。   结果,就看到队长原跃进严肃的脸,吓得她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就被人拽住。   原跃进皱着眉头,陈家那些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私底下她们闹得再过分,原跃进作为队长但也不好管陈家自家事。   所以,他只能暗中照顾一下陈丫子,让她进猪场。   可这陈家二媳妇是个没眼色,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闹。也不怕人家受不了把事情露出来。   台下,陈建强拽住自己媳妇,低着头,粗声粗气地说道:“你疯了,这是啥地方,你也敢闹腾。”   王翠花被丈夫拽住,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陈丫子那个寡妇今年怎么能分那么多肉,还紧着她挑。我得说一说,让大家知道她可是命硬的寡妇。”   陈建强闻言脸色更黑,看看四周,轻声道:“现在就让她分那么多肉,她吃不完,孝敬孝敬婆婆也是好的。”   陈建强说话时声音低,但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阴狠。王翠花不自觉的打了个颤,随即眉开颜笑:“你说得对,那么多她们娘三那干巴巴的身子哪能吃得下,是该孝敬孝敬咱娘。等我回去了就跟她说。”   夫妻俩说话避着众人,大家也没关注两人,注意力只在猪肉上。   原跃进在一旁监督,记录员念到一户,负责分猪肉的大汉就发一户。   没有人说不好,不敢挤、不敢闹,没分到自家的时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别人走上台。   轮到自家了,就眉开颜笑,高兴的上台选猪肉。 第52章 起名字   “哇, 小姨, 好多肉啊!”   秋阳秋月耍了一会儿来找谢灵,就见到她手里的肉。-秋月语气赞叹,秋阳没有说话, 但目光火热地看着她手里的大白肉。   谢灵掂掂手里的猪肉, 露出笑容, 对两人说道:“走, 咱回家,小姨给你们做红烧肉。”   两个闺女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谢灵手里的肉带了光。   之前,小姨和徐叔叔带她们去过一次县城, 吃过一顿红烧肉。   那肉的滋味好吃极了, 两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不禁舔舔嘴。   “小姨,咱们快点回家吧!”   “是啊, 快点回去, 我饿了。”   谢灵想要摸摸两人, 但腾不出手,只笑着调侃:“两个小馋鬼。”说罢, 她不自觉的地加快脚步。不光闺女馋肉,其实她也馋了呢!   谢家厨房   谢灵焖好米饭,才准备做红烧肉。   她把肉放在案板上,将带皮五花肉切成长条,准备葱和姜。蒜是没有的, 因为太贵了。   秋阳秋月负责烧火,谢灵把锅坐上。   锅红了后,放油。   徐锐经常给陈丫子带冰糖,连带着谢家也有不少。   谢灵把冰糖下到锅里,炒至色呈深红色,然后倒肉块继续煸炒。   目的不仅在于入味,还要上色。   之后下葱姜、煸炒出香味,加清水。接着把早已调好的淀粉勾芡。   期间,肉的咸香味不断传来,躲在下面烧火的秋阳秋月不禁吸吸鼻子,看向灶台,眼神越发的期待。   谢灵没时间注意两人,只盯着锅里的肉,注意色泽和火候。   做好后,谢灵没有立刻吃,给两个闺女弄上。她则是从锅里舀了小半碗肉。   “你们到家乖乖吃饭,小姨给陈婶婶家送点。”   自从谢灵和陈丫子合作后,她们俩就越来越熟悉了。   两人虽说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是独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处下来,陈丫子看着寡言少语,但谢灵却觉得她这人不错。   两人环境经历并不相同,但莫名地能说上话,简单说就是三观比较像。   陈丫子这两个月来,借早生黄丫的手给了秋阳秋月不少吃的。   后来,谢灵做了好东西也好给她拿点。   两人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性子,这样有来有往反而有几分默契的意味。   两家离得不远,最主要是谢家沟不大的缘故,谢灵拿着小碗用布捂着肉,不过一小会儿就到陈丫子家了。   陈家院墙低矮简陋,谢灵自己都能从墙头爬进去,更逞论那些不怀好意的,总之看着不安全得很。   但陈丫子家却是一次都没被人光顾过,一是因为陈家太穷了,没有鸡,也就没鸡蛋。   院里只有一间屋子,破破旧旧的。   加上陈丫子的脾气和外面说寡妇命硬的言论,没有人敢来陈丫子家捣乱。   所以,陈丫子家附近向来是最安静的地方了。   此时,低矮的土屋里倒是不怎么平静。   “陈丫子,你今年倒是好运得跟,白得了那么些肉。你可不能光顾着你们娘三吃,别忘了婆婆。她以前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去看看她,孝敬孝敬她。真是白眼狼。”王翠花坐在陈家的炕头上,神态自然,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腿蹬到灰扑扑的墙头上,一点都不见外。一边说着,一边拿嫌弃的眼神儿观察屋子。   以前,陈丫子还在陈家的时候,很有威严,面对她王翠花是有点发怵的,但想想她男人说的话,也就放松了。   “大嫂嘴硬心软,看着面冷,不好惹。但咱娘以前对大嫂不错,大嫂是个记恩的。你只要拿娘当借口,一定能拿上肉。   等你拿上肉了,今儿多做点,你也多吃点。”   想起她男人说的,王翠花一阵火热,以往分的那些肉,都轮不到她几块,这次可是答应多给她吃。想到肉,她一阵流口水。   不过,等她从幻想中醒过来,看到的就是陈丫子凉飕飕的眼神。   “你,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王翠花被吓了一跳,虚张声势的说道。   陈丫子心里冷笑,这两口子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吗。   以前,她觉得陈建强人再怎么坏,也不会亏待他娘。念着婆婆以前对她不错,陈家抚养她这么多娘的份上,不管自己再怎么穷,王翠花借东西的时候,自己总会满足她们。包括每年腊月分到的猪肉,总要给她们一大半。   可是,她看到的是什么,好吃的总是陈建强和他那个儿子的,婆婆伺候他们一家,也没有让陈建强对她好点。   而她婆婆,性子泼辣,但总觉得自己的根在儿子上面。老大去了,她靠的就是二儿子,大孙子。丝毫不抱怨,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也不会跟自己出来。   陈丫子不是好脾气,面对这样的一家,她受够了。   尤其是看到笑容越来越多的儿子闺女,她不会再忍着陈家人,就算看在那死去的酒鬼的面上也不行。   陈丫子想着这些,想起以前因为她们儿子闺女所受的委屈,她心里涌出一股狠劲儿,直接抓住王翠花的背,把她往外赶。   “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欠你家的啦,你还来讨债。”一边说,一边推王翠花,“陈建强那个瘪/三,只会在背后阴别人,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个蠢货,每天被他当狗使唤,你还不知道。”   陈丫子吃的不好,人瘦巴巴的,但王翠花好吃懒做,力气远没有干惯粗活的陈丫子大。   王翠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只嘴上叫嚣:“好你个命硬的寡妇,我为你好,让你多做好事,孝敬婆婆,你竟然还推我。”   陈丫子把她赶到门口,也不理会她的话,眼神冷冷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以前咱们就说,我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再给你们一分东西。你把这些话告诉陈建强,你们要是再来,那咱们就算算以前的事情。我家那酒鬼怎么就好好的没了。”   王翠花听不懂陈丫子最后一句,但也被陈丫子的话镇住了。她本来就怕陈丫子,如今只不过是仗着那死老太婆才敢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这会儿见陈丫子这么硬气,也不敢多说。   只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冲陈丫子喊:“命硬的寡妇,当谁想来找你呢。”   说完,王翠花跑的更快,直直的往门外冲,心里还抱怨着,陈丫子这么穷,怎么盖这么大的院子。   光顾着跑,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时,因为吵闹声,谢灵也不好进去,就站在门口。   王翠花直冲冲的跑过来,她手里的碗差点被跑出来的王翠花碰到。   “没见有人啊,傻叉。”撞到人,王翠花也不道歉,反而觉得是别人挡了她的路。   谢灵心里一怒,这人好没素质。没等她看清楚人,撞她那人已经跑远了。   陈丫子也看见了谢灵,走过来。   “谢灵来了。”这会儿,陈丫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见是谢灵,脸色更好,语气温和地说道,“刚才撞你的就是条疯狗,别理会她,等我哪天见了替你报仇。”   陈丫子从没这样说过话,谢灵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说道:“陈姐,你真好。”   一边说着,打量陈丫子一番,继续开口:“陈姐,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面貌也变了。   两人进了屋子,陈丫子给谢灵倒了一碗水,听她这话,不禁挑眉,说道:“是啊,想开了一些事情,心情好了。对了,你今天是干啥来了,两个闺女呢?怎么不带她们来。”   陈丫子对秋阳秋月喜欢得紧,面对两个闺女比面对谢灵的笑容还多。   谢灵笑笑:“她们在家里吃饭呢,我来就是给你们娘三送点吃的。”   说着,把碗上的布掀开,放在桌上,顿时一股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下,就连陈丫子都不自觉的吸吸鼻子,想多闻闻那个味道。更不用说早生黄丫两个孩子了。   刚刚王翠花到家里,陈丫子就把两个孩子待在厨房。   这会儿,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听到娘和谢姨姨说话的声音,再也在厨房待不住了。   陈丫子一直在做冰糖葫芦,两个月下来,也赚了不少钱。怕其他人看出问题,陈丫子不敢给两个孩子穿新衣服,但旧衣里面的棉花却都是新的。   棉花没有用票,是陈南生给她换的。   有了钱,陈丫子有了底气,给孩子时不时的做好吃的。早生黄丫穿的暖,吃的好,皮肤虽没有养回来,但气色好了很多。   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感慨。   初见,两人一脸的怯意,性子早熟,没有丝毫孩子气。   现在,看看跟她打招呼的早生黄丫,活泼有朝气。她不禁摸摸两人的头,说道:“这是姨姨专门给你们带的,把它端进厨房,和你们娘分着吃了。”   早生个子小,但已经有九岁,是个大孩子了,目不斜视,只仰头看着谢灵。   黄丫还小,眼睛控制不住的瞅瞅碗里的肉。   陈丫子目光柔和,看看直冒口水的闺女,说道:“早生把你谢姨姨的碗腾出来,然后带着妹妹去厨房吃吧。我和谢姨姨说几句话。”   早生点点头,看了看娘,说道:“我和妹妹吃一点,给娘留一半。”   陈丫子心里一软,点头答应。   两个孩子走了,谢灵笑笑:“陈姐,早生这孩子很懂事。”   陈丫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是我亏待了两个孩子。他们爹去的时候,早生已经记事。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就越发的懂事了。   不过,这些日子有了玩伴,比以前活泼了。咱们生产队有小学了,我想等下一年送他去念书。”   谢灵点头,称赞道:“念书是好的,不管将来如何,让孩子多学点东西肯定有用。”   早生那孩子每次听完故事,眼睛都是亮的。   陈丫子注意到儿子的变化后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送儿子闺女上学识字。   不过,“谢灵,你可以给两人起个名字吗?”陈丫子说这话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谢灵闻言惊讶片刻,起名字一般不都是亲属长辈在不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起吗?   陈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陈丫子看出她的惊讶,说道:“陈家亲属少,我也和他们断了关系。队里其他人家都不熟悉,而且她们也会顾忌我这个寡妇。”   面对谢灵,陈丫子觉得这谢什么好隐瞒的:“早生和黄丫的名字寓意都不怎么好。不求她们有多大成就,但也不想让她们像我这样坎坷。”以前没改是觉得孩子的名字到底是亲奶奶帮取得,她不好改。   “兄妹俩一个叫志安,一个叫志乐。有志气的志,平安喜乐的安、乐。陈姐觉得怎么样?”谢灵沉思片刻,说出两个名字,征求陈丫子的意见。   “志安,志乐。有志气,平安喜乐。”陈丫子喃喃自语,念着念着,眼眶湿润,说道:“好,就叫这个名字。” 第53章 生气   这个时候社员上户改名的程序比较简单。各大生产队的队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公社派出所一趟, 把自己生产队需要上户的人报上去, 然后就可以得到手写的户口本一张。   谢灵给早生黄丫两个孩子起好名字后,第二天,陈丫子拿着户口本就去原跃进家报上了。   黄丫还小, 不大懂名字的意义, 但早生却是高兴极了。志安, 比以前的名字好听多了。所以, 他一整天都是带着笑的。而志乐看着哥哥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志安和小伙伴们耍的时候,一听到别人还叫他早生,叫妹妹黄丫。他就严肃的进行纠正。   “我不叫早生了, 我娘说我以后叫志安, 妹妹叫志乐。有志气的志, 平安喜乐的安、乐。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志气的人,一辈子平安喜乐。”   “好了, 好了, 知道了, 早生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小孩子们叫早生叫习惯了,觉得志安非常绕口。而且, 后面什么有志气,平安喜乐的,他们表示根本听不懂,也不想听他炫耀。   而志安,听到她们的敷衍, 则是抿抿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什么。   只不过,之后的日子里,生产队的大人孩子们总能听到志安的纠正:“我叫志安,妹妹叫志乐。”   大人们乐的看热闹,听他说那么多遍,早就记住了。可还是早生早生的叫着。专门逗他玩。   而孩子们,经过志安连续十几天坚持不懈的纠正后,总算改口了。   早生黄丫也成了两人的过去式,现在还能记得,说不定再过几年,两人也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个名字。   当然这也是陈丫子希望的,她不希望所有人提起儿子闺女,永远都是那个因为早产出生所以叫早生的孩子,还有因为一出生就是黄毛的黄丫。   将近年底,地干的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前面的山削弱了北方来的大风,却又为谢家沟添了几分寒冷。   还有几天过年,谢家沟生产队就给社员们分红。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粮食丰收,猪也买了个好价钱。   所以,今年的工分价值是这些年来最多的,一天的工分合一块多钱。   谢灵家人少,谢爸谢妈在之前也就两个劳动力,所以工分不多,得的钱也不多,不过谢灵拿着几十块钱也很满足。   回去后,谢灵坐在炕上,点点炕桌上的钱和票,露出满意的笑容,活像个大财迷。而小财迷则是坐在对面的秋阳秋月。   “小姨,小姨,起床了。”   “小姨,太阳晒屁股了。”   谢灵躺在炕上,盖着大厚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听到俩小屁孩的声音,她呢喃一声:“你俩咋这么早,今儿不着急,再睡会。”   昨天谢灵和两个闺女说带她们去县城买东西。这不,两人期待的很,早早的就醒了。   两人已经在炕上醒着躺了一会儿,看屋里的挂钟,短针走到七,她们才叫谢灵。   谢灵说完,转了个身准备再次入睡。   “小姨,七点了,你不是说”   秋阳还没说完,谢灵砰的一声起来,“你说啥,竟然七点了。”   她快速把棉袄和袄裤套上,蹲下身子,一边穿着,一边跟两人说话:“你俩也快把穿衣服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炕上,秋阳秋月对视一眼,弯起嘴角,笑出声,秋月说:“小姨越来越懒了。”   秋阳:“冬天的时候,小姨变懒了。”   “徐叔叔应该来了。”   门口,谢灵没有往门缝处看,只急匆匆地打开大门。   果然,徐锐直挺挺地站在门外,他穿着军大衣,脚上一双军绿色棉鞋,手放在兜里。   脸上没有任何遮盖,脸颊被冻的通红。   徐锐在寒冷的空气中,依旧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地站着,突然大门打开,看到谢灵,他浑身的气势变缓,目光一柔。   他上前一步,说道:“这么早”想要靠近谢灵,突然想起自己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子是热的,但身上却是寒冷。于是停住脚,伸出手准备拉谢灵的手。   “告诉你来了叫我,你每次都不听。”谢灵一看徐锐红通通的脸,就知道他来了老大一会儿。   这人每次早来,但每次都不会喊人,就算他身子强健,可谢灵也会心疼。   越想,谢灵越觉得生气,忽视徐锐伸过来的手,不管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往前走。   徐锐伸过去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放回去。   谢灵有些冷漠的表情,让徐锐心里一纠,双手蜷缩,就那么停在那里。   谢灵走了几步,发现徐锐没有跟过来,转过身,见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军人打扮,直挺挺地站着,本来应该气势过人,却莫名地觉得可怜,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谢灵看着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站在那干啥,不进来啊,觉得外面比屋里好?”   被·抛弃·徐锐:不,外面没你,不好。可是,你生气了,没有说让不让我进去,所以我不敢进去。   心里想的多,但嘴上说不出来的徐锐,只沉默着乖乖地进屋。   屋里,听见谢灵进门的声音,西屋的秋阳秋月连忙喊到:“小姨,裤子不好穿。”   见徐锐进了堂屋,谢灵也没理他,只进卧室给两个闺女穿裤子。   对着两个孩子,谢灵没有把不好的情绪挂在脸上。一边给两人拽裤子,一边教导两人:“以后穿裤子,你们两个可以互相给对方拽,不用小姨,你们自己就能穿好。”   秋阳秋月乖巧地点点头。   谢灵笑笑,拍拍两人的头,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穿鞋。穿好到堂屋,自己倒水洗漱。小姨先去做饭。”   “不用我们烧火吗?”   “不用,你们徐叔叔来了,他帮小姨烧火。”   堂屋,徐锐没有坐只沉默地站在墙边,注视着通向西屋的木门,听谢灵温柔的声音,他目光不自觉的变柔。   谢灵出了西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徐锐。   她心里的气一下子消了,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帮我做饭。”   丢下这么一句话,谢灵迈出门槛去了厨房。   厨房里,两人一个看锅一个烧火,气氛沉默的很。   徐锐一贯是个不说话的,在部队时,他只知道训练,一天不说话也可以。   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也不会和战友沟通。   专业后,也是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他一般只做自己的工作,不会和同事进行不必要的沟通。   他在运输部工作了几个月,只有梁丰年一个熟人。   可是现在,面对谢灵,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谢灵,对不起,我错了。”   谢灵瞅他一眼,说道:“哪错了?”   “我不应该来那么早。”   谢灵一听他这话,感觉好笑的很。   她是因为他来的那么早才生气的吗?   他来的早倒成了错了,自己有那么不讲理吗?   本来不想搭理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徐锐专注的目光看向她,仿佛带着期盼,让谢灵不自觉的一颤。   “徐锐,你来的早,才是好的。是我有些懒了,我没有怪你这个。”说话时,谢灵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锐,语气变得温柔。   徐锐被她盯着,有些无措,又有些欢喜,谢灵看他意味着她不生气了。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急匆匆地反驳:“你不懒的。”   谢灵噗嗤一笑,同时心里柔软一片。   说话时,谢灵带着徐锐来到灶台旁边的角落。   厨房的墙早被谢灵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   谢灵虚虚的靠在墙上,在徐锐越发紧张的情绪下开口说道:“徐锐,外面天气太冷了,你虽然穿的厚,身体壮实,但我还是觉得你会冷。”说到这儿,谢灵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轻声继续说着:“我会担心你,还会心疼。”尤其是当你独自等待的时候。   前世的谢灵演过不少感情戏,那时她都能应付自如,可那些都是虚的,而现在却是真实的。   真实对这个男人说出在她看来有些肉麻的话。   所以她说完,就低下头,虚靠着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时的徐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里涨涨的,有些酸,还有这麻,更多的是喜悦。让他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亲密的接触,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   “灵灵,我很开心。”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叹息。   谢灵踮起脚,她的下巴抵在徐锐的肩膀处。   听到耳边的声音,心里有些柔软,徐锐总是很容易满足。她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他的反应就这么激动。   “所以,徐锐,以后你再这么早来,就不要在外面傻傻地站着。来了就叫我,不要在外面瞎等。冬天太冷了,每天都不想起来。”最后一句,谢灵不自觉的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着还噌噌徐锐的肩膀。   徐锐嘴唇微张,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说道:“那我以后晚点。”徐锐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但又不会让谢灵不舒服。   “好。”   谢灵靠在徐锐怀里,一时安静。突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谢灵连忙退开他的怀抱。   “米汤熬了。”一边说,一边找抹布,方便端锅。   徐锐则先她一步,直接把锅端起来放到一旁的桌上。   谢灵拍打他的胳膊,嗔怪道:“不垫着东西端,也不怕烫着。”   徐锐蹲着身子把火灭了,一边摇摇头,回应道:“不怕的。”不过想起刚才谢灵说的话,又开口说道:“我下次注意,用抹布垫上。”你不用担心。   谢灵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兴的心情,笑的时候不似以往的克制,罕见地露出八颗牙齿,说道:“知道就好。”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谢灵拽起徐锐的手:“米汤先搁在锅里,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第54章 年货   谢云云的娘李桃花打毛线在谢家沟是出了名的, 谢灵专门找她打了不少毛线, 给两个闺女、自己还有徐锐织了围脖和手套。   两个闺女是枣红色的,她自己是黑色的,而徐锐则和她一样的颜色。   本来, 谢灵是准备当做新年礼物送给徐锐的, 可谢灵现在太高兴了, 就想早点送出去了。   反正, 离过年也没几天了。谢灵这么想着,嘴角含笑,把围脖给徐锐戴上。   徐锐微微低头,迁就谢灵, 谢灵三下两下的给他系好。   黑色的围脖, 戴在徐锐脖子上, 一点不显得女气或是老气,反而冲淡了徐锐周身的凶悍, 衬得他温和了不少。   谢灵观察片刻, 冲他笑笑, 说道:“戴上很好看的。”   说着,又递给他手套, “试试手套,看大小怎么样。”徐锐手指修长,手掌宽大,谢灵是比照着她的手做得,做的时候则比她自己的整整大了一截。   “合适。”毛线不多, 手套织的不算细密,上面也没什么花样,但在徐锐看来这是最好的,最保暖的手套了。   他想称赞,想对谢灵说很多话,但最后只蹦出两个字。   谢灵也不介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明白徐锐的性子了。   见他戴着合适,谢灵放下心,随即说道:“屋子里暖和,把它们摘下来先放到桌上吧。咱们准备吃饭。”   徐锐听话的点点头。   吃过饭,徐锐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和谢灵去县城。   将近年根儿,为了方便队员们去公社甚至县城买年货,谢家沟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负责赶驴车。   坐驴车到公社或者县城,不贵,只一两毛就行。   而且,都是自家生产队的人,既方便又热闹。   不过,谢灵没有和队里的女人们一起去。   毕竟,她买的东西多,别人看着了,不管她们多嘴不,她是不想沾这种麻烦的。   供销社里,依旧是苇席吊顶、手工滋地,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电灯,瞬间上了一个档次。   里面顾客很多,徐锐把紧张的秋阳秋月拎在怀里,跟在谢灵身后排着队。   两个闺女戴着暗红色的围脖,两个大人则是黑色的围脖,一前一后站着,真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唯一令人讶异的,也就是谢灵的年纪了。   谢灵梳着两个辫子,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怎么也不像结了婚的人。   不过这会儿,大家急得买东西,也没有多想。   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轮到谢灵。   “陈姐,马上过年了,我想要颜色喜庆一点的布。不管劳动布还是平纹,都可以。”谢灵站在柜台前,笑着说道。   她口中的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   秋阳秋月的棉袄棉裤上也有几个补丁,但那是谢灵专门往新布料剪了洞,再重新补上的。   加之, 都是暗色系的劳动布, 看着不怎么新。   不过, 秋阳秋月穿着暖和极了。   而其她几个女孩儿身上的棉衣棉裤却是真的破旧。有的是哥哥姐姐传下来的棉袄, 有的则是穿了好几年的衣服,一点都不保暖。   她们手和脸露在外面,冻的红通通的,但丝毫不影响她们耍的兴致。   “哇, 秋月踩线了, 快下来吧。”这边, 秋月犯规,就有另一方的女孩儿叫道。   然后, 秋月下来, 换秋阳上场。   这时候, 栓子高兴的跑过来,黑黑的小脸,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拦住秋阳,说道:“秋阳,你看我给你带啥子来了。”   旁边几个女孩本来本来是生气的,她们玩的好好的, 栓子就过来捣乱。不过,当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几个女孩儿一下子围上去。   纷纷开口   “这是今天的猪水泡吗?”   “唉,又被栓子夺了,我哥明明说他这次抢了让我玩的。”   “好透明啊,会不会一扎就破?”      栓子平时不仅调皮捣蛋,还凶得很,几个女孩儿不敢大声问他,只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小声讨论。   栓子不搭理旁边几个女孩儿,只笑嘻嘻地看着秋阳。   以前在罗家湾的时候,秋阳秋月小小的就被王娣来拘在家里干活,没去过杀猪宴现场,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秋阳接过透明的类似水泡的玩意,仰起头问道:“栓子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皂荚吹得泡泡啊。”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栓子,这会儿在秋阳面前显得格外内秀,他挠挠头。   平时秋阳秋月好给她们讲故事,知道的东西最多,没想到她竟然连猪水泡都不知道。   栓子这会儿心里窃喜,终于有秋阳不知道的东西了,他嘴上笑开了花,说道:“这是猪水泡,从猪身上弄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次被我抢到手了。”说到这儿,他尽显得意,“不,应该是每次都能被我弄到手。”   然后,他又磨磨噌噌地开口:“我都玩这东西玩腻了,所以这个给你。”   “谢谢栓子哥。那我可以和妹妹,小丽她们一起耍吗?”这段时间,秋阳和栓子他们早就熟了,这会儿也不拒绝。   但是,看看拉着她手眼睛亮晶晶的妹妹,自己一旁眼神期待的女孩儿们,她非常礼貌的向栓子开口。   来到谢家几个月,秋阳姐妹被谢灵养的胖了不少,脸上有肉了,皮肤也不再是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了,加之谢灵十分注意小孩子的皮肤保养,反而比普通乡下女孩儿多了几分白嫩。剪掉的头发经过几个月也长长了不少,可以扎辫子了。   秋阳继承了谢家人的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同于秋月的机灵古怪,反而软软糯糯。   秋阳妹妹真可爱啊,栓子被秋阳这样注视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了,随即有些别扭的开口:“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想和谁耍和谁耍。”   “谢谢栓子哥,你真好。”   一旁的女孩子们,听到他这么说,十分高兴地笑起来,然后又聚在一起。   听到秋阳道谢的声音,其他女孩儿也不怕他了,不自觉的也向他表示感谢。   “谢谢栓子。”   “谢谢栓子哥。”      栓子站在一旁,抿着嘴,不自在极了。他还没听过这么多人感谢他呢。不过,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秋阳,他咧嘴笑开。   这边,被他遗忘的弟弟根生也追过来,见到他哥在那傻笑。   “臭栓子,我刚才差点被那群臭蛋们追住,你还在这儿傻笑。”根生说起这个一脸火大,“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栓子比根生大两岁,比他弟高半个头,这会儿小大人般摸摸他弟的头,说道:“根生,下次让你当先锋。”这种话,栓子说了两年,一点也不腻。   不过,只要根生相信就行了。   “哼,你说的,可别忘了。”说到这儿,他瞅瞅他哥的手,奇怪道:“哥啊,猪水泡呢?咱们一会儿偷偷拿回家耍一耍。每次娘都不让咱们耍皂荚,只能耍这个了。”   “我给秋阳了,那不是,那群女生在那丢呢!”栓子指了一群女生。   “啊,啊,栓子,你赔给我。”   两个兄弟在这儿自相残杀,其他小孩儿也追上来,看见兄弟俩,也跑过去闹成一团。   这边,猪已经被大人们处理好,就等着队长分猪肉了。   谢家沟生产队凡是十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这儿,大多数都穿着有衅旧的棉衣,一看就挡不住风的。   这会儿虽是晌午,有太阳照着,但零下几度的气温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这都浇不灭大家眼底的火热。   妇女抱着婴儿聚在一起说着闲话,偶尔夹杂着一阵笑声。   姑娘们像以往开会那样纳着鞋底儿,不过嘴上却是讨论舞台剧,讨论红/歌。冲伙伴发表自己的看法,自己喜欢的歌,自己喜欢的剧。   说话时,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精神气儿,惹得队里未成家的小伙子们一阵看。   男人们抽着闷烟儿,不时地说几句荤话。   大人及小孩们大多脸色泛黄,眼神不时地瞅瞅前面戏台子上面那头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肉。   女人们看着肉,想着明天该怎样变着戏法似地弄出几个菜,让辛苦了很久的丈夫和孩子吃喝得舒服。   而男人们则考虑得更远,心里老是在盘算,今年冬天一定养好精神,争取明年更有力,干的更多,挣更多的工分,上养起老爹娘,下养媳妇和孩子。   原跃进一脸笑容,站在戏台子上,看向下面的众人,说道:“今天,咱们分猪肉还按以往的规矩走。人头六,工分四。工分少的,人口少的,也不用怕,今年咱们的猪肥,保证每家都能分个几斤。”   说到这儿,他又一拐弯:“今年猪能这么肥,首先是谢灵同志给咱们出了好主意,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着嘞。”   “知道。”      “其次,这也多亏了猪场的四位女同志,她们每天在猪场伺候猪的吃喝拉撒,大家同意不?”   这个时候,生产队一般都是队长的一言堂,但是原跃进比较喜欢听取众人意见。   “同意。”   “同意嘞。”      听到下面人的回应,他满意一笑,开口说道:“所以,我决定分猪肉的时候,让谢灵同志先选,然后在人六工四分基础上,再给她加两斤猪肉。四位在猪场上工的女同志随后选,加一斤肉。”   原跃进说完,下面的人表情各异,当然他也不管众人的想法,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说了句:“开始。”   谢灵对于队长的优待也不客气,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走到台上。   礼貌地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笑笑,然后说道:“师傅,您多给我来点肋条肉吧!”   一旁记录员念道:“谢灵家,三斤肉,加两斤,一共五斤肉。”   师傅也就是大壮,被她笑的脸红,这闺女长的太好看了,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劝她:“全要肋条肉?肋条肉可不能榨油。”   “那就来三斤肋条肉,两斤肥肉。”谢灵其实不太喜欢猪油的那个腥味,但想想就能分泌出一大片口水。算了,还是要点肥肉,榨油吧!所以,十分痛快地领会了师傅的好意。   现在肚里太缺肉腥味了,本来想的是让徐锐多带点植物油的,可是,她十分可耻的管不住自己的内心,还是先吃猪肉吧。也就是腥了点,其实还挺好吃的。   大汉十分痛快地给谢灵割了五斤好肉,谢灵满意的掂了掂。走下台的时候,颇有一种领奖后的喜悦。   看到谢灵的肉,众人又是一顿羡慕,肋条肉不说,虽然它在后世受到大家欢迎。但现在,众人最喜欢得还是白花花的大肥肉。就如同谢灵手里那块,看着就知道能榨出不少油。   接下来是李桂香,陈丫子等人。   谢灵、李桂香她们,大家无话可说,但对陈丫子却颇为鄙视。   这寡妇竟然能在众人之前选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最后选的。   尤其是陈丫子原来的二弟妹王翠花,看着陈丫子上台,红了眼,走上前就想闹一闹。   结果,就看到队长原跃进严肃的脸,吓得她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就被人拽住。   原跃进皱着眉头,陈家那些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私底下她们闹得再过分,原跃进作为队长但也不好管陈家自家事。   所以,他只能暗中照顾一下陈丫子,让她进猪场。   可这陈家二媳妇是个没眼色,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闹。也不怕人家受不了把事情露出来。   台下,陈建强拽住自己媳妇,低着头,粗声粗气地说道:“你疯了,这是啥地方,你也敢闹腾。”   王翠花被丈夫拽住,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陈丫子那个寡妇今年怎么能分那么多肉,还紧着她挑。我得说一说,让大家知道她可是命硬的寡妇。”   陈建强闻言脸色更黑,看看四周,轻声道:“现在就让她分那么多肉,她吃不完,孝敬孝敬婆婆也是好的。”   陈建强说话时声音低,但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阴狠。王翠花不自觉的打了个颤,随即眉开颜笑:“你说得对,那么多她们娘三那干巴巴的身子哪能吃得下,是该孝敬孝敬咱娘。等我回去了就跟她说。”   夫妻俩说话避着众人,大家也没关注两人,注意力只在猪肉上。   原跃进在一旁监督,记录员念到一户,负责分猪肉的大汉就发一户。   没有人说不好,不敢挤、不敢闹,没分到自家的时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别人走上台。   轮到自家了,就眉开颜笑,高兴的上台选猪肉。 第52章 起名字   “哇, 小姨, 好多肉啊!”   秋阳秋月耍了一会儿来找谢灵,就见到她手里的肉。-秋月语气赞叹,秋阳没有说话, 但目光火热地看着她手里的大白肉。   谢灵掂掂手里的猪肉, 露出笑容, 对两人说道:“走, 咱回家,小姨给你们做红烧肉。”   两个闺女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谢灵手里的肉带了光。   之前,小姨和徐叔叔带她们去过一次县城, 吃过一顿红烧肉。   那肉的滋味好吃极了, 两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不禁舔舔嘴。   “小姨,咱们快点回家吧!”   “是啊, 快点回去, 我饿了。”   谢灵想要摸摸两人, 但腾不出手,只笑着调侃:“两个小馋鬼。”说罢, 她不自觉的地加快脚步。不光闺女馋肉,其实她也馋了呢!   谢家厨房   谢灵焖好米饭,才准备做红烧肉。   她把肉放在案板上,将带皮五花肉切成长条,准备葱和姜。蒜是没有的, 因为太贵了。   秋阳秋月负责烧火,谢灵把锅坐上。   锅红了后,放油。   徐锐经常给陈丫子带冰糖,连带着谢家也有不少。   谢灵把冰糖下到锅里,炒至色呈深红色,然后倒肉块继续煸炒。   目的不仅在于入味,还要上色。   之后下葱姜、煸炒出香味,加清水。接着把早已调好的淀粉勾芡。   期间,肉的咸香味不断传来,躲在下面烧火的秋阳秋月不禁吸吸鼻子,看向灶台,眼神越发的期待。   谢灵没时间注意两人,只盯着锅里的肉,注意色泽和火候。   做好后,谢灵没有立刻吃,给两个闺女弄上。她则是从锅里舀了小半碗肉。   “你们到家乖乖吃饭,小姨给陈婶婶家送点。”   自从谢灵和陈丫子合作后,她们俩就越来越熟悉了。   两人虽说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是独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处下来,陈丫子看着寡言少语,但谢灵却觉得她这人不错。   两人环境经历并不相同,但莫名地能说上话,简单说就是三观比较像。   陈丫子这两个月来,借早生黄丫的手给了秋阳秋月不少吃的。   后来,谢灵做了好东西也好给她拿点。   两人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性子,这样有来有往反而有几分默契的意味。   两家离得不远,最主要是谢家沟不大的缘故,谢灵拿着小碗用布捂着肉,不过一小会儿就到陈丫子家了。   陈家院墙低矮简陋,谢灵自己都能从墙头爬进去,更逞论那些不怀好意的,总之看着不安全得很。   但陈丫子家却是一次都没被人光顾过,一是因为陈家太穷了,没有鸡,也就没鸡蛋。   院里只有一间屋子,破破旧旧的。   加上陈丫子的脾气和外面说寡妇命硬的言论,没有人敢来陈丫子家捣乱。   所以,陈丫子家附近向来是最安静的地方了。   此时,低矮的土屋里倒是不怎么平静。   “陈丫子,你今年倒是好运得跟,白得了那么些肉。你可不能光顾着你们娘三吃,别忘了婆婆。她以前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去看看她,孝敬孝敬她。真是白眼狼。”王翠花坐在陈家的炕头上,神态自然,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腿蹬到灰扑扑的墙头上,一点都不见外。一边说着,一边拿嫌弃的眼神儿观察屋子。   以前,陈丫子还在陈家的时候,很有威严,面对她王翠花是有点发怵的,但想想她男人说的话,也就放松了。   “大嫂嘴硬心软,看着面冷,不好惹。但咱娘以前对大嫂不错,大嫂是个记恩的。你只要拿娘当借口,一定能拿上肉。   等你拿上肉了,今儿多做点,你也多吃点。”   想起她男人说的,王翠花一阵火热,以往分的那些肉,都轮不到她几块,这次可是答应多给她吃。想到肉,她一阵流口水。   不过,等她从幻想中醒过来,看到的就是陈丫子凉飕飕的眼神。   “你,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王翠花被吓了一跳,虚张声势的说道。   陈丫子心里冷笑,这两口子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吗。   以前,她觉得陈建强人再怎么坏,也不会亏待他娘。念着婆婆以前对她不错,陈家抚养她这么多娘的份上,不管自己再怎么穷,王翠花借东西的时候,自己总会满足她们。包括每年腊月分到的猪肉,总要给她们一大半。   可是,她看到的是什么,好吃的总是陈建强和他那个儿子的,婆婆伺候他们一家,也没有让陈建强对她好点。   而她婆婆,性子泼辣,但总觉得自己的根在儿子上面。老大去了,她靠的就是二儿子,大孙子。丝毫不抱怨,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也不会跟自己出来。   陈丫子不是好脾气,面对这样的一家,她受够了。   尤其是看到笑容越来越多的儿子闺女,她不会再忍着陈家人,就算看在那死去的酒鬼的面上也不行。   陈丫子想着这些,想起以前因为她们儿子闺女所受的委屈,她心里涌出一股狠劲儿,直接抓住王翠花的背,把她往外赶。   “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欠你家的啦,你还来讨债。”一边说,一边推王翠花,“陈建强那个瘪/三,只会在背后阴别人,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个蠢货,每天被他当狗使唤,你还不知道。”   陈丫子吃的不好,人瘦巴巴的,但王翠花好吃懒做,力气远没有干惯粗活的陈丫子大。   王翠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只嘴上叫嚣:“好你个命硬的寡妇,我为你好,让你多做好事,孝敬婆婆,你竟然还推我。”   陈丫子把她赶到门口,也不理会她的话,眼神冷冷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以前咱们就说,我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再给你们一分东西。你把这些话告诉陈建强,你们要是再来,那咱们就算算以前的事情。我家那酒鬼怎么就好好的没了。”   王翠花听不懂陈丫子最后一句,但也被陈丫子的话镇住了。她本来就怕陈丫子,如今只不过是仗着那死老太婆才敢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这会儿见陈丫子这么硬气,也不敢多说。   只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冲陈丫子喊:“命硬的寡妇,当谁想来找你呢。”   说完,王翠花跑的更快,直直的往门外冲,心里还抱怨着,陈丫子这么穷,怎么盖这么大的院子。   光顾着跑,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时,因为吵闹声,谢灵也不好进去,就站在门口。   王翠花直冲冲的跑过来,她手里的碗差点被跑出来的王翠花碰到。   “没见有人啊,傻叉。”撞到人,王翠花也不道歉,反而觉得是别人挡了她的路。   谢灵心里一怒,这人好没素质。没等她看清楚人,撞她那人已经跑远了。   陈丫子也看见了谢灵,走过来。   “谢灵来了。”这会儿,陈丫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见是谢灵,脸色更好,语气温和地说道,“刚才撞你的就是条疯狗,别理会她,等我哪天见了替你报仇。”   陈丫子从没这样说过话,谢灵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说道:“陈姐,你真好。”   一边说着,打量陈丫子一番,继续开口:“陈姐,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面貌也变了。   两人进了屋子,陈丫子给谢灵倒了一碗水,听她这话,不禁挑眉,说道:“是啊,想开了一些事情,心情好了。对了,你今天是干啥来了,两个闺女呢?怎么不带她们来。”   陈丫子对秋阳秋月喜欢得紧,面对两个闺女比面对谢灵的笑容还多。   谢灵笑笑:“她们在家里吃饭呢,我来就是给你们娘三送点吃的。”   说着,把碗上的布掀开,放在桌上,顿时一股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下,就连陈丫子都不自觉的吸吸鼻子,想多闻闻那个味道。更不用说早生黄丫两个孩子了。   刚刚王翠花到家里,陈丫子就把两个孩子待在厨房。   这会儿,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听到娘和谢姨姨说话的声音,再也在厨房待不住了。   陈丫子一直在做冰糖葫芦,两个月下来,也赚了不少钱。怕其他人看出问题,陈丫子不敢给两个孩子穿新衣服,但旧衣里面的棉花却都是新的。   棉花没有用票,是陈南生给她换的。   有了钱,陈丫子有了底气,给孩子时不时的做好吃的。早生黄丫穿的暖,吃的好,皮肤虽没有养回来,但气色好了很多。   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感慨。   初见,两人一脸的怯意,性子早熟,没有丝毫孩子气。   现在,看看跟她打招呼的早生黄丫,活泼有朝气。她不禁摸摸两人的头,说道:“这是姨姨专门给你们带的,把它端进厨房,和你们娘分着吃了。”   早生个子小,但已经有九岁,是个大孩子了,目不斜视,只仰头看着谢灵。   黄丫还小,眼睛控制不住的瞅瞅碗里的肉。   陈丫子目光柔和,看看直冒口水的闺女,说道:“早生把你谢姨姨的碗腾出来,然后带着妹妹去厨房吃吧。我和谢姨姨说几句话。”   早生点点头,看了看娘,说道:“我和妹妹吃一点,给娘留一半。”   陈丫子心里一软,点头答应。   两个孩子走了,谢灵笑笑:“陈姐,早生这孩子很懂事。”   陈丫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是我亏待了两个孩子。他们爹去的时候,早生已经记事。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就越发的懂事了。   不过,这些日子有了玩伴,比以前活泼了。咱们生产队有小学了,我想等下一年送他去念书。”   谢灵点头,称赞道:“念书是好的,不管将来如何,让孩子多学点东西肯定有用。”   早生那孩子每次听完故事,眼睛都是亮的。   陈丫子注意到儿子的变化后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送儿子闺女上学识字。   不过,“谢灵,你可以给两人起个名字吗?”陈丫子说这话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谢灵闻言惊讶片刻,起名字一般不都是亲属长辈在不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起吗?   陈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陈丫子看出她的惊讶,说道:“陈家亲属少,我也和他们断了关系。队里其他人家都不熟悉,而且她们也会顾忌我这个寡妇。”   面对谢灵,陈丫子觉得这谢什么好隐瞒的:“早生和黄丫的名字寓意都不怎么好。不求她们有多大成就,但也不想让她们像我这样坎坷。”以前没改是觉得孩子的名字到底是亲奶奶帮取得,她不好改。   “兄妹俩一个叫志安,一个叫志乐。有志气的志,平安喜乐的安、乐。陈姐觉得怎么样?”谢灵沉思片刻,说出两个名字,征求陈丫子的意见。   “志安,志乐。有志气,平安喜乐。”陈丫子喃喃自语,念着念着,眼眶湿润,说道:“好,就叫这个名字。” 第53章 生气   这个时候社员上户改名的程序比较简单。各大生产队的队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公社派出所一趟, 把自己生产队需要上户的人报上去, 然后就可以得到手写的户口本一张。   谢灵给早生黄丫两个孩子起好名字后,第二天,陈丫子拿着户口本就去原跃进家报上了。   黄丫还小, 不大懂名字的意义, 但早生却是高兴极了。志安, 比以前的名字好听多了。所以, 他一整天都是带着笑的。而志乐看着哥哥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志安和小伙伴们耍的时候,一听到别人还叫他早生,叫妹妹黄丫。他就严肃的进行纠正。   “我不叫早生了, 我娘说我以后叫志安, 妹妹叫志乐。有志气的志, 平安喜乐的安、乐。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志气的人,一辈子平安喜乐。”   “好了, 好了, 知道了, 早生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小孩子们叫早生叫习惯了,觉得志安非常绕口。而且, 后面什么有志气,平安喜乐的,他们表示根本听不懂,也不想听他炫耀。   而志安,听到她们的敷衍, 则是抿抿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什么。   只不过,之后的日子里,生产队的大人孩子们总能听到志安的纠正:“我叫志安,妹妹叫志乐。”   大人们乐的看热闹,听他说那么多遍,早就记住了。可还是早生早生的叫着。专门逗他玩。   而孩子们,经过志安连续十几天坚持不懈的纠正后,总算改口了。   早生黄丫也成了两人的过去式,现在还能记得,说不定再过几年,两人也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个名字。   当然这也是陈丫子希望的,她不希望所有人提起儿子闺女,永远都是那个因为早产出生所以叫早生的孩子,还有因为一出生就是黄毛的黄丫。   将近年底,地干的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前面的山削弱了北方来的大风,却又为谢家沟添了几分寒冷。   还有几天过年,谢家沟生产队就给社员们分红。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粮食丰收,猪也买了个好价钱。   所以,今年的工分价值是这些年来最多的,一天的工分合一块多钱。   谢灵家人少,谢爸谢妈在之前也就两个劳动力,所以工分不多,得的钱也不多,不过谢灵拿着几十块钱也很满足。   回去后,谢灵坐在炕上,点点炕桌上的钱和票,露出满意的笑容,活像个大财迷。而小财迷则是坐在对面的秋阳秋月。   “小姨,小姨,起床了。”   “小姨,太阳晒屁股了。”   谢灵躺在炕上,盖着大厚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听到俩小屁孩的声音,她呢喃一声:“你俩咋这么早,今儿不着急,再睡会。”   昨天谢灵和两个闺女说带她们去县城买东西。这不,两人期待的很,早早的就醒了。   两人已经在炕上醒着躺了一会儿,看屋里的挂钟,短针走到七,她们才叫谢灵。   谢灵说完,转了个身准备再次入睡。   “小姨,七点了,你不是说”   秋阳还没说完,谢灵砰的一声起来,“你说啥,竟然七点了。”   她快速把棉袄和袄裤套上,蹲下身子,一边穿着,一边跟两人说话:“你俩也快把穿衣服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炕上,秋阳秋月对视一眼,弯起嘴角,笑出声,秋月说:“小姨越来越懒了。”   秋阳:“冬天的时候,小姨变懒了。”   “徐叔叔应该来了。”   门口,谢灵没有往门缝处看,只急匆匆地打开大门。   果然,徐锐直挺挺地站在门外,他穿着军大衣,脚上一双军绿色棉鞋,手放在兜里。   脸上没有任何遮盖,脸颊被冻的通红。   徐锐在寒冷的空气中,依旧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地站着,突然大门打开,看到谢灵,他浑身的气势变缓,目光一柔。   他上前一步,说道:“这么早”想要靠近谢灵,突然想起自己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子是热的,但身上却是寒冷。于是停住脚,伸出手准备拉谢灵的手。   “告诉你来了叫我,你每次都不听。”谢灵一看徐锐红通通的脸,就知道他来了老大一会儿。   这人每次早来,但每次都不会喊人,就算他身子强健,可谢灵也会心疼。   越想,谢灵越觉得生气,忽视徐锐伸过来的手,不管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往前走。   徐锐伸过去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放回去。   谢灵有些冷漠的表情,让徐锐心里一纠,双手蜷缩,就那么停在那里。   谢灵走了几步,发现徐锐没有跟过来,转过身,见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军人打扮,直挺挺地站着,本来应该气势过人,却莫名地觉得可怜,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谢灵看着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站在那干啥,不进来啊,觉得外面比屋里好?”   被·抛弃·徐锐:不,外面没你,不好。可是,你生气了,没有说让不让我进去,所以我不敢进去。   心里想的多,但嘴上说不出来的徐锐,只沉默着乖乖地进屋。   屋里,听见谢灵进门的声音,西屋的秋阳秋月连忙喊到:“小姨,裤子不好穿。”   见徐锐进了堂屋,谢灵也没理他,只进卧室给两个闺女穿裤子。   对着两个孩子,谢灵没有把不好的情绪挂在脸上。一边给两人拽裤子,一边教导两人:“以后穿裤子,你们两个可以互相给对方拽,不用小姨,你们自己就能穿好。”   秋阳秋月乖巧地点点头。   谢灵笑笑,拍拍两人的头,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穿鞋。穿好到堂屋,自己倒水洗漱。小姨先去做饭。”   “不用我们烧火吗?”   “不用,你们徐叔叔来了,他帮小姨烧火。”   堂屋,徐锐没有坐只沉默地站在墙边,注视着通向西屋的木门,听谢灵温柔的声音,他目光不自觉的变柔。   谢灵出了西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徐锐。   她心里的气一下子消了,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帮我做饭。”   丢下这么一句话,谢灵迈出门槛去了厨房。   厨房里,两人一个看锅一个烧火,气氛沉默的很。   徐锐一贯是个不说话的,在部队时,他只知道训练,一天不说话也可以。   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也不会和战友沟通。   专业后,也是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他一般只做自己的工作,不会和同事进行不必要的沟通。   他在运输部工作了几个月,只有梁丰年一个熟人。   可是现在,面对谢灵,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谢灵,对不起,我错了。”   谢灵瞅他一眼,说道:“哪错了?”   “我不应该来那么早。”   谢灵一听他这话,感觉好笑的很。   她是因为他来的那么早才生气的吗?   他来的早倒成了错了,自己有那么不讲理吗?   本来不想搭理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徐锐专注的目光看向她,仿佛带着期盼,让谢灵不自觉的一颤。   “徐锐,你来的早,才是好的。是我有些懒了,我没有怪你这个。”说话时,谢灵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锐,语气变得温柔。   徐锐被她盯着,有些无措,又有些欢喜,谢灵看他意味着她不生气了。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急匆匆地反驳:“你不懒的。”   谢灵噗嗤一笑,同时心里柔软一片。   说话时,谢灵带着徐锐来到灶台旁边的角落。   厨房的墙早被谢灵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   谢灵虚虚的靠在墙上,在徐锐越发紧张的情绪下开口说道:“徐锐,外面天气太冷了,你虽然穿的厚,身体壮实,但我还是觉得你会冷。”说到这儿,谢灵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轻声继续说着:“我会担心你,还会心疼。”尤其是当你独自等待的时候。   前世的谢灵演过不少感情戏,那时她都能应付自如,可那些都是虚的,而现在却是真实的。   真实对这个男人说出在她看来有些肉麻的话。   所以她说完,就低下头,虚靠着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时的徐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里涨涨的,有些酸,还有这麻,更多的是喜悦。让他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亲密的接触,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   “灵灵,我很开心。”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叹息。   谢灵踮起脚,她的下巴抵在徐锐的肩膀处。   听到耳边的声音,心里有些柔软,徐锐总是很容易满足。她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他的反应就这么激动。   “所以,徐锐,以后你再这么早来,就不要在外面傻傻地站着。来了就叫我,不要在外面瞎等。冬天太冷了,每天都不想起来。”最后一句,谢灵不自觉的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着还噌噌徐锐的肩膀。   徐锐嘴唇微张,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说道:“那我以后晚点。”徐锐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但又不会让谢灵不舒服。   “好。”   谢灵靠在徐锐怀里,一时安静。突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谢灵连忙退开他的怀抱。   “米汤熬了。”一边说,一边找抹布,方便端锅。   徐锐则先她一步,直接把锅端起来放到一旁的桌上。   谢灵拍打他的胳膊,嗔怪道:“不垫着东西端,也不怕烫着。”   徐锐蹲着身子把火灭了,一边摇摇头,回应道:“不怕的。”不过想起刚才谢灵说的话,又开口说道:“我下次注意,用抹布垫上。”你不用担心。   谢灵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兴的心情,笑的时候不似以往的克制,罕见地露出八颗牙齿,说道:“知道就好。”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谢灵拽起徐锐的手:“米汤先搁在锅里,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第54章 年货   谢云云的娘李桃花打毛线在谢家沟是出了名的, 谢灵专门找她打了不少毛线, 给两个闺女、自己还有徐锐织了围脖和手套。   两个闺女是枣红色的,她自己是黑色的,而徐锐则和她一样的颜色。   本来, 谢灵是准备当做新年礼物送给徐锐的, 可谢灵现在太高兴了, 就想早点送出去了。   反正, 离过年也没几天了。谢灵这么想着,嘴角含笑,把围脖给徐锐戴上。   徐锐微微低头,迁就谢灵, 谢灵三下两下的给他系好。   黑色的围脖, 戴在徐锐脖子上, 一点不显得女气或是老气,反而冲淡了徐锐周身的凶悍, 衬得他温和了不少。   谢灵观察片刻, 冲他笑笑, 说道:“戴上很好看的。”   说着,又递给他手套, “试试手套,看大小怎么样。”徐锐手指修长,手掌宽大,谢灵是比照着她的手做得,做的时候则比她自己的整整大了一截。   “合适。”毛线不多, 手套织的不算细密,上面也没什么花样,但在徐锐看来这是最好的,最保暖的手套了。   他想称赞,想对谢灵说很多话,但最后只蹦出两个字。   谢灵也不介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明白徐锐的性子了。   见他戴着合适,谢灵放下心,随即说道:“屋子里暖和,把它们摘下来先放到桌上吧。咱们准备吃饭。”   徐锐听话的点点头。   吃过饭,徐锐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和谢灵去县城。   将近年根儿,为了方便队员们去公社甚至县城买年货,谢家沟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负责赶驴车。   坐驴车到公社或者县城,不贵,只一两毛就行。   而且,都是自家生产队的人,既方便又热闹。   不过,谢灵没有和队里的女人们一起去。   毕竟,她买的东西多,别人看着了,不管她们多嘴不,她是不想沾这种麻烦的。   供销社里,依旧是苇席吊顶、手工滋地,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电灯,瞬间上了一个档次。   里面顾客很多,徐锐把紧张的秋阳秋月拎在怀里,跟在谢灵身后排着队。   两个闺女戴着暗红色的围脖,两个大人则是黑色的围脖,一前一后站着,真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唯一令人讶异的,也就是谢灵的年纪了。   谢灵梳着两个辫子,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怎么也不像结了婚的人。   不过这会儿,大家急得买东西,也没有多想。   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轮到谢灵。   “陈姐,马上过年了,我想要颜色喜庆一点的布。不管劳动布还是平纹,都可以。”谢灵站在柜台前,笑着说道。   她口中的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   秋阳秋月的棉袄棉裤上也有几个补丁,但那是谢灵专门往新布料剪了洞,再重新补上的。   加之, 都是暗色系的劳动布, 看着不怎么新。   不过, 秋阳秋月穿着暖和极了。   而其她几个女孩儿身上的棉衣棉裤却是真的破旧。有的是哥哥姐姐传下来的棉袄, 有的则是穿了好几年的衣服,一点都不保暖。   她们手和脸露在外面,冻的红通通的,但丝毫不影响她们耍的兴致。   “哇, 秋月踩线了, 快下来吧。”这边, 秋月犯规,就有另一方的女孩儿叫道。   然后, 秋月下来, 换秋阳上场。   这时候, 栓子高兴的跑过来,黑黑的小脸,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拦住秋阳,说道:“秋阳,你看我给你带啥子来了。”   旁边几个女孩本来本来是生气的,她们玩的好好的, 栓子就过来捣乱。不过,当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几个女孩儿一下子围上去。   纷纷开口   “这是今天的猪水泡吗?”   “唉,又被栓子夺了,我哥明明说他这次抢了让我玩的。”   “好透明啊,会不会一扎就破?”      栓子平时不仅调皮捣蛋,还凶得很,几个女孩儿不敢大声问他,只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小声讨论。   栓子不搭理旁边几个女孩儿,只笑嘻嘻地看着秋阳。   以前在罗家湾的时候,秋阳秋月小小的就被王娣来拘在家里干活,没去过杀猪宴现场,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秋阳接过透明的类似水泡的玩意,仰起头问道:“栓子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皂荚吹得泡泡啊。”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栓子,这会儿在秋阳面前显得格外内秀,他挠挠头。   平时秋阳秋月好给她们讲故事,知道的东西最多,没想到她竟然连猪水泡都不知道。   栓子这会儿心里窃喜,终于有秋阳不知道的东西了,他嘴上笑开了花,说道:“这是猪水泡,从猪身上弄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次被我抢到手了。”说到这儿,他尽显得意,“不,应该是每次都能被我弄到手。”   然后,他又磨磨噌噌地开口:“我都玩这东西玩腻了,所以这个给你。”   “谢谢栓子哥。那我可以和妹妹,小丽她们一起耍吗?”这段时间,秋阳和栓子他们早就熟了,这会儿也不拒绝。   但是,看看拉着她手眼睛亮晶晶的妹妹,自己一旁眼神期待的女孩儿们,她非常礼貌的向栓子开口。   来到谢家几个月,秋阳姐妹被谢灵养的胖了不少,脸上有肉了,皮肤也不再是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了,加之谢灵十分注意小孩子的皮肤保养,反而比普通乡下女孩儿多了几分白嫩。剪掉的头发经过几个月也长长了不少,可以扎辫子了。   秋阳继承了谢家人的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同于秋月的机灵古怪,反而软软糯糯。   秋阳妹妹真可爱啊,栓子被秋阳这样注视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了,随即有些别扭的开口:“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想和谁耍和谁耍。”   “谢谢栓子哥,你真好。”   一旁的女孩子们,听到他这么说,十分高兴地笑起来,然后又聚在一起。   听到秋阳道谢的声音,其他女孩儿也不怕他了,不自觉的也向他表示感谢。   “谢谢栓子。”   “谢谢栓子哥。”      栓子站在一旁,抿着嘴,不自在极了。他还没听过这么多人感谢他呢。不过,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秋阳,他咧嘴笑开。   这边,被他遗忘的弟弟根生也追过来,见到他哥在那傻笑。   “臭栓子,我刚才差点被那群臭蛋们追住,你还在这儿傻笑。”根生说起这个一脸火大,“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栓子比根生大两岁,比他弟高半个头,这会儿小大人般摸摸他弟的头,说道:“根生,下次让你当先锋。”这种话,栓子说了两年,一点也不腻。   不过,只要根生相信就行了。   “哼,你说的,可别忘了。”说到这儿,他瞅瞅他哥的手,奇怪道:“哥啊,猪水泡呢?咱们一会儿偷偷拿回家耍一耍。每次娘都不让咱们耍皂荚,只能耍这个了。”   “我给秋阳了,那不是,那群女生在那丢呢!”栓子指了一群女生。   “啊,啊,栓子,你赔给我。”   两个兄弟在这儿自相残杀,其他小孩儿也追上来,看见兄弟俩,也跑过去闹成一团。   这边,猪已经被大人们处理好,就等着队长分猪肉了。   谢家沟生产队凡是十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这儿,大多数都穿着有衅旧的棉衣,一看就挡不住风的。   这会儿虽是晌午,有太阳照着,但零下几度的气温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这都浇不灭大家眼底的火热。   妇女抱着婴儿聚在一起说着闲话,偶尔夹杂着一阵笑声。   姑娘们像以往开会那样纳着鞋底儿,不过嘴上却是讨论舞台剧,讨论红/歌。冲伙伴发表自己的看法,自己喜欢的歌,自己喜欢的剧。   说话时,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精神气儿,惹得队里未成家的小伙子们一阵看。   男人们抽着闷烟儿,不时地说几句荤话。   大人及小孩们大多脸色泛黄,眼神不时地瞅瞅前面戏台子上面那头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肉。   女人们看着肉,想着明天该怎样变着戏法似地弄出几个菜,让辛苦了很久的丈夫和孩子吃喝得舒服。   而男人们则考虑得更远,心里老是在盘算,今年冬天一定养好精神,争取明年更有力,干的更多,挣更多的工分,上养起老爹娘,下养媳妇和孩子。   原跃进一脸笑容,站在戏台子上,看向下面的众人,说道:“今天,咱们分猪肉还按以往的规矩走。人头六,工分四。工分少的,人口少的,也不用怕,今年咱们的猪肥,保证每家都能分个几斤。”   说到这儿,他又一拐弯:“今年猪能这么肥,首先是谢灵同志给咱们出了好主意,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着嘞。”   “知道。”      “其次,这也多亏了猪场的四位女同志,她们每天在猪场伺候猪的吃喝拉撒,大家同意不?”   这个时候,生产队一般都是队长的一言堂,但是原跃进比较喜欢听取众人意见。   “同意。”   “同意嘞。”      听到下面人的回应,他满意一笑,开口说道:“所以,我决定分猪肉的时候,让谢灵同志先选,然后在人六工四分基础上,再给她加两斤猪肉。四位在猪场上工的女同志随后选,加一斤肉。”   原跃进说完,下面的人表情各异,当然他也不管众人的想法,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说了句:“开始。”   谢灵对于队长的优待也不客气,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走到台上。   礼貌地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笑笑,然后说道:“师傅,您多给我来点肋条肉吧!”   一旁记录员念道:“谢灵家,三斤肉,加两斤,一共五斤肉。”   师傅也就是大壮,被她笑的脸红,这闺女长的太好看了,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劝她:“全要肋条肉?肋条肉可不能榨油。”   “那就来三斤肋条肉,两斤肥肉。”谢灵其实不太喜欢猪油的那个腥味,但想想就能分泌出一大片口水。算了,还是要点肥肉,榨油吧!所以,十分痛快地领会了师傅的好意。   现在肚里太缺肉腥味了,本来想的是让徐锐多带点植物油的,可是,她十分可耻的管不住自己的内心,还是先吃猪肉吧。也就是腥了点,其实还挺好吃的。   大汉十分痛快地给谢灵割了五斤好肉,谢灵满意的掂了掂。走下台的时候,颇有一种领奖后的喜悦。   看到谢灵的肉,众人又是一顿羡慕,肋条肉不说,虽然它在后世受到大家欢迎。但现在,众人最喜欢得还是白花花的大肥肉。就如同谢灵手里那块,看着就知道能榨出不少油。   接下来是李桂香,陈丫子等人。   谢灵、李桂香她们,大家无话可说,但对陈丫子却颇为鄙视。   这寡妇竟然能在众人之前选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最后选的。   尤其是陈丫子原来的二弟妹王翠花,看着陈丫子上台,红了眼,走上前就想闹一闹。   结果,就看到队长原跃进严肃的脸,吓得她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就被人拽住。   原跃进皱着眉头,陈家那些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私底下她们闹得再过分,原跃进作为队长但也不好管陈家自家事。   所以,他只能暗中照顾一下陈丫子,让她进猪场。   可这陈家二媳妇是个没眼色,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闹。也不怕人家受不了把事情露出来。   台下,陈建强拽住自己媳妇,低着头,粗声粗气地说道:“你疯了,这是啥地方,你也敢闹腾。”   王翠花被丈夫拽住,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陈丫子那个寡妇今年怎么能分那么多肉,还紧着她挑。我得说一说,让大家知道她可是命硬的寡妇。”   陈建强闻言脸色更黑,看看四周,轻声道:“现在就让她分那么多肉,她吃不完,孝敬孝敬婆婆也是好的。”   陈建强说话时声音低,但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阴狠。王翠花不自觉的打了个颤,随即眉开颜笑:“你说得对,那么多她们娘三那干巴巴的身子哪能吃得下,是该孝敬孝敬咱娘。等我回去了就跟她说。”   夫妻俩说话避着众人,大家也没关注两人,注意力只在猪肉上。   原跃进在一旁监督,记录员念到一户,负责分猪肉的大汉就发一户。   没有人说不好,不敢挤、不敢闹,没分到自家的时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别人走上台。   轮到自家了,就眉开颜笑,高兴的上台选猪肉。 第52章 起名字   “哇, 小姨, 好多肉啊!”   秋阳秋月耍了一会儿来找谢灵,就见到她手里的肉。-秋月语气赞叹,秋阳没有说话, 但目光火热地看着她手里的大白肉。   谢灵掂掂手里的猪肉, 露出笑容, 对两人说道:“走, 咱回家,小姨给你们做红烧肉。”   两个闺女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谢灵手里的肉带了光。   之前,小姨和徐叔叔带她们去过一次县城, 吃过一顿红烧肉。   那肉的滋味好吃极了, 两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不禁舔舔嘴。   “小姨,咱们快点回家吧!”   “是啊, 快点回去, 我饿了。”   谢灵想要摸摸两人, 但腾不出手,只笑着调侃:“两个小馋鬼。”说罢, 她不自觉的地加快脚步。不光闺女馋肉,其实她也馋了呢!   谢家厨房   谢灵焖好米饭,才准备做红烧肉。   她把肉放在案板上,将带皮五花肉切成长条,准备葱和姜。蒜是没有的, 因为太贵了。   秋阳秋月负责烧火,谢灵把锅坐上。   锅红了后,放油。   徐锐经常给陈丫子带冰糖,连带着谢家也有不少。   谢灵把冰糖下到锅里,炒至色呈深红色,然后倒肉块继续煸炒。   目的不仅在于入味,还要上色。   之后下葱姜、煸炒出香味,加清水。接着把早已调好的淀粉勾芡。   期间,肉的咸香味不断传来,躲在下面烧火的秋阳秋月不禁吸吸鼻子,看向灶台,眼神越发的期待。   谢灵没时间注意两人,只盯着锅里的肉,注意色泽和火候。   做好后,谢灵没有立刻吃,给两个闺女弄上。她则是从锅里舀了小半碗肉。   “你们到家乖乖吃饭,小姨给陈婶婶家送点。”   自从谢灵和陈丫子合作后,她们俩就越来越熟悉了。   两人虽说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是独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处下来,陈丫子看着寡言少语,但谢灵却觉得她这人不错。   两人环境经历并不相同,但莫名地能说上话,简单说就是三观比较像。   陈丫子这两个月来,借早生黄丫的手给了秋阳秋月不少吃的。   后来,谢灵做了好东西也好给她拿点。   两人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性子,这样有来有往反而有几分默契的意味。   两家离得不远,最主要是谢家沟不大的缘故,谢灵拿着小碗用布捂着肉,不过一小会儿就到陈丫子家了。   陈家院墙低矮简陋,谢灵自己都能从墙头爬进去,更逞论那些不怀好意的,总之看着不安全得很。   但陈丫子家却是一次都没被人光顾过,一是因为陈家太穷了,没有鸡,也就没鸡蛋。   院里只有一间屋子,破破旧旧的。   加上陈丫子的脾气和外面说寡妇命硬的言论,没有人敢来陈丫子家捣乱。   所以,陈丫子家附近向来是最安静的地方了。   此时,低矮的土屋里倒是不怎么平静。   “陈丫子,你今年倒是好运得跟,白得了那么些肉。你可不能光顾着你们娘三吃,别忘了婆婆。她以前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去看看她,孝敬孝敬她。真是白眼狼。”王翠花坐在陈家的炕头上,神态自然,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腿蹬到灰扑扑的墙头上,一点都不见外。一边说着,一边拿嫌弃的眼神儿观察屋子。   以前,陈丫子还在陈家的时候,很有威严,面对她王翠花是有点发怵的,但想想她男人说的话,也就放松了。   “大嫂嘴硬心软,看着面冷,不好惹。但咱娘以前对大嫂不错,大嫂是个记恩的。你只要拿娘当借口,一定能拿上肉。   等你拿上肉了,今儿多做点,你也多吃点。”   想起她男人说的,王翠花一阵火热,以往分的那些肉,都轮不到她几块,这次可是答应多给她吃。想到肉,她一阵流口水。   不过,等她从幻想中醒过来,看到的就是陈丫子凉飕飕的眼神。   “你,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王翠花被吓了一跳,虚张声势的说道。   陈丫子心里冷笑,这两口子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吗。   以前,她觉得陈建强人再怎么坏,也不会亏待他娘。念着婆婆以前对她不错,陈家抚养她这么多娘的份上,不管自己再怎么穷,王翠花借东西的时候,自己总会满足她们。包括每年腊月分到的猪肉,总要给她们一大半。   可是,她看到的是什么,好吃的总是陈建强和他那个儿子的,婆婆伺候他们一家,也没有让陈建强对她好点。   而她婆婆,性子泼辣,但总觉得自己的根在儿子上面。老大去了,她靠的就是二儿子,大孙子。丝毫不抱怨,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也不会跟自己出来。   陈丫子不是好脾气,面对这样的一家,她受够了。   尤其是看到笑容越来越多的儿子闺女,她不会再忍着陈家人,就算看在那死去的酒鬼的面上也不行。   陈丫子想着这些,想起以前因为她们儿子闺女所受的委屈,她心里涌出一股狠劲儿,直接抓住王翠花的背,把她往外赶。   “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欠你家的啦,你还来讨债。”一边说,一边推王翠花,“陈建强那个瘪/三,只会在背后阴别人,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个蠢货,每天被他当狗使唤,你还不知道。”   陈丫子吃的不好,人瘦巴巴的,但王翠花好吃懒做,力气远没有干惯粗活的陈丫子大。   王翠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只嘴上叫嚣:“好你个命硬的寡妇,我为你好,让你多做好事,孝敬婆婆,你竟然还推我。”   陈丫子把她赶到门口,也不理会她的话,眼神冷冷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以前咱们就说,我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再给你们一分东西。你把这些话告诉陈建强,你们要是再来,那咱们就算算以前的事情。我家那酒鬼怎么就好好的没了。”   王翠花听不懂陈丫子最后一句,但也被陈丫子的话镇住了。她本来就怕陈丫子,如今只不过是仗着那死老太婆才敢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这会儿见陈丫子这么硬气,也不敢多说。   只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冲陈丫子喊:“命硬的寡妇,当谁想来找你呢。”   说完,王翠花跑的更快,直直的往门外冲,心里还抱怨着,陈丫子这么穷,怎么盖这么大的院子。   光顾着跑,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时,因为吵闹声,谢灵也不好进去,就站在门口。   王翠花直冲冲的跑过来,她手里的碗差点被跑出来的王翠花碰到。   “没见有人啊,傻叉。”撞到人,王翠花也不道歉,反而觉得是别人挡了她的路。   谢灵心里一怒,这人好没素质。没等她看清楚人,撞她那人已经跑远了。   陈丫子也看见了谢灵,走过来。   “谢灵来了。”这会儿,陈丫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见是谢灵,脸色更好,语气温和地说道,“刚才撞你的就是条疯狗,别理会她,等我哪天见了替你报仇。”   陈丫子从没这样说过话,谢灵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说道:“陈姐,你真好。”   一边说着,打量陈丫子一番,继续开口:“陈姐,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面貌也变了。   两人进了屋子,陈丫子给谢灵倒了一碗水,听她这话,不禁挑眉,说道:“是啊,想开了一些事情,心情好了。对了,你今天是干啥来了,两个闺女呢?怎么不带她们来。”   陈丫子对秋阳秋月喜欢得紧,面对两个闺女比面对谢灵的笑容还多。   谢灵笑笑:“她们在家里吃饭呢,我来就是给你们娘三送点吃的。”   说着,把碗上的布掀开,放在桌上,顿时一股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下,就连陈丫子都不自觉的吸吸鼻子,想多闻闻那个味道。更不用说早生黄丫两个孩子了。   刚刚王翠花到家里,陈丫子就把两个孩子待在厨房。   这会儿,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听到娘和谢姨姨说话的声音,再也在厨房待不住了。   陈丫子一直在做冰糖葫芦,两个月下来,也赚了不少钱。怕其他人看出问题,陈丫子不敢给两个孩子穿新衣服,但旧衣里面的棉花却都是新的。   棉花没有用票,是陈南生给她换的。   有了钱,陈丫子有了底气,给孩子时不时的做好吃的。早生黄丫穿的暖,吃的好,皮肤虽没有养回来,但气色好了很多。   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感慨。   初见,两人一脸的怯意,性子早熟,没有丝毫孩子气。   现在,看看跟她打招呼的早生黄丫,活泼有朝气。她不禁摸摸两人的头,说道:“这是姨姨专门给你们带的,把它端进厨房,和你们娘分着吃了。”   早生个子小,但已经有九岁,是个大孩子了,目不斜视,只仰头看着谢灵。   黄丫还小,眼睛控制不住的瞅瞅碗里的肉。   陈丫子目光柔和,看看直冒口水的闺女,说道:“早生把你谢姨姨的碗腾出来,然后带着妹妹去厨房吃吧。我和谢姨姨说几句话。”   早生点点头,看了看娘,说道:“我和妹妹吃一点,给娘留一半。”   陈丫子心里一软,点头答应。   两个孩子走了,谢灵笑笑:“陈姐,早生这孩子很懂事。”   陈丫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是我亏待了两个孩子。他们爹去的时候,早生已经记事。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就越发的懂事了。   不过,这些日子有了玩伴,比以前活泼了。咱们生产队有小学了,我想等下一年送他去念书。”   谢灵点头,称赞道:“念书是好的,不管将来如何,让孩子多学点东西肯定有用。”   早生那孩子每次听完故事,眼睛都是亮的。   陈丫子注意到儿子的变化后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送儿子闺女上学识字。   不过,“谢灵,你可以给两人起个名字吗?”陈丫子说这话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谢灵闻言惊讶片刻,起名字一般不都是亲属长辈在不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起吗?   陈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陈丫子看出她的惊讶,说道:“陈家亲属少,我也和他们断了关系。队里其他人家都不熟悉,而且她们也会顾忌我这个寡妇。”   面对谢灵,陈丫子觉得这谢什么好隐瞒的:“早生和黄丫的名字寓意都不怎么好。不求她们有多大成就,但也不想让她们像我这样坎坷。”以前没改是觉得孩子的名字到底是亲奶奶帮取得,她不好改。   “兄妹俩一个叫志安,一个叫志乐。有志气的志,平安喜乐的安、乐。陈姐觉得怎么样?”谢灵沉思片刻,说出两个名字,征求陈丫子的意见。   “志安,志乐。有志气,平安喜乐。”陈丫子喃喃自语,念着念着,眼眶湿润,说道:“好,就叫这个名字。” 第53章 生气   这个时候社员上户改名的程序比较简单。各大生产队的队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公社派出所一趟, 把自己生产队需要上户的人报上去, 然后就可以得到手写的户口本一张。   谢灵给早生黄丫两个孩子起好名字后,第二天,陈丫子拿着户口本就去原跃进家报上了。   黄丫还小, 不大懂名字的意义, 但早生却是高兴极了。志安, 比以前的名字好听多了。所以, 他一整天都是带着笑的。而志乐看着哥哥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志安和小伙伴们耍的时候,一听到别人还叫他早生,叫妹妹黄丫。他就严肃的进行纠正。   “我不叫早生了, 我娘说我以后叫志安, 妹妹叫志乐。有志气的志, 平安喜乐的安、乐。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志气的人,一辈子平安喜乐。”   “好了, 好了, 知道了, 早生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小孩子们叫早生叫习惯了,觉得志安非常绕口。而且, 后面什么有志气,平安喜乐的,他们表示根本听不懂,也不想听他炫耀。   而志安,听到她们的敷衍, 则是抿抿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什么。   只不过,之后的日子里,生产队的大人孩子们总能听到志安的纠正:“我叫志安,妹妹叫志乐。”   大人们乐的看热闹,听他说那么多遍,早就记住了。可还是早生早生的叫着。专门逗他玩。   而孩子们,经过志安连续十几天坚持不懈的纠正后,总算改口了。   早生黄丫也成了两人的过去式,现在还能记得,说不定再过几年,两人也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个名字。   当然这也是陈丫子希望的,她不希望所有人提起儿子闺女,永远都是那个因为早产出生所以叫早生的孩子,还有因为一出生就是黄毛的黄丫。   将近年底,地干的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前面的山削弱了北方来的大风,却又为谢家沟添了几分寒冷。   还有几天过年,谢家沟生产队就给社员们分红。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粮食丰收,猪也买了个好价钱。   所以,今年的工分价值是这些年来最多的,一天的工分合一块多钱。   谢灵家人少,谢爸谢妈在之前也就两个劳动力,所以工分不多,得的钱也不多,不过谢灵拿着几十块钱也很满足。   回去后,谢灵坐在炕上,点点炕桌上的钱和票,露出满意的笑容,活像个大财迷。而小财迷则是坐在对面的秋阳秋月。   “小姨,小姨,起床了。”   “小姨,太阳晒屁股了。”   谢灵躺在炕上,盖着大厚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听到俩小屁孩的声音,她呢喃一声:“你俩咋这么早,今儿不着急,再睡会。”   昨天谢灵和两个闺女说带她们去县城买东西。这不,两人期待的很,早早的就醒了。   两人已经在炕上醒着躺了一会儿,看屋里的挂钟,短针走到七,她们才叫谢灵。   谢灵说完,转了个身准备再次入睡。   “小姨,七点了,你不是说”   秋阳还没说完,谢灵砰的一声起来,“你说啥,竟然七点了。”   她快速把棉袄和袄裤套上,蹲下身子,一边穿着,一边跟两人说话:“你俩也快把穿衣服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炕上,秋阳秋月对视一眼,弯起嘴角,笑出声,秋月说:“小姨越来越懒了。”   秋阳:“冬天的时候,小姨变懒了。”   “徐叔叔应该来了。”   门口,谢灵没有往门缝处看,只急匆匆地打开大门。   果然,徐锐直挺挺地站在门外,他穿着军大衣,脚上一双军绿色棉鞋,手放在兜里。   脸上没有任何遮盖,脸颊被冻的通红。   徐锐在寒冷的空气中,依旧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地站着,突然大门打开,看到谢灵,他浑身的气势变缓,目光一柔。   他上前一步,说道:“这么早”想要靠近谢灵,突然想起自己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子是热的,但身上却是寒冷。于是停住脚,伸出手准备拉谢灵的手。   “告诉你来了叫我,你每次都不听。”谢灵一看徐锐红通通的脸,就知道他来了老大一会儿。   这人每次早来,但每次都不会喊人,就算他身子强健,可谢灵也会心疼。   越想,谢灵越觉得生气,忽视徐锐伸过来的手,不管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往前走。   徐锐伸过去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放回去。   谢灵有些冷漠的表情,让徐锐心里一纠,双手蜷缩,就那么停在那里。   谢灵走了几步,发现徐锐没有跟过来,转过身,见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军人打扮,直挺挺地站着,本来应该气势过人,却莫名地觉得可怜,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谢灵看着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站在那干啥,不进来啊,觉得外面比屋里好?”   被·抛弃·徐锐:不,外面没你,不好。可是,你生气了,没有说让不让我进去,所以我不敢进去。   心里想的多,但嘴上说不出来的徐锐,只沉默着乖乖地进屋。   屋里,听见谢灵进门的声音,西屋的秋阳秋月连忙喊到:“小姨,裤子不好穿。”   见徐锐进了堂屋,谢灵也没理他,只进卧室给两个闺女穿裤子。   对着两个孩子,谢灵没有把不好的情绪挂在脸上。一边给两人拽裤子,一边教导两人:“以后穿裤子,你们两个可以互相给对方拽,不用小姨,你们自己就能穿好。”   秋阳秋月乖巧地点点头。   谢灵笑笑,拍拍两人的头,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穿鞋。穿好到堂屋,自己倒水洗漱。小姨先去做饭。”   “不用我们烧火吗?”   “不用,你们徐叔叔来了,他帮小姨烧火。”   堂屋,徐锐没有坐只沉默地站在墙边,注视着通向西屋的木门,听谢灵温柔的声音,他目光不自觉的变柔。   谢灵出了西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徐锐。   她心里的气一下子消了,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帮我做饭。”   丢下这么一句话,谢灵迈出门槛去了厨房。   厨房里,两人一个看锅一个烧火,气氛沉默的很。   徐锐一贯是个不说话的,在部队时,他只知道训练,一天不说话也可以。   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也不会和战友沟通。   专业后,也是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他一般只做自己的工作,不会和同事进行不必要的沟通。   他在运输部工作了几个月,只有梁丰年一个熟人。   可是现在,面对谢灵,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谢灵,对不起,我错了。”   谢灵瞅他一眼,说道:“哪错了?”   “我不应该来那么早。”   谢灵一听他这话,感觉好笑的很。   她是因为他来的那么早才生气的吗?   他来的早倒成了错了,自己有那么不讲理吗?   本来不想搭理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徐锐专注的目光看向她,仿佛带着期盼,让谢灵不自觉的一颤。   “徐锐,你来的早,才是好的。是我有些懒了,我没有怪你这个。”说话时,谢灵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锐,语气变得温柔。   徐锐被她盯着,有些无措,又有些欢喜,谢灵看他意味着她不生气了。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急匆匆地反驳:“你不懒的。”   谢灵噗嗤一笑,同时心里柔软一片。   说话时,谢灵带着徐锐来到灶台旁边的角落。   厨房的墙早被谢灵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   谢灵虚虚的靠在墙上,在徐锐越发紧张的情绪下开口说道:“徐锐,外面天气太冷了,你虽然穿的厚,身体壮实,但我还是觉得你会冷。”说到这儿,谢灵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轻声继续说着:“我会担心你,还会心疼。”尤其是当你独自等待的时候。   前世的谢灵演过不少感情戏,那时她都能应付自如,可那些都是虚的,而现在却是真实的。   真实对这个男人说出在她看来有些肉麻的话。   所以她说完,就低下头,虚靠着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时的徐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里涨涨的,有些酸,还有这麻,更多的是喜悦。让他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亲密的接触,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   “灵灵,我很开心。”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叹息。   谢灵踮起脚,她的下巴抵在徐锐的肩膀处。   听到耳边的声音,心里有些柔软,徐锐总是很容易满足。她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他的反应就这么激动。   “所以,徐锐,以后你再这么早来,就不要在外面傻傻地站着。来了就叫我,不要在外面瞎等。冬天太冷了,每天都不想起来。”最后一句,谢灵不自觉的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着还噌噌徐锐的肩膀。   徐锐嘴唇微张,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说道:“那我以后晚点。”徐锐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但又不会让谢灵不舒服。   “好。”   谢灵靠在徐锐怀里,一时安静。突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谢灵连忙退开他的怀抱。   “米汤熬了。”一边说,一边找抹布,方便端锅。   徐锐则先她一步,直接把锅端起来放到一旁的桌上。   谢灵拍打他的胳膊,嗔怪道:“不垫着东西端,也不怕烫着。”   徐锐蹲着身子把火灭了,一边摇摇头,回应道:“不怕的。”不过想起刚才谢灵说的话,又开口说道:“我下次注意,用抹布垫上。”你不用担心。   谢灵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兴的心情,笑的时候不似以往的克制,罕见地露出八颗牙齿,说道:“知道就好。”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谢灵拽起徐锐的手:“米汤先搁在锅里,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第54章 年货   谢云云的娘李桃花打毛线在谢家沟是出了名的, 谢灵专门找她打了不少毛线, 给两个闺女、自己还有徐锐织了围脖和手套。   两个闺女是枣红色的,她自己是黑色的,而徐锐则和她一样的颜色。   本来, 谢灵是准备当做新年礼物送给徐锐的, 可谢灵现在太高兴了, 就想早点送出去了。   反正, 离过年也没几天了。谢灵这么想着,嘴角含笑,把围脖给徐锐戴上。   徐锐微微低头,迁就谢灵, 谢灵三下两下的给他系好。   黑色的围脖, 戴在徐锐脖子上, 一点不显得女气或是老气,反而冲淡了徐锐周身的凶悍, 衬得他温和了不少。   谢灵观察片刻, 冲他笑笑, 说道:“戴上很好看的。”   说着,又递给他手套, “试试手套,看大小怎么样。”徐锐手指修长,手掌宽大,谢灵是比照着她的手做得,做的时候则比她自己的整整大了一截。   “合适。”毛线不多, 手套织的不算细密,上面也没什么花样,但在徐锐看来这是最好的,最保暖的手套了。   他想称赞,想对谢灵说很多话,但最后只蹦出两个字。   谢灵也不介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明白徐锐的性子了。   见他戴着合适,谢灵放下心,随即说道:“屋子里暖和,把它们摘下来先放到桌上吧。咱们准备吃饭。”   徐锐听话的点点头。   吃过饭,徐锐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和谢灵去县城。   将近年根儿,为了方便队员们去公社甚至县城买年货,谢家沟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负责赶驴车。   坐驴车到公社或者县城,不贵,只一两毛就行。   而且,都是自家生产队的人,既方便又热闹。   不过,谢灵没有和队里的女人们一起去。   毕竟,她买的东西多,别人看着了,不管她们多嘴不,她是不想沾这种麻烦的。   供销社里,依旧是苇席吊顶、手工滋地,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电灯,瞬间上了一个档次。   里面顾客很多,徐锐把紧张的秋阳秋月拎在怀里,跟在谢灵身后排着队。   两个闺女戴着暗红色的围脖,两个大人则是黑色的围脖,一前一后站着,真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唯一令人讶异的,也就是谢灵的年纪了。   谢灵梳着两个辫子,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怎么也不像结了婚的人。   不过这会儿,大家急得买东西,也没有多想。   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轮到谢灵。   “陈姐,马上过年了,我想要颜色喜庆一点的布。不管劳动布还是平纹,都可以。”谢灵站在柜台前,笑着说道。   她口中的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   秋阳秋月的棉袄棉裤上也有几个补丁,但那是谢灵专门往新布料剪了洞,再重新补上的。   加之, 都是暗色系的劳动布, 看着不怎么新。   不过, 秋阳秋月穿着暖和极了。   而其她几个女孩儿身上的棉衣棉裤却是真的破旧。有的是哥哥姐姐传下来的棉袄, 有的则是穿了好几年的衣服,一点都不保暖。   她们手和脸露在外面,冻的红通通的,但丝毫不影响她们耍的兴致。   “哇, 秋月踩线了, 快下来吧。”这边, 秋月犯规,就有另一方的女孩儿叫道。   然后, 秋月下来, 换秋阳上场。   这时候, 栓子高兴的跑过来,黑黑的小脸,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拦住秋阳,说道:“秋阳,你看我给你带啥子来了。”   旁边几个女孩本来本来是生气的,她们玩的好好的, 栓子就过来捣乱。不过,当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几个女孩儿一下子围上去。   纷纷开口   “这是今天的猪水泡吗?”   “唉,又被栓子夺了,我哥明明说他这次抢了让我玩的。”   “好透明啊,会不会一扎就破?”      栓子平时不仅调皮捣蛋,还凶得很,几个女孩儿不敢大声问他,只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小声讨论。   栓子不搭理旁边几个女孩儿,只笑嘻嘻地看着秋阳。   以前在罗家湾的时候,秋阳秋月小小的就被王娣来拘在家里干活,没去过杀猪宴现场,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秋阳接过透明的类似水泡的玩意,仰起头问道:“栓子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皂荚吹得泡泡啊。”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栓子,这会儿在秋阳面前显得格外内秀,他挠挠头。   平时秋阳秋月好给她们讲故事,知道的东西最多,没想到她竟然连猪水泡都不知道。   栓子这会儿心里窃喜,终于有秋阳不知道的东西了,他嘴上笑开了花,说道:“这是猪水泡,从猪身上弄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次被我抢到手了。”说到这儿,他尽显得意,“不,应该是每次都能被我弄到手。”   然后,他又磨磨噌噌地开口:“我都玩这东西玩腻了,所以这个给你。”   “谢谢栓子哥。那我可以和妹妹,小丽她们一起耍吗?”这段时间,秋阳和栓子他们早就熟了,这会儿也不拒绝。   但是,看看拉着她手眼睛亮晶晶的妹妹,自己一旁眼神期待的女孩儿们,她非常礼貌的向栓子开口。   来到谢家几个月,秋阳姐妹被谢灵养的胖了不少,脸上有肉了,皮肤也不再是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了,加之谢灵十分注意小孩子的皮肤保养,反而比普通乡下女孩儿多了几分白嫩。剪掉的头发经过几个月也长长了不少,可以扎辫子了。   秋阳继承了谢家人的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同于秋月的机灵古怪,反而软软糯糯。   秋阳妹妹真可爱啊,栓子被秋阳这样注视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了,随即有些别扭的开口:“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想和谁耍和谁耍。”   “谢谢栓子哥,你真好。”   一旁的女孩子们,听到他这么说,十分高兴地笑起来,然后又聚在一起。   听到秋阳道谢的声音,其他女孩儿也不怕他了,不自觉的也向他表示感谢。   “谢谢栓子。”   “谢谢栓子哥。”      栓子站在一旁,抿着嘴,不自在极了。他还没听过这么多人感谢他呢。不过,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秋阳,他咧嘴笑开。   这边,被他遗忘的弟弟根生也追过来,见到他哥在那傻笑。   “臭栓子,我刚才差点被那群臭蛋们追住,你还在这儿傻笑。”根生说起这个一脸火大,“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栓子比根生大两岁,比他弟高半个头,这会儿小大人般摸摸他弟的头,说道:“根生,下次让你当先锋。”这种话,栓子说了两年,一点也不腻。   不过,只要根生相信就行了。   “哼,你说的,可别忘了。”说到这儿,他瞅瞅他哥的手,奇怪道:“哥啊,猪水泡呢?咱们一会儿偷偷拿回家耍一耍。每次娘都不让咱们耍皂荚,只能耍这个了。”   “我给秋阳了,那不是,那群女生在那丢呢!”栓子指了一群女生。   “啊,啊,栓子,你赔给我。”   两个兄弟在这儿自相残杀,其他小孩儿也追上来,看见兄弟俩,也跑过去闹成一团。   这边,猪已经被大人们处理好,就等着队长分猪肉了。   谢家沟生产队凡是十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这儿,大多数都穿着有衅旧的棉衣,一看就挡不住风的。   这会儿虽是晌午,有太阳照着,但零下几度的气温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这都浇不灭大家眼底的火热。   妇女抱着婴儿聚在一起说着闲话,偶尔夹杂着一阵笑声。   姑娘们像以往开会那样纳着鞋底儿,不过嘴上却是讨论舞台剧,讨论红/歌。冲伙伴发表自己的看法,自己喜欢的歌,自己喜欢的剧。   说话时,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精神气儿,惹得队里未成家的小伙子们一阵看。   男人们抽着闷烟儿,不时地说几句荤话。   大人及小孩们大多脸色泛黄,眼神不时地瞅瞅前面戏台子上面那头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肉。   女人们看着肉,想着明天该怎样变着戏法似地弄出几个菜,让辛苦了很久的丈夫和孩子吃喝得舒服。   而男人们则考虑得更远,心里老是在盘算,今年冬天一定养好精神,争取明年更有力,干的更多,挣更多的工分,上养起老爹娘,下养媳妇和孩子。   原跃进一脸笑容,站在戏台子上,看向下面的众人,说道:“今天,咱们分猪肉还按以往的规矩走。人头六,工分四。工分少的,人口少的,也不用怕,今年咱们的猪肥,保证每家都能分个几斤。”   说到这儿,他又一拐弯:“今年猪能这么肥,首先是谢灵同志给咱们出了好主意,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着嘞。”   “知道。”      “其次,这也多亏了猪场的四位女同志,她们每天在猪场伺候猪的吃喝拉撒,大家同意不?”   这个时候,生产队一般都是队长的一言堂,但是原跃进比较喜欢听取众人意见。   “同意。”   “同意嘞。”      听到下面人的回应,他满意一笑,开口说道:“所以,我决定分猪肉的时候,让谢灵同志先选,然后在人六工四分基础上,再给她加两斤猪肉。四位在猪场上工的女同志随后选,加一斤肉。”   原跃进说完,下面的人表情各异,当然他也不管众人的想法,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说了句:“开始。”   谢灵对于队长的优待也不客气,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走到台上。   礼貌地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笑笑,然后说道:“师傅,您多给我来点肋条肉吧!”   一旁记录员念道:“谢灵家,三斤肉,加两斤,一共五斤肉。”   师傅也就是大壮,被她笑的脸红,这闺女长的太好看了,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劝她:“全要肋条肉?肋条肉可不能榨油。”   “那就来三斤肋条肉,两斤肥肉。”谢灵其实不太喜欢猪油的那个腥味,但想想就能分泌出一大片口水。算了,还是要点肥肉,榨油吧!所以,十分痛快地领会了师傅的好意。   现在肚里太缺肉腥味了,本来想的是让徐锐多带点植物油的,可是,她十分可耻的管不住自己的内心,还是先吃猪肉吧。也就是腥了点,其实还挺好吃的。   大汉十分痛快地给谢灵割了五斤好肉,谢灵满意的掂了掂。走下台的时候,颇有一种领奖后的喜悦。   看到谢灵的肉,众人又是一顿羡慕,肋条肉不说,虽然它在后世受到大家欢迎。但现在,众人最喜欢得还是白花花的大肥肉。就如同谢灵手里那块,看着就知道能榨出不少油。   接下来是李桂香,陈丫子等人。   谢灵、李桂香她们,大家无话可说,但对陈丫子却颇为鄙视。   这寡妇竟然能在众人之前选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最后选的。   尤其是陈丫子原来的二弟妹王翠花,看着陈丫子上台,红了眼,走上前就想闹一闹。   结果,就看到队长原跃进严肃的脸,吓得她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就被人拽住。   原跃进皱着眉头,陈家那些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私底下她们闹得再过分,原跃进作为队长但也不好管陈家自家事。   所以,他只能暗中照顾一下陈丫子,让她进猪场。   可这陈家二媳妇是个没眼色,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闹。也不怕人家受不了把事情露出来。   台下,陈建强拽住自己媳妇,低着头,粗声粗气地说道:“你疯了,这是啥地方,你也敢闹腾。”   王翠花被丈夫拽住,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陈丫子那个寡妇今年怎么能分那么多肉,还紧着她挑。我得说一说,让大家知道她可是命硬的寡妇。”   陈建强闻言脸色更黑,看看四周,轻声道:“现在就让她分那么多肉,她吃不完,孝敬孝敬婆婆也是好的。”   陈建强说话时声音低,但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阴狠。王翠花不自觉的打了个颤,随即眉开颜笑:“你说得对,那么多她们娘三那干巴巴的身子哪能吃得下,是该孝敬孝敬咱娘。等我回去了就跟她说。”   夫妻俩说话避着众人,大家也没关注两人,注意力只在猪肉上。   原跃进在一旁监督,记录员念到一户,负责分猪肉的大汉就发一户。   没有人说不好,不敢挤、不敢闹,没分到自家的时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别人走上台。   轮到自家了,就眉开颜笑,高兴的上台选猪肉。 第52章 起名字   “哇, 小姨, 好多肉啊!”   秋阳秋月耍了一会儿来找谢灵,就见到她手里的肉。-秋月语气赞叹,秋阳没有说话, 但目光火热地看着她手里的大白肉。   谢灵掂掂手里的猪肉, 露出笑容, 对两人说道:“走, 咱回家,小姨给你们做红烧肉。”   两个闺女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谢灵手里的肉带了光。   之前,小姨和徐叔叔带她们去过一次县城, 吃过一顿红烧肉。   那肉的滋味好吃极了, 两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不禁舔舔嘴。   “小姨,咱们快点回家吧!”   “是啊, 快点回去, 我饿了。”   谢灵想要摸摸两人, 但腾不出手,只笑着调侃:“两个小馋鬼。”说罢, 她不自觉的地加快脚步。不光闺女馋肉,其实她也馋了呢!   谢家厨房   谢灵焖好米饭,才准备做红烧肉。   她把肉放在案板上,将带皮五花肉切成长条,准备葱和姜。蒜是没有的, 因为太贵了。   秋阳秋月负责烧火,谢灵把锅坐上。   锅红了后,放油。   徐锐经常给陈丫子带冰糖,连带着谢家也有不少。   谢灵把冰糖下到锅里,炒至色呈深红色,然后倒肉块继续煸炒。   目的不仅在于入味,还要上色。   之后下葱姜、煸炒出香味,加清水。接着把早已调好的淀粉勾芡。   期间,肉的咸香味不断传来,躲在下面烧火的秋阳秋月不禁吸吸鼻子,看向灶台,眼神越发的期待。   谢灵没时间注意两人,只盯着锅里的肉,注意色泽和火候。   做好后,谢灵没有立刻吃,给两个闺女弄上。她则是从锅里舀了小半碗肉。   “你们到家乖乖吃饭,小姨给陈婶婶家送点。”   自从谢灵和陈丫子合作后,她们俩就越来越熟悉了。   两人虽说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是独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处下来,陈丫子看着寡言少语,但谢灵却觉得她这人不错。   两人环境经历并不相同,但莫名地能说上话,简单说就是三观比较像。   陈丫子这两个月来,借早生黄丫的手给了秋阳秋月不少吃的。   后来,谢灵做了好东西也好给她拿点。   两人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性子,这样有来有往反而有几分默契的意味。   两家离得不远,最主要是谢家沟不大的缘故,谢灵拿着小碗用布捂着肉,不过一小会儿就到陈丫子家了。   陈家院墙低矮简陋,谢灵自己都能从墙头爬进去,更逞论那些不怀好意的,总之看着不安全得很。   但陈丫子家却是一次都没被人光顾过,一是因为陈家太穷了,没有鸡,也就没鸡蛋。   院里只有一间屋子,破破旧旧的。   加上陈丫子的脾气和外面说寡妇命硬的言论,没有人敢来陈丫子家捣乱。   所以,陈丫子家附近向来是最安静的地方了。   此时,低矮的土屋里倒是不怎么平静。   “陈丫子,你今年倒是好运得跟,白得了那么些肉。你可不能光顾着你们娘三吃,别忘了婆婆。她以前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去看看她,孝敬孝敬她。真是白眼狼。”王翠花坐在陈家的炕头上,神态自然,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腿蹬到灰扑扑的墙头上,一点都不见外。一边说着,一边拿嫌弃的眼神儿观察屋子。   以前,陈丫子还在陈家的时候,很有威严,面对她王翠花是有点发怵的,但想想她男人说的话,也就放松了。   “大嫂嘴硬心软,看着面冷,不好惹。但咱娘以前对大嫂不错,大嫂是个记恩的。你只要拿娘当借口,一定能拿上肉。   等你拿上肉了,今儿多做点,你也多吃点。”   想起她男人说的,王翠花一阵火热,以往分的那些肉,都轮不到她几块,这次可是答应多给她吃。想到肉,她一阵流口水。   不过,等她从幻想中醒过来,看到的就是陈丫子凉飕飕的眼神。   “你,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王翠花被吓了一跳,虚张声势的说道。   陈丫子心里冷笑,这两口子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吗。   以前,她觉得陈建强人再怎么坏,也不会亏待他娘。念着婆婆以前对她不错,陈家抚养她这么多娘的份上,不管自己再怎么穷,王翠花借东西的时候,自己总会满足她们。包括每年腊月分到的猪肉,总要给她们一大半。   可是,她看到的是什么,好吃的总是陈建强和他那个儿子的,婆婆伺候他们一家,也没有让陈建强对她好点。   而她婆婆,性子泼辣,但总觉得自己的根在儿子上面。老大去了,她靠的就是二儿子,大孙子。丝毫不抱怨,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也不会跟自己出来。   陈丫子不是好脾气,面对这样的一家,她受够了。   尤其是看到笑容越来越多的儿子闺女,她不会再忍着陈家人,就算看在那死去的酒鬼的面上也不行。   陈丫子想着这些,想起以前因为她们儿子闺女所受的委屈,她心里涌出一股狠劲儿,直接抓住王翠花的背,把她往外赶。   “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欠你家的啦,你还来讨债。”一边说,一边推王翠花,“陈建强那个瘪/三,只会在背后阴别人,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个蠢货,每天被他当狗使唤,你还不知道。”   陈丫子吃的不好,人瘦巴巴的,但王翠花好吃懒做,力气远没有干惯粗活的陈丫子大。   王翠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只嘴上叫嚣:“好你个命硬的寡妇,我为你好,让你多做好事,孝敬婆婆,你竟然还推我。”   陈丫子把她赶到门口,也不理会她的话,眼神冷冷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以前咱们就说,我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再给你们一分东西。你把这些话告诉陈建强,你们要是再来,那咱们就算算以前的事情。我家那酒鬼怎么就好好的没了。”   王翠花听不懂陈丫子最后一句,但也被陈丫子的话镇住了。她本来就怕陈丫子,如今只不过是仗着那死老太婆才敢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这会儿见陈丫子这么硬气,也不敢多说。   只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冲陈丫子喊:“命硬的寡妇,当谁想来找你呢。”   说完,王翠花跑的更快,直直的往门外冲,心里还抱怨着,陈丫子这么穷,怎么盖这么大的院子。   光顾着跑,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时,因为吵闹声,谢灵也不好进去,就站在门口。   王翠花直冲冲的跑过来,她手里的碗差点被跑出来的王翠花碰到。   “没见有人啊,傻叉。”撞到人,王翠花也不道歉,反而觉得是别人挡了她的路。   谢灵心里一怒,这人好没素质。没等她看清楚人,撞她那人已经跑远了。   陈丫子也看见了谢灵,走过来。   “谢灵来了。”这会儿,陈丫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见是谢灵,脸色更好,语气温和地说道,“刚才撞你的就是条疯狗,别理会她,等我哪天见了替你报仇。”   陈丫子从没这样说过话,谢灵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说道:“陈姐,你真好。”   一边说着,打量陈丫子一番,继续开口:“陈姐,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面貌也变了。   两人进了屋子,陈丫子给谢灵倒了一碗水,听她这话,不禁挑眉,说道:“是啊,想开了一些事情,心情好了。对了,你今天是干啥来了,两个闺女呢?怎么不带她们来。”   陈丫子对秋阳秋月喜欢得紧,面对两个闺女比面对谢灵的笑容还多。   谢灵笑笑:“她们在家里吃饭呢,我来就是给你们娘三送点吃的。”   说着,把碗上的布掀开,放在桌上,顿时一股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下,就连陈丫子都不自觉的吸吸鼻子,想多闻闻那个味道。更不用说早生黄丫两个孩子了。   刚刚王翠花到家里,陈丫子就把两个孩子待在厨房。   这会儿,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听到娘和谢姨姨说话的声音,再也在厨房待不住了。   陈丫子一直在做冰糖葫芦,两个月下来,也赚了不少钱。怕其他人看出问题,陈丫子不敢给两个孩子穿新衣服,但旧衣里面的棉花却都是新的。   棉花没有用票,是陈南生给她换的。   有了钱,陈丫子有了底气,给孩子时不时的做好吃的。早生黄丫穿的暖,吃的好,皮肤虽没有养回来,但气色好了很多。   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感慨。   初见,两人一脸的怯意,性子早熟,没有丝毫孩子气。   现在,看看跟她打招呼的早生黄丫,活泼有朝气。她不禁摸摸两人的头,说道:“这是姨姨专门给你们带的,把它端进厨房,和你们娘分着吃了。”   早生个子小,但已经有九岁,是个大孩子了,目不斜视,只仰头看着谢灵。   黄丫还小,眼睛控制不住的瞅瞅碗里的肉。   陈丫子目光柔和,看看直冒口水的闺女,说道:“早生把你谢姨姨的碗腾出来,然后带着妹妹去厨房吃吧。我和谢姨姨说几句话。”   早生点点头,看了看娘,说道:“我和妹妹吃一点,给娘留一半。”   陈丫子心里一软,点头答应。   两个孩子走了,谢灵笑笑:“陈姐,早生这孩子很懂事。”   陈丫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是我亏待了两个孩子。他们爹去的时候,早生已经记事。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就越发的懂事了。   不过,这些日子有了玩伴,比以前活泼了。咱们生产队有小学了,我想等下一年送他去念书。”   谢灵点头,称赞道:“念书是好的,不管将来如何,让孩子多学点东西肯定有用。”   早生那孩子每次听完故事,眼睛都是亮的。   陈丫子注意到儿子的变化后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送儿子闺女上学识字。   不过,“谢灵,你可以给两人起个名字吗?”陈丫子说这话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谢灵闻言惊讶片刻,起名字一般不都是亲属长辈在不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起吗?   陈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陈丫子看出她的惊讶,说道:“陈家亲属少,我也和他们断了关系。队里其他人家都不熟悉,而且她们也会顾忌我这个寡妇。”   面对谢灵,陈丫子觉得这谢什么好隐瞒的:“早生和黄丫的名字寓意都不怎么好。不求她们有多大成就,但也不想让她们像我这样坎坷。”以前没改是觉得孩子的名字到底是亲奶奶帮取得,她不好改。   “兄妹俩一个叫志安,一个叫志乐。有志气的志,平安喜乐的安、乐。陈姐觉得怎么样?”谢灵沉思片刻,说出两个名字,征求陈丫子的意见。   “志安,志乐。有志气,平安喜乐。”陈丫子喃喃自语,念着念着,眼眶湿润,说道:“好,就叫这个名字。” 第53章 生气   这个时候社员上户改名的程序比较简单。各大生产队的队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公社派出所一趟, 把自己生产队需要上户的人报上去, 然后就可以得到手写的户口本一张。   谢灵给早生黄丫两个孩子起好名字后,第二天,陈丫子拿着户口本就去原跃进家报上了。   黄丫还小, 不大懂名字的意义, 但早生却是高兴极了。志安, 比以前的名字好听多了。所以, 他一整天都是带着笑的。而志乐看着哥哥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志安和小伙伴们耍的时候,一听到别人还叫他早生,叫妹妹黄丫。他就严肃的进行纠正。   “我不叫早生了, 我娘说我以后叫志安, 妹妹叫志乐。有志气的志, 平安喜乐的安、乐。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志气的人,一辈子平安喜乐。”   “好了, 好了, 知道了, 早生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小孩子们叫早生叫习惯了,觉得志安非常绕口。而且, 后面什么有志气,平安喜乐的,他们表示根本听不懂,也不想听他炫耀。   而志安,听到她们的敷衍, 则是抿抿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什么。   只不过,之后的日子里,生产队的大人孩子们总能听到志安的纠正:“我叫志安,妹妹叫志乐。”   大人们乐的看热闹,听他说那么多遍,早就记住了。可还是早生早生的叫着。专门逗他玩。   而孩子们,经过志安连续十几天坚持不懈的纠正后,总算改口了。   早生黄丫也成了两人的过去式,现在还能记得,说不定再过几年,两人也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个名字。   当然这也是陈丫子希望的,她不希望所有人提起儿子闺女,永远都是那个因为早产出生所以叫早生的孩子,还有因为一出生就是黄毛的黄丫。   将近年底,地干的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前面的山削弱了北方来的大风,却又为谢家沟添了几分寒冷。   还有几天过年,谢家沟生产队就给社员们分红。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粮食丰收,猪也买了个好价钱。   所以,今年的工分价值是这些年来最多的,一天的工分合一块多钱。   谢灵家人少,谢爸谢妈在之前也就两个劳动力,所以工分不多,得的钱也不多,不过谢灵拿着几十块钱也很满足。   回去后,谢灵坐在炕上,点点炕桌上的钱和票,露出满意的笑容,活像个大财迷。而小财迷则是坐在对面的秋阳秋月。   “小姨,小姨,起床了。”   “小姨,太阳晒屁股了。”   谢灵躺在炕上,盖着大厚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听到俩小屁孩的声音,她呢喃一声:“你俩咋这么早,今儿不着急,再睡会。”   昨天谢灵和两个闺女说带她们去县城买东西。这不,两人期待的很,早早的就醒了。   两人已经在炕上醒着躺了一会儿,看屋里的挂钟,短针走到七,她们才叫谢灵。   谢灵说完,转了个身准备再次入睡。   “小姨,七点了,你不是说”   秋阳还没说完,谢灵砰的一声起来,“你说啥,竟然七点了。”   她快速把棉袄和袄裤套上,蹲下身子,一边穿着,一边跟两人说话:“你俩也快把穿衣服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炕上,秋阳秋月对视一眼,弯起嘴角,笑出声,秋月说:“小姨越来越懒了。”   秋阳:“冬天的时候,小姨变懒了。”   “徐叔叔应该来了。”   门口,谢灵没有往门缝处看,只急匆匆地打开大门。   果然,徐锐直挺挺地站在门外,他穿着军大衣,脚上一双军绿色棉鞋,手放在兜里。   脸上没有任何遮盖,脸颊被冻的通红。   徐锐在寒冷的空气中,依旧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地站着,突然大门打开,看到谢灵,他浑身的气势变缓,目光一柔。   他上前一步,说道:“这么早”想要靠近谢灵,突然想起自己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子是热的,但身上却是寒冷。于是停住脚,伸出手准备拉谢灵的手。   “告诉你来了叫我,你每次都不听。”谢灵一看徐锐红通通的脸,就知道他来了老大一会儿。   这人每次早来,但每次都不会喊人,就算他身子强健,可谢灵也会心疼。   越想,谢灵越觉得生气,忽视徐锐伸过来的手,不管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往前走。   徐锐伸过去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放回去。   谢灵有些冷漠的表情,让徐锐心里一纠,双手蜷缩,就那么停在那里。   谢灵走了几步,发现徐锐没有跟过来,转过身,见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军人打扮,直挺挺地站着,本来应该气势过人,却莫名地觉得可怜,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谢灵看着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站在那干啥,不进来啊,觉得外面比屋里好?”   被·抛弃·徐锐:不,外面没你,不好。可是,你生气了,没有说让不让我进去,所以我不敢进去。   心里想的多,但嘴上说不出来的徐锐,只沉默着乖乖地进屋。   屋里,听见谢灵进门的声音,西屋的秋阳秋月连忙喊到:“小姨,裤子不好穿。”   见徐锐进了堂屋,谢灵也没理他,只进卧室给两个闺女穿裤子。   对着两个孩子,谢灵没有把不好的情绪挂在脸上。一边给两人拽裤子,一边教导两人:“以后穿裤子,你们两个可以互相给对方拽,不用小姨,你们自己就能穿好。”   秋阳秋月乖巧地点点头。   谢灵笑笑,拍拍两人的头,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穿鞋。穿好到堂屋,自己倒水洗漱。小姨先去做饭。”   “不用我们烧火吗?”   “不用,你们徐叔叔来了,他帮小姨烧火。”   堂屋,徐锐没有坐只沉默地站在墙边,注视着通向西屋的木门,听谢灵温柔的声音,他目光不自觉的变柔。   谢灵出了西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徐锐。   她心里的气一下子消了,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帮我做饭。”   丢下这么一句话,谢灵迈出门槛去了厨房。   厨房里,两人一个看锅一个烧火,气氛沉默的很。   徐锐一贯是个不说话的,在部队时,他只知道训练,一天不说话也可以。   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也不会和战友沟通。   专业后,也是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他一般只做自己的工作,不会和同事进行不必要的沟通。   他在运输部工作了几个月,只有梁丰年一个熟人。   可是现在,面对谢灵,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谢灵,对不起,我错了。”   谢灵瞅他一眼,说道:“哪错了?”   “我不应该来那么早。”   谢灵一听他这话,感觉好笑的很。   她是因为他来的那么早才生气的吗?   他来的早倒成了错了,自己有那么不讲理吗?   本来不想搭理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徐锐专注的目光看向她,仿佛带着期盼,让谢灵不自觉的一颤。   “徐锐,你来的早,才是好的。是我有些懒了,我没有怪你这个。”说话时,谢灵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锐,语气变得温柔。   徐锐被她盯着,有些无措,又有些欢喜,谢灵看他意味着她不生气了。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急匆匆地反驳:“你不懒的。”   谢灵噗嗤一笑,同时心里柔软一片。   说话时,谢灵带着徐锐来到灶台旁边的角落。   厨房的墙早被谢灵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   谢灵虚虚的靠在墙上,在徐锐越发紧张的情绪下开口说道:“徐锐,外面天气太冷了,你虽然穿的厚,身体壮实,但我还是觉得你会冷。”说到这儿,谢灵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轻声继续说着:“我会担心你,还会心疼。”尤其是当你独自等待的时候。   前世的谢灵演过不少感情戏,那时她都能应付自如,可那些都是虚的,而现在却是真实的。   真实对这个男人说出在她看来有些肉麻的话。   所以她说完,就低下头,虚靠着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时的徐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里涨涨的,有些酸,还有这麻,更多的是喜悦。让他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亲密的接触,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   “灵灵,我很开心。”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叹息。   谢灵踮起脚,她的下巴抵在徐锐的肩膀处。   听到耳边的声音,心里有些柔软,徐锐总是很容易满足。她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他的反应就这么激动。   “所以,徐锐,以后你再这么早来,就不要在外面傻傻地站着。来了就叫我,不要在外面瞎等。冬天太冷了,每天都不想起来。”最后一句,谢灵不自觉的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着还噌噌徐锐的肩膀。   徐锐嘴唇微张,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说道:“那我以后晚点。”徐锐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但又不会让谢灵不舒服。   “好。”   谢灵靠在徐锐怀里,一时安静。突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谢灵连忙退开他的怀抱。   “米汤熬了。”一边说,一边找抹布,方便端锅。   徐锐则先她一步,直接把锅端起来放到一旁的桌上。   谢灵拍打他的胳膊,嗔怪道:“不垫着东西端,也不怕烫着。”   徐锐蹲着身子把火灭了,一边摇摇头,回应道:“不怕的。”不过想起刚才谢灵说的话,又开口说道:“我下次注意,用抹布垫上。”你不用担心。   谢灵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兴的心情,笑的时候不似以往的克制,罕见地露出八颗牙齿,说道:“知道就好。”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谢灵拽起徐锐的手:“米汤先搁在锅里,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第54章 年货   谢云云的娘李桃花打毛线在谢家沟是出了名的, 谢灵专门找她打了不少毛线, 给两个闺女、自己还有徐锐织了围脖和手套。   两个闺女是枣红色的,她自己是黑色的,而徐锐则和她一样的颜色。   本来, 谢灵是准备当做新年礼物送给徐锐的, 可谢灵现在太高兴了, 就想早点送出去了。   反正, 离过年也没几天了。谢灵这么想着,嘴角含笑,把围脖给徐锐戴上。   徐锐微微低头,迁就谢灵, 谢灵三下两下的给他系好。   黑色的围脖, 戴在徐锐脖子上, 一点不显得女气或是老气,反而冲淡了徐锐周身的凶悍, 衬得他温和了不少。   谢灵观察片刻, 冲他笑笑, 说道:“戴上很好看的。”   说着,又递给他手套, “试试手套,看大小怎么样。”徐锐手指修长,手掌宽大,谢灵是比照着她的手做得,做的时候则比她自己的整整大了一截。   “合适。”毛线不多, 手套织的不算细密,上面也没什么花样,但在徐锐看来这是最好的,最保暖的手套了。   他想称赞,想对谢灵说很多话,但最后只蹦出两个字。   谢灵也不介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明白徐锐的性子了。   见他戴着合适,谢灵放下心,随即说道:“屋子里暖和,把它们摘下来先放到桌上吧。咱们准备吃饭。”   徐锐听话的点点头。   吃过饭,徐锐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和谢灵去县城。   将近年根儿,为了方便队员们去公社甚至县城买年货,谢家沟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负责赶驴车。   坐驴车到公社或者县城,不贵,只一两毛就行。   而且,都是自家生产队的人,既方便又热闹。   不过,谢灵没有和队里的女人们一起去。   毕竟,她买的东西多,别人看着了,不管她们多嘴不,她是不想沾这种麻烦的。   供销社里,依旧是苇席吊顶、手工滋地,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电灯,瞬间上了一个档次。   里面顾客很多,徐锐把紧张的秋阳秋月拎在怀里,跟在谢灵身后排着队。   两个闺女戴着暗红色的围脖,两个大人则是黑色的围脖,一前一后站着,真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唯一令人讶异的,也就是谢灵的年纪了。   谢灵梳着两个辫子,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怎么也不像结了婚的人。   不过这会儿,大家急得买东西,也没有多想。   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轮到谢灵。   “陈姐,马上过年了,我想要颜色喜庆一点的布。不管劳动布还是平纹,都可以。”谢灵站在柜台前,笑着说道。   她口中的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   秋阳秋月的棉袄棉裤上也有几个补丁,但那是谢灵专门往新布料剪了洞,再重新补上的。   加之, 都是暗色系的劳动布, 看着不怎么新。   不过, 秋阳秋月穿着暖和极了。   而其她几个女孩儿身上的棉衣棉裤却是真的破旧。有的是哥哥姐姐传下来的棉袄, 有的则是穿了好几年的衣服,一点都不保暖。   她们手和脸露在外面,冻的红通通的,但丝毫不影响她们耍的兴致。   “哇, 秋月踩线了, 快下来吧。”这边, 秋月犯规,就有另一方的女孩儿叫道。   然后, 秋月下来, 换秋阳上场。   这时候, 栓子高兴的跑过来,黑黑的小脸,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拦住秋阳,说道:“秋阳,你看我给你带啥子来了。”   旁边几个女孩本来本来是生气的,她们玩的好好的, 栓子就过来捣乱。不过,当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几个女孩儿一下子围上去。   纷纷开口   “这是今天的猪水泡吗?”   “唉,又被栓子夺了,我哥明明说他这次抢了让我玩的。”   “好透明啊,会不会一扎就破?”      栓子平时不仅调皮捣蛋,还凶得很,几个女孩儿不敢大声问他,只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小声讨论。   栓子不搭理旁边几个女孩儿,只笑嘻嘻地看着秋阳。   以前在罗家湾的时候,秋阳秋月小小的就被王娣来拘在家里干活,没去过杀猪宴现场,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秋阳接过透明的类似水泡的玩意,仰起头问道:“栓子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皂荚吹得泡泡啊。”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栓子,这会儿在秋阳面前显得格外内秀,他挠挠头。   平时秋阳秋月好给她们讲故事,知道的东西最多,没想到她竟然连猪水泡都不知道。   栓子这会儿心里窃喜,终于有秋阳不知道的东西了,他嘴上笑开了花,说道:“这是猪水泡,从猪身上弄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次被我抢到手了。”说到这儿,他尽显得意,“不,应该是每次都能被我弄到手。”   然后,他又磨磨噌噌地开口:“我都玩这东西玩腻了,所以这个给你。”   “谢谢栓子哥。那我可以和妹妹,小丽她们一起耍吗?”这段时间,秋阳和栓子他们早就熟了,这会儿也不拒绝。   但是,看看拉着她手眼睛亮晶晶的妹妹,自己一旁眼神期待的女孩儿们,她非常礼貌的向栓子开口。   来到谢家几个月,秋阳姐妹被谢灵养的胖了不少,脸上有肉了,皮肤也不再是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了,加之谢灵十分注意小孩子的皮肤保养,反而比普通乡下女孩儿多了几分白嫩。剪掉的头发经过几个月也长长了不少,可以扎辫子了。   秋阳继承了谢家人的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同于秋月的机灵古怪,反而软软糯糯。   秋阳妹妹真可爱啊,栓子被秋阳这样注视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了,随即有些别扭的开口:“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想和谁耍和谁耍。”   “谢谢栓子哥,你真好。”   一旁的女孩子们,听到他这么说,十分高兴地笑起来,然后又聚在一起。   听到秋阳道谢的声音,其他女孩儿也不怕他了,不自觉的也向他表示感谢。   “谢谢栓子。”   “谢谢栓子哥。”      栓子站在一旁,抿着嘴,不自在极了。他还没听过这么多人感谢他呢。不过,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秋阳,他咧嘴笑开。   这边,被他遗忘的弟弟根生也追过来,见到他哥在那傻笑。   “臭栓子,我刚才差点被那群臭蛋们追住,你还在这儿傻笑。”根生说起这个一脸火大,“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栓子比根生大两岁,比他弟高半个头,这会儿小大人般摸摸他弟的头,说道:“根生,下次让你当先锋。”这种话,栓子说了两年,一点也不腻。   不过,只要根生相信就行了。   “哼,你说的,可别忘了。”说到这儿,他瞅瞅他哥的手,奇怪道:“哥啊,猪水泡呢?咱们一会儿偷偷拿回家耍一耍。每次娘都不让咱们耍皂荚,只能耍这个了。”   “我给秋阳了,那不是,那群女生在那丢呢!”栓子指了一群女生。   “啊,啊,栓子,你赔给我。”   两个兄弟在这儿自相残杀,其他小孩儿也追上来,看见兄弟俩,也跑过去闹成一团。   这边,猪已经被大人们处理好,就等着队长分猪肉了。   谢家沟生产队凡是十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这儿,大多数都穿着有衅旧的棉衣,一看就挡不住风的。   这会儿虽是晌午,有太阳照着,但零下几度的气温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这都浇不灭大家眼底的火热。   妇女抱着婴儿聚在一起说着闲话,偶尔夹杂着一阵笑声。   姑娘们像以往开会那样纳着鞋底儿,不过嘴上却是讨论舞台剧,讨论红/歌。冲伙伴发表自己的看法,自己喜欢的歌,自己喜欢的剧。   说话时,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精神气儿,惹得队里未成家的小伙子们一阵看。   男人们抽着闷烟儿,不时地说几句荤话。   大人及小孩们大多脸色泛黄,眼神不时地瞅瞅前面戏台子上面那头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肉。   女人们看着肉,想着明天该怎样变着戏法似地弄出几个菜,让辛苦了很久的丈夫和孩子吃喝得舒服。   而男人们则考虑得更远,心里老是在盘算,今年冬天一定养好精神,争取明年更有力,干的更多,挣更多的工分,上养起老爹娘,下养媳妇和孩子。   原跃进一脸笑容,站在戏台子上,看向下面的众人,说道:“今天,咱们分猪肉还按以往的规矩走。人头六,工分四。工分少的,人口少的,也不用怕,今年咱们的猪肥,保证每家都能分个几斤。”   说到这儿,他又一拐弯:“今年猪能这么肥,首先是谢灵同志给咱们出了好主意,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着嘞。”   “知道。”      “其次,这也多亏了猪场的四位女同志,她们每天在猪场伺候猪的吃喝拉撒,大家同意不?”   这个时候,生产队一般都是队长的一言堂,但是原跃进比较喜欢听取众人意见。   “同意。”   “同意嘞。”      听到下面人的回应,他满意一笑,开口说道:“所以,我决定分猪肉的时候,让谢灵同志先选,然后在人六工四分基础上,再给她加两斤猪肉。四位在猪场上工的女同志随后选,加一斤肉。”   原跃进说完,下面的人表情各异,当然他也不管众人的想法,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说了句:“开始。”   谢灵对于队长的优待也不客气,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走到台上。   礼貌地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笑笑,然后说道:“师傅,您多给我来点肋条肉吧!”   一旁记录员念道:“谢灵家,三斤肉,加两斤,一共五斤肉。”   师傅也就是大壮,被她笑的脸红,这闺女长的太好看了,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劝她:“全要肋条肉?肋条肉可不能榨油。”   “那就来三斤肋条肉,两斤肥肉。”谢灵其实不太喜欢猪油的那个腥味,但想想就能分泌出一大片口水。算了,还是要点肥肉,榨油吧!所以,十分痛快地领会了师傅的好意。   现在肚里太缺肉腥味了,本来想的是让徐锐多带点植物油的,可是,她十分可耻的管不住自己的内心,还是先吃猪肉吧。也就是腥了点,其实还挺好吃的。   大汉十分痛快地给谢灵割了五斤好肉,谢灵满意的掂了掂。走下台的时候,颇有一种领奖后的喜悦。   看到谢灵的肉,众人又是一顿羡慕,肋条肉不说,虽然它在后世受到大家欢迎。但现在,众人最喜欢得还是白花花的大肥肉。就如同谢灵手里那块,看着就知道能榨出不少油。   接下来是李桂香,陈丫子等人。   谢灵、李桂香她们,大家无话可说,但对陈丫子却颇为鄙视。   这寡妇竟然能在众人之前选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最后选的。   尤其是陈丫子原来的二弟妹王翠花,看着陈丫子上台,红了眼,走上前就想闹一闹。   结果,就看到队长原跃进严肃的脸,吓得她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就被人拽住。   原跃进皱着眉头,陈家那些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私底下她们闹得再过分,原跃进作为队长但也不好管陈家自家事。   所以,他只能暗中照顾一下陈丫子,让她进猪场。   可这陈家二媳妇是个没眼色,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闹。也不怕人家受不了把事情露出来。   台下,陈建强拽住自己媳妇,低着头,粗声粗气地说道:“你疯了,这是啥地方,你也敢闹腾。”   王翠花被丈夫拽住,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陈丫子那个寡妇今年怎么能分那么多肉,还紧着她挑。我得说一说,让大家知道她可是命硬的寡妇。”   陈建强闻言脸色更黑,看看四周,轻声道:“现在就让她分那么多肉,她吃不完,孝敬孝敬婆婆也是好的。”   陈建强说话时声音低,但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阴狠。王翠花不自觉的打了个颤,随即眉开颜笑:“你说得对,那么多她们娘三那干巴巴的身子哪能吃得下,是该孝敬孝敬咱娘。等我回去了就跟她说。”   夫妻俩说话避着众人,大家也没关注两人,注意力只在猪肉上。   原跃进在一旁监督,记录员念到一户,负责分猪肉的大汉就发一户。   没有人说不好,不敢挤、不敢闹,没分到自家的时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别人走上台。   轮到自家了,就眉开颜笑,高兴的上台选猪肉。 第52章 起名字   “哇, 小姨, 好多肉啊!”   秋阳秋月耍了一会儿来找谢灵,就见到她手里的肉。-秋月语气赞叹,秋阳没有说话, 但目光火热地看着她手里的大白肉。   谢灵掂掂手里的猪肉, 露出笑容, 对两人说道:“走, 咱回家,小姨给你们做红烧肉。”   两个闺女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谢灵手里的肉带了光。   之前,小姨和徐叔叔带她们去过一次县城, 吃过一顿红烧肉。   那肉的滋味好吃极了, 两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不禁舔舔嘴。   “小姨,咱们快点回家吧!”   “是啊, 快点回去, 我饿了。”   谢灵想要摸摸两人, 但腾不出手,只笑着调侃:“两个小馋鬼。”说罢, 她不自觉的地加快脚步。不光闺女馋肉,其实她也馋了呢!   谢家厨房   谢灵焖好米饭,才准备做红烧肉。   她把肉放在案板上,将带皮五花肉切成长条,准备葱和姜。蒜是没有的, 因为太贵了。   秋阳秋月负责烧火,谢灵把锅坐上。   锅红了后,放油。   徐锐经常给陈丫子带冰糖,连带着谢家也有不少。   谢灵把冰糖下到锅里,炒至色呈深红色,然后倒肉块继续煸炒。   目的不仅在于入味,还要上色。   之后下葱姜、煸炒出香味,加清水。接着把早已调好的淀粉勾芡。   期间,肉的咸香味不断传来,躲在下面烧火的秋阳秋月不禁吸吸鼻子,看向灶台,眼神越发的期待。   谢灵没时间注意两人,只盯着锅里的肉,注意色泽和火候。   做好后,谢灵没有立刻吃,给两个闺女弄上。她则是从锅里舀了小半碗肉。   “你们到家乖乖吃饭,小姨给陈婶婶家送点。”   自从谢灵和陈丫子合作后,她们俩就越来越熟悉了。   两人虽说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是独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处下来,陈丫子看着寡言少语,但谢灵却觉得她这人不错。   两人环境经历并不相同,但莫名地能说上话,简单说就是三观比较像。   陈丫子这两个月来,借早生黄丫的手给了秋阳秋月不少吃的。   后来,谢灵做了好东西也好给她拿点。   两人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性子,这样有来有往反而有几分默契的意味。   两家离得不远,最主要是谢家沟不大的缘故,谢灵拿着小碗用布捂着肉,不过一小会儿就到陈丫子家了。   陈家院墙低矮简陋,谢灵自己都能从墙头爬进去,更逞论那些不怀好意的,总之看着不安全得很。   但陈丫子家却是一次都没被人光顾过,一是因为陈家太穷了,没有鸡,也就没鸡蛋。   院里只有一间屋子,破破旧旧的。   加上陈丫子的脾气和外面说寡妇命硬的言论,没有人敢来陈丫子家捣乱。   所以,陈丫子家附近向来是最安静的地方了。   此时,低矮的土屋里倒是不怎么平静。   “陈丫子,你今年倒是好运得跟,白得了那么些肉。你可不能光顾着你们娘三吃,别忘了婆婆。她以前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去看看她,孝敬孝敬她。真是白眼狼。”王翠花坐在陈家的炕头上,神态自然,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腿蹬到灰扑扑的墙头上,一点都不见外。一边说着,一边拿嫌弃的眼神儿观察屋子。   以前,陈丫子还在陈家的时候,很有威严,面对她王翠花是有点发怵的,但想想她男人说的话,也就放松了。   “大嫂嘴硬心软,看着面冷,不好惹。但咱娘以前对大嫂不错,大嫂是个记恩的。你只要拿娘当借口,一定能拿上肉。   等你拿上肉了,今儿多做点,你也多吃点。”   想起她男人说的,王翠花一阵火热,以往分的那些肉,都轮不到她几块,这次可是答应多给她吃。想到肉,她一阵流口水。   不过,等她从幻想中醒过来,看到的就是陈丫子凉飕飕的眼神。   “你,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王翠花被吓了一跳,虚张声势的说道。   陈丫子心里冷笑,这两口子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吗。   以前,她觉得陈建强人再怎么坏,也不会亏待他娘。念着婆婆以前对她不错,陈家抚养她这么多娘的份上,不管自己再怎么穷,王翠花借东西的时候,自己总会满足她们。包括每年腊月分到的猪肉,总要给她们一大半。   可是,她看到的是什么,好吃的总是陈建强和他那个儿子的,婆婆伺候他们一家,也没有让陈建强对她好点。   而她婆婆,性子泼辣,但总觉得自己的根在儿子上面。老大去了,她靠的就是二儿子,大孙子。丝毫不抱怨,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也不会跟自己出来。   陈丫子不是好脾气,面对这样的一家,她受够了。   尤其是看到笑容越来越多的儿子闺女,她不会再忍着陈家人,就算看在那死去的酒鬼的面上也不行。   陈丫子想着这些,想起以前因为她们儿子闺女所受的委屈,她心里涌出一股狠劲儿,直接抓住王翠花的背,把她往外赶。   “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欠你家的啦,你还来讨债。”一边说,一边推王翠花,“陈建强那个瘪/三,只会在背后阴别人,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个蠢货,每天被他当狗使唤,你还不知道。”   陈丫子吃的不好,人瘦巴巴的,但王翠花好吃懒做,力气远没有干惯粗活的陈丫子大。   王翠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只嘴上叫嚣:“好你个命硬的寡妇,我为你好,让你多做好事,孝敬婆婆,你竟然还推我。”   陈丫子把她赶到门口,也不理会她的话,眼神冷冷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以前咱们就说,我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再给你们一分东西。你把这些话告诉陈建强,你们要是再来,那咱们就算算以前的事情。我家那酒鬼怎么就好好的没了。”   王翠花听不懂陈丫子最后一句,但也被陈丫子的话镇住了。她本来就怕陈丫子,如今只不过是仗着那死老太婆才敢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这会儿见陈丫子这么硬气,也不敢多说。   只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冲陈丫子喊:“命硬的寡妇,当谁想来找你呢。”   说完,王翠花跑的更快,直直的往门外冲,心里还抱怨着,陈丫子这么穷,怎么盖这么大的院子。   光顾着跑,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时,因为吵闹声,谢灵也不好进去,就站在门口。   王翠花直冲冲的跑过来,她手里的碗差点被跑出来的王翠花碰到。   “没见有人啊,傻叉。”撞到人,王翠花也不道歉,反而觉得是别人挡了她的路。   谢灵心里一怒,这人好没素质。没等她看清楚人,撞她那人已经跑远了。   陈丫子也看见了谢灵,走过来。   “谢灵来了。”这会儿,陈丫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见是谢灵,脸色更好,语气温和地说道,“刚才撞你的就是条疯狗,别理会她,等我哪天见了替你报仇。”   陈丫子从没这样说过话,谢灵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说道:“陈姐,你真好。”   一边说着,打量陈丫子一番,继续开口:“陈姐,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面貌也变了。   两人进了屋子,陈丫子给谢灵倒了一碗水,听她这话,不禁挑眉,说道:“是啊,想开了一些事情,心情好了。对了,你今天是干啥来了,两个闺女呢?怎么不带她们来。”   陈丫子对秋阳秋月喜欢得紧,面对两个闺女比面对谢灵的笑容还多。   谢灵笑笑:“她们在家里吃饭呢,我来就是给你们娘三送点吃的。”   说着,把碗上的布掀开,放在桌上,顿时一股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下,就连陈丫子都不自觉的吸吸鼻子,想多闻闻那个味道。更不用说早生黄丫两个孩子了。   刚刚王翠花到家里,陈丫子就把两个孩子待在厨房。   这会儿,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听到娘和谢姨姨说话的声音,再也在厨房待不住了。   陈丫子一直在做冰糖葫芦,两个月下来,也赚了不少钱。怕其他人看出问题,陈丫子不敢给两个孩子穿新衣服,但旧衣里面的棉花却都是新的。   棉花没有用票,是陈南生给她换的。   有了钱,陈丫子有了底气,给孩子时不时的做好吃的。早生黄丫穿的暖,吃的好,皮肤虽没有养回来,但气色好了很多。   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感慨。   初见,两人一脸的怯意,性子早熟,没有丝毫孩子气。   现在,看看跟她打招呼的早生黄丫,活泼有朝气。她不禁摸摸两人的头,说道:“这是姨姨专门给你们带的,把它端进厨房,和你们娘分着吃了。”   早生个子小,但已经有九岁,是个大孩子了,目不斜视,只仰头看着谢灵。   黄丫还小,眼睛控制不住的瞅瞅碗里的肉。   陈丫子目光柔和,看看直冒口水的闺女,说道:“早生把你谢姨姨的碗腾出来,然后带着妹妹去厨房吃吧。我和谢姨姨说几句话。”   早生点点头,看了看娘,说道:“我和妹妹吃一点,给娘留一半。”   陈丫子心里一软,点头答应。   两个孩子走了,谢灵笑笑:“陈姐,早生这孩子很懂事。”   陈丫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是我亏待了两个孩子。他们爹去的时候,早生已经记事。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就越发的懂事了。   不过,这些日子有了玩伴,比以前活泼了。咱们生产队有小学了,我想等下一年送他去念书。”   谢灵点头,称赞道:“念书是好的,不管将来如何,让孩子多学点东西肯定有用。”   早生那孩子每次听完故事,眼睛都是亮的。   陈丫子注意到儿子的变化后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送儿子闺女上学识字。   不过,“谢灵,你可以给两人起个名字吗?”陈丫子说这话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谢灵闻言惊讶片刻,起名字一般不都是亲属长辈在不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起吗?   陈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陈丫子看出她的惊讶,说道:“陈家亲属少,我也和他们断了关系。队里其他人家都不熟悉,而且她们也会顾忌我这个寡妇。”   面对谢灵,陈丫子觉得这谢什么好隐瞒的:“早生和黄丫的名字寓意都不怎么好。不求她们有多大成就,但也不想让她们像我这样坎坷。”以前没改是觉得孩子的名字到底是亲奶奶帮取得,她不好改。   “兄妹俩一个叫志安,一个叫志乐。有志气的志,平安喜乐的安、乐。陈姐觉得怎么样?”谢灵沉思片刻,说出两个名字,征求陈丫子的意见。   “志安,志乐。有志气,平安喜乐。”陈丫子喃喃自语,念着念着,眼眶湿润,说道:“好,就叫这个名字。” 第53章 生气   这个时候社员上户改名的程序比较简单。各大生产队的队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公社派出所一趟, 把自己生产队需要上户的人报上去, 然后就可以得到手写的户口本一张。   谢灵给早生黄丫两个孩子起好名字后,第二天,陈丫子拿着户口本就去原跃进家报上了。   黄丫还小, 不大懂名字的意义, 但早生却是高兴极了。志安, 比以前的名字好听多了。所以, 他一整天都是带着笑的。而志乐看着哥哥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志安和小伙伴们耍的时候,一听到别人还叫他早生,叫妹妹黄丫。他就严肃的进行纠正。   “我不叫早生了, 我娘说我以后叫志安, 妹妹叫志乐。有志气的志, 平安喜乐的安、乐。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志气的人,一辈子平安喜乐。”   “好了, 好了, 知道了, 早生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小孩子们叫早生叫习惯了,觉得志安非常绕口。而且, 后面什么有志气,平安喜乐的,他们表示根本听不懂,也不想听他炫耀。   而志安,听到她们的敷衍, 则是抿抿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什么。   只不过,之后的日子里,生产队的大人孩子们总能听到志安的纠正:“我叫志安,妹妹叫志乐。”   大人们乐的看热闹,听他说那么多遍,早就记住了。可还是早生早生的叫着。专门逗他玩。   而孩子们,经过志安连续十几天坚持不懈的纠正后,总算改口了。   早生黄丫也成了两人的过去式,现在还能记得,说不定再过几年,两人也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个名字。   当然这也是陈丫子希望的,她不希望所有人提起儿子闺女,永远都是那个因为早产出生所以叫早生的孩子,还有因为一出生就是黄毛的黄丫。   将近年底,地干的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前面的山削弱了北方来的大风,却又为谢家沟添了几分寒冷。   还有几天过年,谢家沟生产队就给社员们分红。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粮食丰收,猪也买了个好价钱。   所以,今年的工分价值是这些年来最多的,一天的工分合一块多钱。   谢灵家人少,谢爸谢妈在之前也就两个劳动力,所以工分不多,得的钱也不多,不过谢灵拿着几十块钱也很满足。   回去后,谢灵坐在炕上,点点炕桌上的钱和票,露出满意的笑容,活像个大财迷。而小财迷则是坐在对面的秋阳秋月。   “小姨,小姨,起床了。”   “小姨,太阳晒屁股了。”   谢灵躺在炕上,盖着大厚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听到俩小屁孩的声音,她呢喃一声:“你俩咋这么早,今儿不着急,再睡会。”   昨天谢灵和两个闺女说带她们去县城买东西。这不,两人期待的很,早早的就醒了。   两人已经在炕上醒着躺了一会儿,看屋里的挂钟,短针走到七,她们才叫谢灵。   谢灵说完,转了个身准备再次入睡。   “小姨,七点了,你不是说”   秋阳还没说完,谢灵砰的一声起来,“你说啥,竟然七点了。”   她快速把棉袄和袄裤套上,蹲下身子,一边穿着,一边跟两人说话:“你俩也快把穿衣服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炕上,秋阳秋月对视一眼,弯起嘴角,笑出声,秋月说:“小姨越来越懒了。”   秋阳:“冬天的时候,小姨变懒了。”   “徐叔叔应该来了。”   门口,谢灵没有往门缝处看,只急匆匆地打开大门。   果然,徐锐直挺挺地站在门外,他穿着军大衣,脚上一双军绿色棉鞋,手放在兜里。   脸上没有任何遮盖,脸颊被冻的通红。   徐锐在寒冷的空气中,依旧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地站着,突然大门打开,看到谢灵,他浑身的气势变缓,目光一柔。   他上前一步,说道:“这么早”想要靠近谢灵,突然想起自己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子是热的,但身上却是寒冷。于是停住脚,伸出手准备拉谢灵的手。   “告诉你来了叫我,你每次都不听。”谢灵一看徐锐红通通的脸,就知道他来了老大一会儿。   这人每次早来,但每次都不会喊人,就算他身子强健,可谢灵也会心疼。   越想,谢灵越觉得生气,忽视徐锐伸过来的手,不管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往前走。   徐锐伸过去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放回去。   谢灵有些冷漠的表情,让徐锐心里一纠,双手蜷缩,就那么停在那里。   谢灵走了几步,发现徐锐没有跟过来,转过身,见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军人打扮,直挺挺地站着,本来应该气势过人,却莫名地觉得可怜,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谢灵看着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站在那干啥,不进来啊,觉得外面比屋里好?”   被·抛弃·徐锐:不,外面没你,不好。可是,你生气了,没有说让不让我进去,所以我不敢进去。   心里想的多,但嘴上说不出来的徐锐,只沉默着乖乖地进屋。   屋里,听见谢灵进门的声音,西屋的秋阳秋月连忙喊到:“小姨,裤子不好穿。”   见徐锐进了堂屋,谢灵也没理他,只进卧室给两个闺女穿裤子。   对着两个孩子,谢灵没有把不好的情绪挂在脸上。一边给两人拽裤子,一边教导两人:“以后穿裤子,你们两个可以互相给对方拽,不用小姨,你们自己就能穿好。”   秋阳秋月乖巧地点点头。   谢灵笑笑,拍拍两人的头,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穿鞋。穿好到堂屋,自己倒水洗漱。小姨先去做饭。”   “不用我们烧火吗?”   “不用,你们徐叔叔来了,他帮小姨烧火。”   堂屋,徐锐没有坐只沉默地站在墙边,注视着通向西屋的木门,听谢灵温柔的声音,他目光不自觉的变柔。   谢灵出了西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徐锐。   她心里的气一下子消了,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帮我做饭。”   丢下这么一句话,谢灵迈出门槛去了厨房。   厨房里,两人一个看锅一个烧火,气氛沉默的很。   徐锐一贯是个不说话的,在部队时,他只知道训练,一天不说话也可以。   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也不会和战友沟通。   专业后,也是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他一般只做自己的工作,不会和同事进行不必要的沟通。   他在运输部工作了几个月,只有梁丰年一个熟人。   可是现在,面对谢灵,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谢灵,对不起,我错了。”   谢灵瞅他一眼,说道:“哪错了?”   “我不应该来那么早。”   谢灵一听他这话,感觉好笑的很。   她是因为他来的那么早才生气的吗?   他来的早倒成了错了,自己有那么不讲理吗?   本来不想搭理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徐锐专注的目光看向她,仿佛带着期盼,让谢灵不自觉的一颤。   “徐锐,你来的早,才是好的。是我有些懒了,我没有怪你这个。”说话时,谢灵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锐,语气变得温柔。   徐锐被她盯着,有些无措,又有些欢喜,谢灵看他意味着她不生气了。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急匆匆地反驳:“你不懒的。”   谢灵噗嗤一笑,同时心里柔软一片。   说话时,谢灵带着徐锐来到灶台旁边的角落。   厨房的墙早被谢灵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   谢灵虚虚的靠在墙上,在徐锐越发紧张的情绪下开口说道:“徐锐,外面天气太冷了,你虽然穿的厚,身体壮实,但我还是觉得你会冷。”说到这儿,谢灵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轻声继续说着:“我会担心你,还会心疼。”尤其是当你独自等待的时候。   前世的谢灵演过不少感情戏,那时她都能应付自如,可那些都是虚的,而现在却是真实的。   真实对这个男人说出在她看来有些肉麻的话。   所以她说完,就低下头,虚靠着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时的徐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里涨涨的,有些酸,还有这麻,更多的是喜悦。让他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亲密的接触,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   “灵灵,我很开心。”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叹息。   谢灵踮起脚,她的下巴抵在徐锐的肩膀处。   听到耳边的声音,心里有些柔软,徐锐总是很容易满足。她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他的反应就这么激动。   “所以,徐锐,以后你再这么早来,就不要在外面傻傻地站着。来了就叫我,不要在外面瞎等。冬天太冷了,每天都不想起来。”最后一句,谢灵不自觉的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着还噌噌徐锐的肩膀。   徐锐嘴唇微张,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说道:“那我以后晚点。”徐锐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但又不会让谢灵不舒服。   “好。”   谢灵靠在徐锐怀里,一时安静。突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谢灵连忙退开他的怀抱。   “米汤熬了。”一边说,一边找抹布,方便端锅。   徐锐则先她一步,直接把锅端起来放到一旁的桌上。   谢灵拍打他的胳膊,嗔怪道:“不垫着东西端,也不怕烫着。”   徐锐蹲着身子把火灭了,一边摇摇头,回应道:“不怕的。”不过想起刚才谢灵说的话,又开口说道:“我下次注意,用抹布垫上。”你不用担心。   谢灵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兴的心情,笑的时候不似以往的克制,罕见地露出八颗牙齿,说道:“知道就好。”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谢灵拽起徐锐的手:“米汤先搁在锅里,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第54章 年货   谢云云的娘李桃花打毛线在谢家沟是出了名的, 谢灵专门找她打了不少毛线, 给两个闺女、自己还有徐锐织了围脖和手套。   两个闺女是枣红色的,她自己是黑色的,而徐锐则和她一样的颜色。   本来, 谢灵是准备当做新年礼物送给徐锐的, 可谢灵现在太高兴了, 就想早点送出去了。   反正, 离过年也没几天了。谢灵这么想着,嘴角含笑,把围脖给徐锐戴上。   徐锐微微低头,迁就谢灵, 谢灵三下两下的给他系好。   黑色的围脖, 戴在徐锐脖子上, 一点不显得女气或是老气,反而冲淡了徐锐周身的凶悍, 衬得他温和了不少。   谢灵观察片刻, 冲他笑笑, 说道:“戴上很好看的。”   说着,又递给他手套, “试试手套,看大小怎么样。”徐锐手指修长,手掌宽大,谢灵是比照着她的手做得,做的时候则比她自己的整整大了一截。   “合适。”毛线不多, 手套织的不算细密,上面也没什么花样,但在徐锐看来这是最好的,最保暖的手套了。   他想称赞,想对谢灵说很多话,但最后只蹦出两个字。   谢灵也不介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明白徐锐的性子了。   见他戴着合适,谢灵放下心,随即说道:“屋子里暖和,把它们摘下来先放到桌上吧。咱们准备吃饭。”   徐锐听话的点点头。   吃过饭,徐锐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和谢灵去县城。   将近年根儿,为了方便队员们去公社甚至县城买年货,谢家沟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负责赶驴车。   坐驴车到公社或者县城,不贵,只一两毛就行。   而且,都是自家生产队的人,既方便又热闹。   不过,谢灵没有和队里的女人们一起去。   毕竟,她买的东西多,别人看着了,不管她们多嘴不,她是不想沾这种麻烦的。   供销社里,依旧是苇席吊顶、手工滋地,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电灯,瞬间上了一个档次。   里面顾客很多,徐锐把紧张的秋阳秋月拎在怀里,跟在谢灵身后排着队。   两个闺女戴着暗红色的围脖,两个大人则是黑色的围脖,一前一后站着,真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唯一令人讶异的,也就是谢灵的年纪了。   谢灵梳着两个辫子,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怎么也不像结了婚的人。   不过这会儿,大家急得买东西,也没有多想。   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轮到谢灵。   “陈姐,马上过年了,我想要颜色喜庆一点的布。不管劳动布还是平纹,都可以。”谢灵站在柜台前,笑着说道。   她口中的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   秋阳秋月的棉袄棉裤上也有几个补丁,但那是谢灵专门往新布料剪了洞,再重新补上的。   加之, 都是暗色系的劳动布, 看着不怎么新。   不过, 秋阳秋月穿着暖和极了。   而其她几个女孩儿身上的棉衣棉裤却是真的破旧。有的是哥哥姐姐传下来的棉袄, 有的则是穿了好几年的衣服,一点都不保暖。   她们手和脸露在外面,冻的红通通的,但丝毫不影响她们耍的兴致。   “哇, 秋月踩线了, 快下来吧。”这边, 秋月犯规,就有另一方的女孩儿叫道。   然后, 秋月下来, 换秋阳上场。   这时候, 栓子高兴的跑过来,黑黑的小脸,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拦住秋阳,说道:“秋阳,你看我给你带啥子来了。”   旁边几个女孩本来本来是生气的,她们玩的好好的, 栓子就过来捣乱。不过,当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几个女孩儿一下子围上去。   纷纷开口   “这是今天的猪水泡吗?”   “唉,又被栓子夺了,我哥明明说他这次抢了让我玩的。”   “好透明啊,会不会一扎就破?”      栓子平时不仅调皮捣蛋,还凶得很,几个女孩儿不敢大声问他,只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小声讨论。   栓子不搭理旁边几个女孩儿,只笑嘻嘻地看着秋阳。   以前在罗家湾的时候,秋阳秋月小小的就被王娣来拘在家里干活,没去过杀猪宴现场,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秋阳接过透明的类似水泡的玩意,仰起头问道:“栓子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皂荚吹得泡泡啊。”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栓子,这会儿在秋阳面前显得格外内秀,他挠挠头。   平时秋阳秋月好给她们讲故事,知道的东西最多,没想到她竟然连猪水泡都不知道。   栓子这会儿心里窃喜,终于有秋阳不知道的东西了,他嘴上笑开了花,说道:“这是猪水泡,从猪身上弄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次被我抢到手了。”说到这儿,他尽显得意,“不,应该是每次都能被我弄到手。”   然后,他又磨磨噌噌地开口:“我都玩这东西玩腻了,所以这个给你。”   “谢谢栓子哥。那我可以和妹妹,小丽她们一起耍吗?”这段时间,秋阳和栓子他们早就熟了,这会儿也不拒绝。   但是,看看拉着她手眼睛亮晶晶的妹妹,自己一旁眼神期待的女孩儿们,她非常礼貌的向栓子开口。   来到谢家几个月,秋阳姐妹被谢灵养的胖了不少,脸上有肉了,皮肤也不再是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了,加之谢灵十分注意小孩子的皮肤保养,反而比普通乡下女孩儿多了几分白嫩。剪掉的头发经过几个月也长长了不少,可以扎辫子了。   秋阳继承了谢家人的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同于秋月的机灵古怪,反而软软糯糯。   秋阳妹妹真可爱啊,栓子被秋阳这样注视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了,随即有些别扭的开口:“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想和谁耍和谁耍。”   “谢谢栓子哥,你真好。”   一旁的女孩子们,听到他这么说,十分高兴地笑起来,然后又聚在一起。   听到秋阳道谢的声音,其他女孩儿也不怕他了,不自觉的也向他表示感谢。   “谢谢栓子。”   “谢谢栓子哥。”      栓子站在一旁,抿着嘴,不自在极了。他还没听过这么多人感谢他呢。不过,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秋阳,他咧嘴笑开。   这边,被他遗忘的弟弟根生也追过来,见到他哥在那傻笑。   “臭栓子,我刚才差点被那群臭蛋们追住,你还在这儿傻笑。”根生说起这个一脸火大,“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栓子比根生大两岁,比他弟高半个头,这会儿小大人般摸摸他弟的头,说道:“根生,下次让你当先锋。”这种话,栓子说了两年,一点也不腻。   不过,只要根生相信就行了。   “哼,你说的,可别忘了。”说到这儿,他瞅瞅他哥的手,奇怪道:“哥啊,猪水泡呢?咱们一会儿偷偷拿回家耍一耍。每次娘都不让咱们耍皂荚,只能耍这个了。”   “我给秋阳了,那不是,那群女生在那丢呢!”栓子指了一群女生。   “啊,啊,栓子,你赔给我。”   两个兄弟在这儿自相残杀,其他小孩儿也追上来,看见兄弟俩,也跑过去闹成一团。   这边,猪已经被大人们处理好,就等着队长分猪肉了。   谢家沟生产队凡是十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这儿,大多数都穿着有衅旧的棉衣,一看就挡不住风的。   这会儿虽是晌午,有太阳照着,但零下几度的气温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这都浇不灭大家眼底的火热。   妇女抱着婴儿聚在一起说着闲话,偶尔夹杂着一阵笑声。   姑娘们像以往开会那样纳着鞋底儿,不过嘴上却是讨论舞台剧,讨论红/歌。冲伙伴发表自己的看法,自己喜欢的歌,自己喜欢的剧。   说话时,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精神气儿,惹得队里未成家的小伙子们一阵看。   男人们抽着闷烟儿,不时地说几句荤话。   大人及小孩们大多脸色泛黄,眼神不时地瞅瞅前面戏台子上面那头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肉。   女人们看着肉,想着明天该怎样变着戏法似地弄出几个菜,让辛苦了很久的丈夫和孩子吃喝得舒服。   而男人们则考虑得更远,心里老是在盘算,今年冬天一定养好精神,争取明年更有力,干的更多,挣更多的工分,上养起老爹娘,下养媳妇和孩子。   原跃进一脸笑容,站在戏台子上,看向下面的众人,说道:“今天,咱们分猪肉还按以往的规矩走。人头六,工分四。工分少的,人口少的,也不用怕,今年咱们的猪肥,保证每家都能分个几斤。”   说到这儿,他又一拐弯:“今年猪能这么肥,首先是谢灵同志给咱们出了好主意,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着嘞。”   “知道。”      “其次,这也多亏了猪场的四位女同志,她们每天在猪场伺候猪的吃喝拉撒,大家同意不?”   这个时候,生产队一般都是队长的一言堂,但是原跃进比较喜欢听取众人意见。   “同意。”   “同意嘞。”      听到下面人的回应,他满意一笑,开口说道:“所以,我决定分猪肉的时候,让谢灵同志先选,然后在人六工四分基础上,再给她加两斤猪肉。四位在猪场上工的女同志随后选,加一斤肉。”   原跃进说完,下面的人表情各异,当然他也不管众人的想法,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说了句:“开始。”   谢灵对于队长的优待也不客气,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走到台上。   礼貌地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笑笑,然后说道:“师傅,您多给我来点肋条肉吧!”   一旁记录员念道:“谢灵家,三斤肉,加两斤,一共五斤肉。”   师傅也就是大壮,被她笑的脸红,这闺女长的太好看了,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劝她:“全要肋条肉?肋条肉可不能榨油。”   “那就来三斤肋条肉,两斤肥肉。”谢灵其实不太喜欢猪油的那个腥味,但想想就能分泌出一大片口水。算了,还是要点肥肉,榨油吧!所以,十分痛快地领会了师傅的好意。   现在肚里太缺肉腥味了,本来想的是让徐锐多带点植物油的,可是,她十分可耻的管不住自己的内心,还是先吃猪肉吧。也就是腥了点,其实还挺好吃的。   大汉十分痛快地给谢灵割了五斤好肉,谢灵满意的掂了掂。走下台的时候,颇有一种领奖后的喜悦。   看到谢灵的肉,众人又是一顿羡慕,肋条肉不说,虽然它在后世受到大家欢迎。但现在,众人最喜欢得还是白花花的大肥肉。就如同谢灵手里那块,看着就知道能榨出不少油。   接下来是李桂香,陈丫子等人。   谢灵、李桂香她们,大家无话可说,但对陈丫子却颇为鄙视。   这寡妇竟然能在众人之前选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最后选的。   尤其是陈丫子原来的二弟妹王翠花,看着陈丫子上台,红了眼,走上前就想闹一闹。   结果,就看到队长原跃进严肃的脸,吓得她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就被人拽住。   原跃进皱着眉头,陈家那些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私底下她们闹得再过分,原跃进作为队长但也不好管陈家自家事。   所以,他只能暗中照顾一下陈丫子,让她进猪场。   可这陈家二媳妇是个没眼色,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闹。也不怕人家受不了把事情露出来。   台下,陈建强拽住自己媳妇,低着头,粗声粗气地说道:“你疯了,这是啥地方,你也敢闹腾。”   王翠花被丈夫拽住,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陈丫子那个寡妇今年怎么能分那么多肉,还紧着她挑。我得说一说,让大家知道她可是命硬的寡妇。”   陈建强闻言脸色更黑,看看四周,轻声道:“现在就让她分那么多肉,她吃不完,孝敬孝敬婆婆也是好的。”   陈建强说话时声音低,但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阴狠。王翠花不自觉的打了个颤,随即眉开颜笑:“你说得对,那么多她们娘三那干巴巴的身子哪能吃得下,是该孝敬孝敬咱娘。等我回去了就跟她说。”   夫妻俩说话避着众人,大家也没关注两人,注意力只在猪肉上。   原跃进在一旁监督,记录员念到一户,负责分猪肉的大汉就发一户。   没有人说不好,不敢挤、不敢闹,没分到自家的时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别人走上台。   轮到自家了,就眉开颜笑,高兴的上台选猪肉。 第52章 起名字   “哇, 小姨, 好多肉啊!”   秋阳秋月耍了一会儿来找谢灵,就见到她手里的肉。-秋月语气赞叹,秋阳没有说话, 但目光火热地看着她手里的大白肉。   谢灵掂掂手里的猪肉, 露出笑容, 对两人说道:“走, 咱回家,小姨给你们做红烧肉。”   两个闺女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谢灵手里的肉带了光。   之前,小姨和徐叔叔带她们去过一次县城, 吃过一顿红烧肉。   那肉的滋味好吃极了, 两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不禁舔舔嘴。   “小姨,咱们快点回家吧!”   “是啊, 快点回去, 我饿了。”   谢灵想要摸摸两人, 但腾不出手,只笑着调侃:“两个小馋鬼。”说罢, 她不自觉的地加快脚步。不光闺女馋肉,其实她也馋了呢!   谢家厨房   谢灵焖好米饭,才准备做红烧肉。   她把肉放在案板上,将带皮五花肉切成长条,准备葱和姜。蒜是没有的, 因为太贵了。   秋阳秋月负责烧火,谢灵把锅坐上。   锅红了后,放油。   徐锐经常给陈丫子带冰糖,连带着谢家也有不少。   谢灵把冰糖下到锅里,炒至色呈深红色,然后倒肉块继续煸炒。   目的不仅在于入味,还要上色。   之后下葱姜、煸炒出香味,加清水。接着把早已调好的淀粉勾芡。   期间,肉的咸香味不断传来,躲在下面烧火的秋阳秋月不禁吸吸鼻子,看向灶台,眼神越发的期待。   谢灵没时间注意两人,只盯着锅里的肉,注意色泽和火候。   做好后,谢灵没有立刻吃,给两个闺女弄上。她则是从锅里舀了小半碗肉。   “你们到家乖乖吃饭,小姨给陈婶婶家送点。”   自从谢灵和陈丫子合作后,她们俩就越来越熟悉了。   两人虽说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是独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处下来,陈丫子看着寡言少语,但谢灵却觉得她这人不错。   两人环境经历并不相同,但莫名地能说上话,简单说就是三观比较像。   陈丫子这两个月来,借早生黄丫的手给了秋阳秋月不少吃的。   后来,谢灵做了好东西也好给她拿点。   两人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性子,这样有来有往反而有几分默契的意味。   两家离得不远,最主要是谢家沟不大的缘故,谢灵拿着小碗用布捂着肉,不过一小会儿就到陈丫子家了。   陈家院墙低矮简陋,谢灵自己都能从墙头爬进去,更逞论那些不怀好意的,总之看着不安全得很。   但陈丫子家却是一次都没被人光顾过,一是因为陈家太穷了,没有鸡,也就没鸡蛋。   院里只有一间屋子,破破旧旧的。   加上陈丫子的脾气和外面说寡妇命硬的言论,没有人敢来陈丫子家捣乱。   所以,陈丫子家附近向来是最安静的地方了。   此时,低矮的土屋里倒是不怎么平静。   “陈丫子,你今年倒是好运得跟,白得了那么些肉。你可不能光顾着你们娘三吃,别忘了婆婆。她以前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去看看她,孝敬孝敬她。真是白眼狼。”王翠花坐在陈家的炕头上,神态自然,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腿蹬到灰扑扑的墙头上,一点都不见外。一边说着,一边拿嫌弃的眼神儿观察屋子。   以前,陈丫子还在陈家的时候,很有威严,面对她王翠花是有点发怵的,但想想她男人说的话,也就放松了。   “大嫂嘴硬心软,看着面冷,不好惹。但咱娘以前对大嫂不错,大嫂是个记恩的。你只要拿娘当借口,一定能拿上肉。   等你拿上肉了,今儿多做点,你也多吃点。”   想起她男人说的,王翠花一阵火热,以往分的那些肉,都轮不到她几块,这次可是答应多给她吃。想到肉,她一阵流口水。   不过,等她从幻想中醒过来,看到的就是陈丫子凉飕飕的眼神。   “你,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王翠花被吓了一跳,虚张声势的说道。   陈丫子心里冷笑,这两口子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吗。   以前,她觉得陈建强人再怎么坏,也不会亏待他娘。念着婆婆以前对她不错,陈家抚养她这么多娘的份上,不管自己再怎么穷,王翠花借东西的时候,自己总会满足她们。包括每年腊月分到的猪肉,总要给她们一大半。   可是,她看到的是什么,好吃的总是陈建强和他那个儿子的,婆婆伺候他们一家,也没有让陈建强对她好点。   而她婆婆,性子泼辣,但总觉得自己的根在儿子上面。老大去了,她靠的就是二儿子,大孙子。丝毫不抱怨,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也不会跟自己出来。   陈丫子不是好脾气,面对这样的一家,她受够了。   尤其是看到笑容越来越多的儿子闺女,她不会再忍着陈家人,就算看在那死去的酒鬼的面上也不行。   陈丫子想着这些,想起以前因为她们儿子闺女所受的委屈,她心里涌出一股狠劲儿,直接抓住王翠花的背,把她往外赶。   “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欠你家的啦,你还来讨债。”一边说,一边推王翠花,“陈建强那个瘪/三,只会在背后阴别人,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个蠢货,每天被他当狗使唤,你还不知道。”   陈丫子吃的不好,人瘦巴巴的,但王翠花好吃懒做,力气远没有干惯粗活的陈丫子大。   王翠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只嘴上叫嚣:“好你个命硬的寡妇,我为你好,让你多做好事,孝敬婆婆,你竟然还推我。”   陈丫子把她赶到门口,也不理会她的话,眼神冷冷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以前咱们就说,我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再给你们一分东西。你把这些话告诉陈建强,你们要是再来,那咱们就算算以前的事情。我家那酒鬼怎么就好好的没了。”   王翠花听不懂陈丫子最后一句,但也被陈丫子的话镇住了。她本来就怕陈丫子,如今只不过是仗着那死老太婆才敢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这会儿见陈丫子这么硬气,也不敢多说。   只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冲陈丫子喊:“命硬的寡妇,当谁想来找你呢。”   说完,王翠花跑的更快,直直的往门外冲,心里还抱怨着,陈丫子这么穷,怎么盖这么大的院子。   光顾着跑,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时,因为吵闹声,谢灵也不好进去,就站在门口。   王翠花直冲冲的跑过来,她手里的碗差点被跑出来的王翠花碰到。   “没见有人啊,傻叉。”撞到人,王翠花也不道歉,反而觉得是别人挡了她的路。   谢灵心里一怒,这人好没素质。没等她看清楚人,撞她那人已经跑远了。   陈丫子也看见了谢灵,走过来。   “谢灵来了。”这会儿,陈丫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见是谢灵,脸色更好,语气温和地说道,“刚才撞你的就是条疯狗,别理会她,等我哪天见了替你报仇。”   陈丫子从没这样说过话,谢灵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说道:“陈姐,你真好。”   一边说着,打量陈丫子一番,继续开口:“陈姐,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面貌也变了。   两人进了屋子,陈丫子给谢灵倒了一碗水,听她这话,不禁挑眉,说道:“是啊,想开了一些事情,心情好了。对了,你今天是干啥来了,两个闺女呢?怎么不带她们来。”   陈丫子对秋阳秋月喜欢得紧,面对两个闺女比面对谢灵的笑容还多。   谢灵笑笑:“她们在家里吃饭呢,我来就是给你们娘三送点吃的。”   说着,把碗上的布掀开,放在桌上,顿时一股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下,就连陈丫子都不自觉的吸吸鼻子,想多闻闻那个味道。更不用说早生黄丫两个孩子了。   刚刚王翠花到家里,陈丫子就把两个孩子待在厨房。   这会儿,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听到娘和谢姨姨说话的声音,再也在厨房待不住了。   陈丫子一直在做冰糖葫芦,两个月下来,也赚了不少钱。怕其他人看出问题,陈丫子不敢给两个孩子穿新衣服,但旧衣里面的棉花却都是新的。   棉花没有用票,是陈南生给她换的。   有了钱,陈丫子有了底气,给孩子时不时的做好吃的。早生黄丫穿的暖,吃的好,皮肤虽没有养回来,但气色好了很多。   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感慨。   初见,两人一脸的怯意,性子早熟,没有丝毫孩子气。   现在,看看跟她打招呼的早生黄丫,活泼有朝气。她不禁摸摸两人的头,说道:“这是姨姨专门给你们带的,把它端进厨房,和你们娘分着吃了。”   早生个子小,但已经有九岁,是个大孩子了,目不斜视,只仰头看着谢灵。   黄丫还小,眼睛控制不住的瞅瞅碗里的肉。   陈丫子目光柔和,看看直冒口水的闺女,说道:“早生把你谢姨姨的碗腾出来,然后带着妹妹去厨房吃吧。我和谢姨姨说几句话。”   早生点点头,看了看娘,说道:“我和妹妹吃一点,给娘留一半。”   陈丫子心里一软,点头答应。   两个孩子走了,谢灵笑笑:“陈姐,早生这孩子很懂事。”   陈丫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是我亏待了两个孩子。他们爹去的时候,早生已经记事。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就越发的懂事了。   不过,这些日子有了玩伴,比以前活泼了。咱们生产队有小学了,我想等下一年送他去念书。”   谢灵点头,称赞道:“念书是好的,不管将来如何,让孩子多学点东西肯定有用。”   早生那孩子每次听完故事,眼睛都是亮的。   陈丫子注意到儿子的变化后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送儿子闺女上学识字。   不过,“谢灵,你可以给两人起个名字吗?”陈丫子说这话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谢灵闻言惊讶片刻,起名字一般不都是亲属长辈在不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起吗?   陈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陈丫子看出她的惊讶,说道:“陈家亲属少,我也和他们断了关系。队里其他人家都不熟悉,而且她们也会顾忌我这个寡妇。”   面对谢灵,陈丫子觉得这谢什么好隐瞒的:“早生和黄丫的名字寓意都不怎么好。不求她们有多大成就,但也不想让她们像我这样坎坷。”以前没改是觉得孩子的名字到底是亲奶奶帮取得,她不好改。   “兄妹俩一个叫志安,一个叫志乐。有志气的志,平安喜乐的安、乐。陈姐觉得怎么样?”谢灵沉思片刻,说出两个名字,征求陈丫子的意见。   “志安,志乐。有志气,平安喜乐。”陈丫子喃喃自语,念着念着,眼眶湿润,说道:“好,就叫这个名字。” 第53章 生气   这个时候社员上户改名的程序比较简单。各大生产队的队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公社派出所一趟, 把自己生产队需要上户的人报上去, 然后就可以得到手写的户口本一张。   谢灵给早生黄丫两个孩子起好名字后,第二天,陈丫子拿着户口本就去原跃进家报上了。   黄丫还小, 不大懂名字的意义, 但早生却是高兴极了。志安, 比以前的名字好听多了。所以, 他一整天都是带着笑的。而志乐看着哥哥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志安和小伙伴们耍的时候,一听到别人还叫他早生,叫妹妹黄丫。他就严肃的进行纠正。   “我不叫早生了, 我娘说我以后叫志安, 妹妹叫志乐。有志气的志, 平安喜乐的安、乐。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志气的人,一辈子平安喜乐。”   “好了, 好了, 知道了, 早生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小孩子们叫早生叫习惯了,觉得志安非常绕口。而且, 后面什么有志气,平安喜乐的,他们表示根本听不懂,也不想听他炫耀。   而志安,听到她们的敷衍, 则是抿抿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什么。   只不过,之后的日子里,生产队的大人孩子们总能听到志安的纠正:“我叫志安,妹妹叫志乐。”   大人们乐的看热闹,听他说那么多遍,早就记住了。可还是早生早生的叫着。专门逗他玩。   而孩子们,经过志安连续十几天坚持不懈的纠正后,总算改口了。   早生黄丫也成了两人的过去式,现在还能记得,说不定再过几年,两人也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个名字。   当然这也是陈丫子希望的,她不希望所有人提起儿子闺女,永远都是那个因为早产出生所以叫早生的孩子,还有因为一出生就是黄毛的黄丫。   将近年底,地干的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前面的山削弱了北方来的大风,却又为谢家沟添了几分寒冷。   还有几天过年,谢家沟生产队就给社员们分红。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粮食丰收,猪也买了个好价钱。   所以,今年的工分价值是这些年来最多的,一天的工分合一块多钱。   谢灵家人少,谢爸谢妈在之前也就两个劳动力,所以工分不多,得的钱也不多,不过谢灵拿着几十块钱也很满足。   回去后,谢灵坐在炕上,点点炕桌上的钱和票,露出满意的笑容,活像个大财迷。而小财迷则是坐在对面的秋阳秋月。   “小姨,小姨,起床了。”   “小姨,太阳晒屁股了。”   谢灵躺在炕上,盖着大厚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听到俩小屁孩的声音,她呢喃一声:“你俩咋这么早,今儿不着急,再睡会。”   昨天谢灵和两个闺女说带她们去县城买东西。这不,两人期待的很,早早的就醒了。   两人已经在炕上醒着躺了一会儿,看屋里的挂钟,短针走到七,她们才叫谢灵。   谢灵说完,转了个身准备再次入睡。   “小姨,七点了,你不是说”   秋阳还没说完,谢灵砰的一声起来,“你说啥,竟然七点了。”   她快速把棉袄和袄裤套上,蹲下身子,一边穿着,一边跟两人说话:“你俩也快把穿衣服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炕上,秋阳秋月对视一眼,弯起嘴角,笑出声,秋月说:“小姨越来越懒了。”   秋阳:“冬天的时候,小姨变懒了。”   “徐叔叔应该来了。”   门口,谢灵没有往门缝处看,只急匆匆地打开大门。   果然,徐锐直挺挺地站在门外,他穿着军大衣,脚上一双军绿色棉鞋,手放在兜里。   脸上没有任何遮盖,脸颊被冻的通红。   徐锐在寒冷的空气中,依旧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地站着,突然大门打开,看到谢灵,他浑身的气势变缓,目光一柔。   他上前一步,说道:“这么早”想要靠近谢灵,突然想起自己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子是热的,但身上却是寒冷。于是停住脚,伸出手准备拉谢灵的手。   “告诉你来了叫我,你每次都不听。”谢灵一看徐锐红通通的脸,就知道他来了老大一会儿。   这人每次早来,但每次都不会喊人,就算他身子强健,可谢灵也会心疼。   越想,谢灵越觉得生气,忽视徐锐伸过来的手,不管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往前走。   徐锐伸过去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放回去。   谢灵有些冷漠的表情,让徐锐心里一纠,双手蜷缩,就那么停在那里。   谢灵走了几步,发现徐锐没有跟过来,转过身,见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军人打扮,直挺挺地站着,本来应该气势过人,却莫名地觉得可怜,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谢灵看着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站在那干啥,不进来啊,觉得外面比屋里好?”   被·抛弃·徐锐:不,外面没你,不好。可是,你生气了,没有说让不让我进去,所以我不敢进去。   心里想的多,但嘴上说不出来的徐锐,只沉默着乖乖地进屋。   屋里,听见谢灵进门的声音,西屋的秋阳秋月连忙喊到:“小姨,裤子不好穿。”   见徐锐进了堂屋,谢灵也没理他,只进卧室给两个闺女穿裤子。   对着两个孩子,谢灵没有把不好的情绪挂在脸上。一边给两人拽裤子,一边教导两人:“以后穿裤子,你们两个可以互相给对方拽,不用小姨,你们自己就能穿好。”   秋阳秋月乖巧地点点头。   谢灵笑笑,拍拍两人的头,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穿鞋。穿好到堂屋,自己倒水洗漱。小姨先去做饭。”   “不用我们烧火吗?”   “不用,你们徐叔叔来了,他帮小姨烧火。”   堂屋,徐锐没有坐只沉默地站在墙边,注视着通向西屋的木门,听谢灵温柔的声音,他目光不自觉的变柔。   谢灵出了西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徐锐。   她心里的气一下子消了,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帮我做饭。”   丢下这么一句话,谢灵迈出门槛去了厨房。   厨房里,两人一个看锅一个烧火,气氛沉默的很。   徐锐一贯是个不说话的,在部队时,他只知道训练,一天不说话也可以。   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也不会和战友沟通。   专业后,也是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他一般只做自己的工作,不会和同事进行不必要的沟通。   他在运输部工作了几个月,只有梁丰年一个熟人。   可是现在,面对谢灵,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谢灵,对不起,我错了。”   谢灵瞅他一眼,说道:“哪错了?”   “我不应该来那么早。”   谢灵一听他这话,感觉好笑的很。   她是因为他来的那么早才生气的吗?   他来的早倒成了错了,自己有那么不讲理吗?   本来不想搭理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徐锐专注的目光看向她,仿佛带着期盼,让谢灵不自觉的一颤。   “徐锐,你来的早,才是好的。是我有些懒了,我没有怪你这个。”说话时,谢灵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锐,语气变得温柔。   徐锐被她盯着,有些无措,又有些欢喜,谢灵看他意味着她不生气了。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急匆匆地反驳:“你不懒的。”   谢灵噗嗤一笑,同时心里柔软一片。   说话时,谢灵带着徐锐来到灶台旁边的角落。   厨房的墙早被谢灵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   谢灵虚虚的靠在墙上,在徐锐越发紧张的情绪下开口说道:“徐锐,外面天气太冷了,你虽然穿的厚,身体壮实,但我还是觉得你会冷。”说到这儿,谢灵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轻声继续说着:“我会担心你,还会心疼。”尤其是当你独自等待的时候。   前世的谢灵演过不少感情戏,那时她都能应付自如,可那些都是虚的,而现在却是真实的。   真实对这个男人说出在她看来有些肉麻的话。   所以她说完,就低下头,虚靠着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时的徐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里涨涨的,有些酸,还有这麻,更多的是喜悦。让他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亲密的接触,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   “灵灵,我很开心。”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叹息。   谢灵踮起脚,她的下巴抵在徐锐的肩膀处。   听到耳边的声音,心里有些柔软,徐锐总是很容易满足。她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他的反应就这么激动。   “所以,徐锐,以后你再这么早来,就不要在外面傻傻地站着。来了就叫我,不要在外面瞎等。冬天太冷了,每天都不想起来。”最后一句,谢灵不自觉的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着还噌噌徐锐的肩膀。   徐锐嘴唇微张,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说道:“那我以后晚点。”徐锐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但又不会让谢灵不舒服。   “好。”   谢灵靠在徐锐怀里,一时安静。突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谢灵连忙退开他的怀抱。   “米汤熬了。”一边说,一边找抹布,方便端锅。   徐锐则先她一步,直接把锅端起来放到一旁的桌上。   谢灵拍打他的胳膊,嗔怪道:“不垫着东西端,也不怕烫着。”   徐锐蹲着身子把火灭了,一边摇摇头,回应道:“不怕的。”不过想起刚才谢灵说的话,又开口说道:“我下次注意,用抹布垫上。”你不用担心。   谢灵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兴的心情,笑的时候不似以往的克制,罕见地露出八颗牙齿,说道:“知道就好。”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谢灵拽起徐锐的手:“米汤先搁在锅里,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第54章 年货   谢云云的娘李桃花打毛线在谢家沟是出了名的, 谢灵专门找她打了不少毛线, 给两个闺女、自己还有徐锐织了围脖和手套。   两个闺女是枣红色的,她自己是黑色的,而徐锐则和她一样的颜色。   本来, 谢灵是准备当做新年礼物送给徐锐的, 可谢灵现在太高兴了, 就想早点送出去了。   反正, 离过年也没几天了。谢灵这么想着,嘴角含笑,把围脖给徐锐戴上。   徐锐微微低头,迁就谢灵, 谢灵三下两下的给他系好。   黑色的围脖, 戴在徐锐脖子上, 一点不显得女气或是老气,反而冲淡了徐锐周身的凶悍, 衬得他温和了不少。   谢灵观察片刻, 冲他笑笑, 说道:“戴上很好看的。”   说着,又递给他手套, “试试手套,看大小怎么样。”徐锐手指修长,手掌宽大,谢灵是比照着她的手做得,做的时候则比她自己的整整大了一截。   “合适。”毛线不多, 手套织的不算细密,上面也没什么花样,但在徐锐看来这是最好的,最保暖的手套了。   他想称赞,想对谢灵说很多话,但最后只蹦出两个字。   谢灵也不介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明白徐锐的性子了。   见他戴着合适,谢灵放下心,随即说道:“屋子里暖和,把它们摘下来先放到桌上吧。咱们准备吃饭。”   徐锐听话的点点头。   吃过饭,徐锐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和谢灵去县城。   将近年根儿,为了方便队员们去公社甚至县城买年货,谢家沟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负责赶驴车。   坐驴车到公社或者县城,不贵,只一两毛就行。   而且,都是自家生产队的人,既方便又热闹。   不过,谢灵没有和队里的女人们一起去。   毕竟,她买的东西多,别人看着了,不管她们多嘴不,她是不想沾这种麻烦的。   供销社里,依旧是苇席吊顶、手工滋地,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电灯,瞬间上了一个档次。   里面顾客很多,徐锐把紧张的秋阳秋月拎在怀里,跟在谢灵身后排着队。   两个闺女戴着暗红色的围脖,两个大人则是黑色的围脖,一前一后站着,真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唯一令人讶异的,也就是谢灵的年纪了。   谢灵梳着两个辫子,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怎么也不像结了婚的人。   不过这会儿,大家急得买东西,也没有多想。   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轮到谢灵。   “陈姐,马上过年了,我想要颜色喜庆一点的布。不管劳动布还是平纹,都可以。”谢灵站在柜台前,笑着说道。   她口中的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   秋阳秋月的棉袄棉裤上也有几个补丁,但那是谢灵专门往新布料剪了洞,再重新补上的。   加之, 都是暗色系的劳动布, 看着不怎么新。   不过, 秋阳秋月穿着暖和极了。   而其她几个女孩儿身上的棉衣棉裤却是真的破旧。有的是哥哥姐姐传下来的棉袄, 有的则是穿了好几年的衣服,一点都不保暖。   她们手和脸露在外面,冻的红通通的,但丝毫不影响她们耍的兴致。   “哇, 秋月踩线了, 快下来吧。”这边, 秋月犯规,就有另一方的女孩儿叫道。   然后, 秋月下来, 换秋阳上场。   这时候, 栓子高兴的跑过来,黑黑的小脸,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拦住秋阳,说道:“秋阳,你看我给你带啥子来了。”   旁边几个女孩本来本来是生气的,她们玩的好好的, 栓子就过来捣乱。不过,当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几个女孩儿一下子围上去。   纷纷开口   “这是今天的猪水泡吗?”   “唉,又被栓子夺了,我哥明明说他这次抢了让我玩的。”   “好透明啊,会不会一扎就破?”      栓子平时不仅调皮捣蛋,还凶得很,几个女孩儿不敢大声问他,只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小声讨论。   栓子不搭理旁边几个女孩儿,只笑嘻嘻地看着秋阳。   以前在罗家湾的时候,秋阳秋月小小的就被王娣来拘在家里干活,没去过杀猪宴现场,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秋阳接过透明的类似水泡的玩意,仰起头问道:“栓子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皂荚吹得泡泡啊。”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栓子,这会儿在秋阳面前显得格外内秀,他挠挠头。   平时秋阳秋月好给她们讲故事,知道的东西最多,没想到她竟然连猪水泡都不知道。   栓子这会儿心里窃喜,终于有秋阳不知道的东西了,他嘴上笑开了花,说道:“这是猪水泡,从猪身上弄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次被我抢到手了。”说到这儿,他尽显得意,“不,应该是每次都能被我弄到手。”   然后,他又磨磨噌噌地开口:“我都玩这东西玩腻了,所以这个给你。”   “谢谢栓子哥。那我可以和妹妹,小丽她们一起耍吗?”这段时间,秋阳和栓子他们早就熟了,这会儿也不拒绝。   但是,看看拉着她手眼睛亮晶晶的妹妹,自己一旁眼神期待的女孩儿们,她非常礼貌的向栓子开口。   来到谢家几个月,秋阳姐妹被谢灵养的胖了不少,脸上有肉了,皮肤也不再是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了,加之谢灵十分注意小孩子的皮肤保养,反而比普通乡下女孩儿多了几分白嫩。剪掉的头发经过几个月也长长了不少,可以扎辫子了。   秋阳继承了谢家人的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同于秋月的机灵古怪,反而软软糯糯。   秋阳妹妹真可爱啊,栓子被秋阳这样注视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了,随即有些别扭的开口:“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想和谁耍和谁耍。”   “谢谢栓子哥,你真好。”   一旁的女孩子们,听到他这么说,十分高兴地笑起来,然后又聚在一起。   听到秋阳道谢的声音,其他女孩儿也不怕他了,不自觉的也向他表示感谢。   “谢谢栓子。”   “谢谢栓子哥。”      栓子站在一旁,抿着嘴,不自在极了。他还没听过这么多人感谢他呢。不过,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秋阳,他咧嘴笑开。   这边,被他遗忘的弟弟根生也追过来,见到他哥在那傻笑。   “臭栓子,我刚才差点被那群臭蛋们追住,你还在这儿傻笑。”根生说起这个一脸火大,“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栓子比根生大两岁,比他弟高半个头,这会儿小大人般摸摸他弟的头,说道:“根生,下次让你当先锋。”这种话,栓子说了两年,一点也不腻。   不过,只要根生相信就行了。   “哼,你说的,可别忘了。”说到这儿,他瞅瞅他哥的手,奇怪道:“哥啊,猪水泡呢?咱们一会儿偷偷拿回家耍一耍。每次娘都不让咱们耍皂荚,只能耍这个了。”   “我给秋阳了,那不是,那群女生在那丢呢!”栓子指了一群女生。   “啊,啊,栓子,你赔给我。”   两个兄弟在这儿自相残杀,其他小孩儿也追上来,看见兄弟俩,也跑过去闹成一团。   这边,猪已经被大人们处理好,就等着队长分猪肉了。   谢家沟生产队凡是十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这儿,大多数都穿着有衅旧的棉衣,一看就挡不住风的。   这会儿虽是晌午,有太阳照着,但零下几度的气温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这都浇不灭大家眼底的火热。   妇女抱着婴儿聚在一起说着闲话,偶尔夹杂着一阵笑声。   姑娘们像以往开会那样纳着鞋底儿,不过嘴上却是讨论舞台剧,讨论红/歌。冲伙伴发表自己的看法,自己喜欢的歌,自己喜欢的剧。   说话时,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精神气儿,惹得队里未成家的小伙子们一阵看。   男人们抽着闷烟儿,不时地说几句荤话。   大人及小孩们大多脸色泛黄,眼神不时地瞅瞅前面戏台子上面那头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肉。   女人们看着肉,想着明天该怎样变着戏法似地弄出几个菜,让辛苦了很久的丈夫和孩子吃喝得舒服。   而男人们则考虑得更远,心里老是在盘算,今年冬天一定养好精神,争取明年更有力,干的更多,挣更多的工分,上养起老爹娘,下养媳妇和孩子。   原跃进一脸笑容,站在戏台子上,看向下面的众人,说道:“今天,咱们分猪肉还按以往的规矩走。人头六,工分四。工分少的,人口少的,也不用怕,今年咱们的猪肥,保证每家都能分个几斤。”   说到这儿,他又一拐弯:“今年猪能这么肥,首先是谢灵同志给咱们出了好主意,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着嘞。”   “知道。”      “其次,这也多亏了猪场的四位女同志,她们每天在猪场伺候猪的吃喝拉撒,大家同意不?”   这个时候,生产队一般都是队长的一言堂,但是原跃进比较喜欢听取众人意见。   “同意。”   “同意嘞。”      听到下面人的回应,他满意一笑,开口说道:“所以,我决定分猪肉的时候,让谢灵同志先选,然后在人六工四分基础上,再给她加两斤猪肉。四位在猪场上工的女同志随后选,加一斤肉。”   原跃进说完,下面的人表情各异,当然他也不管众人的想法,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说了句:“开始。”   谢灵对于队长的优待也不客气,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走到台上。   礼貌地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笑笑,然后说道:“师傅,您多给我来点肋条肉吧!”   一旁记录员念道:“谢灵家,三斤肉,加两斤,一共五斤肉。”   师傅也就是大壮,被她笑的脸红,这闺女长的太好看了,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劝她:“全要肋条肉?肋条肉可不能榨油。”   “那就来三斤肋条肉,两斤肥肉。”谢灵其实不太喜欢猪油的那个腥味,但想想就能分泌出一大片口水。算了,还是要点肥肉,榨油吧!所以,十分痛快地领会了师傅的好意。   现在肚里太缺肉腥味了,本来想的是让徐锐多带点植物油的,可是,她十分可耻的管不住自己的内心,还是先吃猪肉吧。也就是腥了点,其实还挺好吃的。   大汉十分痛快地给谢灵割了五斤好肉,谢灵满意的掂了掂。走下台的时候,颇有一种领奖后的喜悦。   看到谢灵的肉,众人又是一顿羡慕,肋条肉不说,虽然它在后世受到大家欢迎。但现在,众人最喜欢得还是白花花的大肥肉。就如同谢灵手里那块,看着就知道能榨出不少油。   接下来是李桂香,陈丫子等人。   谢灵、李桂香她们,大家无话可说,但对陈丫子却颇为鄙视。   这寡妇竟然能在众人之前选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最后选的。   尤其是陈丫子原来的二弟妹王翠花,看着陈丫子上台,红了眼,走上前就想闹一闹。   结果,就看到队长原跃进严肃的脸,吓得她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就被人拽住。   原跃进皱着眉头,陈家那些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私底下她们闹得再过分,原跃进作为队长但也不好管陈家自家事。   所以,他只能暗中照顾一下陈丫子,让她进猪场。   可这陈家二媳妇是个没眼色,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闹。也不怕人家受不了把事情露出来。   台下,陈建强拽住自己媳妇,低着头,粗声粗气地说道:“你疯了,这是啥地方,你也敢闹腾。”   王翠花被丈夫拽住,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陈丫子那个寡妇今年怎么能分那么多肉,还紧着她挑。我得说一说,让大家知道她可是命硬的寡妇。”   陈建强闻言脸色更黑,看看四周,轻声道:“现在就让她分那么多肉,她吃不完,孝敬孝敬婆婆也是好的。”   陈建强说话时声音低,但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阴狠。王翠花不自觉的打了个颤,随即眉开颜笑:“你说得对,那么多她们娘三那干巴巴的身子哪能吃得下,是该孝敬孝敬咱娘。等我回去了就跟她说。”   夫妻俩说话避着众人,大家也没关注两人,注意力只在猪肉上。   原跃进在一旁监督,记录员念到一户,负责分猪肉的大汉就发一户。   没有人说不好,不敢挤、不敢闹,没分到自家的时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别人走上台。   轮到自家了,就眉开颜笑,高兴的上台选猪肉。 第52章 起名字   “哇, 小姨, 好多肉啊!”   秋阳秋月耍了一会儿来找谢灵,就见到她手里的肉。-秋月语气赞叹,秋阳没有说话, 但目光火热地看着她手里的大白肉。   谢灵掂掂手里的猪肉, 露出笑容, 对两人说道:“走, 咱回家,小姨给你们做红烧肉。”   两个闺女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谢灵手里的肉带了光。   之前,小姨和徐叔叔带她们去过一次县城, 吃过一顿红烧肉。   那肉的滋味好吃极了, 两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不禁舔舔嘴。   “小姨,咱们快点回家吧!”   “是啊, 快点回去, 我饿了。”   谢灵想要摸摸两人, 但腾不出手,只笑着调侃:“两个小馋鬼。”说罢, 她不自觉的地加快脚步。不光闺女馋肉,其实她也馋了呢!   谢家厨房   谢灵焖好米饭,才准备做红烧肉。   她把肉放在案板上,将带皮五花肉切成长条,准备葱和姜。蒜是没有的, 因为太贵了。   秋阳秋月负责烧火,谢灵把锅坐上。   锅红了后,放油。   徐锐经常给陈丫子带冰糖,连带着谢家也有不少。   谢灵把冰糖下到锅里,炒至色呈深红色,然后倒肉块继续煸炒。   目的不仅在于入味,还要上色。   之后下葱姜、煸炒出香味,加清水。接着把早已调好的淀粉勾芡。   期间,肉的咸香味不断传来,躲在下面烧火的秋阳秋月不禁吸吸鼻子,看向灶台,眼神越发的期待。   谢灵没时间注意两人,只盯着锅里的肉,注意色泽和火候。   做好后,谢灵没有立刻吃,给两个闺女弄上。她则是从锅里舀了小半碗肉。   “你们到家乖乖吃饭,小姨给陈婶婶家送点。”   自从谢灵和陈丫子合作后,她们俩就越来越熟悉了。   两人虽说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是独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处下来,陈丫子看着寡言少语,但谢灵却觉得她这人不错。   两人环境经历并不相同,但莫名地能说上话,简单说就是三观比较像。   陈丫子这两个月来,借早生黄丫的手给了秋阳秋月不少吃的。   后来,谢灵做了好东西也好给她拿点。   两人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性子,这样有来有往反而有几分默契的意味。   两家离得不远,最主要是谢家沟不大的缘故,谢灵拿着小碗用布捂着肉,不过一小会儿就到陈丫子家了。   陈家院墙低矮简陋,谢灵自己都能从墙头爬进去,更逞论那些不怀好意的,总之看着不安全得很。   但陈丫子家却是一次都没被人光顾过,一是因为陈家太穷了,没有鸡,也就没鸡蛋。   院里只有一间屋子,破破旧旧的。   加上陈丫子的脾气和外面说寡妇命硬的言论,没有人敢来陈丫子家捣乱。   所以,陈丫子家附近向来是最安静的地方了。   此时,低矮的土屋里倒是不怎么平静。   “陈丫子,你今年倒是好运得跟,白得了那么些肉。你可不能光顾着你们娘三吃,别忘了婆婆。她以前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去看看她,孝敬孝敬她。真是白眼狼。”王翠花坐在陈家的炕头上,神态自然,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腿蹬到灰扑扑的墙头上,一点都不见外。一边说着,一边拿嫌弃的眼神儿观察屋子。   以前,陈丫子还在陈家的时候,很有威严,面对她王翠花是有点发怵的,但想想她男人说的话,也就放松了。   “大嫂嘴硬心软,看着面冷,不好惹。但咱娘以前对大嫂不错,大嫂是个记恩的。你只要拿娘当借口,一定能拿上肉。   等你拿上肉了,今儿多做点,你也多吃点。”   想起她男人说的,王翠花一阵火热,以往分的那些肉,都轮不到她几块,这次可是答应多给她吃。想到肉,她一阵流口水。   不过,等她从幻想中醒过来,看到的就是陈丫子凉飕飕的眼神。   “你,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王翠花被吓了一跳,虚张声势的说道。   陈丫子心里冷笑,这两口子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吗。   以前,她觉得陈建强人再怎么坏,也不会亏待他娘。念着婆婆以前对她不错,陈家抚养她这么多娘的份上,不管自己再怎么穷,王翠花借东西的时候,自己总会满足她们。包括每年腊月分到的猪肉,总要给她们一大半。   可是,她看到的是什么,好吃的总是陈建强和他那个儿子的,婆婆伺候他们一家,也没有让陈建强对她好点。   而她婆婆,性子泼辣,但总觉得自己的根在儿子上面。老大去了,她靠的就是二儿子,大孙子。丝毫不抱怨,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也不会跟自己出来。   陈丫子不是好脾气,面对这样的一家,她受够了。   尤其是看到笑容越来越多的儿子闺女,她不会再忍着陈家人,就算看在那死去的酒鬼的面上也不行。   陈丫子想着这些,想起以前因为她们儿子闺女所受的委屈,她心里涌出一股狠劲儿,直接抓住王翠花的背,把她往外赶。   “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欠你家的啦,你还来讨债。”一边说,一边推王翠花,“陈建强那个瘪/三,只会在背后阴别人,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个蠢货,每天被他当狗使唤,你还不知道。”   陈丫子吃的不好,人瘦巴巴的,但王翠花好吃懒做,力气远没有干惯粗活的陈丫子大。   王翠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只嘴上叫嚣:“好你个命硬的寡妇,我为你好,让你多做好事,孝敬婆婆,你竟然还推我。”   陈丫子把她赶到门口,也不理会她的话,眼神冷冷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以前咱们就说,我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再给你们一分东西。你把这些话告诉陈建强,你们要是再来,那咱们就算算以前的事情。我家那酒鬼怎么就好好的没了。”   王翠花听不懂陈丫子最后一句,但也被陈丫子的话镇住了。她本来就怕陈丫子,如今只不过是仗着那死老太婆才敢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这会儿见陈丫子这么硬气,也不敢多说。   只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冲陈丫子喊:“命硬的寡妇,当谁想来找你呢。”   说完,王翠花跑的更快,直直的往门外冲,心里还抱怨着,陈丫子这么穷,怎么盖这么大的院子。   光顾着跑,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时,因为吵闹声,谢灵也不好进去,就站在门口。   王翠花直冲冲的跑过来,她手里的碗差点被跑出来的王翠花碰到。   “没见有人啊,傻叉。”撞到人,王翠花也不道歉,反而觉得是别人挡了她的路。   谢灵心里一怒,这人好没素质。没等她看清楚人,撞她那人已经跑远了。   陈丫子也看见了谢灵,走过来。   “谢灵来了。”这会儿,陈丫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见是谢灵,脸色更好,语气温和地说道,“刚才撞你的就是条疯狗,别理会她,等我哪天见了替你报仇。”   陈丫子从没这样说过话,谢灵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说道:“陈姐,你真好。”   一边说着,打量陈丫子一番,继续开口:“陈姐,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面貌也变了。   两人进了屋子,陈丫子给谢灵倒了一碗水,听她这话,不禁挑眉,说道:“是啊,想开了一些事情,心情好了。对了,你今天是干啥来了,两个闺女呢?怎么不带她们来。”   陈丫子对秋阳秋月喜欢得紧,面对两个闺女比面对谢灵的笑容还多。   谢灵笑笑:“她们在家里吃饭呢,我来就是给你们娘三送点吃的。”   说着,把碗上的布掀开,放在桌上,顿时一股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下,就连陈丫子都不自觉的吸吸鼻子,想多闻闻那个味道。更不用说早生黄丫两个孩子了。   刚刚王翠花到家里,陈丫子就把两个孩子待在厨房。   这会儿,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听到娘和谢姨姨说话的声音,再也在厨房待不住了。   陈丫子一直在做冰糖葫芦,两个月下来,也赚了不少钱。怕其他人看出问题,陈丫子不敢给两个孩子穿新衣服,但旧衣里面的棉花却都是新的。   棉花没有用票,是陈南生给她换的。   有了钱,陈丫子有了底气,给孩子时不时的做好吃的。早生黄丫穿的暖,吃的好,皮肤虽没有养回来,但气色好了很多。   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感慨。   初见,两人一脸的怯意,性子早熟,没有丝毫孩子气。   现在,看看跟她打招呼的早生黄丫,活泼有朝气。她不禁摸摸两人的头,说道:“这是姨姨专门给你们带的,把它端进厨房,和你们娘分着吃了。”   早生个子小,但已经有九岁,是个大孩子了,目不斜视,只仰头看着谢灵。   黄丫还小,眼睛控制不住的瞅瞅碗里的肉。   陈丫子目光柔和,看看直冒口水的闺女,说道:“早生把你谢姨姨的碗腾出来,然后带着妹妹去厨房吃吧。我和谢姨姨说几句话。”   早生点点头,看了看娘,说道:“我和妹妹吃一点,给娘留一半。”   陈丫子心里一软,点头答应。   两个孩子走了,谢灵笑笑:“陈姐,早生这孩子很懂事。”   陈丫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是我亏待了两个孩子。他们爹去的时候,早生已经记事。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就越发的懂事了。   不过,这些日子有了玩伴,比以前活泼了。咱们生产队有小学了,我想等下一年送他去念书。”   谢灵点头,称赞道:“念书是好的,不管将来如何,让孩子多学点东西肯定有用。”   早生那孩子每次听完故事,眼睛都是亮的。   陈丫子注意到儿子的变化后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送儿子闺女上学识字。   不过,“谢灵,你可以给两人起个名字吗?”陈丫子说这话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谢灵闻言惊讶片刻,起名字一般不都是亲属长辈在不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起吗?   陈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陈丫子看出她的惊讶,说道:“陈家亲属少,我也和他们断了关系。队里其他人家都不熟悉,而且她们也会顾忌我这个寡妇。”   面对谢灵,陈丫子觉得这谢什么好隐瞒的:“早生和黄丫的名字寓意都不怎么好。不求她们有多大成就,但也不想让她们像我这样坎坷。”以前没改是觉得孩子的名字到底是亲奶奶帮取得,她不好改。   “兄妹俩一个叫志安,一个叫志乐。有志气的志,平安喜乐的安、乐。陈姐觉得怎么样?”谢灵沉思片刻,说出两个名字,征求陈丫子的意见。   “志安,志乐。有志气,平安喜乐。”陈丫子喃喃自语,念着念着,眼眶湿润,说道:“好,就叫这个名字。” 第53章 生气   这个时候社员上户改名的程序比较简单。各大生产队的队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公社派出所一趟, 把自己生产队需要上户的人报上去, 然后就可以得到手写的户口本一张。   谢灵给早生黄丫两个孩子起好名字后,第二天,陈丫子拿着户口本就去原跃进家报上了。   黄丫还小, 不大懂名字的意义, 但早生却是高兴极了。志安, 比以前的名字好听多了。所以, 他一整天都是带着笑的。而志乐看着哥哥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志安和小伙伴们耍的时候,一听到别人还叫他早生,叫妹妹黄丫。他就严肃的进行纠正。   “我不叫早生了, 我娘说我以后叫志安, 妹妹叫志乐。有志气的志, 平安喜乐的安、乐。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志气的人,一辈子平安喜乐。”   “好了, 好了, 知道了, 早生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小孩子们叫早生叫习惯了,觉得志安非常绕口。而且, 后面什么有志气,平安喜乐的,他们表示根本听不懂,也不想听他炫耀。   而志安,听到她们的敷衍, 则是抿抿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什么。   只不过,之后的日子里,生产队的大人孩子们总能听到志安的纠正:“我叫志安,妹妹叫志乐。”   大人们乐的看热闹,听他说那么多遍,早就记住了。可还是早生早生的叫着。专门逗他玩。   而孩子们,经过志安连续十几天坚持不懈的纠正后,总算改口了。   早生黄丫也成了两人的过去式,现在还能记得,说不定再过几年,两人也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个名字。   当然这也是陈丫子希望的,她不希望所有人提起儿子闺女,永远都是那个因为早产出生所以叫早生的孩子,还有因为一出生就是黄毛的黄丫。   将近年底,地干的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前面的山削弱了北方来的大风,却又为谢家沟添了几分寒冷。   还有几天过年,谢家沟生产队就给社员们分红。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粮食丰收,猪也买了个好价钱。   所以,今年的工分价值是这些年来最多的,一天的工分合一块多钱。   谢灵家人少,谢爸谢妈在之前也就两个劳动力,所以工分不多,得的钱也不多,不过谢灵拿着几十块钱也很满足。   回去后,谢灵坐在炕上,点点炕桌上的钱和票,露出满意的笑容,活像个大财迷。而小财迷则是坐在对面的秋阳秋月。   “小姨,小姨,起床了。”   “小姨,太阳晒屁股了。”   谢灵躺在炕上,盖着大厚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听到俩小屁孩的声音,她呢喃一声:“你俩咋这么早,今儿不着急,再睡会。”   昨天谢灵和两个闺女说带她们去县城买东西。这不,两人期待的很,早早的就醒了。   两人已经在炕上醒着躺了一会儿,看屋里的挂钟,短针走到七,她们才叫谢灵。   谢灵说完,转了个身准备再次入睡。   “小姨,七点了,你不是说”   秋阳还没说完,谢灵砰的一声起来,“你说啥,竟然七点了。”   她快速把棉袄和袄裤套上,蹲下身子,一边穿着,一边跟两人说话:“你俩也快把穿衣服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炕上,秋阳秋月对视一眼,弯起嘴角,笑出声,秋月说:“小姨越来越懒了。”   秋阳:“冬天的时候,小姨变懒了。”   “徐叔叔应该来了。”   门口,谢灵没有往门缝处看,只急匆匆地打开大门。   果然,徐锐直挺挺地站在门外,他穿着军大衣,脚上一双军绿色棉鞋,手放在兜里。   脸上没有任何遮盖,脸颊被冻的通红。   徐锐在寒冷的空气中,依旧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地站着,突然大门打开,看到谢灵,他浑身的气势变缓,目光一柔。   他上前一步,说道:“这么早”想要靠近谢灵,突然想起自己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子是热的,但身上却是寒冷。于是停住脚,伸出手准备拉谢灵的手。   “告诉你来了叫我,你每次都不听。”谢灵一看徐锐红通通的脸,就知道他来了老大一会儿。   这人每次早来,但每次都不会喊人,就算他身子强健,可谢灵也会心疼。   越想,谢灵越觉得生气,忽视徐锐伸过来的手,不管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往前走。   徐锐伸过去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放回去。   谢灵有些冷漠的表情,让徐锐心里一纠,双手蜷缩,就那么停在那里。   谢灵走了几步,发现徐锐没有跟过来,转过身,见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军人打扮,直挺挺地站着,本来应该气势过人,却莫名地觉得可怜,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谢灵看着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站在那干啥,不进来啊,觉得外面比屋里好?”   被·抛弃·徐锐:不,外面没你,不好。可是,你生气了,没有说让不让我进去,所以我不敢进去。   心里想的多,但嘴上说不出来的徐锐,只沉默着乖乖地进屋。   屋里,听见谢灵进门的声音,西屋的秋阳秋月连忙喊到:“小姨,裤子不好穿。”   见徐锐进了堂屋,谢灵也没理他,只进卧室给两个闺女穿裤子。   对着两个孩子,谢灵没有把不好的情绪挂在脸上。一边给两人拽裤子,一边教导两人:“以后穿裤子,你们两个可以互相给对方拽,不用小姨,你们自己就能穿好。”   秋阳秋月乖巧地点点头。   谢灵笑笑,拍拍两人的头,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穿鞋。穿好到堂屋,自己倒水洗漱。小姨先去做饭。”   “不用我们烧火吗?”   “不用,你们徐叔叔来了,他帮小姨烧火。”   堂屋,徐锐没有坐只沉默地站在墙边,注视着通向西屋的木门,听谢灵温柔的声音,他目光不自觉的变柔。   谢灵出了西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徐锐。   她心里的气一下子消了,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帮我做饭。”   丢下这么一句话,谢灵迈出门槛去了厨房。   厨房里,两人一个看锅一个烧火,气氛沉默的很。   徐锐一贯是个不说话的,在部队时,他只知道训练,一天不说话也可以。   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也不会和战友沟通。   专业后,也是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他一般只做自己的工作,不会和同事进行不必要的沟通。   他在运输部工作了几个月,只有梁丰年一个熟人。   可是现在,面对谢灵,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谢灵,对不起,我错了。”   谢灵瞅他一眼,说道:“哪错了?”   “我不应该来那么早。”   谢灵一听他这话,感觉好笑的很。   她是因为他来的那么早才生气的吗?   他来的早倒成了错了,自己有那么不讲理吗?   本来不想搭理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徐锐专注的目光看向她,仿佛带着期盼,让谢灵不自觉的一颤。   “徐锐,你来的早,才是好的。是我有些懒了,我没有怪你这个。”说话时,谢灵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锐,语气变得温柔。   徐锐被她盯着,有些无措,又有些欢喜,谢灵看他意味着她不生气了。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急匆匆地反驳:“你不懒的。”   谢灵噗嗤一笑,同时心里柔软一片。   说话时,谢灵带着徐锐来到灶台旁边的角落。   厨房的墙早被谢灵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   谢灵虚虚的靠在墙上,在徐锐越发紧张的情绪下开口说道:“徐锐,外面天气太冷了,你虽然穿的厚,身体壮实,但我还是觉得你会冷。”说到这儿,谢灵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轻声继续说着:“我会担心你,还会心疼。”尤其是当你独自等待的时候。   前世的谢灵演过不少感情戏,那时她都能应付自如,可那些都是虚的,而现在却是真实的。   真实对这个男人说出在她看来有些肉麻的话。   所以她说完,就低下头,虚靠着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时的徐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里涨涨的,有些酸,还有这麻,更多的是喜悦。让他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亲密的接触,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   “灵灵,我很开心。”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叹息。   谢灵踮起脚,她的下巴抵在徐锐的肩膀处。   听到耳边的声音,心里有些柔软,徐锐总是很容易满足。她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他的反应就这么激动。   “所以,徐锐,以后你再这么早来,就不要在外面傻傻地站着。来了就叫我,不要在外面瞎等。冬天太冷了,每天都不想起来。”最后一句,谢灵不自觉的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着还噌噌徐锐的肩膀。   徐锐嘴唇微张,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说道:“那我以后晚点。”徐锐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但又不会让谢灵不舒服。   “好。”   谢灵靠在徐锐怀里,一时安静。突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谢灵连忙退开他的怀抱。   “米汤熬了。”一边说,一边找抹布,方便端锅。   徐锐则先她一步,直接把锅端起来放到一旁的桌上。   谢灵拍打他的胳膊,嗔怪道:“不垫着东西端,也不怕烫着。”   徐锐蹲着身子把火灭了,一边摇摇头,回应道:“不怕的。”不过想起刚才谢灵说的话,又开口说道:“我下次注意,用抹布垫上。”你不用担心。   谢灵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兴的心情,笑的时候不似以往的克制,罕见地露出八颗牙齿,说道:“知道就好。”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谢灵拽起徐锐的手:“米汤先搁在锅里,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第54章 年货   谢云云的娘李桃花打毛线在谢家沟是出了名的, 谢灵专门找她打了不少毛线, 给两个闺女、自己还有徐锐织了围脖和手套。   两个闺女是枣红色的,她自己是黑色的,而徐锐则和她一样的颜色。   本来, 谢灵是准备当做新年礼物送给徐锐的, 可谢灵现在太高兴了, 就想早点送出去了。   反正, 离过年也没几天了。谢灵这么想着,嘴角含笑,把围脖给徐锐戴上。   徐锐微微低头,迁就谢灵, 谢灵三下两下的给他系好。   黑色的围脖, 戴在徐锐脖子上, 一点不显得女气或是老气,反而冲淡了徐锐周身的凶悍, 衬得他温和了不少。   谢灵观察片刻, 冲他笑笑, 说道:“戴上很好看的。”   说着,又递给他手套, “试试手套,看大小怎么样。”徐锐手指修长,手掌宽大,谢灵是比照着她的手做得,做的时候则比她自己的整整大了一截。   “合适。”毛线不多, 手套织的不算细密,上面也没什么花样,但在徐锐看来这是最好的,最保暖的手套了。   他想称赞,想对谢灵说很多话,但最后只蹦出两个字。   谢灵也不介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明白徐锐的性子了。   见他戴着合适,谢灵放下心,随即说道:“屋子里暖和,把它们摘下来先放到桌上吧。咱们准备吃饭。”   徐锐听话的点点头。   吃过饭,徐锐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和谢灵去县城。   将近年根儿,为了方便队员们去公社甚至县城买年货,谢家沟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负责赶驴车。   坐驴车到公社或者县城,不贵,只一两毛就行。   而且,都是自家生产队的人,既方便又热闹。   不过,谢灵没有和队里的女人们一起去。   毕竟,她买的东西多,别人看着了,不管她们多嘴不,她是不想沾这种麻烦的。   供销社里,依旧是苇席吊顶、手工滋地,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电灯,瞬间上了一个档次。   里面顾客很多,徐锐把紧张的秋阳秋月拎在怀里,跟在谢灵身后排着队。   两个闺女戴着暗红色的围脖,两个大人则是黑色的围脖,一前一后站着,真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唯一令人讶异的,也就是谢灵的年纪了。   谢灵梳着两个辫子,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怎么也不像结了婚的人。   不过这会儿,大家急得买东西,也没有多想。   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轮到谢灵。   “陈姐,马上过年了,我想要颜色喜庆一点的布。不管劳动布还是平纹,都可以。”谢灵站在柜台前,笑着说道。   她口中的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   秋阳秋月的棉袄棉裤上也有几个补丁,但那是谢灵专门往新布料剪了洞,再重新补上的。   加之, 都是暗色系的劳动布, 看着不怎么新。   不过, 秋阳秋月穿着暖和极了。   而其她几个女孩儿身上的棉衣棉裤却是真的破旧。有的是哥哥姐姐传下来的棉袄, 有的则是穿了好几年的衣服,一点都不保暖。   她们手和脸露在外面,冻的红通通的,但丝毫不影响她们耍的兴致。   “哇, 秋月踩线了, 快下来吧。”这边, 秋月犯规,就有另一方的女孩儿叫道。   然后, 秋月下来, 换秋阳上场。   这时候, 栓子高兴的跑过来,黑黑的小脸,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拦住秋阳,说道:“秋阳,你看我给你带啥子来了。”   旁边几个女孩本来本来是生气的,她们玩的好好的, 栓子就过来捣乱。不过,当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几个女孩儿一下子围上去。   纷纷开口   “这是今天的猪水泡吗?”   “唉,又被栓子夺了,我哥明明说他这次抢了让我玩的。”   “好透明啊,会不会一扎就破?”      栓子平时不仅调皮捣蛋,还凶得很,几个女孩儿不敢大声问他,只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小声讨论。   栓子不搭理旁边几个女孩儿,只笑嘻嘻地看着秋阳。   以前在罗家湾的时候,秋阳秋月小小的就被王娣来拘在家里干活,没去过杀猪宴现场,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秋阳接过透明的类似水泡的玩意,仰起头问道:“栓子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皂荚吹得泡泡啊。”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栓子,这会儿在秋阳面前显得格外内秀,他挠挠头。   平时秋阳秋月好给她们讲故事,知道的东西最多,没想到她竟然连猪水泡都不知道。   栓子这会儿心里窃喜,终于有秋阳不知道的东西了,他嘴上笑开了花,说道:“这是猪水泡,从猪身上弄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次被我抢到手了。”说到这儿,他尽显得意,“不,应该是每次都能被我弄到手。”   然后,他又磨磨噌噌地开口:“我都玩这东西玩腻了,所以这个给你。”   “谢谢栓子哥。那我可以和妹妹,小丽她们一起耍吗?”这段时间,秋阳和栓子他们早就熟了,这会儿也不拒绝。   但是,看看拉着她手眼睛亮晶晶的妹妹,自己一旁眼神期待的女孩儿们,她非常礼貌的向栓子开口。   来到谢家几个月,秋阳姐妹被谢灵养的胖了不少,脸上有肉了,皮肤也不再是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了,加之谢灵十分注意小孩子的皮肤保养,反而比普通乡下女孩儿多了几分白嫩。剪掉的头发经过几个月也长长了不少,可以扎辫子了。   秋阳继承了谢家人的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同于秋月的机灵古怪,反而软软糯糯。   秋阳妹妹真可爱啊,栓子被秋阳这样注视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了,随即有些别扭的开口:“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想和谁耍和谁耍。”   “谢谢栓子哥,你真好。”   一旁的女孩子们,听到他这么说,十分高兴地笑起来,然后又聚在一起。   听到秋阳道谢的声音,其他女孩儿也不怕他了,不自觉的也向他表示感谢。   “谢谢栓子。”   “谢谢栓子哥。”      栓子站在一旁,抿着嘴,不自在极了。他还没听过这么多人感谢他呢。不过,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秋阳,他咧嘴笑开。   这边,被他遗忘的弟弟根生也追过来,见到他哥在那傻笑。   “臭栓子,我刚才差点被那群臭蛋们追住,你还在这儿傻笑。”根生说起这个一脸火大,“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栓子比根生大两岁,比他弟高半个头,这会儿小大人般摸摸他弟的头,说道:“根生,下次让你当先锋。”这种话,栓子说了两年,一点也不腻。   不过,只要根生相信就行了。   “哼,你说的,可别忘了。”说到这儿,他瞅瞅他哥的手,奇怪道:“哥啊,猪水泡呢?咱们一会儿偷偷拿回家耍一耍。每次娘都不让咱们耍皂荚,只能耍这个了。”   “我给秋阳了,那不是,那群女生在那丢呢!”栓子指了一群女生。   “啊,啊,栓子,你赔给我。”   两个兄弟在这儿自相残杀,其他小孩儿也追上来,看见兄弟俩,也跑过去闹成一团。   这边,猪已经被大人们处理好,就等着队长分猪肉了。   谢家沟生产队凡是十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这儿,大多数都穿着有衅旧的棉衣,一看就挡不住风的。   这会儿虽是晌午,有太阳照着,但零下几度的气温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这都浇不灭大家眼底的火热。   妇女抱着婴儿聚在一起说着闲话,偶尔夹杂着一阵笑声。   姑娘们像以往开会那样纳着鞋底儿,不过嘴上却是讨论舞台剧,讨论红/歌。冲伙伴发表自己的看法,自己喜欢的歌,自己喜欢的剧。   说话时,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精神气儿,惹得队里未成家的小伙子们一阵看。   男人们抽着闷烟儿,不时地说几句荤话。   大人及小孩们大多脸色泛黄,眼神不时地瞅瞅前面戏台子上面那头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肉。   女人们看着肉,想着明天该怎样变着戏法似地弄出几个菜,让辛苦了很久的丈夫和孩子吃喝得舒服。   而男人们则考虑得更远,心里老是在盘算,今年冬天一定养好精神,争取明年更有力,干的更多,挣更多的工分,上养起老爹娘,下养媳妇和孩子。   原跃进一脸笑容,站在戏台子上,看向下面的众人,说道:“今天,咱们分猪肉还按以往的规矩走。人头六,工分四。工分少的,人口少的,也不用怕,今年咱们的猪肥,保证每家都能分个几斤。”   说到这儿,他又一拐弯:“今年猪能这么肥,首先是谢灵同志给咱们出了好主意,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着嘞。”   “知道。”      “其次,这也多亏了猪场的四位女同志,她们每天在猪场伺候猪的吃喝拉撒,大家同意不?”   这个时候,生产队一般都是队长的一言堂,但是原跃进比较喜欢听取众人意见。   “同意。”   “同意嘞。”      听到下面人的回应,他满意一笑,开口说道:“所以,我决定分猪肉的时候,让谢灵同志先选,然后在人六工四分基础上,再给她加两斤猪肉。四位在猪场上工的女同志随后选,加一斤肉。”   原跃进说完,下面的人表情各异,当然他也不管众人的想法,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说了句:“开始。”   谢灵对于队长的优待也不客气,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走到台上。   礼貌地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笑笑,然后说道:“师傅,您多给我来点肋条肉吧!”   一旁记录员念道:“谢灵家,三斤肉,加两斤,一共五斤肉。”   师傅也就是大壮,被她笑的脸红,这闺女长的太好看了,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劝她:“全要肋条肉?肋条肉可不能榨油。”   “那就来三斤肋条肉,两斤肥肉。”谢灵其实不太喜欢猪油的那个腥味,但想想就能分泌出一大片口水。算了,还是要点肥肉,榨油吧!所以,十分痛快地领会了师傅的好意。   现在肚里太缺肉腥味了,本来想的是让徐锐多带点植物油的,可是,她十分可耻的管不住自己的内心,还是先吃猪肉吧。也就是腥了点,其实还挺好吃的。   大汉十分痛快地给谢灵割了五斤好肉,谢灵满意的掂了掂。走下台的时候,颇有一种领奖后的喜悦。   看到谢灵的肉,众人又是一顿羡慕,肋条肉不说,虽然它在后世受到大家欢迎。但现在,众人最喜欢得还是白花花的大肥肉。就如同谢灵手里那块,看着就知道能榨出不少油。   接下来是李桂香,陈丫子等人。   谢灵、李桂香她们,大家无话可说,但对陈丫子却颇为鄙视。   这寡妇竟然能在众人之前选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最后选的。   尤其是陈丫子原来的二弟妹王翠花,看着陈丫子上台,红了眼,走上前就想闹一闹。   结果,就看到队长原跃进严肃的脸,吓得她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就被人拽住。   原跃进皱着眉头,陈家那些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私底下她们闹得再过分,原跃进作为队长但也不好管陈家自家事。   所以,他只能暗中照顾一下陈丫子,让她进猪场。   可这陈家二媳妇是个没眼色,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闹。也不怕人家受不了把事情露出来。   台下,陈建强拽住自己媳妇,低着头,粗声粗气地说道:“你疯了,这是啥地方,你也敢闹腾。”   王翠花被丈夫拽住,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陈丫子那个寡妇今年怎么能分那么多肉,还紧着她挑。我得说一说,让大家知道她可是命硬的寡妇。”   陈建强闻言脸色更黑,看看四周,轻声道:“现在就让她分那么多肉,她吃不完,孝敬孝敬婆婆也是好的。”   陈建强说话时声音低,但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阴狠。王翠花不自觉的打了个颤,随即眉开颜笑:“你说得对,那么多她们娘三那干巴巴的身子哪能吃得下,是该孝敬孝敬咱娘。等我回去了就跟她说。”   夫妻俩说话避着众人,大家也没关注两人,注意力只在猪肉上。   原跃进在一旁监督,记录员念到一户,负责分猪肉的大汉就发一户。   没有人说不好,不敢挤、不敢闹,没分到自家的时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别人走上台。   轮到自家了,就眉开颜笑,高兴的上台选猪肉。 第52章 起名字   “哇, 小姨, 好多肉啊!”   秋阳秋月耍了一会儿来找谢灵,就见到她手里的肉。-秋月语气赞叹,秋阳没有说话, 但目光火热地看着她手里的大白肉。   谢灵掂掂手里的猪肉, 露出笑容, 对两人说道:“走, 咱回家,小姨给你们做红烧肉。”   两个闺女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谢灵手里的肉带了光。   之前,小姨和徐叔叔带她们去过一次县城, 吃过一顿红烧肉。   那肉的滋味好吃极了, 两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不禁舔舔嘴。   “小姨,咱们快点回家吧!”   “是啊, 快点回去, 我饿了。”   谢灵想要摸摸两人, 但腾不出手,只笑着调侃:“两个小馋鬼。”说罢, 她不自觉的地加快脚步。不光闺女馋肉,其实她也馋了呢!   谢家厨房   谢灵焖好米饭,才准备做红烧肉。   她把肉放在案板上,将带皮五花肉切成长条,准备葱和姜。蒜是没有的, 因为太贵了。   秋阳秋月负责烧火,谢灵把锅坐上。   锅红了后,放油。   徐锐经常给陈丫子带冰糖,连带着谢家也有不少。   谢灵把冰糖下到锅里,炒至色呈深红色,然后倒肉块继续煸炒。   目的不仅在于入味,还要上色。   之后下葱姜、煸炒出香味,加清水。接着把早已调好的淀粉勾芡。   期间,肉的咸香味不断传来,躲在下面烧火的秋阳秋月不禁吸吸鼻子,看向灶台,眼神越发的期待。   谢灵没时间注意两人,只盯着锅里的肉,注意色泽和火候。   做好后,谢灵没有立刻吃,给两个闺女弄上。她则是从锅里舀了小半碗肉。   “你们到家乖乖吃饭,小姨给陈婶婶家送点。”   自从谢灵和陈丫子合作后,她们俩就越来越熟悉了。   两人虽说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是独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处下来,陈丫子看着寡言少语,但谢灵却觉得她这人不错。   两人环境经历并不相同,但莫名地能说上话,简单说就是三观比较像。   陈丫子这两个月来,借早生黄丫的手给了秋阳秋月不少吃的。   后来,谢灵做了好东西也好给她拿点。   两人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性子,这样有来有往反而有几分默契的意味。   两家离得不远,最主要是谢家沟不大的缘故,谢灵拿着小碗用布捂着肉,不过一小会儿就到陈丫子家了。   陈家院墙低矮简陋,谢灵自己都能从墙头爬进去,更逞论那些不怀好意的,总之看着不安全得很。   但陈丫子家却是一次都没被人光顾过,一是因为陈家太穷了,没有鸡,也就没鸡蛋。   院里只有一间屋子,破破旧旧的。   加上陈丫子的脾气和外面说寡妇命硬的言论,没有人敢来陈丫子家捣乱。   所以,陈丫子家附近向来是最安静的地方了。   此时,低矮的土屋里倒是不怎么平静。   “陈丫子,你今年倒是好运得跟,白得了那么些肉。你可不能光顾着你们娘三吃,别忘了婆婆。她以前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去看看她,孝敬孝敬她。真是白眼狼。”王翠花坐在陈家的炕头上,神态自然,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腿蹬到灰扑扑的墙头上,一点都不见外。一边说着,一边拿嫌弃的眼神儿观察屋子。   以前,陈丫子还在陈家的时候,很有威严,面对她王翠花是有点发怵的,但想想她男人说的话,也就放松了。   “大嫂嘴硬心软,看着面冷,不好惹。但咱娘以前对大嫂不错,大嫂是个记恩的。你只要拿娘当借口,一定能拿上肉。   等你拿上肉了,今儿多做点,你也多吃点。”   想起她男人说的,王翠花一阵火热,以往分的那些肉,都轮不到她几块,这次可是答应多给她吃。想到肉,她一阵流口水。   不过,等她从幻想中醒过来,看到的就是陈丫子凉飕飕的眼神。   “你,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王翠花被吓了一跳,虚张声势的说道。   陈丫子心里冷笑,这两口子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吗。   以前,她觉得陈建强人再怎么坏,也不会亏待他娘。念着婆婆以前对她不错,陈家抚养她这么多娘的份上,不管自己再怎么穷,王翠花借东西的时候,自己总会满足她们。包括每年腊月分到的猪肉,总要给她们一大半。   可是,她看到的是什么,好吃的总是陈建强和他那个儿子的,婆婆伺候他们一家,也没有让陈建强对她好点。   而她婆婆,性子泼辣,但总觉得自己的根在儿子上面。老大去了,她靠的就是二儿子,大孙子。丝毫不抱怨,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也不会跟自己出来。   陈丫子不是好脾气,面对这样的一家,她受够了。   尤其是看到笑容越来越多的儿子闺女,她不会再忍着陈家人,就算看在那死去的酒鬼的面上也不行。   陈丫子想着这些,想起以前因为她们儿子闺女所受的委屈,她心里涌出一股狠劲儿,直接抓住王翠花的背,把她往外赶。   “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欠你家的啦,你还来讨债。”一边说,一边推王翠花,“陈建强那个瘪/三,只会在背后阴别人,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个蠢货,每天被他当狗使唤,你还不知道。”   陈丫子吃的不好,人瘦巴巴的,但王翠花好吃懒做,力气远没有干惯粗活的陈丫子大。   王翠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只嘴上叫嚣:“好你个命硬的寡妇,我为你好,让你多做好事,孝敬婆婆,你竟然还推我。”   陈丫子把她赶到门口,也不理会她的话,眼神冷冷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以前咱们就说,我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再给你们一分东西。你把这些话告诉陈建强,你们要是再来,那咱们就算算以前的事情。我家那酒鬼怎么就好好的没了。”   王翠花听不懂陈丫子最后一句,但也被陈丫子的话镇住了。她本来就怕陈丫子,如今只不过是仗着那死老太婆才敢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这会儿见陈丫子这么硬气,也不敢多说。   只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冲陈丫子喊:“命硬的寡妇,当谁想来找你呢。”   说完,王翠花跑的更快,直直的往门外冲,心里还抱怨着,陈丫子这么穷,怎么盖这么大的院子。   光顾着跑,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时,因为吵闹声,谢灵也不好进去,就站在门口。   王翠花直冲冲的跑过来,她手里的碗差点被跑出来的王翠花碰到。   “没见有人啊,傻叉。”撞到人,王翠花也不道歉,反而觉得是别人挡了她的路。   谢灵心里一怒,这人好没素质。没等她看清楚人,撞她那人已经跑远了。   陈丫子也看见了谢灵,走过来。   “谢灵来了。”这会儿,陈丫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见是谢灵,脸色更好,语气温和地说道,“刚才撞你的就是条疯狗,别理会她,等我哪天见了替你报仇。”   陈丫子从没这样说过话,谢灵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说道:“陈姐,你真好。”   一边说着,打量陈丫子一番,继续开口:“陈姐,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面貌也变了。   两人进了屋子,陈丫子给谢灵倒了一碗水,听她这话,不禁挑眉,说道:“是啊,想开了一些事情,心情好了。对了,你今天是干啥来了,两个闺女呢?怎么不带她们来。”   陈丫子对秋阳秋月喜欢得紧,面对两个闺女比面对谢灵的笑容还多。   谢灵笑笑:“她们在家里吃饭呢,我来就是给你们娘三送点吃的。”   说着,把碗上的布掀开,放在桌上,顿时一股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下,就连陈丫子都不自觉的吸吸鼻子,想多闻闻那个味道。更不用说早生黄丫两个孩子了。   刚刚王翠花到家里,陈丫子就把两个孩子待在厨房。   这会儿,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听到娘和谢姨姨说话的声音,再也在厨房待不住了。   陈丫子一直在做冰糖葫芦,两个月下来,也赚了不少钱。怕其他人看出问题,陈丫子不敢给两个孩子穿新衣服,但旧衣里面的棉花却都是新的。   棉花没有用票,是陈南生给她换的。   有了钱,陈丫子有了底气,给孩子时不时的做好吃的。早生黄丫穿的暖,吃的好,皮肤虽没有养回来,但气色好了很多。   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感慨。   初见,两人一脸的怯意,性子早熟,没有丝毫孩子气。   现在,看看跟她打招呼的早生黄丫,活泼有朝气。她不禁摸摸两人的头,说道:“这是姨姨专门给你们带的,把它端进厨房,和你们娘分着吃了。”   早生个子小,但已经有九岁,是个大孩子了,目不斜视,只仰头看着谢灵。   黄丫还小,眼睛控制不住的瞅瞅碗里的肉。   陈丫子目光柔和,看看直冒口水的闺女,说道:“早生把你谢姨姨的碗腾出来,然后带着妹妹去厨房吃吧。我和谢姨姨说几句话。”   早生点点头,看了看娘,说道:“我和妹妹吃一点,给娘留一半。”   陈丫子心里一软,点头答应。   两个孩子走了,谢灵笑笑:“陈姐,早生这孩子很懂事。”   陈丫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是我亏待了两个孩子。他们爹去的时候,早生已经记事。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就越发的懂事了。   不过,这些日子有了玩伴,比以前活泼了。咱们生产队有小学了,我想等下一年送他去念书。”   谢灵点头,称赞道:“念书是好的,不管将来如何,让孩子多学点东西肯定有用。”   早生那孩子每次听完故事,眼睛都是亮的。   陈丫子注意到儿子的变化后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送儿子闺女上学识字。   不过,“谢灵,你可以给两人起个名字吗?”陈丫子说这话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谢灵闻言惊讶片刻,起名字一般不都是亲属长辈在不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起吗?   陈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陈丫子看出她的惊讶,说道:“陈家亲属少,我也和他们断了关系。队里其他人家都不熟悉,而且她们也会顾忌我这个寡妇。”   面对谢灵,陈丫子觉得这谢什么好隐瞒的:“早生和黄丫的名字寓意都不怎么好。不求她们有多大成就,但也不想让她们像我这样坎坷。”以前没改是觉得孩子的名字到底是亲奶奶帮取得,她不好改。   “兄妹俩一个叫志安,一个叫志乐。有志气的志,平安喜乐的安、乐。陈姐觉得怎么样?”谢灵沉思片刻,说出两个名字,征求陈丫子的意见。   “志安,志乐。有志气,平安喜乐。”陈丫子喃喃自语,念着念着,眼眶湿润,说道:“好,就叫这个名字。” 第53章 生气   这个时候社员上户改名的程序比较简单。各大生产队的队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公社派出所一趟, 把自己生产队需要上户的人报上去, 然后就可以得到手写的户口本一张。   谢灵给早生黄丫两个孩子起好名字后,第二天,陈丫子拿着户口本就去原跃进家报上了。   黄丫还小, 不大懂名字的意义, 但早生却是高兴极了。志安, 比以前的名字好听多了。所以, 他一整天都是带着笑的。而志乐看着哥哥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志安和小伙伴们耍的时候,一听到别人还叫他早生,叫妹妹黄丫。他就严肃的进行纠正。   “我不叫早生了, 我娘说我以后叫志安, 妹妹叫志乐。有志气的志, 平安喜乐的安、乐。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志气的人,一辈子平安喜乐。”   “好了, 好了, 知道了, 早生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小孩子们叫早生叫习惯了,觉得志安非常绕口。而且, 后面什么有志气,平安喜乐的,他们表示根本听不懂,也不想听他炫耀。   而志安,听到她们的敷衍, 则是抿抿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什么。   只不过,之后的日子里,生产队的大人孩子们总能听到志安的纠正:“我叫志安,妹妹叫志乐。”   大人们乐的看热闹,听他说那么多遍,早就记住了。可还是早生早生的叫着。专门逗他玩。   而孩子们,经过志安连续十几天坚持不懈的纠正后,总算改口了。   早生黄丫也成了两人的过去式,现在还能记得,说不定再过几年,两人也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个名字。   当然这也是陈丫子希望的,她不希望所有人提起儿子闺女,永远都是那个因为早产出生所以叫早生的孩子,还有因为一出生就是黄毛的黄丫。   将近年底,地干的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前面的山削弱了北方来的大风,却又为谢家沟添了几分寒冷。   还有几天过年,谢家沟生产队就给社员们分红。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粮食丰收,猪也买了个好价钱。   所以,今年的工分价值是这些年来最多的,一天的工分合一块多钱。   谢灵家人少,谢爸谢妈在之前也就两个劳动力,所以工分不多,得的钱也不多,不过谢灵拿着几十块钱也很满足。   回去后,谢灵坐在炕上,点点炕桌上的钱和票,露出满意的笑容,活像个大财迷。而小财迷则是坐在对面的秋阳秋月。   “小姨,小姨,起床了。”   “小姨,太阳晒屁股了。”   谢灵躺在炕上,盖着大厚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听到俩小屁孩的声音,她呢喃一声:“你俩咋这么早,今儿不着急,再睡会。”   昨天谢灵和两个闺女说带她们去县城买东西。这不,两人期待的很,早早的就醒了。   两人已经在炕上醒着躺了一会儿,看屋里的挂钟,短针走到七,她们才叫谢灵。   谢灵说完,转了个身准备再次入睡。   “小姨,七点了,你不是说”   秋阳还没说完,谢灵砰的一声起来,“你说啥,竟然七点了。”   她快速把棉袄和袄裤套上,蹲下身子,一边穿着,一边跟两人说话:“你俩也快把穿衣服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炕上,秋阳秋月对视一眼,弯起嘴角,笑出声,秋月说:“小姨越来越懒了。”   秋阳:“冬天的时候,小姨变懒了。”   “徐叔叔应该来了。”   门口,谢灵没有往门缝处看,只急匆匆地打开大门。   果然,徐锐直挺挺地站在门外,他穿着军大衣,脚上一双军绿色棉鞋,手放在兜里。   脸上没有任何遮盖,脸颊被冻的通红。   徐锐在寒冷的空气中,依旧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地站着,突然大门打开,看到谢灵,他浑身的气势变缓,目光一柔。   他上前一步,说道:“这么早”想要靠近谢灵,突然想起自己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子是热的,但身上却是寒冷。于是停住脚,伸出手准备拉谢灵的手。   “告诉你来了叫我,你每次都不听。”谢灵一看徐锐红通通的脸,就知道他来了老大一会儿。   这人每次早来,但每次都不会喊人,就算他身子强健,可谢灵也会心疼。   越想,谢灵越觉得生气,忽视徐锐伸过来的手,不管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往前走。   徐锐伸过去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放回去。   谢灵有些冷漠的表情,让徐锐心里一纠,双手蜷缩,就那么停在那里。   谢灵走了几步,发现徐锐没有跟过来,转过身,见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军人打扮,直挺挺地站着,本来应该气势过人,却莫名地觉得可怜,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谢灵看着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站在那干啥,不进来啊,觉得外面比屋里好?”   被·抛弃·徐锐:不,外面没你,不好。可是,你生气了,没有说让不让我进去,所以我不敢进去。   心里想的多,但嘴上说不出来的徐锐,只沉默着乖乖地进屋。   屋里,听见谢灵进门的声音,西屋的秋阳秋月连忙喊到:“小姨,裤子不好穿。”   见徐锐进了堂屋,谢灵也没理他,只进卧室给两个闺女穿裤子。   对着两个孩子,谢灵没有把不好的情绪挂在脸上。一边给两人拽裤子,一边教导两人:“以后穿裤子,你们两个可以互相给对方拽,不用小姨,你们自己就能穿好。”   秋阳秋月乖巧地点点头。   谢灵笑笑,拍拍两人的头,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穿鞋。穿好到堂屋,自己倒水洗漱。小姨先去做饭。”   “不用我们烧火吗?”   “不用,你们徐叔叔来了,他帮小姨烧火。”   堂屋,徐锐没有坐只沉默地站在墙边,注视着通向西屋的木门,听谢灵温柔的声音,他目光不自觉的变柔。   谢灵出了西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徐锐。   她心里的气一下子消了,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帮我做饭。”   丢下这么一句话,谢灵迈出门槛去了厨房。   厨房里,两人一个看锅一个烧火,气氛沉默的很。   徐锐一贯是个不说话的,在部队时,他只知道训练,一天不说话也可以。   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也不会和战友沟通。   专业后,也是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他一般只做自己的工作,不会和同事进行不必要的沟通。   他在运输部工作了几个月,只有梁丰年一个熟人。   可是现在,面对谢灵,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谢灵,对不起,我错了。”   谢灵瞅他一眼,说道:“哪错了?”   “我不应该来那么早。”   谢灵一听他这话,感觉好笑的很。   她是因为他来的那么早才生气的吗?   他来的早倒成了错了,自己有那么不讲理吗?   本来不想搭理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徐锐专注的目光看向她,仿佛带着期盼,让谢灵不自觉的一颤。   “徐锐,你来的早,才是好的。是我有些懒了,我没有怪你这个。”说话时,谢灵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锐,语气变得温柔。   徐锐被她盯着,有些无措,又有些欢喜,谢灵看他意味着她不生气了。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急匆匆地反驳:“你不懒的。”   谢灵噗嗤一笑,同时心里柔软一片。   说话时,谢灵带着徐锐来到灶台旁边的角落。   厨房的墙早被谢灵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   谢灵虚虚的靠在墙上,在徐锐越发紧张的情绪下开口说道:“徐锐,外面天气太冷了,你虽然穿的厚,身体壮实,但我还是觉得你会冷。”说到这儿,谢灵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轻声继续说着:“我会担心你,还会心疼。”尤其是当你独自等待的时候。   前世的谢灵演过不少感情戏,那时她都能应付自如,可那些都是虚的,而现在却是真实的。   真实对这个男人说出在她看来有些肉麻的话。   所以她说完,就低下头,虚靠着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时的徐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里涨涨的,有些酸,还有这麻,更多的是喜悦。让他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亲密的接触,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   “灵灵,我很开心。”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叹息。   谢灵踮起脚,她的下巴抵在徐锐的肩膀处。   听到耳边的声音,心里有些柔软,徐锐总是很容易满足。她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他的反应就这么激动。   “所以,徐锐,以后你再这么早来,就不要在外面傻傻地站着。来了就叫我,不要在外面瞎等。冬天太冷了,每天都不想起来。”最后一句,谢灵不自觉的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着还噌噌徐锐的肩膀。   徐锐嘴唇微张,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说道:“那我以后晚点。”徐锐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但又不会让谢灵不舒服。   “好。”   谢灵靠在徐锐怀里,一时安静。突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谢灵连忙退开他的怀抱。   “米汤熬了。”一边说,一边找抹布,方便端锅。   徐锐则先她一步,直接把锅端起来放到一旁的桌上。   谢灵拍打他的胳膊,嗔怪道:“不垫着东西端,也不怕烫着。”   徐锐蹲着身子把火灭了,一边摇摇头,回应道:“不怕的。”不过想起刚才谢灵说的话,又开口说道:“我下次注意,用抹布垫上。”你不用担心。   谢灵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兴的心情,笑的时候不似以往的克制,罕见地露出八颗牙齿,说道:“知道就好。”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谢灵拽起徐锐的手:“米汤先搁在锅里,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第54章 年货   谢云云的娘李桃花打毛线在谢家沟是出了名的, 谢灵专门找她打了不少毛线, 给两个闺女、自己还有徐锐织了围脖和手套。   两个闺女是枣红色的,她自己是黑色的,而徐锐则和她一样的颜色。   本来, 谢灵是准备当做新年礼物送给徐锐的, 可谢灵现在太高兴了, 就想早点送出去了。   反正, 离过年也没几天了。谢灵这么想着,嘴角含笑,把围脖给徐锐戴上。   徐锐微微低头,迁就谢灵, 谢灵三下两下的给他系好。   黑色的围脖, 戴在徐锐脖子上, 一点不显得女气或是老气,反而冲淡了徐锐周身的凶悍, 衬得他温和了不少。   谢灵观察片刻, 冲他笑笑, 说道:“戴上很好看的。”   说着,又递给他手套, “试试手套,看大小怎么样。”徐锐手指修长,手掌宽大,谢灵是比照着她的手做得,做的时候则比她自己的整整大了一截。   “合适。”毛线不多, 手套织的不算细密,上面也没什么花样,但在徐锐看来这是最好的,最保暖的手套了。   他想称赞,想对谢灵说很多话,但最后只蹦出两个字。   谢灵也不介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明白徐锐的性子了。   见他戴着合适,谢灵放下心,随即说道:“屋子里暖和,把它们摘下来先放到桌上吧。咱们准备吃饭。”   徐锐听话的点点头。   吃过饭,徐锐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和谢灵去县城。   将近年根儿,为了方便队员们去公社甚至县城买年货,谢家沟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负责赶驴车。   坐驴车到公社或者县城,不贵,只一两毛就行。   而且,都是自家生产队的人,既方便又热闹。   不过,谢灵没有和队里的女人们一起去。   毕竟,她买的东西多,别人看着了,不管她们多嘴不,她是不想沾这种麻烦的。   供销社里,依旧是苇席吊顶、手工滋地,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电灯,瞬间上了一个档次。   里面顾客很多,徐锐把紧张的秋阳秋月拎在怀里,跟在谢灵身后排着队。   两个闺女戴着暗红色的围脖,两个大人则是黑色的围脖,一前一后站着,真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唯一令人讶异的,也就是谢灵的年纪了。   谢灵梳着两个辫子,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怎么也不像结了婚的人。   不过这会儿,大家急得买东西,也没有多想。   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轮到谢灵。   “陈姐,马上过年了,我想要颜色喜庆一点的布。不管劳动布还是平纹,都可以。”谢灵站在柜台前,笑着说道。   她口中的

Ķ(443) | (657) | ת(391) |
Щʲôɣ~~

ñ2019-11-22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   秋阳秋月的棉袄棉裤上也有几个补丁,但那是谢灵专门往新布料剪了洞,再重新补上的。   加之, 都是暗色系的劳动布, 看着不怎么新。   不过, 秋阳秋月穿着暖和极了。   而其她几个女孩儿身上的棉衣棉裤却是真的破旧。有的是哥哥姐姐传下来的棉袄, 有的则是穿了好几年的衣服,一点都不保暖。   她们手和脸露在外面,冻的红通通的,但丝毫不影响她们耍的兴致。   “哇, 秋月踩线了, 快下来吧。”这边, 秋月犯规,就有另一方的女孩儿叫道。   然后, 秋月下来, 换秋阳上场。   这时候, 栓子高兴的跑过来,黑黑的小脸,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拦住秋阳,说道:“秋阳,你看我给你带啥子来了。”   旁边几个女孩本来本来是生气的,她们玩的好好的, 栓子就过来捣乱。不过,当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几个女孩儿一下子围上去。   纷纷开口   “这是今天的猪水泡吗?”   “唉,又被栓子夺了,我哥明明说他这次抢了让我玩的。”   “好透明啊,会不会一扎就破?”      栓子平时不仅调皮捣蛋,还凶得很,几个女孩儿不敢大声问他,只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小声讨论。   栓子不搭理旁边几个女孩儿,只笑嘻嘻地看着秋阳。   以前在罗家湾的时候,秋阳秋月小小的就被王娣来拘在家里干活,没去过杀猪宴现场,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秋阳接过透明的类似水泡的玩意,仰起头问道:“栓子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皂荚吹得泡泡啊。”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栓子,这会儿在秋阳面前显得格外内秀,他挠挠头。   平时秋阳秋月好给她们讲故事,知道的东西最多,没想到她竟然连猪水泡都不知道。   栓子这会儿心里窃喜,终于有秋阳不知道的东西了,他嘴上笑开了花,说道:“这是猪水泡,从猪身上弄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次被我抢到手了。”说到这儿,他尽显得意,“不,应该是每次都能被我弄到手。”   然后,他又磨磨噌噌地开口:“我都玩这东西玩腻了,所以这个给你。”   “谢谢栓子哥。那我可以和妹妹,小丽她们一起耍吗?”这段时间,秋阳和栓子他们早就熟了,这会儿也不拒绝。   但是,看看拉着她手眼睛亮晶晶的妹妹,自己一旁眼神期待的女孩儿们,她非常礼貌的向栓子开口。   来到谢家几个月,秋阳姐妹被谢灵养的胖了不少,脸上有肉了,皮肤也不再是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了,加之谢灵十分注意小孩子的皮肤保养,反而比普通乡下女孩儿多了几分白嫩。剪掉的头发经过几个月也长长了不少,可以扎辫子了。   秋阳继承了谢家人的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同于秋月的机灵古怪,反而软软糯糯。   秋阳妹妹真可爱啊,栓子被秋阳这样注视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了,随即有些别扭的开口:“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想和谁耍和谁耍。”   “谢谢栓子哥,你真好。”   一旁的女孩子们,听到他这么说,十分高兴地笑起来,然后又聚在一起。   听到秋阳道谢的声音,其他女孩儿也不怕他了,不自觉的也向他表示感谢。   “谢谢栓子。”   “谢谢栓子哥。”      栓子站在一旁,抿着嘴,不自在极了。他还没听过这么多人感谢他呢。不过,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秋阳,他咧嘴笑开。   这边,被他遗忘的弟弟根生也追过来,见到他哥在那傻笑。   “臭栓子,我刚才差点被那群臭蛋们追住,你还在这儿傻笑。”根生说起这个一脸火大,“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栓子比根生大两岁,比他弟高半个头,这会儿小大人般摸摸他弟的头,说道:“根生,下次让你当先锋。”这种话,栓子说了两年,一点也不腻。   不过,只要根生相信就行了。   “哼,你说的,可别忘了。”说到这儿,他瞅瞅他哥的手,奇怪道:“哥啊,猪水泡呢?咱们一会儿偷偷拿回家耍一耍。每次娘都不让咱们耍皂荚,只能耍这个了。”   “我给秋阳了,那不是,那群女生在那丢呢!”栓子指了一群女生。   “啊,啊,栓子,你赔给我。”   两个兄弟在这儿自相残杀,其他小孩儿也追上来,看见兄弟俩,也跑过去闹成一团。   这边,猪已经被大人们处理好,就等着队长分猪肉了。   谢家沟生产队凡是十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这儿,大多数都穿着有衅旧的棉衣,一看就挡不住风的。   这会儿虽是晌午,有太阳照着,但零下几度的气温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这都浇不灭大家眼底的火热。   妇女抱着婴儿聚在一起说着闲话,偶尔夹杂着一阵笑声。   姑娘们像以往开会那样纳着鞋底儿,不过嘴上却是讨论舞台剧,讨论红/歌。冲伙伴发表自己的看法,自己喜欢的歌,自己喜欢的剧。   说话时,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精神气儿,惹得队里未成家的小伙子们一阵看。   男人们抽着闷烟儿,不时地说几句荤话。   大人及小孩们大多脸色泛黄,眼神不时地瞅瞅前面戏台子上面那头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肉。   女人们看着肉,想着明天该怎样变着戏法似地弄出几个菜,让辛苦了很久的丈夫和孩子吃喝得舒服。   而男人们则考虑得更远,心里老是在盘算,今年冬天一定养好精神,争取明年更有力,干的更多,挣更多的工分,上养起老爹娘,下养媳妇和孩子。   原跃进一脸笑容,站在戏台子上,看向下面的众人,说道:“今天,咱们分猪肉还按以往的规矩走。人头六,工分四。工分少的,人口少的,也不用怕,今年咱们的猪肥,保证每家都能分个几斤。”   说到这儿,他又一拐弯:“今年猪能这么肥,首先是谢灵同志给咱们出了好主意,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着嘞。”   “知道。”      “其次,这也多亏了猪场的四位女同志,她们每天在猪场伺候猪的吃喝拉撒,大家同意不?”   这个时候,生产队一般都是队长的一言堂,但是原跃进比较喜欢听取众人意见。   “同意。”   “同意嘞。”      听到下面人的回应,他满意一笑,开口说道:“所以,我决定分猪肉的时候,让谢灵同志先选,然后在人六工四分基础上,再给她加两斤猪肉。四位在猪场上工的女同志随后选,加一斤肉。”   原跃进说完,下面的人表情各异,当然他也不管众人的想法,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说了句:“开始。”   谢灵对于队长的优待也不客气,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走到台上。   礼貌地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笑笑,然后说道:“师傅,您多给我来点肋条肉吧!”   一旁记录员念道:“谢灵家,三斤肉,加两斤,一共五斤肉。”   师傅也就是大壮,被她笑的脸红,这闺女长的太好看了,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劝她:“全要肋条肉?肋条肉可不能榨油。”   “那就来三斤肋条肉,两斤肥肉。”谢灵其实不太喜欢猪油的那个腥味,但想想就能分泌出一大片口水。算了,还是要点肥肉,榨油吧!所以,十分痛快地领会了师傅的好意。   现在肚里太缺肉腥味了,本来想的是让徐锐多带点植物油的,可是,她十分可耻的管不住自己的内心,还是先吃猪肉吧。也就是腥了点,其实还挺好吃的。   大汉十分痛快地给谢灵割了五斤好肉,谢灵满意的掂了掂。走下台的时候,颇有一种领奖后的喜悦。   看到谢灵的肉,众人又是一顿羡慕,肋条肉不说,虽然它在后世受到大家欢迎。但现在,众人最喜欢得还是白花花的大肥肉。就如同谢灵手里那块,看着就知道能榨出不少油。   接下来是李桂香,陈丫子等人。   谢灵、李桂香她们,大家无话可说,但对陈丫子却颇为鄙视。   这寡妇竟然能在众人之前选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最后选的。   尤其是陈丫子原来的二弟妹王翠花,看着陈丫子上台,红了眼,走上前就想闹一闹。   结果,就看到队长原跃进严肃的脸,吓得她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就被人拽住。   原跃进皱着眉头,陈家那些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私底下她们闹得再过分,原跃进作为队长但也不好管陈家自家事。   所以,他只能暗中照顾一下陈丫子,让她进猪场。   可这陈家二媳妇是个没眼色,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闹。也不怕人家受不了把事情露出来。   台下,陈建强拽住自己媳妇,低着头,粗声粗气地说道:“你疯了,这是啥地方,你也敢闹腾。”   王翠花被丈夫拽住,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陈丫子那个寡妇今年怎么能分那么多肉,还紧着她挑。我得说一说,让大家知道她可是命硬的寡妇。”   陈建强闻言脸色更黑,看看四周,轻声道:“现在就让她分那么多肉,她吃不完,孝敬孝敬婆婆也是好的。”   陈建强说话时声音低,但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阴狠。王翠花不自觉的打了个颤,随即眉开颜笑:“你说得对,那么多她们娘三那干巴巴的身子哪能吃得下,是该孝敬孝敬咱娘。等我回去了就跟她说。”   夫妻俩说话避着众人,大家也没关注两人,注意力只在猪肉上。   原跃进在一旁监督,记录员念到一户,负责分猪肉的大汉就发一户。   没有人说不好,不敢挤、不敢闹,没分到自家的时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别人走上台。   轮到自家了,就眉开颜笑,高兴的上台选猪肉。 第52章 起名字   “哇, 小姨, 好多肉啊!”   秋阳秋月耍了一会儿来找谢灵,就见到她手里的肉。-秋月语气赞叹,秋阳没有说话, 但目光火热地看着她手里的大白肉。   谢灵掂掂手里的猪肉, 露出笑容, 对两人说道:“走, 咱回家,小姨给你们做红烧肉。”   两个闺女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谢灵手里的肉带了光。   之前,小姨和徐叔叔带她们去过一次县城, 吃过一顿红烧肉。   那肉的滋味好吃极了, 两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不禁舔舔嘴。   “小姨,咱们快点回家吧!”   “是啊, 快点回去, 我饿了。”   谢灵想要摸摸两人, 但腾不出手,只笑着调侃:“两个小馋鬼。”说罢, 她不自觉的地加快脚步。不光闺女馋肉,其实她也馋了呢!   谢家厨房   谢灵焖好米饭,才准备做红烧肉。   她把肉放在案板上,将带皮五花肉切成长条,准备葱和姜。蒜是没有的, 因为太贵了。   秋阳秋月负责烧火,谢灵把锅坐上。   锅红了后,放油。   徐锐经常给陈丫子带冰糖,连带着谢家也有不少。   谢灵把冰糖下到锅里,炒至色呈深红色,然后倒肉块继续煸炒。   目的不仅在于入味,还要上色。   之后下葱姜、煸炒出香味,加清水。接着把早已调好的淀粉勾芡。   期间,肉的咸香味不断传来,躲在下面烧火的秋阳秋月不禁吸吸鼻子,看向灶台,眼神越发的期待。   谢灵没时间注意两人,只盯着锅里的肉,注意色泽和火候。   做好后,谢灵没有立刻吃,给两个闺女弄上。她则是从锅里舀了小半碗肉。   “你们到家乖乖吃饭,小姨给陈婶婶家送点。”   自从谢灵和陈丫子合作后,她们俩就越来越熟悉了。   两人虽说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是独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处下来,陈丫子看着寡言少语,但谢灵却觉得她这人不错。   两人环境经历并不相同,但莫名地能说上话,简单说就是三观比较像。   陈丫子这两个月来,借早生黄丫的手给了秋阳秋月不少吃的。   后来,谢灵做了好东西也好给她拿点。   两人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性子,这样有来有往反而有几分默契的意味。   两家离得不远,最主要是谢家沟不大的缘故,谢灵拿着小碗用布捂着肉,不过一小会儿就到陈丫子家了。   陈家院墙低矮简陋,谢灵自己都能从墙头爬进去,更逞论那些不怀好意的,总之看着不安全得很。   但陈丫子家却是一次都没被人光顾过,一是因为陈家太穷了,没有鸡,也就没鸡蛋。   院里只有一间屋子,破破旧旧的。   加上陈丫子的脾气和外面说寡妇命硬的言论,没有人敢来陈丫子家捣乱。   所以,陈丫子家附近向来是最安静的地方了。   此时,低矮的土屋里倒是不怎么平静。   “陈丫子,你今年倒是好运得跟,白得了那么些肉。你可不能光顾着你们娘三吃,别忘了婆婆。她以前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去看看她,孝敬孝敬她。真是白眼狼。”王翠花坐在陈家的炕头上,神态自然,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腿蹬到灰扑扑的墙头上,一点都不见外。一边说着,一边拿嫌弃的眼神儿观察屋子。   以前,陈丫子还在陈家的时候,很有威严,面对她王翠花是有点发怵的,但想想她男人说的话,也就放松了。   “大嫂嘴硬心软,看着面冷,不好惹。但咱娘以前对大嫂不错,大嫂是个记恩的。你只要拿娘当借口,一定能拿上肉。   等你拿上肉了,今儿多做点,你也多吃点。”   想起她男人说的,王翠花一阵火热,以往分的那些肉,都轮不到她几块,这次可是答应多给她吃。想到肉,她一阵流口水。   不过,等她从幻想中醒过来,看到的就是陈丫子凉飕飕的眼神。   “你,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王翠花被吓了一跳,虚张声势的说道。   陈丫子心里冷笑,这两口子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吗。   以前,她觉得陈建强人再怎么坏,也不会亏待他娘。念着婆婆以前对她不错,陈家抚养她这么多娘的份上,不管自己再怎么穷,王翠花借东西的时候,自己总会满足她们。包括每年腊月分到的猪肉,总要给她们一大半。   可是,她看到的是什么,好吃的总是陈建强和他那个儿子的,婆婆伺候他们一家,也没有让陈建强对她好点。   而她婆婆,性子泼辣,但总觉得自己的根在儿子上面。老大去了,她靠的就是二儿子,大孙子。丝毫不抱怨,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也不会跟自己出来。   陈丫子不是好脾气,面对这样的一家,她受够了。   尤其是看到笑容越来越多的儿子闺女,她不会再忍着陈家人,就算看在那死去的酒鬼的面上也不行。   陈丫子想着这些,想起以前因为她们儿子闺女所受的委屈,她心里涌出一股狠劲儿,直接抓住王翠花的背,把她往外赶。   “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欠你家的啦,你还来讨债。”一边说,一边推王翠花,“陈建强那个瘪/三,只会在背后阴别人,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个蠢货,每天被他当狗使唤,你还不知道。”   陈丫子吃的不好,人瘦巴巴的,但王翠花好吃懒做,力气远没有干惯粗活的陈丫子大。   王翠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只嘴上叫嚣:“好你个命硬的寡妇,我为你好,让你多做好事,孝敬婆婆,你竟然还推我。”   陈丫子把她赶到门口,也不理会她的话,眼神冷冷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以前咱们就说,我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再给你们一分东西。你把这些话告诉陈建强,你们要是再来,那咱们就算算以前的事情。我家那酒鬼怎么就好好的没了。”   王翠花听不懂陈丫子最后一句,但也被陈丫子的话镇住了。她本来就怕陈丫子,如今只不过是仗着那死老太婆才敢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这会儿见陈丫子这么硬气,也不敢多说。   只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冲陈丫子喊:“命硬的寡妇,当谁想来找你呢。”   说完,王翠花跑的更快,直直的往门外冲,心里还抱怨着,陈丫子这么穷,怎么盖这么大的院子。   光顾着跑,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时,因为吵闹声,谢灵也不好进去,就站在门口。   王翠花直冲冲的跑过来,她手里的碗差点被跑出来的王翠花碰到。   “没见有人啊,傻叉。”撞到人,王翠花也不道歉,反而觉得是别人挡了她的路。   谢灵心里一怒,这人好没素质。没等她看清楚人,撞她那人已经跑远了。   陈丫子也看见了谢灵,走过来。   “谢灵来了。”这会儿,陈丫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见是谢灵,脸色更好,语气温和地说道,“刚才撞你的就是条疯狗,别理会她,等我哪天见了替你报仇。”   陈丫子从没这样说过话,谢灵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说道:“陈姐,你真好。”   一边说着,打量陈丫子一番,继续开口:“陈姐,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面貌也变了。   两人进了屋子,陈丫子给谢灵倒了一碗水,听她这话,不禁挑眉,说道:“是啊,想开了一些事情,心情好了。对了,你今天是干啥来了,两个闺女呢?怎么不带她们来。”   陈丫子对秋阳秋月喜欢得紧,面对两个闺女比面对谢灵的笑容还多。   谢灵笑笑:“她们在家里吃饭呢,我来就是给你们娘三送点吃的。”   说着,把碗上的布掀开,放在桌上,顿时一股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下,就连陈丫子都不自觉的吸吸鼻子,想多闻闻那个味道。更不用说早生黄丫两个孩子了。   刚刚王翠花到家里,陈丫子就把两个孩子待在厨房。   这会儿,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听到娘和谢姨姨说话的声音,再也在厨房待不住了。   陈丫子一直在做冰糖葫芦,两个月下来,也赚了不少钱。怕其他人看出问题,陈丫子不敢给两个孩子穿新衣服,但旧衣里面的棉花却都是新的。   棉花没有用票,是陈南生给她换的。   有了钱,陈丫子有了底气,给孩子时不时的做好吃的。早生黄丫穿的暖,吃的好,皮肤虽没有养回来,但气色好了很多。   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感慨。   初见,两人一脸的怯意,性子早熟,没有丝毫孩子气。   现在,看看跟她打招呼的早生黄丫,活泼有朝气。她不禁摸摸两人的头,说道:“这是姨姨专门给你们带的,把它端进厨房,和你们娘分着吃了。”   早生个子小,但已经有九岁,是个大孩子了,目不斜视,只仰头看着谢灵。   黄丫还小,眼睛控制不住的瞅瞅碗里的肉。   陈丫子目光柔和,看看直冒口水的闺女,说道:“早生把你谢姨姨的碗腾出来,然后带着妹妹去厨房吃吧。我和谢姨姨说几句话。”   早生点点头,看了看娘,说道:“我和妹妹吃一点,给娘留一半。”   陈丫子心里一软,点头答应。   两个孩子走了,谢灵笑笑:“陈姐,早生这孩子很懂事。”   陈丫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是我亏待了两个孩子。他们爹去的时候,早生已经记事。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就越发的懂事了。   不过,这些日子有了玩伴,比以前活泼了。咱们生产队有小学了,我想等下一年送他去念书。”   谢灵点头,称赞道:“念书是好的,不管将来如何,让孩子多学点东西肯定有用。”   早生那孩子每次听完故事,眼睛都是亮的。   陈丫子注意到儿子的变化后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送儿子闺女上学识字。   不过,“谢灵,你可以给两人起个名字吗?”陈丫子说这话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谢灵闻言惊讶片刻,起名字一般不都是亲属长辈在不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起吗?   陈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陈丫子看出她的惊讶,说道:“陈家亲属少,我也和他们断了关系。队里其他人家都不熟悉,而且她们也会顾忌我这个寡妇。”   面对谢灵,陈丫子觉得这谢什么好隐瞒的:“早生和黄丫的名字寓意都不怎么好。不求她们有多大成就,但也不想让她们像我这样坎坷。”以前没改是觉得孩子的名字到底是亲奶奶帮取得,她不好改。   “兄妹俩一个叫志安,一个叫志乐。有志气的志,平安喜乐的安、乐。陈姐觉得怎么样?”谢灵沉思片刻,说出两个名字,征求陈丫子的意见。   “志安,志乐。有志气,平安喜乐。”陈丫子喃喃自语,念着念着,眼眶湿润,说道:“好,就叫这个名字。” 第53章 生气   这个时候社员上户改名的程序比较简单。各大生产队的队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公社派出所一趟, 把自己生产队需要上户的人报上去, 然后就可以得到手写的户口本一张。   谢灵给早生黄丫两个孩子起好名字后,第二天,陈丫子拿着户口本就去原跃进家报上了。   黄丫还小, 不大懂名字的意义, 但早生却是高兴极了。志安, 比以前的名字好听多了。所以, 他一整天都是带着笑的。而志乐看着哥哥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志安和小伙伴们耍的时候,一听到别人还叫他早生,叫妹妹黄丫。他就严肃的进行纠正。   “我不叫早生了, 我娘说我以后叫志安, 妹妹叫志乐。有志气的志, 平安喜乐的安、乐。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志气的人,一辈子平安喜乐。”   “好了, 好了, 知道了, 早生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小孩子们叫早生叫习惯了,觉得志安非常绕口。而且, 后面什么有志气,平安喜乐的,他们表示根本听不懂,也不想听他炫耀。   而志安,听到她们的敷衍, 则是抿抿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什么。   只不过,之后的日子里,生产队的大人孩子们总能听到志安的纠正:“我叫志安,妹妹叫志乐。”   大人们乐的看热闹,听他说那么多遍,早就记住了。可还是早生早生的叫着。专门逗他玩。   而孩子们,经过志安连续十几天坚持不懈的纠正后,总算改口了。   早生黄丫也成了两人的过去式,现在还能记得,说不定再过几年,两人也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个名字。   当然这也是陈丫子希望的,她不希望所有人提起儿子闺女,永远都是那个因为早产出生所以叫早生的孩子,还有因为一出生就是黄毛的黄丫。   将近年底,地干的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前面的山削弱了北方来的大风,却又为谢家沟添了几分寒冷。   还有几天过年,谢家沟生产队就给社员们分红。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粮食丰收,猪也买了个好价钱。   所以,今年的工分价值是这些年来最多的,一天的工分合一块多钱。   谢灵家人少,谢爸谢妈在之前也就两个劳动力,所以工分不多,得的钱也不多,不过谢灵拿着几十块钱也很满足。   回去后,谢灵坐在炕上,点点炕桌上的钱和票,露出满意的笑容,活像个大财迷。而小财迷则是坐在对面的秋阳秋月。   “小姨,小姨,起床了。”   “小姨,太阳晒屁股了。”   谢灵躺在炕上,盖着大厚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听到俩小屁孩的声音,她呢喃一声:“你俩咋这么早,今儿不着急,再睡会。”   昨天谢灵和两个闺女说带她们去县城买东西。这不,两人期待的很,早早的就醒了。   两人已经在炕上醒着躺了一会儿,看屋里的挂钟,短针走到七,她们才叫谢灵。   谢灵说完,转了个身准备再次入睡。   “小姨,七点了,你不是说”   秋阳还没说完,谢灵砰的一声起来,“你说啥,竟然七点了。”   她快速把棉袄和袄裤套上,蹲下身子,一边穿着,一边跟两人说话:“你俩也快把穿衣服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炕上,秋阳秋月对视一眼,弯起嘴角,笑出声,秋月说:“小姨越来越懒了。”   秋阳:“冬天的时候,小姨变懒了。”   “徐叔叔应该来了。”   门口,谢灵没有往门缝处看,只急匆匆地打开大门。   果然,徐锐直挺挺地站在门外,他穿着军大衣,脚上一双军绿色棉鞋,手放在兜里。   脸上没有任何遮盖,脸颊被冻的通红。   徐锐在寒冷的空气中,依旧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地站着,突然大门打开,看到谢灵,他浑身的气势变缓,目光一柔。   他上前一步,说道:“这么早”想要靠近谢灵,突然想起自己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子是热的,但身上却是寒冷。于是停住脚,伸出手准备拉谢灵的手。   “告诉你来了叫我,你每次都不听。”谢灵一看徐锐红通通的脸,就知道他来了老大一会儿。   这人每次早来,但每次都不会喊人,就算他身子强健,可谢灵也会心疼。   越想,谢灵越觉得生气,忽视徐锐伸过来的手,不管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往前走。   徐锐伸过去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放回去。   谢灵有些冷漠的表情,让徐锐心里一纠,双手蜷缩,就那么停在那里。   谢灵走了几步,发现徐锐没有跟过来,转过身,见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军人打扮,直挺挺地站着,本来应该气势过人,却莫名地觉得可怜,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谢灵看着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站在那干啥,不进来啊,觉得外面比屋里好?”   被·抛弃·徐锐:不,外面没你,不好。可是,你生气了,没有说让不让我进去,所以我不敢进去。   心里想的多,但嘴上说不出来的徐锐,只沉默着乖乖地进屋。   屋里,听见谢灵进门的声音,西屋的秋阳秋月连忙喊到:“小姨,裤子不好穿。”   见徐锐进了堂屋,谢灵也没理他,只进卧室给两个闺女穿裤子。   对着两个孩子,谢灵没有把不好的情绪挂在脸上。一边给两人拽裤子,一边教导两人:“以后穿裤子,你们两个可以互相给对方拽,不用小姨,你们自己就能穿好。”   秋阳秋月乖巧地点点头。   谢灵笑笑,拍拍两人的头,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穿鞋。穿好到堂屋,自己倒水洗漱。小姨先去做饭。”   “不用我们烧火吗?”   “不用,你们徐叔叔来了,他帮小姨烧火。”   堂屋,徐锐没有坐只沉默地站在墙边,注视着通向西屋的木门,听谢灵温柔的声音,他目光不自觉的变柔。   谢灵出了西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徐锐。   她心里的气一下子消了,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帮我做饭。”   丢下这么一句话,谢灵迈出门槛去了厨房。   厨房里,两人一个看锅一个烧火,气氛沉默的很。   徐锐一贯是个不说话的,在部队时,他只知道训练,一天不说话也可以。   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也不会和战友沟通。   专业后,也是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他一般只做自己的工作,不会和同事进行不必要的沟通。   他在运输部工作了几个月,只有梁丰年一个熟人。   可是现在,面对谢灵,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谢灵,对不起,我错了。”   谢灵瞅他一眼,说道:“哪错了?”   “我不应该来那么早。”   谢灵一听他这话,感觉好笑的很。   她是因为他来的那么早才生气的吗?   他来的早倒成了错了,自己有那么不讲理吗?   本来不想搭理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徐锐专注的目光看向她,仿佛带着期盼,让谢灵不自觉的一颤。   “徐锐,你来的早,才是好的。是我有些懒了,我没有怪你这个。”说话时,谢灵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锐,语气变得温柔。   徐锐被她盯着,有些无措,又有些欢喜,谢灵看他意味着她不生气了。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急匆匆地反驳:“你不懒的。”   谢灵噗嗤一笑,同时心里柔软一片。   说话时,谢灵带着徐锐来到灶台旁边的角落。   厨房的墙早被谢灵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   谢灵虚虚的靠在墙上,在徐锐越发紧张的情绪下开口说道:“徐锐,外面天气太冷了,你虽然穿的厚,身体壮实,但我还是觉得你会冷。”说到这儿,谢灵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轻声继续说着:“我会担心你,还会心疼。”尤其是当你独自等待的时候。   前世的谢灵演过不少感情戏,那时她都能应付自如,可那些都是虚的,而现在却是真实的。   真实对这个男人说出在她看来有些肉麻的话。   所以她说完,就低下头,虚靠着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时的徐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里涨涨的,有些酸,还有这麻,更多的是喜悦。让他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亲密的接触,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   “灵灵,我很开心。”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叹息。   谢灵踮起脚,她的下巴抵在徐锐的肩膀处。   听到耳边的声音,心里有些柔软,徐锐总是很容易满足。她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他的反应就这么激动。   “所以,徐锐,以后你再这么早来,就不要在外面傻傻地站着。来了就叫我,不要在外面瞎等。冬天太冷了,每天都不想起来。”最后一句,谢灵不自觉的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着还噌噌徐锐的肩膀。   徐锐嘴唇微张,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说道:“那我以后晚点。”徐锐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但又不会让谢灵不舒服。   “好。”   谢灵靠在徐锐怀里,一时安静。突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谢灵连忙退开他的怀抱。   “米汤熬了。”一边说,一边找抹布,方便端锅。   徐锐则先她一步,直接把锅端起来放到一旁的桌上。   谢灵拍打他的胳膊,嗔怪道:“不垫着东西端,也不怕烫着。”   徐锐蹲着身子把火灭了,一边摇摇头,回应道:“不怕的。”不过想起刚才谢灵说的话,又开口说道:“我下次注意,用抹布垫上。”你不用担心。   谢灵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兴的心情,笑的时候不似以往的克制,罕见地露出八颗牙齿,说道:“知道就好。”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谢灵拽起徐锐的手:“米汤先搁在锅里,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第54章 年货   谢云云的娘李桃花打毛线在谢家沟是出了名的, 谢灵专门找她打了不少毛线, 给两个闺女、自己还有徐锐织了围脖和手套。   两个闺女是枣红色的,她自己是黑色的,而徐锐则和她一样的颜色。   本来, 谢灵是准备当做新年礼物送给徐锐的, 可谢灵现在太高兴了, 就想早点送出去了。   反正, 离过年也没几天了。谢灵这么想着,嘴角含笑,把围脖给徐锐戴上。   徐锐微微低头,迁就谢灵, 谢灵三下两下的给他系好。   黑色的围脖, 戴在徐锐脖子上, 一点不显得女气或是老气,反而冲淡了徐锐周身的凶悍, 衬得他温和了不少。   谢灵观察片刻, 冲他笑笑, 说道:“戴上很好看的。”   说着,又递给他手套, “试试手套,看大小怎么样。”徐锐手指修长,手掌宽大,谢灵是比照着她的手做得,做的时候则比她自己的整整大了一截。   “合适。”毛线不多, 手套织的不算细密,上面也没什么花样,但在徐锐看来这是最好的,最保暖的手套了。   他想称赞,想对谢灵说很多话,但最后只蹦出两个字。   谢灵也不介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明白徐锐的性子了。   见他戴着合适,谢灵放下心,随即说道:“屋子里暖和,把它们摘下来先放到桌上吧。咱们准备吃饭。”   徐锐听话的点点头。   吃过饭,徐锐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和谢灵去县城。   将近年根儿,为了方便队员们去公社甚至县城买年货,谢家沟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负责赶驴车。   坐驴车到公社或者县城,不贵,只一两毛就行。   而且,都是自家生产队的人,既方便又热闹。   不过,谢灵没有和队里的女人们一起去。   毕竟,她买的东西多,别人看着了,不管她们多嘴不,她是不想沾这种麻烦的。   供销社里,依旧是苇席吊顶、手工滋地,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电灯,瞬间上了一个档次。   里面顾客很多,徐锐把紧张的秋阳秋月拎在怀里,跟在谢灵身后排着队。   两个闺女戴着暗红色的围脖,两个大人则是黑色的围脖,一前一后站着,真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唯一令人讶异的,也就是谢灵的年纪了。   谢灵梳着两个辫子,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怎么也不像结了婚的人。   不过这会儿,大家急得买东西,也没有多想。   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轮到谢灵。   “陈姐,马上过年了,我想要颜色喜庆一点的布。不管劳动布还是平纹,都可以。”谢灵站在柜台前,笑着说道。   她口中的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   秋阳秋月的棉袄棉裤上也有几个补丁,但那是谢灵专门往新布料剪了洞,再重新补上的。   加之, 都是暗色系的劳动布, 看着不怎么新。   不过, 秋阳秋月穿着暖和极了。   而其她几个女孩儿身上的棉衣棉裤却是真的破旧。有的是哥哥姐姐传下来的棉袄, 有的则是穿了好几年的衣服,一点都不保暖。   她们手和脸露在外面,冻的红通通的,但丝毫不影响她们耍的兴致。   “哇, 秋月踩线了, 快下来吧。”这边, 秋月犯规,就有另一方的女孩儿叫道。   然后, 秋月下来, 换秋阳上场。   这时候, 栓子高兴的跑过来,黑黑的小脸,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拦住秋阳,说道:“秋阳,你看我给你带啥子来了。”   旁边几个女孩本来本来是生气的,她们玩的好好的, 栓子就过来捣乱。不过,当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几个女孩儿一下子围上去。   纷纷开口   “这是今天的猪水泡吗?”   “唉,又被栓子夺了,我哥明明说他这次抢了让我玩的。”   “好透明啊,会不会一扎就破?”      栓子平时不仅调皮捣蛋,还凶得很,几个女孩儿不敢大声问他,只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小声讨论。   栓子不搭理旁边几个女孩儿,只笑嘻嘻地看着秋阳。   以前在罗家湾的时候,秋阳秋月小小的就被王娣来拘在家里干活,没去过杀猪宴现场,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秋阳接过透明的类似水泡的玩意,仰起头问道:“栓子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皂荚吹得泡泡啊。”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栓子,这会儿在秋阳面前显得格外内秀,他挠挠头。   平时秋阳秋月好给她们讲故事,知道的东西最多,没想到她竟然连猪水泡都不知道。   栓子这会儿心里窃喜,终于有秋阳不知道的东西了,他嘴上笑开了花,说道:“这是猪水泡,从猪身上弄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次被我抢到手了。”说到这儿,他尽显得意,“不,应该是每次都能被我弄到手。”   然后,他又磨磨噌噌地开口:“我都玩这东西玩腻了,所以这个给你。”   “谢谢栓子哥。那我可以和妹妹,小丽她们一起耍吗?”这段时间,秋阳和栓子他们早就熟了,这会儿也不拒绝。   但是,看看拉着她手眼睛亮晶晶的妹妹,自己一旁眼神期待的女孩儿们,她非常礼貌的向栓子开口。   来到谢家几个月,秋阳姐妹被谢灵养的胖了不少,脸上有肉了,皮肤也不再是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了,加之谢灵十分注意小孩子的皮肤保养,反而比普通乡下女孩儿多了几分白嫩。剪掉的头发经过几个月也长长了不少,可以扎辫子了。   秋阳继承了谢家人的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同于秋月的机灵古怪,反而软软糯糯。   秋阳妹妹真可爱啊,栓子被秋阳这样注视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了,随即有些别扭的开口:“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想和谁耍和谁耍。”   “谢谢栓子哥,你真好。”   一旁的女孩子们,听到他这么说,十分高兴地笑起来,然后又聚在一起。   听到秋阳道谢的声音,其他女孩儿也不怕他了,不自觉的也向他表示感谢。   “谢谢栓子。”   “谢谢栓子哥。”      栓子站在一旁,抿着嘴,不自在极了。他还没听过这么多人感谢他呢。不过,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秋阳,他咧嘴笑开。   这边,被他遗忘的弟弟根生也追过来,见到他哥在那傻笑。   “臭栓子,我刚才差点被那群臭蛋们追住,你还在这儿傻笑。”根生说起这个一脸火大,“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栓子比根生大两岁,比他弟高半个头,这会儿小大人般摸摸他弟的头,说道:“根生,下次让你当先锋。”这种话,栓子说了两年,一点也不腻。   不过,只要根生相信就行了。   “哼,你说的,可别忘了。”说到这儿,他瞅瞅他哥的手,奇怪道:“哥啊,猪水泡呢?咱们一会儿偷偷拿回家耍一耍。每次娘都不让咱们耍皂荚,只能耍这个了。”   “我给秋阳了,那不是,那群女生在那丢呢!”栓子指了一群女生。   “啊,啊,栓子,你赔给我。”   两个兄弟在这儿自相残杀,其他小孩儿也追上来,看见兄弟俩,也跑过去闹成一团。   这边,猪已经被大人们处理好,就等着队长分猪肉了。   谢家沟生产队凡是十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这儿,大多数都穿着有衅旧的棉衣,一看就挡不住风的。   这会儿虽是晌午,有太阳照着,但零下几度的气温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这都浇不灭大家眼底的火热。   妇女抱着婴儿聚在一起说着闲话,偶尔夹杂着一阵笑声。   姑娘们像以往开会那样纳着鞋底儿,不过嘴上却是讨论舞台剧,讨论红/歌。冲伙伴发表自己的看法,自己喜欢的歌,自己喜欢的剧。   说话时,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精神气儿,惹得队里未成家的小伙子们一阵看。   男人们抽着闷烟儿,不时地说几句荤话。   大人及小孩们大多脸色泛黄,眼神不时地瞅瞅前面戏台子上面那头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肉。   女人们看着肉,想着明天该怎样变着戏法似地弄出几个菜,让辛苦了很久的丈夫和孩子吃喝得舒服。   而男人们则考虑得更远,心里老是在盘算,今年冬天一定养好精神,争取明年更有力,干的更多,挣更多的工分,上养起老爹娘,下养媳妇和孩子。   原跃进一脸笑容,站在戏台子上,看向下面的众人,说道:“今天,咱们分猪肉还按以往的规矩走。人头六,工分四。工分少的,人口少的,也不用怕,今年咱们的猪肥,保证每家都能分个几斤。”   说到这儿,他又一拐弯:“今年猪能这么肥,首先是谢灵同志给咱们出了好主意,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着嘞。”   “知道。”      “其次,这也多亏了猪场的四位女同志,她们每天在猪场伺候猪的吃喝拉撒,大家同意不?”   这个时候,生产队一般都是队长的一言堂,但是原跃进比较喜欢听取众人意见。   “同意。”   “同意嘞。”      听到下面人的回应,他满意一笑,开口说道:“所以,我决定分猪肉的时候,让谢灵同志先选,然后在人六工四分基础上,再给她加两斤猪肉。四位在猪场上工的女同志随后选,加一斤肉。”   原跃进说完,下面的人表情各异,当然他也不管众人的想法,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说了句:“开始。”   谢灵对于队长的优待也不客气,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走到台上。   礼貌地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笑笑,然后说道:“师傅,您多给我来点肋条肉吧!”   一旁记录员念道:“谢灵家,三斤肉,加两斤,一共五斤肉。”   师傅也就是大壮,被她笑的脸红,这闺女长的太好看了,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劝她:“全要肋条肉?肋条肉可不能榨油。”   “那就来三斤肋条肉,两斤肥肉。”谢灵其实不太喜欢猪油的那个腥味,但想想就能分泌出一大片口水。算了,还是要点肥肉,榨油吧!所以,十分痛快地领会了师傅的好意。   现在肚里太缺肉腥味了,本来想的是让徐锐多带点植物油的,可是,她十分可耻的管不住自己的内心,还是先吃猪肉吧。也就是腥了点,其实还挺好吃的。   大汉十分痛快地给谢灵割了五斤好肉,谢灵满意的掂了掂。走下台的时候,颇有一种领奖后的喜悦。   看到谢灵的肉,众人又是一顿羡慕,肋条肉不说,虽然它在后世受到大家欢迎。但现在,众人最喜欢得还是白花花的大肥肉。就如同谢灵手里那块,看着就知道能榨出不少油。   接下来是李桂香,陈丫子等人。   谢灵、李桂香她们,大家无话可说,但对陈丫子却颇为鄙视。   这寡妇竟然能在众人之前选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最后选的。   尤其是陈丫子原来的二弟妹王翠花,看着陈丫子上台,红了眼,走上前就想闹一闹。   结果,就看到队长原跃进严肃的脸,吓得她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就被人拽住。   原跃进皱着眉头,陈家那些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私底下她们闹得再过分,原跃进作为队长但也不好管陈家自家事。   所以,他只能暗中照顾一下陈丫子,让她进猪场。   可这陈家二媳妇是个没眼色,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闹。也不怕人家受不了把事情露出来。   台下,陈建强拽住自己媳妇,低着头,粗声粗气地说道:“你疯了,这是啥地方,你也敢闹腾。”   王翠花被丈夫拽住,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陈丫子那个寡妇今年怎么能分那么多肉,还紧着她挑。我得说一说,让大家知道她可是命硬的寡妇。”   陈建强闻言脸色更黑,看看四周,轻声道:“现在就让她分那么多肉,她吃不完,孝敬孝敬婆婆也是好的。”   陈建强说话时声音低,但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阴狠。王翠花不自觉的打了个颤,随即眉开颜笑:“你说得对,那么多她们娘三那干巴巴的身子哪能吃得下,是该孝敬孝敬咱娘。等我回去了就跟她说。”   夫妻俩说话避着众人,大家也没关注两人,注意力只在猪肉上。   原跃进在一旁监督,记录员念到一户,负责分猪肉的大汉就发一户。   没有人说不好,不敢挤、不敢闹,没分到自家的时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别人走上台。   轮到自家了,就眉开颜笑,高兴的上台选猪肉。 第52章 起名字   “哇, 小姨, 好多肉啊!”   秋阳秋月耍了一会儿来找谢灵,就见到她手里的肉。-秋月语气赞叹,秋阳没有说话, 但目光火热地看着她手里的大白肉。   谢灵掂掂手里的猪肉, 露出笑容, 对两人说道:“走, 咱回家,小姨给你们做红烧肉。”   两个闺女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谢灵手里的肉带了光。   之前,小姨和徐叔叔带她们去过一次县城, 吃过一顿红烧肉。   那肉的滋味好吃极了, 两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不禁舔舔嘴。   “小姨,咱们快点回家吧!”   “是啊, 快点回去, 我饿了。”   谢灵想要摸摸两人, 但腾不出手,只笑着调侃:“两个小馋鬼。”说罢, 她不自觉的地加快脚步。不光闺女馋肉,其实她也馋了呢!   谢家厨房   谢灵焖好米饭,才准备做红烧肉。   她把肉放在案板上,将带皮五花肉切成长条,准备葱和姜。蒜是没有的, 因为太贵了。   秋阳秋月负责烧火,谢灵把锅坐上。   锅红了后,放油。   徐锐经常给陈丫子带冰糖,连带着谢家也有不少。   谢灵把冰糖下到锅里,炒至色呈深红色,然后倒肉块继续煸炒。   目的不仅在于入味,还要上色。   之后下葱姜、煸炒出香味,加清水。接着把早已调好的淀粉勾芡。   期间,肉的咸香味不断传来,躲在下面烧火的秋阳秋月不禁吸吸鼻子,看向灶台,眼神越发的期待。   谢灵没时间注意两人,只盯着锅里的肉,注意色泽和火候。   做好后,谢灵没有立刻吃,给两个闺女弄上。她则是从锅里舀了小半碗肉。   “你们到家乖乖吃饭,小姨给陈婶婶家送点。”   自从谢灵和陈丫子合作后,她们俩就越来越熟悉了。   两人虽说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是独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处下来,陈丫子看着寡言少语,但谢灵却觉得她这人不错。   两人环境经历并不相同,但莫名地能说上话,简单说就是三观比较像。   陈丫子这两个月来,借早生黄丫的手给了秋阳秋月不少吃的。   后来,谢灵做了好东西也好给她拿点。   两人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性子,这样有来有往反而有几分默契的意味。   两家离得不远,最主要是谢家沟不大的缘故,谢灵拿着小碗用布捂着肉,不过一小会儿就到陈丫子家了。   陈家院墙低矮简陋,谢灵自己都能从墙头爬进去,更逞论那些不怀好意的,总之看着不安全得很。   但陈丫子家却是一次都没被人光顾过,一是因为陈家太穷了,没有鸡,也就没鸡蛋。   院里只有一间屋子,破破旧旧的。   加上陈丫子的脾气和外面说寡妇命硬的言论,没有人敢来陈丫子家捣乱。   所以,陈丫子家附近向来是最安静的地方了。   此时,低矮的土屋里倒是不怎么平静。   “陈丫子,你今年倒是好运得跟,白得了那么些肉。你可不能光顾着你们娘三吃,别忘了婆婆。她以前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去看看她,孝敬孝敬她。真是白眼狼。”王翠花坐在陈家的炕头上,神态自然,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腿蹬到灰扑扑的墙头上,一点都不见外。一边说着,一边拿嫌弃的眼神儿观察屋子。   以前,陈丫子还在陈家的时候,很有威严,面对她王翠花是有点发怵的,但想想她男人说的话,也就放松了。   “大嫂嘴硬心软,看着面冷,不好惹。但咱娘以前对大嫂不错,大嫂是个记恩的。你只要拿娘当借口,一定能拿上肉。   等你拿上肉了,今儿多做点,你也多吃点。”   想起她男人说的,王翠花一阵火热,以往分的那些肉,都轮不到她几块,这次可是答应多给她吃。想到肉,她一阵流口水。   不过,等她从幻想中醒过来,看到的就是陈丫子凉飕飕的眼神。   “你,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王翠花被吓了一跳,虚张声势的说道。   陈丫子心里冷笑,这两口子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吗。   以前,她觉得陈建强人再怎么坏,也不会亏待他娘。念着婆婆以前对她不错,陈家抚养她这么多娘的份上,不管自己再怎么穷,王翠花借东西的时候,自己总会满足她们。包括每年腊月分到的猪肉,总要给她们一大半。   可是,她看到的是什么,好吃的总是陈建强和他那个儿子的,婆婆伺候他们一家,也没有让陈建强对她好点。   而她婆婆,性子泼辣,但总觉得自己的根在儿子上面。老大去了,她靠的就是二儿子,大孙子。丝毫不抱怨,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也不会跟自己出来。   陈丫子不是好脾气,面对这样的一家,她受够了。   尤其是看到笑容越来越多的儿子闺女,她不会再忍着陈家人,就算看在那死去的酒鬼的面上也不行。   陈丫子想着这些,想起以前因为她们儿子闺女所受的委屈,她心里涌出一股狠劲儿,直接抓住王翠花的背,把她往外赶。   “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欠你家的啦,你还来讨债。”一边说,一边推王翠花,“陈建强那个瘪/三,只会在背后阴别人,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个蠢货,每天被他当狗使唤,你还不知道。”   陈丫子吃的不好,人瘦巴巴的,但王翠花好吃懒做,力气远没有干惯粗活的陈丫子大。   王翠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只嘴上叫嚣:“好你个命硬的寡妇,我为你好,让你多做好事,孝敬婆婆,你竟然还推我。”   陈丫子把她赶到门口,也不理会她的话,眼神冷冷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以前咱们就说,我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再给你们一分东西。你把这些话告诉陈建强,你们要是再来,那咱们就算算以前的事情。我家那酒鬼怎么就好好的没了。”   王翠花听不懂陈丫子最后一句,但也被陈丫子的话镇住了。她本来就怕陈丫子,如今只不过是仗着那死老太婆才敢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这会儿见陈丫子这么硬气,也不敢多说。   只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冲陈丫子喊:“命硬的寡妇,当谁想来找你呢。”   说完,王翠花跑的更快,直直的往门外冲,心里还抱怨着,陈丫子这么穷,怎么盖这么大的院子。   光顾着跑,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时,因为吵闹声,谢灵也不好进去,就站在门口。   王翠花直冲冲的跑过来,她手里的碗差点被跑出来的王翠花碰到。   “没见有人啊,傻叉。”撞到人,王翠花也不道歉,反而觉得是别人挡了她的路。   谢灵心里一怒,这人好没素质。没等她看清楚人,撞她那人已经跑远了。   陈丫子也看见了谢灵,走过来。   “谢灵来了。”这会儿,陈丫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见是谢灵,脸色更好,语气温和地说道,“刚才撞你的就是条疯狗,别理会她,等我哪天见了替你报仇。”   陈丫子从没这样说过话,谢灵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说道:“陈姐,你真好。”   一边说着,打量陈丫子一番,继续开口:“陈姐,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面貌也变了。   两人进了屋子,陈丫子给谢灵倒了一碗水,听她这话,不禁挑眉,说道:“是啊,想开了一些事情,心情好了。对了,你今天是干啥来了,两个闺女呢?怎么不带她们来。”   陈丫子对秋阳秋月喜欢得紧,面对两个闺女比面对谢灵的笑容还多。   谢灵笑笑:“她们在家里吃饭呢,我来就是给你们娘三送点吃的。”   说着,把碗上的布掀开,放在桌上,顿时一股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下,就连陈丫子都不自觉的吸吸鼻子,想多闻闻那个味道。更不用说早生黄丫两个孩子了。   刚刚王翠花到家里,陈丫子就把两个孩子待在厨房。   这会儿,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听到娘和谢姨姨说话的声音,再也在厨房待不住了。   陈丫子一直在做冰糖葫芦,两个月下来,也赚了不少钱。怕其他人看出问题,陈丫子不敢给两个孩子穿新衣服,但旧衣里面的棉花却都是新的。   棉花没有用票,是陈南生给她换的。   有了钱,陈丫子有了底气,给孩子时不时的做好吃的。早生黄丫穿的暖,吃的好,皮肤虽没有养回来,但气色好了很多。   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感慨。   初见,两人一脸的怯意,性子早熟,没有丝毫孩子气。   现在,看看跟她打招呼的早生黄丫,活泼有朝气。她不禁摸摸两人的头,说道:“这是姨姨专门给你们带的,把它端进厨房,和你们娘分着吃了。”   早生个子小,但已经有九岁,是个大孩子了,目不斜视,只仰头看着谢灵。   黄丫还小,眼睛控制不住的瞅瞅碗里的肉。   陈丫子目光柔和,看看直冒口水的闺女,说道:“早生把你谢姨姨的碗腾出来,然后带着妹妹去厨房吃吧。我和谢姨姨说几句话。”   早生点点头,看了看娘,说道:“我和妹妹吃一点,给娘留一半。”   陈丫子心里一软,点头答应。   两个孩子走了,谢灵笑笑:“陈姐,早生这孩子很懂事。”   陈丫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是我亏待了两个孩子。他们爹去的时候,早生已经记事。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就越发的懂事了。   不过,这些日子有了玩伴,比以前活泼了。咱们生产队有小学了,我想等下一年送他去念书。”   谢灵点头,称赞道:“念书是好的,不管将来如何,让孩子多学点东西肯定有用。”   早生那孩子每次听完故事,眼睛都是亮的。   陈丫子注意到儿子的变化后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送儿子闺女上学识字。   不过,“谢灵,你可以给两人起个名字吗?”陈丫子说这话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谢灵闻言惊讶片刻,起名字一般不都是亲属长辈在不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起吗?   陈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陈丫子看出她的惊讶,说道:“陈家亲属少,我也和他们断了关系。队里其他人家都不熟悉,而且她们也会顾忌我这个寡妇。”   面对谢灵,陈丫子觉得这谢什么好隐瞒的:“早生和黄丫的名字寓意都不怎么好。不求她们有多大成就,但也不想让她们像我这样坎坷。”以前没改是觉得孩子的名字到底是亲奶奶帮取得,她不好改。   “兄妹俩一个叫志安,一个叫志乐。有志气的志,平安喜乐的安、乐。陈姐觉得怎么样?”谢灵沉思片刻,说出两个名字,征求陈丫子的意见。   “志安,志乐。有志气,平安喜乐。”陈丫子喃喃自语,念着念着,眼眶湿润,说道:“好,就叫这个名字。” 第53章 生气   这个时候社员上户改名的程序比较简单。各大生产队的队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公社派出所一趟, 把自己生产队需要上户的人报上去, 然后就可以得到手写的户口本一张。   谢灵给早生黄丫两个孩子起好名字后,第二天,陈丫子拿着户口本就去原跃进家报上了。   黄丫还小, 不大懂名字的意义, 但早生却是高兴极了。志安, 比以前的名字好听多了。所以, 他一整天都是带着笑的。而志乐看着哥哥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志安和小伙伴们耍的时候,一听到别人还叫他早生,叫妹妹黄丫。他就严肃的进行纠正。   “我不叫早生了, 我娘说我以后叫志安, 妹妹叫志乐。有志气的志, 平安喜乐的安、乐。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志气的人,一辈子平安喜乐。”   “好了, 好了, 知道了, 早生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小孩子们叫早生叫习惯了,觉得志安非常绕口。而且, 后面什么有志气,平安喜乐的,他们表示根本听不懂,也不想听他炫耀。   而志安,听到她们的敷衍, 则是抿抿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什么。   只不过,之后的日子里,生产队的大人孩子们总能听到志安的纠正:“我叫志安,妹妹叫志乐。”   大人们乐的看热闹,听他说那么多遍,早就记住了。可还是早生早生的叫着。专门逗他玩。   而孩子们,经过志安连续十几天坚持不懈的纠正后,总算改口了。   早生黄丫也成了两人的过去式,现在还能记得,说不定再过几年,两人也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个名字。   当然这也是陈丫子希望的,她不希望所有人提起儿子闺女,永远都是那个因为早产出生所以叫早生的孩子,还有因为一出生就是黄毛的黄丫。   将近年底,地干的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前面的山削弱了北方来的大风,却又为谢家沟添了几分寒冷。   还有几天过年,谢家沟生产队就给社员们分红。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粮食丰收,猪也买了个好价钱。   所以,今年的工分价值是这些年来最多的,一天的工分合一块多钱。   谢灵家人少,谢爸谢妈在之前也就两个劳动力,所以工分不多,得的钱也不多,不过谢灵拿着几十块钱也很满足。   回去后,谢灵坐在炕上,点点炕桌上的钱和票,露出满意的笑容,活像个大财迷。而小财迷则是坐在对面的秋阳秋月。   “小姨,小姨,起床了。”   “小姨,太阳晒屁股了。”   谢灵躺在炕上,盖着大厚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听到俩小屁孩的声音,她呢喃一声:“你俩咋这么早,今儿不着急,再睡会。”   昨天谢灵和两个闺女说带她们去县城买东西。这不,两人期待的很,早早的就醒了。   两人已经在炕上醒着躺了一会儿,看屋里的挂钟,短针走到七,她们才叫谢灵。   谢灵说完,转了个身准备再次入睡。   “小姨,七点了,你不是说”   秋阳还没说完,谢灵砰的一声起来,“你说啥,竟然七点了。”   她快速把棉袄和袄裤套上,蹲下身子,一边穿着,一边跟两人说话:“你俩也快把穿衣服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炕上,秋阳秋月对视一眼,弯起嘴角,笑出声,秋月说:“小姨越来越懒了。”   秋阳:“冬天的时候,小姨变懒了。”   “徐叔叔应该来了。”   门口,谢灵没有往门缝处看,只急匆匆地打开大门。   果然,徐锐直挺挺地站在门外,他穿着军大衣,脚上一双军绿色棉鞋,手放在兜里。   脸上没有任何遮盖,脸颊被冻的通红。   徐锐在寒冷的空气中,依旧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地站着,突然大门打开,看到谢灵,他浑身的气势变缓,目光一柔。   他上前一步,说道:“这么早”想要靠近谢灵,突然想起自己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子是热的,但身上却是寒冷。于是停住脚,伸出手准备拉谢灵的手。   “告诉你来了叫我,你每次都不听。”谢灵一看徐锐红通通的脸,就知道他来了老大一会儿。   这人每次早来,但每次都不会喊人,就算他身子强健,可谢灵也会心疼。   越想,谢灵越觉得生气,忽视徐锐伸过来的手,不管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往前走。   徐锐伸过去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放回去。   谢灵有些冷漠的表情,让徐锐心里一纠,双手蜷缩,就那么停在那里。   谢灵走了几步,发现徐锐没有跟过来,转过身,见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军人打扮,直挺挺地站着,本来应该气势过人,却莫名地觉得可怜,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谢灵看着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站在那干啥,不进来啊,觉得外面比屋里好?”   被·抛弃·徐锐:不,外面没你,不好。可是,你生气了,没有说让不让我进去,所以我不敢进去。   心里想的多,但嘴上说不出来的徐锐,只沉默着乖乖地进屋。   屋里,听见谢灵进门的声音,西屋的秋阳秋月连忙喊到:“小姨,裤子不好穿。”   见徐锐进了堂屋,谢灵也没理他,只进卧室给两个闺女穿裤子。   对着两个孩子,谢灵没有把不好的情绪挂在脸上。一边给两人拽裤子,一边教导两人:“以后穿裤子,你们两个可以互相给对方拽,不用小姨,你们自己就能穿好。”   秋阳秋月乖巧地点点头。   谢灵笑笑,拍拍两人的头,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穿鞋。穿好到堂屋,自己倒水洗漱。小姨先去做饭。”   “不用我们烧火吗?”   “不用,你们徐叔叔来了,他帮小姨烧火。”   堂屋,徐锐没有坐只沉默地站在墙边,注视着通向西屋的木门,听谢灵温柔的声音,他目光不自觉的变柔。   谢灵出了西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徐锐。   她心里的气一下子消了,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帮我做饭。”   丢下这么一句话,谢灵迈出门槛去了厨房。   厨房里,两人一个看锅一个烧火,气氛沉默的很。   徐锐一贯是个不说话的,在部队时,他只知道训练,一天不说话也可以。   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也不会和战友沟通。   专业后,也是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他一般只做自己的工作,不会和同事进行不必要的沟通。   他在运输部工作了几个月,只有梁丰年一个熟人。   可是现在,面对谢灵,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谢灵,对不起,我错了。”   谢灵瞅他一眼,说道:“哪错了?”   “我不应该来那么早。”   谢灵一听他这话,感觉好笑的很。   她是因为他来的那么早才生气的吗?   他来的早倒成了错了,自己有那么不讲理吗?   本来不想搭理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徐锐专注的目光看向她,仿佛带着期盼,让谢灵不自觉的一颤。   “徐锐,你来的早,才是好的。是我有些懒了,我没有怪你这个。”说话时,谢灵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锐,语气变得温柔。   徐锐被她盯着,有些无措,又有些欢喜,谢灵看他意味着她不生气了。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急匆匆地反驳:“你不懒的。”   谢灵噗嗤一笑,同时心里柔软一片。   说话时,谢灵带着徐锐来到灶台旁边的角落。   厨房的墙早被谢灵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   谢灵虚虚的靠在墙上,在徐锐越发紧张的情绪下开口说道:“徐锐,外面天气太冷了,你虽然穿的厚,身体壮实,但我还是觉得你会冷。”说到这儿,谢灵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轻声继续说着:“我会担心你,还会心疼。”尤其是当你独自等待的时候。   前世的谢灵演过不少感情戏,那时她都能应付自如,可那些都是虚的,而现在却是真实的。   真实对这个男人说出在她看来有些肉麻的话。   所以她说完,就低下头,虚靠着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时的徐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里涨涨的,有些酸,还有这麻,更多的是喜悦。让他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亲密的接触,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   “灵灵,我很开心。”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叹息。   谢灵踮起脚,她的下巴抵在徐锐的肩膀处。   听到耳边的声音,心里有些柔软,徐锐总是很容易满足。她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他的反应就这么激动。   “所以,徐锐,以后你再这么早来,就不要在外面傻傻地站着。来了就叫我,不要在外面瞎等。冬天太冷了,每天都不想起来。”最后一句,谢灵不自觉的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着还噌噌徐锐的肩膀。   徐锐嘴唇微张,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说道:“那我以后晚点。”徐锐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但又不会让谢灵不舒服。   “好。”   谢灵靠在徐锐怀里,一时安静。突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谢灵连忙退开他的怀抱。   “米汤熬了。”一边说,一边找抹布,方便端锅。   徐锐则先她一步,直接把锅端起来放到一旁的桌上。   谢灵拍打他的胳膊,嗔怪道:“不垫着东西端,也不怕烫着。”   徐锐蹲着身子把火灭了,一边摇摇头,回应道:“不怕的。”不过想起刚才谢灵说的话,又开口说道:“我下次注意,用抹布垫上。”你不用担心。   谢灵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兴的心情,笑的时候不似以往的克制,罕见地露出八颗牙齿,说道:“知道就好。”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谢灵拽起徐锐的手:“米汤先搁在锅里,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第54章 年货   谢云云的娘李桃花打毛线在谢家沟是出了名的, 谢灵专门找她打了不少毛线, 给两个闺女、自己还有徐锐织了围脖和手套。   两个闺女是枣红色的,她自己是黑色的,而徐锐则和她一样的颜色。   本来, 谢灵是准备当做新年礼物送给徐锐的, 可谢灵现在太高兴了, 就想早点送出去了。   反正, 离过年也没几天了。谢灵这么想着,嘴角含笑,把围脖给徐锐戴上。   徐锐微微低头,迁就谢灵, 谢灵三下两下的给他系好。   黑色的围脖, 戴在徐锐脖子上, 一点不显得女气或是老气,反而冲淡了徐锐周身的凶悍, 衬得他温和了不少。   谢灵观察片刻, 冲他笑笑, 说道:“戴上很好看的。”   说着,又递给他手套, “试试手套,看大小怎么样。”徐锐手指修长,手掌宽大,谢灵是比照着她的手做得,做的时候则比她自己的整整大了一截。   “合适。”毛线不多, 手套织的不算细密,上面也没什么花样,但在徐锐看来这是最好的,最保暖的手套了。   他想称赞,想对谢灵说很多话,但最后只蹦出两个字。   谢灵也不介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明白徐锐的性子了。   见他戴着合适,谢灵放下心,随即说道:“屋子里暖和,把它们摘下来先放到桌上吧。咱们准备吃饭。”   徐锐听话的点点头。   吃过饭,徐锐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和谢灵去县城。   将近年根儿,为了方便队员们去公社甚至县城买年货,谢家沟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负责赶驴车。   坐驴车到公社或者县城,不贵,只一两毛就行。   而且,都是自家生产队的人,既方便又热闹。   不过,谢灵没有和队里的女人们一起去。   毕竟,她买的东西多,别人看着了,不管她们多嘴不,她是不想沾这种麻烦的。   供销社里,依旧是苇席吊顶、手工滋地,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电灯,瞬间上了一个档次。   里面顾客很多,徐锐把紧张的秋阳秋月拎在怀里,跟在谢灵身后排着队。   两个闺女戴着暗红色的围脖,两个大人则是黑色的围脖,一前一后站着,真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唯一令人讶异的,也就是谢灵的年纪了。   谢灵梳着两个辫子,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怎么也不像结了婚的人。   不过这会儿,大家急得买东西,也没有多想。   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轮到谢灵。   “陈姐,马上过年了,我想要颜色喜庆一点的布。不管劳动布还是平纹,都可以。”谢灵站在柜台前,笑着说道。   她口中的

2019-11-22 07:52:51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   秋阳秋月的棉袄棉裤上也有几个补丁,但那是谢灵专门往新布料剪了洞,再重新补上的。   加之, 都是暗色系的劳动布, 看着不怎么新。   不过, 秋阳秋月穿着暖和极了。   而其她几个女孩儿身上的棉衣棉裤却是真的破旧。有的是哥哥姐姐传下来的棉袄, 有的则是穿了好几年的衣服,一点都不保暖。   她们手和脸露在外面,冻的红通通的,但丝毫不影响她们耍的兴致。   “哇, 秋月踩线了, 快下来吧。”这边, 秋月犯规,就有另一方的女孩儿叫道。   然后, 秋月下来, 换秋阳上场。   这时候, 栓子高兴的跑过来,黑黑的小脸,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拦住秋阳,说道:“秋阳,你看我给你带啥子来了。”   旁边几个女孩本来本来是生气的,她们玩的好好的, 栓子就过来捣乱。不过,当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几个女孩儿一下子围上去。   纷纷开口   “这是今天的猪水泡吗?”   “唉,又被栓子夺了,我哥明明说他这次抢了让我玩的。”   “好透明啊,会不会一扎就破?”      栓子平时不仅调皮捣蛋,还凶得很,几个女孩儿不敢大声问他,只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小声讨论。   栓子不搭理旁边几个女孩儿,只笑嘻嘻地看着秋阳。   以前在罗家湾的时候,秋阳秋月小小的就被王娣来拘在家里干活,没去过杀猪宴现场,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秋阳接过透明的类似水泡的玩意,仰起头问道:“栓子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皂荚吹得泡泡啊。”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栓子,这会儿在秋阳面前显得格外内秀,他挠挠头。   平时秋阳秋月好给她们讲故事,知道的东西最多,没想到她竟然连猪水泡都不知道。   栓子这会儿心里窃喜,终于有秋阳不知道的东西了,他嘴上笑开了花,说道:“这是猪水泡,从猪身上弄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次被我抢到手了。”说到这儿,他尽显得意,“不,应该是每次都能被我弄到手。”   然后,他又磨磨噌噌地开口:“我都玩这东西玩腻了,所以这个给你。”   “谢谢栓子哥。那我可以和妹妹,小丽她们一起耍吗?”这段时间,秋阳和栓子他们早就熟了,这会儿也不拒绝。   但是,看看拉着她手眼睛亮晶晶的妹妹,自己一旁眼神期待的女孩儿们,她非常礼貌的向栓子开口。   来到谢家几个月,秋阳姐妹被谢灵养的胖了不少,脸上有肉了,皮肤也不再是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了,加之谢灵十分注意小孩子的皮肤保养,反而比普通乡下女孩儿多了几分白嫩。剪掉的头发经过几个月也长长了不少,可以扎辫子了。   秋阳继承了谢家人的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同于秋月的机灵古怪,反而软软糯糯。   秋阳妹妹真可爱啊,栓子被秋阳这样注视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了,随即有些别扭的开口:“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想和谁耍和谁耍。”   “谢谢栓子哥,你真好。”   一旁的女孩子们,听到他这么说,十分高兴地笑起来,然后又聚在一起。   听到秋阳道谢的声音,其他女孩儿也不怕他了,不自觉的也向他表示感谢。   “谢谢栓子。”   “谢谢栓子哥。”      栓子站在一旁,抿着嘴,不自在极了。他还没听过这么多人感谢他呢。不过,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秋阳,他咧嘴笑开。   这边,被他遗忘的弟弟根生也追过来,见到他哥在那傻笑。   “臭栓子,我刚才差点被那群臭蛋们追住,你还在这儿傻笑。”根生说起这个一脸火大,“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栓子比根生大两岁,比他弟高半个头,这会儿小大人般摸摸他弟的头,说道:“根生,下次让你当先锋。”这种话,栓子说了两年,一点也不腻。   不过,只要根生相信就行了。   “哼,你说的,可别忘了。”说到这儿,他瞅瞅他哥的手,奇怪道:“哥啊,猪水泡呢?咱们一会儿偷偷拿回家耍一耍。每次娘都不让咱们耍皂荚,只能耍这个了。”   “我给秋阳了,那不是,那群女生在那丢呢!”栓子指了一群女生。   “啊,啊,栓子,你赔给我。”   两个兄弟在这儿自相残杀,其他小孩儿也追上来,看见兄弟俩,也跑过去闹成一团。   这边,猪已经被大人们处理好,就等着队长分猪肉了。   谢家沟生产队凡是十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这儿,大多数都穿着有衅旧的棉衣,一看就挡不住风的。   这会儿虽是晌午,有太阳照着,但零下几度的气温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这都浇不灭大家眼底的火热。   妇女抱着婴儿聚在一起说着闲话,偶尔夹杂着一阵笑声。   姑娘们像以往开会那样纳着鞋底儿,不过嘴上却是讨论舞台剧,讨论红/歌。冲伙伴发表自己的看法,自己喜欢的歌,自己喜欢的剧。   说话时,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精神气儿,惹得队里未成家的小伙子们一阵看。   男人们抽着闷烟儿,不时地说几句荤话。   大人及小孩们大多脸色泛黄,眼神不时地瞅瞅前面戏台子上面那头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肉。   女人们看着肉,想着明天该怎样变着戏法似地弄出几个菜,让辛苦了很久的丈夫和孩子吃喝得舒服。   而男人们则考虑得更远,心里老是在盘算,今年冬天一定养好精神,争取明年更有力,干的更多,挣更多的工分,上养起老爹娘,下养媳妇和孩子。   原跃进一脸笑容,站在戏台子上,看向下面的众人,说道:“今天,咱们分猪肉还按以往的规矩走。人头六,工分四。工分少的,人口少的,也不用怕,今年咱们的猪肥,保证每家都能分个几斤。”   说到这儿,他又一拐弯:“今年猪能这么肥,首先是谢灵同志给咱们出了好主意,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着嘞。”   “知道。”      “其次,这也多亏了猪场的四位女同志,她们每天在猪场伺候猪的吃喝拉撒,大家同意不?”   这个时候,生产队一般都是队长的一言堂,但是原跃进比较喜欢听取众人意见。   “同意。”   “同意嘞。”      听到下面人的回应,他满意一笑,开口说道:“所以,我决定分猪肉的时候,让谢灵同志先选,然后在人六工四分基础上,再给她加两斤猪肉。四位在猪场上工的女同志随后选,加一斤肉。”   原跃进说完,下面的人表情各异,当然他也不管众人的想法,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说了句:“开始。”   谢灵对于队长的优待也不客气,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走到台上。   礼貌地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笑笑,然后说道:“师傅,您多给我来点肋条肉吧!”   一旁记录员念道:“谢灵家,三斤肉,加两斤,一共五斤肉。”   师傅也就是大壮,被她笑的脸红,这闺女长的太好看了,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劝她:“全要肋条肉?肋条肉可不能榨油。”   “那就来三斤肋条肉,两斤肥肉。”谢灵其实不太喜欢猪油的那个腥味,但想想就能分泌出一大片口水。算了,还是要点肥肉,榨油吧!所以,十分痛快地领会了师傅的好意。   现在肚里太缺肉腥味了,本来想的是让徐锐多带点植物油的,可是,她十分可耻的管不住自己的内心,还是先吃猪肉吧。也就是腥了点,其实还挺好吃的。   大汉十分痛快地给谢灵割了五斤好肉,谢灵满意的掂了掂。走下台的时候,颇有一种领奖后的喜悦。   看到谢灵的肉,众人又是一顿羡慕,肋条肉不说,虽然它在后世受到大家欢迎。但现在,众人最喜欢得还是白花花的大肥肉。就如同谢灵手里那块,看着就知道能榨出不少油。   接下来是李桂香,陈丫子等人。   谢灵、李桂香她们,大家无话可说,但对陈丫子却颇为鄙视。   这寡妇竟然能在众人之前选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最后选的。   尤其是陈丫子原来的二弟妹王翠花,看着陈丫子上台,红了眼,走上前就想闹一闹。   结果,就看到队长原跃进严肃的脸,吓得她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就被人拽住。   原跃进皱着眉头,陈家那些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私底下她们闹得再过分,原跃进作为队长但也不好管陈家自家事。   所以,他只能暗中照顾一下陈丫子,让她进猪场。   可这陈家二媳妇是个没眼色,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闹。也不怕人家受不了把事情露出来。   台下,陈建强拽住自己媳妇,低着头,粗声粗气地说道:“你疯了,这是啥地方,你也敢闹腾。”   王翠花被丈夫拽住,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陈丫子那个寡妇今年怎么能分那么多肉,还紧着她挑。我得说一说,让大家知道她可是命硬的寡妇。”   陈建强闻言脸色更黑,看看四周,轻声道:“现在就让她分那么多肉,她吃不完,孝敬孝敬婆婆也是好的。”   陈建强说话时声音低,但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阴狠。王翠花不自觉的打了个颤,随即眉开颜笑:“你说得对,那么多她们娘三那干巴巴的身子哪能吃得下,是该孝敬孝敬咱娘。等我回去了就跟她说。”   夫妻俩说话避着众人,大家也没关注两人,注意力只在猪肉上。   原跃进在一旁监督,记录员念到一户,负责分猪肉的大汉就发一户。   没有人说不好,不敢挤、不敢闹,没分到自家的时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别人走上台。   轮到自家了,就眉开颜笑,高兴的上台选猪肉。 第52章 起名字   “哇, 小姨, 好多肉啊!”   秋阳秋月耍了一会儿来找谢灵,就见到她手里的肉。-秋月语气赞叹,秋阳没有说话, 但目光火热地看着她手里的大白肉。   谢灵掂掂手里的猪肉, 露出笑容, 对两人说道:“走, 咱回家,小姨给你们做红烧肉。”   两个闺女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谢灵手里的肉带了光。   之前,小姨和徐叔叔带她们去过一次县城, 吃过一顿红烧肉。   那肉的滋味好吃极了, 两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不禁舔舔嘴。   “小姨,咱们快点回家吧!”   “是啊, 快点回去, 我饿了。”   谢灵想要摸摸两人, 但腾不出手,只笑着调侃:“两个小馋鬼。”说罢, 她不自觉的地加快脚步。不光闺女馋肉,其实她也馋了呢!   谢家厨房   谢灵焖好米饭,才准备做红烧肉。   她把肉放在案板上,将带皮五花肉切成长条,准备葱和姜。蒜是没有的, 因为太贵了。   秋阳秋月负责烧火,谢灵把锅坐上。   锅红了后,放油。   徐锐经常给陈丫子带冰糖,连带着谢家也有不少。   谢灵把冰糖下到锅里,炒至色呈深红色,然后倒肉块继续煸炒。   目的不仅在于入味,还要上色。   之后下葱姜、煸炒出香味,加清水。接着把早已调好的淀粉勾芡。   期间,肉的咸香味不断传来,躲在下面烧火的秋阳秋月不禁吸吸鼻子,看向灶台,眼神越发的期待。   谢灵没时间注意两人,只盯着锅里的肉,注意色泽和火候。   做好后,谢灵没有立刻吃,给两个闺女弄上。她则是从锅里舀了小半碗肉。   “你们到家乖乖吃饭,小姨给陈婶婶家送点。”   自从谢灵和陈丫子合作后,她们俩就越来越熟悉了。   两人虽说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是独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处下来,陈丫子看着寡言少语,但谢灵却觉得她这人不错。   两人环境经历并不相同,但莫名地能说上话,简单说就是三观比较像。   陈丫子这两个月来,借早生黄丫的手给了秋阳秋月不少吃的。   后来,谢灵做了好东西也好给她拿点。   两人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性子,这样有来有往反而有几分默契的意味。   两家离得不远,最主要是谢家沟不大的缘故,谢灵拿着小碗用布捂着肉,不过一小会儿就到陈丫子家了。   陈家院墙低矮简陋,谢灵自己都能从墙头爬进去,更逞论那些不怀好意的,总之看着不安全得很。   但陈丫子家却是一次都没被人光顾过,一是因为陈家太穷了,没有鸡,也就没鸡蛋。   院里只有一间屋子,破破旧旧的。   加上陈丫子的脾气和外面说寡妇命硬的言论,没有人敢来陈丫子家捣乱。   所以,陈丫子家附近向来是最安静的地方了。   此时,低矮的土屋里倒是不怎么平静。   “陈丫子,你今年倒是好运得跟,白得了那么些肉。你可不能光顾着你们娘三吃,别忘了婆婆。她以前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去看看她,孝敬孝敬她。真是白眼狼。”王翠花坐在陈家的炕头上,神态自然,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腿蹬到灰扑扑的墙头上,一点都不见外。一边说着,一边拿嫌弃的眼神儿观察屋子。   以前,陈丫子还在陈家的时候,很有威严,面对她王翠花是有点发怵的,但想想她男人说的话,也就放松了。   “大嫂嘴硬心软,看着面冷,不好惹。但咱娘以前对大嫂不错,大嫂是个记恩的。你只要拿娘当借口,一定能拿上肉。   等你拿上肉了,今儿多做点,你也多吃点。”   想起她男人说的,王翠花一阵火热,以往分的那些肉,都轮不到她几块,这次可是答应多给她吃。想到肉,她一阵流口水。   不过,等她从幻想中醒过来,看到的就是陈丫子凉飕飕的眼神。   “你,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王翠花被吓了一跳,虚张声势的说道。   陈丫子心里冷笑,这两口子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吗。   以前,她觉得陈建强人再怎么坏,也不会亏待他娘。念着婆婆以前对她不错,陈家抚养她这么多娘的份上,不管自己再怎么穷,王翠花借东西的时候,自己总会满足她们。包括每年腊月分到的猪肉,总要给她们一大半。   可是,她看到的是什么,好吃的总是陈建强和他那个儿子的,婆婆伺候他们一家,也没有让陈建强对她好点。   而她婆婆,性子泼辣,但总觉得自己的根在儿子上面。老大去了,她靠的就是二儿子,大孙子。丝毫不抱怨,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也不会跟自己出来。   陈丫子不是好脾气,面对这样的一家,她受够了。   尤其是看到笑容越来越多的儿子闺女,她不会再忍着陈家人,就算看在那死去的酒鬼的面上也不行。   陈丫子想着这些,想起以前因为她们儿子闺女所受的委屈,她心里涌出一股狠劲儿,直接抓住王翠花的背,把她往外赶。   “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欠你家的啦,你还来讨债。”一边说,一边推王翠花,“陈建强那个瘪/三,只会在背后阴别人,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个蠢货,每天被他当狗使唤,你还不知道。”   陈丫子吃的不好,人瘦巴巴的,但王翠花好吃懒做,力气远没有干惯粗活的陈丫子大。   王翠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只嘴上叫嚣:“好你个命硬的寡妇,我为你好,让你多做好事,孝敬婆婆,你竟然还推我。”   陈丫子把她赶到门口,也不理会她的话,眼神冷冷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以前咱们就说,我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再给你们一分东西。你把这些话告诉陈建强,你们要是再来,那咱们就算算以前的事情。我家那酒鬼怎么就好好的没了。”   王翠花听不懂陈丫子最后一句,但也被陈丫子的话镇住了。她本来就怕陈丫子,如今只不过是仗着那死老太婆才敢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这会儿见陈丫子这么硬气,也不敢多说。   只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冲陈丫子喊:“命硬的寡妇,当谁想来找你呢。”   说完,王翠花跑的更快,直直的往门外冲,心里还抱怨着,陈丫子这么穷,怎么盖这么大的院子。   光顾着跑,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时,因为吵闹声,谢灵也不好进去,就站在门口。   王翠花直冲冲的跑过来,她手里的碗差点被跑出来的王翠花碰到。   “没见有人啊,傻叉。”撞到人,王翠花也不道歉,反而觉得是别人挡了她的路。   谢灵心里一怒,这人好没素质。没等她看清楚人,撞她那人已经跑远了。   陈丫子也看见了谢灵,走过来。   “谢灵来了。”这会儿,陈丫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见是谢灵,脸色更好,语气温和地说道,“刚才撞你的就是条疯狗,别理会她,等我哪天见了替你报仇。”   陈丫子从没这样说过话,谢灵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说道:“陈姐,你真好。”   一边说着,打量陈丫子一番,继续开口:“陈姐,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面貌也变了。   两人进了屋子,陈丫子给谢灵倒了一碗水,听她这话,不禁挑眉,说道:“是啊,想开了一些事情,心情好了。对了,你今天是干啥来了,两个闺女呢?怎么不带她们来。”   陈丫子对秋阳秋月喜欢得紧,面对两个闺女比面对谢灵的笑容还多。   谢灵笑笑:“她们在家里吃饭呢,我来就是给你们娘三送点吃的。”   说着,把碗上的布掀开,放在桌上,顿时一股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下,就连陈丫子都不自觉的吸吸鼻子,想多闻闻那个味道。更不用说早生黄丫两个孩子了。   刚刚王翠花到家里,陈丫子就把两个孩子待在厨房。   这会儿,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听到娘和谢姨姨说话的声音,再也在厨房待不住了。   陈丫子一直在做冰糖葫芦,两个月下来,也赚了不少钱。怕其他人看出问题,陈丫子不敢给两个孩子穿新衣服,但旧衣里面的棉花却都是新的。   棉花没有用票,是陈南生给她换的。   有了钱,陈丫子有了底气,给孩子时不时的做好吃的。早生黄丫穿的暖,吃的好,皮肤虽没有养回来,但气色好了很多。   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感慨。   初见,两人一脸的怯意,性子早熟,没有丝毫孩子气。   现在,看看跟她打招呼的早生黄丫,活泼有朝气。她不禁摸摸两人的头,说道:“这是姨姨专门给你们带的,把它端进厨房,和你们娘分着吃了。”   早生个子小,但已经有九岁,是个大孩子了,目不斜视,只仰头看着谢灵。   黄丫还小,眼睛控制不住的瞅瞅碗里的肉。   陈丫子目光柔和,看看直冒口水的闺女,说道:“早生把你谢姨姨的碗腾出来,然后带着妹妹去厨房吃吧。我和谢姨姨说几句话。”   早生点点头,看了看娘,说道:“我和妹妹吃一点,给娘留一半。”   陈丫子心里一软,点头答应。   两个孩子走了,谢灵笑笑:“陈姐,早生这孩子很懂事。”   陈丫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是我亏待了两个孩子。他们爹去的时候,早生已经记事。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就越发的懂事了。   不过,这些日子有了玩伴,比以前活泼了。咱们生产队有小学了,我想等下一年送他去念书。”   谢灵点头,称赞道:“念书是好的,不管将来如何,让孩子多学点东西肯定有用。”   早生那孩子每次听完故事,眼睛都是亮的。   陈丫子注意到儿子的变化后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送儿子闺女上学识字。   不过,“谢灵,你可以给两人起个名字吗?”陈丫子说这话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谢灵闻言惊讶片刻,起名字一般不都是亲属长辈在不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起吗?   陈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陈丫子看出她的惊讶,说道:“陈家亲属少,我也和他们断了关系。队里其他人家都不熟悉,而且她们也会顾忌我这个寡妇。”   面对谢灵,陈丫子觉得这谢什么好隐瞒的:“早生和黄丫的名字寓意都不怎么好。不求她们有多大成就,但也不想让她们像我这样坎坷。”以前没改是觉得孩子的名字到底是亲奶奶帮取得,她不好改。   “兄妹俩一个叫志安,一个叫志乐。有志气的志,平安喜乐的安、乐。陈姐觉得怎么样?”谢灵沉思片刻,说出两个名字,征求陈丫子的意见。   “志安,志乐。有志气,平安喜乐。”陈丫子喃喃自语,念着念着,眼眶湿润,说道:“好,就叫这个名字。” 第53章 生气   这个时候社员上户改名的程序比较简单。各大生产队的队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公社派出所一趟, 把自己生产队需要上户的人报上去, 然后就可以得到手写的户口本一张。   谢灵给早生黄丫两个孩子起好名字后,第二天,陈丫子拿着户口本就去原跃进家报上了。   黄丫还小, 不大懂名字的意义, 但早生却是高兴极了。志安, 比以前的名字好听多了。所以, 他一整天都是带着笑的。而志乐看着哥哥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志安和小伙伴们耍的时候,一听到别人还叫他早生,叫妹妹黄丫。他就严肃的进行纠正。   “我不叫早生了, 我娘说我以后叫志安, 妹妹叫志乐。有志气的志, 平安喜乐的安、乐。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志气的人,一辈子平安喜乐。”   “好了, 好了, 知道了, 早生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小孩子们叫早生叫习惯了,觉得志安非常绕口。而且, 后面什么有志气,平安喜乐的,他们表示根本听不懂,也不想听他炫耀。   而志安,听到她们的敷衍, 则是抿抿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什么。   只不过,之后的日子里,生产队的大人孩子们总能听到志安的纠正:“我叫志安,妹妹叫志乐。”   大人们乐的看热闹,听他说那么多遍,早就记住了。可还是早生早生的叫着。专门逗他玩。   而孩子们,经过志安连续十几天坚持不懈的纠正后,总算改口了。   早生黄丫也成了两人的过去式,现在还能记得,说不定再过几年,两人也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个名字。   当然这也是陈丫子希望的,她不希望所有人提起儿子闺女,永远都是那个因为早产出生所以叫早生的孩子,还有因为一出生就是黄毛的黄丫。   将近年底,地干的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前面的山削弱了北方来的大风,却又为谢家沟添了几分寒冷。   还有几天过年,谢家沟生产队就给社员们分红。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粮食丰收,猪也买了个好价钱。   所以,今年的工分价值是这些年来最多的,一天的工分合一块多钱。   谢灵家人少,谢爸谢妈在之前也就两个劳动力,所以工分不多,得的钱也不多,不过谢灵拿着几十块钱也很满足。   回去后,谢灵坐在炕上,点点炕桌上的钱和票,露出满意的笑容,活像个大财迷。而小财迷则是坐在对面的秋阳秋月。   “小姨,小姨,起床了。”   “小姨,太阳晒屁股了。”   谢灵躺在炕上,盖着大厚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听到俩小屁孩的声音,她呢喃一声:“你俩咋这么早,今儿不着急,再睡会。”   昨天谢灵和两个闺女说带她们去县城买东西。这不,两人期待的很,早早的就醒了。   两人已经在炕上醒着躺了一会儿,看屋里的挂钟,短针走到七,她们才叫谢灵。   谢灵说完,转了个身准备再次入睡。   “小姨,七点了,你不是说”   秋阳还没说完,谢灵砰的一声起来,“你说啥,竟然七点了。”   她快速把棉袄和袄裤套上,蹲下身子,一边穿着,一边跟两人说话:“你俩也快把穿衣服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炕上,秋阳秋月对视一眼,弯起嘴角,笑出声,秋月说:“小姨越来越懒了。”   秋阳:“冬天的时候,小姨变懒了。”   “徐叔叔应该来了。”   门口,谢灵没有往门缝处看,只急匆匆地打开大门。   果然,徐锐直挺挺地站在门外,他穿着军大衣,脚上一双军绿色棉鞋,手放在兜里。   脸上没有任何遮盖,脸颊被冻的通红。   徐锐在寒冷的空气中,依旧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地站着,突然大门打开,看到谢灵,他浑身的气势变缓,目光一柔。   他上前一步,说道:“这么早”想要靠近谢灵,突然想起自己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子是热的,但身上却是寒冷。于是停住脚,伸出手准备拉谢灵的手。   “告诉你来了叫我,你每次都不听。”谢灵一看徐锐红通通的脸,就知道他来了老大一会儿。   这人每次早来,但每次都不会喊人,就算他身子强健,可谢灵也会心疼。   越想,谢灵越觉得生气,忽视徐锐伸过来的手,不管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往前走。   徐锐伸过去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放回去。   谢灵有些冷漠的表情,让徐锐心里一纠,双手蜷缩,就那么停在那里。   谢灵走了几步,发现徐锐没有跟过来,转过身,见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军人打扮,直挺挺地站着,本来应该气势过人,却莫名地觉得可怜,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谢灵看着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站在那干啥,不进来啊,觉得外面比屋里好?”   被·抛弃·徐锐:不,外面没你,不好。可是,你生气了,没有说让不让我进去,所以我不敢进去。   心里想的多,但嘴上说不出来的徐锐,只沉默着乖乖地进屋。   屋里,听见谢灵进门的声音,西屋的秋阳秋月连忙喊到:“小姨,裤子不好穿。”   见徐锐进了堂屋,谢灵也没理他,只进卧室给两个闺女穿裤子。   对着两个孩子,谢灵没有把不好的情绪挂在脸上。一边给两人拽裤子,一边教导两人:“以后穿裤子,你们两个可以互相给对方拽,不用小姨,你们自己就能穿好。”   秋阳秋月乖巧地点点头。   谢灵笑笑,拍拍两人的头,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穿鞋。穿好到堂屋,自己倒水洗漱。小姨先去做饭。”   “不用我们烧火吗?”   “不用,你们徐叔叔来了,他帮小姨烧火。”   堂屋,徐锐没有坐只沉默地站在墙边,注视着通向西屋的木门,听谢灵温柔的声音,他目光不自觉的变柔。   谢灵出了西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徐锐。   她心里的气一下子消了,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帮我做饭。”   丢下这么一句话,谢灵迈出门槛去了厨房。   厨房里,两人一个看锅一个烧火,气氛沉默的很。   徐锐一贯是个不说话的,在部队时,他只知道训练,一天不说话也可以。   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也不会和战友沟通。   专业后,也是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他一般只做自己的工作,不会和同事进行不必要的沟通。   他在运输部工作了几个月,只有梁丰年一个熟人。   可是现在,面对谢灵,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谢灵,对不起,我错了。”   谢灵瞅他一眼,说道:“哪错了?”   “我不应该来那么早。”   谢灵一听他这话,感觉好笑的很。   她是因为他来的那么早才生气的吗?   他来的早倒成了错了,自己有那么不讲理吗?   本来不想搭理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徐锐专注的目光看向她,仿佛带着期盼,让谢灵不自觉的一颤。   “徐锐,你来的早,才是好的。是我有些懒了,我没有怪你这个。”说话时,谢灵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锐,语气变得温柔。   徐锐被她盯着,有些无措,又有些欢喜,谢灵看他意味着她不生气了。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急匆匆地反驳:“你不懒的。”   谢灵噗嗤一笑,同时心里柔软一片。   说话时,谢灵带着徐锐来到灶台旁边的角落。   厨房的墙早被谢灵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   谢灵虚虚的靠在墙上,在徐锐越发紧张的情绪下开口说道:“徐锐,外面天气太冷了,你虽然穿的厚,身体壮实,但我还是觉得你会冷。”说到这儿,谢灵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轻声继续说着:“我会担心你,还会心疼。”尤其是当你独自等待的时候。   前世的谢灵演过不少感情戏,那时她都能应付自如,可那些都是虚的,而现在却是真实的。   真实对这个男人说出在她看来有些肉麻的话。   所以她说完,就低下头,虚靠着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时的徐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里涨涨的,有些酸,还有这麻,更多的是喜悦。让他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亲密的接触,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   “灵灵,我很开心。”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叹息。   谢灵踮起脚,她的下巴抵在徐锐的肩膀处。   听到耳边的声音,心里有些柔软,徐锐总是很容易满足。她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他的反应就这么激动。   “所以,徐锐,以后你再这么早来,就不要在外面傻傻地站着。来了就叫我,不要在外面瞎等。冬天太冷了,每天都不想起来。”最后一句,谢灵不自觉的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着还噌噌徐锐的肩膀。   徐锐嘴唇微张,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说道:“那我以后晚点。”徐锐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但又不会让谢灵不舒服。   “好。”   谢灵靠在徐锐怀里,一时安静。突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谢灵连忙退开他的怀抱。   “米汤熬了。”一边说,一边找抹布,方便端锅。   徐锐则先她一步,直接把锅端起来放到一旁的桌上。   谢灵拍打他的胳膊,嗔怪道:“不垫着东西端,也不怕烫着。”   徐锐蹲着身子把火灭了,一边摇摇头,回应道:“不怕的。”不过想起刚才谢灵说的话,又开口说道:“我下次注意,用抹布垫上。”你不用担心。   谢灵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兴的心情,笑的时候不似以往的克制,罕见地露出八颗牙齿,说道:“知道就好。”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谢灵拽起徐锐的手:“米汤先搁在锅里,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第54章 年货   谢云云的娘李桃花打毛线在谢家沟是出了名的, 谢灵专门找她打了不少毛线, 给两个闺女、自己还有徐锐织了围脖和手套。   两个闺女是枣红色的,她自己是黑色的,而徐锐则和她一样的颜色。   本来, 谢灵是准备当做新年礼物送给徐锐的, 可谢灵现在太高兴了, 就想早点送出去了。   反正, 离过年也没几天了。谢灵这么想着,嘴角含笑,把围脖给徐锐戴上。   徐锐微微低头,迁就谢灵, 谢灵三下两下的给他系好。   黑色的围脖, 戴在徐锐脖子上, 一点不显得女气或是老气,反而冲淡了徐锐周身的凶悍, 衬得他温和了不少。   谢灵观察片刻, 冲他笑笑, 说道:“戴上很好看的。”   说着,又递给他手套, “试试手套,看大小怎么样。”徐锐手指修长,手掌宽大,谢灵是比照着她的手做得,做的时候则比她自己的整整大了一截。   “合适。”毛线不多, 手套织的不算细密,上面也没什么花样,但在徐锐看来这是最好的,最保暖的手套了。   他想称赞,想对谢灵说很多话,但最后只蹦出两个字。   谢灵也不介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明白徐锐的性子了。   见他戴着合适,谢灵放下心,随即说道:“屋子里暖和,把它们摘下来先放到桌上吧。咱们准备吃饭。”   徐锐听话的点点头。   吃过饭,徐锐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和谢灵去县城。   将近年根儿,为了方便队员们去公社甚至县城买年货,谢家沟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负责赶驴车。   坐驴车到公社或者县城,不贵,只一两毛就行。   而且,都是自家生产队的人,既方便又热闹。   不过,谢灵没有和队里的女人们一起去。   毕竟,她买的东西多,别人看着了,不管她们多嘴不,她是不想沾这种麻烦的。   供销社里,依旧是苇席吊顶、手工滋地,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电灯,瞬间上了一个档次。   里面顾客很多,徐锐把紧张的秋阳秋月拎在怀里,跟在谢灵身后排着队。   两个闺女戴着暗红色的围脖,两个大人则是黑色的围脖,一前一后站着,真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唯一令人讶异的,也就是谢灵的年纪了。   谢灵梳着两个辫子,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怎么也不像结了婚的人。   不过这会儿,大家急得买东西,也没有多想。   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轮到谢灵。   “陈姐,马上过年了,我想要颜色喜庆一点的布。不管劳动布还是平纹,都可以。”谢灵站在柜台前,笑着说道。   她口中的

־2019-11-22 07:52:51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   秋阳秋月的棉袄棉裤上也有几个补丁,但那是谢灵专门往新布料剪了洞,再重新补上的。   加之, 都是暗色系的劳动布, 看着不怎么新。   不过, 秋阳秋月穿着暖和极了。   而其她几个女孩儿身上的棉衣棉裤却是真的破旧。有的是哥哥姐姐传下来的棉袄, 有的则是穿了好几年的衣服,一点都不保暖。   她们手和脸露在外面,冻的红通通的,但丝毫不影响她们耍的兴致。   “哇, 秋月踩线了, 快下来吧。”这边, 秋月犯规,就有另一方的女孩儿叫道。   然后, 秋月下来, 换秋阳上场。   这时候, 栓子高兴的跑过来,黑黑的小脸,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拦住秋阳,说道:“秋阳,你看我给你带啥子来了。”   旁边几个女孩本来本来是生气的,她们玩的好好的, 栓子就过来捣乱。不过,当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几个女孩儿一下子围上去。   纷纷开口   “这是今天的猪水泡吗?”   “唉,又被栓子夺了,我哥明明说他这次抢了让我玩的。”   “好透明啊,会不会一扎就破?”      栓子平时不仅调皮捣蛋,还凶得很,几个女孩儿不敢大声问他,只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小声讨论。   栓子不搭理旁边几个女孩儿,只笑嘻嘻地看着秋阳。   以前在罗家湾的时候,秋阳秋月小小的就被王娣来拘在家里干活,没去过杀猪宴现场,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秋阳接过透明的类似水泡的玩意,仰起头问道:“栓子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皂荚吹得泡泡啊。”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栓子,这会儿在秋阳面前显得格外内秀,他挠挠头。   平时秋阳秋月好给她们讲故事,知道的东西最多,没想到她竟然连猪水泡都不知道。   栓子这会儿心里窃喜,终于有秋阳不知道的东西了,他嘴上笑开了花,说道:“这是猪水泡,从猪身上弄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次被我抢到手了。”说到这儿,他尽显得意,“不,应该是每次都能被我弄到手。”   然后,他又磨磨噌噌地开口:“我都玩这东西玩腻了,所以这个给你。”   “谢谢栓子哥。那我可以和妹妹,小丽她们一起耍吗?”这段时间,秋阳和栓子他们早就熟了,这会儿也不拒绝。   但是,看看拉着她手眼睛亮晶晶的妹妹,自己一旁眼神期待的女孩儿们,她非常礼貌的向栓子开口。   来到谢家几个月,秋阳姐妹被谢灵养的胖了不少,脸上有肉了,皮肤也不再是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了,加之谢灵十分注意小孩子的皮肤保养,反而比普通乡下女孩儿多了几分白嫩。剪掉的头发经过几个月也长长了不少,可以扎辫子了。   秋阳继承了谢家人的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同于秋月的机灵古怪,反而软软糯糯。   秋阳妹妹真可爱啊,栓子被秋阳这样注视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了,随即有些别扭的开口:“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想和谁耍和谁耍。”   “谢谢栓子哥,你真好。”   一旁的女孩子们,听到他这么说,十分高兴地笑起来,然后又聚在一起。   听到秋阳道谢的声音,其他女孩儿也不怕他了,不自觉的也向他表示感谢。   “谢谢栓子。”   “谢谢栓子哥。”      栓子站在一旁,抿着嘴,不自在极了。他还没听过这么多人感谢他呢。不过,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秋阳,他咧嘴笑开。   这边,被他遗忘的弟弟根生也追过来,见到他哥在那傻笑。   “臭栓子,我刚才差点被那群臭蛋们追住,你还在这儿傻笑。”根生说起这个一脸火大,“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栓子比根生大两岁,比他弟高半个头,这会儿小大人般摸摸他弟的头,说道:“根生,下次让你当先锋。”这种话,栓子说了两年,一点也不腻。   不过,只要根生相信就行了。   “哼,你说的,可别忘了。”说到这儿,他瞅瞅他哥的手,奇怪道:“哥啊,猪水泡呢?咱们一会儿偷偷拿回家耍一耍。每次娘都不让咱们耍皂荚,只能耍这个了。”   “我给秋阳了,那不是,那群女生在那丢呢!”栓子指了一群女生。   “啊,啊,栓子,你赔给我。”   两个兄弟在这儿自相残杀,其他小孩儿也追上来,看见兄弟俩,也跑过去闹成一团。   这边,猪已经被大人们处理好,就等着队长分猪肉了。   谢家沟生产队凡是十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这儿,大多数都穿着有衅旧的棉衣,一看就挡不住风的。   这会儿虽是晌午,有太阳照着,但零下几度的气温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这都浇不灭大家眼底的火热。   妇女抱着婴儿聚在一起说着闲话,偶尔夹杂着一阵笑声。   姑娘们像以往开会那样纳着鞋底儿,不过嘴上却是讨论舞台剧,讨论红/歌。冲伙伴发表自己的看法,自己喜欢的歌,自己喜欢的剧。   说话时,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精神气儿,惹得队里未成家的小伙子们一阵看。   男人们抽着闷烟儿,不时地说几句荤话。   大人及小孩们大多脸色泛黄,眼神不时地瞅瞅前面戏台子上面那头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肉。   女人们看着肉,想着明天该怎样变着戏法似地弄出几个菜,让辛苦了很久的丈夫和孩子吃喝得舒服。   而男人们则考虑得更远,心里老是在盘算,今年冬天一定养好精神,争取明年更有力,干的更多,挣更多的工分,上养起老爹娘,下养媳妇和孩子。   原跃进一脸笑容,站在戏台子上,看向下面的众人,说道:“今天,咱们分猪肉还按以往的规矩走。人头六,工分四。工分少的,人口少的,也不用怕,今年咱们的猪肥,保证每家都能分个几斤。”   说到这儿,他又一拐弯:“今年猪能这么肥,首先是谢灵同志给咱们出了好主意,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着嘞。”   “知道。”      “其次,这也多亏了猪场的四位女同志,她们每天在猪场伺候猪的吃喝拉撒,大家同意不?”   这个时候,生产队一般都是队长的一言堂,但是原跃进比较喜欢听取众人意见。   “同意。”   “同意嘞。”      听到下面人的回应,他满意一笑,开口说道:“所以,我决定分猪肉的时候,让谢灵同志先选,然后在人六工四分基础上,再给她加两斤猪肉。四位在猪场上工的女同志随后选,加一斤肉。”   原跃进说完,下面的人表情各异,当然他也不管众人的想法,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说了句:“开始。”   谢灵对于队长的优待也不客气,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走到台上。   礼貌地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笑笑,然后说道:“师傅,您多给我来点肋条肉吧!”   一旁记录员念道:“谢灵家,三斤肉,加两斤,一共五斤肉。”   师傅也就是大壮,被她笑的脸红,这闺女长的太好看了,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劝她:“全要肋条肉?肋条肉可不能榨油。”   “那就来三斤肋条肉,两斤肥肉。”谢灵其实不太喜欢猪油的那个腥味,但想想就能分泌出一大片口水。算了,还是要点肥肉,榨油吧!所以,十分痛快地领会了师傅的好意。   现在肚里太缺肉腥味了,本来想的是让徐锐多带点植物油的,可是,她十分可耻的管不住自己的内心,还是先吃猪肉吧。也就是腥了点,其实还挺好吃的。   大汉十分痛快地给谢灵割了五斤好肉,谢灵满意的掂了掂。走下台的时候,颇有一种领奖后的喜悦。   看到谢灵的肉,众人又是一顿羡慕,肋条肉不说,虽然它在后世受到大家欢迎。但现在,众人最喜欢得还是白花花的大肥肉。就如同谢灵手里那块,看着就知道能榨出不少油。   接下来是李桂香,陈丫子等人。   谢灵、李桂香她们,大家无话可说,但对陈丫子却颇为鄙视。   这寡妇竟然能在众人之前选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最后选的。   尤其是陈丫子原来的二弟妹王翠花,看着陈丫子上台,红了眼,走上前就想闹一闹。   结果,就看到队长原跃进严肃的脸,吓得她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就被人拽住。   原跃进皱着眉头,陈家那些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私底下她们闹得再过分,原跃进作为队长但也不好管陈家自家事。   所以,他只能暗中照顾一下陈丫子,让她进猪场。   可这陈家二媳妇是个没眼色,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闹。也不怕人家受不了把事情露出来。   台下,陈建强拽住自己媳妇,低着头,粗声粗气地说道:“你疯了,这是啥地方,你也敢闹腾。”   王翠花被丈夫拽住,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陈丫子那个寡妇今年怎么能分那么多肉,还紧着她挑。我得说一说,让大家知道她可是命硬的寡妇。”   陈建强闻言脸色更黑,看看四周,轻声道:“现在就让她分那么多肉,她吃不完,孝敬孝敬婆婆也是好的。”   陈建强说话时声音低,但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阴狠。王翠花不自觉的打了个颤,随即眉开颜笑:“你说得对,那么多她们娘三那干巴巴的身子哪能吃得下,是该孝敬孝敬咱娘。等我回去了就跟她说。”   夫妻俩说话避着众人,大家也没关注两人,注意力只在猪肉上。   原跃进在一旁监督,记录员念到一户,负责分猪肉的大汉就发一户。   没有人说不好,不敢挤、不敢闹,没分到自家的时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别人走上台。   轮到自家了,就眉开颜笑,高兴的上台选猪肉。 第52章 起名字   “哇, 小姨, 好多肉啊!”   秋阳秋月耍了一会儿来找谢灵,就见到她手里的肉。-秋月语气赞叹,秋阳没有说话, 但目光火热地看着她手里的大白肉。   谢灵掂掂手里的猪肉, 露出笑容, 对两人说道:“走, 咱回家,小姨给你们做红烧肉。”   两个闺女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谢灵手里的肉带了光。   之前,小姨和徐叔叔带她们去过一次县城, 吃过一顿红烧肉。   那肉的滋味好吃极了, 两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不禁舔舔嘴。   “小姨,咱们快点回家吧!”   “是啊, 快点回去, 我饿了。”   谢灵想要摸摸两人, 但腾不出手,只笑着调侃:“两个小馋鬼。”说罢, 她不自觉的地加快脚步。不光闺女馋肉,其实她也馋了呢!   谢家厨房   谢灵焖好米饭,才准备做红烧肉。   她把肉放在案板上,将带皮五花肉切成长条,准备葱和姜。蒜是没有的, 因为太贵了。   秋阳秋月负责烧火,谢灵把锅坐上。   锅红了后,放油。   徐锐经常给陈丫子带冰糖,连带着谢家也有不少。   谢灵把冰糖下到锅里,炒至色呈深红色,然后倒肉块继续煸炒。   目的不仅在于入味,还要上色。   之后下葱姜、煸炒出香味,加清水。接着把早已调好的淀粉勾芡。   期间,肉的咸香味不断传来,躲在下面烧火的秋阳秋月不禁吸吸鼻子,看向灶台,眼神越发的期待。   谢灵没时间注意两人,只盯着锅里的肉,注意色泽和火候。   做好后,谢灵没有立刻吃,给两个闺女弄上。她则是从锅里舀了小半碗肉。   “你们到家乖乖吃饭,小姨给陈婶婶家送点。”   自从谢灵和陈丫子合作后,她们俩就越来越熟悉了。   两人虽说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是独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处下来,陈丫子看着寡言少语,但谢灵却觉得她这人不错。   两人环境经历并不相同,但莫名地能说上话,简单说就是三观比较像。   陈丫子这两个月来,借早生黄丫的手给了秋阳秋月不少吃的。   后来,谢灵做了好东西也好给她拿点。   两人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性子,这样有来有往反而有几分默契的意味。   两家离得不远,最主要是谢家沟不大的缘故,谢灵拿着小碗用布捂着肉,不过一小会儿就到陈丫子家了。   陈家院墙低矮简陋,谢灵自己都能从墙头爬进去,更逞论那些不怀好意的,总之看着不安全得很。   但陈丫子家却是一次都没被人光顾过,一是因为陈家太穷了,没有鸡,也就没鸡蛋。   院里只有一间屋子,破破旧旧的。   加上陈丫子的脾气和外面说寡妇命硬的言论,没有人敢来陈丫子家捣乱。   所以,陈丫子家附近向来是最安静的地方了。   此时,低矮的土屋里倒是不怎么平静。   “陈丫子,你今年倒是好运得跟,白得了那么些肉。你可不能光顾着你们娘三吃,别忘了婆婆。她以前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去看看她,孝敬孝敬她。真是白眼狼。”王翠花坐在陈家的炕头上,神态自然,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腿蹬到灰扑扑的墙头上,一点都不见外。一边说着,一边拿嫌弃的眼神儿观察屋子。   以前,陈丫子还在陈家的时候,很有威严,面对她王翠花是有点发怵的,但想想她男人说的话,也就放松了。   “大嫂嘴硬心软,看着面冷,不好惹。但咱娘以前对大嫂不错,大嫂是个记恩的。你只要拿娘当借口,一定能拿上肉。   等你拿上肉了,今儿多做点,你也多吃点。”   想起她男人说的,王翠花一阵火热,以往分的那些肉,都轮不到她几块,这次可是答应多给她吃。想到肉,她一阵流口水。   不过,等她从幻想中醒过来,看到的就是陈丫子凉飕飕的眼神。   “你,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王翠花被吓了一跳,虚张声势的说道。   陈丫子心里冷笑,这两口子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吗。   以前,她觉得陈建强人再怎么坏,也不会亏待他娘。念着婆婆以前对她不错,陈家抚养她这么多娘的份上,不管自己再怎么穷,王翠花借东西的时候,自己总会满足她们。包括每年腊月分到的猪肉,总要给她们一大半。   可是,她看到的是什么,好吃的总是陈建强和他那个儿子的,婆婆伺候他们一家,也没有让陈建强对她好点。   而她婆婆,性子泼辣,但总觉得自己的根在儿子上面。老大去了,她靠的就是二儿子,大孙子。丝毫不抱怨,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也不会跟自己出来。   陈丫子不是好脾气,面对这样的一家,她受够了。   尤其是看到笑容越来越多的儿子闺女,她不会再忍着陈家人,就算看在那死去的酒鬼的面上也不行。   陈丫子想着这些,想起以前因为她们儿子闺女所受的委屈,她心里涌出一股狠劲儿,直接抓住王翠花的背,把她往外赶。   “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欠你家的啦,你还来讨债。”一边说,一边推王翠花,“陈建强那个瘪/三,只会在背后阴别人,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个蠢货,每天被他当狗使唤,你还不知道。”   陈丫子吃的不好,人瘦巴巴的,但王翠花好吃懒做,力气远没有干惯粗活的陈丫子大。   王翠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只嘴上叫嚣:“好你个命硬的寡妇,我为你好,让你多做好事,孝敬婆婆,你竟然还推我。”   陈丫子把她赶到门口,也不理会她的话,眼神冷冷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以前咱们就说,我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再给你们一分东西。你把这些话告诉陈建强,你们要是再来,那咱们就算算以前的事情。我家那酒鬼怎么就好好的没了。”   王翠花听不懂陈丫子最后一句,但也被陈丫子的话镇住了。她本来就怕陈丫子,如今只不过是仗着那死老太婆才敢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这会儿见陈丫子这么硬气,也不敢多说。   只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冲陈丫子喊:“命硬的寡妇,当谁想来找你呢。”   说完,王翠花跑的更快,直直的往门外冲,心里还抱怨着,陈丫子这么穷,怎么盖这么大的院子。   光顾着跑,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时,因为吵闹声,谢灵也不好进去,就站在门口。   王翠花直冲冲的跑过来,她手里的碗差点被跑出来的王翠花碰到。   “没见有人啊,傻叉。”撞到人,王翠花也不道歉,反而觉得是别人挡了她的路。   谢灵心里一怒,这人好没素质。没等她看清楚人,撞她那人已经跑远了。   陈丫子也看见了谢灵,走过来。   “谢灵来了。”这会儿,陈丫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见是谢灵,脸色更好,语气温和地说道,“刚才撞你的就是条疯狗,别理会她,等我哪天见了替你报仇。”   陈丫子从没这样说过话,谢灵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说道:“陈姐,你真好。”   一边说着,打量陈丫子一番,继续开口:“陈姐,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面貌也变了。   两人进了屋子,陈丫子给谢灵倒了一碗水,听她这话,不禁挑眉,说道:“是啊,想开了一些事情,心情好了。对了,你今天是干啥来了,两个闺女呢?怎么不带她们来。”   陈丫子对秋阳秋月喜欢得紧,面对两个闺女比面对谢灵的笑容还多。   谢灵笑笑:“她们在家里吃饭呢,我来就是给你们娘三送点吃的。”   说着,把碗上的布掀开,放在桌上,顿时一股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下,就连陈丫子都不自觉的吸吸鼻子,想多闻闻那个味道。更不用说早生黄丫两个孩子了。   刚刚王翠花到家里,陈丫子就把两个孩子待在厨房。   这会儿,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听到娘和谢姨姨说话的声音,再也在厨房待不住了。   陈丫子一直在做冰糖葫芦,两个月下来,也赚了不少钱。怕其他人看出问题,陈丫子不敢给两个孩子穿新衣服,但旧衣里面的棉花却都是新的。   棉花没有用票,是陈南生给她换的。   有了钱,陈丫子有了底气,给孩子时不时的做好吃的。早生黄丫穿的暖,吃的好,皮肤虽没有养回来,但气色好了很多。   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感慨。   初见,两人一脸的怯意,性子早熟,没有丝毫孩子气。   现在,看看跟她打招呼的早生黄丫,活泼有朝气。她不禁摸摸两人的头,说道:“这是姨姨专门给你们带的,把它端进厨房,和你们娘分着吃了。”   早生个子小,但已经有九岁,是个大孩子了,目不斜视,只仰头看着谢灵。   黄丫还小,眼睛控制不住的瞅瞅碗里的肉。   陈丫子目光柔和,看看直冒口水的闺女,说道:“早生把你谢姨姨的碗腾出来,然后带着妹妹去厨房吃吧。我和谢姨姨说几句话。”   早生点点头,看了看娘,说道:“我和妹妹吃一点,给娘留一半。”   陈丫子心里一软,点头答应。   两个孩子走了,谢灵笑笑:“陈姐,早生这孩子很懂事。”   陈丫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是我亏待了两个孩子。他们爹去的时候,早生已经记事。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就越发的懂事了。   不过,这些日子有了玩伴,比以前活泼了。咱们生产队有小学了,我想等下一年送他去念书。”   谢灵点头,称赞道:“念书是好的,不管将来如何,让孩子多学点东西肯定有用。”   早生那孩子每次听完故事,眼睛都是亮的。   陈丫子注意到儿子的变化后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送儿子闺女上学识字。   不过,“谢灵,你可以给两人起个名字吗?”陈丫子说这话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谢灵闻言惊讶片刻,起名字一般不都是亲属长辈在不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起吗?   陈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陈丫子看出她的惊讶,说道:“陈家亲属少,我也和他们断了关系。队里其他人家都不熟悉,而且她们也会顾忌我这个寡妇。”   面对谢灵,陈丫子觉得这谢什么好隐瞒的:“早生和黄丫的名字寓意都不怎么好。不求她们有多大成就,但也不想让她们像我这样坎坷。”以前没改是觉得孩子的名字到底是亲奶奶帮取得,她不好改。   “兄妹俩一个叫志安,一个叫志乐。有志气的志,平安喜乐的安、乐。陈姐觉得怎么样?”谢灵沉思片刻,说出两个名字,征求陈丫子的意见。   “志安,志乐。有志气,平安喜乐。”陈丫子喃喃自语,念着念着,眼眶湿润,说道:“好,就叫这个名字。” 第53章 生气   这个时候社员上户改名的程序比较简单。各大生产队的队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公社派出所一趟, 把自己生产队需要上户的人报上去, 然后就可以得到手写的户口本一张。   谢灵给早生黄丫两个孩子起好名字后,第二天,陈丫子拿着户口本就去原跃进家报上了。   黄丫还小, 不大懂名字的意义, 但早生却是高兴极了。志安, 比以前的名字好听多了。所以, 他一整天都是带着笑的。而志乐看着哥哥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志安和小伙伴们耍的时候,一听到别人还叫他早生,叫妹妹黄丫。他就严肃的进行纠正。   “我不叫早生了, 我娘说我以后叫志安, 妹妹叫志乐。有志气的志, 平安喜乐的安、乐。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志气的人,一辈子平安喜乐。”   “好了, 好了, 知道了, 早生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小孩子们叫早生叫习惯了,觉得志安非常绕口。而且, 后面什么有志气,平安喜乐的,他们表示根本听不懂,也不想听他炫耀。   而志安,听到她们的敷衍, 则是抿抿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什么。   只不过,之后的日子里,生产队的大人孩子们总能听到志安的纠正:“我叫志安,妹妹叫志乐。”   大人们乐的看热闹,听他说那么多遍,早就记住了。可还是早生早生的叫着。专门逗他玩。   而孩子们,经过志安连续十几天坚持不懈的纠正后,总算改口了。   早生黄丫也成了两人的过去式,现在还能记得,说不定再过几年,两人也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个名字。   当然这也是陈丫子希望的,她不希望所有人提起儿子闺女,永远都是那个因为早产出生所以叫早生的孩子,还有因为一出生就是黄毛的黄丫。   将近年底,地干的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前面的山削弱了北方来的大风,却又为谢家沟添了几分寒冷。   还有几天过年,谢家沟生产队就给社员们分红。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粮食丰收,猪也买了个好价钱。   所以,今年的工分价值是这些年来最多的,一天的工分合一块多钱。   谢灵家人少,谢爸谢妈在之前也就两个劳动力,所以工分不多,得的钱也不多,不过谢灵拿着几十块钱也很满足。   回去后,谢灵坐在炕上,点点炕桌上的钱和票,露出满意的笑容,活像个大财迷。而小财迷则是坐在对面的秋阳秋月。   “小姨,小姨,起床了。”   “小姨,太阳晒屁股了。”   谢灵躺在炕上,盖着大厚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听到俩小屁孩的声音,她呢喃一声:“你俩咋这么早,今儿不着急,再睡会。”   昨天谢灵和两个闺女说带她们去县城买东西。这不,两人期待的很,早早的就醒了。   两人已经在炕上醒着躺了一会儿,看屋里的挂钟,短针走到七,她们才叫谢灵。   谢灵说完,转了个身准备再次入睡。   “小姨,七点了,你不是说”   秋阳还没说完,谢灵砰的一声起来,“你说啥,竟然七点了。”   她快速把棉袄和袄裤套上,蹲下身子,一边穿着,一边跟两人说话:“你俩也快把穿衣服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炕上,秋阳秋月对视一眼,弯起嘴角,笑出声,秋月说:“小姨越来越懒了。”   秋阳:“冬天的时候,小姨变懒了。”   “徐叔叔应该来了。”   门口,谢灵没有往门缝处看,只急匆匆地打开大门。   果然,徐锐直挺挺地站在门外,他穿着军大衣,脚上一双军绿色棉鞋,手放在兜里。   脸上没有任何遮盖,脸颊被冻的通红。   徐锐在寒冷的空气中,依旧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地站着,突然大门打开,看到谢灵,他浑身的气势变缓,目光一柔。   他上前一步,说道:“这么早”想要靠近谢灵,突然想起自己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子是热的,但身上却是寒冷。于是停住脚,伸出手准备拉谢灵的手。   “告诉你来了叫我,你每次都不听。”谢灵一看徐锐红通通的脸,就知道他来了老大一会儿。   这人每次早来,但每次都不会喊人,就算他身子强健,可谢灵也会心疼。   越想,谢灵越觉得生气,忽视徐锐伸过来的手,不管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往前走。   徐锐伸过去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放回去。   谢灵有些冷漠的表情,让徐锐心里一纠,双手蜷缩,就那么停在那里。   谢灵走了几步,发现徐锐没有跟过来,转过身,见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军人打扮,直挺挺地站着,本来应该气势过人,却莫名地觉得可怜,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谢灵看着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站在那干啥,不进来啊,觉得外面比屋里好?”   被·抛弃·徐锐:不,外面没你,不好。可是,你生气了,没有说让不让我进去,所以我不敢进去。   心里想的多,但嘴上说不出来的徐锐,只沉默着乖乖地进屋。   屋里,听见谢灵进门的声音,西屋的秋阳秋月连忙喊到:“小姨,裤子不好穿。”   见徐锐进了堂屋,谢灵也没理他,只进卧室给两个闺女穿裤子。   对着两个孩子,谢灵没有把不好的情绪挂在脸上。一边给两人拽裤子,一边教导两人:“以后穿裤子,你们两个可以互相给对方拽,不用小姨,你们自己就能穿好。”   秋阳秋月乖巧地点点头。   谢灵笑笑,拍拍两人的头,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穿鞋。穿好到堂屋,自己倒水洗漱。小姨先去做饭。”   “不用我们烧火吗?”   “不用,你们徐叔叔来了,他帮小姨烧火。”   堂屋,徐锐没有坐只沉默地站在墙边,注视着通向西屋的木门,听谢灵温柔的声音,他目光不自觉的变柔。   谢灵出了西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徐锐。   她心里的气一下子消了,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帮我做饭。”   丢下这么一句话,谢灵迈出门槛去了厨房。   厨房里,两人一个看锅一个烧火,气氛沉默的很。   徐锐一贯是个不说话的,在部队时,他只知道训练,一天不说话也可以。   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也不会和战友沟通。   专业后,也是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他一般只做自己的工作,不会和同事进行不必要的沟通。   他在运输部工作了几个月,只有梁丰年一个熟人。   可是现在,面对谢灵,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谢灵,对不起,我错了。”   谢灵瞅他一眼,说道:“哪错了?”   “我不应该来那么早。”   谢灵一听他这话,感觉好笑的很。   她是因为他来的那么早才生气的吗?   他来的早倒成了错了,自己有那么不讲理吗?   本来不想搭理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徐锐专注的目光看向她,仿佛带着期盼,让谢灵不自觉的一颤。   “徐锐,你来的早,才是好的。是我有些懒了,我没有怪你这个。”说话时,谢灵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锐,语气变得温柔。   徐锐被她盯着,有些无措,又有些欢喜,谢灵看他意味着她不生气了。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急匆匆地反驳:“你不懒的。”   谢灵噗嗤一笑,同时心里柔软一片。   说话时,谢灵带着徐锐来到灶台旁边的角落。   厨房的墙早被谢灵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   谢灵虚虚的靠在墙上,在徐锐越发紧张的情绪下开口说道:“徐锐,外面天气太冷了,你虽然穿的厚,身体壮实,但我还是觉得你会冷。”说到这儿,谢灵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轻声继续说着:“我会担心你,还会心疼。”尤其是当你独自等待的时候。   前世的谢灵演过不少感情戏,那时她都能应付自如,可那些都是虚的,而现在却是真实的。   真实对这个男人说出在她看来有些肉麻的话。   所以她说完,就低下头,虚靠着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时的徐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里涨涨的,有些酸,还有这麻,更多的是喜悦。让他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亲密的接触,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   “灵灵,我很开心。”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叹息。   谢灵踮起脚,她的下巴抵在徐锐的肩膀处。   听到耳边的声音,心里有些柔软,徐锐总是很容易满足。她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他的反应就这么激动。   “所以,徐锐,以后你再这么早来,就不要在外面傻傻地站着。来了就叫我,不要在外面瞎等。冬天太冷了,每天都不想起来。”最后一句,谢灵不自觉的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着还噌噌徐锐的肩膀。   徐锐嘴唇微张,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说道:“那我以后晚点。”徐锐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但又不会让谢灵不舒服。   “好。”   谢灵靠在徐锐怀里,一时安静。突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谢灵连忙退开他的怀抱。   “米汤熬了。”一边说,一边找抹布,方便端锅。   徐锐则先她一步,直接把锅端起来放到一旁的桌上。   谢灵拍打他的胳膊,嗔怪道:“不垫着东西端,也不怕烫着。”   徐锐蹲着身子把火灭了,一边摇摇头,回应道:“不怕的。”不过想起刚才谢灵说的话,又开口说道:“我下次注意,用抹布垫上。”你不用担心。   谢灵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兴的心情,笑的时候不似以往的克制,罕见地露出八颗牙齿,说道:“知道就好。”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谢灵拽起徐锐的手:“米汤先搁在锅里,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第54章 年货   谢云云的娘李桃花打毛线在谢家沟是出了名的, 谢灵专门找她打了不少毛线, 给两个闺女、自己还有徐锐织了围脖和手套。   两个闺女是枣红色的,她自己是黑色的,而徐锐则和她一样的颜色。   本来, 谢灵是准备当做新年礼物送给徐锐的, 可谢灵现在太高兴了, 就想早点送出去了。   反正, 离过年也没几天了。谢灵这么想着,嘴角含笑,把围脖给徐锐戴上。   徐锐微微低头,迁就谢灵, 谢灵三下两下的给他系好。   黑色的围脖, 戴在徐锐脖子上, 一点不显得女气或是老气,反而冲淡了徐锐周身的凶悍, 衬得他温和了不少。   谢灵观察片刻, 冲他笑笑, 说道:“戴上很好看的。”   说着,又递给他手套, “试试手套,看大小怎么样。”徐锐手指修长,手掌宽大,谢灵是比照着她的手做得,做的时候则比她自己的整整大了一截。   “合适。”毛线不多, 手套织的不算细密,上面也没什么花样,但在徐锐看来这是最好的,最保暖的手套了。   他想称赞,想对谢灵说很多话,但最后只蹦出两个字。   谢灵也不介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明白徐锐的性子了。   见他戴着合适,谢灵放下心,随即说道:“屋子里暖和,把它们摘下来先放到桌上吧。咱们准备吃饭。”   徐锐听话的点点头。   吃过饭,徐锐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和谢灵去县城。   将近年根儿,为了方便队员们去公社甚至县城买年货,谢家沟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负责赶驴车。   坐驴车到公社或者县城,不贵,只一两毛就行。   而且,都是自家生产队的人,既方便又热闹。   不过,谢灵没有和队里的女人们一起去。   毕竟,她买的东西多,别人看着了,不管她们多嘴不,她是不想沾这种麻烦的。   供销社里,依旧是苇席吊顶、手工滋地,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电灯,瞬间上了一个档次。   里面顾客很多,徐锐把紧张的秋阳秋月拎在怀里,跟在谢灵身后排着队。   两个闺女戴着暗红色的围脖,两个大人则是黑色的围脖,一前一后站着,真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唯一令人讶异的,也就是谢灵的年纪了。   谢灵梳着两个辫子,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怎么也不像结了婚的人。   不过这会儿,大家急得买东西,也没有多想。   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轮到谢灵。   “陈姐,马上过年了,我想要颜色喜庆一点的布。不管劳动布还是平纹,都可以。”谢灵站在柜台前,笑着说道。   她口中的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   秋阳秋月的棉袄棉裤上也有几个补丁,但那是谢灵专门往新布料剪了洞,再重新补上的。   加之, 都是暗色系的劳动布, 看着不怎么新。   不过, 秋阳秋月穿着暖和极了。   而其她几个女孩儿身上的棉衣棉裤却是真的破旧。有的是哥哥姐姐传下来的棉袄, 有的则是穿了好几年的衣服,一点都不保暖。   她们手和脸露在外面,冻的红通通的,但丝毫不影响她们耍的兴致。   “哇, 秋月踩线了, 快下来吧。”这边, 秋月犯规,就有另一方的女孩儿叫道。   然后, 秋月下来, 换秋阳上场。   这时候, 栓子高兴的跑过来,黑黑的小脸,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拦住秋阳,说道:“秋阳,你看我给你带啥子来了。”   旁边几个女孩本来本来是生气的,她们玩的好好的, 栓子就过来捣乱。不过,当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几个女孩儿一下子围上去。   纷纷开口   “这是今天的猪水泡吗?”   “唉,又被栓子夺了,我哥明明说他这次抢了让我玩的。”   “好透明啊,会不会一扎就破?”      栓子平时不仅调皮捣蛋,还凶得很,几个女孩儿不敢大声问他,只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小声讨论。   栓子不搭理旁边几个女孩儿,只笑嘻嘻地看着秋阳。   以前在罗家湾的时候,秋阳秋月小小的就被王娣来拘在家里干活,没去过杀猪宴现场,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秋阳接过透明的类似水泡的玩意,仰起头问道:“栓子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皂荚吹得泡泡啊。”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栓子,这会儿在秋阳面前显得格外内秀,他挠挠头。   平时秋阳秋月好给她们讲故事,知道的东西最多,没想到她竟然连猪水泡都不知道。   栓子这会儿心里窃喜,终于有秋阳不知道的东西了,他嘴上笑开了花,说道:“这是猪水泡,从猪身上弄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次被我抢到手了。”说到这儿,他尽显得意,“不,应该是每次都能被我弄到手。”   然后,他又磨磨噌噌地开口:“我都玩这东西玩腻了,所以这个给你。”   “谢谢栓子哥。那我可以和妹妹,小丽她们一起耍吗?”这段时间,秋阳和栓子他们早就熟了,这会儿也不拒绝。   但是,看看拉着她手眼睛亮晶晶的妹妹,自己一旁眼神期待的女孩儿们,她非常礼貌的向栓子开口。   来到谢家几个月,秋阳姐妹被谢灵养的胖了不少,脸上有肉了,皮肤也不再是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了,加之谢灵十分注意小孩子的皮肤保养,反而比普通乡下女孩儿多了几分白嫩。剪掉的头发经过几个月也长长了不少,可以扎辫子了。   秋阳继承了谢家人的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同于秋月的机灵古怪,反而软软糯糯。   秋阳妹妹真可爱啊,栓子被秋阳这样注视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了,随即有些别扭的开口:“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想和谁耍和谁耍。”   “谢谢栓子哥,你真好。”   一旁的女孩子们,听到他这么说,十分高兴地笑起来,然后又聚在一起。   听到秋阳道谢的声音,其他女孩儿也不怕他了,不自觉的也向他表示感谢。   “谢谢栓子。”   “谢谢栓子哥。”      栓子站在一旁,抿着嘴,不自在极了。他还没听过这么多人感谢他呢。不过,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秋阳,他咧嘴笑开。   这边,被他遗忘的弟弟根生也追过来,见到他哥在那傻笑。   “臭栓子,我刚才差点被那群臭蛋们追住,你还在这儿傻笑。”根生说起这个一脸火大,“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栓子比根生大两岁,比他弟高半个头,这会儿小大人般摸摸他弟的头,说道:“根生,下次让你当先锋。”这种话,栓子说了两年,一点也不腻。   不过,只要根生相信就行了。   “哼,你说的,可别忘了。”说到这儿,他瞅瞅他哥的手,奇怪道:“哥啊,猪水泡呢?咱们一会儿偷偷拿回家耍一耍。每次娘都不让咱们耍皂荚,只能耍这个了。”   “我给秋阳了,那不是,那群女生在那丢呢!”栓子指了一群女生。   “啊,啊,栓子,你赔给我。”   两个兄弟在这儿自相残杀,其他小孩儿也追上来,看见兄弟俩,也跑过去闹成一团。   这边,猪已经被大人们处理好,就等着队长分猪肉了。   谢家沟生产队凡是十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这儿,大多数都穿着有衅旧的棉衣,一看就挡不住风的。   这会儿虽是晌午,有太阳照着,但零下几度的气温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这都浇不灭大家眼底的火热。   妇女抱着婴儿聚在一起说着闲话,偶尔夹杂着一阵笑声。   姑娘们像以往开会那样纳着鞋底儿,不过嘴上却是讨论舞台剧,讨论红/歌。冲伙伴发表自己的看法,自己喜欢的歌,自己喜欢的剧。   说话时,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精神气儿,惹得队里未成家的小伙子们一阵看。   男人们抽着闷烟儿,不时地说几句荤话。   大人及小孩们大多脸色泛黄,眼神不时地瞅瞅前面戏台子上面那头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肉。   女人们看着肉,想着明天该怎样变着戏法似地弄出几个菜,让辛苦了很久的丈夫和孩子吃喝得舒服。   而男人们则考虑得更远,心里老是在盘算,今年冬天一定养好精神,争取明年更有力,干的更多,挣更多的工分,上养起老爹娘,下养媳妇和孩子。   原跃进一脸笑容,站在戏台子上,看向下面的众人,说道:“今天,咱们分猪肉还按以往的规矩走。人头六,工分四。工分少的,人口少的,也不用怕,今年咱们的猪肥,保证每家都能分个几斤。”   说到这儿,他又一拐弯:“今年猪能这么肥,首先是谢灵同志给咱们出了好主意,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着嘞。”   “知道。”      “其次,这也多亏了猪场的四位女同志,她们每天在猪场伺候猪的吃喝拉撒,大家同意不?”   这个时候,生产队一般都是队长的一言堂,但是原跃进比较喜欢听取众人意见。   “同意。”   “同意嘞。”      听到下面人的回应,他满意一笑,开口说道:“所以,我决定分猪肉的时候,让谢灵同志先选,然后在人六工四分基础上,再给她加两斤猪肉。四位在猪场上工的女同志随后选,加一斤肉。”   原跃进说完,下面的人表情各异,当然他也不管众人的想法,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说了句:“开始。”   谢灵对于队长的优待也不客气,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走到台上。   礼貌地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笑笑,然后说道:“师傅,您多给我来点肋条肉吧!”   一旁记录员念道:“谢灵家,三斤肉,加两斤,一共五斤肉。”   师傅也就是大壮,被她笑的脸红,这闺女长的太好看了,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劝她:“全要肋条肉?肋条肉可不能榨油。”   “那就来三斤肋条肉,两斤肥肉。”谢灵其实不太喜欢猪油的那个腥味,但想想就能分泌出一大片口水。算了,还是要点肥肉,榨油吧!所以,十分痛快地领会了师傅的好意。   现在肚里太缺肉腥味了,本来想的是让徐锐多带点植物油的,可是,她十分可耻的管不住自己的内心,还是先吃猪肉吧。也就是腥了点,其实还挺好吃的。   大汉十分痛快地给谢灵割了五斤好肉,谢灵满意的掂了掂。走下台的时候,颇有一种领奖后的喜悦。   看到谢灵的肉,众人又是一顿羡慕,肋条肉不说,虽然它在后世受到大家欢迎。但现在,众人最喜欢得还是白花花的大肥肉。就如同谢灵手里那块,看着就知道能榨出不少油。   接下来是李桂香,陈丫子等人。   谢灵、李桂香她们,大家无话可说,但对陈丫子却颇为鄙视。   这寡妇竟然能在众人之前选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最后选的。   尤其是陈丫子原来的二弟妹王翠花,看着陈丫子上台,红了眼,走上前就想闹一闹。   结果,就看到队长原跃进严肃的脸,吓得她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就被人拽住。   原跃进皱着眉头,陈家那些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私底下她们闹得再过分,原跃进作为队长但也不好管陈家自家事。   所以,他只能暗中照顾一下陈丫子,让她进猪场。   可这陈家二媳妇是个没眼色,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闹。也不怕人家受不了把事情露出来。   台下,陈建强拽住自己媳妇,低着头,粗声粗气地说道:“你疯了,这是啥地方,你也敢闹腾。”   王翠花被丈夫拽住,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陈丫子那个寡妇今年怎么能分那么多肉,还紧着她挑。我得说一说,让大家知道她可是命硬的寡妇。”   陈建强闻言脸色更黑,看看四周,轻声道:“现在就让她分那么多肉,她吃不完,孝敬孝敬婆婆也是好的。”   陈建强说话时声音低,但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阴狠。王翠花不自觉的打了个颤,随即眉开颜笑:“你说得对,那么多她们娘三那干巴巴的身子哪能吃得下,是该孝敬孝敬咱娘。等我回去了就跟她说。”   夫妻俩说话避着众人,大家也没关注两人,注意力只在猪肉上。   原跃进在一旁监督,记录员念到一户,负责分猪肉的大汉就发一户。   没有人说不好,不敢挤、不敢闹,没分到自家的时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别人走上台。   轮到自家了,就眉开颜笑,高兴的上台选猪肉。 第52章 起名字   “哇, 小姨, 好多肉啊!”   秋阳秋月耍了一会儿来找谢灵,就见到她手里的肉。-秋月语气赞叹,秋阳没有说话, 但目光火热地看着她手里的大白肉。   谢灵掂掂手里的猪肉, 露出笑容, 对两人说道:“走, 咱回家,小姨给你们做红烧肉。”   两个闺女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谢灵手里的肉带了光。   之前,小姨和徐叔叔带她们去过一次县城, 吃过一顿红烧肉。   那肉的滋味好吃极了, 两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不禁舔舔嘴。   “小姨,咱们快点回家吧!”   “是啊, 快点回去, 我饿了。”   谢灵想要摸摸两人, 但腾不出手,只笑着调侃:“两个小馋鬼。”说罢, 她不自觉的地加快脚步。不光闺女馋肉,其实她也馋了呢!   谢家厨房   谢灵焖好米饭,才准备做红烧肉。   她把肉放在案板上,将带皮五花肉切成长条,准备葱和姜。蒜是没有的, 因为太贵了。   秋阳秋月负责烧火,谢灵把锅坐上。   锅红了后,放油。   徐锐经常给陈丫子带冰糖,连带着谢家也有不少。   谢灵把冰糖下到锅里,炒至色呈深红色,然后倒肉块继续煸炒。   目的不仅在于入味,还要上色。   之后下葱姜、煸炒出香味,加清水。接着把早已调好的淀粉勾芡。   期间,肉的咸香味不断传来,躲在下面烧火的秋阳秋月不禁吸吸鼻子,看向灶台,眼神越发的期待。   谢灵没时间注意两人,只盯着锅里的肉,注意色泽和火候。   做好后,谢灵没有立刻吃,给两个闺女弄上。她则是从锅里舀了小半碗肉。   “你们到家乖乖吃饭,小姨给陈婶婶家送点。”   自从谢灵和陈丫子合作后,她们俩就越来越熟悉了。   两人虽说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是独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处下来,陈丫子看着寡言少语,但谢灵却觉得她这人不错。   两人环境经历并不相同,但莫名地能说上话,简单说就是三观比较像。   陈丫子这两个月来,借早生黄丫的手给了秋阳秋月不少吃的。   后来,谢灵做了好东西也好给她拿点。   两人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性子,这样有来有往反而有几分默契的意味。   两家离得不远,最主要是谢家沟不大的缘故,谢灵拿着小碗用布捂着肉,不过一小会儿就到陈丫子家了。   陈家院墙低矮简陋,谢灵自己都能从墙头爬进去,更逞论那些不怀好意的,总之看着不安全得很。   但陈丫子家却是一次都没被人光顾过,一是因为陈家太穷了,没有鸡,也就没鸡蛋。   院里只有一间屋子,破破旧旧的。   加上陈丫子的脾气和外面说寡妇命硬的言论,没有人敢来陈丫子家捣乱。   所以,陈丫子家附近向来是最安静的地方了。   此时,低矮的土屋里倒是不怎么平静。   “陈丫子,你今年倒是好运得跟,白得了那么些肉。你可不能光顾着你们娘三吃,别忘了婆婆。她以前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去看看她,孝敬孝敬她。真是白眼狼。”王翠花坐在陈家的炕头上,神态自然,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腿蹬到灰扑扑的墙头上,一点都不见外。一边说着,一边拿嫌弃的眼神儿观察屋子。   以前,陈丫子还在陈家的时候,很有威严,面对她王翠花是有点发怵的,但想想她男人说的话,也就放松了。   “大嫂嘴硬心软,看着面冷,不好惹。但咱娘以前对大嫂不错,大嫂是个记恩的。你只要拿娘当借口,一定能拿上肉。   等你拿上肉了,今儿多做点,你也多吃点。”   想起她男人说的,王翠花一阵火热,以往分的那些肉,都轮不到她几块,这次可是答应多给她吃。想到肉,她一阵流口水。   不过,等她从幻想中醒过来,看到的就是陈丫子凉飕飕的眼神。   “你,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王翠花被吓了一跳,虚张声势的说道。   陈丫子心里冷笑,这两口子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吗。   以前,她觉得陈建强人再怎么坏,也不会亏待他娘。念着婆婆以前对她不错,陈家抚养她这么多娘的份上,不管自己再怎么穷,王翠花借东西的时候,自己总会满足她们。包括每年腊月分到的猪肉,总要给她们一大半。   可是,她看到的是什么,好吃的总是陈建强和他那个儿子的,婆婆伺候他们一家,也没有让陈建强对她好点。   而她婆婆,性子泼辣,但总觉得自己的根在儿子上面。老大去了,她靠的就是二儿子,大孙子。丝毫不抱怨,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也不会跟自己出来。   陈丫子不是好脾气,面对这样的一家,她受够了。   尤其是看到笑容越来越多的儿子闺女,她不会再忍着陈家人,就算看在那死去的酒鬼的面上也不行。   陈丫子想着这些,想起以前因为她们儿子闺女所受的委屈,她心里涌出一股狠劲儿,直接抓住王翠花的背,把她往外赶。   “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欠你家的啦,你还来讨债。”一边说,一边推王翠花,“陈建强那个瘪/三,只会在背后阴别人,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个蠢货,每天被他当狗使唤,你还不知道。”   陈丫子吃的不好,人瘦巴巴的,但王翠花好吃懒做,力气远没有干惯粗活的陈丫子大。   王翠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只嘴上叫嚣:“好你个命硬的寡妇,我为你好,让你多做好事,孝敬婆婆,你竟然还推我。”   陈丫子把她赶到门口,也不理会她的话,眼神冷冷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以前咱们就说,我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再给你们一分东西。你把这些话告诉陈建强,你们要是再来,那咱们就算算以前的事情。我家那酒鬼怎么就好好的没了。”   王翠花听不懂陈丫子最后一句,但也被陈丫子的话镇住了。她本来就怕陈丫子,如今只不过是仗着那死老太婆才敢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这会儿见陈丫子这么硬气,也不敢多说。   只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冲陈丫子喊:“命硬的寡妇,当谁想来找你呢。”   说完,王翠花跑的更快,直直的往门外冲,心里还抱怨着,陈丫子这么穷,怎么盖这么大的院子。   光顾着跑,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时,因为吵闹声,谢灵也不好进去,就站在门口。   王翠花直冲冲的跑过来,她手里的碗差点被跑出来的王翠花碰到。   “没见有人啊,傻叉。”撞到人,王翠花也不道歉,反而觉得是别人挡了她的路。   谢灵心里一怒,这人好没素质。没等她看清楚人,撞她那人已经跑远了。   陈丫子也看见了谢灵,走过来。   “谢灵来了。”这会儿,陈丫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见是谢灵,脸色更好,语气温和地说道,“刚才撞你的就是条疯狗,别理会她,等我哪天见了替你报仇。”   陈丫子从没这样说过话,谢灵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说道:“陈姐,你真好。”   一边说着,打量陈丫子一番,继续开口:“陈姐,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面貌也变了。   两人进了屋子,陈丫子给谢灵倒了一碗水,听她这话,不禁挑眉,说道:“是啊,想开了一些事情,心情好了。对了,你今天是干啥来了,两个闺女呢?怎么不带她们来。”   陈丫子对秋阳秋月喜欢得紧,面对两个闺女比面对谢灵的笑容还多。   谢灵笑笑:“她们在家里吃饭呢,我来就是给你们娘三送点吃的。”   说着,把碗上的布掀开,放在桌上,顿时一股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下,就连陈丫子都不自觉的吸吸鼻子,想多闻闻那个味道。更不用说早生黄丫两个孩子了。   刚刚王翠花到家里,陈丫子就把两个孩子待在厨房。   这会儿,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听到娘和谢姨姨说话的声音,再也在厨房待不住了。   陈丫子一直在做冰糖葫芦,两个月下来,也赚了不少钱。怕其他人看出问题,陈丫子不敢给两个孩子穿新衣服,但旧衣里面的棉花却都是新的。   棉花没有用票,是陈南生给她换的。   有了钱,陈丫子有了底气,给孩子时不时的做好吃的。早生黄丫穿的暖,吃的好,皮肤虽没有养回来,但气色好了很多。   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感慨。   初见,两人一脸的怯意,性子早熟,没有丝毫孩子气。   现在,看看跟她打招呼的早生黄丫,活泼有朝气。她不禁摸摸两人的头,说道:“这是姨姨专门给你们带的,把它端进厨房,和你们娘分着吃了。”   早生个子小,但已经有九岁,是个大孩子了,目不斜视,只仰头看着谢灵。   黄丫还小,眼睛控制不住的瞅瞅碗里的肉。   陈丫子目光柔和,看看直冒口水的闺女,说道:“早生把你谢姨姨的碗腾出来,然后带着妹妹去厨房吃吧。我和谢姨姨说几句话。”   早生点点头,看了看娘,说道:“我和妹妹吃一点,给娘留一半。”   陈丫子心里一软,点头答应。   两个孩子走了,谢灵笑笑:“陈姐,早生这孩子很懂事。”   陈丫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是我亏待了两个孩子。他们爹去的时候,早生已经记事。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就越发的懂事了。   不过,这些日子有了玩伴,比以前活泼了。咱们生产队有小学了,我想等下一年送他去念书。”   谢灵点头,称赞道:“念书是好的,不管将来如何,让孩子多学点东西肯定有用。”   早生那孩子每次听完故事,眼睛都是亮的。   陈丫子注意到儿子的变化后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送儿子闺女上学识字。   不过,“谢灵,你可以给两人起个名字吗?”陈丫子说这话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谢灵闻言惊讶片刻,起名字一般不都是亲属长辈在不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起吗?   陈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陈丫子看出她的惊讶,说道:“陈家亲属少,我也和他们断了关系。队里其他人家都不熟悉,而且她们也会顾忌我这个寡妇。”   面对谢灵,陈丫子觉得这谢什么好隐瞒的:“早生和黄丫的名字寓意都不怎么好。不求她们有多大成就,但也不想让她们像我这样坎坷。”以前没改是觉得孩子的名字到底是亲奶奶帮取得,她不好改。   “兄妹俩一个叫志安,一个叫志乐。有志气的志,平安喜乐的安、乐。陈姐觉得怎么样?”谢灵沉思片刻,说出两个名字,征求陈丫子的意见。   “志安,志乐。有志气,平安喜乐。”陈丫子喃喃自语,念着念着,眼眶湿润,说道:“好,就叫这个名字。” 第53章 生气   这个时候社员上户改名的程序比较简单。各大生产队的队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公社派出所一趟, 把自己生产队需要上户的人报上去, 然后就可以得到手写的户口本一张。   谢灵给早生黄丫两个孩子起好名字后,第二天,陈丫子拿着户口本就去原跃进家报上了。   黄丫还小, 不大懂名字的意义, 但早生却是高兴极了。志安, 比以前的名字好听多了。所以, 他一整天都是带着笑的。而志乐看着哥哥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志安和小伙伴们耍的时候,一听到别人还叫他早生,叫妹妹黄丫。他就严肃的进行纠正。   “我不叫早生了, 我娘说我以后叫志安, 妹妹叫志乐。有志气的志, 平安喜乐的安、乐。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志气的人,一辈子平安喜乐。”   “好了, 好了, 知道了, 早生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小孩子们叫早生叫习惯了,觉得志安非常绕口。而且, 后面什么有志气,平安喜乐的,他们表示根本听不懂,也不想听他炫耀。   而志安,听到她们的敷衍, 则是抿抿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什么。   只不过,之后的日子里,生产队的大人孩子们总能听到志安的纠正:“我叫志安,妹妹叫志乐。”   大人们乐的看热闹,听他说那么多遍,早就记住了。可还是早生早生的叫着。专门逗他玩。   而孩子们,经过志安连续十几天坚持不懈的纠正后,总算改口了。   早生黄丫也成了两人的过去式,现在还能记得,说不定再过几年,两人也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个名字。   当然这也是陈丫子希望的,她不希望所有人提起儿子闺女,永远都是那个因为早产出生所以叫早生的孩子,还有因为一出生就是黄毛的黄丫。   将近年底,地干的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前面的山削弱了北方来的大风,却又为谢家沟添了几分寒冷。   还有几天过年,谢家沟生产队就给社员们分红。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粮食丰收,猪也买了个好价钱。   所以,今年的工分价值是这些年来最多的,一天的工分合一块多钱。   谢灵家人少,谢爸谢妈在之前也就两个劳动力,所以工分不多,得的钱也不多,不过谢灵拿着几十块钱也很满足。   回去后,谢灵坐在炕上,点点炕桌上的钱和票,露出满意的笑容,活像个大财迷。而小财迷则是坐在对面的秋阳秋月。   “小姨,小姨,起床了。”   “小姨,太阳晒屁股了。”   谢灵躺在炕上,盖着大厚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听到俩小屁孩的声音,她呢喃一声:“你俩咋这么早,今儿不着急,再睡会。”   昨天谢灵和两个闺女说带她们去县城买东西。这不,两人期待的很,早早的就醒了。   两人已经在炕上醒着躺了一会儿,看屋里的挂钟,短针走到七,她们才叫谢灵。   谢灵说完,转了个身准备再次入睡。   “小姨,七点了,你不是说”   秋阳还没说完,谢灵砰的一声起来,“你说啥,竟然七点了。”   她快速把棉袄和袄裤套上,蹲下身子,一边穿着,一边跟两人说话:“你俩也快把穿衣服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炕上,秋阳秋月对视一眼,弯起嘴角,笑出声,秋月说:“小姨越来越懒了。”   秋阳:“冬天的时候,小姨变懒了。”   “徐叔叔应该来了。”   门口,谢灵没有往门缝处看,只急匆匆地打开大门。   果然,徐锐直挺挺地站在门外,他穿着军大衣,脚上一双军绿色棉鞋,手放在兜里。   脸上没有任何遮盖,脸颊被冻的通红。   徐锐在寒冷的空气中,依旧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地站着,突然大门打开,看到谢灵,他浑身的气势变缓,目光一柔。   他上前一步,说道:“这么早”想要靠近谢灵,突然想起自己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子是热的,但身上却是寒冷。于是停住脚,伸出手准备拉谢灵的手。   “告诉你来了叫我,你每次都不听。”谢灵一看徐锐红通通的脸,就知道他来了老大一会儿。   这人每次早来,但每次都不会喊人,就算他身子强健,可谢灵也会心疼。   越想,谢灵越觉得生气,忽视徐锐伸过来的手,不管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往前走。   徐锐伸过去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放回去。   谢灵有些冷漠的表情,让徐锐心里一纠,双手蜷缩,就那么停在那里。   谢灵走了几步,发现徐锐没有跟过来,转过身,见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军人打扮,直挺挺地站着,本来应该气势过人,却莫名地觉得可怜,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谢灵看着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站在那干啥,不进来啊,觉得外面比屋里好?”   被·抛弃·徐锐:不,外面没你,不好。可是,你生气了,没有说让不让我进去,所以我不敢进去。   心里想的多,但嘴上说不出来的徐锐,只沉默着乖乖地进屋。   屋里,听见谢灵进门的声音,西屋的秋阳秋月连忙喊到:“小姨,裤子不好穿。”   见徐锐进了堂屋,谢灵也没理他,只进卧室给两个闺女穿裤子。   对着两个孩子,谢灵没有把不好的情绪挂在脸上。一边给两人拽裤子,一边教导两人:“以后穿裤子,你们两个可以互相给对方拽,不用小姨,你们自己就能穿好。”   秋阳秋月乖巧地点点头。   谢灵笑笑,拍拍两人的头,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穿鞋。穿好到堂屋,自己倒水洗漱。小姨先去做饭。”   “不用我们烧火吗?”   “不用,你们徐叔叔来了,他帮小姨烧火。”   堂屋,徐锐没有坐只沉默地站在墙边,注视着通向西屋的木门,听谢灵温柔的声音,他目光不自觉的变柔。   谢灵出了西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徐锐。   她心里的气一下子消了,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帮我做饭。”   丢下这么一句话,谢灵迈出门槛去了厨房。   厨房里,两人一个看锅一个烧火,气氛沉默的很。   徐锐一贯是个不说话的,在部队时,他只知道训练,一天不说话也可以。   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也不会和战友沟通。   专业后,也是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他一般只做自己的工作,不会和同事进行不必要的沟通。   他在运输部工作了几个月,只有梁丰年一个熟人。   可是现在,面对谢灵,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谢灵,对不起,我错了。”   谢灵瞅他一眼,说道:“哪错了?”   “我不应该来那么早。”   谢灵一听他这话,感觉好笑的很。   她是因为他来的那么早才生气的吗?   他来的早倒成了错了,自己有那么不讲理吗?   本来不想搭理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徐锐专注的目光看向她,仿佛带着期盼,让谢灵不自觉的一颤。   “徐锐,你来的早,才是好的。是我有些懒了,我没有怪你这个。”说话时,谢灵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锐,语气变得温柔。   徐锐被她盯着,有些无措,又有些欢喜,谢灵看他意味着她不生气了。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急匆匆地反驳:“你不懒的。”   谢灵噗嗤一笑,同时心里柔软一片。   说话时,谢灵带着徐锐来到灶台旁边的角落。   厨房的墙早被谢灵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   谢灵虚虚的靠在墙上,在徐锐越发紧张的情绪下开口说道:“徐锐,外面天气太冷了,你虽然穿的厚,身体壮实,但我还是觉得你会冷。”说到这儿,谢灵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轻声继续说着:“我会担心你,还会心疼。”尤其是当你独自等待的时候。   前世的谢灵演过不少感情戏,那时她都能应付自如,可那些都是虚的,而现在却是真实的。   真实对这个男人说出在她看来有些肉麻的话。   所以她说完,就低下头,虚靠着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时的徐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里涨涨的,有些酸,还有这麻,更多的是喜悦。让他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亲密的接触,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   “灵灵,我很开心。”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叹息。   谢灵踮起脚,她的下巴抵在徐锐的肩膀处。   听到耳边的声音,心里有些柔软,徐锐总是很容易满足。她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他的反应就这么激动。   “所以,徐锐,以后你再这么早来,就不要在外面傻傻地站着。来了就叫我,不要在外面瞎等。冬天太冷了,每天都不想起来。”最后一句,谢灵不自觉的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着还噌噌徐锐的肩膀。   徐锐嘴唇微张,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说道:“那我以后晚点。”徐锐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但又不会让谢灵不舒服。   “好。”   谢灵靠在徐锐怀里,一时安静。突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谢灵连忙退开他的怀抱。   “米汤熬了。”一边说,一边找抹布,方便端锅。   徐锐则先她一步,直接把锅端起来放到一旁的桌上。   谢灵拍打他的胳膊,嗔怪道:“不垫着东西端,也不怕烫着。”   徐锐蹲着身子把火灭了,一边摇摇头,回应道:“不怕的。”不过想起刚才谢灵说的话,又开口说道:“我下次注意,用抹布垫上。”你不用担心。   谢灵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兴的心情,笑的时候不似以往的克制,罕见地露出八颗牙齿,说道:“知道就好。”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谢灵拽起徐锐的手:“米汤先搁在锅里,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第54章 年货   谢云云的娘李桃花打毛线在谢家沟是出了名的, 谢灵专门找她打了不少毛线, 给两个闺女、自己还有徐锐织了围脖和手套。   两个闺女是枣红色的,她自己是黑色的,而徐锐则和她一样的颜色。   本来, 谢灵是准备当做新年礼物送给徐锐的, 可谢灵现在太高兴了, 就想早点送出去了。   反正, 离过年也没几天了。谢灵这么想着,嘴角含笑,把围脖给徐锐戴上。   徐锐微微低头,迁就谢灵, 谢灵三下两下的给他系好。   黑色的围脖, 戴在徐锐脖子上, 一点不显得女气或是老气,反而冲淡了徐锐周身的凶悍, 衬得他温和了不少。   谢灵观察片刻, 冲他笑笑, 说道:“戴上很好看的。”   说着,又递给他手套, “试试手套,看大小怎么样。”徐锐手指修长,手掌宽大,谢灵是比照着她的手做得,做的时候则比她自己的整整大了一截。   “合适。”毛线不多, 手套织的不算细密,上面也没什么花样,但在徐锐看来这是最好的,最保暖的手套了。   他想称赞,想对谢灵说很多话,但最后只蹦出两个字。   谢灵也不介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明白徐锐的性子了。   见他戴着合适,谢灵放下心,随即说道:“屋子里暖和,把它们摘下来先放到桌上吧。咱们准备吃饭。”   徐锐听话的点点头。   吃过饭,徐锐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和谢灵去县城。   将近年根儿,为了方便队员们去公社甚至县城买年货,谢家沟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负责赶驴车。   坐驴车到公社或者县城,不贵,只一两毛就行。   而且,都是自家生产队的人,既方便又热闹。   不过,谢灵没有和队里的女人们一起去。   毕竟,她买的东西多,别人看着了,不管她们多嘴不,她是不想沾这种麻烦的。   供销社里,依旧是苇席吊顶、手工滋地,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电灯,瞬间上了一个档次。   里面顾客很多,徐锐把紧张的秋阳秋月拎在怀里,跟在谢灵身后排着队。   两个闺女戴着暗红色的围脖,两个大人则是黑色的围脖,一前一后站着,真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唯一令人讶异的,也就是谢灵的年纪了。   谢灵梳着两个辫子,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怎么也不像结了婚的人。   不过这会儿,大家急得买东西,也没有多想。   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轮到谢灵。   “陈姐,马上过年了,我想要颜色喜庆一点的布。不管劳动布还是平纹,都可以。”谢灵站在柜台前,笑着说道。   她口中的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   秋阳秋月的棉袄棉裤上也有几个补丁,但那是谢灵专门往新布料剪了洞,再重新补上的。   加之, 都是暗色系的劳动布, 看着不怎么新。   不过, 秋阳秋月穿着暖和极了。   而其她几个女孩儿身上的棉衣棉裤却是真的破旧。有的是哥哥姐姐传下来的棉袄, 有的则是穿了好几年的衣服,一点都不保暖。   她们手和脸露在外面,冻的红通通的,但丝毫不影响她们耍的兴致。   “哇, 秋月踩线了, 快下来吧。”这边, 秋月犯规,就有另一方的女孩儿叫道。   然后, 秋月下来, 换秋阳上场。   这时候, 栓子高兴的跑过来,黑黑的小脸,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拦住秋阳,说道:“秋阳,你看我给你带啥子来了。”   旁边几个女孩本来本来是生气的,她们玩的好好的, 栓子就过来捣乱。不过,当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几个女孩儿一下子围上去。   纷纷开口   “这是今天的猪水泡吗?”   “唉,又被栓子夺了,我哥明明说他这次抢了让我玩的。”   “好透明啊,会不会一扎就破?”      栓子平时不仅调皮捣蛋,还凶得很,几个女孩儿不敢大声问他,只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小声讨论。   栓子不搭理旁边几个女孩儿,只笑嘻嘻地看着秋阳。   以前在罗家湾的时候,秋阳秋月小小的就被王娣来拘在家里干活,没去过杀猪宴现场,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秋阳接过透明的类似水泡的玩意,仰起头问道:“栓子哥,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皂荚吹得泡泡啊。”   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栓子,这会儿在秋阳面前显得格外内秀,他挠挠头。   平时秋阳秋月好给她们讲故事,知道的东西最多,没想到她竟然连猪水泡都不知道。   栓子这会儿心里窃喜,终于有秋阳不知道的东西了,他嘴上笑开了花,说道:“这是猪水泡,从猪身上弄下来的。只有一个,这次被我抢到手了。”说到这儿,他尽显得意,“不,应该是每次都能被我弄到手。”   然后,他又磨磨噌噌地开口:“我都玩这东西玩腻了,所以这个给你。”   “谢谢栓子哥。那我可以和妹妹,小丽她们一起耍吗?”这段时间,秋阳和栓子他们早就熟了,这会儿也不拒绝。   但是,看看拉着她手眼睛亮晶晶的妹妹,自己一旁眼神期待的女孩儿们,她非常礼貌的向栓子开口。   来到谢家几个月,秋阳姐妹被谢灵养的胖了不少,脸上有肉了,皮肤也不再是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了,加之谢灵十分注意小孩子的皮肤保养,反而比普通乡下女孩儿多了几分白嫩。剪掉的头发经过几个月也长长了不少,可以扎辫子了。   秋阳继承了谢家人的双眼皮,眼睛大大的,不同于秋月的机灵古怪,反而软软糯糯。   秋阳妹妹真可爱啊,栓子被秋阳这样注视着,微微有些不自在了,随即有些别扭的开口:“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想和谁耍和谁耍。”   “谢谢栓子哥,你真好。”   一旁的女孩子们,听到他这么说,十分高兴地笑起来,然后又聚在一起。   听到秋阳道谢的声音,其他女孩儿也不怕他了,不自觉的也向他表示感谢。   “谢谢栓子。”   “谢谢栓子哥。”      栓子站在一旁,抿着嘴,不自在极了。他还没听过这么多人感谢他呢。不过,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秋阳,他咧嘴笑开。   这边,被他遗忘的弟弟根生也追过来,见到他哥在那傻笑。   “臭栓子,我刚才差点被那群臭蛋们追住,你还在这儿傻笑。”根生说起这个一脸火大,“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栓子比根生大两岁,比他弟高半个头,这会儿小大人般摸摸他弟的头,说道:“根生,下次让你当先锋。”这种话,栓子说了两年,一点也不腻。   不过,只要根生相信就行了。   “哼,你说的,可别忘了。”说到这儿,他瞅瞅他哥的手,奇怪道:“哥啊,猪水泡呢?咱们一会儿偷偷拿回家耍一耍。每次娘都不让咱们耍皂荚,只能耍这个了。”   “我给秋阳了,那不是,那群女生在那丢呢!”栓子指了一群女生。   “啊,啊,栓子,你赔给我。”   两个兄弟在这儿自相残杀,其他小孩儿也追上来,看见兄弟俩,也跑过去闹成一团。   这边,猪已经被大人们处理好,就等着队长分猪肉了。   谢家沟生产队凡是十岁以上的人都聚集在这儿,大多数都穿着有衅旧的棉衣,一看就挡不住风的。   这会儿虽是晌午,有太阳照着,但零下几度的气温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这都浇不灭大家眼底的火热。   妇女抱着婴儿聚在一起说着闲话,偶尔夹杂着一阵笑声。   姑娘们像以往开会那样纳着鞋底儿,不过嘴上却是讨论舞台剧,讨论红/歌。冲伙伴发表自己的看法,自己喜欢的歌,自己喜欢的剧。   说话时,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精神气儿,惹得队里未成家的小伙子们一阵看。   男人们抽着闷烟儿,不时地说几句荤话。   大人及小孩们大多脸色泛黄,眼神不时地瞅瞅前面戏台子上面那头被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肥猪肉。   女人们看着肉,想着明天该怎样变着戏法似地弄出几个菜,让辛苦了很久的丈夫和孩子吃喝得舒服。   而男人们则考虑得更远,心里老是在盘算,今年冬天一定养好精神,争取明年更有力,干的更多,挣更多的工分,上养起老爹娘,下养媳妇和孩子。   原跃进一脸笑容,站在戏台子上,看向下面的众人,说道:“今天,咱们分猪肉还按以往的规矩走。人头六,工分四。工分少的,人口少的,也不用怕,今年咱们的猪肥,保证每家都能分个几斤。”   说到这儿,他又一拐弯:“今年猪能这么肥,首先是谢灵同志给咱们出了好主意,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知道着嘞。”   “知道。”      “其次,这也多亏了猪场的四位女同志,她们每天在猪场伺候猪的吃喝拉撒,大家同意不?”   这个时候,生产队一般都是队长的一言堂,但是原跃进比较喜欢听取众人意见。   “同意。”   “同意嘞。”      听到下面人的回应,他满意一笑,开口说道:“所以,我决定分猪肉的时候,让谢灵同志先选,然后在人六工四分基础上,再给她加两斤猪肉。四位在猪场上工的女同志随后选,加一斤肉。”   原跃进说完,下面的人表情各异,当然他也不管众人的想法,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说了句:“开始。”   谢灵对于队长的优待也不客气,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走到台上。   礼貌地对着负责分猪肉的大汉笑笑,然后说道:“师傅,您多给我来点肋条肉吧!”   一旁记录员念道:“谢灵家,三斤肉,加两斤,一共五斤肉。”   师傅也就是大壮,被她笑的脸红,这闺女长的太好看了,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劝她:“全要肋条肉?肋条肉可不能榨油。”   “那就来三斤肋条肉,两斤肥肉。”谢灵其实不太喜欢猪油的那个腥味,但想想就能分泌出一大片口水。算了,还是要点肥肉,榨油吧!所以,十分痛快地领会了师傅的好意。   现在肚里太缺肉腥味了,本来想的是让徐锐多带点植物油的,可是,她十分可耻的管不住自己的内心,还是先吃猪肉吧。也就是腥了点,其实还挺好吃的。   大汉十分痛快地给谢灵割了五斤好肉,谢灵满意的掂了掂。走下台的时候,颇有一种领奖后的喜悦。   看到谢灵的肉,众人又是一顿羡慕,肋条肉不说,虽然它在后世受到大家欢迎。但现在,众人最喜欢得还是白花花的大肥肉。就如同谢灵手里那块,看着就知道能榨出不少油。   接下来是李桂香,陈丫子等人。   谢灵、李桂香她们,大家无话可说,但对陈丫子却颇为鄙视。   这寡妇竟然能在众人之前选肉,要知道,以前她可是最后选的。   尤其是陈丫子原来的二弟妹王翠花,看着陈丫子上台,红了眼,走上前就想闹一闹。   结果,就看到队长原跃进严肃的脸,吓得她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就被人拽住。   原跃进皱着眉头,陈家那些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私底下她们闹得再过分,原跃进作为队长但也不好管陈家自家事。   所以,他只能暗中照顾一下陈丫子,让她进猪场。   可这陈家二媳妇是个没眼色,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闹。也不怕人家受不了把事情露出来。   台下,陈建强拽住自己媳妇,低着头,粗声粗气地说道:“你疯了,这是啥地方,你也敢闹腾。”   王翠花被丈夫拽住,颇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陈丫子那个寡妇今年怎么能分那么多肉,还紧着她挑。我得说一说,让大家知道她可是命硬的寡妇。”   陈建强闻言脸色更黑,看看四周,轻声道:“现在就让她分那么多肉,她吃不完,孝敬孝敬婆婆也是好的。”   陈建强说话时声音低,但语气里却有着一股子阴狠。王翠花不自觉的打了个颤,随即眉开颜笑:“你说得对,那么多她们娘三那干巴巴的身子哪能吃得下,是该孝敬孝敬咱娘。等我回去了就跟她说。”   夫妻俩说话避着众人,大家也没关注两人,注意力只在猪肉上。   原跃进在一旁监督,记录员念到一户,负责分猪肉的大汉就发一户。   没有人说不好,不敢挤、不敢闹,没分到自家的时候,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别人走上台。   轮到自家了,就眉开颜笑,高兴的上台选猪肉。 第52章 起名字   “哇, 小姨, 好多肉啊!”   秋阳秋月耍了一会儿来找谢灵,就见到她手里的肉。-秋月语气赞叹,秋阳没有说话, 但目光火热地看着她手里的大白肉。   谢灵掂掂手里的猪肉, 露出笑容, 对两人说道:“走, 咱回家,小姨给你们做红烧肉。”   两个闺女闻言眼睛一亮,看着谢灵手里的肉带了光。   之前,小姨和徐叔叔带她们去过一次县城, 吃过一顿红烧肉。   那肉的滋味好吃极了, 两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不禁舔舔嘴。   “小姨,咱们快点回家吧!”   “是啊, 快点回去, 我饿了。”   谢灵想要摸摸两人, 但腾不出手,只笑着调侃:“两个小馋鬼。”说罢, 她不自觉的地加快脚步。不光闺女馋肉,其实她也馋了呢!   谢家厨房   谢灵焖好米饭,才准备做红烧肉。   她把肉放在案板上,将带皮五花肉切成长条,准备葱和姜。蒜是没有的, 因为太贵了。   秋阳秋月负责烧火,谢灵把锅坐上。   锅红了后,放油。   徐锐经常给陈丫子带冰糖,连带着谢家也有不少。   谢灵把冰糖下到锅里,炒至色呈深红色,然后倒肉块继续煸炒。   目的不仅在于入味,还要上色。   之后下葱姜、煸炒出香味,加清水。接着把早已调好的淀粉勾芡。   期间,肉的咸香味不断传来,躲在下面烧火的秋阳秋月不禁吸吸鼻子,看向灶台,眼神越发的期待。   谢灵没时间注意两人,只盯着锅里的肉,注意色泽和火候。   做好后,谢灵没有立刻吃,给两个闺女弄上。她则是从锅里舀了小半碗肉。   “你们到家乖乖吃饭,小姨给陈婶婶家送点。”   自从谢灵和陈丫子合作后,她们俩就越来越熟悉了。   两人虽说具体情况不同,但都是独身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处下来,陈丫子看着寡言少语,但谢灵却觉得她这人不错。   两人环境经历并不相同,但莫名地能说上话,简单说就是三观比较像。   陈丫子这两个月来,借早生黄丫的手给了秋阳秋月不少吃的。   后来,谢灵做了好东西也好给她拿点。   两人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性子,这样有来有往反而有几分默契的意味。   两家离得不远,最主要是谢家沟不大的缘故,谢灵拿着小碗用布捂着肉,不过一小会儿就到陈丫子家了。   陈家院墙低矮简陋,谢灵自己都能从墙头爬进去,更逞论那些不怀好意的,总之看着不安全得很。   但陈丫子家却是一次都没被人光顾过,一是因为陈家太穷了,没有鸡,也就没鸡蛋。   院里只有一间屋子,破破旧旧的。   加上陈丫子的脾气和外面说寡妇命硬的言论,没有人敢来陈丫子家捣乱。   所以,陈丫子家附近向来是最安静的地方了。   此时,低矮的土屋里倒是不怎么平静。   “陈丫子,你今年倒是好运得跟,白得了那么些肉。你可不能光顾着你们娘三吃,别忘了婆婆。她以前对你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去看看她,孝敬孝敬她。真是白眼狼。”王翠花坐在陈家的炕头上,神态自然,像在自己家似的,把腿蹬到灰扑扑的墙头上,一点都不见外。一边说着,一边拿嫌弃的眼神儿观察屋子。   以前,陈丫子还在陈家的时候,很有威严,面对她王翠花是有点发怵的,但想想她男人说的话,也就放松了。   “大嫂嘴硬心软,看着面冷,不好惹。但咱娘以前对大嫂不错,大嫂是个记恩的。你只要拿娘当借口,一定能拿上肉。   等你拿上肉了,今儿多做点,你也多吃点。”   想起她男人说的,王翠花一阵火热,以往分的那些肉,都轮不到她几块,这次可是答应多给她吃。想到肉,她一阵流口水。   不过,等她从幻想中醒过来,看到的就是陈丫子凉飕飕的眼神。   “你,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王翠花被吓了一跳,虚张声势的说道。   陈丫子心里冷笑,这两口子还以为她和以前一样吗。   以前,她觉得陈建强人再怎么坏,也不会亏待他娘。念着婆婆以前对她不错,陈家抚养她这么多娘的份上,不管自己再怎么穷,王翠花借东西的时候,自己总会满足她们。包括每年腊月分到的猪肉,总要给她们一大半。   可是,她看到的是什么,好吃的总是陈建强和他那个儿子的,婆婆伺候他们一家,也没有让陈建强对她好点。   而她婆婆,性子泼辣,但总觉得自己的根在儿子上面。老大去了,她靠的就是二儿子,大孙子。丝毫不抱怨,觉得理所当然,当然也不会跟自己出来。   陈丫子不是好脾气,面对这样的一家,她受够了。   尤其是看到笑容越来越多的儿子闺女,她不会再忍着陈家人,就算看在那死去的酒鬼的面上也不行。   陈丫子想着这些,想起以前因为她们儿子闺女所受的委屈,她心里涌出一股狠劲儿,直接抓住王翠花的背,把她往外赶。   “你这个不要脸的,还有脸说,我欠你家的啦,你还来讨债。”一边说,一边推王翠花,“陈建强那个瘪/三,只会在背后阴别人,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你个蠢货,每天被他当狗使唤,你还不知道。”   陈丫子吃的不好,人瘦巴巴的,但王翠花好吃懒做,力气远没有干惯粗活的陈丫子大。   王翠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被她这么一推,吓了一跳,不敢反抗,只嘴上叫嚣:“好你个命硬的寡妇,我为你好,让你多做好事,孝敬婆婆,你竟然还推我。”   陈丫子把她赶到门口,也不理会她的话,眼神冷冷地说道:“你给我记住,以前咱们就说,我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再给你们一分东西。你把这些话告诉陈建强,你们要是再来,那咱们就算算以前的事情。我家那酒鬼怎么就好好的没了。”   王翠花听不懂陈丫子最后一句,但也被陈丫子的话镇住了。她本来就怕陈丫子,如今只不过是仗着那死老太婆才敢理直气壮地要东西,这会儿见陈丫子这么硬气,也不敢多说。   只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冲陈丫子喊:“命硬的寡妇,当谁想来找你呢。”   说完,王翠花跑的更快,直直的往门外冲,心里还抱怨着,陈丫子这么穷,怎么盖这么大的院子。   光顾着跑,也没看到前面有人。这时,因为吵闹声,谢灵也不好进去,就站在门口。   王翠花直冲冲的跑过来,她手里的碗差点被跑出来的王翠花碰到。   “没见有人啊,傻叉。”撞到人,王翠花也不道歉,反而觉得是别人挡了她的路。   谢灵心里一怒,这人好没素质。没等她看清楚人,撞她那人已经跑远了。   陈丫子也看见了谢灵,走过来。   “谢灵来了。”这会儿,陈丫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看见是谢灵,脸色更好,语气温和地说道,“刚才撞你的就是条疯狗,别理会她,等我哪天见了替你报仇。”   陈丫子从没这样说过话,谢灵听了不禁噗嗤一笑,说道:“陈姐,你真好。”   一边说着,打量陈丫子一番,继续开口:“陈姐,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面貌也变了。   两人进了屋子,陈丫子给谢灵倒了一碗水,听她这话,不禁挑眉,说道:“是啊,想开了一些事情,心情好了。对了,你今天是干啥来了,两个闺女呢?怎么不带她们来。”   陈丫子对秋阳秋月喜欢得紧,面对两个闺女比面对谢灵的笑容还多。   谢灵笑笑:“她们在家里吃饭呢,我来就是给你们娘三送点吃的。”   说着,把碗上的布掀开,放在桌上,顿时一股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下,就连陈丫子都不自觉的吸吸鼻子,想多闻闻那个味道。更不用说早生黄丫两个孩子了。   刚刚王翠花到家里,陈丫子就把两个孩子待在厨房。   这会儿,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听到娘和谢姨姨说话的声音,再也在厨房待不住了。   陈丫子一直在做冰糖葫芦,两个月下来,也赚了不少钱。怕其他人看出问题,陈丫子不敢给两个孩子穿新衣服,但旧衣里面的棉花却都是新的。   棉花没有用票,是陈南生给她换的。   有了钱,陈丫子有了底气,给孩子时不时的做好吃的。早生黄丫穿的暖,吃的好,皮肤虽没有养回来,但气色好了很多。   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谢灵看着两个孩子,有些感慨。   初见,两人一脸的怯意,性子早熟,没有丝毫孩子气。   现在,看看跟她打招呼的早生黄丫,活泼有朝气。她不禁摸摸两人的头,说道:“这是姨姨专门给你们带的,把它端进厨房,和你们娘分着吃了。”   早生个子小,但已经有九岁,是个大孩子了,目不斜视,只仰头看着谢灵。   黄丫还小,眼睛控制不住的瞅瞅碗里的肉。   陈丫子目光柔和,看看直冒口水的闺女,说道:“早生把你谢姨姨的碗腾出来,然后带着妹妹去厨房吃吧。我和谢姨姨说几句话。”   早生点点头,看了看娘,说道:“我和妹妹吃一点,给娘留一半。”   陈丫子心里一软,点头答应。   两个孩子走了,谢灵笑笑:“陈姐,早生这孩子很懂事。”   陈丫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是我亏待了两个孩子。他们爹去的时候,早生已经记事。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自那以后,他就越发的懂事了。   不过,这些日子有了玩伴,比以前活泼了。咱们生产队有小学了,我想等下一年送他去念书。”   谢灵点头,称赞道:“念书是好的,不管将来如何,让孩子多学点东西肯定有用。”   早生那孩子每次听完故事,眼睛都是亮的。   陈丫子注意到儿子的变化后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送儿子闺女上学识字。   不过,“谢灵,你可以给两人起个名字吗?”陈丫子说这话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谢灵闻言惊讶片刻,起名字一般不都是亲属长辈在不就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起吗?   陈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陈丫子看出她的惊讶,说道:“陈家亲属少,我也和他们断了关系。队里其他人家都不熟悉,而且她们也会顾忌我这个寡妇。”   面对谢灵,陈丫子觉得这谢什么好隐瞒的:“早生和黄丫的名字寓意都不怎么好。不求她们有多大成就,但也不想让她们像我这样坎坷。”以前没改是觉得孩子的名字到底是亲奶奶帮取得,她不好改。   “兄妹俩一个叫志安,一个叫志乐。有志气的志,平安喜乐的安、乐。陈姐觉得怎么样?”谢灵沉思片刻,说出两个名字,征求陈丫子的意见。   “志安,志乐。有志气,平安喜乐。”陈丫子喃喃自语,念着念着,眼眶湿润,说道:“好,就叫这个名字。” 第53章 生气   这个时候社员上户改名的程序比较简单。各大生产队的队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公社派出所一趟, 把自己生产队需要上户的人报上去, 然后就可以得到手写的户口本一张。   谢灵给早生黄丫两个孩子起好名字后,第二天,陈丫子拿着户口本就去原跃进家报上了。   黄丫还小, 不大懂名字的意义, 但早生却是高兴极了。志安, 比以前的名字好听多了。所以, 他一整天都是带着笑的。而志乐看着哥哥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志安和小伙伴们耍的时候,一听到别人还叫他早生,叫妹妹黄丫。他就严肃的进行纠正。   “我不叫早生了, 我娘说我以后叫志安, 妹妹叫志乐。有志气的志, 平安喜乐的安、乐。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志气的人,一辈子平安喜乐。”   “好了, 好了, 知道了, 早生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小孩子们叫早生叫习惯了,觉得志安非常绕口。而且, 后面什么有志气,平安喜乐的,他们表示根本听不懂,也不想听他炫耀。   而志安,听到她们的敷衍, 则是抿抿嘴,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什么。   只不过,之后的日子里,生产队的大人孩子们总能听到志安的纠正:“我叫志安,妹妹叫志乐。”   大人们乐的看热闹,听他说那么多遍,早就记住了。可还是早生早生的叫着。专门逗他玩。   而孩子们,经过志安连续十几天坚持不懈的纠正后,总算改口了。   早生黄丫也成了两人的过去式,现在还能记得,说不定再过几年,两人也忘了以前还有这么个名字。   当然这也是陈丫子希望的,她不希望所有人提起儿子闺女,永远都是那个因为早产出生所以叫早生的孩子,还有因为一出生就是黄毛的黄丫。   将近年底,地干的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前面的山削弱了北方来的大风,却又为谢家沟添了几分寒冷。   还有几天过年,谢家沟生产队就给社员们分红。   今年是个丰收年,不仅粮食丰收,猪也买了个好价钱。   所以,今年的工分价值是这些年来最多的,一天的工分合一块多钱。   谢灵家人少,谢爸谢妈在之前也就两个劳动力,所以工分不多,得的钱也不多,不过谢灵拿着几十块钱也很满足。   回去后,谢灵坐在炕上,点点炕桌上的钱和票,露出满意的笑容,活像个大财迷。而小财迷则是坐在对面的秋阳秋月。   “小姨,小姨,起床了。”   “小姨,太阳晒屁股了。”   谢灵躺在炕上,盖着大厚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迷迷糊糊地。听到俩小屁孩的声音,她呢喃一声:“你俩咋这么早,今儿不着急,再睡会。”   昨天谢灵和两个闺女说带她们去县城买东西。这不,两人期待的很,早早的就醒了。   两人已经在炕上醒着躺了一会儿,看屋里的挂钟,短针走到七,她们才叫谢灵。   谢灵说完,转了个身准备再次入睡。   “小姨,七点了,你不是说”   秋阳还没说完,谢灵砰的一声起来,“你说啥,竟然七点了。”   她快速把棉袄和袄裤套上,蹲下身子,一边穿着,一边跟两人说话:“你俩也快把穿衣服吧。”   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炕上,秋阳秋月对视一眼,弯起嘴角,笑出声,秋月说:“小姨越来越懒了。”   秋阳:“冬天的时候,小姨变懒了。”   “徐叔叔应该来了。”   门口,谢灵没有往门缝处看,只急匆匆地打开大门。   果然,徐锐直挺挺地站在门外,他穿着军大衣,脚上一双军绿色棉鞋,手放在兜里。   脸上没有任何遮盖,脸颊被冻的通红。   徐锐在寒冷的空气中,依旧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地站着,突然大门打开,看到谢灵,他浑身的气势变缓,目光一柔。   他上前一步,说道:“这么早”想要靠近谢灵,突然想起自己站了这么长时间,虽然身子是热的,但身上却是寒冷。于是停住脚,伸出手准备拉谢灵的手。   “告诉你来了叫我,你每次都不听。”谢灵一看徐锐红通通的脸,就知道他来了老大一会儿。   这人每次早来,但每次都不会喊人,就算他身子强健,可谢灵也会心疼。   越想,谢灵越觉得生气,忽视徐锐伸过来的手,不管他,就那么直愣愣的往前走。   徐锐伸过去的手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放回去。   谢灵有些冷漠的表情,让徐锐心里一纠,双手蜷缩,就那么停在那里。   谢灵走了几步,发现徐锐没有跟过来,转过身,见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军人打扮,直挺挺地站着,本来应该气势过人,却莫名地觉得可怜,活像被人抛弃似的。   谢灵看着真是又气又觉得好笑:“站在那干啥,不进来啊,觉得外面比屋里好?”   被·抛弃·徐锐:不,外面没你,不好。可是,你生气了,没有说让不让我进去,所以我不敢进去。   心里想的多,但嘴上说不出来的徐锐,只沉默着乖乖地进屋。   屋里,听见谢灵进门的声音,西屋的秋阳秋月连忙喊到:“小姨,裤子不好穿。”   见徐锐进了堂屋,谢灵也没理他,只进卧室给两个闺女穿裤子。   对着两个孩子,谢灵没有把不好的情绪挂在脸上。一边给两人拽裤子,一边教导两人:“以后穿裤子,你们两个可以互相给对方拽,不用小姨,你们自己就能穿好。”   秋阳秋月乖巧地点点头。   谢灵笑笑,拍拍两人的头,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穿鞋。穿好到堂屋,自己倒水洗漱。小姨先去做饭。”   “不用我们烧火吗?”   “不用,你们徐叔叔来了,他帮小姨烧火。”   堂屋,徐锐没有坐只沉默地站在墙边,注视着通向西屋的木门,听谢灵温柔的声音,他目光不自觉的变柔。   谢灵出了西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徐锐。   她心里的气一下子消了,可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帮我做饭。”   丢下这么一句话,谢灵迈出门槛去了厨房。   厨房里,两人一个看锅一个烧火,气氛沉默的很。   徐锐一贯是个不说话的,在部队时,他只知道训练,一天不说话也可以。   执行任务除非必要,他也不会和战友沟通。   专业后,也是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他一般只做自己的工作,不会和同事进行不必要的沟通。   他在运输部工作了几个月,只有梁丰年一个熟人。   可是现在,面对谢灵,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谢灵,对不起,我错了。”   谢灵瞅他一眼,说道:“哪错了?”   “我不应该来那么早。”   谢灵一听他这话,感觉好笑的很。   她是因为他来的那么早才生气的吗?   他来的早倒成了错了,自己有那么不讲理吗?   本来不想搭理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可是,徐锐专注的目光看向她,仿佛带着期盼,让谢灵不自觉的一颤。   “徐锐,你来的早,才是好的。是我有些懒了,我没有怪你这个。”说话时,谢灵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锐,语气变得温柔。   徐锐被她盯着,有些无措,又有些欢喜,谢灵看他意味着她不生气了。   不过,听到她这么说,急匆匆地反驳:“你不懒的。”   谢灵噗嗤一笑,同时心里柔软一片。   说话时,谢灵带着徐锐来到灶台旁边的角落。   厨房的墙早被谢灵用报纸糊的严严实实。   谢灵虚虚的靠在墙上,在徐锐越发紧张的情绪下开口说道:“徐锐,外面天气太冷了,你虽然穿的厚,身体壮实,但我还是觉得你会冷。”说到这儿,谢灵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脸色微红,轻声继续说着:“我会担心你,还会心疼。”尤其是当你独自等待的时候。   前世的谢灵演过不少感情戏,那时她都能应付自如,可那些都是虚的,而现在却是真实的。   真实对这个男人说出在她看来有些肉麻的话。   所以她说完,就低下头,虚靠着墙,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   此时的徐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心里涨涨的,有些酸,还有这麻,更多的是喜悦。让他想把面前的人抱在怀里,亲密的接触,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平复自己的情绪。   “灵灵,我很开心。”徐锐把谢灵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叹息。   谢灵踮起脚,她的下巴抵在徐锐的肩膀处。   听到耳边的声音,心里有些柔软,徐锐总是很容易满足。她只是说出了心里话而已,他的反应就这么激动。   “所以,徐锐,以后你再这么早来,就不要在外面傻傻地站着。来了就叫我,不要在外面瞎等。冬天太冷了,每天都不想起来。”最后一句,谢灵不自觉的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着还噌噌徐锐的肩膀。   徐锐嘴唇微张,表示他愉悦的心情,说道:“那我以后晚点。”徐锐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但又不会让谢灵不舒服。   “好。”   谢灵靠在徐锐怀里,一时安静。突然,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谢灵连忙退开他的怀抱。   “米汤熬了。”一边说,一边找抹布,方便端锅。   徐锐则先她一步,直接把锅端起来放到一旁的桌上。   谢灵拍打他的胳膊,嗔怪道:“不垫着东西端,也不怕烫着。”   徐锐蹲着身子把火灭了,一边摇摇头,回应道:“不怕的。”不过想起刚才谢灵说的话,又开口说道:“我下次注意,用抹布垫上。”你不用担心。   谢灵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高兴的心情,笑的时候不似以往的克制,罕见地露出八颗牙齿,说道:“知道就好。”   说完,像是想起什么,谢灵拽起徐锐的手:“米汤先搁在锅里,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第54章 年货   谢云云的娘李桃花打毛线在谢家沟是出了名的, 谢灵专门找她打了不少毛线, 给两个闺女、自己还有徐锐织了围脖和手套。   两个闺女是枣红色的,她自己是黑色的,而徐锐则和她一样的颜色。   本来, 谢灵是准备当做新年礼物送给徐锐的, 可谢灵现在太高兴了, 就想早点送出去了。   反正, 离过年也没几天了。谢灵这么想着,嘴角含笑,把围脖给徐锐戴上。   徐锐微微低头,迁就谢灵, 谢灵三下两下的给他系好。   黑色的围脖, 戴在徐锐脖子上, 一点不显得女气或是老气,反而冲淡了徐锐周身的凶悍, 衬得他温和了不少。   谢灵观察片刻, 冲他笑笑, 说道:“戴上很好看的。”   说着,又递给他手套, “试试手套,看大小怎么样。”徐锐手指修长,手掌宽大,谢灵是比照着她的手做得,做的时候则比她自己的整整大了一截。   “合适。”毛线不多, 手套织的不算细密,上面也没什么花样,但在徐锐看来这是最好的,最保暖的手套了。   他想称赞,想对谢灵说很多话,但最后只蹦出两个字。   谢灵也不介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就明白徐锐的性子了。   见他戴着合适,谢灵放下心,随即说道:“屋子里暖和,把它们摘下来先放到桌上吧。咱们准备吃饭。”   徐锐听话的点点头。   吃过饭,徐锐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和谢灵去县城。   将近年根儿,为了方便队员们去公社甚至县城买年货,谢家沟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负责赶驴车。   坐驴车到公社或者县城,不贵,只一两毛就行。   而且,都是自家生产队的人,既方便又热闹。   不过,谢灵没有和队里的女人们一起去。   毕竟,她买的东西多,别人看着了,不管她们多嘴不,她是不想沾这种麻烦的。   供销社里,依旧是苇席吊顶、手工滋地,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电灯,瞬间上了一个档次。   里面顾客很多,徐锐把紧张的秋阳秋月拎在怀里,跟在谢灵身后排着队。   两个闺女戴着暗红色的围脖,两个大人则是黑色的围脖,一前一后站着,真是和睦的一家四口。唯一令人讶异的,也就是谢灵的年纪了。   谢灵梳着两个辫子,皮肤白皙,容貌秀美,怎么也不像结了婚的人。   不过这会儿,大家急得买东西,也没有多想。   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轮到谢灵。   “陈姐,马上过年了,我想要颜色喜庆一点的布。不管劳动布还是平纹,都可以。”谢灵站在柜台前,笑着说道。   她口中的

2019-11-22 07:52:51

大伯,谢云云倒是想和他套近乎,可是,谢云云每次都不知道说啥。讨好人的事,谢云云还没做过呢!   几人站了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了孩子的身影,这时原进宇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汉子,抬着火炉往教室走。   原进宇一脸文质彬彬,性子也稳重的很,这会儿看到几人还在屋檐下。走近三人,说道:“大伯,谢云云还有谢灵,你们怎么不进去,还在这受冻?”   谢灵咳嗽一声,笑笑:“你在外面辛苦,我们这群闲人怎么也得在外面等着你,可不能让你一个受累。”说罢,似笑非笑的瞅了旁边红着脸的谢云云一眼。   谢云云大清早的把她吵醒,非拖着她来学校。说自己一个人没安全感,屁得没安全感。不就是想到要和原进宇单独相处怂了吗?   结果,自己陪着她来,不感激就算了,还非得拖她在外面站着,本来不想搭理她准备直接进去,哪知道队长就来了。他不进屋,自己也不好意思进,就拖到了现在。   原进宇听了这话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原跃进倒高兴得很。笑着说道:“哈哈,你们以后是同事,要好好处着。至于我,就是来看看有啥问题,不过现在看还挺顺利,这炉子也搬来了,我也不耽误你们上课了。”   原进宇也不和他大伯客气,摆摆手说道:“有啥事再告诉您,不过现在都挺顺利的。您要不进去看看,顺便说几句?”   原跃进摆摆手:“不了,你们上课,我去干啥。看你们弄完了,我就放心了。”   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直接走了。   而谢灵,嘴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今儿一早被某人掏出来,还没睡醒呢!我再回家休息休息。”   说罢,不管疯狂使眼色的谢云云,直接摆脱谢云云的胳膊,摆摆手离开。   她真是疯了,一大早跟谢云云出来受冻。   谢灵说是休息,其实也就窝在暖炕上看书。   有兴致了,就和她们一起拼积木。   徐锐隔三差五的来谢家一趟,每次都带着东西来。看着是来送礼物的,实则他就是想谢灵了,来看看她。   徐锐来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谢家沟的人也时常能见着他。   两人已经定亲,大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只是暗地里说起,谢灵好福气,这未婚夫不光有出息,对谢灵也是重视得跟。   谢灵不知道她们背后的讨论,这是她在谢家沟过的第一个冬天。没有空调没有暖气,刚开始她还有兴致看书,后面冷的她只想在被窝里睡觉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谢灵快要越发颓废的状况下,生产队举办杀猪宴的日子到了。   腊月,谢家沟生产队杀猪这天,队里十分热闹。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脸上都是一片欢喜。   戏台子前   几个大汉齐心协力将大肥猪从猪场里拖出来,然后抬到洗好的门板上按趴在上面。   这时,大人会捂住小孩子的眼,包括谢灵,谢灵把两个闺女搂在怀里,一手捂住一个。   秋阳秋月没有挣扎,乖乖地靠在小姨的怀里,觉得温暖又踏实。   也有的小孩子们不安分,想扒开爹娘的大手,不过没等她们达成目标呢,就听到一声惨烈的叫声,吓得他们也不敢扒了,直往爹娘怀里躲。   以根生为例,本来是想脱开他娘的手,结果一听这声音,就被吓到了,连忙躲进他娘怀里。   李桂香也不心疼他,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小儿子,拍拍他的头,说道:“之前不是挺能的吗?这会儿咋不跑了,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傻子,没见你哥老老实实的任你爹捂着眼吗?”   而一旁栓子确实是一反之前的调皮,任李老四捂着眼。   这会儿听到他弟的动静,咧着嘴笑起来,他弟真傻,这会儿都不知道安分,当心被杀猪的大伯给抓起来。   栓子笑的欢,浑然忘了上一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   负责杀猪的都是熟手,一个大汉很快结束这头肥猪的性命。然后,生产队最壮的汉子走进死猪,给猪吹肥以便清理猪毛。   左边杀猪,右边的女人们也不闲着。   队里年纪较大的女性长辈,支了一口大锅。   这时大锅的水已经烧的滚烫,这口锅是生产队的公有财产,一般是烫猪专用的,锅口直径有足足一米多。   见锅开了,李荷花支使着刚才负责烧火的男人,让他们赶紧退去燃烧的柴火。   随后,在乡亲们越发兴奋地神色下,几个大汉一起将杀倒的大肥猪抬进锅里,滚烫的热水浇在上面,烫掉猪皮毛,经过处理后的猪肉变得又白又胖。   这个时候,长辈也不拘着孩子们了。   队里的小孩儿们如同从笼子放飞的小鸟一般,撒欢跑开。   四五岁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大肥猪圆滚的身体,不时地流口水。   但有经验的孩子则是盯着猪身上的“猪水泡”,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之前吹猪的大汉。   大汉爽朗一笑,对着几个小孩儿说道:“数量有限,抢完为止啊!”   这话惹得旁边几个女人笑起来,李桂香本来正在和谢灵说话,闻言扭过头笑骂道:“好你个大壮,看着老实,心里倒一肚子坏水,竟然挑拨几个小孩儿抢东西。”   被她说了一顿,唤作大壮的汉子也不生气,只笑着说道:“桂香嫂子,我说的哪里不对。这猪水泡本来就少,可不就得速度快才能抢上嘛。还别说,你家那俩小子上手够快,一抢一个准。”   一边说着,他手上动作也不慢。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竹管,插进猪膀胱。   瞬间,如同吹气球一样的,三下就吹出了一个透明的肉球,大汉赶紧用麻绳扎紧。   正在旁边看的几个小孩儿瞬间上手,争着抢着。不过一小会儿,就有几个孩子摔倒在地上。   在场的长辈只笑着看这一幕,对他们的闹腾不以为然。   那几个摔倒的孩子也不当回事,拍拍屁股上的灰继续和其他孩子们闹在一起。   参与抢夺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其中栓子的身板不是最壮的,但他身子灵活,脑子转的快。   等他探住麻绳的边,然后碰碰根生,根生忙用手抓住几个小孩的手。   栓子惊慌一叫:“猪水泡的绳子好像开了,你们快别动了。”   几个孩子听后一慌,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点,根生趁机挡住他们的手。   栓子快速夺过猪水泡,示意根生一眼,俩人直接跑了。   一旁,处理猪肉的家长们看着这一幕笑容越发的大。   大汉则是瞅了李桂香一眼,说道:“说的没错吧,桂香嫂子家的两个小子贼精,每次都用同一招,从无失手。”   李桂香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眉开颜笑:“这是我家儿子聪明,比起蛮力,还知道用脑。”   她这话一出,一旁本来笑着的几个妇女就不怎么高兴了。李桂香这话啥意思,是说她们家孩子笨吗?   谢灵也发现了她们难看的脸色,笑着插嘴:“栓子和根生感情好呢,兄弟俩在一起有商有量的,什么都能办成。”   一边说着,一边碰碰李桂香的胳膊。   李桂香也知道自己说话直接,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这几个女的也太小家子气了。自己就说那么一嘴,她们的脸色就这么难看。   李桂香撇撇嘴,看在谢灵的面子上,也没再说什么。   和心思复杂的大人不同,小孩子就简单多了。   几个小孩儿见栓子拿起猪泡水跑了,忙追过去。   不过栓子早已计划好路线,加上身体好跑得快。   很快,就把其他小孩儿甩掉。拿着猪泡水,他露出笑容。也不管弟弟了,只高兴地去找秋阳秋月。 第51章 分猪肉   秋阳秋月和一群五六岁的女孩儿们聚在远离戏台子的一处角落里, 在大树下画了长方形的方格, 她们正在玩跳房子。